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31n0611_001 法華經通義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31 冊 » No.0611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611

妙法蓮華經通義卷第一

敘意

[0524a07] 昔天台智者大師。精持此經。得法華三昧。親見靈山一會。儼然未散。乃通以三觀解釋此經全體。以至。百界千如。總歸觀心。其玄義釋籤。最為精詳。但文博義幽。淺識難窺。槩以為繁。而宗之者希。溫陵禪師。創為要解文簡義盡。託事表法。雅有指歸。且宗華嚴之義。為一始一終。極為允當。以意在簡要。未盡發揮始終源本。故觀者未能洞達原始要終之旨。略為闕然。然二師判經全部。皆以後入品總入流通。似未徹歸趣。學者漫視為尋常。致使佛意未暢。經旨不明。在文字不無為贅。清自幼入講肆。聽習不一。而竊有疑焉。時懷參究。往蒙
恩遣嶺外。先辱達觀禪師。聞予發難。為許誦此經百部。以消夙愆。及在行間。乃開道場於壘壁。集諸弟子課諷。眾請講說一週。恍然有契。遂以開示悟入四字。判其全經。眾皆悅可。因筆為擊節。始終一貫。而以華嚴信解行證四門收之。略無剩法。請益大方。間有許可。因思大綱雖挈以分品目。而經未會通。不便初學。復述品節。以彰全經之旨。猶略而未詳。以宗華嚴發明如來出世為一大事因緣。於方便品如來自敘甚明。第傳者昧其源頭。故學者不無望洋之歎也。故今復為通義者。以尊古德舊解。不敢妄為訓釋。但會通全經。以歸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發明華嚴始終一貫之大旨。以暢如來出世之本懷。若合殊流而歸於海。以重在綱宗。而文言可略。故通其大義。雖製不師古。而理有所宗。觀者幸無以人廢言。區區僭越之罪可逭矣。

懸判

[0524b10] 佛說一代時教。古德分判淺深多少不一。賢首大師。分而為五。謂小始終頓圓。以此經為終教。以華嚴為圓教。天台智者大師。分而為四。謂藏通別圓。以此經為純圓。以華嚴為別圓。謂帶別明圓。是則二師似有相左。蓋各有所尊耳。天台以為純圓者。意謂此經純談實相。如大白牛。純一無雜。三乘同歸。五性齊入。理無不徹。事無不盡。究竟為圓。而以華嚴為別圓者。以四十二位之行布。謂借別明圓。此則未盡圓融果海。事事無礙稱性之極談。故獨尊此經。不無貶損。以天台親悟法華三昧。得處稱尊。以顯法勝妙。非謂抑揚賢首。以華嚴為圓。此經為終者。蓋華嚴乃報身佛。據實報土。稱性所演。圓圓果海法界圓融。自在法門。依正塵毛。一一稱性週遍。雖言諸位義彰。因果交徹。無障無礙。故稱為圓。而以法華為終者。以此經乃化佛所說。據方便土。曲引三乘。同歸一極。所謂如來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欲令眾生開示悟入佛之知見。然佛知見者。乃一真法界如來藏心。舍那證之為法界海慧普光明智。是謂一乘常住真心。初成正覺於菩提場。即稱此心。演說華嚴。頓彰圓融無礙法界。獨被大機。而小根在座。如盲如聾。所化不廣。所謂一門狹小。未盡本懷。故觀樹經行。三七思惟。將一乘法。分別說三。故以同體大悲。不起於座。遍現十方。垂應化身。示從兜率降王宮。八相成道。於鹿野苑。說四諦法。度諸眾生。而諸聲聞雖證涅槃。而於一乘佛之知見。杳然絕分。因此費佛四十年中權巧方便。彈呵淘汰之功。至此法華會上。眾志貞純。纔信佛心。乃有成佛之分。故一一授記。方遂如來出世本懷。至此利生之緣將終。故云終教。此約化儀事畢為終。而稱圓者。乃收因結果。究竟攝入果海之圓。非自住圓融果海之圓也。故華嚴為頓圓。如日初出先照高山。此經為漸圓。如合殊流而歸於海。若龍女成佛。亦名圓頓。大論所明二經歸趣。皎如日星。請觀方便一品。則如來出世本懷具可見矣。是知經中喻稱長者威德特尊。指佛報身而言也。一真法界。長者家也。華藏世界無量莊嚴。長者之富也。一乘因果。大白牛車也。前至寶所。法界歸寧之地。即所謂妙莊嚴海也。凡所施設皆歸法界。種種發露。何所不明。是故古德有判華嚴為根本法輪。諸方便教為枝末法論。法華為攝末歸本法輪。而教中所顯不出理行因果。以理行為因。證入為果。愚謂四十秊前方便引攝。至楞伽會上說自覺聖智。識藏即如來藏。顯理圓心妙。經云。我大乘非乘。有開權顯實之意。至法華會上。純談實相。一色一香皆歸中道。顯行圓境妙。理行既圓。心境皆妙。佛之知見。了此而。如來出世本懷。無餘事矣。故三乘人開此知見。故一一授記即入涅槃。所以為終。引歸法界。方為究竟。此賢首約化儀判為終教。極為盡理。溫陵約與華嚴相為始終最為有見。第未盡發揚耳。但諦觀經旨。融會教觀。妙契佛心則了無剩法矣。

釋題

[0525a14] 題稱妙法蓮華經者。乃直指一真法界如來藏心以立名也。論云。所言法者。謂眾生心。是心總攝世出世間一切諸法。而為法界之全體。一切聖凡染淨因果無不包含融攝。在聖不增。在凡不減。處染不垢。出塵不淨。是以舍那如來。證窮此心。故心境一如聖凡平等。眾生本具。故曰奇哉奇哉。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顛倒執著。而不證得。良由諸佛悟之。而為普光明智。名佛知見。眾生迷之。而為無明業識。生死根株。一見此心。當下是佛。此心之妙也。華藏世界依正莊嚴。重重無盡。微妙圓融。塵毛草芥依心而立。實相無相。此境之妙也。心境不二。純是一真。故稱妙法。然此妙法。眾生迷之名為藏識。諸佛悟之名如來藏。依此一心建立法界。名蓮華藏。是以真妄交徹。染淨融通。因果同時。始終一際。故約喻。則取象蓮華。約法。則直指心體也。然而此心。在佛則為普光明智。亦名實智。又名一切種智。亦名自覺聖智。故名佛知見。在眾生。則為根本無明。以眾生本具佛之知見。但以無明葑蔀而不知。故諸佛出世單為揭示此心。使其眾生自知自見而悟入之。故曰諸佛如來唯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所謂開示眾生佛之知見。使得清淨故。唯以此事為大。更無餘事。是為如來出世本懷。甚矣此心之難悟也。惟我舍那如來。初成正覺。於菩提場。頓示此心。演大華嚴。名曰普照法界脩多羅。名為一乘。獨大根眾生。見聞得益。而下根劣解。身雖在座。如盲如聾。故興同體大悲。觀樹經行。將一乘法分別說三。故現應化身。雙垂兩相二始同時。於鹿野苑說四諦法。度諸聲聞。原其本懷。特為開示佛知見也。以眾生根鈍自茲以來。經四十秊。勞佛種種無量方便。群機不悟。久被彈呵。方有信佛之心。直至法華會上。見其根機既純。諦信此心。即為一一授記成佛。所謂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釋迦出世本懷。今日方遂。故盡情吐露。歷敘一往同患之苦心。以了利生之能事。於此不久。即入涅槃。所謂應跡之終也。故如長者將終。委付家業。是知此經。如付家業之囑書。乃為一代時教之流通。以一向不說。謂之護念。今日乃說。是為付囑。故事該往。義在言外。苟非圓照法界。妙契佛心。而以區區文字求之。則渺無歸宿。了此一題。則於全經之旨思過半矣。

