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69n1359_001 應菴曇華禪師語錄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9 冊 » No.1359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1359-A 應庵和尚語錄序

[0506a05] 道不可以言傳。不可以情解。不可以識識。夫如是則應庵語錄。將何用哉。自昔古尊宿。未甞有無言者。如以黃葉止小兒啼。坐斷中邊。超脫三際。謂之參活句。非學語之流所能解也。後世師法之是之謂不朽。此應庵所以不得默默而但。師頃掛錫天台護國。為元布袋所稱賞。請為第一座。軒然如野之出雞林。自是諸方。聲名籍甚。紹興丙子。余去郡三衢。乃遇諸途。少留于白寺。夜話終夕。而論辯從橫。如大川東注。袞袞莫知窮極。如駕輕車就熟路。周遊四方。而無留礙也。以是期此公必能振起楊岐一宗。後果遍住名山。所至雲衲歸重。最後天童法席尤盛。肩相摩袂相屬。隨其根器。聞其法者。咸有所得。顯忠詮又其嶄嶄出頭角者。既住鳳山。即編類師生平所說為一帙。以傳後學。厥志可為勤矣。所謂從苗辯地。因語識人。則不可無此錄。然以正眼觀之。借使如珠走盤。空花亂墜。猶未是見應庵道理。斯事實難商攉。有志之士。宜著精彩。則師之話行也必矣。松居士錢(端禮)序。

應菴和尚語錄目錄

  • 序文(嚴康朝撰)
  • 目錄
  • 卷第一
    • 住處州玅嚴禪院語錄
    • 衢州桐山明果禪院語錄
    • 蘄州德章安國禪院語錄
  • 卷第二
    • 饒州報恩光孝禪寺語錄
    • 饒州東湖薦福禪院語錄
  • 卷第三
    • 饒州莞山寶應禪院語錄
    • 廬山歸宗禪寺語錄
  • 卷第四
    • 婺州寶林禪寺語錄
    • 婺州報恩光孝禪寺語錄
    • 再住歸宗禪寺語錄
    • 江州東林太平興龍禪寺語錄
  • 卷第五
    • 建康府蔣山太平興國禪寺語錄
    • 平江府報恩光孝禪寺語錄
  • 卷第六
    • 明州天童山景德禪寺語錄
    • 小參
  • 卷第七
    • 法語上
  • 卷第八
    • 法語中
  • 卷第九
    • 法語下
  • 卷第十
    • 頌古
    • 真贊
    • 偈頌
    • 佛事
    • 塔銘祭文(附)

No. 1359

應菴和尚語錄卷第一

初住處州妙嚴禪院語錄

[0506c21] 師受請 判府左司。度疏。師拈示眾云。此是判府左司。兩手分付。謂之無盡藏頂王三昧。言言見諦。句句朝宗。若也知得。更不重說偈言。若也未知。輙煩僧官。對眾宣讀。

[0507a01] 陞座。僧問。一法若有。毗盧墮在凡夫。萬法若無。普賢失其境界。去此二途。請師速道。師云。天長地久。進云。親切蒙師指示。一句無私利有情。師云。知恩方解報恩。進云。昨夜清風生八極。今朝流水漲前溪。師云。追風天馬戴麒麟。進云。非但左司承此善。學人禮拜謝師恩。師云。未放你在。僧禮拜。師云。脚跟下失却。

[0507a07] 師乃云。寶劒揮空。乾坤失色。掀翻是非窠窟。截斷生死根株。有佛處不得住。地久天長。無佛處急走過。河清海晏。三千里外一句全提。更無絲毫滲漏。堪與佛祖為師。作箇人天牓樣。正恁麼時。轉凡成聖一句作麼生道。委悉麼。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

