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53n2121_048 經律異相 第4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3 冊 » No.2121 » 第 4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經律異相卷第四十八(禽畜生部中蟲畜生部下)

  • 金翅一(二事)
  • 千秋二(一事)
  • 雁三(三事)
  • (一事)
  • 鴿五(二事)
  • 雉六(一事)
  • 烏七(四事)

金翅第一

  • 生住所資一
  • 正音王死相二

生住所資一

[0253b25] 金翅鳥有四種。一者卵生。二者胎生。三者濕生。四者化生。皆先大布施心高凌虛。苦惱眾生心多瞋慢。生此鳥中。有如意寶珠以為瓔珞。變化萬端無事不辦。身高四十里。衣廣八十里。長四十里。重二兩半。食黿鼉魚鼈以為揣食(涅槃經云能食能消。一切龍魚金銀等寶唯除金剛耳)洗浴衣服為細滑食。亦有婚姻。兩身相觸以成陰陽。壽一劫或有減者。大海北岸一樹名究羅瞋摩高百由旬。蔭五十由旬(樓炭經略同)樹東有卵生龍宮卵生金翅鳥宮。樹南有胎生龍宮胎生金翅鳥宮。樹西有濕生龍宮濕生金翅鳥宮。樹北有化生龍宮化生金翅鳥宮。各各縱廣六千由旬。莊飾如上。若卵生金翅鳥飛下海中以翅搏水。水即兩披深二百由旬。取卵生龍隨意而食之(華嚴經云。此鳥食龍。所扇之風若入眼人眼失明故不來人間)濕化亦復如是(涅槃經云唯不能食受三歸者)有化生龍子三齋日受齋八禁。時金翅鳥欲取食之。銜上須彌山北大鐵樹上。高十六萬里。求覓其尾了不可得。鳥聞亦受五戒(出長阿含經第十九卷。又出增一阿含第十五卷。大智論華嚴經。亦見也)

正音王死相二

[0253c17] 金翅鳥王。名曰正音。於眾羽族快樂自在。於閻浮提日食一龍王及五百小龍。於四天下更食。一日數亦如上。周而復始。經八千歲死相既現。諸龍吐毒不能得食。飢逼慞惶永不得安。至金剛山。從金剛山直下從大水際。至風輪際為風所吹還金剛山。如是七反然後命終。以其毒故令十寶山同時火起。難陀龍王懼燒此山。即降大雨渧如車輪。鳥肉消盡唯餘心存。心又直下七反如前住金剛山。難陀龍王取為明珠。轉輪聖王得為如意珠。若人念佛心亦如是(出觀佛三昧經第一卷)

千秋第二

千秋生必害母

[0254a05] 千秋。人面鳥身。生子還害其母。復學得羅漢果。畜生無有是智及有尊卑想。不受五逆罪(出婆須蜜經第八卷)

雁第三

金羽雁猶愛前生妻子日與一毛一

[0254a10] 毘舍離獼猴江側有蒜園。偷羅難陀比丘尼。去園不遠。園主問言。阿姨欲須蒜耶。比丘尼即與沙彌尼式叉摩那尼。數數往索蒜。遂都盡。其主委園而去。佛說本生。昔有一婆羅門。年百二十形體羸瘦。其婦端正無比。多生男女。此婆羅門繫心其婦及諸男女。初不捨離。以此愛著情篤。遂至命終便生雁中。其身毛羽盡為金色。以前福因緣故自識宿命。我以何方便養活此男女使不貧苦。日日來還日落一羽而去。兒見如是不知因緣。即共議言。我等寧可伺其來時。方便捉之盡取金羽。如其所計盡拔金羽。羽盡更生白羽。佛告諸比丘。欲知爾時婆羅門死為雁者。豈異人乎。即園主是。其端正婦者即比丘尼是。男女者即式叉摩那沙彌尼等是(出四分律二分第三卷)

五百雁為獵所殺以聞佛法生天得道二

[0254a26] 佛在波羅奈國。於林澤中。為諸天人四輩之類顯說妙法。時虛空中有五百雁為群。聞佛音聲深心愛樂迴翔欲下。獵師張羅雁墮其中。為獵師所殺生忉利天。處父母膝上若八歲兒。端嚴無比光若金山。便自念言。我何因生此。即識宿命愛法果報。即共持華下閻浮提。至世尊所禮足白言。我蒙法音生在妙天。願重開示。佛說四諦。得須陀洹。即還天上(出賢愚經第十三卷)

