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26 續燈正統 第26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26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二十六

  臨濟宗

大鑑下第二十四世

天童一禪師法嗣

杭州府徑山呆菴敬中普莊禪師

[0551b01] 台之仙居袁氏子。依天童左菴芟染。久之不契。出遊參了堂於天寧。堂問何來。師曰天童。堂曰。冒雨衝寒。著甚死急。師曰。正為生死事急。堂曰。如何是生死事。師以坐具作摵勢。堂曰。敢來者裡捋虎鬚。參堂去。一日室中舉庭前栢樹子話。師擬開口。堂劈口便掌。從此悟入。初出世撫州北禪。後遷雲居。洪武癸酉。詔徵天下高行沙門。師應詔。對揚稱旨。是年秋銜命祀廬山。禮成。詔主徑山。僧問。如何是雲居境。師曰。路轉溪迴空院靜。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太平時代自由身。曰人境蒙師指示。願聞一句接初機。師曰。無毛子貼天飛。

[0551b11] 問。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默對時如何。師曰。達道者方知。曰和尚何得干戈相待。師曰。捉賊不如嚇賊。曰明眼人瞞他一點不得。師曰。情知你不是好心。

[0551b14] 問新到。我者裡虎狼塞路。荊棘參天。上人到來。有何忙事。曰特來禮拜和尚。師曰。入門一句則不問。脚跟下草鞋。甚處得來。僧擬議。師便喝。又問。昨離何處。曰廬山。師曰。不勞再勘。

[0551b18] 師甞勘僧曰。近奉公文。務要打點上座。僧曰。某甲不是奸細。師曰。也須勘過始得。曰和尚莫倚勢欺人。師展手曰。把將公驗來。僧擬議。師便掌。一僧曰。久聞和尚有此機要。師曰。山僧失利。一僧問。承聞和尚有打點之機。是否。師熟視曰。汝來自首那。曰學人掀倒禪牀去也。師曰。汝是甚處人。曰高著眼。師曰。者依草附木底精靈。

[0551b24] 鏟草次。僧問。者片田地。幾時剗得乾淨。師舉起鋤頭曰。未審上座喚作甚麼。僧無語。師拋下鋤頭曰。者片田地。幾時剗得乾淨。

[0551c02] 問。騎虎頭収虎尾。中間事作麼生。師曰。渠儂得自由。曰只如古人道。我也弄不出。意旨如何。師曰。入水見長人。

[0551c05] 徑山上堂日。僧問。九重天上承恩澤。五峰頭據祖關。四海禪流齊側耳。願聞一曲萬年歡。學人上來。請師舉唱。師曰。須彌頂上擊金鐘。曰與麼則過量人明過量事。太平時唱太平歌。師曰。毫釐有差。天地懸隔。曰和尚遠辭京國。近到徑山。如何是不動尊。師曰。待盂峰[跳-兆+孛]跳。即向汝道。曰適聞疏中道。千年枯木逢春。一代曇華現瑞。可謂誠實之言。師曰。汝用許多心識計較作麼。曰龍象筵開當此日。等閒掣取錦標歸。師曰。不是龍門客。切忌遭點額。

[0551c13] 僧請益。師曰。汝自分上。少箇甚麼。却來請益。僧擬對。師曰。只知貪程。不覺蹉路。

[0551c15]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口向天。曰此是古人底。師曰。老僧用得恰好。曰如何是奇特事。師曰。千年田八百主。曰學人不會。師曰。至今將不去。留與老農耕。

[0551c18] 問。如何是道。師曰。木落崖石出。曰只如先德云。山上有鯉魚。井底有蓬塵。意作麼生。師曰。見之不取。思之千里。

[0551c20] 上堂。舉雲門曰。平地上死人無數。出得荊棘林是好手。時有僧曰。恁麼則堂中上座有長處。門曰。蘇嚧蘇嚧。師曰。雲門與麼道。雲居則不然。平地上活人無數。入得荊棘林是好手。忽有人出來說長說短。拈拄杖劈脊便打。何故。水流溼火就燥。禍福無門。惟人自召。

