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5n1593_006 禪宗正脉 第6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5 冊 » No.1593 » 第 6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禪宗正脉卷第六

南嶽臨濟宗

臨濟義玄禪師

[0461a07] 【頌】初在黃檗會中。行業純一。時睦州為第一座。乃問。上座在此多少時。師曰三年。州曰。曾參問否。師曰。不曾參問。不知問箇甚麼。州曰。何不問堂頭和尚。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師便去問。聲未絕。檗便打。師下來。州曰。問話作麼生。師曰。某甲問聲未絕。和尚便打。某甲不會。州曰。更去問。師又問。檗又打。如是三度問。三度被打。師白州曰。早承激勸問法。累蒙和尚賜棒。自恨障緣。不領深旨。今且辭去。州云。汝若去。須辭和尚了去。師禮拜退。州先到黃檗處曰。問話上座。雖是後生。却甚奇特。若來辭。方便接伊。後為一株大樹。覆廕天下人去在。師來日辭黃檗。檗曰。不須他去。祇往高安灘頭。參大愚。必為汝說。師到大愚。愚曰。甚處來。師曰。黃檗來。愚曰。黃檗有何言句。師曰。某甲三度問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被打。不知某甲有過無過。愚曰。黃檗與麼老婆心切。為汝得徹困。更來這裏問有過無過。師於言下大悟。乃曰。元來黃檗佛法無多子。愚搊住曰。這尿牀鬼子。適來道有過無過。如今却道黃檗佛法無多子。你見箇甚麼道理。速道速道。師於大愚肋下築三拳。愚拓開曰。汝師黃檗。非干我事。師辭大愚。却回黃檗。檗見便問。這漢來來去去。有甚了期。師曰。祇為老婆心切。便人事了。侍立。檗問。甚處去來。師曰。昨蒙和尚慈旨。令參大愚去來。檗曰。大愚有何言句。師舉前話。檗曰。大愚老漢饒舌。待來痛與一頓。師曰。說甚待來。即今便打。隨後便掌。檗曰。這風顛漢。來這裏捋虎鬚。師便喝。檗喚侍者曰。引這風顛漢。參堂去(溈山舉問仰山。臨濟當時得大愚力。得黃檗力。仰云。非但騎虎頭。亦解把虎尾)

[0461b09] 【頌】師普請鉏地次。見黃檗來。拄钁而立。檗曰。這漢困那。師曰。钁也未舉。困箇甚麼。檗便打。師接住棒一送送倒。檗呼維那。扶我起來。維那扶起曰。和尚爭容得這風顛漢無禮。檗纔起。便打維那。師钁地曰。諸方火葬。我這裏活埋(溈山問仰山。黃檗打維那意作麼生。仰云。正賊走却。邏贓人喫棒)

[0461b14] ○師一日在僧堂裏睡。檗入常見。以拄杖打板頭一下。師舉首見是檗。却又睡。檗又打板頭一下。却往上間。見首座坐禪。乃曰。下間後生却坐禪。汝在這裏妄想作麼。座曰。這老漢作甚麼。檗又打板頭一下。便出去(溈山舉問仰山。如黃檗意作麼生。仰云。兩彩一賽)

[0461b18] 【頌】師栽松次。檗曰。深山裏。栽許多松作甚麼。師曰。一與山門作境致。二與後人作標牓。道了將钁頭[祝/土]地三下。檗曰。雖然如是。子也喫吾三十棒了也。師又[祝/土]地三下。噓一噓。檗曰。吾宗到汝。大興于此(溈山舉問仰山。黃檗當時囑臨濟一人。更有人在。仰云有。是年代深遠。不欲舉似和尚。溈云。雖然如是。吾亦要知。汝但舉看。仰云。一人指南。吳越令行。遇大風即止)

[0461b24] ○黃檗因入厨下。問飯頭作甚麼。頭曰。揀眾僧飯米。檗曰。一頓喫多少。頭曰。二石五。檗曰。莫太多麼。頭曰。猶恐少在。檗便打。頭舉似師。師曰。我與汝勘這老漢。纔到侍立。檗舉前話。師曰。飯頭不會。請和尚代一轉語。檗曰。汝但舉。師曰。莫太多麼。檗曰。來日更喫一頓。師曰。說甚麼來日。即今便喫。隨後打一掌。檗曰。這風顛漢。又來這裏捋虎鬚。師喝一喝便出去(溈山舉問仰山。此二尊宿。意作麼生。仰山云。和尚作麼生。溈山云。養子方知父慈。仰山云。不然。溈山云。子又作麼生。仰山云。大似勾賊破家)

[0461c08] ○師辭黃檗。檗曰。甚處去。師曰。不是河南。便歸河北。檗便打。師約住與一掌。檗大笑。乃喚侍者。將百丈先師。禪板几案來。師曰。侍者將火來。檗曰不然。將去。後坐斷天下人舌頭去在。

[0461c11] ○師為黃檗馳書至溈山。與仰山語次。仰曰。老兄向後北去有箇住處。師曰。豈有與麼事。仰曰但去。後有一人佐輔汝。此人祇是有頭無尾。有始無終(懸記普化)

[0461c14] ○師後住鎮州臨濟學侶雲集。一日謂普化克符二上座曰。我欲於此建立黃檗宗旨。汝且成褫我。二人珍重下去。三日後普化却上來問。和尚三日前說甚麼。師便打。三日後克符上來問。和尚前日打普化作甚麼。師亦打。至晚小參曰。有時奪人不奪境。有時奪境不奪人。有時人境兩俱奪。有時人境俱不奪(問答語具在克符章)

[0461c20] ○僧問。如何是真佛真法真道。乞師開示。師曰。佛者心清淨是。法者心光明是。道者處處無礙淨光是。三即一。皆是空名而無實有。如真正作道人。念念心不間斷。自達磨大師從西土來。祇是覓箇不受人惑底人。後遇二祖。一言便了。始知從前虗用工夫。山僧今日見處。與祖佛不別。若第一句中薦得。堪與祖佛為師。若第二句中薦得。堪與人天為師。若第三句中薦得。自救不了。僧便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三要印開朱點窄。未容擬議主賓分。曰如何是第二句。師曰。妙解豈容無著問。漚和爭負截流機。曰如何是第三句。師曰。但看棚頭弄傀儡抽牽全。藉裏頭人。乃曰。大凡演唱宗乘。一句中須具三玄門。一玄門須具三要。有權有實。有照有用。汝等諸人。作麼生會。師謂僧曰。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劒。有時一喝如踞地師子。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汝作麼生會。僧擬議。師便喝。

[0462a12] ○示眾。參學之人。大須子細。如賓主相見。便有言論往來。或應物現形。或全體作用。或機權喜怒。或現半身。或乘師子。或乘象王。如有真正學人便喝。先拈出一箇膠盆子。善知識不辨是境。便上他境上。作模作樣。便被學人又喝。前人不肯放下。此是膏肓之病。不堪醫治。喚作賓看主。或是善知識不拈出物。祇隨學人問處即奪。學人被奪。抵死不肯放。此是主看賓。或有學人。應一箇清淨境。出善知識前。知識辨得是境。把得拋向坑裏。學人言大好善知識。知識即云咄哉。不識好惡。學人便禮拜。此喚作主看主。或有學人。披枷帶鎖。出善知識前。知識更與安一種枷鎖。學人歡喜。彼此不辨。喚作賓看賓。大德。山僧所舉。皆是辨魔揀異。知其邪正。

[0462a24] ○師問洛浦。從上來一人行棒。一人行喝。阿那箇親。曰總不親。師曰。親處作麼生。浦便喝。師乃打。

[0462b02] 【頌】上堂。有一人論劫在途中。不離家舍。有一人離家舍。不在途中。那箇合受人天供養。

[0462b04] 【頌】師問院主。甚處去來。曰州中糶黃米來。師曰。糶得盡麼。主曰。糶得盡。師以拄杖畫一畫曰。還糶得這箇麼。主便喝。師便打。典座至。師舉前話。座曰。院主不會和尚意。師曰。你又作麼生。座禮拜。師亦打。

[0462b07] ○上堂。一人在孤峯頂上。無出身路。一人在十字街頭。亦無向背。且道那箇在前。那箇在後。不作維摩詰。不作傅大士。珍重。

[0462b10] ○有一老宿參。便問。禮拜即是。不禮拜即是。師便喝。宿便拜。師曰。好箇草賊。宿曰。賊賊。便出去。師曰。莫道無事好。時首座侍立。師曰。還有過也無。座曰有。師曰。賓家有過。主家有過。曰二俱有過。師曰。過在甚麼處。座便出去。師曰。莫道無事好(南泉聞云。官馬相踏)

[0462b14] 【頌】師到京行化。至一家門首曰。家常添鉢。有婆曰。太無厭生。師曰。飯也未曾得。何言太無厭生。婆便閉却門。

[0462b16] 【頌】師陞堂。有僧出。師便喝。僧亦喝。便禮拜。師便打。

[0462b17] 【頌】趙州遊方。到院。在後架洗脚次。師便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州曰。恰遇山僧洗脚。師近前作聽勢。州曰。會即便會。啗作甚麼。師便歸方丈。州曰。三十年行脚。今日錯為人下註脚。

[0462b21] ○師應機。多用喝。會下參徒。亦學師喝。師曰。汝等總學我喝。我今問汝。有一人從東堂出。一人從西堂出。兩人齊喝一聲。這裏分得賓主麼。汝且作麼生分。若分不得。後不得學老僧喝。

[0462b24] 示眾。我有時先照後用。有時先用後照。有時照用同時。有時照用不同時。先照後用有人在。先用後照有法在。照用同時。驅耕夫之牛。奪飢人之食。敲骨取髓。痛下針錐。照用不同時。有問有答。立賓立主。合水和泥。應機接物。若是過量人。向未舉前。撩起便行。猶較些子。

[0462c06] ○師行脚時。到龍光。值上堂。師出問。不展鋒鋩。如何得勝。光據坐。師曰。大善知識。豈無方便。光瞪目曰。嗄。師以手指曰。這老漢今日敗闕也。

[0462c08] ○次到三峯平和尚處。平問甚處來。師曰。黃檗來。平曰。黃檗有何言句。師曰。金牛昨夜遭塗炭。直至如今不見蹤。平曰。金風吹玉管。那箇是知音。師曰。直透萬重關。不住青霄內。平曰。子這一問太高生。師曰。龍生金鳳子。衝破碧瑠璃。平曰。且坐喫茶。又問。近離甚處。師曰龍光。平曰。龍光近日如何。師便出去。

[0462c14] ○麻谷問。十二面觀音。那箇是正面。師下禪牀擒住曰。十二面觀音甚處去也。速道速道。谷轉身擬坐。師便打。谷接住棒。相捉歸方丈。

[0462c17] ○上堂。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豎起拂子。僧便喝。師便打。又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亦豎拂子。僧便喝。師亦喝。僧擬議。師便打。乃曰。大眾。夫為法者。不避喪身失命。我於黃檗先師處。三度問佛法的的大意。三度被打。如蒿枝拂相似。如今更思一頓。誰為下手。時有僧出曰。某甲下手。師度與拄杖。僧擬接。師便打。

[0462c23] 【頌】同普化赴施主齋次。師問。毛吞巨海。芥納須彌。為復是神通妙用。為復是法爾如然。化趯倒飯牀。師曰。太麤生。曰這裏是甚麼所在。說麤說細。次日又同赴齋。師復問。今日供養何似昨日。化又趯倒飯牀。師曰。得即得。太麤生。化喝曰。瞎漢。佛法說甚麼麤細。師乃吐舌。

[0463a04] 【頌】師與王常侍到僧堂。王問。這一堂僧。還看經麼。師曰。不看經。曰還習禪麼。師曰。不習禪。曰既不看經。又不習禪。畢竟作箇甚麼。師曰。總教伊成佛作祖去。曰金屑雖貴。落眼成翳。師曰。我將謂你是箇俗漢。

[0463a08] 【頌】師上堂次。兩堂首座相見。同時下喝。僧問師。還有賓主也無。師曰。賓主歷然。師召眾曰。要會臨濟賓主句。問取堂中二首座。

[0463a10] 【頌】咸通八年丁亥。師將示滅。說傳法偈曰。沿流不止問如何。真照無邊說似他。離相離名人不稟。吹毛用了急須磨。復謂眾曰。吾滅後不得滅却吾正法眼藏。三聖出曰。爭敢滅却和尚正法眼藏。師曰。後有人問你。向它道甚麼。聖便喝。師曰。誰知吾正法眼藏。向這瞎驢邊滅却。

