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84n1583_011 續燈正統 第1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1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十一

  臨濟宗

   大鑑下第十八世

育王光禪師法嗣

杭州府靈隱玅峰之善禪師

[0467b19] 吳興劉氏子。世居彭城。上世皆登膴仕。師生紈綺中。資性高潔。年十三辭家。受業於德清齊政院。凡經論一見。輒了大意。謁諸方。參佛照於鄮山。於風幡話契旨。照贈以偈曰。今日與君通一綫。斬釘截鐵起吾宗。嗣是入武康。結廬妙高峰下。十年後。分座鴈山能仁。出世台州慧因。遷洪福萬年諸剎。退居臯亭劉寺者又十年。復領明之瑞巖。蘇之萬壽。常之華藏。晚居靈隱。靈隱密邇行闕。輪蹄湊集。師掩戶。無所將迎。公卿貴人或見。寒溫而僧問。如何是不入眾流句。師曰。烏龜鑽破壁。曰如何是體妙無私句。師曰。百疋馬中一頭驢。曰如何是瞬目揚眉句。師曰。花雨巖前石點頭。

[0467c06] 問如何是奇特事。師曰。紫薇花下紫薇郎。曰學人不會。師曰。三十年後。

[0467c08] 上堂。應物現形。如水中月。信手拈來。一時漏洩。以拂子擊禪牀左邊曰。者裡是鑊湯爐炭。復擊右邊曰。者裡是劍樹刀山。前面是觀音勢至。後面是文殊普賢。中間一著。還知落處麼。又擊一擊曰。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而今不得妙。

[0467c12] 上堂。舉雲門普請搬柴次。乃拋下柴曰。一大藏教。祇說者箇。師曰。大小雲門。只見錐頭利。不見鑿頭方。

[0467c14] 上堂。談玄說妙事如麻。添得時人眼裡沙。赤骨律窮挨得入。潑狼潑賴是生涯。懸羊頭賣狗肉。喫官酒臥官街。笑倒籬根破草鞋。

[0467c17] 示眾。久參高士。眼空四海。鼻孔撩天。見也見得親。說也說得親。行也行得親。用也用得親。只是未曾識老僧拄杖子在。何故。將成九仞之山。不進一簣之土。

[0467c20] 師將示寂。澡身趺坐。書偈曰。來也如是。去也如是。來去一如。清風萬里。書畢而逝。實宋理宗端平乙未九月二十八日也。壽八十四。臘七十一。火浴。獲舍利無數。瘞於靈隱之西岡。

杭州府淨慈北磵居簡禪師

[0467c24] 字敬叟。潼川龍氏子。世業儒。依邑廣福院得度。閱卍菴語有省。後參佛照。機契。追隨一十五年。出世台之般若。遷報恩光孝。大參真西山。時為江東部使者。以東林力致。不可。乃退隱飛來峰北磵十年。故稱北磵。起應霅之鐵佛西余。常之顯慶碧雲。蘇之慧日。湖之道場。後奉旨遷淨慈寺。上堂。識得一。萬事畢。了事衲僧。一字不識。直饒恁麼。未稱全提。禹力不到處。河聲流向西。

[0468a07] 上堂。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喫官酒臥官街。當處死當處埋。本來無位次。何用強安排。

[0468a09] 上堂。舉密師伯與洞山。在餅店坐次。密於地上畫一圓相。謂洞山曰。把將去。山曰。拈將來。保寧勇曰。非但二老提不起。盡大地人。亦提不起。師曰。北磵敢道。保寧計窮力盡。

[0468a13] 上堂。雲巖二十年在藥山。只明此事。澄潭不許蒼龍蟠。趙州四十年不襍用心。除二時粥飯。是襍用心處。兔子何曾離得窟。

[0468a15] 上堂。舉子湖一日入僧堂曰。有賊有賊。見一僧。便捉住曰。在者裡。僧曰。不是。是某甲。湖托開曰。是即是。祇是汝不肯承當。師曰。子湖收處太危。放去太急。淨慈則不然。家賊難防。家財必喪。卓拄杖曰。只可錯捉。不可錯放。

[0468a19] 上堂。先佛照道。棒頭撥著活衲僧。正法眼藏增高價。北磵則不然。棒頭撥著活衲僧。正法眼藏瓦解氷消。且道。與先佛照。是同是別。

[0468a22] 舉世尊初生話。頌曰。一聲哇地便吒哩。突出如斯大闡提。此土西天起殃害。堂堂洗土不成泥。

[0468a24] 舉楞嚴六解一亡話。頌曰。六用無功信不通。一時分付與春風。篆煙一縷閒清晝。百鳥不來華自紅。宋理宗淳祐丙午春。示疾。索筆書偈。紙尾復書四月一日珍重六字。至期索浴罷。假寐而逝。壽八十三。臘六十二。塟全身於月堂昌塔側。遵遺命也。有北磵集十九卷。行世。

