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5n1591_005 黔南會燈錄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5 冊 » No.1591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黔南會燈錄卷第五

貴陽西山宗風定禪師

[0246a09] 思南任氏子。二十三歲。在都勻觀音寺。禮峰池祝髮。矢志遍參。至楚親溈山養拙和尚。機緣未契。徑往江浙。上天童參密祖。在行寮數年亦不契。因病歸里。寓南望山住靜。有嵩目法兄。訪之。携覲語嵩和尚。隨住六年。親承印證。後語嵩和尚。往天童掃祖塔。囑師永住西山。後圓寂。建塔於本山之西。

[0246a15] 上堂。權衡在掌。殺活由人。杲日麗天。澄澄光彩。頭頭上露。法法上彰。一處明。百處千處光輝。一言通。千言萬言透脫。所以無物不為妙用。無法不是真乘。光揚佛日。耀古騰今。即此現成。即此受用。一言含眾相。一句逗羣機。何用猛虎穴裏橫身。萬仞峰頭側足。以拄杖卓一卓云。是處是慈氏。無門無善財。

[0246a20] 上堂。十五日前。掬水月在掌。十五日後。弄花香滿衣。正當十五日。無風起浪。平地生波。連累眾生。平空喫苦。正是好肉上剜瘡。乃大笑云。且道笑箇甚麼。良久云。腦後見腮。不與往來。擲拂子下座。

[0246a24] 上堂。西來的的意。教外直指傳。曹溪流正脉。綿綿到破山。破山出馬度。馬度出西山。全提臨濟令。放出老德山。劈破三玄旨。坐斷趙州關。勦絕天然黨。狐窟盡掀翻。魔佛齊喪命。金剛把眉攢。衲子跨門三十棒。直教箇箇頭顱穿。喝一喝下座。

[0246b05] 上堂。昔睦州唆臨濟。問黃檗的的大意。濟三遭痛打。雖然不是好心。君子有成人之美。楊岐逼慈明晚參。魯班手裏弄鑿斧。趙州訪道吾。知他是何心行。寶壽上堂。三聖推出一僧。大似埋兵掉鬬。寶壽便打。爛泥裏有刺。試問大眾。即今還有為諸大老出氣者麼。時有僧喝。師便打云。定上座。也是為他閒事長無明。

[0246b11] 上堂。即心即佛。釘樁搖櫓。非心非佛。忍俊不禁。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泥裏洗土塊。西山今日。一齊坐斷。外不見有大地山河。森羅萬象。草木昆蟲。一切境界。內不見有自心貪染。愛惡喜怒。明暗色空。我人眾生壽者。如天之高。地之厚。水之深。空之濶。正所謂神光獨耀。萬古徽猷。體露真常。即如如佛。大眾。作麼生是如如佛。卓杖云。吃嘹舌頭三千里。壺中日月自分明。

貴筑三潮水知非禪院剖石鏡禪師

[0246b18] 上堂。知非洪開選佛場。全提正令絕商量。直教當下超方便。莫把虗空較短長。還有不較短長者麼。東西十萬。南北八千。

[0246b21] 上堂。不貴語清。只圖眼正。妍醜高低難瞞。寶鏡少林罔測。輸機今日。禪流看性命。到者裏。還有不顧危亡者麼。若有。可謂長鯨吸乾海底波。泥牛吼落天邊月。苟或未然。河裏失錢河裏摝。

[0246b24] 小參。卓杖云。今朝便是元宵節。老漢當堂無法說。露柱燈籠笑點頭。誰能當下知休歇。知休歇。溪聲盡是廣長舌。不休歇。依舊三生六十劫。

天吼廓禪師法嗣

習安玉丹語聖正禪師

[0246c05] 蜀之敘州富順楊氏子。母陳氏。因亂入黔。至安順府大士閣。禮覺旨老宿披剃。依天台月峰和尚具足。隱居丹山數載。有提臺李公。率普城眾姓。請師重建大士閣。適遇天吼和尚。見師氣槩超然履踐精確。遂印可。師即開法普城。掩關於後閣上三載。復隱丹山休老。門弟子。為師預建塔於寺側。

