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9n2035_038 佛祖統紀 第38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9 冊 » No.2035 » 第 38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祖統紀卷第三十八

法運通塞志第十七之五

[0353c15] 自周秦至于六朝。世以為得正統。若北魏齊周。雖非相承。而世居中原盛行典禮。謂之北朝者。不鄙夷之如晉五胡也。隋氏雖受周禪。而實能統一區宇繼陳正朔。此敘史者之微旨也。矧北史之於二教。盈虛消息所繫良多。故茲並陳用為照映。

北魏(都雲中)

太祖(拓拔珪)

[0353c23] 皇始二年詔趙郡法果為沙門統。帝生知信佛。初平中山所經郡國。見沙門皆致敬。禁軍旅毋得有犯。

[0353c26] 天興元年。詔於京城建五級浮圖須彌殿耆闍山禪房講堂。悉務壯麗。

明元(嗣太祖子)

[0353c29] 永興元年。詔封法果為輔國宜城子(僧受俗官之始)神瑞元年。加封法果為忠信侯。

[0354a02] 二年。老君降于嵩山授道士寇謙之經戒。謂曰。自張道陵去世地上曠職今授汝天師之任。清整道教開化郡生。除削三張租米稅錢之弊男女合炁之術(三張者。張陵令病人輸米悔過。其後張修張角效之。世號五斗米道)後二年。老君遣玄孫上師真人李普文。授太平素經圖籙百六十卷。輔佐北方太平真君(謂太武也)

[0354a09] 泰常元年。加封法果為安城公。壽八十餘卒。帝三臨其喪靈公(賜之始)

太武(燾明元子)

[0354a12] 始光元年。勅天下寺改名招提(此翻十方常住)四月八日。輿諸寺像行於廣衢。帝御門樓臨觀散華致禮(僧史略云。西天王臣恨不覩佛。於降生日輿像入城行道。通夜供養。謂之行像。國國皆然)○嵩岳道士寇謙之。奉老君所授書以獻。朝廷未之。信獨司徒崔浩上書贊其事。帝忻然納之。遣使建玄都壇。起靜輪天宮。勅謙之及門弟子。位在諸王公上不稱臣。擇大家子弟百二十人為道士。

[0354a20] 二年。帝誕節詔於佛寺建祝壽道場(聖節道場之始)元年(音加牡鹿)帝誕節詔天下佛寺並建道場。

[0354a23] 延和元年初涼土沙門玄高妙善禪觀。上遣使迎入平城。甚加敬重。命太子晃師事之。

[0354a26] 太延五年。太子晃被讒。求哀於沙門玄高。為作金光明懺。帝夢先祖讓之。不當以讒疑太子。帝以語崔浩。浩曰。太子結玄高以術致先帝恐陛下耳。帝怒收玄高慧崇縊殺之。高弟子玄暢在雲中。聞師遇害。馳至泣曰。和上神力當為我起。高開眸曰。大法盛衰在於迹耳。但惜汝等行當如我。唯玄暢得南渡。汝等死後法當更興。法進號呼曰。聖人去矣。我何為生。即見高於空中。進問。和上與崇公當生何所。高曰。我往惡處度生以順本願。崇公已歸安養。

[0354b08] 大平真君元年。寇謙之於嵩山立壇。為帝祈福。老君復降。授帝以太平真君之號。謙之以奏。遂改元大赦。

[0354b11] 述曰。子不語怪神。言誠可以為教世之法也。夫老子聖人也。或在天為君主。或分形下教。隨時闡化。則有之矣。而寇謙之迺言。於某處某處老君下降。授帝以太平真君之號。囑以輔佐太平之說。託崔浩以其書獻。誑惑當世之君。何其怪哉。厥後崔浩以釋教虛誕之說。勸於上遽起滅僧之禍。此其法運之一厄也。既而崔浩族誅太武被弑。不令而終。君臣俱遭冥罰。寧不遺恨於謙之乎。

