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51n2077_013 續傳燈錄 第1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1 冊 » No.2077 » 第 1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傳燈錄卷第十三

大鑑下第十三世

楊岐會禪師法嗣

[0547b06] 舒州白雲守端禪師。衡陽葛氏子。幼事翰墨。冠依茶陵郁山主披削。往參楊岐。岐一日忽問。受業師為誰。師曰。茶陵郁和尚。岐曰。吾聞伊過橋遭攧有省。作偈甚奇能記否。師誦曰。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關鎖。今朝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岐笑而趨起。師愕然通夕不寐。黎明咨詢之。適歲暮岐曰。汝見作日打敺儺者麼。曰見。岐曰。汝一籌不及渠。師復駭曰。意旨如何。岐曰。渠愛人笑汝怕人笑。師大悟。巾侍久之辭遊廬阜。圓通訥禪師舉住承天。聲名籍甚。又遜居圓通。次徙法華龍門興化海會。所至眾如雲集。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鑊湯無冷處。曰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水底按葫蘆。曰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烏飛兔走。問不求諸聖不重己靈未是衲僧分上事。如何是衲僧分上事。師曰。死水不藏龍。曰便恁麼去時是何。師曰。賺殺爾。到棲賢上堂。承天自開堂後。便安排些葛藤。來山南。東葛西葛却為在歸宗開先萬衫打疊了也。今日到三峽會裏。大似臨嫁醫癭。卒著手脚不辦。幸望大眾不怪。伏惟珍重。上堂。鳥有雙翼飛無遠近。道出一隅行無前後。爾衲僧家尋常拈匙放筯。盡道知有。及至上嶺時為甚麼却氣急。不見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示眾云。泥佛不度水。木佛不度火。金佛不度爐。真佛內裏坐。大眾。趙州老子十二劑骨頭八萬四千毛孔。一時拋向諸人懷裏了也。圓通今日路見不平為古人出氣。以手拍禪床云。須知海嶽歸明主。未信乾坤陷吉人。示眾云。佛身充滿於法界。普現一切群生前。隨緣赴感靡不周。而常處此菩提座。大眾。作麼生說箇隨緣赴感底道理。秖於一彈指間盡大地含生根機一時應得周足。而未嘗動著一毫頭。便且喚作隨緣赴感而常處此座。秖如山僧此者受法華請。相次與大眾相別。去宿縣裏開堂了方歸院去。且道還離此座也無。若道離則世諦流布。若道不離作麼生見得箇不離底事。莫是無邊剎境自它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麼。又莫是一切無心一時自遍麼。若恁麼正是掉棒打月。到者裏直須悟始得。悟後更須遇人始得。爾道既悟了便休。又何必更須遇人。若悟了遇人。當垂手方便之時。著著自有出身之路。不瞎却學者眼。若秖悟得乾蘿蔔頭底。不唯瞎却學者眼。兼自己動便先自犯鋒傷手。爾看我楊岐先師問慈明師翁道。幽鳥語喃喃辭雲入亂峯時如何。答云。我行荒草裏汝又入深村。進云。官不容針更借一問。師翁便喝。進云。好喝。師翁又喝。先師亦喝。師翁乃連喝兩喝。先師遂禮拜。大眾須知。悟了遇人者。向十字街頭與人相逢。却在千峯頂上握手。向千峯頂上相逢。却在十字街頭握手。所以山僧嘗有頌云。他人住處我不住。它人行處我不行。不是為人難共聚。大都緇素要分明。山僧此者臨行解開布袋頭。一時撒在諸人面前了也。有眼者莫錯怪好。珍重。上堂。古人留下一言半句。未透時撞著鐵壁相似。忽然一日覷得透後。方知自己便是鐵壁。如今作麼生透。復曰。鐵壁鐵壁。上堂若端的得一回汗出。便向一莖草上現瓊樓玉殿。若未端的得一回汗出。縱有瓊樓玉殿却被一莖草蓋却。作麼生得汗出去。自有一雙窮相手。不曾容易舞三臺。上堂安居之首禁足為名。禁足之意意在進道而護生。衲僧家更有何生而可護何道而可進。唾一唾唾破釋迦老子面門。踏一步踏斷釋迦老子背脊骨。猶是隨群逐隊漢。未是本分衲僧。良久曰。無限風流慵賣弄。免教人指好郎君。熙寧五年遷化。壽四十八。