[0525c06]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奉 詔譯

[0525c07] 姚秦者。乃東晉五胡亂華。姚興有國之號也。初前秦主苻堅。見道安法師。尊稱為聖人。安曰。貧道非聖。聞之西域龜茲國。有鳩摩羅什者。是為聖人。檀越欲見。當可迎之。時堅以鐵甲七萬。命呂光為將。伐龜茲取什。及至圍城。王曰。吾與中國相邈遠。素不相通。何為見伐。光曰。大秦天王。聞王國有聖人鳩摩羅什。欲請歸供養。非利王之土地也。時什秊方二十。乃龜茲王甥。智辯非常。業為王講般若經。王曰。什乃吾國之寶。豈肯輕棄聽其命耳。王久不解。什請於王曰。以貧道之故。而苦其民人。非慈悲之道也。願請行。即當返耳。王不得。遂遣行。光迎什入關。聞堅卒。姚萇自立。光遂據涼州即位。國號大涼。未幾光卒。子紹立。為太原公呂纂所害。纂立。又為呂超所廢。立呂隆數秊。什皆被幽。姚興弘始三秊。遣師伐隆。隆降。遂奉什入長安。秦主師禮之。什在涼。為紹等挫辱。有不堪其言者。師安忍之。及見秦主。初甚敬重。次因西域梵師。有持禪波羅蜜經至者。與什甚契。興欲留之。梵師不住。遂棄去。興怒。陰遣使者。襲殺於關外。因疑什。恐有去志。乃賜宮女與什。謂續佛種。以占什意。什逆知之。以為法情深。遂納之以釋其疑。譯此經時。始居草堂。正當危疑之際。而以法為重。乃不避嫌。成此法緣。因見古人忘身為法。備歷艱難。什滅葬後。塔前生青蓮華。姚興啟塔視之。華從舌根而出。非大聖示現。何以有此哉。初肇公同居譯場。秦主雅重。未幾什入滅。而肇亦被害。悲哉。

[0526a09] 此經二十八品。大科為三分。前序一品。以彰說法之由致。判為序分。正宗一分二十七品。以開示悟入四字科之。從方便品。至法師品九品。為開佛知見。見寶塔一品。為示佛知見。從提婆達多品。至囑累品十一品。為悟佛知見。從藥王本事品。至普賢勸發品六品。為入佛知見。開示悟為信解。入為行證。品末數句。為流通分。以終焉。

[0526a16] 妙法蓮華經序品第一

[0526a17]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王舍城(至)亦與眷屬俱。

[0526a18] 此結集法藏之儀式也。乃世尊臨滅。阿難所請最後垂範。諸經通置於首。具如常解。惟佛說法各稱機宜。其所列眾以當機為首。此經乃最上一乘教菩薩法。而以聲聞居前者。以今開權顯實。特為引攝二乘入佛知見。授記作佛。故為上首。若夫歎德。則曰諸漏盡。心得自在。正顯諸二乘人心調柔。堪受大法。斯正機熟得道之時。若下所列諸弟子輩。則其人也。其有學比丘尼等。亦首居者。以佛所化者。有因。有親。餘皆屬因。此則親也。緣因佛性。正為此耳。向下各為授記。是為了因。佛性顯了。利生之能事畢矣。

[0526b05] 菩薩摩訶薩八萬人(至)各禮佛足退坐一面。

[0526b06] 此序廣列法會之眾也。諸大菩薩。乃助佛揚化。為法眷屬。以佛為出世至聖所說之法。乃絕世之談。自非法身大士。何能鼓簧。文殊是七佛之師。而能妙契佛心。故居上首。此經以智立體。是所宗故。至若諸天人王龍神八部。常隨佛化。為護法眾。故俱在座。以如來出世為化眾生齊成佛道。是為本懷。今為諸二乘人一一授記各得成佛。將畢利生之事。正似長者將終委付家業。并會親族國王大臣剎利居士。為作證盟而付囑之。此所以靈山一會不少一人。可想見其勝集也。若華嚴集眾同異生身有四十二。以表各得一位法門。圓成果海。是知諸經列眾。各有所宗耳。

[0526b18] 上為通序。下為別序。

[0526b19] 爾時世尊四眾圍繞(至)歡喜合掌一心觀佛。

[0526b20] 此別序發起此經之由致也。將談妙法。先說無量義經者。以四十秊前為三乘人所說諸法。皆方便施設。未離心意識量。今將顯示一乘實相佛知見地。故先說此經而為前導。意欲諸人離心識。出情量。乃可入佛知見耳。此經乃諸佛秘密心法。如輪王頂髻中珠。不妄與人。故為佛所護念。此顯心法之妙矣。復入無量義處三昧者。以顯寂滅一心實相真境。非散心亂意可窺。必從三昧而觀。方可深入無際。故三昧亦名無量義處。此顯境妙也。心境皆妙。而全經之旨。彰於此矣。意顯了此心境。方為成佛之真因。故天雨四華。非入此心境。不足以飜破無明。故地搖六震。顯妙法全體大用。所謂先以定動者也。法會大眾。昔所未見。故皆歡喜。不知所以。故但觀佛而。冀有所授也。

[0526c10] 爾時佛放眉間白毫相光(至)以佛舍利起七寶塔。

[0526c11] 此全彰法界真境也。白毫相光。表中道妙智。所謂自心現自覺聖智境界也。以一真法界普光明智。一切眾生動亂根塵識界。皆是此智隨緣變現。今此智現前。洞然照澈了無隔礙。故徧照東方萬八千界。三界苦樂之依處。六道眾生之輪迴。諸佛成佛之始終。菩薩利生之妙行。皆不離此智用。故皆圓現於光中。了此一光。則淨穢情忘。生佛平等。而一乘實相佛智見地昭然心目之間矣。所謂後以智拔者也。全經大旨。盡見於斯。

