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B09n0040_004 集量論略解 第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補編 (B) » 第 9 冊 » No.0040 » 第 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卷四

觀喻似喻品

[0415a04] 分二:一、敘自宗,二、破異執。初又分二:(一)說喻,(二)說似喻。今(一)說喻:

    所說三相因  善住於宗法  所稱餘二相  以譬喻顯示  所立隨行因  所立無則無
    同法及異法  當說為譬喻  以非遮而遮  如是無有相  由非作故常  由壞此果性
    此說則不遍  非樂等合離  共不共相違  亦應成能立  一一俱未說  故說為二喻
    如自所決定  欲生他決定  說宗法繫屬  所立餘應捨  非是離於因  別說於譬喻
    為顯因義故  比度非無義  成因系屬故  說二譬喻者  喻應為別有  別則同世間
    彼等說喻時  但說諸同法  捨能立所立  成單純比度  於彼異法中  為非遮比度
    彼異法量式  異品同時說  若宣說返者  或立所立因  或是彼差別  同說應無窮
    唯宗法是因  有誤亦應成  俱說不成者  九中俱亦有  已說譬喻

[0415a13] 言「所說三相因,善住於宗法,所稱餘二相,以譬喻顯示」者,謂諸因明論中,僅說宗法性為因式。如說此所作故,了知聲是無常。所餘二相因式中未說,為彼義故當說譬喻。「所立隨行因,所立無則無,同法及異法,當說為譬喻。」言隨行者謂一切行。言同法者,且如說聲是無常,所作性故。若說諸勤勇所發,見彼無常,猶如瓶等。如是於異法亦說諸常住者,見非勤勇所發,猶如虛空。當說此中亦是由能立門,成立所立。於同法中,決定當說諸勤勇所發,見彼無常。則異法中亦決定當說,所立無處則無。即是顯所立無處,無彼因也。「以非遮而遮,如是無有相。」如是說前者是非遮,後者是無遮(《理門論》云:「前是遮詮,後唯止濫」)。如是則不許常法者(如經部師不許虛空有體),亦成異法喻也。後以何緣,第一說因宗所隨逐,第二說宗無因不有,不說因無宗不有耶?由如是說能顯示因同品定有、異品遍無,非顛倒說。若謂:若如瓶喻,如說因有宗必隨,如是亦應說宗有因必隨也。曰:不爾。不應說故。瓶是為宗所隨之所作性,差別而說故。顯示語義,主要是顯示決定之義也(此數句文尚應研究,與信慧譯本也大有出入)。復次,「由非作故常,由壞此果性,此說則不遍,非樂等合離。」(《理門論》頌為:「應以非作證其常,或以無常成所作,若爾應成非所說,不遍非樂等合離。」)若依同法門(先因後宗),說諸非所作皆是常者,則應以非作,證其非所立之常。如是若依異法門(先宗後因),說凡諸無常皆是所作者,則應以無常證所作性,亦非所立之宗。勤勇所發性不等遍之因,應有過失。謂如電等,則應是常,及勤勇所發性,是其過失。若謂縱有彼過,若了知所立之因,不顯示等遍者,離無常外容有他故,則不應說所立無處因定非有。若唯依有事者,則瓶無常性亦應由勤勇所發,無則不生。則不應說觀待外義而顯示。當說等遍之因成立所立。於此時中唯以義說,所立無處因定非有。不說異法喻。若時俱說二喻,爾時顯示異品唯有(此句似有誤)。等遍者顯示所立無處因定非有。則不應說能立所立之因顯有同法。如是亦是障碍因隨成所立,非遮其義(此諸句尚須研究)。以說同品有及二故。(此段文,信慧譯為:「若指定為:諸非勤勇所發則定是常,無常亦唯勤勇所發,容成彼過。若時指定唯非勤勇所發是常,非說勤勇所發。爾時則無過失。此即是說常住於勤勇所發中無。如是此中說無常從勤勇所發,以指定因故,則餘非有。是由說者意樂所指定故,於勤勇所發性說常性非有也。曰:此是異法。若非爾者,如於常中無勤勇所發故,比量無常性。如是勤勇所發,常性非有故,比量非勤勇所發。故是成立非所立宗。故應顯示唯因於所立無處非有也。若於此中顯示所立無處非有性者,則說無常性是勤勇所發,當有何過耶?如說常性是所聞,於無常非有故,此不共因亦應成為常住之因也。若謂無過,如說無常性是勤勇所發。此中勢得成立所立常住。如是說常性當是所聞,非能於常住顯示為所聞性。若勢俱得二者,吾等亦許。或以勢力或以餘事俱顯示故。若是顯示因遍隨所立轉者,彼離無常更無餘事,則不應說:所立無處因定非有。若唯有者,則勤勇所發性若無,瓶之常性亦非有故。