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84n1583_018 續燈正統 第1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1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十八

  臨濟宗

   大鑑下第三十一世

治平鐵壁慧機禪師法嗣

汾陽覺天燈啟禪師

[0507b15] 山西汾陽李氏子。世錦衣。脫白。至蜀謁慶忠於平山。依止十年。忽爾開悟。作偈曰。涉勞心十載餘。誰知家國盡丘墟。而今喜得真消息。平空白地結茆廬。忠印之。

[0507b18] 出住楚華嚴寺。皖國劉公請上堂。師陞座。公纔禮拜起。師便下座。

[0507b19] 示眾。一句通時句句通。諸人因甚不玲瓏。閑談雜話偏然好。問到生前兩目盲。黑夜雨白晝風。紅日西去又復東。箇中何事頻相詢。老虎元來是大蟲。

[0507b22] 午日示眾。上苑紅榴似火。枝頭黃鳥如花。中天節至隱蛙蝦。打起鶯兒莫話。一任龍舟競渡。管他鼉鼓聲嘩。我儂瀟灑樂煙霞。坐臥經行無價。

[0507c01] 師甞作十二時歌。傳於叢林。略曰。鷄鳴丑。三箇老婆黑夜走。忽然驚得木馬嘶。抖擻又聽金牛吼。一無舌一無口。虗空撲地翻筋斗。但只恁麼非恁麼。管他知有不知有。平旦寅。只聞芻狗吠天明。無人北去傳渠信。有客南來問我津。鼻頭痛喜還嗔。野鴨去也不須尋。玄提玄唱從茲定。全放全收契獨尊。日出卯。那管他人醜與好。臨流放曠沒高卑。杖逍遙隨拙巧。也無憂也無惱。從來一老一不老。若人問我西來宗。饑時喫飯寒加襖。食時辰。不求安飽不求榮。萬緣放下無些子。大地山河一口吞。平息了莫厭貧。綠水青山入眼塵。十箇指頭兩隻手。看來不是等閒人。禺中巳。摸著鼻頭無一事。不向如來行處行。男兒自有冲天志。末法時勿造次。閒居不妨頻遊戲。大鵬入海老龍驚。默默無端鼓雙翅。日南午。三更打罷月華吐。匝地紅輪出海南。驚惺曹山主。中主。甜瓜甜苦瓜苦。不學道吾執笏舞。釣魚船上謝三郎。原是玄沙者老虎。日昳未。曹山之酒原不醉。喫得三杯兩盞通。打破愁城伸脚睡。出乎類拔乎萃。道人不賤亦不貴。贏得春光度寸陰。從來諸聖原無位。晡時申。絕煙野老來負薪。到家不問廬陵米。鍋裡無茶口內嗔。明白了衣下珍。眼中瞳子面前人。鬧市臨流稱大隱。竿頭慣釣赤稍鱗。日入酉。下坡路兒君知否。明朝日出事如何。依舊三三還是九。象王行獅子吼。狐狼野干無處走。今日當陽漏逗開。舌頭原來不出口。黃昏戌。獨坐茆菴勝石室。靜觀跛足須彌山。好笑長房千里術。忘却年不記日。只知屎橛千聖出。懶下禪牀被人嗔。文殊也曾遭貶叱。人定亥。柴門雖設無內外。呼童討火月為燈。照徹單前無被葢。喜還悲否還泰。竹樹相敲生萬籟。曹溪之路少人行。若是知音還不會。半夜子。悟覩明星樹宗旨。惱恨雲門棒下來。至今敗闕成何濟。山是山水是水。遇直逢曲無彼此。三更六代法衣傳。五葉一華誰敢擬。

忠州玉山竹菴般若燈譜禪師

[0508a09] 郡之羅氏子。少列黌序。適慶忠闡化玉山。師參扣有年。未幾室氏亡故。循亦薙髮。一日忠於崇聖上堂。師出問。九重鐵鼓。如何一箭便穿。忠曰。鼓聻。師作呈勢。忠曰。穿也穿也。師便禮拜。遂結菴於玉山之南。數年復開九峰焉。

忠州牛首雲巖野雲燈映禪師

[0508a14] 酆陵冉氏子。參慶忠於平山。一日忠與僧論議。忠曰。如汝是善打底人。設有三人。與汝藝同。齊把住門。你如何出去。時僧下四十九轉語皆不契。適師從外歸。忠舉似師。師喚曰。外邊行者何人。忠視師。師曰出也。忠頷之。忠閱頌古次。師曰。和尚也被他瞞。忠曰。汝又作麼生。師便喝。忠曰。來者裡呌喚。師曰。者裡不呌。向何處呌。忠曰。汝當時跳巖跳坎。只為父兄難汝。而今也去尋箇事幹。師作禮。忠付以偈曰。退後棲身地步寬。殷勤好去到牛山。客來切忌忘優待。翠竹青松一任看。

