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66n1297_020 宗鑑法林 第2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6 冊 » No.1297 » 第 2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宗鑑法林卷二十

  大鑒下四世

終南山雲際師祖禪師(南泉願嗣)

[0405b18] 初參南泉。問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裏親收得。如何是藏。泉曰王老師與汝往來者是藏。師曰直得不往來時如何。泉曰亦是藏。師又問如何是珠。泉召師。祖師應諾。泉曰。去。汝不會我語。師從此信入。

[0405b23] 翠峯顯於往來者是處云。艸裏漢。於不往來者亦是處云。雪上加霜。於如何是珠處別云。險。又云。百尺竿頭作伎倆。不是好手。者裏著得隻眼。賓主互換。便能深入虎穴。或不漝麼。總饒師祖悟去。也是龍頭蛇尾。 白雲端云。雲際一顆摩尼珠。幾乎落在萬丈深坑。猶賴南泉老手親為托起。且道此珠現今在什麼處。海神知貴不知價。留與人間光照夜。 淨因成云。南泉應機酬對縱奪可觀。然終未能出他珠在。直饒道汝不會我語。正是藏。畢竟珠在什麼處。莫是海神知貴不知價麼。此是近來新婦禪。不勞拈出。拍禪牀云。珠之與藏。盡被老僧一拶粉碎。諸人更來者裏討什麼。又拍一下。 昭覺勤云。南泉一期垂手。收放擒縱則不無。要且未見向上事在。祇如盡大地是如來藏。向什麼處著珠。盡大地是摩尼珠。向甚麼處著藏。若明得有轉身處。許你具一隻眼。 南堂欲云。且道師祖悟去畢竟承誰恩力。者裏著得箇眼。便見頭正尾正。 古南門云。南泉太煞繁詞。待問如何是藏。但云更莫別求。如何是珠。一鎚粉碎了也。不妨好手。 理安洸云。山僧則不然。如何是藏。綿包特石。如何是珠。鐵褁泥團。

[0405c19] 碧波深處釣魚翁。拋餌牽絲力窮。一棹清風明月下。不知身在水晶宮。(佛慧泉)

[0405c21] 別是非。明得喪。應之心。指諸掌。往來不往來。祇者便是藏。輪王賞之有功。黃帝得之罔象。轉樞機。能伎倆。明眼衲僧莫鹵莽。(天童覺)

[0405c24] 蒼鷹逐兔。驪龍玩珠。透青眼不瞬。照物手寧虗。往來不往來。艸裏謾塗糊。百尺竿頭入虎穴。分明月上長珊瑚。(圓悟勤)

[0406a03] 收者易。見者難。見者易。用者難。見得用得。二無兩般。閒把一枝歸去笛。夜深吹過汨羅灣。(遯菴演)

[0406a05] 分明月上長珊瑚。一段風光爍太虗。大地眾生同受用。如來藏裏本來無。(松源岳)

[0406a07] 古人唱歌兼唱情。今人唱歌惟唱聲。欲說向君君不會。試將此語問楊瓊。(海舟慈)

[0406a09] 野水光搖萬頃危。珊瑚枝上月埀埀。臺前露柱無巴鼻。却把春風畵遠眉。(靈巖儲)

鄧州香嚴下堂義端禪師(南泉顧嗣)

[0406a11] 上堂。語是謗。默是誑。語默向上有事在。老僧口門窄。不能為汝說得。

[0406a13] 靈隱岳云。且道是說不是說。良久云。喫茶去。 天目禮云。若教頻下淚。滄海也須乾。 本覺微云。香嚴舌頭拕地。松源錯下注脚。清福祇管坐地看揚州。

日子禪師(南泉願嗣)

[0406a16] 因亞谿來參。師作起勢。谿曰者老山鬼猶見某甲在。師曰。罪過罪過。適來失抵對。谿欲進語。師便喝。谿曰大陣當前不妨難禦。師曰是是。谿曰不是不是。

[0406a20] 趙州云。可憐兩箇漢。不識轉身句。 仙巖智云。放彌六合。卷藏於密。還他二老。欲離鬼家活計直是未在。

[0406a22] 列土分疆霸業成。英雄誰不慕桓文。自從劍戟為農器。齊晉江山分不分。(天目智)