[0507a12] 入院上堂。僧問。遠離光孝。來赴妙嚴。如何是不動尊。師云。一別蓮城五日程。進云。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礙白雲飛。師云。老僧不曾動步。進云。今日得聞於未聞。師云。急須吐却。進云。昔日楊岐。今朝和尚。師云。這裏著不得。進云。爭柰公案現成。師云。將謂你是箇漢。僧云。劄。師云。未在 師乃云。孤峰萬仞。鳥道虗玄。名利杳忘。是非頓絕。直得猿吟古木。虎嘯幽巖。碧落青霄。道人活計。雖然恁麼。更須知有人境俱奪向上一竅。乃竪拂云。天上有星皆拱北。人間無水不朝東。

[0507a21] 上堂。大道只在目前。要且目前難覩。欲識大道真體。不離聲色言語。言語動用了無交涉。且大道真體在什麼處。良久云。可憐傅大士。處處失樓閣。

[0507a24] 出隊歸上堂。透過鐵壁銀山。紅塵閙市全彰古佛家風。經過酒肆茶坊。突出衲僧巴鼻。冷笑諸方寒木。坐在無魂必死之地。妙嚴有些子神通。為汝諸人出氣。卓拄杖云。三十年弄馬騎。却被瞎驢受記。又卓一卓下座。

[0507b05] 上堂九年面壁。壞却東土兒孫。隻履西歸。鈍置黃面老子。以拄杖劃一劃云。石牛欄古路。一馬生三寅。

[0507b07] 上堂。黃蘗老婆。大愚饒舌。佛法無多子。正眼瞎驢滅。驀拈拄杖云。妙嚴突出拄杖。三人證龜成鼈。以拄杖卓一卓云。拄杖子善甄別。硬却脊梁。莫教漏泄。觀音菩薩將錢買胡餅。放下却是一塊生鐵。遂擲下拄杖下座。

[0507b12] 上堂。大丈夫須猛烈打破從前伎倆。直下斬釘截鐵。拈却佛祖機。却繫驢橛。豈不見。睦州為人太親切。拶得雲門脚折。後來兒孫不辨端倪。却向推門處辨別。若也恁麼參禪。驢年未得休歇。妙嚴不惜眉毛。與你當頭拈出。驀拈拄杖擲下云。南贍部洲人。常在北單越。

[0507b18] 上堂。舉僧問大隋。如何是和尚家風。隋云。赤土畫簸箕。僧云。如何是赤土畫簸箕。隋云。簸箕有唇。米跳不出。師云。諸人還知大隋落處麼。妙嚴更為頌出。簸箕有唇。米跳不出。天下衲僧赤[骨*歷]。更須撥轉上頭關。十方世界黑似漆。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0507b23] 上堂。荊棘林中紅爛。破驢脊上蒼蠅。韓信臨朝底。洞山佛無光。者一隊漢。朝打三千。暮打八百。有什麼罪過。只如銅沙羅裏滿盛油。汝諸人又作麼生。良久云。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

[0507c03] 上堂。舉玄沙問鏡清。不見一法。是大過患。且道不見什麼法。清指露柱云。莫不是者箇法麼。沙云。浙中清水白米許你喫。若是佛法未夢見在。師云。鏡清放頑。佛祖也不柰何。若非玄沙深辯來風。幾被露柱吞却。有人辯得出。妙嚴兩手分付。

[0507c08] 上堂。百草頭上。罷却干戈。萬仞峰前。縱橫遊戲。暗嗟魯祖面壁。一味祇貪瞌睡。翻笑睦州見僧與我提一桶水。當恁麼時。臨濟喝若雷奔。也拈放一邊。德山棒如撒星。亦置之一處。妙嚴有一條活路。與汝諸人共行。遂一圓相云。東山下左邊底。

