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71n1420_020 楚石梵琦禪師語錄 第2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71 冊 » No.1420 » 第 2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日普照慧辯楚石禪師語錄卷第二十

襍著(附水陸陞座及行狀塔銘)

入上人血書華嚴經

[0655c09] 夫常住真心。舉一塵而塵塵頓現。難思妙德。修一行而行行全彰。喻眾色之依空。若千波之帀海。始從信地。無位不周。終至覺場。本體何別。然眾生迷於妄念。不知即妄以明真。諸佛照於圓宗。所以唱玄而設教。事非報化之末跡。理絕凡聖之常談。今古熾然。物我交徹。此襍華之大旨。為羣經之元首也。與比丘悟入。證十法界。入重玄門。泯性相而不無。示身心而非有。血為墨。書寫是經。下筆時親見普賢。彈指處慈氏。積劫求之而不足。半偈得之而有餘。當令神物護持。廣作世間饒益。

血書蓮經

[0655c20] 妙理虗玄。真乘湛寂。念而無念。甘露沃其心。持而不持。金印封其口。所以分身佛集。多寶塔來。遠近同歸。古今共貫。三世如來法施之式。十方菩薩悟入之因。謾勞歷劫證修。不出剎那圓具。然鍾鼓非禮樂之本。而器不可去。文字非宗乘之極。而書不可無。因筌以得魚。藉指而觀月。昔藥王然身於淨明德佛。釋迦屈體於阿私陀仙。即以不堅之身。了於常住之法。慧光蘭若比丘德慧。血而書此經。畢命以弘斯道。毫端散綺。諸天莫不雨花。紙上流金。大地為之震動。譬夫膏油相續。而燈不滅。條甲無間而木向榮。慎厥終惟其始。佛法無多子。久長難得人。勉之。

[0656a07] 經王尊貴。祕藏幽深。究竟絕於名言。方便令其悟入。自如來開演。出彼千齡。及羅什再翻。成茲七軸。受持讀誦。如飲海以無邊。書寫流通。若量空而不盡。潛利陰益。妙用恒沙。隨喜讚揚。神功叵測。有比丘惟德者。丹誠貫日。素檢懷霜。念得度之緣。非師不具。臻報恩之極。捨佛何由。由是發起行雲。煉磨心地。瀝十指血。終七軸經。以報師恩。以酬佛廕。推此志也。豈小緣哉。凡我同流。宜加讚歎。

書楞嚴經

[0656a16] 性覺妙明。亘古今而不變。本覺明妙。在迷悟而皆如。假喻虗空而不空。發揮羣相而非相。超乎聞見。異彼因緣。交光相羅。彌滿清淨。十方諸佛。同宣了義之玄旨。一切眾生。咸具圓通之正體。只為客塵擾擾。豈知日用昭昭。耳目所拘。孰解騎聲葢色。根塵未脫。安能息慮忘緣。墮情想之樊籠。感昇沈之業報。譬如眚目暈此明燈。宛若漚花發於巨海。外列山河世界。中分鬼畜人天。本因織妄而成。莫匪瞪勞而現。四三宛轉。十二輪環。生死死生。有無無有。直下斷除愛欲。還他調御丈夫。自今疾至菩提。教我多聞弟子。超越五蘊區宇。廓清十種禪那。如能宣此呪心。乃可制諸外道。利人利。世出世間。證不動尊。成無上覺。未城澄照沙彌智祚。少年苦行。銳志禪門。具足爍迦羅心。書寫首楞嚴典。一誠注相。十帙奏功。誓畢世以受持。命譾才而稱述。姑伸梗槩。甚愧荒蕪云爾。

題十六羅漢畫卷

[0656b08] 梵語阿羅漢。此翻殺賊。應供。無生。中含三義。故東土不翻。殺賊者。是殺無明賊。應供者。應天上人間之供。無生者。了自性涅槃。本自不生。今亦非滅。般若云。斷順上分五結永盡。名阿羅漢。上五結者。一色愛。謂色界愛。二無色愛。謂無色界愛。三無明。謂心不了。四掉。謂心躁動。五慢。謂心自高。華嚴云。上品十善。以智慧脩習。心狹劣故。怖三界故。闕大悲故。從他聲聞而解了故。名聲聞乘。此阿羅漢。唯佛一人。能訶責之。令其進修不。而圓佛果。餘小眾生。不宜輕忽。但當恭敬供養求福。世出世間。而為津梁。外書云。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夫豈不然哉。