[0406a24] 作家一見逞玄機。手眼通身八面威。物義不傷新力句。主賓互換賞柴扉。(弘鼎教)

宣州史陸亘大夫(見南泉願)

[0406b02] 問南泉。弟子家中有一片石。或時坐或時臥。如今擬鐫作一尊佛。還得麼。泉曰得得。夫曰莫不得麼。泉曰不得不得。

[0406b05] 雲巖晟云。坐即佛。不坐即非佛。 洞山价云。不坐即佛。坐即非佛。 保福展云。南泉看樓打樓。雲巖洞山一起一倒。 五祖戒云。南泉祇解移風。不解易俗。雲巖洞山夢中說夢。 天童覺云。轉功就位。轉位就功。還他洞山父子。且道南泉意作麼生。直是鍼劄不入。 高峯妙云。正所謂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也。 大巍倫云。大夫一片好石。不遇南泉。幾喪淳矣。 法林音云。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南泉以之雖然。錯過陸亘大夫。

[0406b14] 得與不得。天寬地窄。坐臥經行。無勞疑惑。(真如)

[0406b15] 南泉得得。何似不得。淑人君子。其儀不忒。(黃龍震)

[0406b16] 前得得。後不得。一貫誰知兩五百。雨檜瀟瀟。風松瑟瑟。隔山人聽鷓鴣詞。錯認邊笳十八拍。(石菴玿)

[0406b18] 坐臥曾經幾度春。半封苔蘚半籠雲。無棱無縫難提掇。空把肝腸說向人。(閒極雲)

[0406b20] 兩手持來難蓋覆。依前兩手還分付。一枕清風睡正濃。鳥銜花落巖前路。(諾菴肇)

[0406b22] 楊柳溪邊埀綠線。黃鶯枝上聲聲囀。幾多貪翫不知春。空使落花千萬片。(高峯妙)

[0406b24] 陸亙問南泉。肇法師也甚奇怪。解道天地同根萬物一體。泉指庭前牡丹曰。大夫。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

[0406c03] 保寧勇代拍手云。阿誰得到者般田地。 黃龍心問僧。南泉恁麼道。如何得見與我一體。僧舉起坐具。龍云。舉則易。見還難。毗盧頂上天風寒。峩峩直下蒼龍窟。誰敢覰著。 昭覺勤云。陸亙手攀金鎖。南泉八字打開。直得七珍八寶羅列目前。乃豎拂子云。天地一指。萬物一馬。通身是口。分疎不下。 徑山杲云。若向理上看。非但南泉瞞他大夫一點不得。亦未摸著他脚跟下一莖毛在。若向事上看。非但大夫瞞他南泉一點不得。亦未夢見他汗臭氣在。或有出來道。大小徑山說理說事。祇向他道。但向理事上會取。 天寧琦云。你若向同根一體上會。落在肇公圈圚。你若向事理上會。又落在妙喜葛藤中。總無自由分。祇如南泉與麼道。畢竟如何會。平蕪盡處是青山。行人更在青山外。 愚菴盂舉雪竇頌畢云。大夫夢中作夢。南泉夢中占夢。雪竇善於原夢。鏡裏山河。影中聞見。撲碎鏡。拂却影。可惜一枝花。拈向霜天月下。更來澄潭摸索。可不道。月落夜。不知何處相見。

[0406c20] 見聞覺知非一一。山河不在鏡中觀。霜天月落夜將半。誰共澄潭照影寒。(翠峯顯)

[0406c22] 山潤石韞玉。林秀淵藏珠。見此一株花似夢。灼然根本不同途。王老師脫規模解。向長安正鬧處。喚起悠悠陸大夫。(圓悟勤)

[0407a01] 照徹離微造化根。紛紛出入見其門。遊神劫外問何有。著眼聲前知妙存。虎嘯蕭蕭巖吹作。龍吟冉冉洞雲昏。南泉照破時人夢。要識堂堂補處尊。(宏智覺)

