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65n1295_015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 第1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5 冊 » No.1295 » 第 1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卷第十五

  祖師機緣

六祖下第三世之餘(清源下第二世之餘)

[0560c16] 潮州靈山大顛寶通禪師。(嗣石頭)韓文公一日相訪。問師春秋多少。師提起數珠曰。會麼。曰不會。師曰。晝夜一百八。公不曉遂回。次日再來。至門前見首座。舉前話問意旨如何。座扣齒三下。及見師。理前問。師亦扣齒三下。公曰。元來佛法無兩般。師曰。是何道理。曰適來問首座亦如是。師乃召首座。是汝如此對否。曰是。師便打趂出院。 頌曰。

[0560c24] 解展機鋒是大顛。明知不是小因緣。一般扣齒叢林異。出院韓公始得閒。(汾陽昭)

[0561a02] 宗師一等展家風。盡情施設為韓公。師子窟中無異獸。象王行處絕狐蹤。(黃龍南)

[0561a04] 潮者如山。觀者如市。本分弄潮人。出沒如遊戲。可憐不是弄潮人。往往須向潮中死。(海印信)

[0561a06] 一步纔行兩步移。門前驚起鳳凰兒。栖蹤不在梧桐樹。羣鳥東西空繞枝。(保寧勇)

[0561a08] 問來歲數數珠呈。百八循環意甚明。底事如何觸風化。潮陽從此令嚴行。(照覺總 二)

[0561a10] 文公問處無多子。大顛直答豈千差。首座若教能返擲。當時二老亦離家。

[0561a12] 佛法無別好商量。門前扣齒便承當。一般出院難分雪。疑殺唐朝韓侍郎。(佛國白)

[0561a14] 【續收】一串摩尼。覿面當機。賺却首座。疑殺昌黎。弄盡許多窮伎倆。春秋元自不曾知。(石帆衍)

[0561a16] 牙齒唇皮包不過。吾家密事俗人知。首座出院未為過。長老罰油方合宜。(橫川珙)

[0561a18] 【增收】大顛因韓文公至白師曰。弟子軍州事繁。佛法省要處。乞師一語。師良久。公罔措。時三平為侍者。乃敲禪床三下。師曰作麼。平曰。先以定動。後以智拔。公乃曰。和尚門風高峻。弟子於侍者邊得箇入處。 頌曰。

[0561a23] 徑截之言問大顛。文公良馬暗窺鞭。敏手三平加智拔。中霄雲散月當天。(大洪遂)

[0561b01] 省要之言伸一問。宗師遽坐不輕酬。無端醉後添盃酒。惱亂春風卒未休。(枯禪鏡)

[0561b03] 將軍宴坐碧油幢。凜凜威風冷似霜。却把機關輕漏泄。至今千古錯商量。(北海心)

[0561b05] 事繁求省要。省要事頻繁。縱得三平老。文公只姓韓。(西巖惠)

[0561b07] 【增收】大顛因韓文公問。如何是佛。師曰看。 頌曰。

[0561b08] 宗師一等展家風。盡情施設與韓公。師子窟中無異獸。象王行處絕狐踪。(黃龍南)

[0561b10] 轟然如雷。瞥然如電。非青非黃。非見不見。兔角杖龜毛拂。萬法宗千聖骨。即處分明千百億。何必釋迦又彌勒。(佛鑑懃)

[0561b13] 潭州長髭曠禪師。(嗣石頭)師初往曹溪禮祖塔。回參石頭。頭問。甚處來。師曰。嶺南來。曰嶺頭一尊功德成就也未。師曰。成就久矣。祇欠點眼在。曰莫要點眼麼。師曰。便請。頭乃翹一足。師禮拜。頭曰。汝見箇什麼道理便禮拜。師曰。據某甲所見。如紅爐上一點雪 玄覺云。且道長髭具眼祗對。不具眼祗對。若具眼。為甚麼請他點眼。若不具眼。又道成就久矣。且作麼生商量 法燈代云。和尚可謂眼昏。 頌曰。

[0561b22] 一鋪大悲千手眼。十分圓就未開光。君看筆下神通現。更有靈蹤在上方。(保寧勇)

[0561b24] 長髭未向嶺南來。功德圓成眼開。珍重善財回首處。文殊元不下樓臺。(智海清)

[0561c02] 撥草瞻風到石頭。關山重疊路迢迢。嶺頭功德圓成久。一點紅爐雪未消。(草堂清)

[0561c04] 這鋪功德自何來。垂足清機孰可猜。點雪分明休指注。木人心眼自然開。(禾山方)