興化存獎禪師

[0463a16] 【頌】在三聖會裏為首座。常曰。我向南方行脚一遭。拄杖頭不曾撥著一箇會佛法底人。三聖聞得。問曰。你具箇甚麼眼。便恁麼道。師便喝。聖曰。須是你始得。後大覺聞舉。遂曰。作麼生得風吹到大覺門裏來。師後到大覺為院主。一日覺喚院主。我聞你道。向南方行脚一遭。拄杖頭不曾撥著一箇會佛法底。你憑箇甚麼道理。與麼道。師便喝。覺便打。師又喝。覺又打。師來日從法堂過。覺召院主。我直下疑你昨日這兩喝。師又喝。覺又打。師再喝。覺又打。師曰。某甲於三聖師兄處。學得箇賓主句。總被師兄折倒了也。願與某甲箇安樂法門。覺曰。這瞎漢。來這裏納敗闕。脫下衲衣痛打一頓。師於言下薦得臨濟先師於黃檗處喫棒底道理。師後開堂日。拈香曰。此一炷香。本為三聖師兄。三聖與我太孤。本為大覺師兄。大覺與我太賖。不如供養臨濟先師。

[0463b06] 【頌】僧問。四方八面來時如何。師曰。打中間底。僧便禮拜。師曰。昨日赴箇村齋。中途遇一陣卒風暴雨。却向古廟裏躲避得過。

[0463b08] 【頌】問僧。甚處來。曰崔禪處來。師曰。將得崔禪喝來否。曰不將得來。師曰。恁麼則不從崔禪處來。僧便喝。師便打。

[0463b11] 【頌】示眾。我聞前廊下也喝。後架裏也喝。諸子汝莫盲喝亂喝。直饒喝得興化向虗空裏。却撲下來。一點氣也無。待我蘇息起來。向汝道未在。何故。我未曾向紫羅帳裏撒真珠。與汝諸人去在。胡喝亂喝作麼。

[0463b14] 【頌】雲居住三峯時。師問。權借一問以為影草時如何。居無對。師云。想和尚答這話不得。不如禮拜了退。二十年後。居云。如今思量。當時不消道箇何必。後遣化主到師處。師問。和尚住三峯庵時。老僧問伊話。對不得。如今道得也未。主舉前話。師云。雲居二十年。祇道得箇何必。興化即不然。爭如道箇不必。

[0463b20] 【頌】師謂克賓維那曰。汝不久為唱導之師。賓曰。不入這保社。師曰。會了不入。不會了不入。曰總不與麼。師便打曰。克賓維那。法戰不勝。罰錢五貫。設饡飯一堂。次日師自白椎曰。克賓維那。法戰不勝。不得喫飯。即便出院。

[0463b24] 【頌】師見同參來。纔上法堂。師便喝。僧亦喝。師又喝。僧亦喝。師近前拈棒。僧又喝。師曰。你看這瞎漢。猶作主在。僧擬議。師直打下法堂。侍者請問。適來那僧。有甚觸忤和尚。師曰。它適來也有權。也有實。也有照。也有用。及乎我將手向伊面前橫兩橫。到這裏却去不得。似這般瞎漢。不打更待何時。僧禮拜。

[0463c06] 【頌】後唐莊宗。車駕幸河北。回至魏府行宮。詔師問曰。朕取中原。獲得一寶。未曾有人酬價。師曰。請陛下寶看。帝以兩手舒幞頭脚。師曰。君王之寶。誰敢酬價(玄覺徵云。且道興化肯莊宗。不肯莊宗。若肯莊宗。興化眼在甚麼處。若不肯莊宗。過在甚麼處)

寶壽沼禪師(第一世)

[0463c11] 【頌】僧問。萬境來侵時如何。師曰。莫管他。僧禮拜。師曰。不要動著。動著即打折汝腰。

[0463c12] 【頌】師在方丈坐。因僧問訊次。師曰。百千諸聖。盡不出此方丈內。曰祇如古人道。大千沙界海中漚。未審此方丈向甚麼處來。師曰。千聖現在世。阿誰證明。師便擲下拂子。僧從西過東立。師便打。僧曰。若不久參。焉知端的。師曰。三十年後。此話大行。

[0463c17] 【頌】趙州來。師在禪牀。背面而坐。州展坐具禮拜。師起入方丈。州收坐具而出。

[0463c19] 【頌】師問僧。甚處來。曰西山來。師曰。見獼猴麼。曰見。師曰。作甚麼伎倆。曰見甚麼一箇伎倆也作不得。師便打。

[0463c21] 【頌】胡釘鉸參。師問。汝莫是胡釘鉸麼。曰不敢。師曰。還釘得虗空麼。曰請和尚打破。師便打。胡曰。和尚莫錯打某甲。師曰。向後有多口阿師。與你點破在。胡後到趙州。舉前話。州曰。汝因甚麼。被他打。胡曰。不知過在甚麼處。州曰。祇這一縫。尚不奈何。胡於此有省。趙州曰。且釘這一縫。

三聖慧然禪師

[0464a03] 【評】【頌】至仰山。山問。汝名甚麼。師曰。慧寂。山曰。慧寂是我名。師曰。我名慧然。山大笑而

[0464a04] 仰山因有官人相訪。山問。官居何位。曰推官。山豎起拂子曰還推得這箇麼。官人無對。山令眾下語。皆不契。時師不安。在涅槃堂內將息。山令侍者去請下語。師曰。但道和尚今日有事山又令侍者問。未審有甚麼事。師曰。再犯不容。

[0464a09] 【頌】師到德山。纔展坐具。山曰。莫展炊巾。這裏無殘羹餿飯。師曰。總有也無著處。山便打。師接住棒。推向禪牀上。山大笑。師哭蒼天。便下參堂。堂中首座號踢天泰。問行脚高士。須得本道公驗。作麼生是本道公驗。師曰。道甚麼。座再問。師打一坐具曰。這漆桶。前後觸忤多少賢良。座擬人事。師便過第二座人事。

[0464a15] 【頌】住後上堂。我逢人則出。出則不為人。便下座(興化云。我逢人則不出。出則便為人)

[0464a16] 【頌】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臭肉來蠅(興化云。破驢脊上足蒼蠅)

[0464a17] ○問僧。近離甚處。僧便喝。師亦喝。僧又喝。師又喝。僧曰。行棒即瞎。便喝。師拈棒。僧乃轉身作受棒勢。師曰。下坡不走。快便難逢。便棒。僧曰這賊。便出去。師遂拋下棒。次有僧問。適來爭容得這僧。師曰。是伊見先師來。

魏府大覺和尚

[0464a22] 參臨濟。濟纔見。豎起拂子。師展坐具。濟擲下拂子。師收坐具參堂去。時僧眾曰。此僧莫是和尚親故。不禮拜。又不喫棒。濟聞說。令侍者喚適來新到上來。師隨侍者到方丈。濟曰。大眾道。汝來參長老。又不禮拜又不喫棒。莫是老僧親故。師乃珍重下去。

[0464b03] 【頌】師住後。僧問。如何是本來身。師曰。頭枕衡山脚踏北嶽。

[0464b04]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良馬不窺鞭。側耳知人意。

[0464b05] ○問如何是大覺。師曰惡覺。曰乖極。師便打。

灌谿志閑禪師

[0464b07] 【頌】幼從柏巖。後見臨濟。濟驀胷搊住。師曰領領。濟拓開曰。且放汝一頓。

[0464b08] ○師離臨濟。至末(語見末山)

[0464b09] ○住後上堂。我在臨濟爺爺處得半杓。末山孃孃處得半杓。共成一杓。喫了。如今飽不饑。

[0464b10] 【頌】僧問。久嚮灌谿。到來祇見漚麻池。師曰。汝祇見漚麻池。且不見灌谿。曰如何是灌谿。師曰。劈箭急。

[0464b12] ○上堂。十方無壁落。四畔亦無門。露裸裸。赤灑灑。無可把。便下座。

[0464b14] ○僧問。如何是一色。師曰不隨。曰一色後如何。師曰。有闍黎承當分也無。

紙衣和尚(即克符也)

[0464b16] 初問臨濟。如何是奪人不奪境。濟曰。煦日發生鋪地錦。嬰兒垂髮白如絲。師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濟曰。王令行天下徧。將軍塞外絕煙塵。師曰。如何是人境俱奪。濟曰。并分絕信。獨處一方。師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濟曰。王登寶殿。野老謳歌。師於言下領旨。有頌曰。(其一)奪人不奪境。緣自帶誵訛。擬欲求玄旨。思量反責麼。驪珠光燦爛。蟾桂影婆娑。覿面無差互。還應滯網羅。(其二)奪境不奪人。尋言何處真。問禪禪是妄。究理理非親。日照寒光澹。山搖翠色新。直饒玄會得。也是眼中塵。(其三)人境兩俱奪。從來正令行。不論佛與祖。那說聖凡情。擬把吹毛劍。還如值木盲。進前求妙會。特地斬精靈(其四)人境俱不奪。思量意不偏。主賓言少異。問答理俱全。踏破澄潭月。穿開碧落天。不能明妙用。淪溺在無緣。

[0464c05] ○僧問。如何是賓中賓。師曰。倚門傍戶猶如醉。出言吐語不慚惶。曰如何是賓中主。師曰。口念彌陀雙拄杖。目瞽瞳人不出頭。曰如何是主中賓。師曰。高提祖印當機用。利物應知語帶悲。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橫按鏌鋣全正令。太平寰宇斬癡頑。曰既是太平寰宇。為甚麼却斬癡頑。師曰。不許夜行剛把火。直須當道與人看。

定州善崔禪師

[0464c12] 【頌】州將王令公。於衙署張座。請師說法。師陞座拈拄杖曰。出來也打。不出來也打。僧出曰。崔禪聻。師擲下拄杖曰。久立令公。伏惟尊重。

幽州譚空和尚

[0464c15] 鎮州牧。有姑為尼。行脚回。欲開堂為人。牧令師勘過。師問曰。見說汝欲開堂為人是否。尼曰是。師曰。尼是五障之身。汝作麼生為人。尼曰。龍女八歲。南方無垢世界。成等正覺。又作麼生。師曰。龍女有十八變。你試一變看。尼曰。設使變得。也祇是箇野狐精。師便打。牧聞舉。乃曰。和尚棒折那。

[0464c20] ○僧問。德山棒。臨濟喝。未審那箇最親。師曰。前在眾裏。老僧也曾商量來。僧便喝。師曰。却是汝會。僧曰錯。師便打。

襄州歷村和尚

[0464c23] 僧問。如何是觀其音聲。而得解脫。師將火箸敲柴曰。汝還聞麼。曰聞。師曰。誰不解脫。

[0464c24] 【頌】師煎茶次。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舉起茶匙。僧曰。莫祇這便當否。師擲向火中。

米倉禪師

[0465a03] 【頌】問僧。近離甚處。曰冀州太湖。師曰。闍黎來時。太湖向你道甚麼。曰知道米倉路峻。師曰。到這裏又作麼生。曰不異發足時道路。師曰。闍黎孤太湖去在。曰某甲亦不肯。和尚恁麼道。師曰。來時路峻。如今路平。曰不妨和尚此路。師曰。漆桶裏漢。有甚麼限【增收】。

齊聳禪師

[0465a09]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老僧竝不知。曰和尚是大善知識。為甚麼不知。師曰。老僧不曾接下機。

雲山和尚

[0465a11] 【頌】有僧從西京來。師問。還將得西京主人書來否。曰不敢妄通消息。師曰。作家師僧。天然有在。曰殘羹餿飯誰喫。師曰。獨有闍黎不甘喫。其僧乃作吐勢。師喚侍者曰。扶出這病僧著。僧便出去。

[0465a14] ○師見僧來。便作起勢。僧便出去。師曰。得甚麼靈利。僧便喝曰。作這箇眼目。承嗣臨濟。也太屈哉。師曰。且望闍黎善傳。僧回首。師喝曰。作這箇眼目。錯判諸方名言。隨後便打。

