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51n2077_001 續傳燈錄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51 冊 » No.2077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2077

續傳燈錄卷第一目錄



大鑑下第十世
  • 汝州首山念禪師法嗣一十六人
    • 汾陽善昭禪師
    • 葉縣歸省禪師
    • 神鼎洪諲禪師
    • 谷隱蘊聰禪師
    • 廣慧元璉禪師
    • 三交智嵩禪師
    • 鐵佛智嵩禪師
    • 首山懷志禪師
    • 仁王處評禪師
    • 智門逈罕禪師
    • 鹿門慧昭山主
    • 丞相王隨居士(已上十二人見錄)
    • 重謐禪師
    • 福聖善瑫禪師
    • 南臺契曠禪師
    • 契聰上座(已上四人不錄)

續傳燈錄卷第一目錄(終)

續傳燈錄卷第一

大鑑下第十世

首山念禪師法嗣

[0469a23] 汾陽太子院善昭禪師太原俞氏子。器識沈邃。少緣飾有大智。於一切文字不由師訓自然通曉。年十四父母相繼而亡。孤苦厭世俗塵勞。因剃髮受具。杖策遊方所至少留。不喜觀覽。隨機扣發。歷參諸方知識七十一員。最後到首山。一日首山陞座。師出問曰。百丈卷席意旨如何。山曰。龍袖拂開全體現。曰師意如何。山曰。象王行處絕狐踪。師於言下大悟拜起而曰。萬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撈摝始應知。有問者曰。見何道理便爾自肯。師曰。正是我放身命處。後遊衡湘及襄間。每為郡守以名剎力致前後八請。堅臥不答。洎首山歿。西河道俗遣僧契聰迎請住持。師閉關高枕。聰排闥而入讓之曰。佛法大事靖退小節。風穴懼應讖憂宗旨墜滅。幸而有先師。先師已棄世。汝有力荷擔如來大法者。今何時而欲安眠哉。師矍然起握聰手曰。非公不聞此語。趣辦嚴吾行矣。既至燕坐一榻。足不越閫者三十年。道俗同曰汾陽而不敢名。上堂謂眾曰。汾陽門下有西河師子當門踞坐。但有來者即便齩殺。有何方便入得汾陽門見得汾陽人。若見汾陽人者。堪與祖佛為師。不見汾陽人盡是立地死漢。如今還有人入得麼。快須入取免得孤負平生。不是龍門客切忌遭點額。那箇是龍門客一齊點下。舉起拄杖曰。速退速退珍重。又上堂云。凡一句語須具三玄門一玄門須具三要。阿那箇是三玄三要底句。快會取好。各自思量。還得穩當也未。古德已前行脚。聞一箇因緣未明中間。直下飲食無味睡臥不安。火急決擇莫將為小事。所以大覺老人為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想計他從上來行脚。不為遊山翫水看州府奢華。片衣口食皆為聖心未通。所以驅馳行脚。決擇深奧傳唱敷揚。博問先知親近高德。蓋為續佛心燈紹隆祖代。興崇聖種接引後機。自利利他耳。如今還有商量者麼。有即出來大家商量。僧問。如何是接初機底句。師曰。汝是行脚僧。曰如何是辨衲僧底句。師曰。西方日出卯。曰如何是正令行底句。師曰。于里持來呈舊面。曰如何是立乾坤底句。師曰。北俱盧州長粳米。食者無嗔亦無喜。乃曰。將此四轉語驗天下衲僧。纔見爾出來驗得了也。問如何是學人著力處。師曰。嘉州打大像。曰如何是學人轉身處。師曰。府灌銕牛。曰如何是學人親切處。