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84n1583_003 續燈正統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燈正統卷三

  臨濟宗

   大鑑下第十六世

    昭覺勤禪師法嗣

岳州府君山佛照覺禪師

[0418c19] 上堂。古者道。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諸人還識得麼。若也不識。為你註破。仰之彌高。不隔絲毫。要津把斷。佛祖難逃。鑽之彌堅。真體自然。鳥啼華笑。在碧巖前。瞻之在前。非正非偏。十方坐斷。威鎮大千。忽焉在後。一場漏逗。堪笑雲門藏身北斗。咄。

蘇州府寶華顯禪師

[0419a01] 本郡人。上堂。喫粥了也。頭上安頭。洗[友/皿]盂去。為虵畵足。更問如何。自納敗闕。良久。高聲召大眾。眾舉首。師曰。歸堂喫茶。

[0419a03] 上堂。禪莫參。道休學。歇意忘機常廓落。現成公案早周遮。祇箇無心穿鑿。直饒坐斷未生前。良久曰。錯錯錯。

紹興府東山覺禪師

[0419a06] 後住因聖。上堂。三通鼓罷。諸人各各上來。擬待理會祖師西來意。還知劍去久矣麼。設使直下悟去。也是斬頭覓活。東山事不獲。且向第二頭鞠拶看。拍禪牀。下座。

[0419a09] 上堂。花爛熳景暄妍。休說壺中別有天。百草頭邊如薦得。東高三丈。西濶八寸。

[0419a11] 上堂。廣額屠兒。一日至佛所。颺下屠刀曰。我是千佛一數。世尊曰。如是如是。今時叢林。將謂廣額過去是一佛。權現屠兒。如此見廣額。且喜沒交涉。又曰。廣額正是箇殺人不眨眼底漢。颺下屠刀。立地成佛。且喜沒交涉。又道。廣額颺下屠刀曰。我是千佛一數。者一佛多少分明。且喜沒交涉。要識廣額麼。夾路桃祖風雨後。馬蹄何處避殘紅。

台州府鴻福子文禪師

[0419a18] 上堂。舉百丈野狐話。頌曰。不昧不落作麼會。會得依前墮野狐。一夜凉風生畵角。滿船明月汎江湖。

台州府天封覺禪師

[0419a21] 上堂。無生國裡。未是安居。萬仞崖頭。豈容駐足。且望空撒手直下翻身一句。作麼生道。人逢好事精神爽。入火真金色轉鮮。

成都府昭覺道祖首座

[0419a24] 初見圓悟。於即心是佛語下發明。久之。悟命分座。一日。為眾入室。餘二十許人。師忽問曰。生死到來如何回避。僧無對。師擲下拂子。奄然而逝。眾皆愕然。亟以聞悟。悟至召曰。祖首座。師張目眎之。悟曰。抖擻精神透關去。師點頭。竟爾趨寂。

南康府雲居宗振首座

[0419b05] 丹丘人。依圓悟於雲居。一日仰瞻鐘閣。倐然契證。有詰之者。座酧以三偈。其後曰。我有一機。直下示伊。青天霹。電卷星馳。德山臨濟。棒喝徒施。不傳之妙。於汝何虧。悟見大悅。

[0419b08] 甞書壁曰。住在千峰最上層。年將耳順任騰騰。免教名字挂人齒。甘作今朝百[矢*出]僧。

樞密徐俯

[0419b11] 字師川。號東湖居士。每侍先龍圖。謁法昌及靈源。語論終日。公聞之。藐如也。及法昌歸寂在笑談間。公異之。始篤信此道。後丁父憂。念無以報罔極。命靈源歸孝址說法。源登座。問答。乃曰。諸仁者。祇如龍圖。平日讀萬卷書。如水傳器。涓滴不遺。且道。尋常著在甚麼處。而今捨識之後。者著萬卷書底。又却向甚麼處著。公聞灑然有得。遂曰。吾無憾矣。源下座。問曰。學士適來見箇甚麼。便恁麼道。公曰。若有所見。則鈍置和尚去也。源曰。恁麼則老僧不如。公曰。和尚是何心行。源大笑。

