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20 續燈正統 第2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2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二十

  臨濟宗

大鑑下第二十世

靈隱嶽禪師法嗣

寧波府天童滅翁天目文禮禪師

[0519a09] 杭臨安阮氏子。家天目之麓。故號天目。六歲携籃隨母採桑。俄念携之者誰。遂有出家志。年十六。依真相寺智月剃落。往淨慈。參混源。源舉現成公案放汝三十棒話。不契。乃謁育王佛照。照問。恁麼來者。那箇是汝主人公。師豁然領旨。一日照問。是風動是幡動。者僧如何。師曰。物見主眼卓竪。照曰。不是風動。不是幡動。甚處見祖師。師曰。揭却腦葢。照喜其俊邁。命典書記。回杭。聽一心三觀於上竺。時松源嶽唱道薦福。室中問僧。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擬議即棒出。師聞頓忘知解。遂往見之。獲印可。辭去巡禮江淮間祖塔。時浙翁琰主蔣山。舉師立僧。嘉定壬申。張約齋請師開法慧雲。次遷溫之能仁。未幾退歸錢塘之西丘。趙節齋微服過訪師。與語終日而去。翌日奏請師住持淨慈。室中每舉南山筀筍東海烏鱡話。學者擬議。師便打。莫有湊泊之者。後遷福泉。晚居天童。

[0519a24] 上堂。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境既不生。法從何立。龍湫瀉千尺瀑布。且不是境。鴈峰聳萬丈高寒。且不是法。明眼衲僧。到者裡。合作麼生。直饒倜儻分明。山僧棒折也未放在。何故。殺人刀活人劍。

[0519b04] 上堂。事事無礙。青山掩映斜陽外。法法無差。檻前古木閙群鴉。君不見太原孚上座。走天涯揚州。五更聞畵角。吹斷落梅花。直至如今未到家。

[0519b06] 冬至上堂。黃鍾纔起時。九數從頭數。相將幽谷鶯啼。次第雕梁燕語。田父祭勾芒。叢祠敲社鼓。農父狎牛郎。村姑教蠶婦。光陰老盡世間人。冬至寒食一百五。

[0519b09] 宏智忌日。上堂。夜明簾外。寶鑑堂前。元無兼帶。豈有偏圓。正恁麼時。畢竟誰居正位。古渡無人霜月冷。蘆花風靜鷺鷥眠。

[0519b12] 上堂。長頸鳥喬林不棲。橫飛天外。穴鼻牛山田耕了。直上峰頭。天下衲僧仰望不及。何故。嘉州打大象。

[0519b14] 上堂。投子道。迎之不見其首。隨之罔眺其後。大似徐六擔版。天童則不然。仰之彌高。俯察非遙。橫塘宿鷺斜飛起。幾隻銀瓶挂樹梢。

[0519b16] 上堂。眾生本不曾迷。夜闌鷄向五更啼。諸佛本不曾悟。秋清鴈度長空去。拍膝一下曰。西窓昨夜月華明。凉飈梧桐樹。

[0519b19] 元宵上堂。昨夜摩騰法師。徧點蓮燈。助佛光明。直得善信真人。失却光彩。太白龍王出來道。我從龍種上尊王佛時住此山。未聞有者箇消息。于是空中打箇閃電。變作滿天黑風暴雨。還委悉麼。我見燈明佛。本光瑞如此。

[0519b23] 僧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牛頭。曰見後如何。師曰。牛頭牛頭。

[0519b24] 僧問。和尚見佛照時如何。師曰。石中有玉。曰見松源後如何。師曰。沙裡無油。

[0519c02] 來上座問。某甲有狀。告投和尚。師曰。對頭在那裡來。曰和尚便是。師曰。老僧與汝有甚麼冤讐。來無語。師捉住曰。冤家冤家。

[0519c04] 問新到。汝名甚麼。僧曰智虎。師退身作怕勢。僧擬議。師便歸方丈。

[0519c06] 僧問。觀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意旨如何。師曰。前不搆村。後不迭店。

