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65n1295_013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 第1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5 冊 » No.1295 » 第 1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卷第十三

  祖師機緣

六祖下第三世之四(南嶽下第二世之四)

[0547c18] 【增收】洪州泐潭常興禪師。(嗣馬祖)因南泉來見。師面壁而坐。泉撫師背。師曰阿誰。曰普願。師曰如何。曰也尋常。師曰。汝何多事。 頌曰。

[0547c21] 面壁堆危引客過。問誰那更問如何。道尋常成多事。檢點儂家事更多。(西巖惠)

[0547c23] 【增收】汾州大達無業國師(嗣馬祖)僧問。如何是佛。師曰。莫忘想。 頌曰。

[0548a01] 王令威嚴誰敢擬。纖毫纔動鐵輪隨。時人只見錐頭利。幾人能見利頭錐。(菴需)

[0548a03] 無業示眾曰。若有一毫頭聖凡情念未盡。未免入驢胎馬腹裏去。白雲端曰。直饒一毫頭聖凡情念頓盡。亦未免入驢胎馬腹裏去。瞎漢但恁麼會。 頌曰。

[0548a07] 無業何太切。白雲何太孤。胡鬚將謂赤。更有赤鬚胡。(南巖勝)

[0548a09] 一道如弦直。心親手更親。箭穿紅日影。方是射鵰人。(鼓山珪)

[0548a11] 【增收】信州鵞湖大義禪師(嗣馬祖)因唐憲宗詔入內論議。法師問。如何是禪師以手點空。法師無對。帝曰。法師講無窮經論。祇這一點尚不奈何。師却舉。順宗問尸利禪師。大地眾生如何得見性成佛。利曰。佛性如水中月。可見不可取。師謂帝曰佛性非見必見。水中月如何攫取。帝乃問。如何是佛性。師曰。不離陛下所問。帝默契。 頌曰。

[0548a18] 因地而倒因地起。離地求起無是理。不離所問語雖親。認著依前還不是。(枯禪鏡)

[0548a20] 說理談真面紫宸。鵞湖大義枉勞神。由來佛性難名邈。爭似君王默契親。(天目禮)

[0548a22] 空中一點是箇甚麼。直饒講無限經論。其奈不識者行貨。雖然價重須彌。也被君王識破。(尼閑林英)

[0548a24] 【增收】潭州三角山總印禪師(嗣馬祖)示眾曰。若論此事。貶上眉毛早蹉過也。麻谷便問。貶上眉毛即不問。如何是此事。師曰。蹉過也。谷乃掀倒禪牀。師便打 長慶代云。悄然。 頌曰。

[0548b04] 正令威嚴斷不容。星移斗轉覔無蹤。將軍勒起當頭馬。殺氣紛紛袞黑風。(獃堂定)

[0548b06] 【增收】三角示眾曰。凡說法須用應時應節。時有僧問。四黃四赤時如何。師曰。三月杖頭挑。曰為甚麼滿肚皮貯氣。師曰。爭奈一條繩何。曰如何得出氣去。師曰。直待皮穿。 頌曰。

[0548b10] 平地安身未肯休。花陰柳徑逐時流。放教滿肚無閒氣。始信渠儂得自由。(慈受深)

[0548b12] 【增收】三角因僧問。如何是三寶。師曰。禾豆粟。曰意旨如何。師曰。大眾歡喜奉行。 頌曰。

[0548b14] 三角對酬禾豆粟。龍宮海藏難收錄。空門曾問疎山僧。便道如今粥飯足。(大洪遂)

[0548b16] 池州魯祖山寶雲禪師(嗣馬祖)師尋常見僧來便面壁。南泉聞曰。我尋常向師僧道。向佛未出世時會取。尚不得一箇半箇。他恁麼驢年去玄覺云。為復唱和語不肯語 保福問長慶。祇如魯祖節文在甚麼處。被南泉恁麼道。長慶云。退讓於人。萬中無一箇 羅山云。陳老師當時若見。背上與五火抄。何故。為伊解放不解收 玄沙云。我當時若見。也與五火抄 雲居錫云。羅山若沙總恁麼道。為復一般別有道理。若擇得出。許上座佛法有去處 玄覺云。且道。玄沙五火抄。打伊著不著。 頌曰。

