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51n2077_028 續傳燈錄 第2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1 冊 » No.2077 » 第 2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傳燈錄卷第二十八

大鑑下第十六世

昭覺圓悟克勤禪師法嗣

[0656b15] 平江府南峯雲辯禪師。本郡人。依閩之瑞峯章得度。旋里謁穹窿圓。忽有得遂通所見。圓曰。子雖得入未至當也。切宜著鞭。乃辭扣諸席。後參圓悟。值入室纔踵門。悟曰。看脚下。師打露柱一下。悟曰。何不著實道取一句。師曰。師若搖頭弟子擺尾。悟曰。爾試擺尾看。師翻筋斗而出。悟大笑。由是知名。住後僧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霸主到烏江。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築壇拜將。曰如何是人境兩俱奪。師曰。萬里山河獲太平。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龍吟霧起虎嘯風生。曰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當面蹉過。曰真箇作家。師曰。白日鬼迷人。一日入城與道俗行至十郎巷。有問。巷在這裏十郎在甚處。師奮臂曰。隨我來。

[0656c01] 成都府正法建禪師上堂。兔馬有角牛羊無角。絕毫絕釐如山如岳。針峯上師子翻身。藕竅中大鵬展翼。等閑突過北俱盧。日月星辰一時黑。

[0656c05] 建康府華藏密印安民禪師。嘉定府朱氏子。初講楞嚴於成都。為義學所歸。時圓悟居昭覺。師與勝禪師為友。因造焉。聞悟小參。舉國師三喚侍者因緣。趙州拈云。如人暗中書字。字雖不成文彩已彰。那裏是文彩已彰處。師心疑之告香入室。悟問。座主講何經。師曰。楞嚴。悟曰。楞嚴有七處徵心八還辯見。畢竟心在甚麼處。師多呈藝解。悟皆不肯。師復請益。悟令一切處作文彩已彰會。偶僧請益十玄談。方舉問君心印作何顏。悟厲聲曰。文彩已彰。師聞而有省。遂求印證。悟云。以本色鉗鎚。師則罔措。一日白悟曰。和尚休舉話。待某說看。悟諾。師曰。尋常拈槌竪拂。豈不是經中。道一切世界諸所有相皆即菩提妙明真心。悟笑曰。爾元來在這裏作活計。師又曰。下喝敲床時。豈不是返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悟曰。爾豈不見經中道妙性圓明離諸名相。師於言下釋然。悟出蜀居夾山。師罷講侍行。悟為眾夜參舉古帆未挂因緣。師聞未領遂求決。悟曰。爾問我。師舉前話。悟曰。庭前柏樹子。師即洞明。謂悟曰。古人道如一滴投於巨壑。殊不知大海投於一滴。悟笑曰。奈這漢何。未幾令分座。悟說偈曰。休誇四分罷楞嚴。按下雲頭徹底參。莫學亮公親馬祖。還如德嶠訪龍潭。七年往返游昭覺。三載翱翔上碧巖。今日煩充第一座。白華叢裏現優曇。後謁佛鑑於蔣山。鑑問佛果有不曾亂為人說底句。曾與爾說麼。師曰。合取狗口。鑑震聲曰。不是這箇道理。師曰。無人奪爾鹽茶袋叫作甚麼。鑑曰。佛果若不為爾說。我為爾說。師曰。和尚疑時退院別參去。鑑呵呵大笑。師未幾開法保寧遷華藏。旋里領中峯。上堂。眾賣華兮獨賣松。青青顏色不如紅。算來終不與時合。歸去來兮翠藹中。可笑古人恁麼道。大似逃峯赴壑避溺投火。爭如隨分到尺八五分钁頭邊討一箇半箇。雖然如是。保寧半箇也不要。何故富嫌千口少貧恨一身多。冬至上堂舉。玉泉皓和尚云。雪雪片片不別下。到臘月再從。來年正月二月三月四月五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十月。依前不歇凍殺餓殺。免教胡說亂說。師曰。不是罵人亦非贊嘆。高出臨濟德山。不似雲居羅漢。且道玉泉意作麼生。良久曰。但得雪消去自然春到來。師後示寂於本山。闍維設利頗賸。細民穴地尺許皆得之。尤光明瑩潔。心舌亦不壞。

[0657a21] 成都府昭覺徹菴道元禪師。綿州鄧氏子。幼於降寂寺圓具。東游謁大別道禪師。因看廓然無聖之語。忽爾失笑曰。達磨元來在這裏。道譽之。往參佛鑑佛眼。蒙賞識。依圓悟於金山。以所見告。悟弗之許。悟被詔住雲居。師從之。雖有信入。終以鯁胸之物未去為疑。會悟問參徒。生死到來時如何。僧曰。香臺子笑和尚。次問師。汝作麼生。師曰。草賊大敗。悟曰。有人問爾時如何。師擬答。悟憑陵曰。草賊大敗。師即徹證。圓悟以拳擊之。師撫掌大笑。悟曰。汝見甚麼便如此。師曰。毒拳未報永劫不忘。悟歸昭覺命首眾。悟將順世以師繼席焉。

[0657b04] 臨安府中天竺[仁-二+幻]堂中仁禪師。洛陽人也。少依東京奉先院出家。宣和初 賜牒於慶基殿落髮。進具後往來三藏譯經所諦窮經論。特於宗門未之信。時圓悟居天寧。凌晨謁之。悟方為眾入室。師見敬服奮然造前。悟曰。依經解義三世佛冤。離經一字即同魔說。速道速道。師擬對。悟劈口擊之。因墜一齒。即大悟留天寧。由是師資契合請問無間。後開法大覺遷中天竺。次徙靈峯。上堂。九十春光已過半。養花天氣正融和。海棠枝上鶯聲好。道與時流見得麼。然雖如是且透聲透色一句作麼生道。金勒馬嘶芳草地。玉樓人醉杏花天。上堂舉狗子無佛性話。乃曰。二八佳人刺繡遲。紫荊花下囀黃鸝。可憐無限傷春意。盡在停針不語時。淳熙甲午四月八日 孝宗皇帝詔入賜座說法。帝舉不與萬法為侶因緣俾拈提。師拈罷頌曰。秤鎚搦出油。閑言長語休。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癸亥中陞堂告眾而逝。