杭州府徑山浙翁如琰禪師

[0468b06] 台州周氏子。上堂。舉乾峰因僧問。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未審路頭在甚麼處。峰以拄杖畫一畫曰。在者裡。僧請益雲門。門拈起扇子曰。扇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會麼。師曰。唱愈高。和愈峻。還他二老。若是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總未踏著在。

[0468b12] 上堂。拈拄杖曰。蔣山喚者箇作拄杖子。諸人亦喚者箇作拄杖子。還有緇素也無。闌干雖共倚。山色不同觀。

[0468b14] 作維摩贊曰。毗耶示疾放憨癡。添得時人滿肚疑。不是文殊親勘破。者些毛病有誰知。

寧波府天童無際了派禪師

[0468b16] 上堂。三五十五。月圓當戶。雖然匝地普天。要且秋毫不露。對景憑誰話此心。令人翻憶寒山子。

[0468b18] 上堂。諸人十二時中。上來下去。折旋俯仰。起居問訊。瞞崇恩一點不得。只今坐立儼然。賓主交參。面面相覩。崇恩亦瞞諸人一點不得。既然彼此不相瞞。為甚麼自作障礙。喝一喝曰。因風吹火。用力不多 上堂。昨夜安排一段禪。天明起來都忘却。而今打鼓眾雲臻。對面臨時旋揑合。乃回顧侍者曰。記取者一著。

[0468b24] 佛涅槃上堂。釋迦老子。昔向今辰。入大寂定。堪笑天下叢林。刻舟求劍。二千餘年。區區不。崇恩今日不動神機。捩轉瞿曇鼻孔。不圖打草驚蛇。只要大家相見。汝等諸人。各宜子細觀瞻。莫教錯過。遂合掌曰。不審不審。

[0468c04] 上堂。佛法在你日用處。在你著衣喫飯處。在你語言酧酢處。在你行住坐臥處。在你屙屎送尿處。擬心思量。便不是了也。咄。啼得血流無用處。不如緘口過殘春。

[0468c07] 題郁山主像贊曰。蹇溪橋蹉跌時。悞將踠豆作真珠。兒曹不解藏家醜。笑倒楊岐老古錐。

福州府東禪性空智觀禪師

[0468c10] 上堂。舉僧問鹽官。如何是本身盧舍那。官曰。與老僧。過淨瓶來。僧將淨瓶至。官曰。却安舊處著。僧再問。官曰。古佛過去久矣。師曰。盲者難以與乎文彩。聵者難以與乎音聲。者僧既不薦來機。鹽官只成虗設。雲門道。無朕迹。扶鹽官不起。雪竇道。直得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爭得無。也扶鹽官不起。以拂子畫一畫曰。前來葛藤。一時畫斷。且道。如何是本身盧舍那。擲拂子下座。

[0468c17] 上堂。舉寶壽開堂日。三聖推出一僧話。師曰。眾中商量道。三聖有奔流度刃之作。向平地上湧波瀾。寶壽用疾焰過風之機。向虗空裡轟霹靂。二老各出一隻手。扶竪臨濟正法眼藏。與麼說話。要作臨濟兒孫且緩緩。東禪道。蚊子如何擎大柱。藕絲焉可繫須彌。若是臨濟正法眼藏。端的向二人邊滅却。

湖州府上方朴翁義銛禪師

[0468c24] 天資奇逸。辯博無礙。上堂。舉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曰無。頌曰。狗子佛性無。還他大丈夫。是非雖入耳。壁上挂葫蘆。贊達磨像曰。一言出駟難追。賴得君王放過伊。楊子江心航折葦。浪頭何似問頭危。

寧波府育王空叟宗印禪師

[0469a05] 西蜀人。初住湖州崇先保壽。僧問。如何是本來身。師曰。風吹日炙。曰意旨如何。師曰。釘釘膠粘。

[0469a07] 上堂。大道坦然。離名離相。剗除則失旨。建立則乖宗。從上佛祖。古今知識。顯大機彰大用。盡是關空鎖夢。過犯彌天。印上座。裂破面皮。還免得麼。良久。拍禪牀曰。不入驚人浪。難逢稱意魚。

[0469a11] 上堂。二由一有。一亦莫守。平地上死人無數。一心不生。萬法無咎。屎窖裡頭出頭沒。孤逈逈峭巍巍。華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

[0469a13] 上堂。鐵崑崙兒喫一攧。南海波斯舞不輟。夜半失却攔腰帛。笑倒東村王大伯。拍禪牀。下座。

[0469a15] 上堂。舉僧問長沙。如何是上上人行履處。沙曰。如死人眼。曰上上人相見時如何。沙曰。如死人手。師曰。死人眼死人手。金烏飛玉兔走。直截根源。取之左右。張翁醉倒臥官街。元是李翁喫私酒。