則不應說觀待外義,此即是喻。當有過失?曰:周遍之因,當說隨所立轉,以於此位勢顯所立無處,因定非有故,不應說異法喻。若時俱說二喻,爾時是唯顯同品有。周遍者,謂顯所立無處因定非有也。如是則不應說因隨所立轉也?此亦是為遮所立隨因轉。然此遮無義,以說同品有二相故。」)此中當說:因之餘相,以宗法性,即由因顯示故,義定應說唯同品有者。如是由言唯同品有,則於異品唯無同品,應得遮義。彼無處無,是唯無處非有,非異品無我等。如是此中是唯所立無處無,非於餘處。若以異品能了所立者,則成相違不相違眾多因,謂正有之相違,及所說正因,由當說之同法喻應成不定。其非質碍性於常非有,亦應顯示是由於有事,非謂由餘及相違無事。由是言非勤勇所發者,以勤勇所發與無常性相系屬故,由無無常則當顯示無因。異法喻者,謂於常非有,顯示因為無性,非是顛倒。縱非說非所作故常,然此中以虛空等常為宗,即成立非所作也。如是由俱說對治品相違與不定故,則不應說。(以上諸文似均屬反面義,尚須研究。)非單說一一相應成過故(非只說同法或異法,俱犯過失)。如是則是說世間量式,非是所立法如實之因相。應成不定故。為二種俱於喻語中說?為說餘一種耶?以是因故,二種俱說。若不爾者,「共不共相違,亦應成能立,一一俱未說,故說為二喻。」(單說同法喻,有共不定。單說異法喻,有不共不定。二俱未說,有相違過。故當俱說二喻。)若只說同法,則亦當通彼無處,於共因生疑。若唯說異法,則於所立種類亦無,當成不共。若二俱不說者,則於同品不轉,於異品轉故,當成相違。故定當說能對治品,俱治相違與不定過。若對已少極成者,則隨說一相亦成能立。如聲了達二義故。隨以一相,能俱顯二義故。是以義勢俱說二相。比知其義亦應觀此理。於所比事,定取此因已,次念餘法彼同類有,無則非有,引生定解。是故云:「如自所決定,欲生他決定,說宗法系屬,所立餘應捨。」謂為顯示宗法性故說因言,為顯示彼所比事及無則不生性故說喻言,為顯示所比事故說宗言。此外更非有餘能比支。此中遣除他宗所計樂知合、結等支。若如是者,喻言亦應非他,以為顯示因義故。如不別說合支,此支亦不應說也?亦非如是。「非是離於因,別說於譬喻,為顯因義故,比度非無義。」謂三相因中,已說所立性與因言,故為顯示因之餘相,故說喻言,亦有意義。若如是者,「成因系屬故,說二譬喻者,喻應為別有。」若因言唯說宗法性,為成立因餘相故,當別說喻支。亦非如是。「別則同世間」。如是則如同世間(所計量式)之喻與因無系也。「彼等說喻時,但說諸同法。」謂世間人說譬喻時,唯顯示同法,如云所作性故。「捨能立所立」。謂彼量式中,無有所說「能立所立之因」。「成單純比度」。以彼量式未說為因義故(單純比度即與因無關係之喻。比度即喻之異名)。唯顯比度所立。如說:彼如瓶,所作性故無常。若謂由異法宣說能立所立者,彼亦不然。以彼異法亦不能顯示能立所立之因。何以故?以彼亦「為非遮比度,彼異法量式,異品同時說。」謂彼亦只說於常住見非所作。如世間人將非所作性與常住性,顯示同時成立也。(意謂若說「所立無處因定非有」,則顯因義。若僅說「常住見非所作」,只說明二事同時有,不能表示因義。第一句「為非遮比度」,義尚不明,尚須研究。)遮者,為遮常住與比度(此說:為遮常喻,與頌文相返)。如是此中,若離因義別說喻者,當唯說喻,如世間說。若謂雖未說因,然由說喻亦能攝持所立也。彼亦不然。彼中亦「若宣說返者,或立所立因,或是彼差別,同說應無窮」。(信慧譯為:「俱因,唯所立,或彼差別喻,其喻應無窮,異品當無返。」)若如是比度者,如說:如瓶所作性故無常,如是聲亦爾。此則成為說瓶是無常。亦不成顯示聲之決定。若謂:是說如瓶等無常,非如虛空常。唯比度所立者。此則是顯從虛空等返之所作性。若謂:比度所立差別,無常如瓶等者。如是則是說從衣等返之所作性。非與一切所立相應。亦與宗義不相系屬。唯以無常為宗故。如是比度義皆不應理。(上說三種立喻皆不應理:一、給有因之宗為喻,二、給唯所立宗為喻,三、給宗之差別為喻。如說瓶是所作性故無常,則是立瓶為無常,應更舉喻。其喻之無常,復應更舉喻。所說相同故便成無窮。此諸喻亦不能遣其異品有,故信慧譯文較善。)若謂因唯是宗法性故,喻應離因別有也。若爾,亦「唯宗法是因,有誤亦應成。」則諸似因亦應成因。「俱說不成者」。設作是思,若唯說同法喻,由彼容有錯誤之時機,以於異品亦容有故。若唯說異法唯無,於彼當成不共因。若俱說二喻,則過非有也。曰:彼亦有過。「九中俱亦有」。九種宗法中,初三及末三之第三因(即第三句與第九句),雖皆說二喻,仍容有錯誤也。已釋譬喻。