[0657b23] 眉州象耳山袁覺禪師。郡之袁氏子。出家傳燈試經得度。本名圓覺。郡守填祠牒誤作袁字。疑師慊然。戲謂之曰。一字名可乎。師笑曰。一字已多。郡守異之。既受具出蜀。遍謁有道尊宿。後往大溈依佛性。頃之入室陳所見。性曰。汝忒殺遠在。然知其為法器。俾充侍者掌賓客。師每侍性。性必舉法華開示悟入四字令下語。又曰。直待我竪點頭時汝方是也。偶不職被斥。制中無依。寓俗士家。一日誦法華。至亦復不知何者是火何者為舍乃豁然。制罷歸省。性見首肯之。圓悟再得 旨住雲居。師至彼以所得白悟。悟呵云。本是淨地屙屎作麼。師所疑頓釋。紹興丁眉之象耳虛席。郡守謂此道場久為蟊螣囊槖。非名流勝士莫能起廢。諸禪舉師應聘。嘗語客曰。東坡云。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海。山谷云。惠崇煙雨蘆雁。坐我瀟湘洞庭。欲喚扁舟歸去。傍人謂是丹青。此禪髓也。又曰。我敲床竪拂時。釋迦老子孔夫子都齊立在下風。有舉此語似佛海遠禪師。遠曰。此覺老語也。我此間即不恁麼。

[0657c15] 眉州中巖華嚴祖覺禪師。嘉州楊氏子。幼聰慧書史過目成誦。著書排釋氏。惡境忽現悔過出家。依慧目能禪師。未幾疽發膝上。五年醫莫愈。因書華嚴合論畢夜感異夢。旦即捨杖步趨。一日誦至現相品曰。佛身無有生。而能示出生。法性如虛空。諸佛於中住。無住亦無去。處處皆見佛。遂悟華嚴宗旨。洎登僧籍府帥請講于千部堂。詞辯宏放眾所歎服。適南堂靜禪師過門謂師曰。觀公講說獨步西南。惜未解離文字相耳。倘問道方外。即今之周金剛也。師欣然罷講南游。依圓悟於鍾阜。一日入室。悟舉羅山道。有言時踞虎頭收虎尾。第一句下明宗旨。無言時覿露機鋒如同電拂。作麼生會。師莫能對。夙夜參究忽然有省。作偈呈悟曰。家住孤峯頂。長年半掩門。自嗟身已老。活計付兒孫。悟見許可。次日入室。悟又問。昨日公案作麼生。師擬對。悟便喝曰。佛法不是這箇道理。師復留五年愈更迷悶。後於廬山棲賢閱浮山遠禪師削執論云。若道悟有親疎。豈有栴檀林中却生臭草。豁然契悟。作偈寄圓悟曰。出林依舊入蓬蒿。天網恢恢不可逃。誰信業緣無避處。歸來不怕語聲高。悟大喜。持以示眾曰。覺華嚴徹矣。住後僧問。最初威音王末後婁至佛。未審參見甚麼人。師曰。家住大梁城更問長安路。曰只如德山擔疏鈔行脚意在甚麼處。師曰。拶破爾眼睛。曰與和尚悟華嚴宗旨相去幾何。師曰。同途不同轍。曰昔日德山今朝和尚。師曰。夕陽西去水東流。上堂舉。石霜和尚遷化。眾請首座繼踵住持。虔侍者所問公案。師曰。宗師行處如火燒氷。透過是非關。全機亡得喪盡道。首座滯在一色。侍者知見超師。可謂體妙失宗全迷向背。殊不知首座如鷺鷥立雪品類不齊。侍者似鳳翥丹霄不縈金網。一人高高山頂立。一人深深海底行。各自隨方而來。同會九重城裏。而今要識此二人麼。竪起拂子曰。龍臥碧潭風凜凜。垂下拂子曰。鶴歸霄漢背摩天。僧問。如何是一喝如金剛王寶劍。師曰。血濺梵天。曰如何是一喝如踞地師子。師曰。驚殺野狐狸。曰如何是一喝如探竿影草。師曰。驗得爾骨出。曰如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師曰。直須識取把針人。莫道鴛鴦好毛羽。

[0658a28] 潭州福嚴文演禪師。成都府楊氏子。僧問。如何是定林正主。師曰。坐斷天下人舌頭。曰未審如何親近。師曰。覷著則瞎。上堂。當陽坐斷凡聖跡絕。隨手放開天回地轉。直得日月交互。虎嘯龍吟。頭頭物物耳聞目視。安立諦上是甚麼。還委悉麼。阿斯吒。咄。

[0658b05] 平江府西山明因曇玩禪師。溫州黃氏子。遍參叢席。宣和庚子回抵鍾阜。適朝廷改僧為德士。師與同志數人入頭陀岩食松自處。久之圓悟被旨居是山。親至巖所令去鬚髮。及悟詔補京師天寧。與師俱往命掌香水海。未幾舉枹擊鼓頓明大法。凡有所問皆對曰。莫理會。故流輩咸以莫理會稱之。住後上堂。汝有一對眼。我也有一對眼。汝若瞞還自瞞。汝若成佛作祖。老僧無汝底分。汝若做驢做馬。老僧救汝不得。眾檀越入山請上堂。說偈曰。我無長處名虛出。謝汝殷勤特地來。明因無法堪分付。謾把山門為汝開。

