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84n1583_039 續燈正統 第3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3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三十九

  曹洞宗

大鑑下第三十七世

雲門澄禪師法嗣

湖州府苕溪指南明徹禪師

[0628b09] 金華應氏子。年廿二。投古卓剃染。卓示萬法歸一話。令參久之。恨無所入。兩斷其指。徧參明宿。愈覺茫然。還依真寂及無擇。雖有省。終覺礙膺。次從龍池。以追逼過度。狂發幾死。後參雲門。呈所見。門為痛下針錐。始得脫略。一日。門曰。僧問法眼。如何是佛。眼對即汝便是。僧便拜。倘問汝。汝作麼生。師曰。但向道。清風度廊下。門曰。未在更道。師曰。到者裡。道箇甚麼即得。門默之。異日囑以偈曰。心是本來心。法亦無他法。心法祇如是。源源不可絕。當萬曆壬子也。

[0628b18] 同明因。侍立雲門次。門曰。老僧四大不和。汝能療之否。師曰。蒼天蒼天。門顧因。因曰。譫語作麼。門曰。不如者不識字的。

[0628b20] 後住靜苕溪。偶至土橋示疾。僧問。大師得力宗門。今日臨行一句。如何分付。師震威一喝。僧視之。則師逝矣。

紹興府明因麥浪明懷禪師

[0628b23] 山陰王氏子。五歲驅烏天王寺。十七秉具雲棲。遊講肆有聲。聞宗門事有疑。遂參雲門。門問。見猶離見。見不能及。如何是見不及處。師下語無當。乃再拜求示旨要。門曰。者裡無甚旨要。汝。時中但看箇見不及處。自有所詣。師參究之久。愈覺茫然。一日看雲門推出旁僧曰。大眾證明話。以對雲棲舉海底泥牛銜月走之問。忽然有省。走見門。門即席拈盤菓曰。我用處不換機。你喚他作甚麼。師撲菓落地。門曰。汝適道。佛祖舌頭。瞞你不得。一盤胡桃。汝便破他瞞也。師曰。却是和尚破明懷瞞。門曰。你檢點話頭看。師曰。胡桃只是胡桃。門休去。門赴徑山。乃令師首眾顯聖。丙辰。省門於東塔。會定林同席。師問。大德尊號。曰定林。師曰。葉落歸根時如何。定擬對。師曰。何不道。本來無枝節。到底赤條條。定乃問。大德尊號。師曰。麥浪。曰無風時。甚處安身立命。師劈面一掌。定曰。未在。師曰。三尺浪高魚化龍。癡人猶戽夜塘水。門曰。麥浪。行劍刃上事。若無後語。都成布袋裡老鴉。時埭山虗席。延師主之。拈提宗旨。大有長處。門始付以偈曰。如是之法。宗說兼備。汝今得之。其善保芘。後住明因。

[0628c18] 示眾。洛陽牛犢飲禾頭。荊益田疇減半收。舜若多神柺腹死。江河淮濟淚長流。是汝諸人。還委悉麼。便下座。

[0628c20] 示眾。昨日雨今日風。非空非色。天台來徑山去。是聖是凡。孟八郎漢。檢點得七穿八穴。猶是隔靴抓癢。黃口雛禪。縱饒能打瓦鑽龜。都來接竹點天。何如嬾道人。饑來喫飯。困來打眠。

