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70n1382_003 無準師範禪師語錄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70 冊 » No.1382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鑑禪師語錄卷第三

小參

[0245c21] 結夏小參。天高東南。地傾西北。一句全提。乾坤黯黑。三世諸佛望風斫額。歷代祖師退後攢眉。德山有棒無處施呈。臨濟有喝亦須架閣。清凉長老固是不知慚愧。汝等諸人各自知時。寒時寒殺。熱時熱殺。青絹扇子足風凉。打刀須是邠州鐵。然雖如是。長期百二十日。中期百日。下期九十日又作麼生。清平世界。切忌訛言。

[0246a04] 解制小參。一夏為兄弟說話。老翠巖落盡眉毛。正因兩字不聞。衲僧家大無慚愧。清凉跛跛挈挈。百醜千拙。一夏祇與麼過。實無可與諸人咂啖。所幸諸人各自順時保愛。略不相怪。可謂上下相諳。彼此省力。然雖如是。九十日中畢竟成得箇什麼。冬瓜直儱侗。瓠子曲彎彎。

[0246a10] 冬夜小參。羣陰剝盡。向什麼處去也。一陽復生。又從何處來。知得來處。明得去處。冬至寒食一百五。籬邊石筍抽條長。丈二鐵樹開花又生子。直得寒山撫掌。拾得呵呵。釋迦老子鼻孔遼天。樓至如來兩脚踏地。惟有山僧拄杖子裂裂挈挈。硬葛怛地。直是不肯點頭。却道我從賢劫來未甞聞有這箇消息。吽。吽。幸然平似鏡。誰管曲如鈎。

[0246a17] 歲夜小參。年窮歲盡。歲盡年窮。東村王老夜燒錢。張公喫酒李公醉。不作世諦流布。不作佛法商量。硬似綿團。軟如生鐵。靈利漢子一踏踏著。也是泗州人見大聖。其或未然。今歲今宵盡。明年明日來。

[0246a21] 結夏小參。二千年前尺不如寸。二千年後寸不如尺。清凉到這裏。眼不見為淨。只將三文錢娶箇黑老婆。長裙短袖。拖泥帶水。隈隈[毯-炎+崔][毯-炎+崔]。且恁麼過。更誰管你結制解制。長期短期。殺生護生。得念失念。阿呵呵。少林穿耳客。元是老臊胡。

[0246b02] 冬夜小參。天寒人寒。當機誰辨的。風動旛動。切忌亂針錐。單明自。不了目前。南北東西。撞墻撞壁。只了目前。不明自。見聞知覺。半醉半醒。直須聲色頭上坐。聲色頭上臥。不為聲色所轉。不為寒暑所遷。一切處不留。一切處成就。方可隨緣度世。任運過時。寒則言寒。熱則言熱。飢餐渴飲。閑坐困眠。不離塵中。逍遙世外。這箇猶是打淨潔毬子。抱不哭孩兒。只如時當亞歲。節屆書雲。敢問金色光明雲.青色光明雲.紅色光明雲.紫色光明雲。以手指云。那邊是什麼雲。良久。云。相顧眼睛俱定動。可憐只解那斯祈。

[0246b12] 歲夜小參。法無去來。無動轉相。燈籠掛在露柱邊。露柱掛在燈籠上。一年三百六十日。日日一般。一日十二時。時時一樣。所以道。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至於風動塵起。雲騰鳥飛。夜暗晝明。時遷歲改。又有什麼過。然雖如是。爭奈新歲君與舊歲君。兩人聞恁麼告報。冷地不甘。却向佛殿角頭互相耳語。且道說箇什麼。一年好處君須記。三月江南啼鷓鴣。

[0246b19] 結夏小參。肉臭來蠅。垛生招箭。擬要完全。却成兩片。所以從門入者。不是家珍。流出中。亦須吐却。靈利漢不受人瞞。向這裏擔得一片版去。我當刎頸而謝。若據見前一眾。也有靈利不受人瞞底。有則有。敢問西天那蘭陀寺今日有幾人結制。若也知得。非惟不受人瞞。便見此土西天絲毫無間。若也不知。清凉分明道破。也要諸人共委。乃云。前三百。後五百。

[0246c02] 解夏小參。以大圓覺為我伽藍。癩馬繫枯樁。身心安居平等性智。黑牛臥死水。更說休夏自恣。取驗蠟人。大似白日青天。大開眼了說夢。不見道。家無白澤之圖。必無如是妖怪。所以衲僧家尋常蹉口道著佛字。便須漱口三年。不覺聞正因二字。急急臨流洗耳。是故山僧一夏九十日與諸人同行同坐。同起同臥。直是頂戴諸人。不敢錯悞諸人一絲頭子。分明恁麼道。也是久日樺來唇。

[0246c10] 冬夜小參。正令全提。十方坐斷。放開一線。滿路歌謠。便見東家走過西家。西家走過東家。合掌擎拳。互相慶賀道。且喜一陽來復。萬物重榮。黃梅石女依舊生兒。無角鐵牛安眠少室。唯有擔版禪和幪頭打坐。寒涕垂頤。百不會。百不知。更誰管你四時八節。八節四時。卓拄杖一下。云。無孔鐵鎚。

[0246c16] 解制小參。拗折拄杖子。盡大地是無孔鐵鎚。解開布袋頭。遍十方有通霄活路。天台.鴈蕩.峩嵋.五臺.羅浮.支提.祝融.五老。脚頭脚底築著磕著。東去也得。西去也得。不妨自由自在。只是前途或有人問。焦山今夏法道如何。却不得妄通消息。雖然。焦山也瞞諸方不得。諸方也瞞焦山不得。且道因甚如此。蘇州菱。邵伯藕。

[0246c23] 冬夜小參。滴水滴凍。渾無罅縫。明眼衲僧。失却鼻孔。豈不見適來禪客問。溈山至日垂問云。仲冬嚴寒年年事。運推移事若何。仰山進前叉手而立。點即不到。溈云。情知子答這話不得。賊無種。相鼓籠。香嚴云。某甲偏答得這話。鼠口終無象牙。溈山再理前話。香嚴亦進前叉手而立。到即不點。溈云。賴遇寂子不會。休。休。著甚來由。日從西去水東流。幾人空白少年頭。如今往事莫追。只據見定。與大眾相見。拈拄杖云。陽極陰生。陰極陽生。明中有暗。暗中有明。且道是何宗旨。卓一下。云。參同契。

[0247a09] 解制小參。大地黑如漆。古今無消息。達磨老臊胡。九年空面壁。所以乳峯這裏不敢將晝作夜。指東為西。只有一味清水白米。大家喫了。聚頭一處打眠。九十日中各自開眼做夢。如今三期告滿。聖制圓。且喜箇箇眼睛依舊烏律律地。終不被別人瞎却。然雖如是。要且世尊三昧迦葉不知。迦葉三昧阿難不知。阿難三昧商那和修不知。彼此三昧互相不知。乃至今日見前一眾三昧亦乃互相不知。惟是長老三昧想見諸人一時知了也。遂撥胷云。且道山僧有幾莖蓋膽毛。良久。未明三八九。難辨力圍希。

