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47n1996_003 明覺禪師語錄 第3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7 冊 » No.1996 » 第 3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明覺禪師語錄卷第三

拈古

[0685b07] 師舉。德山示眾云。今夜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時有僧出禮拜。山便打。僧云。某甲話也未問。山云。爾是甚處人。云新羅人。山云。未踏船舷。好與三十棒。法眼拈云。大小德山。話作兩橛。圓明道。大小德山。龍頭蛇尾。師云。二老宿。雖善裁長補短捨重從輕。要見德山亦未可。何故德山大似握閫外威權。有當斷不斷不招其亂底劍。諸人要識新羅僧麼。只是撞著露柱底箇瞎漢。

[0685b16] 舉。雪峯一日普請。自負一束藤。路逢一僧。峯便拋下。僧方擬取。峯便踏倒。歸舉似長生乃云。我今日踏者僧快。生云。和尚替者僧入涅槃堂始得。峯便休去。師云。長生大似東家人死西家助哀。也好與一踏。

[0685b21] 舉。百丈再參馬祖侍立次。祖以目視禪床角頭拂子。丈云。即此用離此用。祖云。爾他後開兩片皮。將何為人。丈取拂子竪起。祖云。即此用離此用。丈挂拂子於舊處。祖便喝。百丈直得三日耳聾。師云。奇怪諸禪德。如今列其派者甚多。究其源者極少。總道百丈於喝下大悟。還端的也無。然刁刀相似。魚魯參差。若是明眼漢。瞞他一點不得。只如馬祖道爾他後開兩片皮將何為人。百丈竪起拂子。為復如蟲禦木。為復啐啄同時。諸人要會三日耳聾麼。大冶精金應無變色。

[0685c03] 舉。崇壽指凳子云。識得凳子周匝有餘。雲門云。識得凳子天地懸殊。師云。澤廣藏山理能伏豹。

[0685c06] 舉。永嘉大師到六祖。繞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祖云。夫沙門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大德從何方而來。生大我慢。師便喝。乃云。當時若下得者一喝。免見龍頭蛇尾。又再舉。繞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代祖師云。未到曹溪。與爾三十棒了也。

[0685c12] 舉。仰山指雪師子云。還有過得此色者麼。雲門云。當時便與推倒。師云。只解推倒不能扶起。

[0685c15] 舉。香嚴垂語云。如人上樹。口嗛樹枝。手不攀枝。脚不踏樹。樹下有人問西來意。不對則違他所問。若對又喪身失命。當恁時作麼生即是。有虎頭上座云。上樹即不問。未上樹請和尚道。嚴呵呵大笑。師云。樹上道即易。樹下道即難。老僧上樹也。致將一問來。

[0685c21] 舉。僧問魯祖。如何是不言言。祖云。爾口在什麼處。僧云。某甲無口。祖云。將什麼喫飯。僧無語。師云。好劈脊便棒。者般漢開口了合不得。合口了開不得。

[0685c25] 舉。僧問雪峯。古寒泉時如何。峯云。瞪目不見底。僧云。飲者如何。峯云。不從口入。僧舉到趙州。州云不可從鼻孔裏入。僧却問趙州。寒泉時如何。州云苦。云飲者如何。州云死。雪峯聞舉云。趙州古佛。從此不答話。師云。眾中總道。雪峯不出者僧問頭。所以趙州不肯。如斯話會。深屈古人。雪竇即不然。斬釘截鐵本分宗師。就下平高難為作者。

[0686a04] 舉。僧問西堂和尚。有問有答賓主歷然。無問無答時如何。堂云。怕爛却去那。僧問長慶。有問有答賓主歷然。無問無答時如何。慶云。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師云。何不與本分草料。

[0686a09] 舉。臨濟示眾云。我於先師處。三度喫六十棒。如蒿枝子拂相似。如今思一頓棒喫。誰為下手。僧出眾云。某甲下手。濟拈棒與僧。僧擬接便打。師云。臨濟放處較危。收來太速。

