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30 續燈正統 第3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3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三十

  臨濟宗

大鑑下第三十一世

荊門瑞禪師法嗣

德安府隨州關子嶺龍泉無聞絕學明聰禪師

[0573b23] 邵武奚氏子。母吳。十七出家。二十受具。習止觀唯識論。一日有宿衲。相詰曰。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其意如何。師依文而答。宿譏訶之。師從此疑情頓發。坐臥不安。經六載。一日聞馬嘶大悟。遂往見天奇。奇可之。

[0573c04] 住後上堂。僧問雲門。如何是一代時教。門曰。對一說。龍泉則不然。若有問如何是一代時教。劈脊便打曰。合取狗口。

[0573c06] 僧問。如何是本來面目。師曰。石香亭。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喪却了也。

[0573c08] 問。今朝四月八日。天下叢林。皆慶如來聖誕。未審如來何處降生。師於几畫圓相示之。

[0573c09] 笑巖寶。侍師圍爐次。師曰。人人有箇本來父母。子之父母今在何處。巖曰。一火焚之。師曰。恁麼則子無父母耶。巖曰。有則有。佛眼覰不見。師曰。子還見不。巖曰不見。師曰。為甚不見。巖曰。若見即非真父母。師曰善哉。巖復以偈呈曰。本來真父母。歷劫不曾離。起坐承他力。寒溫亦共知。相逢不相見。相見不相識。為問今何在。分明呈似師。師遂付以偈曰。汝心即吾心。吾心本無心。無心同佛心。佛心非吾心。復囑曰。汝當護持。緣熟智愚皆度。後示微疾。訣眾說偈。趺坐而逝。全身塔於寺右。

漢陽府□□古巖禪師

[0573c20] 中年雙目失明。笑巖參。師問。何所來。巖曰。親從關子嶺來。師曰。無聞老兄好麼。巖曰好。師曰。如何見得好。巖曰。老來康健。師曰。爭見得康健。巖曰。著衣喫飯。坐臥經行。師曰。與麼則不出常情。巖曰。要且常情莫測。師仰面大笑。翌日巖入室。師曰。嶺頭老兄。先師甞許他悟處見骨。只是太朴無博學。巖曰。和尚博學乎。師曰。老僧亦非博學。巖曰。恁麼則一同也。師曰。亦有不同處。巖曰。如何是不同處。師曰。他有眼。我無眼。巖曰。和尚若無眼。爭得見渠無博學。師又大笑。囑曰。子器非凡。深根固蔕。廣作利益。非汝而誰。惜吾衰老不及見矣。巖拜謝而去。

河南府嵩縣伏牛濟菴大休實禪師

[0574a07] 新鄭李氏子。幼投寶珠受業。年二十訪老宿古心。心示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令參。尋入火場。打三有省。述偈曰。法身本無相。法相本來空。會得者消息。處處顯家風。後往謁天奇。途遇天真月印二禪客。同至關子嶺。奇問。你三人一路麼。師曰。雖然一路。來處不同。奇曰。如何是你本來面目。師便珍重。奇曰。未在更道。師便喝。奇曰。父母未生前。喝箇甚麼。師無語而出。自後數呈伎倆。奇皆不諾。一日侍奇於承天。奇問。藏身處沒蹤蹟。沒蹤蹟處莫藏身。你作麼生會。師曰。當堂不正坐。那赴兩頭機。奇為助喜。

[0574a17] 住後陞座。須彌作舞。海水騰波。龍象交參。人天共聚。大地山河。同宣妙句。三賢十聖。共證菩提。眉藏寶劍起寒光。袖隱金鎚行正令。明殺活顯全機。舉拂子曰。還有明眼衲僧。不顧危亡。向前一肩擔荷得麼。便下座。

[0574a21] 笑巖參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竪起拂子。巖曰。此外更有指示也無。師擲下拂子。巖便禮拜。復敘及參關子嶺話。師曰。怪道親見作家來。巖便喝。少頃師又問。無聞別來四十年。未知近日鼻孔如何。巖曰。與和尚鼻孔一般。師曰。上座還見老僧鼻孔麼。巖曰見。師曰。向甚麼處見。巖曰。兩眼下口門上。師曰。有祕密句。曾向上座道麼。巖曰曾道。師曰。試舉看。巖曰。合取臭口。師拈拂子。巖便拂袖而出。

