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27 續燈正統 第27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27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二十七

  臨濟宗

大鑑下第二十五世

伏龍長禪師法嗣

蘇州府鄧尉萬峰時蔚禪師

[0557b09] 溫州樂清金氏子。襁褓中見僧。輙微笑合掌。十六得度。十九至杭受具戒。參虎跑止巖。巖令參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話。抵明州達蓬山佛趾寺側卓菴。晝夜力參。一日聞寺主舉溈山踢倒淨瓶話。驀地觸發。說偈曰。顛顛倒倒老南泉。累我工夫費半年。當日有人親在側。如何不進劈胸拳。遂往謁無見於華頂。見囑師住山。仍返達蓬。單丁十載。後造千巖。巖曰。將甚麼來。與老僧相見。師竪起拳曰。者裡與和尚相見。巖曰。死了燒了。向何處安身立命。師曰。漚生漚滅水還在。風息波平月印潭。巖曰。莫要請益受戒麼。師掩耳而出。明日普請砍松次。師拈圓石作獻珠狀曰。請和尚酬價。巖曰。不直半文錢。師曰瞎。巖曰。我也瞎你也瞎。師曰。瞎瞎。即呈偈曰。龍宮女子將珠獻。價直三千與大千。却被傍觀人抉破。誰知不直半文錢。巖謂左右曰。蔚山主頗有衲僧氣息。遂命居第一座。一日巖陞座。舉無風荷葉動決定有魚行語。師出眾震聲一喝。拂袖便出。乃卓菴於蘭溪之嵩山。凡九載。巖寄以偈曰。鬱鬱黃花滿目秋。白雲端坐碧峰頭。無賓主句輕拈出。一喝千江水逆流。三為手書招之。愛重彌至。旋[由/廾]以法衣頂相。

[0557c04] 僧問。如何是嵩山境。師曰。四面好山擎日月。一湖秋水浸青天。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三仙描不就。終不與君傳。

[0557c07] 問。如何是目前事。師曰。眉毛眼上橫。曰莫是他安身立命處也無。師曰。錯認定盤星。

[0557c08] 二僧參。師問。那裡來。僧曰隴西。師曰。我聞隴西有鸚鵡是否。僧曰。是。師曰。還會吟詩作賦麼。僧曰會。師曰。會吟甚麼詩。試道看。僧無對。師便打曰。妄語漢。汝不從隴西來。第二位道看。僧作舞勢。師曰。似即似。爭奈口口不同。自代曰。上大人丘乙己。

[0557c13] 開堂。拈香畢乃曰。千聖難明不了因。遞代相傳古到今。今日嵩山重舉似。鐵樹華開別是春。向無影樹下打眠。宏開飯店於虗空。背上經行。大闡宗乘。塵塵剎剎全彰。物物頭頭合轍。擊碎魔王窠臼。斷送衲子命根。不作奇特商量。不作玄妙解會。直得淨名杜口。共贊昇平。巖頭密啟。咸宣至化。正與麼時。祝聖報恩一句作麼生道。一片精光輝宇宙。直教萬國奉君恩。

[0557c20] 上堂。舒兩手曰。大開方便門。便從者裡入。復握拳曰。閉却牢關。說家裡話。且道。不開不閉一句。又作麼生。僧伽黎便下座。

[0557c22] 上堂。三世諸佛如是說。歷代祖師如是說。天下老和尚如是說。嵩山亦如是說。若有不如是說者。與他三十棒。若有如是說者。亦與他三十棒。何故。卓拄杖曰。嵩山門下。令不虗行。

[0558a02] 上堂。月頭是初一。光明漸漸出。月尾是三十。光明何處覓。假饒老釋迦。也道拈不出。拈得出萬事畢。有人道得。出來道看。如無。嵩山與諸人露箇消息。展兩手曰。我見燈明佛。本光瑞如此。

[0558a05] 後遊姑蘇鄧尉。喜其山水盤結。遂駐錫焉。未幾四眾咸集。成大伽藍。名曰聖恩。明洪武辛酉正月二十九日。集眾曰。老僧時節至矣。即說偈曰。七十九年。一味杜田。懸崖撒手。杲日當天。語畢泊然而寂。奉全身於院西岡。塔曰永光。世壽七十九。僧臘六十。