[0420a05] (二)說似喻

    無因所立二  異品未作無  隨行倒二種  無隨行亦似  無因等無喻  隨行顛倒等
    未說繫屬故  非有系比度  是中間頌

[0420a08] 其似喻中言無因者,如云:聲常,非所觸故,如極微塵。言無所立者,如云:如業。言無二者,如云:如瓶。其於異品轉者,如說凡諸無常,彼非所觸,如現見業,如極微塵,如虛空等。此等諸同法喻,若與所立法相系屬者,當各各說彼極成法。若對不許虛空等常法者,則有法不成,無二中攝。隨行顛倒者,諸同法喻,如云:諸無常者皆勤勇所發性,猶如瓶等(倒合)。諸異法喻,如云:諸非勤勇所發性,見皆是常,猶如虛空(倒離)。若都不說隨行,唯說因與所立義,及彼異法同時有,如云:勤勇所發故無常,常故非勤勇所發,如瓶與虛空(此是無合無離)。有說雙具合離者即是譬喻。其二隨行顛倒者亦說為似喻。此復攝頌云:「無因等無喻,隨行顛倒等,未說系屬故,非有系比度。」(無喻應為非喻)

[0420a16] 二、破異執。分三:(一)破《論軌》,(二)破正理派,(三)破勝論派。今(一)破《論軌》。《論軌》中說:「決定顯示彼等系屬者,是為譬喻。如說瓶等。」此敘計。下破云:

    不應說彼等  非互所立破  亦非唯同法  顯示其俱行  若義亦說餘  不應說異品
    若異品顯示  無不生繫屬  不取所立者  則應全非有  由彼成餘故  即由顯能立
    應得非樂常  非唯一喻過  如前已宣說