[0548a16] 金陵保寧仁勇禪師。四明竺氏子。容止淵秀。齠為大僧通天台教。更衣謁雪竇明覺禪師。覺意其可任大法。誚之曰。央庠座主。師憤悱下山望雪竇拜曰。我此生行脚參禪道不過雪竇誓不歸鄉。即往泐潭踰紀疑情未泮。聞楊岐移雲蓋能鈐鍵學者。直造其家。一語未及頓明心印。岐沒從同參白雲端禪師游研極玄奧。後出世兩住保寧而終。僧問。如何是佛。師曰。近火先焦。曰如何是道。師曰。泥裏有刺。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切忌踏著。問先德道。寒風凋敗葉猶喜故人歸。未審誰是故人。師曰。楊岐和尚遷化久矣。曰正當恁麼時更有恁麼人為知音。師曰。無眼村翁暗點頭。問如何是佛師曰。自屎不覺臭。問如何是保寧境。師曰。主山頭倒卓。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鼻孔無半邊。問如何是塵中自在底人。師曰。因行不妨掉臂。問如何是佛。師曰。鐵鎚無孔。曰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鑊湯無冷處。問靈山指月曹溪話月。未審保寧門下如何。師曰嗄。曰有花當面貼。師便喝。問摘葉尋枝即不問。如何是直截根源。師曰。蚊子上鐵牛。曰直截根源人已曉中下之流如何指示。師曰。石人脊背汗通流。上堂。山僧二十餘年挑囊負鉢。向寰海之內參善知識十數餘人。自家並無箇見處。有若頑石相似參底尊宿。亦無長處可相利益。自此一生作箇百無所解底人。幸自可憐生。忽然被業風吹到江寧府。無端被人上當推。向十字街頭住箇破院。作粥飯主人接待南北。事不獲已。隨分有鹽有醋粥足飯。足。且恁過時若是佛法不曾夢見。上堂侍者燒香罷。師指侍者曰。侍者已為諸人說法了也。上堂。看看山僧入拔舌地獄去也。以手拽舌云。阿[口*耶][口*耶]。上堂。秋風涼松韻長。未歸客思故鄉。且道誰是未歸客。何處是故鄉。良久曰。長連床上有粥有飯上堂。鳳鳴條雨破塊。曉來枕上鶯聲碎。蝦蚯蚓一時鳴。妙德空生都不會。三箇成群四箇作隊。窈窈窕窕飄飄颻颻。向南北東西折得梨花。李花一佩兩佩。

[0548b26] 比部孫居士。因楊岐會禪師來謁直視斷次。公曰。某為王事所牽何由免離。岐指曰。委悉得麼。公曰。望師點破。岐曰。此是比部弘願深廣利濟群生。公曰。未審如何。岐示以偈曰。應現宰官身。廣弘悲願深。為人重指處。棒下血淋淋。公於此有省。

[0548c03] 潭州石霜守孫禪師。僧問。生也不道死也不道。為甚麼不道。師曰。一言已出。曰從東過西又作麼生。師曰。駟馬難追。曰學人總不與麼。師曰。易開終始口難保歲寒心。

[0548c07] 衡州茶陵縣郁山主。本州人自少落髮。惟以應供為事。院居諸禪剎往來之衝。每有化主至師必供養之。一日因楊岐化主至。師問以禪宗之旨。化主為舉。和尚每問衲子。僧問法燈。百尺竿頭如何進步。法燈云噁。師從此參究未嘗離念。偶一日赴外請。騎蹇驢過溪橋。驢踏橋穿陷足。師墜驢不覺口中曰噁。忽然契悟。有頌曰。我有神珠一顆。久被塵勞羈鎖。今朝塵盡光生。照見青山萬朵。走謁楊岐。楊岐即印可。師乃白雲守端落髮之師也。端悟道因緣已具端傳。端後出世住九江承天。贊師像曰。水月以喻兮古來已多。我今不然兮所陳伊何。百尺竿頭曾進步。溪橋一踏沒山河。顧不游方兮何游之有。玄沙保壽兮師其與偶。應峯之東兮洣川之口。三十三秋兮大師子吼。舒兮捲兮已而矣。依前空瀉洣川水。九江相去幾千里。父有重牙子無齒。謾勞提耳一爐香。微煙旋逐松風起。

翠岩真禪師法嗣

[0548c26] 潭州大溈慕哲真如禪師。撫州臨川聞氏子。僧問。趙州庭柏意旨如何。師曰。夜來風色緊孤客已先寒。曰先師無此語又作麼生。師曰。行人始知苦。曰十載走紅塵今朝獨露身。師曰。雪上加霜。問如何是城裏佛。師曰。萬人叢裏不插標。曰如何是村裏佛。師曰。泥猪疥狗。曰如何是山裏佛。師曰。絕人往還。曰如何是教外別傳底一句。師曰。翻譯不出。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寒毛卓竪。曰見後如何。師曰。額頭汗出。上堂。月生一天地茫茫誰受屈。月生二東西南北沒巴鼻。月生三善財特地向南參。所以道。放行也怛薩舒光。把住也泥沙匿曜。且道放行是把住是。良久曰。圓伊三點水萬物自尖新。上堂。古佛道。昔於波羅奈轉四諦法輪墮坑落塹。今復轉最妙無上大法輪。土上加泥。如今還有不歷階梯獨超物外者麼。良久曰。出頭天外看誰是箇中人。上堂。阿剌剌是甚麼。翻思當年破竈墮。杖子忽擊著。方知孤負我。以拄杖擊香臺一下曰。墮墮。上堂。捫空追響勞汝精神。夢覺覺非復有何事。德山老人在汝諸人眉毛眼睫上。諸人還覺麼。若也覺去夢覺覺非。若也未覺捫空追響終無了期。直饒向這裏倜儻分明。猶是梯山入貢。還有獨超物外者麼。良久曰。且莫詐明頭。問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為甚麼不得成佛道。師曰。苦殺人。上堂。白雲澹泞水注滄溟。萬法本閑復有何事。所以道。也有權也有實也有照也有用。諸人到這裏如何履踐。良久曰。但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上堂。山僧本無積畜。且得粥足飯足。困來即便打眠。一任東卜西卜。上堂。古者道。一釋迦二元和。三佛陀。自餘是甚麼椀脫丘。慧光即不然。一釋迦二元和三佛陀。總是椀脫丘。諸人還知慧光落處麼。若也知去許爾具銕眼銅睛。若也不知莫謂幾經風浪險。扁舟曾向五湖遊。上堂拈起拄杖曰。一塵纔起大地全收。卓一下曰。妙喜世界百雜碎。且道不動如來即今在甚麼處。若人識得。可謂不動步而登妙覺。若也未識。向諸人眉毛眼睫裏涅槃去也。又卓一下。上堂。不用思而知。不用慮而解。廬陵米價高。鎮州蘿菔大。上堂拈起拄杖曰。智海拄杖或作金剛王寶劍。或作踞地師子。或作探竿影草。或不作拄杖用。諸人還委悉麼。若也委悉去。如龍得水似虎靠山。出沒卷舒縱橫應用。如未相委。大似日中逃影。上堂。十方同聚會。箇箇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慧光門下直拔超升不歷科目。諸人既到這裏風雲布地牙爪已成。但欠雷聲燒尾。如今為爾諸人震忽雷去也。以拄杖擊禪床下座。師於紹聖二年十月八日無疾說偈曰。昨夜三更風雷忽作。雲散長空前溪月落良久別眾趨寂。闍維設利斗許大如豆。目睛齒爪不壞。門弟子分塔于京潭。

