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7n1998A_009 大慧普覺禪師語錄 第9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7 冊 » No.1998A » 第 9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大慧普覺禪師雲居首座寮秉拂語錄卷第九

[0845c26] 秉拂。僧問。萬鍛爐中鐵蒺蔾。當塗佛祖不容伊。而今信手拈來用。未審如何話此機。師云。沒這閑家具。進云。只如廣敷此座。是閑不閑。師云。髑髏粉碎不知痛。進云。可謂鐵鞭指出胡人路。抝曲由來為後人。師云。鐵蒺[卄/梨]甚麼處。進云拶。師云。笑殺衲僧。乃云。夷門昔日呈家醜。拈出無邊栗棘蓬。今日甌峯孤頂上。幸然無事又相逢。相逢即且置。其中事作麼生。若有人道得一句。便請各自歸堂。若道不得。打葛藤謾諸人去也。諸佛未出世時有。即今巴鼻一人人。頂門上輝大寶光。出世後消息全無。一箇箇脚跟下縱橫十字。有佛處不得住。無佛處急走過。拶著不來。三千里外穿却鼻孔。到這裏直饒置無邊剎境於一毛頭上。只這一毛頭。從甚麼處得來。納百億須彌盧於一粒粟中。只這一粒粟。又向甚麼處安著。如是則易。不如是則難。休於言上覓莫向意中求。如是則難。不如是則易。識取鉤頭意。莫認定盤星衲僧拄杖子。拈得便行。切忌向平地上釘樁搖艣。所以道。神光不昧萬古徽猷。入此門來莫存知解。只如一大藏教說權說實說頓說漸說有說無。乃至西天此土諸代祖師。古往今來一切知識。種種言語種種作用。且道。是知解耶。非知解耶。若定奪得出秉拂上座一場敗闕。若定奪不出。潑第二杓惡水去也喝一喝云。是甚麼。有照用無向背。只許老胡知。不許老胡會。睦州一向擔板。趙州貴買賤賣。獨有三聖瞎驢。至今遭人笑怪。須彌山突出諸人額角邊。大海水灌入諸人鼻孔裏。即且置。馬大師道。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曾少鹽醬。又作麼生商量。還委悉麼。多年曆日無人問。驀地拈來愁殺人。喝一喝。復舉。巖頭參德山。纔跨門便問。是凡是聖。山便喝。頭便禮拜。後有僧舉似洞山。山云。若不是奯公。也大難承當。巖頭聞云。洞山老漢不識好惡。錯下名言。我當時一手擡一手搦。師云。猛虎不識阱阱中身死。蛟龍不怖劍。劍下身亡。巖頭雖於虎阱中有透脫一路。向劍刃上有出身之機。若子細檢點將來。猶欠悟在。只今還有為巖頭作主底麼。出來與杲上座相見。良久喝一喝拍一拍云。洎合停囚長智。

[0846b10] 冬至秉拂。豁開戶牖。妙手畫難成。當軒者誰。擡眸已蹉過。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不是禪不是道。三世諸佛說不及。六代祖師傳不到。便恁麼去。只是箇無孔鐵鎚。直饒出得荊棘林。未免死於平地上。所以道。言無展事語不投機。承言者喪滯句者迷。可中有箇出情塵超物外。不承言不滯句。百草頭上薦得祖師。鬧市裏識得自己。直下如龍得水。似虎靠山。脚跟下正好朝打三千暮打八百。何故。我王庫內無如是刀。若是出格道流。必不作這般去就。雖然如是。盡法無民。今夜放一線道。與諸人相見。舉起拂子云。君子道長。畫一畫云。小人道消。滴水一滴凍。節令不相饒。狸奴白牯鼻繩斷。水底藏身被火燒。擊禪床一下。復舉。本仁示眾云。尋常不欲向聲前句後鼓弄人家男女。何故。且聲不是聲。色不是色。有僧問。如何是聲不是聲。仁云。喚作色得麼。僧云。如何是色不是色。仁云。喚作聲得麼。僧禮拜。仁云。且道。為爾說答爾話。若人辯得。許爾有箇入處。師云。本仁將一穿雲居子。換却天下人眼睛。却被這僧將一條斷貫索。不動干戈穿却鼻孔。後來舜老夫拈云。本仁既已入草。這僧又落深村。然則陽春雪曲。時人難和。村歌社舞。到處與人合得著。師云。舜老夫是則也是。未免隨摗。秉拂上座。不惜眉毛。為諸人說破。聲不是聲。色不是色。馬後驢前神出鬼沒。雪曲陽春和不齊。村歌社舞且淈[泳-永+盾]。以拂子擊禪床云。這箇決定不是聲。復舉起云。這箇決定不是色。且畢竟是箇甚麼。喝一喝云。此時若不究根源。直待當來問彌勒。