大悲像記

[0656b20] 大悲千手眼者。觀音大士應化之身也。恭惟大士。因地行願。可得而言者。備載於諸經。若曰神功聖德。千變萬化。葢不可得而思議也。假使有人。以百億須彌山為筆。以百億大海水為墨。以百億娑婆世界為紙。始從今日。盡未來際。大書特書屢書。不一書以捃摭之。於百千那由他。恒河沙。不可說不可說轉分中。未能書一分也。復次有人。以十方空。諸佛國土。稻麻竹葦。草木叢林。悉為微塵。一一塵悉化無量身。一一身悉具無量舌。一一舌悉縱無量辨。始從今日。盡未來際。顯說密說。晝夜說無間歇。以贊詠之。於百千那由他恒河沙。不可說不可說轉分中。未能說一分也。雖然多之。所宗之謂一。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其小無內。其大無外。若然者。雖以一丸之土。一指之木。一銖之金。為之像設。亦何異於百萬三千大千世界之身座乎。至正四年秋。予來主壽山。明年與眾議。建萬佛寶閣。又明年閣成。又明年。而得耆舊比丘若欽施財。造大悲像。明年而功就。於戲。法身固不可以數測。今示其小者。特丈六之軀耳。其面二十有一。其手一千有八。其目則如其手之數。而加面焉。其四十二手。各有所執。光暎於座。座承於足。由足下座石。至頂上化佛。高凡四十尺有奇。木用楠桐。髹用朱漆。金用純金。日光在左。月光在右。善財龍女。韋天大權。以次列侍。驟開戶而望之。晃晃乎。若七金之山。來從海上。而屹立於前也。大哉施心。固不可以物計。今標其信者。特緡錢一萬餘耳。亦豈易耶。嘗歎欽之積財。儉不為既重飾大殿佛像。而復力為此像。人方口之而不置。欽獨謙之而不伐。斯人也。將欲警夫後人也。故有作焉。後人也將欲繼夫斯人也。宜有述焉。若無作又無述。雖有此記。誰無此記。若有作又有述。雖無此記。誰有此記。是不可不記也。龍集己丑。至正九年春。住持梵琦撰。

重修釋迦如來真身舍利寶塔頌

[0657a04] 諸佛如來。出現於世。莫不皆示八種之相。從初降神誕生。乃至出家修道。降魔成佛。轉法輪。最後入涅槃。碎紫金軀。為八萬四千舍利。使天人龍鬼。造塔供養。罪滅福生。終在菩提。我本師釋迦牟尼如來。此云能仁寂默。當現在賢劫第四佛。住兜率天。為護明大士滿足天尊。四千歲補處。時至於是下生迦維羅衛國。淨飯王宮。乘日象。入摩耶夫人胎。十月滿足。從右脇而誕。當東震旦國。周昭王。二十四年甲寅歲。四月八日也。至四十二年二月八日。遊四門踰城出家。時年十九。歷試邪法。摧伏外道。穆王三年癸未歲。二月八日。明星現時成道。為憍陳如等五人。轉四諦法輪。皆證道果。住世說法。四十九年。後告上首神足。摩訶迦葉云。吾以清淨法眼。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分付於汝。汝當護持并勅阿難。副貳傳化。無令斷絕。又付金縷僧伽梨衣。轉授慈氏付囑訖。即於熙連河側。娑羅雙樹間。右脇累足。泊然而逝。實穆王五十二年。壬申歲二月十五日也。闍維火滅。八王共分舍利。歸國建塔。競留供養。滅度一伯年。有王名阿育。此云無憂。取諸塔中所有舍利。八萬四千顆。造八萬四千塔。閻浮聚落。滿一億家者。耶舍尊者。遣鬼神。以一塔鎮之。按宣律師感通錄。震旦塔。凡十三所。劉薩訶所禮者。獨明州阿育王寺。舍利光明特盛。至誠祈禱。必彰感焉。梵琦生緣象山。九歲出家。便聞建塔。功德最大。往往默感於心。天曆元年。戊辰歲二月三日。住持海鹽州天寧永祚禪寺。時年三十四壬申歲。建千佛閣。元統二年甲戌歲。夢龍王獻寶。因募塔緣。檀施日臻。後至元二年。丙子歲春。龍化蜿蜒之形於丈室。五彩畢備。四方來觀之。凡兩月而去。及塔成復來。隱見非一。至今祀為應夢龍王。夏填築塔基。三年丁丑歲。九月二十三日子時。起手建塔。至辛巳歲奏功。凡七層八面。高二十四丈。莊嚴綺麗。見者皆悅。越十二年兵興。亥秋失寶瓶。計白金二伯兩。當是時。謝事嘉禾天寧。結庵閑居。眾請再領寺事。乃造鍮石寶瓶取。至正二十四年。甲辰秋。九月二十四日。奉瓶修塔。天雨寶花。明年乙巳歲七月。泥葢方畢。自丁丑至乙巳。凡二十有九年矣。梵琦年七十。瞻禮旋繞。歡喜踊躍。百拜稽首。而說頌言。