[0561c06] 圓光皎皎耀寒虗。妙手丹青書不如。當日石頭輕點破。至今赤土亂搽糊。(普融平)

[0561c08] 嶺頭功德眼。倦足等閒垂。紅爐一點雪。直下廓亡依。(天童覺)

[0561c10] 國手精奇老石頭。毫端點出佛雙眸。破繩床上閒垂足。兩道神光夜不收。(張無盡)

[0561c12] 大庾嶺頭功德成。謾言點眼訪知音。紅爐片雪明端的。象外風光照古今。(疎山如)

[0561c14] 【續收】紅爐一點雪。知音瞥不瞥。龜毛扇子扇。泥牛一點血。(五祖演)

[0561c16] 一足垂來親點眼。嶺頭功德圓成。長髭只怕精神露。却指紅爐片雪輕。(心聞賁)

[0561c18] 南岳峯前老石頭。憐兒何事不知羞。為人點眼長伸脚。直至而今懶不收。(無凖範)

[0561c20] 【增收】長髭因李行婆來乃問。憶得在絳州時事麼。曰非師不委。師曰。多虗少實在。曰有甚諱處。師曰。念你是女人。放你拄杖。曰某甲終不見尊宿過。師曰。老僧過在甚處。曰和尚無過。婆豈有過。師曰。無過底人作麼生。婆竪拳曰。與麼總成顛倒。師曰。實無諱處。 頌曰。

[0562a02] 長髭李行婆。相見打破鍋。彼此兩無失。是非轉更多。大圓若見伊。掃蕩葛藤窠。奉勸參學者。休哆哆囉囉(咄 大圓智)

[0562a05] 長髭解接無根樹。婆子能挑水底燈。燈爛樹生真可笑。佳聲千古播。乾坤諱得麼。(方菴顯)

[0562a07] 【增收】長髭有僧為點茶。三巡後僧問。不負從上諸聖。如何是長髭第一句。師曰。有口不能言。曰為什麼有口不能言。師乃頌云。石師子木女兒。第一句諸佛機。言不得也大奇。直下是莫狐疑。(良久云)是第一句第二句。曰不一不二。師曰。見利忘錐猶自多在。僧禮拜。師拈起盞子曰。直下不負從上諸聖。曰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又作麼生。師放下盞子便歸方丈。僧隨後入。師翹一足曰。大地不容針。汝從何處來。曰直是維摩也緘口不得。師曰。偶爾之間又逢猛虎。僧便作虎聲。師以拄杖作亞鏘勢。僧却把住曰。大地不容針。何處得這箇來。師曰。不維摩。文殊也緘口不得。曰著箭虎不可當。師與一掌推出方丈。 頌曰。

[0562a20] 是精識精。是賊識賊。猛虎鼈蛇。釋迦彌勒。觀音勢至。寒山拾得。一盞清茶。古今規則。(南堂興)

[0562a22] 一句兩句。葛藤路布。維摩文殊。緘口無處。暗箭藏鋒。射中猛虎。一掌相酬。繪事後素。(方菴顯)

[0562a24] 第一句言不及。見利忘錐。何得何失。拈起放下。翹足而立。文殊維摩。鎗箭交擊。果不可當。一掌推出。縱是舜若多神。額頭也須汗出。(石溪月)

[0562b03] 【增收】鳳翔府法門寺佛陀禪師。(嗣石頭)尋常持一串數珠念三種名號。曰一釋迦。二元和。三佛陀。自餘是甚麼椀躂丘。乃過一珠。終而復始。事迹異常。時人莫測。 頌曰。

[0562b07] 三種佳名一箇過。邀君把手上高坡。時人自沒登山力。空負當年一曲歌。(佛燈珣)

[0562b09] 【增收】澧州大同普濟禪師(嗣石頭)因僧問。如何是本來人。師曰。共住不相識。曰恁麼則禮拜去也。師曰。暗寫愁腸寄阿誰。 頌曰。

[0562b12] 共住同行世莫知。幾人當面便逢伊。縱饒紹續家門者。半是貧寒乞養兒。(保寧勇)

[0562b14] 【增收】大同一日問龐居士曰。是箇言語。今古少人避得。只如龐公還避得麼。曰諾。師再舉前話曰。什麼處去來。師曰。非如今。古人亦有此語。士作舞出去。師曰。風顛老風顛老。自過教誰檢。 頌曰。

[0562b19] 慣逐羊腸路。相逢莫問津。江山異今古。風物逐時新。(方菴顯)