[0421a05] 何為不顯示系屬者?如云:諸勤勇所發,彼即無常。如是言如瓶等,亦不應理。以所顯示非譬喻故,唯以爾許,不能顯示無則不生故。復次,「不應說彼等」。何以故?「非互所立故」。若二俱有無則不生之系屬者,如說勤勇所發故無常。如是亦應說,無常故勤勇所發。是故應說,是顯示因系屬於宗。「亦非唯同法,顯示其俱行。」唯依無常性,非能顯示因不錯亂。「若義亦說餘」。若謂說諸勤勇所發,彼即無常。義勢亦說於常非有者。如是則「不應說異品」。若以義了知成立所立者,則說因與異品無則不生之系屬,復何所為?「若異品顯示,無不生繫屬,不取所立者,則應全非有。」若由表門顯示常住非勤勇所發,即能成立勤勇所發是無常者,則不捨少許也。何以故?「以彼成餘故」。若非所立宗,由彼常住非勤勇所發性能成立故,則此勤勇所發成立無常,無少許所作也。「即由顯能立,應得非樂常。」若常性與非勤勇所發,由表詮門能顯無則不生者,彼則定應許為常住。非勤勇所發與常住,亦應互成無則不生也。如說常故非勤勇所發,如是亦應說非勤勇所發故常。以顯示彼與異品互相系屬故。如是亦非所樂,以彼與異品,無則不生之系屬非有。以於二者非有無則不生之系屬,故不應說彼與異品之系屬也。如云:「如覺性、瓶性,說為不極成性之喻。」此中是唯說系屬之喻故,是為成立所定說義。故似喻性不應道理。彼是說「諸常住者彼非所觸。」此是似喻,以非能顯諸非所觸(與常住)無則不生故。(如云:「聲是常,非所觸故,如覺、如瓶。」其覺喻,所立法常性不極成,即前似喻中無所立者。瓶喻,所立法常與能立因非所觸,俱不極成,即似喻中無二者。若不與宗因相違,則不能說明是否似喻。)「非唯一喻過,如前已宣說。」非唯一不成義者是似喻過。如前已說。(倒合離等皆是喻過)

[0422a06] (二)破正理派

[0422a07] 諸正理派者說:「由所立同法,通達彼法之喻,是為說喻。由彼相違,是顛倒喻。」此敘計。下破執:

    能了不見彼  俱說應無義  異門餘成故  不合所立法  觀待於說喻  言如是結合
    於所立如是  結合不應理  總唯說為因  別依自隨行  非具對治品  別門亦應爾

