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69n1359_009 應菴曇華禪師語錄 第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9 冊 » No.1359 » 第 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應菴和尚語錄卷第九

法語下

示諒禪人

[0543a21] 東林門下無禪道佛法。無向上向下。無之乎者也。無得失勝負。雖聚衲子唯以金剛圈栗棘蓬。跳者不可著力跳。吞者不可著力吞。但退步冷地裏驀然體得如晝錦還鄉。千人萬人中一人半人而。其間肚皮熱底。祇得仰仰羨羨。要且覔佗從來處不得。祇是人人脚跟下本分事。即非強生節目。是故從上老作家。非不以此本分事揭示來學。祇貴各各猛著精彩直截荷負。深入先達閫奧臨濟金剛王寶劒。德山末後句。藥嶠一句子。秘魔叉。俱指。雪峰輥毬。趙州勘破。女子出定。靈雲見桃花。玄沙未徹。此皆一致爾。苟有一絲頭及之不盡則禍生也。大底英特之士不在忉怛。巖頭道利根底一咬便斷。知佗多少省力。然後見佛殺佛見祖殺祖。猶是衲僧門下脫白沙彌。可中逸格超量豈影響之流。而能近傍哉。祇如坐斷天下人舌頭底。還有出身處也無。試請諸方代一轉語看。

示潮上人

[0543b13] 黃面老子四十九年說一藏之乎者也。其間是是非非長長短短。故不勞餘力。洎至末後看佗無折合。却對百萬眾前拈花付囑。其誣之罪不輕。至於達磨西來直指人心見性成佛。果然聽事不真喚鍾作甕。設使具大丈夫氣槩。有潑天大生涯。二六時中脚跟下放光動地。愈沒交涉。這些子沒人情。痛下毒手打翻從上佛祖機關玄妙理性師授子承口耳傳習之弊。如紅爐上一點雪。且不是本地風光。亦非衲僧巴鼻。更說百丈耳聾臨濟三頓興化脫下衲衣雲門拶脚折雪峰輥毬趙州勘破狗子無佛性明眼人落井。以諸大老敲甎打瓦轉見狼藉。苟非明悟此旨切忌莾鹵承當。盖參學初無佗術。祇要放得下一味無心去。自然合道。近來有一種不通方謬漢。或以壁立萬仞為尊貴。或以泯默無聞為極則。或以一切語言文字為變通。如此之類實可哀哉。且道東林見處如何。今年八月十八日。清光看壓海潮來。

示行者了無

[0543c06] 出家乃大丈夫事。何待削髮然後親近知識。盧祖微時鬻薪於市。聞客誦經激其本願。謁黃梅大滿。一見投機隱於碓坊。因聞秀寫偈略露鋒鋩。授衣南渡。至庾嶺。為蒙山道人以不思善惡本初面目念知歸。尋抵番禺顯風幡不動動自於心之語。聞了駭然。看佗祖師從微至著揭示本法。盖非它術。乃自心之達耳。豈待削髮而後見善知識是也。

示行者了心

[0543c14] 割愛辭親為如來種。學出世法了世間相。即是實相矣。所謂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吾知之矣。汝知之乎。事佛之要。勞形苦骨。長年不倦。為眾之念。臥草眠霜。至死不厭。能行是者是真出家。

示檀越徐將仕

[0543c19] 鷲嶺拈花。少林直指。黃梅夜半。大庾嶺頭。自爾曹溪之後此道大振。無非是祇今當人頂[寧*頁]上二六時中受用底一著子。或為佛或為祖。或為寶公。或為十二面。或為三十二應身。或為千手眼。通其變則虗空為口萬像為舌。盡未來際說甚隨類示權應機赴感。卒莫能窮詰其本。豈特寶公倒退三千里。便是黃面老子也無安身立命處。雖然恁麼也得。不恁麼也得。恁麼不恁麼無不中的。至於天下老和尚據曲彔木床。揭示本法與一切人解黏去縛抽釘拔楔。施向上鉗鎚碎衲僧窠臼。其間一箇半箇皮下有血。遇本色人輕輕一劄。直下頓脫從前學解明昧兩歧。卓然挺特觸目遇緣曾無二致。以是願力現殊勝相。或為宰官或為居士或為長者或為比丘。各各契所得心。廓大解脫門。俾一切品類。知有未曾有。悉皆洞明。超生離死絕塵絕迹一段奇特大事。到大休大歇十成絕滲漏處。四生九有五欲八風頓然清淨。使各各頂門金剛眼正。開大施門。濟所未濟應所未應。豈不是大丈夫具超群逸挌點鐵成金底大手段也。