[0562b21] 【增收】大同因龐居士來訪。提起笊籬喚曰。大同師大同師。師不顧。士曰。石頭一宗瓦解冰消。師曰。若不得龐公輩。灼然如此。士拋下笊籬曰。寧教不直一文錢。師曰。錢雖不直。欠他又爭得。士作舞而退。師乃提起笊籬曰。龐公龐公。士曰。你要我笊籬。我要你木杓。師作舞而退。士撫掌笑曰。歸去來歸去來。 頌曰。

[0562c04] 提起笊籬。清風滿寰宇。放下笊籬。黃金如糞土。可憐兩箇老古錐。相見何用同作舞。(塗毒策)

[0562c06] 你愛我笊籬。我愛你木杓。主山纔放高。案山又岌嶫。居士大同師。將錯便就錯。歸去來兮天地寬。一對鐵槌何處著。(瞎堂遠)

[0562c09] 普濟把定。被龐公痛處一錐。直得左轉右側前依後隨。笊籬提起處。相呼作舞時。若言依樣畫猫兒。定把黃金鑄子期。(石溪月)

[0562c12] 【增收】大同因僧問。十二時中如何合道。師曰。汝還識十二時麼。曰如何是十二時。師曰。子丑寅卯。僧禮拜。師示頌曰。十二時中那字別。子丑寅卯吾今說。若會惟心萬法空。釋迦彌勒從茲訣。 頌曰。

[0562c17] 十二時中別不別。通身是口難分說。東村王老暗嗟吁。達磨西來有妙訣。(佛鑑懃)

[0562c19] 十二時中時時別。終日說兮未甞說。經行坐臥在其中。吾今直下為君訣。(大圓智)

[0562c21] 子丑寅卯何曾別。古人今人如是說。喪盡靈臺一物無。佛祖分明為秘訣。(塗毒策)

[0562c23] 識得子丑寅卯句。應須繼紹此門風。如王仗劒當堂坐。佛魔俱拂一時空。(石溪月)

六祖下第四世之一(南嶽下前第三世之一)

[0563a02] 潭州溈山靈祐禪師。(嗣百丈)一日侍立。百丈問誰。師曰靈祐。丈曰。汝撥爐中有火否。師撥曰。無火。丈躬起深撥得少火。舉以示之曰。此不是火。師發悟禮謝陳其所解。丈曰。此乃暫時岐路耳。經曰。欲見佛性。當觀時節因緣。時節既至。如迷忽悟。如忘忽憶。方省己物。不從他得。故祖師云。悟了同未悟。無心亦無法。只是無虗妄。凡聖等心。本來心法元自備足。汝今既爾。善自護持。(傳燈錄所載如此。五燈會元於護持下云)次日同百丈入山作務。丈曰。將得火來麼。師曰。將得來。曰在甚處。師乃拈一枝柴。吹兩吹度與丈。丈曰。如蟲禦木。 頌曰。

[0563a13] 提起都來只一星。豁然騰焰亘天明。連延野外猶難救。直得三年草不生。(保寧勇)

[0563a15] 力士曾遺額上珠。搜尋無處幾嗟吁。傍人為指珠元在。始覺平生用意麤。(大洪邃)

[0563a17] 撥動寒火便明。曉來山外尚熒熒。堪嗟法眼堂前客。猶向南方問丙丁。(上方益)

[0563a19] 大雄山下路遙長。父子相將草裏行。拈得枯柴呈是火。家私穩密自斟量。門前幸有通津路。信脚何妨步夕陽。四海五湖龍世界。高梧脩竹鳳雛鄉。(佛燈珣)

[0563a22] 【續收】通身是口。徧身是舌。口欲談而不談。舌欲說而不說。說不說瞥不瞥。皎皎光明徧大千。任從天下紛紛說。(南堂興)

[0563b01] 拈起枯柴吹兩吹。應時星亘天飛。可憐癡坐圍爐底。面面相看總不知。(高原泉)

[0563b03] 用盡工夫夜欲蘭。東挑西撥見還難。驀然豆裏。便把柴頭作火看。(別山智)

[0563b05] 重重何必逞風流。箇事纔知便合休。縱使見烟非是火。也須燒手更燒頭。(寶葉源)

[0563b07] 根尋到底得星兒。冷騰輝是此時。拈一莖茅輕點著。不知燒殺五須彌。(雪巖欽)

[0563b09] 溈山在百丈為典座。因司馬頭陀自湖南來。尋得一山名大溈。是一千五百人善知識所居之處。丈曰。老僧住得否。曰彼是肉山。和尚是骨人。若居徒不盈千。觀典座可住得。丈呼來說與。時首座聞得曰。合當某去。彼何人也。丈乃告眾。下語。出格者得。遂拈淨瓶置地上設問。不得喚作淨瓶。喚作什麼。座曰。不可喚作木[木*突]。丈復問典座。座乃踢倒淨瓶而去。丈笑曰。首座輸却山子也。因命典座往住山。即大溈圓祐禪師也。果安千眾。 頌曰。