杭州府淨慈退谷義雲禪師

[0469a19] 福州閩清黃氏子。幼業儒。從山堂淳祝髮。徧參至吳。首謁鐵菴一。次參佛照於靈隱。隨遷育王。歷十年居第一座。出住香山。五年徙台州光孝。又遷鎮江甘露平江虎丘萬壽。及淮南長蘆。晚補育王。後退居香山。朝命起蒞淨慈。僧問。三聖道。我逢人則出。出則不為人。意旨如何。師曰。東斗西移。曰興化道。我逢人則不出。出則便為人。又作麼生。師曰。南斗北轉。

[0469b02] 上堂。奔流度刃。疾焰過風。啐同時。崖州萬里。有底道。如人學射。久習則巧。殊不知未彀前中的。早涉迂回了也。趙州到茱萸。靠却拄杖即且置。只如孚上座道聖箭折也。意作麼生。喝一喝曰。若不同牀睡。焉知被底穿。

[0469b06] 上堂。舉首山拈竹篦曰。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汝等諸人。喚作甚麼。葉縣省近前。掣竹篦拗作兩橛。拋向階下。却曰。是甚麼。山曰瞎。縣便禮拜。師曰。臨濟一宗。掃土而盡。宋寧宗開禧丙寅五月示寂。壽五十八。臈三十五。塔於寺之北隅。

杭州府徑山少林妙嵩禪師

[0469b12] 建寧人。上堂。舉僧問睦州。如何是展演之言。州曰。量才補職。曰如何是不展演之言。州曰。伏惟尚饗。師曰。睦州古佛。善應來機。雖然如是。只得八成。或問徑山如何是展演之言。即向他道。問十答百。有甚麼難。如何是不展演之言。喝一喝曰。且莫屎窖沸。

寧波府育王秀巖師瑞禪師

[0469b18] 上堂。舉道吾曰。高不在絕頂。富不在福嚴。樂不在天堂。苦不在地獄。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妙喜曰。高在絕頂。富在福嚴。樂在天堂。苦在地獄。誰知蓆帽下。元是舊時人。大眾。二老隨機應用即不無。若是衲僧門下。未夢見在。且道。衲僧門下作麼生。良久曰。不是知音者。徒勞話歲寒。

[0469b24] 上堂。舉灌溪參臨濟。濟下禪牀搊住。溪曰領領。濟乃托開。師頌曰。雨散雲收後。崔嵬數十峰。倚闌頻顧望。回首與誰同。

[0469c02] 上堂。舉演化問報慈。如何是真如佛性。慈曰誰無。化不契。復請益護國。國曰誰有。師曰。誰無誰有全機道。言下翻身不唧[口*留]。直饒未舉先行。錯認簸箕作熨斗。阿呵呵。若人自解倒騎驢。一生不著隨人後。

寧波府育王孤雲權禪師

[0469c07] 上堂。舉僧問雪峰。古泉時如何。峰曰。瞪目不見底。曰飲者如何。峰曰。不從口入。僧又問趙州。古寒泉時如何。州曰。苦。曰飲者如何。州曰。死。師曰。一人隨波逐浪。一人截斷眾流。檢點將來。總欠會在。今日有人問育王古寒泉時如何。只對他道。須是親見雪峰。飲者如何。問取趙州。有送僧歸鳳山偈曰。鳳凰山下鳳凰兒。文彩纔彰羽翼齊。鐵網縵天攔不得。歸心在碧梧枝。

寧波府天童海門師齊禪師

[0469c15] 初住台州瑞巖。奉旨遷天童。每晨起。童行捧香盒。隨師各殿堂。逐一行香。畢還方丈。望佛作回向語曰。上來持誦大方廣佛華嚴經一部。回向真如。云云。日以為常。而舉寺未甞信。師乃謂眾曰。汝以八十一人。各執經一卷。聽老僧誦。眾依教。師在座上誦。其八十一人。各聞所誦。皆與手中所執。一字一句。毫無差漏。眾疑方釋。知為華嚴大菩薩再世者也。

石菴正玸禪師

[0469c23] 歸湖上。有偈曰。鳥不驚飛水不流。碧潭空濶冷涵秋。一絲頭上無香餌。風輥蘆花落釣舟。

南康府雲居率菴梵琮禪師

[0470a01] 上堂。舉百丈野狐話。頌曰。百丈野狐。石女無夫。一回淚出。滄海乾枯。

[0470a02] 浴佛上堂。且喜今朝降獨尊。率菴無物慶生辰。只將一霎薔薇露。洗出湖山淨法身。

杭州府靈隱鐵牛印禪師

[0470a05] 上堂。舉南泉曰。王老師。自小養一頭水牯牛。擬向溪東放。不免食他國王水草。向溪西放。亦不免食他國王水草。不如隨分納些些。總不見得。頌曰。不如隨分納些些。喚作平常事差。綠草溪邊頭角露。一蓑煙雨屬誰家。

華藏演禪師法嗣

湖州府何山月窟慧清禪師

[0470a11] 上堂。舉天台韶初參法眼。因僧問眼如何是曹源一滴水。眼曰。是曹源一滴水。韶聞豁然開悟。頌曰。曹源一滴水。相罵饒接[此/束]。鷃空啾啾。驊騮千里。

