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9n2035_012 佛祖統紀 第12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9 冊 » No.2035 » 第 12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祖統紀卷第十二

諸師列傳第六之二

[0213c06] 四明法智法師法嗣(第一世)

  • 廣智尚賢法師
  • 神照本如法師
  • 南屏梵臻法師
  • 三學則全法師
  • 浮石崇矩法師
  • 廣慈慧才法師
  • 廣嚴含瑩法師
  • 慧因擇交法師
  • 圓智覺琮法師
  • 崇法嗣端法
  • 四明文粲法師
  • 丹丘嗣謙法師
  • 明願彬法師
  • 廣印智環法師
  • 祥符文智法師
  • 三衢文炳法師
  • 四明用卿法師
  • 四明居永法師
  • 四明自仁法師
  • 崇慶本圓法師
  • 天台慧舟法師
  • 三衢懷襲法師
  • 圓智志豪法師
  • 日本源信法師
  • 內侍俞源清
  • 嗣法二十七人(塔銘)
  • 入室四百七十八人(實錄)
  • 升堂一千人(塔銘)

法智法師法嗣

[0213c20] 法師尚賢。四明人。賜號廣智。依法智學教觀。聞講淨名頓悟性相之旨。歷事既久遂居高第。天聖六年(仁宗)繼法智主延慶。道化盛行。雪竇顯禪師聞其名。出山來訪。標榜煎茶以申賀禮。人傳以為盛事。嘗晨入懺堂。見一虎伏几前。師直進展尼師壇於背。寂無所覩。日本國師遣紹良等。齎金字法華為贄。請學輪下三年學成。辭還日本大弘斯道。明道中(仁宗)淨覺居靈芝。致書於師。論指要解三千之義。秖是心性所具俗諦之法。未是中道之本。請師同反師承。師援荊溪三千即空假中之文。謂何必專在於假。以輔四明三千俱體俱用之義學者賴之(往復二書並見廣智遺編)所著遺編。及釋金錍(亡本)。釋十類(即扶宗忠師。所錄廣智傳。法智二師口義)翼讚大教至為有功。經體一章尤善發明。續遺妙宗之旨。又嘗著闡幽誌。以七種二諦消光明諸經之王(四教之正三接之旁)法智是其說。及後作光明記。遂采用之(見口義經體章)

[0214a10] 草菴錄言。曾魯公為廣智撰塔銘。而後世無傳。當是與寺俱燬於建炎之寇。惜哉。

[0214a13] 法師本如。四明句章人。受業本郡國寧。初依法智。於千眾中有少俊聲。史典詞翰有法則。為世所愛。嘗請益經正義。法智曰。為我作知事三年却向汝道。暨事畢復以為請。法智厲聲一喝。復呼云本如。師豁然有悟。為之頌曰。處處逢歸路。頭頭復故鄉。本來成現事。何必待思量。法智肯之曰。向來若為汝說。豈有今日。祥符四年。慈雲遷靈山。親往法智會下。求可為繼。法智曰。當於眾中自擇之。慈雲閱視至師即云。斯人可也。師至承天(東山能仁舊名)大振法道。歷三十年。眾常五六百。法華涅槃光明觀無量壽觀音別行玄止觀金錍觀心論等。皆講說六七過。嘗集百僧修法華長懺一年。瑞驗屢見。寶歷二年七月。駙馬李遵勗為請於朝。賜神照法師紫方袍。及賜智者教文四千五百卷。以資講說。嘗於寺西南隅。見一虎睡以杖擊之曰。此非汝睡處。虎俛首而去(今白蓮寺虎溪亭)後於虎臥處結屋為菴歸間其中。先是有五通神居於此。師每禪坐必連床舁行空中。師未嘗問。一日五神請曰。師既踞吾居。乞於此向山岡。建祠塑像。已備泥在山矣。師往視岡上。有新泥一垛。以之塑像無所餘。師慕廬山之風。與丞相章郇公諸賢結白蓮社。六七年來遂成巨剎。乃以能仁山林三之一。指嶺為界。以供樵薪。仁宗欽其道。遂賜名為白蓮。皇祐三年五月十八日微疾。即升座說法與眾訣別。其夕法堂藏閣方丈棟梁皆折。鍾鼓擊之無聲。江上漁人。見雲端有僧西向而去。詰旦右脇安庠而逝。時天氣盛熱異香非常。明年三月。塔全身於寺北。門人啟鑰視尊容如生爪髮俱長。有大蓮華產於塔前。壽七十。臘五十三。嗣法處咸等甚眾。師嘗於天台邑中為眾施戒。方秉羯磨忽有光明。自智者塔國清寺赤城山。交射於法座之上。又因供千佛。飯一千貧人。置華於席下。佛座華應不萎而反萎。貧人座華應萎而反不萎。舉眾為之歎異。嘗著仁王懺儀。撰行法經疏至十種境界而止。後咸法師續而全之。