天池素禪師法嗣

襄陽府大覺圓禪師

[0574b06] 漢川人。儀貌豐碩。聲如洪鐘。參靜菴。默有所契。菴付以偈曰。一枝正法眼。列祖來。付汝待時至。馨香徧九垓。師受囑後。隱居襄西。笑巖爽菴。來求依侍。師曰。上座錯了也。老[矢*出]平生溫飽自適。別無所長。爽曰。某等生死事大。語未竟。師約而笑曰。老[矢*出]亦有生死。何獨爾有。爽曰。某恨晚進多無恒志。和尚豈拒人哉。師曰。出家兒本自無事。爾何無事生事。少間曰。粥飯自辦始得。一日室中。舉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良久。外道大悟語曰。問既不涉有無。良久亦是閒名。正恁麼時。外道悟箇甚麼。巖擬進語。師遽以手掩其口曰。猶挂脣齒在。巖乃釋然曰。可謂東土衲僧。不及西天外道。占偈曰。自笑當年畫模則。幾番紅了幾番黑。如今謝主老還鄉。那管平生得未得。師稱賞之。後無疾而化。世壽七十三。僧臘五十三。

天寧濟禪師法嗣

嘉興府胥山雲谷法會禪師

[0574b22] 嘉善懷氏子。投大雲寺芟染。時法舟掩室天寧。師往參。舟示以念佛是誰話。一日齋次。食器墜地。豁然有省。於是入天界。韜晦三年。復菴棲霞千佛嶺下。又移天開。巖弔影如初。凡客見無論貴賤。皆問以日用事。略敘寒溫。必展蒲團。令坐返觀。終日無雜話。別時必叮嚀。曰人命無常。莫空過日。再見必問。別後用心如何。以故歸向者日多。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有水皆含月。無山不帶雲。曰莫更有奇特處麼。師曰。切忌喚龜作鼈。

[0574c06] 問如何是吾人直捷用心處。師曰。舉不顧即差悞。擬思量何劫悟。

[0574c08] 居常不設臥具。晝夜危坐。四十餘年如一日。萬曆乙亥正月五日示寂。壽七十五。臘五十六。塔於大雲寺右。

嘉興府精嚴東谿方澤禪師

[0574c11] 嘉善任氏子。首謁天寧法舟。舟一日室中。舉龍潭見天皇悟。至何處不是指示汝心要話。師言下有省。後獲印可。

[0574c13] 解制秉拂。佛法雖徧一切世間。而未甞有絲毫透漏。你作麼生結。雖無絲毫透漏。亦未甞有絲毫囊藏。你又作麼生解。故知百丈曲引初機為此方便之辭。其實莫能結莫能解也。設使有箇孟八郎漢出來道。我能向百丈結不得處。一結結斷。直使天下衲僧。忘前失後。求出無門。亦能向百丈解不得處。一解解開。直使天下衲僧。七縱八橫。自由自在。却甚奇特。諸上座。彼既丈夫。我何不爾。良久擊拂子一下曰。吽。

天池聚禪師法嗣

紹興府浮峰普恩上座

[0574c23] 山陰金氏子。年十歲。往從延福鑑湖受業。至十九。忽念生死事大。奮志尋師。初至大慈。叩首座無際。際示以心生則種種法生之語。師當下有所契。入呈偈曰。返本還源便到家。亦無玄妙可稱誇。湛然一片真如性。迷失皆因一念差。復見法舟於天寧。呈所見。舟可之。又謁萬松林於烏石峰。松問何來。師曰天寧。松曰。有何言句。師舉前話。松曰。不是不是。師曰。天寧道是。和尚如何道不是。松曰。天寧則是。我則不是。師疑不決。後參玉芝。復舉前話。芝曰。是與不是。未出常情。二俱喫棒有分。師曰。如何是出常情句。芝與一掌。師當下豁然。平昔礙膺。一時融釋。芝曰。汝既如是。當善護持。復以偈囑曰。莫向支流辨濁清。是非盡處出常情。鐵鞭擊碎珊瑚月。會看東山水上行。

