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9n2035_010 佛祖統紀 第10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9 冊 » No.2035 » 第 10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佛祖統紀卷第十

[0201a05] 章安旁出世家(旁出之二)

  • (二世)龍興弘景禪師
  • 南岳大慧禪師
  • 嘉祥吉藏禪師
  • 天台明曠禪師
  • 玉泉道素禪
  • (三世)耆闍智拔禪師(嗣藏師)

[0201a09] 天宮旁出世家

  • (二世)永嘉真覺禪師

[0201a10] 左溪旁出世家

  • (二世)焦山神邕禪師
  • 支硎道遵禪師
  • 佛隴大義禪師
  • 紫金元宗禪師
  • 四明道源禪
  • 婺女清辯禪師
  • 婺女行宣禪師
  • 女圓淨禪師
  • 婺女法開禪師
  • 三衢道賓禪師
  • 三衢慧從禪師
  • 毘陵守真禪師
  • 錢唐法燈禪師
  • 錢唐法真禪師
  • 會稽法源禪師
  • 新羅法融禪師(下三人左溪紀)
  • 新羅理應禪師
  • 新羅純英禪師
  • 居士傅禮
  • 居士王元福
  • (三世)焦山智昂禪師(下四人嗣邕師)
  • 焦山靈澈禪師
  • 焦山進明禪師
  • 焦山慧照禪
  • 支硎靈輸禪師(下四人嗣遵師)
  • 支硎法盛禪師
  • 支硎道忻禪師
  • 支硎靈源禪師

[0201a23] 荊溪旁出世家

  • (二世)南岳普門禪師
  • 龍興元皓禪師
  • 華頂行滿禪師
  • 天台智度禪師
  • 建安法顒禪
  • 雲峯法證禪師
  • 無姓法劍法師
  • 林學士梁肅
  • 吏部郎中李華
  • 散騎常侍崔恭(下四人皓師傳)
  • 諫譏大夫田教
  • 身通三十九人(大師傳論)
  • (三世)曇環禪師(嗣門師)
  • 智淨禪師(此下五人嗣皓師)
  • 仲義禪師
  • 子瑜禪師
  • 道如禪師
  • 仲良禪師
  • 龍興重巽法師
  • (四世)中丞柳公綽
  • 刺史柳宗元
  • 中書鄭綑
  • 刺史孟簡

[0201b05] 興道旁出世家

  • 興善守素禪師
  • 日本最澄禪師

[0201b07] 至行旁出世家

  • 天台良湑禪師(下二人至行紀)
  • 天台敬文法師
  • 台光韶法師
  • 天台維蠲法師
  • 天台刺史韋珩(至行本紀)

[0201b11] 正定旁出世家

  • (二世)天台敬休法師
  • 天台慧凝法師
  • (三世)台處源法師(嗣凝師)
  • (四世)天台玄廣法師

[0201b14] 妙說旁出世家

  • (二世)國寧常操法師
  • (三世)國寧義從法師
  • (四世)寧德儔法師(嗣從師)
  • (五世)定水慧贇法師(四明下二人嗣儔師)
  • 法性修雅法師(會稽)

[0201b19] 高論旁出世家

  • (二世)慈光志因法師
  • 演教覺彌法師(錢唐龍興)
  • (三世)慈光悟恩法師(此下四人嗣因師)
  • 雍熙可榮法師(姑蘇)
  • 海南懷贄法師
  • 錢唐義清法師
  • (四世)奉先源清法師
  • 靈光洪敏法師
  • 慈光可嚴法師
  • 慈光文備法師
  • (五世)梵天慶昭法師(此下四人嗣清師)
  • 孤山智圓法師
  • 崇福慶巒法師(錢唐)
  • 開元德聰法師(會稽)
  • 廣慧蘊常法師(錢唐嗣嚴師)
  • (六世)福咸潤法師(此下三人嗣昭師)
  • 報恩智仁法師(會稽)
  • 永嘉繼齊法師
  • 孤山惟雅法師(嗣圓師)
  • (七世)永福善朋法師(會稽嗣潤師)

[0201c04] 淨光旁出世家

  • (三世)慧光宗昱法師(國清)
  • 廣教澄彧法師(錢唐)
  • 廣教寶翔法師(錢唐)
  • 石壁行靖法師(錢唐)
  • 石壁行紹法師
  • 勝光瑞先法師(天台)
  • 通鑑知廉法師
  • 崇法願齊法師
  • 高麗諦觀法師
  • 吳越錢忠懿王
  • 常寧契能法師(溫此下十師嗣昱師)
  • 通照覺明法師(錢唐千頃)
  • 安國至臻法師(下並錢唐)
  • 寶山懷慶法師
  • 明教曉乘法師
  • 寶藏悟真法師
  • 頂山懷至法師(姑蘇)
  • 鷲志倫法師(下並錢唐)
  • 安國肅閑法師
  • 慈惠慶文法師(會稽)

[0201c15] 寶雲旁出世家

  • (二世)天竺遵式法師
  • 延慶異聞法師
  • 興國有基法師(四明)
  • 廣慧體源法師(四明與矩師書)
  • 承天清曉法師(錢唐)
  • 錢唐善信法師(四明本紀)

章安旁出世家

[0201c20] 禪師弘景。富陽文氏。貞觀二十二年。於玉泉奉勅得度。依章安稟受止觀。常誦法華。蒙普賢示身證明。天童奉侍左右。後於寺南十里別立精舍曰龍興。天后證聖元年。詔同實叉難陀等譯華嚴。自天后至中宗。凡三詔。入宮供養為受戒師。後乞還山。帝勅於林光宮。同天下名僧二十人修福置齋。帝親賦詩。令中書令李嶠等應和以為贈。師捧詩長揖振錫而行。天下榮之。