[0526c20] 爾時彌勒菩薩作是念(至)悉見彼佛國界莊嚴。

[0526c21] 於是彌勒菩薩欲重宣此義以偈問曰。

[0526c22] 文殊師利導師何故(至)瞻察仁者為說何等。

[0526c23] 此彌勒問明實相真境也。一乘妙法實相真境佛知見地。盡露於一光之中矣。四眾昔所未見。故驚而起疑。殊非心識思量可到。彌勒雖聖。識情未透。故不免分別。所以騰疑。以文殊大智必能了其原由。且以歷事多佛。必曾見其實事。故須請問以決之。至於所問光中所現六趣眾生之情狀。諸佛利生之事業。菩薩修行之始終。乃至種種求道之因緣。供佛舍利之妙行。歷歷明見。且謂如來入定之頃。光中乃見眾多久遠之事相。纖悉不遺。何緣有此。殊不知舍那如來於菩提場說華嚴時。入普光明智剎那際三昧。乃現十界身。星羅普應。處處說法。利益眾生。是知鹿苑至今四十秊中。所作事業。未起剎那三昧。此豈劣解眾生心識分別所能知耶。是則一往所說未盡光中之事。今日乃露法界之一班耳。故了此光相。則洞見佛心。是謂悟佛知見矣。此非心識可知。亦非言說可到。實為妙法之全體。務在妙悟絕言。是故世尊將談妙法。先以一光為前相也。吾人苟能覩此光相。不言而喻。又何墮落葛藤窠臼哉。

[0527a18] 爾時文殊師利語彌勒菩薩(至)難信之法故現斯瑞。

[0527a19] 此文殊總答問意也。夫瑞不虗應。應必有由。故知現瑞將說大法之前相也。雨以潤其焦枯。螺以壹其眾志。鼓以筞其疲怠。皆說大法之譬也。以大法希有。恐作尋常。欲生難遭之想。故先以瑞事警發。故曰欲令咸得聞知難信之法。故現斯瑞。

[0527a24] 諸善男子如過去無量無邊(至)三菩提成一切種智。

[0527b01] 此引燈明之本始。以證釋迦祖述其道。以顯妙法傳續有由也。佛號日月燈明者。以日月通乎晝夜。照不及者。則燈以繼之。此常然大明不昧。以象普光明智之德也。能證此智。即名為佛。故十號具足。以佛所證根本實智。故所說法稱性而談。故初中後善。隨機分別。故說三乘而為一乘之方便。故曰令成一切種智。引古證今。此則釋迦化儀相同也。

[0527b08] 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至)千萬佛所植諸善本。

[0527b09] 此歷敘從前二萬億佛名字皆同。而說法亦同。以明佛佛道同。以顯妙法心心相印也。名號及所證既同而說法又同。故初中後善。以其本智乃轉八識之所成。故最後佛未出家時而有八子。此本覺在纏之象也。八子各領四天下。謂其識不離四大根身也。賴耶出纏故聞父出家。諸識悉捨染污而俱成智矣。故云悉捨王位。亦隨出家常修梵行也。釋迦本既同古。而跡亦相類。本跡既同。而無不同矣。

[0527b18] 是時日月燈明佛(至)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0527b19] 此燈明相傳至二萬億佛。是知佛性種子前無始也。時至而說無量義經。入無量義定者。則佛佛以開佛知見為究竟之談也。雨華動地放光等事一一同今。以顯實相心境始終不二。寂滅真常。是為希有之法也。而彼眾騰疑。則難信難解從來舊矣。非特今也。彼佛出定即說妙法華經。足證開權顯實之法。自古佛佛說法之弘規。以此可知今日之事矣。彼佛說妙法時。六十小劫之久。而聽眾謂如食頃。是知一乘妙法佛知見地。為普光明智。不離剎那際三昧也。一入此三昧。則生滅見亡。頃久一致。了無身心之相。則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所以無有一人而生懈倦也。說此經即入涅槃。諸佛利生了此大事。則出世之本懷畢矣。以此則知我佛不久涅槃時至也。將滅而授德藏之記者。欲以此法付囑有在。冀將傳續於無窮。足證此會弟子各當成佛有分也。彼佛滅後妙光持法華經八十小劫。為人演說者。以顯一乘佛知見地。究竟不離智用也。燈明八子皆師妙光者。以顯妙觀察智。在因則有轉染令淨之功。在果而有鑒機說法之用。所以八子皆令成佛也。八子最後成佛者。號曰然因師妙光燈而成果。亦仗持經之功用。然燈又為釋迦之本師。則其妙法展轉傳授有自來矣。以明古今一道也。然此佛之知見殊非識情思量分別之境。故求名貪利者而不通利。且以善根為成佛真因。故得值多佛。此又為今日聲聞得記之證也。故文殊結指其人曰。彼妙光者我身是也。求名菩薩則汝彌勒是也。彌勒既曾在昔持經。而疑現前之事者。信乎此法非識心分別之境也。歷觀往古入定放光之瑞相。出定說經授記之因緣。則知今日必說大乘妙法蓮華經也。此乃懸序。即今法會之因由。先示實相寂滅之心境。全體大用。一念頓彰。此非言說可到。故放一光圓明顯現。以借文殊大智為眾傍通。畢見如來出世之本懷。即四十秊來未起普光明智剎那際三昧也。世尊一日陞座。文殊白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是。故後正說妙法。但云如是而

[0528a07] 爾時文殊師利於大眾中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0528a08] 我念過去世無量無數劫(至)以求無上道。

[0528a09] 此頌長行入定放光。及光中圓現法界事相。生佛始終。一一相同。但於唱滅。詳出教誡勉勗之辭。及滅後起塔四眾精進求道之事。此又預為今會最後之垂範也。以見佛法難值耳。

[0528a13] 是妙光法師奉持佛法藏(至)令盡無有餘。

[0528a14] 此頌助化傳宣顯益皆同。結證必說妙法華經。而先以光瑞為方便也。今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者。以佛知見寂滅心境。殊非言說思量可到。聊以毫端三昧示之。所謂如我按指海印發光。要使諸人直下便見。不隔絲毫。所以宗門諸祖。棒喝交馳。揚眉瞬目。無非直指西來的意。此則不待言說而為方便也。人者苟能了此光相。則日用現前二六時中。咳唾掉臂無非法華三昧矣。

