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84n1583_001 續燈正統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84 冊 » No.1583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1583

續燈正統卷一

臨濟宗

大鑑下第十六世

昭覺勤禪師法嗣

臨安府徑山宗杲大慧普覺禪師

[0407b12] 宣城奚氏子。夙有英氣。年十二入鄉校。一日因與同窓戲。以硯投之。悞中先生帽。償金而歸。曰大丈夫。讀世間書。曷若究出世法。即詣東山慧雲院事慧齊。年十七。薙髮具毗尼。偶閱古雲門錄。恍若舊習。往依廣教珵禪師。棄遊四方。從曹洞諸老宿。既得其說。去登寶峰。謁湛堂準禪師。堂一見異之。俾侍巾裓。指以入道捷徑。師橫機無所讓。堂訶曰。汝曾未悟。病在意識領解。則為所知障。堂疾革。囑師曰。吾去後。當見川勤。必能盡子機用。(勤即圓悟)堂卒。師趨謁無盡居士。求堂塔銘。盡門庭高峻。少許可。與師一言相契。下榻延之。名師菴曰妙喜。洎後再謁。且囑令見圓悟。師至天寧。一日聞悟陞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曰東山水上行。若是天寧即不然。忽有人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只向他道。熏風自南來。殿閣生微凉。師於言下忽然前後際斷。雖然動相不生。却坐在淨躶躶處。悟謂曰。也不易你得到這田地。可惜死了不能得活。不疑言句。是為大病。不見道。懸崖撒手。自肯承當。絕後再蘇。欺君不得。須信有這箇道理。遂令居擇木堂。為不釐務侍者。日同士大夫入室。(擇木。乃朝士止息處)悟。每舉有句無句如藤倚樹問之。師纔開口。悟便曰。不是不是。經半載。遂問悟曰。聞和尚當時在五祖。曾問這話。不知五祖道甚麼。悟笑而不答。師曰。和尚當時須對眾問。如今說亦何妨。悟不得謂曰。我問。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意旨如何。祖曰。描也描不成。畵也畵不就。又問。樹倒藤枯時如何。祖曰相隨來也。師當下釋然。曰我會也。悟遂舉數因緣詰之。師酧對無滯。悟曰。始知吾不汝欺。遂著臨濟正宗記付之。俾掌記室。未幾。令分座。室中握竹篦。以騐學者。叢林浩然歸重。名振京師。右丞相呂公舜徒。奏賜紫衣佛日之號。會女真之變。其酋欲取禪僧十數人。師在選。得免趨吳。虎丘度夏。因閱華嚴。至菩薩登第七地證無生法忍。洞曉向所請問湛堂。殃崛摩羅持至產婦家因緣。時圓悟。詔住雲居。師往省覲。至山次日。即請為第一座。時會中多龍象。以圓悟久虗座元。俟師之來。頗有不平之心。及冬至秉拂。昭覺元禪師。出眾問云。眉間挂劍時如何。師曰。血濺梵天。圓悟於座下。以手約云。住住。問得極好。答得更奇。元乃歸眾。叢林由是改觀。圓悟歸蜀。師於雲居山後古雲門舊址。創菴以居。學者雲集。久之。入閩。結茅於長樂洋嶼。從之得法者。十有三人。又徙小溪雲門菴。後應張丞相魏公浚徑山之命。開堂日。僧問。人天普集選佛場開。祖令當行。如何舉唱。師云。鈍鳥逆風飛。曰徧界且無尋覓處。分明一點座中圓。師曰。人間無水不朝東。復有僧競出。師約住云。假使大地盡末為塵。一一塵有一口。一一口具無礙廣長舌相。一一舌相。出無量差別音聲。一一音聲。發無量差別言詞。一一言詞。有無量差別妙義。如上塵數衲僧。各各具如是口。如是舌。如是音聲。如是言詞。如是妙義。同時致百千問難。問問各別。不消長老咳[口*敕]一聲。一時答了。乘時於其中間。作無量無邊廣大佛事。一一佛事。周徧法界。所謂一毛現神變。一切佛同說經。於無量劫。不得其邊際。便恁麼去。鬧熱門庭即得。正眼觀來。正是業識茫茫。無本可據。祖師門下。一點也用不著。況復勾章棘句。展弄詞鋒。非唯埋沒從上宗乘。亦乃笑破衲僧鼻孔。所以道。毫釐繫念。三塗業因。瞥爾情生。萬劫羈鎖。聖名凡號盡是虗聲。殊相劣形皆為幻色。汝欲求之。得無累乎。及其厭之。又成大患。看他先聖恁麼告報。如國家兵器。豈得而用之。本分事上。亦無這箇消息。山僧今日如斯舉唱。大似無夢說夢。好肉剜瘡。檢點將來。合喫拄杖。只今莫有下得毒手者麼。若有。堪報不報之恩。共助無為之化。如無。倒行此令去也。驀拈拄杖云。橫按鏌鎁全正令。太平寰宇斬癡頑。卓拄杖。喝一喝。便下座。道法之盛。冠於一時。眾二千餘。皆諸方俊乂。侍郎張公九成。亦從之遊。灑然契悟。一日因議及朝政。與師連禍。紹興辛酉五月。毀衣牒。屏居衡陽。乃裒先德機語。間與拈提。離為三帙。目曰正法眼藏。凡十年。移居梅陽。又五年。高宗皇帝特恩放還。明年春。復僧伽棃。四方虗席以邀。率不就。後奉朝命。居育王。逾年有旨。改徑山。道俗歆慕如初。孝宗皇帝。為普安郡王時。遣內都監。入山謁師。師作偈為獻。及在建邸。復遣內知客詣山。供五百應真。請師說法祝延聖壽。親書妙喜菴三字。并製贊寵寄之。