 如來舍利無有邊  不啻八萬四千顆
 天上人間所造塔  其數過於恒河沙
 金銀真珠與瑠璃  車渠琥珀及瑪瑙
 或用玻[王*梨]水晶等  并黑沈水赤栴檀
 種種雕鏤功嚴飾  所獲妙果不思議
 或奉一花供一香  或但低頭合指爪
 或繞一帀禮一拜  莫不皆坐菩提場
 或以香水洒其地  或磨香泥塗其壁
 或燒油燈作光曜  無有不圓佛智者
 去釋迦滅度久  塔為第一之福田
 盤如棗葉剎如針  其影巍然至梵世
 譬如虗空平等入  不離塵隙芥子孔
 我今興建大浮圖  亦有先佛真身住
 廣愽嚴麗包法界  一切如來處其中
 諸大菩薩及聲聞  莫不俱來受供養
 天龍八部咸訶護  凡有目者悉觀瞻
 明月寶珠置其頂  寶篋真言實其腹
 入夜銀缸射星斗  熾然花開天樹王
 八角風鈴演妙音  七層欄楯共圍繞
 普為眾生作饒益  功德高厚若須彌
 亦如大海納百川  亘古亘今鎮長在
 願共法界諸含識  同得往生極樂國

韋陀尊天贊

[0657c16] 妙高四埵。南有提婆。其下將軍。名曰韋陀。位在童真。護我支那。兜鍪鎻甲。持杵降魔。二十八部。三十二將。將中最賢。帝釋所仗。坐則為起。背則為向。護善遮惡。積德修行。末世比丘。稟戒不全。起居食息。實賴尊天。如跛得杖。如渡得船。受佛付囑。願海無邊。