[0563b19] 定奪英雄是淨缾。毫釐分處更無情。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照覺總)

[0563b21] 正令全提作者知。淨缾拈起定狐疑。須知大智無私鑑。解道溈山却屬伊。(佛迹昱)

[0563b23] 淨缾踢處有來由。自是行人不到頭。須信春風生大野。不風流處也風流。(兜率悅)

[0563c01] 百丈堂前定大溈。金毛師子振全威。淨缾踢倒還元化。千里淳風動地歸。(智海清)

[0563c03] 不顧山前有信旗。單刀一直入籌帷。長戈短戟都無用。奪得將軍金印歸。(上方益)

[0563c05] 大用應須作者知。當場一踢絕狐疑。堪嗟不紹家園者。只向缾邊定是非。(通照逢)

[0563c07] 淨缾踢倒贏山子。體用全彰邁古今。洞徹玄關垂手處。到頭須是遇知音。(踈山如)

[0563c09] 溈山與仰山摘茶次。師謂仰曰。終日摘茶。祇聞子聲不見子形。請現本形相見。仰撼茶樹。師曰。子祇得其用。不得其體。曰未審和尚如何。師良久。仰曰。和尚祇得其體。不得其用。師曰。放子三十棒。(五燈會元於此下又云)仰曰。和尚棒某甲喫。某甲棒教誰喫。師曰。放子三十棒 玄覺云。且道過在甚麼處。 頌曰。

[0563c16] 摘茶更莫別思量。處處分明是道場。體用共推真應物。禪流頓覺雨前香。(汾陽昭)

[0563c18] 體用全彰用不難。當時溈仰自相謾。禪流若具金剛眼。互換機鋒子細看。(佛印元)

[0563c20] 龍生龍子鬪全威。霹聲中掣電機。雨過雲收何處去。溈山千古獨巍巍。(野軒遵)

[0563c22] 體用俱非。烏飛兔走。撼樹默然。天長地久。三十拄杖令雖嚴。也是憐兒不覺醜。(佛慧泉)

[0563c24] 春暖相呼出翠微。時行時坐幾忘歸。黃昏一陣東風雨。未免渾身透濕衣。(保寧勇)

[0564a02] 【續收】祇聞子聲不見子形。茶株撼處太分明。要知寂子惺惺處。便乃徐徐著眼聽。(慈受深)

[0564a04] 家醜不可外揚。父子體用全彰。父奪子機猶可。子奪父機無良。(大溈智)

[0564a06] 張翁乍與李公友。待罰李公一盞酒。倒被李公罰一杯。好手手中無好手。(佛鑑懃)

[0564a08] 溈山得體。仰山得用。體用俱全。夢中說夢(喝一喝)(誰菴演)

[0564a10] 聞聲不見形。撼樹却惺惺。體用何須論。歸家落日明。(橫川珙)

[0564a12] 【增收】溈山問仰山。從何處歸。曰田中歸。師曰。禾好刈也未。曰好刈。師曰。作青見作黃見。作不青不黃見。曰和尚背後是甚麼。師曰。子還見麼。仰拈起禾穗曰。和尚何曾問這箇。師曰。此是鵞王擇乳。 頌曰。

[0564a17] 不作青黃見。其如稻穗何。鵞王能擇乳。子過新羅。(天目禮)

[0564a19] 【增收】溈山冬月問仰山。天寒人寒。曰大家在這裏。師曰。何不直說。曰適來也不曲。和尚如何。師曰。直須隨流。 頌曰。

[0564a22] 北風逞寒威。凜凜侵肌骨。一句括天寒。幾曾容朕迹。隨流認得本來身。徧界莫非無價珍。(圓悟勤)

[0564a24] 吹盡風流大石調。唱出富貴黃鍾宮。舞腰催拍月當曉。更進蒲萄酒一鍾。(正堂辨)

[0564b02] 大家在這裏。兩手扶不起。放下近前看。是什麼面觜。(無際派)

[0564b04] 大家在這裏。初不礙隨流。兩口無一舌。葛藤殊未休。茫茫大地人無數。幾箇男兒解點頭。(寂巖中)

[0564b06] 大家在裏許。南山焦尾虎。牙爪利如鋒。日輪正當午。(已菴深)

[0564b08] 【增收】溈山睡次。仰山問訊。師便面向壁。仰曰。和尚何得如此。師起曰。我適來得一夢。汝試為我原看。仰取一盆水與師洗面。少頃香嚴亦來問訊。師曰。我適來得一夢。寂子原了。汝更與我原看。嚴乃點一椀茶來。師曰。二子見解過於鶖子。 頌曰。