潭州萬峰汝翁童真至善禪師

[0508a24] 蜀渝州江津江氏子。少師文定公淵之後也。生時。母夢天鼓。狀如日輪。響入丹墀。祖父夢。僧携蒲團至庭。翌午而師生。八歲父守夔州。師隨父詣任授以鄒魯章句。輙能記之。未久。聞慶忠道播南濵。師隨父詣寺。先是忠夢。大江一舟。二人鼾於內。忠登舟。舟即化龍越山而過。黎明忠語首座曰。今日看有何人來。未午而師隨父至。忠異之。父果以師落髮作沙彌。三年從上座喬公。諸經論律。悉能背誦。十三歲善頌偈。遇事指物。應口而成。十五歲閱大慧祖錄。至竹篦子話。起疑。甲午參三山和尚於崇聖。看萬法歸一一歸何處。與竹篦子話。自春及夏。如醉如醒。及忠轉江南。師得朝夕參請於中秋夕。與二僧擎茶。偶壺葢墜地。忽爾前後際斷。走見忠。忠詰至婆子燒菴話。師應聲稍遲。忠曰。未也。子雖有得此處。尚不能去。不見道。末後一句。始到牢關。把斷要津。不通凡聖。向老僧未開口前領得。錯過了也。經二年。一日閱聚雲錄。至舉長沙問惠安公案。雲曰。若是寶峰則不然。有問百尺竿頭如何進步。向他道。此去忠南二百里。如云不會。但道。水路一半。陸路一半。師當下豁然。從前所得。一時淨盡。走質於忠。忠舉數誵譌。師皆達旨。遂印之。命掌記室。康熙初。命師南下。初住龍會。遷長龍。主萬峰。

[0508b21] 上堂。拈拄杖云。辨龍蛇眼。擒虎兕機。固是衲僧日用尋常事。新長龍號令初行。條章約法。不同小小。所有僧堂裡風穴。廚堂裡雪峰。客堂裡重顯。磨房裡法演。侍寮裡洪準。淨房裡佛日。一齊歸向拄杖頭上。任渠寬行大步。隨緣自在。也未得十分安穩。且道。奇特在甚麼處。靠拄杖曰。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

[0508c03] 上堂。譬如鴈過長空影沉寒水。天衣老人。大似抱賍呌屈。看來看來。真個真個。何以故。一二三四五。屈指河沙數。雪竇聞之。倒退三千里。緩緩只道得箇拈却一去却七。上下四維無等匹。

[0508c07] 臘八上堂。縱橫截毗盧之印。斷送渾家。剔脫開。少室之門。風情越量。若也於斯提去。何勞扣戶椎門更若殢齒粘牙。未免重樓次第。先佛儀式。權且聽著。

[0508c10] 迎慶忠老人舍利還山。上堂。拈拄杖。東覰西覰曰。長龍不濟。到處覓先師靈骨。乃舉舍利曰。者箇若是。孤負先師。者箇不是。孤負長龍。是與不是。一筆勾下。汝諸人。還見師翁麼。復云。今辰比丘如法。為先老和尚。修設清供。山僧特為舉揚。須知此供。不從天得。不從地得。不從人得。畢竟從甚處得。良久曰。釋迦既然皆拱手。何愁彌勒不眉。

[0508c16] 解制上堂。破落門戶。件件缺短。葢古之常。兄弟東去西去。總為雲堂少剩。不消老汾一陌紙。兩塊肉。斷送情魂。慶快平生。還知麼。舊閣閒田消息在。蒼池夜靜月華來。

[0508c19] 示眾。露一縷於千聖頂[寧*頁]之上。塵塵爾剎剎爾。擲一塵於萬億剎海之中。恢恢焉恍恍焉。遠發千鈞弩。倒弄金剛王。也須退後三步。衲僧門下。事非小小。拈竹篦曰。者箇不屬塵。不屬縷。猛火燒虗空。須彌藏北斗。便恁麼去。猶落今時窠臼。未免喪我兒孫。須是從前所得無量解脫。一時蕩盡。灑灑地。作箇無依無倚道人。火不曾燒著口。風不曾吹倒樹。無邊無中。無前無後。泥蛇飛入畵屏間。野狐變作獅子吼。卓一卓。