水陸陞座

[0657c22] 洪武元年。九月十一日。欽奉
聖旨。於蔣山禪寺。水陸會中陞座。

[0657c24] 師云。真如淨境界。一泯未嘗存。能隨染淨緣。遂成十法界。法界者。眾生心也。眾生心即佛心。大哉心乎。無形無相。充徧十方。亘古亘今。包含萬有。但在眾生分上。一向染用。謂之無明。諸佛分上。一向淨用。謂之佛性。無明佛性。是二俱空。然而眾生不了於空。無明所惑。從無量劫。而至今世。因身口意。起貪嗔癡。貪行多者。二萬一千。嗔行多者。二萬一千。癡行多者。二萬一千。等分行者。二萬一千。共造八萬四千。諸煩惱業。生罹王憲。死在地獄。動經劫數。未有出期。古德有言。一切苦果。因業而受。受盡還無。何苦之有。豈不見。梁朝傅大士心王銘云。觀心空王。微妙難測。無形無相。有大神力。能滅千灾。成就萬德。體性雖空。能施法則。觀之無形。呼之有聲。為之法將。心戒傳經。水中鹽味。色裏膠青。決定是有。不見其形。又云。欲求成佛。莫染一物。心性雖空。貪嗔體實。入此法門。端坐成佛。豎起拂子云。還見麼。無量壽世尊。即今在拂子頭上。放大光明。普照十方盡虗空徧法界。不可說不可說。又不可說。極微塵數。三千大千世界。百億日月。百億四天下。百億四大海。百億五須彌。百億欲界天宮殿。百億色界天宮殿。百億無色界天宮殿。於中一一世界天宮殿。內皆有菩薩。海眾圍繞。隨機說法。各各不同。頓說漸說。實說權說。縱說橫說。顯了說葢覆說。凡有所說。皆說此心。何一理而不圓。何一事而不備。何一塵而不攝。何一剎而不收。這裏見得。未度令度。未解令解。未到彼岸者。令到彼岸。未證涅槃者。令得涅槃。
皇恩佛恩。一時報畢。其或未然。更添注脚去也。擊拂子云。還聞麼。這裏聞去。諸人耳在一聲中。一聲普徧諸人耳。此是觀音大士。圓通法門。十方俱擊鼓。十處一時聞。此是圓真實。隔垣聽音響。遐邇俱可聞。此是通真實。聲無既非滅。聲有亦非生。生滅二緣離。是則常真實。是故諸佛於此得之。徧十方界。成等正覺。菩薩於此得之。圓滿六度萬行。獨覺於此得之。洞明十二緣生。聲聞於此得之。三明六通。證八解脫。諸天於此得之。高超十地。人倫於此得之。具足眾善。修羅於此得之。永絕憍慢。地獄於此得之。咸脫苦輪。乃至餓鬼旁生。并及四生九類。一切含識。於此得之。莫不悟自心佛。成自心佛。金剛般若云。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心既不可得。佛亦不可得。菩薩亦不可得。獨覺亦不可得。聲聞亦不可得。諸天亦不可得。人倫亦不可得。修羅亦不可得。餓鬼旁生。四生九類。一切含識。亦不可得。此不可得。亦不可得。永嘉大師道。了了見無一物。亦無人亦無佛。大千沙界海中漚。一切聖賢如電拂。所以二祖神光。參初祖菩提達磨曰。我心未寧。乞師安心。初祖云。將心來與汝安。神光云。覔心了不可得。初祖云。與汝安心竟。以拂子劃一劃云。劃斷葛藤。正與麼時。果滿功圓一句作麼生道。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
國恩。欽惟
皇帝陛下。英武仁聖。削平海內。子育兆民。九夷八蠻。罔不賓服。是以梯山入貢。航海獻琛。元年大赦天下。洽以寬恩。無辜冤枉。亦蒙濟拔
特賜銀帑。命善世院。就蔣山禪寺。修建冥陽水陸。

[0658c07] 大齋一晝夜。於中作諸佛事。供佛賢聖天地神祇。三界鬼神。并召臣僧梵琦。舉唱宗乘。所集功勛。並用超度四生六道。無辜冤枉悉脫幽冥。往生佛土。成就菩提。所願如意珠。爍破無明窟。智慧劍截斷生死根。因大法以悟心。趣樂而見佛。復舉梁朝武帝。請傅大士講經。大士登座。揮尺一下。寶公菩薩謂帝曰。陛下還會麼。帝默然。菩薩云。大士講經竟。師拈云。今日
聖恩。令臣僧梵琦。陞於此座。舉揚第一義諦。普願迷流同成佛道。釋迦老子。四十九年。說不盡底。細大法門。盡被傅大士。一時吐露了也。且道節文在什麼處。冥陽水陸大齋緣。徧滿三千與大千。東走金烏西玉兔。上窮碧落下黃泉。永拋業識無明海。高坐如來妙寶蓮。恩重須彌何以報。祝延
聖壽萬斯年。

