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9n2035_048 佛祖統紀 第4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9 冊 » No.2035 » 第 4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祖統紀卷第四十八

法運通塞志第十七之十五

寧宗(光宗子。母慈懿皇后李氏十月十九日瑞慶節 永茂陵)

[0430c24] 慶元三年。荊門軍申忠翌郎趙善瑩狀。當陽縣玉泉山景德禪寺為隋智者禪師開山道場。蜀將軍關王奉智者為師。祈禱屢應。乞賜加封。勅宣賜靈惠大師。

[0430c28] 嘉泰二年。餘杭南山白雲庵道民。沈智元。乞賜勅額。臣寮言。道民者。遊墮不逞。喫菜事魔。所謂姦民者也。自植黨與十百為群。挾持妖教聾瞽愚俗。或以修路建橋為名。或效誦經焚香為會。夜聚曉散男女無別。所至各有渠魁相統。遇有諍訟合謀并力。厚啖胥吏志在必勝。假名興造自豐囊囊。創置私庵以為逋逃淵藪。智元偽民之魁。左道惑眾。揆之國法罪不勝誅。張枃帥京之日。屢與隣寺互論已判。道人私庵合照前降指揮拆除。今智元又敢妄叩天閽玩侮朝廷。若此為甚。昔傳五斗米道者。始託黃老分遣弟子。周遊四方轉相誑誘。其後數十萬眾。同日竊發漢室遂微。今此曹若不防閑。何所不至。欲下臨安府將智元等重行編竄。籍其物業以為傳習魔法。玩視典憲者之戒。寄居勢家認為己產。蓋庇執占者。臺諫指名以奏。制可。

[0431a17] 述曰。嘗考夷堅志云。喫菜事魔三山尤熾。為首者紫帽寬衫。婦人黑冠白服。稱為明教會。所事佛衣白。引經中所謂白佛言世尊。取金剛經一佛二佛三四五佛。以為第五佛。又名末摩尼。化胡經乘自然光明道氣飛入西那玉界蘇鄰國中降誕玉宮為太子出家稱末摩尼。以自表證其經名二宗三際。二宗者。明與暗也。三際者。過去未來現在也。大中祥符興道藏。富人林世長。賂主者使編入藏。安於州明道宮。復假稱白樂天詩云。靜覽蘇鄰傳。摩尼道可驚。二宗陳寂默。五佛繼光明。日月為資敬。乾坤認所生。若論齋絜志。釋子好齊名。以此八句表於經首。其修持者正午一食。裸屍以葬。以七時作禮。蓋黃巾之遺習也(嘗檢樂天長慶集。即無蘇鄰之詩。樂天知佛。豈應為此不典之詞)

[0431b05] 嘉定四年閏二月。丞相錢象祖薨於天台里第。象祖之守金陵。嘗問道於保寧全無用。後於鄉州建接待十所。皆以淨土極樂名之。創止菴高僧寮為談道之處。自左相辭歸。益修淨業。是月得微疾。僧有問起居者。則曰。不貪生不怖死。不生天不生人。唯當往生淨土耳。言訖趺坐而化。時天鼓震響異香芬郁。未終之前。郡人子女同夢空中聲云。錢丞相當生西方蓮宮為慈濟菩薩。

理宗(嘉定十四年。詔以太祖下十一世與莒。賜名貴誠。立為皇弟沂靖惠王。後十七年封成國公。受遺詔即帝位。正月五日天基節)

[0431b17] 寶慶二年。勅天申萬壽圓覺寺。改為天台教。以師贊法師主之。

[0431b19] 淳佑六年十一月。臨安明慶聞思律師奏。南山澄照律師戒疏業疏事鈔等。并大智律師述三部諸記。共七十三卷。乞附入大藏。制可。績據省部下諸郡經坊。鏤板頒行。

[0431b23] 淳佑十年三月。臣寮上言。國家優禮元勳大臣近貴戚里。聽陳乞守墳寺額。蓋謂自造屋宇自置田產。欲以資薦祖父。因與之額。故大觀降旨。不許近臣指射有額寺院。充守墳功德。及紹興新書。不許指射有額寺院。著在令甲。凡勳臣戚里有功德院。止是賜額蠲免科敷之類。聽從本家請僧住持。初非以國家有額寺院與之。邇年士夫一登政府。便萌規利指射名剎。改充功德侵奪田產。如置一莊。子弟無狀多受庸僧財賄。用為住持。米鹽薪炭隨時供納。以一寺而養一家。其為污辱祖宗多矣。況宰執之家所在為多。若人占數寺。則國家名剎所餘無幾。官中一有科需。則必均諸人戶。豈不重為民害。臣愚欲望睿旨申嚴舊制應指占勅額寺院並與追正。仍從官司請僧。庶以杜絕私家交通寺院賄貨之弊。制可。