[0509a03] 示眾。高亭直超而去。孤負德山。趙州洗盂了。瞞他作者。直須揭却頂葢。剿絕根株。一一妙明。一一天真。風清皇路。月映江樓。猶是無風匝匝之波。務要掀天作用。整葺頹綱。挽他滹沱未墜之緒。今日不免為諸人約法三章。第一不得權實並用。第二不得賓主齊來。第三不得照用雙舉。須向古德未屙前。驀行一步。庶得祖風不墜。千古生光。還有具如是操略也。無有則出來。為古人雪屈。時聞版聲鳴。師拍案下座。

[0509a11] 示眾。龍以角聽。蟻以身聽。人以耳聽。普賢大士以心聽。拈拄杖曰。此以誰為聽。昨夜北風起。寥聞打牕聲。

[0509a13] 師侍慶忠於五雲。一日忠入侍寮曰。善侍者莫在此閒坐。師曰爭敢。忠曰。莫瞌睡麼。師作臥勢。忠便打。師便喝。忠曰。元來此處有人。師便禮拜。至晚。忠復謂師曰。國師三喚侍者。侍者三應。甚麼處是侍者孤負處。師進曰。始終作家。忠曰。還有與古人雪屈底麼。師曰有。誰是雪屈者。師掩耳出。

[0509a19] 謁破山和尚於金城。山曰。近離甚處。師曰高峰。山曰。高峰近日如何。師垂下一足。山曰。上座聻。師曰不識。山曳杖歸方丈。師拂袖便出。

[0509a22] 僧自溈山來。師曰。溈山近日何如。曰儘利害。師曰。利害在甚麼處。曰只為婆心太切。師曰。還知此間麼。曰請師垂示。師便打曰。更利害。師曰。汝若恁麼會。連我也是瞎漢。隨後又打。

[0509b01] 問僧。溈山和尚。為甚鼻孔缺了半邊。僧指師鼻曰。恰似。師曰。汝若喚者箇作是。入地獄如箭。曰畢竟作麼生。師曰。洞庭無葢。

[0509b03] 因僧舉臨濟兩堂首座齊下喝等語。話猶未了。師便喝。僧擬議。師拈拄杖推出。復喝一喝。

忠州治平竺峰幻敏禪師

[0509b06] 酆陵徐氏子。生而英俊。敏慧過人。十歲薙髮。於母兄佛喜野雲二師。與萬峰善禪師。同作沙彌。事慶忠。當時慶忠會下。以善敏二沙彌。頗有機辯。聲振一時。師雖年少。沉默寡言。識者知其必成大器。先是人傳善公善偈。忠入堂。值善圍火次令偈。善曰。赤光閃灼。紫焰盤旋。既能點雪。又燦金蓮。忠打一掌歸方丈。復指燈。命師作偈。師曰。光如閃電。虗空可徹。未來作燈。是銅是鐵。時三目和尚見之。徵曰。是銅是鐵。師曰。火裡波浪起。忠異之。問汝名甚麼。師曰幻敏。忠曰。幻敏前。師曰。海底青天外。忠曰。幻敏後。師曰。佛法永無窮。忠曰。甚麼處見。師曰。靈峰山下在安期。目曰。期解後如何。師曰。虗空大地。目曰。落在甚處。師頓足。目曰。有足頓。無足頓箇甚麼。師曰。和尚也莫太認真。忠大笑。目復問善。善曰。火裡煉真金。忠曰。大眾何不看二沙彌答話。師閱經次。忠曰。眼中常見如是經典。只者便是。為復別有。師曰。和尚直須恁麼會。忠曰。離却紙墨道將來。師曰。東邊風也不多。忠曰。者小師。師自五雲歸。忠曰。聞汝慣打人。師曰。和尚仔細。忠曰。汝走路穿甚麼。師曰。草鞋。忠曰。獰牙生也未。師翹足。忠曰。那箇聻。師曰。問者話作麼。忠曰。三空說汝掌他。要將汝來處治。師曰。早與他說過了也。忠曰。作麼生說。師曰。盜一賠九。忠曰。吾助汝遠來。善曰。童真汝宜童行。師事忠二十一年。忠滅度。眾請治平繼席。

[0509c05] 上堂。山僧自入者箇社。火場頭惟具一行鐵脊骨。一箇不變心。至於禪道佛法。毫無些子留滯胸中。填塞肚裏。今日被眾和尚。以老人轉棹之故。無端舉向人天眾前。睜眼看者。張耳聽著。畢竟道箇甚麼。以為承先啟後。良久曰。枝頭柳映千春茂。樹裏華飄萬古香。

