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5n1593_003 禪宗正脉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5 冊 » No.1593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禪宗正脉卷第三

應化聖賢

文殊菩薩

[0413c07] 【頌】一日令善財採藥。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徧觀大地無不是藥。却來白曰。無有不是藥者。殊曰。是藥者採將來。善財遂於地上拈一莖草。度與文殊。文殊接得。呈起示眾曰。此藥亦能殺人。亦能活人。

[0413c11] 【頌】文殊問菴提遮女曰。生以何為義。女曰。生以不生生為生義。殊曰。如何是生以不生生為生義。女曰。若能明知地水火風四緣。未甞自得有所和合。而能隨其所宜。是為生義。殊曰。死以何為義。女曰。死以不死死為死義。殊曰。如何是死以不死死為死義。女曰。若能明知地水火風四緣。未甞自得有所離散。而能隨其所宜。是為死義。菴提遮女又問文殊曰。明知生是不生之理。為甚麼却被生死之所流轉。殊曰。其力未充。

天親菩薩

[0413c20] 從彌勒內宮而下。無著菩薩問曰。人間四百年。彼天為一晝夜。彌勒於一時中。成就五百億天子。證無生法忍。未審說甚麼法。天親曰。祇說這箇法。祇是梵音清雅。令人樂聞。

維摩會上

[0413c24] 【評】【頌】三十二菩薩。各說不二法門。文殊曰。我於一切法。無言無說。無示無識。離諸問答。是為菩薩入不二法門。於是文殊又問維摩。仁者當說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維摩默然。文殊讚曰。乃至無有語言文字。是菩薩真入不二法門。

善財

[0414a05] 【頌】參五十三員善知識。末後到彌勒閣前。見樓閣門閉。瞻仰讚歎。見彌勒從別處來。善財作禮曰。願樓閣門開。令我得入。尋時彌勒至善財前。彈指一聲。樓閣門開。善財入。閣門即閉。見百千萬億樓閣。一一樓閣內。有一彌勒。領諸眷屬。并一善財而立其前。善財因無著菩薩問曰。我欲見文殊。何者即是。財曰。汝發一念心清淨即是。無著曰。我發一念心清淨。為甚麼不見。財曰。是真見文殊。

須菩提尊者

[0414a13] 在巖中宴坐。諸天雨花讚歎。者曰。空中雨花讚歎。復是何人。云何讚歎。天曰。我是梵天。敬重尊者善說般若。者曰。我於般若。未甞說一字。汝云何讚歎。天曰。如是尊者無說。我乃無聞。無說無聞。是真說般若。

[0414a17] ○尊者一日說法次。帝釋雨花。者乃問。此花從天得邪。從地得邪。從人得邪。釋曰弗也。者曰。從何得邪。釋乃舉手。者曰。如是如是。

舍利弗尊者

[0414a20] 【頌】入城遙見月上女出城。舍利弗心口思惟。此姊見佛。不知得忍不得忍否。我當問之。纔近便問。大姊往甚麼處去。女曰。如舍利弗與麼去。弗曰。我方入城。汝方出城。何言如我恁麼去。女曰。諸佛弟子。當依何住。弗曰。諸佛弟子。依大涅槃而住。女曰。諸佛弟子。既依大涅槃而住。而我亦如與舍利弗與麼去。

賓頭盧尊者

[0414b03] 【頌】赴阿育王宮大會。王行香次。作禮問曰。承聞尊者親見佛來是否。者以手起眉毛曰。會麼。王曰不會。者曰。阿耨達池龍王請佛齋。吾是時亦預其數。

跎禪師

[0414b07] 問生法師。講何經論。生曰。大般若經。師曰。作麼生說色空義。曰眾微聚曰色。眾微無自性曰空。師曰。眾微未聚。喚作甚麼。生罔措。師又問。別講何經論。曰大涅槃經。師曰。如何說涅槃之義。曰涅而不生。槃而不滅。不生不滅。故曰涅槃。師曰。這箇是如來涅槃。那箇是法師涅槃。曰涅槃之義豈有二邪。某甲祇如此。未審禪師如何說涅槃。師拈起如意曰。還見麼。曰見。師曰。見箇甚麼。曰見禪師手中如意。師將如意擲于地。曰見麼。曰見。師曰見箇甚麼。曰見禪師手中如意墮地。師斥曰。觀公見解未出常流。何得名喧宇宙。拂衣而去。其徒懷疑不乃追師扣問。我師說色空涅槃不契。未審禪師如何說色空義。師曰。不道汝師說得不是。汝師祇說得果上色空。不會說得因中色空。其徒曰。如何是因中色空。師曰。一微空故眾微空。眾微空故一微空。一微空中無眾微。眾微空中無一微。

寶誌禪師

[0414b23] 【頌】垂語曰。終日拈香擇火。不知身是道場。又曰。大道祇在目前。要且目前難覩。欲識大道真體。不離聲色言語。又曰。京都鄴都浩浩。還是菩提大道。(法眼曰。京都鄴都浩浩。不是菩提大道)

雙林善慧大士

[0414c03] 日常營作。夜則行道。見釋迦金粟定光三如來。放光襲其體。大士乃曰。我得首楞嚴定。天嘉二年。感七佛相隨。釋迦引前。維摩接後。唯釋尊數顧共語。為我補處也。

[0414c06] 【評】【頌】梁武帝請講金剛經。士纔陞座。以尺揮案一下。便下座。帝愕然。聖師曰。陛下還會麼。帝曰不會。聖師曰。大士講經竟。

[0414c08] ○心王銘曰。觀心空王。玄妙難測。無形無相。有大神力。能滅千灾。成就萬德。體性雖空。能施法則。觀之無形。呼之有聲。為大法將。心戒傳經。水中鹽味。色裏膠青。決定是有。不見其形。心王亦爾。身內居停。面門出入。應物隨情。自在無礙。所作皆成。了本識心。識心見佛。是心是佛。是佛是心。念念佛心。佛心念佛。欲得早成。戒心自律。淨律淨心。心即是佛。除此心王。更無別佛。欲求成佛。莫染一物。心性雖空。貪嗔體實。入此法門。端坐成佛。到彼岸。得波羅蜜。慕道真士。自觀自心。知佛在內。不向外尋。即心即佛。即佛即心。心明識佛。曉了識心。離心非佛。離佛非心。非佛莫測。無所堪任。執空滯寂。於此漂沉。諸佛菩薩。非此安心。明心大士。悟此玄音。身心性妙。用無更改。是故智者。放心自在。莫言心王。空無體性。能使色身。作邪作正。非有非無。隱顯不定。心性離空。能凡能聖。是故相勸。好自防慎。剎那造作。還復漂沉。清淨心智。如世黃金。般若法藏。並在身心。無為法寶非淺非深。諸佛菩薩。了此本心。有緣遇者。非去來今。

[0415a02] 【頌】大士頌云。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起坐鎮相隨。語默同居止。纖毫不相離。如身影相似。欲識佛去處。祇這語聲是。

[0415a04] 【頌】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

[0415a05] 【頌】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

南嶽慧思禪師

[0415a07] 【頌】因誌公令人傳語曰。何不下山教化眾生。目視雲漢作甚麼。師曰。三世諸佛被我一口吞盡。何處更有眾生可化。

[0415a09] ○示眾曰。道源不遠。性海非遙。但向求。莫從他覓。覓即不得。得亦不真。

[0415a10] ○偈曰。頓悟心源開寶藏。隱顯靈通現真相。獨行獨坐常巍巍。百億化身無數量。縱令畐塞滿虗空。看時不見微塵相。可笑物兮無比況。口吐明珠光晃晃。尋常見說不思議。一語標名言下當。

[0415a14] ○天不能蓋地不載。無去無來無障礙。無長無短無青黃。不在中間無內外。超羣出眾太虗玄。指物傳心人不會。

天台智者顗禪師

[0415a17] 【頌】在南嶽誦法華經。至藥王品曰。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如來。於是悟法華三昧。獲旋陀羅尼。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

豐干禪師

[0415a20] 因寒山問。古鏡未磨時如何照燭。師曰。氷壺無影像。猿猴探水月。曰此是不照燭也。更請道看。師曰。萬德不將來。教我道甚麼。寒山拾得。俱作禮而退。

寒山子

[0415a24] 因趙州遊天台。路次相逢。山見牛跡問州曰。上座還識牛麼。州曰不識。山指牛跡曰。此是五百羅漢遊山。州曰。既是羅漢。為甚麼却作牛去。山曰。蒼天蒼天。州呵呵大笑。山曰。作甚麼。州曰。蒼天蒼天。山曰。這廝兒。宛有大人之作。

拾得子

[0415b05] 國清寺半月念戒。眾集。拾得拍手曰。聚頭作想。那事如何。維那叱之。得曰。大德且住。無嗔即是戒。心淨即出家。我性與你合。一切法無差。

明州布袋和尚

[0415b08] 【頌】一日有僧在師前行。師乃拊其背。僧回首。師曰。乞我一文錢。曰道得即與汝一文。師放下布袋。叉手而立。白鹿和尚問。如何是布袋。師便放下布袋。曰如何是布袋下事。師負之而去。先保福和尚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放下布袋叉手。福曰。為祇如此。為更有向上事。師負之而去。師在街衢立。有僧問。和尚在這裏作甚麼。師曰。等箇人。曰來也來也。師曰。汝不是這箇人。曰如何是這箇人。師曰。乞我一文錢。

法華志言大士

[0415b17] 留講肆之久。一日讀雲門錄忽契悟。未幾宿命遂通。獨語笑。口吻囁嚅。日常不輟。世傳誦法華。因以名之。

[0415b19] ○承相呂許公。問佛法大意。師曰。本來無一物。一味却成真。僧問。師凡邪聖邪。遂舉手曰。我不在此住。

[0415b22] (上應化賢。聖在會元二卷末。今在正脉三卷首)

青原

青原山行思禪師

[0415b24] 【頌】聞曹谿法席。乃往參禮。問曰。當何所務。即不落階級。祖曰。汝曾作甚麼來。師曰。聖諦亦不為。祖曰。落何階級。師曰。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祖深器之。會下學徒雖眾。師居首焉。亦猶二祖不言。少林謂之得髓矣。

[0415c04] ○一日祖謂師曰。從上衣法雙行。師資授。衣以表信。法乃印心。吾今得人。何患不信。吾受衣來。遭此多難。況乎後代。爭競必多。衣即留鎮山門。子當分化一方。無令斷絕。師既得法。歸住青原。

[0415c08] 【頌】師令石頭持書與南嶽讓和尚。曰汝達書了。速回。吾有箇鈯斧子。與汝住山。頭至彼。未呈書便問。不慕諸聖。不重靈時如何。嶽曰。子問太高生。何不向下問。頭曰。寧可永劫受沉淪。不從諸聖求解脫。嶽便休。頭便回。師問。子返何速。書信達否。頭曰。書亦不通。信亦不達。去日蒙和尚許箇鈯斧子。祇今便請。師垂一足。頭便禮拜。尋辭往南嶽。

