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68n1315_044 古尊宿語錄 第44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8 冊 » No.1315 » 第 44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古尊宿語錄卷之四十四

   寶峰雲庵真淨禪師住金陵報寧語錄三

[0291c15] 上堂。今朝欲入室。侍者報言參。搥鐘并擊鼓。分明為指南。非但鐘鳴鼓響。飛禽走獸。草木叢林。森羅萬象。昨日仁上人設齋。一一為諸人徹困。還有知恩報恩者麼。老僧亦在其間。良久。云。欲知端的意。盡在不言中。下座。

[0291c20] 上堂。今朝二月二十五。金銀琉璃握成土。禪家如意自在心。妙用縱橫無不是。彼此男兒大丈夫。勸君莫咬他人語。

[0291c23] 上堂。三月本不生。二月何曾滅。不滅與不生。人心自分別。分別既不生。一切皆寂滅。山河大地不可不寂滅。如今一一現前。不可不寂滅。大眾。還入此境界麼。即今又總在何處。喝一喝。下座。

[0292a03] 上堂。今朝三月初五。天地不晴久雨。雲門劄意分明。衲僧如何伸吐。驀拈拄杖云。雲門大師來也。劄。久雨不晴。臨時變化。不涉途程。遂擲下云。切忌隨他拄杖子去。下座。

[0292a07] 上堂。今日三月十朝。衲僧知見雄豪。步步直須有主。擬議打折驢腰。

[0292a09] 上堂。先上座煑栗黃粥供養禪眾。喫了總飽地。掛起鉢盂。知恩方解報恩。三十年後不得辜負趙州老。直饒當下見得倜儻分明。不隨古人言語所轉。各證無生法忍。得大解脫。須知三年一閏。九月重陽。是何宗旨。喝一喝。下座。

[0292a14] 上堂。今朝九月初五。佛法未甞間阻。開單心印發光。何況上來下去。大眾。了然生死不相干。快樂自在。喝一喝。下座。

[0292a17] 上堂。今朝九月初十。衲僧門風壁立。不是宗乘強為。欲破禪家法執。遂拈拄杖云。若喚作拄杖子。翳汝眼睛。不喚作拄杖子。避色逃聲。乃擲下云。還我師子兒來。喝一喝。下座。

[0292a21] 上堂。今朝九月十五。月色十分顯露。人心纔有是非。便被浮雲點污。喝一喝。下座。

[0292a23] 上堂。今朝九月二十。大道本無拘執。放開把住自由。還要人人悟入。喝一喝。下座。

[0292b01] 因施主上堂。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僧俗男女平等心。一一皆同證法界。

[0292b03] 上堂。今朝十月初十。滴水滴凍。禪眾上來。長老說夢。忽然夢裏覺來。顯發人人佛之妙用。乃垂一足云。不是佛之妙用。又喝一喝。云。不是佛之妙用。大眾上來下去。不是佛之妙用。復召云。大眾。分明是夢。 師一日到法座前。乃提起數珠。復顧視云。大眾。數珠一百八。便歸方丈。

[0292b09] 上堂。茲日夏首。眾僧結制之辰。泐潭山比丘克文與清淨大眾。踞菩薩乘。修寂滅行。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本際。涅槃自性無繫屬故。今我敬請不依聲聞。當與十方如來及大菩薩三月安居。為修菩薩無上妙覺大因緣故。離諸垢染清淨梵行。若能如是。所謂如蓮華不著水。心清淨超於彼。

[0292b15] 上堂。清大師則上人。數年在浙中緣化石筧供具等。比者迴山不勝欣喜。然於道人分上。一切所作而無作意。既無作意。則是無功用大解脫法門。所謂無為而無所不為。信手拈來不勞心力。種種聖像.種種經卷.種種莊嚴.種種供具.種種佛事。驀拈拄杖云。總在拄杖頭上。東涌西沒。南涌北沒。撒開也堂上庫下。佛殿僧堂。及諸寮舍。種種莊嚴。種種清淨。法喜禪悅。遂擲下云。撲亦撲不破。蕩亦蕩不散。來無所從。去無所至。無成無壞。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若信不及。華藏世界所有塵。一一塵中現法界。寶光化佛如雲集。此是如來剎自在。却還清公大師。伏惟珍重。