[0246c11] 建大悲閣落成上堂。大悲千隻眼。正眼惟是一隻。大悲千隻手。正手亦是一隻。以一隻眼。普觀三千大千世界。以一隻手。等接微塵剎土眾生。所以建法幢立規矩。必須眼親手辦。豎瓊樓張玉殿。自不帶水拖泥。正恁麼時。只是不得將大法輪。向微塵裏轉。以寶王剎。向一毫頭上現。且道。向甚麼處現。卓拄杖一下云。三門對佛殿。

[0246c17] 上堂。世尊為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堪歎無端勞攘。達磨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怎奈平地扯謊。歷代來尊宿。全沒意智。各各承虗接響。正上座見處。要且與諸人無別。且道。那裏是無別處。普定城內。有四十八條官街。是那一條不許人行。喝一喝下座。

[0246c22] 說戒上堂。拈起香云。戒香定香慧香解脫香。無上法王親得受。只如金不愽金。水不洗水。且道。戒定慧解脫香。無上法王。是一是二。試分別看。若分別得出。三際淨戒。不假言詮。一時圓具。其或未然。守護行持。皆犯波羅夷罪。汝諸人還信得及麼。若信不及。山僧抑只得隨類顛倒去也。傳戒。下座。

[0247a03] 丹山上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且道。靈在甚麼處。驀拈拄杖云看看。卓一卓下座。僧問。賓頭盧尊者。日應四天下供。此間還來否。師曰。你將甚麼供養。僧無語。師曰。聖僧前戲弄不得。

[0247a07] 一日有僧。至關前問曰。昔日彌勒彈指。樓閣門開。令善財入。今日某甲到來。無人彈指。也要入此樓閣。與和尚相見。還得麼。師云瞎。僧曰。恁麼則覿面相呈去也。師云。新羅國在海南邊。僧曰。某甲到者裏却又不會。師便打云。老僧從不屈負人。

習安獅山語賢英禪師

[0247a13] 蜀之鄷都隆氏子。母范氏。因世變從戎入黔。至安平天台山。禮恒修剃染。隨恒剏闢獅山。恒寂後師繼守。矢志行脚。參敏樹老人圓具。後參天吼和尚印可。仍開法獅山。有投老計。門弟子預為建塔於本山之麓。

[0247a17] 上堂。有一物。明歷歷黑漆漆。常在動用中。動用中收不得。既收不得。且道。喫飯穿衣。屙屎放尿。迎賓待客。施為動轉底。是箇甚麼。山僧今日不惜眉毛。八字打開。為你諸人。露頭露面了也。汝等諸人。還委悉麼。若委悉得。果是當然明歷歷。若委悉不得。依舊還他黑漆漆。喝一喝下座。

[0247a22] 上堂。孟夏漸熱。仲冬嚴寒。熱則普天普地熱。寒則普天普地寒。若以世諦流布。墮地獄如箭射。若作佛法商量。驢年也未夢見在。畢竟合作麼生。卓拄杖云。填溝塞壑無人會。雨過夜塘秋水深。

[0247b02] 上堂。大道洞然。孤明歷歷。動則橫徧十虗。靜則銀山鐵壁。所以道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密。於中寬窄大小。長短方圓。直得了無纖毫過患。灼然一切自合其宜。且作麼生是自合其宜一句。紅霞穿碧落。白日遶須彌。

[0247b06] 上堂。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君王得一。天下太平。羣臣得一。助國祐民。百姓得一。啟家營生。衲僧得一。海眾雲臻。驀拈起拄杖云。看看。拄杖子得一。直切為人。且如何是直切處。卓一卓云。一箭中紅心。