師曰。西河弄師子。乃曰。若人會得此三句已辨三玄。更有三要語在。切須薦取。不是等與大眾頌出。三玄三要事難分。得意忘言道易親。一句明明該萬象。重陽九日菊花新。師為并汾苦寒乃罷夜參。有異比丘振錫而至。謂師曰。會中有大士六人。奈何不說法。言訖而去。師密記以偈曰。胡僧金錫光。為法到汾陽。六人成大器。勸請為敷揚。上堂凡一句語須具三玄門。每一玄門須具三要。有照有用。或先照後用。或先用後照。或照用同時。或照用不同時。先照後用。且要共爾商量。先用後照。爾也須是箇人始得。照用同時。爾作麼生當抵。照用不同時。爾又作麼生湊泊。僧問。如何是大道之源。師曰。掘地覓天。曰何得如此。師曰。不識幽玄。問如何是賓中賓。師曰。合掌菴前問世尊。曰如何是賓中主。師曰。對面無儔侶。曰如何是主中賓。師曰。陣雲橫海上。拔劍攪龍門。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三頭六臂擎天地。忿怒那吒撲帝鐘。上堂汾陽有三訣。衲僧難辨別。更擬問如何。拄杖驀頭楔。時有僧問。如何是三訣。師便打。僧禮拜。師曰。與汝一時頌出。第一訣。接引無時節。巧語不能詮。雲綻青天月。第二訣。舒光辨賢哲。問答利生心。拔却眼中楔。第三訣。西國胡人說。濟水過新羅。北地用鑌鐵。復曰。還有人會麼。會底出來通箇消息。要知遠近。莫秖恁麼記言記語。以當平生有甚麼利益不用。久立珍重。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青絹扇子足風涼。問布鼓。當軒挂。誰是知音者。師曰。停鉏傾麥飯。臥草不擡頭。問如何是道場。師曰。下脚不得。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徹骨徹髓。曰此意如何。曰遍天遍地。問真正修道人不見世間過。未審不見箇甚麼過。師曰。雪埋夜月深三尺。陸地行舟萬里程。曰和尚是何心行。師曰。却是爾心行。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三玄開正道。一句破邪宗。曰如何是和尚活計。師曰。尋常不掌握。供養五湖僧。曰未審喫箇甚麼。師曰。天酥陀飯非珍饌。一味良羹飽即休。上堂謂眾曰。夫說法者須具十智同真。若不具十智同真。邪正不辯緇素不分。不能與人天為眼目決斷是非。如鳥飛空而折翼。如箭射的而斷弦。弦斷故射的不中。翼折故空不可飛。弦壯翼牢空的俱徹。作麼生是十智同真。與諸上座點出。一同一質。二同大事。三總同參。四同真智。五同遍普。六同具足。七同得失。八同生殺。九同音吼。十同得入。又曰。與甚麼人同得入。與阿誰同音吼。作麼生是同生殺。甚麼物同得失。阿那箇同具足。是甚麼同遍普。何人同真智。孰能總同參。那箇同大事。何物同一質。有點得出底麼。點得出者不吝慈悲。點不出來未有參學眼在。切須辨取。要識是非面目見在不可。久立珍重。龍德府尹李侯與師有舊。虛承天寺致之。使三反不赴。使者受罰復至曰。必欲得師俱往。不然有死而已。師笑曰。老病業已不出山。借往當先後之。何必俱邪。使曰。師諾則先後惟所擇。師乃令設饌且俶裝。告眾曰。老僧去也誰人隨得。一僧出云。某甲隨得。師曰。汝日行幾里。僧曰。五十里。師曰。汝隨我不得。又一僧出云。某甲隨得。師曰。汝日行幾里。僧云。七十里。師曰。汝也隨我不得。侍者。出云。某甲隨得。但和尚到處某甲即到。師曰。汝却隨得老僧。言訖謂使者曰。吾先行矣。停箸而逝。侍者即立化闍維。收舍利起塔。

