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16 續燈正統 第16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16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十六

  臨濟宗

大鑑下第二十四世

小菴密禪師法嗣

二仰圓欽禪師

[0497b09] 禾之秀水人。遍參諸方。毫無所契。入西京。謁小菴於旅舍。菴問。浙中有箇伶俐人。汝還見麼。師曰。圓欽鈍漢。菴曰。我要箇鈍漢作監收。汝還知麼。師罔措。菴曰。數千里來可惜錯過。師遂猛參。一日見鼠從架上過。撲翻油瓮。忽爾頓契。走見菴曰。某捉得了也。菴搊住曰。道道。師曰。一粒鼠糞。污却鍋羹。菴曰。瞎漢參堂去 成化甲午。師居二仰四十餘年。足不越閫。四方尊宿高其行。師一味謝絕塵世。力追汾州高峰之為人。末後智有來參。師歷示本色鉗錘。俾深入閫奧。始授大法。

靈谷謙禪師法嗣

江寧府靈谷潔菴正映禪師

[0497b20] 金谿人。泉州開元虗席舉得師。師奉敕。以戊寅六月入院開堂。僧問法筵。肇啟四眾。具瞻皇恩。佛恩如何報答。師曰。甘露泉開流大地。師報恩一句。蒙師指西來祖意若為宣。師曰。庭前石塔聳寒空。曰與麼則徧界不曾藏也。師曰。汝見箇甚麼。曰某甲終不敢自瞞。師曰。眼花不少。問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師曰。兔角杖挑天上月。龜毛拂散海濵雲。曰恁麼則人天。胥慶四海歸仁也。師曰。且合取口乃曰。山僧比蒙天語。以清心潔四字。敕住此剎。諸人還知聖意。麼只者四字。是傳佛心印。是鎮海明珠。山僧南來。特特拈出。普施大眾。要須知世法佛法。落霞與孤鶩齊飛。古佛今佛。秋水共長天一色。天心罔測山益高而海益深。聖語難窮天。溥葢而地。溥載諸人。還會麼莫是不染世塵。麼莫是不貪法味。麼莫是不飲無為酒。不坐涅槃牀。麼若恁麼會。非固不非。是則不是。山僧今日。不敢久閟。為諸人當陽指出去也。乃拈拄杖。卓一卓曰。木人舞出法堂前。一任炎天飛白雪。師居後百廢俱新。

[0497c13] 永樂壬午。朝京回諸山。舉住福州雪峰。法道之振。不減真覺。洪熙甲辰奉旨。住南京靈谷。宣德改元卒。有語錄。題名古鏡三昧。行於世。

淨慈聯禪師法嗣

杭州府普明立中成禪師

[0497c18] 錢塘孫氏子。年十三。投慈光若山出家。首謁祖芳。芳室中。舉臘月火燒山話。師呈頌曰。白雲迷却舊行蹤。臘月燒山火正紅。忽地慈風來扇發。冷氷氷處煖烘烘。芳器之。後於北郭建普明寺。以接方來。未幾請歸慈光。正統辛酉六月十三日上堂。住世今年八十一。老病隨緣。且遣日。今年記著後年事。後年記著今朝日。至癸亥。如期坐化。壽八十三。茶毗舍利無算。建塔於普明。

杭州府淨慈照菴宗靜禪師

[0498a02] 號恬軒叟。郡之高氏子。自幼薙落本山。適祖芳聯領院事。師依之久。乃得旨。旋典藏鑰。永樂辛卯。應選出住護國。尋遷雪竇。正統乙丑僧錄。以淨慈虗席。舉師補之。丁卯朝廷。頒賜大藏。師詣闕謝恩。止於彌陀寺。示微疾。謂左右曰。吾緣止矣。沐浴更衣。危坐而寂。世壽七十六。僧臘六十。塔於藕華之祖丘。

大鑑下第二十五世

二仰欽禪師法嗣

壽州無念智有禪師

[0498a11] 蜀之漢州人。發足南方。遊四明登天目。後參二仰。仰問曰。行脚甚處。師曰。南方。仰曰。彼中佛法如何。師曰。山川無異。仰曰。我手何似佛手。師良久。仰曰。莫道無異。後看興化打維那機緣。始浩然大徹。作偈曰。興化打維那。平地遭殃禍。昨夜南山雲。飛向北山朵。仰見為之助喜曰。不孤到此。至嘉靖初。闡化壽州。十有三年。而終焉。