[0846c12] 韓德全朝議請秉拂。僧問。達磨西來將何傳授。師云。不可總作野狐精見解。進云。如何是麁入細。師云。香水海裏一毛孔。進云。如何是細入麁。師云。一毛孔裏香水海。進云。和尚為甚麼却顛倒。師云。從來有些子。問三脚驢子弄蹄行時如何。師云。蹋斷趙州略彴子。乃云。作麼作麼。擊開無盡藏。如是如是。抹過太虛空。恁麼不恁麼。直下便透。猶是扶籬摸壁。立地死人。更擬進步向前。如何若何。正是外道邪魔。滅胡種族。即今莫有吾家種草麼。有則出來為眾出氣。如無。更看塗灰抹土一上。妙性圓明離諸名相。本來無有世界眾生。因妄有生。因生有滅。生滅名妄。滅妄名真。喝一喝云。釋家老子當時若下得這一喝。免得漏逗。何故。既是圓明離相。畢竟妄從何起。真從何生。生從何來。滅從何去。若也見得徹去。山河大地萬象森羅四聖六凡。情與無情不消一揑。便見氷銷瓦解。到這裏也無禪也無道。也無心也無性。也無玄也無妙。露裸裸赤灑灑沒可把。便恁麼去。更買草鞵行脚三十年。也未夢見衲僧氣息在。且道。衲僧有甚麼長處。良久云。激電爍開頂門眼。隔谿猿呌一聲寒。復舉。雪峯問僧。近離甚處。僧云。覆船。峯云。生死海未渡。為甚麼覆却船。僧無語。歸舉似覆船。船云。何不道渠無生死。僧再至雪峯。峯再舉前話問僧。僧云。渠無生死。峯云。此不是汝語。僧云。是覆船恁麼道。峯云。我有二十棒。寄與覆船。二十棒老僧自喫。要且不干闍黎事。師云。作家宗師。天然猶在。雖然如是。也是作賊人心虛。是則不干這僧事。二十棒何須自喫。但更添二十棒。只打覆船便了。且道。渠過在甚麼處。老老大大不合與人代語。

[0847a16] 歲節秉拂。僧問。舊歲已去新歲到來。還有不涉新舊者也無。師云有。進云。那箇是不涉新舊者。師云。諸佛菩薩畜生驢馬。進云。今夜小出大遇去也。師云。我已無端入荒草。爾又跳入屎坑裏。進云。彼此不著便。師云。果然隨我來。乃云。百尺竿頭進一步。甚麼處得這。消息來。萬仞峯前露一機。墮在時人窠窟裏。莫妄想放下著。絕伎倆處便肯承當。鼻孔索頭在我手裏。所以南泉道。牽牛向谿東放。不免食他國王水草。牽牛向谿西放。亦不免食他國王水草。不如隨分納些些。總不見得。杲上座隨分納些些去也。良久云。釋迦掩室於摩竭。耕地種蒺蔾。淨名杜口於毘耶。錮鏴著生鐵。須菩提唱無說以顯道餿飯祭閑神。釋梵絕聽而雨華果有領受者。直饒向上一路千聖不傳。硬紏紏活鱍鱍。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見師也。是隔鞾抓痒。總不恁麼。落在無事界中。且作麼生通得箇機關。應得箇時節去。驀拈拄杖卓一下云。還委悉麼。差之毫釐失之千里。孟春猶寒終而復始。釋迦老子是繫驢橛。一大藏教是破故紙。如我按指海印發光。汝暫舉心塵勞先起。超佛越祖之談。未語已前向諸人。脚跟下蹉過了也。畢竟如何。毘婆尸佛早留心。直至如今不得妙。又卓一下。復舉僧問鏡清。新年頭還有佛法也無。清云有。僧云。如何是新年頭佛法。清云。元正啟祚萬物咸新。僧云。謝師答話。清云。山僧今日失利。又僧問明教。新年頭還有佛法也無。教云無。僧云。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為甚麼却無。教云。張公喫酒李公醉。僧云。老老大大龍頭蛇尾。教云。山僧今日失利。師云。二尊宿。一人向高高峯頂立不露頂。一人向深深海底行不濕脚。是則也是。未免有些誵訛今夜或有人問杲上座。新年頭還有佛法也無。只向他道。今日一隊奴僕在茶堂裏。村歌社舞弄些神鬼。直得點胸尊者惡發把鉢盂峯。一擲擲過恒河沙世界之外。驚得憍陳如怕怖慞惶。倒騎露。柱跳入擔板禪和鼻孔裏。撞倒舒州天柱峯。安樂山神忍俊不禁。出來攔胸搊住云。尊者爾既稱阿羅漢。出三界二十五有塵勞。超分段生死。因甚麼有許多無明。被這一問。不勝懡[怡-台+羅]。却回佛殿裏。第三位打坐。依舊點胸點肋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自云。住住。杲上座他問新年頭佛法。為甚麼一向虛空裏打筋斗。說脫空謾人。良久云。杲上座今夜失利。