[0247a19] 冬夜小參。初一初二。引手摸鼻。釋迦老子兩耳垂肩。達磨大師當門無齒。非不非。是不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只這些子。把定天下衲僧咽喉。直是無處出氣。拄杖子忍俊不禁。咬牙噴齒。出來通箇消息。且要諸人知道運推移。日南長至。卓一下。云。九九元來八十二。

[0247b01] 除夜小參。飜袴作裩。西天儘有。指桑罵柳。東土尤多。是皆欺罔良民。不顧彌天罪過。殊不知年窮歲盡。依舊孟春猶寒。淡黃虀。幸是清平長樂。與麼告報。瓜田納履。未免嫌疑。去却藥忌。如何通信。夜來遍地春風動。開盡寒梅滿樹花。

[0247b06] 結夏小參。無上法王有大陀羅尼門。名為圓覺。拈拄杖。卓一下。云。流出一切清淨真如.菩提涅槃.及波羅蜜.乾屎橛.麻三斤.金圈栗蓬.蒸餅飥。一時撒向諸人面前。一任橫咬竪咬。或有一箇半箇咬得破。透得過。乳峯鼻孔盡在諸人手裏。且聽諸人橫拖倒拽。若咬不破。諸人鼻孔却在山僧手裏。一夏九十日。要去不得去。要住不得住。正當恁麼時。又作麼生出氣。卓拄杖一下。云。無雲生嶺上。有月落波心。

[0247b14] 解夏小參。乳峯一眾具大闡提。九十日夏夫復何為。所謂四月十五日結也。同住五無間獄。於一切時游戲。刀山劒樹碓搗磑磨。開口悉吐黑烟。舉意無非惡念。惡念起時。充塞虗空。盡虗空之量不能容受。如今七月十五日解也。惡業具。證魔王身。盡未來際永無退失。如是則見前一眾今夏實不空過。見前一眾既不空過。燈籠露柱亦不空過。山河大地.草木叢林.情與無情悉不空過。至於拄杖子亦不空過。拄杖子既不空過。且道成得箇什麼。通身黑漆麤梨。非但登山兼打狗。

[0247b24] 冬夜小參。過去諸佛。關空鎻夢。見在諸佛。寄帽投河。未來諸佛。望梅止渴。大眾。古今日月.古今山河.古今人倫.古今節令。汝等諸人各各含齒帶髮。第一莫受人瞞。如今有般漢。纔聞輕輕舉著。便向這裏取次承當。一向定將去。合將去。要且只知仲冬嚴寒。孟夏漸熱。殊不知孟夏漸熱。仲冬嚴寒。乳峯恁麼告報。且道是瞞人自瞞。為復別有長處。良久。云。傾心吐膽無人會。拔舌犁耕只自知。

[0247c08] 解制小參。拈拄杖。示眾云。看看。十方世界若凡若聖.情與無情盡向這裏安居結制。一夏九十日。今日告終。其中所得法門。所修行願。各各不同。所謂諸佛。則具足一切種智。其諸菩薩。則成就波羅蜜門。自餘有學無學。這一隊不唧[口*留]漢。置而勿論。只如見前一眾與山僧於此眉毛[病-丙+斯]結一夏。牙齒敲磕。且道還有所得也無。若有所得。埋沒大眾。若無所得。辜負山僧。正與麼時如何。卓一下。云。西風一陣來。落葉兩三片。

[0247c16] 結制小參。坐斷主人翁。不落第二見。一念萬年。萬年一念。便恁麼去。百二十日夏未是長期。其或未然。鄮峯別有箇方便。窮則變。變則通。盞子撲落地。楪子成七八片。卓拄杖一下。

[0247c20] 解夏小參。百二十日夏如今告圓。就中一句子。切忌錯流傳。眾中莫有通方底出來。將錯就錯。道一句看。若也道得。後園驢喫草。若道不得。秋至鴈蘆。

[0247c23] 冬夜小參。六爻既窮。陰魔自殄。一陽來復。吾道大亨。洞山菓子格外安排。皓老布裩依前赫赤。鄮峯寡不敵眾。相逢相見。隨例道箇仲冬嚴寒。且要諸人順時保愛。若據從頭數來。灼然大有事在。何故。九九八十一。窮漢受罪畢。方始展脚眠。蚊虫獦蚤出救攝急急。

[0248a04] 結夏小參。風恬浪靜。切忌嚲跟。白日青天。宜須退步。鄮峯放一線道。且與諸人恁麼商量。忽然結却布袋頭。直得山河大地變作山河大地。吞却山河大地。你衲僧家畢竟向甚處出氣。拍禪床云。無人知此意。令我憶南泉。

[0248a09] 解夏小參。面門一思。長時無間。見成句子。百味完全。若論結也。當處安居。不是拽短就長。至於解也。隨方任運。亦非拽長就短。黃連甜。甘草苦。擲地金聲如糞土。睦州拶折雲門脚。南泉不打鹽官鼓。卓拄杖一下。

[0248a13] 冬夜小參。諸佛不出世。祖師不西來。顢頇一句子。南嶽對天台。靈利漢不在商量。性燥底何勞重舉。只恁麼座著。平地陸沉。更擬進前。藤蛇遶足。豈不見玉泉皓老道。運推移。布裩赫赤。不是不洗。無來換替。良久。云。古今爭戰干戈裏。得到清平有幾人。

[0248a18] 除夜小參。舊歲今宵去。去去實不去。新年明日來。來來實不來。萬古長空無變異。循環日月空相催。山僧與麼告報。眾中或有不甘底出來。道大小育王話作兩橛。又作麼生祇遣。雖然如是。也須真箇始得。今時師僧往往語言相似。州縣不同。所以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卓拄杖一下。云。誰識閻羅王是鬼。

[0248a24] 結夏小參。若據正令提綱。直須寶幢路上荒草連天。玉几峯前荊榛滿地。猶未為分外。而況三百五百聚頭接耳。浩浩商量。也大屈哉。育王今夜事不獲。略借古人方便一路。與諸人赴箇程限。良久。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非不非。是不是。虎咬大虫。蛇吞鱉鼻。雖然。要且不得動著。動著則打折你

[0248b07] 除夜小參。無入作處。可煞見成。恰相當時。全沒巴鼻。鷲嶺妄傳迦葉。少林謾付神光。自餘列派分燈。未免相屈辱。只如今臘月三十日。一箇箇豈不知是歲除夜。更來這裏握節當側聽箇什麼。山僧從而不識好惡。更向諸人面前分拏劈裂也太無端。何故。彼此出家兒。

[0248b13] 解制小參。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所謂從四月十五日結也。如是至七月十五日解也。如是威音王前亦如是。彌勒佛下生亦如是。萬年一念。一念萬年。無古無今。不變不異。便恁麼去。正坐在靈山窠臼中出頭不得。有般漢便道。衲僧家有甚固必。要行便行。要坐便坐。鉢盂裏屙屎。淨缾中吐唾。毀於佛。謗於法。不入眾數。熏修十不善因。成就五無間業。若恁麼去。又却墮在今時窠臼中。未有超脫一路。直饒恁麼不恁麼一時坐斷。別有生涯。點撿將來。亦未可在。何故又却墮在自窠臼中轉身不得。如今要出靈山窠臼則易。要出今時窠臼則難。要出今時窠臼則易。要出自窠臼則難。既然如是。且作麼生出得。拈拄杖。卓一下。云。靈山窠臼.今時窠臼.自窠臼。一擊粉碎了也。到這裏合作麼生。顧視左右云。夜來何處火。燒出古人墳。