[0628c23] 後示寂。塔於明因之前山□□□□□□□□。

杭州府寶壽石雨明方禪師

[0629a01] 別號斷拂。嘉興武塘陳氏子。以明萬曆癸巳正月甲申墮地慧業生知。靈根夙種。年二十二。偶遊雙塔寺觸昔緣。遂辭親棄室。投武林法相剃染。一日與老宿。課佛號次。忽擲曰。不惟西方。東土亦可生矣。獨於南泉三不是語。礙膺如塊。時雲門說法嘉禾東塔。師往參。呈所得。門無他示。以俚言熱罵之。而向所礙膺忽消落。嗣閱楞嚴。至我真文殊無是文殊若有是者則二文殊處。不覺身心世界。打成一片。然冷地拶著。未免吞吐不下。復走見門。門示以本色鉗錘。不少假借。次參博山憨山二老。俱有得。未。納戒雲門。壬戌。辭門住山。饑寒毗佛洞。風雨西方菴者。久之。心智泯。如大死人。却恨死了活不得。復下西峰。再參雲門。一日門上堂曰。放下著。師乃豁然。通身慶快。呈偈曰。平空一擲絕躊躇。轉眼風波徹太虗。會得竿頭舒卷意。放生原是釣來魚。門閱畢。佯為叱之。經行次。聞僧舉大慧語禮侍者淨剝荔枝話。忽軒渠一笑。首座搊住曰。道道。師曰。恰值某甲持不語戒。座奇之。時有僧問話。而身甚抖戰。門曰。問話且置。把者抖戰的去了著。師突出曰。和尚何得以貌取人。門擬答。師却作抖戰勢。門曰。賊。師曰。賊賊。自是機鋒人莫敢犯。一日入室。門問。如何是一口道不盡底句。師曰。晨昏禮拜和尚。也是尋常事。門曰。趙州道無。意作麼生。師曰。和尚喜著棋。某甲麤知。門曰。他道有。又作麼生。師矢口頌曰。家家有幅遮羞布。放下便能當雨露。獨怪當年老趙州。擲却頭巾頂却褲。門遂以大法囑累之。當天啟癸亥臘八也。於是。走楚謁黃檗。養靜兒山下。丁卯。奔計雲門。南入香栢峰。決志活埋。崇禎辛未。始起象田。壬申。開法天華。甲戌。領顯聖院事。丙子。主餘杭寶壽。兼理龍門。戊寅。住西禪。己卯。主法雪峰。壬午。復結制天華。甲申。主東塔。順治丙戌。住佛日 上堂。未離兜率。已降皇宮。及其降也。一場[怡-台+羅]懡。未出母胎。度人畢。及其出也。一場[怡-台+羅]懡。致使後來一隊釘樁搖櫓漢。盡道。不動步而周徧十方。不開口而言滿天下。蒼天蒼天。總不如東村西舍。胡張三黑李四。朝隨流水去。暮踏白雲歸。醉忘春草綠侵扉。

[0629b12] 上堂。閙市裡識得天子。念念不違於北闕。百草頭薦得祖意。時時奉重於尊堂。不許義斷功忘。尤當竭忠盡孝。雖然。更須知我者裡。別有生涯。且道。是甚麼生涯。良久曰。富沙灘上撈魚蝦。

[0629b15] 東塔上堂。指塔曰。多寶佛塔。為汝轉根本法輪了也。是汝諸人。還委悉麼。良久曰。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處聞來方始知。乃顧謂侍者曰。山僧今日眉毛在麼。

[0629b18] 上堂。夜半金烏。突出難辨。日中玉兔。覿面猶迷。齊彭殤一死生。儒宗之妙唱。即生滅非生滅。釋氏之玄提。露柱懷胎。特牛生子。且道。是妙唱。是玄提。咄。無將送客風。翻為留客雨。

[0629b22] 上堂。四十九年。三百餘會。決定不是第一義。摩竭掩室。毗耶默然。決定不是第一義。九載面壁。千七百則。決定不是第一義。畢竟如何是第一義。良久曰。心不負人。面無慙色。

[0629c01] 上堂。智人一言。快馬一鞭。便恁會去。猶涉聯纖。驀拈拄杖曰。看看。松篁橋水逆流也。你輩。要點鐵成金。轉凡為聖。喝。消得龍王多少風。

[0629c04] 上堂。在日用中錯過。喫飯穿衣。向筵席上去覓。酸梨甜棗。貪觀天上月。失却手中橈。深為可憫。大眾。且喚甚麼作手中橈。癡人面前。不得說夢。

[0629c07] 上堂。寶壽山高突兀。中有人不相識。中有境取不得。欲擬心身命失。奇花幽木不知年。古塔新開舊石田。此日為君重說破。寶龍橋下水連天。喝一喝。下座。

[0629c10] 法相上堂。古定光今法相。驀地相看難度量。短十尺長一丈。橫看成嶺側成峰。幾希惱殺丹青匠。無底盂一箇。斷鼻草鞋一緉。海角天涯走一回。兩耳依然在肩上。

[0629c13] 象田上堂。者片田地。人人都有。只是不會料理。致使荒却。所以勞他上古。象為之耕。鳥為之耘。梵卿禪師。為之灌。蔭念首座。為之扶耒。靈禪者。為之繼耕。今日眾中。若有能向前承賃。善於料理者。驀拈拄杖曰。山僧有全紙契書。兩手分付。有麼有麼。良久。眾無語。乃度拄杖與侍者曰。且收著。

