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7n1998A_007 大慧普覺禪師語錄 第7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7 冊 » No.1998A » 第 7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大慧普覺禪師住江西雲門菴語錄卷第七

[0837b26] 結夏示眾。有句無句如藤倚樹。孟八郎漢便恁麼去。機不到語不副。眼裏著得百千萬億須彌山。耳裏著得無量無邊香水海。機副語語投機。眼裏著沙不得。耳裏著水不得。有般漢。聞恁麼道。便道。見月休觀指。歸家罷問程。不知垂萬里鉤。駐千里烏騅。布漫天網打衝浪鯤鯨。若是蝦蟆蚯蚓跛鼈盲龜。徒勞上鉤徒勞入網。須是恁麼人方知恁麼事。所以道。殺人自有殺人刀。活人自有活人劍。有殺人刀無活人劍。一切死人活不得。有活人劍無殺人刀。一切活人死不得。死得活人活得死人。便能刮龜毛於鐵牛背上。截兔角於石女腰邊。不作奇特商量。不作玄妙解會。何須九旬禁足三月護生。謹守蠟人無繩自縛。須知盡十方遍法界無有如針鋒許不是。各各當人安居之處。便恁麼去。更有事在。敢問諸人。只如不死不活底人出來。且作麼生殺作麼生活。若殺不得活不得。佛法無靈驗。直饒殺得活得。也未是作家。於衲僧分上了無交涉。且道衲僧有甚麼長處。良久云。雖有一雙窮相手。未曾低揖等閑人。喝一喝。

[0837c18] 示眾。恁麼恁麼。針劄不入。不恁麼不恁麼匙挑不上。恁麼中不恁麼。鬼面神頭。不恁麼中却恁麼。披毛戴角。阿呵呵。且道笑箇甚麼。我笑。昔日雲門大師有時云。聞聲悟道見色明心。觀世音菩薩將錢買餬餅。放下手云。元來只是饅頭。乃喝一喝云。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0837c24] 示眾舉。雲門一日拈拄杖云。凡夫實謂之有。二乘析謂之無。緣覺謂之幻有。菩薩當體即空。衲僧見拄杖但喚作拄杖。行但行坐但坐。總不得動著。師云。我不似雲門老人將虛空剜窟竉。驀拈拄杖云。拄杖子不屬有不屬無。不屬幻不屬空。卓一下云。凡夫二乘緣覺菩薩。盡向這裏各隨根性悉得受用。唯於衲僧分上為害為冤。要行不得行。要坐不得坐。進一步則被拄杖子迷却路頭。退一步則被拄杖子穿却鼻孔。只今莫有不甘底麼。試出來與拄杖子相見。如無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0838a07] 示眾。過去諸如來。斯門已成就。拈拄杖左邊卓一下云。且拈向左邊。現在諸菩薩。今各入圓明。右邊卓一下云。且拈向右邊。未來修學人。當依如是法。中間卓一下云。且拈向中間。二邊渾莫立。中道不須安。一切智智清淨。無二無二分。無別無斷故。昨日有人從淮南來。不得江西信。報道。下江盜賊已平。雲門山頭種田博飯喫。問著禪道佛法。口似磉盤。乃喝一喝云。適來許多葛藤。向甚麼處去也。又卓一下云。有利無利不離行市。

[0838a17] 示眾。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少鹽醬。頂門具眼衲僧。到此如何趣向。然冤有頭債有主。雲門今日和泥合水。向炙瘡瘢上更著艾炷。要與馬師相見。遂以拂子面前畫一畫云。還見麼。拆東籬補西壁。眼見則親手攬不及。釋迦彌勒換手椎胸。文殊普賢連聲叫屈。喝一喝云。馬面夜叉纔稽首。牛頭獄卒便擎拳。

[0838a24] 示眾。永嘉道。非不非是不是。差之毫釐失千里。是則龍女頓成佛。非則善星生陷墜。永嘉親見六祖來。要且只在是非裏。雲門即不然。非不非是不是。仰面看天低頭覷地。惺惺時直是惺惺。瞌睡時一向瞌睡。也無佛法可商量。亦無塵勞可回避。有時睡裏驚覺來。元是猫兒捉老鼠。