[0507c13] 浴佛上堂。僧問。黃面老子二千年前有一段不了底公案。請和尚為佗批判。師云。仰面不見天。低頭不見地。進云。祖禰不了。殃及兒孫。師云。莫謗佗好。進云。既是清淨法身。本無出沒。因甚年年將惡水潑佗。師云。要佗知痛痒。進云。只如雲門大師道。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却。未審具什麼眼目。師云。盡大地人不知落處。進云。雲門大師雖則坐斷乾坤。爭柰落在釋迦老子圈繢裏。師云。賊是賊捉。師乃云。德山拆却佛殿。雲門一棒打殺。麻三斤殿裏底。杖林山下竹筋鞭。三遭痛棒。九到洞山。若作佛法商量。爛却舌頭。不作佛法商量。墮坑落塹。到這裏。黑漆拄杖。有屈無叫處。古廟香爐雖冷。燒殺闍梨。正恁麼時如何。武陵老。臺榭綠陰多。

[0508a02] 上堂。拈拄杖云。昔白雲端師翁道。古人留下一言半句。未透時撞著鐵壁相似。忽然一日透後。方知自便是鐵壁。且道如今作麼生透。乃云鐵壁鐵壁。師以拄杖卓一卓云。鐵壁鐵壁。急急如律令勑。下座。

衢州桐山明果禪院語錄

[0508a08] 入院開堂。拈香云。此一瓣香。恭為
今上皇帝祝延聖壽萬歲萬歲萬萬歲。次拈香。奉為
判府中書舍人兩廳通判闔郡文武尊官。伏願。增崇祿位。又拈香云。此一瓣香。奉為先住宣州彰教。後住平江虎丘山雲巖禪院隆和尚。爇向爐中。用酬法乳之恩。一任天下衲僧。敲甎打瓦。遂衣就坐。烏巨山雪堂和尚白槌竟。師云。證第一義諦空。名師子吼。師子既吼。狐狼屏迹。異類潛蹤。莫有共相出手底麼。出來相見。僧問。德山入門便棒。是箇金剛圈。臨濟入門便喝。是箇金剛圈。只如睦州見僧便云擔板漢。是箇什麼。師云。是箇鐵塊子。進云。忽有箇道是箇栗棘蓬。又作麼生。師云。頭入膠盆。僧云。從前汗馬無人識。只要重論盖代功。師云。九九八十一。

[0508a20] 師乃云。善言言者言所不能言。善迹迹者迹所不能迹。言迹既盡。猶是就理變通。向衲僧門下未足觀光。是故。從上佛祖。提持正印。密付要旨。若不具別緇素大眼目。如何跂及。豈不見。世尊在菩提樹下。明星現時成等正覺。爾時大地眾生。同得同證。於四十九年。曲盡老婆心。末後向百萬大眾前拈花。獨有迦葉微笑。便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分付摩訶大迦葉。敢問諸人。且道有分付無分付。若道有分付。則埋沒迦葉師兄。若道無分付。則辜負釋迦老子。這裏若涇渭不分。則靈山付囑遂為虗設。正當恁麼時。還有人道得麼。若也道得。明果價增十倍。苟或未然。雪後始知松柏操。事難方見丈夫心。復舉。保壽開堂。三聖推出一僧。保壽便打。三聖云。與麼為人。瞎却鎮州一城人眼去在。保壽擲下拄杖歸方丈。師云。叢林中商量盡道。保壽三聖是作家爐鞴。本分鉗鎚。有什麼交涉。殊不知。二老被這僧一拶。直至而今扶不起。今日莫有為二老雪屈底麼。出來與明果相見。有麼。驀拈拄杖擲下云。龍蛇易辨。衲子難瞞。

[0508b15] 上堂。舉米胡令僧問仰山。今時人還假悟也無。山云。悟則不無。爭柰落在第二頭。其僧回舉似米胡。胡深肯之。師云。米胡提本分鉗鎚。仰山展劒刃上事。二老於唱教門中。足可稱尊。若向衲僧門下。總是喫棒底漢。

