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77n1534_001 華嚴經持驗記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77 冊 » No.1534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No. 1534-A 華嚴持驗紀序

[0647b08] 釋迦成佛。在久遠無量劫前。但以發願度生。現相於周昭王甲寅年四月八日。生迦毗羅國。捨王位出家。以三十歲十二月八日。明星出時成道。說法四十九年。談經三百餘會。教分五時。皆大乘也。其中華嚴金剛法華諸經。為最上一乘法。華嚴。以即穢即淨為宗。金剛。以無相不取一法為宗。法華。以人人成佛為宗。學者能究心三經。佛法即蟠際寸胸矣。蓮池師云。華嚴具無量門。諸大乘經。猶華嚴無量門中之一門耳。華嚴天王也。諸大乘經。侯封也。諸小乘經。侯封之附庸也。觀此語。則是經之尤尊重可知。葢是經為世尊初時所說之第一義諦。世尊成正覺。與諸菩薩。七處九會。放光說法。文殊阿難等。結集鐵圍山。忉利天龍。咸護法藏。由是菩薩搜秘典於龍宮。大賢闡迦文於東夏。如斯勝妙。得聞何幸。故一品之持。得淨戒。一偈之誦。能破地獄。以至盥掌滴水。尚足拯濟微生。矧夫書寫讀誦講說思修。冥通幽感。殊絕人天。如諸傳記所錄。不彰彰歟。余既裒次金剛法華持驗二書。因復取是經感應事蹟。表而出之。為後人勸。或謂心宗不二。能所雙空。黃梅衣鉢。尚欲拋却一邊。況區區記傳粗跡。奚關正覺。雖然。五周大義。悉標因果。所謂因該果海。果徹因源。編中備陳感應之驗。正符斯旨。倘獲由此而聳動羣機。啟廸正信。上之精進修持。自然見性成佛。次亦當收帆苦海。早種佛因。先哲不乏奇緣。凡聖實無差別。雖復如古所云。異鳥花。海王送雨。地震流西域之光。虎馴負太原之鉢。效可見於當今。理何殊乎曩昔哉。抑經中稱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釋迦度生。亦為人人具有佛性。故佛出世度之。持經者。但辦一片精心。華藏莊嚴諸聖賢眾。歷劫可以親聞親見。能如此。庶不辜負四十九年苦口也。然則即以是義。當諸經持驗一貫之說可乎。

[0647c14] 古陽羨淨業弟子 周克復 敬譔

歷朝華嚴持驗目錄

  • 南天竺龍樹菩薩
  • 天竺世親菩薩
  • 東晉沙門支法領
  • 晉佛度陀羅
  • 于闐般若彌伽薄
  • 宋求那陀羅
  • 齊釋慧光
  • 魏勒那摩提
  • 魏蜀僧法建
  • 後魏沙門靈辨
  • 僧德圓
  • 後魏安豐王延明
  • 後魏王明幹
  • 北齊中官劉謙之
  • 隋僧慧悟
  • 隋釋靈幹
  • 唐灞橋逆旅異僧
  • 唐解脫和尚
  • 唐釋法誠
  • 唐僧辨才
  • 唐釋法空
  • 唐僧伽彌多羅
  • 唐法順和尚
  • 唐于闐實叉難陀
  • 唐法藏和尚
  • 唐修德禪師
  • 唐龜茲國小乘師
  • 唐僧慧祐
  • 唐釋道英
  • 唐國師澄觀
  • 唐釋城慧
  • 唐五臺山尼師
  • 唐孫思邈
  • 唐李通玄
  • 唐樊玄智
  • 唐鄧元爽(附鄒極)
  • 唐郭神亮
  • 宋華嚴祖覺禪師
  • 宋法師省常
  • 宋釋善本
  • 宋蜀僧智超
  • 宋文忠歐陽公
  • 宋孫良
  • 宋秦氏淨堅
  • 金蘇陀室利
  • 元華嚴菩薩正順
  • 明辨融禪師
  • 明戈以安
  • 明譚工部貞默母

No. 1534-B 勸流通華嚴持驗引

[0648b05] 經典所在。流通即屬善緣。福報無量。故語云。能以大乘法傳一人者。當十善。傳十人者。當百善。傳大貴人。大豪傑。大力量者。當千善。重刊廣布者。當萬善。況淨土法門。超出生死輪迴。永不退轉。直至成佛而後是勸一人修淨土。乃成就一眾生作佛也。凡作佛者。必度無量眾生。彼所度之眾生。皆由我而始。其福報信不可窮盡。故欲勸一切見者聞者。廣大其心。以佛之心為心。使人人知之而盡生淨土。龍舒所言。自宜諦信不誣。至法華華嚴二經。尤佛說妙法中之最上乘。觀音大士。普度世間。無剎不現。往賢感通事跡。歷[禾*冀]昭然。各為纂集。以勸進修。斯誠鈴鐸方來。津梁末路之最方便門也。戊戌秋。予輯金剛持驗。有流通小引。敬懇同人。茲刻淨土。法華。華嚴。觀音持驗諸紀。搜採載籍。徵信古今。頗殫心手之微勞。用志皈依於不朽。但拙刻板在此地。未能廣傳他省。既並生莊嚴佛土之中。安可缺法事流通之勝。復告當世善信。獲見諸本。不吝廣為刻施。或仍原本。或易新編。其見聞所及。有關持驗者。尤冀續緝於後。一句讚。即是一句護持善根。一念鼓動。即是一念消弭罪業。於以續佛慧命。自利利他。所謂護法諸神。既護法寶。自護弘法載寶之人。斷斷不爽。昔賢為劈窠圖。勸人念佛。後以他人念佛多生淨土。乃歸功施圖之人。亦得生淨土。法施功德。不可思議如是。願與同人共勗之。