示檀越鄭承務

[0544a14] 上根大智點著便知落處。又豈在搖脣鼓舌然後謂之指南。誠發明眼人一笑耳。是故西天四七唐土二三唯以心契心。初無心可得。若向無心處作道理還同有心。然心之說易會難明。所以祖師道無心無可得說得不明法若了心非心始解心心法。看佗祖師揭示從上佛祖所契心法。豈是和泥合水未得謂得耶。縱饒風吹不入水灑不著。尚恐涉脣吻落路布。則隨後與之痛上錐劄。俾之脫去所得所證之妙。到千人萬人羅籠不住處亦未是好手。更須轉向那邊。撥動向上關捩。初不傷鋒犯手。悉使盡大地人各各活鱍鱍地。豈不是大丈夫具大丈夫事業。苟有絲頭許及之不盡。未免打入葛藤窠裏成群作隊造地獄業。將謂吾佛祖之道止此而。大抵參學末上須就有道宗師。禁得辣手段受得惡拳趯。透到休歇安隱之地。其逆順境界喜怒哀樂五欲八風悉皆清淨不可思議大解脫門。則何往而不利哉。

示珣禪人

[0544b07] 東山演祖云四來兄弟各各呈見解。及乎徵問子細。有者喚作禪道會。有者不喚作禪道會。要且本分事全無些些。誠哉此言。臨濟正傳無出此也。又道世人殺佛殺祖造無間業。一念回心却許懺悔。唯參問未達其由。畢竟成謗般若永劫無由出期。學者當事斯語以悟為則。若是學解傳習口耳之流。此報難逃耳。白雲太師祖道直須悟始得。悟後須遇人始得。你道既悟了便休。又何必須遇人。若悟了遇人底。臨垂手方便之時。著著自有出身之路。不瞎學人眼。若是悟得箇乾蘿蔔底。不唯瞎却學人眼。兼自已動便傷鋒犯手了也。嗄。昔年便有箇乾蘿蔔底。甜却牙齒。東道西說。而今乾底也無。濕底又沒。教緇素箇什麼即得。有時冷地看來恰如患啞箇。直是好笑。其為人手段固遠之遠矣。

示振禪人

[0544b22] 少室生涯。若未踏著如履刀山劒樹。其艱難萬狀。禪人從此多退志。遂為廢人耳。盖乎平生操稟不彌確履踐若存亡。縱使親見釋迦老子亦無柰你何。箇事須是具大丈夫意氣。把從前學解明昧兩歧。直下一刀兩段。祇向十二時中紅塵堆裏逆順界中。忽然信脚踏著。舊時活路通上徹下。全是自家出身要徑。豈不至哉。且如石鞏問西堂。汝還解捉得虗空麼。西堂云捉得。鞏云作麼生捉。西堂以手撮虗空鞏云你不解捉虗空。西堂云師兄作麼生捉。石鞏把西堂鼻孔拽。西堂作忍痛聲云。大殺拽人鼻孔直得脫去。鞏云直須恁麼捉始得。看佗古人得處超量。用時勦絕。等[祝/土]著如大火聚。豈有許多搕[打-丁+(天/韭)]。雖然也是喚鍾作甕。

示慧禪人

[0544c12] 黃面老子初生下時便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後來雲門道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却貴圖天下太平。此便是初生下帶來一星蠱毒子。雲門中之便知落處。拈來用得恰好。居常以此事告示學者。既作黃面老種草。須會祖翁說話始得。若不如此盡是掠虗漢。一日雲門普請般柴擲下云。一大藏教祇說這箇。看佗古人顯示頂[寧*頁]上一著如同電拂。利根底一覰便透。其或尚留觀聽坐在見聞。向衲僧門下何啻白雲萬里。

示如化士

[0544c22] 昔水潦和尚問馬祖如何是西來的的意。祖乃當胸踏倒。水潦忽然大悟。起來拊掌大笑云。也大奇也大奇。百千妙義無量法門只向一毫端上識得根元去也。看佗英特之士。一等踏破草鞋見善知識。終不半前落後。直是操鐵石心。到大休歇處。驀地箭鋒相拄。如龍得水似虎靠山。故是慶快。不妨孤峻。究竟論之。也祇是明見本來自受用現成金剛正體。亦不足為之差也。此體未明時。謂之地水火風無明妄想顛倒。近世有等尊宿凡示學徒。但云地水火風無明妄想顛倒外別有一段事。此真可憐憫也。便是西天九十六種亦不作此見解。本色道流或聞或見得不寒心毛竪。晚之學者宜速遠離此患。乃可為如來種草也。