[0509c10] 入塔歸上堂。一番景過一番新。梅綻金舒巧樣呈。惟有者些渾四序。都盧無變亦無更。作麼生是無變無更底道理。莫是寶塔重。新總持不動。喚作無變無更得麼。錯。莫是舍利流輝。眼存青白。喚作無變無更得麼。錯。莫是新長老。搖唇鼓舌。重打葛藤。四眾等法誼如故。道念恒存。喚作無變無更得麼。錯。若會得者三錯。堪報老人莫報之恩。可了老人未了之業。其或未然。再揚家醜。驀竪拳云。四四三三七七八八。

[0509c18] 佛成道日。結制說戒。上堂問。聖明統御萬國咸寧。道合君臣。河清海晏。正恁麼時。和尚又作麼生。師曰。慣弄靈蛇勢赫赫萬層。曰祇如本郡文武官宰紳衿四眾等。迎請和尚。開場選佛。且道。以何利益檀度。師曰。活捉生馬威昂昂千里。曰恁麼則壽如山福如海。瓜瓞連綿。簪纓藹藹去也。師曰。諦當更諦當。問聚雲心印臨濟綱宗。如何是臨濟第一句。師曰。前三三後三三。如何第二句。師曰。七不成八不就。如何第三句。師曰。茶酙三箇棗。曰恁麼不獨衲僧咸有慶。文經武緯盡恩榮。師曰。且喜小出大遇。問。至道真乘。本無言說。應機接物。須賴激揚。至道真乘即不問。應機接物事如何。師曰。曹溪有路人皆到。曰即今隴畔寒梅新發秀。山頭瑞雪鬬芳妍。未審是神通妙用。法爾如然。師曰。信是誰人得得來。曰恁麼從此治平揚法化。千萬國荷真風。師曰。今日恰遇同參。乃拈拄杖。卓一卓云。恁麼恁麼。幾度頻臨江上望。黃梅花向雪中開。不恁麼不恁麼。嫩柳搖金線。且要應時來。試看釋迦老子。明星一點。奇哉三漢。譬說喻說。論教論宗。以至調跛驢醫瞎馬。不過應箇時節。又看歷代宗師。說甚麼謹嚴高古細密簡明親切。轉身異類。末後拈柄。說脫空。不過應箇時節。祇如現前文武紳衿。護法四眾。請山僧開爐選佛。結百二十期。致令他人劃地為限。又令披五條七條二十五條。一歸依。二歸依。三歸依。路從平地險。人向靜中忙。道是應時節。不應時節。良久。復卓拄杖云。本是瀟湘江上客。自西自東自南北。復舉。波斯匿王問世尊。勝義諦中。還有世俗諦否。若言其有。智不應一。若言其無。智不應二。一二之義。其義若何。佛言。大王。汝於過去龍光佛時。曾問此義。我今無說。汝今無聞。無說無聞。是名一義二義。看他波斯匿王。意欲連科及第。世尊即將名覆金甌。今日眾中。若有問第一義諦。山僧但拍掌呵呵。何故聻。自從舞得三臺後。拍拍原來總是歌。

忠州桐山普門燈顯禪師

[0510b02] 涪陵夏氏子。少從應院。初參萬松有年。適松化去。慶忠應白巖之請。師謁焉。一日同眾侍立次。忠舉默然良久話驗眾。師曰。大似屋裡販揚州。忠曰。莫道無事好。師曰。和尚也是無端。忠便打。師便喝。忠曰。異時不得孤負老僧。師作禮而退。復侍慶忠於五雲。一日病起。呈偈曰。改頭換面幾生來。此日無端眼豁開。分付目前皮袋子。何妨馬腹與驢胎。忠曰。那箇是你開底眼。師竪起拳頭。忠曰。放下著。師纔放下。忠曰。又在甚麼處。師曰。明日金城寺裡有齋。忠曰。放汝三十棒。師珍重便出。忠主席南城。命師作監寺。一日入方丈。忠竪起拂子。師便喝。忠曰。因甚即喝。師曰。無奈院事甚繁。忠遂印之。

[0510b13] 出住桐山。上堂。拈拄杖曰。洪波浩渺。白浪滔天。珊瑚林裡擁金毛。無漏國中懸明月。覿面承當得來。錯過了也。還知麼。歲曆頒新日月。無勞更唱太平歌。卓拄杖一下。下座。

夔州天元體如燈慧禪師

[0510b18] 郡之李氏子。參慶忠於太平。一日聞忠舉香嚴擊竹話。師於言下有悟。乃啐地曰。原來只是恁麼。顢頇多少英傑。忠曰。道甚麼。師竪起拳頭。忠曰。是甚麼師於忠面前。[祝/土]地三下。拂袖便出。