[0686a13] 舉。欽山一日上堂。竪起拳又開云。開即為掌。五指參差。復握云。如今為拳必無高下。還有商量也無。一僧出眾竪起拳。山云。爾只是箇。無開合漢。師云。雪竇即不然。乃竪起拳云。握則為拳有高有下。復開云。開則成掌無黨無偏。且道放開為人好。把定為人好。開也造車。握也合轍。若謂閉門造車出門合轍。我也知爾向鬼窟裏作活計。

[0686a21] 舉。僧問睦州。高揖釋迦不拜彌勒時如何。州云。昨日有人問。趕出了也。僧云。和尚恐某甲不實。州云。拄杖不在。苕帚柄聊與三十。師云。睦州只有受壁之心。且無割城之意。

[0686a25] 舉。棗樹問僧。近離甚處。云漢國。樹云。天子還重佛法也無。僧云。苦哉。賴值問著某甲。問著別人即禍生。云作箇什麼。僧云。人尚不見有。何佛法可重。云闍黎受戒多少時。僧云。二十夏。云大好。不見有人。便打。師云。者僧棒即喫要且去不再來。棗樹令雖行。爭奈無風浪起。

[0686b03] 舉。趙州問婆子。什麼處去。云偷趙州笋去。州云。忽遇趙州又作麼生。婆子便掌。州便休去。師云。好掌。更下兩掌。也無勘處。

[0686b06] 舉。保壽開堂日。三聖推出一僧。壽便打。聖云。漝麼為人。瞎却鎮州一城人眼去在。壽便歸方丈。師云。保壽三聖雖發明臨濟正法眼藏。要且只解無佛處稱尊。當時者僧若是箇漢。纔被推出。便掀倒禪床。直饒保壽全機。也較三千里。

[0686b12] 舉。無業馬祖。僧問如何是佛。云莫妄想。師云。塞却鼻孔。又問。如何是佛。云即心是佛。師云。拄却舌頭。

[0686b15] 舉。僧問德山。從上諸聖什麼處去。山云。作麼作麼。僧云。勅點飛龍馬。跛鼈出頭來。山便休去。至來日山浴出。其僧過茶舉德山。山撫僧背一下。僧云。者老漢方始瞥地。師云。然精金百煉。須要本分鉗鎚。德山既以已方人。者僧還同受屈。以拄杖一劃云。適來公案且致。從上諸聖什麼處去。大眾擬議。師一時打趁。

[0686b23] 舉。保福簽瓜次。太原孚上座到來。福云。道得與爾瓜喫。孚云。把將來。福度一片瓜與孚。孚接得便去。師云。雖是死蛇。解弄也活。誰是好手者。試請辯看。

[0686b27] 舉。南泉示眾云。道非物外。物外非道。趙州出問。如何是物外道。泉便打。州云。和尚莫打某甲。向後錯打人去在。泉云。龍蛇易辯衲子難瞞。師云。趙州如龍無角。似蛇有足。當時不管盡法無民。直須喫棒了趁出。

[0686c03] 舉。洞山到雲門。門問。近離甚處。山云查渡。云夏在甚處。山云。湖南報慈。云甚時離。山云去年八。月門云。放爾三頓棒。山至來日却上問訊。昨日蒙和尚放三頓棒。不知過在什麼處。門云。飯袋子江西湖南便漝麼去。山於此大悟。師云。雲門氣宇如王。拶著便氷消瓦解。當時若據令而行。子孫也未到斷絕。

[0686c10] 舉。一僧參馬大師。師畫一圓相云。入也打。不入也打。僧便入師便打。僧云。和尚打某甲不得。大師靠却拄杖休去。師云。二俱不了。和尚打某甲不得。靠却拄杖。擬議不來劈脊便打。

[0686c14] 舉。興化問克賓維那。不久為唱道之首。賓云。不入者保社。化云。會來不入。不會不入。賓云。沒交涉。化便打。乃云。克賓維那法戰不勝。罰錢五貫。充設饡飯。至來日齋時。興化自白槌云。克賓維那法戰不勝。不得喫飯。即便趕出。師云。克賓要承嗣興化罰錢出院且致。却須索取者一頓棒始得。且問諸人。棒既喫了。作麼生索。雪竇要斷不平之事。今夜與克賓維那雪屈。以拄杖一時打散。

