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04 續燈正統 第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四

  臨濟宗

   大鑑下第十六世

    龍門遠禪師法嗣

衢州府烏巨雪堂道行禪師

[0424a13] 處州葉氏子。依泗州普照英得度。參佛眼。聞舉玄沙築著脚指話。遂大悟。出世住南明。遷薦福。末領烏巨。上堂。會即便會。玉本無瑕。若言不會。碓[此/束]生華。試問九年面壁。何如鷲嶺拈華。南明恁麼商確。也是順風撒沙。參。

[0424a17] 上堂。雲籠嶽頂。百鳥無聲。月隱寒潭。龍珠自耀。正當恁麼時。直得石梁忽然大悟。石洞頓爾心休。虗空開口作證。溪北石僧點頭。諸人總在者裡瞌睡。笑殺府鐵牛。

[0424a20] 堂。佛說三乘十二分。頓漸偏圓。痴人面前。不得說夢。祖師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痴人面前。不得說夢。臨濟三玄。洞山五位。雲門三句。痴人面前。不得說夢。南明恁麼道。還免得遭人檢責麼。良久曰。石人機似汝。也解唱巴歌。汝若似石人。雪曲也應和。還有和得雪曲底麼。若有。喚來與老僧洗脚。

[0424b02] 上堂。通身是口。說得一半。通身是眼。用得一橛。用不到處說有餘。說不到處用無盡。所以道。當用無說。當說無用。用說同時。用說不同時。諸人若也擬議。西峰在你脚底。

[0424b05] 堂。句亦剗意亦剗。絕毫絕釐處。如山如嶽。句亦到意亦到。如山如嶽處。絕毫絕釐。忽若拶通一線。意句俱到俱不到。俱剗俱不剗。直得三句外絕牢籠。六句外無標的。正當恁麼時。一句作麼生道。傾葢同途不同轍。相將携手上高臺。

[0424b10] 上堂。趙州道。老僧除却二時齋粥。是雜用心處。烏巨。今朝六月旦。行者擊鼓。長老陞堂。你諸人。總來者裡雜用心。

[0424b12]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驚人句。門曰。響。師曰。雲門答者僧話不得便休。為甚麼。却來鼓粥飯氣。以當平生。

[0424b14] 上堂。黃梅雨麥秋寒。恁麼會太無端。時節因緣佛性義。大都須是髑髏乾。

[0424b16] 示眾。舉□□璣問僧。禪以何為義。眾下語皆不契。璣自代云。以謗為義。師曰。三世諸佛是謗。西天二十八祖是謗。唐土六祖是謗。天下老和尚是謗。諸人是謗。山僧是謗。於中還有不謗者麼。談玄說妙河沙數。爭似雙峰謗得親。

[0424b20] 示疾次。門弟子教授汪喬年至。師以後事委之。示以偈曰。識則識自本心。見則見自本性。識得本心本性。正是宗門大病。復曰。爛泥中有。莫道不疑好。黎明沐浴更服。跏趺而逝。闍維。煙所至處。纍然皆五色舍利。齒舌不壞。塔於寺西。

撫州府白楊法順禪師

[0424c01] 綿州文氏子。依止佛眼。聞眼普說。舉傅大士心王銘云。水中鹽味。色裡膠青。決定是有。不見其形。師於言下有省。後觀寶藏迅轉。頓明大法。趨丈室作禮。呈偈曰。頂有異峰雲冉冉。源無別派水冷冷。游山未到山窮處。終被青山礙眼睛。眼。笑而可之。

[0424c06] 住後上堂。好事堆堆疊疊來。不須造作與安排。落林黃葉水推去。橫谷白雲風卷回。寒雁一聲情念斷。霜鐘纔動我山摧。白楊更有過人處。盡夜寒爐撥死。忽有箇衲僧出來道。長老少賣弄。得恁麼窮乞相。山僧祇向他道。却被你道著。

[0424c10] 上堂。我手何似佛手。天上南星北斗。我脚何似驢脚。往事都來忘却。人人盡有生緣。箇箇足方頂圓。大愚灘頭立處。孤月影射深灣。會不得見還難。一曲漁歌過遠灘。

[0424c13] 眾。染緣易就。道業難成。不了目前萬緣差別。祇見境風浩浩。凋殘功德之林。心火炎炎。燒盡菩提之種。道念若同情念成佛。多時為眾如為己身。彼此事辦。不見他非我是。自然上敬下恭。佛法時時現前。煩惱塵塵解脫。