[0528a22] 妙法蓮華經方便品第二

[0528a23] 正說之初。品以方便名者。以第一義諦。平等寂滅。超情離見。無作無為。是則佛未出世。祖未西來。一段真風。凜凜充塞。渾淪現成。所謂向上一路。空劫前。唯佛與佛。乃自知之。是謂佛之知見。豈假作為。良以眾生迷而不悟。勞我世尊。捨自法樂。脫珍御服。著弊垢衣。現身三界。曲為今時。發揚此事。是則纔出母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此則徹底為人。通身吐露。早大垂方便矣。及至出家。入山修道。成佛說法。四十秊來。去來坐立。常為此事。更無餘事。則從前一往種種施設。無非特為眾生指示本分向上一事。何莫而非方便耶。柰何眾生垢重情深。一向不悟。所幸淘汰既久。根器漸純。將有開發之機。故世尊今日。特為大眾。吐露本懷。顯示本有。故為此會說法華經。開示佛之知見。以明出世之因緣。令諸眾生。各各自知自見。自信自肯。悟入而後。方愜本懷。所以各為授記者。正顯但信自心。即名為佛。一悟此心。則染淨情忘。法法皆妙。心外無法。除此心外。無片事可得。所謂一乘妙法佛知見也。以此寂滅離言之道。非言可到。故先入定以示其微密。放光以彰其圓妙。是則前之光瑞。又為今日之方便也。大眾不悟。猶自驚疑。故假彌勒文殊。傍通一線。是為方便之方便也。悲夫。大眾畢竟茫然。故我世尊重打葛藤。此則一落言詮。又為此法之方便也。故以名品。此連下八品。判為開佛知見者。以眾生本有佛之知見。向被無明封蔀而不自知。故如來出世特揭而開之。然此開字。約佛則為揭開打開。開除之開。故云開方便門。下經云如却關鑰開大城門。在機則為開發之開。所謂悟自心者如蓮華開。然盡三周說法通為開者。以世尊一往四十秊前所說三乘之權。意要聞者了悟一心之妙。以三乘人不得離言之旨。但執權說以為真實。故不信自作佛。今則開除前權打開秘藏。頓顯一實。故上根聞說。即信自心。非智者不能。故法說一周。獨舍利弗一人領悟。而中根之士。因譬方知。故譬喻一周。四大弟子領悟。其下根之士。終為絕分。故廣引宿昔因緣之事而後方悟。故千二百等皆從因緣一周而領悟也。其說雖長。總要當機的信自心是佛。所以一一授記成佛。是以極盡如來神力。為眾發揚。今日纔得大眾發真信心。名雖領悟。但醒悟之悟。非悟入之悟。其實但入信門而矣。歷觀後文。許以信得入。及諸弟子自敘昔日不信之辭。及身子領悟。四大弟子述成。乃以信解標品。故開佛知見重在信心。正與華嚴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而以信為基本也。故雖授記。而猶歷多劫。事多佛。正同四十二位。乃由信解而後行證也。苟不立諸位。則歷劫無明。何由頓淨。無上佛果。豈能頓圓哉。請觀化儀。則知如來說法始終之意也。

[0528c23] 爾時世尊從三昧安詳而起(至)辟支佛所不能知。

[0528c24] 此世尊出定。稱歎諸佛二智甚深。以證智。將以開佛知見也。諸佛本智。證窮法界。徹盡塵毛。故實智甚深。隨順三乘機宜。所說九部諸法。通為引攝眾生。入佛知見。故為入智慧之門。言雖種種。差別不一。皆為指示一心究竟佛知見地。言近指遠。難解難入。故為權智甚深。諸二乘人。淺智著相。不能了達離言之旨。故不能知。非智不入。故身子當機。意抂激發二乘也。

[0529a08] 所以者何佛曾親近(至)隨宜所說意趣難解。

[0529a09] 此徵釋二智甚深所以也。以親近多佛。則佛之心印盡得之矣。盡行道法。則佛佛修行妙道。利生規則。盡習之矣。其所造進。不至徹法而不。以勇猛精進。故實德內充。而名稱普聞。如此名實並隆者。以其成就未曾有法也。故為眾生隨宜所說諸法。皆為發揚第一義諦寂滅之旨。所以意趣難解。故非二乘所知也。

[0529a16] 舍利弗吾從成佛(至)知見波羅蜜皆具足。

[0529a17] 此佛自歎二智甚深。以明從前方便之所以也。以諸佛證。則智之甚深可知。故自出世成佛以來。四十年中。所說九部諸法。以種種因緣譬喻無數方便權巧法門。無非顯示一乘。引導眾生離生死著。入佛知見而。法雖差別。而心本一真。以我如來權實二智皆具足。故稱性而說。方便權中。具知見之實。諸二乘人。隨言取義。故不知究竟歸趣。所以難信難解。開權顯實。揭於此矣。

[0529b01] 舍利弗如來知見(至)未曾有法佛悉成就。

[0529b02] 此歎二智甚深之因也。由親近多佛。盡行多法。故所證真實知見。廣大深遠。即諸佛之德用。若四無量心。四無礙辯。十力四無所畏。禪定解脫等一切諸法。一一深證窮極。一切未曾有法。皆悉成就。以其所證實智既深。故德用無邊。此在華嚴所明佛智佛境界佛功德等。一一稱真法界。皆以海言。方知廣大深遠也。由其所證者深。故隨順機宜。善能分別種種巧說諸法。觀根逗機。言不逆意。故柔軟。應不失時。故眾悅。此權智甚深之妙也。佛之德用。說不能盡。總而言之。無量無邊未曾有法。佛皆成就。此其所以諸二乘人不能知也。

[0529b13] 止舍利弗不須復說(至)如是本末究竟等。

[0529b14] 此正顯諸法實相也。既說而又止之者。葢顯此法逈出常情。未可輕談。恐其聞者驚疑不信。故秪可但言難解。不敢言其所以也。然所以不可言者。以佛所成希有之法。諸三乘人難信難解。唯佛與佛乃能究竟諸法之實相。此乃離言難解之法。豈可輕談哉。下釋諸法實相難解之所以。然諸法者。不過相性體力作因緣果報本末耳。盡此十法而皆易見而易信者。何難之有。以即諸法以顯實相。故深妙而難解也。何謂諸法實相耶。若言其相。相即無相。相如也。若言其性。妙性天然。性如也。若言其體。體自真常。體如也。若言其力。力用稱真。力如也。若言其作。作而無作。作如也。若言其因。生本無生。因如也。若言其緣。性空成事。緣如也。若言其果果不離因。果如也。若言其報。業性昭然。報如也。若言本末。則始終一際。本末如也。以上諸法。一一是如是之法。故究竟平等。寂滅無二。此諸法之實相也。以可信可解者諸法。三乘皆知。而難信難解者。即諸法以明實相。此唯佛與佛乃能究盡。殊非二乘可知耳。

[0529c09]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0529c10] 世雄不可量(至)如是諸人等其力所不堪。

[0529c11] 此重頌二智甚深難解。以顯究竟實相也。稱佛為世雄者。無雌可匹曰雄。謂佛超出凡聖而獨尊之稱也。言道場所得果。正指盧舍那佛。於菩提場。初成正覺。證窮法界海慧。乃曠劫修因所感之果。此佛自證之境界。故唯佛悉知。言如是大果報者。正指華藏世界無量莊嚴。圓融果海。交徹無礙。故云種種性相義。此唯佛與佛乃能知之。以果海離言。不可說示。故云言辭相寂滅。此離言之道。非思量分別之境。豈三乘人所堪耶。但可以信入耳。此頌正為究竟一實之地。為今所歸之極致。以長行未盡。故頌中特發明之。