[0519c07] 舉楞嚴諸可還者自然非汝。不汝還者非汝而誰。頌曰。不汝還兮復是誰。殘紅流在釣魚磯。日斜風定無人掃。燕子銜將水際飛。

[0519c09] 師尤於易。乾淳諸儒大闡道學。師與之遊。直示心法。朱晦菴問毋不敬。師叉手示之。楊慈湖問不欺之力。師答以偈曰。此力分明在不欺。不欺能有幾人知。要明象兔全提句。看取升階正笏時。其曉人類如此。

[0519c13] 師主五剎。通不過八九年。而投閒於良渚之西丘。歲月尤多。然群衲參叩。無異領眾時也。將入寂。謂侍者曰。誰與我造箇無縫塔。者曰。請師塔樣。師良久曰。盡力畫不出。遂怡然脫去。闍維。弟子收舍利并遺骨。附葬於應菴塔左。壽八十四。臘六十八。

湖州府道場運菴普巖禪師

[0519c19] 題趙州像贊曰。無端提起七斤衫。多少禪人著意參。盡向青州做窠窟。不知春色在江南。

[0519c21] 舉洞山冬夜喫果子公案。頌曰。洞山玷辱家風。首座埋沒自。雙雙繡出鴛鴦。寸舌扶持不起。

鎮江府金山掩室善開禪師

[0519c24] 上堂。舉密菴破沙盆話。頌曰。法眼拈來早自謾。無端錯對破沙盆。而今徧界難遮掩。殃害叢林子又孫。

□□府華藏無礙覺通禪師

[0520a03] 青苗會上堂。破一微塵出大經。鳶飛魚躍更分明。不將眼看將心看。是重敲火裡氷。揞黑豆昧平生。直須劫外話豐登。繰成白雪桑重綠。割盡黃雲稻正青。

溫州府龍翔石巖希璉禪師

[0520a07] 潮陽馬氏子。上堂。舉廣慧璉與楊大年夜話次。慧曰。祕監曾與甚人道話來。公曰。某曾問雲巖諒監寺。兩箇大蟲相齩時如何。諒曰。一合相。某曰。我祇管看。未審恁麼道還得麼。慧曰。者裡則不然。公曰。請和尚別一轉語。慧以手作拽鼻勢曰。者畜生更[跳-兆+孛]跳在。公於言下。脫然無疑。遂述偈曰。八角磨盤空裡走。金毛師子變作狗。擬欲將身北斗藏。應須合掌南辰後。師曰。內翰攀南辰倚北斗。廣慧轉天關翻地軸。寥寥千古許誰知。斷絃須是鸞膠續。

[0520a16] 僧問。昔日佛照光。因宋孝宗宣問。釋迦佛入山六年。所成何事。光曰。將謂陛下忘却。此意如何。師答以頌曰。大根大器大熏修。瞥轉機輪向上頭。萬億斯年惟一佛。雪山元不隔龍樓。

台州府瑞巖少室光睦禪師

[0520a20] 舉曹山霞因僧侍立次。山曰。道者可煞熱。曰是。乃問。祇如熱。向甚麼處回避。山曰。向鑊湯爐炭裡回避。曰祇如鑊湯爐炭裡。又作麼生回避。山曰。眾苦不能到。師頌曰。瞎却頂門三隻眼。鑊湯爐炭裡優遊。若言眾苦不能到。端的何曾有地頭。

[0520b01] 題四祖像贊曰。破頭峰頂紫雲飛。三却天書老翠微。滯貨雖然無用處。不應分付小孩兒。

湖州府道場北海悟心禪師

[0520b03] 舉黃檗在鹽官殿上禮佛時。唐宣宗為沙彌。問。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長老禮拜。當何所求。檗曰。不著佛求。不著法求。不著僧求。常禮如是事。彌曰。用禮何為。檗便掌。彌曰。太麤生。檗曰。者裡是甚麼所在。說麤說細。隨後又掌。頌曰。曾施三掌觸君王。佛法何曾有寸長。麤行沙門封斷際。至今無地著慚惶。