[0548c03] 人來面壁坐顒顒。不話多端說異同。親切不教心外覔。免將明暗謼盲聾。秋霜博地生寒暑。魯祖垂慈不用功。(汾陽昭)

[0548c06] 老倒禪門傳魯祖。見僧面壁親垂顧。箇中若是丈夫兒。剔起眉毛便回去。(佛印元)

[0548c08] 魯祖三昧最省力。纔見僧來便面壁。若是同心達道者。不在眉便相悉。(梁山冀)

[0548c10] 祖師面壁播諸方。無限禪人謾度量。無事晚來江上立。數株寒栢倚斜陽。(琅琊覺)

[0548c12] 坐斷千山與萬山。勸人除却是非難。池陽近日無消息。果中當年不目觀。(翠巖真)

[0548c14] 面壁咸言上上機。衲僧到此擬何之。直饒截斷千江水。也落宗門第二槌。(海印信)

[0548c16] 魯祖孤風振四維。僧來面壁少人知。南泉提起驢年事。且道如今是甚時。(白雲端)

[0548c18] 魯祖當年不用功。逢僧面壁顯家風。若遇上乘同道(請續此一句 黃龍新)

[0548c20] 堪笑池陽老古錐。僧來面壁擬何為。大都端正人男女。清淨不勞紅粉施。(草堂清)

[0548c22] 雖然不是作家。好惡他家自識。喫拳還似打人。面赤不如語直。(黃龍震)

[0548c24] 魯祖山前古路通。熈微一逕沒西東。杜聲裏春光老。零落桃花藉地紅。(普融平)

[0549a02] 無絃不彈有曲誰聽。匏土革木宮商自正。寥寥千古少林人。也道九年傳此令。(佛心才)

[0549a04] 池陽何處得捫摸。後代商量涉異途。古人剛地成多事。試問如今會也無。(龍門遠)

[0549a06] 【續收】虎徑龍泉遶行巖。鳳棲霜倚和杉。誰人會得宗師意。紐轉乾坤好不參。(剋符道者)

[0549a08] 魯祖見僧面壁。此理何妨徑直。時人更莫斟量。祇者不勞心力。中間或聞一類。強言正是相為。非唯謗他古人。亦乃困於上智。會得祖師現前。不會也難逃避。(永明壽)

[0549a12] 南泉黑豆未生時。喃喃終是洩天機。休向未生全曉悟。日出東方月落西。(藥山昱)

[0549a14] 池陽面壁許誰知。萬古孤峯對落暉。纔見攢眉便回去。早知不是丈夫兒。(菴需)

[0549a16] 魯祖逢人面壁。老大慵追隨。後之參徒罔測。一向打瓦鑽龜。(水菴一)

[0549a18] 葉落江頭一望長。幾莖喬木倚斜陽。曾經巴峽猿啼處。鐵作心肝也斷腸。(簡堂機)

[0549a20] 背前面後揚家醜。揭地洪音師子吼。分付仙陀知不知。法身午夜藏北斗。(足菴鑒)

[0549a22] 家財喪盡沒絲毫。祇箇一身猶恨多。却向池陽最深處。殺人空手不持刀。(石菴玿)

[0549a24] 無目仙人揣骨頭。暗中摸索認王侯。價高畢竟無人買。冷却构欄懡[怡-台+羅]休。(雪菴瑾)

[0549b02] 日暖佳人綉遲。紫荊枝上囀黃鸝。欲知無限傷春意。盡在停針不語時。(南叟茙)

[0549b04] 人來面壁成何事。爭得心開見本源。空劫前諸佛子。話頭不舉自然圓。(橫川珙)

[0549b06] 【增收】魯祖因僧問。如何是不言言。師曰。汝口在甚麼處。曰某甲無口。師曰。將甚麼喫飯。僧無語 洞山云。他又不飢。喫甚麼飯 雪竇云。好劈脊便棒。這漢開口了合不得。合口了開不得。 頌曰。

