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51n2077_017 續傳燈錄 第17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1 冊 » No.2077 » 第 17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傳燈錄卷第十七

大鑑下第十四世

丹霞淳禪師法嗣

[0579a12] 明州天童宏智正覺禪師。隰州李氏子。母夢五臺一僧解環與環其右臂。乃孕遂齋戒。及生右臂特起若環狀。七歲日誦數千言。祖寂父宗道久參佛陀遜禪師。甞指師謂其父曰。此子道韻勝甚非塵埃中人。苟出家必為法器。十一得度於淨明本宗。十四具戒十八遊方。訣其祖曰。若不發明大事誓不歸矣。及至汝州香山。成枯木一見深所器重。一日聞僧誦蓮經。至父母所生眼悉見三千界。瞥然有省。即詣丈室陳所悟。山指臺上香合曰。裏面是甚麼物。師曰。是甚麼心行。山曰。汝悟處又作麼生。師以手畫一圓相呈之。復拋向後。山曰。弄泥團漢有甚麼限。師曰錯。山曰。別見人始得。師應喏喏。即造丹霞。霞問。如何是空劫以前自己。師曰。井底蝦蟇吞却月。三更不借夜明簾。霞曰。未在更道。師擬議。霞打一拂子曰。又道不借。師言下釋然遂作禮。霞曰。何不道取一句。師曰。某甲今日失錢遭罪。霞曰。未暇打得爾且去。霞領大洪師掌牋記。後命首眾。得法者已數人。四年過圓通。時真歇初住長蘆。遣僧邀至眾出迎。見其衣舃穿弊且易之。真歇俾侍者易以新履。師却曰。吾為鞋來邪。眾聞心服懇求說法。居第一座六年。出住泗州普照。次補太平圓通能仁。及長蘆天童屋廬湫隘。師至創闢一新衲子爭集。上堂。黃閤簾垂誰傳家信。紫羅帳合暗撒真珠。正恁麼時視聽有所不到。言詮有所不及。如何通得箇消息去。夢回夜色依稀曉。笑指家風爛熳春。上堂。心不能緣口不能議。直饒退步荷擔。切忌當頭觸諱。風月寒清古渡頭。夜船撥轉琉璃地。上堂。空劫有真宗。聲前躬。赤窮新活計。清白舊家風。的的三乘外。寥寥一印中。却來行異類。萬派自朝東。上堂。今日是釋迦老子降誕之辰。長蘆不解說禪與諸人畫箇樣子。秖如在摩耶胎時作麼生。以拂子畫此⊙相曰。秖如以清淨水浴金色身時又作麼生。復畫此[○@水]相曰。秖如周行七步。目顧四方指天指地。成道說法神通變化。智慧辯才四十九年三百餘會。說青道黃指東畫西入般涅槃時又作麼生。乃畫此⊕相。復曰。若是具眼衲僧必也相許。其或未然一一歷過始得。上堂僧問。如何是向去底人。師曰。白雲投壑盡。青嶂倚空高。曰如何是却來底人。師曰。滿頭白髮離岩谷。半夜穿雲入市鄽。曰如何是不來不去底人。師曰。石女喚回三界夢。木人坐斷六門機。乃曰。句裏明宗則易。宗中辯的則難。良久曰。還會麼。凍雞未報家林曉。隱隱行人過雪山。僧問。一絲不著時如何。師曰。合同船子並頭行。曰其中事作麼生。師曰。快刀快斧斫不入。問布袋頭開時如何。師曰。一任填溝塞壑。問清虛之理畢竟無身時如何。師曰。文彩未痕初。消息難傳際。曰一步密移玄路轉。通身放下劫壺空。師曰。誕生就父時合體無遺照。曰理既如是事作麼生。師曰。歷歷纔回分化事。十方機應又何妨。曰恁麼則塵塵皆現本來身去也。師曰。透一切色超一切心。曰如理如事又作麼生。師曰。路逢死蛇莫打殺。無底籃子盛將歸。曰入市能長嘯。歸家著短衫。師曰。木人嶺上歌。石女溪邊舞。上堂。諸禪德。吞盡三世佛底人。為甚麼開口不得。照破四天下底人。為甚麼合眼不得。許多病痛與爾一時拈却了也。且作麼生得十成通暢去。還會麼。擘開華岳連天色。放出黃河到海聲。師住持以來受無貪而施無厭。歲艱食竭己有及瞻眾之餘賴全活者數萬。日常過午不食。紹興丁丑九月謁郡僚及檀度。次謁越帥趙公令詪與之言別。十月七日還山。翌日辰巳間沐浴更衣端坐告眾。顧侍僧索筆作書遺育王大慧禪師請主後事。仍書偈曰。夢幻空花六十七年白鳥煙沒秋水連天。擲筆而逝。龕留七日顏貌如生。奉全軀塔于東谷。諡宏智。塔名妙光。