[0292c02] 上堂。今朝四月二十五。為報禪家莫莽鹵。淥水青山在目前。一一分明佛淨土。擬心早不淨了也。不擬心又作麼生。歸堂喫茶。

[0292c05] 上堂。倐忽又是五月。時節交參。總別同異成壞重重。一一融通皎潔。驀拈拄杖云。一切時分總在拄杖頭上。不見有一塵.一眾生不成佛者。且道泐潭山一眾。有不成佛者也無。乃擲下云。是成是壞。喝一喝。下座。

[0292c09] 上堂。今朝五月復端午。隨眾生心解分布糉子。雖然應所知。要須一一知來處。且道從什麼處來。驀拈拄杖云。若知拄杖子來處。即知一切法來處。所以道。隨眾生心。應所知量。循業發現。只如大眾從甚麼處發現。一一分明在目前。若知發現。不妨奇特。若也不知。何名出家。遂擲下云。只者末後一著。也大難會。喝一喝。下座。

[0292c16] 上堂。今朝五月半。為眾決定斷。普請共成佛。不須怪老漢。下座。

[0292c18] 出外歸上堂。古人所謂有物流動。人之常情。情若不生。則老僧出入動靜。無去來之作。自然人事周徧。又何妨遊戲神通藏法喜禪悅樂。則與大眾同住如來寂滅海究竟覺。喝一喝。下座。

[0292c22] 上堂。今朝六月又初一。為報諸人莫自屈。日用無非大智門。摩訶般若波羅蜜。

[0292c24] 上堂。般若靈智。二親而歸佛國。沙門誠信。設一飯以飽禪僧。因緣既在。功德何窮。驀拈拄杖云。所謂靈源明皎潔。枝派闇流注。乃擲下云。參同不二心。歸堂喫茶去。喝一喝。下座。

[0293a04] 上堂。今朝六月二十。却歎時光催急。看看解夏到來。拂拭拄杖與笠。無非妙用神通。盡是心心證入。不須向外馳求。拋却自家城邑。

[0293a07] 上堂。今朝又是七月一。夏去秋來自相失。各悟自性無生。人人當下成佛訖。大眾。莫道我不受者惡水潑。如今叢林多作此解。

[0293a10] 上堂。舉。古德問僧云。是什麼聲。云。虵蛟蝦聲。德云。將謂眾生苦。更有苦眾生。又有古德問僧曰。是什麼聲。曰。雨滴芭蕉聲。德曰。莫謗如來正法輪。 師云。有一轉語。可以安定國。主聖臣賢。有一轉語。國清才子貴。家富小兒嬌。若是辨得出。許你於十字路頭。不畜一粒米。不種一莖菜。接待往來真善知識。若辨不出。炙脂帽子。鶻臭布衫。且與麼東過西過。喝一喝。下座。

[0293a17] 上堂。但以禪門了却心。頓入無生知見力。驀拈拄杖云。不是無生。[祝/土]著你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不是知見。誰不明了。誰不具足。阿誰無分。不是頓入。閻老子呵呵大笑云。泐潭山裏一眾。若於者裏薦得去。盡作雲門烜赫兒孫。若薦不得。總屬閻羅老子所管。遂擲下拄杖。下座。

[0293a23] 上堂。昨日有人從袁州來。却得洪州信。說道長安米價高。福建路茘枝熟。前三三。後三三。泐潭山裏五日一參。下座。

[0293b02] 上堂。今朝又是九月一。暑往寒來春復秋。須信人人一段事。不同時節逐遷流。既是人人一段事。為什麼有信者。有不信者。不見世尊云。一雨所潤。三草二木。

