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51n2077_002 續傳燈錄 第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1 冊 » No.2077 » 第 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續傳燈錄卷第二

大鑑下第十世

智門祚禪師法嗣

[0475a11] 明州雪竇重顯禪師。遂寧府李氏子。依普安院仁詵上人出家。受具之後。橫經講席。究理窮玄。詰問鋒馳機辯無敵。咸知法器。貪指南遊首造智門。即伸問曰。不起一念云何有過。門召師近前。師纔近前。門以拂子驀口打。師擬開口。門又打。師豁然開悟。出住翠峯後遷雪竇。開堂日於法座前顧視大眾曰。若論本分相見。不必高陞法座。遂以手畫一畫曰。諸人隨山僧手看。無量諸佛國土一時現前。各各于細觀瞻。其或涯際未知。不免拕泥帶水。便陞座。上首白椎罷有僧方。出。師約住曰。如來正法眼藏委在今日。放行則瓦礫生光。把住則真金失色。權柄在手殺活臨時。其有作者共相證據。僧出問。遠離翠峯祖席已臨雪竇道場。未審是一是二。師曰。馬無千里謾追風。曰恁麼則雲散家家月。師曰。龍頭蛇尾漢。問德山臨濟棒喝已彰。和尚如何為人。師曰。放過一著。僧擬議。師便喝。僧曰。未審秖甚麼別有在。師曰。射虎不真徒勞沒羽。問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朝宰臨筵如何即是。師曰。清風來未休。曰恁麼則得遇於師也。師曰。一言已出駟馬難追。僧禮拜。師曰。放過一著。乃普觀大眾曰。人天普集合。發明箇甚麼事。焉可互分賓主馳騁問答。便當宗乘去。廣大門風威德自在。輝騰今古把定乾坤。千聖秖言。自知五乘莫能建立。所以聲前悟旨猶迷顧鑒之端。言下知宗尚昧識情之表。諸人要知真實相為麼。但以上無攀仰下絕己躬。自然常光現前。箇箇壁立千仞。還辯明得也無。未辯辯取。未明明取。既辯明得能截生死流。同據佛祖位。妙圓超悟正在此時。堪報不報之恩。以助無為之化。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祥雲五色。曰學人不會。師曰。頭上漫漫。問達磨未來時如何。師曰。猿啼古木。曰來後如何。師曰。鶴唳青霄。曰即今事作麼生。師曰。一不成二不是。問和尚未見智門時如何。師曰。爾鼻孔在我手裏。曰見後如何。師曰。穿過髑髏。有僧出禮拜起曰。請師答話。師便棒。僧曰。豈無方便。師曰罪不重科。復有一僧出禮拜起曰請師答話。師曰。兩重公案。曰請師不答話。師亦棒。問古人道北斗裏藏身意旨如何。師曰。十聞不如一見。曰此話大行。師曰。老鼠銜鐵。問古人道皎皎地絕一絲頭。秖如山河大地又且如何。師曰。面赤不如語直。曰學人未曉。師曰。遍問諸方。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師曰。乘槎斫額。曰莫秖這便是。師曰。浪死虛生。問如何是緣生義。師曰。金剛鑄鐵券。曰學人不會。師曰。鬧市裏牌。曰恁麼則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師曰。列下。問四十九年說不盡底請師說。師曰。爭之不足。曰謝師答話。師曰。鐵棒自看。問如何是把定乾坤眼。師曰。拈却鼻孔。曰學人不會。師曰。一喜一悲。僧擬議。師曰苦。問如何是脫珍御服著弊垢衣。師曰。垂手不垂手。曰乞師方便。師曰。左眼挑筋。右眼抉肉。問龍門爭進舉那箇是登科。師曰。重遭點額。曰學人不會。師曰。退水藏鱗。問寂寂忘言誰是得者。師曰。卸帽穿雲去。曰如何領會。師曰。披簑帶雨歸。曰二十年後此話大行。師曰。一場酸澁。問坐斷毘盧底人師還接否。師曰。殷勤送別潚湘岸。曰恁麼則學人罪過也。師曰。天寬地窄太愁人。僧禮拜。師曰。苦屈之詞不妨難吐。問生死到來如何迴避。師曰。定花板上。曰莫便是他安身立命處也無。師曰。符到奉行。上堂僧問。如何是吹毛劍師曰苦。曰還許學人用也無。師噓一噓乃曰。大眾前共相唱酬。也須是箇漢始得。若也未有奔流度刃底眼。不勞拈出。所以道如大火聚。近著師燎却面門。亦如按太阿寶劍。衝前即喪身失命。乃曰太阿橫按祖堂寒。千里應須息萬端。莫待冷光輕閃爍。復云看看便下座。上堂僧問。如何是維摩一默。師曰。塞山訪拾得。曰恁麼則入不二之門。師噓一噓。復曰。維摩大士去何從。千古令人望莫窮。不二法門休更問。夜來明月上孤峯。上堂。春山疊亂青。春水漾虛碧。寥寥天地間。獨立望何極。便下座。却顧謂侍者曰。適來有人看方丈麼。者曰有。師曰。作賊人心虛。上堂。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古人向甚麼處見客。或若道得接手句。許爾天上天下。上堂。田地穩密底佛祖不敢近。為甚麼擡脚不起。神通游戲底鬼神不能測。為甚麼下脚不得。直饒十字縱橫。朝打三千暮打八百。上堂。大眾這一片田地分付來多時也。爾諸人四至界畔猶未識在。若要中心樹子我也不惜。問如何是諸佛本源。師曰。千峯寒色。曰本委向上更有也無。師曰。雨滴巖花。上堂。僧問。雪覆蘆花時如何。師曰點。曰恁麼則為祥為瑞去也。師曰。兩重公案。乃曰。雪覆蘆花欲暮天。謝家人不在漁船。白牛放却無尋處。空把山童贈鐵鞭。師一日遊山四顧周覽。謂侍者曰。何日復來於此。侍者哀乞遺偈。師曰平生唯患語之多矣。翌日出杖屨衣盂散及徒眾。乃曰。七月七日復相見耳。至期盥沐攝衣北首而逝。塔全身于寺之西塢。賜明覺大師。襄州延慶山子榮禪師。僧問。如何是隨色摩尼珠。師曰。三箇童兒弄花毬。曰恁麼則終朝盡日也。師曰。頭白齒落。上堂僧問。靈光隱隱月照寒窓。善法堂前請師舉唱。師曰聽。曰此猶是這邊事。那邊事作麼生。師曰。脚下毛生。問如何是佛。師曰。橫身彰十號入槨示雙趺。曰將何供養。師曰。合掌當胸。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穿耳胡僧不著鞋。

