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X65n1295_011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 第1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65 冊 » No.1295 » 第 1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卷第十一

  祖師機緣

六祖下第三世之二(南嶽下第二世之二)

[0534c21] 南泉問黃蘗。定慧等學明見佛性是否。蘗曰。十二時中不依倚一物。師曰。莫便是長老見處否。蘗曰不敢。師曰。漿水錢且置。草鞋錢教誰還。 頌曰。

[0535a01] 兩陣交鋒戰不難。埋兵調鬬何人曉。只解輪鏘趂勢來。喪身失命有多少。(海印信)

[0535a03] 獵獵奔馳勢不休。草深風勁更堪愁。翻身師子無尋處。空使行人說路頭。(佛慧泉)

[0535a05] 昨夜銀蟾誇箕尾。驀然一陣天風起。卷盡千重萬重雲。碧空寂寂凝如水。(佛鑑懃)

[0535a07] 問答分明切磋。幾人於此見譊訛。少年曾決龍蛇陣。老倒還聽稚子歌。(龍門遠)

[0535a09] 【續收】水乳不分。菽麥難辨。擔帶病深。改移功淺。十二時中不依倚。明見佛性有此理。漿水錢在草鞋裏。(月堂昌)

[0535a12] 李下不得整冠。瓜田豈可納履。行藏自要分明。免見傍人說你。(菴慪)

[0535a14] 【增收】南泉因僧問。師歸丈室將何指南。師曰。昨夜三更失却牛。天明失却火(五燈會元作天明起來失却火)。 頌曰。

[0535a16] 昨夜三更失却牛。天明起來失却火。腰未繫兮鞋未穿。面不洗兮頭不褁。(保寧勇)

[0535a18] 奴顏婢膝走人間羞見羊裘七里灘。文叔雖為天子貴。子陵元作故人看。(希叟曇)

[0535a20] 丈室端居無隱乎。更何言語可名模。失牛遭火分明道。還覺眉毛在也無。(寶葉源)

[0535a22] 南泉因東西兩堂各爭猫兒。師遇之。白眾曰。道得即救取猫兒。道不得即斬却也。眾無對。師便斬之。趙州自外歸。師舉前語示之。州乃脫草履安頭上而出。師曰。汝適來若在。即救得猫兒也。 頌曰。

[0535b03] 兩堂上座未開盲。猫兒各有我須爭。一刀兩段南泉手。草鞋留著後人行。(汾陽昭)

[0535b05] 兩堂俱是杜禪和。撥動煙塵不奈何。賴得南泉能舉令。一刀兩段任偏頗。(雪竇顯 二)

[0535b07] 公按圓來問趙州。長安城裏任閒遊。草鞋頭戴無人會。歸到家山便即休。

[0535b09] 手把狸奴定死生。禪人空使口相爭。趙州救得成何事。恰似天明打五更。(佛印元)

[0535b11] 提起兩堂應盡見。拈刀要取活狸奴。可憐皮下皆無血。直得橫屍滿道途。(白雲端 二)

[0535b13] 狸奴夜靜自舒張。引手過頭露爪長。王老室中巡邏了。狼忙走出恐天光。

[0535b15] 雪刃含光射斗牛。不唯天地鬼神愁。命根落在南泉手。直下看看兩段休。(保寧勇 二)

[0535b17] 狸奴頭上角重生。王老門前獨夜行。天曉不知何處去。楚山無限謾崢嶸。

[0535b19] 一刀兩段南泉令。當頭高著趙州關。劈面若無宗正眼。又隨流水落人間。(照覺總)

[0535b21] 狼煙起處看兵機。不是將軍孰辨伊。兩段一刀垓下令。威風千古霸雄基。(圓通僊)

[0535b23] 當機不薦眼如癡。豈辨鋒鋩未露時。日暮草鞋頭戴去。暗中拊掌笑嘻嘻。(成枯木)

[0535c01] 作者縱橫斬萬機。趙州頭戴草鞋時。當臺寶鑑無私燭。離匣金刀豈亂揮。(羅漢南)

[0535c03] 伯牙之絃。鸞膠可續。調古風淳。霜月可掬。南泉南泉。龍象繼躅。(佛心才 二)