[0529c22] 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至)亦復不能知。

[0529c23] 此歷頌三乘不知二智之甚深也。身子智慧第一。假使滿世間之身子。固不能知。即正使滿十方之身子。合弟子之眾智。亦不能知。身子雖智。不如獨覺之利智。亦滿十方。如竹林之多。合眾智為一心。盡億劫之長久。亦不能知。獨覺雖利。不若菩薩之大根。如稻葦之多。即充滿十方。合一心於恒河沙劫。咸皆思量。亦不能知。新發意之菩薩。不若地上不退之深證。合恒沙之眾心。思而求之。亦不能知。信乎佛智甚深微妙也。以佛智如空無所依。超出思量心識之表。而三乘人以所知心。測度而求其境界。豈可得乎。三賢十聖住果報。唯佛一人居淨土。如九重深密事。不許外人知。而佛智甚深。總非九界眾生可知耳。

[0530a12] 又告舍利弗無漏不思議(至)引之令得出。

[0530a13] 此頌誡。令當信妙法。亦信三乘是權也。以實相離言之道。非心識思量分別之境界。而三乘人。以心思測度而求之。此其所以難知也。以其法不思議甚深微妙。故唯佛與佛乃知之耳。諸人但當信之。若信今是實。信昔是權。則可捨執著而悟入之也。大經云。若人欲識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虗空。遠離妄想及諸取。令心所向皆無礙。是豈可以執著思量而求之耶。

[0530a21] 爾時大眾中有諸聲聞(至)甚深微妙難解之法。

[0530a22] 此身子因佛止而不說。乘大眾之疑而請也。世尊此會入定放光。現希有事。大眾無不驚疑。所幸文釋之矣。今方出定。不待眾問而自極歎二智之甚深。且云從前所說之法意趣難解。二乘所不能知。然一向聞佛所說一解脫義。我等得。何嘗不知。而今世尊一旦無故而作是說者。此我眾心甚可疑也。此正二乘但信佛語。執悋之心未捨。將以昔證為實。不知是權。所以因斥而起疑。即身子雖智。而亦未免懷疑也。願聞今日稱歎之因緣。所以為眾請說。

[0530b08]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0530b09] 慧日大聖尊久乃說是法(至)欲聞具足道。

[0530b10] 此重頌請意也。聖人不出世。萬古如長夜。故稱佛為慧日。四十年前未曾稱歎甚深不可思議之法。故云久乃說之。無問而自說者。以是道場所得法。乃佛自證之境界。非眾所知。故無能發問者。即我雖智慧亦難可測。故不能問。所以無問而自說也。況所歎之法。是世尊尋常所行之道。眾皆以為知矣。而今極歎其甚深微妙。唯佛自知。殊非三乘所及。所以大眾生疑也。眾等皆疑。我亦未了。敢問世尊所歎者為是究竟之法耶。為是所行之道耶。若是究竟法。則是道場所證。唯佛自知。固非我等可及。若是所行道。則四十秊來。眾所同見同聞。而共知者。業取證矣。何甚深之有。此其所以生疑也。欲聞具足道。則究竟所行。皆願指示歸趣也。故敢以請。

[0530b24] 爾時佛告舍利弗(至)諸天及人皆當驚疑。

[0530c01] 此因請說而重止也。所以重止而不說者。以今日開權盡廢三乘。打破向家之窠窟。如家國之喪亡。恐其皆當驚疑也。夜光投人鮮不按劒。況無上妙法乎。是以未敢輕易投人也。

[0530c05] 舍利弗重白佛言(至)聞佛所說則能敬信。

[0530c06]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0530c07] 法王無上尊惟說願勿慮是會無量眾有能敬信者。

[0530c08] 此申重請必說之意也。意謂世尊所以不說者。將為此會智淺根劣而不信耳。今觀四眾根利智明必能敬信。必不負世尊開示也。

[0530c11] 佛復止舍利弗若說是事(至)將墜於大坑。

[0530c12] 爾時世尊重說偈言。

[0530c13] 止止不須說我法妙難思諸增上慢者聞必不敬信。

[0530c14] 此出再止之意也。所以止之而不說者。非是秘悋。亦非無機。第恐增上慢人聞而不信。以此輩未得謂得。未證謂證。自以為足。必生誹謗。則不唯無益。而返害之。將墮惡道。以妨此等。故不若不說為嘉耳。

[0530c19] 爾時舍利弗重白佛言(至)長夜安隱多所饒益。

[0530c20]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0530c21] 無上兩足尊願說第一法(至)則生大歡喜。

[0530c22] 此申三請之意也。身子所恃而懇請者。以觀此會大眾皆久受佛化者。必無增上之儔也。然下退席之眾。皆與身子同一法會。周旋久矣。而竟不知其人者。可見人之相與知心之難。即此可進增慢之儔也。

[0531a03]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至)吾當為汝分別解說。

[0531a04] 此因懇請許說也。佛為此會業入定放光動地。最先警發羣機矣。此非小小因緣也。及方出定。即便稱歎二智甚深。而又無問而自說矣。宜乎徑談。何以將說而又止之。必待再三懇請而後說者何也。一則以顯二智甚深難信難解。未可輕談。二則發其二乘樂大之心。堅其篤信令生希有之想耳。以二乘人一向與佛周旋。視為尋常。而其所說之法。易信易解。故遇便信受。不以為難。即有不信而所損不多。以其法乃權設。人乃小果。尚有可待之時。今則開佛知見。為一乘成佛之真種。況微妙甚深。若輕說則仍前如言取義而不入。或我慢輕忽而不信。則永斷佛種。絕成佛之真因。或致誹謗而墮惡道。則所損者大。故待再三懇請而後說也。觀華嚴將說十地而金剛藏必須三家五請而後說者。一以恐其有損而不說。二則以其地法深妙難解而不易說。且法界海會。純一上機。宜其隨說。而有鄭重若是。今法華一乘實相。正是華嚴法界之地體。況二乘劣解。力所不堪。若輕投而不信則永斷善根。再無成佛之機矣。且如來化緣將畢。時不待人。安有從前之日月哉。所以必須眾志貞堅。可一變而至於道也。三止之意豈徒然耶。

[0531b01] 說此語時會中有比丘(至)世尊默然而不制止。

[0531b02] 此上慢退席以策羣機也。當許說時。座下有五千人禮佛而退。世尊默然而不制止者。正以警發二乘當捨夙習而以虗心受教也。增上慢者。實未得未證而自以為得證。故謂之上慢。又且自高得證者。云增上慢。此輩自以為足。其心不虗。無受教之地。若聞妙法而不信入。則永斷佛種。此在座與二乘同列。皆有自足之心也。如後身子與四大弟子皆云。佛說一解脫義我等得。又云我得涅槃。而不復進求無上菩提。是皆增上慢儔也。以其執著夙習知見。安能得入一乘妙法哉。故今退者不止。正欲激發此輩令捨舊日名言習氣。自淨其心。可受今日之教也。若留而惑眾。則大負如來深慈矣。

