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25 續燈正統 第2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2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二十五

  臨濟宗

   大鑑下第二十三世

天目玅禪師法嗣

杭州府天目中峰明本禪師

[0545c09] 錢塘孫氏子。母夢無門開道者。持燈籠至其家。覺而生師。神儀挺異。具大人相。喜跏趺。能言即歌梵唄。凡嬉戲必為佛事。九歲喪母。十五決志出家。甫冠閱傳燈。至菴摩羅女問曼殊。明知生是不生之理。為甚麼却被生死之所流轉。有疑。而往參高峰。峰孤峻嚴冷。不假辭色。見師獨懽然。許為祝髮。一日誦金剛。至荷擔如來處。恍然有解。時年二十有四。當至元丙戌。明年從高峰薙染。又明年受具戒。未幾觀流泉有省。詣峰求證。峰為打趂出。既而民間譌傳。官選童男女。師因問。忽有人來問和尚。討童男女時如何。峰曰。我但度竹篦子與他。師於言下洞然。徹法源底。峰為書真贊付師曰。我相不思議。佛祖莫能識。獨許不肖兒。得見半邊鼻。或問高峰諸弟子優劣。峰曰。若初院主等一知半解。不道全無。如義首座。固是莖老竹。其如七曲八曲。惟本維那。却是竿上林梓楠。他日成材。未易量也。迨峰遷化。師領院事。以王臣問道為煩。因謝事。遨遊江湖。或船或菴。居無定處。咸榜曰幻住。仁宗聘召不至。賜金襴袈裟。并佛慈圓照廣慧禪師號。復敕師子禪院。為師子正宗禪寺。時宣政院。虗靈隱徑山待師。師皆不就。先是駙馬太尉瀋王王璋。當遣人問法。以為未足。復請旨親賷御香。入山參謁。師為陞座普說。英宗特旨降香。賜金襴伽黎。師每斥學者。但尚言通。不求實悟。甞示眾曰。今之參禪不靈騐者。第一。無古人真實志氣。第二。不把生死無常。當做一件大事。第三。拌捨積劫以來所習所重不下。又不具久遠不退轉身心。畢竟病在於何。其實不識生死根本故也。夫根本者。性真圓明。本無生滅去來之相。良由不覺瞥起妄心。迷失本源。虗受輪轉。以故道。迷之則生死始。悟之則輪迴息。葢根乎迷。而本乎妄也。當知山河大地。明暗色空。五陰四大。至於動不動法。皆是生死根本。若不曾向真實法中脫然超悟。更於悟外別立生涯。別存窠臼。豈堪向生死岸畔劄脚。纖毫不盡。未免復為勝妙境緣。惑在那邊。起諸異想。雖曰曉了。其實未然。惟有痛以生死大事為重任者。死盡偷心。方堪凑泊。儻存毫髮許善惡取捨。愛憎斷續之見。則枝葉生矣。可不慎乎。