[0470b16] 汝州葉縣廣教院歸省禪師冀州賈氏子弱冠依易州保壽院出家受具。後遊方參首山。山一日舉竹篦問曰。喚作竹篦即觸不喚作竹篦即背。喚作甚麼。師掣得擲地上曰。是甚麼。山曰瞎。師於言下豁然頓悟。開堂僧問。祖祖相傳傳祖印。師今得法嗣何人。師曰。寰中天子塞外將軍。曰如海一滴蒙師指。向上宗乘事若何。師曰。高祖殿前樊噲怒。須知萬里絕煙塵。問維摩丈室不以日月為明。和尚丈室以何為明。師曰。眉分八字。曰未審意旨如何。師曰。雙耳垂肩。問如何是超師之作。師曰。老僧眉毛長多少。問如何是塵中獨露身。師曰。塞北千人帳。江南萬斛舟。曰恁麼即非塵也。師曰。學語之流一札萬行。問如何是和尚深深處。師曰。猫有歃血之功。虎有起屍之德。曰莫便是也無。師曰。碓擣東南磨推西北。問如何是金剛不壞身。師曰。百雜碎。曰意旨如何。師曰。終是一堆灰。問不落諸緣。請師便道。師曰落。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曰。廁坑頭籌子。問如何是戒定慧。師曰。破家具。師一日陞座。僧問。纔上法堂來時如何。師拍禪床一下。僧曰。未審此意如何。師曰。無人過價打與三百。問忽遇大闡提人來還相為也無。師曰。法久成弊。曰慈悲何在。師曰。年老成魔。上堂。宗師血脈或凡或聖。龍樹馬鳴。天堂地獄鑊湯爐炭牛頭獄卒。森羅萬象日月星辰。他方此土有情無情。以手畫一畫云。俱入此宗。此宗門中亦能殺人亦能活人。殺人須得殺人刀。活人須得活人句。作麼生是殺人刀活人句。道得底出來對眾道看。若道不得即孤負平生。珍重。問如何是和尚四無量心。師曰。放火殺人。曰慈悲何在。師曰。遇明眼人舉似。問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未審在甚麼處。師曰。南斗六北斗七。問如何是毘盧師法身主。師曰。僧排夏臘俗列耆年。曰向上更有事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師曰。萬里崖州君自去。臨行惆悵怨他誰。上堂良久曰。夫行脚禪流直須著忖。參學須具參學眼。見地須得見地句。方有相親分始得。不被諸境惑。亦不落於惡道。畢竟如何委悉。有時句到意不到。忘緣前塵分別影事。有時意到句不到。如盲摸象各說異端。有時意句俱到。打破虛空界。光明照十方。有時意句俱不到。無目之人縱橫走。忽然不覺落深坑。問如何是古今無異路。師曰。俗人盡裹頭。曰意旨如何。師曰。闍黎無席帽。問己事未明以何為驗。師曰。鬧市裏打靜槌。曰意旨如何。師曰。日午點金燈。問布鼓當軒擊誰是知音者。師曰。眼中有澁釘。曰未審此意如何。師曰。喬翁賽南神。僧請益柏樹子話。師曰。我不辭與汝說還信麼。曰和尚重言爭敢不信。師曰。汝還聞簷頭水滴聲麼。其僧豁然不覺失聲云[口*耶]。師曰。爾見箇甚麼道理。僧便以頌對曰。簷頭水滴。分明歷歷。打破乾坤。當下心息。師乃忻然。問僧。日暮投林朝離何處。曰新戒不曾學禪。師曰生身入地獄下去。後有僧舉到智門寬和尚處。門曰。何不道鎖匙在和尚手裏。師因去將息寮看病僧。僧乃問曰。和尚四大本空病從何來。師曰。從闍黎問處來。僧喘氣又問曰。不問時如何。師曰。撤手臥長空。僧曰[口*耶]。便脫去。