[0564b14] 取水烹茶不失機。當時原夢善知時。如斯始謂仙陀客。鶖子神通豈及伊。(本覺一)

[0564b16] 撥草瞻風。孤峯獨宿。鼓無絃琴。唱無生曲。溈仰香嚴。鼎之三足。臨機不費纖毫力。任運分身千百億。(南堂興)

[0564b19] 神機妙用。開眼作夢。非時現通。顯異惑眾。(萬菴顯)

[0564b20] 一杯晴雪早茶香。午睡初醒春晝長。拶著通身俱是眼。半窓疎影轉斜陽。(雪巖欽)

[0564b22] 溈山示眾曰。老僧百年後。向山下作一頭水牯牛。左脇書五字。曰溈山僧某甲。此時喚作溈山僧。又是水牯牛。喚作水牯牛。又是溈山僧。喚作甚麼即得。(五燈會元於即得下又云)仰山出禮拜而退 雲居膺代曰。師無異號 資福寶曰。當時但作此○相拓呈之 新羅和尚作此[○@牛]相拓呈之。又曰。同道者方知 芭蕉徹作此X65p0564_01.gif相拓呈之。又曰。說也說了也。注也注了也。悟取好。乃述偈曰。

[0564c06] 不是溈山不是牛。一身兩號實難酬。離却兩頭應須道。如何道得出常流。

[0564c08] 古德垂慈力未酬。纔聞異相便爭牛。聲前句後明玄旨。失却溈山見不週。且與同袍通一線。蘆花雪覆菊當秋。(汾陽昭)

[0564c11] 千羣萬羣水牯牛。不出溈山這一隻。無心管帶常現前。作意追尋尋不得。不大不小有筋力。一身兩號少人識。隨緣放去草木青。遇晚收來天地黑。收放須得鼻頭繩。若不得繩無準則。世間多少無繩人。對面走却這牛賊。(黃龍南 二)

[0564c16] 昔日溈山有水牯。而今老倒臥荒坵。形容卓犖雖無力。灌啖依前是好牛。四野草青隨處放。千峯雪白早須收。若能提舉及時節。極目桑田何用憂。

[0564c19] 水牯溈山峭峻機。分明人類顯幽奇。兩途語出分明處。夜鳥投林曉復飛。(道吾真)

[0564c21] 山下為牛山上僧。河沙異號未為能。常愛暮雲歸未合。遠山無限碧層層。(海印信)

[0564c23] 不道溈山不道牛。酌然何處辨蹤由。絲毫差却來時路。萬劫無由得出頭。(白雲端)

[0565a01] 改却形容換却頭。當陽難隱箇蹤由。驢名馬字雖呼喚。多少傍觀滿面羞。(保寧勇)

[0565a03] 山上山僧山下牛。披毛戴角混同流。普天成佛兼成祖。獨有溈山作水牛。(佛國白)

[0565a05] 蹄角分明觸處周。不勞管帶不勞收。但知不犯他苗稼。水草隨緣得自由。(真如)

[0565a07] 溈山山上老禪翁。山下作牛而矣。是非些子不能消。說甚參禪明自(寶峯祥)

[0565a09] 反手書空事成。忙忙人問兩頭明。屈原不是逢漁父。千古誰人論獨醒。(佛心才)

[0565a11] 野逕蹄涔賺殺人。早曾耕徧大田春。有時落草無尋處。顯現溈山老漢身。(張無盡)

[0565a13] 千頭萬頭只一頭。騎去騎來得自由。放去高原水草足。也須時把鼻繩收。(佛鑑懃)

[0565a15] 異類中行得自由。須知千聖亦難收。和光日照溪山曉。笑指乾坤那一頭。(楚安方)

[0565a17] 【續收】溈山水牯牛。禪人聚頭咬。可憐負舂人。喚作嶺南獠。(天童覺)

[0565a19] 春寒料峭。凍殺年少。切忌參商。別無玄妙。(龍門遠)

[0565a20] 溈山水牯異常流。不是溈山不是牛。舉世有誰能道得。波聲漁笛釣魚舟。(南堂興)

[0565a22] 一箇形骸兩姓名。入泥入水可憐生。回頭掣斷黃金鏁。肯向毗盧頂上行。(別峯印)

[0565a24] 百年猶恐沒人知。名字仍將左脇題。入水入泥難放牧。仰山只得半邊騎。(虛堂愚)