[0476a26] 洪州百丈智映寶月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窣堵那吒掌上擎。曰恁麼則北塔的子韶石兒孫也。師曰。斫額望新羅。

[0476a29] 韶州南華寶緣慈濟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青山綠水。曰未來時還有意也無。師曰。高者高低者低。

[0476b03] 黃州護國院。壽禪師。僧問。如何是一路涅槃門。師曰。寒松青有千年色。一徑風飄四季香。問如何是靈山一會。師曰。如來纔一顧迦葉使低眉。

[0476b07] 瑞州九峯勤禪師。僧問。方便門中請師垂示。師曰。佛不奪眾生願。曰恁麼則謝師方便。師曰。却須喫棒。上堂曰。羅舌沸千喚萬喚。露柱因甚麼不回頭。良久曰。美食不中飽人喫。便下座。

[0476b12] 潭州雲蓋繼鵬禪師。初謁雙泉雅禪師。泉令充侍者。示以芭蕉柱杖話。經久無省發。一日泉向火次師侍立。泉忽問。柱杖子話試舉。來與子商量。師擬舉。泉拈火筋便[打-丁+慼]。師豁然大悟。住後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舌頭無骨。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湯瓶火裏煨。問佛未出世時如何。師曰天。曰出世後如何。師曰地。上堂。高不在絕頂。富不在福嚴。樂不在天堂。苦不在地獄。良久曰。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

[0476b22] 鄂州黃龍海禪師。僧問。如何是黃龍家風。師曰看。曰忽遇客來如何秖待。師以柱杖點之。問如何是最初一句。師曰。掘地討天。

[0476b25] 鼎州彰法澄泗禪師。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多少人摸索不著。曰忽然摸著又作麼生。師曰。堪作甚麼。

[0476b28] 泉州雲臺因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嗔拳不打笑面。曰如何施設。師曰。天台則有南嶽則無。問如何是佛。師曰。月不破五。曰意旨如何。師曰。初三十一。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今日好曬麥。曰意旨如何。師曰。問取磨頭上堂。菩薩子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且道落在甚麼處。良久曰。南贍部洲北欝單越。

[0476c07] 復州青山好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昔日靈山親授記。今朝汶水令方行。僧云。恁麼則雷布雲門洞雨灑景陵城去也。師曰。九宮八卦。

[0476c11] 福州慈雲山紹詵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額上汗出。問如何是慈雲山。師曰。徒勞仰面看。問如何是慈雲水。師曰急文殊真禪師法嗣。