[0549b21] 南嶽西林崇奧禪師。僧問。一問一答賓主歷然。不問不答。如何辨別。師曰。坐底坐立底立。曰便恁麼會時如何。師曰。舌拄上齶。僧禮拜。師曰。不得諱却。

[0549b25] 蘄州石鼓洞珠禪師上堂曰。問答轉多去道轉遠。何也。道不屬知知而妄覺。道不屬見見是眼睛。眼睛不明觸事崢嶸。聯環不斷為生死根。若能直向太虛之外。自然情念頓忘真心直露。如斯說話俯為下根。道友相逢無可不可。坐則十方俱隱。行則六趣隨緣。語則出口成言。默則三災不撓。然雖如是。須知有轉身一路。眾中莫有轉得身者麼出來證據。若無山僧今日失利。

蔣山元禪師法嗣

[0549c06] 明州雪竇法雅禪師。僧問。學人不問西來意。乞師方便指迷情。師曰。霹靂過頭猶瞌睡。曰謝師答話。師曰。再三啟口問何人。曰爭奈學人未禮拜何。師曰。休鈍置。

[0549c10] 邵州丞熙應悅禪師。撫州宜黃戴氏子。上堂。我宗無語句。徒勞尋路布。現成公案已多端。那堪更涉他門戶。覿面當機直下提。何用波吒受辛苦。咄。

[0549c14] 衢州石門雅禪師。僧問。雷音一震龍象咸臻。學人上來請師舉唱。師曰。蓮目瞬時千界靜。金顏笑處一花新。僧云。人天盡入羅峯境。今日親聞端的音。師曰。百萬茫茫人不知。又問佛未出世時如何。師曰。東宮玉殿無遺影。僧云。出世後如何。師曰。毘藍園畔雨天花。僧云。恁麼則逾春城於八夜。棲雪嶺於六年。師曰。威音王以前作麼生。僧云。且待別時。師便打。又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熊耳塔開空寂寂。惟留隻履輕埃。又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一條笻竹杖三事衲幔衣。僧云。客來將何祗待。師曰。酌泉釅點祖師茶。示眾曰。茱萸鮮嫩菊花香。暢殺陶家醉倒郎。我輩泛觴雖絕分。東籬閑玩也無妨。大眾閑玩即不無。且道眼在什麼處。知有底眉毛眼上橫。未諳者黃紅裏亂走。阿呵呵。今日元來九月九。喝一喝。

[0550a02] 信州龜峯瑞相子瓊禪師。僧問。如何是博山境。師曰。流淥水路出松門。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師曰。身著紅綃衣肚中黑如漆。僧云。向上宗乘事若何。師曰。剎竿頭指天。又問。青春已過夏景暄繁。時節因緣請師為說。師曰。臘月二十五未是拜年時。僧云學人未曉乞師再指。師曰。石人身上不生毛。

南岳雙峯省回禪師法嗣

[0550a10] 閬州光國文贊禪師。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禍不單行。又問。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猊座既登師如何說。師曰。因風吹火用力不多。僧云。恁麼則佛佛道同。師曰。猫兒帶紙帽。問不二之法請師速道。師曰領。僧云。恁麼則人人有分也。師曰了。僧云。錦屏天下少光國世間稀。師曰退。

[0550a17] 金州靈山彥文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缺齒胡僧笑不言。僧云。學人不會。師曰。隻履返西天。又問。如何是佛。師曰。問得最親乃曰。山青青水綠綠。風吹南嶺雲。露滴東籬菊。更添松竹歲寒心。盡是無絃琴上曲。碧眼胡僧拍不足。拍不足。一二三四五六。咦拍一拍下座。