[0648c04] 同善道人 克復 敬懇

No. 1534

歷朝華嚴經持驗紀

[0648c14] 南天竺國。大名德比丘。號龍樹菩薩。出梵志種。大豪貴家。始生時在樹下。由龍成道。因以為號。襁褓時。誦四韋陀。有四萬偈。皆即照了。弱冠擅名諸國。天文星緯及餘道術。無不綜練。結友三人入山。至一佛塔。出家為道。九十日。誦閻浮提。所有經論。皆悉通達。因更求異典。向雪山。見一比丘。以摩訶衍授之。愛樂讀誦。辨才無盡。聞者悉推伏。請為師範。便自謂一切智人。心生憍慢。欲往從瞿曇門入。時門神謂龍樹曰。今汝智慧。未云能辯。比于如來。無異螢火。齊輝日月。我觀仁者。非一切智。云何欲從此門而入。龍樹聞之。有愧。自念世界法中。津途無量。佛經雖妙。句義未盡。我今宜更敷演之。開悟後學。饒益眾生。作是念。獨處靜室水精房中。大龍菩薩愍其若此。以神力接入大海。至宮殿。開七寶函。以諸方等深奧經典。無量妙法。授龍樹。九旬中。通解深入。龍知其悟道。送還出宮。初華嚴經是文殊師利所集。佛初去世。異道競興。乏大乘器。攝此經入龍王宮。六百餘年。龍樹往龍宮。見此經獨為淵妙。誦之在心。始得傳布于世。付法藏因緣經。及西域記說。賢首華嚴傳諸本。具誌其事。

世親菩薩

[0649a09] 天竺人。性負聰敏。初以小乘為業。峻辨橫分。利如星劒。兄無着菩薩托病。令召世親。因開示大教云。及吾未死之前。讀吾所習經典。世親即讀華嚴。乃見毗盧法界。普賢行海。因生信悟。嘆曰。可取利劒。斷吾舌根。用明讚小乘之失。兄止之曰。如人因地而倒。亦因地起。昔日以舌毀大乘。今可將舌以讚大乘。遂入山。披覽大乘。造十地論。論成之日。大地徧震。光明洞然。見西域記。

東晉沙門支法領

[0649a17] 志樂大乘。捐軀求法。聞于闐東南二千餘里。有拘遮盤國。國君相傳。敬禮大乘。王宮內有華嚴摩訶般若大集等經。並十萬偈。王躬受持。莊嚴供養。於是裹糧抗。備歷艱途。至拘盤國。竭誠請禱。遂得華嚴前分三萬六千偈。賷還。即東晉朝所譯經也。此華嚴入東土之始。

晉北天竺三藏佛度陀羅

[0649a23] 華云覺賢。甘露飯王之苗裔。幼失怙恃。度為沙彌。性聰敏。博綜羣經。深達禪律。常願遊諸方以弘至化。適姚秦沙門智嚴至罽賓國。問彼國僧。誰可流化東土。皆云賢可。師甞受禪業於佛大仙。大仙時亦在罽賓國。謂嚴曰。可以振維僧徒。宣授正法。賢其人也。嚴因懇請。偕來東夏。師許之。途歷三載。晝伏宵行。備經危險。方達東萊郡。聞羅什在長安。欣然詣焉。與之上下論議。演授禪法。後遊東晉。義熈十四年。吳郡內史孟顗。右衛將軍褚叔度。別造淨室。請譯華嚴經。師乃於揚州謝司空寺(亦名道場寺。即今潤州興嚴寺是也。由興華嚴故)。手執梵文。共沙門百餘人。翻譯梵本三萬六千頌。成晉經六十卷(三十四品八會)。指文會理。通言適妙。沙門法業筆受。慧嚴慧觀潤色。故道場寺。猶有華嚴堂焉。初譯經時。堂前池內。每有二青衣童子。從池中出。捧以香花。爇爐注水。不離几席。將夕還潛沼中。舉眾皆見。以此經久在龍宮。龍王慶感流通。故令龍子給侍。又有善神。護諸左右云。後入廬山。預遠公蓮社。譯觀佛三昧諸經。永嘉六年卒。年七十有一。手屈三指。明得阿那含果。業公風格秀整。徧閱羣教。自謂未能探微照極。常怏然不足。後遇覺賢。請譯華嚴。籌諮義理。數歲。廓然通悟。顧友人曰。聖教司南。於是乎在。遂敷弘奧旨。為宗首。著旨歸兩卷。慧嚴慧觀。筆格高簡。經論深博。即什公八俊之二也。