[0658b17] 平江府虎丘雪庭元淨禪師。雙溪人也。上堂。知有底人過萬年如同一日。不知有者過一日如同萬年。不見死心和尚道。山僧行脚三十餘年。以九十日為一夏。增一日也不得。減一日也不得。取不得捨不得。不可得中秖麼得。翠雲見處又且不然。山僧行脚三十年來誰管他一日九十日。也無得也無不得。處處當來見彌勒。且道彌勒在甚麼處。金風吹渭水落葉滿長安。上堂。說得須是見得。見得又須說得。見得說不得。落在陰界見解偏枯。說得見不得。落在時機墮在毒海。若是翠雲門下。直饒說得見得。好與三十棒。說不得見不得。好與三十棒。翠雲恁麼道。也好與三十棒。遂高聲召大眾曰。嶮。上堂。日日日東出。日日日西沒。是時人知有。自古自今如麻似粟。忽然捩轉話頭亦不從東出。亦不從西沒。且道從甚麼處出沒。若是透關底人聞恁麼道。定知五里牌在郭門外。若是透不過者往往道。半山熱瞞人。僧問。如何是到家一句。師曰。坐觀成敗。問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師曰。遠親不如近隣 曰待汝一口汲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又作麼生。師曰。近隣不如遠親。問。亡僧遷化向甚麼處去。師曰。糞堆頭。曰。意旨如何。師曰。築著磕著。

[0658c12] 衢州天寧訥堂梵思禪師。蘇臺朱氏子。上堂。趯翻生死海踏倒涅槃岸。世上無活人。黃泉無死漢。遂拈拄杖曰。訥堂今日拄杖子有分付處。也還有承當得者麼。試出來擔荷看。有麼有麼。良久擲拄杖下座。上堂知有底也喫粥喫飯。不知有底也喫粥喫飯。如何直下驗得他有之與無是之與非邪之與正。若驗不出參學事大遠在。喝一喝。下座。上堂。山僧是楊岐四世孫。這老漢有箇三脚驢子弄蹄行公案。雖人人舉得秖是不知落處。山僧不惜眉毛為諸人下箇注脚。乃曰。八角磨盤空裏走。

[0658c24] 岳州君山佛照覺禪師。上堂舉。古者道。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在後。諸人還識得者麼。若也不識為爾注破。仰之彌高不隔絲毫。要津把斷佛祖難逃。鑽之彌堅真體自然。鳥啼花笑在碧巖前。瞻之在前非正非偏。十方坐斷威鎮大千。忽焉在後一場漏逗。堪笑雲門藏身北斗。咄。

[0659a02] 平江府寶華顯禪師。本郡人也。上堂曰。喫粥了也頭上安頭。洗鉢盂去為蛇畫足。更問如何自納敗闕。良久高聲召大眾。眾舉首。師曰。歸堂喫茶。上堂。禪莫參道休學。歇意忘機常廓落。現成公案早周遮。秖箇無心已穿鑿。直饒坐斷未生前。難透山僧錯錯錯。

[0659a08] 紹興府東山覺禪師。後住因聖。上堂。三通鼓罷諸人各各上來。擬待理會祖師西來意。還知劍去久矣麼。設使直下悟去。也是斬頭覓活。東山事不獲已。且向第二頭鞠拶看。以手拍禪床下座。上堂。花爛熳景暄妍。休說壺中別有天。百草頭邊如薦得。東高三丈西闊八寸。上堂舉。昔廣額屠兒一日至佛所颺下屠刀曰。我是千佛一數。世尊曰。如是如是。今時叢林將謂廣額過去是一佛權現屠兒。如此見廣額。且喜沒交涉。又曰。廣額正是箇殺人不眨眼底漢。颺下屠刀立地成佛。且喜沒交涉。又道廣額颺下屠刀曰。我是千佛一數。這一佛多少分明。且喜沒交涉。要識廣額麼。夾路桃花風雨後。馬蹄何處避殘紅。

[0659a22] 台州天封覺禪師上堂。無生國裏未是安居。萬仞崖頭豈容駐足。且望空撒手直下翻身一句作麼生道。人逢好事精神爽。入火真金色轉鮮。

[0659a26] 成都府昭覺道祖首座。初見圓悟。於即心是佛語下發明。久之悟命分座。一日為眾入室。餘二十許人。師忽問曰。生死到來如何回避。僧無對。師擲下拂子奄然而逝。眾皆愕眙亟以聞悟。悟至召曰。祖首座。師張目視之。悟曰。抖擻精神透關去。師點頭竟爾趨寂。

[0659b03] 南康軍雲居宗振首座。丹丘人也。依圓悟於雲居。一日仰瞻鐘閣倏然契證。有詰之者。座酬以三偈。其後曰。我有一機直下示伊。青天霹靂電捲星馳。德山臨濟棒喝徒施。不傳之妙於汝何虧。悟見大悅。竟以節操自高道望愈重。嘗書壁曰。住在千峯最上層。年將耳順任騰騰。免教名字挂人齒。甘作今朝百拙僧。

[0659b11] 樞密徐俯字師川號東湖居士。每侍先龍圖謁法昌及靈源語論終日。公聞之藐如也。及法昌歸寂在笑談間。公異之。始篤信此道。後丁父憂。念無以報罔極。命靈源歸孝址說法。源登座問答已。乃曰。諸仁者。秖如龍圖平日讀萬卷書。如水傳器涓滴不遺。且道尋常著在甚麼處。而今捨識之後。這著萬卷書底又却向甚麼處著。公聞。灑然有得。遂曰。吾無憾矣。源下座問曰。學士適來見箇甚麼便恁麼道。公曰。若有所見則鈍置和尚去也。源曰。恁麼則老僧不如。公曰。和尚是何心行。源大笑。靖康初為尚書外郎。與朝士同志者挂鉢於天寧寺之擇木堂力參圓悟。悟亦喜其見地超邁。一日至書記寮指悟頂相曰。這老漢脚跟猶未點地在。悟[卑*頁]面曰。甕裏何曾走却鼈。公曰。且喜老漢脚跟點地。悟曰。莫謗他好。公休去。

[0659b28] 郡王趙令衿字表之號超然居士。任南康。政成事簡。多與禪衲遊。公堂間為摩詰丈室。適圓悟居甌阜。公欣然就其鑪錘。悟不少假。公固請。悟曰。此事要得相應。直須是死一回始得。公默契。嘗自疏之。其略曰。家貧遭劫。誰知盡底不存。空屋無人。幾度賊來亦打。悟見囑令加護。紹興庚申冬公與汪內翰藻李參政邴曾侍郎開。詣徑山謁大慧。慧聞至乃令擊鼓入室。公欣然袖香趨之。慧曰。趙州洗鉢盂話居士作麼生會。公曰。討甚麼椀。拂袖便出。慧起搊住曰。古人向這裏悟去。爾因甚麼却不悟。公擬對。慧擬之曰。討甚麼椀。公曰。還這老漢始得。