菩提光用禪師法嗣

[0550a25] 杭州臨安淨土善思禪師上堂云。咄咄咄。臨濟德山盡該抹。棒頭薦得不作家。喝下承當未奇絕。山僧宗旨不恁麼。覿面相呈辨賢哲。聲前一句早遲疑。語後持來底時節。勸禪人休饒舌。神龍尚自不知源。豈說盲龜敵跛鼈。不看神光傳祖位。纔見老胡心便歇。真妙訣。堂堂自己可憐生。直下承當第二月。大丈夫須勦絕。現成公案早多端。莫學癡人被摩捋。傷嗟末法有多途。邪黨成郡安可遏。初機入門無道眼。佛手生緣徒施設。禪流學得遍參遊。問著元來打不迭。古人開口便知音。尚言弄巧翻成拙。那堪看話得心通。正是虛空釘鐵橛。自慚道薄整頹綱。飲氣吞聲共誰說。特將鄙句報同風。本分禪人能辨別。大地山河盡放光。南無觀世音菩薩。

天童山清遂禪師法嗣

[0550b12] 福州大中立誌禪師。僧問。握驪珠於掌上。鑒十方於目前。學人上來請師一鑑。師曰。草賊大敗。僧云。學人今日失利。師曰。自知較一半。僧便喝。師曰。強惺惺。又問。遠趨丈室仰慕宗風。學人上來請師一接。師曰。高挂鉢囊。僧云。便是為人處也無。師曰。盲人摸地。僧云。莫壓良為賤。師曰。短販樵人徒誇書劍。又問。馬祖陞堂百丈卷席。未審古人意旨如何。師曰。官馬相踏。僧云。學人今日小出大遇。師曰。拄杖未曾拈著。示眾曰。虎嘯烏山之畔。眾獸潛藏。雲生螺渚之間。群峯失色。太阿寶劍耀日爭輝。樵父搬柴醫王辨價。還有不顧賓主者麼。出來道看。良久曰。水凍魚難躍。天寒草發遲。以拄杖打香臺一下。又曰。法不見法法不行法法不知法。大眾這箇是香爐子。如何是不見不行不知。百億恒沙世界諸佛。盡在香爐上放光動地說法度人。諸人還見麼。直饒見得也涉踟蹰。喝一喝。師於紹聖元年三月十一日集眾沐浴淨髮說偈曰。麒麟掣斷黃金鎖。玉兔衝開白玉關。好是無雲中夜後。一輪明月照鍾山。偈畢趺坐而逝。荼毘獲舍利塔于本山。

[0550c04] 福州乾元了覺圓禪師。開堂上首白槌竟。師良久曰。直饒阿那律天眼未解諦觀。便是千手大悲焉能提掇。眾中莫有不甘者麼。出來掀倒禪床喝散大眾。然雖如是未是作家。且於第二門中與衲僧出氣。僧問。少林九年垂一語。直至如今賺師舉。欲得不賺便請師舉。師曰唵。僧云。摩噠哩伽摩噠哩智又作麼生。師曰。放爾三十棒。又問。尊者證果超越聖流。不涉熏修請師速道。師曰。落花簷外朵青柳檻前梢。僧云。一雨周沙界群心永夜蘇。師曰。水不洗水一句作麼生道。僧云。應知松柏操不改歲寒心。師曰。且信一半。又問。未離兜率已降王宮。未審是什麼人。師曰。牛頭出馬頭回。僧云。未審是法身報身。師曰。牽犁拽耙。乃顧大眾曰。還相委悉麼。若不相悉山僧今日指鹿為馬唱九作十瞞諸人去也。摩竭正令水泄不通。少室真規風吹不入。聖凡情盡體露真常。逈絕見知輝騰今古。良由情存聖量墮在見知。所以聽不出聲見不超色。縱滅一切見聞覺知內守幽閑。猶為法塵分別影事。造種種業輪迴異趣。往而不返真可悲傷。若能回光返照。有何佛道可成。有何眾生可度。便能向火焰裏藏身。東湧西沒南湧北沒。於微塵上走馬坐大道場。若向這裏見得徹參得透。切忌認驢鞍橋作阿爺下頷。

[0551a01] 南嶽應天萬壽應城禪師。初參遂禪師。遂問。上人從何而來。師曰。毘陵來。遂云。我聞毘陵出好草蟲扇子帶得來否。師作一圓相曰。大善知識又要這箇作麼。遂云。秖這箇此間亦要得。師於言下大悟。後住應天萬壽。示眾曰。山花狼籍孤負空生。山草離披拈提室利。驚得嶽神稽首土地和南。府鐵牛無放處。嘉州石像露全身。如斯說話錯會者多。敢問諸人。不涉春秋一句作麼生道。良久曰。不得春風花不開。花開又被風吹落。喝一喝。

南嶽雲峯文悅禪師法嗣

[0551a12] 桂州壽寧齊曉禪師。僧問。大眾雲臻合談何事。師曰。波斯入鬧市。僧云。恁麼則草偃風行。師曰。萬里望鄉關。又問。如何是佛。師曰。著衣喫飯。僧云。叉手當胸退後三步。師曰。醉後添盃。示眾曰。觸目不會道。猶較些子。運足焉知路。錯下名言。諸仁者。山僧今日將錯就錯。汝等諸人。見有眼聞有耳嗅有鼻味有舌。因恁麼却不會。良久曰。武帝求仙不得仙。王喬端坐却昇天。喝一喝。