[0531b15] 爾時佛告舍利弗(至)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0531b16] 此喜機純可說也。無復枝葉純有貞實。則益堅眾志。故云退亦佳矣。楞嚴云。若有一人不清淨者。則使道場終不成就。況五千乎。故以退者為佳也。

[0531b19] 佛告舍利弗如是妙法(至)如優曇鉢華時一現耳。

[0531b20] 此正說妙法也。如來極盡神力。剛道如是二字而。信乎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也。如是者。直指之辭。法者。即前相性等諸法。然諸法未見其妙。但即諸法以見如如。是為妙耳。若見諸法之妙。則心外無法。一切真常無非實相。了此即名為佛。故如優曇華時一現耳。優曇乃瑞應華。三千年一現。現則有聖人出。此則待時而現也。以喻一乘妙法。尋常不說。必待機熟得道之時而說也。

[0531c04] 舍利弗汝等當信佛之所言不虗妄。

[0531c05] 直指妙法全體。但以難信難解。此下所謂分別解說。葢不得而有說也。以其難信故。最初教以當信。以前三乘之法。二乘皆執為實。今一旦廢之。恐其不信。故誡以信佛所說。言不虗妄。此正世尊法久後要當說真實。此開權顯實盡於一言之下矣。向下無非發明此意。

[0531c11] 舍利弗諸佛隨宜說法(至)無有餘乘若二若三。

[0531c12] 此明權即是實。以顯一乘之妙也。諸佛隨宜說法。皆以為權。殊不知意趣難解。以即權即實故難信耳。下徵釋之曰。何以權即是實。以無數方便演說諸法。皆離心意識境界。以顯佛知見地。原非思量分別之境。而二乘人以思量求之。故不能解。所以唯佛與佛乃能知耳。所以即權即是顯實者。不待今日。故云諸佛本為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所言一者。謂一真法界常住真心也。心外無法。故曰一。廣大包含。生佛平等。依正不二。故曰大。諸佛證此自利利他。故曰事。以眾生本具為因。諸佛為此出世助發為緣。單因此緣此而出世間。更無別事。故四十年來種種方便開示者此心耳。故下又徵釋之曰。云何名一大事等。此又分別解說一大事也。所言一大事者。乃眾生本具真心。即佛之知見也。然而此心但為無明所蔽。故諸佛出世。特為眾生揭開而指示之。令離妄染而得清淨。使自悟入。為此而。豈更別有他事哉。故結之曰。是為諸佛以一大事因緣故出現於世。是知諸佛但為教化菩薩令其成佛。唯此一事。原非為教二乘也。豈有二乘三乘為實事哉。此則如來大暢出世本懷。盡廢三乘之權。獨顯一乘之妙。極盡於此矣。

[0532a09] 舍利弗一切十方諸佛(至)尚無二乘何況有三。

[0532a10] 此歷引十方三世諸佛說法之儀式。以證釋迦今日言不虗妄。以有憲章祖述也。佛意謂我以無量方便演說諸法皆為一乘佛知見者。非創為也。乃宗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諸佛皆以無量方便種種譬喻言辭演說諸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令諸眾生聞法究竟皆得一切種智。直至成佛而後。佛佛皆然。是知諸佛但為教化菩薩。直令悟入佛之知見。以此為能事。是故我今遵諸佛說法之儀式。所以先說三乘者。以知眾生有種種欲。深心所著。故不得。隨其本性而開導之。以佛說一切法。為治一切心。若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即其所說皆要眾生得一佛乘一切種智故耳。十方世界尚無二乘三乘。我何獨異於諸佛哉。此則痛斥二乘。盡廢昔權。如來出世本懷畢露於此矣。

[0532a24] 舍利弗諸佛出於五濁惡世(至)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0532b01] 此敘諸佛出世不得而說三之意也。佛佛出世。所以必說三乘者。以處濁惡之時也。眾生剛強垢重而難化。不得不隨機而調伏之。所以費盡無量無數之方便。故將一乘法分別說三。豈得哉。劫濁。謂同造惡一類眾生。同聚一時。故名劫濁。執斷常等具六十二種邪見。名見濁。眾生心識。但以妄想貪嗔癡等擾亂其心。名煩惱濁。以不淨種子。發業潤生。合成眾生。名眾生濁。業識命根隨生死業。故名命濁。當此時世濁亂之極。豈可頓教成佛哉。所以廣用方便者此也。

[0532b11] 舍利弗若我弟子(至)無有餘乘唯一佛乘。

[0532b12] 此痛斥二乘。令堅一乘之信也。華嚴地上菩薩名真阿羅漢。且地上菩薩大阿羅漢。豈有不知成佛之事哉。故云若我弟子自謂阿羅漢辟支佛。若不知諸佛但教菩薩事者。此則非佛弟子。所謂假名羅漢辟支佛耳。故下領悟。則曰我等今者真是聲聞。真阿羅漢。所云非真阿羅漢者。以不信此法故也。且我弟子既證羅漢。得出生死。即當上求佛果可也。今執著小乘而自以為足。不復進求菩提者。皆是增上慢人也。若果真是阿羅漢。豈有不信成佛之事哉。此斥之深而欲信之切也。若現前親見佛聞法。無有不信此事者。除佛滅後不得見佛。但能持經。容有不信者。雖比時不信。但能受持解義者。亦作成佛遠因。此人若遇餘佛亦得決了。所謂金剛種子。歷劫不磨。如人食之終當透皮而出。此正華嚴所說聞而不信。尚結佛種之因。以佛性種子為成佛之真因。固當信重。故云汝等當一心信解受持佛語。諸佛如來言無虗妄等。以結章首之言也。

[0532c06]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0532c07] 比丘比丘尼有懷增上慢(至)唯有諸貞實。

[0532c08] 此頌退席之眾也。長行通舉五千。頌列三等。雖云上慢我慢不信。總之皆一闡提也。缺戒護疵。則根器不淨。小智糟糠。則智淺心麤。以無福德。故不堪受法。所以去耳。此眾貞實。故當說也。

[0532c12] 舍利弗善聽諸佛所得法(至)以故說是經。

[0532c13] 此頌即實明權也。初一偈總頌。謂佛所得法。乃道場所得一乘實智佛知見之大法也。以眾生不堪。故以方便權巧而為說之。此三七思惟。正為此也。眾生心所念下一偈。頌不堪之所以。良由眾生心念行道邪正欲性好尚善惡業果。種種若干之不同。皆非受大之根器。為是等故。不敢說大。佛悉知下兩偈半。正明施權。謂既知根器不堪。不得不以方便權巧而化之。此九部法。皆為此輩而說也。修多羅。云契經。伽陀。云孤起頌。本事。說佛本行。如提婆達多忍辱仙等。本生。說佛往因。如十六王子等。未曾有。即希有之事。因緣。即種種緣法譬喻。如下火宅等。祗夜。云應頌。優波提舍。云論議。此敘小乘九部之權法。正為二乘而說者。若加方廣自說授記為十二部。總為隨機之說也。鈍根下四偈半。頌即權明實之意。謂以鈍根樂小之人。雖近多佛。而不行妙道。故為生死眾苦所惱。愍此等故。說小乘之涅槃。設是方便。其實意要引入佛慧。如下化城之設。意在引至寶所。但密意調伏。未曾明說汝等成佛。一向不說者。以說時未至故。今正是其時。決定說大乘。然大非九部之外別有也。但知九部隨機之說。專以引入大乘為本懷。因為入大。故說此經。非別有大乘也。即權明實之意。盡揭於此矣。

