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11n0268_005 楞嚴經集註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卍續藏 (X) » 第 11 冊 » No.0268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第五

[0406a02] 一名中印土那蘭陀大道場經於灌頂部錄出別行

[0406a03] 大唐神龍元年歲次乙巳五月二十三日

[0406a10] 阿難白佛言世尊。如來雖說第二義門。今觀世間解結之人。若不知其所結之元。我信是人終不能解。世尊。我及會中有學聲聞亦復如是。從無始際。與諸無明俱滅俱生。雖得如是多聞善根名為出家。猶隔日瘧。

[0406a13] 孤山云。牒前二決定義。審詳煩惱根本。同體無明品數至多。又迷境不一。故曰諸。生滅去來常在妄中。故曰俱。瘧病隔日而發。通惑除如安日。別惑在如發日。涅槃哀歎品中。二乘白佛。亦舉此喻。

[0406a15] 熏聞云。前云則汝現前眼耳鼻舌及與身心。六為賊媒自劫家寶。斯則明六根是結。而下文請云。今日身心云何是結。從何名解。此有二義。一為鈍根者重發起故。二雖疑所結意在於解。應作二義消此。一約阿難權證初果。俱生尚在。則與果內無明俱滅俱生。二約阿難實證初住。別惑未盡。則與界外無明俱滅俱生。若作阿難昔居初果今入初住。通敘二義者。見惑斷如安日。俱生未破如發日。又通惑先落如安日。別惑猶在如發日。隔日之喻不亦明乎。

[0407a04] 唯願大慈哀愍淪溺。今日身心云何是結。從何名解。亦令未來苦難眾生得免輪迴不落三有。作是語。普及大眾五體投地。雨淚翹誠。佇佛如來無上開示。

[0407a06] 爾時世尊。憐愍阿難及諸會中諸有學者。亦為未來一切眾生為出世因。作將來眼。以閻浮檀紫金光手摩訶難頂。即時十方普佛世界六種震動。微塵如來住世界者各有寶光從其頂出。其光同時於彼世界來祇陀林灌如來頂。是諸大眾得未曾有。

[0407a10] 孤山云。六種震動。表破六根惑也。微塵如來光灌此佛。表同依此法得成正覺。由談解結法門是修證的要。雖未即示耳根入處。以因此說生起後文。故茲現瑞而為表發。

[0407a12] 長水云。從前至此。四度放光。今文諸佛同放仍又同說。蓋初為說教破邪。次為揀妄顯理。次為定見生智。今為入觀成行。前三依教發解未能除障。今文觀成破惑。正動無明。入法界理。故諸佛放光同示解結體無二源。故知說教破耶。顯真揀妄。立信成解。皆為今日成行取證。故與前文異耳。補遺云。前第三番釋迦放光照十方灌諸如來頂旋至大眾。此唯彼佛放光却灌今佛之頂。仍又同說者。前放心光則表佛佛證理是同。此事在彼。故放光唯彼。仍同顯說六根結解。所以進破同體惑也。

[0408a01] 於是阿難及諸大眾。俱聞十方微塵如來異口同音告阿難言。善哉阿難。汝欲識知俱生無明使汝輪轉生死結根。唯汝六根更無他物。汝復欲知無上菩提令汝速證安樂解脫寂靜妙常。亦汝六根更非他物。

[0408a04] 長水云。覺明初起能所妄生。湛性既分六根成異。根塵偶對業性即生。輪轉無窮生死長縛。斯六根為生死結縛之源也。一念無念能所都亡。根塵識心應時消落。無真可得。無妄可除。覺性圓明法眼清淨。斯六根為自在解脫安樂妙常之源也。其猶氷水由氣動移。雖有變異濕性常一。結解同貫亦復爾也。

[0408a08] 阿難雖聞如是法音。心猶未明。稽首白佛。云何令我生死輪迴安樂妙常。同是六根更非他物。

[0408a10] 佛告阿難。根塵同源。縛脫無二。

[0408a11] 苕溪云。根塵識三攝十八界本如來藏妙真如性。故曰同源。凡夫迷真故縛。聖人悟真故脫。迷悟雖殊始終理一。故曰無二。

[0408a13] 識性虗妄。猶如空華。

[0408a14] 苕溪云。同源必兼識性。虗妄必具根塵。猶織綺之法互現其文也。

[0408a15] 阿難。由塵發知。因根有相。相見無性同於交蘆。

[0408a16] 塵相通指六境。知見略示二根。根境對論攝十二處。斯皆兩法相涉。內無實性。故喻若交蘆。經語巧妙。從寬至狹。上攝果義故三。此攝處義故二。下文又略其境單言其根。故云知見立知等。

[0408a18] 谷響云。至若三數上言交者。並須如數明之。謂三交四交等。法華云有八交道是也。

[0409a02] 是故汝今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無漏真淨。云何是中更容他物。

[0409a04] 孤山云。立知略見。無見略知。經文互影也。執知見實有名立知見。此即妄心。是生死輪迴之本。達知見無性名無知見。此即真心安樂妙常。是則唯一真心更無別法。

[0409a06] 熏聞云。阿難請云。今日身心云何是結。從何名解。如來開示阿難。現前知見若立知者即名為結。現前知見若無見者即名為解。無明涅槃乃結解之法。

[0409a09]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0409a10] 真性有為空。緣生故如幻。無為無起滅。不實如空華。

[0409a11] 熏聞云。證真云初半頌立有為是空。即真性有為空緣生故如幻。具足三支比量。量云。真性有為是有法。定空為宗。因云從緣生故。同喻如幻事。次半頌立無為無起滅不實若空華。亦具三支比量。若取義便。須移不實兩字歸上句。移無起滅三字歸下句。以不實是宗中空義故。應立量云。真性無為是有法。定空為宗。因云無起滅故。同喻如空華。問下半頌無真性言。今何強添。答上真性言須通下轉云云。論標四句。與此小異。真性有為空。如幻緣生故。無為無有實。不起似空華。上卷廣明前二句。下卷廣明後二句。

[0409a17] 補遺云。三支即宗因喻也。現量緣境親證。比量度義無謬。又宗鏡曰。三支校量。理貫互明。以破立為宗。所以教無智而不圓。木非繩而靡直。比之可以生誠信。伏邪倒之疑心。量之可以定真詮。杜狂愚之妄說。故得正法之輪永轉。唯識之旨廣行。事有顯理之功。言有定之力。

[0410a03] 長水云。汎論偈頌總有四種。一阿耨窣覩婆頌。不問長行并偈。但數字滿三十二即為一偈。

[0410a04] 手鑑云。慈恩云。室盧迦。三十二字處中頌也。西方五種句。一短句。上五字下三字。四句為偈。二前句。唯六七字。還四句為偈。三中句八字成句。四後句。成九字乃至二十六字。五長句。從二十七字上。不限之也。諸論指諸大乘經皆云若干偈。即是此也。如云華嚴十萬偈等。其中結偈處極少。餘悉是長行。故知十萬之數即三十二字之頌也。二名伽陀。此云諷頌。諷即是頌。謂孤起偈。即下六解一亡等。或名直頌。謂以偈說法。非頌長行。三名祇夜。此云應頌。一與長行相應之頌。由於長行說未盡故。雜集云。不了義經應更頌釋。二為後來應更頌故。涅槃云。佛昔為諸比丘說契經竟。爾時復有利根眾生。為聽法故後至佛所。即便問人。如來向者為說何事。佛時知。即用本經以偈頌曰。我昔與汝等。不識四真諦。是故久輪轉。生死大苦海。四名蘊陀南。此云集施頌。謂以少言攝集多義。施他誦持故。如云一切有為法等四句。即攝大般若八十餘科二十萬偈。為何意故經多立頌。略有八義。一少字攝多義故。二讚嘆者多以偈頌故。三為鈍根者重說故。四為後來之徒故。五隨意樂故。六易受持故。七增明前說故。八長行未說故。今此經內。於前四中二三所攝。八意之內正唯三七。兼二五八。然又長行偈頌相望。有五對立例。謂有無。廣略。雜合。先後。隱顯。又慈恩說偈頌有十。謂利鈍。前後。曲直。難易。真俗。取捨。標釋。智辨。解持。說行。此十義十對。每對皆上字是長行。下字是偈頌。一為利鈍二根。二為前後二眾生。三為曲(屈曲顯示)(直言其事)兩樂。四為難易兩解(難解者長行委曲而說。易解者偈頌撮略而說)五為真俗兩隨(真謂就理直言。俗謂隨俗文飾)六為取舍兩分(取善也舍惡也)七為標釋二別(標列事理說釋義味)八為智辨二殊。九為解持二界。十為說行二別。

[0411a05] 長水云。此文正破無明法執。為無為有實體者。皆迷真性。一真法界本非對待。故此對破。即是解結之因也。應立量云。真性有為。元空不有。從緣生故。猶如幻事。真性無為。本來不實。無起滅故。猶如空華。第二量中先因後宗。譯人語便。亦無所失。

[0411a09] 言妄顯諸真。妄真同二妄。猶非真非真。云何見所見。中間無實性。是故若交蘆。

[0411a10] 苕溪云。長行但破於妄。今恐捨妄取真。故重遣之。

[0411a10] 孤山云。諸之也。語助耳。言根塵虗妄。則顯涅槃真實。對妄說真。待對不絕。真亦成妄。故言二妄。龍樹云。若法為待成。是法還成待。對妄說真。猶皆遣蕩。云何更有妄中根境乎。猶非能遣也。真非真所遣也。非真即妄。見即是根。所見即境。中間下頌相見無性同於交蘆。中間謂根境二法體中無性。