[0214b25] 問宣子記曰。嘉定四年春。住山鑑堂謂。師塔當方丈後。狃於風水非宜之說。將遷之。破土數寸香氣襲人。棺上產蓮華一莖光明奕奕。暨發函慈顏儼然須髮長垂。衣被不壞舍利滿龕。一眾驚歎。於是亟掩藏之。鏡菴論之曰。法師血肉之身。衣被之飾。在土二百年而不壞。非夫戒定慧三昧之力所持。疇能若是。人或以輕發祖塔。咎鑑堂者。非夫假此日之啟視之。曷足以知法師正報親依堅固不壞之瑞。為此舉者。其祖冥使之乎(觀經疏。以華座觀為親依。今以衣被例之)

[0214c08] 法師梵臻(初名有臻真宗特改)錢唐人。具戒之後。即問道四明。見法智最為晚暮。聞講妙玄文句大有啟發。及還鄉邑。以不親授止觀為之恨。乃焚香禮像。閱讀二十過。以表師承。皇祐三年初居上竺。明年有旨遷金山。熙寧五年。杭守吳侍讀聞師名以南屏興教延之。每當講次。綜括名理貫穿始終。舉一義則眾義洽然。窮一文則諸文允會。當時強記者。因集以成類。初集類之作。由法智講授散引諸文。有仁首座者。錄為五類。既而淨覺增其二。括蒼聰師加其三。佛慧才師重檢諸文節為十類。四明吉師隨諸部帙各為詮次。廣智見之曰。類集之行得失相半。得在知其綱要。失在昧其起盡。暨師興教之席。群峯泰初。詮為高座緒餘。超果會賢。別立懸敘消文。一一文下開示來意正釋觀心。號為南屏一家(天竺韶師曰。碎割法身訛誤後學去也。樝菴書與無相昕。力勉勿傳。有醍醐化糟粕法藏變鬼火之語)吳公當休沐必往聽法垂紳正笏立於閫外。師未登座終不入。師夜赴請。見婦人在前。問之則曰。妾有哀懇請師到家。師從之至其門。見數人拽此婦置床上。舉大刀斫之如泥沙。少時復活。泣曰。妾生前善切膾。今受此報。欲求濟度故敢仰屈。師為授戒遂不復見。每與淨覺辨論教門。陳辭有司。乞築高臺竪赤幡。放西竺聖師與外道捔勝義墮者斷首截舌懸之幡上。郡侯覩師法戰之銳。就辭解之曰。行文製作臻不及岳。強記博聞岳不及臻。師雖自此弭兵。聞者莫不凜凜。東坡初來杭與師最厚。後為郡而師已逝。見其行狀曰。此文雖工。未道此老大過人處。吾嘗與語。凡經史群籍有遺忘。即應聲誦之。崇寧中。實相法師。