東塔曉禪師法嗣

嘉興府敬畏無趣如空禪師

[0575a14] 本郡秀水施氏子。生弘治辛亥十月十八。幼慕宗乘。留心體究。同法舟濟。參訪數載。後見野翁。徹法源底。

[0575a16] 啟關示眾。自結玄關自活埋。自吾閉也自吾開。一拳打破玄關竅。放出從前者漢來。

[0575a18] 元宵示眾。畫角聲中。薦得觀音。未是作家。彩燈影裡。捉得室利。謾誇好手。恁麼告報與諸人。未免笑破虗空口。諸人若也未瞥然。再看鼇山顛倒走。參。

[0575a21] 小參。眾立定。師喝一喝曰。禍出私門。便歸方丈。

[0575a22] 示眾。言前薦得天涯。句下承當路轉賒。一擊鐵圍如粉碎。海天空濶鴈行斜。

[0575a23] 除夕小參。時窮何似日窮好。日若窮來歲亦然。三十六旬窮過了。東村王老夜燒錢。老漢雖無一物。也要應箇時節因緣。乃拈拄杖曰。只者箇無窮無盡。歷劫經年。今夜隨時送去。免教涉蔓相牽。擲下拄杖曰。歷劫得來今斷送。拍雙空手接新年。

[0575b04] 示眾。佛是眾生。屋裡了事人。眾生是佛。屋裡不了事漢。誠能以佛與眾生。一時放却。則了與不了。並為剩語。卓拄杖曰。但於事上通無事。見色聞聲不用聾。

[0575b07] 端陽示眾。佳節端陽。何曾訂約。五月五日。年年撞著。風搖蒲劍碧楞楞。日照榴華紅灼灼。道在時節因緣。豈論正法末法。向來著意馳求。通身是草。今日信手拈來。無不是藥。竪拂子曰。大眾且道。此藥治甚麼人的病。擊拂子曰。不但老維摩。藥王藥上也須一劑。

[0575b12] 示眾。豁開頂門眼。照徹大千界。既作法中王。於法得自在。便下座。

[0575b13] 一日湖邊步月。謂一僧曰。明月與清風。水天同一色。人人在此中。只是出不得。僧曰。打草驚蛇作麼。師曰。上座又作麼生。曰看脚下。師大笑曰。將謂胡鬚赤。更有赤鬚胡。

[0575b16] 萬曆己卯仲冬。謂門人性冲曰。來歲仲秋十五六間吾行矣。子宜知之。庚辰八月十六日。沖如斯而至。師集眾說偈曰。生來死去空華。死去生來一夢。皮囊付與丙丁公。白骨斷橋隨眾。阿呵呵。明月清風吟弄。語畢端坐而逝。世壽九十。

石門海禪師法嗣

德安府隨州七尖峰大休宗隆禪師

[0575b23] 青州益都賈氏子。依郡之石佛薙髮。後寓成都北寺為典座。一日出街挑水。忘所行。忽頭撞壁有省。衝口成偈曰。大地山河體性空。那分行走與西東。偶然撞著無私句。萬水千山總一同。因就河南乾明寺無盡。室中呈所得。無盡乃印以偈曰。道高不假修。德重事理周。一枝正法眼。付與隆大休。

[0575c05] 住後垂三關語。以示學者。一曰。吹毛寶劍。被石人持去。挂在萬仞峰頭。四壁無路。如何取得。二曰。有一如意珠。被木人擎來。拋向大海波中。不假舟航。如何覓得。三曰。盡大地是箇火坑。燒却了也。惟有一莖眉毛在。未審是何人見得。

[0575c09] 在菜園次。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指菜曰。黃瓜茄子。僧不契。下山見一尊宿。宿曰。你從何處來。僧曰。尖峰來。曰大休有何言句。僧舉前話。尊宿合掌曰。真大慈悲 嘉靖壬寅十一月八日。集眾書偈曰。三際握來為拄杖。十方原是舊袈裟。泥牛石虎知消息。踏破虗空便到家。置筆端坐而逝。

華山定禪師法嗣

廣信府鵞湖養菴廣心禪師

[0575c17] 字無它。上饒鄭氏子。偶過戚屬會道者。談四生義。遂了物我平等大意。萬曆乙亥。從洛太平寺剃染。南還至焦山度臘。聞江中推船聲有省。述偈曰。夜靜江空濶。船推[囗@力][囗@力]聲。不知何所往。擔子半邊輕。次走見華山。山拈一段生緣六不收話。有疑。猛提七日。始得身心脫然。歸里住靈山中臺。除夕覩閩山野火始大悟。甞畵大圓相於壁曰。內寫莫教塗黑。外寫勿使傷白。若能向圈裡圈外。下得註脚。許你學道無疑。後遷鵞湖。己亥以無異典元座。室廊甞置無門鎖。以驗方來。鎖旁書偈曰。上古留傳鎖。憑君智鑰開。若無開鎖法。相見不須來。

