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51n2077_019 續傳燈錄 第1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1 冊 » No.2077 » 第 1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傳燈錄卷第十九

大鑑下第十四世

法雲善本禪師法嗣

[0591c26] 臨安府淨慈楚明寶印禪師。百粵張氏。上堂。祖師心印非長非短非方非圓非內非外亦非中間。且問大眾。決定是何形貌。拈拄杖曰。還見麼古篆不成文。飛帛難同體。從本自分明。何須重特地。擊禪床下座。上堂。出門見山水。入門見佛殿。靈光觸處通。諸人何不薦。若不薦淨慈今日不著便。上堂祖師道。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淨慈當時若見恁麼道。用黑漆拄杖子一棒打殺。埋向無陰陽地上。令他出氣不得。何故尀耐他瞞我唐土人。眾中莫有為祖師出氣底麼。出來和爾一時埋却。上堂若論此事如散鋪寶貝亂堆金玉。昧己者自甘窮困。有眼底信手拈來。所以道。閻浮有大寶見少得還稀。若人將獻我成佛一餉時。乃拈拄杖曰。如今一時呈似。普請大眾高著眼。擲拄杖下座。

[0592a13] 長蘆道和祖照禪師。興化潘氏子。僧問。無遮聖會還有不到者麼。師曰有。曰誰是不到者。師曰。金剛脚下鐵崑崙。問不許夜行投明須到。意旨如何。師曰。羊頭車子推明月。曰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鐵門路嶮。問一鎚兩當時如何。師曰。踏藕得魚歸。問教外別傳未審傳箇甚麼。師曰。鐵彈子。問百城遊罷時如何。師曰。前頭更有趙州關。上堂。一二三四五六。碧眼胡僧數不足。泥牛入海過新羅。木馬追風到天竺。天竺茫茫何處尋。補陀巖上問觀音。普賢拍手呵呵笑。歸去來兮秋水深。

[0592a24] 福州雪峯思慧妙湛禪師。錢塘俞氏子。僧問。古殿無燈時如何。師曰。東壁打西壁。曰恁麼則撞著露柱也。師曰。未敢相許。上堂。一法若通萬緣方透。拈拄杖曰。這裏悟了提起拈杖海上橫行。若到雲居山頭。與我傳語雪峯和尚咄。上堂。布大教網摝人天魚。護聖不似老胡。拕泥帶水。秖是見兔放鷹。遇麞發箭。乃高聲召大眾曰中。上堂。昔日藥山早晚不參動經旬月。一日大眾纔集。藥山便歸方丈。諸禪德。彼時佛法早自淡薄。論來猶較些子。如今每日鳴鼓陞堂。忉忉怛怛地。問者口似紡車。答者舌如霹靂。總似今日靈山慧命殆若懸絲。少室家風危如纍卵。又安得箇慨然有志扶竪宗乘底衲子出來喝散大眾。非唯耳邊靜辦。當使正法久住豈不偉哉。如或棒上不成龍。山僧倒行此令。以拄杖一時趁散。上堂。眼睫橫亘十方。眉毛上透青天下徹黃泉。且道鼻孔在甚麼處。良久曰劄。上堂。妙高山頂雲海茫茫。少室巖前雪霜凜凜。齊腰獨立徒自苦疲。七日不逢一場懡[怡-台+羅]。別峯相見落在半途。隻履西歸遠之遠矣。卓拄杖下座。上堂。大道秖在目前。要且目前難覩。欲識大道真體。今朝三月十五。不勞久立。建炎改元上堂。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 今上皇帝踐登寶位。萬國歸仁。草木禽魚咸被其德。此猶是聖主應世邊事。王宮降誕已前一句。天下人摸索不著。上堂。一切法無差。雲門胡餅趙州茶。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慚愧太原孚上座。五更聞鼓角。天曉弄琵琶。喝一喝。上堂。南詢諸友踏破草鞋。絕學無為坐消日月。凡情易脫聖解難忘。但有纖毫皆成滲漏。可中為道似地擎山。應物現形如驢覷井。縱無計較途轍已成。若論相應轉沒交涉。勉諸仁者。莫錯用心。各自歸堂更求何事。

