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32 續燈正統 第3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3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三十二

  臨濟宗

大鑑下第三十五世

天童密雲悟禪師法嗣

長沙府溈山五峰如學禪師

[0584b03] 臨潼任氏子。丱歲失怙。從五臺天齊薙髮。圓具於澄律師。遂徧歷諸方。參天童於金粟。一夕話次。童驀伸脚曰。你作麼生。師以脚踢之。童笑曰未在。師曰。和尚道看。童倒臥。師曰。也只是困。童曰。又與麼去也。師禮拜。一日辭行。童握拂曰。喚作拂子則觸。不喚作拂子則背。不得拈起。不得放下。不得下語。不得無語。不得錯舉。若不錯舉。即分付汝。師連跳曰。不要不要。童曰。猶是亂呌亂跳。更試舉看。師轉身曰。某甲去也。童乃付。後掩關弘濟寺。僧問。如何是烏龍一滴水。師曰。虗涵萬象。僧擬議。師以杖趂曰。不宿死屍。問釋迦出世。端為何事。師曰。貧兒思舊債。僧禮拜。師曰。何不再問。僧拂具便出。師曰。癡漢又恁麼去也。僧參。師敲門一下。僧擬開口。師即閉却門。問文殊起佛見法見。聲未絕。師曰。闍黎當受山僧頂禮。僧擬開口。師以手掩却。師出關率眾至烏龍潭。以拄杖探水曰。因甚龍不見。侍者向前禮拜。師便打。者便喝。師以兩手掩耳。者打筋斗而立。師哂之。師至大溈同慶寺祖塔坐次。明維那禮塔來。師曰。禮者枯骨。作麼明。曰將謂忘却。便禮拜。師遂起去。一日普請擇菜。明維那曰。我要止靜去。師曰。那裡不是靜。明打師一掌。師曰作麼。明曰。那裡不是靜。師大笑。癸酉春出山抵金陵。中丞余集生。請駐錫祇陀林。緇白聽法者萬指。未幾染微恙。至七月二十二日午刻。書偈擲筆而逝。法嗣養拙明。迎歸靈骨。建窣堵波於大溈之麓。

蘇州府鄧尉山漢月法藏禪師

[0584c04] 生緣梁溪蘇氏。自幼圓顱於本邑德慶。及長。讀高峰錄有疑。歷十餘秋。至三峰掩死關。聞折竹聲。忽然大徹。時天童旺化金粟。師往謁焉。值童上堂。舉僧問古德。朗月當空時如何。德曰。猶是階下漢。僧曰。請師接上階。德曰。月落後相見。童乃顧師曰。且道月落後又如何相見。師拂具便出。開爐。即命首眾。

[0584c10] 住後上堂。僧問。如何是第一玄。師曰。不是涅槃心。如何是第二玄。師曰。亦非正法眼。如何是第三玄。師曰。三世諸佛只自知。六代祖師口難宣。僧作禮。師曰。汝既知時節。吾今不再三。乃舉盤山曰。向上一路。千聖不傳。慈明曰。向上一路。千聖不然。徑山曰。向上一路。熱盌鳴聲。師曰。不傳不然。熱盌鳴聲。我今無說。汝亦無聞。下座。以拄杖旋風打散。

[0584c17] 上堂。年年冬寒夏熱。朝朝夜暗晝明。使得十二時辰。看看能有幾人。喝一喝曰。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

[0584c19] 病起上堂。山僧前日。通身是病。晝夜攢簇不得。何啻四百四病。正當病時。病亦是病。藥亦是病。那知更有箇不病者。及至病退身安。從前寒熱。眾苦相貌。總不知向甚處去也。三百骨節。八萬毛竅。一一抖得。乾乾淨淨。徧覓病源。了不可得。始信者髑髏皮袋裡面。直是安置伊。不得病與不病。是甚麼閑。大眾。祇是一箇身子。且道。因甚有兩樣。喝一喝曰。夜塚髑髏原是水。客盃弓影竟非蛇。箇中無地容生滅。笑把遺編篆縷斜。

[0585a03] 上堂。未離兜率。降王宮。未出母胎。度人畢。拈起拄杖曰。者上座甚麼劫中成佛來。僧出眾曰。容某甲說道理得麼。師曰。大喻三千。小喻八百。祇要恰者上座意便了。僧曰。拘留孫佛劫中。某却與者上座同參。直至如今。團不圓。分不開。無數知識出世。例皆懡[怡-台+羅]放過。和尚明鑒。是神通。是三昧。師曰。眼若不睡。諸夢自除。僧掀倒几案。師下座。顧大眾曰。三峰今日。死中得活。