虎谿庵主

[0465a19] 【頌】僧問。庵主在這裏多少年也。師曰。祇見冬凋夏長。年代總不記得。曰大好不記得。師曰。汝道我在這裏得多少年也。曰冬凋夏長聻。師曰。閙市裏虎。

桐峯庵主

[0465a23] 【評】【頌】僧問。和尚這裏忽遇大蟲作麼生。師便作大蟲吼。僧作怖勢。師大笑。僧曰。這老賊。師曰。爭奈老僧何。

[0465b01] ○有老人入山參。師曰。住在甚處。老人不語。師曰。善能對機。老人地上拈一枝草示師。師便喝。老人禮拜。師便歸庵。老人曰。與麼疑殺一切人在。

杉洋庵主

[0465b04] 有僧到參。師問阿誰。曰杉洋庵主。師曰。是我。僧便喝。師作噓聲。僧曰。猶要棒喫在。師便打。

定上座

[0465b06] 【評】【頌】初參臨濟。問如何是佛法大意。濟下禪牀擒住。師擬議。濟與一掌。師佇思。傍僧曰。定上座何不禮拜。師方作禮。忽然大悟(頌古見臨濟章)

[0465b08] ○後南遊。路逢巖頭雪峯欽山三人。巖頭問。上座甚處來。師曰。臨濟來。巖曰。和尚萬福。師曰。和尚順世也。巖曰。某甲三人特去禮拜。薄福不遇。不知和尚在日有何言句。請上座舉一兩則。

[0465b12] 【頌】師遂舉臨濟上堂曰。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在汝等諸人面門出入。未證據者看看。時有僧問。如何是無位真人。濟下禪牀搊住曰。道道。僧擬議。濟拓開曰。無位真人是甚麼乾屎橛。巖頭不覺吐舌。雪峯曰。臨濟大似白拈賊。(按頌古見臨濟章內)欽山曰。何不道赤肉團上。非無位真人。師便擒住曰。無位真人與非無位真人。相去多少。速道速道。欽山被擒。直得面黃面青。語之不得。巖頭雪峯曰。這新戒不識好惡。觸忤上座。且望慈悲。師曰。若不是這兩箇老漢。[祝/土]殺這尿牀鬼子。

南院慧顒禪師(亦曰寶應)

[0465b22] 【頌】上堂。赤肉團上。壁立千仞。僧問。赤肉團上。壁立千仞。豈不是和尚道。師曰是。僧便掀倒禪牀。師曰。這瞎驢亂作。僧擬議。師便打。

[0465b24] 【頌】思明和尚未住西院時。到參。禮拜了曰。無可人事。從許州來。收得江西剃刀一柄。獻和尚。師曰。汝從許州來。為甚却收得江西剃刀。明把師手掐一掐。師曰。侍者收取。明以衣袖拂一拂便行。師曰。阿剌剌阿剌剌。

[0465c04] 【頌】上堂。諸方祇具啐同時眼。不具啐同時用。僧便問。如何。是啐同時用。師曰。作家不啐。啐同時失。曰此猶未是某甲問處。師曰。汝問處作麼生。僧曰失。師便打。其僧不肯。後於雲門會下。聞二時舉此話。一僧曰。當時南院棒折那。其僧忽契悟。遂奔回省覲。師圓寂。乃謁風穴。穴一見便問。上座莫是當時問先師啐同時話底麼。僧曰是。穴曰。汝當時作麼生會。曰某甲當時如在燈影裏行相似。穴曰。汝會也。

[0465c12] 【頌】僧問。古殿重興時如何。師曰。明堂瓦插簷。曰與麼則莊嚴畢備也。師曰。斬草虵頭落。

[0465c14] 【頌】問僧名甚麼。曰普參。師曰。忽遇屎橛作麼生。僧便不審。師便打。

[0465c15] ○問僧。近離甚處。曰襄州。師曰。來作甚麼。曰特來禮拜和尚。師曰。恰遇寶應老不在。僧便喝。師曰。向汝道不在。又喝作甚麼。僧又喝。師便打。僧禮拜。師曰。這棒本是汝打我。我且打汝要此話大行。瞎漢參堂去。

[0465c19] ○問僧。近離甚處。曰襄州。師曰。是甚麼物恁麼來。曰和尚試道看。師曰。適來禮拜底。曰錯。師曰。禮拜底錯箇甚麼。曰再犯不容。師曰。三十年弄馬騎。今日被驢撲。瞎漢參堂去。

[0465c23] ○僧問。從上諸聖向甚麼處去。師曰。不上天堂。則入地獄。曰和尚又作麼生。師曰。還知寶應老漢落處麼。僧擬議。師打一拂曰。你還知喫拂子底麼。曰不會。師曰。正令却是你行。又打一拂子。

[0466a02] 【頌】問寒暑到來時如何。(一作日月迭遷寒暑謝。還有不涉寒暑者麼)師曰。紫羅抹額繡腰裙。曰上上之機今曉。向下之機事若何。師曰。炭庫裏藏身【增收】。

守廓侍者

[0466a06] 【頌】問德山曰。從上諸聖向甚麼處去。山曰。作麼作麼。師曰。勑點飛龍馬。跛鱉出頭來。山便休去。來日浴出。師過茶與山。山於背上拊一下曰。昨日公案作麼生。師曰。這老漢今日方始瞥地。山又休去。

[0466a09] 師行脚到襄州華嚴和尚會下。一日嚴上堂曰。大眾。今日若是臨濟德山高亭大愚鳥窠船子兒孫。不用如何若何。便請單刀直入。華嚴與汝證據。師出禮拜起。便喝。嚴亦喝。師又喝。嚴亦喝。師禮拜起曰。大眾看這老漢一場敗闕。又喝一喝。拍手歸眾。嚴下座歸方丈。時風穴作維那。上去問訊。嚴曰。維那汝來也。叵耐守廓。適來把老僧扭揑一上。待集眾打一頓趂出。穴曰。趂他遲了也。自是和尚言過。他是臨濟下兒孫。本分恁麼。嚴方息怒。穴下來舉似師。曰你著甚來由。勸這老漢。我未問前。早要棒喫。得我話行。如今不打。搭却我話也。穴曰。雖然如是。遍天下也。

西院思明禪師

[0466a21] 【頌】僧問。如何是伽藍。師曰。荊棘叢林。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貛兒貉子。

[0466a22] 【評】【頌】從上座。到法席旬日。常自曰。莫道會佛法人。覓箇舉話底人也無。師聞而默之。異日上法堂次。師召從舉首。師曰錯。進三兩步。師又曰錯。近前。師曰。適來兩錯。是上座錯。是思明老漢錯。曰是從錯。師曰錯錯。乃曰。上座且在這裏過夏。共汝商量這兩錯。不肯。便去。後住相州天平山。每舉前話曰。我行脚時。被惡風吹到汝州。有西院長老勘我。連下兩錯。更留我過夏。待共我商量。我不道恁麼時錯。我發足向南方去時。早知錯了也。

寶壽和尚(二世)

[0466b08] 【頌】在先寶壽為供養主。壽問。父母未生前。還我本來面目來。師立至夜深。下語不契。翌日辤去。壽曰。汝何往。師曰。昨日蒙和尚設問。某甲不契。往南方參知識去。壽曰。南方禁夏不禁冬。我此間禁冬不禁夏。汝且作街坊過夏。若是佛法。闤闠之中。浩浩紅塵。常說正法。師不敢違。一日街頭見兩人交爭。揮一拳曰。你得恁麼無面目。師當下大悟。走見寶壽。未及出語。壽便曰。汝會也。不用說。師便禮拜。

[0466b15] 【頌】壽臨遷化時。囑三聖。請師開堂。師開堂日。三聖推出一僧。師便打。聖曰。與麼為人。非但瞎却這僧眼。瞎却鎮州一城人眼去在。(法眼云。甚麼處是瞎却人眼處)師擲下拄杖。便歸方丈。

大悲和尚

[0466b20] 僧問。除上去下。請師便道。師曰。開口即錯。曰真是學人師也。師曰。今日向弟子手裏死。

水陸和尚

[0466b22] 僧問。如何是學人用心處。師曰。用心即錯。曰不起一念時如何。師曰。沒用處漢。

澄心旻德禪師

[0466b24] 【頌】在興化遇示眾曰。若是作家戰將。便請單刀直入。更莫如何若何。師出禮拜起。便喝。化亦喝。師又喝。化亦喝。師禮拜歸眾。化曰。適來若是別人。三十棒。一棒也較不得。何故。為他旻德會一喝。不作一喝用。

魯祖山教禪師

[0466c05]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今日不答話。曰大好不答話。師便打。

[0466c06] 【頌】問如何是雙林樹。師曰。有相身中無相身。曰如何是有相身中無相身。師曰。金香爐下鐵崑崙。

[0466c08] ○問如何是孤峯獨宿底人。師曰。半夜日頭明。日午打三更。

[0466c09] ○問進向無門時如何。師曰。太鈍生。曰不是鈍生。直下進向無門時如何。師曰。靈機未曾論邊際。執法無門在暗中。

鎮州談空和尚

[0466c12] 僧問。格外之談。請師舉唱。師曰。隘路不通風。曰莫祇這便是也無。師乃噓噓。

際上座

[0466c14] 僧問。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師曰。龍騰滄海。魚躍深潭。曰畢竟如何。師曰。夜聞祭鬼鼓。朝聽上灘歌。

風穴延沼禪師

[0466c17] 參南院。入門不禮拜。院曰。入門須辨主。師曰。端的請師分。院於左膝拍一拍。師便喝。院於右膝拍一拍。師又喝。院曰。左邊一拍且置。右邊一拍作麼生。師曰瞎。院便拈棒。師曰。莫盲枷瞎棒。奪打和尚。莫言不道。院擲下棒曰。今日被黃面浙子。鈍置一場。師曰。和尚大似持鉢不得。詐道不飢。院曰。闍黎曾到此間麼。師曰。是何言歟。院曰。老僧好好相借問。師曰。也不得放過。便下參眾了。却上堂頭禮謝。院曰。闍黎曾見甚麼人來。師曰。在襄州華嚴。與廓侍者同夏。院曰。親見作家來。

[0467a02] 【頌】院問。南方一棒。作麼商量。師曰。作奇特商量。師却問。和尚此間一棒。作麼商量。院拈拄杖曰。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見師。師於言下大徹玄旨。遂依止六年。四眾請主風穴。又八年。李史君與合城士庶。再請開堂演法矣。

[0467a06] ○上堂。夫參學眼目。臨機直須大用現前。勿自拘於小節。設使言前薦得。猶是[穀-禾+卵]迷封。總然句下精通。未免觸途狂見。應是從前依他作解。明昧兩岐。與你一時掃却。直教箇箇如師子兒。吒呀地。哮吼一聲。壁立千仞。誰敢正眼著。著即瞎却渠眼。時有僧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即便[翟*支]瞎。曰[翟*支]瞎後如何。師曰。撈天摸地。

[0467a12] 【評】【頌】師在郢州。謁前請主李史君。留於衙內度夏。普設大會。請師上堂。纔陞座。乃曰。祖師心印。狀似鐵牛之機。去即印住。住即印破。祇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還有人道得麼。時有盧陂長老出問。學人有鐵牛之機。請師不搭印。師曰。慣釣鯨鯢澄巨浸。却嗟蛙步[馬*展]泥沙。陂佇思。師喝曰。長老何不進語。陂擬議。師便打一拂子曰。還記得話頭麼。試舉看。陂擬開口。師又打一拂子。牧主曰。信知佛法。與王法一般。師曰。見甚麼道理。牧主曰。當斷不斷。反招其亂。師便下座。

[0467a21] 【頌】上堂。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如何不是佛。曰未曉玄言。請師直指。師曰。家住海門洲。扶桑最先照。

[0467a23] 【頌】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曰金沙灘頭馬郎婦。

[0467a24] ○問一色難分。請師顯示。師曰。滿爐添炭猶嫌冷。路上行人祇守寒。

[0467b01] 【頌】問如何是道。師曰。五鳳樓前。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問取皇城使。

[0467b03] ○問摘葉尋枝即不問。直截根源事若何。師曰。赴供凌晨去。開塘帶雨歸。

[0467b04] 【頌】問隨緣不變者。忽遇知音時如何。師曰。披莎側立千峯外。引水澆蔬五老前。

[0467b05] 【評】【頌】上堂。若立一塵。家國興盛。野老顰蹙。不立一塵。家國喪亡。野老安怗。於此明得。闍黎無分。全是老僧。於此不明。老僧却是闍黎。闍黎與老僧。亦能悟却天下人。亦能瞎却天下人。欲識闍黎麼右邊一拍曰。這裏是。欲識老僧麼。左邊一拍曰。這裏是。

[0467b10] ○上堂。若是上上之流。各有證據。略赴箇程限。中下之機。各須英俊。當處出生。隨處滅盡。如龜紋。即成兆。不成鈍。。直下便揑。

[0467b13] 【頌】僧問。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師曰。常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華香。