天童全禪師法嗣

寧波府育王笑翁妙堪禪師

[0470a16] 慈谿毛氏子。廣顙平頂。骨氣清豪。從野菴欽受業。依息菴觀於金山。參松源嶽於靈隱。皆不契。時無用居天童。徑造其室。用問。行脚僧。游山僧。師曰。行脚僧。用曰。如何是行脚事。師以坐具便摵。用曰。此僧。敢來者裡捋虎鬚。俾參堂。用一日以狗子無佛性話問師。師擬開口。用以竹篦劈口便[翟*支]。師應聲呈偈曰。大塗毒鼓。轟天震地。轉腦回頭。橫屍萬里。用頷之。即命侍香。而報恩約致師分座。後出世妙勝。次遷金文。移光孝。及台之報恩。閩之雪峰。未幾。詔住靈隱。開山大慈。次遷瑞巖。應江心。無何。淨慈詔下。丐辭不。明年。荊湖總臣。奏令僧道買紫衣師號。俾以師號住持。師憤然謂曰。若是則千金之子。皆可主法。我道殆矣。奏殿陛。上書廟堂。其議遂。詔徙天童。力辭東歸翠巖。育王虗席。復有旨起。師再辭不許。乃奉詔。表章大覺。祖述妙喜。秩然有序。上堂。膏雨及時。江山如洗。幽鳥語喬林。殘紅隨遠水。可憐盲聾瘖瘂人。不識此方真教體。

[0470b08] 舉寶壽開堂三聖推出僧話。頌曰。一人客路如天遠。一箇歸心似箭輕。彼此征途雖有異。須知同日到天庭。

[0470b10] 舉汾陽識得拄杖子行脚事畢話。頌曰。平地無因立話端。揭天聲撼怒濤寒。直饒識得拄杖子。也是封皮作信看。時天童除書再至。大參趙公。復請主淨慈。悉謝之。示疾書偈曰。業鏡高懸。七十二年。一椎擊碎。大道坦然。置筆泊然而逝。

杭州府靈隱石鼓希夷禪師

[0470b16] 舉瑯琊覺法華舉相見話。頌曰。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如聞名。此地無金二兩。俗人沽酒三升。舉南泉曰。文殊普賢。昨夜三更。起佛見法見。每人與二十棒。趂出院也。趙州曰。和尚棒教誰喫。泉曰。且道。王老師過。在甚麼處。州禮拜而出。頌曰。春風吹落碧桃花。一片流經十萬家。誰在畵樓沽酒處。相邀來喫趙州茶。

[0470b22] 和梁山遠十牛圖頌。一尋牛。只管區區向外尋。不知脚底泥深。幾回芳草斜陽裡。一曲新豐空自吟。二見跡。枯木崖前差路多。草窠裡輥覺非麼。脚跟若也隨人去。未免當頭蹉過他。三見牛。識得形容認得聲。戴嵩從此妙丹青。徹頭徹尾渾相似。子細看來未十成。四得牛。牢把繩頭莫放渠。幾多毛病未曾除。徐徐驀鼻牽將去。且要回頭識舊居。五牧牛。甘分山林寄此身。有時亦踏馬蹄塵。不曾犯著他苗稼。來往空勞背上人。六騎牛還家。指點前坡即是家。旋吹桐角出煙霞。忽然變作還鄉曲。未必知音肻伯牙。七忘牛存人。欄內無牛趂出山。煙蓑雨笠亦空閒。行歌坐樂無拘繫。贏得一身天地間。八人牛俱忘。慚愧眾生界空。箇中消息若為通。後無來者前無去。未審憑誰繼此宗。九返本還源。靈機不墮有無功。見色聞聲不用聾。昨夜金烏飛入海。曉來依舊一輪紅。十入垂手。者漢親從異類來。分明馬頷與驢腮。一揮鐵棒如風疾。萬戶千門盡豁開。