[0659c12] 侍郎李彌遜號普現居士。少時讀書五行俱下。年十八中鄉舉登第京師旋歷華要。至二十八歲為中書舍人。常入圓悟室。一日早朝回至天津橋。馬躍。忽有省。通身汗流。直造天寧。適悟出門遙見便喚曰。居士且喜大事了畢。公厲聲曰。和尚眼花作甚麼。悟便喝。公亦喝。於是機鋒迅捷。凡與悟問答當機不讓。公後遷吏部。乞祠祿歸閩連江築庵自娛。忽一日示微恙。遽索湯沐浴畢遂趺坐作偈曰。謾說從來牧護。今日分明呈露。虛空拶倒須彌。說甚向上一路。擲筆而逝覺庵道人祖氏。建寧游察院之侄女也。幼志不出適。留心祖道。於圓悟示眾語下了然明白。悟曰。更須颺却所見始得自由。祖答偈曰。露柱抽橫骨。虛空弄爪牙。直饒玄會得。猶是眼中沙。

[0659c27] 令人本明號明室。自機契圓悟遍參明宿皆蒙印可。紹興庚申二月望。親書三偈寄呈草堂清。微露謝世之意。至旬末別親里而終。草堂跋其偈後為刊行。大慧亦嘗垂語發揚。偈曰。不識煩惱是菩提。若隨煩惱是愚癡。起滅之時須要會。鷂過新羅人不知。不識煩惱是菩提。淨花生淤泥。人來問我若何為。喫粥喫飯了洗鉢盂。莫管他莫管他。終日癡憨弄海沙。要識本來真面目。便是祖師一木叉。道不得底叉下死。道得底也叉下死。畢竟如何。不許夜行投明須到。

[0660a09] 成都府范縣君者。居歲久。常坐而不臥。聞圓悟住昭覺。往禮拜請示入道因緣。悟令看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是箇甚麼。久無所契。范泣告悟曰。和尚有何方便令某易會。悟曰。却有箇方便。遂令秖看是箇甚麼。後有省曰。元來恁麼地近郍。