[0419b20] 欽宗靖康年。為尚書外郎。與朝士同志者。挂天寧擇木堂。力參圓悟。悟亦喜其見地超邁。一日至書記寮。指悟頂相曰。者老漢。脚跟猶未點地在。悟面曰。甕裡何曾走却鼈。公曰。且喜老漢脚跟點地。悟曰。莫謗他好。公休去。

郡王趙令矜

[0419c01] 字表之。號超然居士。任南康。政平事簡。多與禪衲遊。公堂間。為摩詰丈室。適圓悟居甌阜。公就其鉗錘。悟不少假。公固請。悟曰。此事要得相應。直須是大死一回始得。公默契。甞自疏之。其略曰。家貧遭劫。誰知盡底不存。空屋無人。幾度賊來亦打。悟見。囑令加護。

[0419c06] 紹興庚申冬。公與汪內翰藻。李參政邴。曾侍郎開。諧徑山謁大慧。慧聞至。乃令擊鼓入室。公欣然袖香趨之。慧曰。趙州洗盂話。居士作麼生會。公曰。討甚麼碗。拂袖便出。慧起搊住曰。古人向者裡悟去。你因甚麼却不悟。公擬對。慧[打-丁+於]之曰。討甚麼碗。公曰。還者老漢始得。

侍郎李彌遜

[0419c12] 號普現居士。少時讀書。五行俱下。年十八。中鄉舉。登第京師。旋歷華要。二十八。為中書舍人。入圓悟室。一日早朝回。至天津橋馬躍。忽有省。通身汗流。直造天寧。適悟出門。遙見便喚曰。中書。且喜大事了畢。公厲聲曰。和尚眼華作麼。悟喝。公亦喝。於是機鋒迅捷。凡與悟問答。當機不讓。後遷吏部。乞祠祿歸閩連江。築菴自娛。忽一日示微恙。遽索浴。浴畢趺坐。書偈曰。謾說從來牧護。今日分明呈露。虗空拶倒須彌。說甚向上一路。擲筆而逝。

覺菴道人祖氏

[0419c21] 建寧游察院姪女也。幼志不出適。留心祖道。於圓悟示眾語下。了然明白。悟曰。更須颺却所見。始得自由。祖答偈曰。露柱抽橫骨。虗空弄爪牙。直饒玄會得。猶是眼中沙。

令人本明

[0420a01] 號明室。自機契圓悟。徧參名宿。皆蒙印可。紹興庚申二月望。親書三偈。寄草堂清。微露謝世之意。至旬末。別親里而終。草堂為其偈。刊行於世。大慧甞垂語發揚之。其偈曰。不識煩惱是菩提。若隨煩惱是愚癡。起滅之時須要會。過新羅人不知。不識煩惱是菩提。淨華生淤泥。人來問我若何為。喫粥喫飯了洗盂。莫管他。莫管他。終日癡憨算海沙。要識本來真面目。便是祖師一木叉。道不得底叉下死。道得底也叉下死。畢竟如何。不許夜行。投明須到。

成都府范縣君者

[0420a10] 嫠居常坐不臥。聞圓悟住昭覺。往禮拜。請示入道因緣。悟令看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箇甚麼。久無所契。范泣告悟曰。和尚有何方便。令某易會。悟曰。却有箇便。遂令祇看是箇甚麼。後有省曰。元來恁麼地近那。

太平懃禪師法嗣

常德府文殊正導禪師

[0420a16] 眉州丹稜徐氏子。年三十得度。詣成都習唯識。自以為至。同舍詰之曰。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今目前萬象摐然。心識安在。師茫然不知對。遂出關。周流江淮。既抵舒之太平。聞佛鑑夜參。舉栢樹子話。至覺鐵[此/束]云。先師無此語。莫謗先師好。因大疑。提撕既久。一旦豁然。趨丈室敘所悟。鑑見來。便閉却門。師曰。和尚莫謾某甲。鑑曰。十方無壁落。何不入門來。師以拳擉破窓紙。鑑即開門。搊住曰。道道。師以兩手捧鑑頭。作口啐而出。遂呈偈多。趙州有箇栢樹話。禪客相傳徧天下。多是摘葉與尋枝。不能直向根源。覺公說道無此語。正是惡言當面罵。禪人若具通方眼。好向此中辨真假。鑑然之。後命分座。襄守請開法天寧。未幾。擢大別之文殊。