示伸化士

[0545a11] 衲僧家活計最徑截。不用起一毫頭氣力立地成佛作祖。盖緣近時學道人探頭太過。將謂別有道理。一味向意根下妄通消息。被情識機關流入生滅法中。執生滅法為安樂究竟處。其錯之甚。所以道無以生滅心說實相法。譬如有人妄號帝王自取誅滅。況復法王如何妄竊。信之上祖門風峻絕。豈容依倚棲泊者哉。唯是有力大人方能臨危不悚。直下頓徹本法。如大火聚誰敢當頭覰著。

臻上人為百丈持鉢求語

[0545a20] 佛祖緊要處毫髮不容。驀地踏著此脉却有共語分。近時參問道流多是執我見為究竟法。略不信有好事。纔入本色爐鞴中則討頭不見也。盖緣末上不遇人。承當處莾鹵。坐在得失窠子裏。怕人動著。恐輸却禪。或者云我見處一切是了。長老家却言不是。此祇是用心行。要羅籠我拽轉我。但自把得定便休。此膏肓之疾固不足發藥。參學人切忌此耳。

示曇禪人

[0545b04] 少室家風。祇要當人端的喪却本來面目。然後方可入作。若不如是盡是依草附木精靈。德山道吾三十年提持此事未甞見有一箇獨脫出來底。圓鑑和尚道直饒獨脫出來。也是依草附木精靈。看二老揭示直指之要。豈有一絲頭許與人領覽。至於自得之妙。向衲僧門下猶是貼肉衫子。除非大達之士乃可髣髴耳。

[0545b11] 靈源不昧萬古徽猷。入此門來莫存知解。又道若有一毫頭凡聖情念未盡。未免入驢胎馬腹裏去。古人懸塗毒皷祇要求箇會擊底人。儻善擊之少室家風一任擎展。

示茂化士

[0545b16] 見性周遍。聞性亦然。洞徹十方無內無外。所以道隨緣無作動寂常真。如是施為全真智用。是故巖頭初參德山。執坐具上法堂瞻視。德山云作什麼。巖頭便喝。德山云老僧過在什麼處。巖頭云兩重公案。德山云者箇師僧稍似行脚人。然則父慈子孝。其柰來處未諦當。參學人者裏撿點得出。便知二老人如是施為全真智用。少室高風未至寂寥哉。祇如巖頭便喝。為復理合如是。為復別有生涯。近世禪者被人拈來詰著。多是渾崙吞箇棗。死在得失窠裏。白雲太師祖道。須是具緇素眼始得。若不具緇素眼。未免瞞頇佛性儱侗真如。且作麼生是緇素眼。破木杓。

示璫化士

[0545c04] 學道人莫空依草附木過生。打辨精神透教徹去。老黃龍未見慈明時。一肚皮禪口似紡車。及其見之挺然超詣。大哉此老有是起必死之疾手段也。

[0545c07] 長慶參雪峰玄沙往來三十年。非不精究此道。然未登太山豈敢小天下也。一日見卷簾猛省有頌云。也大差也大差。卷起簾來見天下。有人問我解何宗。拈起拂子劈口打。是謂登太山耶。錯。

示琚化士

[0545c12] 祖師西來特唱此事。祇貴言外領略。直下透頂透底。何待禪床角頭朝呪暮呪。然後為佛法禪道。正是瞎人眼。又不可舍師承而自求。自求而得。真九十六種眷屬也。長慶拈拄杖云識得這箇參學事畢。雲門道識得這箇為什麼不住。二老漢優則同優。劣則同劣。垂手處足可稱尊。若是入理深談猶欠悟在。

示照知殿

[0545c19] 大道坦然本無迷悟。良由眾生顛倒。從妄而興背覺合塵起諸差別。遂有四生六趣九有。致使流浪三界無有休息。如汲井輪互有高下。皆謂之迷。儻能於其間。聞一善言見一善行一念知非。直下頓至如來不動之地。此謂之悟也。然迷悟之由。且初自何而起。謂從心起心不自心。謂從妄起妄不自妄。則心之與妄其安在哉。當知十方虗空生汝心內如片雲點太清裏。如是見徹即知十方虗空不可得故。虗空既不可得。山高海深纖洪長短目前摐然又如何消遣。箇是萬仞崖前一涉子。纔入顧藉。衲衣下事無緣究竟也。思之。