[0467b14] ○問百了千當時如何。師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

[0467b15] ○問如何是賓中主。師曰。入市雙瞳瞽。曰如何是主中賓。師曰。回鑾兩曜新。曰如何是賓中賓。師曰。攢眉坐白雲。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磨礲三尺劒。待斬平不人。

[0467b18] ○問如何是钁頭邊意。師曰。山前一片青。

[0467b19] 【頌】問如何是佛。師曰。杖林山下竹筋鞭。

穎橋安禪師(號鐵胡)

[0467b21] 【頌】師與鍾司徒向火次。鍾忽問。三界焚燒時。如何出得。師以香匙撥開火。鍾擬議。師曰。司徒司徒。鍾忽有省。

興陽歸靜禪師

[0467b24] 初參西院。便問。擬問不問時如何。院便打。師良久。院曰。若喚作棒。眉鬚墮落。師於言下大悟。

山省念禪師

[0467c03] 常密誦法華經。眾目為念法華也。晚於風穴會中充知客。一日侍立次。穴乃垂涕告之曰不幸臨濟之道。至吾將墜地矣。師曰。觀此一眾。豈無人耶。穴曰。聰敏者多。見性者少。師曰。如某者如何。穴曰。吾雖望子之久。猶恐躭著此經。不能放下。師曰。此亦可事。願聞其要。穴遂上堂。舉世尊以青蓮目。顧視大眾。乃曰。正當恁麼時。且道說箇甚麼。若道不說而說。又是埋沒先聖。且道說箇甚麼。師乃拂袖下去。穴擲下拄杖歸方丈。侍者隨後請益曰。念法華因甚不祗對和尚。穴曰。念法華會也。次日師與真園頭同上問訊次。穴問真曰。作麼生是世尊不說說。真曰。鵓鳩樹上鳴。穴曰。汝作許多癡福作麼。何不體究言句。又問師曰。汝作麼生。師曰。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穴謂真曰。汝何不看念法華下語。師受風穴印可之後。泯跡韜光。人莫知其所以。因白兆楚和尚。至汝州宣化。風穴令師往傳語。纔相見。提起坐具便問。展即是。不展即是。兆曰。自家看取。師便喝。兆曰。我曾親近知識來。未甞輙敢恁麼造次。師曰。草賊大敗。兆曰。來日若見風穴和尚。待一一舉似。師曰。一任一任。不得忘却。師乃先回。舉似風穴。穴曰。今日又被你収下一員草賊。師曰。好手不張名。兆次日纔到相見。便舉前話。穴曰。非但昨日。今日和贓捉敗。師於是名振四方。學者望風而靡。開法首山為第一世也。

[0468a01] 【頌】僧問。如何是學人親切處。師曰。五九盡日又逢春。曰畢竟事如何。師曰。冬到寒食一百五。

[0468a03] 【頌】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風吹日炙。

[0468a04] 【頌】問如何是菩提路。師曰。此去襄縣五里。曰向上事如何。師曰。往來不易。

[0468a05] 【頌】問一切諸佛。皆從此經出。如何是此經。師曰。低聲低聲。曰如何受持。師曰。切不得汙染(此則頌古。見聯珠第一卷金剛經章)

[0468a07] 【頌】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鎮州蘿蔔重三斤。

[0468a08] ○問如何是玄中的。師曰。有言須道却。曰此意如何。師曰。無言鬼也瞋。

[0468a09] ○問如何是梵音相。師曰。驢鳴狗吠。乃曰。要得親切。第一莫將問來問。還會麼。問在答處。答在問處。汝若將問來問。老僧在汝脚底。汝若擬議。即沒交涉。時有僧出禮拜。師便打。僧便問。挂錫幽巖時如何。師曰錯。僧曰錯。師又打。

[0468a14] 【頌】問如何是佛。師曰。新婦騎驢阿家牽。曰未審此語甚麼句中收。師曰。三玄收不得。四句豈能該。曰此意如何。師曰。天長地久。日月齊明。

[0468a16] 【頌】示眾曰。諸上座。不得盲喝亂喝。尋常向你道。賓則始終賓。主則始終主。賓無二賓。主無二主。若有二賓二主。兩箇即成瞎漢。所以我若立。你須坐。我若坐。你須立。坐則共你坐。立則共你立。雖然如是。急著眼始得【增收】。

廣慧真禪師

[0468a21] 甞在風穴作園頭。穴問曰。會昌沙汰時。護法善神。向甚麼處去。師曰。常在闤闠中。要且無人識。穴曰。汝徹也。師禮拜。

汾州善昭禪師

[0468a24] 歷參知識七十一員。後到首山。問百丈卷席意旨如何。山曰。龍袖拂開全體現。曰師意如何。山曰。象王行處絕狐蹤。師於言下大悟。拜起而曰。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有問者曰。見何道理。便爾自肯。師曰。正是我放身命處。後遊衡湘。及襄沔間。每為郡守。以名剎力致。前後八請。堅臥不答。洎首山歿。西河道俗。遣僧契聰。近請住持。師閉關高枕。聰排闥而入。讓之曰。佛法大事。靖退小節。風穴懼應讖憂宗旨墜滅。幸而有先師。先師棄世。汝有力。荷擔如來大法者。今何時而欲安眠哉。師矍起握聰手曰。非公不聞此語。趣辦嚴。吾行矣。

[0468b10] ○住後上堂謂眾曰。汾陽門下。有西河師子。當門踞坐。但有來者。即便咬殺。有何方便。入得汾陽門。見得汾陽人。若見汾陽人者。堪與祖佛為師。不見汾陽人。盡是立地死漢。如今還有人入得麼。快須入取。免得孤負平生。不是龍門客。切忌遭點額。那箇是龍門客。一齊點下。舉起拄杖曰。速退速退。珍重。

[0468b16] ○上堂。先聖云。一句語。須具三玄門。一玄門。須具三要。阿那箇是三玄三要底句。快會取好。各自思量。還得穩當也未。古德前行脚。聞一箇因緣未明。中間直下飲食無味。睡臥不安。火急決擇。莫將為小事。所以大覺老人。為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想計他從上來行脚。不為遊山翫水。看州府奢華。片衣口食。皆為聖心未通。所以驅馳行脚。決擇深奧。傳唱敷揚。博問先知。親近高德。蓋為續佛心燈。紹隆祖代。興崇聖種。接引後機。自利利他。不忘先跡。如今還有商量者麼。有即出來。大家商量。僧問。如何是接初機底句。師曰。汝是行脚僧。曰如何是辨衲僧底句。師曰。西方日出卯。曰如何是正令行底句。師曰。千里持來呈舊面。曰如何是立乾坤底句。師曰。北俱盧洲長粳米。食者無貪亦無瞋。乃曰。將此四轉語。驗天下衲僧。纔見你出來。驗得了也。

[0468c06] ○問如何是學人著力處。師曰。嘉州打大像。曰如何是學人轉身處。師曰。府灌鐵牛。曰如何是學人親切處。師曰。西河弄師子。乃曰。若人會得此三句。辨三玄。更有三要語在。切須薦取。不是等閑。與大眾頌出。三玄三要事難分。得意忘言道易親。一句明明該萬象。重陽九月菊華新。

[0468c12] ○上堂。凡一句語。須具三玄門。每一玄門。須具三要。有照有用。或先照後用。或先用後照。或照用同時。或照用不同時。先照後用。且要共你商量。先用後照。你也須是箇人始得。照用同時。你作麼生當抵。照用不同時。你又作麼生湊泊。

[0468c16] ○僧問。如何是賓中賓。師曰。合掌庵前問世尊。曰如何是賓中主。師曰。對面無儔侶。曰如何是主中賓。師曰。陣雲橫海上。拔劒攪龍門。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三頭六臂擎天地。忿怒那吒撲帝鐘。

[0468c20] ○上堂。汾陽有三訣。衲僧難辨別更擬問如何。拄杖驀頭揳。時有僧問。如何是三訣。師便打。僧禮拜。師曰。為汝一時頌出。第一訣。接引無時節。巧語不能詮。雲綻青天月。第二訣。舒光辨賢哲。問答利生心。拔却眼中楔。第三訣。西國胡人說。濟水過新羅。北地用賓鐵。復曰。還有人會麼。會底出來。通箇消息。要知遠近。莫祇恁麼。記言記語。以當平生。有甚麼利益。不用久立。珍重。

[0469a03] 【頌】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青絹扇子足風涼。

[0469a04] 【頌】上堂。謂眾曰。夫說法者。須具十智同真。若不具十智同真。邪正不辨。緇素不分。不能與人天為眼目。決斷是非。如鳥飛空而折翼。如箭射的而斷弦。弦斷故。射的不中。翼折故。空不可飛。弦壯翼牢。空的俱徹。作麼生是十智同真。與諸上座點出。一同一質。二同大事。三總同參。四同真志。五同徧普。六同具足。七同得失。八同生殺。九同音吼。十同得入。又曰。與甚麼人同得入。與阿誰同音吼。作麼生是生殺。甚麼物同得失。阿那箇同具足。是甚麼同徧普。何人同真志。孰能總同參。那箇同大事。何物同一質。有點得出底麼。點得出者。不悋慈悲。點不出來。未有參學眼在。切須辨取。要識是非面目現在。不可久立。珍重。

葉縣歸省禪師

[0469a17] 【頌】遊方參首山。山一日舉竹篦問曰。喚作竹篦即觸。不喚作竹篦即背。喚作甚麼。師掣得。擲地上曰。是甚麼。山曰瞎。師於言下豁然頓悟。

[0469a19] ○上堂。宗師血脉。或凡或聖。龍樹馬鳴。天堂地獄。鑊湯爐炭。牛頭獄卒。森羅萬象。日月星辰。他方此土。有情無情。以手畫一畫云。俱入此宗。此宗門中。亦能殺人。亦能活人。殺人須得殺人刀。活人須得活人句。作麼生是殺人刀。活人句。道得底。出來對眾道看。若道不得。即孤負平生。珍重。

[0469b01] ○上堂。良久曰。夫行脚禪流。直須著忖。參學須具參學眼。見地須得見地句。方有相親分。始得不被諸境惑。亦不落於惡道。畢竟如何委悉。有時句到意不到。妄緣前塵。分別影事。有時意到句不到。如盲摸象。各說異端。有時意句俱到。打破虗空界。光明照十方。有時意句俱不到。無目之人縱橫走。忽然不覺落深坑。

[0469b07] ○僧請益柏樹子話。師曰。我不辭與汝說。還信麼。曰和尚重言。爭敢不信。師曰。汝還聞簷頭水滴聲歷。其僧豁然。不覺失聲云。[口*耶]。師曰。你見箇甚麼道理。僧便以頌對曰。簷頭水滴。分明歷歷。打破乾坤。當下心息。師乃忻然。

[0469b11] 【頌】問如何是學人密用心處。師曰。閙市輥毬子。曰意旨如何。師曰溥請眾人看【增收】。

神鼎洪諲禪師

[0469b14] 自遊方一衲。以度寒暑。甞與數耆舊。至襄沔間。一僧舉論宗乘。頗敏捷。會野飯山店中供辦。而僧論說不。師曰。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唯識唯心。眼聲耳色。是甚麼人語。僧曰。法眼語。師曰。其義如何。曰唯心故。根境不相到。唯識故。聲色摐然。師曰。舌味是根境否。曰是。師以箸筴菜置口中。含胡而語曰。何謂相入耶。坐者駭然。僧不能答。師曰。途路之樂。終未到家。見解入微。不名見道。參須實參。悟須實悟。閻羅大王。不怕多語。僧拱而退。

[0469b22] ○上堂。舉洞山曰。貪瞋癡。太無知。賴我今朝識得伊。行便打。坐便槌。分付心王子細推。無量劫來不解脫。問汝三人知不知。師曰。古人與麼道。神鼎則不然。貪瞋癡。實無知。十二時中任從伊。行即往。坐即隨。分付心王擬何為。無量劫來元解脫。何須更問知不知。

[0469c03] ○僧問。撥塵見佛時如何。師曰。佛亦是塵。

谷隱蘊聰禪師(即石門聰)

[0469c05] 初參百丈恒和尚。因結夏。百丈上堂。舉中觀論曰。正覺無名相。隨緣即道場。師便出問。如何是正覺無名相。丈曰。汝還見露柱麼。師曰。如何是隨緣即道場。丈曰。今日結夏。