[0411a15] 結解同所因。聖凡無二路。

[0411a16] 苕溪云。欲明解結汎舉所因。所因者六根也。

[0411a17] 汝觀交中性。空有二俱非。迷晦即無明。發明便解脫。

[0411a18] 孤山云。初二句重牒前喻令審觀。言空則蘆有外相。言有則蘆中本空。以喻根境妄執似有其體元空。次二句頌知見立知及知見無見等。

[0412a02] 解結因次第。六解一亦亡。根選擇圓通。入流成正覺。

[0412a03] 二句為華巾結解張本。二句為諸聖圓通張本。

[0412a04] 陀那微細識。習氣成暴流。真非真恐迷。我常不開演。

[0412a05] 擕李云。梵云阿陀那。義翻執持。即第八異名。以能執持種子根身等令不散壞故。且阿陀那識。真諦謂之第七者。蓋別取第八染分立名。唯識百法謂之第八者。則通取染淨和合為目。解深密經謂之第九者。乃別取第八淨分言之。故攝論云。世尊說法凡有三種。一染汙分。二清淨分。三染汙清淨分。譬如金藏土中有三。一地界。二金。三土輪。以地譬依他性。具染淨二分。(八識)以土譬分別性。為生死染分。(七識)以金譬真實性為涅槃淨分。(九識)問陀那之名既通三識。何故擕李釋此頌文須云第八異名耶。答以順現文名義便故。既云習氣成暴流。又曰真非真恐迷。是則顯有染淨二分。雖解深密名為第九。不如唯識第八義親。

[0412a12] 補遺云。吳興以第八中具有三分。譯人隨取一義以立其名。果如此言。則使第七末那亦第八之異名耶。今黎耶外自有陀那。如何便指八中染分耶。以第七陀那本非異名。何須言及。但以今經陀那。與深密陀那在第九。論異名可也。今補遺云。斟酌陀那名義。有異乎吳興之說也。擕李曰。阿陀那義番執持。只就此名可以會通諸異也。若七識云執持者。蓋執六識為外我。八識為內我。故名陀那。今經云陀那執持義。蓋執持種子根身等令不散壞耳。若深密陀那執持者。蓋取第九為諸識所依。故言執持。執持名通。故使經論立名有異。是則今楞嚴執持種子名陀那。乃第八異名。深密執持為諸識所依。乃第九異名。豈與夫執我之陀那為同年耶。由是言之。深密經中陀那。自指第九為暴流種子依持之處。與今楞嚴不同。乃用唯識百法第八異名。政由經中真非真之言通乎真妄第八之義也。

[0413a05] 長水云。阿陀那云執持。即第八識能執持種子起現行故。第八多名。此名最通。三位之中。相續執持位也。

[0413a06] 手鑑云。多名者。或名為心。或名阿陀那或名所知依。或名種子識。此等四名通一切位。次局名者。或名阿賴耶。此名唯在異生有學。非無學位。或名異熟識。此名唯在異生二乘諸菩薩位。或名無垢識。此唯佛地。然通名中。唯阿陀那名義最寬。通因及果。所以不標餘名也。三位者。一我愛執藏位。即一切異生及七地前菩薩小乘前三果皆起我執。執第八見分為我。故第八識名阿賴耶。此言執藏。二善惡業果位。即通一切異生至十地滿心二乘無學等位。由善惡因感無記果。果異於因。名異熟識。三相續執持位。即通因果一切位。以第八執持諸法種子等令不散失。故名阿陀那也。

[0413a14] 擕李云。習氣者謂薰習氣。乃種子異名也。以第八識中無始習氣微細生滅。流住不息。故如暴流。解深密經云。如暴流水生多波浪。諸波浪等以水為依。五六七八皆依此識。然彼經中別顯染中淨相。故離八外別說九識。理實陀那更無別體。佛於小乘經并大乘權教。不說此識。若說即真則生怖難信。若說為妄。又撥同斷滅。故云恐迷不開演也。深密偈云。阿陀那識甚微細。一切種子如暴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

[0414a01] 補遺云。此與深密偈云我於凡愚不開演意則同。節疏曰凡謂凡夫。愚即二乘。蓋由如來於小乘經部不詮八九。故有是言。約教則通。當教中亦不說也。而孤山吳興並通別圓。恐有失意初心聞之起計。失之遠矣。豈有圓人初心不如八識業用。何以為圓人乎。豈獨圓人哉。別教初心通伏三惑。不八九。如何可論能造是佛性耶。

[0414a05] 補遺云。此下頌文重示前結解法體耳。前云知見立知。未知法體是何。此中明為指無始八識妄執也。自心下二句即結相也。不取下三句解相也。是名下四句示解結之體。乃三止也。

[0414a09] 自心取自心。非幻成幻法。不取無非幻。非幻尚不生。幻法云何立。

[0414a10] 約能解亦如幻。故下文云如幻三摩。

[0414a10] 補遺云。上自心指陀那妄心。下自心指如來藏心。眾生妄心。乃於如來藏中少分起計。蓋指能取之根。非幻成幻法則指所取六塵。指六塵也。本是妙明心體。故曰非幻。由妄取故成諸幻境。即上知見立知也。意言由取知見生出境界。不取無非幻者。若不取著皆如來藏性。亦非幻之名尚無。況有幻境可得。此示知見無見也。

[0414a15] 是名妙蓮華。金剛王寶覺。如幻三摩提。彈指超無學。

[0414a16] 孤山云。中道妙法不染二邊。如世蓮華不著泥水。真空蕩相。若金剛寶所擬皆碎。妙有禮虗。況幻術事其象無實。初阿難以三止為請。今如來還以三義為歎。彈指超無學顯三止之功也。若入地住則超小乘阿羅漢位。縱入相似亦超無學。以同除四住。此處為齊。若伏無明。三藏則劣。又縱有觀行亦超無學。如太子處胎貴壓羣臣。頻伽在鷇聲逾眾鳥。

[0415a02] 補遺云。若作超入之超。則應以地住佛果為無學。無學舉登地住。此顯速疾能至大覺。然至覺時。亦無自果可為所得。故云超無學耳。准天台意。超入無學有分滿也。

[0415a05] 此阿毗達磨。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

[0415a06] 孤山云。阿毗達磨此云無比法。即指前法無以比喻。十力如來皆依此法入證涅槃。涅槃是果。三止是因。因能入果。喻之以門。

[0415a07] 資中云。薄伽梵具足六義。所謂自在熾盛端嚴名稱吉祥尊貴。

[0415a09] 於是阿難及諸大眾。聞佛如來無上慈誨。祇夜伽陀雜糅精瑩妙理清徹。心目開明。歎未曾有。阿難合掌頂禮白佛。

[0415a11] 苕溪云。祇夜云應頌。又云重頌。即頌上長行。伽陀云諷頌。亦略云偈。不因長行但訓美而頌之。二頌合明。故曰雜糅精瑩。此指能詮也。

[0415a12] 熏聞云。孤山云前四偈是重頌。後五偈是孤起(從解結因次第下)今謂。前四偈中言妄顯諸真等四句。亦是孤起。後五偈中自心等五句亦是重頌。若然。則雜糅精瑩於義惟明。妙理清徹。此為所詮也。

[0415a16] 我今聞佛無遮大悲性淨妙常真實法句。心猶未達六解一亡舒結倫次。唯垂大慈。再愍斯會及與將來。施以法音。洗滌沈垢。

[0415a18] 長水云。由偈云解結因次第六解一亦亡。故此疑之。

[0415a18] 熏聞云。性淨等二句。當以所詮能詮分之。

[0416a02] 即時如來於師子座。整涅槃僧。僧伽梨。攬七寶几。引手於几取劫波羅天所奉華巾。於大眾前綰成一結。示阿難言此名何等。阿難大眾俱白佛言。此名為結。於是如來綰疊華巾又成一結。重問阿難此名何等。阿難大眾又白佛言此亦名結。如是倫次綰疊華巾總成六結。一一結成。皆取手中所成之結持問阿難此名何等。阿難大眾亦復如是次第酬佛此名為結。

[0416a07] 真際云。涅槃僧此方裙號。僧伽梨大衣也。

[0416a07] 興福云。劫波羅天即髑髏天。四天王太子奉如來巾。

[0416a08] 長水云。劫波云時分。巾是彼天所奉。谷響云。疊即布名字。或作[疊*毛]

[0416a10] 佛告阿難。我初綰巾。汝名為結。此疊華巾先實一條。第二第三云何汝曹復名為結。阿難白佛言世尊。此寶疊華緝績成巾。雖本一體。如我思惟。如來一綰得一結名。若百綰成終名百結。何況此巾秪為六結。終不至七。亦不停五。云何如來秪許初時。第二第三不名為結。

[0416a14] 佛告阿難。此寶華巾。汝知此巾元止一條。我六綰時名有六結。汝審觀察。巾體是同因結有異。於意云何。初綰結成名為第一。如是乃至第六結生。吾今欲將第六結名成第一不。不也世尊。六結若存。斯第六名終非第一。縱我歷生盡其明辨。如何令是六結亂名。

[0416a18] 佛言如是。六結不同。循顧本因一巾所造。令其雜亂終不得成。則汝六根亦復如是。畢竟同中生畢竟異。

[0417a02] 苕溪云。同謂一真之性。理本無差。譬巾之體也。異謂六根之精事用有別。如巾之結也。次第所結之巾。本是一巾造作六結耳。真如之理常住不變。畢竟同也。眾生妄想確乎不拔。畢竟異也。以真顯妄言妄難除也。異兼一六。故吳興以六根之精同為巾結也。