[0629c18] 上堂。舉趙州因婆子遣使請轉藏。州下禪牀繞一帀。向使者道。轉竟。使歸語婆。婆曰。我比來要轉全藏。為甚麼只轉得半藏。師曰。且如那半藏。還曾有人轉得麼。山僧。今日為諸人轉去也。良久曰。如是如是。又良久曰。不是不是。

[0629c23] 上堂。木童撫掌。石女嚬呻。三家村裡廖鬍子。十字街頭等箇人。且道。等箇甚麼人。雪消溪水活。又見一年春。梅花枝上月三更。

[0630a01] 小參。識得破意不過。不知把住要津。即是私通一路。隨爾顛倒。以緇為素。帶累三世諸佛。也要在草裡坐。驀竪拂子曰。者是草。還有出得三世諸佛者麼。良久。擲下拂子曰。令人長憶李將軍。萬里天邊飛一鶚。

[0630a05] 開示。諸方有貴見識不貴操履者。有責操履不貴見識者。殊不知。古人論見識。即是操履邊的見識。論操履。即是見識邊的操履。言行相符。初無先後。黃龍南。坐事入獄者六十日。後謂弟子曰。我當時在獄中。得法華遊戲三昧。弟子請問其說。南曰。凡獄吏之治有罪者。痛加槌楚。欺詐情盡。雖有嚴刑酷法無所施。於是。就死無恨。今學者。有狂妄心欺詐心。不以知見智慧之力治之。又何由而得安其心哉。故山僧屢屢教你。不要求安樂。一切苦來。病來痛來。不如意事來。都是你親切的善知識。不可錯過。若是恣汝身心。頭頭順適者。却是你的生冤家。不可不先覰破也。然則與麼說話。現前大眾。無不盡知。但到對境臨場。未免暗自走作。所以道。說時似有貪瞋藥。對境全無戒定。方嗟嗟者逆順二境。尚不能安閒自由。又說甚麼見地。又說甚麼操履。你輩有志參學。切須仔細。

[0630a20] 僧問。玄沙道。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意旨如何。師曰。腦後見腮。莫與往來。

[0630a22] 問。那吒柝骨還父。柝肉還母。未審。將何說法。師曰。冬不寒臘後看。

[0630a23] 問。凡有言句。盡屬染污。如何得不染污。師曰。巡人犯夜。

[0630a24] 問。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畢竟是箇甚麼。師曰。老鼠吞大象。

[0630b01] 問。馬祖道。藏頭白。海頭黑。是何意旨。師曰。猩猩自古惜猩猩。

[0630b02] 問。一悟永悟。因甚却有大法未明。師曰。無米熟熬油。

[0630b03] 問。併却咽喉脣吻。請師答話。師曰。此問不答。曰為甚不答。師曰。恐犯咽喉脣吻。

[0630b05] 問。此土無佛。向那裡描畵。師曰。賊身露。

[0630b06] 問。渠不是我。我不是渠。渠我兩不立。何處得逢渠。師曰。堯眉八彩。舜目重瞳。

[0630b07] 問。佛祖談不及處。請和尚下一轉語。師曰。沒有者閒工夫。曰和尚舌頭長也。師曰。你那裡見得。曰學人把臂共高歌。師曰。且緩緩。

[0630b10] 石車乘。同師坐次。黃元公問。雨石相磕時如何。師曰。只可自怡悅。不堪持贈君。

[0630b11] 問。父母未生前。還許學人會也。無。師曰。問即不得。曰恁麼則不弄鶯啼舌。解吟無字。師曰。易拾爐中雪。難分海底燈。曰肯諾不全蒙師指。不犯師顏。請借賓。師曰。好炊無米飯。供養莫將來。曰祇如將來又作師生。師曰。恐喪我兒孫。曰恁麼則借他香燭。稱他壽去也。師曰。新茘枝。新茘枝。