[0847c04] 熊伯莊請秉拂。諸法寂滅相。不可以言宣。釋迦老子在摩竭提國。三七日內啟口無由。達磨大師對梁武帝。盡力提持。只道得箇不識。若也一向坐却去。盡大地更無一人發真歸源。先聖幸有第二義門。何妨於中通一線路。所以道。真如淨境界。一泯未嘗存。能隨染淨緣。遂成十法界。乃舉起拂子云。這箇拂子。與過去諸佛未來諸佛現在諸佛。同一悲智。同一行願。同一慈力。同一眼觀。同一耳聽。同一鼻嗅。同一舌嘗。同一身觸。同一意思。隨宜說法。為諸大菩薩說六波羅蜜。令其各證無生法忍。為聲聞緣覺說十二緣生四諦真理。令其各得八解六通證寂滅樂。為諸天眾說一切諸行皆悉無常。一切樂具悉皆衰謝。令其各得出離三界。為諸人眾說不昧因果法。令其各各修十善道永淨三業。為阿脩羅眾說無我法。令其捨離憍慢放逸安住忍地。為諸地獄極苦眾生說罪性不在內外中間。令其一念頓超十地。為諸餓鬼傍生說永斷根本無明法。令其捨離饑渴熱惱生人天中。拂子如是隨宜說如是法。一大藏教也不增一字。也不減一字。諸人還信得及麼。若信不及。却聽拂子重說偈言。遂擊禪床一下云。是聖是凡俱解脫。巍巍三界獨稱尊。復舉。僧問睦州。經頭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審是甚麼字。州彈指一下云。會麼。僧云。不會。州云。上來講讚無限勝因。蝦蟇勃跳上天。蚯蚓驀過東海。師云。這僧只問經頭一字。睦州盡將善知眾藝差別字輪。以龍龕手鑑唐韻玉篇。從頭註解。撒在這僧懷裏。這僧也不妨奇特。直下便肯承當。且道。甚麼處是他承當處。聽取箇註脚。以字不成八字。不是彈指。未終普天匝地擊開四十二般若波羅蜜門。參透華嚴會中善知眾藝。教內教外一時收。世出世間皆周備。無邊罪咎如火銷氷。無量勝義如恒沙聚。更有箇末後句。堅牢庫藏永收藏。總屬山前熊伯莊。

[0848a12] 秉拂。欲識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時節若至。其理自彰。且道。即今是甚麼時節。莫是坐底坐立底立麼。莫是春雨如膏春雲如鶴麼莫是香煙匌匝燈燭熒煌麼。莫是僧俗交參同會一處麼。若恁麼。只見一邊。須知微塵諸佛出世降王宮坐道場轉法輪降魔軍度眾生入涅槃。總不出這箇時節。諸人若信得及。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若信不及。說老婆禪去也。佛不遠人。即心而證。獼猴弄黐膠。法無所著。觸境皆如。枯樁繫癩馬。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渾家送上渡頭船。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吐出野狐涎。再服平胃散。可中有箇漢。向未屙已前。驀跳得出。高高處觀之不足。低低處平之有餘。可以高超三界獨步大方。可以截生死流據佛祖位。便恁麼去。止宿草菴且居門外。何故。不見古人道。善言言者言所不能言。善迹迹者迹所不能迹。迹所不能迹無迹。言所不能言無言。既無言又無迹。雲門手中扇子。勃跳上三十三天。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畢竟是何宗旨。喝一喝云。山斷疑休去。峯高又起來。復舉。龍牙頌云。一切名山到因脚。辛苦年深與著。而今年老不能行。手裏把箇破木杓。白雲端和尚云。龍牙老人可謂熟處難忘。師云。端和尚恁麼道。大似以己方人。杲上座即不然。家貧難辦素食。事忙不及草書。