福州府雪峰滅堂了宗禪師

[0470c15] 上堂。空索索冷氷氷。清虗之理。畢竟無身。為甚麼却有許多煙雨。會得麼。若會得。七種供養諸人。若會不得。滴水難消。

寧波府雪竇野雲處南禪師

[0470c18] 上堂。百計推尋。了不見面。一時休去。在處逢渠。長連牀上。喫粥喫飯。取飽為期。我且問你。常住一粒米。是幾番過手。

[0470c20] 上堂。斬釘截鐵。特地乖張。就下平高。衲僧笑具。皇覺到此。有理難伸。未審。諸公如何理論。

[0470c22] 上堂。摩醯正眼。熙然赫然。一處該通。萬機頓赴。縛虎擒龍。驚天動地。且平常一句。又作麼生。莫把是非來辨我。浮生穿鑿不相干。

[0471a01] 順天府薊州盤山思卓禪師。上堂。拈拄杖曰。登山渡水全藉者人。擲拄杖曰。相見易得好。共住難為情。

[0471a03] 上堂。寂寂惺惺。有氣死人。惺惺寂寂。無用頑石。嘻。下載清風付與誰。

育王璞禪師法嗣

寧波府育王妙智從廓禪師

[0471a06] 長溪林氏子。幼穎悟不妄言。年十五薙染。見佛心才。嬾菴需。後依大圓璞。有得。服勤數載。

[0471a08] 圓撫之。以為類。得參妙喜於回雁峰下。復隨侍徙育王。及圓繼席徑山。師典第一座。丞相沈公。以廬山請出世。而一香乃為大圓拈出也。次遷育王。孝宗即位。詔舍利寶塔詣行在。安奉禁中觀堂。召師對碧琳堂。問。舍利從何發現。師曰。從陛下聖心發現。上大悅。賜師妙智禪師號。日本國王。閱師偈語。自言有所發明。歲修弟子禮。且送材建舍利殿。師晚投老於烏石山。立笑月菴。作終焉計。淳熙庚子。示微恙。說偈而逝。壽六十二。臈四十七。塔於菴之室。

雪峰然禪師法嗣

如如顏丙居士

[0471a18] 有僧舉趙州見南泉有主沙彌話問者。士以頌答曰。解把一莖茅草。喚作丈六金身。會得頭頭皆是道。眼中瞳子面前人。

[0471a20] 頌子湖狗話曰。貧家無所有。只養一隻狗。便是佛出來。也須遭一口。

大鑑下第十九世

青原禋禪師法嗣

吉安府青原淨居正菴宗廣禪師

[0471a24] 僧問。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且道。在甚麼處。師曰。逢人不得錯舉。曰還有請益分也無。師曰。弄巧成[矢*出]。僧禮拜。師曰。却較些子。

[0471b03] 上堂。父子相承住此山。叢林軌則沒多般。主賓色色皆仍舊。驀召大眾。且道。仍舊後如何。一炷清香答聖顏。下座。

[0471b05] 上堂。不用愛聖。聖是假名。不用厭凡。凡是妄立。但得聖凡情盡。自然物我雙忘。正恁麼時。憑誰委悉。拈拄杖曰。石女穿鍼山色秀。木人牽線海雲生。乃卓一卓。下座。

鼓山永禪師法嗣

杭州府淨慈晦翁悟明禪師

[0471b10] 福州人。上堂。舉夾山會下一僧到高亭。纔禮拜。亭便打。僧曰。特來禮拜師何打。又拜。亭又打趂出。僧回。舉似夾山。山曰。會麼。曰不會。山曰。賴汝不會。汝若會。即夾山口啞去。應菴曰。高亭一期。忍俊不禁。爭奈拄杖放行太速。者僧當時若是箇漢。莫道高亭夾山。便是達磨出來也。斬為三段。何故。家肥生孝子。國霸有謀臣。師曰。高亭夾山。門庭施設。各得其宜。但中間一人較些子。明果與麼道也。是鞏縣茶瓶。嘉定丁丑。師纂修聯燈會要。傳于叢林。

靈隱善禪師法嗣

杭州府徑山藏叟善珍禪師

[0471b20] 泉州南安呂氏子。年十三。依郡之崇福落髮。十六遊方。至杭受具。謁妙峰於靈隱。入室悟旨。後出世住里之光孝。升承天。次遷安吉之思溪圓覺。福之雪峰。復以朝命。移育王與徑山。據室。者裡是問訊燒香了。來老僧身邊。立地底所住麼。獃子你自鈍置。猶可莫來鈍置老僧。

[0471c01] 示眾。古者道。知之一字。眾妙之門。又有道。知之一字。眾禍之門。只者二門入得。更須出得。三世諸佛出不得。六代祖師出不得。天下老和尚出不得。何故。變鐵成金易。變金成鐵難。

[0471c05] 上堂。慧大地。是紫磨金色身。諸人每日開眼。覰見釋迦老子心肝。舉步。踏著釋迦老子鼻孔。說有說無是誑。說生說滅是謗。說即心非心是妄。不誑不謗不妄。春風吹落桃李華。澹煙疎雨籠青嶂。

[0471c09] 上堂。春雪寒春宵短。古佛心破燈盞。正法眼乾紙撚。抖擻精神。只管看看到。北斗西移。南斗東轉。上元依舊正月半。

[0471c11] 上堂。靈雲見桃華悟去。玄沙道。敢保老兄未徹。香嚴聞擊竹悟去。仰山道。祖師禪未會。禪和家十箇五雙道。我此一門。全無肻路。與麼亦未知玄沙仰山舌頭落處在。要見二大老麼。醉我落花天。借他管絃裡。

[0471c15] 除夕小參。舉僧問古德。年窮歲盡時如何。德曰。依舊孟春猶寒。師曰。古德恁麼答話。只恐諸人忘却。今日忽有人問年窮歲盡時如何。拈棒便打。待他道因甚麼打某甲。即向他道。你更要我道孟春猶寒那。