[0630b17] 順治乙酉。送散木老人木主。人徑山祖堂。丁亥。八閩。部使者。遣官致幣。請興雪峰芝山。師堅辭不赴。一日忽語眾曰。世界勿寧。不如歸去。好每結冬。必以元正小盡解。戊子初三。即撾鼓上堂曰。人人藤斗笠。箇箇水雲包。出門踏著草。途路轉迢遙。到者裡。不倒斷得一回。直饒說箇回途得妙。就路還家。便是千里萬里。者也只因你不能向異類中行。且道。異類又如何行。乃屈指曰。一雞。二犬。三猪。四羊。五牛。六馬。為甚麼七不道。參。至晚示眾諄諄。次早。辭眾出山。首座問。和尚幾時回。師曰。初八九。初六至寶壽。囑院事。初七上龍門。晚示微恙。付託殷勤。次早。命浴罷。端坐不語。門人問。還有分付也無。師曰。恰有箇分付。遂坐脫。當八日申時也。闍維。塔於龍門金龜巖下。壽五十六。臘三十五。師行道一十八載。住持名剎凡十餘。穎悟逸格。靈變天生。故。機用殺活。不可測識。其愛才作人。出於性成。雖鉗錘嚴厲。人皆親如父母。包荒馮河中行是尚。故諸方皆稱。為熱惱中之清凉幢云。

杭州府愚菴三宜明盂禪師

[0630c11] 錢塘丁氏子。生而有異。八歲。與群兒戲。喜歌梵唄。十四。斷暈喜習定。有禪者叱其非。令看高峰主人公話。忽一日觸龐公語。成偈曰。鐵牛解吼。木人善走。心境如何。打箇筋斗。但於托產難話有疑。年二十三。投真寂印薙染。喜博聞。印甞挫抑之。一夕經行。憶婆子轉藏因緣。觸香桌有省。舉似印。印曰。汝悟道耶。師曰。道即不悟。捉敗趙州。印曰。甚處見趙州。師乃敘所得。印曰。如何是那半藏。師曰。此是透法身事。印遽劈面一掌。師退。次參雲門。入堂。約不語戒正提撕。忽門入堂。高聲曰。放下著。師不覺掀眉一笑。門問。懷州牛喫禾。為甚麼益州馬腹脹。師曰。問取露柱。門曰。祇如樹倒藤枯。畢竟句歸何處。師曰。長江翻白浪。門曰。如何是一口道不盡的句。師曰。小月落孤峰。門曰。尚疑你在。師遂成偈曰石傘峰前玉一溪。逢源那說動舟迷。落花無限春山暮。得路還家聽鳥啼。門捓揄之。師拂袖出。一日入室。門曰。狗子佛性無。意作麼生。師應聲頌曰。佛性無佛性無。秤錘落井却能浮。曾經捉敗趙州後。拍手終朝唱鷓鴣。門可之。遂囑累焉。嗣是事徧參。抵黃麻謁無念有。有見詬罵不。師問。南泉斬猫。意旨如何。有憑陵曰。我殺不得汝邪。師曰。殺即任殺。斬猫意旨。畢竟如何。有曰。待趙州來。與汝道。師拂袖便出。聞雲門訃。歸哭影堂。眾請小參。舉石霜徧界不曾藏因緣。畢曰。大眾不曾藏。東風搖拽柳絲長。紅肥綠瘦。紛紛蛺蝶度危牆。燕子雙雙繞畵梁。作彈琵琶勢曰。謾剔銀缸。夜深獨自理宮商。復喝一喝下座。乙亥。住龍門。次住化山。崇禎癸未。繼席顯聖。戊子。結制宗會。己丑。說戒真寂。次結菴湖濵養母。庚寅。主梵受。丙申。主朱明。

[0631a14] 上堂。無縫塔葢覆官家。喫油糍難瞞土地。三世諸佛。有智而沉下僚。白牯狸奴。無德而居上位。直賤非賤。直貴非貴。總不若露柱燈籠。善于和會。卓拄杖曰。此是無諍三昧。

[0631a18] 上堂。點得無油燈。豁開頂門竅。走入閙市叢中。左右逢源得妙。如何寒山子。忘却來時道。阮籍猖狂。孫登長嘯。

[0631a20] 上堂。百草頭。識取祖師。草枯了也。閙市裡。識取天子。市散了也。諸人向甚處相見。良久。以手招曰。猩猩我與你相見了也。

[0631a22] 上堂。日上海門東。雲裡越山。無數前村。紅樹欲與杏花相妒。橫橋野水。杖藜徐步。祇恁劉郎前度。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