雁遇王羅不食得出三

[0254b07] 國王夫人昇在樓上。見雁飛空中欲得其肉。便以白王。王遣獵工。持網行羅分布求索。即得數十以籠養之。中有不食者。諸雁謂言。今已得活不食何益。不食者日。憂不能食。七日瘠瘦於籠孔中得出飛去。遙語肥者曰。卿等貪食害痛在後(出十卷譬喻經第六卷)

鶴第四

常吐根力八道之音一

[0254b15] 彌陀佛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鵠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所說。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聲。皆悉念三寶(出彌陀經)

鴿第五

  • 鴿捨命施飢窮人一
  • 鴿被鷹逐遇佛影則安弟子影猶戰二

鴿鳥捨命施飢窮人一

[0254b24] 昔雪山上有一鴿鳥。時大雨雪。有人失道窮厄辛苦。飢寒兼至命在須臾。鴿飛求火。為其聚薪然之。既然身投火中。施此飢人(出大智論第十一卷)

鴿被鷹逐遇佛影則安弟子影猶戰二

[0254b29] 佛在祇洹林晡時經行。舍利弗從。時有鷹逐鴿。鴿飛來佛邊。佛行影覆之。鴿身安隱怖畏即除不復作聲。後舍利弗影到。鴿便作聲戰怖如初。舍利弗白佛言。佛及我身俱無三毒。佛影覆鴿鴿不恐怖。我影覆鴿戰慓如初。佛言。汝有三毒習故。汝觀此鴿宿世因緣幾世作鴿。舍利弗即時入宿命智三昧。觀見此鴿。已八萬大劫常作鴿身。過是已往我不能見。佛言。汝若不能盡知過去。試觀此鴿何時當脫。舍利弗即入願智三昧。觀見此鴿。八萬大劫未脫鴿身。過是不知。於恒河沙等大劫中常作鴿身(出大智論第十一卷)

雉第六

雉救林火一

[0254c14] 昔野火燒林。林有一雉。勤身自力飛來入林。以水灑林往反疲乏不以為苦。時天帝釋來問之言。汝作何等。答曰。我救此林愍眾生故。此林蔭育處廣清涼快樂。我諸種類及諸宗親皆悉依仰。我有身力云何懈怠而不救之。天帝問言。汝乃精勤當至幾時。雉言。以死為期。天帝言。誰為汝證。即自立誓。我心至誠信不虛者火即自滅。是時淨居天知雉弘誓。即為滅火。始終常茂不為火燒(出大智論第十六卷)

烏第七

  • 烏王甘蔗所領四烏使至沙竭國一
  • [口*(隹/乃)]烏與獼猴為親友二
  • 烏與鷄合共生一子三
  • 烏與蟲狐迭相讚嘆四

烏王甘蔗所領四烏使至沙竭國一

[0255a03] 波斯匿王有四大臣。拜為將。合四部兵欲伐小國。四臣見佛稽首足下。世尊問之。仁等何去。具以事答。我等之身為此國王多所興立常畏危命今當攻伐。世尊讚曰。善哉諸賢。是為報恩而有反復。不但今世為此國王。過去世時沙竭之國。有諸烏眾而來集會止頓其國。烏王名曰甘蔗。主八萬烏。烏王有婦名舊黎尼。懷軀惡食至誠白王。我身小發欲得善柔。鹿王肉食乃活不爾者死。於是烏王聞其音聲合會烏眾。汝等當往沙竭國。沙竭國王有大鹿王。名曰須具。欲得其肉。四烏應募。吾等堪任。不惜身命當辦此事。於時四烏數至會所。時國王子見烏恐懼。馳還白王。我見四烏色像若斯。數來鹿苑。王即勅人令捕。烏師造立方便張羅捕烏。輒以獲之生上國王。王問四烏而呵罵之。汝等何故數來至此。犯吾境界。烏言曰。唯然天王非我所樂。有王名曰安住。其婦受胎。欲得須具善柔鹿肉。彼王遣來。受其君教。時國王愕然怪之。自受王教作此方計。投棄軀命誠非所及。欲求俗人有此反復。受君父教尚不可得。況鳥獸乎。王告諸烏。今赦汝罪(出蜜具經又名俱薩國烏王經)