[0510b22] 住後上堂。若論此事。明明現成。豈在陞堂拋沙撒土為垂示耶。但願諸人真實履踐。自有入手時節。即今還有真實履踐者麼。出來與山僧相見。僧問。濟北宗旨。諸家各答不同和尚。作麼生。師曰。不打者鼓笛。進曰。既為宗師。何得如此。師便打。僧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虗空眉拖地。如何是第二句。師曰。海底角接天。如何是第三句。師曰。崑崙騎象走。如何是金剛王寶劍。師曰。那吒帶血腥。如何是踞地獅子。師曰。狐踪絕跡。如何是探竿影草。師曰。莫作兩樣看。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師曰。金剛與泥人擦背。如何是賓中主。師曰。烏鷄石上飛。如何是主中賓。師曰。風吹松韻清。如何是主中主。師曰。空谷石點頭。又僧問。臨濟賓主與洞山宗旨同別。師曰。一隊猢猻夜簸錢。如何是正中偏。師曰。青山臥白雲。如何是偏中正。師曰。雪嶺烏龜走。如何是正中來。師曰。月移水底天。如何是兼中至。師曰。寒梅夜發鴛鴦樹。如何是兼中到。師曰。百昌播舊時春。如何是君。師曰。皇極開天運。如何是臣。師曰。將相貴忠貞。如何是君向臣。師曰。塞外不迎君。如何是臣奉君。師曰。赤心惟報國。如何是君臣道合。師曰。明良喜啟會聚風雲。如何是誕生王子。師曰。九龍方吐水。尊貴自天然。如何是朝生王子。師曰。紫禁嵩呼徧。端然致太平。如何是末生王子。師曰。聖種賢才各不同。如何是化生王子。師曰。腐草若無心。螢光何處是。如何是內生王子。師曰。不見妖梅放。還疑上苑香。僧再進。師喝曰。飯袋子。好似些水老鴉捕魚。囫圇吞囫圇吐。何曾得些受用來。夫五家宗旨。非是教人冊子上記來。徒衒虗名。須知言句乃救病之良方。貴親證親悟。師家答處。乃應病授藥。所謂醫不執方。合宜而用。豈是局定死蛇頭。令人墮坑落壍。竪拄杖云。三句四喝。賓主偏正。五位君臣。五位王子。都在山僧者裡。汝還一口吞得下麼。韓獹休逐塊。獅子慣咬人。卓一卓下座。

巫陽慈祥燈遠禪師

[0511a06] 本邑人。上堂舉南嶽因僧問。如鏡鑄像。像成後。光向甚麼處去。嶽曰。如大德為童子時相貌何在。僧曰。祇如像成後。為甚麼不鑑照。嶽曰。雖然不鑑照。瞞他一點不得。頌曰。新月如鈎一線懸。白雲淡處露中天。相看疑謂寒光薄。箇裡誰知一鏡圓。

天峰燈南禪師

[0511a12] 忠州雷氏子。示眾。舉南嶽因馬祖闡化江西。遣僧往探之。乃命曰。待伊上堂時。但問作麼生。伊道的語記將來。僧至馬祖一如教。問作麼生。祖曰。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少鹽醬。僧回舉似嶽。嶽然之。頌曰。知子莫若父。當仁不讓師。拋戈卸甲後。千里暗投機。

惺徹燈法禪師

[0511a18] 上堂。舉青原參六祖。首問。當何所務即得不落階級。祖曰。汝曾作甚麼來。原曰。聖諦亦不為。祖曰。落何階級。原曰。聖諦尚不為。何階級之有。頌曰。金殿苔生劫外春。更闌人靜月華明。威音那畔絕消息。豈著今時麟閣勳。

天寧燈九禪師

[0511a23] 讚達磨像曰。對御談玄一字無。九年冷坐石頭枯。親將皮髓平分後。那箇男兒不丈夫。

慶忠燈向禪師

[0511b01] 示眾。舉雲葢僧乞瓦因緣。頌曰。當初乞瓦向官人。一問曾酬雲葢僧。公案于今重拈出。不妨徧地布金塼。

大川燈濟禪師

[0511b04] 上堂。舉三祖懺罪因緣。頌曰。風恙纏不堪。何緣懺罪究根源。因知罪性本空故。秋水無痕月皎然。

暉白燈桂禪師

[0511b07] 舉風幡話。頌曰。迷悟關頭洵不同。廊廡暮夜剎幡風。二僧若也知消息。推倒長干使化龍。

四維禪師

[0511b09] 舉三祖僧璨大師。自二祖授法。深自韜晦。居無常處。積十餘年。人無知者。四祖道信。時為沙彌。禮祖問曰。願和尚慈悲。乞與解脫法門。祖曰。誰縛汝。曰無人縛。祖曰。何更求解脫乎。信于言下大悟。頌曰。無人覰著歷多年。為法深藏氣骨寒。孰意沙彌無忌憚。妄將一語廣流傳。

