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24n0469_002 金剛經補註 第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24 冊 » No.0469 » 第 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0834c03] 仰尊顏。目不暫捨。心常精進。無有間斷也。受持讀誦者。行解相應謂之受。勇猛精進謂之持。心不散亂謂之讀。見此不迷謂之誦。為人解說。謂悟人。能見自性。方便為人解說此經。令悟實相。成無上道。此為法施。無所住相功德。無有邊際。勝前百千萬億劫。以身布施功德。百千萬倍。謂彼雖受無量福報。乃世間福耳。受世間福者。乃染煩惱之因。又因心作惡業。聞此經典。信心不逆。則自此種諸善根。日見增長。愈久而愈盛。則為出世間福。故勝於彼無量無數也。川禪師云。人天福報即不無。佛法未夢見在。頌曰。初中後。發心同。功德無邊等莫窮。爭似信心心不立。一拳打破大虗空。

[0834c15] 須菩提以要言之(至)為發最上乘者說。

[0834c16] 明此法門所有功德。過心境界。故不可以心思。過言境界。故不可以口議。若人於此經典。了悟人法二空。深明實相。功德廣大。即同佛心。無有邊際。不可稱量也。為發大乘者說。謂智慧廣大。能見自性。色空俱遣。不著二邊。二邊既無。即無中道可立。不染萬境。即是大乘菩薩所行之道。為發最上乘者說。謂不見垢穢可厭。不見清淨可求。無遣可遣。亦不言無遣。無住不住。亦不言無住。心量廣大。廓若虗空。無有邊際。即是最上乘諸佛地位也。黃云。如來現世。欲說一乘真法。則眾生不信興謗。沒於苦海。若都不說。則墮慳貪。不為眾生普捨妙道。遂談方便。說有三乘。乘有大小。得有淺深。皆非定法。故云。唯有一乘道。餘二則非真也。川禪師云。如斬一握絲。一刀一切斷。頌曰。一拳打倒化城關。一脚趯翻玄妙棊。南北東西信步行。休覔大悲觀自在。大乘說。最上說。一棒一條痕。一掌一握血。

[0835a08] 若有人能受持讀誦(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0835a09] 廣為人說。知見是人。皆得成就不可思議功德者。此謂上根器人。深明此經。了悟佛意。持此大乘經典。為人解說。令諸學者。各見自性無相之理。得見本源自心是佛。當知此人功德。無有邊際。不可稱量也。馬祖云。汝等諸人。須信自心是佛。此心即是佛心。佛國白禪師云。心心即佛佛心心。佛佛心心即佛心。心佛悟來無一物。將軍止渴望梅林。圜悟禪師云。即心是佛。是八字打開。非佛非心。重問當陽點破。不尋其言。一直便透。方見古人赤心片片。若也躊蹰。則當面蹉過了也。心佛頌云。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從來皆妄物。若知無佛復無心。始是真如法身佛。佛佛佛。沒榜樣。一顆圓光八萬象。無體之體乃真體。無相之相即實相。非色非空非不空。不動不靜不來往。無異無同無有無。難取難捨難指望。內外圓明到處通。一佛國在一沙中。一粒沙含大千界。一箇身心萬箇同。知之須會無心法。不染不淨為淨業。善惡千端無有無。便是南無大迦葉。黃蘗云。汝但除外凡情聖境。心外更別無佛。祖師。西來。直指一切人。全體是佛。汝今不識。執凡執聖。向外馳騁。返自迷心。所以向汝道。即心是佛。一念情生。即墮異趣。無始以來。不異今日。無有異法。故名成等正覺。即為荷擔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聞經解義。如說修行。廣為人說。無相之法。令諸學者。悟明心地。能行無相無著之行。開發心中智慧光明。離諸塵勞妄念。共成無上菩提。當知此人。負荷自性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在於身內也。傅大士云。徧計於先了。圓成證此時。宿乘無礙慧。方便勸人持。川禪師云。劈開太華手。須是巨靈神。頌曰。堆山積嶽來。一一盡塵埃。眼裏瞳人碧。胸中氣若雷。出邊沙塞靜。入國貫英才。一片寸心如海大。波濤幾見去還來。

[0835b16] 何以故須菩提(至)不能聽受讀誦為人解說。

[0835b17] 小法者。小乘法也。凡夫愚鈍。不能聽信。廣學無上菩提。空修福德六道輪迴因果之法。縱使強學。執著多聞。為人解說。被明眼人著。手忙脚亂。一場敗闕。保寧勇禪師云。顏色規模恰似真。人前拈弄越光新。及乎入火重烹煉。到了終歸是假銀。黃蘗云。古人心利。纔聞一言。便乃絕學。所以喚作絕學無為閑道人也。今時人只欲多知多解。廣求文義。喚作修行。不知多知多解。翻成壅塞。皆為毒藥。盡向生滅中取。真如之中。都無此事。從前所有一切解處。盡須併却令空。即是空如來藏。更無纖塵可有。即是破有法王出現世間。亦云。我於然燈佛所。無有少法。可得。此語只為空你情解知量。但消融表裏情盡。都無依執。是無事人。三乘教網。只是應機之藥。隨宜所說。臨時施設。各各不同。但能了知。即不被惑。第一不得於心境上守文作解。何以如此。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我此宗門。不論此事。但只息念忘慮便休。更不用思前慮後。又云。學般若人。不見有一法可得。絕意三乘。唯一真實不可證得。謂我能證能得者。皆增上慢人。法華會上。拂衣而去者。皆斯徒也。是故佛言我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實無所得。默契而。學者但止於正法修行。放下我人眾生壽者四相。即不被一切諸境惑亂。若著四相。則墮邪見。故不能聽受讀誦。況能為人解說。修行正法眼藏云。若欲修行。當依正法。心體離念。相等虗空。不落聖凡。身心平等。如是修者。是為正法也。川禪師云。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頌曰。不學英雄不讀書。波波役役走長途娘生寶藏無心用。甘作無知餓死夫。爭恠得別人。

[0835c22] 須菩提在在處處(至)以諸花香而散其處。

[0835c23] 在在處處。言所在之處不一也。一切眾生。六根運用。種種施為。常在法性三昧之中。若悟此理。即在在處處有此經也。天人阿修羅。天者逸樂心。人者善惡心。阿修羅者瞋恨心。存此心。不得解脫。所應供養者。若無天人阿修羅心。是名供養。即為是塔者。解脫之性。巍巍高顯。便是如來真身舍利。故云是塔也。以諸香花。而散其處者。常於解脫性中。開敷知見。熏植萬行。即法界性。自然顯現。川禪師云。鎮州蘿蔔。雲門餬餅。頌曰。與君同步又同行。起坐相將歲月長。渴飲饑飱常對面。不須回首更思量。