[口*(隹/乃)]烏與獼猴為親友二

[0255a26] 昔有烏名曰拘耆(梁言赤嘴烏也)遊在叢樹產乳諸子在於樹上。時拘耆與一獼猴共為親厚。時叢樹間有一毒蛇。伺行不在。噉拘耆子無復遺餘。拘耆失子悲鳴啼呼不知所在。熟自思惟。知蛇所噉。獼猴歸見問之何為。答曰。蛇噉我子了盡無餘。獼猴曰。我當報之。時毒蛇行。獼猴前遶之。蛇怒纏獼猴。獼猴捉得頭曳。至石上磨破而死。棄擲而還。拘耆踊躍(出赤嘴烏喻經)

烏與鷄合共生一子三

[0255b07] 過去世時。有一群鷄依榛林住。有狸侵食唯餘一[此*鳥]。烏來覆之共生一子。子作聲時烏說偈言。

 此兒非我有  野父聚落母
 共合生兒子  非烏復非鷄
 若欲學公聲  復是鷄所生
 若欲學母鳴  其父復是烏
 學烏似鷄鳴  學鷄作烏聲
 烏鷄若兼學  是二俱不成

[0255b16] (出僧祇律第二十四卷)

[0255b17] 久遠世時。有黃門命過。棄樗樹間。蠱狐及烏。共來食肉。更相讚歎。烏曰。

 君體如師子  其頭如仙人
 胎由鹿中王  美哉如好華

[0255b21] 狐曰。

 誰尊在樹上  其慧最第一
 其明照十方  如積紫磨金

[0255b24] 時大仙人處於閑居。淨修為道。聞之說偈問曰。

 所作吾久見  其事為兩舌
 自藏於樹間  食死黃門肉
 汝輩下賤物  自稱如上人

[0255b29] 烏曰。

 師子及孔雀  其食於禽肉
 何謝髠減頭  次第而求乞(出蟲狐烏經)

蟲畜生部下

  • 龍一(五事)
  • 蛇二(三事)
  • 龜三(一事)
  • 魚四(二事)
  • 蛤五(一事)
  • 穀賊六(一事)
  • [泳-永+狂]中虫七(一事)
  • (一事)

龍第一

  • 生住資待一
  • 娑竭龍王為五百鬼神所護二
  • 眷屬先少後多三
  • 龍持一日戒為人所剝生忉利天四
  • 四大龍王患金翅請佛

生住資待一

[0255c13] 龍有四種。一者卵生。二者胎生。三者濕生。四者化生。皆先多瞋恚心曲不端。大行布施今受此形。以七寶為宮(宮之所在乃現金翅鳥部)身高四十里。衣長四十里。廣八十里。重二兩半。神力自在百味飲食。最後一口變為蝦蟇。若自化眷屬發於道心。施乞皂衣能使諸龍各興供養者。沙不雨身及離眾患(又云。變身為蛇虺等不遭蝦蟇及金翅鳥)食黿鼉魚鼈。以為揣食(樓炭經云龍食魚鼈及提違提歷大魚也)洗浴衣服為細滑食。亦有婚姻。身相觸以成陰陽。壽命一劫。或有減者。免金翅鳥食。唯有十六王。一娑竭。二難陀。三跋難陀。四伊那婆羅。五提頭賴吒。六善見。七阿虛。八伽句羅。九伽毘羅。十阿波羅。十一伽[少/兔]。十二瞿伽[少/兔]。十三阿耨達。十四善住。十五優睒伽波頭。十六得叉迦(樓炭經六十三出長阿含樓炭大智論)

娑竭龍王為五百鬼神所護二

[0255c29] 娑竭龍王。住須彌山北大海底。宮宅縱廣八萬由旬。七寶所成牆壁七重。欄楯羅網嚴飾其上。園林浴池眾鳥和鳴。金壁銀門。門高二千四百里。廣二千二百里。綵畫姝好。常有五百鬼神之所守護。能隨心降雨。群龍所不能及。所住之淵涌流入海。青琉璃色(出樓炭華嚴經)