[0476c15] 瑞州洞山曉聰禪師韶州杜氏子。遊方時在雲居作燈頭。見僧說泗洲大聖近在揚州出現。有設問曰。既是泗洲大聖。為甚麼却向揚州出現。師曰。君子愛財取之以道。後僧舉似蓮華峯祥菴主。主大驚曰。雲門兒孫猶在。中夜望雲居拜之。住後僧問。達磨未傳心地印。釋迦未解髻中珠。此時若問西來意。還有西來意也無。師曰。六月淋淋寬其萬姓心。曰恁麼則雲散家家月春來處處花。師曰。脚跟下到金剛水際是多少。僧無語。師曰。祖師西來特唱此事。自是上座不薦。所以從門入者不是家珍。認影迷頭豈非大錯。既是祖師西來特唱此事。又何必更對眾叨叨。珍重。問無根樹子向甚麼處栽。師曰。千年常住一朝僧。問如何是離聲色句。師曰。南贍部洲北欝單越。曰恁麼則學人知恩不昧也。師曰。四大海深多少。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曰。此去漢陽不遠。曰磨後如何。師曰。黃鶴樓前鸚鵡洲。問如何是佛。師曰。理長即就。上堂。教山僧道甚麼即得。古即是今。今即是古。所以楞嚴經道。松直棘曲鵠白烏玄。還知得麼。雖然如是未必是松一向直棘一向曲鵠便白烏便玄。洞山道。這裏也有曲底松。也有直底棘。也有玄底鵠。也有白底烏。久立。上堂僧問。學人進又不得退又不得時如何。師曰。抱首哭蒼天。僧無語。師曰。汝還知鉢盂饙子落處麼。汝若知得落處也從汝問。三十年後驀然問著也不定上堂舉。寒山云。井底生紅塵。高峯起白浪。石女生石兒。龜毛寸寸長。若要學菩提。但看此模樣。良久曰。還知落處也無。若也不知落處。看看菩提入僧堂裏去也。久立。上堂。春寒凝冱夜來好雪還見麼。大地雪漫漫。春風依舊寒。說禪說道易。成佛成祖難。珍重。上堂。晨雞報曉靈。粥後便天明。燈籠猶瞌睡。露柱却惺惺。復曰。惺惺直言惺惺。歷歷直言歷歷。明朝後日莫認奴作郎。珍重。因事示眾。天晴蓋却屋。乘乾刈却禾。早輸王稅了。鼓腹唱巴歌。問德山入門便棒。猶是起模畫樣。臨濟入門便喝。未免揑目生花。離此二途未審洞山如何為人。師曰。天晴久無雨近日有雲騰。曰他日若有人問洞山宗旨。教學人如何舉似。師曰。園蔬枯槁甚檐水潑菠薐。初比部郎中許公式出守南昌。過蓮華峯聞。祥公曰。聰道者在江西試尋訪之。此僧人天眼目也。許公既至聞聰住山家風。作詩寄之曰。語言渾不滯。高躡祖師蹤。夜坐連雲石。春栽帶雨松。境分金殿燭。山答月樓鐘。有問西來意。虛堂對遠峯。師一日不安。上堂辭眾述法身頌曰。參禪學道莫茫茫。問透法身北斗藏。余今老倒尫羸甚。見人無力得商量。唯有钁頭知我意。栽松時復上金剛。言訖而寂。又七日闍維得五色舍利。塔于金剛嶺。

南臺勤禪師法嗣

[0477b10] 汝州高陽法廣禪師。僧問。如何是大悲千手眼。師曰。墮坑落塹。

[0477b12] 潭州石霜節誠禪師。僧問。古者道。捲簾當白晝。移榻對青山。如何是捲簾當白晝。師曰。過淨瓶來。曰如何是移榻對青山。師曰。却安舊處著。上堂。心外無法法外無心。隨緣蕩蕩更莫沈吟。爾等諸人纔上階道便好回去。更莫待第二杓惡水潑作甚麼。