[0549b10] 得因失有是在非邊。根源未斷枝派相連。不言言口何在。轉得身來難下載。一帆風過洞庭湖。對面須知違背。(月堂昌)

[0549b13] 【增收】唐州紫玉山道通禪師(嗣馬祖)因于頔相公問。佛法至理乞師一言。師曰。若問須去情謂。公曰便請。師曰。問將來。曰如何是佛。師召于頔。公應諾。師曰。更莫別求。 頌曰。

[0549b17] 如何是佛。更莫別求。相隨來也。四大部洲。(月林觀)

[0549b18] 【增收】紫玉因于公一日問。如何是黑風吹其船舫漂墮羅剎鬼國。師曰。于頔客作漢。問恁麼事作麼。于失色。師指曰。這箇便是黑風漂墮羅剎鬼國。于作禮而謝。 頌曰。

[0549b22] 就身打劫壯吾曹。喚得賢侯智眼高。忿色不知何處去。珠回玉轉透雲袍。(南巖勝)

[0549b24] 【增收】五臺山隱峯禪師(嗣馬祖)一日辭祖。祖曰。甚處去。師曰。石頭去。曰石頭路滑。師曰。竿木隨身逢場作戲。便去。纔到石頭。遂繞禪牀一帀振錫一下。問。是何宗旨。頭曰。蒼天蒼天。師無語。回舉似馬祖。祖曰。汝更去。見他道蒼天蒼天。便噓兩聲。師又去。一依前問。頭乃噓兩聲。師又無語。歸舉似馬祖。祖曰。向汝道石頭路滑。 頌曰。

[0549c07] 石頭路險人難到。到者方知滑似苔。兩度三回雖蹋倒。滿身泥水又歸來。(虗堂愚)

[0549c09] 唱徹黃金縷。重吹紫玉簫。倚樓人不見。風過樹頭搖 □□□。

[0549c11] 【增收】隱峯因南泉把淨瓶與師曰。淨瓶是境。你不得動著境與我將水來。師將淨瓶傾水於泉面前休去 歸宗曰。鄧隱峯也是亂潟。 頌曰。

[0549c14] 南泉特地指瓶。隱峯便來潟水。兩人自不識羞。掘地深埋自(照堂一)

[0549c16] 南泉不指淨瓶。隱峯何曾潟水。從教打瓦鑽龜。佛法不在這裏。(鼓山珪)

[0549c18] 眼中無翳休挑刮。鏡上無塵不用磨。信脚出門行大路。橫擔拄杖唱山歌。(徑山杲)

[0549c20] 【增收】磁州馬頭峯神藏禪師(嗣馬祖)上堂謂眾曰。知而無知。不是無知。而說無知 南泉曰。恁麼依師道。始道得一半 黃曰。不是南泉駮他要圓前話。 頌曰。

[0549c24] 從頭數到一二三。倒數却成三二一。直饒善會大衍筭。掐指巡文數不出。(中菴空)

[0550a02] 【增收】潭州華林善覺禪師(嗣馬祖)裴相國訪師問曰。師還有侍者否。師曰有。只是不可見客。曰何妨。師乃喚曰。大空小空。唯二虎自菴後出。裴見之驚悚。師語二虎。有客且去。二虎於是哮吼而去。曰師作何行業感得如斯。師提起數珠曰。會麼。曰不會。師曰。老僧常念觀世音。 頌曰。

[0550a08] 常念觀音力伏猛獸。道眼通明萬緣何有。良哉大士時時垂手。念茲在茲安樂長壽。(龍門遠)

[0550a10] 新羅渤海竺乾此土。月白風清三界獨步。對境無心馴菴有虎。忽然提起數珠時。誰識當陽第一機。奇奇敵勝還他師子兒。(南堂興)

[0550a13] 【增收】烏臼和尚(嗣馬祖)因玄紹二上座參。師乃問二禪客發足甚處。玄曰江西。師便打。曰久知和尚有此機要。師曰。汝既不會。後面箇師僧祇對看。紹擬近前。師便打曰。信知同坑無異土。參堂去。 頌曰。