示一化士

[0546a07] 東寺和尚道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劍去久矣爾方刻舟。此正如善射者不問中與不中。盖妙在意前發必中矣。參學人亦復如是。欲期洞明大法。須辦石身心悠久自然諦徹。透到大休大歇處。亦不問生之與死也。聞菩提涅槃真如佛性如風過樹耳。箇些子若打不脫直是礙塞人。從朝至暮恰如打殺人了。未曾還命在。此是做工夫到好處也。不久漆桶破也。捉獲白拈賊也。自納敗闕也。収捨不上也。破家散宅也。沒著死屍處也。衲僧家到得箇田地後。是則是快活無憂。若不就本色宗匠鉗鎚。便打入撥無因果隊裏去。卒牽挽不回。永嘉云豁達空撥因果莾莾蕩蕩招殃禍。於宗門所害非輕。豈不見僧問古德云。上無攀仰下絕躬時如何。古德云放下著。起膏肓之疾無出此也。

示淳化士

[0546a22] 從上佛祖無一念心要做大漢。生死大事方得成辦。然後大漢。自然而至。始謂之釋迦種草也。若有一念馳求成佛作祖底心。此謂之焦芽敗種無復發生也。年來學道人凡見尊宿不問如之若何。祇要人道佗有箇見處便歡喜。殊不知歡喜底便是討閻羅王鐵棒打鬼骨臀欵子也。若是箇漢祇要人道你未在却堪持論。

示延壽雲長老

[0546b06] 從上宗師是第一等放下底人。纔出頭來掀天括地。至竟緣何如此。祇是末上一念正。當其邪師魔外籠不住。便有超宗越格氣宇。不亂親近。至世間起滅了然無寄。唯以生死作頭底。正作頭底時不見有死及不死底。此是古人做工夫處。向這裏斷要徹底明白擴而充之。然後禁得辣手段。到千變萬化處尚恐討頭腦不見。何況半陰半陽半晴半雨而欲獨步大方無復得也。箇一著子自古自今一箇半箇透得底。如鷹挐鷰似鶻捉鳩。有甚費氣力處。回視從前參得底悟得底學得底淹浸得底。直是慚惶殺人。始知從上宗師是第一等放下底人。方得這箇柄𣠽入手便有掀天括地分。所謂間世英特之士無出此也。

[0546b18] 近世道流。不務本。但貴肚皮裏記持多。口裏有可說。祇對士大夫。資談柄快神思。謂之禪道。此大妄語。所招重報。千佛出世。不通懺悔。是佗古人初無道理。一味古朴。百醜千拙。要是肚裏非常惺惺。盖渠專於道故也。一旦驀地咬斷五色索子。跳出解脫深坑。透過悟迷兩字。不妨慶快乎。昔忠國師示學者云。身心一如身外無餘。雲門云。山河大地何處有耶。看佗下箇註脚。逈然超絕。一鎚下便要平步青霄。雖然直饒恁麼也是依草附木。

示覺禪人

[0546c04] 菩提離言說。從來無得人。德山道。我宗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趙州道佛之一字。吾不喜聞。看佗恁麼吹沙走石。早是瞎人眼了。更向棒頭上討活路。一喝下覔出身句。無異捕鼠口。求象牙也。所以從上護惜箇一著子。二六時中。直是無絲頭子虗棄。做到無捫摸處湊泊無門時。却須放下令教虗靜澄湛。應干從前知解道理惡知惡見。悉皆入作不得。便是入道要徑也。一旦洞明脚跟下事。徹底透脫去。亦不辜負釋迦老子苦口丁寧。所謂師子兒眾隨後。三歲便能大哮吼。若是野犴逐法王。百年妖恠虗開口。

示達禪人

[0546c15] 本分衲子。蘊超今越古底氣宇。抱成佛作祖底英槩。直下斷與生死做頭底。到詞窮理盡處死生關脫。如萬仞崖頭撒手豈肯顧藉。至絕氣息時全體活鱍鱍。透從上大眼目宗師。放手脚弄出驚群動眾底餘態。如珠走盤如盤走珠。顯示佛祖拈不出生機一路。如龍得水似虎靠山。向棒喝未施前坐斷電光石火在機用普應間。不妨風行草偃雖萬化千變其實湛然凝寂初無依倚。一味單提接最上機不立階梯。豈居陰界。謂之宗乘。教外別行。撥轉關捩不容擬議。至於拈花鷲嶺直指少林曹溪脫印子。亦不出最初一念。又曰頂[寧*頁]上一著。是佗得底。二六時不露鋒鋩。等閑趯出十有五雙蹉過。古德云。此事唯我能知是也。

