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7n1998A_003 大慧普覺禪師語錄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7 冊 » No.1998A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大慧普覺禪師住徑山能仁禪院語錄卷第三

[0820b29] ◎上堂舉。僧問睦州。以一重去一重即不問。不以一重去一重時如何。州云。昨日栽茄子。今朝種冬瓜。師云。高高處觀之不足。低低處平之有餘。茄子明日堂中一任諸人橫咬竪咬。還有人向冬瓜上道得一句子麼。若道得一句子。若僧若俗有情無情。盡皆飽齁齁地。若道不得。還我飯錢來。

[0820c07] 上堂。法是常法。道是常道。拶破面門。點即不到。喝一喝。

[0820c09] 上堂舉。僧問睦州。如何是展演之言。州云。量才補職。如何是不展演之言。州云。伏惟尚饗。師云。睦州古佛善應來機。雖然如是。只得八成。或有人問徑山。如何是展演之言。即向他道。問十答百有甚麼難。如何是不展演之言。喝一喝云且莫屎窖沸。

[0820c15] 魏侍郎請陞座。寄居衢州常山縣。持服魏矼。謹施淨財入山修設。仍命山野。陞于此座。舉揚般若。以此功德。資薦先考致政宣教。往生安養。諸人還知麼。這老居士。便是和州三世接待底魏公也。山僧大觀初行脚時。亦曾到他家時。侍郎尚幼。今日作從官為國家宣力。皆乃翁陰德所致。此翁平生極修學。喜讀佛書。從方外老衲游。精修梵行。常以王梵志。土饅頭頌作佛事。以警悟流俗。比見潘舍人所作行狀。詳書其實。聞疾已革。有來問訊者。亦以慈悲攝化。不及世間一言。啟手足時。談笑自若。跏趺而逝。淨名所謂設身有苦。念惡趣眾生起大悲心。我既調伏。亦當調伏一切眾生。但除其病而不除法。遂召大眾云。魏公疾已革。而能忍苦。為諸來者隨宜說法。足見學佛之驗。今日幸遇在會諸人同此證明。不免借渠鼻孔出氣要識法麼。真如佛性菩提涅槃是。要識病麼。妄想顛倒貪瞋邪見是。雖然如是。離妄想顛倒。無真如佛性。離貪瞋邪見。無菩提涅槃。且道分即是不分即是。若分存一去一其病益深。若不分正是顢頇佛性[怡-台+龍]真如。畢竟作麼生說箇除病不除法底道理。有般漢聞恁麼說便道。即法是病。即病是法。但有言說。都無實義。順真如則顛倒妄想貪瞋邪見悉皆是法。隨顛倒則真如佛性菩提涅槃悉皆是病。恁麼見解。莫道我披衲衣。便是作他座主奴也。未得在。何故須知平地上死人無數。灼然過得荊棘林者是好手。不見古人云。設有一法過於涅槃。吾說亦如夢幻。苟能於夢幻中。如實而證如實而解。如實而修如實而行。以如實之法。能自調伏。起大悲心。作種種方便。復能調伏一切眾生。而於眾生不作調伏不調伏想。亦復不作顛倒想。不作貪瞋邪見想。不作真如佛性菩提涅槃想。不作除病。不除法想。不作存一去一分不分想。既無如是之想。則一道清淨平等解脫。徑山今日說此清淨平等解脫之法。奉為持服魏矼。追薦先考致政宣教。伏願。了唯心之淨土。見自性之彌陀。此界他方隨處快樂。復召大眾云。今既借渠鼻孔出氣已了。而今徑山却將鼻孔為渠出氣去也。喝一喝。

[0821a27] 解夏上堂。四月十五這公案。七月十五方結絕。即今這裏許多人。人人有理難分雪。眾中莫有辯口利詞底麼。試出來分雪看。直饒分雪得去也。須腦門著地始得。

[0821b02] 上堂舉。雲門道。直得觸目無滯。達得名身句身。一切法空山河大地是名。名亦不可得。喚作三昧性海俱備。猶是無風匝匝之波。直得亡知於覺。覺即佛性矣。喚作無事人。更須知有向上一竅在。師云。潑油救火渾閑事。雪上加霜愁殺人。