黑水璟禪師法嗣

[0477b19] 峨眉黑水義欽禪師上堂。僧出禮拜。師曰。大地百雜碎。便下座。

五祖戒禪師法嗣

[0477b22] 瑞州洞山寶禪師壽州人。生娼室無姓氏。為人廉謹性慕佛乘。於硤石寺受業。修頭陀行糲食垢衣。參戒和尚發明心地大著名聲。常在五祖會主寺事。一日戒病。令行者於庫司取生薑煎藥。師叱之。行者白戒。戒令將錢回買。師方取薑付與。戒心重之。後遊叢林至洞山時。聰公居焉特加敬重。聰歿遺言令繼其席。適郡守亦以書矚戒。舉所知者主之。戒云。賣生薑漢住得也。遂開法於洞山。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頭腦相似。或曰腰長脚短。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言猶在耳。僧云。恁麼則五祖嫡子雲門兒孫也。師曰。日馳五百。示眾曰。總恁麼風恬浪靜那裏得來。忽遇洪波浩渺白浪滔天。當恁麼時覓箇水手也難。得眾中莫有把柁者也無。眾無對師曰。賺却一船人。移住歸宗。一日扶杖山門。見喝道來問。甚官。吏云。縣尉令避道。師立道左避。尉馬跪不行。師曰。這畜生却識人。尉知是師作禮馬乃行。復遷雲居。一夜山神與師肩輿遶寺。師呵曰。擡上方丈去。神直擡上方丈。師為人精嚴護持戒法。初行脚時宿旅店。一夕為娼女所迫與同寢榻。師坐禪至曉。娼女索宿錢。師與之。出門自燒被而去。娼女以實告其嫗。遂請歸置齊禮謝。謂真佛子也。然性好名事邊幅。初得法於戒和尚。戒暮年棄眾造焉。師以其行藏落人疑似弗為禮。上堂說偈譏之曰。嗟見世誵訛。言清行濁多。若無閻老子。誰人奈汝何。戒遂造大愚。一日於僧堂前倚柱杖談笑而化。師雖有盛名叢林。亦以是少之。師嘗作達磨祖師真讚。大為叢林所稱誦。序曰。師真圖邈三界無著。擬欲安排知君大錯。虛勞指點何處捫摸。要識師真乾坤廊落。讚曰。師相兮世所稀。師眉兮陣雲垂。師眼兮電光輝。師鼻兮聳須彌。師口門無齒兮過在誰。擬涉流沙兮何不自知非。彼此丈夫兮傳法與阿誰。更住少林兮懡[怡-台+羅]却西歸。遇衲僧兮好與一頓椎。雖然如是兮不會莫針錐。

[0478a01] 洪州泐潭懷澄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文不加點。問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師曰。觀世音菩薩。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文殊自文殊。解脫自解脫。

[0478a05] 復州北塔思廣禪師。僧問。如何是衲僧變通事。師曰。東涌西沒。僧云。變通後如何。師曰。地肥茄子嫰。僧云。如何是佛。師曰。左手書右手字。僧云。學人不會。師曰。拗頭折脚。

[0478a09] 潭州雲蓋山志顒禪師。僧問。豹巖霧卷鳥道雲開。海眾咸臻潮音願振。師曰。月映千江白。僧云恁麼則五雲嶺秀三井風清。師曰。雲開萬里新。問如何是雲蓋境。師曰。山角金屏掩。松羅玉帳垂。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師曰。紫袍公子少雪頂野僧多。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古寺碑難讀。僧云。未審意旨如何。師曰。讀者盡攢眉。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遮天蓋地。僧云。忽遇客來如何秖待。師曰。趙州道底。師顧視大眾喝一喝曰。諸禪德莫是賓主歷然麼。莫是先照後用麼。莫是照用同時麼。若恁麼會臨濟宗風平沈苦海。既不恁麼會作麼生商量。良久喝一喝。拍繩床一下。又上堂曰。昨日三今日四。把斷要津放開揑聚。無限禪徒特地罔措。喝一喝。

[0478a24] 蘇州翠峯慧顒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門開東嶺上。僧云。恁麼則五祖嫡子也。師曰。猿嘯老松枝。

[0478a27] 蘄州四祖山端禪師法身頌曰。燈心刺著石人脚。火急去請周醫博。路逢龐公相借問。六月日頭乾晒却。

[0478b01] 蘄州五祖山秀禪師。僧問。無法可說是名說法。有法可說又將何說。師曰。霜寒地凍。僧云。空生不解巖中坐。惹得天花動地來。師曰。日出氷消。僧擬議。師曰。何不進語。僧無語。師曰。車不橫推理不曲斷。

[0478b06] 明州天童山景德懷清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眼裏不著沙。僧云。如何領會。師曰。耳裏不著水。僧云。恁麼則禮拜也。師曰。東家點燈西家暗坐。上堂曰。西湖隱出山峯秀。樓櫓參差若畫成。禪流共在祇園住。莫教虛度一平生。便下座。

[0478b12] 襄州白馬辯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水來河漲。僧云。如何是法。師曰。風來樹動。

[0478b14] 隨州水南智昱禪師上堂曰。欲識解脫道。今日參較早。唯念路行難。水深魚不少。參又曰。欲識解脫道。雞鳴已天曉。趙州庭前柏。打落青州棗。喝一喝。

[0478b18] 舒州海會通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師曰。清光滿目。僧云。學人不會。師曰。搽灰抹土。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柿桶蓋椶笠。僧云。學人不曉。師曰。行時頭戴頂坐則挂高閣。