[0354b21] 太平真君七年。帝與崔浩皆信重寇謙之。浩每言於帝曰。佛法虛誕宜悉除之。及帝討蓋吳(蓋音閤)至長安入佛寺。沙門飲從官酒。見其室有兵器。以白帝。乃命有司案誅沙門。閱其財產大得釀具及守牧富人所寄藏物。浩因說帝悉誅天下沙門。詔征鎮諸軍有浮圖形像胡經皆悉焚毀。沙門無少長悉阬之。太子屢諫不聽。乃密令緩宣詔書。使遠近豫聞得自為計。沙門多亡匿。收藏經像。唯塔廟無復孑遺(孑吉列反。單也。孟子靡有孑遺)

[0354c03] 八年。天大雷電殿室震傾。帝所居被壓幾致於死。

[0354c05] 十一年。白足沙門曇始(足白於面時號白足)於元會之日杖錫宮門。帝命趣斬之(趣音促)無所傷。大怒自以佩刀擊之不死。又令捕投虎檻。虎皆怖伏。帝大驚召登殿拜謝。忽身感厲疾(厲癘同癩疾也)痛不可忍。群臣皆言。崔浩毀佛所致。帝懼甚。時崔浩刻所撰國史於石。以彰直筆。帝惡其暴揚國惡。乃令載浩露車。使十人椎。於車上溺其口(溺乃弔反小便)腰斬之。誅及五族僚屬百二十人。即下詔復佛法。初浩除釋氏。行路見棄像必停車溺之。及族誅屍無收者。人競溺浩屍。至糜潰乃止。

[0354c16] 正平二年。常侍宗愛弑帝于永安宮。

文成(濬太武孫)

[0354c18] 興安元年。詔曰。夫為帝王者。必祗奉明靈顯彰仁道。其能惠著生民濟益群品。雖在往古猶序風烈。況釋迦如來功濟大千惠流塵境。尋生死者歎其達觀。覽文義者貴其妙門。助王政之禁律。益仁智之善性。排撥群邪開演正覺。故前代已來莫不崇尚。亦我國家常所尊事。世祖太武德澤遐被。沙門道士往往成林。而寺舍之中致有凶黨。先朝案治戮其有罪而已。所司失旨一切禁斷(切音竊漢書如刀一切)朕承鴻緒志隆聖道。其令天下郡縣各建浮圖一區。欲為沙門者聽。初罽賓沙門師賢五人來京。值罷佛法。假醫術以守道。復教之曰。帝親為五人下髮。以師賢為沙門統。

[0355a03] 和平元年。詔沙門統曇曜為昭玄沙門都統。待以師禮(隋百官志。昭玄寺掌佛教。署大統一人統一人都維那三人。置功曹主簿官。以管諸郡沙門)

[0355a06] 六年。疏勒國遣使進佛袈裟。長二丈。帝命焚試之。以示靈異終日不然。

獻文(弘。文成長子)

[0355a09] 興皇元年勅於五級太寺。為太祖已下五帝鑄釋迦佛五軀。各長丈六。用赤金二十五萬斤。

[0355a12] 三年。昭玄都統曇曜言。平齊戶及民間。能歲輸粟入僧曹號僧祇粟。遇凶年則出賑饑民。又諸民犯重罪者為佛圖戶。供諸寺掃洒。帝許之。於是僧祇粟遍天下(平齊戶。注家未嘗言。或云平民齊民之義。僧祇此云大眾。佛圖亦佛陀。此云覺者。言戶者佛寺之民戶也)。五年。帝雅好佛學。每引朝士沙門共談玄理。有遺世之心。是年昭傳位太子。徙居崇光宮稱上皇。建鹿野寺。與禪僧數百習學禪定。

孝文(宏獻文子改姓元氏。遷都洛陽)

[0355a21] 延興二年。詔西天三藏吉迦夜譯雜寶藏經等五部。劉孝標筆受○上皇勅。自今祭天地宗社勿復用牲。唯薦以酒脯。歲活七萬五千牲命。

[0355a25] ○五臺北寺法聰律師。為眾專講四分律。門人道覆錄為義疏(此解四分律始)

[0355a27] ○勅思遠寺主僧顯為沙門都統。

[0355a28] 十七年。詔懿德法師聽一月三入殿。俾朕餐稟道味飾光朝廷。帝數幸王園寺。與沙門談論佛道。

[0355b02] 十九年。帝幸徐州白塔寺。令道登法師講成實論。謂左右曰。朕每覽此論可以釋人深情(僧史略云。此論最多法相。羅什刪略以授嵩師。嵩授淵。淵授登。此解論之始)○京兆王太子興久病。祈佛獲愈。願舍王爵求出家。表十上乃許。賜名僧懿。勅皇太子以四月八日為落髮于嵩岳寺。