[0469c08] 【頌】次參首山。問學人親到寶山。空手回時如何。山曰。家家門前火把子。師於言下大悟。呈偈曰。我今二十七。訪道曾尋覓。今朝喜得逢。要且不相識。

[0469c11] ○後到大陽。玄和尚問。近離甚處師曰襄州。陽曰。作麼生是不隔底句。師曰。和尚住持不易。陽曰。且坐喫茶。師便參眾去。侍者問。適來新到。祗對住持不易。和尚為甚麼教坐喫茶。陽曰。我獻他新羅附子。他酬我舶上茴香你去問他。有語在。侍者請師喫茶問。適來祗對和尚道住持不易。意旨如何。師曰。真鍮不博金。

[0469c17] 【頌】僧問。日往月來遷。不覺年衰老。還有不老者麼。師曰有。曰如何是不老者。師曰。虬龍筋力高聲呌。晚後精靈轉更多。

[0469c19] ○問承古有言。祇者如今誰動口。意旨如何。師曰。莫認驢鞍橋。作阿爺下頷。

[0469c21] ○示眾。第一句道得。石裏迸出。第二句道得。挨拶將來。第三句道得。自救不了。

[0469c22] ○上堂。春景溫和。春雨普潤。萬物生芽。甚麼處不沾恩。且道承恩力一句。作麼生道。良久曰。春雨一滴滑如油。

廣慧元璉禪師

[0470a01] 【頌】到首山。山問。近離甚處。師曰漢上。山竪起拳曰。漢上還有這箇麼。師曰。這箇是甚麼椀鳴聲。山曰瞎。師曰恰是。拍一拍。便出。他日又問。學人親到寶山。空手回時如何。山曰。家家門前火把子。師當下大悟云。某甲不疑天下老和尚舌頭也。山曰。汝會處作麼生。與我說來看。師曰。祇是地上水碙砂也。山曰。汝會也。師便禮拜。

[0470a07] ○上堂。臨濟兩堂首座相見。同時下喝。諸人且道。還有賓主也無。若道有。祇是箇瞎漢。若道無。亦是箇瞎漢。不有不無。萬里崖州。若向這裏道得。也好與三十棒。若道不得。亦與三十棒。衲僧家。到這裏。作麼生出得山僧圈[袖-由+貴]去。良久曰。苦哉。蝦蟆蚯蚓。[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撞著須彌山。百雜碎。拈拄杖曰。一隊無孔鐵槌。速退速退。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竹竿頭上曜紅旗。

三交智嵩禪師(即唐明)

[0470a15] 【頌】參首山。問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山曰。楚王城畔。汝水東流。師於此有省。頓契佛意。乃作三玄偈曰。(其一)須用直須用。心意莫定動。三歲師子吼。十方沒狐種。(其二)我有真如性。如同幕裏隱。打破六門關。顯出毗盧印。(其三)真骨金剛體可誇。六塵一拂永無遮。廓落世界空為體。體上無為真到家。山聞。乃請喫茶。問這三頌是汝作來耶。師曰是。山曰。或有人教汝現三十二相時如何。師曰。某甲不是野狐精。山曰。惜取眉毛。師曰。和尚落了多少。山以竹篦頭上打曰。這漢向後亂作去在。

[0470a24] ○上堂。文殊仗劒。五臺橫行。唐明一路。把斷誵訛。三世諸佛。未出教乘。網底遊魚。龍門難渡。垂釣四海。祇釣獰龍。格外玄談。為求知識。若也舉宗旨。須彌直須粉碎。若也說佛說祖。海水便須枯竭。寶劒揮時。毫光萬里。放汝一路。通方說話。把斷咽喉。諸人甚處出氣。

仁王處評禪師

[0470b06] 問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山便喝。師禮拜。山拈棒。師曰。老和尚沒世界那。山拋下拄杖曰。明眼人難謾。師曰。草賊大敗。

丞相王隨居士

[0470b09] 謁首山。得言外之旨自爾履踐深明大法。臨終書偈曰。堂燈滅。彈指向誰說。去住本尋常。春風掃殘雪。

[0470b11] (會元十一卷終)

石霜楚圓慈明禪師

[0470b12] 聞汾陽道望。遂住謁焉。陽顧而默契之。經二年。未許入室。每見必罵詬。或毀詆諸方。及有所訓。皆流俗鄙事。一夕訴曰。自至法席。再夏。不蒙指示。但增世俗塵勞。念歲月飄忽。己事不明。失出家之利。語未卒。陽熟視罵曰。是惡知識。敢裨販我。怒舉杖逐之。師擬伸救。陽掩師口。乃大悟曰。是知臨濟。道出常情。服役七年。辭去。依唐明嵩禪師。嵩謂師曰。楊大年內翰。知見高。入道穩實。子不可不見。師乃往見大年。年問曰。對面不相識。千里却同風。師曰。近奉山門請。年曰。真箇脫空。師曰。前月離唐明。年曰。適來悔相問。師曰作家。年便喝。師曰恰是。年復喝。師以手畫一畫。年吐舌曰。真是龍象。師曰。是何言歟。年喚客司點茶來。元來是屋裏人。師曰。也不消得。

[0470b24] 【頌】年又問。如何是上座為人一句。師曰切。年曰。與麼則長裙新婦拖泥走。師曰。誰得似內翰。年曰。作家作家。師曰。放你二十棒。年拊膝曰。這裏是甚麼所在。師拍掌曰。也不得放過。年大笑。

[0470c04] ○又問。記得唐明當時悟底因緣麼。師曰。唐明問首山。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山曰。楚王城畔。汝水東流。年曰。祇如此語。意旨如何。師曰。水上挂燈毬。年曰。與恁則孤負古人去也。師曰。內翰疑則別參。年曰。三脚蝦蟆跳上天。師曰。一任[跳-兆+孛]跳。年乃大笑。館于齋中。日夕質疑智證。

[0470c09] 【頌】李附馬問。我聞西河有金毛師子。是否。師曰。甚麼處得者消息。公便喝。師曰。野干鳴。公又喝。師曰恰是。公大笑。

[0470c11] 【頌】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水出高原。

[0470c12] ○師謁神鼎。鼎首山高弟。望尊一時。衲子非人類精奇。無敢登其門者。住山三十年。門弟子。氣吞諸方。師髮長不剪。弊衣楚音。通謁稱法姪。一眾大笑。鼎遣童子問。長老誰之嗣。師仰視屋曰。親見汾陽來。鼎杖而出。顧見頎然問曰。汾州有西河師子是否。師指其後絕呌曰。屋倒矣。童子返走。鼎回顧相矍鑠。師地坐。脫隻履而視之。鼎老忘所問。又失師所在。師徐起整衣。且行且語曰。見面不如聞名。遂去。鼎遣人追之不可。歎曰。汾州乃有此兒耶。師自是名重叢林。

[0470c21] ○後住道吾。上堂。先寶應曰。第一句薦得。堪與祖佛為師。第二句薦得。堪與人天為師。第三句薦得。自救不了。道吾則不然。第一句薦得。和泥合水。第二句薦得。無繩自縛。第三句薦得。四稜著地。所以道。起也。海晏河清。行人避路。住也。乾坤失色。日月無光。汝輩向甚麼處出氣。如今還有出氣者麼。有即出來對眾出氣看。如無道吾為汝出氣去也。乃噓一聲。卓拄杖下座。

[0471a04] ○上堂。道吾打鼓。四大部洲同參。拄杖橫也。挑括乾坤大地。鉢盂覆也。蓋却恒沙世界。且問諸人。向甚麼處安身立命。若也知得。向北俱盧洲喫粥喫飯。若也不知。長連牀上喫粥喫飯。

[0471a07] ○示眾。以拄杖擊禪牀一下云。大眾還會麼。不見道。一擊忘所知。更不假修持。諸方達道者。咸言上上機。香嚴恁麼悟去。分明悟得如來禪。祖師禪未夢見在。且道祖師禪。有甚長處。若向言中取則。悞賺後人。直饒棒下承當。孤負先聖。萬法本閑。惟人自閙。所以山僧居福嚴。祇見福嚴境界。晏起早眠。有時雲生碧嶂。月落寒潭。音聲鳥。飛鳴般若臺前。娑羅華。香散祝融峯畔。把瘦笻。坐盤石。與五湖衲子時話玄微。頭土面。住興化。祇見興化家風。迎來送去。門連城市。車馬駢闐。漁唱瀟湘。猿啼嶽麓。絲竹哥謠。時時入耳。復與四海高人。日談禪道。歲月都忘。且道居深山。住城郭。還有優劣也無。試道看。良久云。是處是慈氏。無門無善財。

[0471a19] 【頌】僧問。行脚不逢人時如何。師曰。釣絲絞水。

[0471a20] 【頌】師室中插劒一口。以草鞋一對。水一盆。置在劒邊。每見入室。即曰看看。有至劒邊擬議者。師曰。險喪身失命也。便喝出。

[0471a23] 【頌】師冬日牓僧堂。作此字[(○*○*○)/=]二二三几[(┐@三)*(田/?)][水-?+(曲-曰+口)]。其注曰。若人識得。不離四威儀中。首座見曰。和尚今日放參。師聞而笑之。

[0471b01] 【頌】師問。顯英上座。近離甚處。曰金鑾。師曰。夏在甚處。曰金鑾。師曰。去夏在甚處。曰金鑾。師曰。前夏在甚處。曰金鑾。師曰。先前夏在甚處。曰何不領話。師曰。我也不能勘得你。教庫下奴子勘你。且點一盞茶與你濕觜【增收】。

瑯琊慧覺禪師

[0471b06]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銅頭鐵額。曰意旨如何。師曰。鳥觜魚腮。

[0471b07] ○上堂。奇哉十方佛。元是眼中花。欲識眼中花。元是十方佛。欲識十方佛。不是眼中花。欲識眼中花。不是十方佛。於此明得。過在十方佛。於此未明。聲聞起舞獨覺臨粧。珍重。

[0471b10] ○上堂。見聞覺知。俱為生死之因。見聞覺知。正是解脫之本。譬如師子返擲。南北東西且無定止。汝等諸人。若也不會。且莫孤負釋迦老子。吽。

[0471b13] ○上堂。山僧今日。為諸人說破。明眼衲僧。莫去泥裏打坐。珍重。

[0471b14] ○上堂。剪除狂宼。掃蕩攙搶。猶是功勳邊事。君臣道合。海晏河清。猶是法身邊事。作麼生是衲僧本分事。良久曰。透網金鱗猶滯水。回頭石馬出沙籠。

[0471b17] ○上堂。承言須會宗。勿自立規矩。若人下得通方句。我當刎頸而謝之。

[0471b18] ○上堂。擊水魚頭痛。穿林宿鳥驚。黃昏不擊鼓。日午打三更。諸禪德。既是日午。為甚却打三更。良久曰。昨見垂楊綠。今逢落葉黃。

[0471b21] 【頌】上堂。汝等諸人。在我這裏過夏。與你點出五般病。一不得向萬里無寸草處去。二不得孤峯獨宿。三不得張弓架箭。四不得物外安身。五不得滯於生殺。何故。一處有滯。自救難為。五處若通。方名導師。汝等諸人。若到諸方。遇明眼作者。與我通箇消息。貴得祖風不墜。若是常徒。即便寢息。何故。躶形國裏誇服飾。想君太煞不知時。

[0471c03] ○上堂。拈拄杖曰。盤山道向上一路滑。南院道壁立萬仞險。臨濟道石火電光鈍。瑯琊有定乾坤底句。各各高著眼。卓拄杖下座。

大愚守芝禪師

[0471c07] 上堂。大愚相接大雄孫。五湖雲水兢頭奔。兢頭奔。有何門。擊箭寧知枯木存。枯木存。一年還曾兩度春。兩度春。帳裏真珠撒與人。撒與人。思量也是慕西秦。

[0471c10] ○上堂。豎窮三際。橫徧十方。拈起也。帝釋心驚。放下也。地神膽戰。不拈不放。喚作甚麼。蝦蟆。

[0471c12] ○上堂。三世諸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乃拈起拂子云。狸奴白牯總在這裏放光動地。何謂如此。兩段不同。

[0471c14] 【頌】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鋸解秤錘。

法華全舉禪師

[0471c15] 到大愚芝和尚處。愚問。古人見桃華。意作麼生。師曰。曲不藏直。曰那箇且從。這箇作麼生。師曰。大街拾得金。四隣爭得知。曰上座還知麼。師曰。路逢劒客須呈劒。不是詩人不獻詩。曰作家詩客。師曰。一條紅線兩人牽。曰玄沙道。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又作麼生。師曰。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曰却是。師曰。樓閣凌雲勢。峯巒疊翠層。