于闐國沙彌般若彌伽薄

[0649b22] 堅持戒行。專誦華嚴。忽有人合掌謂曰。諸天令弟子請師。願師閉目。俄至天上。天主跪而請曰。今諸天方與修羅戰。屢被摧衂。屈師誦華嚴經。望法力加護。師如其所請。乘天寶輅。執天幢旛。心念華嚴。以諸天眾。對彼勍敵。修羅見之。忽然潰散。須臾送歸。身染天香。終身不滅。

宋求那陀羅

[0649c04] 華言功德賢。中天竺人。初通五明諸論。後深入三藏。進學大乘。其師令探取經匣。即得華嚴。師喜之。命加講說。元嘉中。至廣州。史車朗奏聞。文帝遣使迎接。南譙王義宣等。並師事之。王集義學沙門七百餘眾。欲講華嚴經。師以未通華言。深懷媿歎。因朝夕禮懺。虔禱觀音。以求冥應。遂夢神人執劒。持一人首而為易之。豁然便覺。自後華言無不通曉。遂講華嚴至十數遍。聽者傾服。師初達建業。帝問曰。寡人欲持戒不殺。而身主國政。不獲從志。奈何。師曰。帝王所修。與匹夫異。匹夫身賤名劣。須克苦躬。帝王以四海為家。萬民為子。出一嘉言。則士庶咸悅。布一善政。則人神以和。刑不夭命。役不勞力。則風雨時。寒暑調。百穀茂。如此持齋。齋亦大矣。如此不殺。戒亦至矣。安在缺一時之膳。全一禽之命。然後為弘濟耶。帝撫几稱嘆。敕有司供給。舉國宗奉焉。

齊釋慧光

[0649c19] 居洛陽。著華嚴涅槃十地等疏。妙盡權實之旨。一日有疾。見天眾來迎。光曰。我所願歸安養耳。而淨土化佛。充滿虗空。光曰。惟願我佛攝受。遂我本願。即彈指謦咳。言氣俱盡。見雲棲往生集。

魏勒那摩提

[0649c23] 華言寶意。中天竺人。博文贍學。明悟禪理。以正始初。至洛陽。譯十地等論二十四卷。師領受華音。慧悟絕倫。帝每令講華嚴。精義頴發。甞處高座。忽有持笏執柬者。形如尊官云。天帝來請法師講華嚴經。都講維那。咸祈相赴。時講席眾僧同見之。師怡然微笑。告眾辭訣。化於法座。其都講等僧。亦同時入滅。觀此。知華嚴秘藏。天人無不宗重如是。

魏蜀僧法建

[0650a06] 禪行高特。素持華嚴。時武陵王東下。令弟規守益州。魏遣將軍尉遲逈來伐蜀。規既降欵。城內名僧。皆被拘禁。至夜忽有光明燭天。逈遣人尋光。乃見諸僧並睡。惟師端坐誦經。光從口出。逈聞自到師所。頂禮坐聽。達旦始休。因問法師夜誦何經。師曰。華嚴經。逈問誦得幾許。師曰。貧道發心欲誦一藏。情多懈怠。今始得千卷耳。逈驚疑不信。將欲試之。曰。屈誦一徧。應不勞損否。師曰。誦經沙門常事。豈憚勞苦。乃設高座。令諸僧眾。並執經本。聽師登座宣誦。七日夜。數乃滿足。逈起謝別。因並釋放諸僧。既而嘆曰。如來滅後。阿難是為總持。未能過此。蜀中乃有此人。所以常保安樂。豈偶然哉。見續高僧傳。

後魏沙門靈辨

[0650a18] 晉陽人。宿植勝善。常讀大乘。見華嚴經。倍加鑽仰。乃頂戴此經。入清涼山寺。求文殊師利潛護。拜禮歷歲。足破血流。肉盡骨穿。忽聞空中云。汝且止。至心思維此經。自得入處。師于是披卷。豁然大悟。熈平元年正月。造華嚴論。演義釋文。窮微洞奧。共百卷。流傳於世。

僧德圓

[0650a24] 天水人。常以華嚴為業。讀誦受持。遂修一淨園。樹諸穀楮。并種香草。雜以鮮花。每一入園。必加洗濯。身著淨衣。溉以香水。楮生三載。香氣四達。別造一室。香泥塗地。令匠人齋戒易服。出入必盥潄薰香。剝楮取皮。浸以沉水。濩淨造紙。畢歲方成。別築淨基造新室。堂中施方栢牙座。用布香華。上懸寶葢。垂諸玲珮。白檀紫沉。以為經案。并充筆管。書經生。日受齋戒。香湯三浴。華冠淨服。將入經室。必夾路焚香。唄先引之。師亦體服嚴潔。執爐恭導。散花供養。方乃書寫。師又胡跪運想。注目傾心。纔寫數行。每字皆放光明。照徹一院。久之方歇。復有神人執戟。現形警衛。圓與書生同見。餘人則不覩焉。又有青衣梵童。手執天花供養。經二載。書寫畢。盛以香函。置諸寶帳。每申頂禮。後因轉讀。函發異光。此經授於今五代。有清淨轉讀者。時亦靈應昭然。今尚在西太原賢首法師處。見會玄記。