[0631b01] 上堂。大眾。世尊拈花後。還有人舉著箇事麼。良久曰。要識來年米價。問取東村王大。

[0631b03] 上堂。好休休去不休休。白首登科戀黑裘。黃菊謾誇霜後色。白雲紅樹滿荒坵。舍利弗沒來由。劍去徒勞更刻舟。果然世累金輪子。豈肯要功萬戶侯。

[0631b05] 小參。新豐一句。當陽道破。不涉脣吻。成露布。細雨濛濛。黃花滿路。打失衲僧鼻孔。忘却邯鄲故步。古鏡臺前。幾多錯誤。顧大眾曰。露。

[0631b08] 小參。雨後遠山風致美。窓前紅樹看花蕋。樓頭清夜洞簫聲。月下相將步煙水。委不委。切忌錯過棚頭傀儡。

[0631b10] 小參。牛頭未見四祖前。百鳥銜花。見後野鬼飛沙。堪笑長汀布袋子。却從閙市作生涯。大眾。歸堂喫茶。

[0631b12] 僧問。洞山道。吾常於此切。意旨如何。師曰。我二十年亦曾疑著。今日被你一問。直得口啞。

[0631b14] 問。如何是透法身的句。師曰。青荷葉上耍孩兒。

[0631b15] 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曰。我清早割菜。晚上擡水。那裡有閒氣力。與你們纏。僧無語。師曰。菩提薩婆訶。

[0631b17] 僧參。師曰。還委悉麼。曰香煙與和尚道甚麼。師曰。朝打三千。暮打八百。東家杓柄長。西家杓柄短。還有話會也無。僧擬議。師便打。

[0631b19] 問僧。你在者裡做甚麼。曰參主人公。師打。噴啑一下。僧罔措。師曰。誰在那裡說我了。僧作禮。師曰。老僧入地獄有分。

[0631b22] 師應機說法。不循途轍。故領略者鮮。其歸隱愚菴時。甞有示眾曰。遠山如黛。野水碧波清漾。衺橋隱隱聽雞鳴。村舍草籬門巷。鷺鷥刷羽蘆汀。征鴈數聲嘹喨。風中簫管短長聲。夜來月自凋。桐上政黃牛。橘皮湯止渴。嬾殘師芋香無恙。髮長籍草坐南薰。白眼視公侯卿相。愚菴老僧。船子和尚。堪笑箇不唧[口*留]漢。擯出院又罰饡飯。良久曰。十洲春盡花凋殘。珊瑚枝頭紅日上。

[0631c05] 師。恥禪者空腹高心不明一經。故時及講演。應機接物。有古雲門風。即動上諧謔。一皆密義。康熙乙巳十月十一辭世。壽六十七。臘四十五。塔全身於顯聖前山之陰。

紹興府東山爾密明澓禪師

[0631c09] 別號散伊。會稽王氏子。生而雄偉。力能仆牯。賦性爽直。見義敢為。年二十二。謁貞白珊於大慈。決志力參。殆忘寢食。偶德清舟中聞鑼聲。有省。述偈曰。鑼震空身世。觀音獨露身。泥牛銜月走。木馬報新春。年二十七。潛往開元薙髮。復依珊於光明寺。珊沒。訪一金融。融知為法器。使參雲門。以聞鑼之得呈之。門曰。此宿根所致耳。尚須知有向上一著。師唯唯。一日門上堂曰。放下著。師忽全身脫落。呈偈曰。夜半霜寒月忽低。行人到此盡遲疑翻身踏斷來時路。點點星輝斗柄垂。門可之。越二年。以偈囑累曰。鑼鳴與鼓響。觀音塞耳門。真得圓通意。騎月上崑崙。當天啟癸亥佛成道日也。師以授受重。晦迹東山香雪塢。有大溈之風。無何。門示寂。師以育王殿事抵金陵。適博山來。說法天界。師謁之。與論法門細大及物不遷旨。徵辨。竟日無少讓。山曰。江南佛法。洵有人矣。崇禎戊辰。東山國慶寺。延師為重興。不數年規制大備。丙子冬。開法梅墅彌陀。次年。領顯聖院事。庚辰。仍歸東山。有以徑山雪竇請師。皆力辭。唯以顯聖不可一日無主。於是復理焉。