[0546a21] 示眾。瞻在前。忽在後。竹雞晝啼。華鯨夜吼。未了聽一言。如今誰動口。嗟夫學人將此一等言句。作箇相似底道理商量。把自家一片潔白田地。添者般野狐涎沫。點污了也。却不思古人開口處。如大火聚。如大風輪。無你湊泊處。又如吹毛劍。等閒拈出。直要斷人命根。此豈可以心意識卜度。而為得哉。若然。則阿難不假再修。二祖不勞斷臂。何則。彼阿難二祖。聰慧過人。意識明了。如汝所解者。彼豈未聞耶。葢是心不妙悟。則見地不脫。若見地不脫。則動是情意識。輥作一團。在處依草附木。承虗接響。致使上味醍醐。蘊在不淨器中。變成毒藥。一切時中。如箇不解脫鬼相似。見人說心說性。便乃扶籬摸壁。湊泊將去。纔見人舉起。沒巴鼻。捩轉面皮。突出牙爪處。未免意識不行。便乃渾圇吞棗。如此等輩。日用一心中。常有二主。互相起滅。有時緣般若。則忘世諦。緣世諦。則忘般若。自不知是脚跟下蹉過。却謂我工夫未熟。履踐未純。便乃精修白業。作有漏因。以為資助。又有一等。顢頇佛性。儱侗真如者。遇一切境界。只作一箇道理。硬自排遣。乃至破律儀。犯禁戒。皆無忌憚。及乎弄到差別境中。排遣不行處。自不知是當面著謾。却謂我力量未克。聞見不廣。便乃參求古教。該博見聞。又或忘形死心。停機息念。以資狂慧。如上二種學者。葢為自無正念。況是打頭不曾遇著箇齩猪狗手脚底宗師。與之滌蕩。坐在病中。不自覺知。終日肆口而談。縱舌而辯。總是隔[革*(華-(十*〡*十)+(人*〡*人))][打-丁+瓜]癢。如此參學。要於生死岸頭。一念相應。如吹網欲滿。非愚即狂。近世為人師者。往往不能窮源。只欲學人速得知解。暖熱門庭。多將箇瑞巖主人公。臨濟無位真人。即心即佛。他是阿誰等語。與人打交輥。亦不顧他立脚未穩。恐他不能領解。又向他道。參底是誰。學底是誰。要見本性底是誰。只欲他便向者裡認箇光影。使其擎拳竪指。進前退後。不離當處。便是西來大意。學人不識好惡。墮他窠臼。如油入麵。不得出頭。誠可哀憫。良由不知眾生心中。圓淨湛然。元無汙染。只為情生智隔。相變體殊。一妄興。萬緣各立。外則妄見山河大地。明暗色空。內則妄見四大五蘊。見聞知覺。乃至八萬四千塵勞。及與菩提真如。涅槃佛性等相。皆不出此一妄而有。然此妄念。若欲去除。須是工夫純熟。脫落根蔕。坐斷聖凡。劃然開悟。不然。饒你見超二祖。慧過阿難。正坐在第八識中。以識去識。以妄遣妄。如避身影於日中。滅眼華於空裡。徒自勞神。轉成差別。所以從上諸老宿。不奈伊何。拈出一把折柄刀子。在伊命根上。待伊捱到轉身不得處。奮命一挨。卒地斷。地折。妄消想滅。見謝執忘。便見森羅萬象。廓爾平沉。聞見覺知。當處解脫。併百千世界。融歸一心。自然法法全真。頭頭顯露。然雖如是。若要向衲僧面前。開口吐氣。更須朝打三千。暮打八百。待伊死髑髏上。活眼重開。方有語話分。

[0546c19] 小參。大道在目前。山是山。水是水。玄機超物表。聖非聖。凡非凡。一念洞然。萬機廓爾。水晶宮秋容澹澹。森羅萬象吞吐明月珠。雪松齋浩氣沉沉。屏几六牕交徹寶絲。網。無一物不彰至化。無一事不演真乘。莊周雖蝶夢枕邊。敢保其當機罔措。子韶固蛙聞月下。未許其覿面施呈。者一著子。名不得狀不得。即其知處。陷重圍。事亦然理亦然。與麼會時。早沉識海。所以道。神光獨耀。萬古徽猷。入此門來。莫存知解。且不存知解底句。如何指陳。玉宇秋高無界限。金園春事政敷腴。

[0547a05] 示眾。慧劍單提日用中。天然元不犯磨礱。神號鬼哭喪魂膽。徧野尸橫不露鋒。古人與麼說話。是自傷命了也。殊不知。我王庫內。無如是刀。

[0547a07] 臘八示眾。玄玄絕待。妙妙無依。獨露真常。全彰至體。名不得狀不得。雪老氷枯。理無礙事無礙。天荒地逈。萬里雲收五夜。四方星燦長空。揭開威音那畔腦門。圓陀陀光灼灼。擉瞎髑髏背後眼光。淨躶躶赤灑灑。勒回三萬劫風飛雷厲之神機。突出五千軸海涌雲屯之寐語。大眾。釋迦老子來也。即今在諸人眼睛裡。仰見明星。[寧*頁]上成等正覺。諸人還覺眉毛動也無。如其未委。各請歸堂。

[0547a15] 示眾。龍牙云。學道之人不識真。只為從前認識神。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本上座今日為伊翻欵去也。學道之人不識真。用識作麼。只為從前認識神。也不較多。生死本即不問。如何是本來人。喝一喝曰。切忌錯下註脚。至治癸亥八月十五。說偈辭眾曰。我有一句。分付大眾。更問如何。無本可據。置筆安坐而逝。世壽六十一。僧臘三十七。奉全身。塔於本山之西岡。天曆巳。文宗敕諡智覺。塔曰法雲。元統甲戌。賜廣錄三十卷入藏。號普應國師。