[0658c22] 洪武二年。三月十三日。欽奉
聖旨。於蔣山禪寺。水陸會中陞座。

[0658c24] 師云。震法雷擊法鼓。布慈雲兮洒甘露。即今法雷震。法鼓擊。慈雲布。甘露洒。且道山僧說甚麼法。說向聲聞乘法耶。說向獨覺乘法耶。說向菩薩乘法耶。說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耶。說向凡夫界法耶。教中道。法界中。無有法名向聲聞乘。向獨覺乘。向菩薩乘。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有法名向凡夫界。無有法名向染向淨。向生死向涅槃。何以故。諸法無二故。譬如虗空。若去來今。求不可得。然非無虗空。據實而論。只遮虗空。早是釘橛了也。雲門手中扇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觸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諸人又作麼生會。良久云。不起纖毫修學心。無相光中常自在。又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箇什麼。明白道了也。更要解註那。此事不在言語上。十雙五箇。作言語會。苦哉屈哉。香嚴和尚道。如人上樹。手不攀枝。脚不踏枝。樹下忽有人。問祖師西來意。若答他則喪身失命。若不答他。則違他所問。答則是。不答則是。大慧和尚云。我這裏禪。如一團火相似。若觸他則燒殺你。若背他則凍殺你。只如永嘉大師。有兩句子。與賊過梯道什麼。鏡裏看形見不難。水中捉月爭拈得。平如鏡面。險似懸崖。金剛取泥處。是我屋裏人。知得更饒箇古話。吾宗第四祖優波毱多尊者。因一族姓子出家。夜投天寺宿。尊者乃作方便。化一夜叉。擔一死人來。更有一夜叉。空手而至。二鬼共諍。一言我擔死人來。第二者言。我擔死人來。前一鬼言。我有證人。此人見我擔死人來時。此人念言。我今必定死。應作實語。語後鬼言。此死人者。前鬼擔來。非是汝許。後鬼大瞋。其一臂。前鬼以死人臂。還續如故。後鬼復一臂。前鬼更拔死人臂。還復補處。後鬼拔其兩脚。前鬼悉以死人脚。補之如本。如是二鬼。共食所新肉。即便出去。此族姓子。豁然大悟。今日
聖天子。普度幽冥。令臣僧梵琦說法。度諸佛子。所冀一言之下。泮然無疑。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如夢忽覺。如蓮花開。正恁麼時。如何舉似。一百五日近清明。上元定是正月半。復舉昔有士人。撰無鬼論。鬼現身云我聻。士人無對。後來五祖演和尚。代以兩手。合作鵓鴣觜云谷谷呱。師拈云。五祖和尚。可謂是千聖頂上拈來。萬人叢中指出。語默所不到。情解所不及。向上一句作麼論量。常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花香。

楚石和尚行狀

[0659b19] 師諱梵琦。字楚石。小字曇曜。明州象山人。姓朱氏。父杲好善有隱德。母張事佛惟謹。以大元元貞二年。丙申之歲。六月丁巳。夢日墮懷中而生師。師在襁褓中。有神僧來見之。謂其父曰。此兒佛也。他日必當振佛法。照曜濁世。宗族鄉黨。因以曇曜字之。四歲失怙恃。祖母王氏鞠之。口授以論語。輙能成誦。或問書中所好者何語。即應曰。君子喻於義。六歲善屬對。七歲能書大字。詩書過目不忘。一邑以奇童稱之。九歲抵西淛。從海鹽天寧訥翁模公受經業。又依從族祖晉翁洵公。於湖之崇恩。趙文敏公。以先隴在崇恩。數往來其間。每見師異之。為鬻僧牒。禮訥翁得度。年十六。於杭之昭慶。受具戒為大僧。是時文炳蔚。聲光藹著。兩淛名山宿德。爭欲招致座下。徑山虗谷陵。天童雲外岫。淨慈晦機熙。各有龍象數伯。更稱譽之。年二十。晉翁遷道場。命為侍者。既又俾典藏鑰。一日閱首楞嚴經。至緣見因明。暗成無見。不明自發。則諸暗相。永不能昏。因有省入。由是閱內外典籍。宛如宿習。然於佛祖向上一著。終有滯礙。元叟端和尚主徑山。道望重天下。師往參次即問。如何是言發非聲。色前不物。叟遽云。言發非聲。色前不物。速道速道。師擬進語。叟震威一喝。師乃錯愕而退。會英宗皇帝詔善書者。赴闕金書大藏經。師在選中。辭叟遂行。既至舘於萬寶坊。近崇天門。一夕睡起。聞綵樓上鼓鳴。豁然大悟。徹見徑山為人處。述偈曰。崇天門外鼓騰騰。驀劄虗空就地崩。拾得紅爐一片雪。却是黃河六月氷。實甲子正月十一日也。是歲東歸。再參元叟於徑山。叟迎笑曰。且喜汝大事了畢。自是師資徵決。佛祖機緣渙然矣。叟遂以第二座延之。而學者多諮扣焉。未幾以行宣政院。命出世海鹽州之福臻。一香供元叟。是為妙喜五世云。天曆戊辰。遷州之天寧。至元乙亥。遷杭之報國。至正甲申。遷嘉興郡之本覺。丁亥帝師錫號。曰佛日普照慧辯禪師。丁酉遷郡之天寧。亥有退休志。以海鹽天寧有山海之勝。遂築寺西偏以居。別自號西齋老人。癸卯寺主者祖光告寂。州大夫強師。復主寺事。戊申舉得法上首景瓛。自代而復老於西齋焉。
皇明啟運。混一海宇。
天子念將臣或沒於戰。民庶或死於兵。宜以釋氏法設冥。以濟拔之。於是以洪武元年。九月十一日。徵師說法於蔣山。廷臣奏其說。

