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9n2035_022 佛祖統紀 第2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9 冊 » No.2035 » 第 2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祖統紀卷第二十二

未詳承嗣傳第八

  • 東陽善慧大士(齋梁之間)
  • 景明道房禪師(稠師傳)
  • 北齊僧稠禪師
  • 北齊李獎侍郎(稠師傳)
  • 天台智琰法師(唐)
  • 金華方巖法師
  • 西京楚金法師
  • 千福飛錫法師
  • 終南法善法師
  • 玉泉真公法師(下三人見淨土志)
  • 南岳承遠法師
  • 南岳法照國師
  • 無姓法劍法師(下二人見光教志)
  • 長沙懷遠法師
  • 五臺志遠法師
  • 五臺元堪法師(遠師傳)
  • 天台道暹法師
  • 國清清觀法師
  • 國清文舉法師
  • 建業敬雲法師
  • 泰山妙行法師
  • 四明子麟法師(五代唐)
  • 十祖玄燭法師
  • 嘉禾皓端法師
  • 會稽什法師(宋下三人見法智紀)
  • 嘉禾子玄法師
  • 天台元頴法師
  • 括蒼聰法師(南屏傳)
  • 無相善勤法師
  • 寶藏利贇法師(勒師傳)
  • 普慈揮法師(下二人湛假名傳)
  • 空相融法師
  • 超果照法師(下二人敏法雲傳)
  • 廣化明法師
  • 宗元錄頴法師
  • 寶雲威法師(正文慧傳)
  • 方廣曇照法師
  • 普照因法師
  • 佛智道如法師(如上竺傳)
  • 寶積實法師(吳克己傳)
  • 淨慧威法師(草菴錄)
  • 左溪志昭法師
  • 無功居士王闐

[0244b05] 有為天台之道。而無聞於後世者。固亦多矣。非以其迹晦而位卑身亡而嗣絕乎。至若舊雖有傳而無所師。附見他傳而無所考。凡於法門有旁贊之一益者。豈不樂書。作未詳承嗣傳。

[0244b10] 東陽大士傅翕字玄風。義烏人。齊建武四年五月八日生。幼與里人漁以籠盛魚。沈水中祝曰。欲去者去止者止。人以為愚。年十六。娶劉氏生二子普建。普成。二十四漁於稽停塘。梵僧嵩頭陀謂曰。我昔與汝於毘婆尸佛所發願度眾生。今兜率宮衣鉢見在。何當還耶。令視水見圓光寶蓋環覆其身。乃悟曰。鑪鞴之所多鈍鐵。良醫之門足病人。方急度生何暇思兜率。乃結菴於松山雙擣樹間。自稱當來解脫善慧大士。種植蔬果任人采取。為人傭工晝作夜歸。與妻妙光敷演佛法。苦行七年。宴坐之間。見釋迦金粟定光三佛東來放光如日。空聲唱言。成道之日。當代釋迦坐道場。已而四眾沓至作禮。郡守王烋。謂是妖妄囚之。兼旬不食。媿而釋之。還山愈精進曰。我從兜率宮來為說無上菩提。昔隱此事今不覆藏。大通六年。遣弟子傅暀奉書詣闕稱。帝為國主救世菩薩。詔報曰。善慧欲度眾生欲來隨意。帝預勅鎖門以觀其異。大士袖出木鎚一扣。諸門盡開。見帝於善言殿。謁者三贊。不拜。直上御榻對語異常。設食竟。出鍾山坐定林松下。縣官資給。大同元年。請講三慧般若於重雲殿。公卿畢集。天子至眾皆迎。大士不動。御史問故。答曰。法地若動。一切法不安。帝善之。翌日獨延於壽光殿。夜漏上乃出。梁末饑亂。日與其徒拾橡栗。楺草作糜以活閭里。盜不忍犯。嘗曰。我賢劫千佛中一佛。弟子慧榮欲建龍華會。大士曰。龍華是我事。汝可建請佛停光會。若從吾言定見龍華。又曰。吾悟道四十劫。釋迦方始發心。由釋迦能捨身。所以先我成佛。陳天嘉二年。山中行道。常見七佛在前維摩從後。謂弟子曰。七佛中唯釋迦數與我語。光大二年冬。大士曰。嵩公已還兜率天。我不得久住。作還元詩十二章。大建元年四月二十四日示寂。七日縣令陳鍾耆來禮敬。傳香之次。猶反手受香。眾益驚歎。葬松山之隅。勅僕射徐陵撰碑。