[0408b12] 上堂。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若至。其理自彰。舉起拂子曰。還見麼。擊禪牀曰。還聞麼。聞見分明。是箇甚麼。若向這裡提得去。皇恩佛恩一時報足。其或未然。徑山打葛藤去也。復舉起拂子曰。看看。無量壽世尊。在徑山拂子頭上。放大光明。照不可說不可說又不可說佛剎微塵數世界中。轉大法輪。作無量無邊廣大佛事。其中若凡若聖。若正若邪。若草若木。有情無情。遇斯光者。皆獲無上正等菩提。所以諸佛於此得之。具一切種智。諸大菩薩於此得之。成就諸波羅蜜。辟支獨覺於此得之。出無佛世現神通光明。諸聲聞眾洎夜來迎請五百阿羅漢於此得之。得八解脫。具六神通。天人於此得之。增長十善。修羅於此得之。除其憍慢。地獄於此得之。頓超十地。餓鬼傍生及四生九類一切有情於此得之。隨其根性。各得受用。無量壽世尊。放大光明。作諸佛事竟。然後以四大海水。灌彌勒世尊頂。與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當於補處。作大佛事。無量壽世尊。有如是神通。有如是自在。有如是威神。到這裡。還有知恩報恩者麼。若有。出來與徑山相見。為汝證明。如無。聽取一頌。十方法界至人口。法界所有即其舌。祇憑此口與舌頭。祝君聖壽無間歇。億萬斯年注福源。如海滉漾永不竭。師子窟內產狻猊。鸑鷟定出丹山穴。為瑞為祥徧九垓。草木昆蟲盡歡悅。稽首不可思議事。喻若眾星拱明月。故今宣暢妙伽陀。第一義中真實說。

[0408c12] 上堂。祖師道。一心不生。萬法無咎。無咎無法。不生不心。能隨境滅。境逐能沈。境由能境。能由境能。大小祖師。却作座主見解。徑山即不然。眼不自見。刀不自割。喫飯濟饑。飲水定渴。臨濟德山特地迷。枉費精神施棒喝。除却棒拈却喝。孟八郎漢。如何止遏。

[0408c16]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喝一喝曰。德山棒臨濟喝。今日為君重拈掇。天何高地何濶。休向糞掃堆上。更添搕[打-丁+(天/韭)]。換却骨洗却腸。徑山退身三步。許你諸人商量。且道。作麼生商量。擲下拄杖。喝一喝曰。紅粉易成端正女。無錢難作好兒郎。

[0408c21] 上堂。正月十四十五。雙徑椎鑼打鼓。要識祖意西來。看取村歌社舞。

[0408c22] 上堂。久雨不曾晴。豁開天地清。祖師門下事。何用更施呈。

[0408c23] 上堂。舉圓通秀禪師示眾曰。少林九年冷坐。剛被神光覰破。如今玉石難分。祇得麻纏紙裹。這一箇。那一箇。更一箇。若是明眼人。何須重說破。徑山今日不免狗尾續貂。也有些子。老胡九年話墮。可惜當時放過。致令默照之徒。鬼窟長年打坐。這一箇那一箇更一箇。雖然苦口叮嚀。却似樹頭風過。