[0660a12] 上大悅。明年三月。復用元年故事。再徵於蔣山說法。上聞其說又大悅。十五日
賜宴文樓下。親承
勞問。
詔舘於天界寺。十日及行。出內府白金以
賜。又明年秋。
上以鬼神之理甚幽。意先佛必有成說。宜徵其徒之甞為師德者問焉。於是淛水東西被
召者。凡十有六人。予與師洎夢堂噩公與焉。七月十二日。至天界舘。於方丈
上命禮部官勞。又命膳部。賜薪米等物。尋以所問。命講究明白。候齋日奏對。而師以二十二日示微疾。然與諸師。援據經論。辨竅其理自若也。二十六日。忽索浴更衣。跏趺書偈曰。真性圓明。本無生滅。木馬夜鳴。西方日出。置筆謂夢堂曰。師兄我去也。堂曰何處去。師曰西方去。堂曰。西方有佛。東方無佛耶。師乃震威一喝而逝。禮部官以遺偈聞。
上為嗟悼久之。翰林學士。宋公景濂。危公大樸。與師為方外友。尤痛惻焉。龕奉四日。顏色愈明潤。緇白瞻禮。如佛涅槃。天界住持。白菴金禪師。乃古鼎銘和尚。嗣法上首。師之法門猶子也。凡後事莫不盡禮。同召諸師。咸以法供養焉。時例禁火化。
上以師故。特開僧家火化之例。是日天宇清霽。送者千餘人。火餘牙齒。舌根數珠不壞。舍利五色。紛綴遺骼。參學弟子文晟。奉其遺骼及諸不壞者。歸海鹽。以八月二十八日。葬於西齋而塔焉。師平日度人。或以文字而作佛事。六會語。梓傳久。外有淨土詩。慈氏上生偈。北遊集。鳳山集。西齋集。又有和天台三聖詩。永明壽禪師山居詩。陶潛詩。林逋詩。總若干卷。竝行於世。師所在施者雲集。凡所營建。咄嗟成功。在海鹽天寧。建大毗盧閣。範銅肖毗盧遮那佛。千佛。文殊普賢大悲千手眼菩薩等。像位置上下。相好殊勝。又建寶塔七層。高計二伯四十餘尺。塔成忽偏倚欲仆。師懼禱于佛。一夕大風雨。州民聞空中有聲曰。急往天寧救塔。明日塔乃四正如初。及師再來。塔以兵燹殆廢。且失頂之寶瓶。師復鳩施完葺之。時景瓛為徑山書記。以錢命鑄寶瓶補之。上瓶之日。天花紛雨。異香滿空。州民聚觀。駭嘆無。在本覺建大閣。上以奉萬佛。下以奉大悲菩薩。十地菩薩閣之。雄偉像設之莊嚴。殆冠西淛。師為人。身短小而志器弘大。體無為而神應莫測。熾然作用。無非以實相示人。俾之悟焉證焉。而後。故雖有營建之美。辭辨之富。而實無作。也無說也。譬猶春之於花。月之於水。所可形容者。影與色香耳。道化所被。薄海內外。高麗日本學者。尤欽慕焉。世壽七十五。僧臘六十有三。得度者若干人。嗣其法者若干人。景瓛文晟。將謁辭於當代大手筆。以銘其塔。以昭示來學。請予錄其行實。予始在徑山。與師交甚契。又同稟法於元叟和尚。其後往來東西浙。得師出處為詳。洎師示滅。又親覩其光明之効。不可辭也。第以衰病紀次繁陋。然立言君子。於斯或有所稽焉。洪武庚戌。九月初吉。前住紹興府。崇報禪寺。法弟至仁謹狀。