[0585a10] 上堂。露柱脚跟穩密。燈籠眼界光明。閱徧五湖禪客。握草盡作黃金。驀然枕子墮落。[祝/土]殺堅牢地神。一向點胸點肋。到此漫不關情。山僧真實相告。又道平地陷人。喝一喝曰。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

[0585a14] 師舉。百丈再參馬祖。被祖一喝。丈直得三日耳聾。頌曰。盡道英雄志可伸。長驅席捲見精神。葫蘆谷斷燎天火。一馬為龍得幾人。

[0585a16] 僧問如何是安隱境。師曰。石幢倒卓門前水。樹骨橫撐殿後山。曰如何是安隱家風。師曰。黑袈裟下雲承座。白楖[木*栗]邊風逗人。曰如何是安隱禪。師曰。坐到月圓香未過。臥教日出粥方粘。曰如何是安隱事。師曰。鐘聲過後催廚版。經韻消時接夜香。曰無眼耳鼻舌身意。意旨如何。師曰。牀下龍眠雲半夜。石邊鳥宿露初更。

[0585a23] 問未雨前時如何。師曰。凍草帶殘雪。寒花夾野雲。曰正雨時如何。師曰。陰陰煙霧裡。落落數家村。曰忽然傾倒時如何。師曰。大江初漲白。孤嶼不停雲。曰雨收雲散。又作麼生。師曰。芒鞵携短杖。隨意過橋東。

[0585b03] 師室中甞舉竹篦子話。勘驗學者。稍或擬議。便痛打出。崇禎乙亥七月示疾。侍者問。如何是身後事。師曰。牀頭老鼠偷殘藥。壁上孤燈照舊衣。者復問。師舉手曰。放下幔子著。遂酣睡。至中夜索浴更衣而逝。塔建本山。

破山海明禪師

[0585b08] 西蜀蹇氏子也。弱冠得度。從慧法主聽楞嚴。咨疑不決。遂出蜀住破額山。單丁三載。忽於經行之際。見一平世界。不覺墮巖損足。至半夜翻身痛劇。忽省。呌曰屈屈。一居士曰。師脚痛耶。師劈面掌曰。非汝境界。尋參博山雲門。後謁天童。童問。那裡來。師曰雲門。曰幾時起身。師曰。東山紅日出。童曰。東山紅日出。干汝甚麼事。師曰。老老大大。猶作者箇語話。童曰。你者些絡索。從那裡得來。師震威一喝便出。次日同僧入方丈。童命裡首坐。師曰。昨日走得。今日走不得也。童曰。作賊人心虗。師曰。是賊識賊。童頷之。命蒞第二座。入室次。童問。內不放出。外不放入。正恁麼時。以何為界。師曰。竿頭絲綫從師弄。不犯清波意自殊。便出。崇禎巳。出世禾之東塔。

[0585b20] 入院上堂。拈香祝聖畢。復拈曰。此一瓣香。斧斫不開。刀劈不破。一任風吹雨打。遂成乾屎橛。撞著忤逆兒孫。不辭拈出。爇向爐中。供養現住金粟廣慧。傳曹溪正脉三十四世密雲悟和尚。用酧法乳。衣坐曰。香拈了。更要說箇甚麼。山僧素志。本欲深棲巖竇。隱跡過時。不意撞夥鐵面皮居士。善具辣手。慣會拏雲。拽入者保社。開張臭口。說幾句燥皮胃話。以光法門。山僧自揣愚劣。不會打葛藤。只好舉則古人住院因緣。以塞來命。昔日簡禪師入院曰。圓通不開生藥舖。單單只賣死猫頭。不知那箇無思算。喫著通身冷汗流。者老漢住院。還有箇死猫兒頭。賣弄腥羶。遂引蒼蠅成群作隊。山僧今日到院。也無死猫頭賣。亦無生藥舖開。以手作擎缾勢曰。單單只有者箇。大眾且道。者箇是甚麼。曹山好顛酒。破山喫著曹山酒。醉得通身俱是口。瞎禿光兒罵上天。又來拈棒打顛狗。驀拈拄杖。卓一卓曰。還知麼。知則途中受用。不知則世諦流布。喝一喝下座。

[0585c13] 後住夔州萬峰太平禪寺。據室曰。萬峰山頂別人間。上有梧桐開合歡。不是假鷄棲泊處。箇中唯許鳳凰參。顧視左右曰。有麼有麼。時一居士。向前問訊。師曰。鷄棲鳳巢。非吾同類。