[0579c26] 真州長蘆真歇清了禪師。左綿雍氏子。襁褓。入寺見佛。喜動眉睫。咸異之。年十八試法華得度。往成都大慈習經論領大意。出蜀至漢扣丹霞之室。問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師擬對。霞曰爾鬧在且去。一日登鉢盂峯豁然契悟。徑歸侍立。霞掌曰。將謂爾知有。師欣然拜之。翌日霞上堂曰。日照孤峯翠。月臨溪水寒。祖師玄妙訣。莫向寸心安。便下座。師直前曰。今日陞座更瞞某不得也。霞曰。爾試舉我今日陞座看。師良久。霞曰。將謂爾瞥地。師便出。後遊五臺之京師浮汴。直抵長蘆謁祖照一語契投。命為侍者踰年分座。未幾稱疾退閑。命師繼席學者如歸。建炎末遊四明。主補陀台之天封閩之雪峯。詔住育王。徙溫州龍翔杭州徑山慈寧。皇太后命開山臯寧崇先。上堂。我於先師一掌下伎倆俱盡。覓箇開口處不可得。如今還有恁麼快活不徹底漢麼。若無銜鐵負鞍各自著便。上堂。久默斯要不務速說。釋迦老子待要欵曲賣弄。爭奈未出母胎已被人覻破。且道覻破箇甚麼。瞞雪峯不得。上堂。上孤峯頂過獨木橋。驀直恁麼行。猶是時人脚高脚低處。若見得徹不出戶身遍十方。未入門常在屋裏。其或未然。趁涼搬取一轉柴。上堂。道得第一句不被拄杖子瞞。識得拄杖子。猶是途路中事。作麼生是到地頭一句。上堂。處處覓不得。秖有一處不覓自得。且道是那一處。良久曰。賊身已露。上堂。口邊白醭去。始得入門通身紅爛去。方知有門裏事。更須知有不出門底。乃曰。喚甚麼作門。僧問。三世諸佛向火焰裏轉大法輪。還端的也無。師大笑曰。我却疑著。曰和尚為甚麼却疑著。師曰。野花香滿路。幽鳥不知春。問不落風彩還許轉身也無。師曰。石人行處不同功。曰向上事作麼生。師曰。妙在一漚前。豈容千聖眼。僧禮拜。師曰。秖恐不恁麼。師一日入厨看煮麫次。忽桶底脫。眾皆失聲曰。可惜許。師曰。桶底脫自合歡喜。因甚麼却煩惱。僧曰。和尚即得。師曰。灼然可惜許一桶麵。問僧。爾死後燒作灰撒却了。向甚麼處去。僧便喝。師曰。好一喝秖是不得翻欵。僧又喝。師曰。公案未圓更喝始得。僧無語。師打曰。這死漢。上堂。苔封古徑不墮虛凝。霧鎖寒林肯彰風要。鉤針穩密。孰云漁父栖巢。秖麼承當。自是平常快活。還有具透關眼底麼。良久曰。直饒聞早便歸去。爭似從來不出門。上堂。乍雨乍晴乍寒乍熱。山僧底箇山僧自知。諸人底箇諸人自說。且道雪峯口除喫飯外要作甚麼。問僧。瑠璃殿上玉女攛梭。明甚麼邊事。曰回互不當機。師曰。還有斷續也無。曰古今不曾間。師曰。正當不曾間時如何。僧珍重便出。上堂撼拄杖曰。看看三千大千世界一時搖動。雲門大師即得雪峯則不然。卓拄杖曰。三千大千世界向甚麼處去。還會麼。不得重梅雨。秧苗爭見青。上堂。幻化空身即法身。遂作舞云。見麼見麼恁麼見得過橋村酒美。又作舞云。見麼見麼。恁麼不見隔岸野花香。上堂。還有不被玄妙污染底麼。良久曰。這一點傾四海水。已是洗脫不下。僧問。如何是空劫已前自己。師曰。白馬入蘆花。上堂。窮微喪本。體妙失宗。一句截流。淵玄及盡。是以金針密處不露光鋩。玉線通時潛舒異彩。雖然如是猶是交互雙明。且道巧拙不到作麼生相委。良久曰。雲蘿秀處青陰合。巖樹高低翠鎖深。上堂轉功就位是向去底人。玉韞荊山貴。轉位就功是却來底人。紅爐片雪春。功位俱轉通身不滯。撒手亡依。石女夜登機。密室無人掃。正恁麼時絕氣息一句作麼生相委。良久曰。歸根風墮葉。照盡月潭空。師終于臯寧崇先。塔于寺西華桐塢。諡悟空禪師。