[0838b02] 示眾。古人道。他人住處我不住。他人行處我不行。不是與人難共聚。大都緇素要分明。喝一喝云。猶有這箇在。雲門即不然。他人住處我亦住。他人行處我亦行。瞥喜瞥瞋無理會。新羅夜半日頭明。且道與古人相去多少。試定當看。

[0838b08] 示眾。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南泉老人和身放倒。至今數百年來。其間無數善知識出世。未曾有一人為他扶起。雲門今日擬將燈心拄須彌山。試為扶起看。遂拈拄杖云。南泉放倒雲門扶起。放倒扶起有賓有主。明眼衲僧商量。切忌別作道理。既許商量。為甚麼不許作道理。良久云。相罵饒汝接嘴。相唾饒汝潑水。卓一下。

[0838b16] 示眾。諸法本來絕待。觸目且無拘礙。只因斷臂覓心。便有人求懺罪。無文印子既成。付法傳衣廝賴。致令盧老黃梅。墜石腰間舂碓。將謂有法與人。問著却言不會。引得後代兒孫。盡作韓獹逐塊。雖欲扶竪宗乘。奈何東倒西儽。子細檢點將來。直是令人叵耐。若也盡令而行。一擊須教粉碎。有時靜坐思量。就中也有可愛。且道有甚麼可愛。深沙共脩羅結親。金剛與土地指。背喝一喝。

[0838b25] 示眾。拈拄杖卓一下云。細不通風。大通車馬。突出當陽。孰辨真假。虛空有𣠽柄。無手人能把。跛驢蹋倒摘茶輪。草菴卸下瑠璃瓦。又卓一下。

[0838b29] 解夏示眾。洞山萬里一條鐵。瀏陽一擊百雜碎。雲門關字常現前。翠巖眉毛在不在。乃舉拂子云。雲門大師來也。還見麼。擊禪床云。一彩兩賽。

[0838c04] 示眾。法法本來法。無法無非法。何於一法中。有法有不法。拈起拄杖云。這箇是拄杖子。那箇是本來法。又云。這箇是本來法。那箇是拄杖子。只今莫有斷得出底麼。若斷得出。非唯自有出身之路。亦乃不受人謾。若斷不出。雲門饒舌去也。開口即失。閉口非喪。如是如是。遂卓一下云。一椎兩當。復舉起云。看看寒山拾得掃地。倒轉苕帚柄把露柱。一摵勃跳上兜率陀天。觸破非非想天人鼻孔。毘盧遮那如來忍痛不禁。走入雲門拄杖子裏藏身。雲門一眾呵呵大笑云。料掉沒交涉。正當恁麼時露柱與燈籠。畫眉又增得多少光彩。良久云。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

[0838c17] 示眾。豁開正眼千聖罔測。其由一句全提萬別千差路絕。識不可識智莫能知。非聖非凡非心非法。全體恁麼來。全體如是住。不見毘耶示疾。文殊問言。居士所疾為何等相。維摩詰曰。我病無形不可見。又問。此病身合耶心合耶。曰非身合。身相離故。亦非心合。心如幻故。師云。身相既離。心亦如幻。誰是示疾者。誰是問疾者。還證明得麼。若證明得。則諸人身病心病俱銷。佛病法病齊遣。便能回三毒為三聚淨戒。回六識為六神通。回煩惱為菩提。回無明為大智。便恁麼去。猶是止啼之說。未為究竟。且究竟一句作麼生道。良久云。幻人心識本來無。罪福皆空無所住。喝一喝。

[0839a02] 示眾。或是或非人不識。逆行順行天莫測。隔山人唱鷓鴣詞。錯認胡笳十八拍。遂舉拂子云。這箇只是犛牛尾拂子。不得作是非逆順商量。作麼生識。作麼生測。良久云。無人過價打與三百擊禪床一下。

[0839a07] 示眾。入水不避龍。漁父之勇也。陸行不避虎兕。獵夫之勇也。白刃臨前視死若生者。將軍之勇也。作麼生是衲僧之勇。良久云。大膽駕頭衝突過。小膽哀鳴告所由。喝一喝。