[0632a03] 上堂。少林九載面壁。言滿天下。釋迦四十九年說法。初無一字。多不在添。少不在減。今日東山。與他踢翻窠臼。不刻華文。不書梵篆。直是箇無文印子。尋常逢逆則譏訶怒罵。遇順則四海春風。兄弟們。猶道者漢。面皮少黃黑在。然則畢竟添多即是。減少即是。有人緇素得出。許伊具一隻眼。緇素不出。亦許伊具一隻眼。為甚麼。且要賞罰分明。

[0632a10] 上堂。舉瑯琊問舉上座。近離甚處因緣畢。師曰。眾兄弟。向二尊宿舌頭上。打得箇鞦韆過來。方得知道出常情。非特不被是非絆却。且能即是非。而作佛事。其或未然。君向西秦。我之東魯。

[0632a13] 少參。興化擯維那。要顯吾道一貫。大顛打首座。始信教外別傳。我顯聖者裡。有時。綿包特石。拶得萬象成狂。天上有星皆拱北有時。鐵裹胡葱。逼得千林盡櫱。人間無水不朝東。驀竪拂子曰。尚有者箇。不與諸人道破。何故。擲下拂子曰。海神知貴不知價。留與人間光照夜。

[0632a19] 小參。立功勳存照用。大似緣木求魚。收視聽黜聰明。何異牯牛取乳。又道。道。非見聞覺知。不離聲色言語。據如上說。且道。畢竟如何行履。始得恰好。良久曰。路逢死蛇莫打殺。無底籃子盛將歸。

[0632a22] 除夕小參。三十六旬。渾具吉悔吝。七十二候。無非加減乘除。須知雲裡千峰自秀。劫前萬象常新。寒松帶露。亭亭獨立巖頭。修竹欺霜。凜凜全超物外。諸人向者裡。倒斷得一回。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其或未然。來朝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舉僧問風穴。塵鹿成群。如何射得塵中塵。穴云。釣船載到瀟湘岸。氣咽無聊問白鷗。頌曰。帝遠天高罵至尊。偶逢國士降絲綸。詔宣率土歸皇化。羽族銜蘆過鴈門。

[0632b06] 舉僧問投子。三身中。那一身說法。子彈指一下。頌曰。鳥啼花落昧當人。說法何曾假數身。折箸拈來旋北海。魚龍方識水為親。

[0632b09] 舉青林虔。因僧問學人竟往時如何。師著語曰。切忌流連忘返。林云。死蛇當大路。勸子。莫當頭拍嬭諕小兒。僧云。當頭時。如何拚命喫河魨。林云。喪子命根。今日堂中。幾人喪身失命。僧云。不當頭時。如何燒却了也。林云。亦無迴避處。滿眼滿耳沒蹤迹。僧云。正恁麼時。如何弗得黏皮帶骨。林云。失却了也。船不漏針。僧云。畢竟向甚麼處去。果然果然。林云。草深無覓處。打則打了。你還見麼。僧云。和尚也須隄防。引得孩兒會打爺。林撫掌云。一等是箇毒氣。慷慨殺身易。從容就義難。復曰。山僧與麼批判。諸人且作麼生會。良久曰。借問漁舟何處去。夜深依舊宿蘆花。

[0632b19] 師行道一十五載。視人無高下。接物善權變。其住院領眾。威而不猛。寬而有節。秘重大法。不輕以隋珠彈。鞭龍撻象。摧鋒破堅。槩出諸從容指顧間。言到行到。宗通說通。誠不虗博山之預識也。崇禎壬午夏。示微疾絕食旬餘。而示誨談笑。不異平昔。六月十六寅刻。說偈而化。壽五十二。臘二十五。塔全身於顯聖之南山。

紹興府香雪菴具足明有禪師

[0632c02] 會稽楊氏子。弱齡事親至孝。父病。甞割股救之。年廿二出家。參念佛是誰。聞雲門家法。迥別諸方。遂往參焉。聞僧舉北斗面南看話。疑情頓發。一日殿上經行次。舉首見前山。豁然大悟。述偈呈門曰。虗空粉碎無偏正。大地平沉孰是親。從今了却相思債。石虎泥牛笑轉新。門印以偈曰。孝為至道之先。孰能於此兩兼。時中護念如是。諸佛慧命可全。當天啟乙丑也。後出住上虞香雪。

[0632c09] 斷拂老人問。古人道。堪與佛祖為師。未審。佛祖又學箇甚麼。師曰。佛祖。聻。拂曰。與佛祖為師。聻。師曰。黃山谷後園種菜。拂曰。不問佛。不問祖。不管你佛。不管你祖。速道速道。師曰。東村桃樹。西隴梅花。