[0293b05] 上堂。舉。古人云。如珠在盤。不撥而自轉。只如大眾開單展鉢。拈匙把筯。一切時中所作所為。又何假人撥而後轉。乃至雲門糊餅.趙州栢樹.德山棒.臨濟喝。又何假人撥而後應。自是你諸人不悟後錯會。又干他糊餅.栢樹.棒喝甚麼事。豈不見六祖大師云。汝當一念自知非。自靈光常顯現。

[0293b11] 上堂。舉。雲門大師云。盡大地是箇解脫門。枉作佛法會却。何不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師云。大小雲門錯下名言。好與三十棒。如今既不喚作山。不喚作水。又喚作什麼。若有明眼衲僧辨得出。三十棒却還泐潭。若辨不出。三十棒分付闍棃。喝一喝。下座。

[0293b16] 上堂。舉。祖師云。正說知見時。知見即是心。當心即知見。知見即如今。 師云。若道是教外別傳。又說道即如今。況此一心知見。為復是諸人即今一心知見。為復是諸佛知見。若道是諸人即今一心知見。有底又不肯。說心說性。若道是諸佛知見。又有何差別。試為泐潭定當看。若定當不出。虗消信施。

[0293b22] 上堂。今朝十一月。節候又嚴寒。倐忽光陰過。死生君自看。是日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須知人人赤肉團上有一物。能隨萬事變。不逐四時凋。且道是什麼。喝一喝。下座。

[0293c02]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學人自。門云。遊山翫水。 師云。且道雲門答這僧。不答這僧。莫謗雲門好。若道不答這僧。什麼處是不答處。眾中多是師承學解。承言者喪。縱不在文字語言上。又打在無事裏。所謂滯句者迷。若識得雲門大師。即識得自。可見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名為觀自在。

[0293c08] 上堂。祖師西來。教外別傳。所謂如牛駕車。車若不行。打車即是。打牛即是。大眾。人各有一頭水牯牛。駕箇車子。即是毛色有異。心相不同。有赤者.白者.青者.黃者.黑者。如今莫待下痛鞭。各自拽箇車子。歸堂喫茶去。下座。

[0293c13] 元旦日上堂。問話畢。師云。一問一答。皆是當人各各神通光明。清淨妙心。一一從自運將出來。烜赫現前。自是眾生迷情。不覺不知。改旦新元。伏惟知事.首座.大眾尊候萬福。良久。云。昨日今朝事不同。人人依舊主人翁。雖然平等添新歲。夢覺元來總是空。是空却不空。二十空門元不著。一性如來體共同。喝一喝。下座。

[0293c20] 供養羅漢上堂。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未有一法不從心之所生。心若滅也。一切法滅。所以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三際既不有。一心何所生。大眾。但盡浮想。盡證阿羅漢。浮想不盡。總屬流浪生死。喝一喝。下座。

[0294a01] 上堂。古人云。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雲門云。一切智通無障礙。拈起扇子云。釋迦老子來也。又拈起扇子云。[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好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佛手開驢脚步。東西生緣別處。喝一喝。下座。

[0294a07] 上堂。今日供養羅漢。夜來四方高人諷誦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一遍。大眾。作麼生是安樂行。擬心早不安樂了也。乃喝一喝。云。豈不是安樂行。如何是透法身。北斗裏藏身。豈不是安樂行。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庭前栢樹子。豈不是安樂行。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糊餅。豈不是安樂行。以至僧俗大眾。一一清淨光明住持。豈不是安樂行。乃至一佛二菩薩.一一羅漢.一一辟支佛。無不清淨實相住持。所謂安樂行也。大眾。唯有髻中寶珠不妄與之。雖然不與。亦人人具足。十二時中光明烜赫。阿誰欠少。還會麼。歸堂喫茶去。喝一喝。下座。