[0552a01] 示眾。宗師家不一言半句。無非為學者抽釘楔。解粘去縛。如善舞太阿。自然不傷其手。近代據師位訓學徒。記持文字。崇飾語言。誇耀後來。增長惡習。不知有自身路。如衣壞絮行棘林中。不能自由。少林直指之宗。於此墜地。良可痛傷。汝輩行脚。各須帶眼。莫教墮他網中。出頭不得。只如古人道。入此門來莫存知解。若約山僧見處。直饒知解頓忘。猶是門外漢。到者裡。須辨緇素始得。珍重。

[0552a09] 上堂。觸目不會道。運足安知路。古人與麼道。大似勞而無功。山僧見處。也要諸人共知。驀拈拄杖卓一下曰。但得雪消盡。自然春到來。

[0552a12] 浴佛上堂。真佛無形。浴箇甚麼。毗藍園裡妄見空華。雲門令行不到今日。驀拈拄杖召大眾曰。今日事作麼生。昆明池裡失却劍。曲江江上撈得鋸。卓拄杖下座。

[0552a15] 上堂。老僧開荒時。於法堂基上。掘得一箇鈯斧子。久聚兄弟。若有用得著者。兩手分付。若是荷負不去。老僧收得來。著甚死急。不如颺向擸[木*(天/韭)]堆頭。從他日炙風吹去也。驀拈拄杖卓一下曰。鞭起鐵牛耕大地。誰能井底種林檎。

[0552a19] 上堂。舉盤山示眾。心月孤圓。光吞萬象。光非照境。境亦非存。光境俱忘。復是何物。洞山曰。光境未忘。復是何物。師曰。二尊宿。弄物不知各。各與二十拄杖。不見道。見義不為。何勇之有。

[0552a22] 至上堂。舉洞山冬夜。與泰首座喫果子次。問曰。有一物。明如日。黑如漆。常在動用中。動用中收不得。過在甚麼處。坐曰。過在動用中。洞山令侍者掇退果桌。師曰。當斷不斷。反招其亂。若是徑山。見他道過在甚麼處。便與掀翻果桌。亦使旁觀知有宗門爪牙。雖然。也須脚踏實地始得。拈拄杖曰。不向藍田射石虎。何人知是李將軍。卓拄杖下座。

[0552b05] 上堂。一迷一切迷。一悟一切悟。一暗一切暗。一明一切明。所以道。具足凡夫法。凡夫不知。具足聖人法。聖人不會。聖人若會。即同凡夫。凡夫若知。即是聖人。到者裡。塵勞煩惱菩提解脫。縛作一塊。且道。非非想天。即今有幾人修因證果。拈拄杖曰。一年三百六十日。一日日從今日始。拄杖子亦從今日始。卓拄杖曰。擊碎三玄三要門。普天匝地清風起。

[0552b12] 上堂。舉玄沙因鼓山至。畫一圓相。山曰。人人出者箇不得。沙曰。情知你向驢駘馬腹裡作活計。山曰。和尚又作麼生。沙曰。人人出者箇不得。山曰。為甚和尚恁麼道却得。某甲恁麼道却不得。沙曰。我得你不得。師曰。玄沙與鼓山。難兄亦難弟。若要出得者箇。總欠悟在。雪竇曰。只知貪觀白浪。不知失却手橈。緇素眼何在。驀拈拄杖畫一畫曰。一把柳絲收不得。和煙搭在玉闌干。

[0552b19] 浴佛上堂。舉藥山因遵布衲浴佛話。師曰。藥山能縱不能奪。布衲能奪不能縱。總未具超宗眼在。黃龍南曰。二尊宿一出一入。未見輸贏。三十年後。不得錯舉。早是錯下名言。徑山見處。也要諸人共知。今日殿中普請浴佛。者箇那箇。不得動著。杓柄到手。更莫顢頇。擊拂子曰。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永樂癸未十月二十三日。示寂於不動軒。世壽五十八。僧臘四十五。闍維。煙焰所至。舍利如貫珠。塔于凌霄之陽。

壽昌源禪師法嗣

寧波府天童元明原良禪師

[0552c05] 寧海周氏子。初住瑞巖。後遷天童。有侑宏智祖塔辭曰。嗚呼山不讓塵。故能成其高。海不讓流。故能成其深。師非宿備六度萬行之願輪。則曷由樹斯大法之功於古今。聖人出興。作百世師。千載一時。惟師得之。巍巍窣堵。鎮茲東谷。洞上一宗。真規復復。昭告菲詞。深勒崖谷。願師再來。為法作則。