[0355b08] 二十年。太后馮氏。出俗為尼居瑤光寺。

[0355b09] 二十一年。詔為太后建報德寺。為羅什法師於所居舊堂建三級浮圖○詔四月八日迎洛京諸寺佛像入閶闔宮。受皇帝散華禮敬。歲以為常○詔諸郡僧寺長夏安居。令清眾數處講說。以僧祇粟供備。

宣武(恪。孝文次子)

[0355b15] 景明二年。詔僧犯殺人依俗格斷。餘犯悉付昭玄都統。以內律僧制判之。時崔暹好佛法。以僧尼猥濫。奏設科條一篇。事密而法平。勅付昭玄都統法上以為檢約。

[0355b19] 四年。南天竺國遣使貢辟支佛牙。

[0355b20] 永平元年。詔中天竺國勒那摩提。於太極殿譯經。北天竺國菩提流支。於紫極殿譯經。帝親預筆受。

[0355b23] 二年。帝御式乾殿講維摩經。時西域沙門至者三千人。南方歌榮國世不與東土通。有僧菩提跋陀來。詔建永明寺。以居外國沙門。

[0355b27] 延昌四年。太后高氏出俗為尼。居瑤光寺○洛陽段暉所居。聞地下鐘聲。掘之得金佛一菩薩像二。趺上銘曰。晉泰始二年中書監荀勗造。暉遂舍宅為寺。後有盜欲竊此像。像高聲唱賊賊。人至被獲○裴植母夏侯氏。年踰七十。以身自施三寶為婢。供寺掃洒。三子瑜粲衍並奴服。泣涕以從。各以布帛贖免之。其後竟出家為尼。入嵩高山積歲乃還。植官度支尚書。瑜等皆至刺史。母臨終遺令以沙門禮葬。粲深好釋學。每升座講說。聽者服其理辯。

孝明(詡。宣武第二子)

[0355c10] 熙平元年。太后胡氏於洛陽建永寧寺佛殿。如太極殿。門南如端門。作真金像。高丈六。浮圖九層。高九十丈。上剎高十丈。每夜靜鈴鐸之聲聞於十里。

[0355c14] 神龜元年。詔諸郡立五級浮圖。

[0355c15] 正光二年。勅宋雲沙門法力等。往西天求經。

[0355c17] 四年。宋雲等使西竺諸國還。得佛經一百七十部○帝加元服。命沙門道士講道禁中。帝曰。佛與老子同時否。道士姜斌曰。開天經云。老子定王三年生。年八十五西入化胡。以佛為侍者。沙門曇謨最曰。吾佛以昭王二十六年生。穆王五十二年滅。自滅後至定王三年。凡三百四十五年老子方生。而言化胡。無乃謬甚。帝令群臣詳定真偽太尉蕭綜等劾奏。開天偽經。罪當惑眾。詔流斌于馬邑。

[0355c27] 武泰元年(梁大通元年也)十月達磨自梁入魏。止嵩高山少林寺。面壁而坐。帝聞師異迹。三詔不至。就賜磨納袈裟金鉢銀水瓶繒帛。

孝莊(子攸彭城王勰子)

[0356a02] 永安元年。太后胡氏。出俗為尼。居瑤光寺。

[0356a03] 冀州沙門法慶為行無賴。為其徒所擯。乃去為祅術說。渤海李歸伯率鄉人為亂。眾推慶為主。自號大乘佛。以歸伯為十住菩薩平魔漢王。屠滅寺舍斬害僧尼焚燒經卷。云新佛出世除去眾魔。詔元遙使持節討破之。禽法慶歸伯。傳首京師。餘黨悉平。

[0356a09] 三年。宗玄先生孟仲暉造夾紵佛。其像每夜遶座行道。足跡成文。士庶瞻敬咸仰神異。後五年像忽隱去。

節閔(恭廣陵王羽子)

[0356a12] 普泰元年。國子博士盧景祐通達佛法。人稱居士。帝亦待以不臣。從兄仲禮作亂累及景繫晉陽獄。景祐至心誦經。枷鎖自脫。帝聞其異貸出之。

孝武(脩廣平王之子)