[0409a05] 結夏上堂。文殊三處安居。誌公不是閒和尚。迦葉欲行正令。未免眼前見鬼。且道。徑山門下。今日事作麼生。下座後。大家觸禮三拜。

[0409a08] 上堂。僧問。有麼有麼。菴主竪起拳頭。還端的也無。師便下座。歸方丈。

[0409a09] 上堂。水底泥牛嚼生鐵。憍梵提咬著舌。海神怒把珊瑚鞭。須彌燈王痛不徹。

[0409a11] 上堂。纔方八月中秋。又是九月十五。卓拄杖曰。唯有這箇不遷。擲拄杖曰。一眾耳聞目覩。

[0409a12] 上堂。衝開碧落松千尺。截斷紅塵水一谿。不識本來真面目。將謂人題德嶠詩。

[0409a14] 上堂。去年臘月二十五。有恁麼消息。今年臘月二十五。無恁麼消息。有恁麼消息。是諸人分上事。徑山不預。無恁麼消息。是徑山分上事。諸人無分。或有人問徑山。未審是甚麼消息。驀拈拄杖云。不得動著。動著打折你驢腰。擲拄杖下座。

[0409a18] 歲旦上堂。拈拄杖。空中作書字勢云。正朝把筆。萬事皆吉。應時納祐。慶無不宜。若作世諦流布。平地喫交。更在佛法商量。眉鬚墮落。卓拄杖下座。

[0409a21] 上堂。買鐵得真金。求雨得瑞雪。五峰玉琢成。千樹銀華結。龍王降吉祥。普賢呈醜拙。三世如來祕密門。今日一時都漏泄。雖然如是。這裡有一處可疑。且道。疑箇甚麼。恐日出後。一場漏逗。

[0409b01]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召大眾云。還聞麼。復舉起云。觀世音菩薩來也。在徑山拄杖頭上。口喃喃地道。諸行無常。是生滅法。生滅既滅。寂滅現前。拈須彌盧於掌上。向針眼裡打鞦韆。直饒便恁麼見得徹去。猶較拄杖子十萬八千。且道。徑山拄杖子。有甚麼奇特。擲下云。不直半分錢。

[0409b06] 上堂。徑山無寸土莊田。今夏隨宜結眾緣。慵論道。嬾談禪。拄杖挑來箇箇圓。不用息心除妄想。大家喫飯了噇眠。噇眼則不無。或若夢中有人索飯錢。又作麼生。依稀似曲纔堪聽。又被風吹別調中。

[0409b10] 上堂。顛倒想生生死續。顛倒想滅生死絕。生死絕處涅槃空。涅槃空處眼中屑。涅槃既空。喚甚麼作眼中屑。白雲乍可來青嶂。明月難教下碧天。

[0409b13] 上堂。月生一。鐵輪天子寰中勅。月生二。豐干騎虎入鬧市。月生三。蟭螟眼裡巨鼇飜。驀拈拄杖云。莫有同生同死底麼。出來與徑山拄杖子相見。良久云。見義不為。何勇之有。擲下拄杖。

[0409b16] 上堂。心生法滅。性起情亡。這裡悟去。揑怪有甚麼難。舉起拂子云。看看。觀音彌勒普賢文殊。盡向徑山拂子頭上。聚頭打葛藤。若也放開。從教口勞舌沸。若也把住。不消一擊。以拂子擊禪牀。下座。

[0409b20] 上堂。古者道。了得一萬事畢。今朝是九月一。諸人作麼生了。驀拈拄杖云。不得喚作拄杖子。便了取好。既不喚作拄杖子。作麼生了。擲下云。差之毫氂。失之千里。

[0409b23] 圓悟禪師忌。師拈香曰。這箇尊慈。平昔強項。氣壓諸方。逞過頭底顢頇。用格外底儱侗。自言。我以木槵子。換天下人眼睛。殊不知被不孝之子。將斷貫索。穿却鼻孔。索頭既在徑山手裡。要教伊生也由徑山。要教伊死也由徑山。且道。以何為騐。遂燒香曰。以此為騐。

[0409c04] 僧問。達磨西來。將何傳授。師曰。不可總作野狐精見解。曰如何是麤入細。師曰。香水海裡一毛孔。曰如何是細入麤。師曰。一毛孔裡香水海。

[0409c07] 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曰。火不待日而熱。曰磨後如何。師曰。風不待月而凉。曰磨與未磨時如何。師曰。交。