[0248c04] 結夏小參。曹谿路上。無端浪起成堆。玉几峯前。誰信地平如掌。往復無間。動靜一源。伸出手。觸著達磨大師眼睛。舉起步。踏斷釋迦老子鼻孔。了無回避。逈絕安排。更說甚麼長期短期。只貴自家心肯意肯。既然如是。只如九十日中畢竟作麼生履踐。拄杖生根休用剪。鉢盂無柄不勞安。

[0248c10] 解夏小參。機不離位。沉乎醉鄉。語不離窠。滯在金網。竪起拄杖云。看看。賓頭盧尊者現在山僧拄杖頭上為諸人作自恣佛事。廣說一夏九十日內所得所證法門。所修所行行願。人人具足。彼彼無差。直得西天那蘭陀寺諸佛弟子悉皆聞。莫不合掌贊善。嘆未曾有。唯你這一隊漢。有若持水納石。恬不為事。既無奈何處。却入摩利支山去也。

[0248c17] 結夏小參。十方同聚會。作麼生。箇箇學無為。有甚閑工夫。此是選佛場。賺殺人。心空及第歸。且在三門外。山僧恁麼告報。且道節文在什麼處。諸人還知麼。草本天下同。

[0248c21] 解夏小參。拈拄杖。示眾云。超然獨證。未免誵訛。卓爾見前。猶存顧鑒。須是擘開布袋口。突出拄杖頭。得失兩忘。是非俱泯。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文殊普賢竪起拄杖云。總向這裏作自恣佛事。且道觀世音菩薩在什麼處。卓一下。云。莫向聞時認不聞。

[0249a03] 出隊至道場。冬夜頭首秉拂罷。請小參。便恁麼委得。是落二落三了也。儻或躊躇。不免借主人威光。赴箇時節。拈拄杖云。見成公案。不涉安排。竪去橫來。總由這裏。天地以之覆載。日月以之運行。四時以之代謝。萬物以之敷榮。卓一下。云。羣陰既剝。眾魔殄。又卓一下。云。一陽來復。吾道大亨。直得伏虎尊者忍俊不禁。將國一祖師背一拍。呵呵大笑云。慚愧。慚愧。風以時。雨以時。蘇湖熟。天下足。東家西家總是王老師檀越。且道到這裏如何教化。卓一下。云。須是堂頭師叔始得。

[0249a13] 結夏小參。一撥便轉。猶涉程途。三搭不回。故難持論。豈不見廣額屠兒放下屠刀道。我是千佛一數。障蔽魔王道。待一切眾生成佛。盡眾生界空。乃至無有眾生名字。我乃發菩提心。直饒恁麼腦入膠盆。你這一隊漢更來這裏聚頭合火。道我禁足安居。克期取證。且擬證箇什麼。皮下還有血麼。以拂子擊禪牀一下。云。夜深歸去便歸去。莫待天明失却鷄。

[0249a20] 冬夜小參。當頭坐斷。凍鎻寒潭。覿面提持。暖回幽谷。竪起拂子云。看看。神應龍王與國一祖師互相慶賀。且喜一陽來復。吾道大亨。雙徑山中樓殿又見重新。十字街頭米鹽依前舊價。這箇則且置。祇如俱者將盤陀石一喝。直得七花八裂。為復是神通妙用。為復是法爾如然。良久。云。北斗東轉。南斗西移。

[0249b02] 結夏小參。心外無法。法外無心。言發非聲。色前不物。纔開口。觸著空王祖諱。擬動步。踏斷彌勒脚跟。頭頭總是生涯。處處無非妙用。所以道。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咄。曹溪門下。切忌俗談。

[0249b06] 解夏小參。將心用心。重增過咎。以智遣智。轉見病深。所以道。家無白澤之圖。必無如是妖孽。厨乏聚蠅之糝。自然永絕饑虗。山僧一夏出出入入。略無一語與諸人相資相益。然好一釜羮。且道其中還著得鼠糞麼。良久。云。噁。今夜無端打落兩顆。

[0249b11] 冬夜小參。土木場中過兩冬。朝怱怱兮暮怱怱。從來業識無憑據。說甚東山大脫空。直得無禪可參。無道可學。四海禪流何處棲泊。含暉亭上望東溟。凌霄峰頭揖南嶽。翻笑老龍牙。手裏把柄破木杓。

[0249b15] 除夜小參。瞿曇出世。弄假像真。達磨西來。多虗少實。自餘顯大機。彰大用。玩弄神變。馳騁詞鋒。逗到臘月三十日。也只是箇歲除夜。徑山與麼告報。莫有長處麼。以拂子擊禪牀云。堪作什麼。

[0249b19] 結夏小參。無奈何處。狗油鐺。絕伎倆時。猫兒見直得眼不掛戶。意不停玄。舉步迷蹤。轉喉觸諱。不知大盡小盡。說甚長期短期。世事紛紜日月忙。一身儱侗乾坤窄。正恁麼時。且道還有出身處也無。良久。云。有功無功。莫使腹空。

[0249b24] 解夏小參。言無展事。語不投機。承言者喪。滯句者迷。南斗七。北斗八。廬山羅漢院一年度三箇行者。徑山寺裏每日兩粥一齋。是汝諸人九十日內捧鉢盂向長連牀上恣意咂啖。於中還有知飽底麼。通身是飯通身水。問著癡頑總不知。

[0249c05] 解夏小參。僧問。選佛場開日。藂林氣象新。心空及第者。畢竟是何人。

[0249c06] 師云。只有你一箇不是。

[0249c06] 進云。佛鑑禪師聻。

[0249c07] 師云。我亦不是。

[0249c07] 進云。恁麼則大家隨處樂昇平。

[0249c08] 師云。老僧與上座不同。

[0249c08] 進云。昔日溈山坐次。仰山.香嚴侍立。溈山云如今總恁麼者少。不恁麼者多時如何。

[0249c10] 師云。鈎頭有餌。

[0249c10] 進云。仰山從東過西。又作麼生。

[0249c10] 云。一釣便上。

[0249c11] 進云。香嚴從西過東聻。

[0249c11] 師云。同坑無異土。

[0249c12] 進云。仰山.香嚴恁麼祗對。還契溈山意也無。

[0249c12] 師云。料掉沒交涉。

[0249c13] 進云。溈山道。這箇因緣。三十年後擲地作金聲去。又且如何。

[0249c14] 師云。不中餵狗。

[0249c14] 進云。仰山云。這箇須是和尚提唱始得。

[0249c15] 師云。不是好心。

[0249c15] 進云。香嚴云。即今亦不少。

[0249c16] 師云。喪盡家門。

[0249c16] 進云。溈山云。合取狗口。是肯佗不肯佗。

[0249c17] 師云。蘇州菱。邵伯藕。

[0249c17] 進云。溈山有如是指示。今日見前大眾侍立。徑山有何指示。

[0249c18] 師云。飢則喫飯。困則打眠。僧禮拜。

[0249c19] 乃云。打開布袋口。擊碎鐵門關。是凡是聖。不妨北往南來。左之右之。自然七穿八穴。說到行不到處。行到說不到時。吹毛在握。凜凜神威。寶鑑當軒。澄澄光彩。萬法豈能為擾。千聖不與同廛。揑定寰中。特標象外。正恁麼時。文殊三處度夏即不問。至諸佛集處。因甚出女人定不得。小處多官府。空山有鬼神。