[0471c19] 甞自題其像曰。參禪無悟。識字有數。眼三角似燕山愁胡面百摺。如趙婆呷酢一著。高出諸方。敢道。飯是米做。

[0471c21] 送忍書記偈曰。絲不可織寒衣。煑字那能療得饑。別欲與君安樂法。正忙却未有閒時。

[0471c23] 生宋光宗紹熙甲寅十月十二日。示寂於景炎丁丑五月二十一。壽八十三。閟全身於南塔院。

杭州府淨慈東叟仲穎禪師

[0472a01] 上堂。切忌隨他覓。無勞求。縱橫活鱍鱍。有放還有收。是甚麼。一葉落天下秋。

[0472a03] 上堂。迷生寂亂。悟無好惡。奉化縣裡契此翁。凸箇肚矮雙足。拕箇布袋。十字街頭。憨憨癡癡。落落魄魄。何似老龍牙手裡。把柄破木杓。

[0472a05] 上堂。拈拂子畫一畫曰。伏羲發天地之祕。未明者消息。又點三點曰。瞿曇示圓伊之形。未明者消息。者消息如何辨的。不見道。冬至乃書雲節擊拂子。

[0472a08] 上堂。上不在天。下不在地。中不在人。喝一喝曰。且道。者一喝。落在甚麼處。若也知得。也有賓。也有主。也有照。也有用。若也不知。參退巡堂喫茶。

[0472a11] 上堂。撾動鼓。眾斯聚。耳同聞。目同覩。超乾坤。越今古。夫何故。五月五。是端午。

[0472a12] 上堂。行者行坐者坐。左之右之。無可不可。甘露園中蒺藜。黃檗樹頭蜜果。纔與麼不與麼。不與麼却與麼。善賈之家不停滯貨。

吉安府吉水龍濟友雲宗鍪禪師

[0472a16] 廬陵王氏子。幼喜趺坐。年十二。從寶壽海室淙出家。十九薙髮受具。二十二。參妙峰於靈隱。值佛涅槃日上堂。峰拈拄杖曰。釋迦老子來也。諸人還見麼。微妙淨法身。具相三十二。放下拄杖曰。見你諸人不會。入涅槃去也。師於言下。豁然契悟。尋登吉水之東山佛頂。得修山主故址。木食飲。影不出山。甞自咏曰。山僧有分住煙蘿。無米無錢莫管他。水似瑠璃山似玉。眼前儘有許來多。後峰以法衣竹篦。并自題肖像。寄師曰。妙峰孤頂草離離。橫按竹篦三尺鐵。只許佛頂龍濟知。父子不傳真秘訣。

[0472b02] 師甞榜門曰。除却眼耳鼻舌身意。那箇是你自。若也道得。許你親見龍濟。其或未然。且居門外。雪巖甞對曰。和尚曾接得幾人。師曰。山僧從來不曾按牛頭喫草。

[0472b05] 歲暮僧問。臘月三十日到來時如何。師曰。門前無索債人。

[0472b06] 元至元丁亥七月二十七日。忽示疾。集眾囑後事。彈指一聲曰。只此是別眾語也。將二鼓。眾請偈。師索筆書曰。一燈在望。更無言說。大地平沈。虗空迸裂。書畢泊然而寂。世壽八十。臘六十一。全身塔於峰巔。

淨慈簡禪師法嗣

寧波府育王物初大觀禪師

[0472b12] 鄞縣橫溪陸氏子。參北磵於淨慈領旨。典文翰。晚住育王。上堂。一東二冬。你儂我儂。暗中偷笑。當面脫空。雖是尋常茶飯。誰知米裡有蟲。夜來好風。吹折門前一株松。

[0472b15] 上堂。用黑豆法。換人眼睛。如恒河沙。會火爐頭話。能有幾箇。九九九。三世諸佛不知有。翻身踢倒五須彌。何用法身藏北斗。藏北斗。分明向外揚家醜。

[0472b18] 上堂。達磨正宗。衲僧巴鼻。充塞虗空。無處回避。堪笑迷流。白日青天開却眼。只管瞌睡。更有黃面老人。不識好惡。入泥入水。却道。我於然燈佛所。無一法可得。而為我授記。何異好肉剜瘡。空華求蔕。畢竟如何。悉唎悉唎。既順世。塔於寺之西菴。

徑山琰禪師法嗣

杭州府徑山偃溪廣聞禪師

[0472c01] 侯官林氏子。母陳。世業儒。季父為沙門。諱智隆。住宛陵光孝。往依之。十八得剃染。初見鐵牛印。少室睦。無際派諸老。甚久。後參浙翁於天童。鍼芥雖投。自知未穩。及再參雙徑。一夕坐簷間。聞更三。轉入堂。曳履而蹶。如夢忽醒。翌朝造室。翁。舉趙州洗盂話。師將啟吻。翁遽止之。遂當下廓然。紹定戊子。出住四明小淨慈。次歷主香山萬壽雪竇育王淨慈靈隱徑塢八席。

[0472c08] 開爐上堂。舉趙州示眾。老僧三十年前在南方。火爐頭有箇無賓主話。直至如今。無人舉著。師曰。森羅萬象。明暗色空。日夜舉揚。趙州古佛。不是不知。只為貪程太速。