[0356a17] 永熙元年。洛京平等寺建浮圖成。帝設萬僧齋。石像俯首終日。大眾感其神應。

[0356a19] 二年。永寧寺大浮圖災火。三月不息。後東萊人咸見浮圖在海中。俄為雲霧所蔽。

文帝(寶炬孝文之孫。遷都長安號西魏)

[0356a22] 大統元年。勅沙門道臻為沙門大統○初祖達磨坐少林九年。先傳法及袈裟於慧可。乃往禹門千聖寺。十月五日端坐示滅。門人奉全身葬熊耳山定林寺。明年使者宋雲西域還。遇師手携隻履翩翩獨邁。雲歸為言。門人啟壙視之。唯空棺隻履(宋雲使西域。至孝明正光四年還國。據今十三年矣。今稱雲還遇達磨者。恐曾再使。不然則別一使人。誤書為宋雲耳)孝靜(善見清河王亶之子。遷都於鄴號東魏)

[0356b01] 天平元年。洛州刺史韓賢素不信佛。白馬寺有漢明帝時經函。時放光明。世藏為寶。賢往寺斫破之。未幾州人韓木蘭作亂。一賊自屍中起。以刀斫賢脛斷而死。人謂毀函之報若是其速。

[0356b06] 述曰。經函放光。佛道之彰化也。世之昧者。則斥為怪誕。故惡之斫破之。由其本心素無信耳。一賊忽起斫其脛。如斫其函。感報之速。自心之召也。世人見佛經說地獄果報。必曰。佛設此等語以怖人。佛聖智通三世。見人造善惡者。能預告以禍福。使人知所勸懲耳。非故設此語以怖人也。作不善降之百殃。豈亦怖人之語邪。

[0356b15] 興和四年。時魏境有寺三萬所僧尼二百萬人。○魏書佛老志云。生生之類。三世神識常不滅。凡為善惡必有報應。漸積勝業陶冶粗鄙(粗倉胡反不精)經無數形澡鍊神明。乃至無生而得佛道。其始修心則依佛法僧。謂之三歸。若君子之三畏也(語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又有五戒。去殺盜婬妄言飲酒。大意與仁義禮智信同。又說六道受生六度進行。及佛身真應不生不滅。舍利塔廟。教法流廣之義。最為深密(北齊魏收撰北魏書)

[0356b25] 述曰。有一代君臣。必有一代之史。所以記諸言動法不法也。堯舜之德必書。跖蹻之行必書。天時人事善惡臧否莫不畢錄。有可法有可誡謂之信史。若是其可也。自佛法來東舉世知所宗上真文祕要盈滿天下。明心見性之道可坐以進益物救世正在仁義。久久弊詐日起之後。通人勝士欽挹風規。歷代修史之家。未嘗不列敘其事。故范曄之論西域曰。佛道神化興自身毒(音乾篤即天竺也)西漢方志莫有稱焉。豈道閉往運而數開叔葉乎。袁宏之著漢紀曰。天竺有佛道焉。能化通萬物。而大濟群生。唐正觀稱制晉書。摩什圖澄皆列於傳。而贊之曰。垂文闡教通幽洞冥。魏收撰魏書。其志佛老曰。佛言三世神識常不滅。凡為善惡必有報應。漸積勝業乃至無生。此皆諸史敘佛之明義。知佛道果可以益物救世云耳。異哉。歐陽氏之修唐書也。凡釋氏之事有裨國政開人心者。悉刪去之。適足以存舊史之該贍。其乏通學守隘見有若是。謂之信史。未信也。

北齊(都鄴)

文宣(高洋受東魏禪)

