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84n1583_031 續燈正統 第3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3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三十一

  臨濟宗

大鑑下第三十三世

善果寶禪師法嗣

常州府宜興龍池一心幻有正傳禪師

[0579a10] 溧陽李氏子。年二十二。投荊溪靜樂院樂菴芟染。菴示以本分事。師遂矢志曰。若不見性明心。決不將身倒睡。一夕聞瑠璃燈華熚聲有省。舉似菴。菴頷之。未幾菴遷化。師直造燕都。謁笑巖於觀音菴。巖問。上座何來。師曰南方。巖曰。來此擬需何事。師曰。但乞和尚印證心地工夫。巖曰。若果識得心地。何須印證。師曰。雖然不得不舉似一過。巖曰。參堂去。師珍重便出。至晚入室。方具述所以。巖驀踢出隻履曰。向者裡道一句看。遂把話頭。一時打斷。懡[怡-台+羅]而出。通夕不寐。翌日巖出方丈。見師猶立簷下。驀喚上座。師回顧。巖翹一足。作修羅障日月勢。師豁然悟旨。後禮辭。巖乃書曹溪源流付之。復贈一笠曰。覆之毋露圭角。師受囑徑往臺山。縛茅祕魔巖。居十有三載。會太常唐徵問道。懇師南還。住荊溪龍池六載。復遊燕都寓普照。後仍歸龍池。上堂。無上法王。有大陀羅尼門。名為圓覺。驀竪拂子曰。飛天外去。獃郎猶向月邊尋。

[0579b02] 上堂。一切法不有。一切法不無。若能如是會。水上按葫蘆。

[0579b03] 誕上堂。今晨四月八日。是我釋迦如來。示生降誕之時。山僧忽然思量。思量二千五百餘年來。不知有多少路見不平之輩。務要別尋一箇人來。與我釋迦老子。比勝負較優劣。殊不知我釋迦如來。是何等一箇面孔。汝諸人還知得我釋迦如來脚跟立地處麼。還曾夢見我釋迦如來頂相麼。良久曰。舉手扳南斗。翻身倚北辰。出頭天外看。誰是箇般人。驀竪拂子曰。雲門大師來也。擲拂子便下座。

[0579b11] 上堂。老僧者裡。不問久參晚進。貴要正知正見。知見若正。了生死如反掌。自不落他斷常有無二乘偏見。更有甚麼商量。若有僧問。作麼生是正知正見。但向他道。老僧在你脚下。良久喝一喝下座。

[0579b15]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屋北鹿獨宿。曰不會。師曰。溪西雞齊啼。

[0579b16] 問如何是奇特事。師曰。蝦蟆捕大蟲。曰恁麼則不奇特也。師曰。猫兒捉老鼠。僧禮拜。師便喝。曰老和尚。為甚麼放某甲不過。師厲聲曰。老僧有事你且去。

[0579b19] 有士人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曰。東山水上行。問意作麼生。師曰。無孔笛幾人解吹。士曰。弟子得否。師曰得。士曰。如何是諸佛出身處。師曰。西河火裡坐。

[0579b23] 士大夫從師遊。師每舉。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二語罕有契者。

[0579b24] 山居偈曰。五峰雲頂古文殊。盡日跏趺總笑余。半點苦寒禁不得。躊躇未了又躊躇。師風度簡易。神觀凝肅。以法道為任。而機用妙密。迥出常情。於萬曆甲寅二月十二日示寂。先一日有僧。自臺山來。師與劇談宿昔。抵暮索浴。眾察師意。懇請遺訓。師舉所著帽者三。眾無語。師撫膝奄然而逝。世壽六十六。僧臘四十四。茶毗。靈骨塔于本山之右。

江寧府靈谷曇芝禪師

[0579c08] 參笑巖問曰。古人道。打破鏡來相見。未審打破鏡向甚麼處相見。巖曰。慚惶殺人。師於言下。釋然領旨。遂忘却禮拜。舞蹈而出。服勤數載。巖付偈曰。微笑拈華第一機。相傳八八未知非。今將從上非非法。分付英賢力荷歸。