松江府華亭松隱唯菴德然禪師

[0558a11] 里之張氏子。幼從無用貴祝髮。徧叩諸方。未有所契。後於千巖會中。聞上堂語。豁然悟入。石屋珙謂師曰。子緣當在華亭。因書松隱二字授之。於是歸里。築室於郭匯之陽。遂名松隱。足不踰閫者三載。甞血書華嚴。有天華滿庭之異。感居民為建寶坊。洎千巖遷化。眾請繼席。

[0558a16] 堂日。僧問。遠離松水。來據龍峰。海眾臨筵。請師祝聖。師曰。萬年松在祝融峰。曰祝聖蒙師指示。列祖家風事若何。師曰。冬到寒食一百五。曰莫便是和尚為人處也無。師曰。斧頭是鐵作。曰恁麼則龍門無宿客也。師曰。早點額。曰若不登樓望。焉知滄海深。師曰。你道老僧眉毛有幾莖。曰一堂風冷澹。千古意分明。師曰。蹉過不少。問承古有言。向上一路千聖不傳。還端的也無。師曰。那裡得者消息來。曰賣金須遇買金人。師便喝。曰金屑雖貴。落眼成瞖。又作麼生。師曰。好向繡湖湖上看。月明夜夜散金波。曰三十年後此話大行。師曰。杜撰禪和如麻似粟。曰大眾證明。學人體拜。師乃曰。第一義諦。被東白和尚一槌擊碎了也。未免向第二義門。露箇消息。山僧數年。搓得一條龜毛索子。今日拈來。將三世諸佛西天四七東土二三天下老和尚鼻孔。一串穿却。且道。山河大地草木叢林森羅萬象有情無情。甚處得來。良久曰。莫將閒學解。埋沒祖師心。復舉三聖道。我逢人則不出。出則便為人。興化道。我逢人則出。出則不為人。師曰。者兩箇老漢。同門出入。宿世冤家。人一向孤峰頂上臥月眠雲。一人向十字街頭揚塵簸土。點檢將來。二俱漏逗。各與三十拄杖。且道。新龍峰與麼提持。是賞渠是罰渠。驀拈拄杖卓一卓曰。天上有星皆拱北。世間無水不朝東。

[0558b15] 上堂。日可冷月可熱。眾魔不能壞真說。有來由無途轍。六月炎炎撒氷雪。文殊無處著渾身。普賢特地呈醜拙。是真說非真說。若無閒事挂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喝一喝。

[0558b18] 謝藏主維那上堂。天無門地無戶。俊快衲僧一任來去。藏裡摩尼照徹十方。洞裡桃花千葩競吐。假劫外之春風。應今時之律呂。海神夜半看鮫珠。眼光挂在扶桑樹。喝一喝。

[0558b21] 結制上堂。煖氣相接。正在斯時。深深冷裡。撥著星兒之火。向死柴頭上。發機燎起互天烈焰。燒却舜若多神面皮。敢問諸人。作麼生回避。擲拄杖下座。

[0558b24] 上堂。達磨西來。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大眾。作麼生說箇見性成佛底道理。良久曰。幸是無瘡勿傷之也。

[0558c03] 結制上堂。蠟人為驗。始於今日。九十日中。推功辨的。黃面老瞿曇。結住布袋頭。百萬人天咸皆受屈。松隱結制總不恁麼。以手作搖櫓勢曰。山僧即今駕無底鐵船。普請大眾。同入大圓覺海遊戲去也。喝一喝曰。看取定南鍼。

[0558c07] 歲旦上堂。元正啟祚。萬物咸亨。驀拈拄杖曰。拄杖子昨夜抽條。今朝吐蕊。花開五葉。香徧大千。且道。還當得新年頭佛法也無。卓拄杖一下。喝一喝。

[0558c10] 臘八上堂。明星一見出山來。剛道孃生兩眼開。不是髑髏乾得盡。爭知春色上桃腮。

[0558c11] 上堂。德山棒臨濟喝。拈放一邊。諸人脚跟下。道將一句來。以拄杖畫一畫曰。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