[0580c08] 隨州大洪慧照慶預禪師郢州胡氏子。上堂。進一步踐他國王水草。退一步踏他祖父田園。不進不退正在死水中。還有出身之路也無。蕭騷晚籟松釵短。游漾春風柳線長。上堂。舉船子囑夾山曰。直須藏身處無蹤跡。無蹤跡處莫藏身。吾在藥山三十年秖明此事。今時人為甚麼却造次。丹山無彩鳳。寶殿不留冠。有時憨有時癡。非我途中爭得知。

[0580c16] 處州治平湡禪師上堂。優游實際妙明家。轉步移身指落霞。無限白雲猶不見。夜乘明月出蘆花。

淨因成禪師法嗣

[0580c20] 台州天封子歸禪師上堂。卓拄杖一下。召大眾曰。八萬四千法門八字打開了也。見得麼。金鳳夜栖無影樹。峯巒纔露海雲遮。

[0580c23] 太平州吉祥法宣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久旱無甘雨。田中稻穗枯。曰意旨如何。師曰。今年米價貴。容易莫嫌麁。

[0580c26] 台州護國守昌禪師上堂。拈拄杖卓曰。三十六旬之開始七十二侯之起元。萬邦迎和氣之時。東帝布生成之令。直得天垂瑞彩地擁禎祥。微微細雨洗寒空。淡淡春光籠野色。可謂應時納祐慶無不宜。盡大地人皆添一歲。敢問諸人。且道那一人年多少。良久曰。千歲老兒顏似這。玉萬年童子鬢如絲。

[0581a04] 鄧州丹霞普月禪師上堂。威音已前誰當辯的。然燈已後孰是知音。直饒那畔承當。未免打作兩橛。縱向這邊行履。也應未得十全。良由杜口毘耶。已是天機漏洩。任使掩室摩竭。終須縫罅離披。休云體露真常。直是純清絕點。說甚皮膚脫落。自然獨運孤明。雖然似此新鮮。未稱衲僧意氣。直得五眼齊開三光洞啟。從此竿頭絲線自然不犯波瀾。須明轉位回機方解入垂手。所以道。任使板齒生毛。莫教眼眼顧著。認著則空花繚亂。言之則語路參差。既然如是。敢問諸人。不犯鋒鋩一句作麼生道。良久曰。半夜烏龜眼豁開。萬象曉來都一色。