[0836a10] ○能淨業障分第十六

[0836a11] 若能心常清淨。宿生業障。永盡消除。頌曰。業由心造心由誰。心罪當知誰所為。直下罪忘心滅處。覺天心月燦光輝。

[0836a14] 復次須菩提若善男子(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0836a15] 上明生善。今明滅惡。先世造作定業。不可逃避。以行般若故。不特易重為輕。且得正覺。故言若人受持讀誦此經。應合得人恭敬。今復有疾患貧窮業障。反為人所憎惡。世人不達先業。將謂誦經為善。渾無應驗。遂生疑惑。殊不知若非經力。即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折三途之報。速得無上菩提。張無盡云。四序炎涼去復還。聖凡只在剎那間。前人罪業今人賤。倒却前人罪業山。傅大士云。先身有報障。今日受持經。暫被人輕賤。轉重復還輕。若了依他起。能除徧計情。常依般若觀。何慮不圓成。川禪師云。不因一事。不長一智。頌曰。讚不及。毀不及。若了一。萬事畢。無欠無餘若太虗。為君題作波羅蜜。

[0836b04] 須菩提我念過去(至)乃至筭數譬喻所不能及。

[0836b05] 阿僧祇。梵語也。華言無央數。那由陀。華言一萬萬。於無量無央數劫。在然燈佛先。則釋迦佛說此經時。去然燈佛。無量無數矣。又於其先。遇八百四千萬億那由他諸佛出世。則其劫數。不勝其多。供養如是諸佛。其功德。終不可及此經功德。以彼雖供無數諸佛。求福而。未離生死。自性若迷。福何可救。不如有人。於此經典。得悟真性。勝前所得功德。百千萬倍。達磨對梁武帝云。造寺寫經。供養布施功德。只獲人天小果。實非功德也。川禪師云。功不浪施。頌曰。億千供佛福無邊。爭似常將古教看。白紙上邊書黑字。請君開眼目前觀。風寂寂。水漣漣。謝家人祇在漁船。

[0836b17]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至)果報亦不可思議。

[0836b18] 所得功德。我若具說者。謂說悟後淨玅境界也。前為樂小法者。為說降住小乘之法。欲令悟入。尚猶不信。若便為說見性大乘之法。密義難思。狂亂不信。徒使其狐疑也。義者般若之義。果報者。所得功。德也。當知是經等。則總結此經福果之體。皆幽邃而難測。盖經義乃福所依體。佛果為菩提所依體。以皆無相。故絕言思也。長水云。自第三乃至第十。[這-言+里]次第。五度校量。謂外財兩度。內財兩度。佛因一度。第一以一大千界寶施。不及持說。第二以無量大千界寶施。不及持說。第三以一河沙身命布施。不及持說。第四以無量沙數身命布施。不及持說。第五以如來因地供佛功德。不及持說。至此第五。是校量之極。更無譬喻。可以比況。故總結云。經義果報不可思議也。謝靈運云。萬行淵源。義理難測。菩提玅果。豈有心之能議。川禪師云。各各眉毛眼上橫。頌曰良藥多苦口。忠言多逆。耳冷煖自知。如魚飲水。何須他日待龍華。今朝先授菩提記。

[0836c11] ○究竟無我分第十七

[0836c12] 一切法。直下究竟。本無我體。頌曰。究竟無我絕三玄。真空玅理本無傳。人人本有黃金相。分付東君仔細參。

[0836c15]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至)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

[0836c16] 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注見善現起請分中。當生如是心者。謂二乘之人。執著諸相。起諸妄念。如來指示。令其心常空寂。湛然清淨也。馬祖云。常教心如迷人。不辨萬有。百丈云。心如虗空相。學始有成也。黃蘗云。但淨其心。更無別法。此即真佛。佛與眾生。一心無辨。猶如虗空。無雜無染。如大日輪。照四天下日升之時。明徧天下。虗空不曾明。日暗之時。暗徧天下。虗空不曾暗。明暗之境。自相凌奪。虗空之性。廓然不變。佛與眾生。心亦如是。我應滅度一切眾生者。佛言我今欲令一切眾生。除滅妄心。令見真性。白樂天云。澹然無他念。虗靜是吾師。圭峰禪師云。覺諸相空。心自無念。念起即覺。覺之即無。修行妙門。惟在此也。慈受云。有利根者。一撥便轉。性頑鈍者。只在夢中。山僧有箇省磕睡底道理。不免傾心吐膽。而為諸人說破。良久曰。且勤照管鼻孔。愚者若見此。一如路逢客。智者見點頭。恰如饑得食。滅度一切眾生。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此謂不可見有眾生是自度者。若有此念。即著我人眾生壽者四相。即非菩薩清淨心也。川禪師云。有時因好月。不覺過滄洲。頌曰。若問云何住。非中及有無。頭無纖草盖。足不履閻浮。細似鱗方出。輕如蝶舞初。眾生滅盡知無滅。此是隨流大丈夫。

[0837a15] 何以故若菩薩有我相(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

[0837a16] 即非菩薩。謂二乘之人。執著我人眾生壽者四相。解註在大乘正宗分中。實無有法。謂初悟人。尚有微細四相也。但少有悟心是我相。見有智慧。能降伏煩惱是人相。見降伏煩惱竟。是眾生相。見清淨心可得。是壽者相。不除此念。皆是有法。故云。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傅大士云。空生重請問。無心為自身欲發菩提者。常了現前因。行悲疑似妄。用智最言真。度生權立我。證理即無人。川禪師云。少他一分也。不得頌曰。獨坐翛然一室空。更無南北與西東。雖然不借陽和力。爭柰桃花一樣紅。龍舒居士云。此分大槩如第三分所言。須菩提於此再問者。無非為續求聽者問耳。經中多有如此。不必以前為破情顯智。此則忘智顯理。前淺後深。穿鑿求解。佛再答之。唯增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一句。上既言發阿耨菩提者。當生如是心。生如是心。則是法矣。若無法。烏能得見真性而成佛。然此乃言實無有法發阿耨菩提者。何也。盖上言當生如是心者。是心亦非真性中所有。亦屬妄耳。故此言實無有法。其意謂究其實。則真性無此。佛恐弟子誤認所謂當生如是心者為真實。故特於此說破。以為非實也。然則非徒本無一切眾生。而發此求真性之心者。亦本無法。盖真性中本來。蕩然空寂。所謂一法不立者是也。

[0837b16]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於然燈佛(至)佛言如是如是。

[0837b17] 如來。佛自謂也。言我於然燈佛所。有法得三菩提不。須菩提言。若有般若了悟心在。即是有法。尚存所得之心。故云。無有法得三菩提也。佛言如是如是者。善契如來之法意也。川禪師云。若不同床睡爭知被底穿。頌曰。打皷弄琵琶。相逢兩會家。君行楊柳岸。我宿渡頭艖。江上晚來秋雨過。數峰蒼翠接天霞。