[0550a18] 烏臼分明棒有眼。這僧直是眼無筋。假饒打著百千箇。切莫將伊掛齒唇。(照堂一)

[0550a20] 赤身挨白刃。死中還得活。一箭自迷踪。萬車齊喪轍。(鼓山珪)

[0550a22] 烈焰不容蚊蚋泊。大海那堪宿死屍。任是三頭并六臂。望風無不竪降旗。(徑山杲)

[0550a24] 鏌鋣在握當堂坐。擬欲衝前便喪軀。縱使機鋒如電拂。到頭未免病棲蘆。(菴需)

[0550b02] 【增收】烏臼問僧。近離甚處。曰定州。師曰。定州法道何似這裏。曰不別。師曰。若不別。更轉彼中去。便打。僧曰。棒頭有眼。不得草草打人。師曰。今日打著一箇也。又打三下。僧便出去。師曰。屈棒元來有人喫在。曰爭奈杓柄在和尚手裏。師曰。汝若要山僧回與汝。僧近前奪棒打師三下。師曰。屈棒屈棒。曰有人喫在。師曰。草草打著箇漢。僧禮拜。師曰。却與麼去也。僧大笑而坐。師曰。消得恁麼消得恁麼。 頌曰。

[0550b11] 呼即易遣即難。互換機鋒子細看。劫石固來猶可壞。滄溟深處立須乾。烏臼老烏臼老。幾何般。與他杓柄太無端。(雪竇顯)

[0550b14] 相見不虗圖。分明付與渠。汝醉我扶起。我倒汝相扶。交互為賓主。相將入帝都。高歌大笑九衢裏。天上人間我唯爾。(佛性泰)

[0550b17] 【增收】石臼和尚初參馬祖。祖問。甚處來。師曰。烏臼來。曰烏臼近日有何言句。師曰。幾人於此茫然在。曰茫然且置。悄然一句作麼生。師乃近前三步。曰我有七棒寄打烏臼。你還甘否。師曰。和尚先喫。某甲後甘。却回烏臼。 頌曰。

[0550b22] 石臼發脚太遲。馬祖開口太早。十字街頭要錢。須是打他栲栳。(月堂昌)

[0550b24] 【增收】石臼因僧問。如何是地藏手中珠。師曰。你手中還有麼。曰不會。師曰。莫謾大眾。復頌曰。不識自家寶。隨他認外塵。日中逃影質。鏡裏失頭人。 頌曰。

[0550c04] 貪觀天上月。失却手中橈。石臼山下路。歸計轉迢遙。覿面光輝日。拍手笑吾曹。且道笑他箇甚麼。為人不得力。(佛燈珣)

[0550c07] 喪盡自家寶。何須問外塵。萬緣俱照破。方見本來人。(塗毒策)

[0550c09] 【增收】本溪和尚(嗣馬祖)一日坐次。龐居士至。師纔顧視。公以拄杖畫一圓相。師近前踏却。士曰。與麼不與麼。師亦畫一圓相。士亦近前踏却。師曰。與麼不與麼。士拋下拄杖而立。師曰。來時有杖。去時無杖。曰幸目圓成。徒勞側目。師撫掌曰。奇哉奇哉。一無所得。士拈杖便行。師曰。看路看路。 頌曰。

[0550c16] 甎子來瓦子擲。拳頭來脚尖趯。子細點檢一場狼藉。先賢為榜樣。今人為法則。莫學相似禪。青天轟霹箇中若是惺惺漢。餿飯殘羮誰肯喫(咄)(大圓智)

[0550c19] 起模畫樣弄精魂。拂跡除蹤更見人。行到水窮山盡處。滿天雲散月華明。(瞎堂遠)

[0550c21] 十九條平路。終無一局同。欲分先後手。側目辨來蹤。(正覺顯)

[0550c23] 各呈見解。互逞機鋒。石火莫及。電光罔通。拋下拄杖而立。不同草草拈起拄杖便行。亦豈匇匇者裏著得隻眼。許你親見龐公。(石溪月)