太原府五臺瑞峰三際廣通禪師

[0579c13] 久侍笑巖。室中機契。付以偈曰。一念不生諸數滅。萬機休罷十方空。界空數滅漚澄海。諸佛眾生影現中。後居臺山。壽昌經謁問。臨濟大師道。佛法無多子。畢竟是何意旨。師曰。向道無多子。又覓甚意旨。曰玄沙道。敢保老兄未徹在。未審甚處是靈雲未徹處。師曰。却是玄沙未徹。曰趙州道。臺山婆子。我為汝勘破了也。且道。婆子甚處是趙州看破處。師曰。却是婆子看破趙州。昌索頌。師曰。知是般事便休。老僧不解恁麼。

嘉興府天寧幻也佛慧禪師

[0579c22] 會稽史氏子。母夢僧託宿而娠。年十四。禮天台松谷受業。一日晨課。至白毫宛轉五須彌處。忽有悟。舉呈谷。谷奮挺逐之。於是徧參諸方。機契笑巖。遂為笑巖室中子。出住燕山天寧優曇苑。晚南還寓天寧。上堂。簫吹鳳至。琴奏來。展龍降。杖携虎伏。因緣會遇。針芥相投。正恁麼時。莫有道得底麼。良久曰。鐘聲徹曉。鷄唱黃昏。若欲了知。也不消得唵穆栗臨娑訶。

[0580a05] 示眾。西來大意乾屎橛。多少人齩嚼不徹。當時我悔來遲。好與推他一跌。管教他喫得進屙不出。免使兒孫費脣舌。咦。日出千山曉。春回大地華。柳煙門外綠遊子未歸家。喝。

[0580a08] 示眾。生一乾坤。死一乾坤。聖一法界。凡一法界。何曾謾得諸人。若也謾得。那討甚麼是非好惡。賢善財能。灼然些子。謾不得。欠不得。你道。是甚麼境界。會麼。滿目塵埃千聖眼。一身落魄五宗心。

[0580a12] 僧參。師曰。甚處神祗。何方靈聖。曰金粟。師曰。在彼作甚麼。曰司園。師曰。蔬菜割時。還呌痛麼。僧作負痛聲。師曰。老僧刀也未下。呌喚作麼。曰今日親見和尚。師曰。盲人摸象。

[0580a15] 師生平丈室翛然。不廢萬行。凡利物邊事。靡不樂為。然皆出自以緣。未甞干謁。天啟丙寅□月將示寂。撿曆示侍僧曰。過二日可。侍僧驚問。師曰。吾將有所適。侍僧涕泣固留。師笑諾曰。更留三日亦可。至期浴出更衣。跏趺榻上。適報製龕工埈。遂趨寂。壽九十一。臘七十八。□□□□□□□□□。

徑山冲禪師法嗣

嘉興府興善南明慧廣禪師

[0580a23] 海寧韓氏子。出家本寺。參無字話有疑。請益車溪。後入雙徑。於地拾片紙。有觀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之句。有省往呈溪。溪可之。住後示眾。箇般奇特事難言。驀直臯亭跳上天。帝釋鼻梁遭磕破。波斯痛倒海門前。