[0471c21] 【頌】到瑯琊覺和尚處。琊問。近離甚處。師曰兩淛。曰船來陸來。師曰船來。曰船在甚處。師曰步下。曰不涉程途一句。作麼生道。師以坐具摵一摵曰。杜撰長老。如麻似粟。拂袖而出。琊問侍者。此是甚麼人。者曰。舉上座。琊曰。莫是舉師叔麼。先師教我尋見伊。遂下旦過問。上座莫是舉師叔麼。莫怪適來相觸忤。師便喝。復問。長老何時到汾陽。琊曰。某時到。師曰。我在淛江早聞你名。元來見解祇如此。何得名播寰宇。琊遂作禮曰。某甲罪過。

[0472a06] ○僧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白菊乍開重日暖。百年公子不逢春。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大地絕消息。翛然獨任真。曰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曰。草荒人變色。凡聖兩齊空。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清風與明月。野老笑相親。

[0472a10] ○上堂。鐘鳴皷響鵲噪鴉鳴。為你諸人說般若。講涅槃了也。諸人還信得及麼。觀音菩薩。向諸人面前作大神通。若信不及。却往他方救苦利生去也。

[0472a13] ○上堂。語漸也。返常合道。論頓也。不留朕迹。直饒論其頓。返其常。也是抑而為之。

芭蕉谷泉禪師

[0472a15] 【頌】省同參慈明禪師。明問。白雲橫谷口。道人何處來。師左右顧視曰。夜來何處火。燒出古人墳。明曰。未在更道。師作虎聲。明以坐具便摵。師接住。推明置禪牀上。明却作虎聲。師大笑曰。我見七十餘員善知識。今日始遇作家。

[0472a19] ○慈明遷住福嚴。師又往省之。少留而還。作偈寄之曰。相別而今又半年。不知誰共對談禪。一般秀色湘山裏。汝自匡徒我自眠。

天聖皓泰禪師

[0472a22] 到瑯琊。琊問。埋兵掉鬪。未是作家。匹馬單鎗。便請相見。師指琊曰。將頭不猛。帶累三軍。琊打師一坐具。師亦打琊一坐具。琊接住曰。適來一坐具。是山僧令行。上座一坐具。落在甚麼處。師曰。伏惟尚饗。琊拓開曰。五更侵早起。更有夜行人。師曰。賊過後張弓。琊曰。且坐喫茶。

[0472b03] 【頌】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黑漆聖僧。

浮山法遠禪師(號遠錄公)

[0472b05] 【頌】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平地起骨堆。

[0472b06] ○歐陽文忠公。聞師奇逸造其室。未有以異之。與客碁。師坐其旁。文忠遽收局。請因碁說法。師即令撾鼓。陞座曰。若論此事。如兩家著碁相似。何謂也。敵手知音當機不讓。若是綴五饒三。又通一路始得。有一般底。祇解閉門作活。不會奪角衝關。硬節與虎口齊彰。局破後徒勞綽斡。所以道。肥邊易得。瘦肚難求。思行則往往失粘。心麤而時時頭撞。休誇國手。謾說神僊。贏局輸籌即不問。且道黑白未分時一著。落在甚麼處。良久曰。從來十九路。迷悟幾多人。文忠加歎。從容謂同僚曰。修初疑禪語為虗誕。今日見此老機緣。所得所造。非悟明於心地。安能有此妙旨哉。

[0472b17] ○上堂。諸佛出世建立化門。不離三身智眼。亦如摩醯首羅三目。何故。一隻水泄不通。緇素難辨。一隻大地全開。十方通暢。一隻高低一顧。萬類齊瞻。雖然。若是本分衲僧。陌路相逢。別具通天正眼始得。所以道三世諸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且道狸奴白牯。知有箇甚麼事。要會麼。深秋簾幕千家雨。落日樓臺一笛風。

[0472b23] ○師暮年休於會聖巖。敘佛祖奧義作九帶。曰佛正法眼帶。佛法藏帶。理貫帶。事貫帶。理事縱橫帶。屈曲垂帶。妙叶兼帶。金針雙鎻帶。平懷常實帶。學者既傳誦。師曰。若據圓極法門。本具十數。今此九帶。為諸人說了。更有一帶。還見得麼。若也見得親切分明。却請出來對眾說看。說得分明。許汝通前九帶。圓明道眼。若也不親切。說不相應。唯依吾語而為解。則名謗法。諸人到此如何。眾無語。師叱之而去。

寶應昭禪師

[0472c08] 上堂。十二時中。許你一時絕學。即是學佛法。不見阿難。多聞第一。却被迦葉擯出。不得結集。方知聰明博學。記持憶想。向外馳求。與靈覺心。轉沒交涉。五蘊[穀-禾+卵]中。透漏不過。順情生喜。違情生怒。蓋覆深厚。自纏自縛。無有解脫。流浪生死。六根為患。眾苦所逼。無自由分。而被妄心。於中主宰。大丈夫兒。早搆取好。喝一喝曰。參。

大乘慧果禪師

[0472c15] 僧問。撥塵見佛時如何。師曰。撥塵即乖。見佛即錯。曰總不如是時如何。師曰。錯。

金山曇穎達觀禪師

[0472c17] 首謁大陽玄禪師。遂問。洞山特設偏正君臣。意明何事。陽曰。父母未生時事。師曰。如何體會。陽曰。夜半正明。天曉不露。師罔然。遂謁谷隱。舉前話。隱曰。大陽不道不是。祇是口門窄。滿口說未盡。老僧即不然。師問。如何是父母未生時事。隱曰。糞墼子。師曰。如何是夜半正明。天曉不露。隱曰。牡丹華下睡猫兒。師愈疑駭。一日普請。隱問。今日運薪耶。師曰然。隱曰。雲門問僧。人搬柴。柴搬人。如何會。師無對。隱曰。此事如人學書。點畫可效者工。否者拙。蓋未能忘法耳。當筆忘手。手忘心。乃可也。師於是默契。良久曰。如石頭云。執事元是迷。契理亦非悟。隱曰。汝以為藥語。為病語。師曰。是藥語。隱呵曰。汝以病為藥。又安可哉。師曰。事如函得蓋。理如箭直鋒。妙寧有加者。而猶以為病。實未喻旨。隱曰。妙至是。亦祇明理事。祖師意旨。智識所不能到。矧事理能盡乎。故世尊云。理障礙正知見。事障續諸生死。師恍如夢覺曰。如何受用。隱曰。語不離窠臼。安能出蓋纏。師歎曰。纔涉脣吻。便落意思。盡是死門。終非活路。

[0473a10] ○示眾曰。纔涉唇吻。便落意思。盡是死門。俱非活路。直饒透脫。猶在沉淪。莫教孤負平生。虗度此世。要得不孤負平生麼。拈拄杖卓一下曰。須是莫被拄杖瞞始得。看看。拄杖子穿過諸你人髑髏。[跳-兆+孛]跳入你鼻孔裏去也。又卓一下。

[0473a14] ○上堂。大眾集定。有僧纔出禮拜。師曰。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僧便問。如何是時節因緣。師便下座。

[0473a16] ○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家裏無回日信。路遙空有望鄉牌。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滄海盡教枯見底。青山直得輾為塵。曰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曰。天地尚空秦日月。山河不見漢君臣。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鶯囀千林花滿地。客游三月草侵天。

仁壽珍禪師

[0473a22] 上堂。明明無悟。有法即迷。日上無雲。麗天普照。眼中無翳。空本無花。無智人前。不得錯舉。參。

永慶普禪師

[0473a24] 初問谷隱。古人道。來日大悲院裏有齋。意旨如何。曰日出隈陽坐。天寒不舉頭。師入室次。隱曰。適來因緣。汝作麼生會。師曰。會則途中受用。不會則世諦流布。曰未在。更道。師拂袖便出。

駙馬都尉李遵勗居士

[0473b04] 謁谷隱。問出家事。隱以崔趙公問徑山公案答之。公於言下大悟。作偈曰。學道須是鐵漢。著手心頭便判。直趣無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

英公夏竦居士

[0473b08] 自契機於谷隱。日與老衲游。偶上藍溥禪師至。公問。百骸潰散時。那箇是長老自家底藍曰。前月二十離蘄陽。公休去。藍却問。百骸潰散時。那箇是相公自家底。公便喝。藍曰。喝則不無。畢竟那箇是相公自家底。公對以偈曰。休認風前第一機。太虗何處著思惟。山僧若要通消息。萬里無雲月上時。藍曰。也是弄精魂。

華嚴道隆禪師

[0473b15] 初參石門徹和尚。問曰。古者道。但得隨處安閑。自然合他古轍。雖有此語。疑心未歇時如何。門曰。知有乃可隨處安閑。如人在州縣住。或聞或見。千奇百怪。他總將作尋常。不知有而安閑。如人在村落住。有少聲色。則驚怪傳說。師於言下有省。門盡授其洞上厥旨。後為廣慧嗣。一日福嚴承和尚。問曰。禪師親見石門。如何却嗣廣慧。師曰。我見廣慧。渠欲剃髮。使我擎凳子來。慧曰。道者。我有凳子詩。聽取。乃曰。放下便平穩。我時便肯伊。因敘在石門處所得。廣慧曰。石門所示。如百味珍羞。祇是飽人不得。

文公楊億居士

[0473c01] 字大年。

[0473c01] 【頌】出守汝州。首謁廣慧。慧接見。公便問。布鼓當軒擊。誰是知音者。慧曰。來風深辨。公曰。恁麼則禪客相逢。祇彈指也。慧曰。君子可八。公應諾諾。慧曰。草賊大敗。夜語次。慧曰。秘監曾與甚人道話來。公曰。某曾聞雲巖諒監寺。兩箇大蟲相咬時如何。諒曰。一合相。某曰。我祇管看。未審恁麼道。還得麼。慧曰。這裏即不然。公曰。請和尚別一轉語。慧以手作拽鼻勢。曰這畜生更[跳-兆+孛]跳在。公於言下脫然無疑。有偈曰。八角磨盤空裏走。金毛師子變作狗。擬欲將身北斗藏。應須合掌南辰後。

[0473c10] 【頌】公問廣慧曰。承和尚有言。一切罪業皆因財寶所生。勸人踈於財利。況南閻浮提眾生。以財為命。國以財聚人。教中有財法二施。何得勸人踈財乎。慧曰。幡竿尖上鐵籠頭。公曰。海壇馬子似驢大。慧曰。楚雞不是丹山鳳。公曰。佛滅二千歲。比丘少慚愧。公置一百問。請廣慧答。慧一一答回。

[0473c16] ○公問李都尉曰。釋迦六年苦行。成得甚麼事。尉曰。擔折知柴重(公復抒其師承密證寄李翰林)

翠巖可真禪師

[0473c18] 甞參慈明。因之金鑾。同善侍者坐夏。善乃慈明高弟。道吾真。楊岐會。皆推伏之。師自負親見慈明。天下無可意者。善與語。知其未徹。笑之。一日山行。舉論鋒發。善拈一片瓦礫。置盤石上曰。若向這裏下得一轉語許你親見慈明。師左右視。擬對之。善叱曰。佇思停機。情識未透。何曾夢見。師自愧悚。即還石霜。慈明見來。叱曰。本色行脚人。必知時節有甚急事。夏未了。早至此。師泣曰。被善兄毒心。終礙塞人。故來見和尚。明遽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明瞋目喝曰。頭白齒豁。猶作這箇見解。如何脫離生死。師悚然求指示。明曰。汝問我。師理前語問之。明震聲曰。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師於言下大悟。師爽氣逸出。機辨迅捷。叢林憚之。

[0474a06] ○僧問。如何是學人轉身處。師曰。一堵墻。百堵調。曰如何是學人著力處。師曰。千日斫柴一日燒。曰如何是學人親切處。師曰。渾家送上渡頭船。

[0474a09] ○上堂。舉龍牙頌曰。學道如鑽火。逢煙未可休。直待金星現。歸家始到頭。神鼎曰。學道如鑽火。逢煙即便休。莫待金星現。燒脚又燒頭。師曰。若論頓也。龍牙正在半途。若論漸也。神鼎猶少悟在。於此復且如何。諸仁者。今年多落葉。幾處掃歸家。

[0474a14] ○上堂。舉僧問巴陵。如何是道。陵曰。明眼人落井。又問寶應。如何是道。應曰。五鳳樓前。又問首山。如何是道。山曰。脚下深三尺。此三轉語。一句壁立千仞。一句陸地行船。一句賓主交參。諸人莫有揀得者麼。出來道看。如無且行羅漢慈。破結賊故。行菩薩慈。安眾生故。行如來慈。得如相故。