[0551a21] 廬州澄慧咸詡禪師。僧問。德山入門便棒。萬古宗風。臨濟入門便喝。古今榜樣。去此二途。請師拈掇。師曰。總不恁麼。僧云。一言啟口別是家門。師曰。賴遇拄杖不在手。又問。有問有答善巧分張。向上宗乘請師別道。師曰。闍黎問得最親。僧云。學人會也。師曰。會箇什麼。僧舉起坐具。師曰。畢竟作麼生。僧便喝。師曰。作家。僧禮拜。師便喝。師乃曰。如來祕旨豈涉辭鋒。祖師心印徒勞穿鑿。若舉宗乘一字。海水逆流須彌倒卓。若說佛說祖。三界平沈四生何有。若向下商量。枯木生花寒灰發焰。然雖如是。向衲僧門下白雲千里萬里。且道衲僧有什麼長處。良久曰。更有一般堪處。長連床上帶刀眠。

定慧信禪師法嗣

[0551b07] 蘇州穹窿智圓禪師上堂。福臻不說禪。無事日高眠。有問祖師意。連擉兩三拳。大眾且道。為什麼如此。不合惱亂山僧睡。

玉泉悟空禪師法嗣

[0551b11] 江陵護國齊月禪師。僧問。壁立千仞水泄不通。還許學人請益也無。師曰。汝待問什麼。僧云。向上事。師曰。維那不在。僧云。觸忤和尚。師曰。正令已行。乃曰。窮外無方究內非裏。應用萬般無可比擬。分明向汝諸人道。佛性精魂總不是。

福嚴保宗禪師法嗣

[0551b18] 衡州花藥山崇勝義然禪師。僧問。臨濟血脈請師直道。師曰。虛空裏揚眉默地裏點頭。僧云。莫只這便是。師曰。是即是作麼生會。僧却點頭。師曰。這賊好喫棒。僧連聲道賊賊歸眾。師曰。三十棒一棒也較不得。示眾曰。心心心青山綠水深。若人識得這山水。相對事法總平沈。是爾諸人總識得。為什麼七十二峯儼然依舊。試為說看。若說不出大似不曾行脚。參。

[0551b27] 南岳承天智昱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髮長僧貌醜。僧云。意旨如何。師曰。腦門後合掌。又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石廩峯高。僧云。意旨如何。師曰。遊人罕到。又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紙帳禪床。僧云。客來如何祗待。師曰。山中石耳。師於元豐八年四月內沐浴淨髮趺坐而逝。茶毘。齒舌眼睛不壞。

太子同廣禪師法嗣

[0551c06] 西京龍門山勝善清照禪師。僧問。變凡作聖則不問。點鐵成金事若何。師曰。直下無私處觸目盡光輝。僧云。清光生掌上。喜氣發眉間。師曰。既能知自理何用苦忉忉。又問。天高地厚萬物皆從。未審和尚從與不從。師曰。春來花爛熳。僧云。金雞迴碧落玉兔長空。師曰。道同方知。僧云。學人今日承恩。師曰。且莫錯認。

淨因臻禪師法嗣

[0551c15] 福州長慶惠暹文慧禪師。僧問。離上生之寶剎。登延聖之道場。如何是不動尊。師曰。孤舟載明月。曰忽遇棹俱停又作麼生。師曰。漁人偏愛宿蘆花。問長期進道。西天以蠟人為驗。未審此間以何為驗。師曰。銕彈子。曰意旨如何。師曰。大底大小底小。

[0551c21] 福州棲勝繼超禪師。上堂拈拄杖良久曰。三世諸佛盡在這裏[跳-兆+孛]跳。大眾還會麼。過去諸佛說了。未來諸佛未說。現在諸佛今說。敢問諸人。作麼生是說底事。卓一下曰。蘇嚧蘇嚧。

[0551c25] 鄧州香嚴慧照洞敷禪師。福州人生於范氏。幼而氣韻清敏。長慕空宗。依東宗景德寺圓明大師出家。試經得度受具。遍參江淮叢席。末後見淨因臻。一言頓契如箭鋒相拄。加以學問該博。自然融會。名動京師。被旨出世於鄧之香嚴幾十載。返故里住龜山壽山神光三剎。上堂曰。西乾四七道絕語言。東上二三法無文字。惟傳一印直指人心。心了則天地全該。印定則絲毫不漏。塵塵絕待法法融虛。方乃契聖根源。始曰入佛知見。如斯薦得落二落三。本色衲僧如何話會。還道得麼。箇中消息若為傳。鳳闕龍樓峭倚天。要會覺城東際事。寥寥千古尚依然。住龜山時。僧問。遠辭香嚴丈室。近入龜山道場。如何是不動尊。師曰。千手大悲提不起。僧云。如何是動尊。師曰。玉殿曾遊歷金門屢往還。又問。如何是龜山境。師曰。千峯來有路八極淨無塵。云如何是境中人。師曰。有時開眼有時合。又問。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師曰。山寒露骨水淺見沙。師乃曰。窮經窮論。正如入海算沙。覓法覓心。大似捫空求響。故釋尊出世。為一大事因緣。諸祖傳衣。亦乃廣開方便。發揮教外之正法。指示涅槃之妙心。作筏渡人應病與藥。故善說法者說無所說。善傳心者傳無所傳。縱饒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手血。未免拕泥帶水。豈能點瓦成金。大眾只如今日為國開堂。還有奇特事也無。良久曰。疊疊青山與流水。舊時顏色舊時聲。又示眾曰。春無三日晴。風雨時時作。岩下見蟠桃。自開還自落。翻憶靈雲得處親。迄今底事何蕭索。非蕭索。春山春水四寥廓。鷓鴣啼處百花香。好薦聲前這一著。喝一喝。又曰。炎風匝地畏日流空。奇雲當戶任長舒。白藕飃香來不斷。林間達士了無寒暑之變遷。塵裏游人但見光陰之迅速。直得燈籠合掌露柱攢眉。一年又將半。幾箇是知音。知不知。路上行人口似碑。