[0558c14] 示眾。佛是眾生界中了事漢。眾生是佛界中不了事人。若欲決了此事。但向十二時中四威儀內。折旋俯仰。與人酬酢處。看是甚麼道理。忽爾妄想滅。知見忘。突出自家一段光明。洞徹十虗。無絲毫隔礙。始知佛與眾生。本性平等。一身清淨多身清淨。一世界清淨多世界清淨。無一塵不是真如境界。無一剎不是解脫道場。所以永嘉道。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同供如來合。斯言豈欺我哉。

[0558c22] 示醫士。話頭一則耆婆藥。大藏諸經和劑方。抹過二途開口笑。不勞鍼砭起膏肓。

[0558c23] 化燈油。劫初一點光明種。猛烈工夫拶出來。瀉入碧瑠璃裡去。三千諸佛笑顏開。

[0559a01] 洪武初。以有道徵。未幾以病還。甞曰。學佛法人。無徒恃見地。一知半解。濟得何事。顧力行何如耳。戊辰四月十四示寂。塔全身於松隱。

金華府清隱蘭室德馨禪師

[0559a04] 義烏方氏子。年二十五。投伏龍祝髮。執侍數載。始徧參諸方。久之歸覲千巖。至正壬辰。乃結茅城西。榜曰清隱。會巖遷化。後出主聖壽。蘇平仲甞過訪。寒溫外不措一辭。蘇曰。千巖老師見客。口如懸河。師今默然何也。師曰。道無隱顯。焉有語默。昔吾先師未甞不言。然而未甞言。今吾未甞言。然而未甞不言也。蘇乃擊節稱賞。洪武壬子十一月十四日示微疾。集眾訣別。端坐而逝。留龕七日。顏色如生。茶毗。五色舍利無數。世壽七十。僧臘四十有六□□□□□。

杭州府天龍水菴無用守貴禪師

[0559a14] 婺州甄氏子。十八歲。投康侯山芟染。泰定間遊逝西。適千巖居龍華。師叩之。默有所契。龍華去天龍密邇。大道平。力圖起廢。挽師與巖主之。會巖去義烏。師與俱焉。至正丙戌謁中峰。羣疑頓釋。旋居嘉禾。一夕夢大道曰。我棄人間世。師驚疑。拏舟訪之。由是復主天龍。辛丑八月一日。忽索筆書偈曰。一蝸臭殻。內外穢惡。撒手便行。虗空振鐸。天龍一指今猶昨。擲筆而逝。行省丞相達識鐵木爾。為主後事。築慈濟堂院於天龍西岡。奉全身瘞焉。師生平不畜長物。寒暑一衲。律身甚嚴。甞墮一齒。弟子函櫝中。生舍利五色。世壽七十有二。僧臘五十有五。

金華府華山明叟昌菴主

[0559b02] 浦江人。縛茅里之華山。往謁千巖。巖示以入道旨要。旋歸晝夜孳孳不怠。一日忽辭眾說偈曰。生本無生。滅亦無滅。撒手便行。長空片月。語畢端坐而逝。時洪武丙辰十月三日也。

江寧府天王山般若法秀禪師

[0559b06] 甞居婺之聖壽。為第一座。元大德末。棲遲此山。至正甲午。明洪武主渡江。單騎入山。與話相契。時遣繆總制者送供焉。師久之遊廬山。莫知所之。而所居佛龕亦蕪矣。洪武丁卯。上憶其事。詔工部侍郎黃立恭諭之曰。然渡江來曾謁法秀禪師與語。卓有識見。今其亡矣。爾可選一辦道僧。即舊地。重新創建一菴。以見朕意。立恭乃舉僧紹義引見。受命而去。于其山蓮菂上立菴。賜名般若禪院。左春坊鄒濟。作般若禪院記。紀其事甚詳。

高仰友禪師法嗣

鎮江府金山慈舟濟禪師

[0559b16] 西竺作禮曰。某甲拏得賊來。請和尚決斷。師曰。贓存甚麼處。竺拍案一下。師往復徵詰。復曰。諸佛不說。列祖不傳。除却搖脣鼓舌瞚目揚眉。還我到家一句來。竺默然。師曰。去聖時遙。尚有此子善自護持。