後魏安豐王延明

[0650b16] 中山王元熙。並以宗室英賢。處心無上。稽首圓宗。甞用香和墨。寫華嚴經一百部。金字華嚴經一部。皆五香為藏。七寶為函。靜夜良辰。清齋行道。即放神光五色。照耀臺宇。眾共覩之。

[0650b20] 後魏文明元年。京兆人王明幹。因病致絕。被二人引至地獄。及門。見一僧稱是地藏菩薩。教之誦偈云。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當如是觀。心造諸如來(此晉經偈)誦此偈者。能排地獄諸苦。幹因誦之。入見王。王問曰。汝有何功德。答云。惟受持一四句偈。即朗誦如前。王遂放免。當誦偈時。聲所到處。獄中受苦之人。皆得解脫。幹三日方甦。憶持此偈。向人說之。方知是華嚴經。夜摩天宮無量菩薩雲集所說。即覺林菩薩偈也。今唐經下二句云。應觀法界性。一切惟心造。語雖稍別。大意亦同。既一偈之功。能破地獄。況一卷一部之玄微哉。見纂靈記。

北齋中官劉謙之

[0650c07] 自嘆刑餘。皈心佛乘。太和中。第二王子。於清凉山。求文殊師利菩薩。焚身供養。謙之覩其事。乃奏乞入山修道。齎華嚴經一部。晝夜精勤。禮懺讀誦。心祈妙悟。絕粒飲水。垂三七日。形氣雖微。丹懇彌切。忽感髯髭盡生。復丈夫相。神彩通悟。洞曉幽旨。遂殫精造此經論。共六百卷。奏聞。高祖倍加敬信。華嚴一教。於斯轉盛。

隋禪定道場僧慧悟

[0650c14] 京兆人。甞與一僧道祥。同隱終南。師受持華嚴。祥受持涅槃。木食巖棲。各專其業。忽一人來拜跪問訊云。請一師就宅赴齋。二僧相推。人云。請讀華嚴法師。悟因隨往。乃山神處也。請千羅漢。皆推師上座。食訖。皆飛空去。神呼一童子令侍。童即依命謂師曰。請師開口。既視口中。乃云。師大有病。童取手爪上垢。投師口內。須臾。復令師開口視之。曰病略盡。即躍身飛入口中。童果是藥精。師遂獲神通。還室取經。辭道祥。渺然履空而去。

隋釋靈幹

[0650c23] 姓李。狄道人。依衍法師出家。年十八。能講華嚴。住興善寺。為譯經證義沙門。後遇疾死。數日乃甦云。往兜率天。見休遠二法師。並坐華臺。光輝絕世。謂幹曰。為我報諸弟子。後皆生此。師志奉華嚴。常依經作華藏觀。及彌勒天宮觀。至於疾甚。目上視。若有所見。僧童真問之。答曰。向見青衣童子。引至兜率。而天樂非久。終墜輪迴。蓮華藏是所願也。既而氣盡。須臾復甦。真又問今何所見。答曰。見大水徧滿。華如車輪。而坐其上。吾願足矣。言畢而逝。

唐苑律師

[0651a08] 京兆延興寺僧。以貞觀初。途經橋。日夕。舍于逆旅。俄有異僧至。儀服麤敝。止宿主人別房。遂取醇酒良肉。快意飲噉。律師持潔。勃然穢之。其僧食。乃索水潄口。閉戶端坐。而誦華嚴。初標品題。次誦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摩竭提國。僧兩口角俱放光明。如金色。比至三更。四帙欲滿。口中光明更熾。至五帙上。其光漸收。却入僧口。未及五更。誦終六帙(即六十卷晉經全部)。僧乃却臥。律師側聽玄音。束身抱愧。悲悔交懷。天明。入房禮懺。詢其名字不答。分袂後。莫知所之。感應傳云。錄感應時。適有狂者在傍。問曰。某不斷酒肉。効彼神僧持誦華嚴可乎。答曰。汝一夜誦經。未至五更。能滿六帙乎。汝夜誦經。能放口光以代燈燭乎。汝能若酒仙之食蝦。誌公之噉鴿。吐而復活乎。汝皆不能。妄效神僧行事。欺誑聖賢。罪深滄海。其何能逃。於是狂者。慙謝而退。