[0837b24] 須菩提實無有法(至)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

[0837c01] 若有一切法。是有一切心。故云。即非佛法。若無一切法。是無一切心。云何不是佛。故龍牙和尚云。深念門前樹。能令烏泊棲。來者無心喚。去者不慕歸。若人心似樹。與道不相違。與我授記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者。如因智慧而得見性。若有能所之心。即是有法可得。性同凡夫。如何得授記耶。若必有法可得。則然燈佛。傳之矣。何待授記。故無記可授。是名授記。若於心上無纖粟停留。即是無法可得。自性清淨。故云。來世當得作佛。慈受禪師云。一顆靈丹大似拳。服來平地便升仙。塵緣若有絲毫在。蹉過蓬萊路八千。傅大士云。人與法相待。二相本來如。法空人是妄。人空法亦袪。人法兩俱遣。授記可非虗。一切皆如幻。誰言得有無。川禪師云。貧似范丹。氣如項羽。頌曰。上無片瓦。下無劄錐。日來月往。不知是誰。咦。

[0837c16] 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

[0837c17] 如來者。即真如也。真如不離諸法。凡夫心存取捨。分別諸法。所以濁亂。不得自如。佛心若大虗空。即一切諸法。本來清淨。如中天杲日。歷歷分明。於諸法上。都無取捨分別。即是諸法如義。又云。若不修因。即無證果。雖無因果法之可得。諸法皆如。如理即佛。傅大士云。法性非因果。如理不從因。謂得然燈記。寧知是舊身。經云。文殊及淨名。對談不二。如何是不二。不得動著。川禪師云。住住。動著即三十捧。頌曰。上是天兮下是地。男是男兮女是女。牧童撞著著牛兒。大家齊唱囉囉哩。是何曲調萬年歡。

[0838a03] 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至)於是中無實無虗。

[0838a04] 無上正覺。佛之真性也。性則吾心本有。法則從外施設。佛假諸法。斷除外妄。以明真性。豈謂於法有所得。而名為真性耶。故如來了無所得。而可以得言者。菩提無上道耳。而菩提無上道。有真空玅理。在乎其間。故言無實無虗。無實者。真空無分別也。境界經云。諸欲不染故。敬禮無所觀。無虗者。玅用也。具河沙德用也。川禪師云。富嫌千口少。貧恨一身多。頌曰。生涯如夢若浮雲。活計都無絕六親。留得一雙青白眼。笑看無限往來人。

[0838a13] 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

[0838a14] 一切世法。皆是佛法。盖如來真如之性。非別有體即一切色等諸法。離性離相。唯佛與佛。乃能證知。故云。皆是佛法。涅槃經云。佛即是法。法即是佛。馬祖云。一切眾生。從無量劫來。不出法性三昧。長在法性中。著衣喫飯。言談祇對。六根運用。一切施為。盡是法性。不解還源。所以隨名逐相。迷情妄起。造種種業。若能一念回光返照。全體聖心。何處不是佛法。川禪師云。明明百草頭。明明祖師意。頌曰。曾造逡巡酒。能開頃刻花。琹彈碧玉調。爐煉白珠砂。幾般伎倆從何得。須信風流出作家。

[0838a24] 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

[0838b01] 謂於者法。心無所得。了諸法空。本無一切法也。法華經云。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故古德云。用即知而常寂。不用即寂而常照。方契玅覺。是故名一切法也。川禪師云。上大人。丘乙。頌曰。是法非法不是法。死水藏龍活鱍鱍。是心非心不是心。畗塞虗空古到今。祇者是絕。追尋。無限野雲風捲盡。一輪明月照天心。

[0838b08] 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至)即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0838b09] 色身有相。為非大身。法身無相。廣大無邊。是名大身。黃蘗云。虗空即法身。法身即虗空。是名大身也。川禪師云。喚作一物即不中。頌曰。天產英靈六尺軀。能文能武善經書。一朝識破娘生面。方信閑名滿五湖。

[0838b14] 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至)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

[0838b15] 梵語菩薩。華言覺眾生。謂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即不名菩薩者。若以眾生為有。而我化之成佛。以得滅度。如作此見。則不可名為覺眾生。以一切眾生。於真性本無。惟從業緣中現。不可以為有。亦如大身。不為真實。徒有虗名而。傅大士云。名因共業變。萬像即微生。若悟真空色。悠然獨有名。實無有法名為菩薩者。一切空寂。本來不生。不見有生死。不見有涅槃。不見有善惡。不見有凡聖不見一切法。是名見法。正見之時。了無可見。無四相可得。即是菩薩。維摩經云。法無眾生。離眾生垢故。法無有我。離我垢故。法無壽命。離生死故。法無有人。前後際斷故。此真空無相法。佛說一切法者此耳。外此則佛無所說。川禪師云。喚牛則牛。喚馬即馬。頌曰。借婆衫子拜婆門。禮數周旋十分。竹影掃階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

[0838c06] 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至)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0838c07] 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者。妙定經云。若人造得白銀精舍三千大千世界。雖有無量布施福德。心有能所。即非菩薩。不如一念無能所心。所得功德。勝前功德百千萬倍。即非莊嚴。是名莊嚴。謂如來所說者。莊嚴心佛土也。心土本來。清淨無相。實無有法可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實無有法名為菩薩。豈復取莊嚴相。逍遙自在。無纖毫罣礙。云何是莊嚴。云何不是莊嚴。故云。即非莊嚴。是名莊嚴也。通達無我法。謂於諸法相。無所滯礙。是名通達。若作有所能解。是名我相。若作無所能解。湛然清淨。是名無我。故云。真是菩薩。僧問馬祖云。作何見解。則得達道。答云。自性本來具足。於善惡事上不滯。方喚作修道人。取善捨惡。觀空入定。皆屬造作。更向外馳。去家轉踈轉遠。一念想。便是三界生死根本。但不起一念。是除生死根本。即得法王無上珍寶。川禪師云。寒則普天寒。熱則普天熱。頌曰。有我元無我。寒時燒暖火。無心似有心。半夜拾金針。無心無我分明道。不知道者是何人。

[0839a01] ○一體同觀分第十八

[0839a02] 萬法同歸一體。更無異觀。頌曰。人法俱忘水月秋。更無纖粟挂心頭。饑來喫飯困來睡。綠水青山一目收。

[0839a05] 須菩提於意云何(至)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0839a06] 一切凡夫。皆具五眼。而被迷心盖覆。不能自見。若無迷心忘念。即得翳障退滅。五眼開明。見一切色也。化身觀見為肉眼。普照大千為天眼。智燭常明為慧眼。了諸法空為法眼。自性常覺為佛眼。華嚴經云。肉眼見一切色故。天眼見一切眾生心故。慧眼見一切眾生諸根境界故。法眼見一切法如實相故。佛眼見如來十力故。又云。若以無相為法身者。名為慧眼而見如來。指空論有。假立名相。名為法眼而見如來。若了有無。即非有無。二邊寂滅全體法身。周徧法界者。具足佛眼而見如來。僧問尊宿云。觀音菩薩用許多手眼作麼。答云。通身是手眼。若人於這裏薦得。一眼也無。豈更落三落四。然如是。須是箇漢始得。川禪師云。盡在眉毛下。頌曰。如來有五眼。張三秪一雙。一般分皂白。的的別青黃。其間些子淆訛處。六月炎天下雪霜。