[0415c14] 【頌】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廬陵米。作麼價。

石頭希遷禪師

[0415c16] 【頌】謁青原。原問師曰。有人道嶺南有消息。師曰。有人不道嶺南有消息。曰若甚麼。大藏小藏。從何而來。師曰。盡從這裏去。原然之已。師於唐天寶初。薦之衡山南寺。寺之東有石。狀如臺。乃結庵其上。時號石頭和尚。師因看肇論。至會萬物為者。其唯聖人乎。師乃拊几曰。聖人無。靡所不。法身無象。誰云自他。圓鑑靈照於其間。萬象體玄而自現。境智非一。孰云去來。至哉斯語也。遂掩卷。不覺寢。夢自身與六祖同乘一龜。遊泳深池之內。覺而詳之。靈龜者智也。池者性海也。吾與祖師同乘靈智。遊性海矣。遂著參同契曰。竺土大僊心。東西密相付。人根有利鈍。道無南北祖。靈源明皎潔。枝派暗流注。執事元是迷。契理亦非悟。門門一切境。回互不回互。回而更相涉。不爾依位住。色本殊質象。聲元異樂苦。暗合上中言。明明清濁句。四大性自復。如子得其母。火熱風動搖。水濕地堅固。眼色耳音聲。鼻香舌醎醋。然依一一法。依根葉分布。本末須歸宗。尊卑用其語。當明中有暗。勿以明相覩。明暗各相對。比之前後步。萬物自有功。當言用及處。事存函蓋合。理應箭鋒拄。承言須會宗。勿自立規矩。觸目不會道。運足焉知路。進步非近遠。迷隔山河固。謹白參玄人。光陰莫虗度。

[0416a12] ○上堂。吾之法門。先佛傳授。不論禪定精進。唯達佛之知見。即心即佛。心佛眾生。菩提煩惱。名異體一。汝等當知。自心靈。體離斷常。性非垢淨。湛然圓滿。凡聖齊同。應用無方。離心意識。三界六道。唯自心現。水月鏡像。豈有生滅。汝能知之。無所不備。時門人道悟問。曹谿意旨誰人得。師曰。會佛法人得。曰師還得否。師曰不得。曰為甚麼不得。師曰。我不會佛法。

[0416a19] ○僧問如何是解脫。師曰。誰縛汝。

[0416a20] ○問如何是淨土。師曰。誰垢汝。

[0416a20] ○問如何是涅槃。師曰。誰將生死與汝。

[0416a21] 【頌】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問取露柱。曰學人不會。師曰。我更不會。

[0416a22] ○問如何是禪。師曰[鹿*瓦]甎。問如何是道。師曰木頭。

[0416a23] ○大顛問。古人云。道有道無俱是謗。請師除。師曰。一物亦無。除箇甚麼。師却問。併却咽喉唇吻道將來。顛曰。無這箇。師曰。若甚麼。汝即得入門。

[0416b02] ○道悟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不得不知。悟曰。向上更有轉處也無。師曰。長空不礙白雲飛。

藥山惟儼禪師

[0416b05] 博通經論。嚴持戒律。一日自歎曰。大丈夫當離法自淨。誰能屑屑事細行於布巾邪。

[0416b06] 【頌】首造石頭之室。便問。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甞聞南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實未明了。伏望和尚慈悲指示。頭曰。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子作麼生。師罔措。頭曰。子因緣不在此。且往馬大師處去。師稟命恭禮馬祖。仍伸前問。祖曰。我有時教伊揚眉瞬目。有時不教伊揚眉瞬目。有時眉瞬目者是。有時揚眉瞬目者不是。子作麼生。師於言下契悟。便禮拜。祖曰。你見甚麼道理。便禮拜。師曰。某甲在石頭處。如蚊子上鐵牛。祖曰。汝既如是。善自護持。

[0416b16] 【頌】師侍奉馬祖三年。一日祖問。子近日見處作麼生。師曰。皮膚脫落盡。唯有一真實。祖曰。子之所得。可謂恊於心體。布於四肢。既然如是。將三條篾。束取肚皮。隨處住山去。師曰。某甲又是何人。敢言住山。祖曰不然。未有常行而不住。未有常住而不行。欲益無所益。欲為無所為。宜作舟航。無久住此。

[0416b21] 【頌】師乃辭祖。返石頭。一日在石上坐次。石頭問曰。汝在這裏作麼。曰一物不為。頭曰。恁麼即閑坐也。曰若閑坐即為也。頭曰。汝道不為。不為箇甚麼。曰千聖亦不識。頭以偈讚曰。從來共住不知名。任運相將祇麼行。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凡流豈可明。後石頭垂語曰。言語動用沒交涉。師曰。非言語動用。亦沒交涉。頭曰。我這裡針劄不入。師曰。我這裏如石上栽華。頭然之。

[0416c04] 【頌】道吾雲巖侍立次。師指按山上枯榮二樹。問道吾曰。枯者是榮者是。吾曰。榮者是。師曰。灼然一切處光明燦爛去。又問雲巖。枯者是榮者是。巖曰。枯者是。師曰。灼然一切處放教枯淡去。高沙彌忽至。師曰。枯者是榮者是。彌曰。枯者從他枯。榮者從他榮。師顧道吾雲巖曰。不是不是。

[0416c10] 【頌】師久不陞堂。院主白曰。大眾久思和尚示誨。師曰。打鐘著。眾纔集。師便下座歸方丈。院主隨後問曰。和尚既許為眾說話。為甚一言不措。師曰。經有經師。論有論師。爭怪得老僧。

[0416c13] 【頌】僧問。兀兀地思量甚麼。師曰。思量箇不思量底。曰不思量底如何思量。師曰。非思量。

[0416c15] ○上堂。祖師祇教保護。若貪嗔痴起來。切須防禁。莫教掁觸。是你欲知枯木石頭。却須擔荷。實無枝葉可得。雖然如此。更宜自看。不得絕言語。我今為你說這箇語。顯無語底。他那箇本來無耳目等貌。

[0416c18] 【頌】遵布衲浴佛。師曰。這箇從汝浴。還浴得那箇麼。遵曰。把將那箇來。師乃休。

[0416c20] ○僧問。事未明。乞和尚指示。師良久曰。吾今為汝道一句亦不難。祇宜汝於言下便見去。猶較些子。若更入思量。却成吾罪過。不如且各各合口。免相累及。

[0416c23] 【頌】師看經次。僧問。和尚尋常不許人看經。為甚麼却自看。師曰。我祇圖遮眼。曰某甲學和尚。還得也無。師曰。汝若看。牛皮也須穿。

[0417a01] 【評】【頌】僧問。平田淺草。麈鹿成羣。如何射得麈中主。師曰看箭。僧放身便倒。師曰。侍者拖出這死漢。僧便走。師曰。弄泥團漢。有甚麼限。

丹霞天然禪師

[0417a05] 【頌】於慧林寺。遇天大寒。取木佛燒火向。院主訶曰。何得燒我木佛。師以杖子撥曰。吾燒取舍利。主曰。木佛何有舍利。師曰。既無舍利。更取兩尊燒。主自後眉鬚墮落。

[0417a08] 【頌】訪龐居士。見女子靈照洗菜次。師曰。居士在否。女子放下菜藍。斂手而立。師又問。居士在否。女子提籃便行。師遂回。須臾居士歸。女子乃舉前話。士曰。丹霞在麼。女曰去也。士曰。赤土塗牛妳。

[0417a12] ○上堂。阿你。渾家切須保護。一靈之物。不是你造作名邈得。更說甚薦與不薦。吾往日見石頭。亦祇教切須自保護。此事不是你談話得。阿你。渾家各有一坐具地。更疑甚麼。禪可是你解底物。豈有佛可成。佛之一字。永不喜聞。阿你自看。善巧方便。慈悲喜捨。不從外得。不著方寸。善巧是文殊。方便是普賢。你更擬趂逐甚麼物。不用經求落空去。今時學者。紛紛擾擾。皆是參禪問道。吾此間無道可修。無法可證。一飲。各自有分。不用疑慮。在在處處。有恁麼底。若識得。釋迦即老凡夫是。阿你。須是看取。莫一盲引眾盲。相將入火坑。夜裏暗雙陸。賽彩若為生。無事珍重。

[0417a22] 有僧到參。於山下見師。便問。丹霞山向甚麼處去。師指山曰。青黯黯處。曰莫祇這箇便是麼。師曰。真師子兒。一撥便轉。

[0417b01] 【評】【頌】問僧。甚麼處宿。曰山下宿。師曰。甚麼處喫飯。曰山下喫飯。師曰。將飯與闍黎喫底人。還具眼也無。僧無對。

大顛寶通禪師

[0417b04] 初參石頭。頭問。那箇是汝心。師曰。見言語者是。頭便喝出。經旬日師却問。前者既不是。除此外何者是心。頭曰。除却眉瞬目。將心來。師曰。無心可將來。頭曰。元來有心。何言無心。無心盡同謗。師於言下大悟。

[0417b08] ○師侍立次。頭問。汝是參禪僧。是州縣白蹋僧。師曰。是參禪僧。頭曰。何者是禪。師曰。眉瞬目。頭曰。除却眉瞬目外。將你本來面目呈看。師曰。請和尚除却眉瞬目外鑒。頭曰。我除竟。師曰。將呈了也。頭曰。汝既將呈。我心如何。師曰。不異和尚。頭曰。不關汝事。師曰。本無物。頭曰。汝亦無物。師曰。本無物即真物。頭曰。真物不可得。汝心現量。意旨如此也。大須護持。

[0417b15] ○上堂。夫學道人。須識自家本心。將心相示。方可見道。多見時輩。祇認眉瞬目。一語一默。驀頭印可。以為心要。此實未了。吾今為你諸人。分明說出。各須聽受。但除却一切妄運想念現量。即汝真心。此心與塵境。及守認靜默時。全無交涉。即心是佛。不待修治。何以故。應機隨照。泠泠自用。窮其用處。了不可得。喚作妙用。乃是本心。大須護持。不可容易。

[0417b21] ○韓文公一日相訪。問師春秋多少。師提起數珠曰會麼。公曰不會。師曰。晝夜一百八。公不曉。遂回。次日再來。至門前見首座。舉前話問意旨如何。座扣齒三下。及見師。理前問。師亦扣齒三下。公曰。元來佛法無兩般。師曰。是何道理。公曰。適來問首座亦如是。師乃召首座。是汝如此對否。座曰是。師便打。趂出院。

[0417c03] 【頌】文公又一日白師曰。弟子軍州事繁。佛法省要處。乞師一語。師良久。公罔措。時三平為侍者。乃敲禪牀三下。師曰作麼。平曰。先以定動。後以智拔。公乃曰。和尚門風高峻。弟子於侍者邊。得箇入處。