蔣山贊元禪師

[0474a20] 三歲出家。七歲為僧。十五遊方。遠造石霜。陞於丈室。慈明一見曰。好好著槽廠。師遂作驢鳴。明曰。真法器耳。俾為侍者。二十年中。運水搬柴。不憚寒暑。悉己躬親求道。後出世蘇臺天峯。龍華。白雲。府帥請居誌公道場。提綱宗要。機鋒迅敏。解行相應。諸方推服。

[0474b01] ○丞相王公安石。重師德望。特奏章服師號。公又堅辭鼎席。結廬定林山中。與師蕭散林下。清談終日。贈師頌曰。不與物違真道廣。每隨緣起自禪深。舌根淨誰能壞。足跡如空我得尋。此亦明世希有事也。

[0474b05] ○元祐元年。師乃遷化。丞相王公慟哭于塔。讚師真曰。賢哉人也。行厲而容寂。知言而能默。譽榮弗喜。辱毀弗戚。弗矜弗克。人自稱德。有緇有白。來自南北。弗順弗逆。弗抗弗抑。弗觀汝華。唯食實。孰其嗣之。我有遺則。

大寧道寬禪師

[0474b10] 上堂。無念為宗。無住為本。真空為體。妙有為用。所以道。盡大地是真空。徧法界是妙有。且道是甚麼人用得。四時運用。日月常明。法本不遷。道無方所。隨緣自在。逐物昇沉。此土他方。入凡入聖。雖然如是。且道入鄉隨俗一句。作麼生道。良久曰。西天梵語。東土唐言。

[0474b15] ○僧問。如何是露地白牛。師以火箸插火爐中曰。會麼。曰不會。師曰。頭不欠。尾不剩。

道吾悟真禪師

[0474b17] 上堂。師子兒哮吼。龍馬駒[跳-兆+孛]跳。古佛鏡中明。三山孤月皎。遂作舞下座。

[0474b18] ○上堂。舉洞山道。五臺山上雲蒸飯。佛殿堦前狗尿天。剎竿頭上煎[飢-几+追]子。三箇猢猻夜簸錢。老僧即不然。三面狸奴脚踏月。兩頭白牯手拏煙。戴冠碧兔立庭柏。脫[穀-禾+卵]烏龜飛上天。老僧葛藤。盡被汝諸人覰破了也。洞山老人甚是奇特。雖然如是。祇行得三步四步。且不過七跳八跳。且道誵訛在甚麼處。老僧今日不惜眉毛。一時布施。良久曰。叮嚀損君德。無言真有功。任從滄海變。終不為君通。

[0474c02] ○上堂。古人道。認著依前還不是。實難會。土宿頷下髭鬚多。波斯眼深鼻孔大。甚奇怪。歘然透過新羅界。

[0474c04] ○僧問。如何是第一玄。師曰。釋尊光射阿難肩。曰如何是第二玄。師曰。孤輪眾象攢。曰如何是第三玄。師曰。泣向枯桑淚漣漣。曰如何是第一要。師曰。最好精麤照。曰如何是第二要。師曰。閃電乾坤光晃曜曰如何是第三要。師曰。路夾青松老。

[0474c08] ○上堂。舉僧問首山如何是佛。山曰。新婦騎驢阿家牽。師曰。手提巴鼻脚踏尾。仰面看天聽流水。天明送出路傍邊。夜靜還歸茅屋裏。

[0474c11] ○問僧甚處來。曰堂中來。師曰。聖僧道甚麼。僧近前不審。師曰。東家作驢。西家作馬。曰過在甚麼處。師曰。萬里崖州。

廣法源禪師

[0474c14] 上堂。春雨微微。簷頭水滴。聞聲不悟。歸堂面壁。

[0474c15] ○上堂。若論此事。切莫道著。道著即頭角生。有僧出曰。頭角生也。師曰禍事。曰某甲罪過。師曰。龍頭蛇尾。伏惟珍重。

靈隱德章禪師

[0474c18] 仁宗皇帝。詔師於延春閣下齋。宣普照大師問。如何是當機一句。師曰。一言逈出青霄外。萬仞峯前險處行。曰作麼生是險處行。師便喝。曰皇帝面前何得如此。師曰。也不得放過。

[0474c21] ○師進心珠歌曰。心如意。心如意。任運隨緣不相離。但知莫向外邊求。外邊求。終不是。枉用工夫隱真理。識心珠。光曜日。秘藏深密無形質。拈來掌內眾人驚。二乘精進爭能測。碧眼胡。須指出。臨機妙用何曾失。尋常切忌與人看。大地山河動岌岌。

定慧超信海印禪師

[0475a03] 僧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那叱忿怒。曰如何是第二句。師曰。衲僧罔措。曰如何是第三句。師曰。西天此土。

[0475a05] ○上堂。若識般若。即被般若縛。若不識般若。亦被般若縛。識與不識。拈放一邊。却問諸人。如何是般若體。參堂去。

泐潭月禪師

[0475a08] 僧問。修多羅教。如標月指。未審指箇甚麼。師曰。請高著眼。曰曙色未分人盡望。及乎天曉也尋常。師曰。年衰鬼弄人。

姜山方禪師

[0475a11] 僧問。如何是一塵入正受。師曰。蛇衘老鼠尾。曰如何是諸塵三昧起。師曰。鼈咬釣魚竿。曰恁麼則東西不辨。南北不分去也。師曰。堂前一盌夜明燈。簾外數莖青瘦竹。

[0475a14] ○問諸佛未出世時如何。師曰。不識酒望子。曰出世後如何。師曰。釣魚船上贈三椎。

[0475a16] ○上堂。不是道得道不得。諸方盡把為奇特。寒山燒火滿頭。笑罵豐干這老賊。

白鹿端禪師

[0475a18] 僧問。凝然湛寂時如何。師曰。不是闍黎安身立命處。曰如何是學人安身立命處。師曰。雲有出山勢。水無投聲。

真如方禪師

[0475a21] 參瑯琊。唯看柏樹子話。每入室。陳其所見。不容措辭。常被喝出。忽一日大悟。直入方丈曰。我會也。瑯琊曰。汝作麼生會。師曰。夜來牀薦暖。一覺到天明。瑯琊可之。

長水子璿講師(嘉禾人也)

[0475b01] 自落[髟/采]。誦楞嚴不輟。從洪敏法師講。至動靜二相。了然不生。有省。謂敏曰。敲空擊木。(亦作竹)尚落筌蹄。舉目揚眉。成擬議。去此二途。方契斯旨。敏拊而證之。然欲探禪源。罔知攸往。聞琅琊。道重當世。即趨其席。值上堂次。出問。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琅琊憑陵答曰。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師領悟禮謝曰。願侍巾瓶。琅琊謂曰。汝宗不振久矣。且勵志扶持。報佛恩德。勿以殊宗為介也。乃如教。再拜以辤。後住長水。承稟日顧眾曰。道非言象得。禪非擬議知。會意通宗。曾無別致。由是二宗仰之。甞疏楞嚴等經。盛行于世。

雲峯文悅禪師

[0475b12] 【頌】初造大愚。聞示眾曰。大家相聚喫莖韲。若喚作一莖韲。入地獄如箭射。便下座。師大駭。

[0475b14] ○夜造方丈。愚問。來何所求。師曰。求心法。愚曰。法輪未轉。食輪先轉。後生趂色力徤。何不為眾乞食。我忍飢不暇。何暇為汝說禪乎。師不敢違。未幾愚移翠巖。師納疏罷。復過翠巖求指示。巖曰。佛法未到爛却。雪寒。且為眾乞炭。師亦奉命。能事罷。復造方丈。巖曰。堂司闕人。今以煩汝。師受之。不樂。恨巖不去心地。坐後架桶篐忽散。自架墮落。師忽然開悟。頓見巖用處。走搭袈裟上寢堂。巖迎笑曰。維那且喜大事了畢。師再拜。不及吐一辭而去。服勤八年。後出世翠巖。時首座領眾出迎。問曰。德山宗乘即不問。如何是臨濟大用。師曰。你甚處去來。座擬議。師便掌。座擬對。師喝曰。領眾歸去。自是一眾畏服。

[0475c01] ○僧問。萬法歸一。一歸何所。師曰。黃河九曲。曰如何是第一句。師曰。垂手過膝。曰如何是第二句。師曰。萬里崖州。曰如何是第三句。師曰。糞箕掃帚。

[0475c04] ○上堂。語不離窠臼。焉能出蓋纏。片雲橫谷口。迷却幾人源。所以道。言無展事。語不投機。承言者喪。滯句者迷。汝等諸人。到這裏憑何話會。良久曰。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

[0475c07] ○上堂。道遠乎哉。觸事而真。聖遠乎哉。體之則神。所以娑婆世界。以音聲為佛事。香積世界。以香飯為佛事。翠巖這裏。祇於出入息內。供養承事。過現未來塵沙諸佛。無一空過者。過現未來塵沙諸佛。是翠巖侍者。無一不到。如一不到。三十拄杖。諸上座。還會麼。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

[0475c13] ○上堂。若見諸相非相。即山河大地。竝無過咎。諸上座。終日著衣喫飯。未甞咬著一粒米。未曾挂著一縷絲。便能變大地作黃金。攪長河為酥酪。雖然如是。著衣喫飯即不無。衲僧門下汗臭氣。也未夢見在。

[0475c17] ○上堂。見聞覺知無障礙。聲香味觸常三昧。衲僧道會也。山是山。水是水。飢來喫飯。困來打睡。忽然須彌山。[跳-兆+孛]跳入你鼻孔裏。摩竭魚穿你眼睛中。作麼生商量。良久曰。參堂去。

[0475c20] ○小參。舉百丈歲夜示眾曰。你這一隊後生。經律論固是不知。入眾參禪。禪又不會。臈月三十日。且作麼生折合去。師曰。灼然諸禪德。去聖時遙。人心澹泊。看却今時叢林。更是不得所在之處。或聚徒三百五百。浩浩地。祇以飯食豐濃。寮舍穩便為旺化。中間孜孜。為道者無一人。設有十箇五箇。走上走下。半青半黃。會即總道我會。各各自謂握靈蛇之珠。孰肯知非。及乎挨拶。鞭逼將來。直是萬中無一。苦哉苦哉。所謂般若叢林歲歲凋。無明荒草年年長。就中今時後生。纔入眾來。便自端然拱手。受他別人供養。到處菜不擇一莖。柴不搬一束。十指不沾水。百事不干懷。雖則一期快意。爭奈三途累身。豈不見教中道。寧以熱鐵纏身。不受信心人衣。寧以洋銅灌口。不受信心人食。上座。若也是去。直饒變大地作黃金。攪長河為酥酪。供養上座。未為分外。若也未是。至於滴水寸絲。便須披毛帶角。牽犂拽杷。償他始得。不見祖師道。入道不通理。復身還信施。此是決定底事。終不虗也。諸上座。光陰可惜。時不待人。莫待一朝眼光落地。緇田無一簣之功。鐵圍陷百刑之苦。莫言不道。珍重。

秀州本覺若珠禪師

[0476a16] 僧問。如何是道。師舉起拳。僧曰。學人不會。師曰。拳頭也不識。

華嚴普孜禪師

[0476a18] 僧問。如何是賓中賓。師曰。客路如天遠。曰如何是賓中主。師曰。侯門似海深。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寰中天子勑。曰如何是主中賓。師曰。塞外將軍令。乃曰。賓中問主。互換機鋒。主中問賓。同生同死。主中辨主。飲氣吞聲。賓中覓賓。白雲萬里。故句中無意。意在句中。於斯明得。一雙孤鴈。撲地高飛。於斯未明。一對鴛鴦。池邊獨立。知音禪客。相共證明。影響異流。切須子細。良久曰。若是陶淵明。攢眉便歸去。

瑯琊方銳禪師

[0476b02] 上堂。造化無生物之心。而物物自成。雨露非潤物之意。而靈苗自榮。所以藥劑不食而病自損。良師不親而心自明。故知妙慧靈光。不從緣得。到這裏方許你進步。瑯琊與你別作箇相見。還有麼。若無。不可壓良為賤。

興陽希隱禪師

[0476b07] 僧問。如何是懸崖撒手底句。師曰。明月照幽谷。曰如何是絕後再蘇底句。師曰。白雲生太虗。曰恁麼則樵夫出林丘。處處歌春色。師曰。是人道得。

石佛顯忠祖印禪師

[0476b11] 僧問。如何是相生。師曰。山河大地。曰如何是想生。師曰。兔子望月。曰如何是流注生。師曰。無間斷(人天眼眼目三種生。石佛有頌)