[0839a21] 須菩提於意云何(至)若干種心如來悉知。

[0839a22] 恒河沙數者。謂諸恒河中沙。一沙為一世界。欲明眾生有種種妄念。故舉無窮之沙以為喻耳。楞嚴經云。琉璃光法王子。觀世間眾生。皆是妄緣風力所轉。觀世動時。觀身動止。觀心動念。諸動無二。等無差別。此群動性。來無所從。去無所至。十方微塵。顛倒眾生。同一虗妄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者。眼耳鼻舌身意。若起心動念處皆是國土於。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種差別之心。心數雖多。總名妄心。然此妄心。乃自真性中現。則有形相。既有形相。故可得而知。故云悉知。若寂然如虗空。則無得而知矣。川禪師云。曾為浪子偏憐客。慣愛貪杯識醉人。頌曰。眼觀東南。意在西北。將謂矦白。更有矦黑。一切眾生一切心。盡逐無窮聲與色。咄。

[0839b11] 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

[0839b12] 覺妄之心。即是非心。本無妄念。不起妄心。即是自性本心。故云。是名為心。即是菩薩心。亦名涅槃心。亦名大道心。亦名佛心。故臨濟云。若一念心能解縛。此是觀音三昧法。川禪師云。病多記藥性。頌曰一波纔動萬波隨。似蟻循環豈了期。今日為君都割斷。出身方號丈夫兒。

[0839b18] 所以者何須菩提(至)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0839b19] 謂三世心。無性可得。故可從緣生。肇法師云。聞說諸心謂有實心。故須破遣。明三世皆空。故云。過去滅。未來未至。現在虗妄。三世推求。了不可得蓋真心常住。自無量無數劫來。常一定而不變動。豈有過去未來現在。有此三心。則是妄想。從緣而起。緣滅還無。不可得者。謂無也。言此三心。本來無有。乃從緣而有耳。故云。若悟無相無事。平常真心。即法體空寂。不生不滅。湛然清淨。豈有前念今念後念可得也。馬祖云。道不用修。但莫污染。何謂污染但有生死造作趣向。皆是污染。若欲直會其道。平常心即是道。何謂平常心。無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愛憎。無凡聖。是故經云。非凡夫行。非聖賢行。是菩薩行。趙州問南泉云。如何是道。泉去。平常心是道。佛印禪師頌云。欲識平常道。天真任自然。行舡宜舉棹。走馬即加鞭。若遇饑來飯。還應困即眠。盡從緣所得。所得亦非緣。傅大士云。依他一念起。俱為妄所行。便分六十二。九百亂縱橫。過去滅無滅。當來生不生。若能如此觀。真妄坦然平。川禪師云。低聲低聲。直得鼻孔裏出氣。頌曰。三際求心心不見。兩眼依然對兩眼。不須遺劍刻舟尋。雪月風花常見面。

[0839c16] ○法界通化分第十九

[0839c17] 以無福德為福德。充滿法界。通達無邊。頌曰。寶施無邊豈性同。何如見道脫凡籠。打開自光明藏。盡在毫端一化中。

[0839c20] 須菩提於意云何(至)如來說得福德多。

[0839c21] 布施雖多。只是有礙之寶。不及無為清淨功德。是故如來不說多也。若有菩薩。以盧那含中七覺菩提。持齋禮讚。從其心燈化生功德。不生不滅。堅如金剛。乘香花雲。人無邊界。起光明臺。供養十方一切諸佛。此是無為功德。見性之施。同於虗空。無有邊際。川禪師云。尤勝別勞心。頌曰。羅漢應供薄。象負七寶珍。雖然多濁富。爭似少清貧。罔象只因無意得。離婁失在有心親。

[0840a05] ○離色離相分第二十

[0840a06] 有色有相。從緣妄生。離妄即得見性。頌曰。法身體若太虗空。萬象難教混一同。花笑鳥啼瞞不得。難將正眼著邪中。

[0840a09] 須菩提於意云何(至)即非具足是名諸相具足。

[0840a10] 如來法身無為。應身起用。固非色相可見。而未嘗離於色相而不可見。凡夫不著有。即著空。有此斷常二見。謂觀空莫非見色。見色莫不皆空。即是具足色身。具足諸相。非具足也。空色一如。有無不異方可能觀無身而見一切身。無相而見一切相。是名色身具足。諸相具足也。僧問趙州云。狗子有佛性也。無。州云。狗子無佛性。僧云。蠢動含靈。皆有佛性為甚麼狗子無佛性。州云。為他有業識在。夫業識之人。種種著於有。起諸妄想者。名顛知見。種種落於空。都無所悟者。名斷滅知見。宿有善根之人。無此顛倒斷滅二病。能洞曉空有。此名正真知見。若悟此理。乃可隨時著衣喫飯。長養聖胎。任運過時。更有何事。四祖謂牛頭融禪師云。百千玅門。同歸方寸。恒沙玅德。總在心源。一切定門。一切慧門。一切行門。悉皆具足。神通玅用。只在你心。業障煩惱。本來空寂。一切果報。性相平等。大道虗曠。絕思絕慮。如是之法。無欠無餘。與佛無殊。更無別法。但只令心自在。莫懷妄想亦莫歡欣。莫起貪嗔。莫生憂慮。蕩蕩無礙。任意縱橫。不作諸善。不造諸惡。行住坐臥。觸目遇緣。皆是佛之玅用。祖印明禪師云。養就家欄水牯牛。自歸自去有來由。如今穩坐深雲裏。秦不管兮漠不收。傅大士云。八十隨形好。相分三十二。應物萬般形。理中非一異。人法兩俱遣。色心同一契。所以證菩提。實由諸相離。川禪師云官不容針。私通車馬。頌曰。請君仰面看虗空。廓落無邊不見蹤。若解轉身些子力。頭頭物物總相逢。

[0840b13] ○非說所說分第二十一

[0840b14] 無法可說。是名說法。頌曰。生前一句是如何。開口分明蹉過他。佛祖舌頭都坐斷。啞人食蜜笑呵呵。

[0840b16]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至)不能解我所說故。

[0840b17] 既云。如來色身相好。不可得見。如何為人說法。然如來心常清淨。語默皆如。遇緣即施。緣散即寂。無說而說。說即無說。不達此意。是為謗佛。張無盡云。非法無以談空。非人無以說法。此謂不同生滅之心。有法可說也。若有生滅心在而說法者。是教一切人不能得見自性。所以為不能解佛所說也。如如居士云。終日喫飯。不曾咬著一粒米。終日著衣。不曾挂著一莖絲。所以我佛橫說直說。四十九年。未曾道著一字。若人有所說法。直饒說得天花亂墜。也落在第二著。唯能坐斷十方。打成一片。非言語可到。是名真說法也。所以道。墻壁瓦礫。說禪浩浩。古德頌云。也大奇。也大奇。無情說法不思議。若將耳聽終難會。眼處聞聲方得知。川禪師云。是即是。大藏小藏。從甚處得來。頌曰。有說皆為諦。無言亦不容。為君通一線。日向嶺東紅。