[0580b03] 雙徑示眾。前年年鼻孔無半邊。去年年兩眼不能全。今年年三十精骨獻青天。我禪說了。汝等作麼生。參。

[0580b05] 聞谷問。了即業障本來空。為甚麼師子尊者。被罽賓國王斬却。師曰。本來空。曰爭奈頭何。師曰。本來空。曰為甚國王一臂墮地。師曰。本來空。

[0580b08] 泰昌改元仲冬廿七。囑後事畢。奄然而逝。骨瘞徑山普同塔。

大鑑下第三十四世

龍池傳禪師法嗣

寧波府天童密雲圓悟禪師

[0580b12] 常州宜興蔣氏子。父曦。母潘。兒時喜兀坐。若有所憶持者。長讀壇經。知有宗門事。一日過山灣突。見堆柴有省。年三十。乃投龍池祝髮。時中看得心境兩立。請益於池。池曰。你若到者田地。便乃放身倒臥。師昏惑。池無他示。日惟罵詈。師益慙。坐臥不寧。一日自外歸。過銅棺山頂。忽覺情與無情。煥然頓現。覓纖毫過患不可得。時池居燕都普照。師往覲。池曰。汝離三載。還有新會處麼。師曰有。池曰。何不呈似老僧。師曰。一人有慶。萬民樂業。池曰。汝又作麼生。師曰。圓悟特來。省覲和尚。池曰。念子遠來。放子三十棒。師珍重便出。又甞侍立次。池曰。忽有人問。汝如何抵對。師向前竪起拳。池亦舉拳曰。老僧不曉得。者箇是甚麼。師曰。莫道和尚。直是三世諸佛。也不曉得。南還事徧參。會池再主龍池。師歸侍。池上堂。舉拂子問。諸方還有者箇麼。師出震聲一喝。池曰好喝。師連喝兩喝歸位立。池曰。更喝一喝看。師便出法堂。次日池召入室曰。老僧昨夜起來走一轉。把柄都在手裡了。汝等為我。扶持佛法。師曰。若據圓悟。扶持佛法。任他○○○○○。都來總與三十棒。莫道分明為賞罰。池於是以衣拂付之。萬曆丁巳。師出繼席龍池。天啟壬戌遷天台通玄。甲子遷金粟。崇禎庚午赴閩黃檗。辛未領育王。四月陞天童。

[0580c09] 上堂。開方便門。示真實相。拈拄杖擊香几曰。方便門開也。竪拄杖曰。真實相示也。諸人還委悉麼。若也見得徹去。便可以拈拄杖。作丈六金身用。將丈六金身。作拄杖子用。然後拄杖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汝諸人切莫向古廟裡去躲。一棒打折你驢腰。莫言不道。

[0580c15] 上堂。六月日頭真箇熱。赤肉團邊如火逼。試問現前諸兄弟。無位真人徹未徹。若也徹。向無陰陽地上。竪去橫來。若也未徹。未免明日熱。如今日熱。

[0580c18] 上堂。一葉落天下秋。一塵起大地收。今朝七月六日。無論一葉落不落。而天下秋。眾兄弟備知矣。舉拂子曰。一塵起也。作麼生是大地收的道理。擲拂曰。若知撲落非他物。始信縱橫不是塵。

[0580c22] 上堂。竪拄杖曰。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擲下杖曰。老僧落二去也。且一又如何舉。便下座。

[0580c24] 解制上堂。八月一結制畢。腰間包頭上笠。通玄寺裡放開門。行脚衲僧攙先出。為人拶著要翻身。切莫被他穿却鼻。復舉。洞山曰。秋初夏末兄弟東去西去。亂走作麼。直須向萬里無寸草處去。坐斷路頭。石霜曰。出門便是草。奴見婢殷勤。太陽曰。直饒不出門亦是草漫漫地。同坑無異土。者隊老古錐。總被山僧折倒了也。諸人還知出身處也無。若也知得。日消萬兩金。不為分外。其或未然。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喝一喝。

[0581a08] 上堂。到座前作病勢曰。老僧氣喘。不能說法。遂咳嗽吐痰於地曰。眾兄弟試道道看。良久。眾默然。師乃以脚抹却。歸方丈。

[0581a10] 上堂。今朝五月五日。知事頭首。要老僧陞座。應箇時節。老僧再三思量。無可計較。何也。雄黃燒酒。固是不宜。要且無錢買糯穀。思量到計窮力極。忽然得箇富不有餘。貧無不足的。平等法門。正可與世移風易俗。遂擎起兩拳曰。只將者兩箇大子。供養大眾。一任橫齩竪齩。忽然齩著自家底。管取人人飽足。免得窮廝煎餓廝炒。為甚如此。到底輸却自家寶。

[0581a17] 上堂。諸人盡道解制。殊不知天童之制。結解不結解。總不必論。祇如老僧。終日趕著諸人。不般磚便擔瓦。不運土便擡石。見你們稍遲縮。不是喊便是罵。汝諸人作麼生會。還知老漢為人處麼。良久曰。三生六十劫。