[0508b20] 上堂。九九九。釋迦老子不知有。翻轉面皮。伸出毛手。握金剛鎚碎窠臼。突出無位真人。一一面南看北斗。下座。

[0508b23] 浴佛上堂。釋迦老子初生下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後來雲門道。我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貴圖天下太平。師云。雲門此話雖行。未免落佗陷穽。黃面老子。末上賣峭。正是附草附木。二俱不了。以左手拍禪床云。過這邊著。汝諸人還見明果落處麼。珊瑚枕上兩行淚。半是思君半恨君。

[0508c05] 上堂。僧問。大慧禪師道。無之一字。是斷生死刀子。還端的也無。師云。恁麼說話。未夢見趙州在。進云。忽有人問和尚狗子還有佛性也無。未審如何。師云。無僧禮拜。乃舉。僧問雲門。不起一念還有過也無。門云。須彌山。師云。雲門道得不妨諦當。要且落在第二頭。若時明果即不然。忽有人問不起一念還有過也無。只對佗道。致將一問來。

[0508c12] 聖節上堂。聖諦第一義。高而無上。廣不可極。淵而無下。深不可測。乾坤依此而覆載。日月依此而照臨。虗空依此而寬廣。萬靈依此而變通。故我林下道人。依此學無為法。悟無生忍。且道。報恩一句作麼生道。一爐沉水一聲佛。仰祝吾。

[0508c17] 皇億萬年。

[0508c18] 韓太尉入山上堂。舉朱行軍入南際寺齊僧。執手爐行香。乃云。直下是。直下是。時有僧云。直下是什麼。行軍便偈。僧云。行軍是。佛法中人。惡發作麼。行軍云。你作惡發會那。僧便喝。行軍亦喝云。鈎在不疑之地。遂呼左右。認取者僧著。師云。行軍拈出倚天長劒。者僧披襟敢衝雪刃。雖然兩不相傷。爭柰二俱弄險。今日承宣太尉入山齋僧。雖無如是問答。須知此話行。此話既行。且道。說箇什麼。臥龍纔奮迅。丹鳳亦翱翔。

[0509a02] 上堂。三世諸佛眼裏無筋。六代祖師皮下無血。明果咬定牙關。[跳-兆+孛]跳也出佗圈繢不得。何故。南泉斬猫兒。

[0509a04] 上堂。千溪水冷。萬壑雲寒。無位真人乾屎橛。金剛寶劒破牢關。多年曆日最靈驗。百尺竿頭子細看。瞎却眼啞却口。無孔鐵鎚成隊走。且腦後一句是第幾機。喝一喝云。耶舍塔中敲鐵磬。天台鴈蕩絕人行。復舉趙州訪茱萸。至法堂上。從東過西。從西過東。萸云。作什麼。州云探水。萸云。我者裏一滴也無。探箇什麼。州以杖靠壁而出。師云。茱萸一滴也無。滔天白浪。趙州以杖靠壁。不犯波瀾。雖然二老同死同生。爭柰明果未肯放過在。

[0509a13] 上堂。舉南院示眾云。赤肉團上。壁立萬仞。有僧出云。赤肉團上。壁玄萬仞。豈不是和尚語。院云是。僧便掀倒禪床。院云。者瞎漢便打。師云。也是勾賊破家。若非者僧敢捋虎鬚。爭見南院汗馬功高。雖然。明果更資一路。赤肉團上。壁立萬仞。若有僧出劈脊便打。何故。殺人刀活人劒。具眼者看。

[0509a19] 上堂。少室巖上。風吹石裂。大徹堂前。冷。大丈夫漢。一刀兩斷。驀拈拄杖云。汝諸人還知明果拄杖麼。良久卓一卓云。龍得水時添意氣。虎逢山色長威獰。

[0509a23] 上堂。舉修山主頌云。二破不成一。一法鎮長存。若作一二會。永劫受沉淪。師云。坐殺修山主也。直饒不作一二會。不免入驢胎馬腹。是汝諸人十二時中行住坐臥還知放身命處麼。豈不見道。不是河南便河北。喝一喝。下座。