[0478b23] 蘄州義臺子祥禪師。僧問。如何是義臺境。師曰。路不拾遺。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師曰。桀犬吠堯。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曾問幾人來。僧云。即今問和尚師曰。且莫虛頭。

[0478b27] 蘄州十王懷楚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巍巍堂堂。問如何是透法身句。師曰。大有人問了。僧云。意旨如何。師曰。靜處薩婆訶。

[0478c01] 蘇州定慧道海禪師。僧問。諸佛出世已涉繁辭。作麼生是的旨。師曰。逢人不得錯舉。僧云。不因一事不長一智。師曰。怪之不及。

[0478c04] 溫州雁蕩山靈峯文吉禪師。僧問。祖祖相傳傳祖印。師今得法嗣何人。師曰。無角鐵牛眠少室。生兒石女老黃梅。僧云。恁麼則韶陽兒孫祖峯嫡于。師曰。雁蕩天台。僧云。祖意已蒙師指示。為人一句又如何。師曰。兩重公案。問昔日靈山分半座。飲光對面被搽糊。今朝此席又如是。還有完全句也無。師曰。一步兩步。僧云。金風吹落葉玉露滴青松。師曰。緊峭草鞋。僧云。一回舉著一回新。師便打。

[0478c13] 瑞州洞山妙圓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頭腦相似。

[0478c14] 越州寶嚴叔芝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土身木骨。曰意旨如何。師曰。五彩金裝。曰恁麼則頂禮去也。師曰。天台楖栗。

福昌善禪師法嗣

[0478c18] 安吉州上方齊岳禪師。僧問。如何是菩提。師曰。甎頭瓦子。曰意旨如何。師曰苦。上堂。旋収黃葉燒青煙。竹榻和衣半夜眠。粥後放參三下鼓。孰能更話祖師禪。便下座。

[0478c22] 明州育王常坦禪師僧問。如何是有中有。師曰。金河峯上。曰如何是無中無。師曰。般若堂前。上堂。千花競發百鳥啼春。是向上句。諸佛出世知識興慈。是向下句。作麼生是不涉二途句。若識得頂門上出氣。若識不得土牛耕石田。擊禪床下座。

[0478c28] 潤州金山瑞新禪師。僧問。吾有大患為吾有身。父母未生未審此身在甚麼處。師曰。曠大劫來無處所。若論生滅盡成非。曰恁麼則周遍十方心不在一切處。師曰。泥裏撼椿。上堂。世間所貴者和氏之璧隋侯之珠。金山喚作驢屎馬糞。出世間所貴者真如解脫菩提涅槃。金山喚作[尸@豕]沸碗鳴。且道恁麼說話落在甚麼處。故不是取舍心重信邪倒見。諸人要知麼。猛虎不顧几上肉。洪爐豈鑄囊中錐。

[0479a08] 江陵福昌詢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花開金谷煖柳拂玉墀香。僧云。恁麼則春令既行萬方道泰。師曰。開口迷全體無言露半身。

乾明信禪師法嗣

[0479a12] 澧州藥山彝肅禪師。僧問。佛未出世時如何。師曰。大樹大皮裏。僧云。出世後如何。師曰。小樹小皮纏。問如何是不動尊。師曰。四王擡不起。

[0479a16] 益州郫縣西禪垂白禪師。僧問。香煙纔起大眾雲臻。祖意西來請師垂示。師曰。心光自照。僧云。恁麼則一句於師親領得。永鎮郫城萬古傳。師曰。是人有分。

福嚴雅禪師法嗣

[0479a21] 衡州常寧北禪智賢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擲盋峯巒秀名高海外傳。僧云。昔日福嚴親得旨。今朝此地化迷途。師曰。終是飽叢林。問如何是佛。師曰。匙挑不起。僧云。如何是道。師曰。險路架橋。除夕示眾曰。年窮歲盡。無可與大眾分歲。老僧烹一頭露地白牛。炊土田米飯。煮菜根燒榾柮火。與大眾圍爐唱歸田樂。何以如此。免得倚他門戶傍他牆致使時人喚作郎。下座。時有僧從後大呼曰。縣有吏至。師反顧問其所以。僧云。和尚殺牛未納皮角。師笑擲煖帽于地與之。僧就地拾得跪進云。天寒還和尚帽子。師顧問侍者倚遇曰。如何。遇云。近日城中紙貴一狀領過。又上堂良久曰。冤苦冤苦。作什麼百丈不在。老僧今日困下座。又上堂呵呵大笑曰。爭怪得老僧。

[0479b08] 南嶽衡嶽寺振禪師示眾曰。阿呵呵。瘦松寒竹鎖清波。有時獨坐磐陀上。無人共唱太平歌。朝看白雲生洞口。暮觀明月照娑婆。有人問我居山事。三尺杖子攪黃河。