杭州府天目正宗斷崖了義禪師

[0547a24] 德清楊氏子。年十七。聞誦高峰上堂語。遂往參謁。侍峰於死關。峰令看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因名從一。他日峰為眾舉牛過窓櫺話。師聞有疑。日夕體究。偶過盂塘。見松枝雪墜有省。詣峰呈頌曰。不問南北與東西。大地山河一片雪。聲未絕。峰痛棒打出。不覺隕身崖下。人意其必死。同學捫蘿救之。無所損。乃自誓七日取證。未至期。豁然大悟。復馳至死關大呼曰。老和尚今日謾我不得也。復說偈曰。大地山河一片雪。太陽一照便無蹤。自此不疑諸佛祖。更無南北與西東。峰乃上堂曰。山僧二十餘年。布縵天網子。打鳳羅龍。不曾遇得一蝦一蟹。今日有箇蟭螟蟲。撞入網中。固是不堪上眼。三十年後。向孤峰絕頂。揚聲大呌去在。且道。呌箇甚麼。舉拂子曰。大地山河一片雪。師謂同學曰。盡大地有一人發真歸元。從一皆知之。峰歎其俊快。尋回省親。乃奉母入武康上栢。結茅以居。養親事畢。還山見峰。峰曰。大有人見你拖泥帶水。師曰。兩眼對兩眼。遂為薙落。改名了義。峰既示寂。師益韜晦。頹然居下版。四眾累請。乃勉住師子正宗焉。

[0547b18] 示眾。若要超凡入聖。永脫塵勞。直須去皮換骨。絕後再甦。如寒枯木重榮。豈可作容易想。我在老和尚處多年。每被大棒打徹骨髓。不曾有一念遠離心。直至如今。纔觸著痛處。不覺淚流。豈似你等歡喜踴躍。齩著些子苦味。便乃掉頭不顧。殊不知。苦味能除百病。大凡工夫。若到省力時。如順水流舟。只要梢公牢牢把舵。纔有絲毫異念生。管取喪身失命。若到純一處。不可起一念精進心。不可起一念懈怠心。不可起一念求悟心。不可起一念得失心。纔有念生。即有一切邪魔。入你心腋。使你顛狂。胡說亂道。永作魔家眷屬。佛也難救你。戒之戒之。

[0547c05] 順帝元統癸酉除日。謂侍者曰。有一件事天樣大。你還委悉麼。良久曰。明日是年朝。正月六日。詣法雲塔西。指空地曰。更好立箇無縫塔。其晚與禪者談笑如平時。至夜分乃曰。老僧明日天台去也。者曰。某甲隨師去。師曰。你走馬也趂我不及。翌旦跏趺而化。世壽七十二。僧臘四十九。藏全身於獅子巖後之雲深菴。化之日。雷砰雨射。白晝晦瞑。及葬。雪華繽紛。林木縞素。送葬者數千。初中峰會葬齋次。師謂眾曰。後十二年。更為老僧一會。眾未深信。至昰始驗。至元丙子七月。朝廷欽師道行。敕諡佛慧圓明正覺普度大師。

杭州府大覺布衲。祖雍禪師

[0547c16] 明州寧海人。侍高峰最久。躬事舂。貌甚黑瘠。戇而少文。初為院主。後首眾。提唱超卓。辛卯。沙瞿提舉。為高峰施巨莊贍眾。峰力辭。瞿乃別營大覺。請師領寺事。及峰臨寂。乃囑師以後事焉。甞有山居偈曰。就樹縛茅成屋住。拾荊編戶傍溪開。是他嬾瓚無靈驗。惹得天書三度來。高風遠韻。槩可想見云。後於中竺桂子堂。書偈坐逝。

處州府白雲山禪智寺空中以假禪師

[0547c23] 得旨高峰。後棲遲白雲。四方禪侶。聞風來赴。屨滿戶外。至元丙子夏一日。援筆書偈曰。地水火風先佛記。掘地深埋第一義。一免檀那幾片柴。二免人言無舍利。擲筆趺坐而化。

靈雲定禪師法嗣

南昌府般若絕學世誠禪師

[0548a05] 示眾。有志之士。趂眾中柴乾水便。僧堂溫暖。三年不出門。決定有大受用。有等纔作工夫。覺得胸次輕安。目前清淨。便一時放下。作偈作頌。口快舌便。將謂是大了。當悞了一生。可惜前來許多心機。中途而廢。三寸氣斷。將何保任。眾兄弟。若欲出離生死。參須實參。悟須實悟。閻羅大王。不怕你能言能語。