[0848b10] 結夏秉拂。聲前逈逈一路子。黃面瞿曇不知一句。明明百草頭。碧眼胡兒罔措。鬧浩浩處靜悄悄。靜悄悄處鬧浩浩。直下如王寶劍。誰敢當頭擬犯。鋒鋩橫屍萬里。更說甚麼。似地擎山。不知山之孤峻。如石含玉。不知玉之無瑕。更說甚麼香象渡河徹底截流而過。更說甚麼全明全暗雙放雙收。須知恁麼來者寸絲不掛。恁麼去者堆山積嶽。將錯就錯。以大圓覺為我伽藍。身心安居平等性智。九十日內和泥脫墼。到這裏若有轉身一路。則不守自家活計。豈遵先聖軌儀。所以道。全鋒敵聖罕遇知音。同死同生萬中無一。且道。同死同生底。是甚面目。驀拈拄杖云。趙州和尚來也。金佛不度鑪。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卓一下云。百雜碎。沒縫罅。明眼衲僧盲聾瘖啞。金剛水際藏身。非非想天走馬。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盡大地是箇解脫門。是人知有。且道。石室行者蹋碓。因甚麼忘却移脚。良久喝一喝。復舉。三聖道。我逢人即出。出則不為人。興化道。我逢人即不出。出則便為人。真淨和尚云。這兩箇老古錐。竊得臨濟些子活計。各自分疆列界。氣衝宇宙。使明眼人只得好笑。師云。真淨老人大似欺誣亡沒。杲上座即不然。豁開三要三玄路。坐斷須彌第一峯。且道。在三聖分上耶。在興化分上耶。具眼者辯取。

[0848c07] 秉拂僧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云。火不待日而熱。進云。磨後如何。師云。風不待月而涼。進云。麼與未磨時如何。師云交。問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意作麼生。師云。釘釘膠黏。乃云。諸祖要妙。非競辯而求。激揚鏗鏘以摧異見。所以德山入門便棒。石火迸青天。臨濟入門便喝。旱雷轟宇宙。不是目前法。亦非向上機。恁麼不恁麼。便跳得出。正在葛藤窠裏。合作麼生評議。合作麼生話會。不可說大機大用大解脫。淨裸裸赤灑灑沒可把了便休。還得也無。不見風穴和尚道。設使言前薦得。猶是滯殼迷封。縱饒句下精通。未免觸塗狂見。若是本色衲僧。當下領略。便能向聲色頭上座。聲色頭上臥。文殊自文殊。解脫自解脫。泥我甚麼盌。良久云。驚群須是英靈漢。敵聖還他師子兒。選佛若無如是眼。假饒千載又奚為。以拂子擊禪床一下。復舉。百丈再參馬祖侍立次。祖竪起拂子。丈云。即此用離此用。祖掛拂子於舊處。良久云。爾他後開兩片皮。將何為人。丈取拂子竪起。祖云。即此用離此用。丈亦掛拂子於舊處。祖便喝。後黃檗到百丈。一日辭欲禮拜馬祖去。丈云。馬祖已遷化也。檗云。未審馬祖有何言句。丈遂舉再參因緣云。我當時被馬祖一喝。直得三日耳聾。黃檗聞舉不覺吐舌。百丈云。子已後莫承嗣馬祖否。檗云不然。今日因師舉。得見馬祖大機之用。且不識馬祖。若嗣馬祖。已後喪我兒孫。師云。百丈被喝。直得三日耳聾。黃檗聞舉不覺吐舌。百丈疑其承嗣馬祖。後因臨濟三度問佛法大意。三度打六十棒。便與三日耳聾出氣臨濟始覺。如蒿枝拂相似。敢問大眾。既是師承有據。因甚麼用處不同。會麼。曹谿波浪如相似。無限平人被陸沈。