[0581a17] 東京妙慧尼慧光淨智禪師上堂。舉趙州勘婆話。乃曰。趙州舌頭連天。老婆眉光覆地。分明勘破歸來。無限平人瞌睡寶峯照禪師法嗣。

[0581a21] 江州圓通真際德止禪師。金紫徐閎中之季子也。世居歷陽。師雙瞳紺碧神光射人。十歲未知書多喜睡。其父目為懵然子。暨成童強記過人。學文有奇語。弱冠夢異僧授四句偈。已而有以南安巖主像遺之者。即傍所載聰明偈。自是持念不忘。後五年隨金紫將漕西洛。一夕忽大悟連作數偈。一曰。不因言句不因人。不因物色不因聲。夜半吹燈方就枕。忽然這裏已天明。每嘯歌自若。眾莫測之。乃力求出家。父弗許欲以官授之。師曰。某方將脫世網不著三界。豈復刺頭於利名中邪。請移授從兄珏。遂祝髮受具。未數歲名振京師。宣和三年春徽宗皇帝賜號真際。俾居圓通。上堂。山僧二十年前兩目皆盲了無所覩。唯是聞人說道。青天之上有大日輪。照三千大千世界。無有不遍之處。籌策萬端終不能見。二十年後眼光漸開。又值天色連陰濃雲亂湧。四方觀察上下推窮。見雲行時便於行處作計較。見雲住時便於住處立箇窠臼。正如是間忽遇著箇多知漢。問道。莫是要見日輪麼。何不向高山頂上去。山僧却徵他道。那裏是高山頂上。他道。紅塵不到處。是諸仁者好箇端的消息。還會麼。長連床上佛陀耶。上堂。昨夜黃面瞿曇將三千大千世界來一口吞盡。如人飲湯水蹤跡不留應時消散。當爾時諸大菩薩聲聞羅漢及與一切眾生。盡皆不覺不知。唯有文殊普賢瞥然覷見。雖然得見渺渺茫茫。恰似向大洋海裏頭出頭沒。諸人且道。是什麼消息。若也檢點得破。許他頂門上具一隻眼。示寂闍維煙氣所及悉成設利。塔司空山分窆疊石原。

[0581b23] 台州真如道會禪師上堂。空劫中事自肯承當。日用全彰有何滲漏。正好歸家穩坐。任他雪覆青山。不留元字挂懷。誰顧波翻水面。且道。正不立玄偏不附物。一句如何舉似機絲不挂梭頭事。文彩縱橫意自殊。

[0581b28] 興國軍智通大死翁景深禪師。台州王氏子。自幼不群。年十八依廣度院德芝披剃。始謁淨慈象禪師。一日聞象曰思而知慮而解。皆鬼家活計興不自遏。遂往寶峯求入室。峯曰。直須斷起滅念。向空劫已前掃除玄路。不涉正偏盡却今時。全身放下放盡還放方有自由分。師聞頓領厥旨。峯擊鼓告眾曰。深得闡提大死之道。後學宜依之。因號大死翁。建炎改元開法智通。上堂。來不入門去不出戶。來去無痕如何提唱。直得古路苔封羊絕跡。蒼梧月鎖丹鳳不栖。所以道。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若能如是。去住無依了無向背。還委悉麼。而今分散如雲鶴。爾我相忘觸處玄。僧問。如何是正中偏。師曰。黑面老婆披白練。曰如何是偏中正。師曰。白頭翁子著皂衫。曰如何是正中來。師曰。屎裏翻筋斗。曰如何是兼中至。師曰。雪刃籠身不自傷。曰如何是兼中到。師曰。崑崙夜裏行。曰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捉得烏龜喚作鼈。曰乞師再垂方便。師曰。入山逢虎臥。出谷鬼來牽。曰何得干戈相待。師曰。三兩線一斤麻。紹興初歸住寶藏岩。以事民其服。壬申二月示微恙乃曰。世緣盡矣。三月十三為眾小參。仍說偈曰。不用剃頭。何須澡浴。一堆紅焰。千足萬足。雖然如是。且道向上還有事也無。遂而逝。

[0581c25] 衡州華藥智朋禪師。四明黃氏子。依寶峯有年無省。因為眾持鉢。峯自題其像曰。雨洗淡紅桃蕚嫰。風搖淺碧柳絲輕。白雲影裏怪石露。綠水光中古木清。噫爾是何人。至焦山枯木成禪師見之歎曰。今日方知此老親見先師來。師遂請益其贊。成曰。豈不見法眼。拈夾山境話曰。我二十年秖作境會。師即契悟。灌胡野錄云。成指以問師曰。汝會麼。師曰。不會。成曰。汝記得法燈擬寒山否。師遂誦至誰人知此意令我憶南泉。於憶字處成遽以手掩師口曰。住住。師豁然有省。乃曰。元來恁麼地。成曰。汝作麼生會。師曰。春生夏長秋收冬藏。成曰。直須保任。師應喏。紹興初出住華藥婺之天寧。後遷清涼。上堂。海風吹夢嶺月。敢問諸人。是何時節。恁麼會得無影樹下任遨遊。其或未然三條椽下直須打徹。後退居明之瑞岩。建康再以清涼挽之。明守亦勉其行。師不從作偈送使者曰。相煩專使入煙霞。灰冷無湯不點茶。寄語甬東賢太守。難教枯木再生花。未幾而終。