[0585c16] 上堂。僧問。不參禪不念佛。只學無心應萬物。師曰。那裡是汝無心處。進曰。無心豈有處。師驀頭一棒曰。者箇聻。僧無語。乃曰。者箇事二乘膽喪。十地魂驚。所以古人道。有一物明歷歷黑漆漆。上拄天下拄地。常在動用中。動用收不得。大眾。既在動用中。為甚麼收不得。速道速道。

[0585c21] 上堂。值驢鳴。師曰。平地起骨堆。虗空墮地走。撞著瞎驢鳴。將謂獅子吼。震威一喝下座。

[0585c23] 石帆岳司馬問。法臘多少。師竪一拳。岳勃然變色曰。我東南水窟地方。人民老實。莫在者裡惑亂人。師曰。貧道行脚十五年。今日惑亂者一箇。岳曰。惑亂我則可。只恐惑亂愚人。師曰。阿誰是愚人。岳瞪目視之曰。我也是路見不平。見你年幼。未是你做底時節。師曰。釋迦老子。初出母胎。指天指地。難道也是年幼未是時節麼。岳曰。所以雲門。要一棒打殺。我今日一棒打殺。你且作麼生。師乃作怕勢曰。貧道性命。幾乎喪在門下。岳躍然拜別。

[0586a07] 問。如何是一六開天。師曰。竹密山齋冷。曰如何是二五成性。師曰。荷開水殿香。

[0586a09] 問迷者迷醒者醒。如何是獨脫一句。師曰。八角磨盤空裡走。曰不會。師曰。不會別參。曰參箇甚麼。師曰。八角磨盤空裡走。

[0586a11] 問學人終日喫飯。不曾齩著一粒米時如何。師曰。一箇斑鳩九隻鳥。

[0586a13] 月潭法主問。還是悟有悟無。師曰。放下有無來。向你道。主作聽勢。師曰。慣會裝聾作啞。主曰。我是真聾。師曰。真龍何不上天去。

[0586a15] 師不安。維那問曰。和尚尊候如何。師曰。七七八八。那曰。七七八八。還是好耶不好耶。師曰。一任卜度。

[0586a17] 康熙六年丁未。示寂於梁山雙桂堂。世壽七十一。僧臘四十四。有語錄十二卷。行世。

杭州府徑山費隱通容禪師

[0586a20] 閩之福清何氏子。年十四。依鎮東慧山落[髟/采]。首參壽昌。提無字話。工夫純切。遽忘寢食。忽一日覺身世俱空。話頭脫落。目前虗逼逼地。問昌曰。今日看破和尚家風了也。昌曰。汝有甚麼見處。師便喝。次參雲門博山。往返至再。不能了手。天啟壬戌。聞天童寓吼山。師冒雨往謁。問覿面相提事若何。童便打。師曰錯。童又打。師震威一喝。童復打。師又喝。至第七棒。平生伎倆知見。泮然氷釋。後上天台省覲。童問。熏風自南來。殿閣生微涼。汝作麼生會。師曰。水向石邊流出冷。風從花裏過來香。曰離此又如何。師曰。放和尚三十棒。曰除却棒又作麼生。師便喝。曰喝後聻。師曰。更要重說偈言。童休去。既而隨童赴黃檗。未幾命師繼席焉。

[0586b08] 開堂日。僧問。昔從黃檗去。今向黃檗來。作麼生道箇無來去底事。師曰。頭頂天脚踏地。曰黃檗消息更如何。師便喝。曰砂盆雖破。家風猶在。師曰。與闍黎無干。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打教髑髏穿。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掀翻坐具地。曰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曰。一并收下。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一任[跳-兆+孛]跳。

[0586b14] 上堂。今朝初一。好箇消息。若還不會。又是明日。所以道。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山僧舉一了也。是汝諸人。如何委悉。便下座。

[0586b17] 上堂。向上無門撥不開。折旋俯仰幾多回。等閒踏倒珊瑚樹。格外風光特地來。如是則轉短壽為長年。改粟柄為禾莖。不是曩劫培成。亦非今時造就。且道。端的在甚麼處。千紅萬紫從君看。那把春風度與人。