[0250a02] 結夏小參。集方儲藥。病者愈多。剖折衡。爭端益盛。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然後徑山與諸人向沒交涉處同此受用。同此安居。忘彼忘此。非實非虗。二時粥飯氣力麤。試問諸人會也無。

[0250a07] 除夜小參。舊歲即新歲。新年即舊年。要知新歲歲。元是舊年年。到這裏。添一銖則秤尾軒昂。減一毫則尺頭短促。須是從空放下。當處平和。自然律氣潛通。暖生幽谷。萬物獻敷榮之態。元樞忘煦育之功。水月無心。風雲自異。正恁麼時如何。路不拾遺真古道。民皆樂業見豐年。

[0250a13] 結夏小參。言超情謂。理絕正偏。碓搗東南。磨推西北。渾崙無縫罅。平坦沒誵訛。三世諸佛橫說竪說。謾逞詞鋒。歷代祖師全提半提。妄生節目。是汝諸人九十日內十二時中如何趣入。如何履踐。如何受用。竪拂子云。若向這裏會得。許你融十虗於毫端。置塵劫於當念。時時禁足。處處安居。脚頭脚底。七穿八穴。其忽未然。佛殿裏隔子門礙塞殺人。

[0250a20] 解夏小參。江南兩浙。春寒秋熱。塵沙劫事在如今。如今不異塵沙劫。恁麼見得。諸人九十日內常在家中。未甞不與山僧同出同入。山僧九十日內奔走於外。未甞不與諸人同起同倒。不見有纖毫彼我之相。亦不見有纖毫離合之蹤。豁爾虗融。逈然獨脫。雖然如是。且道山僧在長安城裏喚你諸人。諸人在五峯頂上還應得也無。若也應得。如上所說。悉皆不妄。其或未然。帶累山僧拔舌犁耕。無有休日。

[0250b04] 冬夜小參。寒來暑往。箇片田地何曾動搖。皷寂鐘停。一會靈山儼然未散。恁麼會得。便見善財童子不離本位。入普賢毛孔剎中。經歷無量國土。承事諸佛。參禮知識。一期事畢。却來徑山面前鞠躬而立。合掌白曰。今當書雲令節。天下叢林於此時興大佛事。或拈洞山菓子。或提皓老布裩。或舉趙州茶。或示雲門餅。浩浩商量。不妨閙熱。惟是此間冷啾啾。空索索。聞無所聞。得無所得。未審師意如何。咄。豈不見道。朕聞上古。其風朴略。

[0250b13] 除夜小參。光景怱怱若逝川。舊年去了又新年。年來年去自來去。底事何曾有變遷。與麼會得。今年也與麼。明年也與麼。後年更後年。乃至百千萬億年也只與麼。與麼與麼。是汝諸人還曾見有不遷變底道理麼。葉生春樹秋歸土。日出東方夜落西。

[0250b18] 結夏小參。六合九有。情與無情。竪拂子云。總在這裏安居禁足。徑山令下。不許妄行一步。不得妄說一句。說須說到行不到處。行須行到說不到處。說不到處如何行。須是無足人始得。行不到處如何說。須是無舌人始得。若說得。一句千句萬句。句句朝宗。若行得。一步千步萬步。步步踏實。且如何是踏實底道理。乃云。明眼人落井。

[0250c01] 除夜小參。從上佛祖。的的相承。列派分枝。遍天遍地。子細看來。無非一人瞞一人。互相熱瞞而。然雖如是。又須是真個瞞得過始得。若只解瞞人。不能自瞞。此人有手無眼。若只自瞞得過。不能瞞人。此人有眼無手。若也自瞞得過。亦能瞞人。敢保是人手眼俱備。如處晴晝。見種種物。隨手取與。無所疑滯。自然不為寒暑所遷。及時令所轉。又不妨見人賀冬也賀冬。見人賀歲也賀歲。要且覓佗一絲毫起處了不可得。到得恁麼田地。方許你說大脫空。行無間行。無間行則且止。如何是大脫空。良久。云。一年三百六十日。臘月盡是歲除夜。

[0250c12] 結夏小參。一物不為。藥嶠早成多事。無言可對。仰山涉繁詞。去却藥忌。如何通箇消息。孟夏漸熱。仲夏極熱。子規枝上一聲聲。分明啼破三更月。諸人還猛省麼。百丈耳聾。黃蘗吐舌。

[0250c16] 冬夜小參。趙州南。石橋北。松根有茯苓。去却一。拈得七。龍門無宿客。信手拈來。信手便擲。隨處破蕩。隨處成家。卷舒逆順。左之右之。南北東西。無可不可。此猶是尋常用底。只如一陽未生。如何通信。以拂子擊禪牀云。京師出大黃。

[0250c21] 結夏小參。三世諸佛說夢。歷代祖師說夢。天下老和尚說夢。徑山昨夜亦得一夢。夢遊圓覺大伽藍中。時主持者空王如來。適當結制。鳴鼓陞堂。為諸大眾說安居偈。護生須是殺。殺盡始安居。會得箇中意。鐵船水上浮。是諸大眾悉皆默然受教。於中一人聞說是偈。得未曾有。於是起大精進。發大勇猛。秉智慧劒。一往直前。不問佛之與魔。凡之與聖。有學無學。情與無情。一切皆殺。殺一切。然後自斷其首。首斷故。無能斷者。是諸大眾見是事。皆證無生。徑山隨後歡喜踊躍。於踊躍中。忽然省覺。細詳前事。謂是虗耶。實耶。謂是有耶。無耶。謂是夢耶。覺耶。若謂是夢。覺者是誰。若謂是覺。因何有夢。我此眾中必有智者。有則出來為我原看。若也原得。許你與溈仰父子畬田種粟。晝餐。捧水擎茶。不妨神通遊戲。其或未然。鐵船水上浮。莫道不疑好。

[0251a12] 解制小參。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只貴各人自鼻孔端直而。黃面老漢.缺齒胡僧。猶自喎斜。所以山僧一夏費盡手脚與諸人整頓。因甚到夜不正。忽有箇漢出來道。老和尚。且莫口吧吧地。只你鼻孔猶欠半邊在。何不以手自摸索看。遂以手摸鼻云。噁。龍蛇易辨。衲子難瞞。

[0251a18] 結制小參。人人有一片田地。自古自今未甞變易。無端被從上乃佛乃祖前後出興。互相指占。各立門戶。或說直指單傳。或說克期取證。強生節目。疑悞後人。殊不知進一步犯著李四桑園。退一步侵佗張三麻地。不進不退這裏一踏踏著脚跟下硬紏紏地。元是自家本業。更不用佗人作保。不妨於中隨時受用。騰騰任運。任運騰騰。居不知所為。行不知所之。與物委蛇而同其波。阿呵呵。喚不回頭爭奈何。