[0244c20] 荊溪止觀義例曰。東陽大士位居等覺。尚以三觀四運而為心要。故獨自詩曰。獨自精(草堂元法師隨釋云。謂三千絕妙。法界獨立。其體精妙)其實離聲名(三千妙體本離聲教名字)三觀一心融萬品(三觀三千也。三千即空假中。一念是若了三千自萬品。一即一切。一切即一。非一非一切。而一而一切。融相可知)荊棘叢林何處生(九界惑染生死因果荊棘也。佛界因果萬德莊嚴叢林也。善惡崢嶸同歸一相。一相無相故云何處生。此證真如理觀也)獨自作(起十界四運。四句推撿。故云作也)我心中何所著(問起之辭)推檢四運并無生(正用觀也)千端萬累何能縛(此觀成也。十界善惡因果何能為縛。此證唯識事觀也)況復三觀本宗瓔珞。補處大士。金口親承。故知一家教門。遠稟佛經。復與大士宛如符契(小瓔珞經二卷。上卷明次第三觀。謂從假入空觀。從空入假觀。二觀為方便得入中道第一義觀。下卷明圓三觀。謂佛為敬首菩薩說三觀法界諸佛自性清淨云云。三觀既自佛說。大士金口親承。今家建立遠宗佛說。復與大士所說三觀符契也)

[0245a07] 述曰。過去諸佛由三觀道安住祕藏。現在釋迦由三觀道果後示權。是知自行化他權實因果之法。無非三觀之道。瓔珞宣之於前。智論申之於後。北齊心悟而立為法。東陽旁贊而示以詩。皆所以明此道也。東陽顯於梁而終於陳。當北齊南岳智者以此道相傳之際尚無恙也。昔承佛口之親宣。今值諸師之授受。於是作而言曰。大哉。三觀之道。行於震旦其在斯時乎。乃述為二詩。從旁而讚之宜也。世人不考為同時。遂指東陽為前人。而謂其能預談三觀。故晁景迂為明智碑。亦謂前乎智者。以導其教者。曰梁傅大士。斯言未的也。今當易之云。與文禪師同時。旁贊其道者。曰傅大士。以大士無授受之迹。今但附見於傳首云。

[0245a23] 禪師僧稠。鉅鹿孫氏。從景明寺道房禪師受行止觀攝心旬日即得入定。復修涅槃聖行四念處法。安居五夏。日唯一食。嘗九日修死想觀。以所詣白跋陀三藏。藏曰。葱嶺以東習禪定者汝為最矣。復詣王屋山修習前法。遇兩虎鬪。師以錫杖中解。虎即散去。黃門侍郎李獎。求學禪要為說止觀兩卷。北齊文宣。詔師出山說法。師為說三界本空萬法如幻。榮華世相不可常保。帝為之毛竪汗流。於鄴城結雲門寺以禮奉之。宴坐一室未嘗送迎。弟子或以為諫。師曰。賓頭盧迎王七步致令失國。吾雖德不逮古。而儀相是同。不敢自欺。冀致福於帝耳。帝惑左右之言。謂師不敬。欲躬往加害。師已冥知。旦乘牛車往谷口二十里。拱立道旁。帝怪問之。師曰。身血不淨恐污伽藍。帝愧悔。謂侍臣楊遵彥曰。若此真人何可毀謗。欲負師還寺。師磬折不受。帝曰。弟子負師遍天下未足謝愆。遂同輦還宮。問弟子前身何人。師曰。曾作羅剎王今猶好殺。祝盆水使視之即見羅剎形。又欲見佛法靈異。師投袈裟於地。帝遣人舉之。增至數十人不能動。師令沙彌取之。如舉一羽。帝益敬信。請受菩薩戒。留禁中四旬而出。乾明元年四月示寂。勅建塔以藏舍利。

[0245b20] 述曰。案稠禪師行道。於北齊天保中。與思禪師為同時。逆而推之。則知受止觀於房禪師。當天保之初。復更推之。則天保已前。當東魏孝靜之世。時文禪師。始以己悟一心三智之道以授思禪師。則知房師所受止觀。亦應稟自文師。蓋文師悟由中論。獨步河淮時無競化。非小乘禪師之所能知。然則房師。上受文師。下傳稠師。上下推之為可信矣。