[0632c13] 僧問。久滯不通時如何。師曰。數珠在手。曰音聲未息時如何。師曰。葶藶子。曰六窓未淨時如何。師曰。相見了也。

[0632c15] 示寂日。象田問。古人云。病有不病者。如何是不病者。師默然田。曰恁麼莫便是那。師曰。三十棒領。出自打。田曰。臨末稍頭一句作麼生。師喝一喝。田曰。此後如何。師曰。南山雲北山雨。

[0632c19] 時未有繼嗣。乃以如意法衣法卷。寄斷拂老人。為求法器偈曰。香栢枝分秀。隨緣折一枝。花開香雪遠。何必異苗為。示寂。塔於顯聖之南山。

湖州府弁山瑞白明雪禪師

[0632c22] 別號入就。桐城楊氏子。生於萬曆甲申子月廿六。方毀齓。遽脫左髦。事母卓有孝聞。年二十。從九華聚龍剃落。紫栢可。授以毗舍浮佛偈令持。戊申。納戒雲棲。庚戌。參雲門。門問。向來作甚麼。師對以持毗舍偈。門曰。四大是假。妄心是空。阿誰拖你者死尸來。師鈍置。疑甚至痛哭抵死。一日聞門舉南泉斬猫話。當下知有。遂將蒲團拋出。門曰。一語下徐州。會隨眾侍門橋上。門曰。溪水潺潺。汝等各道一句看。師曰。敲空有響。擊木無聲。門笑之。越六日。聞鐘聲頓爾大徹。自是有機辨。出眾中。丙辰。縛茅皖公山。己未。徧參基隆博山諸老。機語契甚。庚申歸省雲門。明年。屏居天柱峰。癸亥。門擢師為座二座。嗣住靜鐵壁居。有僧請益高峰主人公話。師示以頌曰。打破碧瑠璃。卸却珍御服。枕子開口笑。雙髻罵天目。丙寅秋。復還雲門呈偈。有欲識老胡親的旨。金烏夜半麗中天句。門以為語無滲漏。善解回互。遂付以偈曰。誕生原是妄安名。空裡栽花忒現成。滿口道來無可道。威音那畔少知音。無何。門逝。眾推師繼席。當崇禎己巳冬也。庚午。剪榛湖州弁山。復古龍華寺。至若越之戒珠延慶。湖之白。台之護國。則以其請應之。丙子。遯隱贛州崆峒。庚辰。建安王。迎主洪都百丈。住世七坐道場。

[0633a19] 上堂。開疆展土。彌勒樓現於當處。伐木誅茅。普光殿建在目前。一任朝野高人。出出入入。乾坤道者。往往來來。性海悟於剎那。行門成於頃爾。正恁麼時。煙霞散彩。日月舒光則且置。祇如成家樂業一句。作麼生道。四海水雲明正化。萬黎庶樂無為。

[0633a24] 上堂。覿面無向背。當處絕遮攔。無向背處。嚴密不通風。絕遮攔時。行藏難著眼。直得三際凝然。十方不隔。者裡要用便用。棒喝交馳彰祖令。要歇便歇寂然無縫顯單傳。大眾。正偏兼帶則且置。不涉離微一句。作麼生舉。卓拄杖曰。鐵馬騎牛騰碧漢。烏龜跨上崑崙。

[0633b05] 上堂。飄零黃葉。振古佛之家風。游衍行雲。顯當人之面目。快覩戒珠耀。爐嶽崔巍。一道神光。貫徹今古。雖然。更須知有轉身一路。且作麼生是轉身一路。化功歸己琴堂冷。退位朝君古殿寒。

[0633b08] 堂。一葉扁舟浪裡顛。絲綸拋去看浮錢。鈎頭若得錦鱗現。不負漁翁冐曉煙。以拂子作垂綸勢曰。莫有負命的鯨鯤麼。出來吞啗看。一僧纔出。師曰。單鰕隻鯉。何足為意。便歸方丈。