大鑑下第二十六世

無念有禪師法嗣

荊山懷寶禪師

[0498a20] 渚宮人。遊壽州。謁無念。念曰。躐縣遊州。畢為著何事。師曰。生死大事。求師度。念曰。汝是荊州人麼。師曰。是。念曰。闍黎即今在甚麼處。師擬對。念曰。若便恁麼。猶較些子。佛法不是。商量參堂去。師自此潛心座下。念一日喚曰。闍黎。師應諾。念曰。在甚麼處。師於言下領旨。乃曰。和尚大慈。真人天師也。念滅度後。師於嘉靖三十七年。以法付鐵牛遠公隱終南。

大鑑下第二十七世

荊山寶禪師法嗣

秦嶺鐵牛德遠禪師

[0498b06] 自印心於荊山。後菴居秦嶺。一日身披紅布袴頂笠。揮鋤地中。朝陽來參見曰。者漢好似一頭軍。師曰。看箭。陽作躲箭勢師近前携手行。至一菴乃曰。我乃徑山之裔。在此待人數十年矣。汝今既來。當為我求人中興祖道。留住三月。付偈曰。就身能打劫。劈筈善奪窩。三玄從此出。三要不為多。探竿影草主賓分。獅子迷蹤奈我何。

大鑑下第二十八世

鐵牛遠禪師法嗣

敘州府朝陽月明聯池禪師

[0498b15] 郡之范氏子。係范郡司馬之後也。幼居林下。一日有僧過訪。不遇因題。聯於壁曰。阿彌陀佛閒也。念忙也。念念得佛也。無念也。無無也。無扭落鼻孔。最上乘禪。朝亦參。暮亦參。參到禪亦寂。參亦寂。寂亦寂。劈開面門。師見之。忽然厭世。便祝髮就之。彼僧先去矣。遂杖笠南遊。苦辛萬狀。單以是聯為提撕話。久之。洛伽道逢一僧偉儀殊相。師在前失脚念佛一聲。僧曰。此敲門瓦子著他何用。師遂問。拋却後如何。僧曰。葉落歸根來時無口。師始豁然。復遊少林會。無言語默深契。但師懷念佛祖道脈。擔荷非易。終不自肯。竟入關中過秦嶺。受鐵牛之囑。(語載鐵牛章)由峩眉返敘州。居郡之朱提山朝陽洞。二十年。聚雲來參師。問曰。如何是古佛心。雲即拱手云。請師尊重。又問。不用音聲與色身。將何喚作本來人。雲便出。令一僧參只者是。僧曰。只者是還參箇甚麼。師曰。放汝三十棒。又應一座主請。至祭壇。指壇問曰。此是甚麼所在。主曰。北壇。師曰。久聞北壇原來在者裡主罔措。崇禎十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端坐而逝。師壽六十有六。全身塔於洞之傍。