[0409c09] 問。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意作麼生。師曰。釘釘膠黏。

[0409c11] 問。一法若有。毗盧墮在凡夫。萬法若無。普賢失其境界。去此二途。請師速道。師曰。脫殻烏龜飛上天。

[0409c13] 問。高揖釋迦。不拜彌勒時如何。師曰。夢裡惺惺。

[0409c14] 問。大修行底人。還落因果也無。前百丈曰。不落因果。為甚麼墮野狐身。師曰。逢人但恁麼舉。曰祇如後百丈道不昧因果。為甚麼脫野狐身。師曰。逢人但恁麼舉。曰或有人問徑山。大修行底人。還落因果也無。未審和尚向他道甚麼。師曰。向你道。逢人但恁麼舉。

[0409c19] 問。明頭來時如何。師曰。頭大尾顛纖。曰暗頭來時如何。師曰。野馬嘶風蹄撥剌。曰明日大悲院裡有齋。又作麼生。師曰。雪峰道底。

[0409c21] 問。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時如何。師曰。親言出親口。曰未審如何受持。師曰。但恁麼受持。決不相賺。

[0409c24] 問。我宗無語句。實無一法與人時如何。師曰。五味饡秤鎚。

[0410a01] 問。心佛俱忘時如何。師曰。賣扇老婆手遮日。

[0410a02] 問。教中道。塵塵說。剎剎說。無間歇。未審以何為舌。師拍禪牀右角一下。僧曰。世尊不說說。迦葉不聞聞也。師拍禪牀左角一下。僧曰。也知今日令不虗行。師曰。識甚好惡。

[0410a05] 師室中問僧。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你作麼生會。僧曰領。師曰。領你屋裡七代先靈。僧便喝。師曰。適來領。而今喝。干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甚麼事。僧無語。師打出。

[0410a08] 僧請益夾山境話。聲未絕。師便喝。僧茫然。師曰。你問甚麼。僧擬舉。師連打喝出。

[0410a10] 師纔見僧入。便曰。不是出去。僧便出。師曰。沒量大人。被語脉裡轉却。次一僧入。師亦曰。不是出去。僧却近前。師曰。向你道不是。更近前覓箇甚麼。便打出。復一僧入曰。適來兩僧。不會和尚意。師低頭噓一聲。僧罔措。師打曰。却是你會老僧意。

[0410a14] 問僧。我前日有一問在你處。你先前日答我了也。即今因甚麼瞌睡。僧曰。如是如是。師曰。道甚麼。僧曰。不是不是。師連打兩棒曰。一棒打你如是。一棒打你不是。

[0410a17] 舉竹篦問僧曰。喚作竹篦則觸。不喚作竹篦則背。不得下語。不得無語。速道速道。僧曰。請和尚放下竹篦。即與和尚道。師放下竹篦。僧拂袖便出。師曰。侍者認取這僧著。

[0410a21] 又舉問僧。僧曰。甕裡怕走却鼈那。師下禪牀擒住曰。此是誰語。速道。僧曰。實不敢謾昧老師。此是竹菴和尚教某恁麼道。師連打數棒曰。分明舉似諸方。

[0410a23] 年邁求解。辛巳春。得旨退居明月堂。隆興改元。一夕星殞於寺西。流光赫然。尋示微恙。八月九日。學徒問安。師勉以弘道。徐曰。吾翌日始行。至五鼓。親書遺奏。又貽書辭紫巖居士。侍僧了賢請偈。復大書曰。生也祇恁麼。死也祇恁麼。有偈與無偈。是甚麼熱大。擲筆委然而逝。平明有虵尺許。腰首白色。伏於龍王井欄。如義服者。乃龍王示現也。四眾哀號。皇帝聞而歎惜。上製師真贊曰。生滅不滅。常住不住。圓覺空明。隨物現處。丞相以次致祭者沓來。門弟子。塔全身於明月堂之側。壽七十有五。夏五十有八。詔以明月堂為妙喜菴。諡曰普覺。塔名寶光。淳熙初。賜其全錄八十卷。隨大藏流行。