[0592c01] 婺州寶林果昌禪師。安州時氏子。師與提刑楊次公入山。同遊山次。楊拈起大士飯石問。既是飯石為甚麼齩不破。師曰。秖為太硬。楊曰。猶涉繁詞。師曰。未審提刑作麼生。楊曰硬。師曰。也是第二月。楊為寫七佛殿額。乃問。七佛重出世時如何。師曰。一回相見一回新。上堂。一即一二即二。嗅著直是無香氣。驀拈拄杖卓一下曰。識得山僧楖[木*栗]條。莫向南山尋鼈鼻。

[0592c10] 潭州雲峯志祖燈禪師。南粵陳氏子。上堂。休去歇去。一念萬年去。寒灰枯木去。古廟香爐去。一條白練去。大眾古人見處如日暉空。不著二邊豈墮陰界。堪嗟後代兒孫。多作一色邊會。山僧即不然。不休去不歇去。業識茫茫去。七顛八倒去。十字街頭鬧浩浩地聲色裏坐臥去。三家村裏盈衢塞路荊棘裏游戲去。刀山劍樹劈腹剜心鑊湯爐炭皮穿骨爛去。如斯舉唱大似三歲孩兒輥繡毬。上堂。一切聲是佛聲。塗毒鼓透入耳朵裏。一切色是佛色。鐵蒺藜穿過眼睛中。好事不如無。便下座。上堂。盡乾坤大地是箇熱鐵圓。汝等諸人向甚麼處下口。良久曰。吞不進吐不出。上堂。瘦竹長松滴翠香。流風疏月度炎涼。不知誰住原西寺。每日鐘聲送夕陽。上堂。聲色頭上睡眠。虎狼群裏安禪。荊棘林內翻身。雪刃叢中游戲。竹影掃揩塵不動。月穿潭底水無痕。上堂。不是風動不是幡動。衲僧失却鼻孔。是風動是幡動。分明是箇漆桶。兩段不同眼暗耳聾。水如藍碧。山花似火紅。上堂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築著額頭磕著鼻。曰意旨如何。師曰。驢駝馬載。曰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朝到西天暮歸唐土。曰謝師答話。師曰。大乘砑郎當。僧退。師乃曰。僧問西來意。築著額頭磕著鼻。意旨又如何。驢駝并馬載。朝到西天暮歸唐。大乘恰似砑郎當。何故沒量大人被語脈裏轉却。遂拊掌大笑下座。僧問。丹霞燒木佛院主為甚麼眉鬚墮落。師曰。一人傳虛萬人傳實。曰恁麼則不落也。師曰。兩重公案。曰學人未曉特伸請益。師曰筠袁虔吉頭上插筆。問德山入門便棒意旨如何。師曰。束杖理民。曰臨濟入門便喝又作麼生。師曰。不言而化。曰未審和尚如何為人。師曰。一刀兩段。問無縫鐵門請師一啟。師曰。進前三步。曰向上無關請師一閉。師曰。退後一尋。曰不開不閉又作麼生。師曰吽吽便打。

[0593a17] 東京慧林常悟禪師。僧問。若不傳法度眾生。舉世無由報恩者。未審傳箇甚麼法。師曰。開宗明義章第一。問達磨未來時如何。師曰。省得草鞋錢。曰來後如何。師曰。重疊關山路。

[0593a21] 安吉州道場有規禪師。婺州姜氏子。上堂拈拄杖曰。還見麼。窮諸玄辯。若一毫置於太虛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德山老人雖則焚其疏鈔。也是賊過後張弓。且道文彩未彰以前。又作麼生理論。三千劍客今何在。獨許莊周致太平上堂。種田博飯地藏家風。客來喫茶趙州禮度。且道護聖門下別有甚麼長處。良久曰。尋常不放山泉出。屋底清池吟照人。化士出問。促裝已辦乞師一言。師曰。好看前路事莫比在家時。曰恁麼則三家村裏十字街頭等箇人去也。師曰。照顧打失布袋。