[0201c29] 禪師吉藏。金陵人。七歲依興皇朗法師出家。咨決大義。後遊會稽止嘉祥寺。講演法華自著章疏。智者再歸天台。師與禪眾百餘人奉疏請講法華不赴。暨章安弘法稱心。因求法華玄義。發卷一覽。即便感悟。乃焚棄舊疏深悔前作。來投章安咨受觀法。煬帝時勅住京師日嚴寺。開演妙經四部雲擁。唐高祖詔居延興寺。一日晨起沐浴焚香。稱佛名安坐而化。平時寫造妙經二千部。講法華三百遍。大品華嚴維摩大論。各數十遍。並著章疏行世。臨終之日製死不怖論。投筆而化。

[0202a12] 禪師明曠。天台人。依章安稟教觀。廣化四眾專誦法華。章安撰八教大意。師首於三童寺錄受。平時著述甚多。今所存心經疏耳。

[0202a16] 禪師大慧。唐太宗賜號而忘其名。初聞章安說止觀即得妙悟。隱居南岳專事修禪。鳥獸馴於坐隅。人服慈化。

[0202a19] 禪師智拔。襄陽張氏。六歲依常濟寺出家。日誦法華五紙。經中理義略有規繩。常曰。斯經乃諸佛出世大事也。一人一道非弘不通。周聽既畢。入京師值吉藏禪師。命令覆述。師曰。一乘為雲遂分為三亦可一乘為雨分為三否。眾無對。藏師曰。拔公此問深得經旨。遂囑以大法。後住耆闍山寺。常講法華一年五遍。貞觀十四年九月。於信士張英家開法華題竟。與眾言別。即於座上加趺而化。

天宮旁出世家

[0202b01] 禪師玄覺。永嘉戴氏。出家遍探三藏。精天台止觀圓妙法門。四威儀中常冥禪觀。因左溪朗公謝厲。遂與東陽策禪師。同詣曹溪見六祖振錫携瓶遶祖三匝。祖曰。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大德何方而至生大我慢。師曰。生死事大無常迅速。祖曰。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師曰。體即無生了本無速。祖曰。如是如是。於時大眾無不愕然。師方具威儀參禮。須臾告辭。祖曰。返太速乎。師曰。本自非動豈有速耶。祖曰。誰知非動。師曰。仁者自生分別。祖曰。汝甚得無生之意。師曰。無生豈有意耶。祖曰。無意誰當分別。師曰。分別亦非意。祖曰。善哉善哉。少留一宿。時謂之一宿覺。翌日下山復回溫江。學者輻湊。號真覺大師。睿宗先天元年。安坐示滅塔於西山。賜諡無相大師。塔曰淨光。慶州刺史魏靖。緝所著文為十卷號永嘉集。

[0202b19] 因草菴曰。魏靖收遺文總十篇為一集。答友人書。尚附其中。而不收證道歌者何耶。抑有說焉。以證道名歌。而如來設教修證之法。不出藏通別圓。今所謂道者。藏通修證乎。別圓修證乎。若舍此而別有修證者。得非永明所謂不依地位天魔外道者乎。義神智曰。討疏尋經分別名相自不達耳。非經論過。不知討誰疏耶。若慈恩等疏則可耳。若天台疏皆有方軌。攝法入心觀與經合。非數他寶。豈可謂之分別名相而已哉。

[0202c01] 洪覺範曰。梵僧覺稱。謂西竺目此歌。為東土大乘經。若以義天跋別傳議例之。此歌特未遭有識者。焚之耳。

[0202c04] 論曰。左溪本紀。稱為真覺為同門友。真覺傳中。稱左溪激厲遂謁曹溪。而又言精於天台止觀之道。是知同學於天宮無可疑者。況永嘉集中全用止觀遮照之旨。至此當益信。是宜繫之天宮用見師授之意。但世傳證道歌。辭旨乖戾。昔人謂非真作。豈不然乎。

左溪旁出世家

[0202c12] 禪師神邕。字道恭。晉太尉蔡謨之後。世居越之諸暨。在襁褓中聞唱經聲必凝神靜聽。年十三入道。依法華俊師。開元二十六年。奉勅得度。從儼師學四分律。儼曰。此子必為學者司南。既而去依左溪。學止觀法華玄義。五夏敷演。聽者悅服。天寶中遊長安居安國寺。公卿問道結轍而至。適安史繼亂振錫東歸。道出襄漢。有著作郎韋子春。學瞻氣剛與之酬酢。子春墮負滿座驚服。中書舍人范咸歎曰。師可謂塵外摩尼(取若珠之明瑩不染塵也)論中師子(取其論說若師子吼)既返故鄉。居法華寺。自至德訖大歷。頻受眾請登壇受戒。自丹陽以南。金華以北。稱為教授師。建伽藍於焦山賜額。大歷初。中岳道士吳[竺-二+切]。造論毀佛。觀察使陳少遊。請決之。師約吳[竺-二+切]論邪正。旗鼓纔臨[竺-二+切]已敗北。遂著翻邪論三卷以攻餘黨。弟子智昂靈澈進明慧照等。依學有年。咸明禪慧。為當時聞人焉。

[0203a01] 禪師道遵。字宗達。吳興張氏。年二十。受具戒學毘尼。復參左溪習止觀及法華三昧。嘗從容謂門人曰。堯舜之民不必獨義。教之至也。教若不至民何咎焉。乃廣寫法華。置經院於姑蘇支硎山。舉高行沙門二七人。常持法華。以燭繼晝。用揚大雄之慈聲。大歷元年。郡刺史韋元甫。尚書劉晏等。尊慕大乘相與表奏。賜名法華道場。於是自江以東。置經院者十七所。皆法於師也。師於山中鑄像寫經。講演妙法臨壇度人。歲無虛景。天寶元年。於靈巖道場行法華三昧。忽覩大明上燭於天。身在光中以問荊溪。溪釋之曰。智惠光明從心流出。將以顯發第一義天者也。又嘗見此身在空中坐。先達謂是垢盡理明洞達無礙之相。興元元年七月晦。無疾告終。寺眾同夢大殿忽傾。咸知法匠將亡之兆。傳教門人靈輸法盛道忻靈源。皆善弘禪法云。