[0251b02] 為雪竇無相和尚對靈小參。大用全提。乾坤黯黑。大機獨運。剎海齊彰。行一步。象王回旋。出一言。獅子踞地。了無枝葉。不近人情。逆順卷舒。縱橫得妙。此猶是無相賢屬禪師平常用底。且道葉落歸根。如何通信。雲淨八紘無覓處。乳峯高插暮天寒。

[0251b06] 復舉。僧問黃龍機禪師云。和尚百年後。鉢袋子什麼人得。龍云。一任將去。僧云。裏面事如何。龍云。線綻方知。

[0251b08] 師拈云。黃龍老漢。口頭不恡。肚裏猶慳。爭如無相鉢袋子。不待百年後。未死前。一時擘破了也。若說裏面事人人盡知。且道知底事作麼生。洞視索空無可有。從教千古錯流傳。

[0251b13] 為淨慈北磵和尚對靈小參。大海乾枯。虗空迸裂。突然於中。產此英傑。弃儒服。著佛衣。說佛非。恣儒舌。戲笑怒罵為佛事。超然不守於途轍。橫說豎說。巧說直說。浩浩然流布於人間。不知幾千萬言。如塵如沙。如金如玉。如長江之波。如霽天之月。而使四方學者莫知其為儒耶。其為釋耶。是故有口如啞。有舌如結。不可得而擬議。不可得而分別。今既矣。令人慟哭流涕。而今而後。不復見此明教師。甘露滅。正恁麼時。徑山如何剖決。拍禪牀云。安得鸞膠續斷弦。打刀須是邠州鐵。

[0251b22] 復舉。僧問長沙。南泉遷化向什麼處去。沙云。東家作驢。西家作馬。僧云。意旨如何。沙云。要騎便騎。要下便下。

[0251b24] 師拈云。諸人要知端的麼。風流儒雅。

佛鑑禪師法語

示惠侍者(前住能仁)

[0251c03] 文彩未彰前。有一句子不橫不竪。突兀地。自古自今。乃佛乃祖競頭出世。肆口宣揚。未曾有一人當頭道著。四海禪流。瞻風撥草。擇友尋師。傍窺暗覰。終未有一人驀直覰透。然覰不透處。唯在鼻尖頭。道不著時。不離唇皮上。若向鼻尖頭唇皮上討。則千里萬里沒交涉也。的的此事要箇爽拔俊快底漢擔荷。至擔荷處。實無毫髮許擔荷底道理。所以迦文老漢於然燈所無一法可得而得受記。二祖覔心了不可得處而心安然。逗到呈袋時。唯禮三拜。依位而立。便有得髓底一杓惡水。

[0251c12] 有祖以來。東西繩繩。針砭相資。水乳投合。大非容易。又不見國師一日三喚侍者。侍者三度應諾。這裏又容得毫髮許道理麼。後來有不識好惡底漢。於無道理中強出道理。云。譬如暗中書字。字雖不成。文彩彰。且莫說夢。如今未彰彰。置之莫論。只如國師道。將謂吾辜負汝。元來汝辜負吾。且道有辜負耶。無辜負耶。若有辜負。那裏是佗辜負處。若無辜負。國師因甚與麼道。須知明眼衲僧到這裏直是有氣無出處。惠侍者本色英俊。歲久相從。善能體理。鼻頭既有通天竅。試為山僧出氣看。

示心侍者(前住馬谿)

[0251c23] 從上知識競頭出世提持箇事。張羅布網接上上根器。鞠其要妙。不出乎發明各各自心而。此心既明。只這明字亦無著處。有若紅爐上一點雪相似。逗到恁麼田地。更資悠久煉磨至於純熟。根本既固。枝條花葉不愁不茂。方可臨大事。當大任。死生禍福之際。纖粟不能動搖。逆順卷舒。一動一靜。靡不中的。與其動也。應變靈通圓融無際。與其靜也。虗明獨耀。不為勝妙境界之所桎梏。所謂一切時一切處皆吾活業。自然游刃有餘地矣。心侍者。真英俊衲子。相從既久。告別寧親。勢不可遏。然通方道人。或歸去。或再來。初無固必。昔香林遠侍者歸蜀。潛光匿耀於青城水晶宮。初不欲人知。其後臭煙蓬悖不容掩藏。竟大雲門之門。豈小小哉。此真良範。心宜勉之。

示光首座(住福林)

[0252a13] 從上來的的相承底。非陰界中事。莫不以心傳心。以器傳器。是須羽毛特異乃可付授。如虎之有彪。返睨其母。不守窟宅。哮吼吒沙。始得絕類離倫。超越格量。不見道。不是河南。便是河北。至索火處。豈徇塗轍者之所能及。而後益張吾宗。擘開太華。逗出黃河。有何疑滯。其道至今浩而不泯。豈小小耶。光首座。乳峯玉几至於茲山。首尾相從將十載許。中間有克由尀耐處固難備舉。惟是分座說法。卷舒游刃。予切私喜。今腥香發露。不可掩藏。出應福林之請。雖未稱設施。然道無方所。行之在我。如不負所囑。其於臨濟。豈復多讓。又何啻遇大風則止者哉。

示覺長老

[0252b01] 的的箇事須還佗挺特沒量漢奮不顧身。直拔擔荷。纔涉廉纖。則撞頭入魍魎魑魅隊中。卒無解脫之日。豈不見道。俊狗不露牙。擬不擬便著。從上來唯德山.臨濟.羅山.明招.趙睦二州.雲門輩頗似箇體才。其餘根器有利鈍。得之有深淺矣。至於極處。固無二致。而其用處有妙不妙耳。大凡入箇門戶。不可草草。須得根本正當。脚下牢實。然後養育成就。擴而充之。不得而隨緣應世。操佛祖柄。開鑿人天。要須不近人情。是與不是。盡與裂下。只貴獨脫。當頭契證而。不將實法繫綴於人。擬與麼便不與麼。是句亦剗。非句亦剗。纔有所重。便成窠臼。瞎學者眼。不是細事。可不謹哉。覺長老相從甚久。於道深有趣向。霜露果熟。出應人天之請。求語為警。因掇筆書以贈。切宜勉之。

示寧侍者(見住靈巖)

[0252b15] 寧侍者。自育王.雙徑。首尾相從經數載。見其孜孜為道。真本色衲子。秋風吹衣。忽來告別。且袖紙求語而謁蔣山。吾不欲特地固却之。而所請益堅。因謂之曰。昔應庵據鍾阜。大慧居五峯。一時龍象往來二開士之門。憧憧交武於道。又不知悞了多少人家男女。吾固不敢仰視前輩。而癡絕兄實當世宗匠。此行若空去。後必實回。若使實去。必須空回。斷無疑矣。忽恐問著此間如何若何。却不得妄通消息。何故。彼此老大。

示南藏主

[0252c01] 昔周金剛弘大經論。名震西蜀。而不信禪家有直指之要。以謂南方魔子。吾當倒其巢穴。摟其種類。免使皷閧於人。遂負疏鈔憤志南來。豈謂持守不堅。至中途買點心處。觸於邪毒。遂生迷悶。沒理會處。急登龍潭。欲求解救之方。殊不知撞頭深入魔宮。竟為大魔所攝。向吹滅紙燭處喪却平生。便作魔語云。窮諸玄辨。若一毫置於太虗。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魔作益熾。於是焚却疏鈔。至於拆却佛殿。而後但持一白棒。佛來也打。祖來也打。又云未曾打著箇獨脫底。要且不知佗末上先自粘手綴脚了也。却要打著箇獨脫底。不亦難乎。南藏主親從大慈雨花筵中來。遍歷諸方。而於老僧相從最久。其憤憤之志。較之德山亦不少讓。萬里泝流。後日若見獨脫底。當與德山痛出一口氣。