[0472c11] 上堂。楊岐眼裡睛。臨濟頂中髓。一不成二不是。點著不來。白雲萬里。

[0472c13] 佛成道上堂。錯錯。六載草繩空自縛。了了。開得眼來天大曉。古今天地。古今日月。古今星辰。拍掌一下曰。劍去久矣。切忌刻舟。

[0472c15] 上堂。雲門放洞山三頓棒。嚼飯餧嬰兒。黃檗打臨濟三頓棒。按牛頭喫草。只今不犯絲毫。有箇方便。良久曰。大事為你不得。小事自擔當。

[0472c18] 上堂。非風幡動。仁者心動。浣盆浣盆。非風鈴鳴。我心鳴耳。漆桶漆桶。古往今來。和泥脫墼。有甚麼限。還知萬壽落處麼。劫石有銷日。虗空無盡時。

[0472c21] 上堂十字街頭石幢子。無你遮護處。一聲江上侍郎來。無你回避處。衲僧家朝出暮入。脚前脚後。也須仔細。忽然築著磕著。淨慈拄杖。別有分付。

[0472c23] 上堂。一升三合。拄杖頭邊。萬水千山。草鞋跟底。未言先領誰家竈裡無煙。撩起便行。是處井中有水。莫道空來又空去。許多途路不相孤。

[0473a02] 上堂。繞禪牀一匝。揮香案一下。轉藏竟。講經竟。若具看經眼目。方知落處。其或未然。依經解義。三世佛冤。離經一字。還同魔說。

[0473a05] 上堂。趙州喫茶去。金牛喫飯來。龍門多上客。有人續得末後句。許你入阿字法門。

[0473a06] 上堂。一句絕離微。囫圇無縫罅。善財。七日尋覓不得。趙州。五年分疎不下。靈山今日快便難逢。為通一線。六月賣松風。人間恐無價。

[0473a09] 宋理宗景定癸亥六月十四日示寂。世壽七十五。僧臘五十八。

蘇州府虎丘枯樁曇禪師

[0473a11] 上堂。舉大梅甞問馬祖。如何是佛。祖曰。即心是佛。師曰。要知馬祖落處麼。水向石邊流出冷。風從花裏過來香。

杭州府徑山淮海原肇禪師

[0473a14] 通州靜海潘氏子。母陳。幼從邑利和寺出家。年十九受具。參浙翁於徑山。翁問。汝何處人。師曰。淮東。翁曰。泗洲大聖。為甚麼在州出現。師曰。今日又在杭州撞著。翁曰。且喜沒交涉。師徐曰。自遠趨風。翁以師警敏。欲大激發。未許參堂。纔見便曰。下一轉語來。擬開口。即喝出。師以書上。又以頌呈。末句曰。空教回首望長安。翁曰。者裡是甚麼所在。師曰。謝和尚挂搭。於是。密就入室之列。命掌記室。翁既寂。師出世里之光孝。遷吳城雙塔。金陵清凉。天台萬年。蘇之萬壽。永嘉江心。而四明育王虗席。廟堂以師補處。復遷杭之淨慈靈隱徑山。其住徑山值歉餘。逋券山積。僧殘屋老。未幾。樓閣矗霄。雲衲踵至。不減浙翁全盛氣象。俄示疾。囑其徒曰。為吾祔一穴於東。見生死不忘奉師之意。六月初十日浴訖。書偈而逝。

[0473b04] 甞讚達磨像曰。踏翻地軸與天關。合國人追不再還。去去一身輕似葉。長江千古浪如山。

寧波府天童弁山阡禪師

[0473b06] 舉李大夫翱參藥山因緣。頌曰。貴耳而賤目。背手抽金鏃。仰面看青天。箭過新羅國。

[0473b08] 送僧歸鄉偈曰。奪志南方問正因。正因一字不曾聞。七零八落袈裟角。惹得凌霄幾片雲。

[0473b09] 觀音像讚曰。螺髻屈蟠春島碧。綠衣零亂曉雲寒。尋聲只麼隨流去。說甚真觀清淨觀。

金華府雙林介石朋禪師

[0473b12] 上堂。舉明招一日天寒上堂。眾纔集。招曰。風頭稍硬。且歸煖室商量。便歸方丈。眾隨至立定。招曰。纔到煖室。便見瞌睡。以拄杖一時趂下。頌曰。稍硬風頭早乖。更將煖室自沉埋。反令千古成踪跡。枉喫羅山白飯來。

[0473b16] 因見郁山主畫像。旁僧索讚。師信筆書曰。拾得明珠笑眼開。為言塵淨轉生埃。若無直下承當者。孤負闍黎一撲來。

[0473b18] 佛成道日示眾。六載將身草裡埋。當時有眼幾曾開。果然見得明星現。未到門庭冷似

杭州府靈隱大川普濟禪師

[0473b21] 明州奉化人。上堂。舉僧問睦州。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州曰。一隊衲僧來。一隊衲僧去。師頌曰。一隊衲僧來。一隊衲僧去。打破睦州關。大地無寸土。