[0593b03] 趙州延慶可復禪師上堂。胡來胡現漢來漢現。忽然胡漢俱來時如何祇準。良久曰。落霞與孤騖齊風。秋水共長天一色參。上堂驀拈拄杖橫按膝上曰。苦痛深苦痛深。碧潭千萬丈。那箇是知音。卓一下下座。

[0593b08] 安吉州道場慧顏禪師上堂。世尊按指海印發光。拈拄杖曰。莫妄想。便下座。

[0593b10] 溫州雙峯普寂宗達佛海禪師。僧問。如何是永嘉境。師曰。華蓋峯。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一宿覺。上堂眾集定。喝一喝。冤有頭債有主。珍重。

[0593b14] 越州五峯子琪禪師。僧問。學人上來乞師垂示。師曰。花開千朵秀。曰學人不會。師曰。雨後萬山青。曰謝指示。師曰。爾作麼生會。僧便喝。師曰。未在。僧又喝。師曰。一喝兩喝後作麼生。曰也知和尚有此機要。師曰。適來道甚麼。僧無語。師便喝。

[0593b20] 西京韶山雲門道信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千年古墓蛇今日頭生角。曰莫便是和尚家風也無。師曰。卜度則喪身失命。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師曰。無人識者。曰如何得脫灑去。師曰。爾問我答。

[0593b25] 臨安府上天竺從諫慈辯講師。處之松陽人也。具大知見聲播講席。於止觀深有所契。每與禪衲遊。嘗以道力扣大通。通一日作書寄之。師發緘覩黑白二圓相乃悟。答偈曰。黑相白相擔枷過狀。了不了兮無風起浪。若問究竟事如何。洞庭山在太湖上。

[0593c02] 越州承天滋須禪師。姓黃氏。單州人。受業東京常興寺。深窮經論律行精持。參大通禪師言下契悟。遂住承天。示眾曰。若論此事。體之則神。敬之則靈。觀之則眼似眉毛。聽之則泥牛哮吼。言之則縮却舌頭。嗅之則塞却鼻孔。觸之則一棒一條痕。思之則針劄不入。當此之際謂之智不到處。心路絕處。亦謂之無事人安樂處。直饒千聖出興諸祖當頭亦道不著。昔日淨名居士對諸菩薩前。曾露這箇消息。次有達磨大師。於少室峯前九年為眾說法。唯有二祖親聞。自後法流沙界。承天今日向知有底人前亦有箇說處。良久曰。見麼。百味交羅明祖意。一言之下報深恩。又上堂拈起拄杖曰。見麼。明如鏡平如秤。四七二三親行此令。有眼底辨取擊禪床一下。

[0593c17] 蘇州吳江聖壽法晏禪師。僧問。祖意西來即不問。今日開堂事若何。師曰。雲生碧嶂。云學人不會。師曰。月落寒潭。乃曰。山頭浪起水底塵飛。結果空花生兒石女。如今即不恁麼。三年一閏九月重陽。冬天日短春天漸長。寒即向火熱即取涼。良久曰。且道佛法在什麼處。不離當處常湛然。覓即知君不可見。喝一喝。

[0593c25] 鄭州資福寶月法明禪師。浴佛陞坐。僧問。法身清淨妙應無方。為什麼香湯浴佛。師曰。今朝四月八。云既然無垢浴箇什麼。師曰。不因入水爭見長人。云忽若撞著雲門老子又作麼生師曰。快便難逢便打。上堂曰。資福別無所補。五日一參擊鼓。何曾說妙談玄。秖是麁言直語。甘草自來甜。黃連依舊苦。忽若鼻孔遼天逢人切忌錯舉。又上堂曰。風柯月渚並可傳心。煙島雲林咸提妙旨。現成公案不在思量。更說碧眼西來單傳直指。大似平地生波。而今還有相委悉底麼。良久曰。石頭大小連雲翠。檜短松長帶露青。下座。又曰。若論此事譬如伐樹得根。灸病得穴。若也得根。豈在千枝遍斬。若也得穴。不假六分全燒。以拄杖卓一下曰。這箇是根那箇是穴。喝一喝曰。是何言歟。