[0840c08] 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0840c09] 說法者。無法可說。謂本來無法。特為諸眾生隨緣而說耳。此法豈真有耶。眾生覺悟。何用此法。但虗名為說法而。謝靈運云。教傳者。說法之意也。向言無說。非杜默而不語。但無存而說。則說滿天下。無乖理法之過。無存。謂不著諸相。心無所住也。傅大士云。相寂名亦遣。心融境亦亡。去來終莫見。語默永無妨。智入圓成理。身同法性常。證真還了俗。不廢是津梁。川禪師云。兔角杖。龜毛拂。頌曰。多年石馬放毫光。鉄牛哮吼入長江。虗空一喝無蹤跡。不覺潛身北斗藏。且道是說法。不是說法。

[0840c19]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至)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0840c20] 此魏譯偈也。長慶中。僧靈幽入冥所。指魏譯則存。秦譯則無。今存魏譯。慧命。善現解空第一。與般若空慧相應。以慧為命。故稱慧命。佛言若敬信佛法。即著聖見。非眾生也。若不信佛法。則著凡夫見。非不眾生。若起此二見者。是不了中道。須是凡聖皆盡不生兩頭。方是真正見解。故云。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也。川禪師云。火熱風動。水濕地堅。頌曰。指鹿豈能成駿馬。言烏誰謂是翔鸞。雖然不許纖毫異。馬字驢名幾百般。

[0841a05] ○無法可得分第二十二

[0841a06] 悟性空故。無法可得。頌曰。火裏尋氷謾自求。敲冰取火更無由。十虗縱汝爭拈得。兩眼雙空當下休。

[0841a08]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至)是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0841a09] 無有少法可得。謂真性中。元無有法可得。若有少法可得。亦是著相。惟無所得。則蕩然空空。是故不可以形相求。不可以言說求也。誌公云。但有纖毫即是塵。舉意便遭魔所擾。經云。若人欲識佛境界。當淨其意如虗空。學道之人。但於一切諸法。無取無捨。見如不見。聞如不聞。心如木石。刮削併當。令內外清淨方是逍遙自在底人。草堂清和尚云。擊石乃出火。火光終不炎。碧潭深萬丈。直下見青天。逍遙翁云。內覺身心空。外覺萬事空。破諸相訖。自然無可執。無可爭。此是禪悅。所謂大明了人。勿令有秋毫許障礙。微塵許染著。堅久不渝。便是無上士。不動尊也。琪禪師云。念念釋迦出世。步步彌勒下生。分別現文殊之心。運用動普賢之行。門門而皆出甘露。味味而盡是醍醐。不出旃檀之林。長處華藏之境。若如此也。行住坐臥。觸目遇緣。雖應用千差。且湛然清淨。川禪師云。求人不如求。頌曰。滴水生冰信有之。綠楊芳草色依依。春花秋月無窮事。不妨閑聽鷓鴣啼。

[0841b03] ○淨身行善分第二十三

[0841b04] 以無相清淨心。修一切善法。頌曰。但自胷應無垢機。任他長短是和非。眼中著沙耳盛水。玅行如如同道知。

[0841b07] 復次須菩提是法平等(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0841b08] 是法平等。無有高下者。所謂是法。乃真性也。凡夫不見自性。妄識分別。自生高下。諸佛是高。眾生是下。菩薩了悟。人法二空。上至諸佛。下至螻蟻。皆有佛性。無所分別。故一切法皆平等。豈有高下也。黃云。欲觀佛作清淨光明解脫之相。觀眾生作垢濁暗昧生死之相。作此解者。歷恒河沙劫。終不能得阿耨菩提。又云。心若平等。不分高下。即與眾生諸佛。世界山河。有相無相。徧十方界。一切平等。無我人眾生壽者四相。本源清淨心。常自圓滿。光明徧照。故名為無上正等正覺也。傅大士云。水陸同真際。飛行體一如。法中何彼此。理上起親疎。自他分別遣。高下執情除。了斯平等性。咸共入無餘。修一切善法者。若不能離諸相。而修善法。終不能解脫。但離諸相。而修善法。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也。百丈云。若人於一切事。無染無著。於一切境。不動不搖。於一切法。無取無捨。於一切時。常行方便。隨順眾生。令皆歡喜。而為說法。令悟菩提真性。此即名為修善法也。川禪師云。山高海深。日生月落。頌曰。僧是僧兮俗是俗。喜則笑兮悲則哭。若能於此善參詳。六六從來三十六。

[0841c04] 須菩提所謂善法者如來說非善法是名善法。

[0841c05] 不住相故。即非善法。無漏福故。是名善法。法華經云。初善。中善。後善者。初。謂發善心時。須是念念精進。不生疑惑懈怠之心。中。謂常修一切善法。令悟真性。不著諸法相。後。謂即破善法。直教一切善惡凡聖。無取捨憎愛之心。平常無事。故云。即非善法。是名善法。盖凡執惡。聲聞著善。若不離善法。又落兩頭機。豈為平等也。古德云。了取平常心是道。饑來喫飯困來眠。又云。常平等心。如地廣大。玅觀察智。如日光明。體用及此。是佛境界。川禪師云。面上夾竹桃花。肚裏侵天荊棘。頌曰。是惡非惡。從善非善。將逐符行。兵隨印轉。有時獨立玅高峰。却來端坐閻王殿。見盡人間祇點頭。大悲手眼多方便。

[0841c17] ○福智無比分第二十四

[0841c18] 福智俱等虗空。無物可比。頌曰。福智無邊豈度量。人天路上福為強。要離生死超三界。惟誦金剛出世方。

[0841c21] 須菩提若三千大千世界中(至)筭數譬喻所不能及。

[0841c22] 聚七寶布施。如三千大千世界中。須彌山王。所得無量無邊福德。此為住相布施。終無解脫之期。不如受持讀誦此經。乃至四句偈等。所得無住相。淨玅功德。勝前功德百千萬倍。傅大士云。施寶河沙數。惟成有漏因。不如無我觀。了妄乃名真。川禪師云。千錐劄地。不如鈍。鍬一捺。頌曰。麒麟鸞鳳不成群。尺璧寸珠那入市。逐日之馬不並馳。倚天長劍人難比。乾坤不覆載。劫火不能壞。凜凜威光混太虗。天上人間總不如。咦。