佛日普照慧辯禪師塔銘有序

[0660c18] 皇帝即位。洪武之元年。端居穆清。憫念四海兵爭。將卒民庶。多歿於非命。精爽無依。非佛世尊。不足以度之。秋九月。
詔江南大浮圖十餘人。於蔣山禪寺。作大法會。時楚石禪師。實與其列。師升座說法。以聳人天龍鬼之聽。竣事近臣入奏。
上大悅。二年春三月。復用元年故事。
召師說法如初。錫燕於文樓下。親承
顧問。暨還出內府白金以賜。三年之秋。
上以鬼神情狀。幽微難測。意遺經當有明文。妙柬僧中通三藏之說者問焉。師與夢堂噩公行中仁公等。應
召而至。舘于大天界寺。
上命儀曹勞之。既而援據經論成書。將入
朝敷奏。師忽示微疾。越四日趣左右具浴。更衣索筆書偈曰。真性圓明。本無生滅。木馬夜鳴。西方日出。書畢謂夢堂曰。師兄我將去矣。夢堂曰。子去何之。師曰西方爾。夢堂曰。西方有佛。東方無佛耶。師厲聲一喝。泊然而化。時七月二十六日也。天界住持。西白金公法門猶子也。為治後事。無不盡禮。時制火葬有禁。禮部以聞。
上特命從其教。茶毗之餘。齒牙舌根。數珠咸不壞。設利羅粘綴遺骨。纍纍然如珠。其弟子文晟。奉骨及諸不壞者。歸於海鹽。卜以八月二十八日。建塔于天寧永祚禪寺葬焉。既葬嗣法上首景瓛。復偕文晟。以仁公所造行狀。來徵銘。仁公愽通內外典。文辭簡奧。有西漢風。其言當可信弗誣。謹按狀。師諱梵琦。楚石其字也。小字曇曜。明州象山人。姓朱氏。父杲母張氏。張夢日墮懷而生。師方在襁褓中。有神僧摩其頂言曰。此佛日也。他時能照燭昏衢乎。人因名之為曇曜云。年七歲靈性頴發。讀書即了大意。或問所嗜何言。即應聲曰。君子喻於義。至於屬句倣書。皆度越餘子。遠近號為奇童。九歲棄俗入永祚。受經於訥翁慔師。尋依晉翁洵師。於湖之崇恩。洵師師從族祖也。趙魏公見師器之。為鬻僧牒。得薙染為沙門。繼往杭之昭慶。受具足戒。年十有六矣。洵師遷住道場。師為侍者。居亡何命司藏室。閱首楞嚴經。至緣見因明。暗成無見處。恍然有省。歷覽羣書。不假師授。文句自通。然膠於名相。未能釋去纏縛。聞元叟端公。倡道雙徑。師往問云。言發非聲。色前不物。其意何如。元叟就以師語詰。之。師方擬議欲答。叟咄之使出。自是羣疑塞。如填鉅石。會元英宗。詔粉黃金為泥。書大藏經。有司以師善書。選上燕都。一夕聞西城樓鼓動。汗下如雨。拊几笑曰。徑山鼻孔。今日入吾手矣。因成一偈。有拾得紅爐一點雪。却是黃河六月氷之句。翻然東旋。再入雙徑。元叟見師氣貌充然謂曰。西來密意。喜子得之矣。遽處以第二座。且言妙喜大法。盡在於師。有來參叩者。多命師辯決之。元泰定中。行宣政院。稔師之名。命出世海鹽之福臻。遂升主永祚。永祚師受經之地。為創大寶閣。範銅鑄賢劫千佛。而毗盧遮那。及曼殊師利。普賢千手眼觀音諸像。竝寘其中。復造塔婆七級。崇二伯四十餘尺。功垂就勢將偏壓。師禱之。夜乃大雨風。居氓聞鬼神相語曰。天寧塔偏。亟往救之。遲明塔正如初。遷杭之報國。轉嘉興之本覺。更搆萬佛閣九楹間。宏偉壯麗儼。如天宮下移人世。帝師嘉其行業。賜以佛日普照慧辯禪師之號。佛日頗符昔日神僧之言。識者異焉。會報恩光孝虗席。僉謂報恩一郡巨剎。非師莫能居之。師勉狥眾請而往。尋退隱永祚。築西齋為終焉之計。至正癸卯。州大夫強師。主其寺事。時塔于兵。師重成之。景瓛為代。復歸老于西齋云。師為人形軀短小。而神觀精朗。舉明正法。滂沛演迤。有不知其所窮。凡所蒞之處。黑白嚮慕。如水歸壑。一彈指間。湧殿飛樓。上插雲際。未甞見師有作。君子謂。師縱橫自如。應物無跡。山川出雲。雷蟠電掣。神功收。寂然無聲。由是內而燕齊秦楚。外而日本高麗。咸咨決心要。奔走座下。得師片言。裝潢襲藏。不翅拱璧。師可謂無愧妙喜諸孫者矣。師世壽七十五。僧臘六十三。得法者若干人。受度者若干人。其說法機用。則見於六會語。其遊戲翰墨。則見於和天台三聖。及永明壽陶潛林逋諸作。別有淨土詩。慈氏上生偈。北遊鳳山西齋三集。通合若干卷。竝傳于世。余慕師之道甚久。近獲執手。護龍河上。相與談玄。因出賸語一編求正。師覽嘆曰。不意儒者所造。直至於此。善自護持之。師善誘。推此一端。亦可槩見。及聞師歿。與國史危公。哀悼不自勝。危公亦深知師者也。銘曰。