[0420b04] 上堂。師子嚬呻。象王哮吼。雲門北斗裡藏身。白雲因何喚作手。三世諸佛不能知。狸奴白牯却知有。且道。作麼生是他知有底事。雨打梨花蛺蝶飛。風吹柳絮毛毬走。

[0420b07] 上堂。拈拄杖。直上指曰。破憍尸迦脚跟。卓一下曰。卓碎閻羅王頂骨。乃指東畔曰。穿過東海鯉魚眼睛。指西畔曰。塞却西王母鼻孔。且道。總不恁麼時如何。今年雨水多。各宜頻曬[日*良]

[0420b11] 宣和改元己亥。下詔改僧為德士。師上堂曰。祖意西來事。今朝特地新。昔為比丘相。今作老君形。氅披銀褐。頭包蕉葉巾。林泉無事客。兩度受君恩。所以道。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且道。即今是甚麼時節。毗盧遮邢。頂戴寶冠。為顯真中有俗。文殊老叟。身披氅。且要俯順時宜。一人既爾。眾人亦然。大家成立叢林。喜得羣僊聚會。共酌迷仙酎。同唱步虗詞。或看靈寶度人經。或說長生不死藥。琴彈月下。指端發太古之音。棊布軒前。妙著出神機之外。進一步。便到大羅天上。退一步。却入九幽城中。祇如不進不退一句。又作麼生道。直饒羽化三清路。終是輪迴一幻身。

[0420b22] 庚子九月復僧。上堂。不挂田衣著羽衣。老君形相頗相宜。一年半內閒思想。大底興衰各有時。我佛知法有難。教中明載。無不委知。魔得伺便。惑亂正宗。鐃鈸停音。盂添足。多般矯詐。欺罔聖君。所賴我皇聖德聖明。不忘付囑。特賜宸章。仍還僧像。重新披削。實謂寒再焰。枯木重榮。迷仙酎。變為甘露瓊漿。步虗詞。翻作還鄉曲子。放下銀木簡。拈起尼師壇。昨朝稽首擎拳。今日和南不審。祇改舊時相。不改舊時人。敢問大眾。作麼生是舊時人。良久曰。秋風也解嫌狼藉。吹盡當年道教

[0420c07] 建炎己酉春。示眾。舉臨濟入滅囑三聖因緣曰。正法眼藏瞎驢滅。臨濟何曾有是說。今古時人皆妄傳。不信但看後三月。至閏三月。鍾相叛。其徒欲舉師南奔者。師曰。學道所以了生死。何避之有。賊至。師竟被害。血皆白乳。賊駭驚。悔而去(師之視生死。可謂如夢幻矣)

韶州府南華知昺禪師

[0420c13] 蜀之永康人。初行脚。離鄉未久。聞受業一夕遺火成燼。師得書。擲之於地曰。徒亂人意耳。其為人嚴冷。諸方謂之昺鐵面。上堂。此事最希奇。不礙當頭說。東鄰田舍翁。隨例得一橛。非唯貫聲色。亦乃應時節。若問是何宗。八字不著人。擊禪牀。下座。

[0420c18] 上堂。日日說時時舉。似地擎山爭幾許。隴西鸚鵡得人憐。大都祇為能言語。休思惟帶伴侶。智者聊聞猛提取。更有一般事大奇。猫兒偏解捉老鼠。下座。

[0420c21] 上堂。以拄杖向空中攪曰。攪長河為酥酪。鰕蟹猶自眼搭眵。卓一下曰。變大地作黃金。窮漢依前赤骨力。為復自家無分。為復不肻承當。可中有箇漢。荷負得行。多少人失錢遭罪。再卓一下曰。還會麼。寶山到也須開眼。勿使忙忙空手回。

[0421a01] 上堂。春光爛熳華爭發。子規啼落西山月。憍梵波提長吐舌。底事分明向誰說。嗄。

[0421a03] 上堂。迷不自迷。對悟立迷。悟不自悟。因迷說悟。所以悟為迷之體。迷為悟之用。迷悟兩無從。箇中無別共。無別共撥不動。祖師不將來。鼻孔千斤重。

長沙府龍牙智才禪師

[0421a07] 舒州施氏子。服勤佛鑑。局務不辭難。晚至黃龍。適死心在三門。問所從來。稱名知為太平才莊主。翌日入室。死心問。會得最初句。便會末後句。會得末後句。便會最初句。最初末後。拈放一邊。百丈野狐話。作麼生會。師曰。入戶知來見解。何須更舉轢中泥。心曰。新長老死在上座手裡也。師曰。語言雖有異。至理且無差。心曰。如何是無差底事。師曰。不扣黃龍角。焉知頷下珠。心便打。