[0431c11] 天台沙門思廉。致書於杜清獻公曰。佛囑國君大臣護持佛法。而反破壞佛法者。有一事最為要。朝廷立法。許大臣為祖父以家財造寺乞額。所以薦福為先亡也。今昧者為之則不然。以祖父玉體之重。不能捐財買山。既已奪取僧藍之地以為墳。而又欲影占數寺稱為功德。舉寺中所有諸物而有之。今日發米明日發茶筍。又明日發柴炭。又明日發竹木。甚至於月奉水陸之珍。一有亡僧則必掩取其物。歸之私帑。嘗聞時貴之言曰。請過功德一鍼一草皆我家之物。哀哉。彼誠不知常住物業亡僧財物皆屬三寶。侵奪之者。若主若僕必招苦報。其於安厝祖父之體魄。寧不貽三塗之惡報乎。吁占奪伽藍欺君也。葬父僧地陷父也。自為不法賊己也。以不法教子弟。累人也。欺君者不忠。陷父者不孝。賊己者不智。累人者不仁。如此以為人。是誠何人哉。今名勝道場效尤而奪取者幾遍諸郡。一屬功德則使庸繆之輩以居之。方竭力奉承之不暇。又寧能辨清供以安廣眾乎。以故尋師問道者。翩翩南北。但能嗟時事之不然而已。區區愚衷欲望大丞相明察積弊檢準舊法。凡宰執之家。除四明大慈七山。史氏自造請額合格外自餘占奪有額舊寺者。專令臺部置司行下諸郡從實供析悉與拘回。並從所屬州郡給帖住持。仍釐正在前侵占山林屋宇歸還各寺。子弟有敢與住持交通如前侵占者。許雜人密告臺部追捕幹吏斷刺。號令住持勒令罷道。清整法門申明朝憲。誠有在於大丞相奉行之力。不為物論動搖為可耳。云云。

[0432a16] 端平元年。靈山守愚法師奏。四明延慶法智大師。中興天台一家教觀。所著記鈔二百餘卷。乞入大藏頒行。制可。

[0432a19] 端平三年。四明沙門海印刪修陸師壽寶珠集。續集淨業有驗者。名淨土往生傳十二(志磐刪為淨土立教志。凡三卷。入統紀中。最為簡要)

佛祖統紀卷第四十八(終)

[0432a23] 以師贊法師開山弘傳天台教觀。

[0432a24] 端平元年。靈山守愚法師奏。四明延慶法智祖師中興天台教觀所著記鈔二百餘卷。乞入大藏頒行。制可。

[0432a27] 三年。四明沙門海印刪修陸師壽寶珠集。續集淨業有驗者。名淨土往生傳十二(志磐刪為淨土立教志。凡三卷入統紀。最為詳簡)

[0432b01] 嘉禧元年太后王氏薨。詔徑山師範禪師入對修政殿。賜金襴袈裟。宣詣慈明殿升座說法。上垂簾而聽。賜號佛鑑。恭聖仁烈皇帝升遐。仍詔師範升座。既而乞歸山林。復賜圓照之號。淳祐元年上夢觀音大士坐竹石間。及覺命圖形刻石。御贊曰。神通至妙兮隱顯莫測。功德無邊兮應感奚速。時和歲豐兮祐我生民。兵寢刑措兮康此王國。仍書廣大靈感四大字。加於觀音聖號之上。又書心經一卷。御書聖教序并玉手爐賜上天竺同庵憲法師。補左右街都僧錄。新上天竺五百羅漢閣。御書超諸有海四大字以賜。

[0432b14] 紹定二年。有旨。以禳禬事宣上天竺主。僧赴南水門引見柏庭。在假智覺居首座。得旨代入竣事。玉音褒嘉。賜賚甚渥詔法昭法師住下天竺。尋遷上天竺。補右街鑒義。賜佛光法師。進錄左街賜金襴袈裟。召見倚桂閣對御稱旨。時集慶寺新成。有旨命法照開山力辭。舉白蓮觀主南峯誠法師以代。明年誠公入寂。詔佛光兼住持。轉左右街都僧錄。御書晦岩二大字賜之。又於天基節召見延和殿講華嚴經。大書靈山堂以賜。東宮成引見復古殿講般若經。并賜紫金襴衣。齋于明華殿。