[0294a18] 上堂。衲僧門下有賓有主。有時賓也。和其光。同其塵。四五百條花柳巷。二三千處管絃樓。有時主也。奪賊馬。殺乎賊。披毛戴角入來。優鉢羅花火裏開。大眾。只如賓主未分時如何。今朝三月十五。

[0294a22] 章江長老來。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諸佛出身處。門云。東山水上行。泐潭即不然。若有人問。如何是諸佛出身處。但向伊道。遠離洪井。深入寶山。大眾。且道是同是別。忽有箇衲僧出來云。這裏是什麼所在。說同說別。也難得。須是實到這田地始得。若未到。且不得草草。

[0294b04]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學人自。門云。遊山翫水。而今多作自會。承言者喪。既不作自會。又作麼生會。滯句者迷。德山入門便棒。其僧擬議。山云。不得作棒會。既不作棒會。又作麼生會。臨濟一喝不作喝用。既是一喝。何故不作一喝用。宗旨如何。其宗旨者。諸佛諸祖。教外別傳。不屬文字言句。其文字言句是心外戲論之法。既不屬戲論。直須自悟。若自悟也。事同一家。苟不然者。彼我途轍。喝一喝。下座。

[0294b12] 上堂。今朝四月二十五。栽秧漸漸徧南畆。半飢半飽淡飯羮。泥裏雨裏可憐許。唯有高僧總不知。各自歸堂喫茶去。

[0294b15] 上堂。衲僧門下有春有冬。有秋有夏。有陰有陽。有晝有夜。天地蓋載。日月運行。成就四時。長養萬物。善知識者。觀機設教。應病與藥。成就眾生。種種方便。亦復如是。然則無智人前莫說。打你頭破額裂。

[0294b19] 上堂。釋迦老子道。一切眾生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輪轉。大眾。要得生死不相續。妄想心滅。但直下識取自住真心性淨明體。則自然生死不相關。共生慶快。所謂一得永得。若信不及。不聽受。則沉在業識無明海。喝一喝。下座。

[0294c01] 供養羅漢上堂。大眾。一切法即諸佛法。一切心即諸佛心。一切語即諸佛語。一切道即羅漢道。法也心也。語也道也。且道是一也是二也。是同別也。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萬法無咎。

[0294c05] 上堂。二月復三月。一一應時節。柳絲弄春風。梨花白如雪。門門法界門。法法離言說。驀拈拄杖云。欲知交參處。杖頭諸佛剎。乃擲下云。不妨拋來擲去。總在諸人眼睛裏。

[0294c09] 上堂。今朝三月初五。普天之下好雨。非百姓歌謠。老僧不勝手舞。何也。豈不見乾闥婆王奏樂。迦葉起舞。直得須彌岌嶪。海水騰波。驀拈拄杖云。大眾。一波纔動眾波隨。萬法皆從一法歸。衲子大家同會取。七顛八倒總光輝。擲下拄杖。下座。

[0294c14] 上堂。今朝又是三月半。離念身心登彼岸。泯其所以歸自然。兩箇五百作一貫。喝一喝。下座。

[0294c16] 上堂。舉。世尊問波斯匿王曰。汝以何相觀佛。王曰。觀身實相。觀佛亦然。觀佛實相。觀法亦然。法界眾生界。根根塵塵。一切清淨。大眾。欲識如來大寂滅。汝但盡攀緣。喝一喝。下座。

[0294c20] 閉馬祖塔上堂。祖宗門下總有關捩子。應機接物。有開有閉。苟開而不能閉。喪家失計。閉而不能開。誰辨往來。或開而能閉也。不妨遊戲。閉而能開也。重重善財。或不開不閉時又作麼生。大眾。僧堂裏隨例軟餅[餘-木+(一/心)]頭橫咬竪咬。喝一喝。下座。

[0295a01] 上堂。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喚什麼作釋迦老子。驀拈起拄杖云。假名三十二。八十也空聲。一切人間總強名。卓拄杖。下座。