[0245b29] 法師智琰。母夢升通玄塔相輪坐而誕。十二誦通法華。時稱神童。祝髮之後即參講席(師以正觀年終。則知參講之時。即章安諸師也)。嘗隱虎丘山講懺餘日。誦法華至三千部。霄鑪未爇自起煙芬。夕罐纔空潛加溢水。蓋天童給侍之驗焉。行三淨業修十六觀。率五百人月建齋講。十年不替。講法華淨名皆三十遍。觀音玄三十遍。貞觀八年冬示疾。見梵僧手執寶瓶曰。吾無邊光也。却後淨土稱功德寶王。即我是也。師謂門人曰。無邊光大勢至也。功德寶王其成佛之號也。由因言果。以此勉余。余其西歸乎。即入定不反。

[0245c12] 金華方巖和尚。荊溪未入僧時。曾從之受止觀(應是左溪門人)

[0245c14] 法師楚金。廣平程氏。七歲出家。禮藏探經法華在手。九歲依西京龍興寺具戒。習智者教。嘗誦經至寶塔品。身心泊然寶塔忽現。釋迦分身滿虛空界。禪坐六年。誓建斯塔。誠懷一啟檀信自來。於築基夜誦經行道。眾聞天樂異香。玄宗夢空中楚金二字。詰朝訪問。咸以師對。乃親製多寶塔額賜縑緍為助。功畢之日五色瑞雲凝於塔上。謂同學曰。鑿井見泥去水不遠。鑽木已熱得火可諳。凡我七人聿成一志。晝夜誦經香煙不斷。乃於春秋二時。集七七僧行法華三昧。奉旨許為常式。前後感獲舍利七百粒。血書法華菩薩戒經。以祝九重。寫法華千部。金字三十六部。用鎮寶塔。復寫千部散施信人。化緣既畢右脇而逝。薪盡火滅雪顏如生。天子遣塔於城西。貞元十三年。左街功德使竇文場奏先師楚金。於天寶初為國建塔。置法華道場。今僧眾禮念。六十餘年經聲不絕。乞加旌表。詔諡大圓法師。

[0246a04] 法師飛錫與楚金。精嚴三觀。天寶初。遊京師止終南紫閣草堂。俄有詔住千福法華道場。不空翻譯新經。頻當筆受潤文之任。永泰初。詔於大明宮同良賁等參譯仁王護國及密嚴經。與三藏不空學士柳伉重加詳定。充證義正員。嘗撰念佛三昧寶王論三卷明淨土三世通修之義。

[0246a11] 禪師法善。習天台教學。唐天寶間遊京師。常誦法華。所居之處瓶水自滿。臨終見金蓮從空下迎。天樂競鳴隱隱向西去。

[0246a14] 法師志遠。汝南宋氏。初依荷澤聞天台一宗。該通妙理力學積歲。居五臺華嚴。食非別請。臥不解衣。四種三昧用為常課。會昌四年。忽絕食數朝誡門人曰。天台之道。妙在法華文句本迹二門開近顯遠。玄文五義判釋止觀境觀雙修行解圓明遮照平等。將踐聖階降茲罕及。禮懺方等必假精誠。永懷於茲宜副吾意。時學者如林。唯元堪達其旨。武宗沙汰佛法堪稟遺言。以諸文藏之屋壁。宣宗即位重輝佛日。堪再葺舊居。取其藏本置之影堂。傳唱當時絕而復續。

[0246a26] 法師道暹。天台人。大歷中入京傳教。盛有著述。能於虛空遊行往來。時謂有神足之證。

[0246a29] 法師清觀。臨海屈氏。久居國清。妙洞三觀禪定神異。清介自守不畜衣鉢。嘗曰。恨未能舍己頭目。溪南有請供者。夜雨水漲人不能渡。師頃刻即赴身衣無濕。人知其有神足通焉。

[0246b05] 法師文舉。東陽張氏。入國清習天台之道。悉通要妙。其形如山其貌如玉。動若浮雲靜若止水。目不旁視口無戲言。四威儀中無非律範。丹丘二眾仰以為法。先是國清為煬帝建光明道場。歲以為期。人繁食少。師竭力營建。成莊田十二頃。眾賴以濟。