長髭曠禪師

[0417c08] 【頌】曹谿禮祖塔回。參石頭。頭問。甚麼處來。曰嶺南來。頭曰。大庾嶺頭一鋪功德。成就也未。師曰。成就久矣。祇欠點眼在。頭曰。莫要點眼麼。師曰便請。頭乃垂一足。師禮拜。頭曰。汝見箇甚麼道理。便禮拜。師曰。據某甲所見。如紅爐上一點雪。

[0417c12] ○師見僧問訊次。師曰。步步是汝證明處。汝還知麼。曰某甲不知。師曰。汝若知。我堪作甚麼。僧禮拜。師曰。我不堪。汝却好。

京兆尸利禪師

[0417c16] 問石頭。如何是學人本分事。頭曰。汝何從吾覓。曰不從師覓。如何即得。石頭曰。汝還曾失麼。師乃契會厥旨。

招提慧朗禪師

[0417c19] 初參馬祖。祖問。汝來何求。曰求佛知見。祖曰。佛無知見。知見乃魔耳。汝自何來。曰南嶽來。祖曰。汝從南嶽來。未識曹谿心要。汝速歸彼。不宜他往。師歸石頭。便問。如何是佛。頭曰。汝無佛性。師曰。蠢動含靈。又作麼生。頭曰。蠢動含靈。却有佛性。曰慧朗為甚麼却無。頭曰。為汝不肯承當。師於言下信入。住後凡學者至。皆曰。去去。汝無佛性。其接機大約如此(時謂大朗)

鳳翔佛陀禪師

[0418a03] 【頌】尋常持一串數珠。念三種名號。曰一釋迦。二元和。三佛陀。自餘是甚麼椀躂丘。乃過一珠。終而復始。事跡異常。時人莫測。

大同濟禪師

[0418a06] 一日見龐居士來。便掩却門曰。多知老翁。莫與相見。士曰。獨坐獨語。過在阿誰。師便開門。纔出。被士把住曰。師多知。我多知。師曰。多知且置。閉門開門。卷之與舒。相較幾許。士曰。祇此一問。氣急殺人。師默然。士曰。弄巧成拙。

[0418a10] ○僧問。此箇法門。如何繼紹。師曰。冬寒夏熱。人自委知。曰恁麼則蒙分付去也。師曰。頑嚚少智。勔臔多痴。

[0418a12] 【頌】問十二時中。如何合道。師曰。汝還識十二時麼。曰如何是十二時。師曰。子丑寅卯。僧禮拜。師示頌曰。十二時中那事別。子丑寅卯吾今說。若會唯心萬法空。釋迦彌勒從茲決。

道吾宗智禪師

[0418a16] 預藥山法會。密契心印。一日山問。子去何處來。師曰。遊山來。山曰。不離此室。速道將來。師曰。山上烏兒頭似雪。底遊魚忙不徹。

[0418a18] 【頌】師離藥山見南泉。泉問。闍黎名甚麼。師曰宗智。泉曰。智不到處。作麼生宗。師曰。切忌道著。泉曰。灼然道著即頭角生。三日後師與雲巖在後架把針。泉見乃問。智頭陀前日道。智不到處。切忌道著。道著即頭角生。合作麼生行履。師便抽身入僧堂。泉便歸方丈。師又來把針。巖曰。師弟適來為甚不祗對和尚。師曰。你不妨靈利。巖不薦。却問南泉。適來智頭陀為甚不祗對和尚。某甲不會。乞師垂示。泉曰。他却是異類中行。巖曰。如何是異類中行。泉曰。不見道。智不到處。切忌道著。道著即頭角生。直須向異類中行。巖亦不會。

[0418b04] 【頌】師知雲巖不薦。乃曰。此人因緣不在此。却同回藥山。山問。汝回何速。巖曰。祇為因緣不契。山曰。有何因緣。巖舉前話。山曰。子作麼生會他。這箇時節便回。巖無對。山乃大笑。巖便問。如何是異類中行。山曰。吾今日困倦。且待別時來。巖曰。某甲特為此事歸來。山曰且去。巖便出。師在方丈外。聞巖不薦。不覺咬得指頭血出。師却下來問巖。師兄去問和尚那因緣作麼生。巖曰。和尚不與某甲說。師便低頭(僧問雲居。切忌道著。意作麼生。居云。此語最毒。云如何是最毒底語。居云。一棒打殺龍蛇)

[0418b13] ○雲巖臨遷化。遣書辭師。師覽書了。謂洞山密師伯曰。雲巖不知有。我悔當時不向伊道。雖然如是。要且不違藥山之子(玄覺云。古人恁麼道。還知有也未。又云。雲巖當時不會。且道甚麼處是伊不會處)

[0418b16] ○藥山上堂曰。我有一句子。未甞說向人。師出曰。相隨來也。僧問藥山。一句子如何說。山曰。非言說。師曰。早言說了也。

[0418b18] ○溈山問雲巖。菩提以何為座。巖曰。以無為為座。巖却問溈山。山曰。以諸法空為座。又問師作麼生。師曰。坐也聽伊坐。臥也聽伊臥。有一人不坐不臥。速道速道。山休去。

[0418b21] ○有施主施裩。藥山提起示眾曰。法身還具四大也無。有人道得。與他一腰裩。師曰。性地非空。空非性地。此是地大。三大亦然。山曰。與汝一腰裩。

[0418b24] ○雲巖補鞋次。師問作甚麼。巖曰。將敗壞。補敗壞。師曰。何不道。即敗壞。非敗壞。

[0418c02] 【頌】師到五峯。峯問。還識藥山老宿否。師曰不識。峯曰。為甚麼不識。師曰。不識不識。

雲巖曇晟禪師

[0418c04] 【頌】參百丈海禪師。二十年因緣不契。後造藥山。山問甚處來。曰百丈來。山曰。百丈有何言句示徒。師曰。尋常道。我有一句子。百味具足。山曰。鹹則鹹味。淡則淡味。不鹹不淡是常味。作麼生是百味具足底句。師無對。山曰。爭奈目前生死何。師曰。目前無生死。山曰。在百丈多少時。師曰。二十年。山曰。二十年在百丈。俗氣也不除。

[0418c10] ○侍立次。山又問。百丈更說甚麼法。師曰。有時道。三句外省去。六句內會取。山曰。三千里外。且喜沒交涉。山又問。更說甚麼法。師曰。有時上堂。大眾立定。以拄杖一時趂散。復召大眾。眾回首。丈曰。是甚麼。山曰。何不早恁麼道。今日因子。得見海兄。師於言下頓悟。便禮拜。

[0418c15] 【評】【頌】道吾問。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師曰。如人夜間背手摸枕子。吾曰。我會也。師曰。作麼生會。吾曰。徧身是手眼。師曰。道也太煞道。祇道得八成。吾曰。師兄作麼生。師曰。通身是手眼。

[0418c19] ○尼僧禮拜。師問。汝爺在否。曰在。師曰年多少。曰年八十。師曰。汝有箇爺。不年八十。還知否。曰莫是恁麼來者。師曰。恁麼來者猶是兒孫(洞山代云。直是不恁麼來者。亦是兒孫)

[0418c22] ○僧問。一念瞥起。便落魔界時如何。師曰。汝因甚麼却從佛界來。僧無對。師曰會麼。曰不會。師曰。莫道體不得。設使體得。也祇是左之右之。

秀州華亭船子德誠禪師

[0419a01] 【頌】自印心於藥山。與道吾雲巖。為同道交。洎離藥山。乃謂二同志曰。公等應各據一方。建立藥山宗旨。予率性踈野。唯好山水。樂情自遣。無所能也。他後知我所止之處。若遇靈利座主。指一人來。或堪雕琢。將授生平所得。以報先師之恩。遂分携。至秀州華亭。泛一小舟隨緣度日。以接四方往來之者。時人莫知其高蹈。因號船子和尚。道吾後到京口。遇夾山上堂。僧問如何是法身。山曰法身無相。曰如何是法眼。山曰法眼無瑕。道吾不覺失笑。山便下座。請問道吾。某甲適來祗對這僧話。必有不是。致令上座失笑。望上座不吝慈悲。吾曰。和尚一等是出世。未有師在。山曰。某甲甚處不是。望為說破。吾曰。某甲終不說。請和尚却往華亭船子處去。山曰。此人如何。吾曰。此人上無片瓦。下無卓錐。和尚若去。須易服而往。山乃散眾。束裝直造華亭。船子纔見。便問。大德住甚麼寺。山曰。寺即不住。住即不似。師曰不似。似箇甚麼。山曰。不是目前法。師曰。甚處學得來。山曰。非耳目之所到。師曰。一句合頭語。萬劫繫驢橛。師又問。垂絲千尺。意在深潭。離鈎三寸。子何不道。山擬開口。被師一橈。打落水中。山纔上船。師又曰道道。山擬開口。師又打。山豁然大悟。乃點頭三下。師曰。竿頭絲線從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山遂問。拋綸擲釣。師意如何。師曰。絲懸淥水。浮定有無之意。山曰。語帶玄而無路。舌頭談而不談。師曰。釣盡江波。金鱗始遇。山乃掩耳。師曰。如是如是。

[0419b01] 【頌】師遂囑曰。汝向去。直須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吾二十年在藥山。祇明斯事。汝今既得。他後莫住城隍聚落。但向深山裏。钁頭邊。覓取一箇半箇接續。無令斷絕。山乃辭行。頻頻回顧。師遂喚闍黎。山乃回首。師竪起橈子曰。汝將謂別有。乃覆船入水而逝。

百巖明哲禪師

[0419b07] 【頌】洞山與密師伯到參。師問二上座甚處來。山曰湖南。師曰。觀察使姓甚麼。曰不得姓。師曰。名甚麼。曰不得名。師曰。還治事也無。曰自有郎幕在。師曰。還出入也無。曰不出入。師曰。豈不出入。山拂袖便出。師次早入堂。召二上座曰。昨日老僧對闍黎一轉語。不相契。一夜不安。今請闍黎別下一轉語。若愜老僧意。便開粥相伴過夏。山曰。請和尚問。師曰。豈不出入。山曰。太尊貴生。師乃開粥。同共過夏。

澧州高沙彌

[0419b15] 初參藥山。山問。甚處來。師曰。南嶽來。山曰。何處去。師曰。江陵受戒去。山曰。受戒圖甚麼。師曰。圖免生死。山曰。有一人不受戒。亦無生死可免。汝還知否。師曰。恁麼則佛戒何用。山曰。這沙彌猶挂唇齒在。師禮拜而退。

