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29n1558_029 阿毘達磨俱舍論 第2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29 冊 » No.1558 » 第 2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阿毘達磨俱舍論卷第二十九

分別定品第八之二

[0150b12] 如是已說所依止定。當辯依定所起功德。諸功德中先辯無量。頌曰。

 無量有四種  對治瞋等故
 慈悲無瞋性  喜喜捨無貪
 此行相如次  與樂及拔苦
 欣慰有情等  緣欲界有情
 喜初二靜慮  餘六或五十
 不能斷諸惑  人起定成三

[0150b20] 論曰。無量有四。一慈二悲三喜四捨。言無量者。無量有情為所緣故。引無量福故。感無量果故。此何緣故唯有四種。對治四種多行障故。何謂四障。謂諸瞋害不欣慰欲貪瞋。治此如次建立慈等。不淨與捨俱治欲貪。斯有何別。毘婆沙說。欲貪有二。一色二婬。不淨與捨如次能治。理實不淨能治婬貪。餘親友貪捨能對治。四中初二體是無瞋。理實應言悲是不害。喜則喜受。捨即無貪。若并眷屬五蘊為體。若捨無貪性如何能治瞋。此所治瞋貪所引故。理實應用二法為體。此四無量行相別者。云何當令諸有情類得如是樂。如是思惟入慈等至。云何當令諸有情類離如是苦。如是思愴入悲等至。諸有情類得樂離苦豈不快哉。如是思惟入喜等至。諸有情類平等平等無有親怨。如是思惟入捨等至。此四無量不能令他實得樂等。寧非顛倒。願欲令彼得樂等故。或阿世耶無顛倒故。與勝解想相應起故。設是顛倒復有何失。若應非善理則不然。此與善根相應起故。若應引惡理亦不然。由此力能治瞋等故。此緣欲界一切有情。能治緣彼瞋等障故。然契經說修習慈等思惟一方一切世界。此經舉器以顯器中。第三但依初二靜慮。喜受攝故。餘定地無。所餘三種通依六地。謂四靜慮未至中間。或有欲令唯依五地。謂除未至。是容豫德。已離欲者方能起故。或有欲令此四無量隨其所應通依十地。謂欲四本近分中間。此意欲令定不定地根本加行皆無量攝前雖說此能治四障而不能令諸惑得斷。有漏根本靜慮攝故。勝解作意相應起故。遍緣一切有情境故。此加行位制伏瞋等。或此能令已斷更遠故。前說此能治四障。謂欲未至亦有慈等。似所修成根本無量。由此制伏瞋等障已引斷道生能斷諸惑。諸惑斷已離染位中。方得根本四種無量。於此後位雖遇強緣而非瞋等之所蔽伏。初習業位云何修慈。謂先思惟自所受樂。或聞說佛菩薩聲聞及獨覺等所受快樂。便作是念。願諸有情一切等受如是快樂。若彼本來煩惱增盛不能如是平等運心應於有情分為三品。所謂親友處中怨讐。親復分三。謂上中下。中品唯一。怨亦分三謂下中上。總成七品。分品別已。先於上親發起真誠與樂勝解。此願成已。於中下親亦漸次修如是勝解。於親三品得平等已。次於中品下中上怨亦漸次修如是勝解。由數習力能於上怨起與樂願與上親等。修此勝解既得無退。次於所緣漸修令廣。謂漸運想思惟一邑一國一方一切世界。與樂行相無不遍滿。是為修習慈無量成。若於有情樂求德者能修慈定令速疾成。非於有情樂求失者。以斷善者有德可錄。麟喻獨覺有失可取。先福罪果現可見故。修悲喜法准此應知。謂觀有情沒眾苦海。便願令彼皆得解脫。及想有情得樂離苦。便深欣慰實為樂哉。修捨最初從處中起漸次乃至能於上親起平等心與處中等。此四無量人起非餘。隨得一時必成三種。生第三定等唯不成喜故。已辯無量。次辯解脫。頌曰。

 解脫有八種  前三無貪性
 二二一一定  四無色定善
 滅受想解脫  微微無間生
 由自地淨心  及下無漏出
 三境欲可見  四境類品道
 自上苦集滅  非擇滅虛空