唐解脫和尚

[0651a23] 姓邢氏。代州五臺縣人。七歲出家。初從慧超禪師。詢定業。超器之。告眾曰。解脫調習融明。非爾輩所鄰也。未幾大獲啟悟。後于五臺西南佛光寺。立精舍。專誦華嚴。復依經作佛光觀。屢往大孚寺求見文殊。文殊現身悔云。汝今不須禮覲。可自誨責。必當大悟。後因反求。乃悟無生。兼得法喜。遂慨思弘濟。祈誠大覺。請證此心。感諸佛現。為說偈曰。諸佛寂滅甚深法。曠劫修行今乃得。若能開曉此法眼。一切諸佛皆隨喜。師更問空中寂滅之法。可說得教人耶。諸佛即隱。但有聲告曰。方便智為燈。照見心境界。欲究真實法。一切無所見。又本州都督。請傳香受戒。法化既畢。將東歸。都督及眾送至城東。日暮思欲焚香。忽聞城上空中聲曰。合掌以為花。身為供養具。善心真實香。讚歎香烟布。諸佛聞此香。尋聲來相度。眾等勤精進。終不相疑誤。故舊傳題云。偈讚排空也。

唐釋法誠

[0651b14] 姓樊。雍州人。幼出家。以誦華嚴為課。因遇慧超禪師。隱居藍谷。後於南嶺。造華嚴堂。備致嚴潔。乃圖畵本經七處九會之像。延弘文舘書生張靜。敬寫全經。師親捧香爐。專精禮戴。忽見有瑞鳥。形色殊異。花入室。旋繞供養。時以為精心所感。

唐僧辨才

[0651b19] 幼事裕法師。日惟課習華嚴。久而不悟。乃虔造香函盛經。頂戴行道。凡經三載。夢普賢指授玄義。忽爾成誦。煥若臨鏡。

唐釋法空

[0651b22] 隋末雁門郎將也。棄家詣清涼深谷。常誦華嚴唯心作佛之偈。後遇異僧。授以般若玄旨。豁爾心空。臨終坐逝。見雲棲感應略記。

唐僧伽彌多羅

[0651c01] 師子國人。證第三果。麟德初。來震旦。高宗甚加敬禮。後往清凉敬禮文殊。因至西太原寺。時屬諸僧。誦華嚴經。師問是何經。答曰華嚴。師肅然改容曰。不謂此地。亦有是經。合掌讚嘆久之曰。此大方廣佛功德難思。西國相傳。有人讀此經。以水盥掌。水霑蟲蟻。其捨命者。皆得生天。何況受持讀誦。精進思惟者歟。

唐杜順和尚

[0651c08] 姓杜氏。諱法順。京兆杜陵人。操行高潔。學無常師。專以華嚴為業。童子時。於宅後塚上。為眾說法。聞者皆悟大乘。至今說法塚存焉。又於終南山。集華嚴所詮之義。作法界觀文。時感海會菩薩。現身讚嘆。既成。聚火焚燒。契合聖心。一字無損。居山中。甞欲種葵。地多蟲蟻。師乃巡疆定封。蟲即外徙。由是耕墾。一無所損。三原縣有民。生而聾啞。師召之與語。應言便愈。因詣南山。值橫渠漲溢。止之斷流。徐步而過。將終之日。普會有緣。聲色不渝。泊焉入寂。葬樊川北原。今全身塔在長安南華嚴寺。別傳云。是文殊化身也。

唐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

[0651c19] 華云喜學。證聖元年。三月十四日辛酉。於東都佛授記寺。重譯華嚴。至聖曆二年。十月八日。譯新經訖。按智度論。名此為不思議經。有十萬偈。梁攝論。亦名百千經。前晉譯止三萬六千偈。所謂法領半珠者也。是時遣使之于闐。迎梵本至。師再加翻譯。兼補前闕。計益九千頌。合舊總四萬五千頌。為唐本八十卷(三十九品九會)。傳云。法藏有十類經。其一略本經。即今兩譯本也。皆十萬偈中之略。以譯未盡故。然第一會所說華藏世界。晉本文多闕略。至八十卷。始獲通曉。亦璨然備矣。時有大德義淨三藏。弘景禪師。圓測神英法寶賢首諸法師同譯。復禮法師綴文。自辛酉初譯。越一日壬戌。有天降甘雨之應。

唐法藏和尚

[0652a07] 字賢首。俗姓康氏。康居國人。初母夢異光而孕。及生而慕無上。後有儼和尚講華嚴於雲華寺。師至中夜。忽見神光來燭庭宇。歎曰。當有異人。發弘大教。及明。乃遇儼和尚。自是伏膺。深入無盡。聖曆二年十月。新譯華嚴經成。敕師於佛授記寺開講。十二月十二日。講至華藏地界品。講堂及寺院中地。忽皆震動。道俗數千共覩。嘆未曾有。又於雲花寺開講。有白光自口出。須臾成葢。萬眾歡躍。先是總章元年。西域有三藏梵僧。來至京洛。高宗敬事。師時為童子。頂禮三藏。請受菩薩戒。眾白三藏曰。此童子能誦華嚴大經。兼解其義。三藏驚嘆曰。華嚴一乘。是諸佛秘藏。難可遭遇。況通其義。若有人誦得華嚴淨行一品。其人得菩薩淨戒具足。不復更受菩薩戒矣。天授間。師講華嚴經。因論邪正。有道士口發粗言。明朝洗面。眉髮俱落。方生悔心。歸敬三寶。發誓受持華嚴經。一百遍。尚十遍未畢。忽感眉髮重生。