淨住居說禪師

[0476b14] 參達觀。遂問曰。某甲經論粗明。禪直不信。願師決疑。觀曰。既不信禪。豈可明經。禪是經綱。經是禪網。提綱正網。了禪見經。師曰。為某甲說禪看。觀曰。向下文長。師曰。若恁麼。經與禪乃一體。觀曰。佛及祖非二心。如手搦拳。如拳搦手。師因而有省。乃成偈曰。二十餘年用意猜。幾番曾把此心。而今潦倒逢知。李白元來是秀才。

節使李端愿居士

[0476b21] 兒時在館舍常閱禪書。長雖婚官。然篤志祖道。遂於後圃築室。類蘭若。邀達觀處之。朝夕咨參。至忘寢食。觀一日視公曰。非示現力。豈致爾哉。奈無箇所入何。公問曰。天堂地獄。畢竟是有是無。請師明說。觀曰。諸佛向無中說有。眼見空華。太尉就有裏尋無。手[據-豕+旦]水月。堪笑眼前見牢獄不避。心外聞天堂欲生。殊不知忻怖在心。善惡成境。太尉但了是心。自然無惑。公曰。心如何了。觀曰。善惡都莫思量。公曰。不思量後。心歸何所觀。曰且請太尉歸宅。公曰。祇如人死後。心歸何所。觀曰。未知生。焉知死。公曰。生則知之。觀曰。生從何來。公罔措。觀起揕其胷曰。祇在這裏。更擬思量箇甚麼。公曰。會得也。觀曰。作麼生會。公曰。祇知貪程。不知蹉路。觀拓開曰。百年一夢。今朝方省。既而說偈曰。三十八歲懵然無知。及其有知。何異無知。滔滔汴水。隱隱隋堤。師其歸矣。箭浪東馳。

西余淨端禪師

[0476c12] 始見弄師子。發明心要。往見龍華。蒙印可。遂旋里。合彩為師子皮。時被之。因號端師子。上堂。二月二。禪翁有何謂。春風觸目百華開。公子王孫日日醺醺醉。唯有殿前陳朝檜。不入時人意。禪家流。祇這是。莫思慮。坦然齋後一甌茶。長連牀上伸脚睡。咄。

[0476c17] ○師到華亭。眾請上堂。靈山師子。雲間哮吼。佛法無可商量。不如打箇筋斗。便下座。

大溈慕喆真如禪師

[0476c19] 上堂。山僧本無積蓄。且得粥足飯足。困來即便打眠。一任東卜西卜。

[0476c20] ○上堂。不用思而知。不用慮而解。廬陵米價高。鎮州蘿蔔大。

[0476c21] ○上堂。古佛道。昔於波羅奈。轉四諦法輪。墮坑落壍。今復轉最妙無上大法輪。土上加泥。如今還有不歷階梯。獨超物外者麼。良久曰。出頭天外看。誰是箇中人。

[0476c24] ○上堂。阿剌剌。是甚麼。飜思當年破竈墮。杖子忽擊著。方知孤負我。以拄杖擊香臺一下曰。墮墮。

穹窿圓禪師

[0477a03] 上堂。福臻不說禪。無事日高眠。有問祖師意。連擉兩三拳。大眾。且道為甚麼如此。不合惱亂山僧睡。

興化紹清禪師

[0477a06] 上堂。祖宗門下。佛法不存。善法堂前。仁義休說。然雖如是。事無一向。竊聞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欲報深恩。昊天罔極。膚身體。弗敢毀傷。此魯仲尼之孝也。輪轉三界中。恩愛不能捨。棄恩入無為。真實報恩者。故我大覺世尊。雪山苦行。摩竭成道。往忉利天。為母說法。此釋迦之孝也。得大解脫。現大神通。手擎金錫。掌拓龍盂。詣地獄門。卓然尋省。見其慈母。悲泣無量。此目連之孝也。作麼生是興化之孝。良久曰。興化今日不上天堂。不入地獄。於善法堂中。燈王座上。為母說法。以報劬勞。且道我母即今在甚麼處。乃曰。我母生前足善緣。無勞問佛定生天。人間上壽古今少。九十春秋減一年。下座。敢煩大眾燒一炷香。以助山僧報孝。既是山僧之母。為甚麼却煩諸人燒香。不見道東家人死。西家人助哀。以手搥曰。蒼天蒼天。

智海道平禪師

[0477a21] 上堂。山僧不會佛法。為人總沒來由。或時半開半合。或時全放全收。還如萬人叢裏冷地掉箇石頭。忽然打著一箇。方知觸處周流。

泐潭景祥禪師

[0477a24]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十箇指頭八箇丫。師甞叉手夜坐。如對大賓。初坐手與趺綴。至五鼓。必齊膺。因號祥叉手。

光孝慧蘭禪師

[0477b03] 甞以觸衣書七佛名。叢林稱為蘭布裩。有擬草庵歌。具載普燈錄。

東林遵禪師

[0477b05] 上堂。十五日前。放過一著。十五日後。未可商量。正當十五日。試道一句看。良久曰。山色翠穠春雨歇。柏庭香擁木蘭開。

潭州東明遷禪師

[0477b08] 晚居溈山。真如庵忠道者高其風。每扣之。一日閱首楞嚴次。忠問。如我按指。海印發光。佛意如何。師曰。釋迦老子好與二十棒。曰為甚麼如此。師曰。用按指作麼。曰汝暫舉心。塵勞先起。又作麼生。師曰。亦是海印發光。

慶善能禪師

[0477b13] 上堂。事不獲。與諸人葛藤。一切眾生。祇為心塵未脫。情量不除。見色聞聲。隨波逐浪。流轉三界。汩沒四生。致使正見不明。觸途成滯。若也是非齊泯。善惡都忘。坐斷報化佛頭。截斷聖凡途路。到這裏方有少許相應。直饒如是。衲僧分上。未為奇特。何故如此。纔有是非。紛然失心。咄。

慶善隆禪師

[0477b19] 上堂。花蔟蔟。錦蔟蔟。鹽醬年來事事足。留得南泉打破鍋。分付沙彌煑晨粥。晨粥一任諸人喫。洗鉢盂一句作麼生會。多少人疑著。

淨因蹣庵繼成禪師

[0477b22] 上堂。茫茫盡是覓佛漢。舉世難尋真道人。棒喝交馳成藥忌。了亡藥忌未天真。

[0477b23] ○上堂。鼻裏音聲耳裏香。眼中鹹淡舌玄黃。意能覺觸身分別。冰室如春九夏涼。如斯見得。方知男子身中入定時。女子身中從定出。葵花隨日轉。犀紋翫月生。香楓化老人。螟成蜾。若也不知。苦哉佛陀耶。許你具隻眼。

[0477c04] ○師同圓悟。法真慈受。并十大法師。禪講千僧。赴太尉陳公良府齋。時 徽宗皇帝。私幸觀之。太師魯國公亦與焉。有善華嚴者。乃賢首宗之義虎也。對眾問諸禪曰。吾佛設教。自小乘至於圓頓。掃除空有。獨證真常。然後萬德莊嚴。方名為佛。甞聞禪宗一喝。能轉凡成聖。則與諸經論似相違背。今一喝若能入吾宗五教。是為正說。若不能入。是為邪說。諸禪視師。師曰。如法師所問。不足三大禪師之酬。淨因小長老。可以使法師無惑也。師召善。善應諾。師曰。法師所謂愚法小乘教者。乃有義也。大乘始教者。乃空義也。大乘終教者。乃不有不空義也。大乘頓教者。乃即有即空義也。一乘圓教者。乃不有而有。不空而空(或作空而不有有而不空)義也。如我一喝。非唯能入五教。至於工巧技藝。諸子百家。悉皆能入。師震聲喝一喝。問善曰。聞麼。曰聞。師曰。汝既聞。此一喝是有。能入小乘教。須臾又問善曰。聞麼。曰不聞。師曰。汝既不聞。適來一喝是無。能入始教。遂顧善曰。我初一喝。汝既道有。喝久聲消。汝復道無。道無則元初實有。道有則而今實無。不有不無。能入終教。我有一喝之時。有非是有。因無故有。無一喝之時。無非是無。因無故無。即有即無。能入頓教。須知我此一喝。不作一喝用。有無不及。情解俱忘。道有之時。纖塵不立。道無之時。橫徧虗空。即此一喝。入百千萬億喝。百千萬億喝。入此一喝。是故能入圓教。善乃起再拜。師復謂曰。非唯一喝為然。乃至一語一默。一動一靜。從古至今。十方虗空。萬象森羅。六趣四生。三世諸佛。一切聖賢。八萬四千法門。百千三昧。無量妙義。契理契機。與天地萬物一體。謂之法身。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四時八節。陰陽一致。謂之法性。是故華嚴經云。法性徧在一切處。有相無相。一聲一色。全在一塵中含四義。事理無邊。周徧無餘。參而不雜。混而不一。於此一喝中。皆悉具足。猶是建化門庭。隨機方便。謂之小歇場。未至寶所。殊不知吾祖宗門下。以心傳心。以法印法。不立文字。見性成佛。有千聖不傳底。向上一路在。善又問曰。如何是向上一路。師曰。汝且向下會取。善曰。如何是寶所。師曰。非汝境界。善曰。望師慈悲。師曰。任從滄海變。終不為君通。善膠口而退。聞者靡不歎仰。皇帝顧謂近臣曰。禪宗玄妙。深極如此。淨因才辨。亦罕有也。近臣奏曰。此宗師之緒餘也。

開福哲禪師

[0478b01] 上堂。山僧有三印。更無增減剩。覿面便相呈。能轉凡成聖。諸人還知麼。若也未知。不免重重註破。一印印空。日月星辰列下風。一印印泥。頭頭物物顯真機。一印印水。捩轉魚龍頭作尾。三印分明體一同。看來非赤又非紅。互換高低如不薦。青山依舊白雲中。

鴻福昇禪師

[0478b07] 上堂。諸人恁麼上來。墮在見聞覺知。恁麼下去。落在動靜施為。若也不去不來。正是鬼窟活計。如何道得出身底句。若也道得。則分付拄杖子。若道不得。依而行之。卓拄杖下座。

萬壽素禪師

[0478b11] 一日有僧來作禮。師問甚處來。曰和尚合知某來處。師曰。湖南擔屎漢。江西刈禾客。曰和尚真人天眼目。某在大溈充園頭。東林作藏主。師打三棒。喝出。

香山淵禪師

[0478b15] 上堂。酒市魚行。頭頭寶所。鵶鳴鵲噪。一一妙音。卓拄杖曰。且道這箇是何佛事。狼籍不少。

寶峯景淳知藏

[0478b17] 往依泐潭。入室次。潭問。府鐵牛重多少。師叉手近前曰。且道重多少。潭曰。尾在黃河北。頭枕黃河南。善財無鼻孔。依舊向南參。師擬議。潭便打。忽頓徹。巾侍有年。竟隱居林壑。甞作偈曰。怕寒懶剃髼鬆。愛暖頻添榾柮柴。破衲伽黎撩亂搭。誰能勞力彊安排。

蘆山法真禪師

[0478b23] 上堂。欲明向上事。須具頂門眼。若具頂門眼。始契出家心。既契出家心。常具頂門眼。要會頂門眼麼。四京人著衣喫飯。兩淛人飽煖自如。通玄峯頂香風清。花發蟠桃三四株。

冶父道川禪師

[0478c03] 上堂。舉雪峯一日登座。拈拄杖東覰曰。東邊底。又西覰曰。西邊底。諸人還知麼。擲下拄杖曰。向這裏會取。師曰。東邊覰了復西觀。拄杖重重話歲寒。帶雨一枝華落盡。不煩公子倚欄干。

[0478c07] (會元十二卷終)

禪宗正脉卷第六

音釋

[0478c11] [祝/土](側六切擣也也) 捋(力括切) 褫(音植) 糶(音粜) 嗄(所訝切聲破也) 趯(他歷切跳踊也) 饡(子旦切以羹澆飯也) 餿(色求切飯壞也) 貛貉(上火丸切野豚也下莫格切蠻〡也) (於宜切) [翟*支](丑角切〡也) 沔(彌善切水出也) 墼(居的切未燒也) 岌(魚及切山高貌) [髟/采](且代切帶幓頭) 篐(古胡切篾束物也) [據-豕+旦](仄加切助也) 揕(知鴆切右手〡其胷襟也) 擉(初角切指也)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3 禪宗正脈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