[0520b09] 舉唐文宗蛤蜊因緣。頌曰。合水和泥底事忙。被渠點破大乖張。雖然契得君王意。爭奈全身入鑊湯。

寧波府雪竇無相範禪師

[0520b12] 上堂。舉趙州道。纔有是非紛然失心。還有答話分也無。僧舉似洛浦。浦扣齒。又舉似雲居。居曰。何必。僧回舉似趙州。州曰。南方大有人喪身失命。僧曰。請和尚舉。趙州方舉前話。僧指旁僧曰。者箇師僧。喫却飯了。作恁麼語話。師頌曰。坐底見立底。立底見坐底。咄哉老趙州。白日眼見鬼。

台州府瑞巖雲巢嵒禪師

[0520b18] 舉經題[丱-(丌-一)+八]字話。頌曰。以字不成八字非。當陽拈起大家知。釋迦老子舌無骨。黃葉將來嚇小兒。

[0520b20] 舉靈雲見桃花話。頌曰。三月桃花爛熳紅。靈雲打失主人翁。隨邪逐惡玄沙老。半是真情半脫空。

寧波府雪竇大歇仲謙禪師

[0520b23] 義烏應氏子。幼讀傅大士心王銘。矢志出家。初參息菴。菴器而抑之曰。汝儒者習氣不除。焉能學道。要到大休大歇田地。須是如木偶人去。師蒙激發。益自奮勵。一日忽有省。遂以大歇自名。後依松源嶽。嶽室中。舉祕魔擎叉話。師豁然大悟。出住後。舉應菴問密菴。如何是正法眼。密曰破沙盆話。頌曰。白玉琢成泥彈子。黃金鑄就鐵崑崙。千年滯貨無人買。未免如今累子孫。

[0520c06] 送維那偈曰。興化當年打克賓。叢林千載話猶存。雲黃有棒且高閣。只麼煎茶送出門。

杭州府淨慈谷源道禪師

[0520c09] 舉丹霞然初參石頭。剗佛殿前草公案。頌曰。石頭剗草騐英豪。懵懂丹霞眼不高。若解轉身行活路。至今應不累兒曹。

蘇州府虎丘蒺藜曇禪師

[0520c12] 初住四明延慶。遷蘇之穹窿震澤普濟鎮江甘露真州長蘆。後住虎丘。上堂。舉僧問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林曰。臘月火燒山。師曰。兔子何曾離得窠。若有人問延慶。如何是衲衣下事。只對他道。就船買得魚偏美。踏雪沽來酒倍香。

[0520c16] 堂。念念釋迦出世。時時彌勒下生。頓超天地未分之前。不歷階梯。掀翻寶所。便恁麼去。可以開無量法門。可以演百千妙義。驀拈拄杖卓一下曰。無量法門百千妙義。盡向者裡百襍碎了也。還知虎丘落處麼。靠拄杖曰。祖禰不了。殃及兒孫。

[0520c21] 舉靈雲見桃花話。頌曰。三月桃華是處開。靈雲雙眼盡塵埃。謝郎重整釣鼇手。未免將身一處埋。

諾菴肇禪師

[0520c24] 舉松源示眾曰。明眼衲僧。因甚打失鼻孔。有賊無贓[○@●]話。頌曰。殺人一萬損三千。獨弄單提機不全。萬頃滄波明月夜。一聲短笛釣魚船。

[0521a02] 贊二祖像曰。覓心無處自欺謾。甘受齊腰深雪寒。三拜起來依位立。誰知徧界是波瀾。

[0521a04] 華亭懷古。活計都盧一釣舟。錦鱗入手便抽頭。我來不覩師親訓。柳岸依依蘸碧流。

祕監陸游居士

[0521a07] 字務觀。號放翁。山陰人。甞謁松源於靈隱。問心傳之學可得聞乎。源曰。既是心傳。豈從聞得。士點首默契。呈偈曰。幾度驅車入帝京。逢人一例眼雙青。今朝始見宗門別。說有言無要眼聽。