[0535c05] 草鞋頭戴與誰論。四海無風浪自平。解道曲終人不見。江頭嬴得數峯青。

[0535c07] 五色狸奴盡力爭。及乎按劒總生盲。分身兩處重相為。直得悲風動地生。(龍門遠 二)

[0535c09] 安國安家不在兵。魯連一箭亦多情。三千劒客今何在。獨許將軍建太平。

[0535c11] 要得狸奴覿面酬。渾如鉗口鎻咽喉。一刀兩段從公斷。直得悲風動地愁。(佛燈珣 二)

[0535c13] 堂前飯店重新販。屋裏揚州勝外求。頭戴草鞋高跨步。晚春江景也風流。

[0535c15] 斬了猫兒問諗師。草鞋頭戴自知時。兩堂不是無言對。只要全提向上機。(踈山如)

[0535c17] 南泉提起為諸人。自是諸人眼不親。付與趙州呈好手。拈來覿面便翻身。(楚安方)

[0535c19] 【續收】捕鼠有功人競愛。霜刀揮處罷相爭。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石[(工*几)/石]明)

[0535c21] 縮水酒越濃。負心人越窮。鐵剛刀自利。不用苦磨礱。草鞋頭戴今何在。我見牽來劈面舂。(闡提照)

[0535c23] 石裏藏金誰辨別。遊人但見蘚痕斑。却被石人窺得破。鐵船載入洞庭山。(雪竇宗)

[0536a01] 放去若雷奔。收來如掣電。不識李將軍。徒學穿楊箭。(南堂興 二)

[0536a03] 趙州牙如劒樹。南泉口似血盆。兩箇無孔鐵槌。打就一合乾坤。釋迦老子不會。問取彌勒世尊。

[0536a05] 手握乾坤殺活機。縱橫施設在臨時。滿堂兔馬非龍象。大用堂堂總不知。(胡文定公安國)

[0536a07] 南泉提起下刀誅。六臂修羅救得無。設使兩堂俱道得。也應流血滿街衢。(廣德光孝慜)

[0536a09] 提起分明斬處親。落花飛絮撲行人。頭戴草鞋出門去。四月圓荷葉葉新。(檇李楶)

[0536a11] 青蛇提起血腥臊。幾箇男兒有膽毛。直下血流猶未覺。舉頭還見鐵山高。(簡堂機)

[0536a13] 南泉一刀斬了。趙州戴履摩挲。雖然子承父業。滿地老鼠奈何。(典牛游)

[0536a15] 當日臨崖看滸眼。至今觀水憶南泉。趙州頭戴草鞋去。漁翁腰帶好牽船。(龍牙言)

[0536a17] 克己堂前開飯店。股肱屋裏販揚州。頭戴草鞋呈醜拙。湊成一段好風流。(或菴體)

[0536a19] 手按吹毛豈易為。兩堂要活死猫兒。趙州上樹安身法。多少傍人眼搭(別峯印)

[0536a21] 南泉揮劒斬猫兒。殺活唯憑作者知。權柄一朝如在手。分明看取令行時。(尼無著總)

[0536a23] 草鞋頭戴有譊訛。諸老機鋒會得麼。道泰不傳天子令。時清休唱太平歌。

[0536b01] 一刀兩段絕譊訛。天下禪和不奈何。頭戴草鞋重漏泄。知恩者少負恩多。(木菴永)

[0536b03] 趙州若在。倒行此令。奪却刀子。南泉乞命。(無門開)

[0536b04] 盡力提持只一刀。狸奴從此脫皮毛。血流滿地成狼籍。暗為春風染小桃。(無凖範)

[0536b06] 一刀成兩段。釋得二僧爭。草鞋頭戴出。猫兒無再生。(橫川珙)

[0536b08] 【增收】南泉因僧問訊叉手而立。師曰。太俗生。其僧便合掌。師曰。太僧生。僧無對。 頌曰。

[0536b10] 合掌太僧。叉手太俗。撒手出門。山青水綠。換步移身振古風。木人共唱無生曲。(大洪遂)