石門易禪師法嗣

[0582a17] 吉州青原齊禪師。福州陳氏子。二十八辭父兄。從雲蓋智禪師出家執事首座。座一日秉拂罷。師問曰。某聞首座所說莫曉其義。伏望慈悲指示。座諄諄誘之。使究無著說這箇法。踰兩日有省。以偈呈曰。說法無如這箇親。十方剎海一微塵。若能於此明真理。大地何曾見一人。座駭然因語智得度。遍扣諸方。後至石門深蒙器可。出住青原僅一紀。示寂日說偈遺眾曰。昨夜三更過急灘。灘頭雲霧黑漫漫。一條拄杖為知。擊碎千關與萬關。

[0582a27] 越州天衣法聰禪師高郵人。上堂。幽室寒燈不假挑。虛空明月徹雲霄。要知日用常無間。烈焰光中發異苗。因裝普賢大士開光明次。師登梯秉筆顧大眾曰。道得即為下筆。眾無對。師召侍者。與老僧牢扶梯子。遂點之。

[0582b03] 遂寧府香山尼佛通禪師。因誦蓮經有省。往見石門。乃曰。成都喫不得也。遂寧喫不得也。門拈拄杖打出通忽悟曰。榮者自榮。謝者自謝。秋露春風好不著便。門拂袖歸方丈。師亦不顧而出。由此道俗景從得法者眾。

天寧誧禪師法嗣

[0582b09] 西京熊耳慈禪師上堂。般若無知應緣而照。山僧今日撒屎撒尿。這邊放那邊屙。東西山嶺笑呵呵。幸然一片清涼地。剛被熊峯染污他。染污他莫啾唧。泥牛木馬盡呵叱。過犯彌天且莫論。再得清明又何日。還會麻。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大溈喆禪師法嗣

[0582b16] 東京智海普融道平禪師處州人。上堂。山僧不會佛法。為人總沒來由。或時半開半合。或時全放全收。還如萬人叢裏。冷地掉箇石頭。忽然打著一箇。方知觸處周流。上堂。趙州有四門。門門通大道。玉泉有四路。路路透長安。門門通大道。畢竟誰親到。路路透長安。分明進步看。拍膝一下曰。歲晚未歸客。西風門外寒。上堂。舉盤山示眾曰。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無瑕。古人恁麼說話大似抱贓叫屈。智海門下人人慷慨。生擒虎兕活捉獰龍。眼裏著得須彌山。耳裏著得大海水。遂拈拄杖曰。不是向人誇伎倆。丈夫標致合如斯。卓拄杖下座。

[0582b29] 洪州泐潭景祥禪師。建昌南城傅氏子。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十箇指頭八箇丫。問我手何似佛手。師曰。金鍮難辨。曰我脚何似驢脚。師曰。黃龍路險。曰人人有箇生緣。如何是和尚生緣。師曰。把定要津不通凡聖。中秋上堂。靈山話曹谿指。放過初生斫額底。未問龍眠老古錐。昨夜三更轉向西。正當恁麼時。有人問如何是月向明暗未分處道得一句。便與古人共出一隻手。如或未然。寶峯不免依模畫樣應箇時節。乃打一圓相曰。清光萬古復千古。豈止人間一夜看。師室中問僧。達磨西歸手携隻履。當時何不兩隻都將去。曰此土也要留箇消息。師曰。一隻脚在西天。一隻脚在東土。著甚來由。僧無語。問僧。唯一堅密身一切塵中現。如何是塵中現底身。僧指香爐曰。這箇是香爐。師曰。帶累三世諸佛生陷地獄。僧罔措。師便打。師不安次有僧問。和尚近日尊候如何。師曰。土地前燒二陌紙著。師常叉手夜坐如對大賓。初坐手與趺綴。至五鼓必齊膺。因號祥叉手焉。

[0582c20] 和州光孝慧蘭禪師。不知何許人也。自號碧落道人。嘗以觸衣書七佛名。叢林稱為蘭布裩。有擬草菴歌一篇行于世。具載普燈。建炎末逆虜犯淮執師見酋長。長曰。聞我名否。師曰。我所聞者唯大宋天子之名。長恚令左右以鎚擊之。鎚至輒斷壞。長驚異延麾下敬事之。經旬師索薪自焚。無敢供者。親拾薪成龕怡然端坐。煙焰一起流光四騰。虜跪伏灼膚者多。火絕得五色舍利。併其骨而北歸。所執僧尼悉得自便。和人至今詠之。