臥龍先禪師法嗣

杭州府徑山無準師範禪師

[0521a12] 蜀梓潼雍氏子。九歲依陰平山道欽出家。紹熈甲寅。登具戒。明年遊成都。坐夏正法。請益瞎堂高弟堯首座坐禪法。堯曰。禪是何物。坐底是誰。師於是晝夜體究。一日如廁有省。明年謁佛照于育王。照問何處人。師曰劍州。照曰。帶得劍來麼。師隨聲便喝。照笑曰。者烏頭子也亂做。久之。復至靈隱。時破菴居第一座。同遊石筍菴。菴之道者。請益猢猻子捉不住話。菴曰。用捉他作麼。如風吹水自然成紋。師侍旁有省。未幾。破菴掃塔天童。師偕往。復拉石溪月。同遊台鴈。至瑞巖雲巢。留師分座。夜夢偉衣冠者。持把茅見授。翌日明州清凉專使至。師受請入院。見所謂伽藍神。姓茅。衣冠與所夢無異。陞堂開法。一香供破菴焉。三年遷焦山。次遷雪竇。又三年。被敕移育王。又三年。領嵩山少林。次補徑山。明年寺師不動容經意。是冬十月。旨下召入內廷。上御修政殿引見。師奏對詳明。上賜金襴僧伽黎。復宣詣慈明殿。陞座說法。上垂簾而聽。賜佛鑑禪師號。三年寺成。閱六年復。而多助雲至。不數年。復還舊觀。

[0521b05] 僧問。趙州道。三十年前在南方行脚。火爐頭有箇無賓主話。直至如今無人舉著。此意如何。師曰。舌頭拖地。曰畢竟如何是無賓主話。師曰。言滿天下。曰祇如玄沙聞得乃曰。者老漢脚跟未點地在。又作麼生。師曰。一坑埋却。曰可謂焦磚打著連底凍。赤眼撞著火柴頭。師以拄杖劃一劃。

[0521b11] 上堂。五峰門下。百種全無。禪牀迫窄。堂供蕭踈。脚下踏著底。破磚頭碎瓦片。面前撞見底。王獦獠李麻胡。恁麼薄福住山。真箇孤負老胡。良久曰。雖然如是。更點分明。

[0521b14] 上堂。一夏滿。無事不辦。遂府盂。卭州磁碗。

[0521b15] 上堂。靈山指月。曹溪話月。代相傳。證龜成鼈。範上座。尋常一張口。挂在壁上。今日無端入者行戶。未免拈出多年曆日。說似諸人。且要郭大李二鄧四張三。知得江南兩浙。春寒秋熱。

[0521b19] 示眾。若論箇事。直是省要。奈何諸人自作艱難。自作障礙。所以尋常東廊西廊。見諸人和南問訊。山僧便乃低頭相接。其實無他。只要諸人識得長老是西川隆慶府人氏。若也識得。便與諸人打些鄉談。說些鄉話。如今且未問你識得長老。且各自知得自家鄉井也得。還知麼。明州六縣。奉化八鄉。

[0521b24] 淳祐戊申秋。築室明月池上。榜曰退耕。乞老于朝。己酉三月旦。陞堂示眾曰。山僧既老且病。無力得與諸人東語西話。今日勉強出來。將從前所說不到底。盡情向諸人面前。抖擻去也。遂起身抖衣曰。是多少。十八日集兩序。區畫後事。親書遺表。及遺書十數封。言笑如平時。其徒請遺偈。乃執筆疾書曰。來時空索索。去也赤條條。更要問端的。天台有石橋。移頃而逝。停龕二七日。奉全身。塟於萬年正續之側。去寺四十里。塔曰圓照。