蘇州府虎丘紹隆禪師

[0410b12] 和州含山人。九歲謝親依佛慧院。踰六年。得度受具。又五年。荷包謁長蘆信禪師。得其大略。有傳圓悟語至者。師讀之歎曰。想酢生液。雖未澆腸沃胃。要且使人慶快。遂由寶峰。依湛堂。客黃龍。叩死心。次謁圓悟。一日入室。悟問。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舉拳曰。還見麼。師曰見。悟曰。頭上安頭。師聞脫然契證。悟叱曰。見箇甚麼。師曰。竹密不妨流水過。悟肯之。尋俾掌藏教。有問悟曰。隆藏主。柔易若此。何能為哉。悟曰。瞌睡虎耳。後歸邑。住城西開聖。建炎之擾。乃結廬銅峰下。郡守延居彰教。次徙虎丘。道大顯著。

[0410b22] 上堂。僧問。為國開堂一句作麼生道。師云。一願皇帝萬歲。二願羣臣千秋。僧云。只如生佛未興時。一著落在甚麼處。師云。吾常於此切。僧云。恁麼則擺手出長安也。師云。逢人不得錯舉。僧云。爭奈目前何。師云。識法者懼。僧云。官不容針。私借一問時如何。師云。踞虎頭。收虎尾。僧云。中間事作麼生。師云。草繩自縛漢。僧云。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師云。幾行嵒下路。不見白頭人。乃云。大眾。我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此法王大寶。自然而至。敢問諸仁。作麼生說箇法王大寶。竪起拂子云。還見麼。若也於此辨得。三世諸佛。以此接物利生。歷代祖師。以此流通正脉。天下老和尚。以此揭示頂門正眼。破塵破的。萬古徽猷。徧界徧空。真風不墜。如天普葢。似地普擎。堪報不報之恩。用助無為之化。澄澄光彩。瑩徹十虗。堯日與佛日增輝。金輪與法輪竝轉。生凡育聖。統三界以為家。自利利他。作四生之依怙。隨緣赴感。靡不繇他。如鑑當臺。舉無遺照。大中現小。小中現大。卷舒立方外乾坤。縱橫掛域中日月。如斯舉唱。猶落今時。豈不見長沙道。三世諸佛。共法界眾生。盡是摩訶般若。光光未發時。尚無佛無眾生消息。只如光未發時。諸人向甚麼處委悉。直饒向箇裡悟去。未免平地喫交。且安家樂業一句。作麼生道。狼煙一掃盡。萬方賀太平。復舉阿育王問賓頭盧尊者。承聞。尊者親見佛來。是否。尊者以兩手起眉毛。良久云。會麼。王云。不會。尊者云。阿耨達池龍王請佛齋。吾亦預數。師云。賓頭盧得大機顯大用。不謾親見佛來。雖然。賴阿育王放過。若不放過。洎合打失眉毛。放過即且置。尊者起眉毛。又作麼生。還會麼。當臺一鑑明如日萬古晴空絕是非。

[0411a02] 上堂。僧問。九旬禁足意如何。師云。理長即就。僧云。只如六根不具底。還禁得也無。師云。穿過鼻孔。僧云。學人今日小出大遇也。師曰。降將不斬。僧云。恁麼則和尚放某甲逐便也。師云。停囚長智。乃云。朱明啟候。九夏初臨。四海高人。罷搖金錫。心猿頓歇。意馬休征。戒潔滄海之珠。性朗碧天之月。纖塵莫染。帝網交光。離相絕名。真機獨露。正當恁麼時。安居一句作麼生道。誰知鷲嶺當年事。一念迴光尚宛然。

[0411a10] 上堂。豁開戶牗。萬里不掛片雲。杲日騰空。四顧清風滿座。湖光浩渺。野色澄明。萬象森羅。全彰海印。直得頭頭妙用。物物真機。心境一如。纖塵不立。正當恁麼時。萬機休罷。千聖不。坐斷毗盧頂。不稟釋迦文。婢視聲聞。奴呼菩薩。德山臨濟。直得目瞪口呿。有棒有喝。一點也用不著。且道。忽遇其中人來時如何。傾葢相逢元故舊。何妨來喫趙州茶。

[0411a16] 請知事上堂。掩室摩竭。杜口毗耶。面壁九年。黃梅夜渡。點簡將來。翻成計較。殊不知日不待火而熱。月不待風而凉。雲從龍風從虎。作無作為無為。恁麼會得。便能恢張法席。毗贊叢林。共建法幢。流通正脉。敢問大眾。據令一句作麼生道。祇園今古饒春色。朵朵渾開薝蔔華。

[0411a22] 上堂。悠悠世事空浮沉。自愛白雲歲月深。舉眼盡非凡草木。剛然斷臂覓安心。雖然如是。事無一向。拈拄杖云。達磨來也。在山僧拄杖頭上。為諸人說安心法門。還信得及麼。若信得及。當下便心安。其或未然。海枯終見底。人死不知心。