天王仁岳禪師法嗣

[0552b04] 潭州興化紹清禪師。僧問。不觸波瀾如何趨向師曰。得宜須舉棹莫待打頭風。僧云。猶是湛水之波。忽遇拏雲霧又且如何。師曰。道泰不傳天子令。師乃曰。問來答去秖益繁詞。於道則遠之遠矣。祖令既行要津坐斷。十方諸佛瓦解氷消。三藏教乘掃土而盡。到這裏誰敢正眼覷著。所以釋迦有竭世之樞機。尚掩室於摩竭。淨名騁窮天之詞辯。猶杜口於毘耶。豈況小根小智。何也。龍象蹴踏非驢所堪。

[0552b14] 潭州智度山定林景芳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紅爐金彈子。僧云。還許學人接也無。師曰。簉破闍黎銕面皮。又問。七十二峯即不問。如何是法輪境。師曰。岣婁峯尖神禹碑。僧云。還許學人識也無。師曰。石青字赤形模奇。僧云。今日得遇去也。師曰。吏部當時尚莫窺。僧云。端的在什麼處。師曰何得汝不狐疑。

[0552b22] 汝州首山處珪禪師。僧問。如何是首山境。師曰。白雲片片時來往。汝水潺潺流向東。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寒山逢拾得拍手笑呵呵。僧云。向上宗乘事若何。師曰。虛空藏鳥跡。風過樹頭鳴。僧云。便是為人處也無。師曰。曹谿水急。

玉泉謂芳禪師法嗣

[0552b29] 福州聖泉寺紹燈禪師。本郡古田縣臨水人。姓陳氏。生時異香滿室紫帽覆首。幼不茹葷。七歲自厭塵坌。觀諸經論如聽舊書。十歲辭親出家。禮潭州開福寺璡長老為師。精通法華試經得度。受具之後瓶錫遊方。造玉泉芳禪師法席。一見針芥相投筌蹄頓忘。遂還鄉里深自韜晦。郡守丁公嚮師道。延住陀嶺塔院。緇素歸敬。忽一日索浴更衣鳴鼓昇坐。四方檀信湊如市。師乃說頌曰。吾年五十三。去住本無貪。臨行事若何。不用口喃喃。儼然示寂瞑目兩宵。偶聞鍾聲忽然復醒四大輕安。自後身常頻出舍利。元豐中本郡大旱。太守孫公嚮師道風。請令祈雨。次日甘澤大霈。孫公欽仰。遷住文殊。前後郡邑亢旱。府主許公。察院王公。左司葉公。累請禱雨無不應期。遷住聖泉。凡住三道場。僧問。如何是聖泉境。師曰。目前無異草。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往來無罣礙。僧云。人境已蒙師指示。向上宗乘事若何。師曰。驢事未去馬事到來。乃曰。般若門中縱說百千妙義不增一毫。直饒結舌亡鋒豈減少分。若論玄中又玄終非妙門。鳥道魚蹤早傷途輒。何也。蓋為出此入彼。去者不至其方。來者不到其所。舉一明三莫窮幽趣。更不用續鳧截鶴夷岳盈壑。霄壤相望去道轉遠。正當與麼時衲僧門下作麼生商量。良久曰。昨夜三更月到窓。

[0552c26] 臨江軍慧力善周禪師上堂曰。遼天鶻萬里雲。秖一突是什麼。喝一喝。師於元祐元年十二月望日沐浴淨髮說偈曰。山僧住瑞筠。未嘗形言句。七十三年來。七十三年去。言畢趺坐而逝。三日後鬚髮再生。

[0553a02] 韶州南華重辯禪師。僧問。祖意西來即不問。最初一句請師宣。師曰。龍衘黑寶離滄海。鶴側霜翎下玉階。僧云。一輪明月照四海盡分明。師曰。夜半折開無縫塔。天明智積抱頭回。乃曰。會麼。五大未明二儀無跡。威音王覷不見。大悲手摸無蹤。且道為復神通妙用。為復法爾如然。於斯明得。便乃高步毘廬頂上。坐報化佛頭。於斯未明。秖知事逐眼前過。不覺老從頭上來。咦。