[0633b12] 小參。一向恁麼。一華一彌勒。一葉一釋迦。一向不恁麼。三世諸佛。無開口處。歷代祖師。無厝足地。更須知恁麼中不恁麼。不恁麼中却恁麼。不恁麼中却恁麼。把住不礙放行。恁麼中不恁麼。解制何妨結制。所以道。太陽門下。日日三秋。明月堂前。時時九夏。者且置。祇如功位俱隱。正偏不立。又作麼生。無陰陽地草常秀。花發寒巖不帶春。

[0633b18] 示眾。今日天中佳節。畵龍艾虎鬬額。奪得錦標歸來。特與諸君漏泄。且作麼生是漏泄底事。石榴紅似火。楊花白如雪。

[0633b21] 示眾。赤水有玄珠。精光生四澤。離婁不可求。罔象偏能得。既得必須護。不護還成失。欲識護珠人。問取幻禪客。大眾護則且置。作麼生是珠。喝一喝。

[0633b24] 僧問。善財初見文殊。得根本智。末上又見文殊。是何意旨。師曰。騎虎頭收虎尾。

[0633c01] 問。若人識得心。大地無寸土。現前山河大地。是有是無。師曰。鏡裡莫攀花。

[0633c03] 問。最初威音王佛。參見何人。師曰。鬍張三黑李四。

[0633c04] 問。桂輪孤朗。為甚麼清光不照。師曰。忘功體更賒。

[0633c05] 問。如何是不思議境界。師曰。螺螄吞大象。

[0633c05] 問。如何是本來面目。師曰。紅日上粉牆。曰不會。師曰。光明燦爛。

[0633c07] 問。發真歸元者。十方虗空。悉皆銷殞。如何是鎖殞底事。師曰。玉人夢破一聲雞。

[0633c08] 師指桃華。問眾曰。靈雲見桃華悟道。諸人見桃花。為甚麼不悟道。眾答不契。一僧進曰。和尚見桃花。未審如何。師曰。山僧不解眼花。曰怎奈即今何。師乃作咳[口*敕]勢曰。山僧有病。出去。

[0633c12] 師參學時。無被臥。不解帶者十三年。質樸不文。端方可重。鍛鍊學者。不假辭色。察有志可操者。鉗錘尤加嚴峻。諸方。於法門有所左者。則力闢之。或諫之。師則曰。摧邪輔正。令法久住。吾豈畏刀斧哉。師性倔強。行止自斷。甞曰。我為法王。於法自在。晚居百丈。風規愈肅。人咸謂大智再來。辛巳穀日。示微疾。領眾益篤。譚論倍常。三月望日。令淨髮。十九。侵晨索浴畢。謂侍僧曰。扶老僧入龕。且搦管書偈曰。來亦無一物。去亦無一物。要知端的意。百丈花梢月。擲筆以手招眾。眾前。師逝矣。壽五十八。臘三十八。塔全身於弁山龍華寺之右側。

紹興府鴈田柳湞居士

[0633c23] 山陰人。參雲門。首以日用不得力請示。門曰。但舉箇是甚麼看。看來看去。忽地放心。始有箇安樂。士為密密提究者有年。一日問。趙州狗子。畢竟是有佛性無佛性。門抗聲曰。道甚麼。士擬舉。門趨步便歸方丈。士隨入方丈曰。不是柳湞。幾成錯過。門曰。放你三十棒。他日又問。世尊陞座意旨。為復在白椎處下座處。門隨與一掌。士曰。分明勾賊破家。門曰。還要第二掌那。士舉張天覺頌本因緣請判。門曰。判且置。如何是頌本。士擬議。門一喝曰。喚作頌本則瞎。一日呈偈曰。是甚麼有些些。對著家君莫問爺。金不博金隨處使。從來常御白牛車。門曰。且道。甚處是趙州勘破婆子處。士曰。壁外葢茅屋。門曰。不是更道。士曰。雷聲甚大。雨點全無。門曰。不信道。

南昌府葉曇茂居士

[0634a12] 參雲門有省。值普茶次。出曰。曇茂昨日偏眾解制了也。門合掌曰。恭喜。士曰。和尚莫塗污人好。門曰。如何是解制的事。士曰。仲冬嚴寒。請和尚萬福。門曰。似則似。是則未是。士曰。大眾散去。遂歸位。門頷之。後以母老。歸里養親有年。覺浪盛說法上藍。時士過訪次。盛問。雲門得力句。還記得麼。士曰。當時恨不唧[口*留]。盛曰。如今又作麼生。士曰。却放過和尚一著。盛曰。咦。

續燈正統卷三十九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