杭州府靈隱石田法薰禪師

[0521c09] 眉山彭氏子。生而慧敏。年十六。從丹稜石龍山法寶院出家。二十二。薙髮受具戒。游方至石霜。禮雷遷塔。述偈曰。一念慈容元不隔。何須特地肆乖張。平高就下婆心切。惱得雷公一夜忙。師名由是大著。聞穹窿破菴道望。遂往依焉。菴室中。舉世尊拈華迦葉微笑話。師曰。焦磚打著連底凍。赤眼撞著火柴頭。菴異之。師於是決志依棲。與無準日相激礪。久乃辭去事遍參。靈隱嶽淨慈充華藏演。咸稱賞之。後出世蘇之高峰。次遷寒山。會蔣山虗席。廟堂以師補之。寶慶初。遷淨慈。端平乙未。復遷靈隱。

[0521c19] 上堂。一徑直。二周遮。衲僧會得萬別千差。庭前閒縱目。春盡尚餘華。老鬍不合過流沙。拍膝一下。便下座。

[0521c21] 上堂。大道體寬。無易無難。相頭買帽。此土西天。

[0521c22] 上堂。識得心。山嶽沉。握金成土。握土成金。脚前脚後。現成行貨。少室峰前。交點不過。

[0521c23] 上堂。石中有玉。沙裡無油。德山臨濟。未出常流。却憶寒山子。時臨古渡頭。

[0522a01] 上堂。見聞覺知。行住坐臥。眨上眉毛。早蹉過。赤脚唱山歌。路上無人和。

[0522a02] 上堂。把定重關。諸人性命在山僧手裡。放開一綫。山僧性命在諸人手裡。而今也不把定。也不放開。山僧即是諸人。諸人即是山僧。三十年後。莫道蔣山和泥合水。

[0522a05] 示眾。劍刃翻身猶是鈍。屋頭問路太無端。楚鷄不是丹山鳳。何必臨風刷羽翰。

[0522a07] 淳祐甲辰三月望示眾。但得本莫愁末。喚甚麼作本。喚甚麼作末。松栢千年青。不入時人意。牡丹一日紅。滿城公子醉。山僧恁麼道。若有不肯底。是我同參。

[0522a10] 弟子師俊。繪師像求贊。有曰。末後一句。分付廚山。眾訝之。先是。師甞建接待院於西溪曰寶壽。明日忽示疾。又明日退歸寶壽。趨辦終焉計。訣眾而逝。窆全身於院後。壽七十五。臘五十三。

南康府雲居即菴慈覺禪師

[0522a14] 西蜀人。舉雪峰因閩王問。擬欲葢一所佛殿去時如何。峰曰大王何不葢取一所空王殿。王曰請師樣子。峰展兩手。雲門曰一舉四十九話。頌曰。空王殿樣子。雪峰展兩手。添得老韶陽。一舉四十九。總是面南看北斗。

[0522a18] 讚船子道影曰。三十餘年在藥山。鬼家活計豈能傳。當時不得夾山老。你且耐煩撐破船。

[0522a20] 舉。僧問葉縣省。如何是密用心處。縣曰閙市裡輥毬子。曰意旨如何。縣曰。普請大家看話。頌曰。輥毬閙市大家看。一陣清風吹面寒。定亂不須雙刃劍。活人何必九還丹(師甞遊雲居。夜宿瑤田莊。夢安樂神告曰。師於此山。只有一粥之緣。明日午後到山。晚參罷。會旦過有二僧相毆。新到例遭擯逐。師竊訝之。後數年。雲居虗席。州符起師補處。師忻然承命。且徵前夢。方至瑤田莊。未入院而寂焉)