[0652a23] 唐定州中山。修德禪師。苦節成性。守道山林。專以華嚴為業。永徽四年。發心抄寫。別為淨院。植楮樹。歷三年。灌以香水。潔淨造紙。復別築淨臺。召善書人溈州王恭。齋沐淨衣。焚香布花。懸諸旛葢。禮經懺悔。方升座寫。下筆含香。舉筆吐氣。每日恒然。師仍入室運想。每寫一卷。施縑十疋。恭皆不受。寫畢。集眾設齋慶之。師於眾前。燒香散花。發弘誓願。纔開經藏。放大光明。周七十餘里。照定州城。山中齋眾。及諸士女。投身悲悔。無不敬仰。見會玄記。

[0652b08] 唐聖曆中。三藏法師實叉難陀云。龜茲國惟習小乘。不知釋迦分化百億。現種種身雲。有梵僧從天竺。持華嚴梵本。至其國中。小乘師等。皆無信受。梵僧遂留經而歸。小乘諸師。乃以經投棄於井。既而井中放光。赫如火聚。其夜諸師覩之。疑謂金寶。至明。使人漉取。乃前所棄華嚴經也。諸師驚異。遂收歸經藏。置中龕內。他日忽見此經在藏中最上隔。諸師自言。此亦我釋迦所說。吾見有少異。乃收入藏中龕。何人輙移此上隔。乃更置下龕。鎻藏門。嚴掌鎻鑰。明日開視。則仍在上隔矣。諸師方悟一乘大教。威靈如此。追悔信慕。華嚴一經。遂盛行諸國。見英師感應傳。

唐崇福寺僧慧祐

[0652b19] 戒行精苦。事儼和尚。專業華嚴。每清晨良宵。焚香虔誦如來出現品。忽見十餘菩薩。從地涌出。現金色身。皆放光明。坐蓮華座。合掌聽誦。經訖乃隱。

唐釋道英

[0652b23] 蒲州陳氏。年十八。二親為之娶。五載同居。誓不相犯。後從并州炬法師。聽華嚴經。便落髮。入太行山栢梯寺。修行止觀。甞因亢旱。講華嚴經以祈甘澤。有二老翁。各二童子侍。時來聽講。英異而問之。答云。弟子並是海神。愛此經。故來聽受。師曰。今為檀越講經。請下微雨。翁敕二童。童即從窗孔中出。須臾大雨霶霈。遠近咸賴焉。二翁拜謝。倐然而滅。

唐清凉國師

[0652c06] 諱澄觀。字大休。會稽夏侯氏。生於玄宗開元戊寅。身長九尺四寸。垂手過膝。口四十齒。目光夜發。晝乃不瞬。建中二年。棲止五臺。下筆著華嚴疏。一日夢。金容山峙。光相瑩然。既覺。知是光明徧照之徵。自是筆無停思。歷四年而文成。又夢化身為龍。矯首南臺。尾蟠北臺。宛轉凌虗。須臾變百千數。蜿蜒青冥。分散四方而去。識者以為流通之象。初為眾講。感景雲凝空。盤旋成葢。疏鈔外。復撰手鏡一百卷。華嚴綱要三卷。正要一卷。法界觀玄鏡一卷。鏡燈說文一卷。三聖圓融觀一卷。七處九會華藏世界圖。心鏡說文十卷。貞元間。詔延入內殿。升座闡揚華嚴宗旨。乃敕有司鑄印。遷國師。號清凉。開成三年三月示寂。生歷九朝。為七帝門師。春秋一百有二。僧臘八十有八。全身塔終南山。未幾有梵僧至闕。表稱於葱嶺見二使者。凌空而過。以呪止而問之。答曰。北印度文殊堂神也。東取華嚴菩薩大牙。歸國供養。有旨啟塔。果失一牙。惟三十九存焉。遂闍維。舍利光瑩。舌如紅蓮。仍號清涼國師。妙覺之塔。見疏鈔緣起行蹟。

唐釋城慧

[0652c24] 靈丘李氏子。其親禱五臺山而生。既長辭親。詣五臺真容院。從法順和尚披剃。甞誦華嚴于李牛谷。草木為食。每誦經時。有五七儒服者坐聽。數持華鮮菓以獻。師怪問之。答曰。某山神也。蒙師法力。無以為報。願充執侍。師不樂。遂捨其處。見雲棲感應略記。

[0653a06] 唐儀鳳年中。西域有二梵僧。至五臺山。捧花執爐。肘膝行步。向山頂禮文殊。遇一尼師。在巖石間。松下繩床。端然獨坐。口誦華嚴。時日方暮。尼謂梵僧曰。尼不合與大僧同止。大德且去。明日更來。僧曰。山深路遙。無所投寄。奈何。尼曰。若不去。我不可住。當入深山。僧徘徊慙懼。莫知所之。尼曰。但下前谷。彼有禪窟耳。僧往尋果得窟。相去數里許。二僧合掌捧香爐。面北遙禮。傾心聽經。泠泠於耳。初啟經題。稱如是我聞。乃遙見尼身處繩床。面南而坐。口中放光。赫如金色。皎在前峰。誦兩帙上。其光盛于谷南。方圓可十里。與晝不異。至四帙。其光漸收。六帙都畢。光並收入尼口。人以為此文殊分化。以示梵僧也。見英師感應傳。