[0432b27] 五年。詔雲間文果住下天竺寺。遣中使齎御奩。賜無量壽佛像建閣。嚴奉奎章大書其扁昭回雲漢。時上竺虛席。京兆端明趙公與權奉無以易文果。詔曰可。是歲天旱。請觀音大士出明慶寺。師入奉謝。御駕幸寺請禱。師啟白詞意簡切。上契宸衷。駕回而雨。即頒左街僧錄。及佛慧大師之號。

[0432c06] 淳祐六年十一月臨安明慶寺聞思律師奏南山澄照律師戒疏業疏事鈔等。并大智律師述三部諸記共七十三卷。乞附入大藏。制可。續省部下諸郡經坊鏤板頒行。

[0432c10] 七年。賜上天竺法照。座下衣紫者六。度僧二。修造祠牒十本。

[0432c12] 八年。葬貴妃賈氏于小麥嶺之積慶山南。建寺曰崇恩演福。育王山笑翁禪師奉詔住景德靈隱禪寺。再詔移淨慈。不赴遂入寂。

[0432c16] 九年。重彩上天竺觀音大士。飾七寶瓔珞。加賜金錢。

[0432c18] 十年。臣寮上言。國家優禮元勳近貴戚里聽陳乞守墳寺額。蓋謂自造屋宇自置田產。欲以資薦祖考。因與之額。故大觀降旨不許近臣指射有額寺院著在令甲。凡勳臣戚里有功德院。止是賜額蠲免科敷之類。聽從本家請僧住持。初非以國家有額寺院與之。邇年士夫一登政府。便萌規利指射名剎改充功德。侵奪田產如置一莊。子弟無狀多受庸僧財賄用為住持。米鹽薪炭隨時供納。以一寺而養一家。其為污辱祖宗多矣。況執政之家所在為多。若人占數寺。則國家名剎所餘無幾。官中一有科需。則必均諸人戶。豈不重為民害。臣愚欲望叡旨申嚴舊制。應指占勅額寺院。並與追正仍從官司請僧。庶以杜絕私家交通寺院賄貨之弊。制可。天台沙門思廉致書于杜清獻公曰。佛囑國王大臣護持佛法。而反破壞佛法者有一事最為要。朝廷立法許大臣為祖父以家財造寺乞額。所以薦福於先亡也。今昧者為之則不然。以祖父玉體之重不能捐財買山。既已奪取伽藍之地以為墳。而又欲影占數寺稱為功德。舉寺中所有諸物而有之今日發米。明日發茶笋。又明日發柴炭。發竹木。甚至於月奉水陸之珍。一有亡僧。則必掩取其物歸之私帑。甞聞時貴之言曰請過功德。一針一草皆我家之物。哀哉彼誠不知常住物業亡僧財物皆屬三寶。侵奪之者。若主若僕必招苦報。其於安厝祖父之體魄。寧不貽三塗之惡報乎吁占奪伽籃欺君也。葬父僧地陷父也。自為不法賊己也。以不法教子弟累人也欺君者不忠。陷父者不孝。賊己者不智。累人者不仁。如此以為人。是誠何人哉。今名勝道場效尤而奪取者。幾遍諸郡。一屬功德。則使庸謬之輩以居之。方竭力奉承之不暇。又寧能辦清供以安廣眾乎。以故尋師問道者翩翩南北。但能時事之不然而已。區區愚衷欲望大丞相明察積弊檢準舊法。凡宰執之家除四明大慈七山。史氏自造請額合格外自餘占奪有額舊寺者。專令臺部置司行下諸郡從實供析悉與拘回。並從所屬州郡紿帖住持。仍釐正在前侵占山林屋宇歸還各寺。子弟有敢與住持交通如前侵占者。許雜人密告臺部追捕幹史斷刺。號令住持勒令罷道。清整法門。申明朝憲。誠有在於大丞相奉行之力。不為物論動搖為可耳。

[0433b10] 十一年詔佛光法師法照。宣見倚桂閣從者千指。上首慧鑑舉行熾盛光懺法。為皇女延昌公主祈禳。賜齋弊丹劑。

[0433b13] 寶祐元年皇后謝氏功德寺成。命撰額曰嘉德永壽。以首座寶鑑大師時舉應詔補右街鑒義。開山弘傳天台教觀。三月賜度牒二十本米四百石修上天竺觀音堂。

[0433b17] 二年天基節。上御延和殿。命佛光法師講華嚴經。皇情大悅曰。自是不同。上問無諍三昧。師曰。天親論解云。無諍者無欲也。有欲則有諍。須菩提不但得無諍三昧而已。又於無諍三昧之人之中最為第一上首。宜之為親製觀音殿記。御書登石。