[0411b02] 上堂。摩竭掩室。毗耶杜詞。斯皆理為神御。故口以之而默。豈曰無辯。辯所不能言也。放出府鐵牛。觸殺嘉州大象。撞透天關。掀翻地軸。看看。磕破諸人髑髏。還有識痛痒者麼。良久云。萬山不隔今宵月。一片清光分外明。

[0411b06] 上堂。僧問。古人道。盡乾坤大地。撮來如粟米粒大。撒向諸人面前。漆桶不會。打鼓普請看。未審。此意如何。師云。一畞之地。三蛇九鼠。僧云。未曉師意。乞師再垂指示。師云。海口難宣。僧云。盡大地既如粟米粒大。只如森羅萬象。人畜草芥。著在甚麼處。師云。此問不惡。僧云。豈無方便。師云。棒打不死。乃云。寰中天子勅。塞外將軍令。一句定乾坤。一劍平天下。便見時康道泰。四海晏清。向我衲僧門下。又且不然。拄杖子吞却乾坤了也。綿綿不漏絲毫。何處更有一物與諸人為緣為對。還會麼。良久云。各請歸堂喫茶。

[0411b16] 解夏上堂。問。僧問雲門。達磨九年面壁。意作麼生。門云念七。未審古人意旨如何。師云。還丹一粒。點鐵成金。僧云。學人為甚麼失却鼻孔。師云。與達磨雪屈。乃云。有佛處不得住。上無攀仰。無佛處急走過。下絕躬。從來無向背。本自絕羅籠。出門撞著須菩提。寸草不生千萬里。自是長觜鳥。休言芳樹不棲。謾自說禪說道。摩斯吒直饒心掛樹頭。未免身沉海底。莫動著。動著三十棒且置。休夏自恣一句。作麼生道。青山綠水元依舊。明月清風共一家。

[0411c01] 上堂。僧問。如何是大道真源。師云。和泥合水。僧云。便恁麼去時如何。師云。截斷草鞋跟。乃云。大道只在目前。要且目前難覩。欲識大道真體。不離聲色言語。風吹不入處。和泥合水。和泥合水處。風吹不入。如今不免又向頭上安頭。乃竪起拂子云。還見麼。者箇是色。復呵呵大笑云。者箇是聲。大道真體。在甚麼處。繡出鴛鴦無背面。不知誰解覓金針。

[0411c07] 上堂。大智圓明。體無向背。凝然湛寂。彌滿太虗。覆葢乾坤。常光獨露。削蹤滅跡。離相絕名。正當恁麼時。本地不動一句。作麼生道。一切水月一月攝。

[0411c10] 上堂。一滴水一滴凍。喝下風雷彰大用。棒頭點出眼睛來。照了諸相悉空洞。出門撞著須菩提。拶破虗空全體露。一片虗凝絕謂情。萬里清光飛玉兔。

[0411c13] 上堂。目前無法。萬象森然。意在目前。突出難辨。不是目前法。觸處逢渠。非耳目之所到。不離見聞覺知。雖然如是。也須是踏著它向上關捩子始得。所以道。羅籠不肯住。呼喚不回頭。佛祖不安排。至今無處所。如是則不勞斂念。樓閣門開。寸步不移。百城俱到。驀拈拄杖劃一劃云。路逢死蛇休打殺。無底籃子盛將歸。