[0424c18] 上堂。鷄啼曉月。狗吠枯樁。只可默會。難入思量。看不見處。動地放光。說不到處。天地玄黃。撫城尺六狀。紙元來出在清江。大眾。分明話出人難見。昨夜三更月到牕。

[0424c21] 上堂。風吹茆茨屋脊漏。雨打闍黎眼睛溼。恁麼分明却不知。却來者裡低頭立。

[0424c22] 因病示眾。久病未甞推木枕。人來多是問如何。山僧據問隨緣對。窓外黃鸝口更多。只如七尺之軀。甚處受病。眾中具眼者。試為山僧指出看。眾下語。皆不契。師自拊掌一下。作嘔吐聲。又曰。好箇木枕子。

[0425a02] 師律身清苦。出入唯杖笠獨行。示寂。闍維收舍利。目睛齒舌數珠。同靈骨塔于寺西。

南康府雲居法如禪師

[0425a05] 丹丘胡氏子。依護國瑞。祝髮登具。徧參諸老。晚至龍門。以平日所證白佛眼。眼曰。此皆學解。非究竟事。欲了生死。當求妙悟。師駭然。一日命主香積。以道業未辦固辭。眼勉曰。姑就職。其中大有人為汝說法。未幾。晨興開廚門。望見聖僧。忽契證。趨白佛眼。眼曰。者裡還見聖僧麼。師詣前問訊叉手立。眼曰。向汝道。大有人為汝說法。

[0425a11] 住後上堂。一法若有。毗盧墮在凡夫。萬法若無。普賢失其境界。向者裡。有無俱遣。得失兩亡。直得十方世界。三世諸佛。總不可得。見前諸人。且道。十二時中。向甚麼處。安身立命。披蓑側立千峰外。引水澆蔬五老前。

[0425a15] 上堂。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秘在形山。雲居又且不然。乾坤之內。宇宙之間。中有一寶。擲下拄杖曰。大眾也須識取。

南康府歸宗真牧正賢禪師

[0425a19] 潼川陳氏子。世為名儒。幼從三聖澄。為苾芻具戒。游成都。依大慈秀習經論。過目成誦。義亦頓曉。秀稱為經藏子。出蜀扣佛眼。一日入室。眼舉殷勤抱得栴檀樹。語聲未絕。師頓悟。眼曰。經藏子。漏逗了也。因手書真牧二字授之。紹興己巳。出住歸宗。

[0425a24] 上堂。且第一句如何道。汝等若向世界未成時。父母未生時。佛未出世時。祖師未西來時道得。是第二句。且第一句如何道。直饒你十成道得。未免左之右之。卓拄杖下座。

[0425b03] 上堂。良久。召大眾曰。者裡作麼生。若也擬議。賢上座。謾你諸人去也。打地和尚。瞋他秘魔巖主。擎箇叉兒。胡說亂道。遂將一摑成韲粉。散在十方世界。還知麼。舉拂子曰。而今却在拂子頭上。說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還聞麼。閻老子知得。乃曰。賢上座。你若相當去。不妨奇特。或不相當。總在我手裡。却向他道。閻老子你也退步摸索鼻孔看。擊禪牀下座 僧問。久默。斯泄真機。學人上來。請師開示。師曰。耳朵在甚麼處。曰一句分明該萬象。師曰。分明底事作麼生。曰台星照臨。枯木回春。師曰。換却你眼睛。

湖州府吉安州道場正堂明辯禪師

[0425b14] 本郡俞氏子。幼事報本蘊。圓顱受具。後謁諸方。至少林。聞僧舉佛眼以古詩發明。師子尊者被難話曰。楊子江頭楊柳春。楊華愁殺渡江人。一聲笛離亭晚。君向瀟湘我向秦。師默有所契。即趨龍門求入室。佛眼問。從上祖師因緣。許你會得。忽舉拳曰。者箇因何喚作拳。師擬對。眼築其口曰。不得作道理。於是頓去知見。

[0425b20] 後上堂。猛虎口邊拾得。毒蛇頭上安排。更不釘樁搖艣。回頭別有生涯。婆子被我勘破了。大悲院裡有村齋。

[0425b23] 上堂。淨五眼。湧金春色晚。得五力。吹落桃華碧。唯證乃知難可測。卓拄杖曰。一片何人得。流經十萬家。

[0425c01] 上堂。三祖道。但莫憎愛。洞然明白。當時老僧若見。便與一摑。且道。是憎邪。是愛邪。近來經界稍嚴。不許詭名挾佃。

[0425c03] 解制上堂。十五日前不得去。少林隻履無藏處。十五日後不得住。桂子天香和雨露。正當十五日。又且如何。阿呵呵。風流不在著衣多。

[0425c06] 上堂。舉僧問投子。大死底人。却活時如何。子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師曰。我疑千年蒼玉精。化為一片秋水骨。海神欲護護不得。一旦鰲頭忽擎出。