[0433b24] 景定四年詔祖印法師住上天竺。補右街鑒義。退歸旌德教寺。復詔妙銛法師住上天竺。補左右街僧錄。五年詔古源清法師入內道場懺禱有驗。賜祥應大師之號。復講法華於福寧殿賜紫衣。

[0433b29] 六年詔建經鐘二樓於上天竺。

度宗(初名孟𡹘。福王與苪之子。理宗子多而不育鞠。孟𡹘於官改名敄。又名樭。立為皇子封忠王。已而建儲名璿。即帝位)

[0433c03] 咸淳元年詔淨慈虛堂愚禪師住徑山。○九月詔佛光照法師再住上天竺。法堂繪事方新宜昭揭先帝白雲御書錄狀聞奏。詔中天竺虛舟普度禪師住景德靈隱寺咸淳癸酉八月十五日佛光照法師示寂。勅賜天岩塔院。普通大師。塔曰慈應。

少帝(諱顯。度宗之子。母全后謝太后臨朝)

[0433c10] 德祐丙子。大元兵逼臨安。起三宮北遷。謝太后至燕京。七年崩封壽春郡夫人全后為尼正智寺。少帝封羸國公。舉國歸附。

世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諱忽都必烈。姓奇渥溫氏。蒙古部人。睿宗第四子。庚申即帝位)

[0433c17] 中統元年大赦。普度僧尼。十二月以梵僧八合思八為帝師。授以玉印。統釋教事二年於桓州東梁河北之龍岡建開平府。首於城中乾艮二隅造兩佛剎。曰大乾元寺。曰龍光華嚴寺。

[0433c22] 三年十一月作大佛事于旻天寺七晝夜至元元年甲子都燕。設會度僧。詔國師扮彌遶癹思八。登座授秘密戒○八月命僧子聰同議樞密院事。詔子聰復其姓劉氏。易其名秉忠拜大保參預中書省事。制長生天氣力裏皇帝聖旨咨爾劉秉忠氣剛以直。學富而文。雖晦迹於空門。每潛心於聖道。朕居藩邸。卿實賓僚。側聞高誼逾二十年。出游遐方幾數萬里。迨予嗣服須汝計安。不先正名何以厭眾。宜從師位兼總政機。可特授光祿大夫太保參預中書省事。卿其勉輔朕躬。率先乃屬察朝夕之勤惰。審議論之是非。凡有施為並聽裁決。佇看成績別示寵章。准此。

[0434a08] 二年。詔諭總統所僧人通五大部經者為中選。以有德業者為州郡僧錄判正副都綱等官。仍於各路設三學講三禪會。

[0434a11] 三年正月。勅僧道祈福於中都寺觀。設以僧機為總統居慶壽。

[0434a13] 四年。詔以新製蒙古字頒行天下。初上命帝師八合思八製蒙古新字。其字僅千餘。其母凡四十有一。其相關紐而成字者。則有韻關之法。其以二合三合四合而成字者。則有語韻之法。而大要則以諧聲為也。至是詔頒行之。

[0434a19] 六年十一月。作佛事於太廟七晝夜。

[0434a20] 七年詔請膽巴金剛上師住持仁王寺。○十二月。建大護國仁王寺於高良河。勅更定僧服色。

[0434a23] 八年五月。修佛事於瓊花島。○十一月建國號曰大元。取周易大哉乾元之義。以明資始之功。

[0434a26] 九年。集都城僧誦大藏經九會。

[0434a27] 十四年。建大聖萬安寺。○二月詔以僧元吉祥憐真加加瓦並為江南總攝掌釋教。除僧租稅。禁擾寺宇者。

[0434b01] 十五年正月旦設會齋僧大赦。玉泉等五老蒙恩得度。

[0434b03] 十七年。大元帝師癹思八示寂。翰林學士王磐等奉勅撰行狀曰。皇天之下。一人之上。開教宣文輔治大聖至德普覺真智佑國如意大寶法王西天佛子大元帝師班彌怛拔思癹帝師。乃土波國人也。生時諸種瑞應具詳家譜。初土波有國師禪怛濕乞答。具大威神。累葉相傳。其國王世師尊之凡十七代。而至薩師加哇。即師之伯父也。乃禮伯父為師。祕密伽陀一二千言過目成誦。七歲演法。辨博縱橫猶不自足。復遍咨名宿鉤玄索隱。盡通三藏。癸丑師年十五。世祖皇帝龍德淵潛。師知真命有歸。馳駔徑詣王府。世祖宮闈東宮皆稟受戒法。特加尊禮。戊午師年二十。釋道訂正化胡經。道不能答。自棄其學。上大悅。庚申師年二十二。世祖登極建元中統尊為國師。授以玉印。任中原法王。統天下教門。辭帝西歸。未期月召還。庚午師年三十二。時至元七年詔制大元國字。師獨運摸畫作成稱旨。即頒行朝省郡縣遵用迄為一代典章。升號帝師大寶法王。更賜玉印統領諸國釋教。旋又西歸。甲戌師年三十六。時至元十六年。皇上專使召之。歲抄抵京。王公宰輔士庶離城一舍。結大香壇。設大淨供。香華幢蓋。大樂仙音羅拜迎之。所經衢陌皆結五綵翼其兩傍。萬眾瞻禮若一佛出世時則大兵飛渡長江。竟成一統。雖主聖臣賢所致。亦師陰相之力也。為真金皇太子說器世界等彰所知論。尋又力辭西歸。皇上堅留之不可。庚辰師年四十二。時至元十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示寂。上聞不勝震悼。追懷舊德建大窣覩波于京師。寶藏真身舍利。輪興金碧無儔。