[0686c23] 舉。僧問長慶。眾手淘金。誰是得者。慶云。有伎倆者得。僧云。學人還得也無。慶云。大遠在。師代者僧。當時便喝。復云。有伎倆者得一手分付。有伎倆者不得兩手分付。學人還得也無。蒼天蒼天。

[0686c28] 舉。大慈示眾云。山僧不解答話。只是識病。時有僧出。大慈便歸方丈。師云。大凡扶竪宗乘須辯箇得失。且大慈識病不答話。時有僧出便歸方丈。雪竇識病不答話。或有僧出。劈脊便打。諸方識病不答話。有僧出必然。別有長處。敢有一箇動著。大唐天子只三人。

[0687a05] 舉。趙州到黃檗。檗見來便關却方丈。州云。救火救火。黃檗便出擒住云。道道。州云。賊過後張弓。師云。直是好笑笑須三十年。忽有箇衲僧問。雪竇笑箇什麼。笑賊過後張弓。

[0687a09] 舉。僧問鏡清。學人未達其源。乞師方便。清云。是什麼。源云。其源。清云。若是其源。爭受方便。師云。死水裏浸却有什麼用處。侍者問。適來成禠伊。清云無。侍者云。不成禠伊。清云無。侍者云。和尚尊意如何清云。一點水墨兩處成龍師云。猶較些子。雪竇不是減鏡清威光。要與者僧相見。是什麼源其源。三十年後與爾三十棒。

[0687a17] 舉。僧問香林。如何是衲衣下事。林云。臘月火燒山。師云。臘月燒山萬種千般。翹松鶴冷踏雪人寒。達磨不會大難大難。

[0687a20] 舉。本仁和尚。示眾云。尋常不欲向聲前句後。鼓弄人家男女。何故。且聲不是聲。色不是色。時有僧問。如何是聲不是聲。仁云。喚作色得麼。云如何是色不是色。仁云。喚作聲得麼。僧禮拜。仁云。且道。為汝說答汝話。若人辯得。有箇入處。師云。本仁也甚奇怪。要且貪觀天上。既非聲前句後。且作麼生入。

[0687a27] 舉。雲門示眾云。老胡生下。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顧四方。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當時若見。一棒打殺與狗喫却。貴圖天下太平。師云。便與掀倒禪床。

[0687b02] 舉。國師三喚侍者。點即不到侍者三應。到即不點。將謂吾辜負汝。誰知汝辜負吾。瞞雪竇不得。雲門道。作麼生是國師辜負侍者處。會得也是無端。師云。元來不會。作麼生是侍者辜負國師。粉骨碎身未報得。師云。無端無端。

[0687b07] 復舉。僧問投子。國師三喚侍者意旨如何。投子云。抑逼人作麼。師云。垛根漢。僧問興化。化云。一盲引眾盲。師云。端的瞎。僧問玄沙。沙云。侍者却會。師云。停囚長智。僧問趙州。州云。如人暗中書字。字雖不成文彩已彰。師便喝。僧問雪竇。雪竇便打。也要諸方點檢。乃成頌云。師資會遇意非輕。無事相將草裏行。負汝負吾人莫問。任從天下競頭爭。

[0687b15] 舉。僧問智門和尚。如何是佛。云踏破草鞋赤脚走。僧云。如何是佛向上事。云拄杖頭上挑日月。師云。千兵易得一將難求。

[0687b18] 舉。師祖問南泉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裏親收得。如何是如來藏。云王老師與爾往來者是藏。師云。草裏漢。祖云。不往不來者。云亦是藏。師云。雪上加霜。祖云。如何是珠。師云。嶮。百尺竿頭作伎倆。不是好手。者裏著得箇眼。賓主互換。便能深入虎穴。或不漝麼。縱饒師祖悟去也是龍頭蛇尾漢。