[0586b21] 上堂。全身擔荷。赤體提持。要是夙有器骨英靈漢子。於尋常日用。活卓卓地。不將奇特言句。貼於額頭。玄妙理致。蘊於底裡。專用格外鉗錘。獨距宗門牙爪。生擒猛虎。活捉獰龍。縱有言超佛祖。行過舍那。入此閫域。未免橫身拶出。其餘之輩。觀心作念。著意思惟。塵寂光生。而有神穎妙慧。自作去就。畢竟搆他語脉不上。要有者等丁卓。始可別行教外單傳。直指。主持棒喝全行正令。而與從上瞎驢蹄角相似。且正當恁麼時。回機就位一句。作麼生道。本來不借修行得。那說心明與法通。卓拄杖下座。

[0586c06] 臘八上堂。凍餓雪山欲斷腰。明星忽現便成妖。當時我若同斯會。劈脊攔腮定不饒。何以。家無白澤之圖。必無如是妖怪。雖然如是。還有為釋迦老漢出氣者麼。有則不負今日供養。其或不然。莫怪山僧揩死蛇頭好。遂以拄杖。一時打散。

[0586c11] 住天童上堂。入大寶剎。登大法壇。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演大法義。顯揚臨濟宗猷。提持向上一路。指縱則萬別千差。透脫固一字也無。到者裡。先師面目現在。太白風規猶古。摧邪挽正。據真鋤偽。直得四海沸騰。五嶽起舞。佛祖於是歡呼。龍象自此奔馳。乃至若貴若賤。是凡是聖。四眾普集。俱在一處。人天交接。兩得相見。都教箇箇機契單傳。人人悟同本得。然則即此大寶剎大法壇。鐘鼓喧天。法雷震地。靈山勝會宛然見。深沐皇恩不等閒。便下座。

[0586c20] 住徑山上堂。天空地濶。山高水長。如鵬博萬里。扶搖自在。朝陽峰下。祥光滿目。晏坐當軒。八面玲瓏。盂峰頂。香積成堆。更有大人擁護。其間頭頭彰寶所。一一顯真機。心目所知。手足所到。無非是格外乾坤。古佛家風。從緣薦得。帀地優曇。就體消停。荊棘橫生。所以學道人。貴乎緣境會心。從心了境。心境一如。方名解脫。始信古人謂通玄峰頂。不是人間。心外無法。滿目青山。忽然灑落時。又作麼生。山月如銀牽我興。閒行不覺到峰西。卓拄杖下座。

[0587a04] 小參。舉雪峰示眾曰。南山有一條鼈鼻蛇。汝等諸人。切須好看。師曰。蛇無頭不行。長慶曰。今日堂中大有人喪身失命。師曰。張開蛇口。雲門以拄杖攛向面前作怕勢。師曰。露出蛇斑。僧舉似玄沙。沙曰。須是我稜兄始得。師曰。與蛇揩癢。雖然如是。我却不與麼。僧曰。和尚作麼生。沙曰。用南山作麼。師曰。跳出蛇窟。乃曰。當時雪峰會裡者一群蛇。今日被山僧挑向拄杖頭上。要教他生也得。要教他死也得。要教他不生亦得。要教他不死亦得。所謂把住則四方無路。放行則草叢裡輥。現前兄弟。還有與古人出氣者麼。有則出來為蛇畵足。無則山僧放者一群蛇。齩殺汝諸人去也。以拄杖一時打退。

[0587a16] 小參。舉古人曰。百丈三日耳聾。不在馬祖一喝邊。黃檗吐舌。不在百丈耳聾處。是汝諸人。還識百丈黃檗麼。若識得他二人。到方丈來。喫一鍾茶。一僧隨後至曰。裝聾作啞。師曰。那箇裝聾。是誰作啞。僧無語。師曰。將成九仞。猶欠一簣。

[0587a20] 師問靈機曰。興化打克賓。意旨如何。機曰。憐兒不覺醜。師曰。既打趂。何謂憐兒。機曰。也要和尚具隻眼。師便掌曰。要我具隻眼那。機曰。不是某甲恁麼道。爭見得和尚。又一日問機曰。世尊拈花意旨如何。機驀竪一拳。師曰。不得喚作拳頭。又作麼生。機打師一拳。師打機一棒曰。且道是賞是罰。機曰。少賣弄。師頷之。

[0587b02] 師每問眾曰。衣帶下一綫清風。意旨如何。僧多答。師皆不諾。於順治庚子二月十九日。寂於福嚴。壽六十九。依法闍維。得舍利光燦者無數。嗣法弟子輩。分散舍利。建塔金粟福嚴黃檗諸處。有語錄二十卷。行世。