[0576a03] 僧問。甞聞明心見性。未審性作麼生見。師曰。今日有客忙。不暇向汝道。客去。僧仍理前問。師曰。適來對客見麼。曰見。師曰。向汝道不暇。還在此作麼。

[0576a06] 問。打破虗空時如何。師舉手約退曰。走開走開。僧走。師曰。可惜許。癸丑說法建陽東山董巖。天啟丁卯三月朔。示微疾。至二十八丑刻。召眾至。說偈曰。八十餘年幻夢中。鐵牛耕破太虗空。臨行一句相分付。半夜金烏帶日紅。偈畢端坐而逝。壽八十一。臘五十三。塔唐帽山。

斗峰琴禪師法嗣

建寧府斗峰天真道覺禪師

[0576a13] 本郡建安張氏子。看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有省。占偈曰。一手拍兮一手鼓。無位真人越格舞。口中唱出無腔歌。三千諸佛同一母。往見古音。音賞之。旋囑以大事。

大方寬禪師法嗣

河南府伏牛無礙明理禪師

[0576a18] 汾州和氏子。參松竹大方。隨眾打七。有一聲虗空碎獨露法中王之句。後同月菴大圓入終南。一日菴舉高峰銀山鐵壁話。師頓悟。述偈曰。一覺心空疑便消。拈來放去自逍遙云云。過謁大方。方曰。伏牛打七即不問。終南靜室意如何。師曰。伏牛打七。泥團土塊。終南靜室。放大光明。方震威一喝曰。即今光明何在。師向前一掌。方呵呵大笑曰。如是如是。

大鑑下第三十二世

龍泉聰禪師法嗣

順天府善果月心笑巖德寶禪師

[0576b04] 金臺吳氏子。生正德壬申臘月望日。弱冠聽講華嚴。至十地品。不覺身心廓然。歎曰。千古同一幻夢耳。遂決志出家。從廣惠能祝髮。明年受具。雖深信知有。不肯自休。徧謁大川月舟古春古[矢*出]諸老。後至關子嶺參無聞。問十聖三賢。全聖智。如何道不明斯旨。聞乃厲聲曰。十聖三賢汝知。如何是斯旨。速道速道。師連下數語。皆不契。遂發憤寢食俱廢。一日携籃。臨洗菜。忽一菜葉墮水旋轉。捉不住。因有省。提籃喜躍而歸。聞立簷下問。是甚麼。師曰。一籃菜。聞曰。何不別道。師曰。請和尚別問來。至晚入室。聞舉玄沙敢保老兄未徹話。師曰。賊入空室。聞曰。者則公案不得草草。師喝一喝。拂袖便出。未幾復往見濟菴古巖大覺輩諸老。皆器重之。再參無聞。乃授記莂。復親炙年餘辭去。回翔湘漢間。後抵金陵。寓淨海牛首高座等處。數載還里居圓通。次遷南寺鹿苑慈光善果諸剎。

[0576b19] 端陽上堂。大慧道。今朝又是五月五。大鬼拍手小鬼舞。驀然撞著桃符神。兩手槌胸呌冤苦。大慧老漢。大似少箇禁方。向青天白日。見神見鬼。笑巖則不然。今朝正是五月五。雲從龍兮風從虎。山僧要與現前諸大聖。凡賭箇賭。信手拈來百草頭。甜者甜兮苦者苦。拈拄杖曰。驀然突出者一條。穿過從上諸佛祖。是你現前諸人。百樣俱有。為甚麼只少者一條。忽有箇見義勇為底。憤憤地向前道。和尚且莫壓良為賤。若論者一條。敢道人人不欠分毫。乃擲下拄杖曰。汝宛不知。何妨尖上更加尖。堆上重添土。