天長禪師

[0511b15] 南賓冉氏子。久事慶忠。志修淨業。忠囑以偈云。根苗奇異逈非同。不屬西兮不屬東。節候到時馨自若。佛生一體有無中。師呈偈云。佛生一體。無彼無此。從苗辨地。識人因語。佳作仁。可知禮。

妙德尼燈鑑禪師

[0511b19] 舉六祖本來無一物話。頌曰。本來無物惹塵埃。米熟功成獨倩篩。衣夜傳三鼓後。一花五葉至今開。

工部熊汝學月崖居士

[0511b22] 豫章豐城人。適 懷宗皇帝。毀大內銀銅佛。俄以事感。帝悟。命公入蜀。採買銅鉛。時慶忠。住平都。法席大震。公扣焉。先是忠夢一人。帳前拜謁。傍僧曰。是和尚弟子來了。詰旦果至。忠示以東山水上行話。不踰年有悟。獻臨濟宗旨頌曰。霹靂晴空風舞。山門走入燈籠中。問予臨濟之宗旨。今日牙疼未與通。忠曰。著著著。又頌曹洞宗旨曰。潛行密用及相續。曹洞家風玄又玄。舌上有機織出錦。目前無我寫成篇。古人落在今人手。今日熱似昨日天。要會二師真面目。直須抹却五圈圈。

[0511c07] 聚雲老人諱日拈香。流水常存今古脈。高山不斷去來雲。青青巖桂華香遠。歲歲秋風雨露痕。今日是先師翁忌辰。法孫燈紹萬里希遘。拈香禮塔。無物供養。生平善笑。聊以為敬。阿呵呵。且道。笑箇甚麼。

[0511c11] 忠問。一毬三子是何義。士曰。三界大師四生慈父。曰何不說法。士曰。說久。自是和尚不聞。曰我若聞。非真說法也。旁僧曰。居士說法竟。士指栗蓬。忠謂僧曰。汝無故架禍於人。士呵呵大笑。忠頷之。

[0511c15] 為聚雲慶誕。前月忌辰將甚去。今朝生日自何來。火燒不死金剛眼。賺煞諸方盡活埋。咦。我若不是兒孫。直教罵得骨出。

[0511c17] 為敘州朱提山朝陽池和尚立石記曰。月明老人。得法於鐵牛。傳大慧心印。兀坐朝陽。二十餘年。待其人而後行。聚雲吹萬。師翁獨得其宗者。繼往開來。今有我師鐵壁矣。水部尚書熊汝學。為老人三傳法子也。水木之思。勒石垂遠。 章皇帝。命以御史大夫。未就。隱終南。

總憲吳天谷保泰燈朗居士

[0511c23] 順天人。撫蜀。按涪陵。見慶忠隨宜錄。作書遣使迎忠。忠不往。公親詣山中問道。未久辭忠。忠召公。公應諾。忠良久。公於言下領悟。回南濵。致書於忠曰。得侍吾師。慶快平生。但世緣相迫。暫作六月之息。居士一呼。弟子回首。相會時看。說箇甚麼。一日諭寮屬曰。爾等莫謂本院尊大。最尊大者和尚耳。本院見鐵大師後。方知吾孔聖朝聞之道。自今以後。矢志食素。將身許國。以酧 太祖三百年養士之恩。爾等各宜熏修。遵崇三寶。語罷。該屬等稽首再拜。泣淚如雨。

按察文葦菴居士

[0512a09] 早歲登第。夙慕禪學。及官按察。一日聞衙司喝退堂聲。有省。拈偈呈忠曰。踏著秤錘原是鐵。從前錯認定盤星。積卷如山休擬議。且聽當陽喝一聲。

長陽侯胡屏山居士

[0512a13] 讚五祖像曰。黃梅路接破頭山。遇箇小兒非等閒。佛性答來真奇特。栽松能不憶他年。

副戎王一喝居士

[0512a16] 久參慶忠。一日忠上堂云。主山高案山低。左青龍右白虎。年年三百六。月月二十五。逆數順數。數到牛首山雲巖寺大殿裡。恰似佛幻三月前鞔的鹿皮鼓。公于座下。躍然打口鼓。忠呵呵大笑。公拂袖便出。