[0203a19] 禪師大義。蕭山徐氏。七歲授經傳。日誦數千言。年十二。入道於山陰靈隱寺。中宗登位覃恩度人。試誦法華中選第一。開元中。因喪親入佛隴閱大藏以益冥報。遂謁左溪稟受止觀大悟玄旨。常誦法華涅槃大小戒本。以為正業。臨終之日。眾聞弦管之聲。議者謂天帝迎請誦經之相。

[0203a26] 禪師元宗。永嘉吳氏。遊學至江陵。謁左溪稟受禪要。後於紫金山專修禪觀。初是山中多虎自師卜居。絕不見跡。一日學徒盛集。忽一老人趨拜座前。自言弟子乃虎。在此噬人多矣。因師開化得脫業軀。今將生天上特來報謝。言訖不見。大歷二年。端坐示滅。

[0203b04] 禪師道源。四明人。受業大寶寺(今慈溪永明)久依左溪咨受止觀之法。洞達奧旨。學眾心服(李華左溪碑云。明州道源。飽左溪之道味)

[0203b07] 禪師法源。受業越之法華。學左溪得其道(顏真卿。撫州寶應寺戒壇記。乃請止觀大師法源。法泉。同住熏修。時大歷六年也)

荊溪旁出世家

[0203b10] 禪師普門。岳陽何氏。父玠為常州儀興尉。因家焉。師幼勤學問。登進士第入仕於朝。一旦悟世虛偽。抽簪去髮居南岳寺。左右唯儒釋典籍。麻衣葛履而已。既而去謁荊溪。學止觀法華之旨深有造詣。善屬文。尚古意。荊溪敬之待以友道。為釋籤輔行兩序。自稱普門子。其辭簡健。歷指習禪者之弊。梁肅稱之曰。東南高僧普門元皓。予甚深之友也(送虛師序)貞元八年季冬六日。示寂於君山之偏室。春秋八十四。傳教門人曇環。集遺文二百篇行於世(儀興縣君山鄉。淨樂寺。荊溪之受業。相去數里。有南岳寺)

[0203b22] 禪師元皓。字廣成。吳門秦氏。初於龍興寺從荊溪受法華止觀之道。宴處山林居心三昧。後住開元寺。梁田二君勸其著述。乃注解涅槃。於首序中自錄所證。著疏之時。感庭階產異華。人世莫識。五采靈禽飛翔往來。元和十二年仲冬示寂。塔於虎丘之南原。師之同學知名者百餘人。不列僧數者。翰林梁肅。諫議田敦。常侍崔恭三人也。門人稟教名世者。智淨。仲儀。子瑜。道如。仲良輩。

[0203c03] 禪師行滿。萬州南浦人。首造石霜學禪法。後住天台。聽荊溪說止觀頓悟妙旨。因棲止華頂峯下智者院充茶頭。夜臥土床。燒糞掃以煖其下。脫衣就床。蚤蝨群唼。或捫其衣。寂無有也。所居檻外大松上有寄生小樹。遇師出坐必嫋嫋低俯。時謂此樹為茶頭作禮(嫋而酌反長也)師於四十年間未嘗便溺。或謂大士現身。受食而實不食。故致此也。開寶中。預告人曰。我且行矣。即請眾誦文殊號。泊然而化。年八十八。嘗著涅槃疏。禪師法顒。於毘陵建安寺築止觀堂。請荊溪講說其中。梁肅為作止觀堂記。

[0203c15] 梁肅。字敬之。安定人。大歷貞元間。文士多尚古學。唯肅最稱淵奧。柳子厚記先友亦稱。其最善為文。嘗學天台之道於荊溪。深得心要。執弟子禮甚恭。以止觀文義弘博覽者費日。乃刪定為六卷(慈雲有云。文雖簡要。而修相闕略)。又述統例以繫於後。謂止觀是救世明道之書。又為大師傳論。備敘傳教之大統。世謂論其文則雄深雅健。語其理則明白洞達。御史崔恭論之曰。知法要識權實。作天台禪林寺碑。達教源用境智。作荊溪大師碑(見崔恭作梁氏集序)又曰。朝廷尚德。故以公為太子侍讀。國尚實錄。故以公為史舘修撰。發號令敷王猷。故以公為翰林學士。三職齊著。則公之官於朝。不為不達矣。年過四十。士林歸宗比夫顏子黃叔度。不為不壽矣。彼碌碌者老於郎署。白首人世又何補哉。

[0204a02] 李華。字遐叔。趙州贊皇人。累中進士宏辭科。天寶十一年。徙右補闕。安錄山亂屏居江南。李峴。表置幕府。擢吏部員外。即苦風痺。去官客山陽。勒子弟農。安於窮槁。晚事浮圖法。不甚著書。唯士大夫家傳墓版。州縣碑頌。時時齎金帛往請。乃強為應。嘗從荊溪受止觀。為述大意一篇。大歷初卒於家。

興道旁出世家

[0204a11] 法師守素。初從邃師受觀心之法。既悟玄旨。入居京師大興善寺。足不越閫長誦法華。至三萬七千餘部。夜則虎狼侍座聽經。食則烏鵲就掌取粒。沙門幽玄贈之詩曰。三萬蓮經三十春。半生不踏院門塵。時以為實錄。