[0295a04] 上堂云。天心得自在。盛熱復清凉。衲僧如薦得。珍重法中王。喝一喝。下座。

[0295a06] 上堂。佛言。捨家出家難。學道見性難。元來捨家出家難。學道見性復難。如今學道者如恒河沙。見性者未有一二。佛又言。性成無上道。永嘉云。自性天真佛。雲門云。如今諸方多是說心說性。教裏少哩。 師云。雲門又不許說心說性。佛言性成無上道。且道佛說底是。雲門說底是。大眾。差之毫釐。謬以千里。

[0295a12] 上堂。知事.首座.大眾出入相拋。歸來依舊。南山對北山。忙者自忙閑自閑。閑忙彼此不相關。依舊水雲間。

[0295a14] 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佛法大意。門云。春來草自青。又僧問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山云。楚王城畔。汝水東流。忽有人問泐潭。如何是佛法大意。向伊道。久雨不晴。此三轉語。有一轉語可以作諸佛如來之法藥。治一切眾生病。有一轉語可以作諸祖之秘關。菩薩直截之要道。有一轉語可以作衲僧解脫大道場。是禪者放身命處。大眾。若擇得出。如久客歸家。若擇不出。若行人失路。喝一喝。下座。

[0295a22] 上堂。諸佛如來說。一切眾生身中有三大。何者為三。體大.相大.用大。又古德云。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露躶躶。赤灑灑。沒可把。既沒可把。喚什麼作三大。莫有人擇得出麼。若擇得出。不妨好手。若擇不出。眾生日用而不知。喝一喝。下座。

[0295b03] 上堂。大眾。好雨點點。不落別處。且道落在什麼處。莫是落在法堂前麼。莫是落在田野中麼。莫是落在山林間。若是通達底人。神通妙用無可不可。有一般人。更不求妙悟。但作平常一路實頭見解。又喚做不走作人。此之見解。未出常流。若妙悟明眼底人。他一一知來處。一一知落處。更不顢頇。大眾。且道落在什麼處。久參先德一舉便了。後進初機更宜子細。

[0295b10] 因雪上堂。舉龐居士辭藥山因緣。師云。全禪客當斷不斷。返遭其亂。且道全禪客當時合下得什麼語。免被龐公折挫。如今莫有扶持佛事者麼。出來開發大眾眼目。亦表自參學身心。如無。老僧為你說破。今日臘月初十。山門街坊丐者入寮打疊。忽有人問諸丐者在寮中時又作麼生。良久。乃喝云。相逢不下馬。各自有前程。

[0295b17] 上堂。今朝又是三月一。大道何曾有得失。桃花處處靈雲心。却笑玄沙弄不出。只這弄不出。罕遇知音。

[0295b19] 上堂。今朝七月秋初一。時節循環夏又畢。衲僧活計拄杖頭。去兮住兮無固必。去住自由。且道祖意是同是別。只如古人云雞寒上樹。鴨寒下水。意旨如何。喝一喝。下座。

[0295b23] 上堂。雲門云。久雨不晴。劄。大眾。且道雲門一劄與德山棒.臨濟喝。是同是別。若道別。祖宗門下豈有兩般。若道同。爭柰德山.臨濟.雲門家風有異。衲僧到這裏。如何剖判。若剖判得出。可謂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一劄。今朝三月二十五。各自歸堂喫茶去。

[0295c05] 上堂。舉。印宗法師問盧行者云。仁者在黃梅。有何言教旨趣傳授。盧曰。彼指授者。唯論見性成佛。不說禪定解脫。無念無為。宗云。何故不說禪定解脫。無念無為。盧曰。況是二法。不是佛法不二之法。宗云。如何是不二之法。盧曰。如仁者講涅槃經明見佛性。是名佛法不二之法。 師云。彼時小巧禪道。早是中半了也。如今叢林多是唯論禪定解脫。無念無為。且道六祖底是。如今底是。分即是。不分即是。若分去。有違有順。有是有非。若不分。又不辨邪正。埋沒我宗乘。譬如世間道路。有直有迃。有險有善。其行路者可行即行。可止即止。大眾。還識泐潭老僧麼。良久。云。將此深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喝一喝。下座。