萬松芝禪師法嗣

忠州萬松雲巖燈古禪師

[0512a22] 郡之江氏子。少列黌序。初參萬松於華嚴。三載始薙髮。請益於松。松示偈曰。閃灼電光寒。忻然出寶匣。曠劫無明根。一時都抹殺。次二年。請充第一座。松滅後。眾請繼席萬松。

[0512b01] 上堂。門門有路。金蛇飛電掣。戶戶無私。鐵馬弄雲騎。脫或未然。拄杖自有分曉。打○相。佛身充滿於法界。[○@│]普現一切群生前。[○@*]隨緣赴感靡不周。靠拄杖曰。而恒處此菩提座。眾中有超宗出格者麼。出來。為汝決擇。僧纔出。師便喝。僧以具搭肩歸眾。師復喝。乃曰。有問有答。氷壺推石輥。無問無答。雪屋守泥毬。答亦問問亦答。看看轆轤兩頭大。輥出長街童穉歡。當家兒子實瀟灑。

[0512b09] 上堂。竪拂子云。這時節寒凜冽。[狂-王+軍]犬威獼獸掣。雪人火裡笑嘻嘻。石女低頭拜不歇。拜不歇。啞人嚼氷稜。冷熱向誰說。擊拂子云。虗空拔楔。太煞郎當。眼裡添沙。全沒交涉。

[0512b12] 佛誕上堂。周行目顧。指地指天。血口無端。章成話墮。將謂乾土擦壁。那曉泥水通身。惹得後代兒孫。年年燒浴。歲歲舌饒。愈增葛藤。重添垢膩。今日為伊拔除。不免大家觸忤。卓拄杖云。還識這杓惡水麼。

[0512b16] 示眾。舉永嘉大師云。從他謗任他非。把火燒天徒自疲。我聞恰似飲甘露。銷鎔頓入不思議。永嘉恁麼道。是即是。未免推過別人。山僧則不然。誰為謗誰為非。把火燒天也不疲。無耳人聞傾甘露。昨夜飄梧動地輝。

[0512b20] 示眾。行脚學人。脚跟點地也未。不然。先要具一付潔淨肚皮。一雙青白眼睛。脊梁硬似鐵。脚板快如風。把自。如糞如泥。猶冤猶敵。然後遊人間世。幻視萬緣。把住作主。有時崖下一食。樹下一宿。遇饑寒處。變逆千態萬狀。不動其心。到此方呌做行得脚底人。畢竟又看這一番。是為著何事。須要照管脚跟脚底。瞥爾踏破艸鞋。踢翻土塊。始不負行脚一遭。至於檀度信施國王水艸。在在處處。一任隨分受用。別有一句。路上逢人。莫道山僧不曾與汝說得。

[0512c05] 示眾。出家無別法。真實要離親割愛。畢竟親如何離。愛如何割。視骨肉如生冤家。謂之離。把自如真仇敵。謂之割。於是投在法門。拜箇師長。勿論寒暑。勿論勞逸。勿論變常。勿論順逆。服勞奉事。左右追隨。凡應對灑掃之宜。迎賓待客之緒。無別巨細。都要應酬。縱使幹不來做不上。莫起厭煩。勿生退墮。更不可一時離師。一日違眾。或有時省親事長。先期告假。刻日就歸。日久月親。廼師觀其志向。察其行履。果是法門種艸。然後教他受戒學佛。步步進道。自茲至壯至老。善始善終。此一生算得過百生千生。萬德莊嚴。亦復如是。所謂一子出家。九族生天。信矣宜矣。若漫心法門為清淨。向裡許混光陰。圖便宜。不曉佛為何人。法為何物。僧為何務。師長如何承奉。大眾如何酬對。有功有施。有勞有怨。逞血氣弄精魂。譬如烏鴉。身在虗空。心在糞艸。行是俗行。說是俗說。混俗和光。靡所不至。師長不能言。善友不敢責。日復一日。愈趨愈下。為僧至此。久久自陷泥犁。且不得度。欲求一子出家。九族生天得乎。古德云。絲毫失度。便招黑暗之愆。霎頃邪言。即犯禁空之醜。我爾大眾。安肯虗消信施。自恣放縱者耶。山僧感傷末法。不覺吐露至此。一眾須知。

[0513a01] 為慶忠老和尚拈香。喝一喝曰。三歲孩兒弄花鼓。又喝一喝曰。牛頭沒馬頭回。復喝一喝曰。不道不道。大眾。者裡見得。滿眼滿耳。盡是老人現前底受用。縱爾年變月遷。亦無增減。今日乃我法伯老人三九之期。畢竟將甚麼作供。以手撫案曰。四三一二五。木馬逐風舞。六七八九十。日日大吉利。信受奉行可知禮。