[0417a06] 佛告阿難。汝必嫌此六結不成。願樂一成復云何得。阿難言。此結若存是非鋒起。於中自生此結非彼彼結非此。如來今日若總解除。結若不生則無彼此。尚不名一六云何成。

[0417a09] 谷響云。酒德頌曰陳說禮法鋒起。如劒戟之鋒刃相競逐而起。

[0417a09] 長水云。此中應云。欲得不成。願樂一成。復云何得。佛意云。汝意嫌此六根妄隔樂成一體。有何方便而得成一。答意若解此六亦不成一。以一對六而立。六若不生則無所對。故無一義。

[0417a12] 補遺云。曉喻意華巾之體。本無六一之名。真性也。結綰成六。六根也。望巾本一。涅槃也。若解結。六名既廢一名亦無。對彼六結得一巾名耳。

[0417a14] 佛言。六解一亡亦復如是。由汝無始心性狂亂知見妄發。發妄不息勞見發塵。如勞目睛則有狂華於湛精明無因亂起。一切世間山河大地生死涅槃。皆即狂勞顛倒華相。

[0417a17] 苕溪云。六根之精元是一真之性。以隨緣故。在眼曰見精。在耳曰聲精等。此皆如第二月揑所成故。若能隨根脫黏內伏。六既融一。一亦斯亡。如解結巾亦無用。次取不用巾為一亡也。良由如來藏心本非六一。二乘空之強名為一。故曰六解一亡。知見發妄此屬能見之相。勞見發塵即對所見之境。唯妄與勞五住備矣。次雙喻其義。次示塵勞之相。

[0418a04] 阿難言。此勞同結云何解除。如來以手將所結巾偏掣其左。問阿難言。如是解不。不也世尊。旋復以手偏牽右邊。又問阿難。如是解不。不也世尊。佛告阿難。吾今以手左右各牽竟不能解。汝設方便。云何解成。阿難白佛言世尊。當於結心解即分散。佛告阿難。如是如是。若欲除結。當於結心。

[0418a08] 補遺云。若按二決定義。五濁六根無非剎那。故知今言結者。須指現前生滅妄心為六根要結心也。偏掣況不得解結之要也。

[0418a10] 阿難。我說佛法從因緣生。非取世間和合麤相。如來發明世出世法。知其本因隨所緣出。如是乃至恒沙界外一滴之雨亦知頭數。現前種種松直棘曲鵠白烏玄皆了元由。

[0418a13] 苕溪云。既令解結當於結心。欲使選根而修圓行。故示佛法從因緣王。反顯若無因緣佛法無由而生也。如前文云。譬如琴瑟。雖有妙音。若無妙指終不能發。是則圓修定慧是今因緣。若三藏中事六度等。皆是世間麤和合相。

[0418a15] 長水云。中道正觀如幻三昧。能解無始無明根結。能於彈指超證無學。能起無方不思議用。此名佛法從因緣生。豈同世間所說麤相。以佛無明永盡得一切種智。故能知此結解因由。非餘境界。

[0418a18] 孤山云。世謂六凡。出世謂四聖。知此十界皆因於心。隨無明之染緣則出九界。隨教行之淨緣則出佛界。故法華云。佛種隨緣起。准法華疏。以中道正因為佛種。今知其本因皆因於心。心即佛種也。然而法華正指真心。此中正指妄心。雖真妄體同。理須甄別。

[0419a03] 涅槃云。亦有因緣。因滅無明。則得熾然三菩提燈。

[0419a04] 苕溪云。如是下。謂佛有權實二智。實智冥理。權智鑒物。權實一念佛理同時。理則照窮正性。物則察其本末。肇論云。聖心無知無所不知。上云發明世出世法。乃至知其現前種種元由者。昔權知所鑒也。既於情無情等照了不昧。顯今所謂解結之法及選根之義。悉是鑒物宜然。固無差謬矣。

[0419a09] 是故阿難。隨汝心中選擇六根。根結若除塵相自滅。諸妄銷亡不真何待。

[0419a10] 長水云。前云若能於此悟圓通根與不圓根日劫相倍。故令選擇。

[0419a11] 阿難。吾今問汝。此劫波羅巾。六結現前同時解縈。得同除不。不也世尊。是結本以次第綰生。今日當須次第而解。六結同體。結不同時。則結解時云何同除。

[0419a13] 苕溪云。綰巾成結雖有次第。黏湛成根必無倫緒。不可以喻而難乎法。蓋言見聞覺知六用差別。如次第綰生耳。選擇六根隨於一根發觀。如次第解也。慤師云。意明六根不可齊觀。但依一根入證自然消六。斯會經意。

[0419a15] 補遺云。就法言之。觀一根。此根脫黏。餘五圓。據一根居先。故云次第。終非約喻必次第解也。此正同天台止觀去尺就寸之義。

[0419a18] 佛言。六根解除亦復如是。此根初解先得人空。空性圓明成法解脫。解脫法空不生。是名菩薩從三摩地得無生忍。

[0420a02] 苕溪云。小乘析觀乃是作意。先破人執次破法執。然後會入空平等理。

[0420a02] 熏聞云。毗曇人空法不空。成實人法俱空。會入空平等理。謂偏真涅槃也。此涅槃亦空。名平等空。大乘體觀。人法無殊。空非前後。衍門三教皆名體觀。通教但破界內二執。不破界外二執。別教先內次外。圓教內外頓融。今言此根初解。先得人空。亦猶前文如澄濁水沙土自沉。盖任運而然也。應知人空是破五陰假名。即見惑也。法空是破五陰實法。即思惑也。乃至破涅槃淨法。即無明也。俱空不生即平等空。所空既盡能空亦滅。如前火木然諸薪亦復自然。如是三空。皆以中道而為觀體。從所空言之。則有人法平等之異。故分三空。就能空言之。秪一真如空耳。空前知見立知。故特先言人空也。一空一切空。其法執等任運自空。故曰空性圓明等。

[0420a12] 阿難及諸大眾。蒙佛開示。慧覺圓通。得無疑惑。一時合掌頂禮雙足而白佛言。我等今日身心皎然。快得無礙。雖復悟知一六亡義。然猶未達圓通本根。

[0420a14] 世尊。我輩飄零。積劫孤露。何心何慮預佛天倫。如失乳兒忽遇慈母。若復因此際會道成。所得密言還同本悟。則與未聞無有差別。惟垂大悲。惠我祕嚴。成就如來最後開示。作是語。五體投地。退藏密機。冀佛冥授。

[0420a17] 孤山云。迷真常性如失家鄉。飄流生死喻以旅泊。無真常智如失父母。獨守迷妄喻以孤露。我本無心思慮希望。而不期為佛兄弟也。故以失乳等為況。稟言達理了迷非迷。故云還同本悟。既昔本無迷。故今亦無悟。迷悟性一本自常然。則聞後之性與未聞性無有差別。圓通本根。佛若不說餘莫能解。故稱祕嚴。五時教極。示滅非久。故此宣說名為最後。作是下口說身禮顯請既畢。而唯以內心默念為機。故云退藏密機。冀佛冥授謂望佛冥鑒密機而授其要道也。

[0421a04] 遺云。身口請。更以虗心密扣故曰密機。

[0421a06] 爾時世尊普告眾中諸大菩薩及諸漏盡大阿羅漢。汝等菩薩及阿羅漢。生我法中得成無學。吾今問汝。最初發心悟十八界。誰為圓通。從何方便入三摩地。

[0421a08] 孤山云。從佛口生。從法化生。此下二十五聖觀十八界及以七大。乃是開合之殊耳。識大合於六識。根大則合於六根。餘之五大則總收六境。以六境之體不出地水火風及空故也。但言十八則攝七。文云十方如來於十八界一一修行。皆得圓滿無上菩提。又此十八秪是六根。以各開根境識三故。是則言其六根其義亦周。此亦是證佛所說三科七大皆如來藏心義也。補遺云。楞嚴行法中所論正行。祇是初心二決定義因地發心止觀二法也。詳審根本煩惱。所破惑相也。秪以六根是煩惱之本。根根內伏則法法圓通。故佛問大眾圓通之門。於是二十五聖各從一根一塵。則證前根塵結解同體無謬矣。至下文殊唯取耳根者。乃別順此土機宜。非謂圓通獨在耳根也。佛問大眾。具有二途。一謂證前六解一亡徧通根塵隨一而入。此通意也。二為生起順土當機唯在耳根。此意別也。應知通處常別。如他土以音聲為利。則陳那為所取之別矣。別處常通。觀音之耳根。若望他土。亦在所陳之例。非別而通也。由是言之。佛欲顯十八界雖俱圓通。順土則別。須顯門門是別。順土義也。門門皆圓。通義也。宗極豈識此意乎。

[0422a03] 孤山云。初觀六塵悟道云云。此由無始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六塵流轉。今知常住真心一體無二。故隨觀一塵悉得悟道。

[0422a05] 憍陳那五比丘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在鹿苑及於鷄園。觀見如來最初成道。於佛音聲悟明四諦。佛問比丘我初稱解。如來印我名阿若多。

[0422a07] 苕溪云。憍陳那姓也。此翻火器。其先事火故。阿若多。名也此云無知。謂知無生之理故。又翻為解。故曰我初稱解等。大哀經具云解本際。

[0422a08] 擕李云。初太子踰城棲隱山谷。父王淨飯。乃命家族三人。一阿濕婆。二提。三摩訶男拘利。舅氏二人。一憍陳那。二十力迦葉。往彼營衛。彼時捨去。及太子成道。先為五人三轉四諦法輪。佛問解耶。憍陳那最初答解。淨居諸天亦言其解。故以為名。熏聞云。中阿含云。佛滅度後。諸上德比丘皆住鷄園。竦疏引智論云。昔有野火燒林。林中有雉。入水漬羽以救其焚。纂要云即鷄頭摩寺。二說未審。