眷屬先少後多三

[0256a07] 龍王白佛言。我從劫初止住大海。從拘樓秦佛時。大海之中妻子甚少。今者海龍眷屬繁多。佛告龍王。其於佛法出家。違戒犯行不捨破戒者多生龍中。

[0256a11] 直見不墮地獄。如斯之類壽終已後皆生龍中。佛告龍王。拘樓秦佛時。九十八億居家出家。違其禁戒皆生龍中。拘那含牟尼佛時。八十億居家出家。毀戒恣心。壽終之後皆生龍中。迦葉佛時。六十四億居家出家。犯戒皆生龍中。於我世中。九百九十億居家。鬪諍誹謗經戒死生龍中。今已有生者。以是之故。在大海中諸龍妻子眷屬不可稱計。我泥洹後多有惡優婆塞。違失禁戒當生龍中。或墮地獄(出海龍王經第二卷)

龍持戒至死不破四

[0256a22] 大力毒龍。以眼視人弱者即死。以氣噓人強者亦死。時龍受一日戒。出家入林樹間思惟。坐久疲懈而睡。龍法眠時形如蛇狀。七寶雜色。獵者見之驚喜言曰。以希有難得之皮。獻上國王。以為船飾不亦宜乎。便以杖案其頭刀剝其皮。龍自念言。我力能傾國。此一小物豈能困我。我今以持戒故不計此身。當從佛語自忍。閉目不視閉氣不息。憐愍此人。為持戒故一心受剝不生悔意。既以失皮赤肉在地。時日大熱宛轉土中。欲趣大水見諸小蟲來食其身。為持戒故不復敢動。自思惟言。今我此身以施諸蟲。為佛道故。今以肉施以充其身。後以法施以益其心。身乾命絕即生忉利天上(出大智論第十四卷)

四大龍王患金翅請佛五

[0256b08] 有龍王。一名噏氣。二名大噏氣。三名能羅。四名無量色。白世尊曰。於此海中無數種龍。有四種金翅鳥常食海中諸龍。願佛擁護令得安隱不懷愁恐。世尊脫身皂衣告海龍王曰。汝當取是如來皂衣。分與諸龍皆令周遍。在大海中有值一縷者。金翅鳥王不能觸犯。佛所建立不可思議巍巍之德其如斯矣。時海龍王即取佛衣而分與諸龍王。隨其所乏廣狹大小自然給與。其衣如故終不可盡。於時海龍王告諸龍王。當敬此衣如敬世尊。泥洹後供養舍利。一切眾具而以奉事世尊。四金翅鳥王聞佛所建惶懅。速疾往詣佛所前稽首足。何故世尊奪吾等食。佛言。都有四食。坐趣三處。何等四。一曰網獵禽獸殘害群畜殺生枉命以為飲食。二曰執帶兵仗刀矛斫刺逼迫格射劫奪他財以用飲食。三曰慳貪諛諂亂犯禁邪見欺巧而以得食。四曰非師稱師。非世尊稱世尊。隨邪稱正。非寂志稱寂志。非清淨稱清淨。非梵行稱梵行。自稱詐求而以得食。是為四食。坐趣地獄餓鬼畜生三惡之處。吾所說法除此四食。不當以養身害於眾生。欲自護身當護他人。所不當作慎勿為也。爾時四金翅鳥王。各與千眷屬俱而白佛言。今日吾等自歸命佛及法眾僧。自首悔過前所犯殃。奉持禁戒從今日始。以無畏施一切龍王。擁護正法至佛法住將。從道法至于滅盡不違佛教(出海龍王經第四卷)

蛇第二

  • 毒蛇捨金設會生忉利天一
  • 一蛇首尾兩諍從尾則亡二
  • 蛇龜蝦蟇遭飢相語三

毒蛇捨金設會生忉利天一

[0256c10] 昔閻浮提有國名波羅奈。中有一人。特愛黃金。苦身營覓得七瓶金。埋內土中終不衣食。遇疾而亡。貪愛既重。轉身作一毒蛇。纏遶金瓶死已更生經數萬歲。後自思惟忽能醒悟。正當為金受此惡報。當捨施福田求覓善處。時出路邊見婆羅門。便言。我有一瓶金託君飯諸眾僧。若不為我我當殺君。婆羅門言。我能相為。蛇出金與之。即持詣於伽藍。具以白僧。稱蛇欲設供意。僧許。持金付維那。維那經營設食日近。婆羅門以小阿翰提往至蛇所。蛇見歡喜。即盤阿翰提上。婆羅門以[疊*毛]覆之擔向寺所。路人見之多與財物送其家中。別剋一日。請諸賢聖僧設飯食。會竟。前至僧伽藍著眾僧前住街而立。令婆羅門次第行看。自以信心觀受食者。熟視不移。事訖蛇益懷敬心無厭足。僧食畢重為說法。蛇并捨七瓶金將維那取以為供養。即離惡形生忉利天(出賢愚經第四卷)