[0419b19] ○道吾來侍立。山曰。適來有箇跛脚沙彌。却有些子氣息。吾曰。未可全信。更須勘過始得。

[0419b21] 【頌】至晚山上堂召曰。早來沙彌在甚麼處。師出眾立。山問。我聞長安甚閙。你還知否。師曰。我國晏然。(法眼云見誰說)山曰。汝從看經得。請益得。師曰。不從看經得。亦不從請益得。山曰。大有人不看經。不請益。為甚麼不得。師曰。不道他不得。祇是不肯承當。山顧道吾雲巖曰。不信道。

[0419c02] ○師辭藥山。山問。甚麼處去。師曰。某甲在眾有妨。且往路邊卓箇草庵。接待往來茶湯去。山曰。生死事大。何不受戒去。師曰。知是般事便休。更喚甚麼作戒。山曰。汝既如是。不得離吾左右。時復要與子相見。

鼎州李翱

[0419c07] 【頌】嚮藥山玄化。屢請不赴。乃躬謁之。山執經卷不顧。侍者曰。太守在此。守性褊急。乃曰。見面不如聞名。拂袖便出。山曰。太守。何得貴耳賤目。守回拱謝。問。曰。如何是道。山以手指上下曰。會麼。守曰不會。山曰。雲在青天水在缾。守忻愜作禮。而述偈曰。鍊得身形似形。千株松下兩函經。我來問道無餘說。雲在青天水在瓶。守又問。如何是戒定慧。山曰。貧道這裏無此閑家具。守莫測玄旨。山曰。太守欲得保任此事。直須向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行。閨閤中物捨不得。便為滲漏。

翠微無學禪師

[0419c17] 【頌】一日師在法堂內行。投子進前。接禮問曰。西來密旨。和尚如何示人。師駐步少時。子曰。乞師垂示。師曰。更要第二杓惡水那。子便禮謝。師曰。莫垛根。子曰。時至根苗自生。

[0419c20] ○師因供養羅漢。僧問。丹霞燒木佛。和尚為甚麼供養羅漢。師曰。燒也不燒著。供養亦一任供養。曰供養羅漢。羅漢還來也無。師曰。汝每日還喫飯麼。僧無語。師曰。少有靈利底。

孝義寺性空禪師

[0419c24] 【頌】僧參人事畢。師曰。與麼下去。還有佛法道理也無。曰某甲結舌有分。師曰。老僧又作麼生。曰素非好手。師便仰身合掌。僧亦合掌。師乃拊掌三下。僧拂袖便出。師曰。烏不前。兔不後。幾人於此茫然走。祇有闍黎達本源。結舌何曾著空有。

僊天禪師

[0420a05] 【頌】僧參。纔展坐具。師曰。不用通時暄。還我文彩未生時道理來。曰某甲有口。瘂却即閑。苦死覓箇臘月扇子作麼。師拈棒作打勢。僧把住曰。還我未拈棒時道理。師曰。隨我者隨之南北。不從我者死住東西。曰隨與不隨且置。請師指出東西南北。師便打。

三平義忠禪師

[0420a10] 初參石鞏。鞏常張弓架箭接機。師詣法席。鞏曰看箭。師乃撥開曰。此是殺人箭。活人箭又作麼生。鞏彈弓絃三下。師乃禮拜。鞏曰。三十年張弓架箭。祇射得半箇聖人。遂抝折弓箭。後參大顛。舉前話。顛曰。既是活人箭。為甚麼向弓絃上辨。平無對。顛曰。三十年後。要舉此話也難得。

[0420a15] 【頌】師問大顛。不用指東劃西。便請直指。顛曰。幽州江口石人蹲。師曰。猶是指東劃西。顛曰。若是鳳凰兒。不向那邊討。師作禮。顛曰。若不得後句。前話也難圓。

[0420a18] ○上堂。今時人出來。盡學馳求造作。將當自眼目。有甚麼相當。阿汝。欲學麼。不要諸餘。汝等各有本分事。何不體取。作麼心憤憤。口悱悱。有甚麼利益。分明向汝說。若要修行路。及諸聖建立化門。自有大藏教文在。若是宗門中事。宜汝切不得錯用心。僧問。宗門中還有學路也無。師曰。有一路滑如苔。曰學人還躡得否。師曰。不擬心。汝自看。

[0420b01] ○講僧問。三乘十二分教。某甲不疑。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龜毛拂子。兔角拄杖。大德藏向甚麼處。曰龜毛兔角。豈是有邪。師曰。肉有千斤。智無銖兩。

[0420b04] ○上堂。諸人若未曾見知識即不可。若曾見作者來。便合體取些子意度。向巖谷間。木食草衣恁麼去。方有少分相應。若馳求知解義句。即萬里望鄉關去也。珍重。

[0420b07] ○師有偈曰。即此見聞非見聞。無餘聲色可呈君。箇中若了全無事。體用何妨分不分。

馬頰山本空禪師

[0420b09] 【頌】上堂。祇這施為動轉。還合得本來祖翁麼。若合得。十二時中無虗棄底道理。若合不得。喫茶說話。往往喚作茶話在。僧便問。如何免得不成茶話去。師曰。你識得口也未。曰如何是口。師曰。兩片皮也不識。曰如何是本來祖翁。師曰。大眾前不要牽爺恃孃。曰大眾忻然去也。師曰。你試點大眾性看。僧作禮。師曰。伊往往道。一性一切性在。僧欲進語。師曰。孤負平生行脚眼。

[0420b16] 【頌】問去却即今言句。請師直指本來性。師曰。你迷源來得多少時。曰即今蒙和尚指示。師曰。若指示你。我即迷源。曰如何即是。師示頌曰。心是性體。性是心用。心性一如。誰別誰共。妄外迷源。祇者難洞。古今凡聖。如幻如夢。

本生禪師

[0420b21] 拈拄杖示眾曰。我若拈起。你便向未拈起時作道理。我若不拈起。你便向拈起時作主宰。且道老僧為人在甚處。時有僧出曰。不敢妄生節目。師曰。也知闍黎不分外。曰低低處平之有餘。高高處觀之不足。師曰。節目上更生節目。僧無語。師曰。掩鼻偷香。空招罪犯。

石室善道禪師

[0420c03] 一日仰山問。佛之與道。相去幾何。師曰道如展手。佛以握拳。曰畢竟如何的當。可信可依。師以手撥空三下曰。無恁麼事。無恁麼事。曰還假看教否。師曰。三乘十二分教。是分外事。若與他作對。即是心境兩法。能所雙行。便有種種見解。亦是狂慧。未足為道。若不與他作對。一事也無。所以祖師道。本來無一物。汝不見小兒出胎時。可道我解看教。不解看教。當恁麼時。亦不知有佛性義。無佛性義。及至長大便學種種知解。出來便道我能我解。不知總是客塵煩惱。十六行中嬰兒行為最。哆哆和和時。喻學道之人。離分別。取捨心。故讚歎嬰兒。可況喻取之。若謂嬰兒是道。今時人錯會。

石霜山慶諸禪師

[0420c15] 【頌】抵溈山。為米頭。一日篩米次。溈曰。施主物莫拋撒。師曰。不拋撒。溈於地上拾得一粒曰。汝道不拋撒。這箇是甚麼。師無對。溈又曰。莫輕這一粒。百千粒盡從這一粒生。師曰。百千粒從這一粒生。未審這一粒從甚麼處生。溈呵呵大笑。歸方丈。溈至晚上堂曰。大眾。米裏有蟲。諸人好看。

[0420c20] 【頌】後參道吾。問如何是觸目菩提。吾喚沙彌。彌應諾。吾曰。添淨缾水著。良久却問師。汝適來問甚麼。師擬舉。吾便起去。師於此有省。

[0420c23] ○吾將順世。垂語曰。我心中有一物。久而為患。誰能為我除之。師曰。心物俱非。除之益患。吾曰。賢哉賢哉。

[0421a01] 【頌】後因僧自洞山來。師問。和尚有何言句示徒。曰解夏上堂云。秋初夏末。兄弟或東去西去。直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良久曰。祇如萬里無寸草處。作麼生去。師曰。有人下語否。曰無。師曰。何不道出門便是草。僧回舉似洞山。山曰。此是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語。因茲囊錐始露。果熟香飄。

[0421a06] ○上堂。汝等諸人。自有本分事。不用馳求。無你是非處。無你咬嚼處。一代時教。整理時人脚手。凡有其由。皆落今時。直至法身非身。此是教家極則。我輩沙門。全無肯路。若分則差。不分則坐著泥水。但由心意。妄說見聞。

[0421a10] 【頌】師在方丈內。僧在窻外問。咫尺之間。為甚麼不覩師顏。師曰。徧界不曾藏。僧舉問雪峯。徧界不曾藏意旨如何。峯曰。甚麼處不是石霜。師聞曰。這老漢。著甚麼死急。峯聞曰。老僧罪過。

[0421a14] 【頌】裴相國來。師拈起裴笏問。在天子手中為圭。在官人手中為笏。在老僧手中。且道喚作甚麼。裴無對。師乃留下笏。

[0421a16] ○示眾。初機未覯大事。先須識取頭。其尾自至。踈山仁參。問如何是頭。師曰。直須知有。曰如何是尾。師曰。盡却今時。曰有頭無尾時如何。師曰。吐得黃金。堪作甚麼。曰有尾無頭時如何。師曰。猶有依倚在。曰直得頭尾相稱時如何。師曰。渠不作箇解會。亦未許渠在。

[0421a21] ○僧問。三千里外。遠聞石霜有箇不顧。師曰是。曰祇如萬象歷然。是顧不顧。師曰。我道不驚眾。曰不驚眾是與萬象合。如何是不顧。師曰。徧界不曾藏。

[0421a24]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乃咬齒示之。僧不會。後問九峰曰。先師咬齒意旨如何。峰曰。我寧可截舌。不犯國諱。又問雲蓋。蓋曰。我與先師有甚麼冤讐。

[0421b03] ○師居石霜山。二十年間。學眾有長坐不臥。屹若株杌。天下謂之枯木眾也。

漸源仲興禪師

[0421b05] 在道吾為侍者。

[0421b05] 【評】【頌】一日侍吾往檀越家弔慰。師拊棺曰。生邪死邪。吾曰。生也不道。死也不道。師曰。為甚麼不道。吾曰。不道不道。歸至中路。師曰。和尚今日須與某甲道。若不道。打和尚去也。吾曰。打即任打。道即不道。師便打。吾歸院曰。汝宜離此去。恐知事得知不便。師乃禮辭。隱于村院。經三年後。忽聞童子念觀音經。至應以比丘身得度者。即現比丘身。忽然大省。遂焚香遙禮曰。信知先師遺言。終不虗發。自是我不會。却怨先師。先師既歿。唯石霜是嫡孫。必為證明。乃造石霜。霜見便問。離道吾後。到甚處來。師曰。祇在村院寄足。霜曰。前來打先師因緣。會也未。師起身進前曰。却請和尚道一轉語。霜曰不見道。生也不道。死也不道。師乃述在村院得底因緣。遂禮拜石霜。設齋懺悔。他日持鍬復到石霜。於法堂上從東過西。從西過東。霜曰作麼。師曰。覓先師靈骨。霜曰。洪渡浩渺。白浪滔天。覓甚先師靈骨。師曰。正好著力。霜曰。這裏針劄不入。著甚麼力。源持鍬肩上便出。