[0551a02] 【增收】本溪因龐公問。丹霞打侍者意旨如何。師曰。老老大大見人長短。曰為我與師同參。所以借問。師曰。若恁麼從頭舉來共你商量。曰老老大大不可共你說人是非。師曰。念公年老。曰罪過罪過。 頌曰。

[0551a07] 一對鐵槌如綿團。一雙烏鴉如白。忽然狹路相逢。不免將錯就錯。(佛鑑懃)

[0551a09] 【增收】亮座主(見馬祖)講經論因參馬祖。祖問。見說座主大講得經論。是否。師曰不敢。曰將甚麼講。師曰。將心講。曰心如工伎兒。意如和伎者。爭解講得。師抗聲曰。心既講不得。虗空莫講得麼。曰却是虗空講得。師不肯便去。將下階。祖召曰座主。師回首。祖曰。是甚麼。師豁然大悟。便禮拜。曰這鈍根阿師禮拜作麼。師曰。某甲所講經論。將謂無人及得。今日被大師一問。平生功業一時冰釋。禮謝而退。乃隱於洪州西山。更無消息。 頌曰。

[0551a19] 幾年錯謂將心講。誰信虗空講似流。驀喚回頭方瞥地。西山一去絕蹤由。(本覺一)

[0551a21] 馬師瞎却亮師眼。一入西山更不返。我有三十二藤條。寄與山中這擔板。(東山空)

[0551a23] 昨夜月初明。柴門猶未閉。苗兒捉老鼠。引得狗兒吠。(菴樞)

[0551b01] 却是虗空解講經。驢鳴狗吠一般聲。郡樓昨夜鼕鼕鼓。不是知音不解聽。(白楊順)

[0551b03] 弓弦難結鴛鴦紐。御道那栽栗棘蓬。堪笑香嚴饒舌老。今年猶勝去年窮。(正堂辯)

[0551b05] 却是虗空講得經。雨花狼籍曉風清。賺人深入西山後。多少闍黎又錯聽。(閑極雲)

[0551b07] 鎮州金牛和尚(嗣馬祖)每日自作飯供養眾僧。至齋時舁飯桶到僧堂前。作舞呵呵大笑曰。菩薩子喫飯來 長慶因僧問。古人撫掌喚僧喫飯意旨如何。慶云。大似因齋慶讚。僧問大光。未審慶讚箇甚麼。光作舞。僧禮拜。光云。這野狐精 東禪齊云。古人自出手作飯。舞了喚人來喫。意作麼生。還會麼。祇如長慶與大光。是明古人意。別為他分。今問上座。每日持鉢掌盂時。迎來送去時。為當與古人一般。別有道理。若道別且作麼生得別來。若一般恰到他舞。又被喚作野狐精。有會處麼。若未會。行脚眼在甚麼處。 頌曰。

[0551b19] 白雲影裏笑呵呵。兩手扶來付與他。若是金毛師子子。三千里外見譊訛。(雪竇顯)

[0551b21] 拳中十指展縮自由。菩薩喫飯莫笑金牛。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地藏恩)

[0551b23] 金牛作舞也奇哉。撫掌相招喫飯來。若謂因齋成慶讚。都盧笑殺老黃梅。(佛國白)

[0551c01] 菩薩子喫飯來。一喚令人眼豁開。却憶上方曾打鼓。親持鐵鉢詣天台。(長靈卓)

[0551c03] 長連牀上狐屎尿。三聖堂前狗吠春。跳出金牛窠窟子。月明照見夜行人。(佛眼遠)

[0551c05] 【續收】襴衫席帽積塵埃。柳巷花衢去復來。拈得舊時氈拍板。逢人徧愛舞三臺。(佛心才)

[0551c07] 絲來線去分明過與。若不相諳如何驗取。因齋慶讚和泥土蹈襲。只言呈作舞野狐精。七星利劒血長鯨。(圓悟勤)

[0551c10] 堂前事事辦。只欠開口喫飯。一飽能忘百飢。說甚因齋慶讚。識得當面主人翁。眉毛決定遮雙眼。(佛鑑懃)