[0247b10] 示眾。火就上水流下。祖師西來無別話。不將此語當宗乘。萬劫千生病難拔。若將此語當宗乘。衲僧門下。只好勘過了打。且道。衲僧門下。又有甚長處。良久云。無影樹栽人不見。根固時開智慧花。

萬德語林弘先禪師

[0247b15] 西蜀朱氏子。母駱氏。因世亂入黔。寓安順水橋圓照菴。禮體如披剃。遇一行脚老宿。見師氣相不凡。便以父母未生前話示之。師謹領密行。參究多載。一日赴齋路行。忽值驢鳴。豁然大悟。後遇敏樹老人過獅山。師往親覲受具足。參天吼和尚印證。後住萬德。於康熈癸亥十二月十三日卯時。集眾囑後事畢。遂坐化。世壽五十二。僧臘不記。

[0247b21] 上堂。擡頭見天。覰破娘生面孔。低頭見地。踏翻向上關頭。直饒到者裏。猶欠轉身一路在。且如何是轉身一路。良久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喝一喝下座。

天隱崇禪師法嗣

定番九龍古源鑑禪師

[0247c02] 城都余氏子。值亂寓滇之曲靖圓通寺。禮滄海披剃。隱鷄山數載。初參靈隱。次參靈藥。皆不契。又參渠山。偕渠至楚。復參靈隱。亦不契。遂遊江南。於金陵參大咸。充知藏。復充維那。後參天隱和尚印證。住楚之龍泉龍標迴龍。闢建岑山。回黔闢九龍。重興天龍。仍歸九龍示寂。世壽六十七。僧臘五十。

[0247c08] 上堂。揮拂子云。若論此事。非口所宣。非心所測。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一任開虗空口。掉江海舌。到者裏。也不能措得一辭。何況輕舉妄動。早是笑殺傍觀。

[0247c11] 上堂。五千四十八經卷。是閒故紙。三千七百則公案。乃爛葛藤。直饒臨濟德山。棒喝交馳。到者裏。也只看即有分。何故。良久云。三邊不用安戈甲。萬里歌謠賀太平。

[0247c14] 上堂。古人道。有一人。長不喫飯。一生不道饑。有一人。終日喫飯。一生不道飽。諸仁者且道。即今此人。在甚麼處。若道現前便是。未免指鹿為馬。若道不是。又是斬頭覔活。正恁麼時。還的當得麼分明月在梅梢上。看到梅梢早遲。喝一喝下座。

[0247c18] 堂。眉頭額底。眼橫鼻直。上智下愚。阿誰無分。到者裏。因甚麼十箇五雙。不能領會得。且道。他過在甚麼處。擊拂子云。只為分明極。翻令所得遲。

[0247c21] 上堂。山僧有箇千聖不奈何底句子。要與諸人吐露。惟恐諸人不識好惡。當面錯過。空起勞攘。不自寧靜。所以不敢相報。但未審諸人還有直下委悉得底麼。若委悉得。便見山僧無事多事。其或未能。莫道不疑好。

[0248a01] 上堂。明珠在掌。隨物色以分輝。寶月當空。臨水際而影現。卓拄杖一下云。會麼。釋迦老子降生也。九龍吐水沐金軀。地湧金蓮捧雙足。晃然八萬四千毛孔。孔孔說無生法忍。獨露三百六十骨節。節節放大寶光明。光光照徹無邊世界。微塵剎土。若草若木。若凡若聖。若僧若俗。若男若女。並有情無情。無不盡皆覩其光彩。於其光中。得大利益。得大安樂。得大神通。得大受用。正恁麼時。還有恁麼者麼。有。不妨捉敗釋迦老子。將無盡三際淨戒。不假文詞。一時受具。如無。天雨四花呈瑞彩。地搖六震起雲龍。喝一喝下座。