徑山悅禪師法嗣

寧波府慈谿定水見心來復禪師

[0552c13] 南昌豐城王氏子。至正壬午。祝髮于邑之西方寺。走雙徑謁南楚。久之乃得證入。無何避兵會稽。遂主慈谿定水。凡廢者煥然一新。以干戈間阻。不能省母。作室于東名蒲菴。取陳尊宿義。後遷鄞之天寧。杭之靈隱。

[0552c17] 舉馬祖遣人送圓相上徑山話。頌曰。緘回特地謝殷勤。海月山雲見處親。莫怪南陽太饒舌。乾坤誰是不疑人。

[0552c19] 僧問馬祖離四句絕百非話。頌曰。一幅氷綃五色新。玉梭巧織鳳池春。鴛鴦繡出從君看。不把金鍼度與人。

[0552c22] 舉文殊維摩各說不二法門話。頌曰。妙喜天中問疾過。機先勘破老維摩。剎塵常說虗空聽。一默相酬早是多。

[0552c24] 舉文殊令善財採藥話。頌曰。是藥拈來會得麼。神方不必問耆婆。若言殺活全工巧。大地羣生病轉多。

[0553a02] 舉靈雲見桃花玄沙未徹話。頌曰。盡向長安踏早春。紫騮隨處逐芳塵。年年歌管東風裡。解識桃花有幾人。

[0553a04] 洪武戊申。召至京。賜食內庭。慰勞優渥。適建鍾山大會。敕師陞座說法。復命蜀王椿。從師問道。有答蜀王問參禪法要書。一千餘言。又答晉王問禪要書。五百餘言。所著有蒲菴集。及蒲菴外集。行世。

靈隱明禪師法嗣

杭州府淨慈休菴無旨可授禪師

[0553a10] 台州臨海李氏子。年十二。依季父沙門仲智於石門寺。十九得度為大僧。參普覺於靈隱。問答之頃。疑情頓釋。至正丙戌。出世台州安聖。閱五年。遷隆恩。又二年。補真如。明年行宣政院。選主龍華。一坐十三夏。洪武癸丑。杭郡侯命主中竺。至則淨慈諸勤舊。相與力爭。屢却不聽。不得強居二載。退臥竹院。一日示疾。召左右曰。吾逝矣。左右進觚翰。師麾去曰。吾宗本無言說。泊然而寂。世壽六十九。僧臘五十。火浴。齒牙貫珠不壞。設利光瑩。色如金晶。其徒斂諸不壞。并遺骼。歸龍華塔而藏焉。

天界信禪師法嗣

溫州府江心覺初慧恩禪師

[0553a21] 久依孚中信。信居護龍河上。師甞分座說法。後信示寂。師出世建業之聖泉。次遷永嘉雅山。未幾江心虗席。牧守請主之。所著有三會語錄。

天目本禪師法嗣

金華府義烏伏龍無明千巖元長禪師

[0553b02] 蕭山董氏子。年七歲。從諸父比丘曇芳於富陽法門院。十九薙髮。受具戒。學律於靈芝。會行丞相府飯僧。中峰適在座。遙見師。呼而問曰。汝日用如何。師曰念佛。峰曰。佛今何在。師擬議。峰厲聲叱之。師作禮求示法要。峰以狗子無佛性話授之。縛茅靈隱。脇不沾席者三年。一日聲有省。亟往見峰。峰復叱之。師憤然歸。夜靜。忽鼠翻食猫器。墮地作聲。恍然開悟。復往質峰。峰曰。趙州何故云無。師曰。鼠餐猫飯。峰曰未也。師曰。飯器破矣。峰曰。破後如何。師曰。築碎方甓。峰乃微笑。囑曰。善自護持。時節若至。其理自彰。師受囑。隱天龍之東菴。笑隱主中竺。力薦起之。宣政院脫歡。亦遣使見迫。師皆不諾。居亡何。諸山爭相勸請。師度不為時所容。遂杖錫踰濤江。東至義烏之伏龍山。山如青蓮華。乃卓錫巖際曰。山有水吾將止焉。俄山泉溢出。作白乳色。師遂依大樹以居。時泰定丁卯十月也。初山有禪寺名聖壽。久荒廢。師入山。鄉民咸夢異僧來。遂相率為伐木構精廬。尋因舊號。成大伽藍。朝廷三遣重臣降香。錫號佛慧圓鑒普濟禪師。并賜金襴法衣。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野馬入牛欄。