[0821b08] 上堂。拆去東籬補起西壁。徑山門下全無準的。有準的誰委悉。僧堂覷破香積厨。鴟吻咬殺佛殿脊。

[0821b11] 上堂。僧問。翠微供養羅漢。丹霞燒却木佛。未審這二尊宿。阿那箇是。師云。阿那箇不是。進云。中間底分付阿誰。師云。且儘摸索。進云。為甚麼都在拄杖頭上橫來竪去。師云。眼華作甚麼。進云。只這便是和尚為人處也無。師云是。乃云。丹霞燒木佛。不順人情。翠微供羅漢。隨方毘尼。若到徑山門下。總用不著。旦道徑山門下用箇甚麼。秋江清淺時。白露和煙島。良哉觀世音。全身入荒草。

[0821b20] 上堂。山僧未出鄉。八十日已前早為諸人道破。今日事了也。作麼生今日事喝。一喝。

[0821b22] 上堂。僧問。千聖不到處。萬法用無虧。如何是徑山機。師云。偃蹇真龍寧藏困水。進云。蕩蕩而法界全彰。歷歷而祖機獨耀。師云。天左旋地右轉。進云。全體恁麼來。全體恁麼去。師云。走殺闍黎乃云。真心無住真照獨存。真性絕攀緣。真見不由境。真智無礙真慧無邊。上合諸佛本源。下契群生心地。所以道。處處真處處真。塵塵盡是本來人。真實說時聲不現。正體堂堂沒却身。乃顧視大眾云。如何是堂堂底正體。臨崖看滸眼。特地一場愁。

[0821c03] 上堂。智不到處切忌道著。道著即頭角生。舉起拂子云。頭角生也是驢是馬。還識得麼。若識得。不妨向異類中行。若識未得。永劫沈淪。

[0821c07] 上堂舉。僧問投子。月未圓時如何。子云。吞却三箇四箇。僧云。圓後如何。子云。吐却七箇八箇。師云。三箇與四箇。七箇與八箇。數目甚分明。無人數得過。既是數目分明。為甚麼無人數得過。良久云。道士著白襴。且非真措大。

[0821c12] 上堂。僧禮拜起便喝。師亦喝。僧歸眾。師云。猶欠一著在。乃云。一喝分賓主。照用一時行。要會箇中意。日午打三更。且道適來這僧一喝。與山僧一喝。那箇是賓那箇是主。那箇是照那箇是用。於此辯得。許爾大千獨步。其或未然。鉢盂裏切忌失却匙箸。復喝一喝。

[0821c18] 新鞔法鼓歲旦上堂。新歲擊新鼓。普施新法雨。萬物盡從新。一一就規矩。普賢大士欣歡。乘時打開門戶。放出白象王。遍地無尋處。拈起拄杖云。唯有這箇不屬故新。等閑開口吞却法身。擲下云。是甚麼。千年桃核裏。元是舊時仁。

[0821c24] 上堂舉。僧問趙州。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州云。爾喫粥了也未。僧云。喫粥了。州云。洗鉢盂去。僧忽然大悟。師云。還端的也無。雲門云。且道有指示無指示。若道有。向渠道甚麼。若道無。這僧為甚悟去。師復云。趙州與這僧。若不得雲門。一生受屈。而今諸方有一種瞎漢。往往盡作洗鉢盂話會了。

[0822a02] 上堂。今朝正月半。有則舊公案。點起數盌燈。打鼓普請看。看即不無。忽爾油盡燈滅時。暗地裏切忌撞著露柱。

[0822a05] 上堂。竺土大仙心。東西密相付。作麼生是相付底心。喝一喝拍禪床一下云。是何言歟。

[0822a07] 張汪二狀元至上堂。舉僧問雲門。如何是和尚家風。門云。有讀書人來報。師云。讀書人已在這裏。且作麼生與伊相見。乃顧視左右云。不是冤家不聚頭。

[0822a11] 上堂舉。僧問投子如何是十身調御。投子下繩床立。又問。凡聖相去多少。投子亦下繩床立。師云。投子下繩床。今朝為舉揚。驢前馬後漢。切忌亂承當。

[0822a15] 上堂。僧問。大修行底人還落因果也無。前百丈云。不落因果。為甚麼墮野狐身。師云。逢人但恁麼舉。進云。只如後百丈道不昧因果。為甚麼脫野狐身。師云。逢人但恁麼舉。進云。或有人問徑山。大修行底人還落因果也無。未審和尚向他道甚麼。師云。向他道。逢人但恁麼舉。乃云。大修行人落因果。以拂子擊禪床一下云。也不離這箇消息。大修行人不落因果。又擊禪床一下云。也不離這箇消息。落與不落一筆句下。却喚甚麼作因果。復擊禪床一下云。也不離這箇消息。乃舉起拂子召大眾云。五百生前消息在。不須意下別搜求。