[0594a12] 越州天衣寺慧通禪師。僧問。師子未出窟時如何。師曰。藏牙伏爪。云出窟後如何。師曰。群狐屏迹。云恁麼則青莎窟裏威風振。秦望山前露爪牙。師曰。爾試哮吼看。僧云。放過一著。師曰。吐不出。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青松倒影垂幽徑。云學人不會。師曰。綠竹寒聲夾亂流。云學人從此更無疑也。師曰。且緩緩。乃曰。今日囊錐既露。不免帶水拕泥。顧視大眾曰。有麼然祖師心印直下圓成。恁麼會得少分相應。若以言詮取證徒自疲勞。馳騁詞鋒欲繼真乘無有是處。秖如達磨未來一句作麼生道。還有人道得麼。良久曰。鐵牛昨夜三更走。石女溪邊喝便回。又示眾曰。鳴鐘一扣響振妙峯。玉燭騰輝大千普照。觀音菩薩到這裏無處藏身。更問如何若何。鐵圍山畔更過三千。

[0594a28] 湖州天聖齊月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胡地冬生笋。云乞師再指。師曰。波斯不繫腰。云三十年後專為流通。師曰。西來意作麼生。僧拊掌一下。師曰。早是亂統。僧禮拜師便打。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魚行水濁。云恁麼則淨慈一箭直射翠峯也。師曰。卦是天門算來五兆。云驗人端的處。下口便知。音師曰。一任摸索。乃曰。祖師心印脫根塵。妙體非形徒然測度。若乃心存知解識滯見。祖師徽猷如何得到。今日直須一念情盡內外見亡。大智圓明方能洞曉。便乃隨機應用好醜齊觀。觸處皆渠更無別理。山河舉唱孰是知音。水鳥談真何人善聽。然雖如是。知者方知。更若心眼未開。切忌承虛接響。以拄杖卓一下。

[0594b14] 柳州宜章圓明希古禪師。上堂曰。天地無四壁。日月無四時。暑往寒來風恬浪靜。古今天地古今山河。情與無情皆承恩力。不用南詢諸祖。北見文殊。古佛廟前。此時參畢。見箇什麼。良久曰。也是迷逢達磨。

[0594b19] 通州狼山文慧禪師。僧問。和尚未見淨慈時如何。師曰。鐵牛生角。云見後如何。師曰。石馬懷胎。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海雲生嶽頂。云學人不會。師曰。楊子水朝東。

金山善寧禪師法嗣

[0594b24] 秀州禪悅知相禪師上堂曰。或住城隍或住山。任緣無事可相關。有時默坐令人笑。道是閑時又不閑。且問諸人。為什麼却成不閑。大眾還會麼。良久曰。昨朝秋令盡。今日孟冬初。

[0594b29] 秀州鹿苑道齊禪師上堂曰。若論此事直下無私輝騰今古。不離當處應現無虧。更逞詞鋒徒勞側耳。門庭敲磕萬別千差。到這裏維摩老漢秖可傍觀。達磨九年看即有分。良久曰。參。

[0594c05] 婺州普濟子淳圓濟禪師。僧問。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裏親收得。如何是珠。師曰。不撥自轉。曰如何是藏。師曰。一撥便轉。曰轉後如何。師曰。把不住。上堂。雨過山青雲開月白。帶雪寒松搖風庭柏。山僧恁麼說話。還有祖師意也無。其或未然。良久曰。看看。

[0594c11] 吉州禾山用安禪師。僧問。蓮花未出水時如何。師曰。魚挨鼈倚。曰出水後如何。師曰。水仙頭上戴好手絕躋攀。曰出與未出時如何。師曰。應是乾坤惜不教容易看。