[0422a14] 妙音密圓。我於音聲得阿羅漢。佛問圓通。如我所證音聲為上。

[0422a15] 孤山云。妙音密圓者密悟圓理也。或曰。涅槃說身因而皆小聖。淨名入不二則俱大士。唯此二十五聖大小相參。而云方便多門歸元無二。且陳那身子近悟偏空。普賢彌勒久證圓理。久近兩異。偏圓二殊。安得圓通其歸一撥。對曰。涅槃敘昔則小無大分。淨名方等則大隔小乘。其談所證豈得相混。至若今經二乘作佛與法華同塗。闡提有性將涅槃共轍。教以開顯偏即圓融。故使鹿苑之所證同成一乘之頓理。切乎普賢諒無慚德。此約實行聲聞也。若乃內祕大道外現小乘。則鹿苑以來何甞非大。既經發迹一揆何疑。此約權行聲聞也。悟理既同。誰拘遠近。以此觀之。則小大相參之說怡然理順。遠近偏圓之惑渙然氷釋。

[0423a05] 補遺云。此下敘二十五聖圓通。大小難判。如陳那等試云在小。今問圓通試云在大。敘昔之義。豈得大。二說互有不同。觀孤山之說。所得多矣。但以妙音密圓以為悟。而吳興立義多有違戾。一者此經明十八界皆圓通門。引諸聖所入為證。若所入大小真中有別。何以明圓通義齊耶。前解結之法。左右偏掣乃非解法。豈有圓通仍存小解。況圓通之名實從大立。固不可用偏真以定斯目。二此經聞法華開顯。故諸聖不問大小並入圓通。開權非一。如云汝諸聲聞乘入菩薩乘。又曰定性聲聞皆獲一乘寂滅場地。故謂諸聖。吳興反責孤山以菩薩二乘檀自開權。是何言與。三法華聞師弟之本迹。故此經大小不妨並從本地明圓通意。如身子等直敘本地。並云從曠劫來等。而吳興猶欲從迹曲說。今補遺曰。二十五聖。章章必有多段。初敘昔所證。或大或小也。次敘圓通。從開顯故一槩從大。如陳那章初敘昔證。在小也。妙音密圓去。敘圓通也。昔雖在小。今開顯。乃悟昔日音聲實圓通門也。故曰妙音密圓也。我於音聲得阿羅漢者。若作小果。則于密圓取其少分。故昔證小果。此中敘圓通。猶帶言昔證。彰密圓中含容小果耳。此從小說。若作大消。則從今日悟圓通後。入地住之無學也。上並從實行而論。若從本地久悟圓通所得無學。殆非今日之比。身子空生富樓那三章。直敘曠劫。不可猶將區區塵苑之小以為商搉也。

[0424a02] 釋要云。了唯聲法門。離聲更無一法。一切法趣聲也。餘皆倣此。

[0424a04] 優波尼沙陀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亦觀佛最初成道。觀不淨相生大厭離。悟諸色性。以從不淨白骨微塵歸於虗空。空色二無。成無學道。如來印我名尼沙陀。

[0424a07] 既云觀佛最初成道。故知觀不淨相正是小乘無漏行法。言悟諸色性者。斯乃聲聞悟性念處。南嶽師云。觀五陰理性念處。

[0424a08] 熏聞云。謂觀色不淨。觀受是苦。觀識無常。觀想行無我。故雜心論偈云。是身不淨相。真實性常定。諸受及心法。亦復如是說。以從不淨白骨微塵歸於虗空者。由多貪故修對治法。成就九想。一脹想。二青瘀想。三壞想。四血塗漫想。五膿爛想。六噉想。七散想。八骨想。九燒想。發真破惑即壞法羅漢也。備如次第禪門。

[0424a13] 塵色既盡。妙色密圓。我從色相得阿羅漢。佛問圓通。如我所證色因為上。

[0424a14] 補遺云。此章先敘昔證成無學道。在小也。從色塵既盡去。敘圓通。又曰得阿羅漢者。知與前成無學道有異途矣。今敘圓通以妙色密圓。我於昔日少分取證。顯圓通中含容大小耳。下香嚴中得阿羅漢。既為妙香密圓。亦是大含小義。所指先小後大其義然。

[0424a18] 香嚴童子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聞如來教我諦觀諸有為相。我時辭佛宴晦清齋。見諸比丘燒沉水香。香氣寂然來入鼻中。我觀此氣。非木非空非煙非火。去無所著。來無所從。由是意銷發明無漏。如來印我得香嚴號。

[0425a03] 擕李云。宴安息也。晦宴寂也。清靜之室謂之清齋。

[0425a03] 資中云。非木等者觀性空也。凡言性空必推四性。今當以木為自。煙火為他。和合為共。空為無因。此似衍門觀幻有即空之相。下諸聲聞亦多是小乘觀實有滅空之義。

[0425a06] 塵氣倐滅妙香密圓。我從香嚴得阿羅漢。佛問圓通。如我所證香嚴為上。

[0425a07] 苕溪云。前云香嚴童子。則從菩薩受稱。今云得阿羅漢。蓋敘昔日所證。如下文月光童子。初得小果。後於佛所得童真名預菩薩會。

[0425a09] 藥王藥上二法王子并在會中五百梵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無始劫為世良醫。口中甞此娑婆世界草木金石。名數凡有十萬八千。如是悉知苦酢鹹淡甘辛等味。并諸和合俱生變異。是冷是熱有毒無毒悉能徧知。承事如來。了知味性非空非有。非即身心。非離身心。分別味因從是開悟。蒙佛如來印我昆季藥王藥上二菩薩名。今於會中為法王子。

[0425a14] 孤山云。苦酢等是六味也。眾味共成名和合味。直爾采用名俱生味。循鍊炮炙名變異味。

[0425a15] 苕溪云。由事佛故必聞正法。即於味性了生無生。空有謂味塵也身心謂舌識也。以味從合中知。故相對言之。味非空故。非離身心。味非有故非即身心。中道之性於是乎顯。

[0425a17] 補遺云。金五色皆金。石白瑛紫瑛石膏鍾乳石脂五石。鍛鍊藥皆金石也。

[0426a01] 因味覺明。位登菩薩。佛問圓通。如我所證味因為上。

[0426a02] 陀婆羅并其同伴十六開士。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等先於威音王佛聞法出家。於浴僧時隨例入室。忽悟水因。既不洗塵。亦不洗體。中間安然得無所有。宿習無忘。乃至今時從佛出家。今得無學。彼佛名我陀婆羅。

[0426a05] 孤山云。陀婆羅此云賢守。自守護賢德。復護眾生。或云賢首。以位居等覺。為眾賢之首。

[0426a06] 熏聞云。古翻菩薩為開士。開士始士也。開謂心初開故。始謂始發心故。

[0426a07] 資中云。准法華經有二萬億威音王佛前後出世。最初佛像法中。此陀等為增上慢。毀常不輕故。千劫墮阿鼻獄。罪畢值佛後出家。

[0426a08] 苕溪云。水因謂所觸之因也。塵體。即能觸之緣也。塵本無染。體亦常淨。能所如幻。二邊皆空。故中間覺觸之心。安然契性矣。

[0426a10] 孤山云。得等覺分果也。

[0426a11] 妙觸宣明。成佛子住。佛問圓通。如我所證。觸因為上。

[0426a12] 摩訶迦葉及紫金光比丘尼等。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於往劫。於此界中有佛出世。名日月燈。我得親近聞法脩學。佛滅度後。供養舍利。然燈續明。以紫光金塗佛形像。自爾來。世世生生身常圓滿紫金光聚。此紫金光比丘尼等即我眷屬。同時發心。我觀世間六塵變壞。唯以空寂修於滅盡身心。乃能度百千劫猶如彈指。我以空法成阿羅漢。世尊說我頭陀為最。

[0426a17] 長水云。摩訶迦葉翻大飲光氏。紫金光尼在家時婦。

[0426a17] 孤山云。即九次第定中第九滅受想定也。今迦葉於鷄足山。尚能入定以待彌勒。頭陀新云杜多。此翻抖擻。

[0427a01] 熏聞云。九次第定。謂四禪四空滅受想也。

[0427a02] 妙法開明。銷滅諸漏。佛問圓通。如我所證法因為上。

[0427a03] 補遺云。此敘圓通。准前應云妙法密圓。我於法塵得成羅漢。今只云妙法開明。語略意周也。

[0427a05] 阿那律陀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常樂睡眠。如來呵我為畜生類。我聞佛訶。啼泣自責。七日不眠。失其雙目。世尊示我。樂見照明金剛三昧。我不因眼觀見十方。精真洞然如觀掌果。如來印我成阿羅漢。

[0427a08] 孤山云。二觀五根悟道云云。此由無始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六根流轉。今知常住真心一體無二。故隨觀一根悉得悟道。

[0427a09] 孤山云。阿那律此云如意。或曰無貪此人過去以一食施辟支佛。天上人間如意受樂。故名如意。爾來無所乏短。故名無貧。訶我為畜生。增一阿含云佛在給孤園為眾說法。阿那律於中眠睡。佛說偈訶曰。咄咄何為睡。螺螄蚌蛤類。那律於是達曉不眠。眼根便失。因是修禪。得四大淨色。半頭而見。觀三千界猶如掌果。今云金剛三昧。見十方精真。而與昔異者。此經開顯。故約內祕以談昔。引物機。乃約現小而說。