[0581a21] 普請上堂。據眾兄弟。擔了飯米來。伴悟上座。各各要明己躬下事。固不合輕易動靜。然而諺有之曰。有例不可滅。無例不可興。百丈創叢林立規矩。有普請例。諸方尊宿。亦有普請說。所謂作則均其勞。饑則同其食。以今觀之。似乎不然。作者應當作。閒者應當閒。致令古風凋喪。法門淡薄。無他。葢主法者阿容之過也。要且者般事。無處得藏竄。所以謂之大道。謂之公案。擔荷者般事。須是者般漢。若是畏刀避箭躲。嬾偷安。不足為伴。雖然。却有箇驗處。且道。以何為驗。良久曰。打鼓普請看。

[0581b07] 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百萬軍中斬顏良。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取了荊州放魯肅。曰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曰。殺却陳友諒。并吞數十州。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當今天下太平。國王萬歲。曰料蒙師指示。全提向上事若何。師以拄杖擉曰。速退速退。

[0581b12] 問如何是五眼圓明。師曰。老僧者裡。祇有兩隻。

[0581b13] 問學人到此一月。不見堂頭時如何。師曰。者老漢甚處去也。僧擬議。師便打。

[0581b14] 問如何是三寶。師曰。一頓胡餅兩頓粥。曰不問者三寶。師曰。老僧日日奉持。

[0581b16] 問狹路相逢。髑髏粉碎。正恁麼時。無位真人。在甚麼處。安身立命。師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曰恁麼則萬里無雲。一輪迥照去也。師曰。脚跟下好與三十棒。

[0581b19] 問如何是暗中明。師曰。東村王老夜摩肩。曰如何是明中暗。師曰。南海波斯晝洗面。曰明暗相去幾何。師曰。分身兩處看。

[0581b21] 問大悟底人。還有憎愛也無。師曰。能愛人能惡人。曰此是儒家世間之說。豈大悟出世之事。師曰。汝是甚麼人。僧擬議。師喝出。

[0581b23] 凡六坐道場。二十五年。宗風大振。其接人。無論初機積學。唯以本分鉗錘。不少假借。故席下多英傑者。其一去一就。纖毫不苟。崇禎辛巳。國戚康宇田公。為皇貴妃。賷紫衣入山。請師陞座說法。復命俞旨。住持金陵報恩。師以衰老遜謝。壬午春拽杖歸通玄。七月三日示微疾。五日作書辭護法。六日有僧。自都中來問。喝作喝會。棒作棒會。入地獄如箭射。畢竟作麼生會。師便打。僧禮拜。師曰。千句萬句。皆從自了。自不了。喫棒不了。七日晨興。巡閱匠工如平日。及午歸丈室。登榻跏趺未竟。泊然而逝。世壽七十七。僧臘四十八。塔全身於天童之南幻智菴右隴。

常州府磬山天隱圓修禪師

[0581c11] 本郡宜興閔氏子。依龍池剃染。參父母未生前話。一日讀楞嚴。至佛叱阿難此非汝心處。默有所省。於乾峰一路涅槃門話有疑。後聞驢鳴。豁然大悟。於是徧謁妙峰幻也諸老。既而復歸龍池。一日入室。問歷歷孤明時如何。池曰。待你到者田地與你道。師便喝。池曰。汝還起緣心麼。師拂袖便出。久之受印可。洎池遷化。師於萬曆庚申。縛茅磬山。不數載漸成精藍。次遷法濟。後住苕之報恩。上堂。一塵不立。猶在半途。截斷眾流。尚居門外。且到家一句作麼生。顧視左右曰。數聲清磬是非外。一箇閒人天地間。

[0581c21] 上堂。禪非解會。道絕功勳。妙體湛然。真機獨露。不可以心思。不可以意想。不可以言宣。不可以默照。不可以色見。不可以聲求。說甚麼覩明星。方可悟道。聞擊竹遂乃明宗。似者般漢。到衲僧門下。棒折猶未放在。且道。衲僧有甚長處。卓拄杖曰。丈夫自有衝天志。不向如來行處行。