開福賢禪師法嗣

[0479b13] 日芳上座。僧問。如何是函蓋乾坤句。師竪起柱杖。僧曰。如何是截斷眾流句。師橫按拄杖。僧曰。如何是隨波逐浪句。師擲下拄杖。僧曰。三句外請師道。師便起去。師贊開福真曰。清儀瘦兮可瞻可仰。仰之非親。妙筆圖兮可擬可像。像之非真。非親非真秋月盈輪。有言無味兮的中的。既往如在兮覓焉覓。當機隱顯兮絲髮誵訛。金烏卓午兮迅風霹靂。

報慈嵩禪師法嗣

[0479b22] 郢州興陽山遜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髮白面皺。曰如何是法。師曰。暑往寒來。問如何是三界外事。師曰。洛陽千里餘。不得舊時書。

德山遠禪師法嗣

[0479b26] 廬山開先善暹禪師臨江軍人。操行清苦智識明達。遠禪師在德山。師往依之。一日遠陞堂顧視大眾云。師子頻呻象王回顧。師忽有省。入室陳解。遠云。子作麼生會。師回顧曰。後園驢喫草。遠然之。自此機辯迅捷。禪林目曰海上橫行暹道者。又參雪竇顯。顯愛其後逸留坐下數年。欲舉住明州金鵝。師聞之書二偈於壁而去。不是無心繼祖燈。道慚未廁嶺南能。三更月下離巖竇。眷眷無言戀碧層。三十餘年四海間。尋師擇友未嘗閑。今朝得到無心地。却被無心趁出山。後住開先嗣德山遠禪師。却通雪竇書。山前婆子見專使來問云。暹首座出世為誰燒香。專使云。德山遠和尚。婆子遂罵云。雪竇抖擻屎腸說禪為汝。得恁麼辜負恩德。開堂日上首白槌罷。師曰。千聖出來也秖是稽首讚歎。諸代祖師提挈不起。是故始從迦葉迄至山僧。二千餘年。月燭慧燈星排道樹。人天普照凡聖齊榮。且道承什麼人恩力。老胡也秖道。明星出現時我與大地有情同時成道。如是則彼既丈夫我亦爾。孰為不可。良由諸人不肯承當自生退屈。所以便推排一箇半箇。先達出來遞相開發。也秖是與諸人作箇證明。今日人天會上莫有久遊赤水夙在荊山懷袖有珍頂門有眼到處踐踏覺場底衲僧麼。却請為新出世長老作箇證明。還有麼。時有僧出。師曰。象駕崢嶸謾進途。誰信螳蜋能拒轍。問靈山一會何異今日。師曰。莫妄想。僧云。作家宗師。師曰。三十年後自有人知。問說佛說祖雪上加霜。如何是默默之機。師曰。口邊喫棒。僧擬議。師便喝。問一棒一喝猶是葛藤。瞬目揚眉拕泥帶水。如何是直截根源。師曰速。僧云。恁麼則祖師正宗和尚把定。師曰。野渡無人舟自橫。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洛陽城古。僧云。學人不會。師曰。少室山高。問達磨未來時如何。師曰。清貧長樂。僧云來後如何。師曰。濁富多憂。問如何是露地白牛。師曰瞎。問妙峯頂上即不問。半山相見事如何。師曰。把手過江來。僧云。高步出長安。師曰。脚下一句作麼生道。僧便喝。師曰。山腰裏走。問一雨所潤為什麼萬木不同。師曰。羊羹雖美眾口難調。問年窮歲盡時如何。師曰。依舊孟春猶寒。僧云。更深夜靜時如何。師曰。老鼠入燈籠。問瞥嗔瞥喜時如何。師曰。適來菩薩面。如今夜叉頭。師乃曰。選佛選祖今正是時。莫秖恁麼懷疑終日。如斯見解已過平生。幸逢勝集對眾決擇。然則此事亦非在爭鋒唇舌。所以道。併却咽喉唇物道將來。如此則便可以忘懷。自得取定方寸。自然常光現前。各各孤運其間。山河大地不礙見聞。萬象森羅尋常顯發。還有於此承當得底麼。既然各自孤運更教阿誰承當。草衣輸野客。木食屬山人。珍重。又上堂曰。一若是二即非東西南北人不知。休話指天兼指地。青山白雲徒爾為。以拄杖擊香臺一下。師住開先凡十八年。後示滅于本山。