[0471a19] 潭州神鼎洪諲禪師襄水扈氏子。自遊方一衲以度寒暑。嘗與數耆宿至襄間。一僧舉論宗乘頗敏捷。會野飯山店中供辦。而僧論說不已。師曰。三界惟心萬法惟識。惟識惟心眼聲耳色。是甚麼人語。僧曰。法眼語。師曰。其義如何。曰惟心故根境不相到。惟識故聲色縱然。師曰。舌味是根境否。曰是。師以箸莢菜置口中含胡而語曰何謂相入耶。坐者駭然僧不能答。師曰。途路之樂終未到家。見解入微不名見道。參須實參。悟須實悟。閻羅大王不怕多語。僧拱而退。後反長沙隱于衡嶽三生藏。有湘陰豪貴來遊福嚴。即師之室見其氣貌閑靜一鉢挂壁餘無長物。傾愛之遂拜跪請曰。神鼎乃我家植福之地久乏宗匠。願師俱往何如。師笑而諾之。即以己馬負師。至十年始成叢席。一朽床為說法座。其甘枯淡無比。又以德臘俱高諸方尊之。如古趙州。僧問。諸法未聞時如何。師曰。風蕭蕭雨颯颯。曰聞後如何。師曰。領話好。問魚鼓未鳴時如何。師曰。看天看地。曰鳴後如何。師曰。捧鉢上堂。問古寒泉時如何。師曰。不是衲僧行履處。曰如何是衲僧行履處。師曰。不見有寒泉。問兩手獻尊堂時如何。師曰。是甚麼。問學人到寶山空手回時如何。師曰。臘月三十日。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饑不擇食。問如何是和尚為人句。師曰。拈柴擇菜。曰莫秖這便是也無。師曰。更須子細。問撥塵見佛時如何。師曰。佛亦是塵。問如何是道人活計。師曰。山僧自小不曾入學堂。官人指木魚問。這箇是甚麼。師曰。驚回多少瞌睡人。官曰。洎不到此間。師曰。無心打無心。問如何是清淨法身。師曰。灰頭土面。曰為甚麼如此。師曰。爭怪得山僧。曰未審法身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向上事。師曰。毘盧頂上金冠子。問菩提本無樹何處得子來。師曰。喚作無得麼。問持地菩薩修路等佛和尚修橋等何人。師曰。近後。問和尚未見先德時如何。師曰。東行西行。曰見後如何。師曰。橫擔拄杖。上堂舉洞山曰。貪嗔癡太無知。賴我今朝識得伊。行便打坐便槌。分付心王子細推。無量劫來不解脫。問汝三人知不知。師曰。古人與麼道。神鼎則不然。貪嗔癡實無知。十二時中任從伊。行即往坐即隨。分付心王擬何為。無量劫來元解脫。何須更問知不知。