[0427a14] 苕溪云。阿含云修禪。蓋總略而示。今云金剛三昧。則別顯其名。非謂金剛唯喻大定。(地論云二乘得金剛喻定)如阿難入電火三昧。此喻小乘無漏之智耳。智論云。那律天眼四大造色半頭清淨。佛天眼。四大造色徧頭清淨。天台智者云。三藏佛全頭天眼徹見無礙。故知全半之名但約分滿相望。不以大小為異也。下文善現天尚云精見現前陶鑄無礙。況今羅漢發真無漏豈不得云真精洞然耶。

[0428a01] 長水云。多樂睡眠。如來訶云。咄咄何為睡。螺螄蚌蛤類。一睡一千年。不聞佛名字。故訶云畜生類。

[0428a04] 佛問圓通。如我所證。旋見循元斯為第一。

[0428a05] 旋其妄見。脩彼真元。塵見既消。精真洞發。一切無礙豈止障外細色而

[0428a05] 遺云。旋根本之妄見。循藏性之真元。圓通之要也。若前敘昔。雖有精真之言。只是鹿苑事耳。

[0428a08] 周利槃特迦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闕誦持。無多開性。最初值佛聞法出家。憶持如來一句伽陀。於一百日得前遺後得後遺前。佛愍我愚。教我安居調出入息。我時觀息。微細窮盡生住異滅諸行剎那。其心豁然得大無礙。乃至漏盡成阿羅漢。住佛座下印成無學。

[0428a12] 長水云。周利槃特迦此翻蛇奴。於路所生。或曰繼道。

[0428a12] 資中云。槃特過去為大法師。善解經論。有五百弟子。祕吝佛法不肯教人。後生暗鈍。

[0428a13] 手鑑云。成論曰慳有五種。一住處。二護他物。三稱贊。四財。五法。法慳七報。一生生盲。二生生愚痴。三生惡家。四受胎或死。五為諸佛惡。六善人遠離。七無惡不造。後生暗鈍即法慳之餘報也。宿習善故遇佛出家。有五百比丘。同教一偈。經九十曰得前忘後。佛知其根。教以數息。因茲得道。

[0428a17] 熏聞云。我時觀息等。此似於數息中修六妙門觀。所言六者謂數隨止觀還淨云云。前三是定。後三是慧。定愛慧能發真明。故得漏盡成阿羅漢。

[0429a01] 釋要云。百日一句者。兄見其弟誦之不得。乃謂弟曰。若不能誦何不還作白衣。槃時聞詣祇洹門泣。佛問。具答上事。佛云。成菩提由汝兄。佛即以手牽詣靜室。令誦守口攝意身莫犯。如是行者得度世。誦得上口。佛曰。汝今年老。唯誦一偈不足為奇。須解其義。所謂身口意十。觀其所起。察其所滅。由之生天。由之入淵。申之得道。菩提自然。因此心開得羅漢果。

[0429a06] 佛問圓通。如我所證返息循空。斯為第一。

[0429a07] 憍梵鉢提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有口業。於過去劫輕弄沙門。世世生生有牛呞病。如來示我一味清淨心地法門。我得滅心入三摩地。觀味之知。非體非物。應念得超世間諸漏。內脫身心。外遺世界。遠離三有如鳥出籠。離垢銷塵法眼清淨成阿羅漢。如來親印登無學道。

[0429a11] 擕李云。憍梵鉢提此云牛王。智論翻為牛呞。緣起與今經異。

[0429a11] 熏聞云。有牛呞病。食之久復出嚼之。法華疏云。牛若食後常事虗哨。其病似之。

[0429a12] 孤山云。了味無味。名為一味。雖舉味塵。蓋顯於舌。故下即云觀味之知。能知乃舌耳。法門為味如何顯是舌。須知既云如來示我一味清淨。乃是佛為說所食之味。了無味相。亦必須依事中味。令體之成法門也。非體舌也。非物味也。內脫身心即正報解脫。外遺世界即依報解脫。

[0429a17] 佛問圓通。如我所證還味旋知。斯為第一。

[0429a18] 補遺云。還味是塵。旋知是根。以舌乃合中知。不約味塵無以顯舌。是故經文兼味而說。今敘圓通亦言其二。既言還旋。以味舌反歸藏性。非體非物。

[0430a02] 畢陵伽婆蹉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初發心從佛入道。數聞如來說諸世間不可樂事。乞食城中。心思法門。不覺路中毒刺傷足舉身疼痛。我念有知知此深痛。雖覺覺痛。覺清淨心無痛痛覺。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寧有雙覺。攝念未久身心忽空。三七日中諸漏虗盡成阿羅漢。得親印記發明無學。

[0430a06] 孤山云。畢陵伽婆蹉此云餘習。昔為婆羅門故餘習多慢。如罵河神為婢。非彼實心。蓋習氣也。

[0430a07] 谷響云。過恒河水咄小婢駐流。河神為之兩派。神往訴佛。佛令懺謝。即合掌云小婢莫瞋。大眾笑之懺而更罵。佛言本習如是。實無高心。

[0430a09] 釋要云。雖覺覺痛者。雖覺即能觀也。雖觀能覺。知所覺痛也。覺清淨心者。覺亦觀也。無痛痛覺者。無所覺痛及能覺痛之覺也。雙覺者兩觀也。即能觀觀慧也。

[0430a11] 補遺云。然此敘昔在小之文。縱遣二覺。妄去真存。真空而。若下敘圓通中純覺遺身者。應以如來藏性即妄是真。故曰純覺。達陰即法故曰遺身。故純覺遺身之言。猶附敘小有云也。

[0430a14] 佛問圓通。如我所證純覺遺身。斯為第一。

[0430a15] 長水云。能觀所觀。能痛所痛。寂無一法。故云純覺遺身。

[0430a16] 須菩提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曠劫來心得無礙。自憶受生如恒河沙。初在母胎即知空寂。如是乃至十方成空。亦令眾生證得空性。蒙如來發性覺真空。空性圓明。得阿羅漢。頓入如來寶明空海。同佛知見即成無學。解脫性空我為無上。

[0431a02] 補遺云。此下空生身子滿慈皆敘本地者。蓋由此三人如來向發其本迹之事。其義既著。四眾知聞。故於楞嚴本地直述。心得無礙久證空也。亦令眾生證得空性顯菩薩根也。頓入如來寶明空海同佛知見。本地何疑。然此三尊者章。既同述本地。其敘昔之小乃是垂迹之小。雖小而大。同體權也。不同前陳如等敘昔直且在小也。若陳如等章敘圓通中含容之小。與垂迹之小雖似不同。同為同體權也。又復應知陳如等非無本地垂迹之小。空生等亦合同有含容小乘。文寄兩端。互現其旨耳。

[0431a08] 又如小般若云我得無諍三昧也。非空法不能無礙。

[0431a10] 佛問圓通。如我所證諸相入非。非所非盡旋法歸無。斯為第一。

[0431a11] 資中云。初以單空空於諸相。次以重空空其空相。

[0431a12] 舍利弗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曠劫來心見清淨。如是受生如恒河沙。世出世間種種變化。一見則通獲無障礙。我於中路逢迦葉波兄弟相逐。宣說因緣。悟心無際。從佛所家。見覺明圓得大無畏。成阿羅漢。為佛長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

[0431a16] 苕溪云。世出世間四諦之境也。種種變化。生滅之相也。由眼識明利。故云一見則通等。此且約解言之。

[0431a17] 長水云。心見清淨。謂眼識發智。見世出世間一切諸法。無不通達根本元由。斯則得世俗智。分別諸法。名為法眼。

[0431a18] 孤山云。三觀六識悟道云云。此由無始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六識流轉。今知常住真心一體無二。故隨觀一識悉得悟道。迦葉波兄弟即三迦葉也。餘經皆言身子路逢馬勝。聞諸法從緣生而得悟道。今云逢迦葉波等者。彼對小機止聞小法。此對大機乃聞大道。所問既異。從人亦殊。

[0432a04] 苕溪云。觀身子在家。屬十二年前。故不可以人而異於法。況今文云聞說因緣義。同馬勝緣生之語。當知悟心無際即初果見道也。故阿含明初聞馬勝說法得須陀洹果。後至佛所七日徧達佛法。又云經十五日得阿羅漢。以是言之。見覺明圓亦從小說。設作大解。則前之悟心須該四果。後云羅漢。方受真名。

[0432a08] 長水云。見覺明圓。即真覺妙明圓滿成就從眼識顯。斯由如來開示妙法令我獲證。故云口從法。

[0432a10] 佛問圓通。如我所證心見發光光極知見。斯為第一。

[0432a11] 從於眼識發顯智光。智光極處即佛知見。即三智五眼一時具足。故名為極。

[0432a12] 普賢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曾與恒沙如來為法王子。十方如來教其子弟菩薩根者脩普賢行。從我立名。世尊。我用心聞分別眾生所有知見。若於他方恒沙界外。有一眾生心中發明普賢行者。我於爾時乘六牙象。分身百千皆至其處。縱彼障深未得見我。我與其人暗中摩頂。擁獲安慰令其成就。