[0411c19] 上堂。日日日東出。日日日西沒。人命在呼吸。百年輕倐忽。驀地得逢渠。掀翻生死窟。卓拄杖云。放出遼天鶻。萬重雲一突。

[0411c21] 樞密請陞座。僧問。萬機休罷。千聖不時如何。師云。未足觀光。僧云。還有奇特事也無。師云。獨坐大雄峰。僧云。恁麼則主山高案山低也。師云。一切坐斷。乃云。佛語心為宗。一切即一。無門為法門。一即一切。是汝諸人。高肩拄杖。天下橫行。還踏著此門也未。若也踏著此門。年年是好年。月月是好月。日日是好日。時時是好時。明如杲日。寬若太虗。三世諸佛。以此門生凡育聖。廣利羣品。歷代祖師。以此門以心契心。流通正續。天下宗祖。以此門揭示人天眼目。提持向上一路。乾坤以此門為覆藏。日月以此門為照臨。四時以此門為寒暑。國王以此門治天下。百官以此門盡忠盡孝。庶人以此門治生產業。衲僧以此門撥轉天關。掀飜地軸。失口說著佛之一字。潄口三年。雖然如此。事無一向。若或尚留門外。不免露箇消息去也。遂拈拄杖云。還見麼。復卓一卓云。還聞麼。為諸人八字打開了也。直須無見而見。是名真見。無聞而聞。是名真聞。無說而說。是名真說。真見真聞真說。是甚麼熱椀鳴聲。豈不見道。從無住本。流出萬端。便知歿故太夫人。於無相中。示現受生。一切諸相。悉皆真實。於無滅中。示現入滅。一切生滅之相。本來空寂。凝然不動。正體如如。亘古亘今。曾無變易。正當恁麼時。畢竟如何。風恬波浪靜。直下見青天。復舉陸亘大夫問南泉和尚云。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亦曾坐亦曾臥。欲[金*嶲]作佛。得麼。泉云得。大夫云。莫不得麼。泉云不得。師云。南泉雖似鏡之臨形。胡來胡現。漢來漢現。只是不通簡點。當時待他道。弟子家中有一片石亦曾坐亦曾臥欲鑴作佛得麼。只對道。莫惜高名鑴石上。維摩傾盡此時心。

[0412b01] 上堂。大地撮來粟米粒。一毛頭上現乾坤。居家不離途中事。常在途中不出門。喝一喝。

[0412b02] 留首座上堂。田地穩密。鬼家活計。從空放下。坐井窺天。虎丘門下。不說老婆禪。只要諸人眼橫鼻直。三十年後。免得敲甎打瓦。何故。物宜求新。人宜求舊。不起於座。現諸威儀。且道。出格一句作麼生。良久云。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0412b07] 滕樞密宅請陞座。僧問。雪峰示眾道。盡大地是箇解脫門。把手牽不入。未審在門外者。是甚麼人。師云。胡張三。黑李四。僧云。為甚麼不肯入。師云。他具行脚眼。僧云。恁麼則穿過從上祖師鼻孔去也。師云。闍黎還跳得出麼。僧云。若然者。三步雖活。五步須死。師云。猶欠一門在。僧云。和尚豈不是為學人著灸。師云。錯認定盤星。乃云。世尊出世。為一大事因緣。祖師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所以道。佛佛授手。祖祖相傳。便有教外別傳。不立文字。單提直截。究本明宗。令一切人離諸執著。況此一事。不以心思。不以意想。思慮知解。盡是鬼家活計。若是向上人。赤條條地。直向父母未生前承當。却來者邊行履。出生入死。得大解脫。要識諸佛出世處麼。現在諸人眉毛眼睫上。轉大法輪。演說摩訶般若。離四句。絕百非。要識祖師西來意麼。現在諸人六根門頭。晝夜放大光明。交光相羅。如寶[糸*系]網。以至山河大地草木叢林。盡在諸人大光明中發現。只如光未發時。上無諸佛。下無眾生消息。是汝諸人。向甚麼處安身立命。若也知得去處。便知故樞密相公落處。苟或未然。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

[0412c02] 任觀察請陞座。顧視大眾云。還會麼。塵劫來事。盡在如今。好不資一毫。醜不減一毫。謂之萬法根源。千聖窟宅。空洞無像。緣會即彰。所以道。淨法界身。本無出沒。大悲願力。示現受生。興無緣慈。示殊勝相。作不請友。開方便門。明大機。顯大用。發大智。自利利他。生凡育聖。從無住本。流出萬端。於是。應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現宰官身。而為說法。應以長者居士等身得度者。即現長者居士身。而為說法。如天普葢。似地普擎。出沒卷舒。得大解脫。敢問大眾。且道。其中人畢竟作麼生。還會麼。芥城有盡年無盡。長在堯天日月傍。

[0412c12] 上堂。凡有展拓。盡落今時。不展不拓。墮坑落塹。直饒風吹不入。水灑不著。檢點將來。自救不了。豈不見道。直似寒潭月影。靜夜鐘聲。隨叩擊以無虧。觸波瀾而不散。猶是生死岸頭事。拈拄杖劃一劃云。劃斷生法師多年葛藤。點頭石不覺撫掌呵呵大笑。且道。笑甚麼。腦後見腮。莫與往來。