大鑑下第二十九世

朝陽池禪師法嗣

忠州聚雲吹萬廣真禪師

[0498c12] 敘州宜賓人。姓李氏。其先三世為婆羅門。父無後。禱佛生焉。降神之日。大士八人臨其舍。一人指語父曰。此八寶應真出興於世。母即厭腥食素。三年離乳。至十五歲在牕下。與同學讀書。偶覽菊華歎曰。此華今歲凋零。來春發生。甞聞。生死事大。無常迅速。讀書寧免生死。竟絕學登少峩。參浩翁。久之返里。得大慧錄並獲正法眼藏。如臨舊物。朝暮參禮。如有所失。後遇一僧見訪問曰。如何是佛。師擬對曰。不是。再進曰。不是。師被者一劄塵念如至午值僧磨刀。次急問。如何是佛。僧云。我今日磨剃刀。師於言下有省。次入朱提。參朝陽月明和尚。深蒙敲擊。即以白衣歸。為祖母說法。祖母逝後。服闋二年。方謀出家。先是有氅衣道者。謂里人曰。此處不久。當有至人出世。師果於萬曆四十一年癸丑秋。踰城入山。禮月明和尚受具。一日明謂曰。汝猶有一句未會。師即問。是那一句。曰不用音聲色身。默然良久。與我現出真空來。師拂袖便出。乃自惟曰。此事不可草草。是中必有玄要。遂辭之別山。汲水伐薪。自炊自力。經行危坐。脇不至蓆。苦參三載。復入朱提。親近月明和尚。師纔拜起。便問曰。畢竟如何現出。明引師手。掩其口。豁然大悟。乃曰。縱然奇特終是尋常。明遂出臨濟正宗源流付之。後閱華嚴。至入法界品。毗目仙人。執善財手。一須臾間。歷過佛剎。微塵數世界。參見微塵諸佛。法法不昧。至事事無礙法界。始解圓悟。示張無盡用處。從此五宗誵譌。悉皆玅契。初住郡之翠屏。得法者四人。俱先化去。乃杖入吳。涉海過閩踵。萬曆戊午。開法瀟湘之湖東。還蜀。住忠州之聚雲巴臺。夔州之寶峰興龍 上堂。劈面迎風。掌當胸輥肚拳。具眼衲僧向者裡用得猶是三五。一輪在在光輝。火樹銀花。時時燦爛若也。半明半暗。未夢見在呵呵。不是法門無面目。只怕蜈蚣太多足咦。

[0499a18] 上堂。一不做。二不休。殺人須究親。下手捉賊。要識真領。頭平息了萬事丟。一顆明珠衣下收。焰山疊嶂從茲破。愛海波濤信不流。卓拄杖下座。

[0499a21] 上堂。出眾者三十棒。不出眾者三十棒。出眾不出眾三十棒。有僧出眾問話不契。乃曰。直下三玄露。何曾三要無施。落花流水空去。殿前古栢當機。

[0499a24] 營盆上堂。颯颯凄風繞樹寒。夜深林裡靄雲煙。錢飛粉蝶千家紙。露溼綺羅萬淚衫。獨有長空輝月面。斗牛銀漢玉闌干。

[0499b02] 小參。高聲喚云。看箭。遂以拂子向東指云。者一箭射透十方世界一切眾生性靈。只令山頭翻巨浪海。底熱烽煙枯木口。喃喃髑髏淚潸潸。又以拂向西指云。者一箭射斷十方世界一切眾生命根。只令撒手墮懸嚴。吐舌如扁擔。打碎頻伽瓶。扯斷紅絲線。又以拂向上指云。者一箭射開十方世界一切眾生慧眼。只令頂門光。亞竪驀直走。金蛇百千。手臂百千。執萬億毫端。萬億華。此是涅槃經上三點。老僧今日用作三箭却也。當箭即X84p0499_01.gif。當X84p0499_02.gif即箭。僧問。命根射斷後如何。師曰。斬釘截鐵。進云。如何是衲僧鼻孔掉轉。師曰。斑竹筒。

[0499b12] 如何是父母未生前面目。師曰。黑漆桶。

[0499b13] 問僧僧是自己又歸箇甚麼。僧云和尚也。須歸方丈。師云。用歸作麼。僧趨前而立。師云。好箇臨終西方境。僧云。用臨終作麼。師曰。我是死了不曾埋底。僧曰。若活來西方則無也。師曰。如佛度一切。僧曰。既是死了不曾埋底。又如何答得話。師曰。唐以劉瓚為秦王傅。

[0499b18] 僧問。一句當軒八萬門永絕生死。如何是絕生死句。師曰。毗盧頂上行。

[0499b20] 師寓金陵觀音菴。朝宗禪師來參。師問曰。甚處來。宗曰。天童。師曰。天童近日何如。宗曰。大家在者裡。師曰。不要脫空。宗曰。和尚何不往天童去。師便喝。宗曰。落在甚麼處。師便打。