[0421a14] 初住嶽麓。上堂。僧問。德山棒臨濟喝。今日請師為拈掇。師曰。蘇嚕蘇嚕。曰蘇嚕蘇嚕。還有西來意也無。師曰。蘇嚕蘇嚕。叢林因呼為才蘇嚕。

[0421a17] 後遷龍牙。欽宗登位。眾官請上堂。祝香罷。就座拈拄杖。卓一下曰。朝奉中道。本來奧境。諸佛妙場。適來拄杖子。為諸人說了也。於斯悟去。理無不顯。事無不周。如或未然。不免別通消息。舜日重明四海清。滿天和氣樂昇平。延祥拄杖生歡喜。擲地山呼萬歲聲。擲拄杖。下座。

[0421a22] 上堂。永嘉道。彈指圓成八萬門。剎那滅却三祇劫。若也見得行得。健即經行困即歇。其或未然。兩箇鸕扛箇鼈。

[0421a24] 堂。舉死心道。若論此事。如人家有三子。第一子。聰明智慧。孝養父母。接待往來。主掌家業。第二子。頑狡猾。貪婬嗜酒。倒街臥巷。破壞家業。第三子。盲聾瘖瘂。菽麥不分。是事不能。祇會喫飯。三人中。黃龍要選一人用。更有四句。死中有活。活中有死。死中常死。活中常活。將此四句。騐天下衲僧。師曰。喚甚麼作四句。三人姓甚名誰。若也識得。與黃龍把手竝行。更無纖毫間隔。如或未然。不免借水獻華去也。三人共體用非用。四句同音空不空。欲識三人并四句。金烏初出一團紅。

[0421b10] 師居龍牙十三載。以清苦蒞眾。衲子敬畏。太師席公震。遷住雲溪。經四稔。紹興戊午八月望。俄集眾付寺事。仍書偈曰。戊午中秋之日。出家住持事畢。臨行自己尚無。有甚虗空可覓。其垂訓如常。二十三日。再集眾。垂問曰。涅槃生死。盡是空華。佛及眾生。竝為增語。汝等諸人合作麼生。眾皆下語不契。師喝曰。苦苦。復曰。白雲湧地。明月當天。言訖奄然而逝。火浴獲設利五色。併靈骨。塔於寺之西北隅。

寧波府蓬萊卿禪師

[0421b18] 上堂。有句無句。如藤倚樹。且任諸方點頭。及乎樹倒藤枯。上無衝天之計。下無入地之謀。靈利漢。者裡著得一隻眼。便見七縱八橫。舉拂子曰。看看。一曲兩曲無人會。雨過夜塘秋水深。

[0421b21] 堂。舉法眼道。識得凳子。周匝有餘。雲門道。識得凳子。天地懸殊。師曰。此二老人。一人向高高山頂立。一人向深深海底行。然雖如是。一不是二不成。落花流水裡啼鸎。閒亭雨歇夜將半。片月還從海底生。