[0583a01] 潭州東明仁仙禪師。開堂日僧問。世尊出世梵王前引帝釋後隨。和尚出世有何祥瑞。師曰。任是百千諸佛一時趕向水牯欄裏。曰有何祥瑞。師曰。山僧不曾眼花。

[0583a05] 泗州普照曉欽明悟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東邊更近東。曰溈山的子智海親孫也。師曰。却笑傍人把釣竿。上堂。引手撮空展轉莫及。翻身擲影徒自勞形。當面拈來却成蹉過。畢竟如何。拍禪床曰咱合錯商量。

[0583a11] 廬山東林自遵正覺禪師上堂。十五日已前放過一著。十五日已後未可商量。正當十五日試道一句看。良久曰。山色翠濃春雨歇。柏庭香擁木蘭開。

[0583a15] 潭州福嚴寘禪師東川人。上堂。福嚴山上雲。舒卷任朝昏。忽爾落平地。客來難討門。

[0583a17] 潭州東明遷禪師蚤侍真如。晚居溈山真如菴。忠道者高其風每叩之。一日閱首楞嚴次。忠問。如我按指海印發光佛意如何。師曰。釋迦老子好與二十棒。曰為甚麼如此。師曰。用按指作麼。曰汝暫舉心塵勞先起又作麼生。師曰。亦是海印發光。

[0583a23] 潭州道吾汝能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毀著不嗔。僧云。如何是法。師曰。讚著不喜。僧云。如何是僧。師曰。剃除鬚髮。乃曰。三轉法輪於大千。其輪本來常清淨。毘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未得妙。為什麼如此。一切智智清淨還會麼。對驢彈琴不入牛耳。俄遷大溈山。未兩月沐浴淨髮趺坐而逝。

[0583b01] 安州大安山興教慧淳禪師。開堂日上首白槌竟。師曰。未白槌已前喚作什麼。白槌已後喚作第一義諦。莫有不甘底麼出來相見。問白槌前請師道。師曰。方丈裏。僧云。白槌後又如何。師曰。法座上。僧云。謝師指示。師曰。勿交涉。僧云。如何是第一句。師曰。脚下。僧云。如何是第二句。師曰。口裏。僧云。如何是第三句。師曰。腦上。乃曰。靈山會上迦葉親聞。五祖堂前老盧得旨。至今累及兒孫血脈不斷。豈多學多知負能負勝。人人具英雄志氣。各各出自己胸襟。不取他人處分。便可出生入死。方可報佛恩德。如斯舉唱笑傍觀者。還有同死同生底漢麼。良久曰。若無山僧今日失利。

[0583b15] 潭州中峯羅浮希聲禪師。僧問。為國開堂於此日。師將何法報君恩。師曰。庭前瑞雪落紛紛。僧云。君恩如此報祖意又如何。師曰。且領前話。僧云。恁麼則金枝永茂玉葉長芳。師曰。一任眾人看。乃曰。雲生大野霧鎖長空。三草二木悉歸師子吼。露滴庭莎盡稱無邊妙相。猿啼鳥噪皆談不二圓音。乃拈拄杖曰。無邊妙義盡在山僧拄杖頭上。若也會得。可謂應時應節。若不會萬年松在祝融峯。卓一下。二月八日無疾坐終。茶毘諸根不壞。舍利求者可掬。

[0583b26] 郢州興陽賢禪師江州人。叢林所謂賢蓬頭是也。真如哲會中號稱角立。見地明白機鋒穎脫有超師之作。而行業不謹一眾易之哲結菴於方丈後令師獨處。惟通小徑直方丈前過。不許眾僧往來。後二年遂舉立僧秉拂。議論超詣。一眾始大服。住興陽數載法道大著。及示寂肉身不壞。圓悟勤在溈山目擊其事。妙喜果游興陽時尚及見其肉身。

[0583c05] 鼎州永安妙喜禪師。僧問。如何是國師三喚侍者。師召大德。僧應喏。師曰。鈍根漢。僧云。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汝看虛空還曾開口麼。僧契悟禮謝。師與一頌曰。虛空開口喚須彌。聲隱春雷蟄者知。若不仙陀徒擬議。負吾負汝自風移。