[0151b01] 論曰。解脫有八。一內有色想觀外色解脫。二內無色想觀外色解脫。三淨解脫身作證具足住。四無色定為次四解脫。滅受想定為第八解脫。八中前三無貪為性。近治貪故。然契經中說想觀者。想觀增故。三中初二不淨相轉。作青瘀等諸行相故。第三解脫清淨相轉。作淨光鮮行相轉故。三并助伴皆五蘊性。初二解脫一一通依初二靜慮。能治欲界初靜慮中顯色貪故。第三解脫依後靜慮。離八災患心澄淨故。餘地亦有相似解脫而不建立。非增上故。次四解脫如其次第以四無色定善為性。非無記染。非解脫故。亦非散善。性微劣故。彼散善者。如命終心。有說。餘時亦有散善。近分解脫道。亦得解脫名。無間不然。以緣下故。彼要背下地方名解脫故。然於餘處多分唯說彼根本地名解脫者。以近分中非全分故。第八解脫即滅盡定。彼自性等如先已說。厭背受想而起此故。或總厭背有所緣故。此滅盡定得解脫名。有說。由此解脫定障。微微心後此定現前。前對想心已名微細。此更微細故曰微微。次如是心入滅盡定。從滅定出或起有頂淨定心或即能起無所有處無漏心。如是入心唯是有漏。通從有漏無漏心出。八中前三唯以欲界色處為境。有差別者。二境可憎。一境可愛。次四解脫各以自上苦集滅諦及一切地類智品道。彼非擇滅及與虛空為所緣境。第三靜慮寧無解脫。第三定中無色貪故。自地妙樂所動亂故。行者何緣修淨解脫。為欲令心暫欣悅故。前不淨觀令心沈慼。今修淨觀策發令欣。或為審知自堪能故。謂前所修不淨解脫為成不成。若觀淨相煩惱不起。彼方成故。由二緣故。諸瑜伽師修解脫等。一為諸惑已斷更遠。二為於定得勝自在故能引起無諍等德及聖神通。由此便能轉變諸事起留捨等種種作用。何故經中第三第八說身作證非餘六邪。以於八中此二勝故。於二界中各在邊故。已辯解脫。次辯勝處。頌曰。

 勝處有八種  二如初解脫
 次二如第二  後四如第三

[0151c14] 論曰。勝處有八。一內有色想觀外色少。二內有色想觀外色多。三內無色想觀外色少。四內無色想觀外色多。內無色想觀外青黃赤白為四。足前成八。八中初二如初解脫。次二如第二解脫。後四如第三解脫。若爾八勝處何殊三解脫。前修解脫唯能棄背。後修勝處能制所緣。隨所樂觀惑終不起。已辯勝處。次辯遍處。頌曰。

 遍處有十種  八如淨解脫
 後二淨無色  緣自地四蘊

[0151c24] 論曰。遍處有十。謂周遍觀地水火風青黃赤白及空與識二無邊處。於一切處周遍觀察無有間隙故名遍處。十中前八如淨解脫。謂八自性皆是無貪。若并助伴五蘊為性。依第四靜慮緣欲可見色。有餘師說。唯風遍處緣所觸中風界為境。後二遍處如次空識。二淨無色為其自性。各緣自地四蘊為境。應知此中修觀行者。從諸解脫入諸勝處。從諸勝處入諸遍處。以後後起勝前前故。此解脫等三門功德。為由何得。依何身起。頌曰。

 滅定如先辯  餘皆通二得
 無色依三界  餘唯人趣起

[0152a08] 論曰。第八解脫如先已辯。以即是前滅盡定故。餘解脫等通由二得。謂由離染及加行得。以有曾習未曾習故。四無色解脫二無色遍處。一一通依三界身起。餘唯人起。由教力故。異生及聖皆能現起。諸有生在色無色界起靜慮無色。由何等別緣。頌曰。

 二界由因業  能起無色定
 色界起靜慮  亦由法爾力

[0152a16] 論曰。生上二界總由三緣。能進引生色無色定。一由因力。謂於先時近及數修為起因故。二由業力。謂先曾造感上地生順後受業。彼業異熟將起現前。勢力能令進起彼定。以若未離下地煩惱必定無容生上地故。三法爾力。謂器世界將欲壞時。下地有情法爾能起上地靜慮。以於此位所有善法由法爾力皆增盛故。諸有生在上二界中起無色定。由因業力非法爾力。無雲等天不為三災之所壞故。生在色界起靜慮時。由上二緣及法爾力。若生欲界起上定時。一一應知。皆由教力。前來分別種種法門。皆為弘持世尊正法。何謂正法。當住幾時。頌曰。