高論旁出世家

[0204a18] 法師悟恩。字修已。路氏常熟人。年十三。聞誦彌陀經心有所感。遂投破山興福寺求度。初學毘尼。聞天台三觀六即之說深符其意。晉開運初。造錢唐慈光因師室。因講次覆述剖析幽微。時稱義虎。及繼踵開法。道名大播。初是一家教典。自會昌毀廢文義殘闕。師尋繹十妙研覈五重。講演大部二十餘過。法華大意昭著於世。師之力也。與人言。不問賢愚悉示一乘圓意。或疑不善逗機。師曰。與作毒鼓之緣耳。平時一食。不離衣鉢。不畜財貨臥必右脇。坐必加趺。晨粥親視明相。每布薩(此云淨住)大眾雲集。潛然淚下。蓋思大集有無戒滿閻浮之言也。每以淨業誨人。往生者多感瑞相。雍熙三年八月朔。中夜有白光自井而出。謂門人曰。吾報緣盡矣。乃絕粒禁言一心念佛。忽夢擁納沙門。執金罏焚香。三遶其室。自稱灌頂。吾已生淨土。嘉汝所修。故來相迎。夢覺語其徒。猶聞異香。二十五日。為眾說止觀指歸及觀心大義。即端坐面西而逝。寺眾文偃。聞空中絲竹鈴鐸之音。久而漸遠。荼毘得舍利無算。後三十一年。法孫智圓。獲遺骨於學眾。乃鑿石為塔。葬於馬腦坡。

[0204b13] 法師文備。字昭本。福之侯官鄭氏誦法華維摩圓覺十六觀小般若等。精練不忘。晉天福間。至會稽傳百法論。聞天台三觀為學者指南。遂來謁因師晝夜研心。凡法華淨名光明疏句止觀諸文。悉洞其旨。每與同門恩師。覆述觀法莫逆於心。恩謂人曰。備雖後進。已與吾並驅於義解之途矣。恩師既沒。復北面事恩以卒其業。師氣度深靖終日如愚。或勸其誨人。師曰。講授滿門祖風未墜。抗迹開居從吾所好。於是陶神妙觀。坐忘一室者。三十餘秋。雍熙二年八月。微疾凭几三出圓相謂侍人曰。此吾所見淨土事也。言訖累足而逝。

[0204b26] 法師慶昭。字子文。錢唐胡氏。幼依開化院出家。十三受具戒。學天台之道。於奉先清師用力十七年。奉先謝世。眾請師嗣講。宛有父師之風。未幾徙居石壁。屬城南梵天。遇明舍所居為講院。師徇請來居。講風大振。天禧元年四月。無疾而化。平時講說法華止觀諸部。共百餘周。傳教弟子。自咸潤而下九十七人。先是光明玄義有廣略二本。恩師製發揮記解釋略本。弟子清敏二師。共結難辭輔成師義。於是法智大師撰扶宗釋難。力救廣本十種觀心。師與孤山亦撰辨訛。以救發揮之說。法智乃復備引前後之文詳而論之。號十義書。而四明之學者。始指恩清昭圓之學。稱為山外。蓋貶之之辭云。

[0204c12] 法師智圓。字無外。自號中庸子。或名潛夫。錢唐徐氏。學語即知孝悌。稍長常析木濡水。就石書字。列花卉若綿蕝(租曰反。漢書叔孫通治朝儀。為綿蕝野外習之。注云綿蕝者。束茅表位也)戲為講訓之狀。父母異之令入空門。八歲即受具戒。二十一聞奉先清師傳天台三觀之道。負笈造焉。摳衣問辨。凡二年而清亡。遂往居西湖孤山。學者如市。杜門樂道。與處士林通為隣友。王欽若出撫錢唐。慈雲遣使邀師。同往迓之。師笑謂使人曰。錢唐境上。且駐却一僧。師早癭瘵疾。故又號病夫。講道吟哦未嘗少倦。預戒門人曰。吾歿後毋厚葬以罪我。毋建塔以誣我。毋謁有位求銘以虛美我。宜以陶器二合而瘞立石志名字年月而已。及亡門人如所戒。以陶器所居巖以藏之。不屋而壇。時乾興元年二月也。得年四十有七。後十五年。積雨山頹。門人開視陶器。肉身不壞爪俱長。脣微開露齒若珂玉。乃更襲新衣。屑眾香散其上。而重瘞之(重音仲再也)崇寧三年。賜諡法慧大師。其所撰述文殊般若經疏。遺教經疏各二卷(淨覺撰助宣記)般若心經疏。瑞應經疏。四十二章經注。不思議法門經疏。無量義經疏(玉慧覺撰雜珠記)普賢行法經疏。彌陀經疏各一卷。首楞嚴經疏十卷。世號十本疏主。又撰闡義鈔三卷(釋請觀音經疏)。索隱記四卷(釋光明句)。刊正記二卷(釋觀經疏)。表微記一卷(釋光明玄)。垂裕記十卷(釋淨名略疏)。發源機要記二卷(釋涅槃玄)。百非鈔一卷(釋涅槃疏金剛身品百非之義)。三德指歸二十卷(釋涅槃疏)。顯性錄四卷(釋金錍)。摭華鈔二卷(釋圭峯蘭盆疏)。西資鈔一卷(釋自造彌陀疏)。詒謀鈔一卷(釋自造心經疏)。谷響鈔五卷(釋自造楞嚴疏)。析重鈔一卷(釋自造文殊般若疏。大論云析重令輕)正義一卷(釋十不二門)閒居編五十一卷(雜著詩文)皆假道適情為法行化之。旁贊云。嘗謂楞嚴一經。劇談常住真心。的示一乘修證。為最後垂範之典。門人有以撰疏為請曰。此經解者。已二三家。學者未安其說。師胡不以三觀四教約文申義以啟後人。師從之。研覈大義。以為智者三止之說。與經懸契。淨覺謂其得經之深非諸師所可及也(林間錄。天台聞西天有首楞嚴。以世主祕嚴不肯傳布。天台常遙禮願。早至此土。又清涼云。此經吾不得而見之矣。當有宰官菩薩以文章翻譯佛語。又數百年。當有肉身比丘。以吾教釋此經)其疏四十二章經云。佛教東傳。與仲尼伯陽之說為三。然孔老之訓。談性命未極於唯心。言報應未臻於三世。至於治天下安國家不可一日無也。至若釋氏之為教。指虛空界悉我自心。非止言太極生兩儀玄牝為天地根而已。考善惡報應悉我自業。非止言上帝無常天網恢恢而已。有以見仲尼伯陽。雖廣大悉備。其於齊神明研至理者。略指其趣耳。大暢其妙者。則存乎釋氏之教歟。又曰。復性有淺深。言事有遠近。不得不異也。至於遷善遠惡勝殘去殺。不得不同也。