[0422a11] 此亦若離因義,喻別有者,則不應說喻定系屬於因義。如是言所作性故無常,猶如虛空。亦應成喻。故所立之異法、同法,於有性及所聞性等亦皆容有。復次,若喻由前簡別,則普取所立之同法與異法。「於了不見彼」。以不說外義之喻,言了解所立法,應亦不能通達彼法也。若謂通達彼法,於因等後為簡別者,如是亦「俱說應無義」。則言「通達彼法之喻」,如是俱說應全無義。云何無義?以言通達彼法者,由成就同法,義得成就所立與彼相違法。除此無餘通達彼法。言譬喻者,亦是說具彼極成之法,謂於何義是與世間假立之覺不同(信慧譯為:與世間覺相同。較妥)之喻。且說通達彼法(為喻),不應道理。以「異門故」。以一切支皆是通達所立法之異門。故不能得彼也(信慧譯為非得彼功能。意謂喻無能通達彼法)。故應說一,謂由所立同法,或由異法,成立彼故。除此無餘能通達彼法者故。又若謂:言由所立同法,通達彼法者,是所立有法之增語者。如是亦由二者成為有法,非由說了達義也。若汝謂由成就所立與能立法是喻義者,則雖成就二法,由語義結,亦不能通達所立之義,前已說訖。此中亦唯以能立而比度,則所立法亦應說無窮。說喻之果亦非為立已成之法。何以故?以「餘成故」。謂果由能顯因亦如是成故。否則此中由同法喻之所成辦,則非是果。餘者有說:通達彼法,是喻之喻。彼亦「不合所立法」。亦聲,謂所立同法,與異法亦爾,「能了不見彼」故。問於何、由何、何者、何事不合所立法耶?謂於此所說同法喻。由喻、所立之所作性等,不應合於同法。由瓶者,謂所立之所作性等為同法,是由通達瓶之所立法、能作所作之關係,非由有餘法而為所立同法也。彼二句語亦由顯示義之喻故,失壞語支。故喻非理。「觀待於說喻,言如是結合。於所立如是,結合不應理。」此中言如是者,隨總結合,或別結合。皆不應理。一切之總,不能言如是故。若謂:且結合說,所作性如瓶;不結合說,如虛空等非所作性。曰:「總唯說為因」。總謂所作性故。唯如是說,言聲之有系屬故。喻與所立非是一義,言如是成無常性,不與外義相結合。不爾,應成無差別之總也。若謂:成立所作性,是與差別結合。謂此所作如瓶,非如衣等。彼亦非理。何以故?「別依自隨行」。決定依自者,謂是差別,非如瓶等,所作從非聲發故。如是亦無結合(意謂別則瓶之所作與聲之所作不同。瓶是從泥團等生,聲是從顎齒等生,各依自轉。法喻不能結合也)。異法合者,如說:非如虛空非所作性。若謂二遮,是唯遮所作性者,則不成為彼因義。若謂不遮所作性,是為遮與彼俱行之常者。亦非如是。何以故?「非具對治品」。未說因性是說所作之總,由有所作法,則非有對治品之時機。若為遮彼結合異法,為遮非所作俱行之常,亦未說結合。由是亦非具足對治品。由同法門亦無以所作性通達無常性。其具有彼對治品常性,由何能遮?若謂常性不極成故,唯由異法能遮常性者,如是則「別門亦應爾」。若不說同法,由差別門,亦應能遮彼法對治品俱行。如說:是所聞故,聲是無常。瓶等無常,由與非所聞俱行,遮無常故,應成非所樂之常性。由成立無常性相同故,此中亦應成常性,言勤勇所發故,猶如電等。由於同法(似是異法),此中全不應理。何以故?由非如虛空非所作性,故彼非常。非唯非所作,為常性因,以由無彼不成為常(此句似有誤)。無常性因,非質碍等,由無彼故亦非能遮無常性。虛空觀待語義理可結合。何以故?以非所作性以外之常,無有少許。猶如虛空。於無常性,亦說如瓶,故是無常。如是結合亦不應理。(以上諸文是破合支)於結中不說重述。彼非別支,不應宣說。(此文似有誤。信慧譯為「結由重言,非是餘支,故結非理。」)(原意似是說:結支是重述宗義,故非別支。)

[0424a13] (三)破勝論派

[0424a14] 諸勝論者說:「二俱極成者為喻」。對彼亦云:

    說虛空喻式  或非語一分  不說隨行相  彼是喻影像  能立結合義  自續亦無義

[0424a16] 言俱極成者,若謂宗因於虛空極成,以是彼德故。則一切皆虛空成喻。若謂所立法於何成就,彼即喻者,則語支分不應道理。「不說隨行相,彼是喻影像。」若不顯示因與所立之隨行,彼即似喻。二者之喻如前配說。「能立結合義,自續亦無義。」若喻是自續(即自在義)者,則應說非因義之一分也。由是則能立非有。亦非結合之義。如前已說。

[0425a04] (本品釋文過略,與信慧譯本出入亦多。須更研究。如得西藏大德的注釋,當詳加校訂。)

集量論略解觀喻似喻品第四終


【經文資訊】大藏經補編第 09 冊 No. 0040 集量論略解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藏經補編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一),CBETA 人工輸入(版本二)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