[0407a04] 若知天地本同根。不應重來更問人。却得南泉親指示。等閒花發夢中春。(鼓山珪)

[0407a06] 指點深紅與昔同。更無夭艶在芳藂。南泉笑裏移春去。留得殘紅醉蜜蜂。(心聞賁)

[0407a08] 玉洞玄關道路長。蟠桃豈是等閒芳。遮藏不許人間見。祇恐春風漏泄香。(正堂辨)

[0407a10] 天地同根元一體。畵師難畵亦難描。南泉轉步移身處。引得黃鸎下柳條。(嘯巖蔚)

[0407a12] 巢知風。穴知雨。磁石吸鍼潮漲酢。寄語諸人莫莽鹵。虎之缺兮馬之。東西如何密相付。(千巖長)

[0407a14] 湖光湛湛映雲山。公子遊花恣意觀。驀地一呼回首望。始知勒馬到長安。(林臯豫)

[0407a16] 陸亙問南泉。弟子家中缾內養一鵞。如今長大欲出此鵝。且不得打破缾。亦不得損其鵞。未審有何方便。泉召大夫。夫應諾。泉曰出也。

[0407a19] 高峰妙云。南泉潦倒手眼不親縱。饒出得也是死貨。若是高峰。祇向他道大夫還曾示人麼。纔擬抵對。便與亂棒打出。非特為伊脫却鶻臭布衫。要使天下衲僧箇箇解黏去縛。慶快平生。 瀛山誾云。大夫若不遇王老師。未免缾破鵝損。且道喚出後如何。萬里鵬同遠。千年共飛。

[0407b01] 陸亙問南泉。大悲菩薩用許多手眼作什麼。泉曰如國家用大夫作甚麼。

[0407b03] 翠峰顯別云。不及大夫所問。 保寧勇別云。也未為分外。

[0407b05] 大悲手眼問來親。王老酬機列主賓。倒轉槍頭來快便。從茲六國絕烟塵。(野菴璇)

[0407b07] 陸亙問南泉。弟子從六合來。彼中還更有身否。曰分明記取。舉似作家。夫曰。和尚不可思議。到處世界成就。曰適來總是大夫分上事。

[0407b10] 法林音云。南泉老漢祇有殺人刀。要且無活人劍。以致陸亙大夫一死更不再活。何不待伊道和尚不可思議到處世界成就。便喝云。將謂大夫是箇人。陸亙向者裏掉回頭來。千古之下誰敢以俗漢視之。

[0407b14] 佳人見物隔羅縠。指問仙郎是何物。仙子手攜出戶看。雲裳更把清風拂。(二隱謐)

[0407b16] 焦桐謾說是奇琴。還有絲絃韻更沉。句得知音能擊賞。相投何止芥投鍼。(虗舟省)

[0407b18] 陸亙問南泉。弟子亦薄會佛法。泉便問大夫。十二時中作麼生。夫曰寸絲不挂。曰猶是階下漢。夫曰怎見得。曰不見道有道君王不納有智之臣。

[0407b21]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萬年牀上坐。智士豈攖情。塞外無兵革。丹山有鳳鳴。四海八荒王化裏。垂拱平章享太平。(達變權)

[0407b24] 髑髏喜立。枯木龍吟。謾言春到。水尚成冰。襟懷磊落兮不倚疎籬。眼目𥉵瞇兮勿自成羈。階下漢。知不知。雲舒海嶽鬼低雨。鶯愛春花遠近啼。(天岸昇)

[0407c03] 陸亙因南泉遷化來弔慰。院主問大夫何不哭先師。夫曰院主道得亙即哭。主無對。

[0407c05] 長慶稜云。且道合哭不合哭。 法林音代院主。但作哭聲。

池州甘贄行者(見南泉願)