[0295c17] 師首座時在仰山。結夏小參云。莫有真師子兒。試出來對眾哮吼看。 時有僧出禮拜。師云。不知是不是。是即也大奇。 僧問。鐘聲纔動。大眾雲臻。禁足臨。如何指示。 師云。大家在這裏。 進云。莫便是和尚為人處也無。 師云。多是向言句中轉却。 進云。一堂風冷淡。千古意分明。 師云。且莫亂道。 僧問。承古有言。眾生日用而不知。未審不知箇什麼。 師云。道。 進云。忽然知後如何。 師云。十萬八千。 僧提起坐具云。爭柰者箇何。師便喝。 僧云。好一喝。未有斷在。 師云。喫棒且待別時。復云。更有問話者麼。良久。云。洎合放過。乃喝。復舉拂子云。耶。耶。盡十方世界。若凡若聖。若僧若俗。若草若木。盡向拂子下成佛作祖。無前無後。一時解脫。還有不解脫者麼。設有。命若懸絲。 又撫掌云。知音者少。所以此箇事。論實不論虗。參須實參。悟須實悟。若纖毫不盡。總落魔界。豈不見古人道。平地上死人無數。過得荊棘林是好手。如今人多是得箇身心寂滅。前後際斷。一念萬年去.休去.歇去.似古廟裏香爐去.冷湫湫地去。便為究竟。殊不知却被此勝妙境界障蔽自正知見。不能現前。神通光明不得發露。或又執箇一切平常心是道以為極則。天是天。地是地。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大盡三十日。小盡二十九。此依草附木。不知不覺。一向迷將去。忽然問他。我手何似佛手。便道。是和尚手。我脚何似驢脚。便道。是和尚脚。人人盡有生緣處。那箇是上座生緣處。便道。某是某州人。是何言歟。且莫錯會好。凡百施為。須要平常一路子以為穩當。定將去。合將去。更不敢別移一步。怕墮坑落塹。長時一似雙盲底人行路。一條拄杖子寸步拋不得。緊把著憑將去。步步依倚。一日。若道眼豁開。頓覺前非。拋却杖子。撒開兩手。十方蕩蕩。七縱八橫。東西南北。無可不可。豈可一向倚他門戶。傍他行脚。有甚快活。自畢竟如何。 不見雲門大師道。而今天下老和尚多是師承學解。路布葛藤。印板上打來。模子裏脫出。當人若是明去。何不一切臨時。又不見臨濟大師云。我者裏是活祖師西來意。把來便用。立處皆真。他不說古又如何。今又如何。者語得。那語不得。那裏是虗。者裏是實。你與我拈出絲毫許實底道理來看。此蓋當人眼不開。自無見處。一向承虗接響。百般忌諱。自纏自縛。直饒與麼說。當下忽然見得倜儻分明去。也是棺木裏瞪眼。如今還有無師智.自然智。不與萬法為侶者。烜赫底丈夫漢。[齒*(虎-儿+且)][齒*(虎-儿+且)]齖齖。千變萬化。見我恁麼胡言漢語。便好近前驀口摑。拽下椅子。擲向三門外。喝散大眾。豈不快哉。還有麼。良久。云。若無。且看老僧騎案山。跳入你諸人眼睛裏。七顛八倒。呵佛罵祖去也。喝一喝。下座。