[0536b12] 南北東西無不利。令人深愛老南泉。眉毛廝繫如相似。鼻孔遼天不著穿。(龍門遠)

[0536b14] 南泉示眾曰。王老師要賣身。阿誰要買。一僧出曰。某甲買。師曰。他不作貴價。不作賤價。汝作麼生買。僧無對 臥龍代云。屬某甲去也 禾山代云。是何道理 趙州代云。明年來與和尚縫箇布衫。 頌曰。

[0536b19] 王老明明要賣身。一時分付與傍人。可憐天下爭酬(請續此句 佛印元)

[0536b21] 貴賤非同價不常。箇中交道沒商量。趙州布衫應時用。一任閑人說短長。(泉太道)

[0536b23] 南泉鋪席大開張。差寶希珍壓市行。競買雖多酬價少。至今天下錯商量。(野軒遵)

[0536c01] 賣身王老難為價。貴賤俱非不易酬。若使當時無退悔。喚來分付與園頭。(海印信)

[0536c03] 王老哀哉不惜身。臨危將賣與何人。若無令子輕酬價。往往一年空過春。(保寧勇)

[0536c05] 【續收】不作貴兮不作賤。翻覆高低隔一線。利害分明說向人。怜悧衲僧見不見。(獃堂定)

[0536c07] 南泉與歸宗麻谷。同去參禮南陽國師。先於路上畫一圓相曰。道得即去。宗便於圓相中坐。谷作女人拜。師曰。與麼則不去也。宗曰。是什麼心行。師乃相喚曰。不去禮國師 玄覺云。只如南泉恁麼道。是肯底語。不肯語 雲居錫云。比來去禮拜國師。南泉為甚麼却相喚回。且道古人意作麼生。 頌曰。

[0536c14] 國師欲見義多般。圓坐端居拜請看。不去同音聞便解。久經行陣奪旗旛。(汾陽昭)

[0536c16] 由基箭射猿。繞樹何太直。千箇與萬箇。是誰曾中的。相呼相喚歸去來。曹溪路上休登陟。復云。曹溪路坦平。為什麼休登陟。(雪竇顯)

[0536c19] 三人同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翠巖真)

[0536c21] 三箇同人去選官。偶值清風明月夜。或吟或詠或彈琴。夜靜更猶未捨。忽覺天明歸去來。他時自有知音者。(海印信)

[0536c24] 漫漫大地盈尺雪。江湖一片難分別。漁父披蓑月下歸。誰道夜行人路絕。(保寧勇)

[0537a02] 三人禮拜南陽去。半路抽身信通。休論東西與南北。此心千里自同風。(草堂清)

[0537a04] 巧奪豪拈浪苦辛。誰能於此辨疎親。落花芳草空歧路。細雨斜風不見人。(旻古佛)

[0537a06] 珍重南陽好在哉。三人半路不空回。道存目擊猶多事。若遇知音請舉來。(雲巖因)

[0537a08] 同氣相求事可論。一回見面一歡情。兩行何處閒文字。一隊誰家好弟兄。(龍門遠)

[0537a10] 同坑無異土。千古少人知。月下休相喚。還從舊路歸。(開福寧)

[0537a12] 南泉麻谷與歸宗。道眼元來總不通。去禮國師瞻相好。區區只到半途中。(踈山如)

[0537a14] 【續收】手擕花鼓到城根。反著麻鞋過短門。笑把柴頭書古字。大家來步月黃昏。(月堂昌)

[0537a16] 野店齋餘聊問津。作家竿木鎮隨身。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尼無著總)

[0537a18] 氣直語直。眼親手親。峯巒競秀。紅紫爭春。神通妙用施呈盡。要見國師猶隔津。(且菴仁)

[0537a20] 金鍼繡出玉鴛鴦。石女擎來不覆藏。剛被木人偷眼。至今兩兩不成雙。(萬菴柔)

[0537a22] 各將財本去經營。上國如天好趂晴。未出門時先筭帳。如何得到鳳凰城。(虛堂愚)

[0537a24] 圓相中間坐底誰。便施女拜各呈機。國師道大徧天下。未許尋常人得知。(橫川珙)