[0407c07] 開接待有問曰。行者接待不易。甘曰如餧驢餧馬。

[0407c09] 瑯瑯覺云。快把飯來。 五祖演云。願行者常似今日。 高峯妙云。瑯瑘美則美矣。祇是做造倉忙。不堪供養。五祖不鑒來風。一鍋淡韲羮。可惜著了許多鹽酢。譬如餧驢餧馬。祇向道殘羮𩜯飯不勞拈出。且道與古人是同是別。定當得出。日消萬兩黃金。不然。喫水也須防噎。 濟水洸云。若是有鼻孔底。者飯管取喫不下。要識甘贄麼。慣從五鳳樓前過。手握金鞭賀太平。

[0407c17] 甘贄入南泉設齋。黃檗為首座。甘請施財。檗曰財法二施等無差別。甘曰恁麼道爭消得某甲。便舁錢出。須臾復入。曰請施財。檗曰財法二施等無差別。甘乃行

[0407c21] 翠巖真云。甘贄行者黠兒落節。黃檗施財何曾夢見。 雲居元云。大小黃檗被甘贄換却一隻眼。 徑山杲云。一等是隨邪逐惡。雲居羅漢較些子。 靈隱岳云。總是掩耳偷鈴。殊不知甘贄有收有放。首座徹底惺惺。雲收雨霽長空闊。一對鴛鴦畵不成。 明招補徵云。行者兩度請行施。是好心不是好心。黃檗始終答話一般。為甚肯一不肯一。

[0408a04] 拋來撒去互施呈。地獄門前鬼眼睛。覰破髑髏肝膽外。摩醯頂上復重明。(虗堂愚)

[0408a06] 甘贄因化主至宅。乃問是甚處。曰藥山。甘曰還將得藥來麼。曰未審有什麼病。甘忻然取銀一百兩施之。復曰。山中有人。此物乃回。主尋歸山納疏。藥山問歸何速。主即敘前問答。山曰。急送還他。子遭賊了也。主乃送還。甘曰。山中有人。更添一百兩施之。

[0408a12] 同安顯云。早知行者與麼問。終不道藥山來。 雪峯空云。藥山老漢亦自膽小。若是雪峯即便收下。何故。且教甘贄者漢疑三十年。 天童忞云。行者將蝦釣鰲。化主貪餌忘鉤。藥山亡羊而後補牢。得失未免相半。同安雖有入地之謀。且無衝天之計。山僧若作供養主。當時一喝便行。管取行者疑著半生。 龍唐柱云。我若作化主。待他施銀兩錠。復伸手云。行者還要再服三兩劑始得。管取傾囊以施。命根依舊在我手裏。

[0408a21] 甘贄問一僧什麼處來。曰溈山來。甘曰。曾有僧問溈山如何是西來意。溈山舉拂子。上座作麼生會。曰借事明心。附物顯理。甘曰且歸溈山去好。

[0408a24] 保福聞乃仰手覆手。 磬山鼎云。甘贄瞎者僧眼即不無。祇如者僧。從溈山來不從溈山來。

[0408b02] 西來祖意是如何。溪上梅花開多。向上一機言外契。風前遙憶老維摩。(弘法澤)

[0408b04] 甘贄一日入南泉設粥。仍請南泉念誦。泉乃白椎曰。請大眾為狸奴白牯念摩訶般若波羅蜜。甘拂袖便出。泉粥後問典座。行者在甚麼處。座曰當時便去也。泉便打破鍋子。

[0408b08] 雲門信云。南泉老漢未免隨人起倒直。饒打破鍋子。也是賊過後張弓。 愚菴盂云。兔子懷胎。蚌含明月。三十棒寄打雪竇。六不收勘破雲門。女媧氏煉石補天。秦始皇驅山塞海。雖然。三十年後。一回飲水一回噎。 明昭補云。不奈船何。打破戽斗。

[0408b13] 異路相逢句酬。閒吹羌管向汀洲。漁人貪顧沙頭鷺。不覺扁舟逐浪流。(雪峯預)

[0408b15] 高吟大笑性猖狂。潘閬騎驢出故鄉。驚起暮天沙上鴈。海門斜去兩三行。(湛堂凖)