[0553b21] 問。如何是佛。師曰。今日好雨。曰如何是道。師曰。此去義烏不遠。

[0553b23] 問。如何是賓中賓。師曰。當胸叉手問他人。曰如何是賓中主。師曰。堂上坐來日正午。曰如何是主中賓。師曰。有時歡喜有時瞋。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橫按鏌鎁無佛祖。

[0553c02] 問。如何是露地白牛。師曰。草裡臥。曰甚麼人騎得。師曰。無髭鬚鬍子。曰三身中那身說法。師曰。賣油婆子水梳頭。曰德山棒臨濟喝。意旨如何。師曰。惡人先做大。

[0553c05]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無力竪拳頭。

[0553c06] 問。達磨面壁意旨如何。師曰。有口開不得。

[0553c07] 問。浩浩塵中。如何辨主。師舉拳示之。曰辨後如何。師曰。你主在甚麼處。

[0553c08] 問。釋迦彌勒猶是他奴。未審他是阿誰。師曰。糞掃堆頭破苕帚。曰學人不會。師曰。問取淨頭。

[0553c10] 上堂。僧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有口如啞。曰如何是第二句。師曰。有眼如盲。曰如何是第三句。師曰。棒折也未放你在。乃擲下拂子曰。此是老僧第二句。如何是第一句。便下座。

[0553c13] 上堂。僧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日照山河影動搖。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背水陣圓增勇健。曰如何是人境俱奪。師曰。任是鋒刀常坦坦。假饒毒藥也閒閒。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野老不知堯舜力。鼕鼕打鼓祭江神。僧禮拜。師曰。有麝自然香。何用當風立。乃曰。轉山河國土歸自則易。轉自歸山河國土則難。拈了也。父母未生前。道將一句來。

[0553c20] 示眾。今朝初一。上殿畢。喝囉怛那。西方日出。

[0553c21] 示眾。舉德山托因緣。拈曰。末後句子。德山巖頭雪峰。總跳不出。乃喝一喝曰。大丈夫當作真王。何以假為。

[0553c23] 示眾。良久曰。大眾會麼。會則事同一家。不會則萬別千差。臨濟道。我在黃檗喫六十痛棒。如蒿枝拂相似。如今更思量一頓。誰為下手。時有僧出曰。某甲下手。濟度杖與僧。僧擬接。濟便打。看他的的顯示。者些子無你近傍處。豈常情所能測。老僧尋常痛口罵你。痛棒打你。你不作無明會。便作佛法會。又何曾夢見我先祖門風。所以古人云。臨濟之道。將墜于地。痛哉。正與麼時。合作麼生。超群須是英靈漢。敵勝還他師子兒。

[0554a07] 示眾。傅大士曰。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起坐鎮相隨。語默同居止。分毫不相離。如形影相似。欲識佛去處。只者語聲是。玄沙曰。大小傅大士。祇認得箇昭昭靈靈。洞山聰曰。且道。衲僧家日裡。還曾睡也無。保寧勇曰。要眠時即眠。要起時即起。水洗面皮光。啜茶溼却[此/束]。大海紅塵生。平地波濤起。呵呵阿呵呵。哩哩哩囉哩。三尊宿。大似徐六擔版。傅大士又俗氣不除。若論向上宗乘。總欠悟在。且道。無明具甚麼眼目。不見道。直須揮劍。若不揮劍。漁父棲巢。

[0554a16] 示眾。今朝臘月二十五。雲門一曲曾無譜。爭似無明調轉高。等閒唱出千山舞。大地為琴。虗空為鼓。拍拍相隨。聲聲相助。汝諸人須聽取。白雪陽春何足數。箇中端的孰知音。寥寥永夜松風度。