[0822a28] 上堂。祖師道。眼若不睡諸夢自除。心若不異萬法一如。那箇是不睡底眼。那箇是不異底心。山華開似錦。水湛如藍。

[0822b02] 上堂。有情之本依智海以為源。含識之流總法身而為體。且那箇是智海之源。那箇是法身之體。若識得此源。千源萬源只是一源。若識得此體。千體萬體只是一體。所以道。無邊剎境。自他不隔於毫端。十世古今。始終不離於當念。雖然如是。丈夫自有衝天志。休向如來行處行。

[0822b09] 上堂。法無定相。建立由人。驀拈拄杖卓一下云。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且道不分別不思量時是箇甚麼。分別思量時又是箇甚麼。復卓一下喝一喝。

[0822b13] 舉。本顏二首座立僧上堂。驅耕夫之牛。奪饑人之食。趯翻大海水。拳倒須彌盧。生擒虎兕。活捉獰龍。猶未是衲僧本分事。作麼生是衲僧本分事。問取堂中二首座。

[0822b17] 上堂。拈拄杖卓一下云。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百華開爛熳。覷見沒可覩。遂擲下云。今朝三月五。

[0822b20] 上堂。即心是佛更無別佛。即佛是心更無別心。如拳作掌似水成波。波即是水掌即是拳。此心不屬內外中間。此佛不屬過未現在。既不屬內外中間。又不屬過未現在。此心此佛悉是假名。既是假名。一大藏教所說者。豈是真耶。既不是真。不可釋迦老子空開兩片皮掉三寸舌去也。畢竟如何。但知行好事。休要問前程。

[0822b28] 上堂舉。臨濟一日侍立德山次。德山顧謂曰。老僧今日困。臨濟曰。這老漢寐語作甚麼。山擬拈棒。濟便掀倒繩床。雲峯云。二員作家。一拶一捺。略露風規。大似把手上高山。雖然如是。未免傍觀者哂。師云。雲峯老人恁麼批判。大似普州人。徑山若見。縛作一束。送在河裏。何故不見道蚌鷸相持。俱落漁人之手。

[0822c06] 浴佛上堂云。大家潑一杓惡水。洗滌如來淨邊垢。垢盡眾生煩惱除。狐狸便作師子吼。

[0822c08] 上堂舉。雲門問曹山。如何是沙門行。山云喫常住苗稼者。門云。便恁麼去時如何。山云。爾還畜得麼。門云。學人畜得。山云。作麼生畜。門云。著衣喫飯有甚麼難。山云。何不道披毛戴角。門禮拜。師云。二尊宿恁麼問答。未免在驢胎馬腹裏作活計。雖然如是。狗銜赦書諸侯避道。

[0822c15] 上堂。僧問。明頭來時如何。師云。頭大尾顛纖。進云。暗頭來時如何。師云。野馬嘶風蹄撥。進云。明日大悲院裏有齋。又作麼生。師云。雪峯道底。乃云。明頭來明頭打。開眼著。暗頭來暗頭打。閉眼著。四方八面來旋風打。漏逗不少。虛空裏來連架打。著甚來由。總不恁麼來。却較些子。明日大悲院裏有齋。特地一場愁。復云。古人恁麼道。今人恁麼提。於宗乘中成得甚麼邊事。喝一喝。

[0822c24] 上堂。僧問。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時如何。師云。親言出親口。進云。未審如何受持。師云。但恁麼受持。決不相賺。僧禮拜。師乃云。過去諸如來。斯門已成就。現在諸菩薩。今各入圓明。未來修學人。當依如是法。既依如是法。只如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三世既不可得。作麼生依。若向這裏知歸。出息不涉萬緣。入息不居陰界。常轉如是經。百千萬億卷。只如今日檀越請徑山一千七百大眾。所轉者還在百千萬億卷中也無。若在其中。即取法相。若不在其中。即取非法相。故經云。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正當恁麼時。還有定奪得出者麼。若定奪不出。明日來向汝道。