[0471c05] 襄州谷隱山蘊聰慈照禪師廣州張氏子。初參百丈恒和尚因結夏。百丈上堂舉中觀論曰。正覺無名相隨緣即道場。師便出問。如何是正覺無名相。丈曰。汝還見露柱麼。師曰。如何是隨緣即道場。丈曰。今日結夏。次參首山問。學人親到寶山空手回時如何。山曰家家門前火把子。師於言下大悟。呈偈曰。我今二十七。訪道曾尋覓。今朝喜得逢。要且不相識。後到大陽。玄和尚問。近離甚處。師曰。襄州。陽曰。作麼生是不隔底句。師曰。和尚住持不易。陽曰。且坐喫茶。師便參眾去。侍者問。適來新到秖對住持不易。和尚為甚麼教坐喫茶。陽曰。我獻他新羅附子。他酬我舶上茴香。爾去問他有語在。侍者請師喫茶問。適來秖對和尚道住持不易意旨如何。師曰。真鍮不博金。住後僧問。如何是佛。師曰。卭州多出九節杖。曰謝師指示。師曰。且莫作答佛話會却。問來時無物去時空二路。俱迷。如何得不迷去。師曰。秤頭半斤秤尾八兩。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踏著秤錘硬似鐵。曰意旨如何。師曰。明日向汝道。問青山淥水即不問。急切一句作麼生道。師曰。手過膝耳垂肩。問如何是道。師曰。車碾馬踏。曰如何是道中人。師曰。橫眠竪坐。問日往月來遷不覺年衰老還有不老者麼。師曰有。曰如何是不老者。師曰。虬龍筋力高聲叫。晚後精靈轉更多。問如何是學人深深處。師曰。烏龜水底深藏六。曰未審其中事若何。師曰。路上行人莫與知。問古人索火意旨如何。師曰。任他滅。曰滅後如何。師曰。初三十一因作清涼河堰。僧問。忽遇洪水滔天還堰得也無。師曰。上拄天下拄地。曰劫火洞然又作麼生。師曰。橫出竪沒。問深山巖崖中還有佛法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深山巖崖中佛法。師曰。奇怪石頭形似虎。火燒松樹勢如龍。問古人道見色便見心。露柱是色那箇是心。師曰。晝見簸箕星。曰意旨如何。師曰。柳營節級橫階上。問如何是道。師曰。善犬帶牌。曰為甚如此。師曰。令人懼見。上堂。十五日已前諸佛生。十五日已後諸佛減。十五日已前諸佛生。爾不得離我這裏。若離我這裏我有鉤子鉤爾。十五日已後諸佛滅。爾不得住我這裏。若住我這裏我有錐子錐爾。且道正當十五日。用鉤即是。用錐即是。遂有偈曰。正當十五日。鉤錐一時息。更擬問如何。回頭日又出。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直下看。曰如何是塔中人。師曰。退後退後。問承古有言。秖這如今誰動口。意旨如何。師曰。莫認驢鞍橋作阿爺下頷。張茂崇太保問。摩騰入漢已涉繁詞。達磨單傳請師直指。師曰。冬不寒臘後看。問若能轉物即同如來。萬象是物如何轉得。師曰。喫了飯無些子意智。問寸絲不挂法網無邊。為甚麼却有迷悟。師曰。兩桶一擔。問有情有用無情無用。如何是無情應用。師曰。獨扇門子盡夜開。上堂。舂景溫和春雨普潤萬物生芽。甚麼處不沾恩。且道承恩力一句作麼生道。良久曰。春雨一滴滑如油。問如何是學人自己法身。師曰。每日搬柴不易。曰此是大眾底。如何是學人底。師曰。三生六十劫。問逐日開單展鉢以何報答施主之恩。師曰。被這一問和我愁殺。曰恁麼則謝供養也。師曰。得甚麼人氣力。僧禮拜。師曰。明日更喫一頓。問古人急水灘頭毛毬子意旨如何。師曰。雲開月朗。問急水灘頭連底石意旨如何。師曰。屋破見青天。曰屋破見青天意旨如何。師曰。通上徹下。問一處火發任從爾救。八方齊發時如何。師曰快。曰還求出也無。師曰。若求出即燒殺爾。僧禮拜。師曰。直饒爾不求出也燒殺爾。示眾。第一句道得石裏迸出。第二句道得挨拶將來。第三句道得自救不了。上堂。五白猫兒爪距獰。養來堂上絕蟲行。分明上樹安身法。切忌遺言許外甥。作麼生是許外甥底句莫錯舉。僧入室問。正當與麼時還有師也無。師曰。燈明連夜照。甚處不分明。曰畢竟事如何。師曰來。曰是寒食。

[0472b22] 汝州廣慧院元璉禪師泉州陳氏。到首山。山問。近離甚處。師曰。漢上。山竪起拳曰。漢上還有這箇麼。師曰。這箇是甚麼盌鳴聲。山曰瞎。師曰。恰是。拍一拍便出。他日又問。學人親到寶山空手回時如何。山曰。家家門前火把子。師當下大悟云。某甲不疑天下老和尚舌頭也。山曰。汝會處作麼生。與我說來看。師曰。秖是地上水碙砂也。山曰。汝會也。師便禮拜住後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竹竿頭上曜紅旗。楊憶侍郎。問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未審在甚麼處。師曰。敲磚打瓦。又問。風穴道金沙灘頭馬郎婦意旨如何。師曰。更道也不及。僧問。如何是無位真人。師曰。上木下鐵。曰恁麼則罪歸有處也。師曰。判官擲下筆。僧禮拜。師曰。拕出。問如何是佛。師曰。兩箇不是多。上堂。臨濟兩堂首座相見同時下喝。諸人且道還有賓主也無。若道有秖是箇瞎漢。若道無亦是箇瞎漢。不有不無萬里崖州。若向這裏道得也好與三十棒。若道不得亦與三十棒。衲僧家到這裏作麼生出得山僧圈[袖-由+貴]去。良久曰。苦哉蝦蟇蚯蚓[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撞著須彌山百雜碎。拈拄杖曰。一隊無孔鐵鎚。速退速退。