淥清禪師

[0421b22] 僧問。如何是無相。師曰。山青水綠。

[0421b22] ○僧參。師以目視之。僧曰。是箇機關。於某甲分上用不著。師彈指三下。僧遶禪牀一匝。依位立。師曰。參堂去。僧始出。師便喝。僧却以目視之。師曰。灼然用不著。僧禮拜。

神山僧密禪師

[0421c02] 一日與洞山鉏茶園。山擲下钁頭曰。我今日一點氣力也無。師曰。若無氣力。爭解恁麼道。山曰汝將謂有氣力底是。

[0421c04] ○裴大夫問僧。供養佛。佛還喫否。僧曰。如大夫祭家神。大夫舉似雲巖。巖曰。這僧未出家在。曰和尚又如何。巖曰。有幾般飯食。但一時下來。巖却問師。一時下來又作麼生。師曰。合取鉢盂。巖肯之。

[0421c08] 【頌】師與洞山行次。忽見白兔走過。師曰俊哉。洞曰作麼生。師曰。大似白衣拜相。洞曰。老老大大。作這箇說話。師曰你作麼生。洞曰。積代簪纓。暫時落魄。

[0421c11] ○師問洞山。智識所通莫不遊踐。徑截處。乞師一言。洞曰。師伯意。何得取功。師因斯頓覺。下語非常。

[0421c12] 【頌】後與洞山過獨木橋。洞先過了。拈起木橋曰。過來。師喚价闍黎。洞乃放下木橋。

幽谿和尚

[0421c15] 僧問。大用現前。不存軌則時如何。師起遶禪牀一匝而坐。僧擬進語。師與一蹋。僧歸位而立。師曰。汝恁麼。我不恁麼。汝不恁麼。我却恁麼。僧再擬進語。師又與一蹋曰。三十年後。吾道大行。

[0421c18] ○問如何是祖師禪。師曰。泥牛步步出人前。

[0421c19] ○問處處該不得時如何。師曰。夜半石人無影像。縱橫不辨往來源。

夾山善會禪師

[0421c21] 上堂。有祖以來。時人錯會相承。至令以佛祖言句。為人師範。若或如此。却成狂人無智人去。他祇指示汝無法本是道。道無一法。無佛可成。無道可得。無法可取。無法可捨。所以老僧道。目前無法。意在目前。他不是目前法。若向佛祖邊學。此人未具眼在。何故。皆屬所依。不得自在。本祇為生死茫茫。識性無自由分。千里萬里求善知識。須具正眼。求脫虗謬之見。定取目前生死。為復實有。為復實無。若有人定得。許汝出頭。上根之人。言下明道。中下根器。波波浪走。何不向生死中定當取。何處更疑佛疑祖。替汝生死。有智人笑汝。汝若不會。更聽一頌。勞持生死法。唯向佛邊求。目前迷正理。撥火覓浮漚。

[0422a08] ○西川座主。罷講徧參。到襄州華嚴和尚處問曰。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嚴曰。如車二輪。如鳥二翼。主曰。將為禪門別有長處。元來無。遂歸蜀。後聞師道播諸方。令小師持此語問。師曰。雕砂無鏤玉之談。結草乖道人之意。主聞舉。遙禮曰。元來禪門中別有長處。

[0422a13] 【頌】僧問。撥塵見佛時如何。師曰。直須揮劒。若不揮劒。漁父棲巢。僧後問石霜。撥塵見佛時如何。霜曰。渠無國土。甚處逢渠。僧回舉似師。師上堂舉了。乃曰。門庭施設。不如老僧。入理深談。猶較石霜百步。

[0422a17] 【頌】問如何是佛。師曰。此問無賓主。曰尋常與甚麼人對談。師曰。文殊與吾携水去。普賢猶未折花來。

[0422a19] 【頌】問如何是夾山境。師曰。猿抱子歸青嶂裏。鳥銜花落碧巖前(法眼云。我二十年。作境話會)

[0422a20] ○師問僧。甚麼處來。曰洞山來。師曰。洞山有何言句示徒。曰尋常教學人三路學。師曰。何者三路。曰玄路。鳥道。展手。師曰。實有此語否。曰實有。師曰。軌持千里鈔。林下道人悲。

清平山令遵禪師

[0422b01] 【頌】初參翠微。便問如何是西來的的意。微曰。待無人即向汝說。師良久曰。無人也。請和尚說。微下禪牀引師入竹園。師又曰。無人也。請和尚說。微指竹曰。這竿得恁麼長。那竿得恁麼短。師雖領其微言。猶未徹其玄旨。出住大通。上堂。舉初見翠微機緣謂眾曰。先師入泥入水為我自是我。不識好惡。

[0422b07] ○次遷清平。上堂。諸上座。夫出家人。須會佛意始得。若會佛意。不在僧俗男女貴賤。但隨家豐儉安樂便得。諸上座。盡是久處叢林。徧參尊宿。且作麼生會佛意。試出來大家商量。莫空氣高。至後一事無成。一生空度。若未會佛意。直饒頭上出水。足下出火。燒身煉臂聰慧多辯。聚徒一千二千。說法如雲如雨。講得天花亂墜。祇成箇邪說。爭競是非去佛法大遠在。諸人幸值色身安健。不值諸難。何妨近前著些工夫。體取佛意好。

[0422b15] 【頌】僧問。如何是大乘。師曰。井索曰如何是小乘。師曰。錢貫。又問如何是有漏。師曰。笊籬。曰如何是無漏。師曰。木杓曰。覿面相呈時如何。師曰。分付與典座。

投子山大同禪師

[0422b19] 初習安般觀。次閱華嚴教。發明性海。復謁翠微。頓悟宗旨。

[0422b20] 【評】【頌】趙州問大死底人。却活時如何。師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州曰。我早侯白。伊更侯黑。

[0422b22] ○上堂。汝諸人來這裏。擬覓新鮮語句。攢花四六。圖口裏有可道。我老兒氣力稍劣。脣舌遲鈍。亦無閒言語與汝。汝若問我。便隨汝答。也無玄妙。可及於汝。亦不教汝垛根。終不說向上向下。有佛有法。有凡有聖。亦不存坐繫縛汝。諸人變現千般。總是汝自生見解。擔帶將來。自作自受。我這裏無可與汝。也無表無裏。說似諸人。有疑便問。僧問表裏不收時如何。師曰。汝擬向這裏垛根。便下座。

[0422c05] 【評】【頌】問一切聲是佛聲是否。師曰是。曰和尚莫[尸@豕]沸盌鳴聲。師便打。又問麤言及細語。皆歸第一義。是否。師曰是。曰喚和尚作頭驢得麼。師便打。

[0422c08] 【頌】問如何是十身調御。師下禪牀立。又問凡聖相去幾何。師亦下禪牀立。

[0422c09] 【頌】師指庵前一片石。謂雪峰曰。三世諸佛總在裏許。峰曰。須知有不在裏許者。師曰。不快漆桶。

[0422c11] ○僧問那吒。析骨還父。析肉還母。如何是那吒本來身。師放下拂子叉手。

[0422c12] 【頌】問和尚住此山。有何境界。師曰。丫角女子白頭絲。

[0422c13] 【頌】問月未圓時如何。師曰。吞却三箇四箇。曰圓後如何。師曰。吐却七箇八箇(師微言頗多今錄少分而已)

道場山如訥禪師

[0422c16] 僧問如何是教意。師曰。汝自看。僧禮拜。師曰。明月鋪霄漢。山川勢自分。又問。如何得聞性不隨緣去。師曰。汝聽看僧禮拜。師曰。聾人也唱胡笳調。好惡高低自不聞。曰恁麼則聞性宛然也。師曰。石從空裏立。火向水中焚。

[0422c20] ○問一念不生時如何。師曰。堪作甚麼。僧無語。師又曰。透出龍門雲雨合。山川大地入無蹤。

白雲約禪師

[0422c23] 僧問不坐偏空堂。不居無學位。此人合向甚麼安置。師曰。青天無電影。韶國師參。師問甚麼處來。韶曰。江北來。師曰。船來陸來。曰船來。師曰。還逢見魚鼈麼。曰往往遇之。師曰。遇時作麼生。韶曰。咄。縮頭去。師大笑。

棗山光仁禪師

[0423a04] 上堂。眾集。師於座前謂眾曰。不負平生行脚眼目。致箇問來。還有麼。眾無對。師曰。若無即陞座去也。便登座。僧出禮拜。師曰。負我且從。大眾何也。便歸方丈。翌日有僧。請辨前語意旨。如何。師曰。齋時有飯與汝喫。夜後有牀與汝眠。一向煎迫我作甚麼。僧禮拜師曰。苦苦僧曰。請師直指。師乃垂足曰。舒縮一任老僧。

[0423a10] (會元五卷終)

大光山居誨禪師

[0423a11] 【頌】僧問祗如達磨是祖否。師曰。不是祖。曰既不是祖。又來作甚麼。師曰。祇為汝不薦。曰薦後如何。師曰。方知不是祖。

[0423a13] ○上堂。一代時教。祇是整理時人手脚。直饒剝盡到底。也祇成得箇了事人。不可將當衲衣下事。所以道。四十九年明不盡。標不起。到這裏合作麼生更若忉忉。恐成負累珍重。

九峯道禪師

[0423a17] 【頌】甞為石霜侍者。洎霜歸寂。眾請首座繼住持。師白眾曰。須明得先師意始可。座曰。先師有甚麼意。師曰先師道休去。歇去。冷湫湫地去。一念萬年去。寒枯木去。古廟香爐去。一條白練去。其餘即不問。如何是一條白練去。座曰。這箇祇是明一色邊事。師曰。元來未會先師意在。座曰。你不肯我那。但裝香來。香烟斷處。若去不得。即不會先師意。遂焚香香烟未斷。座脫去。師拊座背曰。坐脫立亡即不無。先師意未夢見在。

[0423b01] ○僧問承古有言。向外紹則臣位。向內紹則王種是否。師曰是。曰如何是外紹。師曰。若不知事極頭。祇得了事。喚作外紹。是為臣種。曰如何是內紹。師曰。知向裏許承當擔荷。是為內紹。曰如何是王種。師曰。須見無承當底人。無擔荷。底人。始得同一色。同一色了。所以借為誕生。是為王種。曰恁麼則內紹亦須得轉。師曰。灼然有承當擔荷。爭得不轉。汝道內紹便是人王種。你且道如今還有紹底道理麼。所以古人道。紹是功。紹了非是功。轉功位了。始喚作人王種。曰未審外紹還轉也無。師曰。外紹全未知有。且教渠知有。曰如何是知有。師曰天明不覺曉。