[0432a16] 擕李云。行彌法界曰普。位鄰極聖曰賢。此非地前之賢。乃是金剛喻定居眾位之頂。名之為賢。

[0432a17] 長水云。心聞即耳識發明也。從於耳識得真圓通入法界理。生滅識滅寂滅現前。境智相冥一體無二。還於心聞起用。分別眾生知見可發明者。即現其身。

[0433a01] 手鑑云。謂不假耳根。而於意根便發耳識。故曰心聞。此即一根發六識。名互用自在也。然不同餘聖具談初因者。則與觀音無異也。若然。何得不是此界之當機耶。謂塵非根則不了別。識非根則不發生。若不依根如何發識。根親識疎。是故文殊約此以揀。又心聞之義即是真因。初心絕分。故揀之矣。即以心聞合法界體。境智無二。故法界中所有眾生心中發明普賢行者。無不了知。無不起應。冥顯二機皆獲其益。若於下即顯機顯應。縱彼下即冥機冥應。又機召於應。應赴於機。乃有四句。謂冥機冥應。冥機顯應。顯機顯應。顯機冥應。此四為根本。一句有四句。展轉多句。如別所明。

[0433a08] 補遺云。按此手摩其頂。為安慰進故。

[0433a10] 佛問圓通。我說本因心聞發明。分別自在。斯為第一。

[0433a11] 孤山云。心聞發明內證也。分別自在外用也。

[0433a12] 孫陀羅難陀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初出家從佛入道。雖其戒律。於三摩地心常散動未獲無漏。世尊教我及俱絺羅觀鼻端白。我初諦觀經三七日。見鼻中氣出入如煙。身心內明圓洞世界徧成虗淨猶如琉璃。煙相漸銷鼻息成白。心開漏盡。諸出入息化為光明。照十方界。得阿羅漢。世尊記我當得菩提。

[0433a16] 孫陀羅。云好愛。妻名也。難陀。云歡憙。號也。慈恩兩名共翻艶憙。為簡放牛難陀。故標其妻。如來親弟。教觀鼻端白者。以多散亂。且以事相止心。為入道方便也。按禪波羅蜜云。五處繼心名繫緣止。一頂上。二髮際。三鼻柱。四臍間。五地輪。外國金齒三藏說此五禪門。

[0434a01] 擕李云。前周利槃特觀出入息。即約鼻根。今約觀識。條然有別。

[0434a02] 長水云。前作數息即約根說。今約觀識。緣鼻端白以駐其心令不散動。初觀白相。經三七日後見息氣猶如煙相。此觀成時身心內發。若身若器一時空淨。內外映徹。猶如琉璃。此即因觀生滅息相。觀心融明。將發空慧。遂洞身界。猶在方便未能忘緣。故見其煙變成白相。無生空慧既見現前。諸息不生。純是智慧。慧光明照一切皆如。世界眾生無非圓妙。由斯漏盡當得菩提。

[0434a07] 苕溪云。由觀鼻識。似發十六特勝禪也。

[0434a07] 熏聞云。十六特勝者。此禪興六妙門橫堅淺深之異耳。此禪始從知息出入。乃至觀於棄捨。攝四念處。能見三界九地所證境界。故云圓洞世界等。又能於地地中以觀照了。破四顛倒。發真無漏。故云心開漏盡等。亦可是通明之相禪門備焉。通明謂三事通觀。若觀息時即照色心。觀色及心亦復如是。故曰通明。又修此禪能發六通三明故。

[0434a11] 補遺云。世尊記我等者。前敘昔在小。今欲敘圓通。指法華授記悟圓通也。

[0434a13] 佛問圓通。我以銷息息久發明。明圓滅漏。斯為第一。

[0434a14] 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曠劫來辯才無礙。宣說苦空。深達實相。如是乃至恒沙如來祕密法門。我於眾中微妙開示得無所畏。世尊知我有大辯才。以音聲輪教我發揚。我於佛前助佛轉輪。因師子吼。成阿羅漢。世尊印我說法無上。

[0434a18] 苕溪云。宣說下指小乘法。如是下示大乘義。始阿含終般若。故云乃至。

[0434a18] 長水云。師子吼者無畏說也。內以禪定智慧伏斷見愛。外以神通說法降制魔外。則涅槃城存三寶不絕也。

[0435a02] 熏聞云。以音聲輪者。謂身輪現通。口輪說法。意輪鑒機。此口輪也。助佛輪轉者此法輪也。口論是能轉。法輪是所轉。

[0435a04] 佛問圓通。我以法音降伏魔怨。銷滅諸漏。斯為第一。

[0435a05] 補遺云。滿慈舌識。故以法音言之。中道法音降無明魔怨也。說法可以制外。故以魔怨言之。

[0435a07] 優波離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親隨佛踰城出家。親觀如來六年勤苦。親見如來降伏諸魔制諸外道解脫世間貪欲諸漏。承佛教戒。如是乃至三千威儀八萬微細性業遮業悉皆清淨。身心寂滅成阿羅漢。我是如來眾中綱紀。親印我心持戒脩身。眾推無上。

[0435a11] 孤山云。優波離此云上首。以其持律為眾紀綱故。

[0435a11] 補遺云。綱紀猶言總攝。或翻近執。以佛為太子時彼為親近執事之臣故。

[0435a12] 資中云。此言隨佛出家。律云度諸釋種先度波離。稍似有異。蓋初雖踰城後方入道耳。約二百五十戒各有四威儀。合為一千。循三世轉為三千。將三千威儀分配身口七支。為二萬一千。復約對治三毒及等分。成八萬四千。今舉全數爾也。

[0435a15] 孤山云。性業不由佛制。持之性自是善。犯之性自是罪。如殺盜等。遮業由佛遮制。犯之得罪。如懇土等。手鑑云。且如一部律中僧尼二部戒本。對境制戒雖多。不離性遮二種。凡對有情境制者名性。對非情境制者名遮。以一性字收一切性。以一遮字收一切遮。性自是等者。如佛未制戒前。輪王以十善戒化人。至佛出世。比丘有犯而重制故。故南山云。性惡通於化制又佛出世方有餘戒。如墾壞生。外道譏言。無有慈心損彼命等。故佛隨制遮彼之謗。故南山云。遮戒因過便起。應知性遮是所犯之戒。業是所招之報。又犯性戒得兩重罪。一業道。二違制。苦犯遮罪。但有違制。故南山引經云。受戒者罪重。不受者罪輕。斯之謂也。

[0436a06] 佛問圓通。我以執身身得自在。次第執心心得通達。然後身心一切通利。斯為第一。

[0436a08] 孤山云。次第執心者。由戒清淨故發定慧也。定持心則止其散。慧持心則照其昏。故云心得通達。

[0436a09] 苕溪云。按下文云。先持聲聞四棄八棄執身不動。後行菩薩清淨律儀執心不起。是則執心非約定慧明矣。然以身心配於大小。此據麤細一往分之。菩薩非不檢身。聲聞亦防意地。如諸篇聚。制遠方便豈非意地乎。今所敘者。正言其小故執身及心。從麤至細。以防身識之微也。身識既滅真智現前。斯所謂戒淨有智慧。便得第一道。

[0436a13] 補遺云。此上首章敘圓通文也。按下文先持聲聞四棄。後行菩薩清淨律儀執心不起。今云次第執心。指大乘戒直制心地以為圓通也。只以此章為規模。乃驗前後敘昔在小。敘圓通在大。為可信矣。

[0436a17] 大目犍連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初於路乞食。逢遇優樓頻螺伽耶那提三迦葉波宣說如來因緣深義。我頓發心得大通達。如來惠我袈裟著身鬚髮自落。我遊十方得無罣礙。神通發明。推為無上。成阿羅漢。寧唯世尊。十方如來歎我神力圓明清淨自在無畏。

[0437a03] 孤山云。優樓頻螺。此云木瓜癃。胷前癃如木瓜故。伽耶山名。即象頭山也。亦云城。城近此山故。那提河名。一兄二弟。故身子云逢迦葉波兄弟。即其人也。

[0437a04] 溪云。神名天心。通名慧性。而此心性即意識發明也。大乘發如來藏。小乘發根本禪。

[0437a06] 熏聞云。四禪四等四空總名十二門禪。然其神通多依四禪而發。

[0437a06] 山云。六神通中。唯漏盡通是其內證。餘之五神通皆屬外用。問身子采菽。俱逢迦葉同聞因緣。何以身子從眼識證真。菽由意識成道。答人之根性宿植不同。故使聞法得益有異。譬如藥草種類若干。一雨所潤而各滋茂。

[0437a09] 補遺云。文從初至成阿羅漢敘昔證。從寧唯世尊去敘圓通也。袈裟此云不正色。非五方正色也。翻梵書本單作。後人各添衣字。

[0437a12] 佛問圓通。我以旋湛心光發宣。如澄濁流久成清瑩。斯為第一。

[0437a13] 旋無明歸湛性。意根法門。

[0437a14] 烏芻瑟摩於如來前合掌頂禮佛之雙足而白佛言。我常先憶久遠劫前性多貪欲。有佛出世名曰空王。說多婬人成猛火聚。

[0437a16] 資中云。烏芻瑟摩此云火頭。觀火性得道。故以名焉。

[0437a16] 孤山云。四觀七大悟道分七云云。此由無始用諸妄相。此想不真。故有七大流轉。今知常住真心一體無二。故隨觀一法悉得悟道。

[0437a18] 長水云。貪欲盛者見鬼獄因。因為欲火所熾。果為業火所燒。因果相當。俱名火聚。

[0438a01] 苕溪云。貪婬盛者。現業來報皆招火聚。

[0438a02] 教我徧觀百骸四支諸冷煖氣。神光內凝。化多婬心成智慧火。

[0438a03] 苕溪云。教我下徧觀四大。皆是觸塵之境。百骸四支地也。諸冷煖氣即水火風也。三昧既著。故曰神光內凝。以多欲人火大偏盛。故變婬火而成智火。

[0438a04] 補遺云。初後徧觀四大。知火大盛。所以別觀。初成小果。後發大心。將非普現色身。以執金剛神輔佛揚化者乎。

[0438a07] 從是諸佛皆呼名我名為火頭。我以火光三昧力故成阿羅漢。心發大願。諸佛成道。我為力士親伏魔怨。

[0438a09] 補遺云。於火法門無上首耳。從心發大願去敘圓通也。

[0438a10] 佛問圓通。我以諦觀身心煖觸無礙流通。諸漏既銷生大寶。登無上覺。斯為第一。

[0438a12] 煖觸即空故云無礙。性火妙發故曰流通。內凝外現故生寶

[0438a13] 持地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念往昔普光如來出現於世。我為比丘。常於一切要路津口田地險隘。有不如法妨損車馬。我皆平填。或作橋梁。或負沙土。如是勤苦經無量佛出現於世。或有眾生於闤闠處要人擎物。我先為擎至其所詣。放物即行不取其直。