徑山陵禪師法嗣

金華府寶林桐江紹大禪師

[0548a13] 嚴州吳氏子。世居桐江。因以為號。幼入里之鳳山剃染。受具戒。參虗谷于徑山。佩服心印。歷事徧參。一日曰。吾今而後。乃知法之無異味也。遂罷參。翻大藏凡三過。內外學咸通其旨。東嶼居淨慈。命典藏鑰。至順壬申。出世里之烏龍。後遷雲黃寶林。法會稱極盛。一日示微疾。鳴鼓集眾敘謝。眾請偈。師接筆擲地曰。縱書到彌勒下生。寧復離此。言畢而化。世壽七十四。僧臘五十八。闍維舍利如紺珠。齒牙不壞。有三會語錄。

杭州府徑山竺遠正源禪師

[0548a22] 歐陽文忠公之裔。世居南康。年二十七。棄家薙染。受具參方。首謁虗谷。谷舉龍潭吹滅紙燭話問。意旨如何。師曰。焦石可破層氷。谷曰。破後如何。師曰。探索乃知。谷曰。所知者何事。師擬對。谷劈脊便棒。師悚然喻旨。後出世觀音興聖。次補道場靈隱。後遷徑山。賜號佛慧慈照普應禪師。以至正辛丑六月示寂。全身塔于徑山。弟子分爪髮舍利。藏于道場。世壽七十三。僧臘四十五。

道場信禪師法嗣

湖州府福源石屋清珙禪師

[0548b07] 常熟溫氏子。生咸淳初。幼依崇福寺薙染。受具戒。首參高峰。峰示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話。令參。服勤三年。無所發明。辭峰。峰曰。溫有瞎驢。淮有及菴。宜往見之。因至建陽參及菴。菴問何來。師曰天目。菴曰。有何指示。師曰。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菴曰。汝作麼生會。師無語。菴曰。此是死句。甚麼害熱病底。教汝與麼。師拜求指的。菴曰。有佛處不得住。無佛處急走過。意旨如何。師不契。菴曰。者也是死句。師不覺悚栗汗下。一日入室。菴再理前話。師曰。上馬見路。菴呵曰。汝在此六年。猶作者箇見解。師發憤而去。中途忽舉首見風亭。豁然有省。遂返語菴曰。某甲今日會得活句也。菴曰。汝作麼生會。師曰。清明時節雨初晴。黃鶯枝上分明語。菴頷之。因復親炙。久之辭去。菴門送之曰。他日與汝同龕。未幾菴遷道場。師復依之。典藏鑰。悅堂誾主靈隱。師居第二座。罷參後。結菴湖之霞霧山。喜吟咏。有山居諸偈。至順辛未四月。出住當湖福源。

[0548b23] 上堂。把住也鋒鋩不露。放行也十字縱橫。水雲深處相逢。却在千峰頂上。千峰頂上相逢。却在水雲深處。今朝福源寺裡開堂演法。昨日天湖菴畔墾土耕煙。所以道。法無定相。遇緣即宗。可傳真寂之風。仰助無為之化。正與麼時如何。拈拄杖卓一下曰。九萬里鵬纔展翼。一千年便翱翔。

[0548c04] 專使并三塔和尚首座都寺上堂。睦州唆臨濟喫棒。不是好心。楊岐逼慈明晚參。不是好心。趙州訪道吾。不是好心。福源專使逼人住院。且道是好心。不是好心。珊瑚枕上兩行淚。半是思君半恨君。

[0548c08] 謝殿主淨頭上堂。一身清淨。則多身清淨。一世界清淨。則多世界清淨。東司頭臭氣。佛殿裡蓬塵。且道從甚麼處得來。以手掩鼻曰。又是一點也。

[0548c11] 中秋謝藏主上堂。天上月正圓。人間月方半。諸人恐未知。打鼓普請看。道是如來藏裡摩尼珠。又似賓頭盧尊者手中瑠璃盌。比也不可比。辯也不可辯。天風吹露溼桂花。香浸雲邊廣寒殿。