 佛正法有二  謂教證為體
 有持說行者  此便住世間

[0152b03] 論曰。世尊正法體有二種。一教二證。教謂契經調伏對法。證謂三乘菩提分法。有能受持及正說者。佛正教法便住世間。有能依教正修行者。佛正證法便住世間。故隨三人住世時量。應知正法住爾所時。聖教總言唯住千載。有釋證法唯住千年。教法住時復過於此。此論依攝阿毘達磨。為依何理釋對法耶。頌曰。

 迦濕彌羅議理成  我多依彼釋對法
 少有貶量為我失  判法正理在牟尼

[0152b13] 論曰。迦濕彌羅國毘婆沙師議阿毘達磨理善成立。我多依彼釋對法宗。少有貶量為我過失。判法正理唯在世尊及諸如來大聖弟子。

 大師世眼久已閉  堪為證者多散滅
 不見真理無制人  由鄙尋思亂聖教
 自覺已歸勝寂靜  持彼教者多隨滅
 世無依怙喪眾德  無鉤制惑隨意轉
 既知如來正法壽  漸次淪亡如至喉
 是諸煩惱力增時  應求解脫勿放逸

破執我品第九之一

[0152b24] 越此依餘豈無解脫。理必無有。所以者何。虛妄我執所迷亂故。謂此法外諸所執我。非即於蘊相續假立執有真實離蘊我故。由我執力諸煩惱生三有輪迴無容解脫。以何為證。知諸我名唯召蘊相續非別目我體。於彼所計離蘊我中無有真實現比量故。謂若我體別有實物如餘有法。若無障緣。應現量得如六境意。或比量得如五色根。言五色根比量得者。如世現見。雖有眾緣由闕別緣果便非有不闕便有。如種生芽。如是亦見雖有現境作意等緣而諸盲聾不盲聾等識不起。起定知別緣有闕不闕。此別緣者即眼等根。如是名為色根比量。於離蘊我二量都無。由此證知無真我體。然犢子部執有補特伽羅其體與蘊不一不異。此應思擇為實為假。實有假有相別云何。別有事物是實有相。如色聲等。但有聚集是假有相。如乳酪等。許實許假各有何失。體若是實應與蘊異。有別性故。如別別蘊。又有實體必應有因。或應是無為。便同外道見。又應無用。徒執實有。體若是假便同我說。非我所立補特伽羅如仁所徵實有假有。但可依內現在世攝有執受諸蘊立補特伽羅。如是謬言於義未顯。我猶不了如何名依。若攬諸蘊是此依義。既攬諸蘊成補特伽羅則補特伽羅應成假有。如乳酪等攬色等成。若因諸蘊是此依義。既因諸蘊立補特伽羅則補特伽羅亦同此失。不如是立。所立云何。此如世間依薪立火。如何立火可說依薪。謂非離薪可立有火。而薪與火非異非一。若火異薪薪應不熱。若火與薪一所燒即能燒。如是不離蘊立補特伽羅。然補特伽羅與蘊非異一。若與蘊異體應是常。若與蘊一體應成斷。仁今於此且應定說。何者為火。何者為薪。令我了知火依薪義。何所應說。若說應言所燒是薪能燒是火。此復應說。何者所燒。何者能燒。名薪名火。且世共了。諸不炎熾所然之物名所燒薪。諸有光明極熱炎熾能然之物名能燒火。此能燒然彼物相續令其後後異前前故。此彼雖俱八事為體而緣薪故火方得生。如緣乳酒生於酪酢。故世共說依薪有火。若依此理火則異薪。後火前薪時各別故。若汝所計補特伽羅如火依薪依諸蘊者則定應說緣蘊而生體異諸蘊成無常住。若謂即於炎熾木等煖觸名火餘事名薪。是則火薪俱時而起應成異體。相有異故。應說依義。此既俱生。如何可言依薪立火。謂非此火用薪為因。各從自因俱時生故。亦非此火名因薪立。以立火名因煖觸故。若謂所說火依薪言為顯俱生或依止義。是則應許補特伽羅與蘊俱生或依止蘊。已分明許體與蘊異。理則應許若許蘊無。補特伽羅體亦非有。如薪非有火體亦無。而不許然故釋非理。然彼於此自設難言。若火異薪薪應不熱。彼應定說熱體謂何。若彼釋言熱謂煖觸則薪非熱。體相異故。若復釋言熱謂煖合則應異體亦得熱名。以實火名唯目煖觸。餘與煖合皆得熱名。是則分明許薪名熱。雖薪火異而過不成。如何此中舉以為難。若謂木等遍炎熾時說名為薪亦名為火是則應說。依義謂何。補特伽羅與色等蘊定應是一。無理能遮。故彼所言如依薪立火。如是依蘊立補特伽羅。進退推徵理不成立。又彼若許補特伽羅與蘊一異俱不可說。則彼所許三世無為及不可說五種爾焰亦應不可說。以補特伽羅不可說第五及非第五故。又彼施設補特伽羅應更礭陳。為何所託。若言託蘊假義已成。以施設補特伽羅不託補特伽羅故。若言此施設託補特伽羅。如何上言依諸蘊立理則但應說依補特伽羅。