[0553a11] 安州延福智興禪師西川人。出家受具後。即造玉泉芳禪師法席發明心地。初住漸源次遷黃梅龍華。晚住延福。師語不談玄。行不修潔。身不稟儀。眾不喜見。逝後靈異不測報應如響。緇素追仰遺體塑飾祈禱尤盛。

靈隱勝禪師法嗣

[0553a17] 杭州靈隱延珊慧明禪師。僧問。如何是道。師曰。道遠乎哉。問如何是正真一路。師曰。絲髮不通。曰恁麼則依而行之。師曰。莫亂走。上堂。與上座一線道。且作麼生持論佛法。若也水泄不通。便教上座無安身立命處。當此之時祖佛出頭來。也有二十棒分。恁麼道。山僧還有過也無。不見世尊生下周行七步目顧四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云。天上天下唯吾獨尊。雲門云。我當初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子喫却。何以如此。貴圖天下太平。且道雲門恁麼說話。有佛法道理也無。雖然如此。雲門秖具一隻眼。久立珍重。

[0553a29] 常州薦福院歸則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耳畔打鐘聲。

[0553b02] 杭州隱靈蘊聰禪師。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索喚即有。僧云。未審有箇什麼。師曰。天台楖[木*栗]。問古路重修時如何。師曰。平高就下。

[0553b06] 杭州南院清禪師。僧問。西祖傳來請師通信。師曰。汝道傳什麼來。僧云。恁麼則不通信去也。師曰。不妨伶利。

[0553b09] 金陵保寧宗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更問什麼。僧云。莫只這便是也無。師曰。且莫虛頭。

[0553b12] 越州石佛有邦禪師初住南明。僧問。祖祖相傳傳祖印。師今得法嗣何人。師曰。布髮掩泥人盡委。僧云。恁麼則靈隱一枝南明獨秀也。師曰。杓卜聽虛聲。

[0553b16] 金陵清涼慈化舉內禪師。僧問。一法本無萬法何有。未審和尚說箇什麼。師曰。汝記得分明。僧云。恁麼則一切不存去也。師曰。也不信汝。

大梅居煦禪師法嗣

[0553b21] 婺州智者嗣如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量才補職。僧云。量才補職後如何。師曰。天台杖子。問如何是真實之體。師曰。今日好寒。僧云。意旨如何。師曰。千山萬山雪。

龍華悟乘禪師法嗣

[0553b26] 溫州靈岩宣密禪師。僧問。優曇花拆人皆委。祖令親行事若何。師曰。識法者懼。僧云。施行有據去也。師曰。人小膽大。

瑞岩義海禪師法嗣

[0553c01] 明州大梅文慧禪師。僧問。祖祖相傳傳祖印。師今得法嗣何人。師曰。少人定當得。僧云。報本嫡子也。師曰。適來向汝道什麼。問如何是大梅境。師曰看。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喫茶去。

[0553c06] 明州翠岩嗣元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見錢買賣不曾賒。僧云。向上更有事也無。師曰好不信人直。

彰江昭遠禪師法嗣

[0553c10] 蘇州萬壽法印守堅禪師。僧問。如何是道。師曰。誰不履踐。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師曰。來千去萬。

淨眾言首座法嗣

[0553c14] 西京招提惟湛廣燈禪師嘉禾人也。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秋風黃葉亂。遠岫白雲歸。曰專為流通也。師曰。即今作麼生舉。僧便喝。師便打。上堂。偏不偏正不正。那事從來難比並。滿天風雨骨手寒。何須更入那伽定。卓拄杖下座。上堂。六塵不惡還同正覺。馬上誰家白面郎。穿花折柳垂巾角。夜來一醉明月樓。呼盧輸却黃金宅。臂鷹走犬歸不歸。娥眉皓齒嗔無力。此心能有幾人知。黃頭碧眼非相識。囉囉哩拍手一下。下座。