[0248a11] 上堂。祖師心印鐵牛機。舉似現前大眾知。不是見聞生滅法。等閒慎勿別尋思。

[0248a13] 上堂。天不言而四時行。地不言而萬物生。聖人不言而萬寧。且道。衲僧不言。又作麼生。東方日出卯。因緣時恰好。虗空絕遮攔。大地光皎皎。此事甚分明。切忌外邊討。

[0248a16] 上堂。時臨冬正寒。大地雪漫漫。鼻祖西來意。分明無兩般。若與麼會。十萬八千。不與麼會。辜負現前。敢問諸禪德。且畢竟如何體究。得不辜負現前去。還會麼。咄。雪消清水。梅吐玉枝香。

[0248a20] 上堂。天寒地凍。水滴氷生。釋迦老子。夜覩明星。摸著鼻孔。打失眼睛。冤沉毒海。累及兒孫。且道。累及箇甚麼。良久云。細雨溼衣看不見。閒花落地聽無聲。

[0248a23] 上堂。朔風凜凜透疎籬。寒威徹骨憶初時。六年功畢遭塗炭直至而今幾得知。且道。那裏是釋迦老子。遭塗炭處。若也會得。不妨出手共整頹綱。堪報不報之恩。用作無為之化。如或未然。直饒語透威音外。眼底青黃天地懸。喝一喝下座。

[0248b03] 小參。若論箇事。人人本有。箇箇不無。爭奈十二時中。業識茫茫。致使當面錯過。若是鼻吼端的底。管取開眼合眼。時時明見。脚跟點地底。一任東行西行。自然步步踏著。所以道。捨之不離。求之即錯。錯錯。佛祖到頭難摸索。

[0248b07] 小參。喝一喝云。天自高兮地自厚。日月無私照林阜。堪笑一等丈夫兒。只管隨人背後走。直饒足跡徧天涯。到頭依舊還依舊。

[0248b10] 頌女子出定話。夜冷霜寒明月天。都來簾外打鞦韆。更闌沽酒不知醉。悞賺嬰癡入倒懸。

[0248b12] 趙州訪二菴主。船到江干任放行。高低深淺浪花生。縱橫兩岸歌聲疾。風葉滿蓬聽不真。

思南太平大凡宗禪師

[0248b14] 蜀之謝氏子。禮我一披剃。久親中華天隱和尚。圓具。並承印可。住後上堂。陰極陽回。百卉萠芽開萬境。乾旋坤轉。羣芳吐艶遍三千。分明漏洩無餘事。天地同根體一然。山僧恁麼告報。大似將濁物投於淨器。撒沙向諸人眼裏。於中還有忍俊不禁底麼。出來為眾竭力。看看。如無。山僧還有第二杓惡水。潑汝諸人去也。卓拄杖。喝一喝下座。

石阡中華識竺海倫禪師

[0248b21] 蜀之夔州張氏子。寓荊州禮天吼和尚披剃。依敏樹老人具足。久親天隱和尚。並輔隱闢中華。又遊江南。歸志愈堅。苦任監寺十餘載。承隱印證。辭回蜀之遵義居靜。後隱圓寂。中華虗癈。眾挽師繼席焉。

眉潭白筠以四教禪師

[0248c02] 蜀之葛氏子。父避亂寓夜郎。母彭氏。夢僧乞齋覺而生。年十二。禮朝陽寺月如剃染。廿五依天峰受具。久參天隱和尚印記。師有不出世之志。故闢此山為常居。

天湖印禪師法嗣

都勻別南傳旨禪師

[0248c07] 蜀之牟氏子。久參天湖和尚印可。性執傲。甞有不出世之說。生平不交權貴。僻居勻城鼓樓山半之三元庵。數十餘年。足不越閫。太守扣門。竟不為禮。學者求開示。惟默然而。勻郡諸山。欽重師道。為建壽塔於城南十里吳家司山畔。康熈庚辰仲冬。告眾曰。吾於後月初六日辰時。欲去世矣。眾以為戲。師見眾不然。預於初四日。發帖辭諸山。諸山雲集。師復曰。衲僧家豈肯舁箇死屍過市。吾欲自出。是時合郡僧俗翕然。惟郡守疑而不信。出示禁眾。以逆留之。師聞叱曰。癡漢。正恁麼時。莫道太守。直饒當今到來。亦留吾不得在。言畢。自趨入龕。竟坐逝矣。太守聞之。立時親送。舉火時。咸聞異香遍野。火後收骨舍利。入塔藏焉。世壽七十三。僧臘五十六。