梵天昭法師法嗣

[0205b09] 法師咸潤字巨源。越上虞鄭氏。七歲事等慈子明。進受具戒精究毘尼。因入天台讀智者三觀文有所省。遂詣錢唐開化昭師學。博通法華淨名涅槃楞嚴之旨。昭師敬其夙成俾之分座。及昭師赴梵天。復令自代。景德四年。上虞宰裴煥。與里中緇素。迎還等慈宣演大教。天喜初。徙講郡之隆教。述籤疑以三種消伏。俱約圓論。為淨覺所破。昭師示寂。復授以罏拂。嗣居梵天。講演無虛日。天聖三年。徙居會稽永福。聚徒五百。日遣眾行化以供二時。嘗造普賢像率眾行道。大士放光證明。時人尊之。曰懺主。謂可亞慈雲也。門人述其德曰。師踞猊床揮麈柄。時漸三紀。五舍百講。業成名立無愧古人。乃請李淑。撰傳教弟子題名記。善朋為之首云。

孤山圓法師法嗣

[0205b26] 法師惟雅。久依孤山悉得其旨。孤山製西資鈔以解彌陀疏。扶病隱几口占其文。使雅師筆之。初日午後染毫。翌日初夜絕筆云。

[0205c01] 鏡菴曰。孤山以高世之才彌天之筆。著十疏以通經。述諸鈔以解疏。其於翼贊教門厥功茂矣。但其相承所說法門。言境觀則以真心為境。論總別則以理性為總。判事法二觀不許修證。廢光明廣本。不用觀心。唯論心具心造不許色具色造。如是等義布諸簡策。於是義學之士有習其說者。世必指為山外諸師之見。惜哉。夫稱宗師者須具三眼。一曰教眼。明識權實大小之法也。二曰道眼。親踐諸行修證之門也。三曰宗眼。深窮圓頓即具之旨也。往往山外諸師宗眼未明。以故所見未臻圓極耳。別教菩薩。神通智慧豈容思議。以由未證圓位被斥為權。又初地不知二地舉足下足。一切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然則議山外者。請以此意恕之。

淨光法師旁出世家

[0205c19] 法師行靖與行紹。皆錢唐人。同依壽禪師出家。通練律部。同居石壁寺(去杭二十里在龍山之西)時韶國師法道大振。初往從之。國師觀其法器。即使往學三觀於螺溪之席。二師既偕往。講求大義旦夜不息。未幾所學已成乃復回石壁為眾講說。前後五十年。確守山林之操。未嘗出遊閭里。吳中宿學皆服其高潔。嵩明教論之曰。出家於壽公。學法於寂公。見知於韶公。三皆奇節異行不測人也。二師皆得以親事之豈不偉歟。

[0205c29] 法師知廉。賜號通鑑。久學螺溪。以其師崇建殿宇。將永歲寒之績為請彭城公錢儼(忠懿王弟)作傳教院碑於螺溪。時太宗雍熙三年也。

[0206a04] 法師願齊。錢唐人。吳越國時。賜號崇法。初傳淨光之道精研止觀。後參韶國師發明玄奧。周顯德初。螺溪居民張彥安詣淨光曰。家居東南里所。陰晦之夕。必有鬼神吟嘯考擊鍾鼓之聲。又嘗夢龍遊其地。非愚民所居。願以奉師。師往視之。見山水秀異謂眾曰。此伽藍地也。夢龍遊者。豈龍樹之道將興此地耶。因納之。願齊初為法華紹巖弟子。聞其事以白師。輟眾施三萬為建法堂厨屋。覆苫累塊悉尚朴素。蓋稟師之誡也。既成。淨光與學徒二十人俱往。既而雲居韶禪師(寺在天台)為疏於漢南王(忠懿王子。吳越亦嘗改元稱帝。有寶正寶泰之號。其諸子多封王。有漢南鄧許秦陳諸王之稱。見臨安志)即施財。架懺堂諸屋以廣之(見錢儼撰傳教院碑及傳燈)

[0206a18] 法師諦觀。高麗國人。初吳越王因覽永嘉集同除四住之語以問韶國師。韶曰。此是教義可問天台羲寂。即召問之。對曰。此智者妙玄位妙中文(妙玄既散失不存。未審何緣知之。必寂師先曾見殘編耳)唐末教籍流散海外。今不復存。於是吳越王遣使致書。以五十種寶往高麗求之。其國令諦觀來奉教乘。而智論疏。仁王疏。華嚴骨目。五百門等。禁不令傳。且戒觀師。於中國求師問難。若不能答。則奪教文以回。觀師既至。聞螺溪善講授即往參謁。一見心服遂禮為師。嘗以所製四教儀藏於篋。人無知者。師留螺溪十年。一日坐亡。後人見故篋放光。開視之唯此書而已。由是盛傳諸方。大為初學發蒙之助云。