[0576c05] 上堂。男兒固奮衝天志。莫若從頭放下來。直把髑髏枯死盡。仍教死眼豁然開。

[0576c06] 上堂。舉南嶽一日遣僧。去探馬祖。且囑曰。待渠上堂時。便出問作麼生。看渠有何言句。可記將來。僧往一如所教。馬祖曰。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少鹽醬。僧回舉似嶽。嶽深肯之。師曰。馬大師三十年不少鹽醬。方可聚徒說法。山僧者裡。三十年不曾見箇鹽醬。汝等在者裡。討甚麼盌。以拄杖一時趂散。

[0576c12] 上堂。當門一隻箭。來者看方便。擬通問如何。穿過髑髏面。

[0576c13] 僧參問。從上千七百老凍儂。某甲今日一串穿來。獻與和尚。伏請判斷。時門外忽犬吠。師遽顧侍者曰。看是甚麼客來。侍者出問話。僧罔措。師曰。上座適纔問甚麼。僧擬重舉。師與連棒打出。

[0576c17] 一日有二尼參。禮拜起左右各立。師曰。女子如來前入定。有錢不解使。臺山婆子驀直去。解使却無錢。你道者兩箇老婆禪。如何得恰好去。尼左者走過右邊。右者走過左邊。合掌相向。各噓一聲。師曰。與麼非但解老婆禪。更會鼓粥飯氣。尼曰。和尚惜取眉毛好。師曰。山僧眉毛且置。周金剛買油餈點心。食到口邊。被婆子奪却。劉鐵磨請溈山往臺山大會齋。溈山不赴。等是者箇時節。你道。為甚麼取舍不同。二尼作禮曰。某等若不來禮拜和尚。爭得見古人神通大用。師曰。好各與三十棒。恰值拄杖不在。且歸茶堂喫茶。

[0577a03] 僧問。如何是文殊普見三昧。師曰。死人眼。曰如何是觀音普聞三昧。師曰。死人耳。曰如何是一言道盡底句。師曰。死人口。

[0577a05] 一僧請益。現世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話。師曰。汝有疑否。曰有疑。師曰。有疑則為人輕賤。無疑則應墮惡道。僧沉吟。師曰會麼。曰不會。師曰。把出你不會底來看。曰不會。教某甲把出箇甚麼。師曰。汝之罪業。劃然消矣。僧禮謝而去。

[0577a10] 問。玄沙不出嶺。保壽不渡河。落第幾機。師曰。總落第二機。曰如何是第一機。師曰。玄沙不出嶺。保壽不渡河。曰畢竟得箇甚麼。師曰。灼然畢竟得箇甚麼。

[0577a13] 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師曰。柳影橫塘魚上樹。槐陰地馬登枝。僧曰。與麼則形影兩分。曲直自顯去也。師曰。未曾飽食廬陵米。徒把蒲團認作天。

[0577a16] 僧參問。承聞諸佛出世為一大事因緣。如何是大事因緣。師曰。著衣喫飯。屙屎放尿。僧不肻。不拜而出。師喚回。示以偈曰。諸佛出於世。唯為大因緣。屙屎竝放尿。饑餐困打眠。目前緊急事。人只欲上天。談玄共說妙。遭罪復輸錢。僧慚惶。作禮而去。

[0577a20] 有兩官人遊山。入門哦曰。茂松修竹。回顧見師。便問。如何是道人家風。師曰。茂松修竹。曰有何旨趣。師曰。自家觀不足。留與客來看。

[0577a23] 有士人。閱師淨土偈。乃問。佛說是經。則有六方諸佛。出廣長舌相作證。吾師說偈。有何人證。師曰。居士舌頭亦不短。又問。何為不思議功德。師曰。前街人喚犬。後巷罵猫兒。又問。老師今年高壽。師曰。論年不見箇葷腥。作麼不槁瘦了。

[0577b03] 僧問。處處入法界。念念見遮那。如何是遮那。師曰。淨地不須屙。

[0577b05] 舉趙州問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時如何。子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話。頌曰。三十六物都燼。只遺一雙枯眼睛。置向九衢深夜後。無光明處作光明。