[0653a18] 唐上元中孫思邈。服流珠丹。雲母粉。年百五十歲。顏如童子。至長安。說齊魏間事。有如目覩。甞書寫華嚴。經七百五十部。時太宗召見。問佛經何經為大。孫曰。華嚴經佛所尊大者。帝曰。近玄奘三藏。譯大般若六百卷。何不為大。而八十卷華嚴經獨得大乎。孫曰。華嚴法界。具一切門。於一門中。可演出大千經卷。般若經乃華嚴中一門耳。太宗方悟。乃受持華嚴。見英師感應傳。

唐李長者

[0653b02] 諱通玄。初至太原。寓高山奴家。每旦唯食棗十顆。栢葉餅一枚。後捨去。路逢一虎。馴伏如有所待。長者語之曰。吾將著論釋華嚴經。汝當為吾擇一棲止。虎負長者囊鉢。行三十餘里。至一土龕蹲住。長者入龕。虎便孚尾而去。龕素無水。是夕風雷拔一老松。松下出泉。清冽甘美。時人號為長者泉。長者著論之夕。心窮玄奧。口出白光。照耀龕中。以代燈燭。時有二女。容華絕世。以白巾幪首。為長者汲水焚香。供給紙筆。卯辰之際。輙具淨饌。甘珍畢備。齋罷徹器。莫知去來。歷五載。著論將終。便爾絕跡。見長者華嚴論事跡。

[0653b13] 唐永徽中。樊玄智。安定人。弱歲即知修道。皈依杜順和尚。順令誦華嚴為業。仍依此經修普賢行。每誦經。口中頻獲舍利。前後數百粒。慧英法師感應傳云。居士有時夜誦。口放金光明。照及四十餘里。遠近驚異。年九十二。無疾而終。茶毗時。牙齒變為舍利。得百餘粒。悉放光明。數日不歇。於是僧俗竪塔供養。

唐鄧元爽

[0653b19] 華陰人。證聖中。有親故暴卒。經七日復甦。說冥中欲追爽。爽懼。其人教寫華嚴經。寫竟。爽母墓側。先種蜀葵。至冬瘁。忽花發。燦然榮茂。鄉閭異之。聞於朝。旌為孝門。又華嚴志云。鄒極繕寫華嚴經。至半部。忽香案前。見一比丘。鄒問汝何人至此。答曰。吾乃華嚴侍者。感君至誠。特來研墨耳。鄒方禮謝。遂不見。寫經之靈應如此。

[0653c02] 唐永隆中。長安人郭神亮。梵行清淨。忽一日暴卒。有天人引至兜率天宮。敬禮彌勒。一菩薩謂郭曰。何不受持華嚴。對曰。以無人講演故。菩薩曰。有人現講。何以言無。既而郭甦。向薄塵法師述其事。始知賢首之弘轉法輪。其感通神異若此。見會玄記。

宋眉州中巖華嚴祖覺禪師

[0653c07] 幼過目成誦。著書排釋氏。忽見惡境。悔過出家。依慧目能禪師。未幾。疽發膝上五年。醫莫愈。因書華嚴合論畢。夜感異夢。旦即捨杖安步。一旦誦至現相品曰。佛身無有生。而能示出生。法性如虗空。諸佛於中住。無住亦無去。處處皆見佛。遂悟華嚴宗旨。府帥請講於千部堂。詞旨宏放。眾咸嘆服。見五燈會元。

宋圓淨法師

[0653c14] 名省常。錢唐顏氏。十七歲出家受具。戒行謹嚴。習天台止觀法門。淳化中住錫昭慶。慕廬山之風。結社西湖。以華嚴淨行品。乃成聖之宗要。自指血。和墨書之。每書一字。三拜三圍繞。三稱佛名。又刊板印施千卷。易蓮社為淨行社。預會者。皆稱淨行弟子。王文正公旦及相國向公敏中為社首。一時士大夫百二十人。比丘千人焉。翰林蘇易簡。作淨行品序。至謂予當布髮以承其足。剜身以請其法。猶尚不辭。況陋文淺學而吝惜哉。天禧四年正月。端坐念佛而寂。為蓮社七祖云。

宋釋善本

[0653c24] 試華嚴得度。居恒誦持不輟。奉詔住法雲。賜號大通禪師。後歸杭州象塢寺。修淨業。定中見彌陀佛示金色身。一旦告門人曰。吾三日後行矣。至期。果趺坐念佛西向而化。

[0654a04] 宋元祐中。蜀僧智超法師。常誦華嚴經三十年。偶見一童子。風神爽異。舉手高揖。超問何自。曰自五臺來。超曰。何遠至此。曰有少事欲相導故。吾師誦經。固可嘉矣。失在登廁洗淨時。觸水淋其手背。而未甞泥洗之(或用皂角丸亦可)。所用泥。律制七度。今但二三。緣此觸尚存。禮佛誦經。悉皆得罪。言訖不見。超慙而改過。識者曰。此文殊化現。示警於超也。故知洗手必須依法。至在家誦讀者。亦須如法行持。若不能。必持偈呪。方免褻慢之罪。登廁偈云。大小便時。當願眾生。棄貪嗔癡。蠲除罪法(入廁時先鳴指三下)