示湛上人

[0252c16] 學道無過兩種病。若不滯在澄澄湛湛中。便在紛紛擾擾處。猛烈漢痛與擺撥。騰身一躑。透過那邊。非但彼我聲色能所俱亡。求其生死朕兆了不可得。方謂之大休大歇大安樂。絕學無為閑道人也。到得恁麼田地。猶只名自悟自了底人。若論蜀之三十六江。前頭大有灘在。切宜勉之。

示湛然道士

[0252c23] 服有緇黃。道無彼我。如果能弘道。則不見有緇黃彼我之相。直下湛然清淨。豁同太虗。包容一切。便見山河大地。人畜草芥。莫不因茲而立。如是則非特超聖凡。出生死。至於亘百千萬億劫不動不變。亦只恁麼。所以古人道不出是。又道莫過於此。要且不得認箇是。執箇此。認著執著則禍生也。

[0253a04] 須參活句。莫參死句。佗得底人宛爾不同。十二時中只麼閑閑地。蕩蕩地。如珠在盤。觸著便轉。不留影迹。方得名為通變道人。然後隨機應用。轉化同事。度所未度。挈一切人同遊虗無安樂之地。豈不偉歟。然更須知有衲僧門下沒巴鼻一著子。你且道這一著子灼然是有耶。是無耶。有則達磨大師無板齒。無則老君頭戴楮皮冠。然高士宿有靈骨。深疑此事。偕其徒立上人奮志南詢。徧見知識。朅來鄮峯。眉毛[病-丙+斯]結。孜孜不少怠。忽中夏。錯認橘皮作火。克由尀耐。臨別。炷香求語為證。育王雖有三十棒。未欲下手。後五日或能再來。老夫當不惜也。

示彬典座(受牒正覺)

[0253a17] 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這裏只貴箇眼橫鼻直底漢。不涉廉纖。不行理路。直下頓領。然後隨分著衣喫飯。任運過時。如是則非但世間名聞利養得喪。是非不能干其懷。縱有出世間殊勝又殊勝底法。亦無心顧著。長時只麼閑閑地。蕩蕩地。不依倚一物。長養成就。立處孤危。自然用處峭拔。等閑靠著。莫教略露些子。便乃坐斷天下人舌頭。縱饒佛祖。亦無奈何處。雖然。正覺山頭古有十二松。更須一一點過。一株不見。便是不了事。祝祝。

示日本然上人

[0253b03] 我有一句子。未離日本。未跨船舷時。是兩手分付了也。這裏劄得脚。便見大唐國裏無禪師。儻或遲疑。更要進前叉手道箇咨和尚。老僧不免向淨潔紙上重新塗糊去也。所以道無南北。弘之在人。果能弘道。則一切處總是受用處。不動本際而徧歷南方。不涉外求而普參知識。如是則非獨此國彼國不隔絲毫。至於及盡無邊香水海那邊更那邊。猶指諸掌耳。此吾心之常分。非假於佗術。然上人如是信得及。則逾海越漠。涉嶺登山。初不惡矣。

示清藏主

[0253b13] 本色道流決欲究明此一段大事。非陰界中逐旋扭揑。逐旋安排。不二不四活計。是須天姿爽拔。志願堅確。從跂步時便有吞佛吞祖之量。不與千聖並立底氣槩。不拘得失。不顧危亡。只向未扃前咬牙嚙齒。直下頓悟頓證。不留纖粟。如獅子兒哮吼一聲。壁立萬仞。又如烈火觸著便燒。不容近傍。正恁麼時。非但蕩去一切知見解礙。至於求絲毫頭佛法亦不可得。却向絲毫不可得處拈出一絲毫。揭示未學。轉化未化。轉度未度。豈不是大丈夫成就大丈夫事業耶。

[0253b21] 以周金剛未出峽時。[祝/土]一肚皮骨董。充塞乎八萬四千毛孔。匝匝地。誰奈其何。及見龍潭。輕輕點發。便乃到底翻轉。和根拔却。向青天白日中撑開兩眼。突出一條白棒。佛來也打。祖來也打。超然獨立。如雷如霆。震驚寰宇。浩浩轟轟。至今未泯。豈小小哉。清藏主。本色道流。昔常爛遊大慈講席。深知非究竟學。於是焚舟南來。相從於乳峯。力究此事。憤憤之志。其於德山不復多讓。臨別。炷香袖紙求語。因書此段葛藤壯之。當如老德山發明獨脫底一解子。以救末運異見邪解之疾。其佗非所望也。

示瑜上人

[0253c09] 至道無難。惟嫌揀擇。莫憎愛。洞然明白。若端的一到明白之地。無有絲毫揀擇之心。亦不見有絲毫憎愛之相。廓然蕩豁如大虗空。無所障礙。然更須知有老僧不在明白裏。有般漢不識好惡。便乃踏步向前。却問既不在明白裏。又在什麼處。似此參究。驢年也未夢見在。若是俊底。鑑在機先。領於意外。八面玲瓏。逈然獨脫。又更有什麼在與不在。明與不明底事耶。

[0253c16] 瑜上人。天姿淳雅。萬里南來。尋訪知識。孜孜於道。久而不變。鄉信忽通。遽有歸寧之行。臨別。求語以為警。祝之曰。決欲捉敗趙州。切不得向山僧言下尋討。

示求堅上人

[0253c20] 道在日用。若滯在日用處。則認賊為子。若離日用。別討生涯。則是撥波求水。這裏絲毫及不盡。便成滲漏。十二時中觸途成滯。殷殷似有一物頓在中。如受鬼胎。未能分解。豈可自寬。所以古者探究箇事大不容易。莫非畢生盡世確志堅忍。須得一到大休大歇大安樂地。方為究竟。有若架千鈞之弩。除是不發。發則鐵鼓九重俱透。然後於六句外受用。了無一法可得。不與千聖並行。方為洒洒落落。真正了事衲僧也。其或不然。更向老僧語下咂。則成相負累矣。堅上人宜痛思之。

示超如二上人

[0254a07] 古者道。密在汝邊。妙在轉處。誠哉。若轉不得動。為一切物著。眼盵瞪地擺撥不下。如衣壞絮。處荊棘林。輕輕轉側。即便惹絆。不得自在。若是箇脫灑漢。佗自不同。十二時中次閑閑地。蕩蕩地。不為佛法禪道玄妙語言之所籠。而於語言三昧海中不妨遊戲。所以因言顯道。因道立言。有何是非得失於其間哉。超如二上人。真廣南蠻無佛性者。頃甞相從於育王。今既旋鄉。告別於雙徑廨院。且將從上佛祖痛處恣意扭揑呈露於老夫之前。因思古人索鎮海明珠。直得無言可對。無理可伸。將古較今。何啻傾出一栲栳。無準有棒未暇打得。候再出嶺來。却得分付。二上人還甘麼。