[0472c16] 并州承天院三交智嵩禪師范陽人。參首山問。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山曰。楚王城畔汝水東流。師於此有省頓契佛意。乃作三玄偈曰。須用直須用。心意莫定動。三歲師子吼。十方沒狐種。我有真如性。如同幕裏隱。打破六門關。顯出毘盧印。真骨金剛體可誇。六塵一拂永無遮。廓落世界空為體。體上無為真到家。山聞乃請喫茶問。這三頌是汝作來邪。師曰是。山曰。或有人教汝現三十二相時如何。師曰。某甲不是野狐精。山曰。惜取眉毛。師曰。和尚落了多少。山以竹篦頭上打曰。這漢向後亂作去在。住後上堂。文殊仗劍五臺橫行。唐明一路把斷妖訛。三世諸佛未出教乘。網底游魚龍門難渡。垂鉤四海秖釣獰龍。格外玄談為求知識。若也舉揚宗旨。須彌直須粉碎。若也說佛說祖。海水便須枯竭。寶劍揮時毫光萬里。放汝一路通方說話。把斷咽喉諸人甚處出氣。僧問。鈍根樂小法不自信作佛。作佛後如何。師曰。水裏捉麒麟。曰與麼則便登高座也。師曰。騎牛上三十三天。問古人拈椎竪拂意旨如何。師曰。騎驢不著靴。問如何是奪人不奪境。師曰。家鄉有路無人到。曰如何是奪境不奪人。師曰。暗傳天子勅。倍行一百程。曰如何是人境雨俱奪。師曰。無頭蝦蟇脚指天。曰如何是人境俱不奪。師曰。晉祠南畔長柳巷。問古人東山西嶺青意作麼生。師曰。波斯鼻孔大。曰與麼則西天迦葉東土我師。師曰。金剛手板濶。問大悲千手眼那箇是正眼。師曰。開化石佛拍手笑。晉祠娘子解謳歌。問臨濟推倒黃檗。因甚維那喫棒。師曰。正狗不偷油。雞燈盞走。問如何是截人之機。師曰。要用便用。曰請和尚用。師曰。拕出這死漢。鄭工部問。百尺竿頭獨打毬。萬丈懸崖絲繫腰時如何。師曰。幽州著脚廣南廝撲。鄭無語。師曰。勘破這胡漢。鄭曰。二十年江南界裏這回却見禪師。師曰。瞎老婆吹火。僧問。二邊純莫立。中道不須安。未審意旨如何。師曰。廣南出象牙。曰不會請師直指。師曰。番國皮毬八百價。上堂。塞溫冷煖著衣喫飯自不欠少。波波地覓箇甚麼。秖是諸人不肯承當。如今還有承當底麼。有則不得孤負山河大地。珍重。問祖師西來三藏東去當明何事。師曰。佛殿部署修。僧堂老僧蓋。僧曰。與麼則全明今日事也。師曰。今日事作麼生。僧便喝。師便打。問如何是學人用心處。師曰。光剃頭淨洗鉢。曰如何是學人行履處。師曰。僧堂前佛殿後。上堂舉法眼偈曰。見山不是山。見水何曾別。山河與大地。都是一輪月。大小法眼未見出涅槃堂。三交即不然。見山河與大地錐刀各自用。珍重。