[0687b25] 舉。僧禮拜雪峯。峯打五棒。僧云。某甲有什麼過峯又打五棒。師云。雪竇不曾與人葛藤。前五棒。日照天臨。後五棒。雲騰致雨爾若辯得。也好與五棒。

[0687b29] 舉。馬大師令智藏馳書上徑山。山接書開見一圓相。於中下一點。國師聞舉云。欽師猶被馬師惑。師云。徑山被惑且致。若將呈似國師。別作箇什麼伎倆。免被惑去。有老宿云。當時坐却便休亦有道。但與劃破。若與麼。只是不識著。敢謂天下老師。各具金剛眼睛廣作神通變化還免得麼。雪竇見處也要諸人共知。只者馬師。當時畫出早自惑了也。

[0687c08] 舉。鏡清問僧。趙州喫茶去。爾作麼生會。僧便出去。清云。邯鄲學步。師云。者僧不是邯鄲人。為什麼學唐步。若辯得出。與爾茶喫。

[0687c11] 舉。僧問雲門。如何是法身向上事。云向上與爾道即不難。作麼生會法身。僧云。請和尚鑑。云鑑即且致。作麼生會法身。僧云。與麼與麼。云者箇是長連床上學得底。我且問爾法身還喫飯麼。僧無語。師云。將成九仞之山。不進一簣之土。過在什麼處。

[0687c17] 舉。趙州訪茱萸纔上法堂。茱萸云。看箭。州亦云。看箭。茱萸云過。州云中。師云。二俱作家。蓋是茱萸趙州二俱不作家。箭鋒不相拄。直饒齊發齊中。也只是箇射垛漢。

[0687c21] 舉。臨濟與普化去施主家齋。濟問。毛吞巨海芥納須彌。為復是神通妙用。為復法爾如然。化踢倒飯床。濟云。太麁生。化云。者裏是甚所在。說麁說細。濟休去。至來日又同赴一施主齋。濟復問。今日供養何似昨日。化又踢倒飯床。濟云。太麁生。化云。瞎漢佛法說什麼麁細。濟吐舌。師云。兩箇老賊喫飯也不了。好與二十棒。棒雖行。且那箇是正賊。

[0687c29] 舉。三角示眾云。若論此事。貶上眉毛早是蹉過。麻谷出云。蹉過即不問。如何是此事。角云。蹉過。谷便掀倒禪床。三角便打。師云。兩箇有頭無尾漢。眉毛未曾貶上。說什麼此事蹉過。有僧問。眉毛為什麼不貶上。師便打。

[0688a05] 舉。睦州喚僧大德。僧迴首。州云。擔版漢。師云。睦州只具一隻眼。何故。者僧喚既迴頭。因甚却成擔版。

[0688a08] 舉。巖頭參德山。跨門便問。是凡是聖。德山便喝。巖頭便禮拜。洞山聞舉云。若不是奯公。大難承當。巖頭云。洞山老漢不識好惡。我當時一手擡一手搦。師云。然則德山門下。草偃風行。要且不能塞斷人口。當時纔禮拜。劈脊便打。非唯勦絕洞山。亦乃把定奯老。還會麼。李將軍有嘉聲在。不得封侯也是閑。

[0688a15] 舉。巴陵示眾。祖師道。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既不是幡風。向什麼處著。有人與祖師作主。出來與巴陵相見。師云雪竇道。風動幡動。既是風幡。向甚處著。有人與巴陵作主。亦出來與雪竇相見。

[0688a20] 舉。則川與龐居士摘茶次。士云。法界不容身。師還見我麼。川云。若不是老師。洎與龐公答話。士云。有問有答蓋是尋常。川不管。士云。適來莫怪相借問麼。川亦不管。士喝云。者無禮儀漢。待我一一舉似明眼人去在。川拈茶籃便歸。師云。則川只解把定封疆。不能同生同死。當時好與捋下幞頭。誰敢喚作龐居士。

[0688a27] 舉。僧問雲門。一言道盡時如何。門云。裂破。師彈指三下。

[0688a29] 舉。僧問睦州。一言道盡時如何。州云。老僧在爾鉢囊裏。師呵呵大笑。

[0688b02] 舉。本生和尚以拄杖示眾云。我若拈起。爾便向未拈起時作道理。我若不拈起。爾便向拈起時作主宰。且道。老僧為人在甚處。時有僧出云。不敢妄生節目。生云。也知闍黎不分外。僧云。低低處平之有餘。高高處觀之不足。生云。節目上更生節目。僧無語。生云。掩鼻偷香空招罪犯師云。者僧也善能切磋。爭奈弓折箭盡。然雖如此。且本生是作家宗師。拈起也天迴地轉。應須拱手歸降。放下也草偃風行。必合全身遠害。還見本生為人處也無。師復拈起拄杖云。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