[0537b02] 【增收】南泉翫月次。趙州指月問曰。何時得恁麼。師曰。王老師二十年前亦恁麼來。曰只今作麼生。師便歸方丈。 頌曰。

[0537b05] 劒落寒潭謾刻舟。霜花浪急使人愁。若憑言語論高下。嬴得南泉一默酬。(虎頭上座)

[0537b07] 趙州捧出菱花鏡。王老親拈白玉槌。一擊當陽令瓦碎。此心能有幾人知。幾人知。兩箇分明是赤眉。風前月下揚家醜。笑倒靈山老古錐。(慈受深)

[0537b10] 皎月團團麗碧天。趙州王老翫階前。二人心眼俱相似。光彩從來共宛然。(本覺一)

[0537b12] 劒落寒潭謾刻舟。霜花浪急使人愁。漁翁罷釣歸深塢。一隻鴛鴦落渡頭。(上方岳)

[0537b14] 【增收】南泉因趙州問。道非物外。物外非道。如何是物外道。師便打。州捉住棒云。後莫錯打人去。師曰。龍蛇易辨。衲子難謾(聯燈錄與此稍異。乃示眾云。道非物外。物外非道趙州出問。如何是物外道。師便打。州捉住云。和尚莫打某甲。後錯打人去在。師擲下棒云。龍蛇易辨衲子難謾)。 頌曰。

[0537b19] 軟纏藏鋒入陣來。盡將擒下眼瞠開。死生一決英雄士。文武雙行將相才。(保寧勇)

[0537b21] 龍蛇能易辨。衲子最難謾。性淨秋空闊。心清巨海寬。天涯毫末見。世界掌中觀。萬法不為侶。西江一吸乾。(南堂興)

[0537b24] 【增收】南泉住菴時。有一僧到菴。師向其僧道。某甲上山。待到齋時作飯自喫了。送一分來山上。少時其僧自喫了。却一時打破家事就牀臥。師待不見來。遂歸見僧臥。師亦去一邊而臥。僧便起去。師住後曰。我往前住菴時。有箇伶俐道者。直至如今不見。 頌曰。

[0537c06] 吹毛劒利。逆水波清。丈夫志氣。不順人情。君征塞北。我伐西秦。千古萬古。共樂昇平。(南堂興)

[0537c08] 短袴長衫白苧巾。咿咿月下急推輪。洛陽路上相逢著。盡是經商買賣人。(虛堂愚)

[0537c10] 斬猫機用未為過。猶勝厨中打粥鍋。纔有此心招此報。惡人無奈惡人何。(寶葉源)

[0537c12] 【增收】南泉謂座主曰。你與我講經得麼。主曰。和尚為某甲說禪。某甲與和尚講經。師曰。不可將金彈子換銀彈子去。 頌曰。

[0537c15] 盤走珠兮珠走盤。當機脫略好生觀。世人知貴不知價。信手拈來也不難。(正堂辯)

[0537c17] 南泉因僧問。和尚百年後。向什麼處去。師曰。山下作一頭水牯牛去。曰某甲隨和尚去。還得也無。師曰。汝若隨我。即須銜取一莖草來。 頌曰。

[0537c20] 類中難辨要分明。戴角披毛卒未醒。銜取草來方定動。頭頭物物自真靈。(汾陽昭)

[0537c22] 行履從來異類中。不知頭角與誰同。若衘水草時相見。擺尾搖頭四野風。(佛印元)

[0537c24] 異類中行得自由。拽穿鼻孔卒難收。草枝銜得相逢處。高臥深雲任白頭。(佛慧泉)

[0538a02] 南泉在山上刈茅次。有僧問。南泉路什向麼處去。師拈起鎌子曰。我這鎌子是三十文錢買。曰我不問這箇。南泉路向什麼處去。師曰。我用得最快。 頌曰。

[0538a06] 茆鎌使得快如風。三十青蚨建大功。南泉向上路難到。到者方知觸處通。(照覺總)

[0538a08] 茆鎌三十文錢買。覿面高提第一籌。直下便知歸去路。也須更上一層樓。(圓通僊 二)