[0499b23] 師出世三十年。雖嚴冷孤峻。而又柔易雍和。室中騐人。不擅許可。故其椎拂之下。所得之士。類皆銅頭鐵額。能世其家者。生平所記語錄之外。訓世羣集。總計三十種。近百卷。流布宇內。偶示疾。山神夜哭。樹木摧折。病中歌唱自娛。三月前謂侍僧曰。我臨終須大喝而去。崇禎十二年己卯七月三十。索筆書偈曰。朝打三千。暮打八百。要會聚雲眉毛出血。投筆危坐。至午果大喝一聲而逝。師壽五十有八。臘三十。闍維煙至松。結為五彩。荷香徧地起骨。得黃金鎖子三莖。齒化為紫色。五色舍利三百餘顆。入土者無數。平都地藏院。迎十二顆建塔。餘皆塔於本寺三目山之陽。

大鑑下第三十世

聚雲真禪師法嗣

忠州治平慶忠鐵壁慧機禪師

[0499c13] 營山羅氏子。家世以一經傳多科甲。師生而貌偉。氣骨不凡。八歲父見背即隨母持齋。是夕見黃龍。長數十丈。凌霄騰於師頂。師指謂兄。兄曰龍也。有精唐舉術者。見師相而異之。視師指掌中。有龍鳳蓮華麟魚鳥獸文。稱許不置。師方就童塾業。鉛塹日記數百行。漸能工羔鴈。且膾炙人口。里中名俊。咸稱之曰。此羅氏龍文也。時有元白道者。隱邑之大蓬山。師往來。叩問雅意。玄學道者。石扃巖戶。辟穀半載。師慕之。母兄為師親迎。師辭之。兄曰。汝清姿映玉摛藻過人。淡墨紅綾木天。一鳳奈何作出塵想。從黃冠遊耶。師曰。人各有志。從所願耳。遂於天啟。壬戌二月十九。潛遁圖入山計行。次大竹築室。松間掩關。危坐無晝夜。日食米二握。沸湯淡飲。五味俱斷。關中三載。心形益暢。目中屢矚。異相種種。疑情頓起。欲扣元白。以釋其惑。出關訪之而白。去終南路多阻。師方薙髮。束包行脚。竟抵終南。參聚雲。雲曰。奚往。師白。以終南尋道者事。雲笑曰。子真昧於尋師者。師見雲丰儀逈異。神光陸離。願居弟子之列。雲曰。若向來事道固善矣。猶落傍蹊。子欲予言。夏後可也。夏滿欲求開示。妬者恐師暗承衣。每以計隔之。忽雲出方丈。師跪乞。雲大笑而去。師自泣曰。遇至人而不得一授。遂欲捐軀赴水。僧有諭以從講肆者。師至聽畢。復參聚雲。未幾聞朝陽老人來酆陵。師侍雲溯舟往見。隨眾參禮。因請益朝陽。陽曰。只者是。師曰。只者是還參甚麼。陽曰。放汝三十棒。參扣久之。未得開悟。轉增迷悶。從前之志。漸漸稍怠。欲辭雲南下。雲曰。予有徑山之往。子可稍待。一日命入侍寮。乃問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你如何會。師纔開口。雲厲聲曰。者是甚麼所在。汝還如是見解速道速道。師彈指一下雲曰。快參後侍。雲往金陵。聞密雲悟禪師。唱道天童。師欲暫辭適浙。雲曰。天童接人。固直截孤硬。但恐一去。便不遇老僧宗旨。負汝數年辛苦矣。於是奉侍還蜀。乃命師總院事。自疑此生。果與禪無緣乎。遂盡力院中。經七日。隨眾念誦畢登塌。忽覺渾身骨碎。大笑不止。遂拈偈進呈。是夜普茶。次雲以臨濟四喝出三。竹召眾曰。會麼。師便喝。雲曰不是。師又喝。雲曰。是何等音聲。師復喝。雲歸方丈。命師入問玄要宗旨。口呈一頌。雲不之印。復力究三年。忽一日大徹。無論玄要宗旨。祖意教意。有庖丁解牛之勢入室。密啟雲笑曰。汝會老僧意麼。師曰。和尚大慈。為人徹底。自後開堂。師皆首眾焉。崇禎己卯。師繼席聚雲。後遷酆都地藏涪州吟翁石砫三教長溪雲集。萬縣雲來。梁山慶忠。忠州雲巖。南濵寶聖。晚年罷寶聖席。將謀退隱。忠人士依戀不忘。請主龍昌院。龍昌係唐白香山植柳處。先記云。柳茂寺興。柳衰寺敗。師至而柳。復新葢今治平也。