[0423b11] ○問如何是外紹。師曰。不借別人家裏事。曰如何是內紹。師曰。推爺向裏頭。曰二語之中。那語最親。師曰。臣在門裏。王不出門。曰恁麼則不出門者不落二邊。師曰。渠也不獨坐世界裏。紹王種。名外紹王種性。所以道紹是功名臣。是偏中正。紹了轉功名君。是正中偏。

[0423b16] 問誕生還更知聞也無。師曰。更知聞阿誰曰。恁麼則莫便是否。師曰。若是。古人為甚麼道。誕生王有父。曰既有父。為甚麼不知聞。師曰。同時不識祖。

[0423b19] ○問古人云。直得不恁麼來者。猶是兒孫。意旨如何。師曰。古人不謾語。曰如何是來底兒孫。師曰。猶守珍御在。曰如何是父。師曰。無家可坐。無世可興。

[0423b22] 【頌】問人人盡言請益。未審師將何拯濟。師曰。汝道巨嶽還曾乏寸土也無曰。恁麼則四海參尋。當為何事。師曰。演若迷頭心自狂。曰還有不狂者麼。師曰。有曰如何是不狂者。師曰。突曉途中眼不開。

[0423c02] 【頌】問如何是學人自。師曰。更問阿誰。曰便恁麼承當時如何。師曰。須彌還更戴須彌。

[0423c04] 【頌】問祖祖相傳。復傳何事。師曰。釋迦慳迦葉富。曰如何是釋迦慳。師曰。無物與人。曰如何是迦葉富。師曰。國內孟甞君。曰畢竟傳底事作麼生。師曰。百歲老人分夜燈。

[0423c07] 【頌】問諸聖間出。祇是箇傳語底人。豈不是和尚語。師曰是。曰祇如世尊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為甚麼喚作傳語底人。師曰。為他指天指地。所以喚作傳語底人。僧禮拜而退。

[0423c11] 【頌】問古人道。因真立妄。從妄顯真。是否。師曰是。曰如何是真心。師曰。不雜食是。曰如何是妄心。師曰。攀緣起倒是。曰離此二途。如何是本體。師曰。本體不離。曰為甚麼不離。師曰。不敬功德天。誰嫌黑暗女。

[0423c14] 【頌】問盡乾坤都來是箇眼。如何是乾坤眼。師曰。乾坤在裏許。曰乾坤眼何在。師曰。正是乾坤眼。曰還照囑也無。師曰不借三光勢。曰既不假三光勢。憑何喚作乾坤眼。師曰若不如是。髑髏前見鬼神無數。

[0423c18] 【頌】示眾曰。常住法身。不生不滅。僧問。既是不生不滅。為甚麼六道輪迴。師曰。為有心故。曰以何方便。當證法身。師曰。以虗空心。合虗空理。曰證後如何。師曰任從三界轉。徒聽四生奔復曰會麼。曰不會。師曰。禮拜著【增收】。

湧泉景欣禪師

[0423c23] 自石霜開示而止湧泉。一日不披袈裟喫飯。有僧問莫成俗否。師曰。即今豈是僧邪。

[0423c24] 【頌】彊德二禪客。於路次見師騎牛。不識師。忽曰蹄角甚分明。爭奈騎者不鑒。師驟牛而去。彊德憩於樹下煎茶。師回却下牛問曰。二禪客近離甚麼處。彊曰。那邊。師曰那邊事作麼生。彊提起茶盞。師曰此猶是這邊事。那邊事作麼生。彊無對。師曰。莫道騎牛不鑒好。

[0424a05] ○上堂。我四十九年在這裏。尚自有時走作。汝等諸人莫開大口。見解人多。行解人萬中無一箇。見解言語。總要知通。若識不盡。敢道輪迴去在。為何如此。蓋為識漏未盡。汝但盡却今時。始得成立。亦喚作立中功。轉功就他去。亦喚作就中功。親他去。我所以道。親人不得度。渠不度親人。恁麼譬喻尚不會薦取渾崙底。但管取性亂動舌頭。不見洞山道。相續也大難。汝須知有此事。若不知有。啼哭有日在。

雲蓋志元禪師

[0424a14] 【頌】僧問石霜。萬戶俱閉即不問。萬戶俱開時如何。霜曰。堂中事作麼生。僧無對。經半年方始下一轉語曰。無人接得渠。霜曰道即太煞道。祇道得八成。曰和尚又且如何。霜曰。無人識得渠。師知乃禮拜。乞為舉。霜不肯。師乃抱霜上方丈曰。和尚若不道。打和尚去在。霜曰。得在。師頻禮拜。霜曰。無人識得渠。師於言下頓省。

南際僧一禪師

[0424a21] 僧問。幸獲親近。乞師指示。師曰。我若指示。即屈著汝。曰教學人作麼生即是。師曰。切忌是非。

[0424a23] ○問同類即不問。如何是異類。師曰。要頭斫將去。

覆船山洪薦禪師

[0424a24] 【頌】僧問。抱璞投師。師還接否。師以手拍香臺。僧禮拜。師曰。禮拜則不無。其中事作麼生。僧却拍香臺。師曰。舌頭不出口。

鹿苑暉禪師

[0424b03] 僧問。祖祖相傳。未審傳箇甚麼。師曰。汝問我。我問汝。曰恁麼則緇素不分也。師曰。甚麼處去來。

鳳翔石柱禪師

[0424b06] 【頌】遊方時到洞山。時和尚垂語曰。有四種人。一人說過佛祖。一步行不得。一人行過佛祖。一句說不得。一人說得行得。一人說不得行不得。阿那箇是其人。師出眾曰。一人說過佛祖行不得者。祇是無舌不許行。一人行過佛祖。一句說不得者。祇是無足不許說。一人說得行得者。祇是函蓋相稱。一人說不得行不得者。如斷命求活。此是石女兒。披枷帶鎻。山曰。闍黎分上作麼生。師曰。該通分上。卓卓寧彰。山曰。祇如海上明公秀。又作麼生。師曰。幻人相逢。拊掌呵呵。

南嶽玄泰禪師

[0424b16] 沉靜寡言。未甞衣帛。時謂之泰布衲。始見德山。陞于堂矣。後謁石霜。遂入室焉。掌翰二十年。與貫休齊為友。後居蘭若。曰金剛臺。誓不立門徒。四方後進依附。皆用交友之禮。

[0424b19] ○甞以衡山。多被山民。斬伐燒畬。為害滋甚。乃作畬山謠曰。畬山兒。畬山兒無所知。年年斫斷青山嵋。就中最好衡嶽色。杉松利斧摧貞枝。靈禽野無因依。白雲回避青烟飛。猿猱路絕。巖崖出芝。术失根。茆草肥。年年斫罷仍且鉏。千秋終是難復初。又道今年種不多。來年更斫當陽坡。國家壽嶽尚如此。不知此理如之何。遠邇傳播。達于九重。有詔禁止。故嶽中蘭若。無復延燎。師之力也。將示滅。乃召一僧。令備薪蒸。留偈曰。今年六十五。四大將離主。其道自玄玄。箇中無佛祖。不用剃頭。不用澡浴。一堆猛火。千足萬足。端坐垂一足而逝。闍維收舍利。建塔於迎雲亭側。

潭州雲蓋禪師

[0424c07] 僧問。不可以情測時如何。師曰無舌童兒。機智盡。

[0424c08] ○風穴參。師問。石角穿雲路。携笻意若何。穴曰。紅霞籠玉象。擁嶂照川源。師曰。相隨來也。穴曰。和尚也須低聲。師曰。且坐喫茶。

龍湖普聞禪師

[0424c11] 唐僖宗太子也。幼不茹葷。長無經世意。僖宗鍾愛之。然百計陶寫。終不能回。中和初。僖宗幸蜀。師斷髮逸遊。人無知者。造石霜問曰。祖師別傳事。肯以相付乎。霜曰。莫謗祖師。師曰。天下宗旨盛大。豈妄為之邪。霜曰。是實事郍。師曰。師意如何。霜曰。待案山點頭。即向汝道。師於言下頓省。

張拙秀才

[0424c17] 【頌】因禪月大師指參石霜。霜問。秀才何姓。曰姓張。名拙。霜曰。覓巧尚不可得。拙自何來。公忽有省。乃呈偈曰。光明寂照徧河沙。凡聖含靈共我家。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纔動被雲遮。斷除煩惱重增病。趣向真如亦是邪。隨順世緣無罣礙。涅槃生死等空花。

肥田慧覺伏禪師

[0424c23] 僧問。此地名甚麼。師曰肥田。曰宜種甚麼。師便打。師有偈曰。修多好句枉工夫。返本還源是大愚。祖佛不從修證得。縱行玄路也崎嶇。

洛浦山元安禪師

[0425a02] 丱年出家具戒。通經論。問道臨濟。後為侍者。濟甞對眾美之曰。臨濟門下一隻箭。誰敢當鋒。師蒙印可。自謂足。一日侍立次。有座主參濟。濟問。有一人於三乘十二分教明得。有一人不於三乘十二分教明得。且道此二人。是同是別。主曰。明得即同。明不得即別。師曰。這裏是甚麼所在。說同說別。濟顧師曰。汝又作麼生。師便喝。濟送座主回。問師。汝豈不是適來喝老僧者。師曰是。濟便打。

[0425a09] 【頌】師後辭濟。濟問。甚麼處去。師曰。南方去。濟以拄杖畫一畫曰。過得這箇便去。師乃喝。濟便打。師作禮而去。濟明日陞堂曰。臨濟門下有箇赤稍鯉魚。搖頭擺尾向南方去。不知向誰家虀甕裏淹殺。師遊歷罷。直往夾山卓庵。經年不訪夾山。山乃修書令僧馳往。師接得便坐却再展手索。僧無對。師便打曰。歸去舉似和尚。僧回舉似。山曰。這僧若開書。三日內必來。若不開書。斯人救不得也。師果三日後至。見夾山不禮拜。乃當面叉手而立。山曰。雞棲鳳巢。非其同類。出去。師曰。自遠趨風。請師一接。山曰。目前無闍黎。此間無老僧。師便喝。山曰。住住。且莫草草怱怱。雲月是同。谿山各異。截斷天下人舌頭。即不無闍黎。爭教無舌人解語。師佇思。山便打。因茲服膺。

[0425a22] ○山將示滅。垂語曰。石頭一枝。看看即滅矣。師曰不然。山曰何也。師曰。他家自有青山在。山曰。苟如是。即吾宗不墜矣。上堂。末後一句。始到牢關。鎻斷要津。不通凡聖尋常向諸人道。任從天下樂欣欣。我獨不肯。欲知上流之士。不將佛祖言教。貼在額頭上。如龜負圖。自取喪身之兆。鳳縈金網。趨霄漢以何期。直須旨外明宗。莫向言中取則。是以石人機似汝。也解唱巴歌。汝若似石人。雪曲也應和。指南一路。智者知疏。