[0434c08] 十八年。特奉聖旨。僧道二家辯折除道德經是老子真實經旨。其餘皆後人造作。謊說多有詆毀釋教。偷竊佛語更有收拾陰陽醫藥諸子等書。往往改移名號。傳注訛舛失其本真。偽造符呪。妄言佩之。令人商賈倍利夫妻和合猶如鴛鴦。子嗣蕃息男壽女貞。誑惑萬民非止一端。欲貪圖財利誘說妻女。其有教人非妄。佩符在臂。男為君相女為后妃。入水不溺入火不焚。刀劍不能傷害等語。及令張天師祁真人李真人杜真人試之於火皆求哀請命自稱偽妄。不敢試驗。今議得除老子道德經外隨路。但有道藏說謊經文并印板。盡行焚毀。如有愛佛經的做和尚去者。不願為僧娶妻為民去者。若所在官司不行用必拘刷。與隱藏之人一體要罪過者。

[0434c25] 二十二年。勅建焚毀諸路偽道藏經之碑。翰林院臣唐方楊文郁王構李謙閻復李鑄王磐奉勅撰。十月壬子集百官於憫忠寺焚道藏偽經雜書。遣使諸路俾遵行之。命翰林直學士知制誥同修國史臣張伯淳撰至元辯偽錄函序。時江南釋教都總統永福大師楊璉真佳大弘聖化凡三載。恢復佛寺三十六所。

[0435a04] 二十五年正月十九日。江淮釋教都總統楊璉真佳集江南教禪律三宗諸山至燕京問法。禪宗舉雲門公案。上不悅。雲夢澤法師說法稱旨。命講僧披紅袈裟右邊立者。於是賜齋香殿。授紅金襴法衣。錫以佛慧玄辯大師之號。使教冠於禪之上者自此。上甞問帝師曰。造寺建塔有何功德。師曰。福蔭大千。由是建仁王寺。一日帝師齊竟天雨金華。上曰。何故有此祥瑞。師曰。陛下心華內發。天雨金華贊歎。帝問蜀僧元一曰。孔老徒眾何以至少。如來徒眾何以至多。一曰。富嫌千口少。貧恨一身多。帝設資戒大會。隨處放光。帝問帝師曰。光從何來。師曰。感應道交佛光應現。帝召十高僧於內殿供養。帝瑞坐不動。諸大德默然。帝曰。此是真實功德。又萬幾之暇自持數珠課誦施食。謂群臣曰。朕以本覺無二真心治天下。如觀海東青取天鵝心無二。故自有天下。寺院田產二稅盡蠲免之。並令緇侶安心辦道。世祖實錄百餘篇。字字句句以弘教為己任。

[0435a26] 二十八年宣政院上天下寺院四萬二千三百十八區。僧尼二十一萬三千一百四十八人。帝在位三十五年。壽八十。國語曰薛禪皇帝。

成宗欽明廣孝皇帝(諱鐵木耳。世祖之孫。裕宗真金第三子。即位於甲午四月十五日。國語完者篤皇帝)

[0435b03] 元貞元年。大赦。是年詔悅堂誾公至闕。入對稱旨。賜號通慧禪師。并金襴法衣。上天竺湛堂澄法師入覲上京。賜食禁中。以復天台國清為言。宣政院為奏請。降璽書加護。命弘法師主之。辯正宗緒。

[0435b08] 大德元年建臨洮寺。世祖甞以五臺絕境欲為佛寺而未果。帝繼志建寺。賜名萬壽佑國寺。命真覺國師文才主之。

[0435b11] 三年。命弘濟禪師江浙釋教總統補陀僧寧一齎詔使日本。

[0435b13] 是年夏五月。罷江南諸路釋教總統所。

[0435b14] 九年璉真監藏卒。賻金五百兩。銀一千兩。幣帛萬匹。鈔三千錠。仍為建塔寺。

[0435b16] 十年丙午春。罷江南白雲宗都僧錄司。汰其民歸州縣。僧歸各寺。

武宗仁惠宣孝皇帝(諱海山。順宗答剌麻八口長子。國語曰曲律皇帝)