[0551c13] 鐘鼓聲聲喚齋。堂前作舞老公家。雖然一鉢充飢困。不覺牙生滿口沙。(菴樞)

[0551c15] 鴆鳥落水魚鼈死。毒龍行處草木枯。坐中若有江南客。休向人前唱鷓鴣。(簡堂機)

[0551c17] 作舞金牛錯用心。喚人喫飯笑忻折。黃金自有黃金價。何必和沙賣與人。(天目禮)

[0551c19] 【增收】崧山和尚(嗣馬祖)因與龐居士喫茶。士舉槖子曰。人人盡有分。為甚麼道不得。師曰。祇為人人盡有。所以道不得。曰阿兄為甚麼却道得。師曰。不可無言也。曰灼然灼然。師便喫茶。士曰。阿兄喫茶。為甚麼不揖客。師曰誰。曰龐公。師曰。何須更揖。後丹霞聞乃曰。若不是崧山。幾被箇老翁惑亂。一上士聞之。乃令人傳語霞曰。何不會取未舉槖子時。 頌曰。

[0552a03] 未提槖子前。衲子難為下觜。識得這箇靈苗。不向黃泉作鬼。不作鬼何准擬。一拳拳倒黃樓。一踢踢翻大海水。(南堂興)

[0552a06] 七椀清風生兩腋。一回舉著便惺惺。相逢不用輕相揖。須要當頭道姓名。(正覺顯)

[0552a08] 【增收】崧山與龐公見眾僧擇菜次。師曰。黃葉即去。青葉即留。士曰。不落青黃又作麼生。師曰。道取好。曰互為賓主也大難。師曰。却來此間強作主宰。曰誰不與麼。師曰是。曰不落青黃就中難道。師笑曰。也解與麼道。士珍重大眾。師曰。大眾放你落機處 佛鑑云。龐公當時若下得一轉語。方得話圓。且道。下得什麼語。當時但道。某甲亦放過長老蹉過處。且道。甚麼處是蹉過處。諸人撿點得出麼。若撿點不出。山僧更與你註破。乃頌曰。

[0552a18] 蹉過處甚分明。無耳僧人子細聽。但得白雲消散盡。夕陽斜照數峯青。

[0552a20] 不落青黃道取好。互為賓主也大難。珍重眾僧便下去。後回相見作何顏。(大圓智)

[0552a22] 膠投漆水和乳。一卷一舒全賓全主。誰言不落青黃。就中要人道取。誰道取分付。鑊湯熟蒸爛煑。(佛性泰)

[0552a24] 【增收】則川和尚(嗣馬祖)因龐居士相看次。師曰。還記得見石頭時道理否。曰猶得阿師重舉在。師曰。情知久參事慢。曰阿師老耄。不啻龐公。師曰。二彼同時又爭幾許。曰龐公鮮健且勝阿師。師曰。不是勝我。祇欠汝箇幞頭。士拈下幞頭曰。恰與師相似。師大笑而。 頌曰。

[0552b06] 初見石頭久參事慢。阿師老耄龐公鮮健。一頂幞頭機鋒互換。大笑呵呵風和日暖。(正覺顯)

[0552b08] 【增收】則川與龐居士摘茶次。士問曰。法界不容身。師還見我否。師曰。不是老僧洎答公話。曰有問有答蓋是尋常。師乃摘茶不聽。士曰。莫怪適來容易借問。師亦不顧。士喝曰。這無禮儀老漢。待我一一舉向明眼人。師乃拋却茶藍便歸方丈雪竇云。則川只解把定封疆。要且不能同死同生。當時好與捋下幞頭。誰敢喚作龐居士。 頌曰。

[0552b16] 相逢相識謾相邀。碧水溪深隔斷橋。無限說辭殊不聽。急扄門戶更徒勞。(保寧勇)

[0552b18] 二老機關誰共委。幞頭捋下髮髼鬆。山深不記來時路。彷彿猿啼碧中。(嬾菴樞)