[0356c20] 天保元年。詔高僧法常入內講涅槃經。拜為國師(國師始此)○法師曇延。長九尺六寸。帝每召入問道。會周使周弘正來聘。大臣舉師接伴。弘正恃才任氣。及見延悠然意消。求師畫象所著經疏以歸。帝益加重。進位昭玄上統○嵩山寶公向白鹿山行。忽聞鐘聲見一門。題曰靈隱之寺。有梵僧自外來。寶隨入寺坐法堂床上。仰視屋間開孔如井。有僧從孔飛下。至六十餘人。坐已各問。今日何處齋。或言豫章成都嶺南薊北五天竺。動千萬里。最後一僧至。眾問何遲。答曰。相州彼岸寺鑒禪師講會。各各竪義。有一小僧。難問蜂起。殊為可觀。不覺日暮。寶起曰。鑒禪師是我和上。諸僧直視寶。頃之遽失其寺。乃獨坐柞木上(柞音昨櫟也)出山問大統法上。上曰。此寺佛圖澄所造。賢聖居之。或隱或見。至今山行猶聞鐘聲。二年。詔稠禪師至鄴都建雲門寺以居之。師宴坐一室未嘗送迎。帝至。弟子勸之。師曰。賓頭盧迎王七步。致王失國。吾德雖不逮儀相似之。所以不敢自欺。冀致福於帝耳。帝惑左右。以師慢己欲躬加害。師旦出寺二十里拱立道旁。帝怪問之。師曰。恐血污伽藍耳。帝即悔謝。謂僕射揚遵彥曰。如此真人何可謗耶。遂同輦還宮。問曰。弟子前身何人。師曰。曾作羅剎王。今猶好殺祝盆水使視之。見群羅剎在後。帝大敬信。請受菩薩戒。永不食肉。盡停五坊鷹犬傷生之具及境內屠殺○詔置昭玄上統。以沙門法上為大統。令史員置五十餘人。所部僧尼四百餘萬。四萬餘寺。咸稟風教。帝築壇具禮。尊為國師。布髮于地令上統踐之升座。后妃重臣皆受菩薩戒○帝在晉陽。使人乘一駝。勅曰。可向寺取經函。使問所在。帝曰。任駝出城。及出奄然如夢。至山腹有寺。群沙彌見之曰。高洋駝來。便引見老僧。僧問。高洋作天子何如。使曰。聖明。僧曰。汝來何為。使曰。令取經函。僧曰。洋在寺嬾讀經。令於北行取之。使者反命。

[0357b01] 六年。初道士陸修靜。以梁武棄老子教。遂奔入魏。暨文宣事佛。靜等忌之。詣闕自陳。請與釋子角法。帝許之。靜以呪術令僧衣鉢皆飛宮殿梁柱皆震。帝顧謂大統法上曰。佛門豈無人哉。上統舉曇顯。顯時被酒。出曰。汝曹問者敢以小術自肆。即以稠禪師衣置地。道流并力不能動。顯自取置梁間使呪。梁柱亦不動。靜曰。釋自標為內教。內即小也。顯曰。天子居九重之內。亦應小於百官乎。靜氣咽無對。群臣皆忭躍。帝乃下詔。令道士自謂得神仙者。可上三爵臺飛騰遠舉。其不能者。宜詣昭玄上統剃度。有不從者殺四人。遂下詔曰。祭酒道者。世中假妄麯是味。清虛焉在。瞿脯斯甘慈悲永隔。上異仁祠下乖祭典。宜皆禁絕不復遵事。於是齊境皆無道士。

[0357b17] 述曰。修靜生於晉末與遠公遊。屍解於宋之泰始。則說簡寂。自泰始至梁天監。已四十年。不應今日復有修靜。若曰因梁棄道自梁奔魏。當云陸修靜之門徒。斯為可信也矣。

[0357b22] 梁荊州居士陸法和。以元帝為魏所破。遂歸於齊。帝以為太尉賜甲第。和乞為佛寺。其徒七百人悉修禪法。一朝禮佛坐床上而終。將縮身止三尺。畢。帝更令開視。唯一空棺。甞題壁云。十年天子猶尚可(文宣在位十年)百日天子急如火(廢帝在位百日)周年天子遞代坐(孝昭在位不及一年)人懼塗削之。終不能滅。

[0357b29] 七年。帝以內藏梵經千夾。命三藏那連耶舍於天平寺翻譯勅大統法上沙門都法順監譯。帝躬禮梵文。謂群臣曰。此三寶之鴻基。禮宜偏敬(偏猶專也)○沙門尊稱居士萬天懿。優婆塞智希。並於鄴城譯經。