示受業覺上人

[0254a20] 動即影現。覺即冰生。不動不覺。飜身一躑。抹過那邊更那邊。不復回頭顧著。始得離倫拔萃。名為脫洒道人。儻或趦趄。未免墮在鬼域中而為魑魅魍魎。無有出離之日。須知此事實無奇特玄妙。要且只是洛陽谿裏有箇普豐院相似。若是其中人舉著。便知落處。老拙自幼出家。十八上行脚。到處橫草不拈。豎草不把。如今五十三也。依舊只是舊時人。初無奇特玄妙。吾姪自乳峯玉几五年相從。豈不知之。如今臨別。反持即庵賢屬法語一軸相呈。欲老拙復書一段於其前以為助道之要。何其特地耶。因見其誠意切切。於是信筆一揮。不覺盈紙。是則是。且道還有一箇元字脚麼。試點撿看。若言有。則埋沒吾姪。若言無。則辜負老僧。這裏撥得開。所謂金剛圈。栗棘蓬。吞透有暇矣。其或不然。更為下箇注脚。紹定己丑中秋後五日。阿育王山無準叟書于無異堂。

示溥塔主

[0254b12] 世學一伎一能。若不得其要妙。則成常習。非伎能也。況學道乎。然學道是須得其綱領要妙。不爾。則成口耳傳授。流入名相。終成戲論耳。昔五祖少遊大慈學海。善發鈎深之問。眾皆忌之。及盡教理。知其不為究竟。於是捨而南來。已半百矣。一見白雲倒底脫去。空拳索手。別立生涯。向佛祖提不到處拈出沒巴鼻一著子。世莫能辨。皆目之為演山主。其可見也。而後傑出三佛。諸大弟子摐然密布於四方。其道大振。至今繩繩不絕。皆其兒孫。於宗乘豈小補哉。原其所蘊。錦心繡腸。不為不無。以世俗鄙俚之語發明至要。說略規模。調高韻古。誠難擬議。所謂耆婆死。百草皆泣。是地溥塔主真其的的鄉人。當痛省而深慕之。則直指之道。光明有在矣。

梁王寺捺塗田求語

[0254c02] 香水海底有一片膏腴田。不知幾千萬頃。往昔威音王傳授與毗婆尸。七傳而至迦文老漢。展轉相承到胡達磨。達磨不守家業。將白契逾海越漠。欲賤賣與梁王。梁王知其意不臧。故不納。只得恓恓渡江。直至少林。九年努觜。神光不忍見。折一臂以易之。而後子孫既繁。中間有不納官稅。冐姓名。佃之者多矣。年來往往墮於農事。遂至湮沒。良可嘆惜。今杲澤二上人憤氣不甘。復欲追還舊觀。如果確其志。則洪波險處。白浪堆中。試著工夫看。或不犯鍬钁。等閑飜得轉。則非但梁王一眾饜飽有餘。至於憧憧往來。悉皆饜飽。二上人宜勉之。吾說不虗。

示曇上人(號竺源)

[0254c14] 瞿曇昔起禍於竺乾。尋波流於震旦。如決河源。注而為海。令一切魚龍蝦蠏游泳其中。悉知以水為命。昇騰變化者。不可以數計。適此季運。昧其源者多。徇其流者眾。往往甘抱焦渴。奔逐陽焰。欲求所濟。竟乾死於滄溟之側。良可痛惜。錦官曇上人。智識超然。始若不類。萬里南詢。欲以折筯探其浩渺。偶不著便。悞霑一滴。於一滴中窮盡瀛渤之味。徹見乎一漚未發之前。盡於尾閭之極。真瞿曇敗家種草也。東湖率庵一見。喜而賊之以竺源。吾弟即庵從而肆其惡。江湖道舊異口同音。呪詛唾罵。殆無措身之處。於是不得而理舟西泝。相從久之。且欲求語。固知其勢將不利於蜀矣。吾亦無如之何。臨岐謾祝之曰。行矣。善為方便。

示仁上人

[0255a04] 道不可求。貴在歇心而。然此之一歇。不可強也。須假朝求暮討。至意路絕處。忽然自歇。一歇之後。馳求之心悉皆止息。有如途路旅泊之人。欲詣其所。力在乎行。非行不能到。一到之後。伶俜辛苦等事悉皆止息。無復奔走。豈不見善財歷五十三參。至彈指處。樓閣門開。入還閉。從前所得法門。所見境界。悉如夢幻。至於有見桃花而絕疑慮。聞擊竹而忘所知。要且不在桃花上。亦不在擊竹邊。畢竟在什麼處。本色道流。急須著眼。仁上人相從且久。告別。泝流炷香求語。以為道伴。且有再南之約。然初無固必。莫非任緣而。但令一切處無第二人。一切時無第二念。不變不動。則無時不聚首也。行矣。勉之。

示徹上人

[0255a17] 蓬山徹上人。冲虗菴之孫。萬里南詢。遍見知識。孜孜切切。略不少怠。真本色道流也。朅來鄮峯。相從數載。逮移凌霄。樂然偕行。五峯在天之表。一塵不到。實古今有道者集大成之地。徹亦自喜。秋風西來。鄉信忽通。遽告歸寧。義不可免。炷香求語。併記再南之約。復出示清節老人。疇昔送行及招歸二篇。其略曰。事須莫學虗頭禪。晝參夜請求真實。然真實亦不可求也。求而得之。亦虗頭耳。弃虗頭。捨真實。究竟底事如何體悉。行者磨墨。山僧走筆。寫護身符。五月五日。

示周司戶

[0255b03] 某稔聞德望有日。但未遂一見為快。茲沐真染。殊慰此心。又蒙不鄙。特以此段大事因緣相期於形骸之外。附到瓣香素軸。欲索數語以為日用助道之資。自知林泉野人。固不當眩曜知見於名公鉅卿之前。然既出誠意切切。亦不得不以誠意相告。但此事不從佗得。只是人人脚跟下本有底一段事。歷歷孤明。亘古亘今。不動不變。纔擬心相向。便是千里萬里沒交涉。所貴當仁直下諦信。不越一念。超然獨脫。頓悟頓證。至證悟處實無一法可得。只是舊時周司戶而若別有所證。則心外有法。乃成外道矣。

[0255b12] 今時士大夫不是不聰明。不是不靈利。只緣以聰明靈利去冥合箇事。返為靈利所惑。不見本法。要須離心意識參。出凡聖路學。纔有一絲頭。便與剪斷。縱有奇特更奇特。玄妙更玄妙底事。亦與一時裂下。至無棲泊處。略整頓精神。冷眼諦觀。鼎鼎是什麼道理。稍覺煩悶。無入作處。却不得放捨。只就這裏緊靠著。抵死與之作頭底。不知不覺忽然洗面摸著鼻孔。自笑一回。方知道無生死可出。無佛法可求。釋迦老子是箇黃面漢。達磨大師是箇老臊胡。一大藏教是甚破故紙。至於百千法門.無量妙義。莫不從風而靡。回省前來。憤憤悱悱。咬牙奮齒。必定慚惶無地也。寫至此。更欲列陳數段古人因緣。以盡斯軸。忽思來書。所謂非事葛藤。塗糊後人之語。不覺撫案擲筆于地。雖然。是葛藤不少。