[0438a17] 谷響云。闤市垣也。闠市門也。

[0438a18] 毗舍浮佛現在世時。世多饑荒。我為負人。無問遠近唯取一錢。或有車牛被於泥溺。我有神力。為其推輪拔其苦惱。時國大王延佛設齋。我於爾時平地待佛。毗舍如來摩頂謂我。當平心地。則世界地一切皆平。

[0439a03] 苕溪云。毗舍浮翻一切自在。賢劫前同尸葉佛時出世。

[0439a03] 補遺云。七佛過去莊嚴劫後出世次第三佛。毗婆尸佛。尸棄佛。毗舍浮佛。現在賢劫前出世次第四佛。拘留孫佛。拘那含牟尼佛。迦葉佛。釋迦佛。三四中間隔遠空劫。止從釋迦種來故。如戒疏云。七佛者。並在此土應化。迹在百劫之內。

[0439a06] 長水云。平治路地。待佛經過。佛以自證法門開示。令平心地一切皆平者。心為萬法所依。平等含育長養一切。故名為地。若能平等性觀與此相應。則一切法無不平等。自在無礙。由是佛名一切自在耳。

[0439a09] 孤山云。地由心造。故心平則地平也。

[0439a10] 我即心開。見身微塵。與造世界所有微塵等無差別。微塵自性不相觸摩。乃至刀兵亦無所觸。

[0439a12] 刀兵無觸者。以身塵界塵一一平等空寂。各各不相知。各各不相到。體本無生。故無觸摩。

[0439a14] 我於法性悟無生忍成阿羅漢。迴心今入菩薩位中。聞諸如來宣妙蓮華佛知見地。我先證明而為上首。

[0439a16] 苕溪云。我于法性下。由分證法身而權取小果。故以無生忍簡之。初自度。後化他。是謂回心也。

[0439a17] 補遺云。經從回心入大去。敘菩提所證前敘小證耳。雖有無生忍言。乃小教真諦耳。我有神力者。未證四果之前得五通也。常平心地等。小乘亦談諸法由心。則心平時世界亦平也。我即心開真空發也。見身微塵與世微塵等無差別者。若正若依積塵以成本無自體。空理平等。蓋由持地所敘。先為比丘。乃至成阿羅漢。初敘小證也。回心今入去方是大乘。故無可疑矣。所謂今者。非指釋迦一化之中。葢言後時耳。

[0440a04] 長水云。此人開悟大乘而證小果者。以隨彼意樂要入即入。如西域諸菩薩等皆悟大道。嫌棄小乘猶如咳唾。多因王請即證小果。由人意樂。豈不然乎。

[0440a07] 佛問圓通。我以諦觀身界二塵等無差別本如來藏。虗妄發塵。塵銷智圓成無上道。斯為第一。

[0440a09] 月光童子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為水天。教諸菩薩脩習水觀入三摩地。

[0440a11] 補遺云。宜陽應乾注經曰。月是太陰。能生於水。與所值佛皆由所習而得名號。

[0440a12] 觀於身中水性無奪。初從涕唾。如是窮盡津液精血大小便利。身中旋復水性一同。見水身中。與世界外浮幢王剎諸香水海。等無差別。

[0440a14] 長水云。一味水性更非餘大之所相傾。故名無奪。

[0440a14] 補遺云。身中之水淨穢不相凌奪。仍與外之香水海大小不相凌奪。以其性水真空是同。故使大小無相奪倫也。

[0440a16] 釋要云。從海湧現。故曰浮幢。准華嚴經。華藏海中有大蓮華。其蓮華中有諸香水海。一一香水海為諸佛剎世界之種。華嚴世界在香水中。故言浮幢王剎。華藏二十重累高是幢。最為廣大。故稱王。今觀身水與彼海同。故無差別。水想成時但得無我。猶執小相全是。於身未亡法見。故未無身。

[0441a02] 我於是時初成此觀。但見其水。未得無身。

[0441a03] 資中云。此定果色隨心所變。如十徧處。入定則有。出定則無。不同業果色共業同感。不造世業方得清淨。小乘事障除。發得欲定。并得無色。不見自身。今非謂此也。准下性合真空。方得亡身者。乃是陰入皆如。達陰即法。故曰無身耳。然初成此觀。云性水真空。何下文遇無量佛方云性合真空邪。須知上文只云性水一同。但是解心未有證悟。下云性合方入證耳。

[0441a08] 當為比丘室中安禪。我有弟子。窺窓觀室。唯見清水徧在室中了無所見。童稚無知。取一瓦礫投於水內。激水作聲。願盻而去。

[0441a10] 長水云。當為下初脩假想。雖見其水與香水海等無差別。但自心見。非通他人。今定力轉勝。果色亦然。乃通他見。亦定果也。不同十徧處想成自見耳。

[0441a11] 手鑑云。十徧處者。前身中水與外香水無差別者。作此觀時所見皆水。即定果色。隨心所徧。正同十徧處入定則有出定則無。十者青黃赤白地水火風空識。皆從所觀境徧滿得名也。亦名十一切處。行相如法界次第。

[0441a14] 孤山云。定力增勝能令外見。如稠禪師入火光定。其室如焚。補遺云。續高僧傳第十六初習禪傳。止列二十三人。第八僧稠本傳。無入火光定事。稠從道房禪師。房佛陀之神足也。佛陀本傳云。造別院居室內。有小兒見門隙內炎火赫然。驚告院主。卒無所見。此與月光皆兒童見之相類。又後梁法聰禪師。至襄陽傘蓋山築室。梁晉安王往見一谷猛火洞然。良久忽變為水。水滅堂現。以事相詢。乃知爾時入水火定。宋高僧傳感通篇玄光傳。光見南嶽思大和尚。證法華三昧。陞堂者一人入火光三昧。一人入水光三昧。通慧傳系曰。處胎經以禪定攝意入火界三昧。剎土洞然。愚夫謂是遭焚。若入水界三昧。愚夫見謂為水。投物于中。菩薩心如虗空不覺觸撓。此非三乘所能究盡。迴視曰顧。邪視曰

[0442a06] 我出定後頓覺心痛。如舍利弗遭違害鬼。我自思惟。今我得阿羅漢道。久離病緣。云何今日忽生心痛。將無退失。

[0442a08] 孤山云。身子居蘭若當道入定。有二鬼王。是過去世怨。以手擊之。出定白佛。佛言若不入定。遭彼所擊必作微塵。賴蒙定力得平復耳。

[0442a09] 釋要云。經云舍利弗親剃髮竟。正身端坐以衣覆頭。于時有二夜叉。一名為害。二名復害。爾時復害與為害言。我於今日欲以拳打剃頭沙門。為害云。此有神德。汝勿因此受長夜苦。時復害以惡熾盛故。故以拳打。打地烈。現身陷入地獄。今云為害。經舉同時逢者也。

[0442a13] 苕溪云。按智論明諸聖人皆有身苦。今言得羅漢久離病緣者。此蓋過去曾取小果。既無見思惑業之事。是離分段病苦之緣。凡夫得病由十因緣。一久坐。二食不節。三多憂愁。四疲勞。五婬慾。六嗔恚。七忍大便。八忍小便。九制上風。十制下風。今羅漢離此緣。其時回心却入三界。本無實疾。所以疑之。然此菩薩所脩三昧。與前持地觀法大同。但由無明尚在。未得無功用道。是故出定不知痛緣。

[0442a18] 補遺云。淨名經中持世菩薩出定不覺魔嬈。疏云。別教緣脩。出定不能即寂而照。所以不知。例今月光位在地住之前。非真修位。所以不知瓦礫之事。初證法身。分亡變易之身。身中水性與香水海性。同合真如空藏之性。

[0443a04] 爾時童子捷來我前說如上事。我則告言。汝更見水。可即開門入此水中除去瓦礫。童子奉教。後入定時。還復見水瓦礫宛然。開門除出。我後出定身質如初。

[0443a06] 逢無量佛。如是至於山海自在通王如來。方得亡身。與十方界諸香水海性合真空無二無別。今於如來得童真名。預菩薩會。

[0443a08] 長水云。前猶見水。今合真空。無水可得。皆如來藏。故云亡身。即證法空也。

[0443a09] 佛問圓通。我以水性一味流通。得無生忍圓滿菩提。斯為第一。

[0443a10] 瑠璃光法王子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經恒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聲。開示菩薩本覺妙明。觀此世界及眾生身。皆是妄緣風力所轉。