[0500b10] 開法上堂。方丈出了。座登了。香了。還要觀甚麼第一義。且向第二頭著眼。竪拂子云。三世諸佛也不識。汝等還會麼。汝等既未會。山僧喚作甚麼。若無山僧喚底。怎知汝等未會。若無汝等未會。怎知三世諸佛。不識三世諸佛。為汝等出世。山僧為三世諸佛出世。更有為山僧出世者麼。速道速道。一僧出眾云。踏破梅梢月。休云火煉丹。師曰。撞木鐘。進云踏破了也。師曰。撞木鐘。僧歸眾。師曰。撞木鐘。又僧出。師曰。問話且止。須聽吾偈。聚雲新木鐘。扣擊得玲瓏。千聖齊掩耳。雪火一爐紅。若是伶俐衲僧。自具一付快便手脚。纔見宗師眼目定動。早錯過了也。所以。下雨地必滑。天晴日光達。喝中主賓。棒下縱奪。敲骨取髓。痛下針錐。玄節要關。拈一放一。謹嚴高古。細密簡明。末後轉身。異類親切。只得葫蘆苕。四方八面一場打閧。且道。如何是山僧。即今為人。處有意掩爐。還點雪無心。張弩更開弓。

[0500c01] 上堂。一棒一條痕。久雨復還晴。一摑一掌血。凄風驚落葉。須彌頂上著錐子。海底波斯痛不徹。到此方知世界寬。珊瑚枝枝撐著月。

[0500c04] 上堂。橫按拄杖云。慣弄靈蛇之勢。赫赫萬層。活捉生馬之威。昂昂千里。撒縵天網。打稱意魚。放破空矢。落冲霄。點即不到。到即不點。正與麼時。且問。是誰家風月。卓一卓曰。一箇星子三隻脚。家家秤錘五箇眼。僧競出問話。師下座。以拄杖一時打散。

[0500c09] 舉眉首座立僧上堂。黃面瞿曇拈示。自是桃華貪結子。金色頭陀破顏。錯教人。恨五更風。一人傳虗百人傳實。直至於今郎當不少。今日不著。便與伊重打算。節候不相饒。錯過成疚患。成何等疚患。只為鐵老漢。口門太寬。除非汝等。一齊擡舉。眉山出來塞却猶較些子。

[0500c14] 上堂。貴買朱砂畵月打牛打車。不別憎檻欣籠。奈何磨磚作鏡。爭得鳧脛。天然不長。截續之。則疾召大眾云。且道阿膩吒峰。今日有幾人作舞。

[0500c16] 堂。天可載地可覆。山可浪水可烈。日可冷月可熱。惟有佛法。不可說。設或可說也。是捫鐘捫籥。

[0500c18] 上堂。年來不欲施慧智。竪箇空拳也勞力。朝粥午飯信口餐。早眠晏起沒瞌睡。雲水諸方去。去來西來大意。誰相憶啟我毗尼。兩片皮開口。令人成笑具。

[0500c21] 上堂。世界恁麼濶。為甚鐘聲。披七條三三五五七七八八鳥。豈是鸞鹿焉為馬。白雪陽春為誰歌。無端畵地之乎也。喝一喝云。東桃西李柳花楊花。

[0500c24] 文縣令請上堂。擊禪牀三下云。起去。拂一拂曰。伺候著。良久曰。隙晷偷光杖兔角。星芒射眼拂龜毛。不是山僧行。正令崑崙呌屈舜若逃。喝一喝曰。畵公打口鼓。喝退堂聲下座。

[0501a04] 上堂。天一半。地一半。蘇州有。常州有。打破蔡州城。踢倒黃旛綽。不笑牛首伏羲。則罵孔明。諸葛惡惡。四時無春夏。一雨便秋冬。

[0501a06] 上堂天之高也奚足高。地之厚也奚足厚。海之深也奚足深。空之大也奚足大。惟有拄杖子頭頭越格。卓一卓曰。今日郎向二施主有齋。

[0501a09] 解夏上堂。今歲結眾一夏。大似三人證龜成鱉。且道。是何三人。莫是總府袁寶善麼。莫是副戎王一喝麼。莫是善士傅性一麼。莫是月維二知事麼。如明鏡當臺。瞞諸人一點不得。還見麼。主山高案山低。左青龍右白虎。年年三百六。月月二十五。逆數順數。數到牛首山雲巖寺大殿裏。恰似佛幻三月前。鞔底鹿皮鼓。