[0408b17] 鍼鋒相湊便干戈。帶累南泉打粥鍋。莫謂當年輕放過。大都有罪不同科。(笑翁堪)

福州芙蓉山靈訓禪師(歸宗常嗣)

[0408b19] 一日辭歸宗。宗問甚處去。師曰歸閩中去。曰。子在此多年。裝束了却來。為子說一上佛法。師結束了上去。宗曰近前來。師乃近前。宗曰。時寒。途中善為。師聽此言。頓忘前解。

[0408b23] 八十婆婆學畵眉。癡心欲比少年時。一朝打破當臺鏡。始信從前萬事非。(慈受深)

[0408c01] 芙蓉一日訪同參實性大師。性陞堂。以右手拈拄杖。倚左邊。良久曰。若不是芙蓉師兄。大難委悉。便下座。

[0408c04] 黃龍南云。實性用不得便休。却將佛法以為人情。致令千載之下與人作笑端。且道利害在什麼處。 青龍斯云。實性雖則人情佛法一時周備。大似向福建人前賣茘枝。未免旁觀者哂。

[0408c08] 陪盡老精神。杯盤越[打-丁+羕]新。誰知村店酒。難勸御樓人。(西巖惠)

五臺山大禪佛智通禪師(歸宗常嗣)

[0408c10] 初在歸宗會下。忽一夜連叫曰我大悟也。眾駭之。明日上堂。眾集。宗曰昨夜大悟底僧出來。師出曰某甲。宗曰。汝見箇甚麼道理便言大悟。試說看。師曰師姑元是女人作。宗異之。

[0408c15] 五月炎威當酷熱。浹背汗流無處說。帀地清風劈面來。大禪眼裏重添屑。(艸堂清)

[0408c17] 童子學順朱。赤處皆摹黑。若將白紙來。一點下不得。若下得翻成。紙上塗烟墨。(黃龍震)

鎮州普化禪師(盤山積嗣)

[0408c19] 常入市振鐸曰。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四方八面來。旋風打。虗空來。連架打。一日臨濟令僧捉住曰。總不恁麼來如何。師拓開曰。來日大悲院裏有齋僧。回舉似濟。濟曰我從來疑著者漢。

[0408c24] 五祖演云。山僧則不然。總不恁麼來如何。和聲便打。是他須道。五祖盲枷瞎棒。我祇要你恁麼道。何故。一任舉似諸方。 青獅信云。普化恁麼作怪。被臨濟將鼻孔一揑。酸去十分。若無大悲院躲得過。何處見有普化。 福嚴容云。普化恁麼帶累人。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且道端的在甚麼處。臨濟道我從來疑著者漢。也未必是好心。

[0409a07] 老倒分明兩路差。箭鋒相拄勿咼斜。龍蛇混雜人難辨。白日長空下雪花。(汾陽昭)

[0409a09] 旱天忽震數聲雷。遠近飛雲若往來。甘雨未曾施一點。返將風勢卷將回。(雲峰悅)

[0409a11] 婁羅慣要逞聰明。金榜何曾挂得名。捋下幞頭歸去好。莫騎驢子傍人門。(鼓山珪)

[0409a13] 一拶銀山鐵壁摧。大悲院裏趕村齋。善財拄杖如無用。乞與佯狂老萬回。(水菴一)

[0409a15] 水急魚行澀。風高鳥不棲。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松源嶽)

[0409a17] 普化暮入臨濟院喫生菜。濟曰者漢大似一頭驢。師便作驢鳴。濟謂直歲曰細抹艸料著。師曰。少室人不識。金陵又再來。臨濟一隻眼。到處為人開。

[0409a20] 趙州云。何不與他本分草料。草裏相逢兩赤眉。交鋒一陣疾如飛。東西旗號渾相似。試問何人得勝歸。(上方益)

[0409a23] [飢-几+童]生菜似頭驢。臨濟堂前捉敗渠。聳耳長鳴隨踢蹋。不知業債倩誰除。(天目禮)