[0565b02] 【增收】溈山上堂云。仲冬嚴寒年年事。運推移事若何。仰山進前叉手而立。師曰。我情知汝答這話不得。却顧香嚴。嚴曰。某甲偏答得這話。師躡前問。嚴亦進前叉手而立。師曰。賴遇寂子不會。 頌曰。

[0565b07] 運推移事若何。絲來線去定譊訛。織成蜀錦千般巧。不出當時一隻梭。(懶菴樞)

[0565b09] 叉手進前。寂子不會。殺人活人。好箇三昧。這般阿師。叢林殃害。白雲盡處是青山。行人更在青山外。(月林觀)

[0565b12] 一竿絲線兩金魚。不犯清波意自殊。斜拽蓑衣遮蓋後。空餘明月滿江湖。(石溪月)

[0565b14] 一箭暗穿紅日影。雙鵰落碧雲端。不知李廣無玄妙。多向弓弦發處看。(閑極雲)

[0565b16] 溈山見尼劉鐵磨來。師曰。老牸牛汝來也。磨曰。來日臺山大會齋。和尚還去麼。師乃放身作臥勢。磨便出去。 頌曰。

[0565b19] 曾騎鐵馬入重城。勑下傳聞六國清。猶握金鞭問歸客。夜深誰共御街行。(雪竇顯)

[0565b21] 百戰功成老太平。優游誰肯共爭衡。玉鞭金馬閒終日。明月清風富一生。(天童覺)

[0565b23] 老牸牛來到此間。明朝大會去臺山。白雲一曲知音少。樵唱漁歌自往還。(張無盡)

[0565c01] 【續收】主人無德客無機。石火光中閃電飛。同死同生同得失。此心能有幾人知。(中菴空)

[0565c03] 雲巢夢斷月華秋。玉女翻身過斗牛。卸却花冠歸舊隱。玄途鳥道未容收。(足菴鑒)

[0565c05] 共樂昇平道泰時。相逢終不展鎗旗。隨宜淡飯清茶外。困臥閒行幾箇知。(無凖範)

[0565c07] 岸草青青得自由。等閒牽著便昂頭。通身露出一般白。莫是山前水牯牛。(雪巖欽)

[0565c09] 打鼓弄琵琶。相逢一會家。陽春同唱罷。蘸雪喫冬瓜。(雲衲慶)

[0565c11] 【增收】溈山因僧問。如何是百丈真。師下禪床叉手立。曰如何是和尚真。師却坐。 頌曰。

[0565c13] 百丈狸奴面。溈山鬼眼睛。見人空解咲。弄物不知名。(松源岳)

[0565c15] 老婦臨粧絳點唇。人前自逞好精神。顰眉冷笑渾相似。不顏傍邊掩鼻人。(石帆衍)

[0565c17] 【增收】溈山問仰山。即今事且置。古來事作麼生。仰叉手近前。師曰。猶是即今事。古來事作麼生。仰退後立。師曰。汝屈我我屈汝。仰便禮拜 方菴顯云。仰山進前退後。洞古明今。溈山因甚道。彼此相屈。乃頌曰。

[0565c22] 相見錦江頭。相携上酒樓。會醫還少病。知分不多愁。師資會遇意何深。驀地臨機問古今。叉手近前還退後。曾經百鍊見真金。(本覺一)

[0566a01] 溈山坐次。仰山香嚴侍立。師舉手曰。如今恁麼者少。不恁麼者多。嚴從東過西立。仰從西過東立。師曰。這箇因緣三十年後如金擲地相似。仰曰。亦須是和尚提唱始得。嚴曰。即今亦不少。師曰。合取狗口。 頌曰。

[0566a06] 一窟金光師子兒。相將無事共遊嬉。同時啐知機變。鳳轉龍盤也大奇。(本覺一)

[0566a08] 溈山垂語辨龍蛇。一對驪珠絕點瑕。師子窟中無異獸。嘉聲動地徧天涯。(隱靜儼)

[0566a10] 象王嚬呻師子哮吼。踞地盤空移星換斗。坐斷舌頭合取狗口。一回擲地作金聲。九曲黃河徹底清。(南 興)

[0566a13] 待得郎來月西。寒暄不道醉如泥。五更又欲向何去。騎馬出門烏夜啼。(寂窓照)

[0566a15] 【增收】溈山坐次。仰山入來。師以兩手握拳相交示之。仰作女人拜。師曰。如是如是。 頌曰。

[0566a17] 仰山自外纔方入。兩手相交復握拳。寂子深深女人拜。謝師特為老婆禪。(本覺一)

[0566a19] 佳人十八正嬌癡。一曲堂前舞柘枝。祇有五郎知雅態。更無人道柳如眉。(慈受深)