[0538a10] 撥草瞻風探祖禪。誰知草裏有南泉。分明一句無私語。徹骨風生天地寒。

[0538a12] 王老真機迅若風。示人方便孰能通。茆鎌舉起神鋒露。驚得泥牛過海東。(智海清)

[0538a14] 問路分明指路頭。青蚨三十不輕酬。用時最快無機巧。無味之談塞眾流。(真如)

[0538a16] 我這鎌子用得快。當時三十文錢買。南泉門下路歧通。寄語行人著精彩。(天童覺)

[0538a18] 匇匇禪客問南泉。欵段徒勞痛下鞭。今日為君重漏泄。翩翩孤鴈下遙天。(道場如)

[0538a20] 【增收】南泉曰。三世諸佛不知有。狸奴白牯却知有。 頌曰。

[0538a22] 喫官酒臥官街。當處死當處埋。沙場無限英雄漢。堆山積嶽露屍骸。(大溈智)

[0538a24] 三世諸佛不知有。一一面南看北斗。狸奴白牯却知有。戴角擎頭師子吼。四稜塌地又團欒。八角磨盤空裏走。擬推尋劈脊摟。拈得鼻孔失却口。為問普化一頭驢。何似子湖一隻狗。(圓悟勤)

[0538b04] 三世諸佛不知有。老老大大外邊走。眼皮蓋盡五須彌。大洋海裏翻筋斗。(徑山杲 二)

[0538b06] 狸奴白牯却知有。瀑布不溜青山走。堪笑無端王老師。錯認簸箕作熨斗。

[0538b08] 越鳥巢南枝。胡馬嘶北風。狸奴并白牯。寸步不曾通。千山都坐斷。萬派盡朝東。天王纔合掌。那吒撲帝鍾。(或菴體)

[0538b11] 野老祭江神。乞兒打筋斗。莫作兩般看。等是揚家醜。(村翁銛)

[0538b13] 【增收】南泉魯祖杉山歸宗四人。離馬祖處去各住菴。於路分袂處。師插下拄杖曰。道得也被這箇礙。道不得也被這箇礙。歸宗拽拄杖打師一下曰。只是者箇。王老師說什麼礙與不礙。魯祖曰。只此一句大播天下。宗曰。還有不播者麼。祖曰有。宗曰。作麼生是不播者。祖作掌勢。 頌曰。

[0538b19] 同門曰朋。同志曰友。同門同志。始終相守。長大分離。得緣好醜。同條生也大家知。同條死也誰知有。一句分明播天下。無味之談塞人口。(大圓智)

[0538b22] 難兄難弟。一二三四。同母而生。箇箇相似。竿木隨身。逢場作戲。莫言礙塞不得。一句播天播地。(佛鑑懃)

[0538b24] 礙與不礙。龍吟霧起。播與不播。蠅附驥尾。南北東西。千里萬里。俊哉。(正覺顯)

[0538c02] 【增收】南泉巡堂次。牽一頭牛入堂。首座以手拊牛背一下。師便休去。趙州以草二束。放在首座前。 頌曰。

[0538c05] 等將草料好供看。何故皮毛要一般。惹起羣中相似者。翻令頭角不完全。(寶葉源)

[0538c07] 【增收】南泉訪百丈。丈問甚處來。師曰。江西來。丈曰。還將得馬大師真來麼。師曰。只這是。丈曰。背後底[妳-女+口]。師拂袖便去。 頌曰。

[0538c10] 八面當風祇這是。拂袖之談動天地。堪愛賣身王老師。不作賤兮不作貴。(龍門遠)

[0538c12] 兄難兄弟難弟。馬祖真只這是。撼動西江十八灘。水面無風波自起。(石溪月)

[0538c14] 【增收】南泉因趙州問。明頭合暗頭合。師便歸方丈。州到僧堂前曰。堂頭老漢。被我一問。直得無言可對。首座曰。莫道和尚無語。自是上座不會。州便掌曰。這一掌本是堂頭老漢喫 五祖戒云。正賊走却。邏賊人喫棒。又云。南泉當斷。返招其亂。 頌曰。

[0538c20] 大事當陽皎然。十分須是更周圓。堂中上座黑如漆。冷地為誰喫暗拳。(保寧勇)