[0552b20] 二八佳人巧畫眉。穿簾入戶意如癡。空勞笑語相調戲。白髮山翁肯伊。(寶葉源)

[0552b22] 【增收】則川一日在方丈內坐。居士來見乃曰。只知端居丈室。不覺僧到參。時師垂下一足。士便出行三兩步却回。師乃收足。士曰。可謂自由自在。師曰。我是主。士曰。阿師只知有主。不知有客。師喚侍者點茶。士作舞而出 南堂興拈云。好則川亦好龐公。看他兩作家恁麼相見。如二龍玩寶。兩無相傷。所謂入林不動草。入水不動波。到這裏方知有自由自在分。且道。是什麼得恁麼靈驗。(良久)復頌曰。

[0552c07] 衲子懷中寶。文星袖裏珠。夫子步亦步。夫子趨亦趨。

[0552c08] 又頌曰。

[0552c09] 則川善唱居士能舞。雲既從龍風亦從虎。師子嚬呻象王回顧。北斗藏身月宮趂兔。踏破草鞋不移寸步。樂行不如苦住。富客不如貧主。趍前退後說來端。舞袖高歌却回去。(正覺顯)

[0552c13] 【增收】忻州打地和尚(嗣馬祖)自江西領旨。常晦其名。凡學者致問。唯以棒打地示之。時謂之打地和尚。一日被僧藏却棒然後致問。師張其口。僧問門人曰。祇如和尚每日有人問便打地意旨如何。門人即於竈內取柴一片擲在釜中。 頌曰。

[0552c19] 請問吾師皆打地。問處雖殊理不殊。古人總在斯門入。早是慈悲曲為渠。(般若柔)

[0552c21] 紫府山前真正事。拄杖常擎在手中。南北問津無限眾。唯將打地報盲聾。(汾陽昭)

[0552c23] 棒棒打著地。始信無虗棄。祇見鑿頭方。失却錐頭利。(慈受深)

[0553a01] 端坐似無為。逢人却打地。嚇得虗空神。走入波斯鼻。(福州寶壽樂)

[0553a03] 【增收】江西樹和尚(嗣馬祖)一日因。道吾從外歸。師問。甚麼處去來。曰親近來。師曰。用簸這兩片皮作麼。曰借。師曰。他有從汝借。無作麼生。曰祇為有所以借 後曹山聞舉乃云。一子親得。 頌曰。

[0553a08] 從來父子不相離。石女何勞更問伊。昨夜寒巖無影木。白雲深處露橫枝。(丹霞淳)

[0553a10] 【增收】樹臥次。道吾近前。牽被覆之。師曰作麼。曰蓋覆。師曰。臥底是坐底是。曰不在這兩處。師曰。爭奈蓋覆何。曰莫亂道。 頌曰。

[0553a13] 樹臥起。道吾蓋覆。一喝當頭。掀翻路布。(圓悟勤)

[0553a14] 相逢不相避。箇裏聊游戲(喝一喝)反天覆地。(大圓智)

[0553a15] 【增收】石林和尚(嗣馬祖)見龐居士來。乃竪起拂子曰。不落丹霞機。試道一句子。士奪却拂子。却自竪起拳。師曰。正是丹霞機。曰與我不落看。師曰。丹霞患啞龐公患聾。曰恰是。師無語。士曰。向道偶爾。 頌曰。

[0553a20] 擔東過西。移前作後。馬首千差。佛面百醜。(月堂昌)

[0553a21] 作家相見別無道理。彼既搖頭此亦擺尾。頭尾相應須存終始。多少杜撰禪和。一向撥波求水。(佛鑑懃)

[0553a23] 【增收】潭州秀谿和尚(嗣馬祖)因谷山問。聲色純真如何是道。師曰。亂道作麼。山却從東過西立。師曰。若不恁麼即禍事也。山又從西過東立。師乃下禪牀方行兩步。被谷山捉住曰。聲色絕真事作麼生。師便打一掌。山曰。三十年後要箇人下茶也無在。師曰。要谷山這漢作甚麼。山呵呵大笑。 頌曰。