示鑑侍者

[0255c04] 鑑侍者。英俊者流。憤志南來。決明事。始相從於玉几。而至五峯。首尾數年。略不少怠。良可喜也。秋風襲衣。遽起歸歟之興。栢庭友于賡歌以壯其行。無下數十篇。且呈無準老叟。因謂曰。一吟一詠。如旃檀。片片皆香。然於中有意到句不到。有句到意不到。有意句俱到者。語未竟。鑑袖出小軸。趨前而言曰。意句俱不到處。願求一語。予罹劫火。自夏及秋。奔走紅塵。有口無取氣處。何暇及此。鑑請之益。勤不得而為之。姑紀歲月。時紹定癸巳八月十八日。是日也。錢塘之潮大於常年。觀者如堵。迎潮之人莫知其數。出沒往來等兒戲耳。中間也有出不得者。何故。不見道。弄潮須是弄潮人。

示垠侍者

[0255c17] 學道如世巨商。經涉大海。渺無涯際。始須假舟楫。懃櫓棹。及其到也。只在須臾。正恁麼時。回視前來所用功力。一時俱息。當下自然穩貼貼地。奇珍異寶悉皆現前。方是自家元物。然後周貧濟乏。隨意運用。不由別人。豈不見昔日善財遊百一十城。參五十三善知識。一一善知識各得其法門。要且終有限量。後於彌勒彈指聲中入大樓閣。頓忘前證。本智現前。方名無限量法門。方名得大自在受用。當時善財若不得這一解。亦只贏得脚板闊矣。垠侍者萬里南來。遊歷江湖。想所見知識亦不少矣。其於所證。却須超過善財一頭地乃善。

示升上人

[0256a05] 長老小師不參禪。講主徒弟不聽教。如忽真箇不參不聽。直下踏著瞿曇未生時脚跟。摸著達磨未來時鼻孔。併將二老胡縛作一束。倒卓放尿塌下。豈不是挺特丈夫。儻或泥迹循言。準前打入骨董袋裏。無有擺脫之期也。嘉定升上人。乃能仁清谿上足。訪予于徑山。趨前而言曰。自離師日。告以欲參鍾山。又參雙徑。蒙癡絕和尚示以法語。佩服其教。不敢少怠。袖紙炷香。復欲老僧助拳。因謂之曰。子合喫六十棒。舍汝師而佗求。合喫二十棒。又受鍾山塗糊。合喫二十棒。今到老僧處。猶更云云不。合喫二十棒。適值拄杖不在。併送歸能仁行遣。後忽自知痛癢。吾三人皆犯突吉羅罪。

示月上人

[0256a18] 學者始入道。如月初生。曲彎彎地。及至望。則彌滿。清淨光徧十方。無幽不燭。然尚墮在光影裏。坐在法身邊。未得透脫一路。所以却從十六夜去。漸漸消磨至於晦。如未生時無異。當恁麼時。說與人不得。呈似人不得。只可自知。若絲毫許及不盡。便成滲漏。列在下風。向人背後叉手。若是上上根器。則不在此限。豈不見古靈行脚歸。師問曰。汝出游方。學得幾許佛法。靈云。一似當初未去時。噁。開口便作屎臭氣。月上人相從甚久。切切於道。殊可尚。今以有師有父在堂。意欲歸省。且炷香求語為別。從而謂之曰。子歸與師相見時。儻或問著如何若何。第一不得學古靈亂呈懞袋。恐其効德山行事。則併吾此軸俱為拭不淨故紙耳。

示寧藏主

[0256b07] 語是誑。默是謗。語默向上。別有一竅。從上佛祖未甞敢以正眼覰著。德山.臨濟雖盡力提掇。要且只在左邊立。以手指點而。正定處亦未甞動著一絲頭。若欲真實擔荷。是須向胞胎未具時究取始得。不爾。縱學得盛水不漏。未免離家失業。灼然箇事大難承當。寫至此。寧一見。便喝云。住。住。我未離嘉定時。知大佛坐在九頂山中。直至如今轉身不得。只你這老漢口裏水漉漉地。敢保亦未徹在。噫。三十年弄馬騎。今日被驢撲。

示垕上人

[0256b17] 古宿道。諸方說禪浩浩地。爭似我這裏種田愽飯喫。雖則軟郎當地。看來較之巨靈擘太華之威。猶未猛也。又有聞版聲呵呵大笑。及乎編辟將來。言肚飢。於是乎喜。此又何曾恣騁驢唇。亂呈懞袋耶。今時參究。往往不本源由。動輙撒屎撒尿。良可哂也。垕上人。本色衲子。必不雷同。見此快以糞箕笤用事乃可。

示湘監寺

[0256b24] 湘監寺。乃石田師兄上足。捨其師而從吾游。多歷年所。始歸侍司。後歸庫司。人或曰湘爽拔。非籠檻中物。以予為悞。予曰。昔楊岐輔慈明。振汾陽之道。迫慈明晚參。此亦一小節也。而後應世時。曰。會監寺也會禪。非特一時不知之。至於翠巖有曰。慈明佛法如一隻船。前則大寧。中則黃龍。後自稱而。而不言楊岐。是亦不知之耶。是不可容易而擬之耶。而後續臨際正統。繩繩不泯者。又豈以清濁為累哉。所謂不知則為□。誠不妄也。湘當知人不知未為極。仍須至自不知乃善。

示燈禪客

[0256c11] 燈禪客。乃法戰場中宿將也。大凡出場定當箇事。須是七事隨身。韜略俱備。臨時布置意句。著著有出身之路。頭頭具生殺之機。或背手彎弓。或單刀直入。或迎鋒破的。或詐敗拖旗。所以有擔擎。有借事。有心行。有編辟。纔手蹉脚跌。則性命落在別人手裏。燈真差其要者。故能全身遠害。臨陣對壘。諸方老作往往無奈其何。而於徑山面前猶敢干戈相待。乃持此軸。低情下顏。趨前而曰。久依嚴帳中。從前器械皆使不著。今就師處。別請一箇問頭。隨應之曰。併却咽喉唇吻。置將一問來。

示小師德通禪客

[0256c22] 德通。吾子中不肖者。侍吾最久。而甞病其口多。每欲卸下衲衣。痛與一頓。既默識吾意。遂作廬嶽游。是避此而逃矣。又敢卑辭願求一語。為途中自警。恭而無禮。尤為尀耐。然嗔拳不打笑面。於是引筆而謂之曰。既往。宜早歸。吾晚年雖不澡浴。要子洗脚。無爽吾祝。

示日本爾侍者(住東福)

[0257a04] 道無南北。弘此在人。果能弘道。則一切處是受用處。不動本際而歷遍南方。不涉尋求而普參知識。如是則非特此國彼國不隔絲毫。至於及盡無邊香水海那邊更那邊。猶指諸掌耳。此吾心之常分。非假於它術。如此信得及。見得徹。則逾海越漠。陟嶺登山。初不惡矣。爾侍者俲善財遊歷百城。參尋知識。決明躬大事。其志不淺。炷香求語。故書此以示之。

佛鑑禪師語錄卷第三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70 冊 No. 1382 無準師範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台灣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