[0654a13] 呪云。

[0654a13] 唵狠嚕陀耶娑訶(三遍)

[0654a14] 洗淨偈云。

[0654a14] 事訖就水。當願眾生。出世法中。速疾而往。

[0654a15] 呪云。

[0654a15] 唵賀曩蜜栗帝娑訶(三遍)

[0654a15] 去穢偈云。洗滌形穢。當願眾生。清淨調柔。畢竟無垢。

[0654a16] 呪云。

[0654a16] 唵室利曳婆醯娑訶(三遍)

[0654a17] 淨手偈云。

[0654a17] 以水盥掌。當願眾生。得清淨手。受持佛法。

[0654a18] 呪云。

[0654a18] 唵主迦囉耶娑訶(三遍)

宋文忠歐陽公

[0654a19] 將易簀時。呼子弟誡曰。吾少以文章名世。力詆浮圖。邇來於諸經忽聞奧義。方將研究正果。不料賷志以歿。汝等毋蹈吾轍。輕言三教異同也。令老兵于近寺。借華嚴經。莊誦至八卷。安然坐逝。

宋孫良

[0654a23] 錢塘人。隱居閱大藏。尤得華嚴之旨。居恒誦持不廢。後依大智律師。受菩薩戒。日誦佛萬聲。幾二十年。一日命家人請僧念佛。方半餉。望空合掌云。諸荷降臨。退坐而化。

宋秦氏淨堅

[0654b03] 家松江。自厭女身。與夫各處。精持齋戒。常披誦華嚴。及法華光明般若等經。無虗日。晨昏禮佛。修彌陀懺。久之有光明入室。面西安坐而化。

金蘇陀室利

[0654b06] 中印度那蘭陀寺僧。誦持華嚴。年八十五。航海來禮五臺。每一臺頂。誦華嚴十部。禪寂七日。定中見金城紺殿。寶蓮香水。珠網交輝。諸天童子。遊戲其中。後於靈鷲峰化去。得舍利八合。璀爛如珠。見雲棲感應略記。

元華嚴菩薩

[0654b11] 諱正順。尉州高氏子。從五臺壽寧用公祝髮。結廬深樹。惟閱華嚴。數盈千部。每入華藏觀。三五日方起。世號華嚴菩薩。將示寂。門人乞偈。師曰。歷劫本無去住。應用何思何慮。轉身踏破虗空。一切是非莫顧。言訖而逝。是日靈几上。現龍五彩。飛光燭於庭宇。見雲棲感應略記。

[0654b17] 明萬曆間。辨融禪師。以蜚語下獄。獄卒以辨公名重。必多金。索其厚賄。師云。僧家那得有錢。一無所與。獄卒置師大匣床中以困之。匣竟。師向空唱云。大方廣佛華嚴經。華嚴會上佛菩薩。忽滿匣床聒聒作響。鎻斷牀碎。事聞提牢。遂達御前。奉詔請出。雲棲竹筆云。予入京師。與同輩詣辨融師參禮請益。融教以無貪利。無求名。無攀援貴要之門。惟一心辦道。既出。數年少笑曰。吾以為有異聞。何寬泛乃爾。予謂此老可敬處。正在此耳。渠縱吶言。豈不能掇拾先德問答機緣一二。以遮葢門戶。而不爾者。其言是其所實踐。舉自行以教人。正真實禪和。不可輕也。

明戈以安

[0654c04] 法名廣泰。錢塘人。性至孝。素積善行。而深自韜晦。晚歲精誠奉佛。與靈芝僧玄素。結春秋二社念佛。誦華嚴五經。繼忽謂人曰。吾大限將至。當為西歸資糧。遂掩關課誦。昕夕不輟。預定歸期於臘月二十一日。前二夕。妻子環視悲哽。戈笑曰。生必有滅。奚悲為。吾方凝神淨域。若等慎勿以情愛亂我。至期。寂然而逝。未幾有僧入冥。見孫晏坐靜室。經籍盈几。庭多紫竹石峰。清絕如洞天云。見雲棲往生集。

明譚工部貞默母

[0654c12] 嚴太夫人。居恒治家課子。俱有法度。雖夫貴子貴。而布衣蔬食。不樂華侈。性好浮圖言。晨夕禮誦金剛法華不輟。晚年尤尊崇華嚴經。每日加持一卷。又能為子婦講解大義。生平無疾。崇禎壬申暑月。忽得疾。即知垂歿。起沐浴更衣禮佛曰。我一生敬佛。果有佛緣。當令遺體氣息不穢。隨跏趺端坐。合掌而逝。七日顏色含笑如生。香氣時時飄拂。喪次無一飛蠅。見者莫不嘆異。工部自有傳紀。

華嚴持驗紀(終)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7 冊 No. 1534 華嚴經持驗記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