廣靈希祖禪師法嗣

[0594c16] 睦州烏龍山廣堅禪師。上堂良久曰。明珠在掌別者還稀。寶鏡當臺何人委悉。鋒前一路截斷眾流。言下千差隨波逐浪。所以道。棒頭取證喝下承當。擬議之間新羅國裏。如斯舉唱曲為初機。若是明眼高流不在鑽龜打瓦。珍重。

[0594c22] 處州縉雲仙巖懷義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自屈作麼。云如何是道。師曰。爾道了。云向上更有事也無。師曰無。僧云。恁麼則小出大遇也。師曰。秖恐不恁麼。云也是。師曰。却恁麼去也。

[0594c27] 睦州清溪西禪智誠禪師示眾曰。庭凋一葉之梧。普天秋色。雲過數行之雁。匝地寒聲。忽薦西風[去*頁]清野水。頭頭顯露物物全彰。有眼底總見。有耳底總聞。且道佛法在什麼處。良久曰。多少分明。

壽州資壽圓澄巖禪師法嗣

[0595a04] 鼎州武陵彰法嵩禪師。有僧脫鞋戴頭上出來。師曰。趙州猶在。僧拈下鞋呈起。師曰。果然。僧提鞋。歸眾。師曰。猶較些子。遂拈起拄杖曰。行坐常持兔角杖。應用全施龍虎狀。乳峯獨許老韶攛。後代商量幾般樣。有方圓有拯濟。打著鐵牛隨棒起。須教不怯萬年藤。畫斷兩頭休擬議。亦不大亦不小。拄地撐天常皎皎。拈來卓向眾人前。萬象乾坤都一照。卓一下。

投子山證悟脩顒禪師法嗣

[0595a14] 壽州資壽灌禪師。僧問。朝宰臨筵請師舉唱。師曰。翠竹搖風寒松銷月。云秖如威音王已前又作麼生。師曰。無角鐵牛眠少室。生兒石女老黃梅。云三十年後此語盛行。師曰。切忌錯舉。上堂良久曰。便恁麼散去已是葛藤。更若喃喃有何所益。以拂子擊禪床下坐。

[0595a20] 西京白馬江禪師。僧問。知師久蘊囊中寶。今日開堂略借看。師曰。不借借。云為什麼不借。師曰。賣金須是買金人。乃曰。若言說佛說祖。未斷生死根源。直饒不立纖塵。也是心常附物。敢問諸人。作麼生恰好去。拈起拄杖曰。看看。拄杖吞却虛空。虛空何曾知覺。

[0595a26] 鄧州香嚴知月禪師。上堂顧視大眾曰。好諸禪德。霧卷長空雲收大野。女郎臺下。何殊雞足峯前。四湖岸頭。不異曹溪路上。漁歌短艇鶯轉喬林。野草含煙汀花泣露。大眾還相委悉麼。良久曰。頭頭垂示處子細好生觀又上堂曰。吾家寶藏不慳惜。覿面相呈人罕識。輝今耀古體圓時。照地照天光赫赫。荊山美玉奚為貴。合浦明珠比不得。借問誰人敢酬價。波斯鼻孔長三尺。喝一喝。

[0595b06] 丞相富弼居士字彥國。由清獻公警勵之後。不舍晝夜力進此道。聞顒禪師主投子法席冠淮甸。往質所疑。會顒為眾登座。見其顧視如象王回旋。公微有得。因執弟子禮。趍函丈命侍者請為入室。顒見即曰。相公已入來。富弼猶在外。公聞汗流浹背即大悟。尋以偈寄圓照本曰。一見顒公悟入深。夤緣傳得老師心。東南謾說江山遠。目對靈光與妙音。後奏署顒師號。顒上堂謝語有曰。彼一期之誤我亦將錯而就錯。公作偈贊曰。萬木千花欲向榮。臥龍猶未出滄溟。彤雲彩霧呈嘉瑞。依舊南山一色青。