[0421c01] 上堂。聲裡春光暮。滿地落花留不住。琉殿上絕行蹤。誰人解插無根樹。舉拄杖曰。者箇是無根底。且道。還解開華也無。良久曰。祇因連夜雨。又過一年春。

湖州府安吉州何山佛燈守珣禪師

[0421c05] 郡之施氏子。參廣鑑瑛不契。遂造太平。久無所入。乃封其衾曰。此生若不徹去。誓不開展。於是。晝坐宵立。如喪考妣。逾七七日。聞佛鑑上堂曰。森羅及萬象。一法之所印。師忽頓悟。往見鑑。鑑曰。可惜一顆明珠。被者風顛漢拾得。乃詰之曰。靈雲道。自從一見桃華後。直至如今更不疑。如何是他不疑處。師曰。莫道靈雲只今覓箇疑處。了不可得。鑑曰。玄沙道。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未徹在。那裡是他未徹處。師曰。深知和尚老婆心切。鑑然之。師拜起。呈偈曰。終日看天不舉頭。桃花爛熳始擡眸。饒君更有遮天網。透得牢關即便休。遂入眾。厲聲曰。者回珣上座。穩睡去也。圓悟聞。疑其未然。令人召至。拉與遊山。偶到一水潭。悟推師入水。遽問曰。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潭深魚聚。曰見後如何。師曰。樹高招風。曰見與未見時如何。師曰。伸脚在縮脚裡。悟大稱之。鑑移蔣山。命分座說法。出住吉州禾山。退藏故里。道俗迎居天聖。後徙何山及天寧。

[0421c21] 上堂。[車*度]轢鑽住山斧。佛祖出頭未輕與。縱使醍醐滿世間。你無寶器如何取。阿呵呵。神山打鑼。道吾作舞。甜瓜徹蔕甜。苦瓠連根苦。

[0421c24] 上堂。如來禪祖師道。切忌將心外邊討。從門所得非家珍。特地埋藏衣裡寶。禪家流。須及早撥動祖師關棙。抖擻多年布襖。是非毀譽付之空。竪濶橫長渾恰好。君不見。寒山老。終日嬉嬉。長年把掃。人問其中事若何。入荒田不揀。信手拈來草。參。

[0422a05] 僧問。如何是賓中賓。師曰。客路如天遠。侯門似海深。曰如何是賓中主。師曰。長因送客處。憶得別家時。曰如何是主中賓。師曰。相逢不必問前程。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一朝權祖令。誰是出頭人。曰賓主蒙師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師曰。大海若知足。百川應倒流。

[0422a10] 甞謂眾曰。兄弟。如有省悟處。不拘時節。請來露箇消息。雪夜有僧扣方丈門。師起秉燭。震威喝曰。雪深夜半。求決疑情。因甚麼威儀不具。僧顧眎衣裓。師遂堅逐出院。

[0422a13] 紹興甲寅。解制退天寧之席。謂鄭績曰。十月八日。是佛鑑忌辰。吾時至矣。乞還鄣南。十月四日。鄭遣弟僧道如訊之。師曰。汝來正其時也。先一日不著。便後一日蹉過了。吾雖與佛鑑同條生。終不同條死。明早。可為我尋一隻小船子來。高五尺足矣。越三日鷄鳴。端坐如平時。侍者請偈。師曰。不曾作得。言訖而逝。闍維。舌根不壞。郡人陳師顏。以寶函藏其家。門弟子奉靈骨。塔於普應院之側。

南昌府泐潭擇明禪師

[0422a21] 舉趙州訪茱萸探水因緣。頌曰。趙老雲收山嶽露。茱萸雨過竹風清。誰家別舘池塘裡。一對鴛鴦畵不成。

[0422a23] 舉德山托話。頌曰。從來家富小兒嬌。偏向江頭弄畵橈。引得老爺把不住。又來船上助歌謠。

[0422b01] 上堂。永嘉道。一月普現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攝。竪起拂子曰。看看。千江競注。萬派爭流。若也素善行舟。便諳水脉。可以優游性海。笑傲煙波。其或未然。且歸林下坐。更待月明時。

台州府寶藏本禪師

[0422b05] 上堂。清明過十餘日。花雨闌珊方寸深。春色惱人眠不得。黃鸝飛過綠楊陰。遂大笑下座。

吉安府祥符大中清海禪師

[0422b08] 初見佛鑑。鑑問。三世諸佛。一口吞盡。何處更有眾生可教化。此理如何。師擬進語。鑑喝之。師忽領旨。述偈曰。實際從來不受塵。箇中無舊亦無新。青山況是吾家物。不用尋家別問津。鑑曰。放下著。師禮拜而出。

漳州府淨眾佛真了燦禪師

[0422b13] 泉南羅氏子。初住淨眾。遷太平興國。上堂。重陽九日菊花新。一句明明該古今。楊廣橐馳無覓處。夜來足跡在松陰。

南昌府谷山海禪師

[0422b16] 上堂。一舉不再說。落二三。相見不揚眉。翻成造作。設使動絃別曲。告往知來。見鞭影便行。望剎竿回去。脚跟下好與三十棒。那堪更向者裡。撮摩石火。收捉雷光。工夫枉用渾閒事。笑倒西來碧眼胡。卓拄杖下座。