[0554a20] 示眾。舉文殊普賢起佛見法見。被世尊威神。貶向二鐵圍山。師曰。大眾不起佛見法見。還免得貶向二鐵圍山麼。世尊也是憐兒不覺醜。

[0554a22] 示眾。舉瑯琊覺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樹倒藤枯。好一堆爛柴。大慧曰。作賊人心虗。雖然如是。恩大難酬。師曰。一人作佛法商量。一人作世諦流布。檢點將來。總欠悟在。無明見處。也要諸人共知。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樹倒藤枯。響。

[0554b03] 示眾。江月照。松風吹。面面青山展笑眉。經有經師。論有論師。莫怪老僧無法說。勞汝諸人立片時。

[0554b05] 示眾。一喝分賓主。照用一時行。要會箇中意。日午打三更。諸禪德。與麼說話。四稜塌地了也。乃喝一喝曰。且道。是賓是主。是照是用。又喝一喝曰。只者是賓。只者是主。只者是照。只者是用。又喝一喝曰。且不是賓。且不是主。且不是照。且不是用。是箇甚麼。又喝一喝曰。進前求解會。特地斬精靈。

[0554b10] 示眾。龍門水急。一句截流。茅屋風高。千山起浪。三世諸佛望風結舌。六代祖師斫額有分。天下老和尚仰羨不及。是汝諸人。到者裡。作麼生與無明相見。驀拈拄杖曰。與麼與麼。人境俱奪。不與麼不與麼。照用同時。卓一下曰。龍生金鳳子。衝破碧瑠璃。喝一喝。

[0554b15] 示眾。世尊拈華。眼裡撒沙。迦葉微笑。全身落草。達磨面壁。皇天苦屈。二祖安心。老鼠居金。德山行棒。莽莽蕩蕩。臨濟下喝。喫鹽止渴。偽山水牯。泥裡洗土。仰山插鍬。性命難逃。俱胝竪指。是何道理。雪峰輥毬。老不知羞。石鞏張弓。誑謼盲聾。趙州勘婆。大有誵譌。玄沙未徹。話作兩橛。者一隊不唧[口*留]老凍膿。生前鹵莽。死後顢頇。罪犯彌天。髑髏徧野。無明忍俊不禁。與渠一坑埋却。拈拄杖卓一下曰。直得十方世界風凜凜地。法堂前何止草深一丈。汝諸人向甚麼處出氣。良久曰。擬心湊泊。二鐵圍山。放之自然。七穿八穴。復卓一下。

[0554c01] 客至上堂。披衣登法座。道者是高僧。將謂多奇特。元來百不能。西風吹細雨。落葉滿空庭。有客來相訪。青山自送迎。

[0554c03] 日本國請法衣上堂。舉石門聰曰。西天二十八祖。盡得傳衣付法。東土六祖之後。得道者多。只傳其法。不傳其衣。無明則不然。衣以表法。故謂之法衣。人能弘道。故謂之法身。無處不徧。無處不明。故謂之法眼。高峰老祖法衣一頂。今日對眾請。與高麗國金剛山供養去也。幻住先師法衣一頂。我得來三十年矣。如今大拙首座。又要請歸供養。雖然如是。從上諸祖各各有三十棒分。無明亦有三十棒分。眾中莫有下得者般毒手者麼。有則出來。如無。他時後日。不得向背地裡呌苦呌屈。擊拂下座。

[0554c13] 元順帝至正丁酉六月十四日。示微疾。沐浴更衣。集眾說偈曰。平生饒舌。今日敗闕。一句轟天。正法眼滅。奄然而逝。世壽七十四。僧臘五十六。弟子用陶龕奉全身。于青松菴。諡佛慧鑑禪師。

蘇州府師子林天如惟則禪師

[0554c18] 吉安廬陵談氏子。受業禾山。得法中峰。住後僧問。佛佛授手。祖祖相傳。畢竟傳箇甚麼。師曰。脚未跨門。與你三十棒了也。

[0554c20] 問。達磨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還有為人處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為人處。師曰。浴院裡燈籠。笑破半邊口。曰莫便是學人轉身處麼。師曰。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曰今日多幸。得聞師子吼也。師便喝。僧禮拜。師曰。拜則任你拜。者一喝不曾倒地在。

[0555a01] 問。如來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未審和尚如何為人。師曰。蝦[跳-兆+孛]跳上天。蚯蚓驀過東海。曰恁麼則超佛越祖去也。師曰。你向那裡見得。曰今古應無墜。分明在目前。師曰。杜撰禪和。