[0480a23] 吉州禾山楚材禪智禪師臨江軍人也。僧問。佛令祖令諸方並行。未審和尚如何。師曰。山僧退後。曰恁麼則諸方不別也。師曰。伏惟伏惟。問如何是離凡聖底句。師曰。山河安掌上。曰恁麼則逈超今古外。師曰。展縮在當人。問一毫未發時如何。師曰。海晏河清。曰發後如何。師曰。遍界無知己。問如何是和尚說法底口。師曰。放一線道。問抱璞投師請師雕琢。師曰。不雕琢。曰為甚麼不雕琢。師曰。弄巧翻成拙。

[0480b04] 秀州資聖院盛勤禪師。僧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山青水綠。問四威儀中如何履踐。師曰。鷺鶿立雪。曰恁麼則聞鐘持鉢日上闌干。師曰。魚躍千江水。龍騰萬里雲。曰畢竟如何。師曰。山中逢猛獸。天上見文星。上堂。多生覺悟非干衲。一點分明不在燈。拈拄杖曰。拄杖頭上祖師。燈籠脚下彌勒。須彌山腰鼓細即不問。爾作麼生是分明一點。爾若道得。無邊剎境總在爾眉毛上。爾若道不得。作麼生過得羅剎橋。良久曰。水流千派月。山鎖一磎雲。卓拄杖下座。

[0480b15] 潭州鹿苑圭禪師桂州人也。僧問。如何是道。師曰。吳頭楚尾。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騎馬踏鐙不如步行。問如何是第一義諦。師曰。胡人讀漢書。上堂。凡有因緣須曉其宗。若曉其宗無是無不是。用則波騰海沸。全真體以運行。體則鏡淨水沈。舉隨緣而會寂。且道兜率天宮幾人行幾人坐。若向這裏辨得緇素。許爾諸人東西南北如雲似鶴。於此不明踏破草鞋未有了日在參。

[0480b24] 興元府大中仁辯禪師。僧問。如何是焦崖境。師曰。庭前寒柏老。祖意不西來。僧云。如何是境中人。師曰。胡僧深碧眼。跣足躡階行。

[0480b27] 益州菩提桂芳禪師。僧問。諸佛出世。梵王前引帝釋後隨。和尚出世有何祥瑞。師曰。三春物象妍。僧云。學人未曉。師曰。溪花紅似錦。岸柳綠如藍。僧云。便恁麼去時如何。師曰。未曾騎竹馬。切忌跨金龍。

西峯豁禪師法嗣

[0480c04] 南安巖自嚴尊者。生鄭氏。泉州同安人。年十一棄家。依建興臥像寺沙門契緣為童子。年十七為大僧。遊方至廬陵謁西峯耆宿豁禪師。豁清涼明禪師高第雲門孫也。太宗皇帝甞詔至闕。館於北御園舍中習定。久之乞還山。師依止五年。密契心法。辭去渡懷仁江。有蛟每為行人害。師為說偈戒之而蛟去。過黃楊峽渴欲飲會溪涸。師以杖擿之而水流出。父老來聚觀。合爪以為神。師遯去。武平南黃石巖多蛇虎。師止住而蛇虎可使令。四遠聞之大驚爭敬事之。民以雨暘男女禱者隨其欲應念而獲。家畫其像飲食必祭。隣寺僧死。師不知法當告官。便自焚之。吏追捕坐庭中問狀。不答索紙作偈曰。雲外野僧死。雲外野僧燒。二法無差互。菩提路不遙。字畫險勁如擘窠大篆。吏大怒以為狂且慢。已去僧伽梨曝日中。既得釋因以布巾幪首而衣白服。師恨所說法聽者疑信各半。因不語者六年。巖寺當輸布而民歲代輸之。師不忍。置書布束中求免。吏得之愈怒追問。亦不答。以為妖焚其布帽。火盡而帽益明鮮。乃索紙作偈曰。一切慈忍力。皆吾心所生。王官苦拘束。佛法不流行。自後稍發語。後遊南康槃古山先是西竺波利尊者經始讖曰。却後當有白衣菩薩來興此山。師住三年而成叢林。乃還南安。江南。眠槎為行舟礙。師舟過焉摩挲之曰。去去莫與人為害。槎一夕蕩除。有僧自惠州來曰。河源有巨舟著沙。萬牛挽不可動。願得以載磚建塔於南海為眾生福田。師曰。此陰府之物。然付汝偈取之。偈曰。天零水生。陰府船王移。莫立沙中久。納福廕菩提。僧即舟唱偈。而舟為動萬眾讙呼。至五羊有巨商從借以載。僧許之。方解繂俄風作失舟所在。有沙彌無多聞性。而事師謹愿。師憐之作偈使誦。久當聰明。偈曰。大智發於心。於心何處尋。成就一切義。無古亦無今。於是世間文字語言一覽誦念無所遺忘。偈語章句援筆立就。師示人多以偈。然題贈以之中四字於其後。莫有識其旨者。異迹甚著。所屬狀以聞。詔佳之。宰相王欽若大參趙安仁以下皆贈詩。師未嘗視置承塵上而已。淳化乙卯正月初六日集眾曰。吾此日生今正是時。遂右脇臥而化。諡曰定光圓應禪師。