[0660a15] 臨安府靈隱瞎堂遠禪師。生於眉山金流鎮彭氏。年十三投藥師院僧宗辨出家祝髮受具。即往成都習經論。還峨眉雲岩寺。時徽禪師住焉。徽黃龍南四世孫。知見甚高。師初入門。值徽飯罷。於庭廡間閑行。師纔見。即放包問曰。文殊為七佛祖師。未審什麼人為文殊之師。徽云。金沙溪畔馬郎婦。時有起銕拂者為首坐。師亦往親近。起嘗誘掖之兩歲未有所得。一日靜坐次有僧獨行自語云。假四大以為蓋覆。緣六塵而生心。忽遇六塵頓息。喚什麼作心。師聞之忽有省。遽起告首座。首座可之。上方丈告徽。徽亦可之。明日即告行。同志挽留。師不聽。曰吾師以為可。而我終未釋然也。時圓悟自雲居歸蜀住昭覺。師造焉。每問話請益辭旨峭硬。圓悟深器之。一日圓悟普說。舉龐居士問馬祖。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馬祖云。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師聞舉。豁然大悟仆於眾中。眾以為中風共掖起之。師乃曰。吾夢覺矣。至夜圓悟小參。師出問曰。淨裸裸空無一物。赤骨律貧無一錢。戶破家殘乞師賑濟。答云。七珍八寶一時拏。師曰。爭奈賊不入謹家之門。答云。機不離位墮在毒海。師隨聲便喝。悟以拄杖擊禪床云。喫得棒也未。師又喝。圓悟連喝兩喝。師禮拜。悟大喜以偈贈師。有舊鐵舌轉關棙之語。眾目之為鐵舌遠。自此機鋒峻發無所抵捂矣。紹興乙卯春眉守延居象耳山不赴。是歲圓悟示寂。嘆曰。哲人云亡繼之者誰乎。乃扁舟下峽。初抵淮南住龍蟠八年。遶琅邪又移婺之普濟衢之定業。師自發明心要。即得游戲如風大自在三昧。嘗因開爐陞坐曰。天無門地無壁。葫蘆棚上種冬瓜。兩手扶犁水過膝。跳金圈吞栗棘氈。拍板對無孔笛。屈屈。獨脚山魈解雙趯。去年冬裏無炭燒。今年定是無火炙。飢時飢到眼睛黃。窮時窮到赤骨立。屈屈。且道屈箇什麼。尀奈監寺副寺維那典坐直歲等。却與泥水匠商量。放出兩頭鴟。咬殺佛殿脊。又上堂。舉真淨和尚示眾云。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同體。脚頭脚底橫三竪四。北俱盧洲火發燒著帝釋眉毛。東海龍王忍痛不禁。轟一聲霹靂。直得傾湫倒嶽雲暗長空。十字街頭廖胡子。醉中驚覺起來拊掌呵呵大笑云。筠陽城中近來少賊。乃拈拄杖云。賊賊。師舉了曰。是則一場賣弄不少。爭奈鼻孔眼睛各有主在。何故葛藤堆裏作竊未當白拈。酒店門前捨遺不是正賊。時東廊下恰犬吠。師乃喚行者探。門前有甚官客。大眾皆回首。師曰。要見正賊麼。遂哨指一聲搖手下坐。其舉揚大率如此。時妙喜杲謫梅州。有傳師偈頌提唱以往者。妙喜駭云。老師暮年有子如是耶。因寓書通誠。并寄贈圜悟所付法衣。逮其得旨放歸。師以頌迎之相遇甚歡。妙喜極口稱譽。又題其真云。這川藞苴無真無假。一條白棒佛來也打。更有一般長處。解向鉢盂裏走馬。自此人益歸重。俄遷光孝。閱十年。安定郡王趙表之與師為世外交。侍郎曾開從師參叩。曾雖士大夫而飽參諸老。從妙喜遊甚久。而未甚頴脫。至見師始盡餘疑。後過南嶽遂住南臺。時龍王璉禪師方廣行禪師者。皆月菴高第道著湖湘間。私相語云。此間壁立萬仞。遠何所措足乎。因請陞座。設三十餘問。皆佛祖誵訛險節關棙。學者罕到之處。師隨機開答。辭旨深奧議論超詣。始大嘆服。璉即率其屬環拜云。此膝不屈於人久矣。未幾過天台歷住護國國清鴻福三寺。乾道丁亥尚書沈公德龢守平江以虎丘大道場比不得人。力邀師主之。至則接物無倦法令整肅。適丁荒歉雖齋粥不繼。而戶外之屨常滿。忘軀為法者集焉。道益顯著。遂奉詔住高亭山崇先寺。未幾與主者不合。退居迎照菴。再奉 詔住靈隱。開堂中使降香。祝聖罷。拈香曰。此一炷香天地莫能覆藏。佛眼莫能窺測。舉處滅胡種族。拈來鈍置殺人。累我三十年。荒草裏橫身。至令一平生作箇不[口*留]漢。就中有些子謷訛。對眾也須說破。山僧二十年前。被業風吹到岷峨山下荊棘林中。撞著箇無孔鐵錘。被他一擊。半醉半醒。將謂啞却口一生開不得。二十年後又被業風吹去濯錦江頭。葛藤堆裏逢著箇焦尾白額。是時親遭一口。直無喪膽忘魂。開得口至今受用不盡。且道此香為二十年前見底知識即是。為二十年後見底知識即是。一鶴不棲雙木。一客不煩兩家。不見道。先行不到未後太過。而今賊身己露贓物現前。奉為前成都府昭覺先圓悟禪師大和尚。不重他對御談空橫行海上。只重他胸中無物肚裏無禪。爇向爐中用酬法乳。于時 孝宗皇帝留神空宗。屢詔入內。賜號佛海禪師。始妙喜贊師真。有解向鉢盂走馬之語。至師對 御歸以頌記之云。鉢盂走馬向天庭。慣踏天街馬不驚。回首飛來峯上望。白雲包盡帝都春。師說法格外作用不守規轍脫略窠臼。至於室中機緣尤為嶮峻不可湊泊。嘗指面前花問僧。喚作佛草料見成。喚作畜生口作人語。當恁麼時參學眼在什麼處。僧無語。師自代曰。五嶽四瀆名山大川。又問僧。三門前寸草不生。佛殿裏如何得入。僧無語。自代曰。光剃頭淨洗鉢。又問僧。一大藏教是惡口。如何是爾本身盧舍那。僧無語。自代曰。阿耨達池深四十丈闊四十丈。又問僧。有祖以來多少人錯會。錯則錯了也如何免得此過。僧無語。自代曰。罪不重科。又問僧。爾是甚院。僧云。天宮院僧。師曰。既是天宮院為甚却兩脚踏地。僧無語。自代曰。爭怪得我。又一日陞坐鳴鼓竟。師坐帳內。侍者尋師不見。師撥開帳曰。只在這裏因什麼不見。侍者無語。自代曰。大斧斫三門。又一日因書記維那相爭來投。師揭牓曰。書記維那行令不正。老僧罰油。行者喫棒。令二人下語。維那云。難逃智鑑。師曰。不是不是。書記無語。二人俱逐出。又因淨慈先馳至通書。師問。爾長老甚處人。先馳云。和尚大似不識。師曰。爾是甚處人。先馳云。越州。師曰。猛虎不食伏肉。又因在病有僧相看。師問僧。老僧昨夜火星出宮了。至今因甚痾屎不出。僧云。老老大大向東司裏作活計。師曰。承言雖會宗勿自立規矩。既不識如何亂統。即時逐出。自代曰。摩竭羅國親行此令。僧入身師起身問。更不著布裩相見。僧叉手近前云。今日親見瞎堂。師呵呵大笑。僧云。伎倆已盡。師撫掌一下。時有日本國僧覺阿。通天台教頗工書。能道諸國語。初來謁師氣甚銳。師徐以禪宗曉之。居三年頓有得。作投機五頌而去。語在覺阿傳。他日因海商傳其國圓城寺主者覺忠詩書來謝。而師宗旨遂分一派於日本國焉。淳熙二年[門@壬]九月旦上堂。說偈曰。淳熙二年[門@壬]。季秋九月旦。鬧處莫出頭。冷地著眼看。明暗不相干。彼此分一半。一種作貴人。教誰賣柴炭。向爾道。不可毀不可贊。體若虛空沒崖岸。相呼相喚歸去來。上元定是正月半。于時都下喧傳。頗疑師當以正月十五日遷化。遂達 上聽。至期無疾陞坐祝聖如常儀。又俗官詣寺修齋。再陞坐訖。即語知事頭首分伴官客。及施主齋。齊時侍者並赴堂。是日都下人競集 上亦密遣中使伺師起居。皆見師往來如常。時迭歸奏。齋罷侍者與俗官同上方丈。但見門扃閉甚密。師素蓄一黑猿。頗馴能知人意。因衣以布裰命之曰。猿行者。至是求師不見。因窺於窓隙中。但見猿手持一卷書人立於床前。遂亟從後路至榻前。撥開帳子而師已化矣。取猿手中書觀之。乃辭世頌曰。抝折秤鎚。掀翻露布。突出機先。鵶飛不度。留十日顏色不變。壽七十四。坐五十九夏。得法者了乘如本齊慧冲皆住大剎。對 御語一卷。乾道七年正月二十日。有 旨令靈隱長老慧遠引見。晦日召至選德殿奏曰。臣本凡愚生於西蜀。早聞道於圓悟禪師。養拙山林幾四十年。仰聞 陛下即位以來。生靈護持宗教。所謂以佛心而治天下。臣夤緣慶幸。依近天顏不勝萬感。