[0548c15] 上堂。我有一句子。欲與諸人說破。又恐諸人罵我。不與諸人說破。又恐諸人疑我。且道。如今說即是。不說即是。撫膝曰。知我罪我。吾無辭焉。

[0548c17] 堂。黃梅俾老盧踏碓。石頭譏藥山不為。有一丈蓬。可以使八面風。無三尺鞭。難以控千里馬。伊蘭園裡不生栴檀。黃檗樹頭討甚蜜果。

[0548c20] 上堂。動若行雲。止猶谷神。水中醎味。色裡膠青。細雨溼衣看不見。閒花落地聽無聲。

[0548c22] 上堂。所聞不可聞。所見不可見。昨夜五更風。吹落桃華片。蒼苔面上生紅霞。百鳥不來春爛熳。

[0548c24] 上堂。喫飯要止饑。飲水要止渴。著衣要免寒。歸鄉要到家。學道要到三世諸佛開口不得處。參禪要到歷代祖師插脚不入處。若不如此。倚他門戶。傍他牆壁。聽人指揮。喫人洟唾。總不丈夫。福源與麼說話。良藥苦口。忠言逆耳。

[0549a04] 上堂。是聖是凡。入門便見波斯鼻孔。開眼便見蚌蛤心肝。開口便見諸人兩莖眉毛橫在眼上。因甚看他不見。明眼人前三尺暗。

[0549a06] 堂。臘月一。水生骨。虗明自照。不勞心力。白鷗寒鴈蘆華。無處尋他蹤蹟。待得日暖氷融水面寬。依舊飛來照破湖光碧。

[0549a09] 上堂。即心即佛也不是。非心非佛也不是。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也不是。恁麼也不是。不恁麼也不是。恁麼不恁麼總不是。子細看來。直教你無用心處。正好用心。卓拄杖曰。藕穿平地為荷葉。笋過東家作竹林。

[0549a13] 住持七年後。以老引退。復歸天湖。至正間。順帝降香幣。皇后賜金襴法衣。聞天湖之風者。莫不心爽神慕。以為真得古先德遺型。至正壬辰七月二十四。云微疾。中夜集眾訣別。眾請後事。師索筆書偈曰。青山不著臭屍骸。死了何須掘土埋。顧我也無三昧火。光前絕後一堆柴。書畢擲筆而逝。闍維。舍利五色。塔于天湖之原。以及菴之塔配之。示不忘同龕意也。壽八十一。臘五十四。高麗國師太古愚。甞侍師得旨。王聞欽渴。表達朝廷。敕諡佛慈慧照禪師。仍乞移文江浙。請淨慈平山林入天湖。分師舍利之半。歸國供養。

金華府羅山正覺石門至剛禪師

[0549a24] 世居山麓。得法遊歷罷。歸里建寶坊。文其楣曰正覺。

[0549b01] 歲除日。謝道德首座順侍者看病上堂。歲事除。年華畢。尊莫尊乎道。貴莫貴乎德。覺即般若因。順即菩提佛。當知種豆不生麻。因果自然明歷歷。然雖如是。且道如何見得。八福田中看病第一。

[0549b05] 小參。踏翻生死海。涓滴不留。推倒涅槃城。纖塵不立。且是不勞餘力。如壯士揮戈鋒鋩不犯。如人善射毫髮無差。自然處處逢源。頭頭合轍。不假修證。本自圓成。盡大地是勝妙覺塲。徧法界是真如實地。悟取人人有分。了知箇箇無虧。一念不生。入三摩地。一塵不動。轉大法輪。自利利他俱登彼岸。全身放下總得自繇。到者裡。說甚涅槃生死真如佛性。了無一法當情。直得十方坐斷。今日舉揚般若。端為追薦上峰最菴主。不動脚跟。高超樂土。不勞舉念。即證無生。擊拂子曰。見徹本來無隱蔽。紛紛桂子散天香。

[0549b15] 臨終訣眾偈曰。七十六年。了然寬廓。拶破虗空。須彌倒卓。

杭州府淨慈平山處林禪師

[0549b17] 本郡仁和王氏子。生時有異徵。年十二。父母命投廣嚴寺出家。十七受具戒。參方。母為治裝。使行謁及菴於金華。菴留居侍司。一夕菴撚紙燭舉示師曰。龍潭吹滅。汝作麼生。師方擬答。菴遽以手掩其口。從此悟入。菴遷道塲。命典藏鑰。未幾秉拂陞座。機如缾瀉。眾咸慴伏。洎菴示寂。往依虗谷陵于仰山。陵處以第二座。皇慶癸丑。出世大慈定慧。瓣香為及菴嗣。復開山當湖福源。再遷中竺。至正癸未。行宣政院使。請主淨慈。十八年中。殿堂鐘鼓為之一新。丞相達識鐵睦爾。請移靈隱。正謀起廢。值張吳自蘇入杭。師謂眾曰。吾緣盡矣。乃還淨慈。更衣沐浴。集眾說偈而化。當辛丑五月一日。世壽八十三。僧臘六十六。敕諡普慧性悟禪師。塔淨居菴右。