[0409b01] 普化因臨濟與河陽木塔同在僧堂內坐。相與議曰。普化者漢每日在街市掣瘋掣顛。知它是凡是聖。正議時。師忽從外來。濟便問汝是凡是聖。師曰汝且道我是凡是聖。濟便喝。師以手指曰。河陽新婦子。木塔老婆禪。臨濟小廝兒。却具一隻眼。濟曰者賊。師曰賊賊。便出去。

[0409b07] 首山念云。者兩箇賊。有箇正賊。且道那箇是正賊。復代云。劉盆子。

[0409b09] 騏驥駑駘辨者稀。淺深毛色混同之。若無伯樂垂精鑒。千里追風不易騎。(海印信)

[0409b11] 普化見馬部使出喝道。師亦喝道。作相撲勢。馬部使令人打五棒。師曰。似即似。是則不是。

[0409b13] 機境相投是妄真。入河漸漸見長人。受屈遭他一頓棒。元來不是好官人。(江陵柔)

[0409b15] 階頭放下劫初鈴。相撲呼他馬使名。五棒打來無雪處。却言渠不是官行。(天目禮)

[0409b17] 風流拉風流彥。膩巷歌樓恣飲宴。逗到樽空月亦消。却將紈扇斜遮面。(白巖符)

[0409b19] 普化一日同臨濟赴施主家齋。濟問。毛吞巨海。芥納須彌。為復是神通妙用。法爾如然。師遂踢倒飯牀。濟曰太麤生。師曰。者裏什麼所在。說麤說細。濟休去。次日又同赴齋。濟曰。今日供養。何似昨日。師又踢倒飯牀。濟曰太麤生。師曰。瞎漢。佛法說甚麼麤細。濟乃吐舌。

[0409c01] 翠峯顯云。兩箇老漢喫飯也不了。好與三十棒。棒雖行。且那箇是正賊。 南堂靜云。二尊宿如二龍爭珠。拏雲攫霧不動波瀾。如二虎爭餐。活捉生擒不傷物命。者裏忽有問。毛吞巨海芥納須彌。為復神通妙用法爾如然。祇向道。一拳拳倒黃樓。一踢踢翻鸚鵡洲。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 南華昺云。臨濟覿面提撕。普化全機酬醋。直得南山鱉鼻吞却東海鯉魚。府鐵牛觸倒嘉州大象。為甚如此。相逢不下馬。各自奔前程。 昭覺勤云。精金不百煉。怎見光煇。至寶不酬價。怎見真假。不是臨濟不能驗普化。不是普化不能抗臨濟。所謂如水入水。如金博金。雖然如是。放過彼此作家。檢點二俱失利。 天童華云。一出一沒。一往一來。猛虎口裏奪餐。毒蛇頭上揩癢。要且未稱大丈夫事。二老名諠宇宙價重當時。山僧豈可謹密三寸。二俱放過。為他弄假像真。二俱不放過。為他搕[打-丁+(天/韭)]太甚。是汝諸人。若作佛法商量。達磨一宗掃土而盡。 南堂欲云。翠峰與麼道。也好與二十棒。不見道。正賊走了。邏贓人喫棒。 磬山修云。一箇具擒龍之手。一箇得陷虎之機。二俱作家。且道誰是陷虎。誰是擒龍。 古南門云。臨濟一條棒。尋常橫打豎打。到者裏因甚却吐舌。一聲羌笛離亭晚。君向瀟湘我向秦。

[0409c23] 要識真金須入火。再三煅煉見精麤。上行買賣不饒讓。好物從來價自殊。(海印信)

[0410a01] 撥動千鈞弩發機。穿雲透石電光飛。若無舉鼎拔山力。千里烏騅豈易騎。(玉笈乾)

[0410a03] 驪龍奮迅。渤海汪洋。氣蒸雲夢。波撼岳陽。迷雲陡黑。日月無光。誰云普化是顛狂。(天水廣)

[0410a05] 糠粃鑄堯舜。蜩鷽笑鯤鵬。石壓筍斜出。巖懸花倒生。扊扅炊。伏鷄烹。霹一聲天地裂。不許康衢歌太平。(三疾甫)