[0425c08] 上堂。華開隴上。柳綻堤邊。黃鶯調叔夜之琴。芳草入謝公之句。何必聞聲悟道。見色明心。非唯水上覓漚。是眼中著屑。擘開胸曰。汝等當觀吾紫磨金色之身。今日則有。明日則無。大似無風起浪。全不知羞。且道。今日事作麼生。好箇迷逢達磨。不知誰解承當。

[0425c13] 僧問。如何是佛。師乃鳴指三下。

[0425c14] 問。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師曰。橫身三界外。獨脫萬機前。曰祇如風穴道。長憶江南三月裡。鷓鴣啼處百華香。又作麼生。師曰。說者箇不唧[口*留]漢作麼。曰嫰竹搖金風細細。百華鋪地日遲遲。師曰。你向甚麼處見風穴。曰眼裡耳裡絕瀟灑。師曰。料掉無交涉。

[0425c19] 問。如何是佛。師曰。無柴猛燒火。曰如何是法。師曰。貧做富裝裹。曰如何是僧。師曰。賣扇老婆手遮日。曰如何是和尚栗棘蓬。師曰。不答此話。曰為甚麼不答。師大笑曰。吞不進。吐不出。

[0425c22] 問。蓮華未出水時如何。師曰。未過冬至莫道寒。曰出水後如何。師曰。未過夏至莫道熱。曰出與未出時如何。師曰。三十年後。不要錯舉。

[0426a01] 問。如何是一喝如金剛王寶劍。師曰。古墓毒虵頭戴角。曰如何是一喝如踞地師子。師曰。虗空笑點頭。曰如何是一喝如探竿影草。師曰。石人拍手笑呵呵。曰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師曰。布袋裡猪頭。曰四喝蒙師指示。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師曰。鋸解秤鎚。隨聲便喝。

[0426a07] 佛眼忌拈香。龍門和尚。闡提潦倒。不信佛法。滅除禪道。拶破毗盧向上關。貓兒洗面自道好。一炷沈香爐上然。換手搥胸空懊惱。遂搖手曰。休懊惱。以坐具搭肩上。作女人拜曰。莫怪下房媳婦。觸忤大人好。

[0426a11] 室中垂問曰。猫兒為甚麼愛捉老鼠。又曰。板鳴因甚麼狗吠。

[0426a12] 師家風嚴冷。初機多憚之。有達磨贊曰。昇元閣前懡[怡-台+羅]。洛陽峰畔乖張。皮髓傳成話𣠽隻履無處埋藏。不是一番寒徹骨。爭得梅華樸鼻香。雪堂行見曰。先師猶有此人在。只消此贊。可以坐斷天下人舌頭。由是。衲子奔湊。

[0426a16] 臨終登座。拈拄杖。於左邊卓一下曰。三十二相無此相。於左邊卓一下曰。八十種好無此好。僧繇一筆畵成。誌公露出草稿。又卓一下。顧大眾曰。莫懊惱。直下承當休更討。下座歸方丈。趺坐儼然而逝。火後收靈骨設利。藏所建之塔。曰僊人山。

長沙府方廣深禪師

[0426a22] 僧問。一法若有。毗盧墮在凡夫。萬法若無。普賢失其境界。未審。意旨如何。師曰。富嫌千口少。貧恨一身多。

世寄首座者

[0426b01] 成都人。遍依師席。晚造龍門。一日燕坐瞌睡間。群蛙忽鳴。誤聽為淨髮版響。亟趨往。有曉之者曰。蛙鳴非版也。師恍然。詣方丈剖露。佛眼曰。豈不見羅睺羅。師遽止曰。和尚不必舉。待去自看。未幾。有省。乃占偈曰。夢中聞版響。覺後蝦啼。蝦與版響。山嶽一時齊。由是益臻玄奧。眼命分座。師固辭曰。此非細事也。如金針眼。毫髮若差。睛則破矣。願生生居學地。而自煅煉。眼。因以偈美之曰。有道只因頻退步。謙和元自慣回光。不知在青雲上。猶更將身入眾藏。暮年。學者力請不容辭。後因說偈曰。諸法空故我心空。我心空故諸法同。諸法我心無別體。祇在而今一念中。且道。是那一念。眾罔措。師喝一喝而終。