[0501a15] 上堂。迦文如來。未能鄭重口角。四十九年拋沙撒土。歷代祖師。未能鄭重口角。牽藤引蔓。公案不獨。千七百則之多。天下大和尚。未能鄭重口角。施伎倆使機關。恰似把火燒空。獼猿弄月。且道。即今人天座上。又作麼生。良久曰。喜得老僧無口。

[0501a19] 師六十歲。眾請陞座。甲子三百六。看看今日足過此。更如何滿散。清齋粥前三三。後三三。豐干子歸去來。作接引勢下座。

[0501a22] 問僧昔日潤侍者。今朝松西堂。侍者西堂。相去多少。云鐵脚波斯三隻眼。銅頭羅剎一根鬚。師曰。如何是侍者事。曰與和尚過杯茶來。師曰。如何是西堂事。曰大眾不得亂語。師曰。著。

[0501b01] 眉山三山。侍師山行。次師指二鵲巢曰。且道子在那一窠。三山曰。放過某甲罷。眉山曰。者邊放過。那邊放不過。三曰。請道看。眉曰。兒孫得力祖父不知。師曰。恁麼又爭得。眉曰。婆心太切。師曰。我也未卵。三作抱勢。眉曰。且莫僥倖。師歸方丈。

[0501b06] 師在聚。雲作參頭。告香請普說。師插香依式請問因緣。雲曰。還知落處也未。師曰。野火泛鐵船。雲歸方丈。謂書記曰。即此一語。徑山血脈。猶在雲。

[0501b09] 示眾曰。識得兵中意快活過一世。那裡是他快活處。眾下語不契。持以問師。師曰。殺人不眨眼。

[0501b10] 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人遠話近。又問。達磨面壁意旨如何。師曰。他是異鄉人。

[0501b12] 問如何是玄旨。師曰。葫蘆葫蘆。

[0501b13] 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烏龜開夜市。

[0501b14] 問一切智通無障礙時如何。師曰。船子和尚汎華亭。

[0501b15] 師主法三十二年。十坐道場。自親炙嗣法外。公侯籓郡文武士夫。登其門者。不啻百十餘人。凡演化之地。屢有異跡。四方之供者。傾倉倒廩。似非人力所能至。於劻扶祖道。荷負大法。提挈正宗。酷類洞山。文履踐明驗。氷操玉潔。宛如積翠。南英邵武。故出其門者。英逸高遠。司理陳蝶。菴曰。奇表雖同滿月慈心。不比。葢師不愧古人矣。先是師童子時相者言。師掌中有龍鳳蓮華麟魚鳥獸。文云。是帶果行因。淨土儼然在握。當時名德。咸以法身大士無量壽如來之化跡。往往見。師於假寐中。或於陞堂說法中。突然自謂曰。豐干子歸去來。一談一笑間。不覺露出風。康熙戊申秋八月二十一日。偶示微疾。凡來問安者。或談六波羅蜜。而尚精進。或以遊戲。而竪指掌危坐經行。了無病意。至九月二十一日。遺偈別諸檀越事畢。索浴整衣。命眾雲集乃曰。日前諸事分。示明白大眾。勤理佛事。謹守遺規。即是報德。便取涅槃。門人請留遺語。師張目。索筆大書曰。儘力難說出驢年想不來信。口道箇偈。非是強安排。豐干子觀自在歸去來。吽吽只當打箇瞌睡呵呵。乃顧首座曰。我去即來。瞑目而逝。師壽六十有六。臘五十。闍維得黃金鎖子數莖。鬚髮化為琉璃。雙目變為青白色。齒骨不壞。五色舍利無數。嗣法門人。三山來。遵遺命。迎師靈骨。一半建塔高峰。餘皆塔於寺西白鹿洞之旁。正錄外著有藥病隨宜慶忠等集。傳於叢林。

續燈正統卷之十六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