[0206b03] 述曰。吳越王杭海取教。實基於同除四住之語。及觀師製四教儀。至明圓教中故特標永嘉云者。所以寓當時之意。俾後人無忘發起也。此書即荊溪八教大意。觀師略加修治。易以今名。沒前人之功。深所不可。

[0206b09] 吳越忠懿王錢弘俶。字文明。世為杭之臨安人。祖武肅王鏐(音流)唐僖宗時。率鄉兵破走黃巢。名聞江淮。復以八都兵討劉漢宏并越州。以奉董昌。而自居於杭。昭宗時。昌以越叛。鏐遺書。切責不聽。乃悉兵誅之。自是盡有浙東西之地。乾寧四年。始封吳越王。梁開平初。加封尚父淮海節度使。傳子文穆王元瓘。瓘子忠獻王仁佐。忠獻破李景兵。取福州。既卒弟倧嗣位。明敏嚴毅。為大將胡進思所忌逐之(子孫私諡為遜王)。乃迎立俶。即文穆第九子。俶始於晉開運中為台州刺史。

[0206b21] 本朝太祖建隆元年。授天下兵馬大元帥。乾德元年冬。郊禮遣子惟濬入貢。開寶八年。隨王師克金陵(南唐李後主)九年二月入朝。詔賜劍履上殿。詔書不名封。其妻孫氏。為吳越國王妃。四月歸國。太宗太平興國三年三月入朝。乞以所管十三州版籍歸天府。詔許之。改封淮海國王。賜玉冊金印。居京師禮賢宅。子惟。惟治。皆以節度領郡事。忠懿居京師。十二年而薨。富貴榮盛莫與為比。忠懿天性誠厚。夙知敬佛。慕阿育王造八萬四千塔。金銅精鋼冶鑄甚工。中藏寶篋印心呪經。亦及八萬四千數。布散部內以為填寶鎮。鎮錢唐諸邑。西湖南北山諸剎相望。皆忠懿之創立也。尊事沙門。若天台韶國師。永明壽禪師。皆待以師禮。又嘗召螺溪寂法師。至金門建講。問智者教義。以典籍不全。慨然遣使齎重寶。求遺書於高麗日本。於是一家教卷復見全盛。螺溪得以授之寶雲。寶雲得以傳之四明。而法智遂專中興之名。推原其自實忠懿護教之功為多也。王甞造金字法華經二十部。散施名山(今國清所藏是其一)

[0206c14] 述曰。清猷趙公有言。錢氏五王三世。凡百年。當天下大亂。以數州之地盜名字者甚眾。獨吳越奉屢朝之正朔。不絕貢獻。不失臣節。暨皇宋受命。又能封府庫籍郡縣。請吏於上。仁足以保民。智足以全族。唯錢氏一門耳。歐陽公五代史。則曰錢氏崛起。非有功德。百年之際。虐用其民。嘻何二公立論之相戾耶。當五季時崛起號者。曾何有乎功德。重以困民。窮兵以殺民。天下皆是也。豈能若錢氏全民土而歸聖朝耶。至哉清獻之辭。仁以保民。智以全族。歐陽亦太過論矣。

國清昱法師法嗣

[0206c27] 法師契能。永嘉人。神悟謙公之師。得教旨於昱法師。主天台常寧。講道不倦。自智者而來。以鑪拂傳授為信。至師嫡承為十四代。晚年以授扶宗忠師。扶宗曰。吾得法廣智矣。敢辭。師乃藏之天台道場。遂不復傳。

[0207a04] 述曰。螺溪門弟子以百數。而本傳指寶雲為高弟。不載昱師名。疑昱師見螺溪在最先。故早傳鑪拂。寶雲後至。而其道大振。故傳中推為上首。以此言之。在道不在鑪拂也。夫鑪拂祖師之信。器傳之久。不能無弊。或以情得。或以力取。於道何預焉。能師欲傳之扶宗。而辭不受。固也。藏之祖師行道之場而去。宜也。向使扶宗妄受復妄傳。適足以起後人之紛諍。於道何在焉。