一蛇首尾兩諍從尾則亡二

[0256c29] 昔有一蛇頭尾自諍。頭語尾曰。我應為大。尾語頭曰。我應為大。頭曰。我有耳能聽。有目能視。有口能食。行時在前。故可為大。汝無此術。尾曰。我令汝去。故得去耳。若我以身遶木三匝。三日不已不得求食。飢餓垂死。頭語尾曰。汝可放之聽汝為大。尾聞其言即時放之。復語尾曰。汝既為大聽汝前行。尾在前行。未經數步墜火坑而死。

蛇龜蝦蟇遭飢相語三

[0257a09] 昔有一蛇。與一蝦蟇一龜在一池中共作親友。其後池水竭盡。飢窮困乏無所控告。時蛇遣龜以呼蝦蟇言。

 若遭貧窮失本心  不惟本義食為先

[0257a13] 蝦蟇曰。

 汝持我聲以語蛇
 蝦蟇終不到汝邊(出大智論第十二卷)

龜第三

盲龜值浮木孔一

[0257a17] 告諸比丘。如大海中有一盲龜。壽無量劫。百年一遇出頭。復有浮木正有一孔。漂流海浪隨風東西。盲龜百年一出得遇此孔至海東。浮木或至海西違繞亦爾。雖復差違或復相得。凡夫漂流五趣之海。還復人身甚難於此(出雜阿含經第十六卷)

魚第四

  • 百頭魚為捕者所得聞其往緣漁人悟道
  • 三魚隨濤流入小涇二強得反一羸被縶二

百頭魚為捕者所得聞其往緣漁人悟道一

[0257a28] 佛與諸比丘。向毘舍離。到黎越河。河邊有五百牧牛人五百捕魚人。佛去河不遠而坐止息。時捕魚人網得一魚。五百人挽不能使出。復喚牧牛之眾。千人併力得一大魚。身有百頭若干種類。驢馬駱駝虎狼猪狗猿猴狐狸如斯之屬。眾人甚怪競集看之。世尊尋時往至魚所。而問魚言。汝是迦毘梨不。如是三問皆答言是。復問。教化汝黨今在何處。答言。墮阿鼻地獄中。阿難曰。今者何故喚百頭魚為迦毘梨。佛言。迦葉佛時有婆羅門。生一男兒。字迦毘梨(梁言黃頭)。聰明博達。於種類中多聞第一。唯不如諸沙門輩。其父臨終慇懃約勅。汝慎莫與迦葉沙門講論道理。所以者何。沙門智深汝必不如。父沒之後其母問曰。汝本高明今頗更有勝汝者不。答言。沙門殊勝於我。母復問言。云何為勝。答有疑往問佛能開解。彼若問我我不能答。母復告言。何以不學習其法。答言。敬學其法當作沙門。我是白衣何緣得學。母復告曰。偽作沙門學習已達還來在家。奉其母教而作比丘。經少時間讀誦三藏綜達義理。母問之曰。今得勝未。答言。學問中勝不如坐禪。何以知之。我問彼人悉能分別。彼人問我我不能知。因是事故未與他等。母復告曰。自今已往若共談論。儻不如時便可罵辱。迦毘梨言。出家沙門無復過罪。云何罵之。答曰。但罵卿當得勝。時迦毘梨不忍違母。後日更論理。若短屈即便罵言。汝等愚騃無所識別劇於畜生。諸百獸頭皆用比之。如是非一。以是果報今受魚身而有百頭。阿難問佛。何時當脫此魚身。佛告阿難。此賢劫中千佛過去猶故不脫。爾時阿難及於眾人。聞佛所說。咸共同聲而作是言。身口意行不可不慎。時捕魚人及牧牛人等。一時俱共合掌向佛。求索出家淨修梵行。佛言善來。鬚髮自落法衣在體。為說妙法成阿羅漢(出賢愚經第十卷)