[0533a12] 有佛子心淨柔軟亦利根(至)皆成佛無疑。

[0533a13] 此頌今為大根顯實也。心淨根利。行深妙道。則異上鈍根。堪荷大法。故為說大乘。所謂正直捨方便也。故記是人來世成佛。以此大根深心念佛。則心與佛冥。修持淨戒。則不貪著生死。一聞得佛。大喜遍身。所謂毛孔熈怡。佛性種子殊勝。故為說大乘。若未聞妙法。則根之利鈍尚有差別。若得聞此大法。則無論大小皆得成佛無疑。所謂利根鈍根等雨法雨。皆得充滿。此正顯實之大益也。

[0533a21] 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至)說佛智慧故。

[0533a22] 此頌結顯一實也。謂雖有三乘假名引導。其實但顯一乘佛慧。所以權即是實。是知諸法皆如也。

[0533a24] 諸佛出於世唯此一事實(至)皆令入佛道。

[0533b01] 此頌敘佛出世。唯說一乘之意也。初五句。頌諸佛出世唯證一實。故不以小乘度人。下二十句。歷敘不以小乘度人之所以。以佛自住大乘。當行平等之慈利物也。所得法。乃道場所證法身真體也。定慧莊嚴。乃現他受用報身也。法報冥一。故曰平等。以自證平等之大法。豈可以小乘而化人。即化一墮慳貪。尚為不可。況其多乎。凡若有人信歸於佛。佛則一以至誠待之。若欺其不能。誑其不知。貪其利。嫉其勝。皆諸法之惡也。佛皆斷之。故於十方無惡名之怖。亦無大眾之畏。故以相好莊嚴之身。現光明普照之相。為說一乘實相之大法。此暗敘坐菩提場之事也。一實相印。所謂海印三昧也。佛所說法。以實相印印定。故魔外不混。舍利下一偈。敘出世本懷。如我下一偈。敘今滿願方稱本懷也。

[0533b16] 若我遇眾生盡教以佛道(至)來世得作佛。

[0533b17] 此頌敘開權之所以也。佛既本願化一切眾生成佛。如何又說三乘之法耶。以所遇無智之眾。恐其錯亂迷惑不受。故所以隨機演說耳。非本意也。下廣頌五濁惡世。眾生難度。不得不設方便之意。我知下八句。頌煩惱濁。受胎下四句。頌命濁。入邪見下八句。頌見濁。於千萬下四句。頌劫濁。當此濁惡之世。眾生汩沒苦惱之中。故設方便。先說出苦之法。示以涅槃滅苦之道。此但滅盡諸苦出分段生死。非真滅度出變易生死也。諸法下四句顯實。如何是真滅耶。以諸法本來真常寂滅。此是一乘之妙道。佛子行此。來世成佛。以二乘但見生滅四諦之法。故今特為顯示。方盡如來出世本懷也。

[0533c05] 我有方便力開示三乘法(至)唯一無二乘。

[0533c06] 此頌敘顯實也。如來方便知見波羅蜜皆具足。故云有方便力。以此故說三乘。以諸佛皆說一乘。故我今唯說一乘。眾當諦信無疑也。

[0533c09] 過去無數劫無量滅度佛(至)令入於佛道。

[0533c10] 此頌十方三世道同。先明過去諸佛也。以過去諸佛皆依權演實。故我釋迦祖述其道也。

[0533c12] 又諸大聖主知一切世間(至)助顯第一義。

[0533c13] 此頌廣明助顯第一義也。言更以異方便者。此意從序品文殊云。今佛放光明。助發實相義而來。意謂實相妙法。非言可宣。佛先放一光全彰妙體。則實相真境平等顯現可不言而悟矣。為正方便以諸佛皆以無數方便說三乘法。今言即權顯實。良以此法微妙難信。恐三乘人一向執權。悋而不捨。不能離言取義。則實相難明。前雖放光平等示現。惜乎諸人不悟。業當面錯過矣。前云佛子行道來世得作佛。意恐二乘之人。向怖佛道長遠。猶存希望有待之心。未必盡信。故不肯捨權。則負此嘉會失其時矣。今顯第一義諦實相妙法。生佛平等。不論聖凡有福無福。乃至人天小善。但能從佛一心信心。則當下是佛。不待更成。此我世尊急欲二乘發起信心。故引諸佛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也。故下引菩薩人天。乃至微因小善。舉手低頭。一稱佛名。則皆成佛不待更成。況三乘九部之權法。豈非成佛之本乎。是則宗門發明向上。一棒一喝之下。揚眉瞬目。譏呵怒罵之間。令人頓脫生死情根。豈非舉手低頭成佛耶。以前一光平等顯現。恐其忽略。又云種種因緣說法皆為一乘。故今重以種種小行助顯。故云更以異方便。助顯第一義。由是觀之。一向三乘之權法。豈非一實之法乎。故云我此九部法。入大乘為本者。此也。

[0534a12] 若有眾生類值諸過去佛(至)成佛道。

[0534a13] 此頌歷敘異方便也。今異方便。首舉菩薩。次舉人天。而不及二乘者。以今九部法止是二乘成佛之方便。因恐不信。故引菩薩凡夫非分之法。以助顯之。使其必信無疑也。且菩薩。乃未成佛之人也。今成者。意顯六度。乃稱真實相之行也。凡夫。乃非成佛之人也。今言若善輭心。則非剛強梗化之人。但能隨順佛法。信心不逆者。以凡夫中有此柔輭之心。於佛滅後。雖未見佛。但能因佛發心。或為供舍利。誠心造塔。以用七寶。乃至童子之聚沙。或為供像誠心七寶。以至童子草木爪甲之戲畵。或為供佛誠心。華香伎樂。以至散心舉手低頭之恭敬。或散亂心見佛。一稱其名號。如是種種眾行微因小善。蓋皆從佛發心也。所以一一皆成佛者。以眾生乃諸佛心內之眾生。但日用而不知有。今從佛發心。則知有佛。知有則自心全體是佛。是以凡作一行皆是佛行。所謂一念信心即得菩提。故一一言皆成佛道。非虗語也。言成佛者。天台六即。若理即。則具之而。若名字即。則知名識字。成之義明矣。所以舉此諸行為助顯者。苟二乘人能信菩薩之六度凡夫之眾善皆成佛。而九部之方便豈非實相之妙法。二乘之涅槃豈非成佛之正行乎。端在的信自心。不疑佛語當下直證實相矣。此如來開權顯實之善巧。啟發二乘迫切懇至之心。難以言語形容矣。觀者若但隨言說而不深體其心。則於妙法難窺其奧。