法雲佛國惟白禪師法嗣

[0595b19] 潤州金山佛鑑惟仲禪師。汀州人早圓戒品。游廬山淮淛遍扣宗師。至龜山時白禪師住焉。師入室聞舉庭前柏樹因緣言下契悟。出世磁州惠果。未幾白奉詔住東京法雲。與師俱行遂充首坐。元符三年春。

[0595b24] 哲宗皇帝上仙。五七入內。相國曾公布聞師道風奏以師名。淛漕程公之元。潤州守大監傅公爕。請住金山。師於建中靖國元年四月十一日入寺。皇后遣中使降香。為 皇帝祝延聖壽。上首白槌竟。師顧左右曰。還會麼。師子奮迅象王回旋。於斯明得不妨省力。其或不然有疑請問。僧問。選佛場開當此日。師將何法答皇恩。師曰。萬年松在祝融峯。僧云。若然者秖如大監臨筵如何補報。師曰。漁樵千里樂昇平。僧云。飄來新雨露。洗出舊樓臺。師曰。說道理。云秖如泛洪舟衝雪浪一句又作麼生。師曰。三門頭合掌。佛殿裏燒香。乃曰。法本無說隨事應機。心本絕形遇緣即現。古今如是凡聖同途。蓋眾生迷妄不知遂成流轉。故能仁頓忘情見了達根源。不從外求亦非內得。所以佛佛授手祖祖相傳。道貫一乘宗分五派。臨濟則賓主互換。韶陽乃顧鑑全超。溈仰則父子相投。曹洞乃君臣慶會。清涼法眼直指唯心。建立門風各張鋪席。包含萬象該括大千。冥冥不混於色聲。蕩蕩豈妨於語默。把定則十方坐斷。虎踞龍蟠。放行則千聖出興。風行草偃。助堯仁政化。祝睿算延鴻。降伏眾魔普利群有。然雖恁麼猶涉程途。且道正令當行如何理論。良久曰。一氣不言含有象。萬靈何處謝無私 皇后教旨遣中使降香。為皇子韓國公頭晬之辰請陞坐。僧問。天香遠降慶皇子之令辰。中使臨筵聞法要師曰。好風來不盡。紅日照無涯。僧云。一句逈超今古外。松蘿不與月輪齊。師曰。於斯如曉了。不在別追求。僧云。箇中奇特事鑪爇御清香。師曰。木人吹玉笛聲入紫微宮。乃曰。妙高臺畔龍象駢闐。化城閣前聖賢會合。正是我皇植福之地。乃為禪流選佛之場。洞啟法門廣開要路。悟之者頭頭顯道物物明心。高蹈大方圓融至理。迷之者重重昧性句句乖宗。空自精勤終無了達。苟能於斯一致畫斷兩邊。不離當人便同正覺。真可謂金輪統御玉燭遐明。萬國賓從八方寧靜。龍蛇出穴丹鳳來梧。野老謳歌行人讓路。堯風與祖風並扇。舜日共佛日齊明。奔波游子徑歸家。是處高人遊佛國。然雖如是。且道龍生龍子底句又作麼生。良久曰。非但天神來密祐。更資遐算助吾皇。師初開法。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高聲問著。僧云。如何是道。師曰。脚下薦取。僧云。如何是禪。師曰。舌拄梵天。僧云。學人今日小出大遇去也。師曰。爾遇得箇什麼。僧云。不可重說偈言。師曰。勘破了也。乃曰。如是之法亘古亘今。一切現前不勞心力。上至諸佛下及傍生。妙湛真如何常有異。秖為群情棄本逐末。展轉輪回未能捨妄歸真。安得頓超彼岸。所以菩提達磨遠屆此方。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少林九年冷坐不措一言。唯有坐主神光。俄然瞥地。便乃求安心之旨了不可尋。即於言下承當。從此紹隆祖位。末後門庭大啟枝派遙分。石人舞出玄關。玉女吹成妙曲。如斯舉唱已狥機緣。後學初心直須薦取。久參高德曲為證明。且道截斷兩頭底句又作麼生。良久乃拍禪床一下下坐。又上堂曰今朝二月十五。惠果陞堂擊鼓。召集四海禪人。大家商量佛祖。寒山聞說呵呵。捨得起來作舞。直饒碧眼胡僧。也須點頭相許。還相委悉麼。歸堂喫茶去。又上堂顧視大眾曰。春光漸半春色方融。桃花陌上噴馨香。楊柳岸邊垂裊娜。大醫嶺下水聲終夜響潺湲。惠果門前雲影暮天鋪爛熳鶯啼嶺上蝶舞花前。法法見成不勞心力。又示眾曰。汝等大眾。盡是雲外高士遍歷諸方。扣問宗師求其解悟。還知人人自有一段光明。十二時中在汝諸人面門出入。未嘗有絲毫欠少。未嘗有絲毫間隔。未究得者切須究取。比來行脚圖箇甚麼。若於此見得歷歷分明。猶是生死岸頭事在。須知有衲僧超佛越祖向上一著。敢問諸人作麼生是向上一著。良久曰。月明深夜後。叫亂峯前。擊禪床下座。