[0425b06] 【頌】僧問。供養百千諸佛。不如供養一箇無心道人。未審百千諸佛有何過。無心道人有何德。師曰。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盡迷巢。

[0425b08] ○問如何是本來事。師曰。一粒在荒田。不耘苗自秀。曰若也不耘。莫被草埋却也無。師曰。肌骨異蒭蕘。稊稗終難隱。

[0425b11] 【頌】問如何是一大藏教收不得者。師曰。雨滋三草秀。片玉本來輝。

[0425b12] 【頌】問一毫吞盡巨海。於中更復何言。師曰。家有白澤之圖。必無如是妖怪(保福別云。家無白潭之圖。必無如是妖怪)

[0425b14] 【頌】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師曰。日月並輪輝。誰家別有路。曰恁麼則顯晦殊途。事非一槩。師曰。但自不忘羊。何須泣岐路。

[0425b16] 【頌】問學人擬歸鄉時如何。師曰。家破人亡。子歸何處。曰恁麼則不歸去也。師曰。庭前殘雪日輪消。室內遊塵遣誰掃。乃有偈曰。決志歸鄉去。乘船渡五湖。舉篙星月隱。停棹日輪孤。解纜離邪岸。張帆出正途。到來家蕩散。免作屋中愚。

[0425b20] ○誡主事曰出家之法。長物不留。播種之時。切宜減省。締搆之務。悉從廢停。流光迅速。大道玄深。苟或因循。曷由體悟。雖激勵懇切。眾以為常。略不相儆。

[0425b23] 【頌】示微疾。亦不倦參請。一日告眾曰。吾非明。即後也。今有一事問汝等。若道這箇是。即頭上安頭。若道不是。即斬頭求活。第一座對曰。青山不舉足。日下不挑燈。師曰。是甚麼時節。作這箇語話。時有彥從上座對曰。離此二途。請和尚不問。師曰。未在更道。曰彥從道不盡。師曰。我不管汝盡不盡。曰彥從無侍者祗對和尚。師便休。至夜令侍者喚從問曰。闍黎今日祗對。甚有道理。汝合體得先師意。先師道目前無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且道那句是賓。那句是主。若擇得出。分付鉢袋子。曰彥從不會。師曰。汝合會。曰彥從實不會。師喝出。乃曰。苦苦(玄覺云。且道從上座實不會。是怕見鉢袋子粘著伊)

黃山月輪禪師

[0425c11] 上堂。祖師西來。特唱此事。自是諸人不薦。內外馳求。投赤水以尋珠。就荊山而覓玉。所以道。從門入者。不是家珍。認影迷頭。豈非大錯。

韶山寰普禪師

[0425c14] 【頌】有僧到參。禮拜起立。師曰。大才藏拙戶。僧過一邊立。師曰。喪却棟梁材。

[0425c15] 【頌】問如何是韶山境。師曰。古今猿鳥呌。翠色薄烟籠。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退後看。

[0425c17] 【頌】問是非不到處。還有句也無。師曰。有。曰是甚麼句。師曰。一片白雲不露醜。

[0425c18] 【頌】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絕頂無根草。無風葉自搖【增收】(遵布衲訪師問答甚奇。句繁不備錄)

上藍令超禪師

[0425c21] 僧問。如何是上藍本分事。師曰。不從千聖借。豈向萬機求。曰祇如不借不求時如何。師曰。不可拈放汝手裏得麼。

[0425c23] ○問鋒前如何辨的。師曰。鋒前不露影莫向舌頭尋。

[0425c24] ○問二龍爭珠。誰是得者。師曰。其珠徧地。目覩如泥。

[0426a01] ○問善財見文殊後。為甚却往南方。師曰。學憑入室。知乃通方。曰為甚麼彌勒却遣見文殊。師曰。道廣無涯。逢人不盡。

太原海湖禪師

[0426a04] 【頌】因有人請灌頂三藏供養。敷坐訖。師乃就彼位坐。時有雲涉座主問曰。和尚甚麼年行道。師曰。座主近前來。涉近前。師曰。祇如憍陳如。是甚麼年行道。涉茫然。師喝曰。這尿牀鬼。

天蓋山幽禪師

[0426a08] 僧問。學人擬看經時如何。師曰。既是大商。何求小利。

[0426a09] 【頌】有一院。名無垢淨光。造浴室。有人問。既是無垢淨光。為甚麼却造浴室。僧無語。後請師代。師曰。三秋明月夜。不是騁團圓【增收】。

三角令珪禪師

[0426a12] 初參清平。平問來作麼。師曰。來禮拜。平曰。禮拜阿誰。師曰。特來禮拜和尚。平咄曰。這鈍根阿師。師乃禮拜。平以手斫師頸一下。從此領旨。

投子感溫禪師

[0426a15] 師遊山。見蟬蛻。侍者問曰。殻在這裏。蟬向甚麼處去也。師拈殻就耳畔搖三五下。作蟬聲。侍者於是開悟。

[0426a17] ○僧問父不投。為甚麼却投子。師曰。豈是別人屋裏事。曰父與子。還屬功也無。師曰不屬。曰不屬功底如何。師曰。父子各自脫。曰為甚麼如此。師曰。汝與我會。

牛頭微禪師

[0426a21] 上堂。三世諸佛。用一點伎倆不得。天下老師。口似匾擔。諸人作麼生。大不容易。除非知有。餘莫能知。

盤山二世禪師

[0426a24] 僧問。如何出得三界。師曰。在裏頭來多少時邪。曰如何出得。師曰。青山不礙白雲飛。

九嵕敬慧禪師

[0426b02] 僧問。解脫深坑。如何過得。師曰。不求過。曰如何過得。師曰。求過亦非。

觀音巖俊禪師

[0426b04] 甞經鳳林深谷。欻覩珍寶發現。同侶相顧。意將取之。師曰。古人鉏園。觸黃金若瓦礫。待吾菅覆頂。須此供四方僧。言訖捨去。

[0426b06] ○謁投子。子問。昨夜宿何處。師曰。不動道場。子曰。既言不動。曷由至此。師曰。至此豈是動邪。子曰。元來宿不著處。投子默許之。

濠州思明禪師

[0426b10] 僧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曰。屎裏蛆兒。頭出頭沒。

谷山有緣禪師

[0426b12] 【頌】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夜半烏兒頭戴雪。天明啞子抱頭歸【增收】。

[0426b13] 問一撥便轉時如何。師曰。野馬走時鞭轡斷。石人撫掌笑呵呵。

泐潭延茂禪師

[0426b15] 僧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終不道土木瓦礫是。

[0426b16] ○問如何是和尚正主。師曰。畵皷連椎響。耳畔不聞聲。

鳳棲同安院常察禪師

[0426b18] 【頌】僧問。如何是鳳棲家風。師曰。鳳棲無家風。曰既是鳳棲。為甚麼無家風。師曰。不迎賓。不待客。曰恁麼則四海參尋。當為何事。師曰。盤飣自有旁人施。

[0426b21] ○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師曰。鐵狗吠石牛。幻人看月色。

[0426b22] ○問如何是披毛戴角底人。師曰。蓑衣箬笠賣黃金。幾箇相逢不解喚。

[0426b23] ○問學人未曉時機。乞師指示。師曰。參差松竹烟籠薄。重疊峰巒月上遲。僧擬進語。師曰。劒甲未施。賊身露。僧曰。何也。師曰。精陽不剪霜前竹。水墨徒誇海上龍。僧繞禪牀而出。師曰。閉目食蝸牛。一場酸澀苦。

[0426c03] 【頌】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犀牛翫月紋生角。象被雷驚花入牙。

[0426c05] ○座主問三乘十二分教。某甲粗知。未審和尚說何法示人。師曰。我說一乘法。曰如何是一乘法。師曰。幾般雲色出峰頂。一樣泉聲落檻前。曰不問這箇。如何是一乘法。師曰。你不妨靈利。

[0426c08] ○翫月次。謂僧曰。奇哉奇哉。星明月朗。足可觀瞻。豈異道乎。僧曰。如何是道。師曰。汝試道看。曰彼自無瘡。勿傷之也。師曰。負笈攻文。不閒弓矢。

[0426c11] ○問僧。近離何處。曰江西。師曰。江西法道。何似此間。曰賴遇問著某甲。若問別人。則禍生也。師曰。老僧適來造次。曰某甲不是嬰兒。徒用止啼黃葉。師曰。傷鼈恕龜。殺活由我。

禾山無殷禪師

[0426c15] 謁九峰。峰問。汝遠遠而來。暉暉隨眾。見何境界而可修行。由何徑路而能出離。師曰。重昬廓闢。盲者自盲。峰乃許入室。後住禾山。學徒濟濟。諸方降歎。

[0426c18] ○江南李氏。召而問曰。和尚何處來。師曰。禾山來。曰山在甚麼處。師曰。人來朝鳳闕。山嶽不曾移。國主重之。

[0426c20] ○僧問。仰山插鍬意旨如何。師曰汝問我。曰玄沙踏倒鍬。又作麼生。師曰。我問汝。曰未辨其宗。如何體悉。師曰。頭大尾尖。

[0426c22] 【評】【頌】問習學謂之聞。絕學謂之隣。過此二者謂之真過。如何是真過。師曰。禾山解打皷。曰如何是真諦。師曰。禾山解打皷。又問即心即佛則不問。如何是非心非佛。師曰。禾山解打皷。曰如何是向上事。師曰。禾山解打皷。

[0427a02] ○問萬法齊興時如何。師曰。禾山解打皷(按五燈。有此一問。諸方祇說禾山四打皷)

洪州泐潭牟禪師

[0427a04] 僧問。如何是學人著力處。師曰。正是著力處。

六通院紹禪師

[0427a06] 僧問。不出咽喉唇吻事如何。師曰。待汝一钁斸斷巾子山。我亦不向汝道。

雲蓋志罕禪師

[0427a08] 僧問。如何是須彌頂上浪滔天。師曰。文殊正作閙。曰如何是正位中事。師曰。不向機前展大悲。

[0427a10] ○問如何是那邊人。師曰。鋒前不露影。句後覓無蹤。

新羅國瑞巖禪師

[0427a12] 僧問。黑白兩亡開佛眼時如何。師曰。恐你守內。

[0427a13] ○問如何是誕生王子。師曰。深宮引不出。曰如何是朝生王子。師曰。宮中不列位。曰如何是末生王子。師曰。處處無標的。不展萬人機。

新羅國百巖禪師

[0427a16] 【頌】僧問。如何是禪。師曰。古塚不為家。曰如何是道。師曰。徒勞車馬迹。曰如何是教。師曰。貝葉收不盡。

新羅國大嶺禪師

[0427a19] 僧問。古人道。祇到潼關便即休。會了便休未會便休。師曰。祇為迷途中活計。曰離却迷途。還得其中活計也無。師曰。體即得。當即不得。曰既是體得。為甚麼當不得。師曰。體是甚麼人分上事。曰其中事若何。師曰。不作尊貴。