嘉興府金粟石車通乘禪師

[0587b07] 金華朱氏子。依天真海藏脫白。稟具顯聖。徧參諸方。終不自肯。後謁天童於金粟。頓契玄旨。呈偈曰。我手何似佛手。赤脚蓬頭便走。直透向上玄關。管教合取狗口。童肯之。執侍七載。先出世杭之隆慶。次繼席金粟。

[0587b11] 上堂。諸佛出世。為一大事因緣。達磨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金粟不諳老婆禪。只要諸人棒下見血。若也恁麼會得。觸處逢渠。纖毫不立。垂手人間。和光化物。既然觸處逢渠。且道。渠是阿誰。毫釐有差。天地懸隔。喝一喝。

[0587b15] 上堂。僧問。人天交接。兩得相見。如何是相見底事。師曰。相逢不相識。如何是賓中主。師曰。對面未相許。如何是主中賓。師曰。一棒沒疎親。如何是主中主。師曰。腦後掇乾坤。賓主蒙師指示。頂[寧*頁]一著事如何。師曰。穿過鼻孔。僧禮拜。乃曰。問在答處。互作主賓。答在問處。同氣相親。且問諸人。無問無答。合作麼生。直饒神光不昧。萬古唯真。若恁麼會。驢年未夢見在。大眾。畢竟作麼生道。驀拈拄杖畫一畫曰。畫斷多年爛葛藤。括地清風赤骨[骨*歷]

[0587b24] 上堂。玄機透徹。左右逢源。以心契心。流通正脉。統三界以為家。作四生之依怙。宏開不二之門。揭示頂門正眼。放出府鐵牛。踏殺嘉州大象。正當恁麼時。且道。甚麼人證據。顧左右曰。任從滄海變。終不與君通。

[0587c04] 上堂。少室真機。人天普育。直指父母未生面目。大眾。有眼皆見。有耳普聞。且作麼生是未生前面目。良久曰。牆外鳥啼聲碎。盡在搖頭不語中。喝一喝。

[0587c07] 上堂。不寒不熱火柴頭。撥動些兒地流。從此一番親煅煉。縱橫無礙任悠悠。若也見得。不須畫地為牢。其或未然。燒却眉毛有幾莖。

[0587c09] 制上堂。拄杖本無彼此。趂出一群獅子。驀然擲地翻身。休得人前露齒。騰騰獨步大方。不涉和泥合水。正當恁麼時。還有翻擲底麼。擲拄杖曰。橫身芳草綠。回顧落花紅。

[0587c13] 小參。扶揚宗乘。須恁麼人。知恁麼事。具格外眼。透頂透機。敲骨取髓。不落窠臼。如奔流度刃。石火電光。非真獅子。那堪翻擲。豈不見臨濟初至河北住院時。對普化克符二上座曰。我欲於此建立黃檗宗旨。汝二人可成褫我。二人便珍重下去。三日後普化問曰。和尚三日前說甚麼。師便打。又三日後。克符問曰。和尚打普化作甚麼。師亦打。三尊宿。一挨一拶。摩觸家風。威神凜凜。天魔膽喪。文殊普賢。削迹吞聲。天下老和尚。聞風結舌。正恁麼時。且道。還有建立宗旨底麼。良久喚侍者。者應諾。師打曰。普請喫茶。

[0587c23] 僧問。如何是父母未生前。師曰。無孔鐵錘。曰生後如何。師曰。髑髏粉碎。

[0587c24] 問向上一句即不問。歷代相傳事若何。師曰。鼻孔拖地。曰如何是無得無傳底句。師便掌。問如何塵中能作主。師曰。撒手見青天。曰如何化外自來賓。師曰。一棒一條痕。

[0588a03] 崇禎戊寅春示疾。僧問。此後向甚處。與和尚相見。師曰。徧界不曾藏。僧作禮曰。恁麼則向者裡相見去也。師曰。莫錯認。遂泊然而逝。世壽四十有六。塔於本山之左。

贛州府寶華朝宗通忍禪師

[0588a07] 毗陵望族。幼習儒業。輙念生死。弱冠投靖江。獨知披剃。遂謁天童於金粟。童舉大千禪師垂語曰。山中猛虎。以肉為命。何故不貪其子。被童逼拶。坐臥不安。經兩旦。驀然除去礙膺之物。趨見童下語曰。惟人自肯乃方親。童曰。亦未在。師笑曰。和尚只做得大千兒孫。便出。而聞童自答曰。自肉食不盡。方大徹。翌日童上堂。師問。直下知歸則不問。如何大用現前一句。童纔拈棒。師指曰。者老漢伎倆不忘。一釣便上。拂具而出。