既不許然。故唯託蘊。若謂有蘊此則可知故我上言此依蘊立。是則諸色有眼等緣方可了知。故應言依眼等。又且應說。補特伽羅是六識中何識所識。六識所識。所以者何。若於一時眼識識色。因茲知有補特伽羅。說此名為眼識所識。而不可說與色一異。乃至一時意識識法。因茲知有補特伽羅。說此名為意識所識。而不可說與法一異。若爾所計補特伽羅應同乳等唯假施設。謂如眼識識諸色時因此若能知有乳等便說乳等眼識所識。而不可說與色一異。乃至身識說諸觸時。因此若能知有乳等便說乳等身識所識。而不可說與觸一異。勿乳等成四或非四所成。由此應成總依諸蘊假施設有補特伽羅。猶如世間總依色等施設乳等是假非實。又彼所說。若於一時眼識識色。因茲知有補特伽羅。此言何義。為說諸色是了補特伽羅因。為了色時補特伽羅亦可了。若說諸色是了此因然不可言此異色者。是則諸色以眼及明作意等緣為了因故。應不可說色異眼等。若了色時此亦可了為色能了即了此耶。為於此中別有能了。若色能了即能了此則應許此體即是色或唯於色假立於此。或不應有如是分別如是類是色如是類是此。若無如是二種分別如何立有色有補特伽羅。有情必由分別立故。若於此中別有能了了時別故此應異色。如黃異青前異後等。乃至於法徵難亦然。若彼救言如此與色不可定說是一是異。二種能了相望亦然。能了不應是有為攝。若許爾者。便壞自宗。又若實有補特伽羅而不可說色非色者。世尊何故作如是言。色乃至識皆無有我。又彼既許補特伽羅眼識所得。如是眼識於色此俱為緣何起。若緣色起則不應說眼識能了補特伽羅。此非眼識緣。如聲處等故。謂若有識緣此境起。即用此境為所緣緣補特伽羅非眼識緣者。如何可說為眼識所緣。故此定非眼識所了。若眼識起緣此或俱便違經說。以契經中定判識起由二緣故。又契經說。苾芻當知。眼因色緣能生眼識。諸所有眼識皆緣眼色故。又若爾者。補特伽羅應是無常。契經說故。謂契經說。諸因諸緣能生識者皆無常性。若彼遂謂補特伽羅非識所緣。應非所識。若非所識應非所知。若非所知如何立有。若不立有便壞自宗。又若許為六識所識。眼識識故應異聲等。猶如色。耳識識故。應異色等。譬如聲。餘識所識為難准此。又立此為六識所識。便違經說。如契經言。梵志當知。五根行處境界各別。各唯受用自所行處及自境界。非有異根亦能受用異根行處及異境界。五根謂眼耳鼻舌身。意兼受用五根行處及彼境界。彼依意故。或不應執補特伽羅是五根境。如是便非五識所識。有違宗過。若爾意根境亦應別。如六生喻契經中言。如是六根行處境界各有差別。各別樂求自所行處及自境界。非此中說眼等六根。眼等五根及所生識無有勢力樂見等故。但說眼等增上勢力所引意識名眼等根。獨行意根增上勢力所引意識不能樂求眼等五根所行境界。故此經義無違前失。又世尊說。苾芻當知。吾今為汝具足演說一切所達所知法門。其體是何。謂諸眼色眼識眼觸。眼觸為緣內所生受。或樂或苦不苦不樂。廣說乃至。意觸為緣內所生受。或樂或苦不苦不樂。是名一切所達所知。由此經文決判一切所達知法。唯有爾所。此中無有補特伽羅。故補特伽羅亦應非所識。以慧與識境必同故。諸謂眼見補特伽羅。應知眼根見此所有於見非我謂見我故。彼便蹎墜惡見深坑。故佛經中自決此義。謂唯於諸蘊說補特伽羅。如人契經作如是說。眼及色為緣生於眼識。三和合觸俱起受想思。於中後四是無色蘊。初眼及色名為色蘊。唯由此量說名為人。即於此中隨義差別假立名想。或謂有情不悅意生儒童養者命者生者補特伽羅。亦自稱言我眼見色。復隨世俗說。此具壽有如是名如是種族如是姓類如是飲食如是受樂如是受苦如是長壽如是久住如是壽際。苾芻當知。此唯名想。此唯自稱。但隨世俗假施設有。如是一切無常有為從眾緣生由思所造。世尊恒勅依了義經。此經了義。不應異釋。又薄伽梵告梵志言。我說一切有唯是十二處。若數取趣非是處攝無體理成。若是處攝則不應言是不可說。彼部所誦契經亦言。諸所有眼諸所有色。廣說乃至。苾芻當知。如來齊此施設一切建立一切有自體法。此中無有補特伽羅。如何可說此有實體。頻毘婆羅契經亦說。諸有愚昧無聞異生隨逐假名計為我者。此中無有我我所性。唯有一切眾苦法體將正已生。乃至廣說。有阿羅漢苾芻尼名世羅。為魔王說。