[0823a10] 上堂舉。僧問風穴。古曲無音韻如何和得齊。穴云。木雞啼子夜。芻狗吠天明。師云。這黃面浙子。恁麼答話。也做他臨濟兒孫未得在。今日或有人問徑山。古曲無音韻如何和得齊。只向他道。木雞啼子夜。芻狗吠天明。

[0823a15] 上堂舉。慧超問法眼。如何是佛。眼云。汝是慧超。雪竇云。江國春風吹不起。鷓鴣啼在深華裏。三級浪高魚化龍。癡人猶戽夜塘水。白雲師翁云。一文大光錢。買得箇油糍。喫向肚裏了。當下便不饑。師云。二尊宿。一人許伊會聽鷓鴣啼。一人會買油糍喫。若是慧超。佛話未會在。

[0823a22] 上堂聞聲悟道見色明心。驀拈拄杖云。這箇是色。卓一下云。這箇是聲。諸人總見總聞。且那箇是明底心。那箇是悟底道。喝一喝云。貪他一粒米。失却半年糧。復卓一下。

[0823a26] 上堂舉。僧問臨濟。如何是三眼國土。濟云。我共汝入淨妙國土中。著清淨衣說法身佛。又入無差別國土中。著無差別衣說報身佛。又入解脫國土中。著光明衣說化身佛。師顧視大眾云。還見臨濟老漢麼。若也未見。徑山為爾指出。法身報身化身。咄哉魍魎妖精。三眼國中逢著。笑殺無位真人。

[0823b04] 上堂舉。鎮府大王問趙州和尚。年尊有幾箇牙齒在。州云。只有一箇。王云。爭喫得物。州云。雖然一箇。下下咬著。師喝一喝云。少賣弄。

[0823b08] 上堂舉。僧問趙州。如何是不錯路。州云。識心見性是不錯路。師云。棒打石人頭。嚗嚗論實事。不用作禪會。不用作道會。若要不錯路。須是識心見性始得。且那箇是識底心。那箇是見底性。有般底聞恁麼道。便道有水皆含月。無山不帶雲。恁麼見解。正是鄭州出曹門。

[0823b14] 上堂舉。僧問南泉。牛頭未見四祖時。為甚麼百鳥銜華獻。泉云。步步蹋佛階梯。僧云。見後為甚麼不銜華獻。泉云。直饒不來。猶較王老師一線道。雲門道。南泉只解步步登高。不解從空放下。師云。雲門雖有鍼膏盲起廢疾之能。未免治聾作啞。步步登高從空放下。甚麼處得這消息來。有僧請益雲門。如何是步步登高。門云。香積世界。僧云。如何是從空放下。門云。填溝塞。師云。且救得一半。

[0823b23] 上堂舉。雲門問直歲。今日作甚來。歲云。刈茅來。門云。刈得幾箇祖師。歲云。三百箇。門云。朝打三千暮打八百。東家杓柄長。西家杓柄短。作麼生。歲無語。門拈拄杖便打。師云。直歲無語。自有三百箇祖師證明。雲門令雖。行要且棒頭無眼。

[0823b29] 上堂舉。雲門道。釋迦老子與天帝釋。在中庭裏相爭佛法甚鬧。師云。這老漢好與三十拄杖。且道過在甚麼處。誣人之罪以罪加之。

[0823c03] 上堂舉。三聖問雪峯。透網金鱗以何為食。峯云。待汝出網來向汝道。三聖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峯云。老僧住持事繁。師云。二尊宿。一人麁似丘山。一人細如米末。雖然麁細不同。稱來輕重恰好。徑山今日真實告報汝等諸人。切忌鑽龜打瓦。

[0823c09] 上堂舉。世尊與阿難一日行次。見一塔廟。世尊作禮阿難問云。此是何人塔廟。世尊云。是過去諸佛塔廟。阿難云。是何人弟子。世尊云。是吾弟子。阿難云。應當如是。師云。阿難好箇應當如是。爭柰中間欠了一著。若要話圓。待世尊道是吾弟子。便向道。更須禮某甲三拜始得。世尊若問。因甚教吾禮汝。却向道。應當如是。

[0823c17] 上堂。色心不二。彼我無差。驀拈拄杖云。若喚這箇作拄杖子。揑目生華。若不喚作拄杖子。破家散宅。畢竟如何。擲下云。青山只解磨今古。流水何曾洗是非。