匡山源禪師法嗣

杭州府海門天真惟則禪師

[0549c07] 別號氷檗老人。吳興費氏子。母夢異僧分衛到門。覺而有娠。及誕。異香襲人。髫年禮杭之祐福高林壽為師。年十六受具戒。二十三遊方。謁楚石千巖無見無聞等一十八員尊宿。因緣不契。後之匡廬。遇無極。極終日不語。無所啟發。一日值極如廁。師急趨前問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極擒住曰。道道。師豁然頓悟。于是遨遊江湖。平山居靈隱。招致典藏。後因受業老病。遂歸省侍。四方學者麔至。固請開法。

[0549c15] 開堂日。僧問。作麼生是佛祖為人處。師曰。狗熱油鐺。曰和尚今日開堂。還有為人處麼。師曰。猛虎當途坐。曰豈無方便。師震威一喝。

[0549c17] 問。如何是日面佛。師曰。今日雲生。曰如何是月面佛。師曰。夜來再看。

[0549c19] 上堂。舉明果道。十五日前。提水放火。十五日後。鵲噪鴉鳴。正當十五日。風恬浪靜。國泰民安。有一句到你。啞却我口。無一句到你。瞎却你眼。十字街頭潘四郎。頭不梳面不洗。知他是凡是聖。師曰。應菴老漢。大似倚富欺貧。賣弄不少。海門即不然。十五日前。明不離暗。十五日後。暗不離明。正當十五日。明暗頓忘。古今絕待。你諸人向甚麼處體究。擊拂子曰。閒中不契林泉樂。坐久但閒風雨聲。

[0550a02] 八上堂。威音王前。未曉一法一字時。早是超佛越祖。黃面老子。因甚臘月八夜。方始成道。者噇酒糟漢。惑亂世間。何有了期。海門今日點破了也。汝諸人即今道得也未。良久卓拄杖曰。將謂胡赤。更有赤鬚胡。

[0550a07] 上堂。顧左右曰。著甚死急。雖然到者裡。也不得放過。喝一喝。便下座。

[0550a08] 上堂。道火被火燒。說水被水溺。會禪被禪縛。以手指左邊曰。却被者僧勘破。

[0550a09] 八上堂。晝見日。夜見星。登舟疑岸動。揑目便華生。老瞿曇昔年到而不點。則上座今日點而不到。諸人要見明星麼。以拂子打圓相。喝一喝。便下座。

[0550a12] 上堂。我若向上舉揚。如下戈箭。佛來祖來俱中。汝等向何處逃避。若能具此眼目。堪為人天之師。如或不然。自救不了。倘有人問我西來祖意。只向他道。今日輸了一轉語也。還有人免得此箭麼。卓拄杖下座。

[0550a16] 上堂。我坐汝立。誰得誰失。縱然佛祖到來。亦難辨的。以拂子打圓相曰。咄。天下衲僧跳不出。

[0550a18] 上堂。蟋蟀鳴曉庭。芙蓉照秋水。遙望海天晴。鷗鷺多如雨。若也別解參。隔越三千里。往往事從叮囑起。

[0550a20] 洪武初。詔徵天下高僧赴京。天界住持西白金。首以師名薦。俄以足疾請歸。癸丑仲春示微疾。一日侵晨告眾。遂瞑目而逝。茶毗。獲舍利無數。頂骨牙齒舌根不壞。閱世七十有一。坐夏五十有八。弟子智旻等。建塔于本山。永樂甲午。更名天真。宣德甲寅。敕賜海門禪寺。

瑞巖寶禪師法嗣

台州府華頂無見先覩禪師

[0550b03] 仙居葉氏子。生咸淳間。從古田垕薙染。初參藏室珍于天封。次謁方山寶于瑞巖。築室華頂。乾乾朝夕。一日作務次。渙然省發。平生所疑一旦氷釋。趨白方山。山說偈印之。復歸華頂。一坐四十夏。足不越戶限。闢娑羅軒。以導來學。