[0688b14] 舉。僧問雪峯。聲聞人見性。如夜見月。菩薩人見性。如晝見日。未審和尚見性如何。峯打三下。其僧復問巖頭。巖頭打三掌。師云。應病設藥。且與三下。若據令而行。合打多少。

[0688b18] 舉。太原孚上座參雪峯。至法堂上顧視。雪峯便下看。知事師云。一千五百人作家宗師。被孚老一覷。便高竪降旗。孚至來日入方丈云。昨日觸忤和尚。峯云。知是般事。便休。師云果然。僧問雲門。作麼生是觸忤處。門便打。師云。打得百千萬箇。有什麼用處。直須盡大地人喫棒。方可扶竪雪峯。且道。太原孚具什麼眼。

[0688b26] 舉。安國問僧。得之於心。伊蘭作栴檀之樹。失之於旨。甘露乃蒺[卄/梨]之園。我要箇語具得失兩意。僧竪起拳云。不可喚作拳頭。國云。只為喚作拳頭。師云。無繩自縛漢。拳頭也不識。

[0688c01] 舉。僧請益雲門大師玄沙三種病人話。門云。爾禮拜著。僧禮拜起。門以拄杖便挃。僧退後。門云。爾不是患盲。復喚近前來。僧近前。門云。爾不是患聾。乃云。還會麼。僧云不會。門云。爾不是患瘂。僧於此有省。師便喝云。者盲聾瘖瘂漢。若不是雲門驢年去。如今有底或拈槌竪拂不管。教近前又不來。還會麼。不應諸方還奈何得麼。雪竇若不奈何。爾者一隊驢漢。有堪作箇什麼。以拄杖一時打趁。

[0688c10] 舉。僧問香嚴。如何是王索仙陀婆。嚴云。過者邊來。師云。鈍置殺人。僧問趙州。王索仙陀婆時如何州曲躬叉手。師云。索鹽奉馬。

[0688c13] 舉。鼓山示眾云。若論此事。如一口劍。時有僧問。承和尚有言。若論此事。如一口劍。和尚是死屍。學人是死屍。如何是劍。山云。拖出者死屍。僧應諾。歸衣鉢下。打揲便行。山至晚問首座。問話僧在否。座云。當時便去也。山云。好與二十棒。師云。諸方老宿總道。鼓山失却一隻眼。殊不知。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然雖如此。若仔細點撿來。未免一時埋却。

[0688c21] 舉。睦州問武陵長老。了即毛端吞巨海。始知大地一微塵。作麼生。云和尚問誰。州云。問長老。云何不領話。州云。我不領話爾不領話。師云。墮也墮也。復云。者葛藤老漢好與劃斷。拈拄杖云。什麼處去也。

[0688c26] 舉。仰山坐次。大禪佛到翹一足云。西天二十八祖亦如是。唐土六祖亦如是。和尚亦如是。某甲亦如是。山下禪床打四藤條。師云。藤條未到打折。因什麼只與四下。須是箇斬釘截鐵漢始得。大禪後到霍山自云。集雲峯下四藤條天下大禪佛參。山云。打鐘著。禪便走。師云。者漢雖見機而變。爭奈有頭無尾。

[0689a04] 舉。玄沙與天龍入山見虎。龍云。前面是虎。沙云。是汝。師云。要與人天為師。前面端的是虎。

[0689a07] 舉。南泉山下有一菴主。行僧經過謂菴主云。近日南泉和尚出世。何不去禮拜。主云。非但南泉直饒千佛出興。亦不能去。泉聞令趙州去看。州見便禮拜。主不管。州從西過東。主亦不管。州又從東過西。主亦不管。州云。草賊大敗。拽下簾子便行。歸舉似南泉。泉云。從來疑著者漢。師云。大小南泉趙州。被箇擔版漢勘破了也。