[0296b13] 師到崇勝。眾請小參。僧問。未明心地印。難過趙州關。如何是趙州關。 師云。過。 進云。莫便是和尚為人處也無。 師云。你作麼生會。僧作一圓相。 師云。且喜勿交涉。 進云。也不得壓良為賤。師便喝。 復云。更有問話者麼。良久。無人出。 師云。不因一事。不長一智。說事亦不妨。說理亦無礙。為報學道人。莫作理事會。阿呵呵。欲求長。須入水。是非中。聲色裏。放一倒。扶一起。是何宗。囉囉哩。驀拈拄杖畫一畫。云。適來許多葛藤。向甚麼處去也。復舉拄杖云。拄杖子變作觀世音菩薩。以甘露水灌入你諸人頂門裏。還有眼開心悟。神清氣爽底麼。乃喝云。莫妄想。活落落。須彌山把便撲。擲下拄杖云。耶。耶。三十三天不知不覺。帝釋居善法堂為諸天說法。勸喻云。汝等諸仙。盡是閻浮提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不殺。不盜。不邪婬。不妄語。不飲酒。不食肉。布施。持戒。廣作善業。來生此間。受種種勝妙快樂。汝等諸仙。不得一向迷於妙樂。須知無常念念不停。念念遷謝。速疾。速疾。便是到來相將墜墮。汝等當求不來不去。不生不滅。究竟解脫。清淨涅槃之樂。師乃噓噓。今日為眾竭力。禍出私門。笑破衲僧口。然雖如是。也不得草草。乃撫膝。下座。

[0296c09] 師到九峯山。眾請小參。僧問。古人道。前三三。後三三。前三三即不問。如何是後三三。 師云。的。 進云。恁麼則進前三步也。 師云。關。 進云。大眾證明。真善知識。 師云。杜撰衲僧。復示。大眾。此事若全提。也便須荒却院。散却眾。拳倒須彌山。踏翻四大海。三世諸佛.諸代祖師.天下老和尚.十二分教。填其溝。塞其壑。雖然如此。盡法無民。且向世諦流布。建化門中即不可。乃拈拂子云。三世諸佛.諸代祖師.天下老和尚.十二分教。總在拂子頭上分開也。懷州牛喫禾。益州馬腹脹。天下覓醫人。灸豬左膊上。以拂子左邊敲云。太虗為鼓。須彌作槌。遂喝云。鼕。鼕。閙市裏識取天子。將錯就錯。以拂子右邊敲云。大地作床。長天為幕。蹶倒打睡。百草頭上薦取祖師。病鳥栖蘆。噫。九年空面壁。撫掌不回頭。笑煞傍觀。如今莫有傍觀底麼。 良久。乃喝云。洎合停囚長智。又舉拂子云。穿却你鼻孔。却向脚跟下走出。東西南北。土曠人稀。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阿喇喇。遂擲下拂子云。是什麼。下座。

[0297a02] 師到大愚。眾請小參。師云。二三月來。天氣和暖。萬物生長。百鳥和鳴。桃花紅。李花白。到處園林翠連野色。誰家年少賞勝踏青。唯有古寺老僧。坐對庭栢。遂以拂子敲禪床云。敲枷打鎻。出釘拔楔。大有癡頑。怕吞熱鐵。醍醐上味。候伊時節。趙州石橋循途守轍。百丈野狐為君一決。狐疑淨盡。眼光電掣。南北東西。有誰辨別。還有辨別底麼。試出來。撫掌呵呵大笑。打箇筋斗供養大眾。一者慶快平生。二與天下人作標牓。有麼。有麼。祇為情生智隔。想變體殊。我者裏不免拆東籬補西壁去也。以拂子畫云。十方世界百雜碎。何處更有山河大地耶。看看。四大海水在諸人面前滔滔地。氣象萬端。魚龍變化。還見麼。見則不無。忽然有箇巡海夜叉出來道。禪和子。如何是脫生死底句。向他道什麼即得。若不向他道。被他一吉橑棒打殺。餧魚鼈喫。當此之際。以何為身。以何為心。以何為人。以何為我。以何為佛。以何為祖。以何為禪。以何為道。會麼。良久。云。五更侵早起。更有夜行人。乃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古尊宿語錄卷之四十四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8 冊 No. 1315 古尊宿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維習安大德提供之 ZENCD 經文,台灣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