寶雲旁出世家

[0207a15] 法師遵式字知白。葉氏。天台寧海人。母王氏。乞男於觀音。夢美女以明珠與而吞之。生七月能從母稱觀音名(太祖乾德元年癸亥歲生)稍長不樂隨兄為賈。潛往東山依義全師出家。全先夢有童子踞佛像之首。已而師至。年二(太宗太平七年癸未)往禪林受具戒。明年習律學於守初師。繼入國清。普賢像前燼一指。誓傳天台之道。雍熙元年。來學四明(年二十二)道中夢老僧謂曰。吾文殊和尚也。及見寶雲。正所夢僧即北面受業。未幾智解秀出。智者諱日然頂終朝。誓力行四三昧。端拱元年。寶雲入寂。師乃反天台。以苦學感疾至於嘔血。毅然入大慈佛室用消伏呪法。自詛曰。若四教興行在我。則其疾有瘳。不爾則畢命於此。至三七日聞室中呼曰。遵式不久將死。師益不懈。五七日見死屍盈室。師踐之而行。其屍即沒。滿七七日室中聲曰。十方諸佛增汝福壽。其名寐見一巨人。持金剛杵。以擬其口。又嘗親見觀音。垂手於師口引出數蟲。復舒指注甘露於口。身心清涼宿疾頓愈。既而頂高寸餘。手垂過膝。聲若鴻鍾。肌如白玉。淳化元年(年二十八)眾請居寶雲。講法華維摩涅槃光明。未嘗間歇。有施氏懷胎驢。日伏座下。若聽法狀。如是四旬。產已不復至。嘗往見法智。聞門外謦欬呼侍者曰。適聞外聲。有若聖人然。侍者亟出視。反報言。慈雲至。法智大驚曰。吾兄轉報矣。至道二年。結緇素專修淨業。作誓生西方記。又自幸觀音幽贊。命匠刻旃檀像及自身頂戴之相。撰十四誓願納其腹。工有誤折所執楊枝者。師大懼即手接之(此像今在天竺懺殿)不膠漆而合。咸正三年(真宗)四明大旱。郡人請祈雨。師同法智異聞師。率眾行請觀音三昧。冥約三日不雨當焚其軀。如期雨大至。太守蘇為建碑以述靈異。四年。寓慈溪大雷山。治定請觀音消伏毒害懺儀。五(師年四十。自淳化庚寅至咸平四年辛丑。凡十二年居四明)歸天台主東掖。以徒屬之繁。即西隅益建精舍。率眾修念佛三昧。有白鶴廟居民甚神之。師與神授戒改祭為齋。神與民居聽命。乃為著野廟誌以戒之。祥符四年。章邭公(得象)領那事。夏制之始延師入景德講止觀。垂畢有三沙門披納而至。請預盂蘭盆講席。揖其坐忽不見。道經黃巖。有豕奔伏於前。推其來。乃逸於屠肆者。償其直而豢於妙喜寺。名之曰遇善夫豕。赤山寺瀕海而高。師遽謂人曰。此宜建塔。先是山巔有異光。中有七層浮圖之形。光照海上周四十里。皆漁人之[竺-二+(一/(尸@邑))]梁。或以語師。師喜其有先兆。遂建塔焉。於是居人感化不復為漁。時東山結懺會。天大旱。師卓錫石縫。泉即激涌(今石眼泉)七年。杭昭慶齊一。率眾致請。初杭人屢請西度未之許。至是始見從。師嘗夢居母胎十二年。及出台入杭。果應其數。師至昭慶。大揚講說。杭俗好以酒肴會葬。師為說佛事之勝。卒變葷為齋。因為著戒酒肉慈慧法門。嘗夜施食於水濱。漁者聞眾鬼曰。今夜雪甚。師不至矣。一鬼曰。師慈悲人必不忌我。須臾師籠燈踏雪而至。八年蘇人。以郡符迓師於開元建講。緇素畢集。不葷飲者傾市邑。屠酤不售。官監有失課之言。師辭其徒曰。智者遣晉王書。有言六恨。其一謂以法集動眾妨官為人所忌。余今德薄安可久留。遂幡然復杭(智者遺書云。荊溪法集眾一千。學禪三百。州司惶慮。謂乖國式。豈可聚眾用惱官人。故朝同雲合。暮如雨散。設有善萌不獲增長。此五恨也)刺史薛顏。始以靈山命師居之。即隋真觀師所營天竺寺也。寺西有陳時所植檜。巢寇燎燬僅存枯枿。是年冬枝葉復生。因名重榮檜。賦詩刻石。以兆道場重建之瑞。治定往生淨土懺儀。九年。天台僧正慧思詣京師因盛稱師之道。始賜紫服。三月。天台郡人。以郡符請赴石梁壽昌講法華。八月過東掖。十月復歸天竺。天禧元年。侍郎馬亮守錢唐。雅尚淨業造師問道。師為撰淨土行願法門。淨土略傳。職方郎中崔育才。問施食之道。師為觀想一篇(見金園集)三年。丞相王文穆公撫杭(名欽若相真宗)首率僚屬訪師山中。請講法華及心佛眾生三法如義。才辯清發。衣冠為之屬目。公對眾嗟賞曰。此道未始聞。此人未始見也(別集中有講題)師以天台宗教本末具陳於公。四年。公為奏錫天竺舊名。復其寺為教。而親為書額。復與秦國夫人施財六百萬以建大殿。公致書問天台立教及解經義旨。與今古孰為優劣。師先答立教大義。次出諸子索車之文。錄古義一二。及慈恩破天台義。對智者正釋。並決是非。以為古今諸師無一可取。公覽文識義益加信(文見別集)師以智者昔於天台江上護生事白於公。因奏請西湖為放生池。為主上祝壽。後文穆尹應天府。因微疾夢與師會。疾即除愈。遂奉書道其事。及移鎮江寧(昇用)迓師府會。朝夕問法。一留三月。因為著十法界觀心聞住。南岳心要偈。會乾元即公以其道聞於上。乃賜慈雲之號。乾興元年。章懿太后(仁宗母華氏。錢塘人。其父仁德)以師熏修精進。遣使齎白金百兩。命於山中為國行懺。師為著金光明護國道為靜上之。因奏天台教文。乞入大藏。事未行而公薨。天聖元年(仁宗)內臣楊懷古降香入山。敬師道德復為奏之。明年始得旨入藏。賜白金百兩。飯千僧以為慶。師乃撰教藏隨函目錄。略述諸部文義。謂玄義。統明五時廣辨八教。出世大意蘊乎其中。文句者。謂以統句分節經文。荊溪各有記釋。猶五經之有正義也(唐孔頴達為五經作正義)止觀者。定慧之異為即法華之行門也。前玄義文句。皆明佛世當機得益之事。經有託事附法觀心之文。非部正意。今止觀正是智者說己心中所行法門。自行因果化他能所無不具焉。又於普門品加別譯重頌。緇素皆遵誦之。天聖四年。諫議胡則守郡。屢入山問道。欣領法要。為施金造山門廊宇。五年中秋月朢之夕(朢作望非)桂子降於殿庭。師取其實播種林下。乃作桂子之詩。六年正月。遣學徒往四明。致祭於法智。有祭文悼詩之作。始於寺東建日觀菴。送想西方為往生之業。九年。講淨名經。忽謂其徒曰。昔在東掖講此經。夢荊溪授我經卷。及出室。視日已沒。今吾殆終此講乎。因與眾訣曰。我住台杭二寺。垂四十年。長用十方為意。今付講席。宜從吾志。命弟子祖韻曰。汝當紹我道場。持此鑪拂。勿為最後斷佛種人。遂作謝三緣詩。謂謝徒屬絕賓友焚筆硯也。是年八月。徙居東領之草堂。明道元年十月八日示疾。不用醫藥。唯說法以勉徒眾。十日令請彌陀像以證其終。門人尚欲有禱。以觀音至。師炷香瞻像祝之曰。我觀觀世音。前際不來後際不去。十方諸佛同住實際。願住此實際。受我一炷之香。或扣其所歸。對以寂光淨土。至夜奄然坐逝。師嘗製龕銘曰遐榻。既入越七日。形貌如生。壽六十九。夏五十。逝之夕。山中人見大星殞於靈鷲峯紅光赫然。稟法者。文昌等二十五人。登門學者以千數。度弟子若虛輩垂百人。明年仲春四日。奉遐榻葬於寺東月桂峯下。與隋觀法師為之隣焉。師幼善詞翰。有詩人之風。其詩集。曰采遺。曰靈苑。其雜著。曰金園。曰天竺別集。皆行於世。有貴官注楞嚴求師印可。師烹烈焰謂之曰。閤下留心佛法。誠為希有。今先申三問。若答之契理。當為流通。若其不合當付此火。官許之。師曰。真精妙元性淨明心。不知如何注釋。三四四三宛轉十二流變三疊一十百千。為是何義(昔師注者云。初變一為十。以三世四方互成十二。次變十為百。三世四方互成百二十。三變百為千。三世四方互成千二百。是為一根功德之數。總六根為七千二百。除眼鼻身三根。各虧四百。實得六千。為六根功德也。一為變生十百千為三疊。凡三番織成其數)二十五聖所證圓通。既云實無優劣。文殊何得獨取觀音。其人罔措。師即舉付火中。於是楞嚴三關自茲而出。仁宗閱師所進光明護國儀。至聖帝仁王慈臨無際之文。撫几歎曰。朕得此人足以致治。亟令宣召則已入寂矣。師始出家。郡校諸生。慕師才俊勉回業儒。為詩答盧積。中有真空是選場大覺為官位之句。人多誦之。常行三昧。以九十日為期。於行道四隅置熾炭。遇困倦則漬手於。十指唯存其三。其建光明懺殿。每架一椽甃一甓。輒誦大悲呪七遍以示聖法加被。不可沮壞之意。故建炎虜寇。積薪以焚。其屋儼然。暨方臘陳通之亂。三經寇火皆不能熱。至今異國相傳。目為燒不著寺。茲豈獨顯教門之神迹。誠有以彰國家之有道也。崇寧三年。賜號法寶大師紹興三十年。特諡懺主禪慧法師。塔曰瑞光(行業曲記。修三昧記。天生諸集。宗源記)