[0555a05] 華嚴會。僧問。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既有自他。如何不隔。師曰。懷州牛喫禾。益州馬腹脹。曰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既有始終。如何不離。師曰。天下覓醫人。灸猪左膞上。曰此會翻宣教典。毋勞說禪。且望和尚直談教文。師曰。山僧無兩箇舌頭。曰一真法界。十種玄門。還有自他終始也無。師喝曰。那得許多骨董來。曰既無許多骨董。畢竟華嚴所說何義。師曰。說華嚴。曰離却法界玄門。華嚴經在甚處。師曰。在你諸人手裡。曰與麼則信受奉行去也。師曰。贈你三文買草鞋。

[0555a14] 問。德山小參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意作麼生。師曰。我者裡不打。有問即答。曰無法可說。是名說法。又作麼生。師拈棒。僧便走。師曰。作賊人心虗。

[0555a17] 問。禪門一派。分為五宗。其間還有優劣也無。師曰。五五二十五。曰臨濟一宗。兒孫徧地。他有何長處。師曰。細魚齩斷鸕脚。白鷺驚飛上樹梢。曰涅槃心易曉。差別智難明。五宗異同。請師開示。師曰。退身三步。

[0555a21] 示眾。趙州道箇無字。開口見心肝。因甚諸人自生障礙。有僧請益曰。蠢動含靈皆有佛性。為甚狗子獨無。師曰。莫說狗子。直饒你問他釋迦彌勒還有佛性也無。他也道無。僧曰。趙州禪在口唇邊。因甚只會道箇無字。師曰。趙州見處只到者裡。僧曰。和尚不肯趙州那。師曰是。僧曰。趙州是古佛。因甚不肯他。師曰。趙州在那裡。隨後便喝。

[0555b03] 示眾。諸方有海蠡禪。海蚌禪。鐵剗禪。老僧者裡。却似水上葫蘆。觸著便動捺著便轉。活鱍鱍地。無你奈何處。昨日一陽來復。見說生根了也。諸人為我提起看。

[0555b06] 示眾。有時伸出佛手。有時放出驢脚。錯。有時拍禪牀。有時擊香桌。錯。有時舌生毛。脣生醭拄杖長年靠壁角。臨濟德山鼻孔。一時穿却。錯。諸禪德。向者三箇錯處。認得老僧。請你喫無飥。

[0555b10] 示眾。臨濟大師道。我者裡是活祖師西來意。一切臨時。要用便用。遂拈拂子搖曳曰。我者裡也是活底。要用便用。一切臨時。且道。與臨濟底。是同是別。擊一擊擲下曰。臨濟大師。猶欠者一著在。

[0555b14] 示眾。佛祖行不到處。行取一步。佛祖說不到處。說取一句。召眾曰。一舖是九里。三舖廿七里。者箇是佛祖行不到處。老僧行到。今日初三。明日初四。後日初五。者箇是佛祖說不到處。老僧說到。喝一喝曰。寧與有智人廝罵。莫與無智人說話。

[0555b18] 示眾。舉譬如牛過窓櫺。頭角四蹄都過了。惟有尾巴過不得。師曰。者箇是東山演祖不了事處。老漢參方三十年。也有兩件不了底事。是甚麼兩件事。饑來要喫飯。困來要打眠。

[0555b22] 示眾。跛者命在杖。渡者命在舟。有來由沒來由。一身還有一身愁。衲僧門下。奪食驅牛。擬著眼看。便與閉却戶牗。擬開口道。便與塞却咽喉。夜廊無月不點火。露柱從教撞破頭。

[0555c01] 示眾。慈悲不是佛。忿怒不是魔。明州布袋橫拕竪拕。人人自屎不覺臭。淨潔地上正好放屙。金窠草窠相去幾何。歲寒落葉無人掃。一任門前堆積多。

[0555c04] 示眾。天如老漢一箇獃僧。爭奈諸人認他不著。道他卓卓巍巍。他却藞藞[卄/磋][卄/磋]。道他藞藞[卄/磋][卄/磋]。他又卓卓巍巍。或時做善知識模樣。談玄說妙。或時現三頭六臂。發瞋發惡。如是等處。一一認他不著。殊不知。老漢不在諸人眼睛裡。却在諸人鼻孔裡。諸人不信。伸手摸看。總饒摸他不著。也摸著自家鼻孔。