一峰寧禪師

[0559b21] 西竺呈見解。師為勘驗。示偈曰。青山疊疊雨濛濛。師子金毛撥不鬆。我也自知時未至。十回放箭九回空。

白蓮安禪師法嗣

湖州府碧巖空谷景隆禪師

[0559c01] 姑蘇洞庭黿山陳氏子。初見嬾雲。後於虎丘。禮石菴祝髮。會菴遷靈隱。師相隨七載。因往天目。禮祖塔。憩錫歲餘。忽有省入。還嬾雲。雲為助喜。後住碧巖。

[0559c04] 僧問。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師曰。此問最親切。曰覿露堂堂時如何。師曰。途路未為真。曰南人如問雪。我道是楊花。師曰。喚鐘作甕又爭得。

[0559c07] 晚年於西湖修吉山。卜地為生壙。築室以居。名曰正傳塔院。復自製塔銘。其略曰。嗚呼死生一夢。骨塔奚為。葢表佛法流芳。靈蹤不斷。即幻明真。以致佛祖命脈。源遠流長矣。幻身雖滅。佛性不遷。後之來者。見窣堵峻嶒。峰巒蒼翠。鳥鳴喬木。泉瀉幽巖。不馳外境。不執內心。盡忘愛惡。陶然泰和。始知法界為身。虗空為口。萬象為舌。晝夜說法。未甞間歇。於此見得明透得徹。如醉忽醒。廓然領悟。便見佛祖不曾涅槃。老僧不曾圓寂。大圓鏡中。覿面相見。西來祖意。兩手分付。如古師嗣雲門。青師嗣太陽。無前後無去來。大千沙界。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嬾雲和尚。是景隆受業師之受業師。景隆心法。受印可於嬾雲。即南極安禪師也。得臨濟正傳二十世。上泝天真。則無極源。雪巖欽。前後嗣法亦無定規。理貫古今詣實為至。銘曰。廓周法界。空蕩無涯。群靈昇墜。恒無時。佛祖垂應。為導為師。宿膺微幸。值斯化儀。不善弘道。隨力所宜。卒於武林。骨窆山崖。窣堵奠安。山同壽期。以幻歸幻。有為無為。成住壞空。斯道坦夷。正統八年癸亥春。景隆五十二歲。其所著有空谷集。尚直尚理編。

福林度禪師法嗣

江寧府天界古[矢*出]俊禪師

[0560a04] 姑蘇松陵人。年十三。投越州日鑄寺出家。十五祝髮。受具戒。首謁石屋珙。次見三衢嬾。牧得禪定工夫。復往叩古梅於高仰。禮拜起依實供通。梅打趂出。如是三度被打。遂結伴歸里。立限壁觀九年。每三年燃一指。歷燃三指。一日忽然瞥地。乃往參福林。法戰相契。遂留首眾。時年二十八矣。眾推出世。師遁跡出山。留偈曰。半載相依唱祖機。幾番談道奉嚴威。出山便說歸時路。又是重添眼上眉。韜光巖壑三十餘年。有平生最愛隈巖谷。三十年來嬾送迎之句。洪武間。奉旨剃度千僧。至繁昌。眾請東廬山開堂。

[0560a14] 示眾。禪之一字。亦是強名。云何曰參。在信而。擬議即乖。開口即錯。若是發心不真。志不猛利。者邊經冬。那邊過夏。今日進前。明日退後。久久摸索不著。便道佛法無靈驗。却向外邊記一肚抄一部。如臭糟甕相似。是者般野狐精。直饒到彌勒下生。有甚交涉。真正道流。若要脫生死。須透祖師關。祖關透生死脫。不是說了便休。要將從上諸祖做箇樣子。趙州四十年不雜用心。為甚麼事。長慶坐破蒲團七箇。為甚麼事。香林四十年方成一片。為甚麼事。乃至歷代真實履踐。尅苦勵志。為甚麼事。山僧今日口喃喃地。引古驗今。為甚麼事。諸禪德。既有從上不惜身命積功累德妙悟親證底樣子。何不發大勇猛。起大精進。對三寶前深發重願。若生死不明。祖關不透。誓不下山。如是發頭。截斷千差路頭。不與萬法為侶。向長連牀上七尺單前。高挂囊。壁立千仞。寬立限期。急下手脚。盡此一生做教徹去。若辦此心。決不相賺。我今為汝保任此事。終不虗也。永樂丁亥。復奉旨于天界終老焉。