[0839a11] 示眾。有一人一生為善。有一人一生造惡。為善者一旦犯不與取戒。造惡者一念了悟自心。善人犯不與取戒。即名為賊。惡人了悟自心。即名為佛。二人同到。雲門著那一人即是。著善人而却惡人。則是著賊而却佛。著惡人而却善人。則是怕惡而欺善。若二人俱著。則佛賊不分。若二人俱不著。則善惡不明。若決定指佛是惡人。則招謗佛之愆。入地獄如箭射。若指賊是善人。未有善人而做賊者。當人未具智眼在。到這裏還有斷得者麼。若斷不得。雲門為諸人斷却。賊是善人為。佛是惡人做。佛賊善惡人不出這兩箇。還會麼。驀拈拄杖面前畫一畫云。建昌紙貴一狀領過。

[0839a24] 示眾。荊棘林中善卷舒。更於驪頷探神珠。南山鼈鼻活拈得。乘興猶來捋虎鬚。如斯標致。未是作家。若到雲門。不勞拈出。直須入林不動草入水不動波。坐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方有小分相應。正當恁麼時。不傷物義一句。作麼生道。良久云。但將飯向無心盌。自有人提折脚鐺。

[0839b02] 示眾。拈拄杖云。休誇棒下無生忍。撥置當陽掣電機。未屙已前驀提得。遂卓一下云。一擊自然亡所知。喝一喝。

[0839b05] 示眾。纔涉脣吻便落言詮。不落言詮即沈寂默。沈寂默則成誑。滯言詮則成謗。不語不謗不默不誑。須知向上別有一路子。明眼底知有。只是難近傍。遂拈拄杖云。拄杖子却近傍得。只是不知有。敢問大眾。近傍得底不知有。知有底近傍不得。正恁麼時。那箇在前。那箇在後。只今眾中莫有不受人謾底麼。試出來定當看。良久云。若不藍田射石虎。幾乎誤殺李將軍。卓一下。

[0839b14] 示眾。多時不說禪。口邊生白醭。大眾苦相煎。便登曲彔木。匪論五家宗。不引傳燈錄。纔開兩片皮。業因招薄福。釋迦乾屎橛。達磨老臭禿。一人曲說直。一人直說曲。彼此大丈夫。肯受爾沸[尸@豕]。罵佛謗祖師。定入拔舌獄。佛祖生冤家。魔王真眷屬。心地黑漫漫。口裏水漉漉。似恁出家兒。定滅瞿曇族。臘月三十朝。大笑却成哭。召大眾云。還識雲門村叟麼。曾聞一飽忘百饑。今日山僧身便是喝一喝。

[0839b23] 示眾舉。僧問香嚴。如何是道。嚴云。枯木裏龍吟。僧云。如何是道中人。嚴云。髑髏裏眼睛。僧又問石霜。如何是枯木裏龍吟。霜云。猶帶喜在。如何是髑髏裏眼睛。霜云。猶帶識在。又問曹山。如何是枯木裏龍吟。山云。血脈不斷。如何是髑髏裏眼睛山云。乾不盡。遂有頌云。枯木龍吟真見道。髑髏無識眼初明。喜識盡時消息盡。當人那辯濁中清。圜悟老人云。一人透語滲漏。一人透情滲漏。一人透見滲漏。師云。諸人還揀得出麼。若揀不出。不惜眉毛為諸人說破。香嚴透語滲漏。被語言縛殺。石霜透情滲漏。被情識使殺。曹山透見滲漏。被見聞覺知惑殺。分明說了。具眼者辯取。

[0839c07] 示眾舉。提婆達多在地獄中。世尊令阿難傳問云。汝在地獄中。可忍受否。云我雖在地獄中。如三禪天樂。世尊又令阿難傳問。爾還求出否。云待世尊入地獄。我即出。阿難云。世尊是三界大師。豈有入地獄分。云世尊既無入地獄分。我豈有出地獄分。師云。既無出分又無入分。喚甚麼作釋迦老子。喚甚麼作提婆達多。喚甚麼作地獄。還委悉麼。自携瓶去沽村酒。却著衫來作主人。

[0839c16] 示眾舉。招慶問羅山。有人問巖頭。塵中如何辯主。頭云。銅沙鑼裏滿盛油。意作麼生。山召大師。慶應諾。山云。獼猴入道場。山却問明招。或有人問爾作麼生。招云。箭穿紅日影。師云。還會麼。獼猴入道場。箭穿紅日影。兩箇老古錐。擔雪共填井。喝一喝。