[0357c05] 十年。帝幸遼陽甘露寺禪居深觀。勅非軍國大事不得聞。

[0357c07] 述曰。世謂文宣殘忍。果於刑戮。至欲比之桀紂。然觀其譯經修禪受戒禁殺尊禮國師罷黜道教。其敬佛為甚至。蓋由前身為聖寺沙彌。以智願力出現世間。居人王位行佛法事。而初年好殺。特其殘習之所為耳。非如桀紂不遇佛法行殺無悔者之比也。

武成(湛高祖第九子)

[0357c15] 河清二年。詔慧藏法師於太極殿講華嚴(晉譯六十卷者)孫敬德先造觀音像。後有罪當死。夢沙門教誦經可免。既覺誦滿千遍。臨刑刀三折。主者以聞。詔赦之。還家見像項上。有三刀痕。此經遂行。目為高王觀世音經。

[0357c21] 述曰。此經止十句。即宋朝王玄謨。夢中所授之文。今市肆刊行。孫敬德所誦者是。後人妄相增益。其文猥雜。遂使識者疑其非真。又本朝嘉祐中。龍學梅摯妻失目使禱於上竺。一夕夢白衣人教誦十句觀音經。遂誦之不輟。雙目復明。清獻趙公刊行其事。大士以茲至簡經法。救人於危厄之中。古今可紀者三驗矣。可不信乎。

後主(緯武成長子)

[0358a02] 武平六年。沙門寶暹十人。往西天求經還。得梵本二百六十部。

[0358a04] 隆化元年。詔修鄴都白馬寺佛圖澄所造塔得舍利三。盛以寶瓶。廣武王邕置水晶鉢行道祈請。舍利忽浮水面。右轉七匝。

北周(都長安)

閔帝(宇文覺太祖第三子受西魏禪)

[0358a09] 元年(即西魏大統二十四年。受禪今改元)詔僧實禪師為周國三藏○詔以舍利藏蒲州常念寺。大放光明自瓶而出。乃建浮圖以表祥異○帝獵於檀山。遙指山上問群臣。有所見乎。掌書記盧光獨曰。見一沙門。帝曰。是矣。即解圍而還乃令光於見處造浮圖。掘基一丈得錫杖瓦鉢。

武帝(邕太祖第四子)

[0358a17] 保定三年。詔曰。歲在昭陽(三陽孟春)龍集天并(龍集者。東方蒼龍為歲首也。天并歲在申也)當令所司奉造一切經藏。始乎生滅之教訖於泥洹之說云云。

[0358a20] 天和四年。沙門藏稱。於長安譯經。沙門至德譯法華經普門重頌偈○詔名儒僧道申述三教。沙門道安作二教論。以儒道九流為外教。釋氏為內教。帝信道士張賓衛元嵩之讚。以讖緯黑衣當王。心忌釋氏。張賓說帝曰。唐虞無佛圖而國安。齊梁有寺舍而祚短。但利民益國即稱佛心。夫佛以大慈為本。終不苦役黎民虔恭泥木。請造平延大寺容著四海蒼生。不立曲見伽籃遍安大乘五典。以平延者。無問道俗罔擇怨親。以城隍為塔寺。即皇帝是如來。用郭邑作僧坊。和夫妻為聖眾。推令德作三綱。尊耆年為上座。選仁智充知事。求勇恪作法師。是以六合無怨紂之心。八方有歌周之詠云云。