雪竇雅禪師法嗣

[0583c12] 衢州光孝普印慈覺禪師。泉州許氏子。室中問僧。父母未生已前在甚麼處行履。僧擬對。即打出。或曰。達磨在爾脚下。僧擬看。亦打出。或曰。道道。僧擬開口。復打出。

慶善晨禪師法嗣

[0583c17] 杭州慶善院普能禪師。本郡呂氏子。上堂。事不獲已與諸人葛藤。一切眾生秖為心塵未脫情量不除。見色聞聲隨波逐浪。流轉三界沒四生。致使正見不明觸途成滯。若也是非齊泯善惡都忘。坐斷報化佛頭。截却聖凡途路。到這裏方有少許相應。直饒如是衲僧分上未為奇特。何故如此。纔有是非紛然失心咄。上堂拈拄杖曰。未入山僧手中萬法宛然。既入山僧手中復有何事。良久曰。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卓拄杖一下。

淨土思禪師法嗣

[0583c28] 杭州靈鳳山萬壽法詮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抱樁打拍浮。曰如何是法。師曰。黃泥彈子。曰如何是僧。師曰。剃除鬚髮曰三寶外還別有為人處也無。師舉起一指。僧曰。不會。師曰。指在唯觀月。風來不動幡。上堂。德山棒臨濟喝。盡是無風波匝匝。燈籠[跳-兆+孛]跳過青天。露柱魂驚腦頭裂。雖然如是。大似食鹽加得渴。喝一喝。

[0584a07] 杭州慶善守隆禪師。開堂日僧問。知師久蘊囊中寶。今日當筵略借看。師曰。多少分明。曰師子吼時全露現。文殊仗劍又如何。師曰。驚殺老僧。問。千佛出世各有奇祥。和尚今日以何為驗。師曰。木人把板雲中拍。曰意旨如何。師曰。石女拈笙水底吹。上堂。花簇簇錦簇簇。鹽醬拈來事事足。留得南泉打破鍋。分付沙彌煮晨粥。晨粥一任諸人喫。洗鉢盂一句作麼生會。多少人疑著。

護國月禪師法嗣

[0584a17] 江陵府護國慧本禪師。僧問。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未審是甚麼物。師曰。一鋌墨。曰恁麼則耀古照今去也。師曰。作麼生是耀古照今底。僧便喝。師便打。上堂。好箇時節誰肯承當。苟或無人不如惜取。良久曰。彈雀夜明珠。

大洪遂禪師法嗣

[0584a23] 隨州大洪慶顯禪師。廣安楊氏子。僧問。須菩提岩中宴坐帝釋雨華。和尚新據洪峯有何祥瑞。師曰。鐵牛耕破扶桑國。迸出金烏照海門。曰未審是何宗旨。師曰。熨斗煎茶銚不同。