安平天台月峰琰禪師

[0248c20] 安籠凃氏子。母王氏。禮本山幽玄薙染。參雲腹和尚圓具。雲示參萬法歸一話。師侍雲。住普陽常壽永寧中和。往來日久。後遇天湖和尚到山。師堅留住。不時請益。一日立於簷下。忽爾渾然無見。從午至夕方甦。通身汗流。自覺身心輕快。如卸百斤擔子。遂作偈呈湖。湖即印證並囑。住此山廿餘年。示寂。塔於本山之後。世壽五十九。僧臘四十三。

[0249a03] 元旦上堂。昨日臘月三十。今朝正月初一。寒巖枯壑回春。積雪凝氷解釋。木人漫撫沒絃琴。石女橫吹無孔笛。且道。台山長老。又作麼生。良久插香云。香焚寶鼎祝皇室。

[0249a06] 上堂。世尊傳金襴袈裟與迦葉。移花兼蝶至。吾師付大紅偏衫與性琰。買石得雲饒。若是具眼衲僧。何用覿面打開。當陽展示分明。雞足山中。一場鈍置。大庾嶺上。互相熱瞞。還知麼。其或未知。且看據款結案去也。卓拄杖下座。

[0249a10] 上堂。佛身充滿於法界。普現一切羣生前。隨緣赴感靡不周。而恒處此菩提座。且道。如何是菩提座。遂以拂子打圓相云。到者裏十箇有五雙。若非覿面熱瞞。便是當頭蹉過。即今還有不蹉過底麼。且喚來。與老僧洗脚。

[0249a14] 中秋小參。諸方佛法塞山海。惟有天台一字無。今日中秋佳節至。陞堂默坐嘴盧都。良久以拂子畫○云。幸喜還有者箇。不然。則辜負此箇時節去也。未審者箇從甚處得來。顧左右云。休從天上覔。莫向水中尋。小參。無明識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以拂子打圓相云。者箇是無明。那箇是佛性。又打圓相云。者箇是佛性。那箇是無明。又打圓相云。者箇是幻身。那箇是法身。又打圓相云。者箇是法身。那箇是幻身。諸昆眾。山僧如此分析。爾諸人作麼生領會。倘若會得。喚作無明也可。不喚作無明也可。喚作佛性也可。不喚作佛性也可。喚作幻身也可。不喚作幻身也可。喚作法身也可。不喚作法身也可。所以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雖然如是。山僧自喫三十拄杖始得。何故。不見道。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0249b04] 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師云。梅花雪裏開。

[0249b05] 問。如何是濟北家風。師云。棒頭血滴滴。

[0249b06] 問。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在甚麼處。師打云。且看在甚麼處。

[0249b07] 問。如何是古佛心宗。師云石頭。進云。如何是最上乘法。師云籬笆。進云。學人不會。師云。遮牛遮馬。

天語懷禪師法嗣

習安雲鷲頂相慕禪師

[0249b11] 本境劉氏子。因父任滇之臨安。師偕往。暇日遊鷄山。隨喜勝峰寺。突然發心出家。父令人勸之。不返。遂依本寺和雅和尚披剃。竝求具足。後誅茆於獅子林。居靜數載。因念大事未明。矢志行脚。至蜀之遵義白牛砂岡。參天語和尚。發明印證。歸里闢建雲鷲開法。廿餘年。足不越閫。時丁巳季秋。一日示微恙。告眾而寂。塔於本山之麓。世壽七十三。僧臘四十八。