[0215a12] 法師則全。字叔平。四明施氏。依報國出家。即造法智學教觀。時南湖競推十大弟子。師為之冠焉。旁通書史尤善著述。性直氣剛敢言人失。人以是畏之。住三學三十年。郡守郎簡尤加敬。嘗謂人曰。叔平才氣凜然。若以儒冠職諫諍。豈下漢汲黯唐魏徵我朝王元之耶。慶歷五年夏。別眾坐亡。弟子若水。立碣於延慶。師所述四明實錄。人謂。蔡邕作郭有道碑也(後漢郭林宗。舉有道。不應既卒。蔡邕為碑文謂盧植曰。吾為碑多矣。皆有慚德。唯郭有道。無愧色耳)

[0215a22] 述曰。廣智趙清獻為撰碑。三學亡。弟子水師為立碣。此二文。必大有可記者。今二石既無存。於是二師行業不可知。後人立傳祇彷彿耳。吁可惜也。

[0215a26] 法師崇矩。三衢人。來學法智。妙達教觀之道居第一座。法智坐聽其講曰。吾道有寄矣。初赴黃巖東禪講。法智寄書勉之曰。立身行道世之大務。謙為德柄汝當堅執。此外更宜博究五經雅言。俾於筆削之間不墮凡鄙。當效圓闍梨之作也。未幾還三衢。受本業景德講浮石。主者元勳問從真起妄義。一言有契。願回禪居永為傳教之地。郡為敷奏。有旨俞其請。乃大開齋堂以安學眾。日談止觀夜講光明。復於一時率眾念佛。嘗以法智融心解於義未盡。廣致難問。法智乃收及三輩。以免相違。真廟時。遊方至京師。上聞其名。召至內殿。講四十二章經盛談名理。上心大悅。賜紫方袍金幣香藥。既而回天竺。眾留貳講。久之復歸故里。慈雲授以香罏如意手書誡辭。獎之曰。汝將轉說於親里也。勉之哉。被忍為衣。入慈為室。處空為座。身遠眾惱。口寡言論。意防輕慢。慈心授人。是曰三軌。是為四行。名安隱說。

[0215b17] 述曰。浮石先學於法智。及赴東禪乃遺以書。當是時已定師資之分矣。後自京回天竺。慈雲以猶子待之。故其歸里亦授以辭。此見一尊者法門之情無所間然。而古今圖譜置之慈雲之下。其不審也。若是。今依鑑師錄系之四明。覽圖者毋以為惑。

[0215b24] 法師慧才。永嘉樂清王氏。師白鶴山怡芳。祥符覃恩得度(真宗封泰山。詔寺觀各度一人)年十三。進受具戒。往學於四明。性識昏鈍。常持大悲呪。願學通祖道。忽於夢中。見梵僧長數丈。脫袈裟與披之呼曰。慧才盡生記吾。翌日臨講豁然開悟。前後所聞一時洞曉。未幾首眾四座推服。復謁慈雲。北面服勤旦夜不替。治平初。杭守沈遘。講住法慧寶閣。二十年始終一節。太尉盧公奏賜廣慈之號。浮石來請勉狥眾意。未久退居雷峯塔下。每翹足誦大悲百八為課。又翹足一晝夜誦彌陀號。一夕夢至寶樓宮闕。有告之者曰。淨土中品汝所生也。元豐元年春。緇素萬指求授大戒。至羯磨時。觀音像頂放光輝映講堂。淨慈守一禪師為作戒光記。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更衣就座。書偈讚佛曰。吾生淨土決矣。泊然而化。塔於菴之右。壽八十六。臘七十三。繼其業者。法宗戒珠十人。師貌古而性恬。少言寡欲。時教門異論諠動江浙。師獨循循講訓未嘗有所臧否。清獻趙公道交最密。及鎮越寄以詩曰。乞得鄉邦樂矣哉。雷峯菴靜此徘徊。浙江莫謂音書隔。一日潮聲兩度來。