[0566a21] 芙蓉月向懷中照。楊柳風來面上吹。夜半庭前柘枝舞。天明羅袖濕臙脂。(心聞賁)

[0566a23] 【增收】溈山方丈內坐次。仰山入來。師曰。寂子近日宗門令嗣作麼生。曰大有人疑著此事。師曰。寂子作麼生。曰慧寂祇管困來合眼。健即坐禪。所以未曾說著在。師曰。到這田地也。難得曰據慧寂所見祗如此。一句也著不得。師曰。汝為一人也不得。曰自古聖人盡皆如此。師曰。大有人笑汝恁麼祇對。曰解笑者是慧寂同參。師曰。出頭事作麼生。仰繞禪牀一帀。師曰。裂破古今。 頌曰。

[0566b07] 宗門中令嗣。合眼坐禪處。平地打毬子。急須著眼兩挑挑得上。三築築不住。築得住依前。輥向毬門去。(石溪月)

[0566b10] 【增收】溈山問仰山。妙淨明心汝作麼生會。曰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師曰。汝祇得其事。曰和尚適來問甚麼。師曰。妙淨明心。曰喚作事得麼。師曰。如是如是。 頌曰。

[0566b14] 妙淨明心一句全真。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舒肝瀝膽照徹古今。箇中如不昧。徧界是黃金。(雪竇宗)

[0566b16] 【增收】溈山因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竪起拂子。後有僧到王常侍處舉前話。王曰。彼中兄弟如何商量。曰即色明心。附物顯理。理曰。不是這箇道理。上座快歸溈山去。某甲寄一封書與和尚。僧得書馳上師。師開書見一圓相。相中書日字。師曰。誰知千里外有箇知音。仰山侍立乃曰。雖然如是。也祇是箇俗漢。師曰。子又作麼生。仰作圓相。於中書日字。以脚抹却。師乃大笑。 頌曰。

[0566b24] 南星北斗忽移位。四海九州如鼎沸。波斯匿王鼻拄天。樓至如來脚踏地。(保寧勇)

[0566c02] 竪起拂子封白紙。千里誰知有知己。行人莫與路為讎。四海五湖王化裏。(別峯印)

[0566c04] 【增收】溈山因僧問。如何是道。師曰。無心是道。曰某甲不會。師曰。會取不會底好。曰如何是不會底。師曰。祇汝是不是別人。復曰。今時人但直下體取不會底。正是汝心正是汝佛。若向外得一知一解將為禪道。且沒交涉。名運糞入。不名運糞出。污汝心田。所以道不是道。 頌曰。

[0566c10] 雪中送炭堪為喜。醬裏添鹽更是佳。往往盡隨言語轉。却同蛙步[馬*展]泥沙。(東叟頴)

[0566c12] 溈山問仰山。什麼處來。曰田中來。師曰。田中多少人。仰插鍬子叉手而立。師曰。南山大有人刈茅。仰鍬子便行 玄沙云。當時便踏倒鍬子。 頌曰。

[0566c16] 溈山問處少知音。插地酬他佛祖沈。踏倒玄沙傍不肯。免教蒼翠帶春深。(投子青)

[0566c18] 淺種深耕正及時。入泥入水更同誰。南山茅草多人刈。獨是爺兒兩箇知。(保寧勇)

[0566c20] 借問親從甚處來。插鍬叉手口慵開。雖然不犯當頭令。爭奈音聲徧九垓。(成枯木)

[0566c22] 盡道溈山父子和。插鍬猶自帶干戈。至今一井明如鏡。時有無風帀帀波。(黃龍震)

[0566c24] 老覺情多念子孫。而今慚愧起家門。是須記取南山語。鏤骨銘肌共報恩。(天童覺)

[0567a02] 金鞭擊動蒼龍窟。吐霧拏雲出海門。溟渤吸乾天上去。空餘雷電滿山川。(佛心才)

[0567a04] 數目分明舉即難。衲僧無不膽毛寒。須知別有壺中路。但向須彌頂上看。(龍門遠)

[0567a06] 插鍬叉手異何同。要顯全機立大功。雖然有數通呈了。留得高傳振祖風。(楚安方)

[0567a08] 【續收】叉手當鍬插深。幾人遺劒刻舟尋。面前水牯全頭角。田裏生涯自古今。雪後始知松柏操。事難方見丈夫心。刈茅盡是南山事。達磨休言在少林。(佛鑑懃)

[0567a11] 試問田中有幾人。插鍬叉手意分明。可憐不逐南山去。撒手歸家罷問程。(佛性泰)

[0567a13] 插鍬叉手事希奇。誰識溈山父子機。回首南山山下路。刈茅人去多時。(文殊道)