[0553b06] 樓前巧燕雙雙語。林上嬌鶯對對飛。因看古人無義語。等閑又得一聯詩。(佛鑑懃)

[0553b08] 兩陣交鋒笑似嗔。雙眉倒卓眼生筋。谿山雲月誰為侶。南北東西絕近鄰。(瞎堂遠)

[0553b10] 【增收】浮杯和尚(嗣馬祖)一日。凌行婆來禮拜。師與坐喫茶。婆乃問。盡力道不得底句分付阿誰。師曰浮杯無剩語。曰未到浮杯不妨疑著。師曰。別有長處不妨拈出。婆手哭曰。蒼天中更添冤苦。師無語。曰語不知偏正理不識倒邪。為人即禍生。後有僧舉似南泉。泉曰。苦哉浮杯。被這老婆摧折一上。婆後聞笑曰。王老師猶少機關在。澄一禪客逢見行婆便問。怎生是南泉猶少機關在。婆乃哭曰。可悲可痛。一罔措。婆曰。會麼。一合掌而立。婆曰。伎死禪和如麻似粟。一舉似趙州。州曰。我若見這臭老婆問教口瘂。一曰。未審和尚怎生問他。州便打。一曰。為甚麼却打某甲。州曰。似這伎死漢不打更待幾時。連打數棒。婆聞却曰。趙州合喫婆手裏棒。後僧舉似趙州。州哭曰。可悲可痛。婆聞此語合掌歎曰。趙州眼光爍破四天下。州令僧問。如何是趙州眼。婆乃竪起拳頭。僧回舉似趙州。州作偈曰。當機覿面提。覿面當機疾。報汝凌行婆。哭聲何得失。婆以偈答曰。哭聲師曉。曉復誰知。當時摩竭國。幾喪目前機。 頌曰。

[0553c06] 掌內摩尼曾不顧。誰能護惜娘生袴。浮杯不會老婆禪。直至如今遭點污。(徑山杲 三)

[0553c08] 電光石火尚猶遲。伎死禪和那得知。轉面回頭擬尋討。夕陽過綠梢西。

[0553c10] 眼光爍破四天下。婆子拳頭無縫罅。當機覿面事如何。猛虎脊梁誰解跨。

[0553c12] 動絃別曲。葉落知秋。擬議不來。休休休休。(中菴空)

[0553c13] 行婆能擊塗毒鼓。遠近聞之皆膽怖。唯有南泉與趙州。同死同生殊不顧。阿呵呵。伎死禪和不奈何。(佛性泰)

[0553c16] 年少行藏獨倚樓。一家女子百家求。只因不入浮杯網。對鏡看看白盡頭。(笑翁堪)

[0553c18] 【增收】潭州龍山和尚。(亦云隱山嗣馬祖)洞山與密師伯經由。見溪流菜葉。洞曰。深山無人。因何有菜隨流。莫有道人居否。乃共議。撥草溪行五七里間。忽見師羸形異貌。放下行李問訊。師曰。此山無路。闍黎從何處來。洞曰。無路且置。和尚從何而入。師曰。我不從雲水來。曰和尚住此山多少時耶。師曰。春秋不涉。曰和尚先住。此山先住。師曰不知。曰為甚麼不知。師曰。我不從人天來。曰和尚得何道理便住此山。師曰。我見兩箇泥牛鬬入海。直至于今絕消息。 頌曰。

[0554a04] 泥牛入海無消息。天上人間何處覔。謂言春去秋復來。步步乘騎得渠力。(保寧勇)

[0554a06] 撥草瞻風海上遊。海山深處葉隨流。相將行到水窮處。果見厖眉老比丘。這比丘冷啾啾。清風為線明月為鈎。一合乾坤作釣舟。孤峯絕頂垂綸坐。不風流處也風流。(南堂興)

[0554a10] 眼目高低鼻孔橫。淺深輕重不多爭。蚊虻蠆上挨肩入。鸑鷟牙根借路行。便把長河攪酥酪。敢將粟柄作禾莖。隱山未是潛身處。出沒任他烏兔更。(瞎堂遠)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卷第十三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5 冊 No. 1295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