[0577b08] 舉世尊拈華公案。頌曰。師資妙契芥投鍼。似海如何無處尋。石火光中曾著眼。始知佛祖不傳心。

[0577b09] 舉經[米-木+八]字。頌曰。黑白未分墮偏。那堪擬議費鑽研。西乾此土諸賢聖。鼻孔撩天總被穿。

[0577b11] 示座主。荷鉏到處費工夫。三兩文錢足可圖。鉏得他家田地淨。自家田地盡荒蕪。

[0577b13] 示僧。法中幽趣眼中瞖。向上玄機境上塵。黑漆桶邊篐子斷。太平國內自由人。靜坐寒巖此病難。男兒爭肻自相瞞。轉身一步無多子。始信塵含法界寬。

[0577b16] 室中垂語曰。佛未出世。祖未西來。元無佛法世法之名。迥出黑山鬼窟一句。作麼生道。又佛既出世。祖西來。佛法世法。相為建立。不犯化門。道將一句來。又佛生凡聖。對待之門。世法佛法。名言強立。總拈過一邊。衲僧本分一句。試道將來。又尋常間。語言問答甚平易。甚不思議。剛被人問箇如何是汝本有底佛性。為甚麼却反眼竪口啞。又既為佛子。志階佛地。因甚一箇佛字。最不喜聞。

[0577b23] 晚年退居京城柳巷。於萬曆辛巳正月十六日示寂。奉全身塔於小西門外。世壽七十。僧臘四十八。

漢陽巖禪師法嗣

九江府廬山大安禪師

[0577c03] 襄陽郝氏子。幼禮古宗。祝髮於梅林宗。與古巖。同出天奇之門。而巖居終南。龍象景附。宗因使師就巖參學焉。師至。一語投機。輙授衣。後栖廬嶽三十年。道風藹著。楚人事之尤謹。新都汪伯玉。甞從師質疑。多有開發。萬曆己卯五月朔。說偈示寂。弟子就廬傍築浮屠。以藏舍利。世壽七十有三。僧臘五十有。

石州洪禪師法嗣

太原府五臺山龍樹菴寶應禪師

[0577c11] 一日晨興。覩明星有省。述偈曰。日出東山。月沉西嶂。昨日今朝。曾無兩樣。

太原府五臺山楚峰禪師

[0577c14] 居怭魔巖十餘載。木食飲。人不堪其憂。師恬如也。一日聞火聲大悟。占偈曰。眼睛突出死柴頭。赫赫神光照四洲。觸處現成人不委。幾回春去又逢秋。

玉堂和尚

[0577c18] 僧問。如何是道。師曰。看脚下。曰如何行履。師曰。驀直去。

敬畏空禪師法嗣

蘇州府車溪無幻古湛性沖禪師

[0577c21] 秀水張氏子。初見無趣。遂有所契。尋棄家從趣芟染。趣一日舉徑山三玄三要頌。徹骨徹髓道一句。三玄三要絕遮護之句。問曰。此二句中。山僧欲取一句為法你道。取那一句好。師曰。和尚適纔問那一句。趣瞋目叱曰。得恁無記性。師曰。祇為和尚徹骨徹髓。趣曰不然。為汝一人即得。爭奈大眾何。師曰。取即不辭。孤負先聖。喪我後人。趣頷之。師在徑山。集無趣語錄。一日歸覲。趣曰。一向作得些甚麼事。師曰。某甲買得一段田。收得原本契書。特請和尚僉押。即將集本呈上。趣接得展看曰。者是我底。你底聻。師曰。和尚不得攙行奪市。趣便將集本擲下。師便趨出。少頃呈偈。趣曰。者是你作底麼。師曰。某甲不解鼓粥飯氣。若謂有所作。孤負和尚不少。趣點首。

[0578a10] 住後示眾。大道無向背。至理絕言詮。迥出三乘。高超十地。萬法不到處。特地光輝。生佛未分時。靈源獨耀。不落見聞。不隨聲色。直下無一絲毫頭。徧界全彰奇特事。直饒棒頭取證。喝下承當。猶是曲為今時。更或光境俱忘。契心平等。究竟亦非的旨。所以道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學者勞形。如猿捉影。到者裡。絕行絕解。絕照絕用。絕理絕事。若倚天長劍。凜凜神威。如鐵牛之機。羅籠不住。今日明眼人前。不敢囊藏被葢。八字打開去也。拈拂子曰。諸上座。還委悉麼。耀古騰今只者是。大千沙界一閒身。