溫州府淨居尼慧溫禪師

[0426b13] 上堂。舉法眼示眾曰。三通鼓罷。簇簇上來。佛法人事。一時周畢。師曰。山僧道。三通鼓罷。簇簇上來。拄杖不在苕帚柄。聊與三十。

給事馮楫濟川居士

[0426b16] 自壯扣諸名宿。最後造龍門。從佛眼再歲。一日。同眼經行法堂。偶童子趨庭吟曰。萬象之中獨露身。眼拊公背曰。好聻。公於是契入。紹興丁巳。除給事。會大慧就明慶開堂。慧下座。公挽之曰。和尚嘗言。不作者蟲豸。今日因甚麼又在者裡。慧曰。盡大地是箇杲上座。又作麼生。公擬對。慧便掌公曰。是我招得。

[0426b22] 越月。特丐祠。坐夏徑山。榜其室曰不動軒。一日慧陞座。拈藥山參石頭及馬祖公案罷。公隨至方丈曰。適來。和尚所舉底因緣。某有個會處。慧曰。你如何會。公曰。恁麼也不得。囌嚧娑婆訶。不恁麼也不得。[口*悉]唎娑婆訶。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囌嚧[口*悉]唎娑婆訶。慧印以偈曰。梵語唐言。打成一塊。咄哉俗人。得此三昧。

[0426c04] 後知卭州。所至宴晦無倦。嘗自詠曰。公事之餘喜坐禪。少曾將脇到牀眠。雖然現出宰官相。長老之名四海傳。紹興廿三年癸酉秋。乞休政。預報親知。期以十月三日。報終至日。令後廳置高座。見客如平時。至辰巳間。降堦望關肅拜。請漕使攝卭事。著僧衣履。踞高座。囑諸官吏及道俗。各宜向道。扶持教門。建立法幢。遂拈拄杖按膝。蛻然而化。漕使請曰。安撫去住。如此自由。何不留一頌以表罕聞。公張目索筆。書曰。初三十一。中九下七。老人言盡。龜哥眼赤。竟爾長往。先是。建炎後。名山巨剎。教藏多不存。公累以俸印施。凡一百二十八藏。用祝君壽。以康兆民。門人蒲大聘。嘗誌其事。有語錄頌古。行世。

開福寧禪師法嗣

長沙府大溈月菴善果禪師

[0426c17] 信州余氏子。上堂。奚仲造車一百輻。拈却兩頭除却軸。以拄杖打一圓相曰。且莫錯認定盤星。卓一卓。下座。

[0426c19] 謝供頭上堂。解猛虎頷下金鈴。驚群動眾。取蒼龍穴裡明珠。光天照地。山僧。今日到此。讚歎不及。汝等諸人。合作麼生。竪起拂子曰。眨上眉毛。速須薦取。擲拂子。下座。

[0426c22] 上堂。心生法亦生。心滅法亦滅。心法兩俱忘。烏龜喚作鼈。諸禪德。道得也未。若道得。道林與你拄杖子。其或未然。歸堂喫茶去。

[0427a01] 僧問。達磨九年面壁。意旨如何。師曰。魚行水濁。曰二祖禮三拜。為甚麼却得其髓。師曰。地肥茄子大。曰祇如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明甚麼邊事。師曰。賊以贓為騐。曰有時乘好月。不覺過滄洲。師曰。闍黎無分。

[0427a05] 問。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時如何。師曰。驗盡當行家。曰樹倒藤枯。句歸何處。又作麼生。師曰。風吹日炙。曰嬾安呵呵大笑聻。師曰。波斯讀梵字。曰。今日足見老師七通八達。師曰。仰面哭蒼天。僧禮拜。師曰過。

[0427a09] 問。蓮花未出水時如何。師曰。乾坤無異色。曰出水後如何。師曰。徧界有清香。

大隨靜禪師法嗣

重慶府釣魚山護國寺石頭自回禪師

[0427a12] 東川合州人。世為石工。雖不識字。志慕空宗。每從人口授法華。能誦之。棄家投大隨。供掃灑。取崖石。手不釋鎚鑿。而誦經不輟。隨。見而愍之。令看趙州勘婆因緣。久之。因鑿石稍堅。盡力一鎚。瞥見火光電迸。忽然省徹。走至方丈禮拜。呈頌曰。用盡工夫。渾無巴鼻。火光迸散。元在者裡。復獻趙州勘婆頌曰。三軍不動旗閃爍。老婆正是魔王脚。趙州無柄鐵掃帚。掃蕩煙塵空索索。隨忻然可之曰。子徹也。遂授以僧服。人以其嘗為石工故。稱回石頭。有頌曰。石頭和尚。咬嚼不入。打破虗空。露些子跡。既而歸釣魚山。建護國禪林。化道彌著。