寧波府大慈獨菴道儔禪師

[0522b02] 贈製鞋者偈曰。透底工夫做圓。須知密處自心傳。脚跟著地隨他轉。踏到驢年也未穿。

薦福生禪師法嗣

杭州府徑山癡絕道冲禪師

[0522b06] 武信長江荀氏子。以進士業。應詔不利。遂於梓州妙音院受業。游成都講肆。習經論。紹熈壬子。出峽往謁松源嶽于薦福。以歲儉不果。會曹源生。出世妙果。師造見。聆入門語有省。參堂。俾侍香。朝夕老拳痛棒不少貸。平生知見。至是絕無影響。曹源徙龜峰。師侍行。又三年。以偈辭遊浙。有尚餘窮相一雙手。要向諸方痒處之句。至浙。值松源主靈隱。門嚴戶峻。八閱月不得入室。或以失士告。源曰。我八字打開。自是他當面錯過。師聞徹見曹源嘻笑怒罵。皆為人善巧方便。嘉定己卯。由徑山第一座。應嘉禾光孝請。香拈曹源。是時此菴元覺菴真逢菴原無相範石谿月等。皆在會中。道聞於朝。忠獻衛王。以堂帖除蔣山。居十有三載。嘉熈己亥。鼓山來聘。未行。雪峰牒至。領事半年。而天童詔下。眾集如海。兼攝育王住持事。

[0522b20] 上堂。天童用底。來育王用不著。育王用底。歸天童用不著。雖然如是。用不著處用有餘。一箭雙鵰隨手落。

[0522b22] 結夏上堂。圓覺伽藍。塵塵有路。坐斷去來。頓空今古。那裡十三。者邊十五。後先不差毫髮許。堪笑黃面瞿曇。至今不知落處。

[0522b24] 上堂。有一人。一念頓證。墮在佛數。有一人。累劫闡提。不願成佛。且道。那箇合受人天供養。良久曰。蝶穿芳徑雙眉溼。蜂掠殘華兩股肥。

[0522c03] 上堂。盡乾坤大地。無絲毫許隔。是汝諸人。橫擔拄杖。繞四天下行脚道。我無處不到。無事不知。且道。西天那爛陀寺戒賢論師。今日說甚麼法。便下座。

[0522c06] 上堂。僧問。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如何是過去心。師曰。放待冷來看。曰如何是現在心。師曰。你問我答。曰如何是未來心。師曰。後次上堂向你道。曰如何是過去佛。師曰。去年梅。曰如何是現在佛。師曰。今歲柳。曰如何是未來佛。師曰。顏色馨香依舊。曰如何是過去差別智。師以拂子擊禪牀左邊。曰如何是現在差別智。師以拂子擊禪牀右邊。曰如何是未來差別智。師以拂子中間點一點。僧曰。心佛眾生無向背。十方剎海一毫收。便禮拜。師乃曰。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三世既不可得。喚甚麼作差別智。若人見得徹去。三世諸佛。無一時不在諸人頂[寧*頁]上。轉大法輪。更來者裡。挨肩竝足。討甚麼盌。下座。以拄杖一時打散。

[0522c18] 未幾。被旨遷徑山。一日忽手書龕記并遺書。且曰。無準忌。在三月十八。吾十五行矣。不能拈香修供。令撾鼓陞座辭眾。舉世尊臨入涅槃。告眾曰。汝等善觀吾紫磨金色之身。瞻仰取足。毋令後悔。今日即有。明日即無。師曰。世尊四十九年。作盡伎倆。及至臨行。求生不得。求死不得。山僧今日。要行便行。要去便去。八臂那吒攔不住。至夜分起坐。侍者請偈。師曰。末後一句。無可商量。只要箇人直下承當。移頃而逝。壽八十二。臘六十一。茶毗。舍利五色者無數。遵遺命。奉骨歸。塟金陵玉山菴。學者分其半。塔於菖蒲田玉芝菴。