[0582a02] 上堂。資生貴圖。求富參禪。貴圖求悟。求悟若似資生。箇箇成佛作祖。大小高峰。末後兩句曰。咄。甜瓜徹蒂甜。苦瓠連根苦。恰似首尾不相照應。報恩則不然。資生何必求富。參禪何待求悟。者裡直下承當。人人超佛越祖。喝一喝。卓拄杖曰。炎天汗流脊。解衣林下凉。

[0582a07] 小參。舉南院一棒話畢。乃曰。風穴當時悟則不無。爭奈落在第二頭。山僧若作南院。待他道。和尚此間一棒。作麼商量。劈脊便打。管教渠七通八達。雖然。今時有等莾鹵漢。便作一棒會。埋沒先聖。瞎人眼目不少。諸人又作麼生會。喝一喝曰。劍為不平離寶匣。藥因救病出金瓶。

[0582a13] 示眾。山僧住箇破院子。多病不能為汝等提持佛法。賴土木瓦石。為諸人轉大法輪。發大機用。諸人切不得當面蹉過。若蹉過。只知事逐眼前過。不覺老從頭上來。

[0582a16] 示眾。舉雲門到灌溪。有僧舉溪語曰。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淨躶躶赤灑灑沒可把。問門。作麼生虧。你記者一絡索。門曰。舉即易。出也大難。驀頭一點。僧曰。上座不肯和尚與麼道那。逐句尋言。門曰。你適來與麼舉那。還著於本人。僧曰是。好不識羞。門曰。你驢年夢見灌溪。復與一拶。僧曰。某甲話在。猶自不知。門曰。我問你。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你道。大梵天與帝釋。商量甚麼事。慣得其便。僧曰。豈干他事。隨語生解。門喝曰。逐隊喫飯漢。果然果然。者僧不惟孤負灌溪。亦且蹉過雲門。若是伶俐衲僧。達其端倪。不妨一生參學事畢。今日眾中。還有救得者僧底麼。山僧為汝證據。良久曰。更聆一頌。當場體用得全機。著著分明何更疑。只為從前皆學解。到頭難作克家兒。一日驀地入堂一喝。眾駭然無語。師四顧而出。次晚乃召眾曰。山僧昨晚為汝等。立在萬仞巖頭。命如懸絲。今晚為汝等。用老婆禪。亦命如懸絲。復喝一喝曰。且道。今日者一喝。與昨日一喝。是同是別。會得者出眾道看。一僧出纔禮拜。師拈棒劈脊便打。僧起。師曰。速道速道。僧擬議。師復打。僧退。師卓拄杖曰。瞎漢。乃曰。臨濟道。我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劍。有時一喝。如踞地獅子。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遽喝一喝曰。且道。者一喝是金剛王寶劍耶。是踞地獅子耶。是探竿影草耶。是一喝不作一喝用耶。者裡會得。方作得我臨濟兒孫。若會不得。切忌亂統。以拄杖旋風打散。

[0582b16] 問如何是理藏鋒。師曰。虗空撲落地。曰如何是事藏鋒。師曰。湖州蘿蔔宣州薑。曰如何是理事藏鋒。師曰。有水皆含月。無花不帶春。曰如何是俱不涉理事藏鋒。師曰。無手人行拳。

[0582b19] 問既是師子兒。為甚麼被文殊騎却。師曰。理能伏豹。

[0582b20] 問山嶽傾頹。為甚煙霞不散。師曰。捨大戀小。曰獨臨玉鏡。為甚眉目不覩。師曰。打破鏡來相見。

[0582b22] 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腦後看。曰與麼則飲光生面重開煥。殘榴飛處笑顏新。師曰。過那一邊。曰只如大悲千眼。阿那箇是正眼。師拈起拄杖曰。還見麼。曰傑侍者喚作破沙盆。還有報恩分也無。師曰無。曰恁麼則瞎驢滅却風猶振。臨濟綱宗千古威。師曰。賴遇闍黎。