龍門遠禪師法嗣

溫州府龍翔竹菴士珪禪師

[0422b22] 成都史氏子。初依大慈雅。醉心楞嚴。逾五秋南游。挂龍門。以所得白佛眼。眼曰。汝解心極。欠開眼耳。遂俾職堂司。一日侍立次。問絕對待時如何。眼曰。如汝僧堂中白椎相似。師罔措。至晚。眼抵堂司寮。師理前話。眼曰。閒言語。師於言下大悟。政和末。出世和之天寧。屢遷名剎。紹興間。奉詔開山鴈蕩能仁。時。真歇居江心。聞師至。恐緣未熟。特過江迎歸方丈。大展九拜。以誘溫人。溫人由是翕然歸敬。未視篆。舊住僧。懼行規法。深夜放火。鞠為瓦礫之墟。師毫不介意。乃就樹縛屋。陞座示眾曰。愛閒不打鼓山鼓。投老來看鴈蕩山。傑閣危樓渾不見。谿邊茆屋兩三間。還有共相出手者麼。喝一喝。下座。聽法檀施。併力營建。未幾。復成寶坊。次補江心。

[0422c11] 上堂。萬年一念。一念萬年。和衣泥裡輥。洗脚上牀眠。歷劫來事。祇在如今。大海波濤湧。小人方寸深。拈起拄杖曰。汝等諸人。未得箇入頭。須得箇入頭。既得箇入頭。須有出身一路始得。大眾。且作麼生。是出身一路。良久曰。雪壓難摧底松。風吹不動天邊月。卓拄杖。下座。

[0422c16] 上堂。萬機不到。眼見色耳聞聲。一句當空。頭戴天脚踏地。你諸人。祇知今日是五月初一。殊不知金烏半夜忙忙去。玉兔天明上海東。以拂子擊禪牀。下座。

[0422c19] 上堂。明明無悟。有法即迷。諸人向者裡立不得。諸人向者裡住不得。若立則危。若住則瞎。直須意不停玄。句不停意。用不停機。此三者既明。一切處不須管帶。自然現前。不須照顧。自然明白。雖然如是。更須知有向上事。久雨不晴。咄。

[0422c23] 上堂。一葉落天下秋。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一塵起。大地收。嘉州打大像。府灌鐵牛。明眼漢。合作麼生。良久曰。久旱簷頭句。橋流水不流。卓拄杖。下座。

[0423a02] 上堂。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落華有意隨流水。流水無心戀落華。諸可還者。自然非汝。不汝還者。非汝而誰。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喝一喝曰。三十年後。莫道能仁教壞人家男女。

[0423a06] 上堂。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東家點燈。西家暗坐。曰未審。意旨如何。師曰。馬便搭鞍。驢便推磨。僧禮拜。師曰。靈利衲僧。祇消一箇。遂曰。馬搭鞍驢推磨。靈利衲僧。祇消一箇。縱使東家明點燈。未必西家暗中坐。西家意旨問如何。多口阿師自招禍。

[0423a11] 僧問。如何是第一義。師曰。你問底是第二義。

[0423a12] 問。狗子還有佛性也無。趙州道無。意旨如何。師曰。一度著蛇咬。怕見斷井索。

[0423a13] 問。鷰子深談實相。善說法要。此理如何。師曰。不及鴈銜蘆。

[0423a15] 問。如何是佛。師曰。華陽洞口石烏龜。

[0423a15] 問。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時如何。師曰。作賊人心虗。曰國師三喚侍者。又作麼生。師曰。打鼓弄猢猻。鼓破猢猻走。

[0423a18] 問。魯祖面壁意旨如何。師曰。金木水火土。羅睺計都星。

[0423a19] 高宗紹興丙寅七月十八日。召法屬長老宗範。付後事。次日沐浴。聲鐘集眾。就座泊然而逝。茶毗日。送者均獲設利。奉靈骨塔於鼓山。

南康府雲居高菴善悟禪師

[0423a22] 洋州李氏子。年十一。去家業經得度。有夙慧。聞僧沖舉武帝問達磨因緣。如獲舊物。遽曰。我既廓然。何聖之有。沖異其語勉之。南詢獲記莂于龍門。一日。有僧被蛇傷足。佛眼問曰。既是龍門。為甚麼却被蛇咬。師應聲曰。果然現大人相。眼益器之。有傳此語到昭覺。覺曰。龍門有此僧耶。東山法道。未至寂寥。