[0842a07] ○化無所化分第二十五

[0842a08] 眾生性空。雖化度眾生。而實無所化。頌曰。自性眾生自性度。癡人覔佛外邊求。可憐拾翠拈紅客。空在閻浮數日頭。

[0842a11] 須菩提於意云何(至)如來即有我人眾生壽者。

[0842a12] 既云。是法平等。無有高下。云何如來却度眾生。故偈云。平等真法界。佛不度眾生。以名共彼陰。不離於法界。名。即眾生假名也。陰。即五陰實法也。此假名實法。皆即法眾。故云。不離於法界。既即法界。凡聖一如。故如來實無有眾生可度。又云。謂諸眾生。起無量無邊煩惱妄想。於一切善惡凡聖等見。有取捨分別之心。迷情盖覆菩提之性。佛出於世。教令覺悟。降六賊。斷三毒。除人我。若能了悟人法二空。無諸妄念。心常空寂。湛然清淨。更不留纖毫滯礙。即是見性。實無眾生可化度也。石霜禪師云。休去。歇去。古廟香爐去。枯木寒去。一念萬年去。如大死人去。若能如此用心。安有不成道也。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即有我人眾生壽者。謂此道。人人具足。箇箇圓成。本來是佛。與佛無異。一切眾生。皆是妄緣中現。其實無有。若言有眾生可度。即著四相。圜悟禪師云。赤肉團上。人人古佛家風。毗盧頂門。處處祖師巴鼻。若也恁麼返照。凝然一段光明。非色非心。非內非外。行棒也打他不著。行喝。也驚他不得。真得淨裸裸。赤灑灑。是箇無生法忍。不退轉輪。截斷兩頭。歸家穩坐。正當恁麼時。不須他處覔。祇此是西方。傅大士云。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起坐鎮相隨。語默同居止。纖毫不相離。如身影相似。欲識佛去處。只這語聲是。眾生但為業障深重。與佛有殊。若能迴光返照。一刀兩段。即便見自性也。若不因佛經教。一切眾生。無因自悟。憑何修行。得至佛地。此是如來無所得心。故云。若有眾生如來度者。即有我人眾生壽者相也。川禪師云。春蘭秋菊。各自馨香。頌曰。生下東南七步行。人人鼻直兩眉橫。哆和悲喜皆相似。那時誰敢問慈親。還記得在麼。

[0842b18] 須菩提如來說有我者(至)如來說即非凡夫。

[0842b19] 如來既無我人等相。云何有時稱我。須知對所度眾生。假名說我耳。謂有我者。即是凡夫。非我者。隨處作主。應用無方。故云。凡是佛因。佛是凡果。境界經云。三世諸佛皆無所有。唯有自心。既明因果無差。乃知心外無法。二乘之人。執有我相。欲離生死。而求涅槃。欲捨煩惱。而求滅度。是捨一邊。不了中道。乃同凡夫行也。即非凡夫者。一念清淨。非凡非佛。故云。即非凡夫。凡夫亦空。迷者妄執。但無執著。即一切清淨耳。川禪師云。前念眾生後念佛。佛與眾生是何物。頌曰。不現三頭六臂。却能拈匙放筯。有時醉酒罵人。忽爾燒香作禮。手把破沙盆。身披錦羅綺。做模打樣百千般。驀鼻牽來祇是你。嗄。

[0842c07] ○法身非相分第二十六

[0842c08] 如來清淨法身。非屬形相。頌曰。三十二相黃金殿。八十隨形瓔珞衣。覰破如來真面目。元將黃葉止嬰啼。

[0842c11] 須菩提於意云何(至)以三十二相觀如來。

[0842c12] 空生疑謂眾生是有。可化成聖。法身不無。可以玅相而見之也。川禪師云。錯。頌曰。泥塑木雕兼彩堆青抹綠更粧金。若將此是如來相。笑殺南無觀世音。

[0842c16] 佛言須菩提若以三十二相(至)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0842c17] 三十二相者。應身相也。觀如來者。觀法身如來也。善現初謂應身相好。從法身流出。若見相好。即見法身。故答以如是如是。佛恐善現於應身取著。不達法體。又以轉輪聖王為難。謂輪王雖具三十二相豈同如來法身。故不應以相好觀如來也。又云。未達我人眾生壽者四相。即是心有生滅。生滅即是轉輪義。王者。心也。雖修三十二淨行。生滅心轉多。終不契清淨本心。與如來有別耳。川禪師云。錯。頌曰。有相身中無相身。金香爐下鉄崑崙。頭頭盡是吾家物。何必靈山問世尊。如王秉劍。

[0843a03]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0843a04] 言我者。此是法身真常淨我。非色非聲。無形無狀。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識識。若以色見聲求。心遊理外。皆名邪見。不見法身。肇法師云。所謂諸相煥目而非形。八音盈耳而非聲。應化非真佛。亦非說法者。法體清淨。猶若虗空。無有染礙。不落一切塵境。今且略舉聲色耳。又云。音聲色相。本自心生。分別之心。皆落邪道。若能見無所見。聞無所聞。知無所知。證無所證。體此玅理。方見如來。傅大士云。涅槃含四德。惟我契真常。齊名八自在。獨我最靈長。非色非身相。心識豈能量。看時不可見。悟理則形彰。川禪師云。直饒不作聲求色見。亦未夢見如來在且道如何得見。不審不審。頌曰。見色聞聲世本常。一重雪上一重霜。君今要見黃頭老。走人摩耶腹內藏。咦。此語三十年後。擲地有金聲在。

[0843a18] ○無斷無滅分第二十七

[0843a19] 依空即落空。無生斷滅之見。頌曰。這點靈光亘古今。幾回高顯幾回沉。驀然摸著衣中寶。呀地一聲更不尋。

[0843a22] 須菩提汝若作是念(至)於法不說斷滅相。

[0843a23] 如來不以具足相故者。佛恐須菩提落斷滅見。是故令離兩邊。然性含萬法。本自具足。應用徧知。一即一切。一切即一。去來自由。無所𦊱礙。此法上至諸佛。下至含識。本無欠少。是名具足相也。說諸法斷滅。莫作是念者。諸法性空。空即是常。是故不斷不滅若作念。云無相而有道心者。是斷一切行。滅一切法。此非中道也。又云。若作有相觀。即是一邊見。若不作有相觀。即是斷滅法。故知真如法性。不是有。不是無。湛然不動。觀與不觀。皆是生滅。故云。莫作是念也。於法不說斷滅相。謂見性之人。自當窮究此理。若人空心靜坐。百無所思。以為究竟。即著空相。斷滅諸相。晁太傅云。諸佛說空法。為治於有故。若復著於空。諸佛所不化。故云。大士體空而進德。凡夫說空而退善。當知有為。是無為之體。無為。是有為之用也。川禪師云。剪不齊兮理還亂。拽起頭來割不斷。頌曰。不知誰解巧安排。揑聚依前又放開。莫謂如來成斷滅。一聲還續一聲來。