[0596b11] 興元府中梁山乾明永因禪師本府人。初住法濟。僧問。改律為禪非無所以。學人上來乞師便道。師曰。分明一句作者猶迷。僧云。漢水秖應流到海。月輪直上最高峯。師曰。且得領話。問世尊出世地涌金蓮。和尚出世有何祥瑞。師曰。昨日雨今日晴。僧云。向上更有事也無。師曰有。僧云。如何是向上事。師曰。東西南北上下四維。乃曰。信哉此事孰不承恩大似日輪處虛空界。但能返照即自圓明。不假多聞本來具足。堂堂應用歷歷現前。廓落情塵遍周法界。虛空上下不在思量。大地山河有何間隔。乃拈起拂子曰。前佛已滅後佛未生。正當而今諸人何不省悟去。便乃不除煩惱即證菩提。不離死生便成正覺。假饒碧眼胡僧也添減絲毫不得。雖然如是。敢問諸人。作麼生是添減不得底事。良久曰。斬新樓閣佛家天。律即禪居豈偶然。底事不曾添減得。任從天下與人傳。

[0596b29] 婺州智者紹先禪師。潭州人也。上堂。根塵同源縛脫無二。不動絲毫十方游戲。子湖犬子雖獰。爭似南山鼈鼻。遂高聲曰。大眾看脚下。上堂。團不聚撥不散。日晒不乾水浸不爛。等閑挂在太虛中。一任傍人冷眼看。

[0596c05] 楚州勝因崇愷禪師。僧問。菩薩人見性如晝見日。聲聞人見性如夜見月。未審和尚見性如何。師曰。一筆鉤下。云未審意旨如何。師曰。萬里無雲千峯壁立。僧云。謝師指示。師曰錯。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雲舒北闕月印南溟。僧云。恁麼則佛國嫡子也。師曰。拋茅五兆。乃曰。祖師正令今古全提。函蓋乾坤把定世界。直得天輪左轉地軸右旋。夜月流光朝曦曜彩。四方炳煥八顧恢張。不隱微毫無遺纖芥。山青水碧鵠白烏玄。霧起郊源龍吟城際。風生檻外虎嘯亭前。木童撞出幽關。石女擘開金鎖。衝斷三玄戈甲。撥散五位槍旗。石鞏弓祕魔叉直須放下。德山棒臨濟喝不用施呈。何須擊鼓般泥。不用輥毬拽石。箇中道理俱盡巴鼻全無。點撿將來直是未在。既若如然。爾且道。超宗越格底事作麼生。良久曰。大地載不起乾坤藏亦難。