[0588a15] 出住曹山。上堂。僧問。如何是心識不到處。師曰。逼塞虗空。曰轉機不圓時如何。師曰。橫抽寶劍。乃舉世尊因文殊起法見佛見。被世尊威神攝向二鐵圍山。白雲端和尚曰。大眾。世尊當時無大人相。如今有向承天者裡。起法見佛見。承天終不敢動著他。何謂如此。得雪消去。自然春到來。五祖演和尚曰。白雲則具大慈悲。遂拍手曰。曼殊室利。普賢大士。不審今後更敢也無。自曰。一度被蛇傷。怕見斷井索。世尊白雲五祖三大老將。謂扶竪綱宗。要且未透末後句在。曹山則不然。忽有向者裡。起法見佛見。每人分半院與他。何謂如此。一掌不獨拍。兩掌鳴聒聒。同死亦同生。還如虎戴角。卓拄杖下座。

[0588b03] 住曹溪上堂。拈香畢乃曰。諸佛諸祖。惟以一大事因緣。不用開口。不用動念。直下一一天真。一一明妙。祇貴直截契證。超越死生。不離見聞緣。超然登佛地。所以世尊。於明星祇得一覩。六祖於金剛經。直用一聞。諸公若也得恁麼一回去。便堪傳佛心印。方為佛祖嫡骨兒孫。所以靈山會上。世尊拈花。迦葉微笑。便乃親傳世尊之印。謂之正法眼藏。西天四七。東土二三。傳至第三十三世。本山六祖大師。謂之吾有一物。後得南嶽讓禪師。道箇喚作一物則不中。便乃親傳六祖之印。自讓為始。直下傳至三十五世。不肖孫通忍。於天童和尚。自肉食不盡言下。打破漆桶。親蒙印授。潛心操履有年。方乃深契佛祖之道。方不媿為六祖嫡孫。所以本山。乃六祖說法之地。今日承南都諸護法。會合本省現任諸護法。命本山耆舊。不遠三千餘里。迎不肖。歸祖師之舊室。登祖師之舊堂。陞祖師之舊座。舉揚祖師底現成舊公案。直令千年舊事頓現目前。曹溪一會儼然未散。試問諸人。既是現成舊公案。又用舉作甚麼。迴機同本得。一舉一回新。復舉六祖傳衣之後。隱於四會獵中十五年。一日忽念說法時至。遂至廣州法性寺。暮夜風揚剎旛。聞二僧對論。一曰旛動。一曰風動。往復不。祖曰。不是風動。不是旛動。仁者心動。一眾竦然。二僧平地起干戈。一得一失。六祖按牛頭喫草。雙放雙收。檢點將來。總欠一著在。竪拂子召大眾曰。還見麼。只者本來真面目。風旛未動絕安排。下座。

[0588c03] 浴佛上堂。舉徑山大慧禪師上堂曰。毗藍園裡不曾生。雙林樹下何曾滅。不生不滅見瞿曇。眼中又是重添屑。徑山老人。雖然把斷要津。大似只見錐頭利。曹溪則不然。毗藍園裡不生生。雙林樹下不滅滅。生生滅滅見瞿曇。分明惡水當頭潑。眼既無屑。又用水潑作麼。若是接物利生。打頭也少者一杓不得。乃顧左右。喝一喝曰。你諸人。因甚一箇箇水漉漉地。下座。

[0588c10] 元旦上堂。召大眾曰。無位真人。又添一歲了也。你們今日到處。與人拜年。還曾與無位真人拜拜也未。若也拜得。方知恩大難酬。若也未曾。寶華今日為諸人立箇榜樣。乃起身拱揖曰。恭喜恭喜。便下座。復有僧問。正當拱揖時。無位真人在甚麼處。師曰。不見道。兒孫得力。室內不知。

[0588c16] 小參。僧問。明歷歷露堂堂。更有甚麼。師曰。猶是鬼窟裡底活計。僧打一圓相曰。脫體無依去也。師曰。依舊跳不出。問譬如本色真金。未入洪爐煅煉時如何。師曰。光明燦爛。曰煅煉後如何。師曰。燦爛光明。曰石頭土塊。還堪煅煉也無。師打曰。且道是真金是土塊。問日輪正當午。虗空絕點埃時如何。師曰。喚甚麼作日輪。曰更無別箇。師曰。添了一點也。僧一喝。師打曰。更無別箇。尚道添了一點。又喝作甚麼。僧無語。乃曰。日輪正當午。虗空絕點埃。若道更無別箇。早添一點了也。所以認箇明歷歷露堂堂。猶是鬼窟裡底活計。到者裡。須有箇透脫處。方得光明燦爛。燦爛光明。情與無情。一時成佛。真金土塊。煅與未煅。向甚麼處分。若也未透。須是全身放下。不教一物存留。自然一踏到底。倘不放下。未免迷頭認影。若透得。亦不可放過。倘一放過。所謂一刻不在。如同死人。直得如大死却活一般。無一點氣息。無一毫滲漏。二六時中。似水合水。似空合空。方有少許相應分。曹溪今日。說平實禪。汝等諸人。還委悉麼。菴內不知菴外事。歸家穩坐絕商量。