[0689a15] 舉。僧問風穴。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穴云。常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華鮮。曾有僧問雪竇。對他道。劈腹剜心。又且如何。復云。因風吹火別是一家。傷鼈恕龜必應有主。

[0689a19] 舉。巖頭雪峯欽山到德山。欽山問。天皇也恁麼道。龍潭也恁麼道。未審德山作麼生道。山云。爾試舉天皇龍潭底看。欽山擬議。德山便打。欽山被打。歸延壽堂云。是即是。打我大殺。巖頭云。爾恁麼。他後不得道見德山。師云。諸禪德。欽山致箇問端。甚是奇特。爭奈龍頭蛇尾。爾試舉天皇龍潭底看。坐具便摵。大丈夫漢捋虎鬚也是本分。他既不能。德山令行。一半。令若盡行。雪峯巖頭總是涅槃堂裏漢。

[0689a29] 舉。僧問智門和尚。如何是般若體。云蚌含明月。僧云。如何是般若用。云兔子懷胎。師云。非唯把定世界。亦乃安貼邦家。若善能參詳。便請丹霄獨步。

[0689b04] 舉。烏臼有玄紹二上座到。臼云。二禪伯。近離甚處。云江西。臼便打。僧云。久聞和尚有此機要。臼云。爾既不會。第二箇近前來。僧擬議。臼亦打云。同坑無異土。參堂去。師云。宗師眼目。須至恁麼。如今翅孽海直取龍吞。有般漢眼目未辯東西。拄杖不知顛倒。只管說照用同時。人境俱奪。

[0689b11] 舉。僧辭大隨。隨問。甚處去。云峨眉禮拜普賢去。隨竪起拂子云。文殊普賢總在者裏。僧畫一圓相拋於背後。隨云。侍者將一貼茶與者僧。雲門別云。西天斬頭截臂。者裏自領出去。師云。殺人刀活人劍。具眼底辯取。

[0689b16] 舉。雪峯問僧。見說大德曾為天使來是否。云不敢。峯云。爭解與麼來。僧云。仰慕道德。豈憚關山。峯云。汝猶醉在出去。僧便出。峯乃召大德。僧迴首。峯云。是什麼。僧亦云是什麼。峯云。者漆桶。僧無語。峯却顧謂鏡清云。好箇師僧。向漆桶裏著到。清云。和尚豈不是據欵結案。峯云。也是我尋常用底。忽若喚迴是什麼。被他道者漆桶。又作麼生。清云。成何道理。峯云。我與麼及伊。爾又道據欵結案。他與麼及我。又道成何道理。一等是什麼時節。其間有得不得。清云。不見道。醍醐上味為世所珍。遇此之人翻成毒藥。師云看他父子相投。言氣相合。知者謂粉骨碎身。此恩難報。不知者謂扶高抑下。臨危悚人。毒藥醍醐千載龜鑑。還會麼。者漆桶。

[0689c02] 舉。僧問大梅。如何是祖師西來意。梅云。西來無意。僧舉到鹽官。云一箇棺材兩箇死漢。玄沙聞舉云。鹽官是作家。師云。三箇也得。

[0689c05] 舉。雲門問新羅僧。爾是甚處人。云新羅人。門云。將什麼過海。云草賊大敗。門云。為什麼在我手裏。云恰是。門云。一任趒。師云。雲門老漢龍頭蛇尾。放過者僧為什麼在我手裏。恰是劈脊便打。

[0689c10] 舉。北禪問僧。近離甚處。云黃州。禪云。夏在甚處。云資福。禪云。福將何資。云兩重公案。禪云。爭奈在我手裏。云在手裏即收取。禪便打。者僧不甘。隨後趁出。師云。奇怪宛有超師之作。還知者僧麼。只解貪前不能顧後。若在雪竇手裏。棒折也未放在。

[0689c16] 舉。睦州示眾云。我見百丈不識好惡。大眾方集。以拄杖一時打下。復召。大眾迴首。丈云。是什麼。有什麼共語處。黃檗和尚大眾方集。以拄杖一時打下。復召。大眾迴首。檗云。月似彎弓少雨多風。猶較些子。師云。說什麼猶較。直是未在。若據雪竇。眾集一時打下便休。或有箇無孔鐵槌。為眾竭力善能擔荷。可以籠罩古今乾坤把斷。師驀拈拄杖云。放過一著。