[0555c10] 示眾。舉臨濟道。我在黃檗先師處。喫六十痛棒。如蒿枝拂相似。師曰。好箇頑皮癩骨。不知痛癢底麤漢。何似近代兒孫。箇箇皮下有血。動著他絲毫不得。也奇哉。

[0555c13] 示眾。舉百丈野狐因緣。師曰。前云不落。後云不昧。引得野狐。隨群逐隊。喝。當時若下得者一喝。前後五百生。一時粉碎。

[0555c15] 示眾。釋迦老子推不開。達磨大師趕不出。引得一畮之田。三蛇九鼠。盡道呼蛇易。遣蛇難。拍膝曰。有甚麼難。家有白澤之圖。必無如是妖怪。

[0555c18] 示眾。女子臨出嫁時。治家作活之法。一一請教父母。惟有生子養子。不待教而自能。所以俗書曰。未有學養子而後嫁者也。誠哉。近代宗門衲子則不然。先學說法。然後學做佛。寧可不做得佛。不可不會說法。怪哉。

[0555c22] 師不領院事。居恒隨機開導。行省平章。咸稽顙執弟子禮。屢起浙江諸名山。堅却不赴。遁跡吳淞間。弟子就吳中構地結屋。如叢林規制。名師子林。居十有三年。道價日振。元至正甲午。帝師錫以佛心普濟文慧大辯禪師號。兼賜金襴法衣。示寂後。塔于水西原。

日本國建長古先印原禪師

[0556a04] 本國相州藤氏子。藤為國中貴族。師生有異徵。年十三。父母頓捨出家。航海南詢。初謁無見于天台。見指參中峰。峰命給侍。師屢呈見解。峰呵之曰。根塵不斷。如纏縛何。師退而悲泣。食寢俱廢。峰憐其誠。因語之曰。此心包羅萬象。迷則生死。悟則涅槃。生死之迷。固是未易驅斥。涅槃之悟。猶是入眼金塵。當知般若如大火聚。近之則焦首爛額。惟存不退轉一念。生與同生。死與同死。自然與道相符。脫使未悟。千釋迦萬慈氏。傾出四大海水。入汝耳根。總是虗妄塵勞。皆非究竟。師聞悚然汗下。一日有省。趨告峰曰。印原撞入銀山鐵壁去也。峰曰。既入銀山鐵壁。來此何為。師釋然領解。峰因囑曰。善自護持。復參虗谷陵。古林茂。東嶼海。月江印諸老。咸以師子兒稱之。會清拙澄歸國。載師同返。遐邇欽敬。初出主甲州之慧林。歷遷八剎。後住相州之建長。一日示疾。謂侍者曰。時至矣。可持觚翰來。乃曰。吾塔成。未書額耳。大書心印二字。端坐而逝。時甲寅春正月也。初門人欲畫師像。預索讚語。師作一圓相。題其上曰。妙相圓明。如如不動。觸處相逢。是何面孔。世壽八十。僧臘六十七。

般若誠禪師法嗣

建寧府高仰山古梅正友禪師

[0556b01] 貴溪丁氏子。依末山本受業。後參絕學。發明宗旨。流寓江淮。垂三十年。入閩。初主南浦之天心。泰定甲子。建陽簿蔣德懋。洎長者陳益宗。捨園作菴。迎師開山。敕額大覺妙智。室中每舉狗子無佛性話。鉗錘勘。不少假借。