[0849a12] 施主看藏經請秉拂。佛真法身猶若虛空。應物現形如水中月。拈起拄杖云。釋迦老子來也。在杲上座拄杖頭上。現妙色身。普告大眾云。毘盧藏中有大經卷。量等三千大千世界。書寫三千大千世界中事。悉盡無餘。我以清淨天眼。觀彼大經卷在一微塵內。今夜對人天眾前。設大方便。破彼一塵。出此經卷。饒益有情去也。卓一下召大眾云。一塵已破。大經卷已出。有頓有漸。有權有實。有半有滿。有中有邊。有理有事。有果有因。百千法門無量妙義。世出世間一切諸法。盡在裏許。諸人還信得及麼。若信得及。出三界越苦海。盡未來際悉得受用。若信不及。釋迦老子却入拄杖裏去也。乃舉起云。若喚作釋迦老子。又是拄杖。若喚作拄杖。又是釋迦老子。釋迦老子穿過拄杖。拄杖穿過釋迦老子。正當恁麼時。是頓耶是漸耶。是權耶是實耶。是半耶是滿耶。是中耶是邊耶。是理耶是事耶。是因耶是果耶。是釋迦老子耶。是拄杖耶。喝一喝云。頓也不可得。漸也不可得。權也不可得。實也不可得。半也不可得。滿也不可得。中也不可得。邊也不可得。理也不可得。事也不可得。因也不可得。果也不可得。釋迦老子也不可得。拄杖也不可得。一塵亦不可得。大經卷亦不可得。現今說法者亦不可得。聽法者亦不可得。只這不可得。亦不可得。遂以拄杖畫一畫云。畫斷葛藤。復舉起云。正當恁麼時。作麼生是各各當人鼻孔。良久云。千聖不知何處去。倚天長劍逼人寒。復卓一下。復舉。昔有一婆子。施財請趙州和尚轉大藏經。趙州下禪床遶一匝云。轉藏已畢。人回舉似婆子。婆云。比來請轉一藏。如何和尚只轉半藏。師云。眾中商量道。如何是那半藏。或云。再遶一匝。或彈指一下。或咳嗽一聲。或喝一喝。或拍一拍。恁麼見解。只是不識羞。若是那半藏。莫道趙州更遶一匝。直饒百千萬億匝。於婆子分上只得半藏。設使更遶須彌山百千萬億匝。於婆子分上亦只得半藏。假饒天下老和尚亦如是遶百千萬億匝。於婆子分上也只得半藏。設使山河大地森羅萬象。若草若木。各具廣長舌相。異口同音。從今日轉到盡未來際。於婆子分上亦只得半藏。諸人要識婆子麼。良久云。鴛鴦綉出從君看。不把金針度與人。

[0849b26] 為高菴悟和尚掛真。拈真示眾云。蓮華峯頂真實說。三塔歸來重泄機。兩處路頭俱剔脫。剎塵無不盡光輝。光輝則是人知有。且道。高菴老人本來面目何在。還委悉麼。生佛未具世界未形。直是眉目分明。十分顯露。有人向這裏識得。便與此老把手共行。不向上摶量名貌。其或未然。雲門不免隨例顛倒去也。遂展開云。還見麼。這箇若是則有兩箇這箇若非當面蹉過。不蹉過沒兩箇。祖堂無位次安排。癡兀軒中且閑坐。

[0849c07] 雲居首座寮秉拂終

室中機緣

[0849c10] 師問僧。巖頭纔跨德山門便問。是凡是聖。德山便喝。巖頭禮拜。意作麼生。僧云。好箇消息。師云。那裏是好處。僧便喝。師云。爾這一喝。未有主在。出去。

[0849c13] 問僧。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爾作麼生會。僧云領。師云。領爾屋裏七代先靈。僧便喝。師云。適來領而今喝。干他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甚麼事。僧無語。師便打出。

[0849c17] 問僧。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默對時如何。僧珍重便行。師呵呵大笑。次一僧入。師云。我適來問這僧。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默對時如何。他珍重便行。爾道他會不會。僧擬問訊。師便打出。