[0473b24] 題世尊出山相曰。龍章鳳質出王宮。肘露衣穿下雪峰。智願必空諸有界。不知諸有自來空。

[0473c02] 送僧偈曰。雲遮劍閣三千里。水隔瞿塘十二峰。抖擻屎腸都說了。莫教錯認甕為鐘。

[0473c03] 蜘蛛頌曰。一絲挂得虗空住。百億絲頭殺氣生。上下四圍羅織了。待無漏網話方行。師甞纂修五燈會元。

蘇州府虎丘東山道源禪師

[0473c06] 福建連江黃氏子。肄業郡之白雲。游歷兩浙。見知識二十餘員。末後到蔣山。見浙翁。室中。翁即心即佛話。有省。出世奉化清凉。遷蘇州虎丘。

[0473c09] 上堂。拈拄杖曰。德山棒。臨濟喝。總是用過了底。閒家廢具。且道。虎丘將甚麼為人。卓拄杖曰。不假鉗鎚烹佛祖。慣將折筯攪滄溟。擲拄杖下座。

[0473c12] 題蜆子像曰。紙錢堆裡可憐生。臭口纔開便葛藤。蕩盡鬼家窮活計。至今古廟絕人行。

[0473c13] 建安徐直翁。帥三山。以雪峰起師。至建寧光孝寺。遺偈而化。淳祐己酉九月二十九日也。壽五十九。

寧波府大慈芝嚴慧洪禪師

[0473c16] 越州新昌人。姓朱。誕時。母夢前石佛入臥內而生。年十六。從石佛淨因薙染。謁浙翁於蔣山。翁問。汝何處人。師曰。越州。翁曰。近離甚處。師曰。淨慈。翁曰。如何是行脚事。師擬議。翁色莊曰。汝前來答我。一一分曉。問著行脚事。則茫然。為何所礙。師曰。今日來見和尚。翁曰。念汝新到參堂去。翁遷天童。師再參。室中。舉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話。師曰。毒龍行處草不生。翁曰。且喜沒交涉。師曰。入水見長人。翁便喝。後應丞相忠獻越王之命。出世崇報寺。上堂。住山懶慢。百事無成。教為剩語。禪亦強名。擊拂子曰。夜來春睡重。不覺到天明。

[0474a02] 住石佛上堂。紅塵堆裡四經秋。騐盡諸方盌脫丘。忽地船頭輕撥轉。却來屋裡。販揚州襴衫。翻著曲唱還鄉。坐斷千差。壁立萬仞。直得韶光溢目。故園桃李爭妍。瑞氣騰空。本地風光顯現。若也頓開千眼。何妨把手同歸。其或未然。善財一去無消息。樓閣門開竟日閒。

[0474a07] 上堂。若論此事。如春行大地物物皆春。若是焦芽敗種。又爭怪得。臨。終書偈曰。六十三年前。六十三年後。臘月火燒山。虗空俱出醜。跏趺而逝。

寧波府壽國夢[腮-田+(囟-乂+ㄆ)]嗣清禪師

[0474a11] 山陰于氏子。出家天章。佛涅槃上堂。佛真法身。猶若虗空。因甚二月十五日。却向雙林樹下。做盡死模樣。良久曰。竹影掃階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

[0474a14] 上堂。舉白雲端示眾。若端的得一回汗出。一莖草上。現瓊樓玉殿。若未端的得一回汗出。縱有瓊樓玉殿。却被一莖草葢却。師曰。要知白雲老人落處麼。曾從塞北經鏖戰。敢向江南說陣圖。

[0474a18] 上堂。德山入門便棒。臨濟入門便喝。逼龜成兆。終不能靈。寶陀者裡。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良久曰。馬無千里謾追風。

[0474a20] 上堂。舉曹山辭洞山。洞山曰。子向甚麼處去。曹曰。不變異處去。曰不變異處。豈有去耶。曹曰。去亦不變異。師曰。雲藏無縫襖。鳥宿不萌枝。

[0474a23] 上堂。春風如刀。春雨如膏。裁剪不得處。桃花色轉嬌。靈雲一見不疑去。謝郎舞棹更呈橈。

[0474a24] 上堂。歸宗斬蛇。祕魔擎叉。禾山打鼓。趙州喫茶。十字街頭開舖席。見錢買賣且無賒。

[0474b02] 上堂。三十年來尋劍客。幾回葉落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師曰。尋甞春夢無奇特。獨有靈雲說向人。只如玄沙道。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又作麼生。若不同牀睡。焉知被底穿。

[0474b06] 上堂。萬里無寸草。頭上漫漫。出門便是草。脚下漫漫。夜行只管貪明月。不覺和衣渡水寒。

處州府遂昌龍溪文禪師

[0474b08] 示眾。無相無形本寂寥。擬擡眸處轉迢遙。蒲團靜倚無餘事。窓外一聲婆餅焦。

續燈正統卷之十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