[0661c18] 上曰。圓悟是誰。師對。名克勤。建炎初太上皇帝駐蹕維揚。召對賜號圓悟禪師。即臣之師也。

[0661c20] 曰。惜不及見之。杲何如。師對。宗杲與臣同出圓悟之門。

[0661c22] 上曰。卿甚時來靈隱。師對。去冬會慶節前一日入寺。今蒙 陛下恩遇。獲覩清光。一門師資。豈勝榮遇。臣謹以舊所讚頌十篇上進。讀罷 上賜坐。遂謝恩就坐。

[0661c25] 曰。如何免得生死。師對。不悟大乘道終不能免。

[0661c27] 上曰。如何得悟。師對。本有之性若以歲月磨去無不悟者。

[0661c28] 上曰。悟後如何。師對。悟了始知 陛下所問與臣所對。悉皆不是。

[0662a01] 上曰。一切處不是後如何。師對。脫體現前了無毫髮可見之相。

[0662a02] 上肯首。師又曰。古德云。無所是是菩提。

[0662a03] 上曰。即心即佛如何。師對。目前無法。陛下喚什麼作心。上曰。如何是心。師遂起身叉手而立曰。只這是。

[0662a05] 上笑。復問德山臨濟悟道因緣。師具言其詳。

[0662a06] 上又問曰。頻呼小玉元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此圓悟所得處。只是要人認得聲。師對。昔有陳度支。問道於五祖演和尚。五祖云。小艶詩中亦是說禪。時圓悟侍立。因問云。如何是禪。五祖云。頻呼小玉元無事只要檀郎認得聲。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庭前柏樹子。如何是佛麻三斤。圓悟遂長噓一聲忽然有悟。時恰有雞啼。圓悟云。爾亦會禪。五祖云。汝作麼生會。圓悟云。去却胸中物喪盡目前機。五祖云。此漢徹了也。

[0662a16] 上曰。好好。師又曰。悟得後千句萬句乃至一大藏教只是一句。上曰。是那裏一句。師對。好語不出門。

[0662a18] 上曰。不與萬法為侶可參乎。師對。老龐致此一問。直得驚天動地超今古脫是非離言說無依倚。正如 陛下至尊至貴大道本然。

[0662a21] 上曰。只是不在有無。師對。離却有無底亦不要。

[0662a22] 上曰。卿如何。師舉起一拳隨奏曰。臣山林野人舉止乖疎不識禮度。乞 陛下寬貸。上曰。不妨說禪。又問。得道者誰。師對。學道之人甚眾。隨其器量淺深。入室處可驗。得底人他亦自知時節。昔有曾開侍郎亦近道。

[0662a27] 上曰。他如何有悟。師對。曾嘗問。如何是善知識。臣云。燈籠露柱猫兒狗子。皆稱善知識何必更問。曾云。既稱善知識。為甚讚即歡喜毀即煩惱。臣云。侍郎曾見善知識否。曾云。開三十年參禪如何不見。臣云。歡喜處見。煩惱處見。曾茫然。臣震喝一聲。曾擬開口。臣又喝。復搊住云。開口底不是曾侍郎。曾侍郎向甚處去。曾不覺點頭長噓。臣舉手長揖云。侍郎且喜大事了畢。曾遂作投機頌云。咄哉老驢。叢林妖。震地一聲。天機漏泄。有人更問意如何。拈起拂子劈口截。

[0662b09] 上曰。更有何人。師對。學佛者眾機緣亦廣。切恐有勞聖聽不敢多奏。乃云。臣乞回寺與諸衲子傳佛心宗仰報覆燾之恩。願 陛下早復中原以慰四海之望。

[0662b12] 上曰。後來更要說話在。師對。謹當退聽。遂謝恩下殿。三月七日復有 旨。八日午時。候駕過德壽宮回。令靈隱徑山長老同入遷德殿引見。既見賜坐。

[0662b16] 上曰。靈隱徑山皆大剎。每令臣寮擇人住持。師對。荷陛下不忘靈山付囑。不以形服見棄。林下之人。何以仰報。

[0662b18] 上曰。去秋水潦今歲何如。師對。臘雪應期必有豐年之兆。

[0662b20] 上曰。朕極憂民間荒歉。師對。臣亦恐春間細民艱食。賴 陛下聖德所感。今二麥將熟米價稍平。中外得人已行賑濟。但得一飽則農務有緒。皆 陛下生成之賜。

[0662b23] 上曰。秋間更得一熟民間稍甦。師對 陛下以百姓心為心。聖慮既堅必隨心念。

[0662b25] 上曰。普聞黃彥節舉古云。心隨萬境轉轉處實能幽。因得受用以虛心應物。徑山對。虛明自照不勞心力。師對。此乃三祖大師信心銘。正為有所證悟者說。

[0662b29] 上曰。如何。師對。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毫釐有差天地懸隔。

[0662c02] 上喜甚。師復奏曰。容臣錄一本并鐵舌菴錄前後奏對錄上進。

[0662c03] 上曰。甚好。又問。一口吸盡西江水理會不出。師對。理會不得。無義路處直下便是。

[0662c05] 上曰。更數年須可曉。師對。但於一剎那間以悟為則。問對既久。師乃奏曰。臣恐久勞 聖聽。謝恩下殿。八年正月二十八日車駕幸靈隱寺至冷泉亭。師起居罷。侍臣傳 旨長老歸寺。上至三門下馬。師再起居。

[0662c10] 上曰。行則箇師侍。行至藏殿前。師奏曰。修廊高峻恐艱聖步。

[0662c11] 上曰。不妨。遂行至僧堂前。入僧堂。師先至方丈焚香。上至方丈。師起居。上首看 太祖皇帝所賜京師能仁寺佛牙舍利 上以手捧至額加敬。師以佛牙事跡進呈。至遇安堂一笑軒。讀大慧宗杲至梅陽所寄法衣書。云超然居士是箇中人。恐有未至處。當與商量。