[0589a10] 小參。僧問。巍巍堂堂。澂澂湛湛。當下不能承當。未審過在甚麼處。師曰。只為多了者些閒家具。曰檢點將來也不多。師打曰。為甚麼不承當。僧無語。師乃曰。若論此事。須是雲開日出。方得無分別智現前。從無分別中。終日分別。正分別此無分別底。謂之無舌人語。以無分別中能生種種分別。謂之根本智。從無分別智後。得有分別。所以有分別智。謂之後得。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者裡何處著得思惟分別來。若也透得。豈不是無分別智。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只者豈不是分別。然正分別此無分別底。所以曰。善能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不得有語。不得無語。不得向意根下卜度。不得颺在無事甲裡。不得向舉起處承當。一切總不得。速道速道。纔開口便打出。者裡又何處著得思惟分別來。若也透得。豈不是無分別智。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不得有語。不得無語。不得向意根下卜度。不得颺在無事甲裡。不得向舉起處承當。纔開口便打出。只者豈不是分別者無分別底。所以從上古人。亦有領略其旨。未能得到無分別田地。命根不斷。活了不死。不得受用。所以道。如人斫樹。須根上一刀。則命根方斷。又有得到無分別境界。一坐坐住。快活自在。更不理會。雖或解截斷天下人舌頭。不解無舌人語。總皆死了不活。所以曰。懸崖撒手自肯承當。絕後再甦欺君不得。到者裡。截斷天下人舌頭。正是無舌人語。無舌人語。正截斷天下人舌頭。若非死盡偷心。[囗@力]地一下。透脫淨盡。安得有此真實受用。從上為人方便。盡情向諸人傾倒了也。只是者下子。無人替汝。著力珍重。

[0589b14] 師遊琵琵街回。僧問。如何是善知識。師曰。琵琶街上行。曰如何不是善知識。師曰。你不信也去行一行。

[0589b16] 來 問如何是寂然不動。師曰。七縱八橫。曰如何是感而遂通。師曰。推門落臼。

[0589b18] 居士問。月缺一條。還補得麼。師曰補得。曰將甚麼補。師曰。但將缺底補。

[0589b19] 問狗子佛性。趙州因甚道無。師曰。一字入公門。九牛拔不出。

[0589b20] 天主教問。人是佛否。師曰是佛。曰以何為佛。師曰。自性即佛。曰師還拜佛否。師曰拜佛。曰若然則拜自也。師曰。西天外道。果然靈利。曰世間那有自拜自底事。師曰。疑則別參。

[0589b24] 宛委王鎮國請。齋於金陵報恩寺。時司錢勳卿。張璽卿。趙廷尉。葉冏卿。同泰如講主。契玄僧錄。俱在座。講主曰。達磨西來。不立文字。後來以楞伽四卷印心。也是自相矛盾。師曰。將謂楞伽經是文字麼。主無語。一眾大笑。

[0589c04] 問債女離魂。那箇是真底。師便打。僧無語。師曰會麼。僧擬議。師又打曰。切忌私奔。

[0589c05] 問僧。那裡人。曰蘇州。師踢椅曰。是甚麼。僧無語。師曰。虎丘山也不識。乃叱出。

[0589c07] 順治戊子示寂。弟子依法茶毗。頂骨牙齒衣環不壞。建塔於龔公山右。

常州府龍池萬如通微禪師

[0589c09] 嘉禾張氏子。出家興善。後遊方參天童。入門便喝。童曰。胡喝亂喝。師又喝。童曰。胡喝亂喝。師禮拜。童打曰。再喝喝看。師曰。蒼天蒼天。茶畢禮出。童曰。我直下疑你者兩喝。道道看。師曰。歇歇與和尚道。便行。崇禎十三年。開法如如。次移曹山。後補龍池。