大鑑下第二十六世

鄧尉蔚禪師法嗣

蘇州府鄧尉山寶藏普持禪師

[0560b10] 萬峰付偈曰。大愚肋下痛還拳。三要三玄絕正偏。臨濟窟中獅子子。燈燈古今傳。後繼席聖恩。為第二代。虗白參。師問。心不是佛。智不是道。汝云何會。白向前問訊叉手立。師呵曰。汝在此許多時。還作者見解。白乃發憤。至第二夜大徹。師示寂後。塔于萬峰之側。

武昌府九峰無念勝學禪師

[0560b16] 隨州應山陳氏子。九歲從本州寶林緣受業。初謁無聞。聞示以高峰一歸何處話。遂入嵩山。苦心研究。一日有省述偈。有萬象全彰一鏡中之句。乃奮志徧參。後抵姑蘇。見萬峰。于喝下領旨。峰付偈曰。五派傳來臨濟宗。入門一喝露全鋒。老婆心切能容易。試看泥蛇化作龍。後住九峰。明洪武壬戌。孝慈皇后賓天楚王。聘諸山名衲。集於洪山。見師驚異。特留邸館。請問法要。上召見便殿賜坐。應對稱旨。禮遇優渥。欲留主京剎。師力辭。命中官送還九峰。丙子御製懷僧無念詩文一軸。命中官賷送。諭慰彌至。敕曰。前者僧無念。戒行精於皎月。定慧穩若巍山。暫來一見。此去常懷。懷之不。遣人就見。特以松實松華供之。兼以詩文勞之。師亦以偈進曰。萬機之暇究真玄。百草頭邊大有禪。毛孔徧含塵剎土。毫端現出性中天。定回坐看雲橫谷。行樂閒觀石湧泉。林下衲僧何以報。祝延聖壽萬斯年。中官回奏。上大悅。永樂甲申。一日集眾說偈曰。世尊七十九。無念八十年。踏翻華藏海。依舊水連天。泊然而逝。奉全身塔於師子巖。諡清福廣慧禪師。

杭州府東明海舟普慈禪師

[0560c11] 蘇州常熟錢氏子。幼出家破山。聽楞嚴。至但有言說都無實義處有疑。往參萬峰。問但有言說都無實義。如何是實義。峰劈頭兩棒。欄胸一踏。踢兩踢曰。只者是實義。師起曰。是即是。太費和尚心力。峰然之。嗣以偈付之曰。龜毛付囑與兒孫。兔角拈來問要津。一喝耳聾三日去。箇中消息許誰親。復囑曰。子當匿跡護持。莫輕為人師範。師領旨。結廬洞庭山塢。二十九年。一日過訪東明。明曰。和尚曾見甚人。師曰。見即見一人。說出恐驚人。明曰。說何妨。師曰萬峰。明與論宗旨喜甚。乃曰。東明一席。敢煩和尚相繼也。慧旵不出月亦去也。明至二十八辭眾。廿九夜示寂。當正統辛酉六月也。師欲歸洞庭眾堅請。乃繼其席。上堂。舉僧問睦州。一言道盡時如何。州曰。老僧在你囊裡。師曰。者僧如出林虎。被睦州收入重網深坑裡。埋却了也。時有僧問。未審那裡是他重網流坑處。師曰。你禮拜著。僧拜起理前問。師哭曰。我爺[口*耶]我孃[口*耶]。僧罔措。師直打出。

[0561a03] 上堂。舉僧問智門。如何是般若體。門曰。蚌含明月。曰如何是般若用。門曰。兔子懷胎。師曰。古人如此問答。饒你通身是眼。也覰不見。通身是手。也摸不著。還委悉麼。以拂作圓相曰。一念不生全體現。六根纔動被雲遮。