[0839c22] 示眾舉。招慶普請擔泥次。中路按拄杖問。僧云。上窟泥下窟泥。僧云。上窟泥。慶打一棒。又問一僧。上窟泥下窟泥。僧云。下窟泥。慶亦打一棒。又問明招。招放下泥擔叉手云。請師鑑。招慶便休師云。招慶雖然休去爭奈明招不甘。雲門當時若見他。放下泥擔云。請師鑑。劈脊也與一棒。看他如何折合。

[0839c29] 示眾舉。睦州問僧。近離甚處。僧云。河北。州云。河北有箇趙州和尚。上座曾到彼麼。僧云。某甲近離彼中。州云。趙州有何言句示徒。僧遂舉喫茶話。睦州乃云。慚愧。却問僧。趙州意作麼生。僧云。只是一期方便。睦州云。苦哉趙州。被爾將一杓屎潑了也。便打。後來雪竇云。這僧克由叵耐將一杓屎潑他二員古佛。師云。雪竇只知一杓屎潑他趙睦二州殊不知。這僧末上被趙州將一杓屎潑了。却到睦州。又遭一杓。只是不知氣息。若知氣息。甚麼處有二員古佛。

[0840a11] 示眾舉。僧問雲門。如何是超佛越祖之談。門云。餬餅。師云。雲門直是好一枚餬餅。要且無超佛越祖底道理。

[0840a14] 示眾舉。洞山云。須知有佛向上事。僧問。如何是佛向上事。山云。非佛。雲門云。名不得狀不得。所以言非。師云。二尊宿恁麼提持佛向上事且緩緩。這裏即不然。如何是佛向上事。拽拄杖劈脊便打。免教伊在佛向上桗根。

[0840a19] 示眾舉。石門聰和尚云。十五日已前諸佛生。十五日已後諸佛滅。十五日已前諸佛生。爾不得離我這裏。若離我這裏。我有鉤鉤爾。十五日已後諸佛滅。爾不得住我這裏。若住我這裏。我有錐錐爾。且道正當十五日。用鉤即是用錐即是。遂有頌云。正當十五日鉤錐一時息。更擬問如何。回頭日又出。師云。恢張三玄三要。扶竪臨濟正宗。須是恁麼人始得。雖然如是。雲門即不然。十五日已前。諸佛本不曾生。十五日已後諸佛本不曾滅。十五日已前爾若離我這裏。我也不用鉤鉤爾。一任橫擔拄杖緊峭草鞵。十五日已後爾若住我這裏。我也不用錐錐爾。一任拗折拄杖高掛鉢囊。且道正當十五日。合作麼生。乃云。十五日前後鉤錐徒爾為。今朝是十五。正好用鉤錐。且作麼生用。路逢死蛇莫打殺。無底籃子盛將歸。

[0840b07] 示眾舉。白雲祥和尚問僧。不壞假名而談實相作麼生。僧云。這箇是椅子。白雲以手撥云。將鞵袋來。僧無對。白雲云。這虛頭漢。雲門聞云。須是祥兄始得。師云。雲門扶彊不扶弱。爭奈憐兒不覺醜。這僧當時若是箇漢。待他道將鞵袋來。便與掀倒禪床。直饒白雲牙如劍樹。口似血盆。也分疎不下。

[0840b14] 示眾舉。石頭問長髭。甚處來。髭云。嶺南來。頭云。大庾嶺頭一鋪功德成就也未。髭云。成就久矣。只欠點眼在。頭云。莫要點眼麼。髭云。便請。頭垂下一足。髭便禮拜。頭云。子見箇甚麼便禮拜。髭云。如紅鑪上一點雪。師云。眾中商量甚多。或云。無眼功德有甚點處。或云。莫要點眼麼。待他道便請。好劈脊便打。若恁麼未免穢污這功德。雲門即不然。待這老漢垂下一足。但道起動和尚。