廣教志禪師法嗣

[0481a19] 舒州四面山懷清禪師。初住蘄口興化。僧問。臨濟三玄似石女向波中作舞。雲門關棙閃鑠如鷂子過新羅。去此二途興化當行何令。師曰。道什麼。僧云。恁麼則和尚與古人出氣。師曰。再犯不容。僧應喏。師以拄杖打禪床曰。若不點破將謂山僧瞌睡。

石門遠禪師法嗣

[0481a26] 果州清居山浩昇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金雞啼石戶。得意逐波清。曰未審是誰之子。師曰。謝汝就門罵詈。

[0481a29] 鄧州廣濟方禪師。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騎牛趁春草。背却少年爺。問寶劍未磨時如何。師曰。烏龜黑荳。曰。磨後如何。師曰。庭柱挂燈籠。曰如何是修行。師曰。庭柱傷寒。

[0481b04] 懷安軍雲頂鑒禪師。僧問。雪點紅爐請師驗的。師曰。王婆煮[飢-几+追]。曰爭奈即今何。師曰。猶嫌少在。

[0481b07] 潭州道吾契詮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鳳嶺無私曲。如今天下傳。曰如何是道吾境。師曰。溪花含玉露。庭果落金臺。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擁爐披古衲。曝日枕山根。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玉上青蠅。曰見後如何。師曰。紅爐焰裏氷。

梁山觀禪師法嗣

[0481b14] 鼎州羅紋得珍山主。僧問。親切處乞師指示。師曰。老僧元是廣南人。

[0481b16] 澧州藥山利昱禪師。上堂。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與諸上座同生。三世諸佛與諸上座同參。三藏聖教與諸上座同時。還信得及麼。若也信得及。府鐵牛吞却乾坤。雖然如是。被法身礙却轉身不得。須知有出身之路。作麼生是諸上座出身之路。道道。良久曰。若道不得永沈苦海。珍重。僧問。格外之談乞師垂示。師曰。要道也不難。曰。恁麼則萬仞碧潭許垂一線也。師曰。大眾笑爾。

[0481b25] 鼎州梁山巖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新羅附子蜀地當歸。

德山晏禪師法嗣

[0481b28] 鼎州德山志先禪師。僧問。見色便見心時如何。師曰。角弓彎似月。寶劍利如霜。曰如何領會。師曰。金甲似魚鱗。朱旗如火焰。問遠遠投師乞師一接。師曰。不接。曰恁麼則虛伸一問。師曰。少逢穿耳客。多遇刻舟人。問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為甚麼不得成佛道。師曰。貪觀天上月。失却掌中珠。問軍期急速時如何。師曰。十字街頭滿面塵。曰為甚麼如此。師曰。知而故犯。問如何是無為之談。師曰。石牛石虎喃喃語。曰是何言教。師曰。長行書不盡。短偈絕人聞。問如何是一稱南無佛。師曰。皆以成佛道。

北禪感禪師法嗣

[0481c12] 濠州南禪聰禪師。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冬月深林雨。三春平地風。問如何是大道根源。師曰。雲興當午夜。石虎叫連宵。

谷隱儼禪師法嗣

[0481c16] 襄州谷隱契崇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番人皮裘胡人著。曰學人不會此理如何。師曰。聾人側耳瘂人歌。

續傳燈錄卷第二

續傳燈錄卷第三目錄



大鑑下第十一世
  • 汾陽昭禪師法嗣十六人
    • 石霜楚圓禪師
    • 琅邪慧覺禪師
    • 大愚守芝禪師
    • 石霜法永禪師
    • 法華全舉禪師
    • 芭蕉谷泉禪師
    • 龍華曉愚禪師
    • 天聖皓泰禪師
    • 龍潭智圓禪師
    • 投子圓修禪師
    • 太子道一禪師(已上十一人見錄)
    • 乾明了同禪師
    • 疎山曉珠禪師
    • 荊南竹園禪師
    • 湖州羅漢興禪師
    • 汾陽侍者(立化已上五人無錄)
    葉縣省禪師法嗣八人
    • 浮山法遠禪師
    • 寶應法昭禪師
    • 大乘慧果禪師(已上三人見錄)
    • 石門守進禪師
    • 廣慧懷慶禪師
    • 承天遐猛禪師
    • 什邡方水禪師
    • 香巖海仙禪師(已上五人無錄)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1 冊 No. 2077 續傳燈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