[0538c22] 【增收】南泉示眾曰。王老師自小養一頭水牯牛。擬向溪東牧。不免食他國王水草。向溪西牧。亦不免食他國王水草。如今不免隨分納些些。總不見得。 頌曰。

[0539a02] 溪東去溪西去。難免官家苗稅賦。直饒隨分供輸。未解牽牛去住。(楊無為)

[0539a04] 垂垂楊柳暗溪頭。不問東西却自由。幾度醉眠牛背上。數聲橫笛一輪秋。(菴樞)

[0539a06] 南泉水牯自天然。隨分些些任變遷。大笑一聲天地窄。更無佛法與人傳。(月林觀)

[0539a08] 不放溪東西。隨分納些兒。冷暖只自知。分明說向誰。(木菴永)

[0539a10] 南泉水牯忘鞭索。南北東西共一家。王稅及時都納了。牧童橫笛遠山斜。(天目禮)

[0539a12] 不如隨分納些些。喚作平常事差。綠草溪邊頭角露。一蓑煙雨屬誰家。(鐵牛印)

[0539a14] 【增收】南泉一日因齋次。乃自將生盤去。首座前出生。時杉山堅和尚為首座。乃曰無生。師曰。無生猶是末。師纔行數步。座乃召曰。長老長老。師回顧曰。作麼。座曰。莫道是末。 頌曰。

[0539a18] 古老巡堂親掠生。渡水行舟不易耕。莫道無生猶是末。纖毫不了亂縱橫。(智門祚)

[0539a20] 【增收】南泉問座主。講得甚麼經。曰彌勒下生經。師曰。彌勒甚麼時下生。曰現在天宮未來。師曰。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洞山舉問雲居。居云。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未審誰與安名。洞山被問。直得禪牀振動。乃云。吾在雲巖曾問老人。直得火爐振動。今日被子問。直得通身汗流。 頌曰。

[0539b02] 禪牀驚振被搽糊。惹得兒孫不丈夫。拄杖劈頭連打出。也教知道赤鬚胡。(龍門遠)

[0539b04] 【增收】雲居悟云。昔日東山和尚謂眾曰。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十字街頭被人喚作賊。且道此人被他喚作賊。懽喜則是。煩惱則是。元來也不懽喜亦不煩惱。何故。為伊有箇著到處。乃頌曰。

[0539b08] 被人喚作賊。吞聲便飲氣。雖然言語惡。真箇好滋味。不向如來行處行。丈夫自有衝天志。

[0539b10] 上天下地無彌勒。安名立字是何因。黃金自有黃金價。終不和沙賣與人。(文殊道)

[0539b12] 【增收】南泉因趙州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道。師下座歸方丈。州曰。這老和尚每常口地。及其問著。一言不措。侍者曰。莫道和尚無語好。州便打一掌云。這一掌合是王老師喫。 頌曰。

[0539b16] 離四句絕百非。作者相諳識得伊。跳下禪牀便歸去。從他子搏天飛。(智門祚)

[0539b18] 南泉一日不赴堂。侍者請赴堂。師曰。我今日在莊上喫油糍飽。曰和尚不曾出入。師曰。汝去問莊主。者方出門。忽見莊主歸謝。和尚到莊喫油糍。 頌曰。

[0539b22] 咄哉王老師。赤窮身也賣。喫些油糍歸。至今被人怪。(典牛游)

[0539b24] 不出方丈門。到莊上坐。好一飣油糍。至今咬不破。(萬菴如)

[0539c02] 騎虎穿市過。把火去偷猪。主人開眼睡。鄰舍呌失驢。(卍菴顏)

[0539c04] 偷喫油糍。賣弄口觜。年老成魔。謾神[言*赫]鬼。(潛菴光)

[0539c05] 阿魏無真。水銀無假。老倒南泉。可知禮也。(復菴封)

[0539c06] 杭州鹽官齊安國師。(嗣馬祖)一日喚侍者曰。將犀牛扇子來。者曰破也。師曰。扇子既破。還我犀牛兒來。者無對 投子代云。不辭將出。恐頭角不全 資福代作圓相。心中書牛字 石霜代云。若還和尚即無也 保福云。和尚年尊。別請人好。 頌曰。