[0473b08] 忻州鐵佛院智嵩禪師。有同參到。師見便問。還記得相識麼。參頭擬議。第二僧打參頭一坐具曰。何不快祇對和尚。師曰。一箭兩垛。師問僧。甚處來。曰臺山來。師曰。還見龍王麼。曰和尚試道看。師曰。我若道即瓦解氷消。僧擬議。師曰。不信道。問亡僧遷化向甚麼處去也。師曰。下坡不走快便難逢。

[0473b15] 汝州首山懷志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曰三尺杖子破瓦盆。問如何是佛。師曰。桶底脫。問從上諸聖有何言句。師曰。如是我聞。曰不會。師曰。信受奉行。

[0473b19] 池州仁王院處評禪師問首山。如何是佛法大意。山便喝。師禮拜。山拈棒。師曰。老和尚沒世界那。山拋下拄杖曰。明眼人難瞞。師曰。草賊大敗。

[0473b23] 隨州智門迴罕禪師為北塔。僧使點茶次。師起揖曰。僧使近上坐。使曰。鷂子頭上爭敢安巢。師曰。捧上不成龍。隨後打一坐具。使茶罷起曰。適來却成觸忤和尚。師曰。江南杜禪客覓什麼第二盌。

[0473b28] 襄州鹿門慧昭山主。楊憶侍郎問曰。入山不畏虎當路却防人時如何。師曰。君子坦蕩蕩。僧問。如何是鹿門山。師曰。石頭大底大小底小。曰如何是山中人。師曰。橫眠竪臥。