[0358b06] 四年二月。集百僚僧道於文德殿。討論釋老同異。

[0358b08] 建德元年正月。帝幸玄都觀自升座講說。公卿僧道互為難問○時長安有李練者。神異不測。每夜於街上大哭釋迦牟尼佛。如此屢月。後二年果有廢釋之事。

[0358b12] 二年二月。集百僚僧道論三教先後。以儒為先。道次之。釋居後○詔群臣沙門道士。於內殿博議三教。法猛法師立論理勝。司隷大夫甄鸞上笑道論。凡三十六篇。用笑道家三十六部。以釋教有十二部。今三倍勝之(弘明集)○帝集僧道。宣旨曰。六經儒教於世為宜。真佛無像空崇塔廟。愚人信順徒竭珍財。凡是經像宜從除毀。父母恩重沙門不敬。斯為悖逆之甚。國法豈容。並令反俗用崇孝養。時慧遠法師出眾抗答曰。若以形像無情。事之無福。國家七廟豈是有情。帝曰。佛經外國之法。故當廢之。七廟上世所立。朕亦不以為然將同廢之矣。師曰。若以外國之法非此所用。仲尼所說出自魯國。秦晉之地亦應不行。七廟若廢則五經無用。三教同廢何以治國。帝曰。魯與秦晉。封域雖殊。莫非一王之化。師曰。若秦魯同一王化。震旦天竺同在閻浮輪王一化。何不同遵。帝與師往復數至十二。帝不能屈。三年五月。帝欲偏廢釋教。令道士張賓飾詭辭以挫釋子。法師知玄抗酬精壯。帝意賓不不能制。即震天威以垂難辭。左右吒玄聽制。玄安庠應對。陳義甚高。陪位大臣莫不欽難。獨帝不說。明日下詔。并罷釋道二教。悉毀經像。沙門道士並令還俗。時國境僧道反服者二百餘萬○六月詔釋道有名德者。別立通道觀。置學士百二十員。著衣冠笏履。以彥琮等為學士。沙門道安有宿望欲官之。安以死拒號慟不食而(前曾作二教論)○法師靜藹聞詔下。詣闕奉表求見。帝引對。極陳毀教報應之事。帝改容謝遣之。遂遁入終南山。號泣七日。坐磐石引刀自條其肉。掛膓胃于松枝。捧心而卒。白乳旁流凝於石上。聞者莫不流涕。

[0358c17] 述曰。佛道本常。有時而阨者。世人之業感耳。以故大小三災業感之大。三武滅僧。業感之小。然每當滅則必有聖賢者出。魏武有曇始。周武有知玄道安靜藹。皆為法忘身求復大教。而藹之條肉捧心。世或謂。其徒自苦辛。殊不知縱無益於當朝。猶足以感動世人俾知為法之切有若此者。武帝廢之。宣帝復之。曾不數年其道復振。疇知非藹師誠感之應乎。

[0358c26] 六年。伐齊滅之。并毀齊境佛教經像。時僧尼反服者三百餘萬。

[0358c28] 宣政元年六月。帝感癘疾。身瘡大發遂殂(補注引僧傳)

宣帝(斌武帝子)

[0359a02] 大成元年。先是沙門道林以學業進見。與武帝議論二十日。酬酢七十番。帝不能屈。遂許以復教。會帝殂。至是道林申請尤力。上許之。遂下詔曰。先帝惑於異論。以釋道為無益。故廢而不行。然大教所繫詎宜罷黜。今簡耆舊有道者二百二十人。勿翦髮毀形。於東西二京陟岵寺為國行道。乃勅智藏等長髮為菩薩僧。充寺主。華冠瓔珞作菩薩大士相○詔曰。三寶尊重特宜修敬。其令舊沙門有德行者。於政成殿西安居行道○追封孔子為鄒國公。

靜帝(衍宣帝子)

[0359a14] 大定元年。詔天下并復釋道二教。復立佛天尊像。丞相楊堅。與陟岵寺智藏靈幹等再落髮。度僧二百二十人。

佛祖統紀卷第三十八(終)

[0359a18] 然河圖洛書天道所以下教於世者。豈當以神怪非之乎。是則老子聖人或在天為君主。或分形下教。皆隨時以闡化也。當老子之下教寇君。授之經法任以天師。俾除削三張之弊。其言有足取也。至囑以輔佐太平之說。故能造闕下以獻其書。崔浩引而進之。太武信而納之。未足為過也。一旦崔浩以惡釋之心勸其上。於是遽起案誅沙門之禍。酷哉此時其法運之一厄乎。既而崔浩族誅。太武被弑。不令之終足彰其罪。及文成詔復佛法大建浮圖一翕一張曾不足以累本常之道也。世或以毀釋過謙之者。然謙之特受教於老君。以告人主耳。初未甞創毀釋之論。毀釋自太武崔浩起也。夫法運之通塞數也。人心之好惡勢也。勢與數合。佛力不能移也。故知太武崔浩之毀釋執與數合。非謙之之過也。煬帝師智者。及智者亡弑父竊位。下罷僧毀寺之詔而卒沮於事。豈智者教之耶。衛元嵩教周武。趙歸真教唐武。比誠教之也。君與臣俱遭冥罰。非不幸也。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9 冊 No. 2035 佛祖統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