[0596c22] 沂州馬鞍山福聖院仲易禪師上堂。一二三四五。陞堂擊法鼓。簇簇齊上來。一一面相覩。秋色滿虛庭。秋風動寰宇。更問祖師禪。雪峯到投子。咄。

[0596c26] 東京慧林慧海月印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黃金地上玉樓臺。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三月洛陽人戴花。上堂。黃金地上具眼者未肯安居。荊棘林中本分底留伊不得。秖如去此二途。作麼生是衲子行履處。良久曰。舉頭煙靄裏依約見家山。上堂顧視大眾拍禪床一下。聊表不空。便下座。

[0597a05] 揚州建隆原禪師。姑蘇夏氏子。上堂拈柱杖曰。買帽相頭依模畫樣。從他野老自顰眉。誌公不是閑和尚。卓拄杖下座。

續傳燈錄卷第十九

續傳燈錄卷第二十目錄



大鑑下第十四世
  • 東林照覺常總禪師法嗣六十二人
    • 泐潭應乾禪師
    • 開先行瑛禪師
    • 萬杉紹慈禪師
    • 褒親有瑞禪師
    • 圜通可僊禪師
    • 慧力可昌禪師
    • 柏子德嵩禪師
    • 禾山志傳禪師
    • 開元志添禪師
    • 象田梵卿禪師
    • 衡嶽道辯禪師
    • 興福康源禪師
    • 褒親宗諭禪師
    • 龍泉蘷禪師
    • 兜率志恩禪師
    • 慧圓上座
    • 內翰蘇軾居士(已上十七人見錄)
    • 福嚴惟鳳禪師
    • 承天德綏禪師
    • 崇福德徽禪師
    • 東林思度禪師
    • 廣教德方禪師
    • 雙林道基禪師
    • 無相繼才禪師
    • 鹿苑景深禪師
    • 壽寧成則禪師
    • 資福懷寶禪師
    • 興化以弼禪師
    • 萬壽智圓禪師
    • 景福惟潔禪師
    • 隆慶志深禪師
    • 祥符智先禪師
    • 普門子淵禪師
    • 勝光清宥禪師
    • 仁王智誠禪師
    • 安國慶常禪師
    • 慈姥巖諒禪師
    • 長松山錦禪師
    • 東禪道極禪師
    • 上藍希肇禪師
    • 靈泉仁美禪師
    • 分寧洞微禪師
    • 勝業有通禪師
    • 報恩明昌禪師
    • 妙果法喜禪師
    • 岳林圓明禪師
    • 護國康禪師
    • 慈母子詠禪師
    • 興化愈先禪師
    • 乾明載昌禪師
    • 慕山覺能禪師
    • 衡山善孜禪師
    • 法雨元諡禪師
    • 洞山永邦禪師
    • 廬岩崇禪師
    • 斗方慶禪師
    • 大寧道才禪師
    • 太平普禪師
    • 清城清傳禪師
    • 雙峯省琮禪師
    • 清化從璉禪師
    • 羅漢省賢禪師(已上四十五人無錄)
    佑聖[宋-木+居]禪師法嗣三人
    • 智度一禪師
    • 道林了一禪師
    • 瑞巖智禪師(已上三人無錄)
    雪竇榮禪師法嗣一人
    • 雪峯大智禪師(一人見錄)
    智者嗣如禪師法嗣四人
    • 承天澄月禪師
    • 華藏虛外禪師
    • 淨土可嵩禪師(已上三人見錄)
    • 寶林文慧禪師(一人無錄)
    白雲端禪師法嗣一十二人
    • 五祖法演禪師
    • 雲蓋智本禪師
    • 琅邪永起禪師
    • 保福殊禪師
    • 崇勝琪禪師
    • 提刑郭祥正居士(已上六人見錄)
    • 天柱處凝禪師
    • 太平處清禪師
    • 浮山鴻璉禪師
    • 谷山廣潤禪師
    • 香山慧常禪師
    • 甘露歸善禪師

續傳燈錄卷第二十目錄(終)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1 冊 No. 2077 續傳燈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