[0556b05] 結制上堂。仰山結制。尋常活計。眼裡放光。鼻孔斢氣。遇饑而餐。遇困即睡。諸方撒土揚沙。高仰心空及第。

[0556b07] 解夏上堂。九旬禁足。特地成錯。三月安居。無繩自縛。布袋解開。乾坤寥廓。放去若龜毛。收來懸兔角。試將兩眼挂虗空。一陣凉風生殿角。

[0556b10] 上堂。九旬禁足。又過一半。心地未明。如牽火鑽。光陰莫虗度。了却閒公案。平地無端捉得賊。老僧出來為汝斷。

[0556b12] 小參。月落山頭慘。雲橫谷口陰。欲明生死事。直見本來人。還有會得本來人底麼。良久曰。夜靜不勞重借月。玉蟾常挂太虗空。

[0556b15] 師生於元至元乙酉。寂於元至正壬辰。說法二十九夏。住世六十八秋。全身塔于本山。

智者義禪師法嗣

杭州府淨慈德隱普仁禪師

[0556b18] 蘭谿趙氏子。年十歲。依寶石秋潭受業。十四祝髮。二十參方。時了然義。弘道智者寺。師往叩。機鋒觸發。旋命侍香。復見南楚於雙徑。分座說法。至正乙未。出世西峰淨土。戊戌。明高帝親帥六師至婺州。幸智者寺。詔師主之。甲辰。遷淨慈。一日示微疾。屈指計曰。今夏五月矣。左右曰然。師曰。八月八日最良。吾將逝矣。至期。整衣端坐而逝。世壽六十有四。僧臘五十。有山居詩。三會語錄。行世。

淨慈林禪師法嗣

杭州府止菴德祥禪師

[0556c03] 本郡人。與同菴俱為平山嗣。德業風雅。為時賢所重。一日將涅槃。眾請說偈。師忽倚座曰。者一隊噇酒糟漢。我爭如你何。竟趨寂。

江寧府天界同菴易道夷簡禪師

[0556c06] 洪武戊午。主南屏淨慈。兵燹之餘。殿堂鐘鼓。為之一新。父子繼席。傳為盛事。二十五年壬申。奉旨主大天界寺。

海門則禪師法嗣

湖州府弁山白蓮南極懶雲智安禪師

[0556c10] 嘉興沈氏子。出家海寧淨妙。謁天真。發明別傳之旨。韜光晦迹。交聘不赴。晚居弁山之白蓮示眾。萬法歸一。無孔鐵鎚當面擲。一歸何處。抹過西天並此土。青州布衫重七斤。寒巖古木璚華春。仁者殷勤問端的。孃生鼻孔從來直。倘然言下解知歸。九九方明八十一。後退歸淨妙示寂。塔于弁山之南阡。所著有南極語要。

華頂覩禪師法嗣

處州府白雲福林智度禪師

[0556c18] 麗水吳氏子。年十五。從禪智寺空中假薙染。習定楞伽菴。越數夏。出遊七閩。旋還里之白雲。築室以居。曰福林。後參靈石芝於淨慈。謁斷崖義於西峰。俱不契。聞無見說法華頂。往叩之曰。西來密意未審何如。見曰。待娑羅峰點頭。却與汝道。師擬進語。見便喝。師曰。娑羅峰頂。白浪滔天。華開芒種後。葉落立秋前。見曰。我者裡無殘羹餿飯。師曰。此非殘羹餿飯而何。見頷之。遂服勤數載。辭去。見囑以大法。師佩服之。復往長沙見無方普。雲居謁小隱大。至正甲午還福林。尋主龍泉之普慈。移茆山。遷武峰。明洪武己酉。詔徵天下高僧。建法會蔣山。師應詔。事解。嚴還至杭居虎跑。秋趨華頂。明春示微疾。仍回福林。五日忽沐浴。索筆書偈曰。無世可辭。有眾可別。太虗空中。何必釘橛。擲筆而逝。壽六十七。臘五十三。闍維舍利五色。齒牙數珠皆不壞。建塔於西院。

天童砥禪師法嗣

寧波府大梅護聖無作文述禪師

[0557a10] 明之慈溪人。幼不御不潔。讀書入口成誦。子史百家無不徧覽。一日閱佛書。忽心融神會。如素習者。白父母。從東溪牧落髮。就大用諿具戒。首參元叟東嶼。皆以器許之。然不自許可。遂入天童見怪石。與語契合。典藏鑰。甚得深旨。出世住鳳躍山等慈寺。次遷大梅。為眾說法。脫略窠臼。一時名緇奇衲。風靡而至。帝師錫以覺智圓明號。後歸老福昌。而士夫名宿。益勤過從焉。年七旬。畏煩退居花嶼湖。居恒臨眾甚嚴。至接賓則又津津然。喜見眉目。示寂於元皇慶癸丑九月也。

續燈正統卷二十六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