三魚隨濤流入小涇二強得反一羸被縶

[0257c08] 南海卒涌驚濤浸灌。有三大魚流入小洲涇。自相謂言。我等厄此及曼水未減。宜可逆上還歸大海。復礙水洲不得越過。第一魚者盡力跳洲得度。次魚復憑草獲過。其第三魚氣力消竭。為獵者得之。佛見而說頌曰。

 是日已過  命則隨減
 如少水魚  斯有何樂(出出曜經第十八卷)

蛤第五

蛤聞甘露死生天上見佛得道一

[0257c17] 迦羅池中有一蛤。聞佛說法。即從池出入草根下。是時有一牧牛人。見大眾圍遶聽佛說法。往到佛所。欲聞法故以杖刺地。誤著蛤頭。蛤即命終生忉利天。見諸妓女娛樂音聲。尋即思惟。我先為畜生。何因緣故生此天宮。即以天眼觀。先於池邊聽佛說法。以此功德得此果報。時蛤天人即乘宮殿。往至佛所頭頂禮足。佛為說法得須陀洹果(出善見婆沙第四卷)

穀賊第六

穀賊天金藏以報穀主一

[0257c27] 昔有大家收穀千斛。埋著地中。前至春溫開之取種。了不見穀。而有一蟲大如牛筥。無有手足亦無頭目如頑鈍肉。主人大小莫不怪之。出著平地。即問。汝是何等。終無所道。便以鐵錐刺一處。語曰。欲知我名者持我著大道旁。自當有名我者。於是舉著道邊。三日之中無能名者。次有數百乘黃馬車。衣服侍從皆黃。駐車而呼。穀賊汝何為在是間。答曰。吾食人穀故持我著此。語極久便辭別去。主人問穀賊。向者是誰也。答言。是金寶之精。居在此西三百餘步大樹下。有百石甕滿中金。主人即將數十人往掘即得甕金。家室歡喜輦載將歸。叩頭向穀賊。今日得金是大神恩。寧可留神共歸更設供養。穀賊曰。前食君穀不語姓字者。欲令君得是金報。今當轉行福於天下。不得復住。言竟忽然不見(出譬喻經第二卷)

蟲第七

[泳-永+狂]中大蟲先世業緣一

[0258a17] 王舍城東南嵎有一[泳-永+狂]水。城內溝瀆污穢。屎尿盡趣其中。臭不可近。有一大蟲生[泳-永+狂]內。身長數丈無有手足。而宛轉低仰戲[泳-永+狂]中。觀者數千。阿難分衛見而往視。蟲即跳梁波浪動涌。具以啟佛。佛與諸比丘共詣池所。眾人見佛。各各念言。今日如來。當為眾會說蟲本末以釋眾疑不當快乎。佛言。維衛佛泥洹後。時有塔寺。有五百比丘經過寺中。寺主見大歡喜。請留供養三月眾皆受請。寺主盡心供饌無有所遺。後五百商人入海採寶還過塔寺。見五百比丘精勤行道。並各發心。欣然共議。福田難遇當設薄供。便白寺主。寺主報言。我請三月更五日滿。乃得廣設。賈人言。吾等當去不得待竟。五百商人各捨一珠。得五百摩尼珠。以寄寺主。囑寺主言。日足以吾等珠供於僧眾。比丘言諾。即皆受之。後生不善心。圖欲獨取。卒不為供。眾僧問言。主前賈客施珠應當設供。而發遣耶。寺主言。是施我耳。若欲奪吾糞可施汝。若不時去。劓汝手足投於糞坑。眾愍其癡默然各去(出十卷譬喻經第四卷)

虱第八

虱依坐禪人約飲血有時節一

[0258b11] 過去久遠。應現如來滅度以後。像法之中有一坐禪比丘。獨在林中常患蟣虱。即便共約。我若坐禪汝宜默然。身隱寂住虱甚如法。於後一時。有一土蚤來至虱邊。問言。汝今云何身體肥盛。虱言。所依主人常修禪定。教我飲食時節。我如法行所以鮮肥。蚤言。我亦欲修習其法。虱言隨意。蚤聞血肉香即便食噉。比丘苦惱。即便脫衣以火燒之。坐禪比丘迦葉佛是。土蚤者提婆達多是。虱者我是(出報恩經第四卷)

經律異相卷第四十八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3 冊 No. 2121 經律異相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