[0509b04] 上堂。舉睦州問僧。近離甚處。僧便喝。州云。老僧被你一喝。僧又喝。州云。三喝四喝後如何。僧無語。州便打。者掠虗漢。師云。叢林中商量道。待佗道三喝四喝後如何。便與掀倒禪床。不然。拽坐具劈口摵。不然拂袖便行。不然更與一喝。恁麼說話。要稱為達磨兒孫。大遠在。漆桶參堂去。下座。

[0509b10] 上堂。舉僧問雲門。殺父殺母佛前懺悔。殺佛殺祖向什麼處懺悔。雲門云。露。師云。雲門露猛如虎。達磨師不是祖。豈不見。鹽官老。須彌為槌。虗空為鼓。又不見。禾山老。解打鼓。休莽鹵。甜瓜徹蒂甜。苦瓠連根苦。喝一喝。下座。

[0509b15] 烏巨山雪堂和尚到。上堂云。臨濟三遭痛棒。高安灘上知歸。興化於大覺棒頭。深明黃蘗意旨。山中兄弟。雖然不多。各各病在膏。若非師叔和尚到來。明果豈敢妄通消息。少間下座。與諸知事頭首大眾同伸拜請。伏望慈悲。痛垂發藥。

[0509b20] 上堂。萬里無寸草。青天轟霹。十字街頭癡漢。棒打不死。釣魚船上謝三郎。一向賣峭。有句無句。如藤倚樹。樹倒藤枯。溈山呵呵大笑。且道。明什麼邊事。禹力不到處。河聲流向西。

[0509b24] 上堂。僧問虗空消殞時如何。師云。离婁行處浪滔天。復舉。雪峰。巖頭。欽山。參德山。欽山問。天皇也漝麼道。龍潭也漝麼道。未審和尚作麼生道。德山云。汝試舉天皇龍潭底看。欽山擬議。德山便打。欽山被打。歸延壽堂云。是即是。打我太煞。巖頭云。你恁麼。佗後不得道見德山。雪竇拈云。欽山置箇問端。甚是奇特。爭柰龍頭蛇尾。汝試舉天皇龍潭底看。坐具便[打-丁+慼]。大丈夫漢。捋虎鬚也是本分。佗既不能德山令行一半。若盡令行。雪峰巖頭總是涅槃堂裏漢。師云。宗師非具透關眼有格外機。臨垂手之際。又焉能辨其緇素。只如德山令行一半。雪竇還免得也無。既不能免。當時若從德山門下過也。是喫棒底漢。驀拈拄杖云。還見德山麼。乃卓一卓云。賊是小人。

[0509c13] 月旦上堂。召大眾云。三日前五日後。若不揮劒。漁父栖巢。明果有一轉語。也要諸人共知。犀因翫月紋生角。象被雷驚花入牙。下座。

蘄州德章安國禪院語錄

[0509c18] 入院上堂。僧問。機不離位。用處停機即不問。未審萬機不到處如何通信。師云。一舉四十九。進云。坐斷十方去也。師云。你要啞却老僧口那。進云。和尚是什麼心行。師云。你也是什麼心行。進云。只這裏還著者一句子得麼。師云。著得千句萬句。進云。只如萬機不到處。作麼生行李。師云。萬機不到處。七穿八穴。進云。爭柰淨躶躶無依。赤洒洒全露。師云。是上座得力處。進云。只如僧問香嚴。不慕諸聖。不重靈時如何。香嚴道。萬機休罷。千聖不携。疎山具什麼眼腦。不肯香嚴。師云。闍梨納敗愈甚。進云。肯諾不得全。還明得香嚴意也無。師云。爛却你舌頭。進云。肯則肯佗諸聖。諾即諾自靈。香嚴不肯疎山。又如何話會。師云。平地上喫交。進云。疎山後問鏡清。肯諾不得全。道者合作麼生。清云全歸肯諾。此理如何。師云。失却拄杖子。僧提起坐具云。爭柰者箇何。師云。錯認定盤星。進云。疎山道不得全。又作麼生。清云。箇中無肯路。還得[祝/土][祝/土]底也無。師云。腦後見腮。進云。學人肯不存。諾不立時如何。師云。草裏輥。進云。任從天上輥。不向地中埋。師云。却較些子。僧禮拜。師云。得箇驢兒便喜懽。