[0662c17] 上見此曰。遲兩年惜不及召宗杲。

[0662c18] 上問曰。超然如何。師對。超然居士與圓悟先師及大慧游從之久。令臣與他痛下毒手。

[0662c20] 上笑。又見語錄三策在方丈前案上并奏對狀一紙。

[0662c21] 上曰。此是什麼。師奏。向來乞進三祖大師信心銘及鐵舌菴傳與前後奏對錄 上有旨令收入。次至交蘆室見師畫像。乃問曰。此是誰。師對。此是僧徒畫臣頂相。求贊。

[0662c25] 上曰。此是畫底那箇是真底。師叉手躬身云。春氣和暖恭惟聖躬萬福。

[0662c27] 上大笑。上觀圓悟禪師像。師讀所題贊曰。好箇脫灑老衲。寫得十分相似。八住海內叢林。逢著唯論此事。海口辯湧洪濤。到了不說一字。慧遠把斷綱宗。負荷闊行大步。鑪鞴快下鉗鎚。提持向上底路。

[0663a02] 上曰。此便是向時所說光堯在維揚登對底。師對。便是。

[0663a03] 上觀釋迦出山相。奏曰。此吳道子畫。師亦讀所題贊曰。大哉釋迦文。福聚海無量。此地少硃砂。赤土也為上。我今稽首禮讚揚。留與人天作榜樣。

[0663a07] 上觀臨濟像曰。此是臨濟。師對。臨濟禪師乃曹州人。臣十二世祖師也。

[0663a08] 上周覽山林乃曰。想雪下時可觀。師對。更有上方尤好。上回。師隨至東廊法堂前。

[0663a10] 上觀壁畫。師奏曰。此乃歷代高僧。

[0663a11] 上曰。如今有否。師對。西廊工已就。

[0663a12] 上指華嚴變相。師隨問奏答。語意相契。

[0663a13] 上遂回駕。師謝恩而歸。翌日有旨賜絹帛等。是年八月六日有 旨宣。靈隱長老七日同官員僧道入內就觀堂齋。齋罷赴觀堂前起居 上賜坐賜茶。謝恩次續有 旨。獨宣靈隱長老至觀堂東閤。師隨入奏曰。臣等今日蒙 陛下賜淨供。三教畢集。此一段勝事。世所希有。感荷聖恩。

[0663a19] 上曰。可謂勝事遂賜坐。

[0663a20] 上曰。有一兩件事欲問卿。師對曰。臣願聞 聖訓。

[0663a21] 上曰。前日唾夢中忽聞鐘聲。遂覺。未知夢與覺是如何。師對 陛下問夢中底覺來底。若問覺來底。而今正是寐語。若問夢中底夢覺無殊。教誰分別。夢即是幻。知幻即離。離幻即覺。覺心不動。所以道。若能轉物即同如來。

[0663a26] 上曰。夢幻既非。且鐘聲從甚處起。師奏。從 陛下問處起 上笑。

[0663a27] 上復問。前日在此閤靜坐。忽然思得向時所舉不與萬法為侶。只這不與萬法為侶也大奇。朕從這裏有箇見處。師奏曰。不與萬法為侶。陛下作麼生會。

[0663b02] 上曰。四海不為多。師奏曰。一口吸盡西江水又如何。

[0663b03] 上曰。亦未嘗欠闕。師奏曰。臣每於入室時常問衲云。如何是斬新一句。擬議劈胸便打。有時問云。如何是向上一路。未開口也打。

[0663b06] 上曰。因甚却如此。師對。纔涉思惟即成剩法。纔落陰界即是生死根本。參禪如斵輪擬議勿干涉。如擊石火似閃電光。已是鈍置了也。何故法無二法。心無別心。天無二日。所以德山悟道了封却佛殿門乃云。有爾便無我有我便無爾。方能見道。近有一士人。到寺見方丈壁間臣所作偈頌。乃云。好偈頌。臣問曰。聞公學伊川之學。排佛氏是否。士人不對。臣又問曰。只如德山示眾云。釋迦彌勒是擔屎漢。十地菩薩。是守田奴。莫也是排佛麼。士人惘然。臣曰。這裏有一條活路。若看得見受用不盡。如看不見非但招因帶果。更有事在。觀公所見未曾遇人。且坐喫茶。前日又有一官人問。長老年多少。臣云。七十歲。官人云。頤養得好。臣云。菜羹粥飯僧何足道。官人云。性命事如何。臣云。老僧無性命。官人云。如何無。臣云。也無如何。官人遂搖頭云。第恐未是在。臣云。非但橫點頭未是。直饒正點。頭也未是在。官人良久再問云。官員與禪僧如何。臣云。只一般。官人云。官員進身仕路。禪僧宴坐林間。安得一般。臣云。適來未與公相見時也一般。而今相見了也一般。直饒相讚相毀也一般。所以道。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官人云。長老語異。可別覓一盃茶。臣云。寺事多故不能從欵。大率古今言句正如 陛下向時所作布袋贊。其略曰。別別分明一點紅爐雪豈容存駐也。

[0663c03] 上曰。作頌最難。師奏曰。昔時葉縣省禪師。有一法嗣住漢州什邡方水禪院曾作偈示眾曰。方水潭中鼈鼻蛇。擬心相向便榆椰。何人拔得蛇頭出。

[0663c07] 上曰。更有一句師對。只有三句。

[0663c08] 上曰。如何只有三句師對。意有待焉。二百年後無人下語。後大隋元靖長老舉前三句了。乃著語云。方水潭中鼈鼻蛇。又佛果圓悟禪師。亦於第三句下著語云。雲門胡餅趙州茶。臣於第三句下著語云。嚤呢噠哩吽[口*發]吒 上笑曰。甚好。又問。古今得受用者誰。師對 太宗皇帝。

[0663c14] 上曰。聞太宗皇帝得大受用。師對 太宗皇帝一日幸大相國寺。見僧看經次問云看甚經。僧云。仁王護國經 太宗皇帝云。既是朕經。為甚却在卿手裏。僧無語。臣亦曾代下一轉語。