[0513a07] 師生平律身以嚴。其所說法。絕不許人記錄。見之必火。貌古形疎。政黃牛之類也。

忠州聚雲覺樹燈世禪師

[0513a09] 郡之丘氏子。少為書生。謁萬松於楞伽得度。命入侍寮。經年始徹源底。自印心後。混跡浯江者十有六年。康熙丙午。慶忠移錫龍昌。以聚雲久虗。命師主之。忠涅槃後。師上堂拈香曰。今朝初九。道是老人二九。今朝二九。却是初九。即今大眾設齋。賓也有。主也有。且道。賓主混融時。作麼生是供養一句。良久曰。舌頭原來不離口。

岫巖燈燎禪師

[0513a16] 上堂。舉婆子燒菴因緣。頌曰。枯木寒巖異草青。凝眸坐却白雲深。一朝鐵樹花開徧。氷雪紅爐烈燄騰。

寶峰麗禪師法嗣

忠州天寧耳菴燈嵩禪師

[0513a20] 鄷陵毛氏子。始謁慶忠於平山。忠命掌記室。次參寶峰於熊耳。隨請第一座。峰滅後。出住靈峰。

[0513a22] 上堂。百尺竿頭流赤水。蟭螟眼淚哭雙疼。葫蘆好似東瓜樣。畵餅充饑豈是真。喝一喝。

[0513a24] 上堂。撫掌云。三世諸佛歷代祖師。盡在山僧手中。粉碎去也。且作麼生折合。又撫掌一下。

[0513b01] 上堂。羅漢走出山門。土地却歸正殿。撞倒我佛頻伽直當王四家大鐵鏆。

[0513b03] 茶話。若喚作茶。欺三世佛祖。不喚作茶。背趙州公案。舉杯曰。畢竟喚作甚麼。放杯撫掌三下。

[0513b05] 為巴掌和尚畢九拈香。九九八十一。古今同此曆。吾師無去來。分明只者是。

[0513b06] 示眾。靈峰北頭南。牛欄沒半邊。王三布裩破。打出大泥團。喝一喝云。是甚麼。掉頭峰上看。不見五更天。

[0513b08] 示眾。舉道吾云。高不在絕頂。富不在福嚴。樂不在天堂。苦不在地獄。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徑山杲祖云。徑山即不然。高在絕頂。富在福嚴。樂在天堂。苦在地獄。誰知席帽下。元是舊時人。二老今日高低。落在靈峰手裡。饒他不過。各與三十拄杖。罰出三門去。若有人問汝等。但道低聲低聲。

[0513b14] 示眾。今朝六月初一。諸佛也須忌諱。直饒伶俐衲僧。最怕當頭一句。那一句。縱使道得分明。恰似東京王矮子屎糞氣。

[0513b16] 師以五宗示五相。隨申五頌。X84p0513_01.gif。磊磊落落老神仙。一劈華山億萬年。大鵬一激三千里。傾湫倒嶽不為顛。南山起雲北山雨。自古長江不繫船。一。抑揚擡捺事紛紛。不及當然一句親。滿眼滿耳真消息。隨機隨用絕留停。岸回驚水急。良馬見鞭行。果是毗盧真教主。何須累劫更修因。X84p0513_02.gif。從來不向外邊行。父子相知有幾人。從體起用須知孺子。攝用歸體必取老成。窄路相逢人不語。多時不遇有知音。此處不從他處會。必須夢裏再還魂。X84p0513_03.gif。深宮不見五雲封。夾路桃華滿樹紅。粉牆白虎應須辨。炭裡烏龜事莫窮。仙女却如貧女好。野人番令主人同。不言不語真君子。一腔風月在其中。●。知恩識義人間少。反眼無情世上多。鐵臉閻羅全不懼。甞將白眼看娑婆。撩起便行兮却為真子。四野謳歌兮口似懸河。一句任從三貫二。莫教子過新羅。丙申秋。偶示疾。以親炙學侶等。託高峰來和尚。以續嗣焉。未幾跏趺而化。闍維得舍利七粒。塔於天寧之東。

提督陳世凱燈靜居士

[0513c09] 字贊伯。湖廣施州衛人。弱齡穎異。因父迎寶峰。說法于熊耳。公朝夕參叩。峰開示偈語。輒記憶不忘。一語不愜于懷。則端坐究參。無晝夜。必求惺悟而後。歷官至提督。公事之餘。恒與緇衲唱酬。當時名宿。咸禮下之。公六十誕。普陀遣使以祝。公答之以偈曰。金剛不壞方為壽。舍利光明始見真。萬法到頭渾似夢。性原了處是長春。

續燈正統卷之十八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