[0427a23] ○問如何是用中無礙。師曰。一片白雲繚亂飛。

[0427a24] 【頌】問如何是一切處清淨。師曰。截瓊枝寸寸是寶。析栴檀片片皆香。

禾山師陰禪師

[0427b02] 僧問。王子未來登。誰人當治化。師曰。閫外不行邊塞令。將軍自致太平年。曰甚麼則治化之功猶不當。師曰。亦有當。曰如何是當。師曰。十方國土盡屬於王。

[0427b05] ○問如何是佛。師曰。承當者不是好手。

柘溪從實禪師

[0427b06] 問僧。作甚麼來。曰親近來。師曰。任你白雲朝嶽頂。爭奈青山不展眉。

青峯傳楚禪師

[0427b08] 僧問。大事明。為甚麼也如喪考妣。師曰。不得春風花不開。及至花開又吹落。

[0427b09] ○問如何是一色。師曰。全無一滴水。浪激似銀山。

烏牙彥賓禪師

[0427b11] 僧問。未作人身前。作甚麼來。師曰。三脚石牛坡上走。一枝瑞草目前分。

永安靜禪師

[0427b13] 僧問。知有道不得時如何。師曰。知有箇甚麼。曰不可無去也。師曰。恁麼則合道得。曰道即不無。爭奈語偏。師曰。水凍魚難躍。山寒花發遲。

[0427b15] ○問如何是一色。師曰。易分雪裏粉。難辨墨中煤。

[0427b16] ○問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時如何。師曰。鷺並頭蹋雪睡。月明驚起兩遲疑。

鄧州中度禪師

[0427b19] 僧問。如何是實際理地。不受一塵。佛事門中。不捨一法。師曰。真常塵不染。海納百川流。曰請和尚離聲色外答。師曰。木人常對語。有性不能言。

永安淨悟禪師

[0427b22] 僧問。六門不通。如何達信。師曰。闍黎外邊與誰相識。

[0427b23]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海底泥牛吼。雲中木馬嘶。

木平善道禪師

[0427c01] 【頌】初謁洛浦。問一漚未發前。如何辨其水脉。浦曰。移舟諳水脉。舉棹別波瀾。師不契。乃參蟠龍。語同前問。龍曰。移舟不別水。舉棹即迷源。師從此悟入。

[0427c04] 【頌】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石羊頭子向東看。

崇福志禪師

[0427c06] 僧問。供養百千諸佛。不如供養一無心道人。未審諸佛有何過。無心道人有何德。師曰。雪深宜近火。身暖覺春遲。

鷲嶺善本禪師

[0427c09] 浴次。僧問。和尚是離垢人。為甚麼却浴。師曰。定水湛然滿。浴此無垢人。

大安興古禪師

[0427c11] 僧問。維摩默然意旨如何。師曰。黯黑石牛兒。超然不出戶。

烏牙行朗禪師

[0427c13] 僧問。迦葉上行衣。何人合得披。師曰。天然無相子。不挂出塵衣。

開山懷晝禪師

[0427c15] 僧問。作何行業。即得不違於千聖。師曰。妙行無倫匹。情玄體自殊。

[0427c16] ○問如何是塵中師。師曰。荊棘林中隨處到。栴檀林裏任縱橫。

青峰山清勉禪師

[0427c18]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耨池無一滴。四海自滔滔。

大宋

太宗皇帝

[0428a03] 【頌】一日因僧朝見。帝問甚處來。對曰。廬山臥雲庵。帝曰。朕聞臥雲深處不朝天。為甚到此。僧無(雪竇代云難迯至化)

[0428a05] 【頌】因僧入對次。奏曰。陛下還記得麼。帝曰。甚處相見來。奏曰。靈山一別。直至如今。帝曰。卿以何為驗。僧無對(雪竇代云。貧道得得而來)

[0428a07] 【頌】帝嘗夢神人報曰。請陛下發菩提心。因早朝宣問左右街。菩提心作麼生發。街無對(雪竇代云。實謂今古罕聞)

[0428a09] 【頌】一日朝罷。帝擎鉢問丞相王隨曰。既是大庾嶺頭提不起。為甚麼却在朕手裏。隨無對。

孝宗皇帝

[0428a12] 【頌】宣問。靈隱佛照光禪師曰。釋迦佛入山修道。六年而成。所成者何事。請師明說。對曰。將謂陛下忘却。

未詳法嗣

茶陵郁山主

[0428a16] 【頌】不曾行脚。因廬山有化主至。論及宗門中事。教令看僧問法燈。百尺竿頭。如何進步。燈云噁。凡三年。一日乘驢度橋。一踏橋板而墮。忽然大悟。遂有頌曰。我有神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鏁。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因茲更不遊方。

先淨照禪師

[0428a21] 問楞嚴大師。經中道若能轉物。即同如來。若被物轉。即名凡夫。祇如昇元閣。作麼生轉。嚴無對。

東山雲頂禪師

[0428a23] 道學有聞。叢林稱為頂三教。一日九龍觀道士。并三士人。請上堂。儒門畫八卦。造契書。不救六道輪迴。道門朝九皇。鍊真氣。不達三祇劫數。我釋迦世尊。洞三祇劫數。救六道輪迴。以大願攝人天。如風輪持日月。以大智破生死。若劫火焚秋毫。入得我門者。自然轉變天地。幽察鬼神。使須彌鐵圍。大地大海。入一毛孔中。一切眾生。不覺不知。我說此法門如虗空俱含萬象。一為無量。無量為一。若人得一。即萬事畢。珍重。

雲幽重惲禪師

[0428b08] 上堂。雲幽一隻箭。虗空無背面。射去徧十方。要且無人見。時有僧問。如何是和尚一隻箭。師曰。盡大地人無髑髏。

樓子和尚

[0428b11] 【頌】一日偶經遊街市間。於酒樓下整襪帶次。聞樓上唱曲云。你既無心我也休。忽然大悟。因號樓子焉。

天竺證悟法師

[0428b14] 嘗患本宗學者。囿於名相。膠於筆錄。至以天台之傳。為文字之學。南宗鄙之。乃謁護國此菴元禪師。夜語次。師舉東坡宿東林偈。且曰。也不易到此田地。庵曰。尚未見路徑。何言到耶。曰祇如他道。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若不到此田地。如何有這箇消息。庵曰。是門外漢耳。曰和尚不吝。可為說破。菴曰。却祇從這裏猛著精彩覰捕看。若覰捕得他破。則亦知本命元辰落著處。師通夕不寐。及曉鐘鳴。去其祕畜。以前偈別曰。東坡居士太饒舌。聲色關中欲透身。溪若是聲山是色。無山無水好愁人。特以告此菴。菴曰。向汝道。是門外漢。師禮謝。未幾。有化馬祖殿瓦者。求語發揚。師書曰。寄語江西老古錐。從教日炙與風吹。兒孫不是無料理。要見氷消瓦解時。此庵見之笑曰。須是這闍黎始得。

本嵩律師

[0428c04] 因無為居士楊傑請問。宣律師所講毗尼性體。師以偈答曰。情智何甞異。犬吠蛇自行。終南的的意。日午打三更。

[0428c07] 昔有老宿【頌】一夏不為師僧說話。有僧歎曰。我祇恁麼空過一夏。不敢望和尚說佛法。得聞正因兩字也得。老宿聞。乃曰。闍黎。莫[斯/言]速。若論正因。一字也無。道了叩齒云。適來無端。不合與麼道。隣壁有一老宿聞曰。好一釜羹。被一顆鼠糞汙却(雪竇代云。誰家釜內無一兩顆)

[0428c11] 【頌】昔有一僧。在經堂內不看經。每日打坐。藏主曰。何不看經。僧曰。某甲不識字。主曰。何不問人。僧近前叉手鞠躬曰。這箇是甚麼字。主無對(大通本代云又道不識)

[0428c15] 昔二庵主住庵。【頌】旬日不相見。忽相會。上庵主問下庵主。多時不相見。向甚麼處去。下庵主曰。在庵中造箇無縫塔。上庵主曰。某甲也要造一箇。就兄借取塔樣子。下庵主曰。何不早說。恰被人借去了也

[0428c19] 昔有老宿云。這一片田地。分付來多時也。我立地待汝搆去(法眼云。山僧如今坐地。待汝搆去。還有道理也無。那箇親。那箇疎。試裁斷看)

[0428c20] ○有僧因看法華經。至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忽疑不決。行住坐臥每自體究。都無所得。忽春月聞鷺聲。頓然開悟。遂續前偈曰。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春至百花開。黃鷺啼柳上。

[0428c24] ○有僧與童子上經了。令持經著函內。童子曰。某甲念底著向那裏(法燈代云。汝念甚麼經)

[0429a02] 昔有官人作無鬼論。中夜揮毫次。忽見一鬼出云。汝道無。我聻(五祖演云。老僧當時若見。但以手作鵓鳩嘴。向伊道。谷呱呱)

[0429a04] 昔有婆子【頌】供養一庵主。經二十年。常令一二八女子。送飯給侍。一日令女子抱定曰。正恁麼時如何。主曰。枯木倚寒巖。三冬無煖氣。女子舉似婆。婆曰。我二十年。祇供養得箇俗漢。遂遣出。燒却庵

陳道婆

[0429a08] 甞徧扣諸方名宿。後於長老山。淨和尚語下發明。有偈曰。高坡平頂上。盡是採樵翁。人人盡懷刀斧意。不見山花映水紅。

[0429a11] 昔有婦人入院。行眾僧隨年錢。僧曰。聖僧前著一分。婦人曰。聖僧年多少。僧無對。法眼代云。心期滿處則知。

[0429a13] (會元六卷終)

禪宗正脉卷第三

音釋

[0429a18] (芒逼切廣韻道滿玉篇滿謂之畐也) 顗(以) 囁嚅(鑷如多口) 鈯(突音鈍也) 荐(薦音再也屢也) 撜(根) 躂(揵) 較(角教二音直也大略也著明貌) 嚚(銀) 勔(免) 臔(蜆) 瞥(驚入聲暫見也) 钁(居縛大鉏) 橈(饒) 駐(住) 垛(妥) 滲(森去聲) 屹(魚乞) 鍬(此遙鏵插) 石 矚(燭) 畬(于音三歲田賖音火種田) 猱(奴力猴屬) 僖(希) 締(第) 儆(景音戒也) 蛻(稅音解也) [鹵/八/夕](宗) 欻(薰入聲暴起也) 菅(姦音菅苫) 睴(混又古困切視也) 斷(斫音斫也) 黯(乙減) 惲(委粉) [斯/言](西)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3 禪宗正脈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