[0539c12] 犀牛扇子用多時。問著元來總不知。無限清風與頭角。盡隨雲雨去難追。(雪竇顯)

[0539c14] 可憐一柄犀牛扇。謾道曾遭破除。無限清風隨手處。卓然頭角出寰區。(白雲端)

[0539c16] 扇子破索犀牛。圈欒中字有來由。誰知桂轂千年魄。妙在通明一點秋。(天童覺)

[0539c18] 老師底死索犀牛。用處其誰得自由。侍者不知頭角具。鼻根繩索被他收。(祖印明)

[0539c20] 明月冷相照。清風卒未休。鹽官無限意。何用覔犀牛。(草堂清)

[0539c22] 犀牛扇子用多年。歷掌清機授手傳。頭角不全收拾取。雨餘風月滿長川。(佛燈珣)

[0539c24] 【續收】扇上犀牛從古畫。索來既破要元牛。縱教戴子重描出。不是當時那一頭。(勝因戲魚靜)

[0540a02] 炎暑蒸人汗似湯。鹽官用底豈尋常。輕搖休問犀牛在。拈出清風宇宙涼。(虎丘隆)

[0540a04] 犀牛扇子有來由。幾度拈來幾度休。荷葉亂傾珠的皪。一番雨過碧溪頭。(菴樞)

[0540a06] 扇子分明都破了。鹽官却又索犀牛。須知侍者難開口。無可還他即便休。(天目禮)

[0540a08] 【增收】鹽官一日謂眾曰。虗空為鼓。須彌為椎。甚麼人打得。眾無對 有人舉似南泉。泉云。王老師不打這破鼓 法眼別云。王老師不打。 頌曰。

[0540a11] 南泉王老太無端。却逐鹽官作樂官。西祖令嚴行禁止。免他禪會錯欣歡。(南巖勝)

[0540a13] 虗空為鼓。須彌為椎。要打便打。莫問是誰。(應菴華)

[0540a14] 國師費力置面鼓。猶勝塗毒萬千千。解打南泉非好手。至今天下勿聲冤。(野牛平)

[0540a16] 【增收】鹽官因僧問。如何是本身盧舍那。師曰。與老僧過淨瓶來。僧將淨瓶至。師曰。却安舊處著。僧安了復來問。如何是本身盧舍那。師曰。古佛過去久矣。 頌曰。

[0540a20] 兩手分明過淨瓶。不知身在隍城。直饒便具金剛眼。也較溈山半月程。(上方益)

[0540a22] 鳥之行空。魚之在水。江湖相忘。雲天得志。擬心一絲。對面千里。知恩報恩。人間幾幾。(天童覺)

[0540a24] 廬山歸宗智常禪師。(嗣馬祖)一日剗草次。有講僧來參。忽見一蛇過。師以鋤斷之。僧曰。久嚮歸宗。元來是箇麤行沙門。師曰。你麤我麤。曰如何是麤。師竪起鋤頭。曰如何是細。師作斬蛇勢。曰與麼則依而行之。師曰。依而行之且致。甚處見我斬蛇。僧無對。 頌曰。

[0540b06] 廬岳宗師接上機。斬蛇特地施慈悲。高茆座主驚忙怕。却道麤心錯是非。(汾陽昭)

[0540b08] 大用縱橫掣電機。爍迦羅眼尚膠[米*离]。迷徒夢裏爭唇吻。却憶隨他去一隨。(海印信)

[0540b10] 千尋竿上翻筋斗。大海波心擲釣鈎。大體還他肌骨好。不搽紅粉也風流。(南華昺)

[0540b12] 【續收】斬蛇却非小小事。直是教他脫苦輪。座主高茆心未泯。如何胡亂妄通言。(橫川洪)

[0540b14] 【增收】歸宗示眾曰。吾今欲說禪。諸子總近前。大眾進前。師曰。汝聽觀音行。善應諸方所。僧問。如何是觀音行。師彈指曰。諸人還聞麼。曰聞。師曰。一隊漢。向這裏覔箇什麼。以拄杖打趂。呵呵大笑歸方丈。 頌曰。