天童鏡禪師法嗣

寧波府育王寂窓有照禪師

[0523a06] 福之閩縣鄧氏子。從九峰榕菴慧得度。時枯禪唱道怡山。師往見之。禪問。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那裡是他不疑處。師大笑趨出。禪深肯之。禪遷靈隱。師掌內記。而見大梅石巖虎丘蒺藜鄮峰無準金山大歇。皆深契合。以母老歸省。謁雪峰癡絕。留掌記室。閩帥請開法東山大乘。移福之黃檗。時左史竹溪林希逸。從師論心法。拳拳服膺。有老來得友如師少。別去伊誰伴我閒之句。次補江心。後遷玉几。朝廷降金帛。鼎建舍利寶塔。

[0523a15]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八吉祥。曰如何是法。師曰。六殊勝。曰如何是僧。師曰。面目現在。

[0523a16] 上堂。六塵不惡。還同正覺。鵶鳴鵶鵶。鵲噪鵲鵲。江北江南。潮生潮落。春風三月花草香。善財何處尋樓閣。喝。

[0523a18] 上堂。如何是道木頭。如何是禪碌磚。古德與麼垂示。十箇五雙。恬不為事。殊不知正抓著鄮峰痒處。何故。建造殿宇。恰用得著。

杭州府淨慈清溪沅禪師

[0523a22] 上堂。達磨西來。一坐具地。被他神光禮了三拜。一時占了。致令後代兒孫。各自分疆列界。衲僧家。撥草瞻風。朝吳暮越。南天台。北五臺。拄杖頭。草鞋底。還曾踏著也未。良久曰。踏著即禍事。

泉州府法石愚谷智禪師

[0523b03] 山居偈曰。栗色伽黎千百結。倚松捫腹看雲飛。有人問我居山趣。向道春深筍蕨肥。

福州府西禪月潭圓禪師

[0523b06] 開爐上堂。人人盡守甕中天。地覆天翻我不然。直下一椎星火迸。螺江燒却謝郎船。

□□府報恩太古先禪師

[0523b09] 上堂。若論此事。不涉心思意想。非干默照忘懷。要得洞然明白。須是汗出一回。且道汗出後如何。驀喚侍者曰。將扇子來。

[0523b11] 上堂。夜冷清霜重。風來寒更多。因循時節過。自事如何。拍禪牀曰。不是知音者。如何舉向他。

[0523b13] 上堂。衲僧家。游方行脚。撥草瞻風。第一須識路徑始得。路徑不錯。東西南北。到處為家。稍涉迂回。五里單牌。十里雙堠。那裡更在那裡。擲下拄杖曰。看脚下。

荊州府公安虎溪錫禪師

[0523b17] 上堂。心心。淺處實甚深。道道。幽遠無人到。急行踏不著。緩行成錯過。少林幾坐華木春。却憶西來胡達磨。

紹興府岊翁淳禪師

[0523b20] 佛誕偈曰。毗嵐毒種毒華開。添得雲門醉後杯。今日柯橋風色惡。淡煙疎雨洗黃梅。

隱靜柔禪師法嗣

蘇州府虎丘雙杉元禪師

[0523b23] 舉宋太宗夜夢神人勸發菩提心。凌晨宣廷臣問。菩提心作麼生發。群臣無對。雪竇顯代曰。實為今古罕聞。別峰印代曰。王言如絲。其出如綸話。頌曰。萬里謳歌聖化成。條風塊雨樂樵耕。不因嵩嶽三呼後。無象誰知真太平。

[0523c03] 舉密菴破沙盆話。頌曰。五陵公子少年時。得意春風躍馬蹄。不惜黃金為彈子。海棠花下打黃鸝。

[0523c05] 書冷泉兩廊畫壁曰。一一塵中堅密身。改頭換面轉精神。誰知東壁打西壁。總是靈山會上人。

續燈正統卷之二十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