[0550b07] 眾。風冷冷。日杲杲。薝蔔花開滿路香。池塘一夜生春草。堪悲堪笑老瞿曇。四十九年說不到。阿呵呵。拍禪牀下座。

[0550b10] 示眾。若論此事。一大藏教詮註不及。天下老和尚拈提不起。直饒有傾湫之辯。倒嶽之機。到者裡一點也用不著。諸仁者。饑則喫飯。困則打眠。熱則乘凉。寒則向火。一一天真。一一明妙。何得踏步向前。論禪論道。將魚目為珠。認橘皮作火。不見道。大機須透徹。大用須直截。不識東家孔丘翁。却向他尋禮樂。卓拄杖一下。

[0550b16] 元統甲戌五月望日。遺書謝道侶。說偈跏趺而逝闍維。白乳如注。舍利凝結成五色彩。于所居之西。錫號真覺。塔曰寂光。壽七十。﨟五十。

寧波府松巖秋江元湛禪師

[0550b19] 久從龍象遊。後參方山得旨。偶遊松巖。愛其清勝不忍去。遂趺坐石上。俄有二虎。踞坐其側。若護衛狀。師命之伏。枕其背熟睡。山民異之。即其處剏建精藍。師居之不涉世事。法施之外澹如也。將化。別眾就龕。說偈曰。洗浴著衣生祭了。跏趺宴坐入龕藏。華開鐵樹泥牛吼。一月長輝天地光。復謂眾曰。十五年後寺當火。啟龕則火可止。至期果然。眾亟開龕。師神色如生。爪髮俱長。

杭州府鳳山一源靈禪師

[0550c03] 寧海人。從徑山雲峰芟染。參方山於瑞巖。充堂司。一日入室請益趙州勘婆話。山曰。維那你試下一語看。師曰。盡大地人無奈者婆子何。山曰。山僧則不然。盡大地人無奈趙州何。師當下如病得汗。後住鳳山。

[0550c07] 上堂。舉世尊陞座。文殊白椎公案。師曰。世尊是錯說。文殊是錯傳。新鳳山今日是錯舉。會麼。字經三寫。烏焉成馬。

[0550c09] 一日見僧擲選佛圖。師示偈曰。百千諸佛及眾生。休向圖中強較量。心印當陽輕擲出。堂堂安坐寂光場。復曰。古人無剪爪之工汝輩後生。忍唐喪光陰。且擲圖選佛。到極合煞時。擲得一箇印出。便懽喜道。我成佛了。殊不知。一切時一切處。皆是汝成佛處。汝却不知。

鍼工丁生

[0550c15] 天台人。參瑞巖方山。甞蒙印許。有詠瑠璃偈曰。放下放下。提起提起。一點靈光。照天照地。

天童日禪師法嗣

寧波府天童平石砥禪師

[0550c18] 送慍藏主省徑山叟偈曰。山頭老漢八十一。我此東南大法城。雙又添新歲白。片言能使古風清。為人不用擊虎術。養子寧忘牘情。明月堂前坐深夜。餘光分得到長庚。

高峰日禪師法嗣

日本國南禪夢窓智曤國師

[0550c23] 本國勢州源氏。宇多天王九世孫。九歲出家。十八為僧。每夢遊中國疎山石頭二剎。一老僧授以達磨像。遂名疎石。乃決志參方。初謁無隱範。次見一山寧。備陳求法之誠。山曰。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師曰。豈無方便乎。山曰。本來廓然。是大方便。師疑悶不輟。復謁高峰。峰曰。一山有何指示。師述前語。峰厲聲喝曰。何不道和尚漏逗不少。師於言下有省。益自奮勵。一夕坐久。忽倚壁身踣。豁然大悟。作偈。有等閒擊破虗空骨之句。呈似峰。峰為印可。乃出無學元公淵源以[田/廾]之。後於本國大弘宗教。賜號普濟國師。師志在煙霞。出世非所願。聘至皆力辭之。其國主起師主南禪。入見引坐求退。王曰。吾非有他。欲期朝夕問道耳。復強師入天龍。錫師號手書。後於兜率內院示寂。世壽七十九。僧臘六十。全身塔于院之後。存日所剪爪髮。瘞雲居者。髮中累累生舍利。

續燈正統卷二十五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