[0540b19] 無學彈指超。圓通耳根淨。透出聞不聞。妙哉觀音行。棒頭指出金剛王。嶮惡道中為津梁。(圓悟勤)

[0540b21] 【增收】歸宗因泥壁次。白舍人來。師便問。君子儒小人儒。白曰。君子儒。師乃打泥盤一下。白遂過泥與師。師接得便使。(良久云)莫便是快俊底白侍郎否。曰不敢。師曰。祇有過泥分。 頌曰。

[0540c01] 堂堂非是小人儒。得得深雲訪隱居。與過泥殊不恥。更何言外見親疎。(寶葉源)

[0540c03] 【增收】歸宗因小師辭。乃問甚處去。曰諸方學五味禪去。師曰。諸方有五味禪。我這裏只有一味禪。僧便問。如何是和尚一味禪。師便打。僧曰。會也會也。師曰。道來道來。僧纔開口。師又打。 頌曰。

[0540c07] 五味與一味。喫了須噫氣。金輪峯下令行時。凜凜清風誠可畏。(石[(工*几)/石]明)

[0540c09] 私醞香醇價又輕。至今官路少人行。歸宗一味如連苦。蹉過叢林幾後生。(長靈卓)

[0540c11] 【增收】歸宗因僧問。如何是玄旨。師曰。無人能會。曰向者如何。師曰。有向即乖。曰不向者如何。師曰。誰求玄旨。又曰。去無汝用心處。曰豈無方便門令學人得入。師曰。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曰如何是觀音妙智力。師敲鼎蓋三下曰。子還聞麼。曰聞。師曰。我何不聞。僧無語。師以棒趂下。 頌曰。

[0540c18] 三聲鼎蓋普門開。苦海勞生喚不回。九十春光今又半。空飛花片點莓苔。(絕岸湘)

[0540c20] 【增收】歸宗因僧問。如何是觸目菩提。師翹足曰。會麼。曰不會。師曰。三箇見在。一任選取。 頌曰。

[0540c22] 觸目菩提不撒沙。示渠三箇更周遮。衲僧相見呵呵笑。春鳥喃喃罵落花。(海印信)

[0540c24] 歸宗因江州史李渤問。甞聞須彌納芥子。渤則不疑。芥子納須彌。莫是妄談否。師曰。人傳史君讀萬卷書。是否。曰不敢。師曰。身如椰子大。萬卷書向甚麼處著。李俛首而。 頌曰。

[0541a04] 放開日月明。把定乾坤黑。一劄不回頭。滿地生荊棘。龍宮海藏兮非多。石火電光兮非急。君不見。紫霄峯下墨池邊。八駿如風追不及。(佛慧泉)

[0541a07] 芥納須彌特地疑。琴書拋下扣禪扉。忽聞萬卷難藏處。瞥轉神機唯自知。唯自知。丹桂和根拔得歸。(佛心才)

[0541a10] 芥納須彌驗祖風。清機歷歷妙難窮。要知萬卷書來處。跳出當人智鑑中。(禾山方)

[0541a12] 【續收】用盡自心。笑破他人口。八角磨盤空裏走。金毛師子變作狗。喝一喝。(雪堂行)

[0541a14] 萬卷詩書。一時頭角。纔跨宗門。便施謀略。古歸宗。真老作。只顧滿彎弓。不知誰見雙鵰落。絕毫絕釐。如山如岳。堂堂氣宇冠儒林。浩浩清風播寥廓。(癡禪妙)

[0541a17] 【增收】韶州乳源禪師(嗣馬祖)上堂。西來的的意不妨難道。大眾。莫有道得者。出來試道看。有僧出纔禮拜。師便打曰。是什麼時節出頭來。後人舉似長慶。慶云。不妨不妨 資福代云。為和尚不惜身命。 頌曰。

[0541a22] 祖意西來豈易量。擡眸是錯承當。闍棃不解知時節。開眼堂堂入鑊湯。(此山應)

[0541a24] 西來的的意何如。舉唱多憐在半途。勾賊到門還破賊。信知身佩辟兵符。(趙善期通判)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卷第十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65 冊 No. 1295 禪宗頌古聯珠通集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