[0249b18] 上堂。經律論。戒定慧。伸手抓頭。反手抓背。火裏蝦蟆吞却月。反覆看來又不會。直饒會。也是瞎驢趁大隊。喝一喝下座。

[0249b20] 示眾。我本有一訣。見為諸人說。擬更問如何。拄杖劈頭楔。

[0249b21] 師甞問僧曰。精進持淨戒。猶如護明珠。上座明珠。在甚麼處。僧擬開口。師便打。往往未有契其機者。

貴筑永興桂魄頂禪師

[0249b24] 蜀之潼川母氏子。於本境中和寺薙染。入黔參天語和尚印證。住萬壽。遷東山。後終於永興。

[0249c02] 上堂。髑髏常干世界。鼻孔摩觸家風。用則與八大龍王鬬富。不用則半文不值。到者裏。直得攪長河為酥酪。變大地作黃金。且道。得力在甚麼處。良久豎拂子云。金鏃慣調曾百戰。鐵鞭多力恨無讐。喝一喝下座。

[0249c06] 上堂。萬壽打開布袋口。昂藏鼻孔金毛走。一朝滿地化麒麟。箇箇面南看北斗。此四句中。內有一句。能縱能奪。能殺能活。若人檢點得出。不止一生參學事畢。更與千聖同出手眼去也。還得麼。卓拄杖云。移舟諳水脈。舉棹別波瀾。

[0249c10] 示眾。春風解凍。百草萌芽。有一句子。著眼瞎。於此薦得。許你具參學眼。

普陽長壽桂鉉慧禪師

[0249c13] 蜀東長邑陳氏子。因世變入黔。至普陽龍泉寺。禮大光披剃。依雲腹和尚圓具。後參天語和尚印可。

[0249c15] 上堂。凝然湛寂。十方獨露。一塵不動。萬象全彰。本無言象之表。亦無淨染之名。絕情絕見。明如杲日當空。超聲超色。寬若太虗無際。所以道。一處通處處通。一處明處處明。頭頭不昧。法法皆真。然雖如是。卓拄杖一下云。不因漁父引。怎得見波濤。

[0249c20] 上堂。驀拈拄杖云。這木上座。赤條條。沒人情。硬赳赳。無回互。不著佛。不著法。不著僧。汝等諸人。總向者裏。覔甚麼碗。良久云。正所謂巧匠爐邊多純鐵。良醫門首足病人。一時打散。

[0249c23] 上堂。斬釘截鐵。未是作家手段。推山倒嶽。亦非向上鉗鎚。何故聻。石虎吼時山谷響。木人唱處鐵牛驚。祇如當下恁麼得去。又作麼生。良久云。覔火和烟得。擔泉帶月歸。

[0250a02] 示眾。參若不透。理即不圓。悟若不深。智亦不濶。參得透。理必圓。悟得深。智必濶。若是出格人。果不向窠窟裏作活計。別具一段手眼。一便破。山河大地。盡在一粒粟中。三世諸佛。總歸一毫頭上。華藏剎海。不離脚跟之下。百億須彌。見在眉睫之間。一任脫灑。隨方應物。雖然如是。猶是化門邊事。如何是頓超直截一句。顧視大眾云。推倒須彌存日月。放開布袋納虗空。

聖符越禪師法嗣

思南天慶福圓滿禪師

[0250a11] 南直鳳陽楊氏子。自幻出塵。年十九行脚。至楚之靖州青雲山。依願如律師受具。後入黔江口之香山。久親聖符和尚印可。住九臺天慶禪院。

[0250a14] 上堂。年年此夕慶元宵。萬戶千門佳氣饒。一盞無油燈自焰。光明破暗不須挑。大眾。曠大劫來。者盞無油燈。爾等有眼。切莫錯過。卓拄杖下座。

[0250a16] 眾。出家子切為何事。方能辭親割愛。剃髮染衣。身入空門。莫不是為生死一大事因緣心切。故求受戒參禪。乞善知識決擇之。生死既明。亦更不可有違初志。錯過目前。目前若得端的。自然不被一切污染。何為污染。即今所說。種種言辭。豈不是污染。說心說性。亦是污染。說玄說妙。亦是污染。坐禪息定。亦是污染。著意思惟。亦是污染。只今恁麼形書紙筆。亦是特地污染。除此之外。且如何是潔白無染處。良久云。金剛寶劍當頭截。莫管人間是與非。