[0823c21] 上堂舉。念法華與真園頭侍立風穴次。穴問真云。作麼生是世尊不說說。迦葉不聞聞。真云。鵓鳩樹頭啼。意在麻畬裏。穴云。爾作許多癡福作甚麼。何不體究言句。又問念云。爾作麼生。念云。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穴云。爾何不看念法華下語。師云。山僧當時若見這老漢恁麼道。深掘一坑。一時埋却。更牽牛從上蹋過。却須放真公出一頭始得。山僧恁麼道。且不是抑強扶弱。亦不是杜撰差排。爾若識得。鵓鳩樹頭啼。意在麻畬裏。便識得動容揚古路不墮悄然機。這兩轉語。畢竟是一耶是二耶。若道是一。為甚麼風穴只肯念法華。却不肯真園頭。若道是二。爭柰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參。

[0824a06] 上堂舉。趙州示眾云。不得閑過。念佛念法念僧。便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念。州云。念者是誰。僧云。無伴。州叱云。這驢。師云。這僧雖然無伴。成群作隊。聒擾殺人。趙州雖好一頭驢。只是不會喫草。

[0824a11] 五祖師翁忌日上堂。山前一片閑田地。元來記得在。叉手叮嚀問祖翁。只為契不分明。幾度賣來還自買。難為牙保人。為憐松竹引清風。喝一喝云。乞兒見小利。

[0824a15] 上堂舉。金峯示眾云。老僧二十年前有老婆心。二十年後無老婆心。時有僧出問。如何是二十年前有老婆心。峯云。問凡答凡。問聖答聖。僧云。如何是二十年後無老婆心。峯云。問凡不答凡。問聖不答聖。師云。徑山當時若見。只將五祖師翁底對他。遂舉手作鵓鳩嘴云。谷谷呱。

[0824a22] 上堂。即念離念。覺與非覺。有心無心。若善若惡。攪成一塊。將錯就錯。舉起拂子云。拂子頭上一串穿却。便恁麼去。業識茫茫無本可據。且道業識茫茫底。與釋迦老子相去多少。喝一喝云。洎合錯下註脚。

[0824a27] 上堂舉。玄沙示眾云。諸方老宿盡道。接物利生。或遇三種病人來。作麼生接。患盲者拈椎竪拂他又不見。患聾者語言三昧他又不聞。患啞者教伊說又說不得。且作麼生接。若接此人不得。佛法無靈驗。有僧請益雲門。門云。爾禮拜著。僧禮拜起。門以拄杖挃。僧退後。門云。爾不是患盲。復喚近前。僧近前。門云。爾不是患聾。乃竪起拄杖云。還會麼僧云不會。門云。爾不是患啞。其僧於此悟去。師云。這僧雖然悟去。只悟得雲門禪。若是玄沙禪。更買草鞋始得。

[0824b09] 上堂舉。溈山與仰山行次。溈山指一丘田謂仰山云。這頭得恁麼高。那頭得恁麼低。仰山云。却是那頭高這頭低。溈山云。爾若不信。但向田中立看兩頭仰山云。不必中間立亦莫住兩頭。溈山云。若如是著水看水能平物。仰山云。水亦無定。但高處高平。低處低平。溈山便休。師云。顯諸仁藏諸用鼓萬物。而不與聖人同憂。盛德大業至矣哉。喝一喝。

[0824b17] 上堂。僧問。釋迦掩室於摩竭。淨名杜口於毘耶。為復計較未成。為復伎倆俱盡。師云。計較未成。伎倆俱盡。問有問有答一切處風流。無問無答還有佛法也無。師云。是何言歟。進云。未審向甚麼處行履。師云。向無佛法處行履。乃云。有問有答有放有收。有主有賓有殺有活。活時無殺時道理。殺時無活時道理。賓家無主家道理。主家無賓家道理。賓則始終賓。主則始終主。賓主交參當門按劍。不見適來禪客問。釋迦掩室於摩竭。淨名杜口於毘耶。為復計較未成。為復伎倆俱盡。山僧答他道。計較未成伎倆俱盡。諸人作麼生會。若也會得。全賓即主。全主即賓。全收即放。全放即收。全殺即活。全活即殺。乃喝一喝云。這裏是甚麼所在。作這箇語話。自云。但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

大慧普覺禪師住徑山能仁禪院語錄卷第三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7 冊 No. 1998A 大慧普覺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