[0561a07] 雪峰因僧禮拜起。峰打五棒。僧曰。某甲有甚麼過。峰又打五棒。師拈曰。前是殺人刀。後是活人劍。無奈者僧不悟。若悟。管教雪峰喫拳有分。

[0561a10] 舉黃檗見趙州來。便閉却方丈門。州入法堂呌曰。救火救火。檗開門捉住曰。道道。州曰賊過後張弓話。頌曰。一擒一縱兩施能。戟去鎗來展大勳。彼此機關誰識得。至今疑殺李將軍。

[0561a14] 舉巴陵示眾。祖師道。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既不是風幡。向甚處著。有人與祖師作主。出來與巴陵相見。頌曰。商鞅立法太嚴酷。連累鄰人膽寒。如有縱橫無犯者。秦王高拱樂函關。

[0561a17] 舉趙州訪茱萸。纔上法堂。萸便曰看箭。州亦曰看箭。萸曰過。州曰中。頌曰。季春芣苡生前徑。三月桃花茂小園。可惜芳春人不識。樹頭百舌更能言。

[0561a20] 沈貫問。圓覺經云。修多羅教如標月指。若復見月。了知所標畢竟非月。此理如何。師舉手曰。經也月也指也。貫罔措。師拍案一下曰。月落寒潭。貫有省。乃曰。吾師之道。非凡情所能測。師年臘竝尊。出世僅十載。遽唱滅。臨終說偈曰。九十六年在世。七十四載為僧。中間多少誵訛。今日一齊鎖殞。釋迦至我。有不可數老和尚。乃以拂作圓相曰。都向者裡安身。咄。擲拂而逝。當景泰康午。門人塔全身於東明左側。

蘇州府鄧尉山果林榮禪師

[0561b05] 虗白參。師擲蒲團曰。汝試道看。白曰。只此消息。本無言說。破蒲團上。地迸天裂。師曰。且道裂後如何。白擬議。師便打出。

松隱然禪師法嗣

道安禪師

[0561b09] 失錄姓氏。矢志礪行。有乃父風。常行般舟三昧。永樂丙申示寂。遺偈曰。不會掘地討天。也解虗空打橛。驚起須彌倒舞。海底蝦蟆吞月。踏翻生死大洋。說甚漚生漚滅。世壽七十有七。

金山濟禪師法嗣

建昌府新城壽昌西竺本來禪師

[0561b14] 崇仁裴氏子。七歲出家觀音寺。年十三參一峰。執侍七載。一日聞讀清淨經有省。偈曰。幾年外走喪真魂。今日相逢逈不同。身伴金毛石獅子。回頭吞却鐵崑崙。峰寂。走見慈舟於金山。禮拜起便問。某甲拏得賊來。請和尚斷。舟曰。贓在何處。師拍案一下。舟便喝。復舉香嚴上樹話。反覆徵詰有當。乃承印可。初住劍江壽聖。寧藩致書聘師。三返不赴。僅答問道書。授慧光普照頓悟圓通之號。永樂乙酉。開法壽昌。

[0561b22] 上堂。拈香畢乃曰。天日高明暑漸隆。榴花噴火耀庭中。衲僧眼裡真機露。無位真人覿面逢。直下知端的。擬議隔千重。要達己躬事。黃龍最上峰。便下座。

[0561c01] 後往閩之杉關。重開福田。壬寅十月八日。忽索筆書偈曰。者箇老乞兒。教化何時了。顛顛倒倒只隨流。是聖是凡人莫曉。咄。來來來。去去去。海湛空澄。風清月皎。書畢趺坐而逝。世壽六十八。僧臘五十五。奉全身於法堂供養。