[0410a08] 相逢特地展機緣。出沒縱橫妙用全。翡翠蹋翻荷葉雨。鷺鷥衝破竹林烟。(浪山嶼)

[0410a10] 普化將入滅。謂人曰。乞與我一箇直裰。人與衣服皆不受。臨濟令人送一棺。師笑曰臨濟廝兒饒舌。便受之。乃辭眾曰。明日東門去死也。郡人相率送出城。師厲聲曰。今日葬不合青烏。明日南門遷化。人亦隨之。又曰。明日出西門方吉。人出漸稀。第四日自擎棺北門外振鐸入棺而逝。郡人奔走出城。揭棺視之不見。惟聞空中鐸聲漸遠。莫測其由。

[0410a17] 風顛用盡到無餘。一箇棺材八箇舁。舁出鎮州城外去。聽他木鐸自分疎。(北磵簡)

[0410a19] 撮得虗空作近隣。便於北斗裏藏身。者掠虗漢何多事。猶把空棺誑後人。(東山源)

壽州良遂禪師(麻谷徹嗣)

[0410a21] 參麻谷。谷見來便將鋤頭去鋤艸。師到鋤艸處。谷殊不顧。便歸方丈閉却門。師次日復去。谷又閉却門。師乃敲門。谷問阿誰。師擬稱名。忽然契悟。遽曰。和尚莫瞞良遂。良遂若不來禮拜和尚。洎合被經論賺過一生。及歸講肆。乃謂眾曰。諸人知處良遂總知。良遂知處諸人不知。

[0410b03] 雲門偃云。便有逆水之波。如今得入。是順水之意。亦喚作雙放時節。又云。作麼生是良遂知處。東林顏云。作麼生是良遂知處。鸕。 靈隱嶽云。為人為徹。齩著生鐵。逆水之波。虗空釘橛。

[0410b07] 平生心膽向人傾。到此門中有幾人。別後都城舊知。暖烟斜日又黃昏。(龍門遠)

[0410b09] 尋言逐句謾多端。祇為從前被眼瞞。撒手便能歸故國。暗思岐路幾多般。(丹霞淳)

[0410b11] 親到桃源景物幽。一壺明月湛如秋。反思洞口春殘日。無數紅英逐水流。(成枯木)

[0410b13] 相逢渾似活冤讐。惹得通身萬斛愁。一自不從人處覓。者回羞見鏡中頭。(惟一潤)

州處微禪師(西堂藏嗣)

[0410b15] 因僧問。三乘十二分教。體理得妙。與祖意是同是別。師曰。須向六句外鑒。不得隨它聲色轉。曰如何是六句。師曰。語底。默底。不語底。不默底。總是。總不是。汝合作麼生。僧罔措。

[0410b19] 魯菴遠云。者僧真可謂禍不入慎家之門。末後一道真言。未免令旁觀者哂。惟者僧罔措。却較些子。

[0410b21] 天下紛紛欲帝秦。魯連寧死不稱臣。何如青嶂茅簷底。一覺高眠兩脚伸。(紫琈岠)

金州操禪師(章敬惲嗣)

[0410b23] 請米和尚齋。不排坐位。米到展坐具禮拜。師下禪牀。米乃坐師位。師却席地而坐。齋訖米便去。侍者曰。和尚受一切人欽仰。今日坐位被人奪却。師曰三日後若來即受救在。米三日後果來。曰。前日遭賊。

[0410c04] 鏡清因僧問。前日遭賊意旨如何。清云。祇見錐頭利。不見鑿頭方。 愚菴盂云。當時米和尚一到便席地而坐。且教金州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直坐到樓至如來出世。我那時再來與渠相見。以手斫額云。貓。 報恩賢云。金州失位。米和遭賊。秤鉤打釘。剛是拽直。可惜侍者欠伶俐。若是箇漢。待米和尚道前日遭賊。便好問和尚失却甚麼。當時若下得者語。非但米師欽服。直使金州退身有分。

河中府公畿禪師(章敬惲嗣)