[0412c18] 上堂。當陽正體露堂堂。休謂當年付飲光。彼既丈夫我亦爾。莫將好肉更剜瘡。

[0412c19] 上堂。百鳥不來春又暄。凭欄溢目水如天。無心還似今宵月。照見三千及大千。

[0412c21] 上堂。放一線道。曲為今時。性地未明。須憑指注。還見麼。直得山從海湧。塔聳雲霄。非風鈴鳴。我心鳴耳。不勞斂念。樓閣門開。頭頭現彌勒家風。歷歷顯文殊境界。還同按指海印發光。萬象森羅纖塵不立。如印印空。如印印泥。如印印水。起無前後。逈絕見知。覿面提持。更無回互。還有當陽證據得底麼。豈不見。生公臺畔。空落雨華。頑石點頭。妄通消息。雖然如是。忽然撞著德山臨濟老漢。放過即不可。若不放過。驀拈拄杖卓一卓云。填溝塞壑無人會。千古萬古黑漫漫。

[0413a06] 請修造上堂。如來三轉於大千。趙州半藏亦如然。其輪本來常清淨。一念承當誰後先。雖然。也是個英靈漢始得。便乃橫身擔荷。紹續宗風。立吾家萬世不朽之功。顯大丈夫特達之志。抱荊山玉。握靈虵珠。光耀叢林。揮戈佛日。直得龍唫霧起。虎嘯風生。象王行處絕狐踪。獅子窟中無異獸。雖然如是。且道。應緣垂手一句。又作麼生道。栴檀葉葉古風清。吹落人間香馥郁。

[0413a13] 謝知事頭首上堂。鋒芒未露。如天普葢。古帆未掛。似地普擎。所以道。天不言四時行焉。地不言萬物生焉。萬物生則遷謝不停。四時行則寒暑流轉。各居其位去。寒時大家寒。熱時大家熱。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無一法不為妙用。無一物不為真如。處處真無回互。塵塵爾絕承當。須是其中人。方能恁麼去。便能橫身擔荷。翊贊叢林。自利利他。得大解脫。其或未然。好事不須頻話會。留將和氣暖丹田。

[0413a20] 堂。脫身曉南柯夢。始覺人間萬事空。吹起還鄉無孔笛。夕陽斜照碧雲紅。

[0413a22] 上堂。從來無相貌。森羅萬象歷然。超出威音王。當機無向背。所以道。昭昭於心目之間。而相不可覩。晃晃於色塵之內。而理不可分。通古通今。凝然湛寂。葢聲葢色。正體如如。諸人若善參詳。要且即非外物。盡是各各當仁屋裡事。豈不見。釋迦老子。見明星悟道。便云。我觀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皆為妄相執著。而不證得。如今只要諸人心空境寂。內外無依。方有自由分。還恁麼證據得麼。其或未然。未明心地印。難過趙州關。

[0413b06] 上堂。摩竭陀國。親行此令。驀拈拄杖卓一卓云。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

[0413b08] 上堂。一二三四五。梅雨炎蒸暑。碓觜也生華。道芽知幾許。古佛與露柱交參。猫兒咬殺猛虎。

[0413b10] 為圓悟和尚舉哀云。釋迦滅。彌勒未生。正當今日。流通佛祖正脉。委在我圓悟大和尚。直得七據寶剎。統三界以為家。四海馳聲。作羣生之眼目。不謂法幢摧折。佛日掩光。後學無聞。叢林失所。雖然如是。盡落今時。何故。豈不見道。淨法界身。本無出沒。既無出沒。師今不死。我何疑惑。大眾。既然不死。還知圓悟老人落處麼。若也知得落處。不勞指注。倘或未然。仰師之道。地久天長。却請真前大家燒香。復指真云。見麼。拘尸城畔。當時大事曾興。濯錦江頭。此時還循舊轍。放光現瑞。攝化歸真。法海珠沉。人天眼滅。雖然如是。恁麼中有不恁麼。不恁麼中却恁麼。便見無生死中示有生死。無去來而示有去來。雖然。要且無生死去來之相。故我圓悟大和尚。禪河渺邈。津濟無窮。名動至尊。道滿天下。且能事畢。隻履西歸。穩坐家堂。末後一句作麼生道。諸人若向者裡道得。圓悟老人猶在。若不然者。與諸人道去也。良久。却顧侍者云。道甚麼。遂舉哀。

[0413c02] 宋高宗紹興丙辰。示微疾。大書伽陀曰。無法可說。是名說法。所以佛法。無有剩語。珍重。擲筆而逝。塔全軀於寺之西南隅。壽六十。﨟四十五。

續燈正統卷之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84 冊 No. 1583 續燈正統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