[0582c03] 師於崇禎乙亥九月廿三示寂。塔全身於報恩。順治戊戌。遷葬荊溪海會之左。壽六十一。臘三十七。

紹興府雲門雪嶠圓信禪師

[0582c06] 鄞縣朱氏子。年九歲。聞僧誦水鳥樹林皆悉念佛念法念僧語。遂知信向佛乘。二十九棄家。訪秦望禎山主。禎舉他心問僧。何處來。僧曰天竺。心曰。我聞有三天竺。你從那一竺來。速道速道。其僧茫然無對。師聞舉疑情頓發。次日拽杖登石。高聲提曰。從那一竺來。速道速道。忽然前後際斷。如空中迸出日輪相似。乃說偈曰。石貼背脊骨。翻身脇肋骨。仔細看將來。動也動不得。復喝曰。張三殺人。李四償命。次往天台。擡頭見古雲門三字。豁然大悟。述偈曰。一上天台雲更深。脚跟蹋斷草鞵繩。比丘五百無蹤影。若見他時打斷筋。遂返縛茅雙髻峰。一日謁雲棲。呈偈曰。不解西方不學禪。偶來塵世只隨緣。三間茅屋傍溪住。兩扇竹窓關月眠。碎盡衲衣那有結。養長頭髮欲成顛。自從會得西來意。白雪飄飄六月天。後參龍池。室中機契。萬曆乙卯。住靜徑山千指菴。崇禎戊寅。開法廬山開先。癸未。結制嘉興東塔。晚住雲門。僧問。如何是雙髻家風。師曰。一堆土竈。幾箇峰頭。曰大師法嗣何人。師曰。遠山終日看。雲裡鐵牛嘶。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破二作三。曰意旨如何。師曰。常言俗語。

[0583a01] 問月生雲際時如何。師曰。甚麼時節。曰樹凋葉落時如何。師曰。鳥不宿。

[0583a02] 問四大分散時。向甚麼處去。師曰。棺材裡。曰意旨如何。師曰。深埋黃土。僧禮拜。師便喝出。

[0583a04] 上堂。四十年來恁麼行。斬開碧落血腥腥。其中果有希奇事。獅子遊行不問程。稽首燈王如來。普願微塵國土眾生。同入般若波羅蜜門。大眾且道。般若波羅蜜門。作麼生入。舉拂子曰。鑒。

[0583a08] 陞座見身無實是佛身。了心如幻是佛幻。了得身心本性空。斯人與佛何殊別。信上座則不然。鮎魚水底聚。子貼天飛。會得箇中意。成佛更無疑。崇禎乙亥。開府余大成司理黃端伯等訪師。請於徑山大殿。上堂。咄咄咄。徑山乃唐宋來之徑山。擊拂子曰。八十一人。在此經過。非今日之徑山。非一日之徑山也。千年常住一朝僧。今日祖令當行。十方坐斷。且道。還有祥瑞也無。鐘樓生耳朵。佛殿又懷胎。黃公問。如何是鐘樓生耳朵。師拈起香曰。會取者箇。曰如何是佛殿又懷胎。師曰。產下也。黃禮拜曰。須是和尚始得。師乃曰。今承眾護法。命山僧登於此座。理荒殘之祖席。扶陳爛之頹綱。者箇喚作狗尾續貂。那管家家門前火把子。釣魚船上謝三郎即不問。媳婦騎驢阿家牽。道將一句來。還有人道得麼。良久曰。一拂擊開金殿月。萬家無箇不光明。

[0583a22] 即日赴齋於寒翠樓。齋畢師謂眾曰。山僧今年六十六。復輪指曰。丙丁戊庚。良久曰。怪道把人牽來拽去。元來水牯牛入命宮。拕泥帶水。東觸西觸。雖然。且喜水足草足。

[0583b01] 一日示微疾。書訣眾偈曰。小兒曹。生死路上須逍遙。皎月氷霜。曉喫盃茶。坐脫去了。書畢擲筆而逝。當順治丁亥八月二十六日也。世壽七十八。臘四十八。全身塔於雲門右麓。

湖州府淨名抱朴大蓮禪師

[0583b06] 臨安駱氏子。年十五。投青山妙嚴祝髮。二十二受具雲棲。久遊講席。一日自念。教相旨趣。雖有理會處。生死岸頭。全用不著。遂入徑山坐禪。三七日中。廓然洞徹。述偈曰。自幼失親孃。徧覓於他鄉。驀然一相見。更不再思量。解制往參龍池。問自遠趨風。乞師指示。池曰。老僧牙齒疎缺。師曰。親切處更乞一言。池據座。師喚侍者點茶來。池曰。上座不妨伶俐。師曰。某甲耳聾。池休去。一日辭去。池曰。老僧猶有語言未盡在。師曰。和尚言雖未盡。其意某甲巳知。池曰。且道老僧意作麼生。師便喝。池曰。再喝喝看。師轉身便出。池以源流拂子付之。