[0410c12] 僧問。如何是道。如何是禪。師以偈示之曰。有名非大道。是非俱不禪。欲識箇中意。黃葉止嗁錢。

[0410c15] 資福玉云。道無禪不立。禪無道不行。如今杜蠻師家不解通變。不是一棒打到底。便就脂粉出無限。四六文章。未免公畿齩指有分。山僧更資一路。有名即大道。是非俱是禪。會得箇中意。徒勞化紙錢。

五臺山秘魔巖禪師(馬祖一下永泰湍嗣)

[0410c19] 常持一木杈。凡見僧來。纔禮拜即扠却頸曰。那箇魔魅教汝出家。那箇魔魅教汝行脚。道得也扠下死。道不得也扠下死。速道速道。霍山通聞。往見之。未禮拜便攛入懷中。師乃拊通背三下。通拍手曰。師兄三千里外賺我來。三千里外賺我來。

[0411a01] 保福展云。當斷不斷。反招其亂。 首山念云。千聞不如一見。 法眼益於速道下代僧云。乞命乞命。 報慈遂代僧云。老兒家放下扠子得也。 法燈欽代僧。但引頸示之。 五祖戒云。當時若見。奪取扠來。驀面扠倒。點把火照看伊面皮厚多。少 明招謙云。我當時見伊欲道未道之際。先與一扠。 瑯琊覺云。雷聲甚大。雨點全無。

[0411a08] 把斷重津過者難。擎扠須信髑髏乾。霍山到後知端的。同死同生未足觀。(翠峯顯)

[0411a10] 手把長扠坐要津。乾坤誰是妄遊人。當時若遇英雄漢。往往反成脚下塵。(佛印元)

[0411a12] 自誇獨握誅龍劍。及遇真龍不奈何。也似將軍空索戰。無功徒枉動干戈。(海印信)

[0411a14] 嶮崖之句。無處插[此/束]。去却藥忌。露當門齒。扠下放身捨命。箇裏如龍得水。三千里外賺吾來。捋虎鬚兮捉虎尾。(惠通旦)

[0411a17] 威風凜凜不容攀。跳入懷中便解顏。不是酒腸寬似海。爭知詩膽大如山。(雪菴瑾)

[0411a19] 急水灘頭把釣竿。洪波洶湧暮江寒。錦鱗也解隨鉤上。一吸滄溟徹底乾。(率菴琮)

[0411a21] 芳樹吐花紅過雨。入簾飛絮白驚風。黃添晚色青舒桺。粉落晴香雪覆松。([卄/卬]溪森)

湖南上林戒靈禪師(永泰湍嗣)

[0411a23] 初參溈山。溈問作什麼來。師曰介冑全具。曰盡卸了來與大德相見。師曰卸了也。溈咄曰。賊尚未打。卸作甚麼。師無對。仰山代曰。請和尚屏却左右。溈以手指曰諾諾。師後到永泰。方諭其旨。

[0411b04] 三宜盂云。且道上林悟溈山旨耶。悟仰山旨耶。若從溈山悟來。介冑何在。若從仰山處悟來。試問仰山還曾屏却也未。若總不恁麼。從自領得。卸却箇甚麼。僧便問。和尚何得以方人。宜以手指云。諾諾。

湖南祇林禪師(永泰湍嗣)

[0411b08] 每叱文殊普賢為精魅。手持木劍。自謂降魔。每見僧來便曰。魔來也。魔來也。以劍亂揮。歸方丈。如是十二年無有契其機者。乃置劍不言。僧問十二年前為什麼降魔。師曰賊不打貧兒家。曰十二年後為什麼不降魔。師曰賊不打貧兒家。

[0411b14] 法林音云。且道十二年前是。十二年後是。

[0411b15] 劍有魔益熾。劍無魔自清。祇顧降魔全失照。不知身是老魔精。(皖山凝)

[0411b17] 一劍霜寒八百州。沙場苦戰志難酬。家園自有琴書在。月白風清歸去休。(天岸昇)

宗鑑法林卷二十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6 冊 No. 1297 宗鑑法林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