[0246b11] 法師敬雲。建業人。夙學天台之道。光化二年。於永嘉寺講經。依俱舍論述小乘入道五位。作柝玄記二卷。法師妙行。初學天台教。既入居泰山。結草為衣拾果為食。行法華三昧感普賢現身證明。後專持彌陀經。於一夕見流離地佛與二菩薩涌立空中。僖宗聞其名。詔賜號常精進菩薩。後一日再見寶地。謂左右曰。吾無觀想而寶地復見。安養之期至矣。即日右脇安臥而化。

[0246b20] 法師子麟。四明人。五代唐清泰二年。往高麗百濟日本諸國援智者教。高麗遣使李仁日送師西還。吳越王鏐。於郡城建院以安其(今東壽昌)

[0246b24] 法師玄燭。戒德定品慧業法門。講唱宗乘當世特立。大順初。傳法帝京。學徒數百左右悅隨。時謂其可繼荊溪。尊稱為十祖云。

[0246b27] 法師皓端。嘉禾張氏。聞玄燭時稱十祖。遂往參學。即悟一心三觀之旨。誓心山居二十餘年。身無長衣口無異味。坐唯一榻門不設關。本朝建隆初。無疾坐亡。火浴舍利不知其算。得法者八十人。

[0246c03] 法師善勤。天台人。無相以主席請於郡。時以師高行為之舉。及遷淨名。舉樝菴繼其席。樝菴遷赤城。眾舉利贇繼。贇赴寶藏。部使者。復以無相卑。師以眾不足容。乃別遷勝地增建棟宇。時謂安清淨眾講妙教觀。宜天人之交助也。

[0246c09] 法師元頴。吳興人。政和二年。於郡城開元建智者院。日居慈霔閣。秉筆著書。自正像統紀終教藏目錄凡百卷。名天台宗元錄。序次古今諸師行事。為山家之盛典云。又述法華靈瑞集為十科。始於普賢證明終至香光表相。郡補為都師。有招權者。誣以事民。其衣聞者流涕。而師不為慍。幅巾布褐。遨遊人間。隨時升沈。晚在鹽橋菴廬誦經課佛。一夕面西危坐。欣然神化。焚龕之日舍利布地。

[0246c19] 法師曇照。四明人。受業方廣。宣和初。述天台別傳注。最為詳委。學者韙之。

[0246c21] 法師志因。賜號普照。少學天台之道修淨土行。五十年法服未嘗去體。嘗因寇擾入山避亂。唯携觸服。方欲登圊。寇已逼近。師易衣石上從容洗漱。寇不敢犯。識者歎仰。謂之遊行無畏。其斯人乎。

[0246c26] 法師志昭。居左溪述釋迦譜。稱躬稟叔父鎧菴微旨。及編次歷代宗承圖。後學於是有考。

[0246c29] 王闐。四明慈溪人。自號無功叟。家世名儒。再舉進士不得志。布衣蔬食遍詢講席。晚年唯專念佛。以所得旨意述淨土自信錄。其序略云。眾生本心具四淨土。如同居者在具縛凡夫即可依之。其餘三土。至斷惑聖人始獲證入焉。且往生一門有二淨業。曰正觀。默照本心也。曰助行。備修萬善也。正觀與助行並進。則了達四淨土矣。止有願等事善者。近生凡聖同居。而遠作上三土之因也。以此論之。則淨土者。正是究理菩薩所登境界。而兼容悠悠眾生回向漸修耳。又云圓機體道是最上淨業。苟加願以導之。即預優品。愚朴之輩。但稱佛發願者亦莫不生。觀淨土一門。則知聖人無棄物也。彼但守癡空之人。以無礙無修。起自障心。絕他學路。乃高其言曰。淨土末事何足道哉。發是言者可哀也矣。紹興十六年四月丁卯之夕。忽聞異香滿室。謂弟沙門思齊曰。此吾所修淨業有感也。乃沐浴更衣。面西趺坐而化。焚其軀得舍利如菽者百八粒(此卷四十三人。本紀惟錄二十二人。餘二十一人。皆見別傳。故以小字釋之)

佛祖統紀卷第二十二(終)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9 冊 No. 2035 佛祖統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