[0843b16] ○不受不貪分第二十八

[0843b17] 不受者。縱有向甚麼處著。不貪者。愛欲之念不生。頌曰。寶聚恒河世界中。一毫不受樂心空。春敷萬卉青紅紫。俄頃崢嶸不見蹤。

[0843b20] 須菩提若菩薩以滿恒河(至)勝前菩薩所得功德。

[0843b21] 知一切法無我。謂一切萬法。本來不生。本來無我相。所得福德。即非七寶布施等福所能比也。得成於忍者。既知人法無我。則二執不生。成無生忍。此乃勝前七寶布施菩薩。夫萬法本來無性。皆因自之所顯發耳。如眼對色謂之見。耳對聲謂之聞。見聞是根。色聲是塵。色聲未對之時。我性常見常聞。未曾暫滅。色聲相對之時。我性未嘗暫生。此是菩薩了悟真性。活鱍鱍地。洞然同於太虗。所以不曾生滅。凡夫即被妄心所覆。隨六塵轉。即有生滅。故塵起即心起。塵滅即心滅。不知所起滅心。皆是妄念也。若見六塵。起滅不生。即是菩提。川禪師云。耳聽如聾。口說如瘂。頌曰。馬下人因馬上君。有高有下有疎親。一朝馬死人歸去。親者如同陌路人。只是舊時人。改却舊時行履處。

[0843c11] 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至)故說不受福德。

[0843c12] 不貪世間福德果報。謂之不受。又云。菩薩所作福德。不為自。止欲利益一切眾生。此是無所住心。即無貪著。故云。不受福德。川禪師云。裙無腰。袴無口。頌曰。似水如雲一夢身。不知此外更何親。箇中不許容他物。分付黃梅路上人。

[0843c17] ○威儀寂靜分第二十九

[0843c18] 四威儀中。法身如如不動。本來靜寂。頌曰。坐臥經行脚自擡。登山涉水混塵埃。看他下足分明處。踏碎虗空無去來。

[0843c21] 須菩提若有人言(至)亦無所去故名如來。

[0843c22] 如來清淨法身。徧滿虗空世界。本無形相。其現千百億身。乃隨眾生業緣而有。如鏡中像。其實法身。元無生滅。豈有去來。故不知其何所從來。亦不知其何所從去。華嚴經云。上覺無來處。去亦無所從。清淨玅色身。神力故顯現。圓覺經云。雲駛月運。舟行岸移。盖謂月未嘗運。岸未嘗移。真如體性。未嘗作止任滅。皆人謬見耳。又云。知色聲起時。即知從何而來。知色聲滅時。即知從何而去。故色聲香味觸法。自有起滅。我心湛然。豈有去來生滅相耶。寂而常照。照而常寂。行住坐臥。四威儀中。無不清淨也。川禪師云。三門頭合掌。佛殿裏燒香。頌曰。衲捲秋雲去復來。幾回南嶽與天台。寒山拾得相逢笑。且道笑箇甚麼。笑道同行步不擡。

[0844a11] ○一合理相分第三十

[0844a12] 世界微塵。離合無性。為顯此理。頌曰。一念未興相成。如臨寶鏡兩分明。翻身踏碎潭心月。相理元空擺手行。

[0844a15] 須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至)即非世界是名世界。

[0844a16] 微塵者。妄念也。世界者。身之別名也。微塵是因。世界是果。微塵世界者。謂因果也。然自真性。非因非果。能與六道眾生為因果也。謂自性是因。六道是果。故知微塵能起世界。輪迴由於一念。雖見小善。不可執著。雖逢小惡。必須除去。且眾生於妄念中。起貪瞋癡業。妄受三界夢幻之果。如彼微塵。積成世界。不知因果。元是妄心。自作自受。一念悟來。即無微塵。世界何有。故云。即非微塵。是名微塵。即非世界。是名世界。若欲建立世界。一任微塵熾然。若欲除滅世界。覺悟人法俱空。了無一法可得。湛然清淨。不被諸境所轉。皆由於自也。傅大士云。欲證無生忍。要假離貪嗔。人法知無我。逍遙出六塵。川禪師云。若不入水。爭見長人。頌曰。一塵纔起翳摩空。碎抹三千數莫窮。野老不能収拾得。任教隨雨又隨風。

[0844b07] 何以故若世界實有者(至)凡夫之人貪著其事。

[0844b08] 微塵謂因。世界謂果。若執因果為實有者。即被相之所縛。故云。即是一合相。但莫執為實有。亦莫執為實無。於相離相。故云。即非一合相。是名一合相也。又云。微塵雖多。不足為多。世界幻成。終無實義。若說實有微塵。實有世界。即是彼此著相。彼既是相。我又著相。兩相相合。是謂一合相。總是虗妄。縛繫生滅。但凡夫未悟。妄生貪著耳。即是不可說者。須是學人。自省自悟。於理事上。各無𦊱礙。今凡夫一向貪著事相。不達於理。所以說因果著因果。說世界著世界。傅大士云。界塵何一異。報應亦同然。非因亦非果。誰後復誰先。事中通一合。理則兩俱捐。欲達無生路。應當識本源。逍遙翁云。學道之人。但只了悟靈明之心。是謂本源。所以念念妄想。皆為塵垢。勿令染著。久當證知清淨法身也。川禪師云。揑聚放開。兵隨印轉。頌曰。渾圇成兩片。劈破却團圓。細嚼莫咬碎。方知滋味全。

[0844b24] ○知見不生分第三十一

[0844c01] 直下頓除二執。知見自然不生。頌曰。一擊心空忘所知。朗然聲色外威儀。飛煙滅心何在。四見纔興却是迷。

[0844c04] 須菩提若人言佛說我見(至)即非法相是名法相。

[0844c05] 佛說般若金剛之法。始即令諸學人。先除粗重四相。如大乘正宗分中說也。次即令見自性之後。復除微細四相。如究竟無我分中說也。此二分中。即皆顯出理中清淨四相。明如來四相真見。妄見者。虗妄分別。眾生見也。真見者。遠離執著。如來見也。在迷眾生。執著諸相。以為如來實有四見。故不解所說義。若悟如來真見。能於自心。無求無礙。湛然常住。是清淨我見。黃云。百種多知。不如無求最第一也。又云。諸學道人。若欲得成佛。一切佛法。總不用學。學無求無著。無求則心不生。無著則心不滅。不生不滅。便是佛也。若見自性。本自具足。是清淨人見。於自心中。本無煩惱可斷。是清淨眾生見。自性無變無異。無生無滅。是清淨壽者見。故云。即非我人眾生壽者見。是名我人眾生壽者見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應知一切眾生。皆有佛性。應見一切眾生無漏智慧。本自具足。應信一切眾生靈源真性。無生無滅。若能了悟此意。即是一切智慧。不作有能所心。不存知解相。口說無相法。心悟無相理。常行無相行。故云。不生法相。是名法相也。川禪師云。飯來開口。睡來合眼。頌曰。千尺絲綸直下垂。一波纔動萬波隨。夜靜水寒魚不食。滿船空載月明歸。