 汝墮惡見趣  於空行聚中
 妄執有有情  智者達非有
 如即攬眾分  假想立為車
 世俗立有情  應知攬諸蘊

[0154b22] 世尊於雜阿笈摩中為婆羅門婆拕梨說。

 婆拕梨諦聽  能解諸結法
 謂依心故染  亦依心故淨
 我實無我性  顛倒故執有
 無有情無我  唯有有因法
 謂十二有支  所攝蘊處界
 審思此一切  無補特伽羅
 既觀內是空  觀外空亦爾
 能修空觀者  亦都不可得

[0154c02] 經說。執我有五種失。謂起我見及有情見墮惡見趣。同諸外道。越路而行。於空性中心不悟入不能淨信不能安住不得解脫。聖法於彼不能清淨。此皆非量。所以者何。於我部中曾不誦故。汝宗許是量為部為佛言。若部是量佛非汝師汝非釋子。若佛言者此皆佛言。如何非量。彼謂。此說皆非真佛言。所以者何。我部不誦故。此極非理。非理者何。如是經文諸部皆誦。不違法性及餘契經。而敢於中輒興誹撥我不誦故非真佛言。唯縱兇狂故極非理。又於彼部豈無此經謂一切法皆非我性。若彼意謂補特伽羅與所依法不一不異故說一切法皆非我。既爾應非意識所識。二緣生識經決判故。又於餘經如何會釋。謂契經說。非我計我此中具有想心見倒。計我成倒說於非我。不言於我何煩會釋。非我者何。謂蘊處界。便違前說補特伽羅與色等蘊不一不異。又餘經說。苾芻當知。一切沙門婆羅門等諸有執我等隨觀見。一切唯於五取蘊起。故無依我起於我見。但於非我法妄分別為我。又餘經言。諸有已憶正憶當憶種種宿住。一切唯於五取蘊起。故定無有補特伽羅。若爾何緣此經復說我於過去世有如是色等。此經為顯能憶宿生一相續中有種種事。若見實有補特伽羅於過去生能有色等如何非墮起身見失。或應誹撥言無此經。是故此經依總假我言有色等如聚如流。若爾世尊應非一切智。無心心所能知一切法剎那剎那異生滅故。若許有我可能遍知。補特伽羅則應常住。許心滅時此不滅故。如是便越汝所許宗。我等不言佛於一切能頓遍知故名一切智者。但約相續有堪能故。謂得佛名諸蘊相續成就如是殊勝堪能纔作意時於所欲知境無倒智起故名一切智。非於一念能頓遍知。故於此中有如是頌。

 由相續有能  如火食一切
 如是一切智  非由頓遍知

[0155a12] 如何得知約相續說知一切法非我遍知。說佛世尊有三世故。於何處說。如有頌言。

 若過去諸佛  若未來諸佛
 若現在諸佛  皆滅眾生憂

[0155a17] 汝宗唯許蘊有三世。非數取趣。故定應爾。

說一切有部俱舍論卷第二十九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29 冊 No. 1558 阿毘達磨俱舍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日本 SAT 組織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