[0578a19] 示眾。孤峰頂上。濶步大千。十存街頭。知音少遇。不禮維摩詰。不尊傅大士。良久曰。出頭天外看。誰是箇般人。

[0578a21] 示眾。大道體寬。長空絕跡。按下雲頭。別通消息。同生同死。風行草偃。且道。把住為人好。放行為人好。良久曰。乾坤一合地胡餅。日月兩輪天氣毬。

[0578a24] 示眾。明明百草頭。明明祖師意。笑殺老龐公。至今猶瞌睡。魯祖見人便面壁。不解寒溫。祕魔走到便擎叉。全無禮義。南山鼈鼻。不若死鰌。西院鑷刀。渾如鈍鋸。且道。大悲如何為人。輪王總未拋三寸。徧界先聞刀斧聲。

[0578b04] 示眾。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卓拄杖曰。昨宵時雨滴空堦。一片綠苔俱打濕。

[0578b06] 浴佛上堂。毗藍園裡曾呈醜。古佛堂前又露形。不是日光三昧力。如何洗得你身清。大眾。釋迦老子。今日誕生。未審此時還曾落地也未。一僧出曰。落地了也。師曰。你見甚麼人說。僧無語。師曰。杓卜聽虗聲。

[0578b10] 僧問。清虗之理。畢竟無身時如何。師曰。道者合如是。曰向上更有事也無。師曰。雪隱鷺鷥飛始見。柳藏鸚鵡語方知。

[0578b12] 問和尚百年後。向甚麼處去。師曰。千株松下。百草頭邊。

[0578b13] 燒火次。僧問。如何是自性天真佛。師曰。與我般一束柴來。僧肩柴至又問。師曰。者奴子。好惡也不識。便打。

[0578b15] 問如何是最上一乘。師曰。藤穿篾縛。曰意旨如何。師曰。三十年後。

[0578b16] 僧參。師問。何處來。曰廬山。師曰。古人道。不向廬山尋落處。象王鼻孔漫撩天。如何是廬山落處。曰請和尚尊重。師便低頭休去。

[0578b19] 火炮偈。團圞無縫罅。綿密不通風。一點無明發。分身剎土中。

[0578b20] 示人。動口全拋一片心。擬思量處不知音。百千年外看家話。倒腹傾腸說與君。起念求心心即念。頓然無念念無心。九重之內常為主。徹古該今不動尊。盡心竭力作工夫。內外推尋實總無。正恁麼時無計可。忽聞村內一聲鴣。即心即佛隔皮言。非佛非心亦是權。端的要知真實處。直須吐盡野狐涎。師菴居二十餘載。萬曆庚戌。受徑山請。不數月疾作。仍返車溪。辛亥冬示寂。茶毗塔於徑山。世壽七十二。僧臘三十。

鵞湖心禪師法嗣

廣信府弋陽暠山慧濟次齋智季禪師

[0578c06] 饒州樂邑程氏子。生萬曆戊子十一月三日。產地無聲。至月滿始啼。年二十五。染病甚苦。有禪者。告以生死不明。其苦過上。遂決志出俗。投雲谷喜祝髮。二十七參鵞湖心。看念佛是誰話有省。一日湖舉二鼠侵藤話。師問。枯藤斷了。向甚處安身立命。湖隨將熱茶劈面一潑。師豁然大悟。遂承付囑。崇禎甲申。開剏暠山。順治己丑遷峰頂。丁酉。眾請就暠山開堂。

[0578c13] 結制上堂。今朝結起布袋口。七七從來四十九。假若離斯擬別求。昧却衣珠向外走。喝一喝曰。是野干鳴。是獅子吼。

[0578c15] 上堂。佛法從來本現成。吾人日用實相應。只因不剔雙眉起。大地純金不識金。

[0578c17] 上堂。拈拄杖曰。者箇喚作拄杖即觸。不喚作拄杖即背。且道。喚作甚麼。卓一下曰。點開千聖眼。超出萬機先。

[0578c19] 僧問。如何是溈仰宗。師曰。深藏不肻露。父子慎風規。如何是臨濟宗。師曰。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見師。如何是曹洞宗。師曰。金鍼穿玉綫。繡出錦鴛鴦。如何是雲門宗。師曰。孤標高迥出。佛祖類難齊。如何是法眼宗。師曰。白雲歸碧岫。紅日照青山。

[0578c24] 問向上宗乘。請師拈出。師曰。風吹牌子動。

續燈正統卷三十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