[0840b23] 示眾舉。王大王向雪峯會裏請晏監寺住鼓山。雪峯與孚上座送出門。回至法堂上乃曰。一隻聖箭直射入九重城裏去也。孚云。和尚是伊未在。峯曰。渠是徹底人。孚云。若不信。待某甲去勘過。遂往路中把住云。師兄向甚麼處去。鼓山云。九重城裏去。孚云。忽遇三軍圍閉時如何。山云。他家自有通霄路。孚云。恁麼則離宮失殿去也。山云。何處不稱尊。孚便回謂雪峯曰。好一隻聖箭折却也。遂指前話。峯云。渠語在。孚云。這老凍膿。畢竟有鄉情在。師云。眾中商量道。甚麼處是聖箭折處。云鼓山不合答他話。是聖箭折處。鼓山不合說道理是聖箭折處。恁麼批判。非唯不識鼓山。亦乃不識孚老。殊不知。孚上座正是一枚賊漢。於鼓山面前納一場敗闕。懡[怡-台+羅]而歸。却來雪峯處拔本。大似屋裏販揚州。若非雪峯有大人相。這賊向甚處容身。當時可惜放過。却成不了底公案。只今莫有為古人。出氣底麼。試出來。我要問爾。甚麼處是聖箭折處。

[0840c13] 示眾舉。明招向火次。僧忽問。目前無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未審此四句。那句是賓。那句是主。明招撥開火云。爾向這裏與我拈出一莖眉毛看。僧云。非但某甲。盡大地人喪身失命。招云。何故自把髻投衙。師云。這僧有頭無尾。明招有尾無頭。若人道得頭尾圓全句。雲門與爾拄杖子。

[0840c20] 示眾舉。南泉坐次。一僧問訊叉手而立。泉云。太俗生。僧合掌。泉云。太僧生。僧無語。師云。合掌太僧生。叉手又俗氣。總不恁麼時。尊體無頓處。無頓處有巴鼻。唵蘇嚕蘇嚕悉唎悉唎。喝一喝云。是甚麼。近來王令稍嚴。不許攙行奪市。

[0840c26] 示眾。三十年來弄馬騎。今朝却被驢兒攧。就地拾得麗水金。拈起却是新羅鐵。報諸人別不別。夜來雪壓雲門。凍得烏龜成鼈。

[0840c29] 除夜示眾。今夜喚明朝作來年。明朝喚今夜作去歲。既稱來年今夜合來。既號去歲明朝合去。來年今夜不見來。去歲明朝定不去。既不來又不去。業識茫茫無本據。大圓鏡裏絕纖塵。箇中豈著閑家具。是則是別又別。爍迦晃破秋天月。龐公不昧本來身。大似飛龍成跛鼈。爾諸人瞥不瞥靈利漢。須看時節。五九盡處又逢春。衲僧腦後三斤鐵。喝一喝。

[0841a08] 示眾。夜來兔子趕大蟲。天明走入無何有。月下珊瑚長數枝。萬象森羅齊稽首。驀拈拄杖云。拄杖子不唧[口*留]。渠儂却善分妍醜。李公爛醉絕倒時。元是張公喫村酒。報諸人急回首。切忌癡狂外邊走。

[0841a13] 示眾。舉麻谷持錫到章敬。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師云。純鋼打就生鐵鑄成。敬云。是是。師云。錦上鋪華三五重。谷又持錫到南泉。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師云。已納敗闕了也。泉云。不是不是。師云。枷上更著杻。谷云。章敬道是。和尚為甚麼道不是。師云。愁人莫向愁人說。泉云。章敬則是是。汝不是。此是風力所轉。終成敗壞。師云。試把火照看南泉面皮厚多少。復召大眾云。雲門恁麼批判。且道。肯他不肯他。

[0841a23] 示眾。舉南嶽和尚遣僧問馬祖云。作麼生。祖云。自從胡亂後三十年。不曾少鹽醬。師云。雲門即不然。夜夢不祥書門大吉。

[0841a26] 示眾。俊鷂不打籬邊兔。猛虎終不食伏肉。毛頭星現北斗前。把斷天關并地軸。

[0841a28] 示眾。舉僧問雲峯。如何是心地法門。峯云。不從人得。僧云。不從人得時如何。峯云。此去衡陽不遠。師云。雲門即不然。如何是心地法門。不從人得。不從人得時如何。看脚下。

大慧普覺禪師住江西雲門菴語錄卷第七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7 冊 No. 1998A 大慧普覺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