[0427a22] 堂。參禪學道。大似井底呌渴。殊不知。塞耳塞眼。回避不及且如十二時中。行住坐臥。動轉施為。是甚麼人。使作眼見耳聞。何處不是路頭。若識得路頭。便是大解脫場。方知。老漢共山河大地。與你證明。所以道。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諸仁者。大凡有一物當途。要見一物之根源。見得根源。源無所源。所源既非。何處不圓。諸禪德。老漢亦無甚麼勝你處。諸人又有甚麼不如老漢處。還會麼。太湖三萬六千頃。月在波心說向誰。下座。

[0427b07] 嘗自甃石二十四片為龕。一日別眾。自入掩門而逝。

潼川州護聖愚丘居靜禪師

[0427b09] 成都楊氏子。年十四。禮白馬安慧為師。參南堂。堂舉香嚴枯木裡龍吟話。往返酬詰。師於言下大悟。一日堂問曰。莫守寒巖異草青。坐却白雲宗不妙。汝作麼生。師曰。直須揮劍。若不揮劍。漁父棲巢。堂矍然曰。者小廝兒。師珍重便行。

[0427b14] 出住東巖。上堂。月生一。東巖乍住增愁。紅塵世路有多端。米麵倉儲無顆粒。崖為伴泉為匹。颯颯清風來滿室。山神土地暗中忙。雲版鐘魚偷淚滴。人世莫道守空巖。亦有東籬打西壁。

[0427b17] 嘗謂眾曰。參學至要。不出先南堂道。最初句及末後句。透得過者。一生事畢。儻或未然。更與你分作十門。各各印證自心。還得穩當也未。一須信有教外別傳。二須知有教外別傳。三須會無情說法。與有情說法無二。四須見性如觀掌中物。了了分明。一一田地穩密。五須具擇法眼。六須行鳥道玄路。七須文武兼濟。八須摧邪顯正。九須大機大用。十須向異類中行。凡欲紹隆法種。須盡此綱要。方坐得者曲彔牀子。受得天下人禮拜。敢與佛祖為師。若不到恁麼田地。祇一向虗頭。他時異日。閻老子未放你在。間有學者。各門頌出呈師。師以頌示曰。十門綱要掌中施。機會來時自有為。作者不須排位次。大都首末是根基。

成都府簡州南巖勝禪師

[0427c06] 上堂。召眾曰。護生須是殺。殺盡始安居。會得箇中意。分明在半途。且道。到家一句又作麼生。釋迦彌勒沒量大。看來猶祇是他奴。

[0427c09] 僧問。放行五位即不問。把定三關事若何。師曰。橫按鏌鎁全正令。曰把定三關。蒙指示。放行五位事如何。師曰。大平寰宇斬痴頑。曰恁麼則南巖門下。土曠人稀。師曰。靈利衲僧。祇消一點。

[0427c12] 問。自古自今。同生同死時如何。師曰。家賊難防。曰今日學人小出。大遇去也。師便打曰。須是老僧打你始得。僧禮拜。師曰。切忌詐明頭。

常德府梁山廓菴師遠禪師

[0427c16] 合州魯氏子。上堂。舉楊岐三脚驢子話。乃召眾曰。揚其湯者。莫若撲其火。壅其流者。莫若杜其源。智人明鑒。佛法至論無出斯。也者因緣。如今叢林中。提唱者甚多。商量者不少。有般底祇道。宗師家無固必。凡有所問。隨口便答。似則也似。是即未是。若恁麼。祇作箇乾無事會。不見楊岐用處。乃至祖師千差萬別。方便門庭。如何消遣。又有般底。祇向佛邊會。却與自沒交涉。古人道。凡有言句。須是一一消歸自。又作麼生。又有般底。一向祇作會。棄却古人用處。唯知道明自事。古人方便。却如何消遣。既消遣不下。却似抱橋柱澡洗。要且放手不得。此亦是一病。又有般底。却去驢脚多少處會。若恁麼會。病最難醫也。所以他語有巧妙處。參學人。卒難模索。纔擬心則差了也。前輩謂之楊岐宗旨。須是他屋裡人。到恁麼田地。方堪傳授。若不然者。總是守死善道。直須是箇透頂徹底漢。方能了得。自餘禪和子。莫道會不得。即天下出世為人稱宗師底。亦少有會得者。若要會去。須向威音那畔空劫前。輕輕。提起便行。捺著便轉。却向萬仞峰前進一步。可以籠古今。坐斷天下人舌頭。如今還有恁麼者麼。有則出來。道道看。如無。更聽一頌。三脚驢子弄蹄行。直透威音萬丈坑。雲在嶺頭閒不徹。水流下太忙生。