 大鑒密旨餘十傳  妙喜起蹴龍象筵
 有如大將據中堅  鐵卒十萬佩
 或觸之者命髮懸  誰歟五世稱象賢
 佛日曉出瀛海[田*耎]  紅閃閃行中邊
 流光所至無幽玄  憶初飛錫來北燕
 彤樓畫鼓金星纏  一擊三際皆廓然
 火中新敷清淨蓮  紺色涵空絕蔓牽
 自茲口噴百丈泉  洗滌五濁離腥羶
 內而諸夏外朝鮮  紛紛來者人駕肩
 示以實相非空言  塔庙赫赩名山川
 一佛能變萬與千  會萬歸一道則全
 不識誣為有漏緣

 帝勑中使來傳宣  鍾山說法超沈緜
 萬人瞻依曲兩拳  一朝入滅同蛻蟬
 西方彈指即現前  白玉樓閣瑠璃田
 金鈴寶樹演真詮  師之往矣神弗遷
 寂光常定無偏圓  我作銘詩翠琰鐫
 昭朗盛烈埀年年

[0662a18] 翰林學士。亞中大夫。知
制誥。兼修
國史金華宋濂撰并書。

[0662a21] 翰林侍講學士中順大夫知
制誥。同修
國史臨川危素篆題。

佛日普照慧辯楚石禪師語錄卷第二十

音切

[0662b02] (直耕切) 譾(即俴切) 捃(居運切) 摭(之石切) 髹(許求切) 蜿(於阮切) 蜒(以然切) 鍪(莫候切) 劃(乎麥切) 琛(敕金切) 毱(巨六切) 洵(相均切) 蔚(於物切) 噩(吾各切) 骼(柯額切) 燹(先踐切) 瓛(胡官切) 竣(且旬切) 纍(力追切) 薙(託計切) 稔(如枕切) (麾詭切) 迤(以支切) 賸(孕音) 櫜(古刀切) 鞬(居言切) [田*耎](仁緣切) 赩(喜刀切) 蛻(弋雪切)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1 冊 No. 1420 楚石梵琦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蔡寧君大德輸入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