[0435b19] 至大元年發軍千五百人。修五臺山佛寺。帝幸上都。建佛寺大都。又以銀七百五十兩。鈔二千二百錠。幣帛三百匹施昊天寺。建水陸大會。特旨賜元叟端禪師號慧文正辯大師并金襴袈裟。鳳山儀法師入覲。高麗瀋王璋王以其道行之隆引見大明殿。特命講經三藏試鴻臚卿加佛智之號。賜金納失失伽黎。繼奉青宮令旨。撰膽巴金剛上師行業。傳書成經進同高僧傳入藏。賜賚優渥。勅住天竺靈山。名香馹騎絡繹于道。錫予無虛月。仍降璽書復台之瀑布教寺。

[0435c02] 二年。皇太子言。宣政院先奉旨。歐西番僧人者截其首。詈之者斷其舌。此法昔所未聞者。乖國典且於僧無益。僧俗相犯已有明憲。乞更其令。從之。是年禁白蓮社。毀其祠宇。以其人還隷民籍。中書省臣言。宣政院奏免僧道也。里可溫答失蠻租稅。臣等議田有租商有稅。乃祖宗成法令。宣政院一體奏免非制也有旨依例徵之。

仁宗文英武章皇帝(諱愛育黎拔力八達。順宗次子。武宗弟也。國語曰普顏皇帝)

[0435c13] 皇慶元年。以西僧藏不班八為國師賜玉印。賜大普慶寺金千兩銀五千兩。鈔萬錠。西錦綵[弓*殳]紗羅布帛萬端。田八萬畝。邸舍四百間。又給鈔萬錠。修香山普安寺。

[0435c18] 延祐元年。勅建旃檀瑞像殿。封普庵禪師加號。詔曰。朕聞佛氏以空寂為宗。凡學所遵者寧欲建名號殊稱。謂以示天下後世哉。而咸家非此。無以昭尊德樂道之意也。朕自即位以來。聞袁州路南泉山慈化禪寺普庵寂。感妙濟真覺昭貺大德慧慶禪師。紹臨濟之緒。超華嚴之境德映當代。澤被方來。其道尊顯。心切慕之。可加定光之塔曰定光靈瑞之塔。是年秦州普覺法師順寂。

[0435c28] 三年。設水陸大會於金山。命江南教禪律三宗諸師說法。

[0436a01] 六年賜大興教寺僧齋食鈔二萬錠。乾元寺鈔萬錠。俾營子錢供繕修之費。帝聞天目中峯明本之道。聘之不至。製金紋袈裟賜之。號為佛慈圓照廣慧禪師賜師子院額曰正宗禪寺勅翰林承旨吳興趙公撰碑。賜徑山元叟端禪師佛日普照之號。御史臺臣言。白雲宗總攝所統江南為僧之有髮者。不養父母。避役損民。乞追收所受璽書銀印勒還民籍。從之。罷總統所及各處僧錄僧正都綱司。凡僧人訴訟悉歸有司。

[0436a12] 七年。中書省臣曰。白雲宗總攝沈明仁強奪民田二萬頃。誑誘愚俗十萬人私賂近侍妄受名爵。已奉旨追奪請汰其徒還所奪民田。其諸不法事宜令覈問。有旨。朕知沈明仁姦惡。其嚴鞠之。

英宗(諱碩德八剌。仁宗嫡子。國語曰格堅皇帝)

[0436a18] 至治元年。詔各路立帝師殿。勅建帝師殿碑。作大佛事於寶慈殿。以西僧牙八剌里為元永延教三藏法師授金印。又命拜住造壽安山寺。又作佛事於光天殿。鑄銅為佛像置玉德殿。又修佛事於文德殿。以僧洪為釋源宗主。授榮祿大夫。帝幸上都。遣使賜撒思加地僧金二百五十兩。銀二千二百兩。袈裟二萬。幣帛幡茶各有差。遣呪師朵兒只往牙濟班卜二國取佛經。作金塔於上都。藏佛舍利勅天下諸司命僧誦經十萬部勅京師萬安.慶壽.聖安.普慶四寺。楊子江金山寺。五臺山萬聖祐國寺。作水陸勝會七晝夜。