示曇禪人

[0547a04] 上古老衲心眼未明。火急就有道而正之。一旦心眼洞明。以本願力。晦迹山林辦累生計。揩磨心識。使及之淨盡無纖毫過患。至遇境逢緣。視之如墻壁瓦礫。絕無一念世間心若太虗空。湛然凝寂謂之金剛正體。淨裸裸地圓陀陁地。然後以無功用行。雖無心應。世。而應世之心。常而無間。雖無心濟物。而濟物之心。霈然無窮。當知上古老衲就有道。而正之契證之妙皎如十日並照。豈造次承荷者哉。

示徐伯壽道友

[0547a13] 佛祖閫域。深奧無際。盖古今固難其人。苟非上根大智孰可造詣者哉。要在頓信誠確。然後乃見捕至覰捕之時。不可以有心求切勿以無心會。又不可離有無而別作勝解也。亦不可即有無而。求出離也。學道人但能於此著精彩。唯是所示之要。久之不患不徹證也。龐居士問馬大師云。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馬祖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龐公言下大悟便云。十方同聚會箇箇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此豈不是透生死截徑。打破牢關底意氣。儻涉道理。即打入野狐隊裏去也。大抵斷要洞明此事。須是決烈之志。向二六時中六根門頭。常時放教淨裸裸地。雖處紅塵閙市酒肆茶坊。如在清淨大解脫門無為境界。堪然凝寂如一座須彌山相似。五欲八風搖撼不動。千魔萬難籠無門。祇者便是得力做工夫入道之蹊徑也。直下從脚跟下推究將去。至成佛地。方見得不願作佛之元由也。從上老宿喧天動地。祇用箇些子。在佛祖謂之頂王三昧。在衲僧謂之祖師巴鼻。在平江人謂之頑賴須知頑之一字。是眾妙之門入得此門千足萬足耳。

令人胡氏求法語

[0547b09] 向上一路非男女等相。但直下著精彩二六時中捕驀地穿透即是令人無量劫來受用底事。今日現行。不曾移易一絲頭。又豈可別有道理也。既信得此段大事因緣及便徹底放下趂康健直教生死兩字洞然明白。豈不快哉。大底人生到老稀之年。是時節至矣。應家務事掉與人荷負者。貴得脚跟下輕便。臨時去住自由。

胡六七娘求法語

[0547b17] 祖師道心自本來心本心非有法。有法有本心非心非本法。胡氏六七娘要見祖師妙心。至容易事。但祗退步向行住坐臥處喫茶喫飯處語言三昧處觀世煩惱處。猛著力一提提取。便是祖師所契之心。與自所證之心。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威光烜赫得大自由豈不是出格真道人也。

胡令人宅萬二小娘子。求法語

[0547b24] 世尊有密語。迦葉不覆藏。箇是從上佛祖得力處。善知識劈頭拈出。不問是男是女。纔宿有靈種底。一見便知落處。豈在忉怛。然後知歸耶。古之凌行婆。鄭十三娘。皆見諸大老宿。悉證無生法忍。吳氏千一娘有信佛之心。但將此心朝夕推究驀徹去。當知世尊密語不覆藏之句。祇是自無盡寶藏也。

答翔鳳山顯忠資福詮長老法嗣書

[0547c08] 老僧自幼出家正因也。方袍圓頂。正因也。念死生未明。撥草瞻風。親近真善知識。正因也。至於出世領眾。今三十餘年。未甞毫髮厚己也。方丈之務。未甞少怠也。晝夜精懃。未甞敢懈也。念眾之心。未甞斯須忘也。護惜常住之念。未甞敢私也。行解雖未及古人。隨自力量行之。亦不負愧也痛心佛祖慧命懸危。甚於割身肉也。念報佛祖深恩。寢食不遑安處也。念方來為道衲子心地未明。不啻倒懸也雖未能盡古人之萬一然此心不欺也長老隨時。吾三四載凜然卓卓可喜。去年夏末命悅眾。是吾知長老也。吾謝鍾山。寓宣城昭亭。未幾赴姑蘇光孝。方兩月。長老受鳳山之請。道由姑蘇。首來相見。道義不忘如此也。別後杳不聞耗。正思念間。懷淨上人來。承書并信物。方知入院之初開堂。為吾燒香。乃知不負之心昭廓也。今既為人天眼目。與前來事體不同也。果能如吾自幼出家。為僧行脚。親近真善知識。以至出世住持。其正因行藏。如此行之。則吾不妄付授也。又何患宗門寂寥哉。至祝。無以表信。拂子一枝。法衣一頂。幸収之。紹興壬午七月初七日。住平江光孝應庵老僧 某書復。

應菴和尚語錄卷第九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9 冊 No. 1359 應菴曇華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