[0215c18] 法師含瑩。受業四明之廣嚴。稟法智教觀。深有造詣。時人推為教主。嘗以銀書法華經。遇佛菩薩名。則用金字。世稱為法門至寶。建炎金寇院宇焚蕩。於瓦礫中尋獲此經不損一字。淳熙間。住山蓮止菴。夜聞萬人諠譁。驚起視之。則別室遺火。其經藏柱閣上。師冐火取之得無損。人言兩遭烈焰皆不滅壞者。遠由大乘功德之力。近見教主行願之所持云。

[0215c27] 法師擇交。台之黃巖人。學法智得其道。天聖二年。章安慧因。始易為講院。請師主其席。法智作授辭與之。其略云。今授汝香鑪如意用為傳法之具。欲汝三學芳馨藹乎自己。四悉巧意適彼物。宜汝其懋之。勿妄揮秉。

[0216a04] 法師覺琮。受業會稽之圓智。依南湖。學成言歸。法智寄帖勉之曰。既學山家。必當異於常流。理事合修自他兼濟。如此是為智者之子孫也。

[0216a08] 法師嗣端。四明人。受業崇法。久親法智。世稱教主。王荊公宰鄞。與師為方外友(荊公有崇法留題云。小亭臨水間修篁。郁郁餘華席地香。惟願時人觀此境。盡將煩惱作清涼。集中失收)

[0216a11] 法師文粲。四明薛氏。初依興國令祥師。久之遣入法智室。孜孜教觀綿歷多載。天聖四年。祥師以經理塔寺有妨示徒。乃付講於師。法智作授辭以勉之曰。吾觀汝為傳法之器。故授汝手罏暨欝多羅僧。欲汝一秉一披使德香芳郁寂忍成就。

[0216a17] 法師嗣謙。蚤居法智輪下。因有人謂三千是假法以之為難。時廣智謂。三千不離實相。實相即是三諦則三諦皆三千也。師服其說。後著修性辨訛。首明三千不專俗諦。及廣智答淨覺書。乃引師以為證。

[0216a22] 法師願彬。四明人。依法智得旨。唱道有美譽。法智垂終。遺書囑其隆法。

[0216a24] 法師智環。學於法智。楊文公勸法智止其焚軀。作書與慈雲。令師往勸住世。法智建放生會。請樞密劉筠撰碑記述。師疊書催之。遂得成文(此下本紀遺失四人)

[0216a28] 法師自仁。聽法智講。錄所引諸部名言以為五類。類集之興自師始。祥符七年夏。法智出教門雜問七章。及四教四諦義。師所答最勝。學者盛傳之。後舉以首眾講演不倦。謙沖不務名世以此敬之(此下本紀遺失一人)

[0216b04] 法師慧舟。丹丘人。二親既沒。即棄家入道。投四明為學數載。而業成乃曰。法智有訓。佛道甚夷。行之惟艱。謂四三昧也。天聖初。結同學十人行大悲行法者三年。結十四人行普賢行法者又三年。初入期。誓於像曰。倘此三昧有成當焚軀以效供養。行法既周。回故里求證神照。照欲全其重願。喻道俗輸香木成大[卄/積]仲夏晦日。神照囑之曰。法華尊施爾克修之。梵網明晦爾克遵之。惟繫心法界。身如火如。則一聚之燼。乃三昧之蘊。喜見精進。以奉淨明真供。惟子行焉。師奉教。致謝四眾。端坐薪塔。火光屬天。了無傾側。舍利晶耀。求者咸如其願。乃瘞餘骨於山西。衢之祥符懷襲。與師為同學。又同修三昧云(此下本紀遺失二人)

[0216b19] 法師源信。日本國十大禪師也。咸平六年。遣其徒寂照。持教義二十七問。詣南湖求決。法智為其一一答釋。照欣領歸國。信大服其說。西向禮謝(此下本紀遺失源清一人)

佛祖統紀卷第十二(終)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9 冊 No. 2035 佛祖統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