續傳燈錄卷第十七

續傳燈錄卷第十八目錄



大鑑下第十四世
  • 泐潭英禪師下法嗣一十一人
    • 法輪齊添禪師
    • 慧明雲禪師
    • 仰山友恩禪師
    • 大溈齊恂禪師(已上四人見錄)
    • 方廣懷紀禪師
    • 寶蓋自俊禪師
    • 上封行瑜禪師
    • 華藏叔聰禪師
    • 寶相湧禪師
    • 烏崖垂義禪師
    • 石霜子高禪師(已上七人無錄)
    仰山行偉禪師法嗣八人
    • 谷隱靜顯禪師
    • 黃蘗永泰禪師
    • 龍王善隨禪師
    • 慧日明禪師(已上四人見錄)
    • 王氏山慧先禪師
    • 寒磎子和禪師
    • 木平慶禪師
    • 聖果永聰首座(已上四人無錄)
    百丈元肅禪師法嗣一十二人
    • 仰山清蕳禪師
    • 百丈惟古禪師
    • 月珠神鑑禪師(已上三人見錄)
    • 垂拱法滿禪師
    • 永壽信詮禪師
    • 洛浦觀通禪師
    • 清泉道隆禪師
    • 西峯元弼禪師
    • 法教凝禪師
    • 九仙輔禪師
    • 鹿苑業禪師
    • 鳳凰有璲禪師(已上九人無錄)
    黃蘗惟勝禪師法嗣一十六人
    • 昭覺純白禪師(一人見錄)
    • 太平齊禪師
    • 石霜允真禪師
    • 白水居約禪師
    • 廣利文易禪師
    • 雲頂表奇禪師
    • 普通了如禪師
    • 天王居岸禪師
    • 承天處幽禪師
    • 西禪燈禪師
    • 靈泉悟遷禪師
    • 寧國希則禪師
    • 馬溪惟廣禪師
    • 望川山遵古禪師
    • 馬祖懷儼菴主
    • 呂微仲丞相(已上十五人無錄)
    隆慶慶間禪師法嗣三人
    • 安化聞一禪師(一人見錄)
    • 龍鬚聰禪師
    • 資福普滋禪師(已上二人無錄)
    雲蓋守智禪師法嗣九人
    • 寶壽最樂禪師
    • 道場法如禪師
    • 石佛慧明禪師(已上三人見錄)
    • 大乘璣禪師
    • 開福文玉禪師
    • 大寧紀禪師
    • 仰山普禪師
    • 桃林希倩禪師
    • 報恩有機禪師(已上六人無錄)
    上藍順禪師法嗣四人
    • 蘇轍參政(一人見錄)
    • 方廣繼通禪師
    • 佑聖雲智禪師
    • 金顏逸禪師(已上三人無錄)
    隆慶利儼禪師法嗣一人
    • 香嚴先禪師(一人無錄)
    隱靜守儼禪師法嗣二人
    • 廣慧宗賢禪師
    • 吉祥法順禪師(已上二人無錄)
    本覺守一禪師法嗣十人
    • 越峯粹珪禪師
    • 壽山本明禪師
    • 天台如菴主
    • 西竺尼法海禪師(已上四人見錄)
    • 福果奉華禪師
    • 西峯惟辯禪師
    • 法濟元軾禪師
    • 牛頭昱先禪師
    • 玄沙智章禪師
    • 本覺欽禪師(已上六人無錄)
    乾明慧覺禪師法嗣二人
    • 長慶應圓禪師(一人見錄)
    • 寶積清及禪師(一人無錄)
    長蘆崇信禪師法嗣一十五人
    • 妙空智訥禪師
    • 慧林懷深禪師
    • 智者法詮禪師
    • 光孝如璝禪師
    • 天衣如哲禪師(已上五人見錄)
    • 石塔銓禪師
    • 萬壽明禪師
    • 資聖懷悟禪師
    • 天衣智暹禪師
    • 資福梵欽禪師
    • 光孝淨真禪師
    • 靈巖顯顒禪師
    • 慶善智照禪師
    • 西禪道暹禪師
    • 龍門法秀菴主(已上十人無錄)
    開先珣禪師法嗣二人
    • 延昌熙詠禪師
    • 開先宗禪師(已上二人見錄)
    保寧英禪師法嗣一十一人
    • 廣福惟尚禪師
    • 雪竇法寧禪師
    • 羅漢勤禪師
    • 羅漢善修禪師(已上四人見錄)
    • 吉祥齊果禪師
    • 無為智全禪師
    • 虎丘通禪師
    • 香山常禪師
    • 華藏宜禪師
    • 廣教守淵禪師
    • 廣教原照禪師(已上七人無錄)
    夾山自齡禪師法嗣三人
    • 西峯法聰禪師
    • 兜率惟顯禪師
    • 層山珊禪師(已上三人無錄)
    元豐清滿禪師法嗣三人
    • 長興宗朴禪師
    • 雪峯宗演禪師
    • 衛州王大夫(已上三人見錄)
    仙洞仙禪師法嗣一人
    • 明教道禪師(無錄)
    淨因覺禪師法嗣二人
    • 華嚴惠蘭禪師(一人見錄)
    • 亞松聖禪師(一人無錄)
    大洪智禪師法嗣一人
    • 天章樞禪師(見錄)
    甘露宣禪師法嗣一人
    • 妙湛尼文照禪師(見錄)
    瑞巖居禪師法嗣二人
    • 萬年處幽禪師(見錄)
    • 護國元瑞禪師(無錄)
    淨因嶽禪師法嗣一人
    • 鼓山體淳禪師(見錄)
    金山慧禪師法嗣一人
    • 報恩覺然禪師(見錄)

續傳燈錄卷第十八目錄(終)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1 冊 No. 2077 續傳燈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