[0534b14] 於諸過去佛在世或滅度若有聞是法皆成佛道。

[0534b15] 此頌結過去道同也。三乘皆親見佛所說之行也。凡夫供塔等。皆佛滅後。乃因佛旋發之行也。適然之行尚成佛。況特立之法乎。

[0534b18] 未來諸世尊其數無有量(至)導師方便說。

[0534b19] 此頌未來道同也。諸佛本誓願四句。言未來諸佛所以祖述現在者。以釋迦本願。欲令一切眾如我等無異。故未來諸佛。皆同此願耳。諸佛下八句。言諸佛自得之法甚深。稱性而說。故方便甚深也。法常無性等者。謂一真法界。為本住法。所謂常住真心。故曰常。然法界以緣起為宗。故云無性。無明十二因緣。即普光明智。以隨染淨緣。遇緣即宗。染緣乃生死業種。淨緣乃佛種。吾佛證窮此智。故說一乘。以為眾生成佛之緣。故曰是故說一乘。是法住法位等者。以佛稱性說法。謂之海印森羅常住用。其所說之法。皆不動本際。故住法位。以住法位故。世間相即常住實相。是則無有一法非真實者。道場所證如此而。所謂本住法。乃實智也。以第一義諦。寂滅離言。但以方便權智為眾演說。故所說法。一一稱真。故權即是實。所謂二智甚深也。此特敘於未來諸佛中者。意為將授記者垂範也。

[0534c11] 天人所供養現在十方佛(至)隨應方便說。

[0534c12] 此頌現在道同也。初八句。明權即是實。知眾下八句。明多方助顯。

[0534c14] 今我亦如是安隱眾生故(至)皆令得歡喜。

[0534c15] 此頌自行祖述三世也。初四句。明權即實。我以下四句。明隨機助顯。所謂悅可眾心也。

[0534c17] 舍利弗當知我以佛眼觀(至)說無分別法。

[0534c18] 此頌因觀六道汩於五濁。歷敘出世因緣也。初十六句。敘觀五濁。佛具五眼。非佛眼不能窮眾生界。故以佛眼觀。貧窮無福慧。眾生濁也。入生死苦。命濁也。深著五欲。煩惱濁也。不求佛法。劫濁也。深入邪見。見濁也。以觀此五濁眾生。故興同體大悲。以起濟度之心也。我始下十句。敘出世因緣。以明三七思惟也。舍那如來。於菩提場。初成正覺。法報冥一。自受法樂。因見苦惱眾生。感動無緣慈力。故初七思惟度脫。又思自證智慧微妙第一。非鈍根所堪。且思度之之方。故云云何而可度。爾時下八句。敘感應道交。謂正思出世。適諸天來請。此正機感應會之時。後文所謂聞有人言也。我即下八句。二七思惟。鈍根不堪大法。恐其有損。故寧入涅槃。而不敢輕投也。尋念下四句。三七思惟。當遵諸佛說法儀式。以一乘法。分別說三也。作是下十八句。敘諸佛勸喻釋迦。善體諸佛之心。而以方便即權顯實也。故云但為教菩薩。舍利下八句。敘釋迦因聞諸佛勸喻。而依教奉行也。思惟下十句。正敘雙垂兩相。現應化身。為今弟子。說三乘法也。前佛未出世。未有三寶。今日乃有三寶之名耳。從久遠下四句。明雖說三乘。本懷但為顯實也。涅槃。無上大涅槃也。生死苦永盡。二死永亡也。以諸佛久遠劫來所讚示者。皆即權以顯實。故我常如諸佛所說。所謂雖說三乘。但為教菩薩也。舍利下十二句。敘出世本懷。因為待機。今正機熟應說佛慧之時也。如是妙法。諸佛如來時乃說之。所謂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根機既熟。啐啄同時。則不勞餘力。故世出世法。當貴乎時也。佛祖用處不違時失候。故云今正是其時。舍利下八句。敘退席之眾也。言劣根既去。則不混亂眾心。故喜而無畏。以無回互委曲之心。故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也。菩薩下四句。言昔日小乘。一聞今法。皆是菩薩。昔日懷疑。今皆除。各各自信成佛。故千二百人悉皆作佛。此則不待一一授記。早為眾分明決擇矣。如三世下四句。通結釋迦仰遵三世諸佛儀式也。

[0535b05] 諸佛興出世懸遠值遇難(至)無聲聞弟子。

[0535b06] 此頌極讚一乘之難遇。以堅二乘之信也。初云如是妙法諸佛如來時乃說之。如優曇華時一現耳。故歷敘其難。諸佛曠劫一出。豈易值哉。即出世而未便即說此法。猶隱忍待時。經四十年。此法豈易說哉。今日方說。尚有退席之眾。此聽信者更不易得其人也。所以此法如優曇華時時一現。上時訓是。然佛雖難值今值。法固難說今說。雖難猶不為難。獨有聽而信者甚為難耳。故有聞法歡喜。不但全身擔荷。即發一言讚歎者。甚為希有。過於優曇華。此極言信心難發也。汝等下。勸其勿疑。當信佛也。我今業普告大眾。明示但以一乘教化菩薩矣。汝等二乘決不可以聲聞自居也。我佛慈悲懇切。唯恐二乘不信。故叮嚀勸喻之如此也。

[0535b19] 汝等舍利弗聲聞及菩薩(至)廣讚一乘道。

[0535b20] 此頌敘付囑保護之意也。謂此妙法。乃諸佛秘密心要。一向不敢輕談者。故切誡身子等既得此法。於五濁惡世。不可輕易說向於人。恐其不信而取惡道之損也。若果有上根利智。是為難得。又不可失人。即當為說。故曰廣讚。則不嫌其多說也。

[0535c01] 舍利弗當知諸佛法如是(至)自知當作佛。

[0535c02] 此頌總結前意也。諸佛法如是。謂上說十方三世諸佛。皆說即權顯實之法也。汝等既知諸佛隨宜。方便之事。則知元無三乘。不必更疑諸聲聞人無成佛之分。則宜歡喜自信作佛也。甚矣心之難明也。佛性種子。眾生與佛不隔一毫。只在信與不信耳。昔有僧問古德如何是佛。德云。我說恐汝不信。僧云。和尚重言安敢不信。德云。即汝便是。僧茫然。所以自信為難也。故世尊既說是法。又恐作尋常。故囑其保重。又囑其必信。此其成佛真因。以信為本也。

妙法蓮華經通義卷第一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31 冊 No. 0611 法華經通義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