[0436b02] 三年。詔僧儒書金字藏經。是年召佛海性澄法師至京入對明仁殿。被旨於青塔寺校正經律論三藏。有司供張歲時錫予為禮殊渥。駕幸文殊閣引見問勞賜食。正旦及天壽節。再朝於大明殿。賜以無量壽經。校正事畢。特賜金襴大紅衣。加以御用衣段。已給驛券將南還。俄有旨即白塔寺建水陸大會。丞相東平忠獻王留升座說法。眾咸悅服。事聞寵賚有加。仍降璽書加護。追號佛海大法師。詔鳳山子儀法師再住下竺靈山。帝聞天目中峯之道。封香製衣。遣使即其居修敬。

晉王史稱泰定帝(諱也孫帖木兒。顯宗甘麻剌之長子。裕宗婃孫)

[0436b15] 泰定元年帝次中都修佛事於昆剛殿。命僧作佛事於大內。以厭雷塑馬哈吃利佛像於延春閣之徽清亭。修西番佛事于安山寺。六月癸亥作禮拜寺於上都。修黑牙蠻塔。哥佛事於水晶殿。帝受佛戒於帝師。繪八思巴帝師像頒行各省。俾塑祀之。

[0436b22] 二年。命西僧作燒香壇佛事於延華閣。

[0436b23] 監察御史宋本李嘉賓傳起岩言。太尉司徒司空三公之職。濫設僧人。及會福殊祥二院。並辱名爵。請罷之。不報。

[0436b26] 中書省臣言。江南民貧僧富。諸寺觀田土非宋舊制。并累朝所賜者。仍舊與民均役。從之。

[0436b29] 三年。建殊祥寺於五臺山。賜田三百頃。以西僧公哥為帝師賜玉印。命帝師作佛事於天源延壽寺。賜鈔二萬錠。田千頃。中書省臣言。養給軍民必籍地利。世祖建宣文弘教寺賜永業。當時已號虛費。而成宗復搆天壽萬寧寺。較之世祖。用增倍半。若武宗之崇恩福元。仁宗之承華普慶。租搉所入益又甚焉。英宗鑿山開寺損民傷農而卒無益。夫土地祖宗所有。子孫當共惜之。臣恐茲後籍為口實妄興工役。邀福利以逞欲。惟陛下察之。帝嘉納其言。

[0436c12] 四年。皇子允丹藏卜受佛戒于智泉寺。

[0436c13] 致和元年。命帝師修佛事於禁中。帝御興聖殿。受無量壽佛戒于帝師。命僧千人修勝會于鎮國寺。詔帝師命僧修佛事於鹽官州。仍造浮屠三百十六所。以厭海溢。時江浙行省丞相脫驩公憂之禱于上天竺。廣興佛事。命天岸濟法師親履其地。仍令有司修水陸大會七晝夜。法師呪行沙水。足迹所按土皆凝然○十月皇后亦憐真八剌受佛戒于帝師。禁僧道買田土。違者坐罪。

文宗(諱脫脫帖陸耳。武宗次子)

[0436c24] 天曆元年。革行宣政院立十六處廣教總官府。命高昌作佛事於延春閣。

[0436c26] 二年。建承天護聖寺。帝聞中峯高行。賜智覺。塔曰法雲。召奎章閣學士虞集命撰中峯塔銘。勅改集慶潛邸建龍翔集慶寺。妙選碩德開山。上天竺佛海澄法師。以咲隱訴禪師首膺其選。特升三品文階。明年驛召赴闕。入見奎章閣。賜坐問法要。對揚稱旨。詔以平江官田一百五十頃賜龍翔寺及崇僖寺。

[0437a05] 詔天下諸僧寺田自金宋所有及累朝賜予者悉除其租。其有當輸租者仍免其役。僧還俗者聽復為僧。武帝忌辰命高麗漢僧三百四十人誦經二藏于崇恩福元寺。

[0437a10] 至順元年。帝及皇后燕王受佛戒。以西僧旭儞迭八答剌班的為三藏國師賜金印。帝幸上都。西僧作佛事於乘輿。命西僧於五臺山及霧靈山作佛事各一月。為皇太子祈福。遣使召趙世延於集慶。以泥金書無量壽佛經千部。以泥金書佛經一藏。命西僧於萬歲山憫忠閣作佛事。

順帝(諱妥歡帖陸爾。明宗長子)