[0849c21] 問僧。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僧云。無面目漢。師云。適來有箇師僧如此道了。打出去也。僧擬議。師便打。

[0849c23] 問僧。國師三喚侍者。意旨如何。僧云。魚行水濁。師云。莫[尸@豕]沸。僧無語。師便打。

[0849c25] 問僧。馬大師道。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曾少鹽醬。意作麼生。僧云。隨家豐儉。師云。好箇隨家豐儉。只是爾不會。僧擬議。師便喝出。

[0849c28] 僧請益云。不知某甲死後向甚麼處去。師云。爾只今是生是死。僧云。生也不道。死也不道。師云。這漸源奴。僧擬議。師便打出。復問一僧。適來這僧納一場敗闕。爾還知麼。僧云知。師亦打出。

[0850a04] 問僧。香嚴上樹話。爾作麼生會。僧云。好對春風唱鷓鴣。師云。虎頭上座出眾云。樹上即不問。未上樹。請和尚道。又作麼生。僧云。適來向和尚道了也。師云。好對春風唱鷓鴣。是樹上語樹下語。僧無對。師便打。

[0850a08] 問僧。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恁麼不恁麼總不得。作麼生。僧云總得。師云。拋却甜桃樹。緣山摘醋梨。

[0850a11] 問僧。爾道禪。還受教也無僧云。萬里一條鐵。師云。爭奈觀音院裏有彌勒。僧擬議。師便打出。

[0850a13] 僧請益夾山境話。道聲未了。師便喝。僧茫然。師云。爾問甚麼。僧擬舉。師連打喝出。

[0850a15] 問僧。道不用修。但莫污染。如何是不污染底道。僧云。某甲不敢道。師云。爾為甚麼不敢道。僧云。恐污染。師高聲叫云。行者將糞箕苕帚來。僧茫然。師便打出。

[0850a18] 纔見僧入。便云。不是出去。僧便出。師云。沒量大人被語脈裏轉却。次一僧入。師亦云。不是出去。僧却近前。師云。向爾道不是。更近前覓箇甚麼。便打出。復一僧入云。適來兩僧不會和尚意。師低頭噓一聲。僧罔措。師便打云。却是爾會老僧意。

[0850a24] 問僧。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爾作麼生會。僧云。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某甲只恁麼會。師高聲云。抱取猫兒來。僧無語。師便喝出。

[0850a28] 問僧。我前日有一問在爾處。爾先前日答我了也。即今因甚麼瞌睡。僧云。如是如是。師云。道甚麼。僧云。不是不是。師連打兩棒云。一棒打爾如是。一棒打爾不是。

[0850b02] 纔見僧入。便云。諸佛菩薩畜生驢馬。庭前柏樹子。麻三斤。乾屎橛。爾是一枚無狀賊漢。僧云。久知和尚有此機要。師云。我已無端入荒草。是爾屎臭氣也不知。僧拂袖便出。師云。苦哉佛陀耶。

[0850b07] 師纔見僧入。便云爾不會出去。僧便出。次一僧入。師亦云。爾不會出去。僧亦出。復一僧入。師云。適來兩箇上座。一人解收不解放。一人解放不解收。爾還辯得麼。僧云。一狀領過。師云。領過後別有甚麼好消息。僧拍手一下便出。師云。三十年後悟去在。

[0850b13] 問僧。爾名甚麼。僧云法如。師云。僧堂佛殿如否。僧云如。師云。老僧被爾勘破。僧擬議。師便打。

[0850b15] 問僧。還記得話頭麼。僧云。不記得。師云。爾來這裏管甚麼事。便打。

[0850b16] 問僧。五祖道趙州狗子無佛性。也勝猫兒十萬倍。如何。僧云。風行草偃。師云。爾也不亂說。却作麼生會。僧無語。師云。學語之流。便打出。

[0850b19] 纔見僧入。便云。釋迦老子來也。僧近前。師云。元來不是。便打。次一僧入。師亦云。釋迦老子來也。僧當面問訊便出。師云却似真箇。

[0850b23] 問侍者云。許多人入室。幾人道得著。幾人道不著侍者云。某甲只管看。師展手云。我手何似佛手。侍者云。天寒且請和尚通袖。便行。師隨後打一竹篦云。且道。是賞爾是罰爾。

室中機緣卷第九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7 冊 No. 1998A 大慧普覺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