[0845a03] ○應化非真分第三十二

[0845a04] 應現設化。一切有為。俱非真實。頌曰。世界僧祇轉法輪。微塵剎土微塵身。誰家底事婆心切。鑪鞴門開煆夢人。

[0845a07] 須菩提若有人為滿無量阿僧祇(至)云何為人演說。

[0845a08] 發菩薩心者。謂發廣大濟度眾生之心。最上乘種性人也。持於此經四句偈等。受持讀誦者。七寶有竭。四句無窮。悟達本心。了無所得。持於此經。其福勝前七寶。布施功德。緣此經根本。以破相為宗。了空為義。迷性布施。皆不證真故耳。云何為人演說者。四大色身。不解說法聽法。是你面前。孤明歷歷。通徹十方底。解說解聽。莫要記他語言。縱饒說得天花亂墜。其心不曾增。便總不說。其心不曾減。求著轉遠。學者轉疎。惟在默契。悟者自知也。川禪師云。要說有甚難。只今便請。諦聽諦聽。頌曰。行住坐臥。是非人我。勿喜勿嗔。不離這箇。只這箇。劈面唾。平生肝膽一時傾。四句玅門都說破。

[0845a20] 不取於相如如不動。

[0845a21] 此謂語達無心無相可取之人。若是有心不取於相。却是取相。心本是空。相亦是空。人法俱空。有何可取也。真淨文禪師云。但無一切心。自然合天道。應用在臨時。莫言妙不玅。如如不動者。盖謂真性。徧虗空世界。無有形相。湛然不動。應現萬形。雖赴感隨緣。而真空實寂。學人於此。若謂我知也。學得也。契悟也。解脫也。似此見解。皆是有動心。則是有生滅。若無此心。即一切法。皆攝不動。不動即內外皆如。故云。如如不動也。佛鑑和尚。舉僧問法眼。不取於相。如如不動。如何不取於相。見於不動去。法眼云。日出東方夜落西。其僧有省。若也於此見得。方知道。旋嵐偃嶽。本來常靜。江河兢注。元自不流。如或不然。不免更為饒舌。天左旋。地右轉。古往今來經幾徧。金烏飛。玉兔走。纔方出海門。又落青山後。江河波渺渺。淮濟浪悠悠。直入滄溟晝夜流。遂高聲云。諸禪德。還見如如不動麼。川禪師云。末後一句。始到牢關。直得三世諸佛。四目相觀。六代祖師。退身有分。可謂是江河徹凍。水泄不通。極目荊榛。難為措足。到這裏。添一絲毫。如眼中著。減一絲毫。如肉上剜瘡。非謂坐斷要津。盖為識法者恐。雖然恁麼。佛法只如此。便見陸地平沉。豈有燈燈續焰。川上座。今日不免向猛虎口中奪食。獰龍頷下爭珠。豁開先聖廟門。後學進身有路。放開一線。又且何妨。語則全彰法體。默則獨露真常。動則隻寉片雲。靜則安山列嶽。舉一步如象王回顧。退一步如獅子嚬呻。法王法令當行。便能於法自在。祇如末後一句。又作麼生道。還委悉麼。雲在嶺頭閑不徹。水流下太忙生。頌曰。得優游處且優游。雲自高飛水自流。祇見黑風翻大浪。未聞沉却釣魚舟。

[0845c03] 何以故一切有為法(至)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0845c04] 一切有為法。上自天地造化。下至人之所為皆是。然稱此六如。以設教化。則止謂人事耳。以眾生界內。遷流造作。皆是妄心起滅。虗幻不實。終有敗壞。如夢幻泡影。不得久長。夢者。妄想也。幻者。幻化也。泡者。水泡。易生易滅也。影者。物影。無所捉撮也。露者。朝露。不得久停也。電者。閃電。頃刻之光也。傅大士云。如星翳燈幻。皆為喻無常。漏識修因果。誰言得久長。易脆如泡露。如雲影電光。饒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應作如是觀者。有為無為。皆由自。心常空寂。湛然清淨。無纖毫停留罣礙。自然無心。如如不動。應作如是觀也。四句偈者。乃此經之眼目。雖經八百手注解。未聞有指示下落處。人多不悟分上四句。却區區向紙上尋覔。縱饒尋得。亦只是死句。非活句也。活句者。直下便是。然雖如此。也須親見始得。佛眼云。千說萬說。不如親見一面。縱不說。亦自分明。要須返自參。切不可騎牛覔牛也。若人將七寶無量布施。不如受持自四句。為人解說。使眾生皆得見性。其福勝彼。盖以世間一切有為之法。如夢幻等。虗妄不實。布施之法。亦屬有為。不得取著。惟應受持四句。覺明真性。以證不生滅之極果耳。僧問雲門大師云。如何是佛。門曰。乾屎橛。太平古禪師為作頌云。我佛如來乾屎橛。隨機平等徧塵寰。迷頭認影區區者。目對慈顏似等閑。蟾首座問洞山云。佛真法身。猶若虗空。應物現形。如水中月。作麼生是應底道理。洞云。如驢井。蟾云。恁麼正是迷頭認影。洞云。首座又作麼生。蟾云。何不道似井驢也。還會麼。若教有意千般境。纔覺無心萬事休。川禪師云。行船盡在把稍人。頌曰。水中捉月。鏡裏尋頭。刻舟求劍。騎牛覔牛。空花陽。夢幻浮漚。一筆勾斷。要休便休。巴歌社酒村田樂。不風流處也風流。

[0846a11] 佛說是經長老須菩提(至)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0846a12] 夫至理無言。真空無相。謂都寂默也。但不著言語。不著知解。即是無言無相。金剛之旨趣。本謂此也。是以旋立旋破。止要諸人。乃至無有少法可得。即不被一切諸境所惑。若得心地休歇。即謂之清淨心。亦謂之本來心。亦謂之到彼岸。亦謂之涅槃。亦謂之解脫。其實一也。四祖問三祖云。如何是古佛心。祖云。汝今是甚麼。四祖云。我今無心。三祖云。汝既無心。諸佛豈有耶。即於言下有省。此是學人標致。張無盡云。若能身處塵勞。心常清淨。便能轉識為智。猶如握土成金。一切煩惱。皆是菩提。一切世法。皆是佛法。即是了事凡夫。別無聖解。上根之人。一聞千悟。得大總持。又何假如許開示耶。川禪師云。三十年後。莫教忘却老僧。不知誰是知恩者。呵呵。將謂無人。饑得食。渴得漿。病得差。熱得凉。貧人遇寶。嬰子見娘。飄舟到岸。孤客還鄉。旱逢甘雨。國有忠良。四夷拱手。八表來降。頭頭總是。物物全彰。古今凡聖。地獄天堂。東西南北。不用思量。剎塵沙界諸群品。盡入金剛大道場。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補註卷下(終)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24 冊 No. 0469 金剛經補註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