石阡鳳凰衡嶽行規禪師

[0250b02] 楚南武攸蔣氏子。在黔之侗仁江口香山寺。禮聖符和尚剃染。圓具。並以印可。住鳳凰。而終塔於鎮遠陽迎仙寺後。世壽四十九。僧臘十八。

赤松領禪師法嗣

眉潭鳳凰大拙淨霞禪師

[0250b07] 上堂。轉得山河為自。天地同根物一體。更於自轉山河。沙界全身不是他。所以道。法身清淨等虗空。應物現形水月同。莫道他山芳草綠。春來處處百花紅。喝一喝下座。

雲石明源禪師

[0250b11] 高安吳氏子。母胡氏。在楚平溪紫氣山。禮省念剃染。矢志行脚。至常德翠微。依雪崘和尚圓具。參赤松和尚印可。

[0250b13] 上堂。一槌粉碎。徧界揚輝。一句纔彰。十方慶讚。物物龍驤虎驟。頭頭賓主交參。正恁麼時。直得七星臺畔。木人起舞。紫氣峰頭。石女謳歌。還委悉麼。卓拄杖一下云。有九臯難翥翼。馬無千里漫追風。喝一喝下座。

[0250b17] 晚參示眾。目前無法。萬象森羅。意在目前。十方坐斷。不是目前法。瞞得阿誰。非耳目之所到。走殺天下衲僧。即此四轉語內。有一句。能縱能奪。能殺能活。於此薦得分明。也是秦時[車*度]轢。

[0250b21] 頌高峰竹篦。三尺吹毛覿面酬。半同引玉半垂鉤。當陽若不明斯旨。劒去徒勞苦刻舟。

[0250b22] 離四句絕百非。藏頭白海頭黑。明眼衲僧瞞不得。若從箇裏辨端的。直待當來問彌勒。

鐵梅珍禪師法嗣

貴筑中興逈然月禪師

[0250c02] 黃州曾氏子。在黔之寶臺山薙染。依語嵩和尚圓具。參鐵梅和尚印證。

[0250c03] 上堂。拂面寒風吹。得枝殘葉落。片片飛空。西來祖意八字打開。巍巍蕩蕩。無窮拈來且非文字。四方八面皆通。且道。通後如何。卓拄杖云。渾身徹骨無回互。脫體風流得自由。

習安石佛浮月海禪師

[0250c08] 清鎮劉氏子。在城觀音閣。禮智融披剃。依天湖具足。參鐵梅和尚印可。重闢石佛。有投老計。門人預為師建塔於寺西。師嘗咏牧牛歌曰。人牛兩俱忘。無物堪比量。本來原不動。動處却非常。

[0250c12] 上堂。恁麼來者閙浩浩。不恁麼來者靜悄悄。閙浩浩靜悄悄。石佛拄杖子。總未肯相饒。因甚如此。卓拄杖云。萬派聲歸海上消。

清鎮普化古月明濟禪師

[0250c15] 蜀之彭氏子。寓黔清鎮叢林寺。禮慧融披剃。參鐵梅和尚印可。

[0250c16] 住普化上堂。搖鈴舞鐸。鼓弄後昆。翻觔打斗。自揚家醜。濟上座到此。總不與麼也。自邁古超今。光前裕後。於中還有共相證據者麼。莫教腦入膠盆。喝一喝下座。

黔南會燈錄卷第五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5 冊 No. 1591 黔南會燈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