[0209a04] 鏡菴曰。道籍人弘人必依處。此三者不可不畢備也。吾道始行於陳隋盛於唐。而替於五代。逮我。

[0209a07] 聖朝。此道復興。螺溪寶雲振於前。四明慈雲大其後。是以法智之創南湖。慈雲之建靈山。皆忌軀為法。以固其願而繼之以神照啟白運。辯才兆上竺。於是淛江東西並開講席。卒能藉此諸剎安廣眾以行大道。孰謂傳弘之任不在於處耶。然靈山之剎。三罹寇火而不能壞。此豈非至人誦呪加功願力堅固之驗也哉。

[0209a15] 江州太守許端夫。序其詩曰。慈雲之詩。文貫於道。言切於理。酷似陶彭澤。蓋合於情動形言止乎禮義之意。昔貫休作禪月集。初不聞道。而才情俊逸。有失輔教之義。中庸子作閒居編。言雖鳴道而文句闒冗。有失詩人之體。慈雲則不然。文既清麗。理亦昭顯。雅正簡淡。有晉宋之風。蓋其道業宏大。故詩名不行也。

[0209a24] 法師異聞。餘杭人。潛心天台之學。每謂但解未足以展志。故汲汲以修諸三昧為要務。及來參寶雲盡通其旨。至道三年。法智弘道於延慶。輔贊之功為多。以寺宇頹毀。乃同丹丘覺圓并力經理。不逾三載眾工畢就。法智立誠誓之石。示十方之規。必聯次師名。稱二師云。後同法智結十僧。行長懺三年。誓焚軀以報佛恩。時楊文公。屢貽書勸止。事竟不行。師居延慶四十年。凡法智所修三昧未嘗不預。

[0209b05] 法師有基。字及賢。錢唐王氏。母夢梵僧授以舍利吞之。遂有娠。生五歲。從天台壽昌法超為師。十歲受具。聞四明寶雲傳智者教往事之。授以法華止觀。隨言解義曲盡其妙。端拱元年。郡人請演教於太平興國寺。學者常數百人。每白黑月必集眾自升高座誦菩薩戒法。勸道族念佛四十年至萬人。凶年持鉢以供聽眾。祥符八年六月示疾。弟子令祥請曰。和尚西歸寧無留訓。師乃廣談圓旨經時不已。眾忽見西方現光空中樂奏。師曰。西方三聖人來也。即右脇西向而化。荼毘舍利莫數。門人悟持。結塔於慈溪之靈龜山。有夢師威儀迎往西方者。有夢師坐青蓮花對佛說法者。有夢三身如來入靈塔者。有夢彌陀授記為超壯如來者。法智聞其逝歎曰。臥病談玄臨終見佛。是可敬也。內翰楊億。致敬真相為之作讚(全三學撰行業碑。在福源○此卷一百一十八人。本紀止錄三十三人。餘者遺失)

佛祖統紀卷第十(終)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9 冊 No. 2035 佛祖統紀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