天界俊禪師法嗣

□□府東普道林無際明悟禪師

[0561c07] 別號蠶骨。蜀之安岳通賢鎮莫氏子。年二十棄家。初習禪定工夫。後參樓山清。清舉趙州無字話。師當下有省。行住坐臥常在定中。一日坐次。忽然光明洞照。無一毫可得。占偈。有虗空包不住大地載不起之句。西江悟首座。指見無念。會念謝世。遂參古[矢*出]。禮拜次。[矢*出]謂侍者曰。者僧有福德相。拈拄杖靠椅坐。命師供說行脚。師為直敘。[矢*出]曰。你且去。我不知你者樣工夫。一日復上方丈。[矢*出]震聲一喝。拈拄杖作打勢。師呈身就棒。[矢*出]曰。我棒頭有眼。不打者般死漢。拽拄杖便出。師拱立不動。[矢*出]還坐。驀劄問曰。大地平沉。你在甚麼處。師曰。全露法王身。[矢*出]曰。萬法歸一。一歸何處。速道速道。師曰。不道。[矢*出]曰。因甚不道。師曰。亘古亘今。[矢*出]曰。亘古亘今即且置。你在西川。甚麼物恁麼來。師不語良久。[矢*出]曰。啞子得夢向誰說。一日[矢*出]為更號無際。師曰恁麼則無際亦未在。天下老和尚。盡向者裡成道。歷代祖師。盡向者裡成佛。即今有說佛說祖底出來。盡教伊出門去。不如某甲者裡打睡。[矢*出]笑曰。者漢此後不受人瞞去也。

[0562a01] 走馬燈偈曰。團團馳走不停留。無箇明人指路頭。滅却心。中些子火。刀鎗人馬一齊休。門下法嗣七人。有付法偈曰。我無法可付。汝無心可受。無付無受心。何人不成就。

河南府伏牛物外無念圓信禪師

[0562a05] 金臺高氏子。生宣德己酉。九歲出家。受具。首見無際于隆恩。有省。入天須己卯。歸牛山結茅。辛巳復詣繁昌參月幻。幻問。何處來。師曰牛山。幻曰。人在者裡。牛聻。師曰。覿面不相識。全體露堂堂。幻曰。雖然爭奈頭角不全在。師曰。某甲今日山行困。幻復拈起竹篦曰。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上座作麼生。師曰。有勞神用。幻曰。未在更道。師便進前奪竹篦擲於地。幻軒渠大笑。師曰。某甲罪過。便作禮。幻乃撫而印之。師菴居三十載。開法伏牛。

[0562a14] 僧問。龐居士道。一種沒絃琴。惟師彈得妙。今日請和尚彈看。師欬[口*敕]一聲。僧曰不會。師曰。鐘作鐘鳴。鼓作鼓響。曰意旨如何。師曰。馬祖去世久矣。

[0562a17] 問。如何是即心即佛。師曰。富兒易嬌。曰非心非佛又作麼生。師曰。窮坑難滿。曰某甲不會。師曰。若道即心即佛。大似好肉剜瘡。若言非心非佛。何異灸瘡加艾。直饒道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也是平地喫交。且道畢竟如何。良久曰。坐來拭几添香火。粥罷呼童洗盂。

江寧府祖堂幽棲性天如皎禪師

[0562a23] 四明周氏子。從正菴中芟染。往謁古[矢*出]。一夕推簾見月有省。乃曰。元來恁麼。翌旦趨見[矢*出]。便震聲一喝。[矢*出]曰。貧人得寶邪。師曰。寶即不得。得即非寶。[矢*出]曰。憑何如是。師趨前問訊叉手而立。[矢*出]曰。還我向上一句來。師遽掩耳便出。復呈偈曰。午夜推簾月一灣。輕輕踏破上頭關。不須向外從他覓。只麼怡怡展笑顏。[矢*出]為助喜。度嶺至西坑築菴。影不出山者二十年。宣德壬子。赴武林虎跑請。後應祖堂幽棲。臨終示眾曰。文章佛法空中色。名相身心柳上煙。唯有死生真大事。殷勤了辦莫遷延。大眾且道。如何了辦。良久曰。吾今無暇為君說。聽取松水聲。語畢而逝。弟子奉全身。塔于菴左。壽七十。

何密菴居士法嗣

揚州府素菴田大士

[0562b12] 僧問。補陀路向甚麼門出。士曰。上座即今從甚麼門入。僧曰。抑勒人作麼。士曰。看脚下。僧擡頭進前三步。士曰錯。僧便退後三步。士曰錯。復曰。且道是你錯。是我錯。僧曰。未舉前。早知錯了也。士曰。正好喫棒。僧無語。士曰。若到諸方。分明舉似去。示眾。近來篤志參禪者少。纔提箇話頭。便被昏散二魔纏縛。殊不知。昏散與疑情。正相對治。信心重則疑情必重。疑情重則昏散自無。工夫斯得之矣。咄。

續燈正統卷二十七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