[0583b16] 住後僧問。佛是何義。師曰覺義。曰佛還迷否。師曰迷。曰既覺云何復迷。師曰不迷。又問作麼。曰也須問過。師拈棒打出。

[0583b19] 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蛺蝶穿華影。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掀眉掃白雲。曰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曰。彼此無消息。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推窓看月明。

[0583b22] 熊魚山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舉茶盃曰。請茶。曰我在青州。作一領布衫重七斤。意作麼生。師曰。脫殻烏龜飛上天 問如何是麻三斤。師曰。斤兩分明。

[0583c01] 日用相應頌曰。◑並行黑白却同年。[○@牛]芳草茸茸到處眠。○一旦秋空雲翳盡。●夜深何處是家園。師於崇禎己巳八月二十四日示寂。塔於□□□□□□□□□□□□。

興善廣禪師法嗣

建寧府普明鴛湖妙用禪師

[0583c06] 海寧鄭氏子。年十二。出家禾之興善。從南明廣受業。秉具雲棲。偶一日閱思益梵天經有省。述偈呈廣。廣呵之。執侍數載。終覺礙膺。後閱五祖演下載清風話。始得釋然。一日廣舉香嚴偈問師。師擬答。廣便喝。師將啟口。廣又喝。師頓領玄旨。廣付以偈曰。無傳無受法。無傳無受心。付與無手者。掣斷虗空筋。崇禎卯。入閩重建普明。辛巳冬始開法示眾。若論佛法。山僧無下口處。今日新山門。拏我拄杖子。浪蕩遊戲。穿過果子嶺。直到火燒橋。失脚一跌。落在深溪。幸有舊佛殿。肻來相救。不惟相救。且騎却項。歸來新山門呌屈。要山僧判斷。新山門舊佛殿。各與三十拄杖。理不曲斷。還有證據者麼。良久擲下拄杖曰。一任旁人道長短。大家歸去暖房中。

[0583c19] 斷拂老人住靈峰。師晉謁。眾請陞座。舉拂子曰。會麼。即心即佛。猶是誵訛。非心非佛。可無趨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穿花蝴蝶。深深見。取不得捨不得。不可得中只麼得。點水蜻蜓欵欵飛。大眾還知普明恁地舉蹋抓著靈峰癢處麼。是他能濶步大方。蹋倒諸聖[寧*頁]。峭巍巍孤迥迥。有時把住。有時放行。有時放行中把住。有時把住中放行。栴檀林裡。純是栴檀。獅子窟中。無非獅子。眾中忽有箇伶俐漢出來道。靈峰底蘊。無端為普明露布。山僧但向道。祇因曾與同牀睡。是故深知被底穿。卓拄杖下座。

[0584a04] 同雲門信。翫新月次。門指問。那半箇在那裡去了。師良久曰。會麼。門曰。也只得半箇。師却問。那半箇在那裡去了。門亦良久。師曰。也只得半箇。門乃呵呵大笑。

[0584a07] 介菴進再參。纔跨門。師曰。是甚麼。進擬答。師震威一喝。進掩耳便出。師可之。

[0584a09] 一日示疾。告眾曰。大凡禪眾。上者參禪學道。中者乘戒俱急。次者肯心辦道。其餘碌碌。不足齒也。病朽亦從此過來。今風火將散。乃得覰破一機。不被昔緣纏縛。你且道。是那一機。清風鴈落聲聲羽。秋雨梧桐脈脈山。復索筆著偈曰。生也錯。死也錯。鐵牛掣斷黃金索。擲筆曰。咄。遂泊然而逝。當崇禎壬午十月十一辰時也。壽五十六。臘四十四。門人介菴進。一初元。奉靈骨建塔於禾之興善。

續燈正統卷三十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