[0510a13] 師乃拈拄杖云。三世諸佛也與麼。六代祖師也與麼。天下老和尚也與麼。章山更與諸人為蛇畫足。卓一卓云。萬機俱寢削。一箭中紅心。復舉。夾山會下有一僧。到高亭纔禮拜。亭便劈脊打。僧云和尚莫打某甲。又禮拜。亭又打趕出。其僧舉似夾山。山云會麼。僧云。不會。山云。賴汝不會。汝若會。即夾山口啞去。師云。高亭一期忍俊不禁。爭柰拄杖放行太速。者僧當時若是箇漢。莫道高亭夾山。便是達磨出來也斬為三段。何故。家肥生孝子。國覇有謀臣。

[0510a22] 上堂云。少室峰前。漆桶話墮。曹溪路上。賺殺闍梨。是汝諸人還曾夢見也未。豈不見道千年田八百主。蟭螟蟲吞却虎。復舉。臨濟問院主。什麼處去來。主云。州中糶黃米來。濟以拄杖劃一劃云。還糶得者箇麼。主便喝。濟便打。次典座至。濟舉似典座。座云院主不會和尚意。濟以柱杖劃一劃云。你又作麼生。座禮拜。濟又打。黃龍南禪師拈云。院主下喝。不可放過。典座禮拜。放過不可。臨濟令行。歸宗放過。三十年後。有人說破。大溈和尚拈云。院主下喝。典座禮拜。臨濟令行。古今獨邁。師云。二老漢雖力荷綱宗。檢點來。未免依草附木。殊不知。大小臨濟。被者兩箇漢。破家散宅。還會麼。殺人刀活人劒。

[0510b10] 上堂。舉芙蓉和尚初參歸宗問。如何是佛。宗云。我向你道。你還信否。芙蓉云。和尚誠言。焉敢不信。宗云。即汝是。曰如何保任。宗云。一翳在眼。空花亂墜。法眼拈云。歸宗若無後語。有什麼歸宗也。法眼與麼道。正是盲人摸象。乃拈拄杖云。汝等諸人要見章山為人處麼。擲下云。三十年後。

[0510b16] 上堂。舉僧問仰山。法身還解說法否。山云。我說不得。別有一人說得。僧云。即今在什麼處。山乃推出枕子示之。溈山云。寂子用劒刃上事。師云。若是劒刃上事。仰山何曾會用。忽有箇衲僧出來問章山。法身還解說法否。也只向佗道。我說不得。別有一人說得。又問說得底人。在什麼處。只對佗道。三生六十劫。

[0510b22] 上堂。舉僧問百丈。如何是奇特事。丈云。獨坐大雄峯。僧禮拜。丈便打。師云。大小百丈。答話不了。

[0510b24] 上堂。舉六祖受道之後。過法性寺。坐廊廡間。暮夜風颺剎幡。二僧對論。一云風動。一云幡動。往復不。六祖曰。可容俗流輒預高論否。二僧曰。願聞其義。祖曰。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師拈云。一盲引眾盲。相牽入火坑。

[0510c05] 上堂。德章老瞎禿。從來沒滋味。拈得口失却鼻。三更二點唱巴歌。無端驚起梵王睡。喝一喝云。我行荒草裏。汝又入深村。

應菴和尚語錄卷第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9 冊 No. 1359 應菴曇華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