[0567a15] 賊火相逢恰五更。見成贓物不須爭。暗中多少都分了。天曉依然各自行。(無凖範)

[0567a17] 一日頻來三五度。有時歡喜有時瞋。改頭換面休疑著。元是尖簷帽下人。(虛堂愚)

[0567a19] 【增收】溈山坐次。仰山問。和尚百年後。有人問先師法道。如何祇對。師曰。一粥一飯。曰前面有人不肯又作麼生。師曰。作家師僧。仰便禮拜。師曰。逢人不得錯舉 慧海儀曰。自古及今多少人下語道。嚴而不威。恭而無禮。橫按拄杖。竪起拳頭。若只恁麼。如何知得他父子相契處。山僧今日也要諸人共知。乃頌曰。

[0567b02] 莫分彼我彼我無殊。困魚止濼病鳥棲蘆。逡巡不進泥中履。爭得先生一卷書。

[0567b04] 溈山在百丈。因司馬頭陀問。野狐話作麼生會。師以手撼門扇三下。陀曰。太麤生。師曰。佛法不是這箇道理。 頌曰。

[0567b07] 因果雙行孰共知。茫茫四海路多岐。擡頭拶出初生月。便効張公畫翠眉。(佛心才)

[0567b09] 春至自花開。朱顏安在哉。可憐園裏色。不入鏡中來。(龍門遠)

[0567b11] 盲人來與啞人抓。說著無因話病苗。一下被他抓著後。平生癢處一時消。(佛燈珣)

[0567b13] 【增收】溈山因。仰山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大好燈籠曰莫只這個便是麼。師曰。只這箇是什麼。曰大好燈籠。師曰。果然不識。 頌曰。

[0567b16] 覿面提來付與伊。分明此意沒東西。腕頭有力千鈞重。誰道通身是水泥。(雪巖欽)

[0567b18] 溈山問仰山。終日與子商量。成得箇什麼邊事。仰空中畫一畫。師曰。若不是吾終被子惑。 頌曰。

[0567b21] 盡日商量古佛言。當時一畫却成冤。至今尚有溈山在。莫道宗枝絕子孫。(佛印元)

[0567b23] 松直棘曲烏玄鵠。白末後商量空中。一畫若言向上玄。關走殺諸方禪客。(地藏恩)

[0567c01] 【續收】父子雖親共較量。中爭信有刀鎗。當時一畫畫得斷。徧界葛藤無復生。(簡翁敬)

[0567c03] 【增收】溈山一日見野火乃問道吾。還見火麼。曰見師曰。從何處起。曰除却經行坐臥。請師別致一問來。師便休去。 頌曰。

[0567c06] 野火連天誰云不見。道吾有準聊通一線。坐臥經行風力所轉。妙辯縱橫機輪掣電。還會麼。若也擬議。事久多變。(大圓智)

[0567c09] 連天野火了無涯。起處猶來辨作家。眼裏瞳人雙翳盡。面前徧界絕空華。道吾老也堪誇(旦道畢竟從什麼處起)水僧歸林下寺。待船人立渡頭沙。(佛燈珣)

[0567c12] 野火炎炎何處起。紫烟紅便燒人。須知坐臥經行裏。見得無殊用得親。(石溪月)

[0567c14] 【增收】溈山因僧問。如何是露地白牛。師曰。叱叱。僧云。噉餧何物。師曰。喫喫。 頌曰。

[0567c16] 白牛生下是白牛。現起堂堂莫外求。是我不能藏委曲。直下分明是一頭。(般若柔)

[0567c18] 白牛露地沒遮闌。在處橫眠在處閒。水草恣情甘美足。醍醐純出潤良田。(汾陽昭)

[0567c20] 玉角霜毛露地牛。人間天上顯蹤由。不同雪嶺時時吼。肯若溈山日日收。冷吸月光無影像。徧經塵國任遨遊。牧童忽上須彌頂。指出乾坤那一頭。(洞山聰)

[0567c23] 露地白牛起問端。隨緣叱叱齒牙寒。不知飲是何物。喫喫直教滄海乾。(天童覺)

[0568a01] 【增收】溈山問僧。甚處來。曰西京來。師曰。還得西京主人公書來麼。曰不敢妄通消息。師曰。作家師僧天然猶在。曰殘羮餿飯誰人喫之。師曰。獨有闍黎不喫。僧作嘔吐勢。師曰。扶出者病僧著。僧便出去。 頌曰。

[0568a06] 莫怪相逢無信息。誰能長作置書郵。直饒說盡千般事。那箇心中得到頭。(懶菴樞)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卷第十五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5 冊 No. 1295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