[0443a12] 具云吠琉璃。此翻遠山寶。由觀身心風力所轉。觀成得用。身心洞徹猶彼琉璃。故以名焉。所值之佛名無量聲。亦由觀風而立名耳。經中既云開示菩薩本覺妙明。即云觀此世界及眾生身皆是妄緣風力所轉。當指初迷覺明。動為妄業。故有眾生界轉動之風也。菩薩用觀窮動轉之源耳。達其源則見本妙之不動也。從喻得名。所證實相內外映徹若琉璃焉。故下自敘曰。身心發光洞徹無礙。開示本覺而觀風者。風力即動相。既屬于妄。欲顯無動。無動即本覺也。由是欲顯無動。而觀於動。

[0444a01] 我於爾時觀界安立。觀世動時。觀身動止觀心動念。諸動無二。等無差別。我時覺了此群動性來無所從去無所至。十方微塵顛倒眾生同一虗妄。如是乃至三千大千一世界內所有眾生。如一器中貯百蚊蚋。啾啾亂鳴。於分寸中鼓發狂閙。

[0444a04] 逢佛未幾得無生忍。爾時心開。乃見東方不動佛國。為法王子。事十方佛身心發光洞徹無礙。

[0444a06] 觀察世界身心皆由風動。風自何生而動諸物。物不動時去至何所。風既無從。物成妄動。故見十方一切眾生狂自鼓閙。同一虗妄本無所因。依教觀察。受教未久即證無生。由觀生滅證無生滅。故見東方不動佛國。我身及器。咸即本覺妙明元體。故云發光洞徹無礙。

[0444a10] 佛問圓通。我以觀察風力無依。悟菩提心。入三摩地。合十方佛。傳一妙心。斯為第一。

[0444a12] 釋要云。意云我既證得本覺。與十方如來所傳妙心無異。

[0444a13] 虗空藏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與如來定光佛所得無邊身。

[0444a14] 爾時手執四大寶珠。照明十方微塵佛剎化成虗空。又於自心現大圓鏡。內放十種微妙寶光。流灌十方盡虗空際諸幢王剎。來入鏡內涉。入我身。身同虗空不相妨礙。身能善入微塵國土。廣行佛事得大隨順。

[0444a17] 此大神力。由我諦觀四大無依。妄想生滅虗空無二。佛國本同。於同發明得無生忍。

[0445a01] 苕溪云。定光佛即然燈佛也。因觀四大色質。既得無邊法身。為顯此身徧融一切。故執寶珠照十方等而表示之。上以珠表色。此以鏡表心。色從心造。全體是心。故放寶光灌十方等。

[0445a03] 長水云。十種光者十身盧舍那也。

[0445a03] 苕溪云。華嚴云清淨妙法身。湛然應一切。前同虗空法也。今入塵國應也。說三乘法為佛事。稱四悉機為隨順。

[0445a05] 補遺云。四悉具云四悉檀。名出智論。悉是華言。檀是梵語。悉之言徧。檀翻為施。以歡喜生善破惡入理四法徧施有情。故曰四悉檀也。南嶽云。如大涅槃胡漢兼舉。南嶽親證。不應錯用。天台智者依之釋義。

[0445a08] 佛問圓通。我以觀察虗空無邊。入三摩地。妙力圓明。斯為第一。

[0445a09] 彌勒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經微塵劫。有佛出世名日月證明。我從彼佛而得出家。心重世名。好遊族姓。爾時世尊教我脩習唯心識定入三摩地。

[0445a12] 擕李云。彌勒正云梅怛利曳那。此翻慈氏。

[0445a12] 真際云。以不達徧計本空依他幻有。故耽世名好遊族姓。唯遮境有。識簡心空。唯有自心。心外無法。

[0445a13] 手鑑云。然此唯識具一切法門。而眾生有兩種。一多著外色。少著內識。二多著內識少著外色。如上界多著內識。下二界多著外色。外色多內識少。如學問人多向外解。破外向內。故須此觀。又唯心識定有二種。謂影像真實。地前加行作影像唯識觀。初地見道作真實唯識觀。一切法以識為相。真如為性。影像真實雖殊。總名唯識觀。

[0445a18] 長水云。初修此觀。得對治。知世名利有無厚薄。皆我自唯識所變。不從他來。由此馳求頓爾皆息。孤山云。此相似位。

[0446a02] 歷劫來。以此三昧事恒沙佛。求世名心歇滅無有。

[0446a03] 至然燈佛出現於世我乃得成無上妙圓識心三昧。乃至盡空如來國土淨穢有無。皆是我心變化所現。

[0446a05] 長水云。此觀初成。位當解行。今得三昧。入初地。名真見道。謂以一實根本無分別智與法界冥合。能所一如。無有二相。故唯識頌云。若時于所緣。智都無所得。爾時住唯識。離二取相故。當爾之時名方親證。乃至盡空如來國土淨穢有無。皆是我心變化所現。

[0446a08] 孤山云。此分真位。

[0446a08] 苕溪云。謂盡虗空界所有佛國等唯心所現。若以四土言之。心即寂光。變化即實報方便。同居淨穢。但是三土之相互有起滅耳。從法身識性。流出報應無量佛身。識性之言乃庵摩羅。

[0446a11] 世尊。我了如是唯心識故。識性流出無量如來。今得授記。次補佛處。

[0446a12] 佛問圓通。我以諦觀十方唯識。識心圓明入圓成實。遠離依他及徧計執。得無生忍。斯為第一。

[0446a14] 手鑑云。識唯一識。復有分別識無分別識。故此唯識具一切法門。破外向內。令觀明白。十法界法皆是一識。識空十法界空。識假十法界假。識中十法界中。專以內心破一切法。若外觀十法界。即見內心。當知若色若識皆是唯識。唯色應知亦有分別色無分別色。色寂心寂。二俱三昧。

[0446a17] 苕溪云。此中三性亦曰三相。廣在解深密經及唯識論。一徧計所執性。二依他起性。三圓成實性。

[0446a18] 資中云。橫計有情眾生壽者及我我所乃至情非情。異執有實體。周徧計度。名徧計性。計有因緣世間和合建立名相。執此假相。定從種生。雖無我執。自然種性假色心等為眾生五蘊等法。名依他性。無漏智體及真如法界。名圓成性。

[0447a03] 補遺云。昔賢有頌曰。白日看繩繩是麻。夜裏看繩繩是蛇。麻上生繩猶是妄。那堪繩上更生蛇。麻繩蛇境也。蛇喻徧計性。繩喻依他性。麻喻圓成實性。本秪麻耳。愚迷不了以麻為繩。抑又不了以繩為蛇。依他執我。徧超我計。我本性空圓成一實。北方承習豈徒然哉。

[0447a08] 大勢至法王子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光。十二如來相繼一劫。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

[0447a11] 梵語摩訶那鉢。此云大勢至。

[0447a11] 孤山云。觀經云以智慧光普照一切。令離三途得無上力。是故號此菩薩名大勢至。三昧梵語。此翻正心行處。

[0447a13] 譬如有人。一專為憶。一人專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

[0447a14] 專憶如念佛眾生。專忘謂眾生不念佛者。佛恒普應。生不能感。是故不定逢與不逢。或見非見也。專忘作專念者非。

[0447a16] 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

[0447a17] 佛與眾生憶念相應。故佛與生如影隨形。從生至生永免乖異。

[0447a18] 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

[0448a01] 苕溪云。母憶子如佛專憶。子逃逝如人專忘。縱得逢見不蒙法利。與逃逝無異。舍衛九億家不其然也。

[0448a02] 熏聞云。智論云舍衛有九億家。三億眼見佛。三億耳聞而不見。三億不聞不見。

[0448a04] 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

[0448a06] 補遺云。勢至所說心開。既而自得。如所謂何藉劬勞。故云不假方便。

[0448a07] 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

[0448a08] 長水云。染香有香氣。念佛得見佛。因果相稱。誰謂不然。

[0448a09] 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

[0448a10] 苕溪云。以證驗修念佛之心。不可單作事相而解。念存三觀。佛具三身。心破三惑。無生忍相方可入焉。如資中所引觀經是心是佛等釋之。斯亦大要也。空觀念報身。破通別見思。假觀念應身。破界內外塵沙。中觀念法身。破根本無明。分別雖爾。然復須了即惑成觀。觀外無身三一互融。非相含然。非相生然。念之於無念。是真念佛矣。淨土別指極樂。通及寂光。

[0448a14] 補遺云。此譬喻文乃有二意。一應親機疎喻。二機應相親喻。欲明相親先舉機疎。以誡一人專憶一人專忘。如佛念眾生而眾生無機。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既親疎不等。則有時而逢。有時而見。不能常相逢遇。然既專忘則當一向不逢不見。何故亦有逢見之時。須知言忘者。必先相識而後專忘。以曾識故所以或逢。亦可云既一人專忘故不逢見。二機應相親譬。經二人相憶等也。十方如來下合法。先喻應親機疎。次合相親喻又二。初再提前喻。事一心門憶佛也。理一心門念佛也。

[0449a03] 佛問圓通。我無選擇。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

[0449a04] 孤山云。無量壽經云。念佛者不得如彈指頃念世五欲。

[0449a04] 補遺云。念屬意根。正論修處。亦旁攝諸根。根根念佛也。意根若淨諸根咸攝。故無選擇。如念佛時。眼不觀色眼念佛矣。乃至身不著觸身念佛矣。故曰都攝六根根大明矣。五觀耳根悟道。此由無始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耳根流轉。今如常住真心一體無二。故觀耳根乃得悟道。

大佛頂如來密因脩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第五


【經文資訊】卍新續藏第 11 冊 No. 0268 楞嚴經集註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續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