[0437a19] 元統元年。禁私剏寺觀庵院。僧道入錢五十貫。給度牒方聽出家。

[0437a21] 二年。罷廣教總官府復立行宣政院。是年大普慶寺住持善達密的里表奏。以先師明本廣錄入藏。帝可其奏。加普應國師。

[0437a24] 至元三年。徵西域僧迦剌麻至京。號灌頂國師賜玉印。

[0437a26] 至正元年。命永明寺寫金字藏經一藏。免天下稅糧。

[0437a28] 三年。詔寫金字藏經。

[0437a29] 四年。右丞相脫脫領宣政院事。諸寺院主僧請復僧司。且曰為群縣所苦如坐地獄。脫脫曰。若復僧司何異地獄中復置地獄耶。不許。

[0437b04] 六年十二月。復立護國仁王寺。

[0437b05] 七年二月。興聖宮作佛事。賜鈔二千錠。

[0437b06] 十七年。哈麻及禿魯帖木兒等陰進西天僧于帝。行房中運氣之術。號演揲兒法。揲兒法者華言大喜樂也。又進西蕃僧善祕密法者。帝皆習之。帝在位久怠於政事荒于遊宴。以宮女一十六人按舞。名為天魔舞。首垂髮數辮戴象牙冠。身被瓔珞。大江銷金長短裙襖雲肩合袖天衣緩帶鞋[革*(卄/(ㄇ@儿)/戍)]。各執加巴剌班之器。內一人執鈴杵奏樂。又宮女十一人。練推髻勒帕常服。或用唐帽窄衫。所奏樂用龍笛頭管小鼓箏[竺-二+奏]琵琶笙胡琴響板。以宦者長安迭不華領之。遇宮中贊佛則按舞奏樂。宮官受祕密戒者得入。餘不得預 二十八年國除。

[0437b20] 大明皇帝以其知順天命退避而去。曰順帝。

[0437b22] 遼太祖。姓耶律。諱阿保機。國號契丹。都上京。太宗遷都。晉開運二年遼主耶律德元入晉。不一年世宗立。諱阮番。名兀欲。改元天祿。治五年。為燕王遷軌等弑于新州火神淀。穆宗璟即位。名兀律。改元應曆。治十八年。為庖人弑于黑山下。聖宗立名隆緒。改元統和。又改開泰。復號大契丹。洪基道宗立。興宗子也。改元清寧。治四十六年。天祚延禧立。道宗之孫。改元大慶。又改保大。宋童貫與遼叛人馬植謀約女真功。遼天祚逃于夾山。擒之封海濱王。送長白山。築城居之。遂亡。遼自阿保機以梁貞明二年丙子建元神至延禧保大乙共九主二百一十年。

[0437c07] 金太祖。姓完顏。諱阿骨打。揚割太師長子。國號女真。十六年稱帝。國改號金。都上京。至世宗都燕。太宗諱晟揚割次子。改元天會。迎請栴檀瑞像到燕京。建水陸大會七晝夜。安奉於憫忠寺供養。熙宗諱亶。太祖嫡孫。改元天眷。詔海慧大師於上京官側建大儲慶寺。普度僧尼百萬。大赦天下。又詔海慧清慧二禪師住儲慶寺。迎栴檀像於本寺積慶閣供養。海慧遷化。帝奉舍利五處立塔。佛覺祐國大禪師。復賜清慧佛智護國大師號并金襴衣。世宗諱雍。太祖孫。改元大定。遷都燕。勅大慶壽寺。詔玄冥顗禪師開山。皇太子降香。賜錢二萬沃田二十頃。又詔顗禪師於東京剏清安寺。度僧五百。作般瑟吒會。二十年勅建仰山棲隱禪寺於燕京西山。仍詔顗禪師開山設會度僧。

[0437c25] 章宗諱璟。顯宗允恭之子。改元明昌。詔萬松禪師。於禁庭升座。帝親迎禮。奉錦綺大僧伽黎詣座授施。內宮貴戚羅拜拱跪。各施珍愛。建普度佛事連日。祥雲聯綿天際。從此年豐謳歌滿路。每歲設齋。屢感祥瑞。駕幸燕之仰山。有金色界中兜率境碧蓮華內梵王宮之句。承安四年以太后遺命詔下和龍府起大明寺。造九級浮屠。度僧三萬。施以度牒及五萬人也。束海侯諱允濟。世宗第九子。章宗無嗣。群臣舉遺詔立之。改元大安。在位四年。栴檀像至金國十二年還上京禁庭供養。金九主一百十九年。

[0438a09] 金國誌曰。浮圖之教。雖貴戚望族。多捨男女為僧尼。在京曰國師。帥府曰僧錄。在州郡曰都綱。縣曰維那。披剃威儀與南宋等。所賜之號曰大師曰大德。並賜紫。國師服真紅袈裟。都綱亦以三年為任。有師號賜紫。無如常僧。維那僧尼訟杖以下決遣之。杖以上者並申解僧錄都綱司。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9 冊 No. 2035 佛祖統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