[0428a14] 上堂。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君王得一以治天下。者箇說話。是家常茶飯。須知衲僧家別有奇特處始得。且道。衲僧門下。有甚奇特處。天得一。斗牛女虗危室壁。地得一。萬象森羅及瓦礫。君王得一。上下四維無等匹。且道。衲僧得一時如何。笑看客從何處來。閒持經卷倚松立。

[0428a19] 浴佛上堂。舉藥山浴佛公案。拈云。者僧問處。依稀越國。髣髴揚州。藥山答來。眼似流星。機如掣電。點檢將來。二俱不了。若是山僧即不然。當時纔見。問只浴得者箇。且不浴得那箇。但轉木杓柄與伊。待他擬議之間。攔面便潑。藥山縱有大神通大智慧。也無施展處。敢問大眾。者箇即且置。喚甚麼作那箇。下座佛殿燒香。為你說破。師有十牛圖并頌行于世。

嘉定州能仁默堂紹悟禪師

[0428b03] 結夏上堂。最初一步。十方世界現全身。末後一言。一微塵中深鎖斷。有時提起。如倚天長劍。光耀乾坤。有時放下。似紅爐點雪。虗含萬象。得到恁麼田地。天魔外道。拱手歸降。三世諸佛。一時稽首。便可以大圓覺。為我伽藍。於一毫端。現寶王剎。朝往西天。暮歸東土。亦是禁足。百花叢裡。坐婬坊酒肆行。亦是禁足。雖然。不僧動著者裡一步。所以道。九旬無虗棄之功。百劫有今時之用。堪報不報之恩。以助無為之化。敢問大眾。作麼生得到者田地去。良久。拍案曰。如人上山。各自努力。

[0428b12] 上堂。舉趙州訪二菴主公案。頌曰。一重山盡一重山。坐斷孤峰子細看。霧卷雲收山嶽靜。楚天空濶一輪寒。

成都府彭縣土溪智陀子言菴主

[0428b15] 綿州人。初至大隨。聞舉石頭示眾偈。倐然有得。歸隱土溪。懸崖絕壑。間有石若蹲異獸。師鑿以為室。中發異泉無涸溢。四眾訝之。居三十年。化風盛播。室成日。作偈曰。一擊石菴全。縱橫得自然。清涼無暑氣。涓潔有甘泉。寬廓含沙界。寂寥絕眾緣。箇中無限意。風月一牀眠。

保寧府劍門南修道者

[0428b21] 淳厚之士也。自大隨一語契投。服勤不怠。歸謁崇化贇。坐次。贇以宗門三印問之。南曰。印空印泥印水。平地寒濤競起。假饒去就十分。也是靈龜曳尾。

莫將尚書

[0428c01] 字少虗。家世豫章分寧。因官西蜀。謁南堂。咨決心要。堂使其向好處提撕。適如廁。俄聞穢氣。急以手掩鼻。遂有省。以偈呈曰。從來姿韻愛風流。幾笑時人向外求。萬別千差無覓處。得來元在鼻尖頭。堂答曰。一法纔通法法周。縱橫妙用更何求。青虵出匣魔軍伏。碧眼胡僧笑點頭。

龍圖王蕭居士

[0428c07] 字觀復。留昭覺日。聞開靜版聲有省。問南堂曰。某有箇見處。纔被人問。却開口不得。未審。過在甚處。堂曰。過在有箇見處。堂却問。朝斾幾時到任。公曰。去年八月四日。堂曰。自按察幾時離衙。公曰。前月二十。堂曰為甚麼却道開口不得。公乃契悟。

五祖自禪師法嗣

黃州府蘄州龍華高禪師

[0428c13] 上堂。象王行師子住。赤脚崑崙眉卓竪。寒山拾得笑呵呵。指點門前老松樹。且道。他指點箇甚麼。忽然風吹倒。時好一堆柴。

續燈正統卷之四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