[0663c18] 上曰。卿如何代語。師對。當時只將經卷。當笏鞠躬云。願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0663c20] 上曰。好好。師奏曰 太宗皇帝又嘗見一僧問云。卿是何人。僧云。塔主 太宗皇帝云。既是朕塔。因甚是卿作主。其僧又無語。臣亦代語云 聖恩普被 上首肯。久之忽聞窓外報未牌。師奏曰 陛下日應萬機。臣不敢久留恐勞 聖聽。謝恩下殿。九年四月二日有 旨。四月八日宣入內觀堂齋。齋罷同眾起居 上問曰。相將結夏。師奏曰。此乃叢林成規。西天於結夏日鑄蠟人藏土窟中。結夏九十日。戒行精潔則蠟人氷。不然則蠟人不全。故號為僧蠟。

[0664a01] 上曰。觀行如何天竺法。師奏云。今日十六人入觀堂修三年淨觀。

[0664a03] 上曰。觀者是觀想。忘想顛倒相持何時得了。師對。以賊捉賊將心覓心。故楞嚴呵云。想念不可脫云何獲圓通。

[0664a05] 上曰。如華嚴大經要妙。只在偈讚處。爭如十地頓超。師對。如華嚴經偈讚。只聞得四句則八十一卷華嚴一時了畢。

[0664a08] 上曰。須盡底透得徹始得。師對。曹洞下禪多云。直須盡底去。如何得盡底去。上擲下羽扇於榻前默然正坐。時眾皆惘然相顧無語。師即起身近前奏曰。今日乃釋迦如來誕慶之辰 陛下作此一段勝事。臣等見所未見聞所聞。時大雨乃曰。直得天雨四花地搖六震。適來諸山皆有頌臣獨無。而今輒有一頌。

[0664a15] 上曰。如何。師對。未至禁門時舉似 陛下了也。

[0664a16] 上曰。何妨再舉一遍看。師對不可頭上更安頭。

[0664a17] 上曰。朕也要知。師退一步奏曰。臣深領此一問。

[0664a18] 上曰。更有也無。師對。當似今日。又奏曰。昔見台州守宗穎。問因看法華經云。佛身長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由旬。到此直是疑著。是時臣擲下扇子於地上云。爾且道。我扇長多少。與佛身相去幾何。渠惘然無答。

[0664a23] 上曰。此是妙處如庖丁解牛。師對。不見全牛可下刀。無垢光中本三昧 上首肯之。師謝恩歸位。

[0664a25] 上曰。修禪定者如何。師對。初機若有所習則不名大定。大定等虛空了無修習處。亦無起滅出入處 陛下看此習定之者。盡是未證果位凡夫。直饒習到四禪八定亦未為究竟。故圭峯宗密禪師云。非想定後還作非貍之身。昔有僧名頂三教。嘗作偈示眾云。四禪捨念常清淨。半是真如半是空。此處修行多岐路。行人到者莫怱怱。一邊頓證則一念作佛。一邊差別則墮在二乘。窮空不歸四六二萬十千劫。修行再入輪回。故云。繁興永處那伽定。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乃至風動塵起雲行雨施悉皆在定。傅大士云。欲學諸三昧。是動非在禪。心隨境界流。云何名為定。此乃是不動真智也 上曰是。眾皆起謝恩下殿。師再入奏曰。臣去年八月二日奏對錄。并七佛偈。日本國法師問道錄。三日前亦曾乞進。

[0664b12] 上曰。已看得數版未了在。師奏曰。七佛偈去冬因沈介尚書問。第三毘舍浮佛偈云。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前境若無心亦無。罪福如幻起亦滅。

[0664b16] 上曰。他如何問。師奏曰。前境若無心亦無。他到此生疑。却問如何。臣答云。未有尚書時喚什麼作境。心境俱空是箇什麼。渠默有契證。

[0664b19] 上曰。朕近日於四海不為多處。別得一轉語云。明鏡絕纖塵。師奏曰。臣感蒙 聖訓。謝恩下殿。

[0664b22] 台州洪福子文禪師上堂。不昧不落作麼會。會得依前墮野狐。一夜涼風生畫角。滿船明月泛江湖。

續傳燈錄卷第二十八

續傳燈錄卷第二十九目錄



大鑑下第十六世
  • 太平懃禪師法嗣十六人
    • 文殊心道禪師
    • 南華知昺禪師
    • 龍牙智才禪師
    • 蓬萊卿禪師
    • 何山守珣禪師
    • 泐潭擇明禪師
    • 寶藏本禪師
    • 祥符清海禪師
    • 淨眾了燦禪師
    • 谷山海禪師(已上十人見錄)
    • 靈岩晝禪師
    • 啟霞楚謙禪師
    • 福聖深禪師
    • 千山智嵩禪師
    • 融藏主
    • 發書記(已上六人無錄)
    龍門佛眼遠禪師法嗣二十一人
    • 龍翔士珪禪師
    • 雲居善悟禪師
    • 西禪文璉禪師
    • 黃龍法忠禪師
    • 烏巨道行禪師
    • 白楊法順禪師
    • 雲居法如禪師
    • 歸宗正賢禪師
    • 道場明辨禪師
    • 方廣深禪師
    • 成都世奇首座
    • 淨居尼惠溫禪師
    • 憑楫給事(已上十三人見錄)
    • 雲居圓禪師
    • 雲居祖禪師
    • 三聖道方禪師
    • 寂菴主
    • 三角劼禪師
    • 三聖真常禪師
    • 辨侍者
    • 越州石佛世奇禪師(已上八人無錄)
    開福道寧禪師法嗣一人
    • 大溈善果禪師(見錄)
    自得暉禪師法嗣四人
    • 雪竇德雲禪師
    • 仗錫崇堅禪師
    • 華藏慧祚禪師
    • 雪竇煥禪師(已上四人無錄)
    瑞巖石窓恭禪師法嗣二人
    • 淨慈重皎禪師
    • 淨慈壁禪師(已上二人無錄)
    大溈智禪師法嗣四人
    • 雪蓋澄禪師
    • 石霜能禪師
    • 泰岳久禪師
    • 陳與義居士(已上四人無錄)

續傳燈錄卷第二十九目錄(終)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1 冊 No. 2077 續傳燈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