[0589c14] 上堂。前三三後三三。箇中消息許誰諳。春風處處花成錦。秋水澄澄月一灣。喚作真如不壞法。此人曾未踏鄉關。喚作無常生死法。管教累劫受餘殃。敢問諸人。畢竟如何即是。以拂子打圓相曰。生佛未形消息在。不知幾箇肯擔當。遂擲下拂子。

[0589c19] 上堂。宗門一著離言說。萬象森羅早漏洩。睦州擔版趙州無。看來猶是多饒舌。不饒舌。頓超越。府鐵牛吼一聲。滄州獅子喫一跌。旁觀撫掌笑呵呵。六月炎天飛白雪。喝一喝。

[0589c22] 上堂。威音那畔。空劫前。者一著子。未甞動著一絲毫。及乎萬姓紛紜。千差顯露。者一著子。亦未甞動著一絲毫。只貴靈利漢子。直下承當。便能得大受用。苟或三搭不回。豈免沉迷苦海。祇如龍潭吹滅紙燈。德山見甚道理便爾。自肯蝦蟆吞大蟲。

[0590a03] 上堂。舉法眼問覺鐵嘴。近離甚處。覺曰趙州。眼曰。承聞趙州有栢樹子話。是否。覺曰無。眼曰。往來皆謂。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州曰庭前栢樹子。上座何得道無。覺曰。先師實無此語。和尚莫謗先師好。龍池有五十拄杖。十拄杖打者僧。不合問祖師西來意。十拄杖打趙州。不合道庭前栢樹子。十拄杖打法眼。不合道有此語。十拄杖打覺鐵嘴。不合道無此語。還有十拄杖。待打箇人。忽有師僧出來。山僧劈脊便棒曰。只者漆桶。

[0590a11] 上堂。水中鹽味。色裡膠青。決定是有。難見其形。拈拄杖曰。拄杖子朝到西天。暮歸東土。窮年歷歲。不曾遇著一人。何故。從來無伴侶。在處獨稱尊。

[0590a14] 上堂。廣額屠兒。放下屠刀曰。我是千佛一數。平地登高易。文殊師利。乃七佛之師。於迦文會裡作弟子。從空放下難。不落因果。五百生墮野狐身。為甚麼却作人語。不昧因果。當下脫野狐身。猶有野狐氣息在。眾中還有知得龍池落處者麼。苟或知得。不妨出來剖露看。如其未然。不見道。釋迦彌勒是他奴。

[0590a20] 上堂。卓拄杖。喝一喝曰。棒非棒。喝非喝。用出當陽活鱍鱍。聞時何啻三日聾。觸著直教親見血。若是知恩解報恩。丈夫意氣天然別。金毛獅子奮全威。野干狐狼俱屏跡。大眾且道。屏跡後如何。天下太平。各安其業。

[0590a24] 舉溈山問雲巖曰。承聞子在藥山是否。巖曰是。溈曰。藥山大人相作麼生。巖曰。涅槃後有。溈曰。如何是涅槃後有。巖曰。水灑不著。雲巖却問。百丈大人相作麼生。溈曰。巍巍堂堂。煒煒煌煌。聲前非聲。色後非色。蚊子上鐵牛。無汝下嘴處。雲巖摹擬藥山大人相。竭力形容。只得一半。溈山形容百丈大人相。雖是當陽不昧。可惜裝點太多。如有人問龍池。天童大人相作麼生。即向伊道。僧繇難下手。道子枉勞心。

[0590b07] 舉洞山曰。須知有佛向上事。僧問。如何是佛向上事。洞山曰非佛。雲門曰。名不得狀不得。所以言非。二老漢恁麼道。只道得佛向下事。若是佛向上事。恐未得在。且道如何是佛向上事。拈拄杖卓一下曰。父母所生口。終不為汝說。

[0590b12] 舉保寧勇禪師曰。風鳴條雨破塊。曉來枕上鶯聲碎。蝦蟆蚯蚓一時鳴。妙德空生都不會。三箇成群。四箇作隊。向前村後村。折得棃花李花。一佩兩佩。保寧恁麼道。雖則風流逸格。事理雙彰。未免向百花爭艶處著脚。若是秋空皎月。木落飄金。千山露骨。萬水澄渟。總未知消息在。僧問。樹凋葉落時如何。師曰。過蟻難尋穴。歸禽易見巢。

[0590b18] 問。日落西山去。林中事若何。師曰。虎行樵子徑。鳥宿故枝頭。

[0590b19] 師闡化龍池。十有餘載。順治丁酉冬告寂。塔建本山。

續燈正統卷三十二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