[0423b04] 住後。上堂。少林面壁。懷藏東土西天。歐阜陞堂。充塞四維上下。致使山巍巍而砥掌平。水昏昏而常自清。華非艶而結空果。風不搖而片葉零。人無法而得咨問。佛無心而更可成。野澹飯延時日。任運隨緣道自靈。畢竟如何。日午打三更。

遂寧府西禪文璉禪師

[0423b09] 郡之張氏子。上堂。一向恁麼去。直得凡聖路絕。水泄不通。鐵蛇鑽不入。鐵鎚打不破。至於千里萬里。鳥飛不度。一向恁麼來。未免上面。帶水拖泥。唱九作十。指鹿為馬。非唯孤負先聖。亦乃埋沒靈。敢問大眾。且道。恁麼去底是。恁麼來底是。芍藥華開菩薩面。椶櫚葉散夜叉頭。

[0423b14] 上堂。諸方浩浩談玄。每日撞鐘打鼓。西禪無法可說。勘破燈籠露柱。門前不置下馬臺。免被旁人來借路。若借路。須照顧脚下。若參差。邯鄲學唐步。

[0423b17] 上堂。心生種種法生。森羅萬象縱橫。信手拈來便用。日輪午後三更。心滅種種法滅。四句百非路絕。直饒達磨出頭。也是眼中著屑。心生心滅是誰。木人携手同歸。歸到故鄉田地。猶遭頂上一鎚。

[0423b21] 上堂。正月孟春猶寒。直下言端語端。拈起衲僧鼻孔。穿過祖佛心肝。知有者。達磨不來東土。二祖不往西天。不知有者。誰知當面蹉過。迢迢十萬八千。山僧。為你重說偈言。大眾。莫教孤負。孟春猶寒。

[0423c01] 僧問。師子未出窟時如何。師曰。爪牙露。曰出窟後如何。師曰。龍頭蛇尾。曰出與未出時如何。師曰。正好喫棒。

[0423c03] 問。以一重去一重。即不問。不以一重去一重時如何。師曰。闍黎。有許多工夫。

南昌府黃龍牧菴法忠禪師

[0423c05] 四明姚氏子。十九試經得度。悟一心三觀旨。以未能泯跡。徧參名宿。至龍門觀水磨旋轉。發明心要。述偈曰。轉大法輪。目前包裹。更問如何。水推石磨。呈佛眼。眼曰。其中事作麼生。師曰。下水長流。眼曰。我有末後一句。待分付汝。師即掩耳而去。後至廬山。於同安枯樹。中絕食清。坐宣和間。湘潭大旱。禱而不應。師躍入龍淵。呼曰。業畜當雨一尺。雨隨至。居南嶽。每跨虎出游。儒釋望塵而拜。

[0423c13] 住後。上堂。張公喫酒李公醉。子細思量不思議。李公醉醒問張公。恰使張公無好氣。無好氣。不如歸家且打睡。

[0423c15] 上堂。今朝正月半。有事為君斷。切忌兩眼睛。被他燈火換。

[0423c16] 上堂。我有一句子。不借諸聖口。不動自己舌。非聲氣呼吸。非情識分別。假使淨名杜口於毗耶。釋迦掩室於摩竭。大似掩耳偷鈴。未免天機漏泄。直饒德山入門便棒。臨濟入門便喝。若向牧菴門下。祇得一橛。千種言。萬般說。祇要教君自家歇。一任大地虗空。七凹八凸。

[0423c21]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莫向外邊覓。曰如何是心。師曰。莫向外邊尋。曰如何是道。師曰。莫向外邊討。曰如何是禪。師曰。莫向外邊傳。曰畢竟如何。師曰。靜處薩婆訶。

[0423c24] 問。大眾臨筵。請師舉唱。師竪起拂子。僧曰。乞師再垂方便。師擊禪牀下座。後示寂。塔于香原洞。

續燈正統卷之三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