[0473c03] 丞相王隨居士。謁首山得言外之旨。自爾履踐深相大法。臨終書偈曰。畫堂燈已滅。彈指向誰說。去住本尋常。春風掃殘雪。

續傳燈錄卷第一

續傳燈錄卷第二目錄



大鑑下第十世
  • 智門祚禪師法嗣三十人
    • 雪竇重顯禪師
    • 延慶子榮禪師
    • 百丈智映禪師
    • 南華寶緣禪師
    • 護國壽禪師
    • 九峯勤禪師
    • 雲蓋繼鵬禪師
    • 黃龍海禪師
    • 彰法澄泗禪師
    • 雲臺省因禪師
    • 青山好禪師
    • 慈雲紹詵禪師(已上十二人見錄)
    • 芙蓉文喜禪師
    • 清溪省肇禪師
    • 德山僧可禪師
    • 翠峯覺顯禪師
    • 百丈月禪師
    • 翠巖奉鸞禪師
    • 歸宗省一禪師
    • 廣慧清順禪師
    • 天童寶堅禪師
    • 百丈智贇禪師
    • 廣教義嵩禪師
    • 蘄陽口詮禪師
    • 靈泉曉禪師
    • 長松襲禪師
    • 藥山宣禪師
    • 廣福允恭禪師
    • 太平清禪師
    • 大龍德宣禪師
    文殊真禪師法嗣一人
    • 洞山曉聰禪師(見錄)
    南臺勤禪師法嗣二人
    • 高陽法廣禪師
    • 石霜節誠禪師(二人見錄)
    黑水璟禪師法嗣一人
    • 黑水義欽禪師(見錄)
    五祖戒禪師法嗣四十人
    • 洞山自寶禪師
    • 泐潭懷澄禪師
    • 北塔思廣禪師
    • 雲蓋智顒禪師
    • 翠峯慧顒禪師
    • 四祖端禪師
    • 五祖秀禪師
    • 天童懷清禪師
    • 白馬辯禪師
    • 水南智昱禪師
    • 海會通禪師
    • 義臺子祥禪師
    • 十王懷楚禪師
    • 定慧道海禪師
    • 雁蕩文吉禪師
    • 洞山妙圓禪師
    • 寶巖叔芝禪師(已上一十七人見錄)
    • 西禪文岫禪師
    • 舜峯蒙正禪師
    • 海會顯同禪師
    • 功臣慈應圓禪師
    • 瑞巖珪禪師
    • 三角幽禪師
    • 大明明禪師
    • 五祖昉禪師
    • 大愚達禪師
    • 中宮登禪師
    • 景德簡禪師
    • 舍利該禪師
    • 雲居慶禪師
    • 永安圓禪師
    • 十王清禪師
    • 雍熙德興禪師
    • 六合修己禪師
    • 德山文燦禪師
    • 龍牙遷禪師
    • 梁山了奇禪師
    • 隨州報恩和尚
    • 舒州龍門和尚
    • 瑞巖圓禪師(已上二十三人無錄)
    福昌善禪師法嗣一十一人
    • 上方齊嶽禪師
    • 育王常坦禪師
    • 金山瑞新禪師
    • 福昌詢禪師(已上四人見錄)
    • 夾山惟俊禪師
    • 德山文捷禪師
    • 靈峯顯英禪師
    • 公安智珠禪師
    • 四明贇禪師
    • 元封政禪師
    • 開聖道如和尚(已上七人無錄)
    乾明信禪師法嗣三人
    • 藥山彝肅禪師
    • 西禪垂白禪師(已上二人見錄) 保唐無約禪師(無錄)
    福巖雅禪師法嗣四人
    • 北禪智賢禪師
    • 衡嶽振禪師(已上二人有錄)
    • 衡山了實禪師
    • 國寶李琛殿撰(已上二人無錄)
    開福賢禪師法嗣三人
    • 日芳上座(見錄)
    • 大陽文昱禪師
    • 雙溪生禪師(已上二人無錄)
    報慈嵩禪師法嗣一人
    • 興陽遜禪師(見錄)
    德山遠禪師法嗣八人
    • 開先善暹禪師
    • 禾山楚材禪師
    • 資聖盛勤禪師
    • 鹿苑圭禪師
    • 大中仁辯禪師
    • 菩提桂芳禪師(已上六人見錄)
    • 欽山悟勤禪師
    • 王氏山普禪師(已上二人無錄)
    西峯豁禪師法嗣一人
    • 南安岩自嚴尊者(見錄)
    廣教志禪師法嗣二人
    • 四面山懷清禪師(見錄)
    • 興化友清禪師(無錄)
    雲頂敷禪師法嗣一人
    • 樂營將(蜀人無錄)
    石門紹遠禪師法嗣七人
    • 清居浩昇禪師
    • 廣濟方禪師
    • 雲頂鑑禪師
    • 道吾契詮禪師(已上四人見錄)
    • 澧州善來禪師
    • 襄州惠遠禪師
    • 隨州崇寶禪師(已上三人無錄)
    梁山觀禪師法嗣五人
    • 羅紋德珍山主
    • 藥山利昱禪師
    • 梁山巖禪師(已上三人見錄)
    • 雲巖清眺禪師
    • 大哥和尚(已上二人無錄)
    德山晏禪師法嗣一人
    • 德山智先禪師(見錄)
    北禪感禪師法嗣一人
    • 南禪聰禪師(見錄)
    谷隱儼禪師法嗣五人
    • 谷隱契崇禪師(見錄)
    • 谷隱法誨禪師
    • 開解重慜禪師
    • 鷲嶺懷堅禪師
    • 蘄州懷令和尚(已上四人無錄)
    普淨覺禪師法嗣二人
    • 張生居士
    • 給事陶轂居士(二人無錄)
    靈澄上座法嗣一人
    • 夾山真首座(無錄)
    廣濟通禪師法嗣二人
    • 南華智度禪師
    • 九華勤禪師(已上二人無錄)
    乾明穆禪師法嗣一人
    • 因勝燈禪師(無錄)
    承天昭禪師法嗣十一人
    • 靈泉皓昇禪師
    • 藥山用和禪師
    • 夾山省宗禪師
    • 靈泉用淳禪師
    • 夾山仁秀禪師
    • 黃龍思卿禪師
    • 嘉魚法珍禪師
    • 開福寶賢禪師
    • 興教居祐禪師
    • 崇聖志珪禪師
    • 彰法悟顯禪師(已上俱無錄)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51 冊 No. 2077 續傳燈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