續傳燈錄卷第十三

續傳燈錄卷第十四目錄



大鑑下第十三世
  • 慧林圓照宗本禪師法嗣二百人
    • 法雲善本禪師
    • 投子修顒禪師
    • 金山善寧禪師
    • 廣靈希祖禪師
    • 資壽除巖禪師
    • 隱靜守儼禪師
    • 本覺守一禪師
    • 甘露仲宣禪師
    • 大平守恩禪師
    • 靈耀良禪師
    • 長蘆崇信禪師
    • 瑞光守琮禪師
    • 水西山軻禪師
    • 啟霞慧章禪師
    • 石佛曉通禪師
    • 南冥善通禪師
    • 西湖文義禪師
    • 韶山杲禪師
    • 淨因惟嶽禪師
    • 天童可齊禪師
    • 萬壽普懃禪師
    • 香山延泳禪師
    • 雪竇守卓禪師
    • 報本常利禪師
    • 資福道芳禪師
    • 著禪師
    • 香山法晝禪師
    • 琅山載儀禪師
    • 定慧遵式禪師
    • 廣法法光禪師
    • 瑞巖永覺禪師
    • 法海世長禪師
    • 太平慧燈禪師
    • 米山崇僊禪師
    • 寶花願禪師
    • 嶽林元亨禪師
    • 澄慧善珂禪師
    • 寶華悟本慶禪師
    • 淨土慧旻禪師
    • 澄慧師冕禪師
    • 石霜能禪師
    • 逍遙聰禪師
    • 投子普聰禪師
    • 普照處輝禪師
    • 南禪寧禪師
    • 道場慧印禪師
    • 褒親祥禪師(已上四十七人見錄)
    • 金山法慧禪師
    • 乾明慧覺禪師
    • 瑞巖有居禪師
    • 馬祖崇新菴主
    • 靈應本嵩禪師
    • 壽寧梵仁禪師
    • 福嚴仲孚禪師
    • 靈泉宗一禪師
    • 保聖永良禪師
    • 石塔慧禪師
    • 萬壽有琛禪師
    • 光化楚萇禪師
    • 南禪慧禪師
    • 護國靈祐禪師
    • 同慶自鑑禪師
    • 靈巖慈雲禪師
    • 普照真寂禪師
    • 功臣宗齡禪師
    • 道場良演禪師
    • 無錫法平禪師
    • 壽寧成務禪師
    • 因勝法海禪師
    • 蠡口法榮禪師
    • 羅漢用誠禪師
    • 廣慧道亨禪師
    • 宜興顯常禪師
    • 資福機清禪師
    • 廣教了證禪師
    • 仁王安德禪師
    • 寶林義蒙禪師
    • 象山靈曠禪師
    • 福嚴智悅禪師
    • 大中子榮禪師
    • 感慈慧端禪師
    • 華藏希聲禪師
    • 乾明可久禪師
    • 香城言惠禪師
    • 光化仁遜禪師
    • 白龍希祖禪師
    • 崇壽智海禪師
    • 五峯祖印禪師
    • 上方可聳禪師
    • 雲巖道聲禪師
    • 昭慶守嚴禪師
    • 四面惟羲禪師
    • 華嚴惟素禪師
    • 法王法海禪師
    • 萬壽義誥禪師
    • 秀峯真懿禪師
    • 白泉智通禪師
    • 報恩重真禪師
    • 昭慶宗滿禪師
    • 普淨法英禪師
    • 焦山義深禪師
    • 支提洪占禪師
    • 護國祖印禪師
    • 靈峯永松禪師
    • 南磵智淨禪師
    • 湖心義皐禪師
    • 澄照守仁禪師
    • 無錫志圓禪師
    • 練塘清悟禪師
    • 延慶德清禪師
    • 永明道囦禪師
    • 廣教法海禪師
    • 崇福惟賢禪師
    • 寶華寶月禪師
    • 地藏清德禪師
    • 崇德省余首座
    • 大別法滿禪師
    • 淨慈崇善禪師
    • 萬壽圓禪師
    • 聖壽省聰禪師
    • 鷲峯曇清禪師
    • 梵天彥琦禪師
    • 六安文湛禪師
    • 薦福熙禪師
    • 廣覺法忠禪師
    • 法海明禪師
    • 因勝觀禪師
    • 龍興如應禪師
    • 廣際深禪師
    • 文殊芳禪師
    • 安樂道思禪師
    • 光化真覺禪師
    • 施水守淳禪師
    • 西院宗戒禪師
    • 南祥忠簡禪師
    • 神江則軻禪師
    • 崑山希祖禪師
    • 南華德明禪師
    • 壽寧普規禪師
    • 陳園浩沾禪師
    • 壽寧慧真禪師
    • 因勝圓明禪師
    • 保福慧[卄/((厂-一)*臣)]禪師
    • 瑞巖永利禪師
    • 崇福惟善禪師
    • 龍溪圓照禪師
    • 壽聖自英禪師
    • 壽寧宗一禪師
    • 天王道肱禪師
    • 資福瑞珍禪師
    • 靈泉景仁禪師
    • 神光合韶禪師
    • 靈泉智深禪師
    • 上方法廣禪師
    • 文殊尚月禪師
    • 資勝以遜禪師
    • 白蓮愈廉禪師
    • 法相用先禪師
    • 太平慧真禪師
    • 西余安德禪師
    • 寶嚴西杲禪師
    • 法會子升禪師
    • 龍華行慶禪師
    • 壽寧可機禪師
    • 禪悅慧日禪師
    • 安國子志禪師
    • 安樂有捷禪師
    • 練塘惠滿禪師
    • 仰天契達禪師
    • 真隱純潔禪師
    • 慧日德慧禪師
    • 淨光法空禪師
    • 龍興自端禪師
    • 慧日道祥禪師
    • 淨土法慧禪師
    • 興國重寧禪師
    • 安國子詠禪師
    • 永安簡玉禪師
    • 承天了宗禪師
    • 甘泉立生禪師
    • 清修省方禪師
    • 靈岩用芳禪師
    • 遍福心印禪師
    • 龍門普順禪師
    • 千頃宗應禪師
    • 永泰有澄禪師
    • 楊直講居士
    • 道齊和尚
    • 圓明和尚
    • 善德和尚
    • 法海和尚
    • 報恩志明禪師
    • 大寧永賢禪師
    • 功臣慧周禪師
    • 大盧奉堅禪師
    • 靈峯自和禪師
    • 多福太素禪師
    • 廣際用乾禪師
    • 寶琛和尚
    • 雞峯止首座(已上一百五十三人無錄)

續傳燈錄卷第十四目錄(終)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1 冊 No. 2077 續傳燈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