[0689c25] 舉。玄沙見鼓山來。作一圓相。山云。人人出者箇不得。沙云。情知爾向驢胎馬腹裏作活計。山云。和尚又作麼生。玄沙云。人人出者箇不得。山云和尚漝麼道得。某甲為什麼不得。沙云。我得爾不得。師云。只解貪觀白浪。不知失却手橈。

[0690a02] 舉。南泉示眾云。王老師賣身去也。還有人買麼。一僧出眾云。某甲買。泉云。不作貴不作賤。作麼生買。僧無語。臥龍代云。和尚屬專甲。禾山云。是何道理。趙州云。明年與和尚作領布衫。師云。雖然作家競買。要且不解輸機。且道。南泉還肯麼。雪竇也擬酬箇價直。令南泉進且無門退亦無地。不作貴不作賤作麼生買。別處容和尚不得。

[0690a10] 舉。茱萸把一橛竹上堂云。還有虛空裏釘得橛麼。時有靈虛上座出云。虛空是橛。茱萸便打。虛云。莫錯打某甲。茱萸休去。師云。若要此話大行。直須打了趁出。

[0690a14] 舉。夾山與定山。同行言話次。定山云。生死中無佛則無生死。夾山云。生死中有佛則不迷生死。互相不肯。同上大梅。相見了具說前事。夾山問。未審那箇親那箇疎。梅云。一親一疎。山又問。那箇親。梅云。且去明日來。夾山至來日又問。未審那箇親。梅云。親者不問。問者不親。夾山住後云。我當時在大梅失却一隻眼。師云。夾山畢竟不知換得一隻眼。大梅老漢當時聞舉。若以棒一時打出。豈止劃斷兩人葛藤。亦乃為天下宗匠。

[0690a24] 舉。僧問保福。雪峯平生有何言句。得以挂角。時福云。我不可作雪峯弟子不得。師云。一千五百箇布衲保。福較些些子。

[0690a27] 舉。僧問長慶。羊未挂角時如何。慶云。草裏漢。云挂角後如何。慶云。亂叫喚。云畢竟如何。慶云。驢事未了馬事到來。師云。寧可碎身若微塵。終不瞎箇眾生眼。長慶較些些子。復云。一般漢設使羊未掛角。也似萬里望鄉關。

[0690b04] 舉。僧問巴陵。祖意教意同別。陵云。雞寒上樹鴨寒下水。僧問睦州祖意教意同別。州云。青山自青山。白雲自白雲師云問既一般答亦相似。其中有利他自利瞞人自瞞。若撿點分明。管取解空第一。

[0690b09] 舉。趙州示眾云。今夜答話去。有解問者出來。時有僧出。州云。比來拋塼引玉。引得箇墼子。法眼和尚遂乃舉。問覺鐵嘴。先師意作麼生。覺云。如國家拜將。乃問。甚人去得。時有人出云。某甲去得。云爾去不得。法眼云。我會也。師云。靈利漢聞舉便知落處。然雖如此。放過覺鐵嘴。夫宗師語不虛發。出來必是作家。因什麼拋塼引墼。諸禪德。要識趙州麼。從前汗馬無人見。只要重論蓋代功。

[0690b18] 舉。耽源辭國師。歸省覲馬祖。於地上作一圓相。展坐具禮拜。祖云。子欲作佛去。源云。某甲不解揑目。祖云。吾不如汝。師云。然猛虎不食其子。爭奈來言不豐。諸人。要識耽源麼。只是箇藏身露影漢。

[0690b23] 舉。溈山問仰山。甚處來。云田中來。溈云。田中多少人。山插下鍬子。叉手而立。溈云。南山大有人刈茆。山拈得鍬子便行。玄沙云。我當時若見。與踏倒鍬子。鏡清云。不奈船何。打破戽斗。僧問明招。古人意在插鍬處叉手處。招喚某甲。僧應諾。招云。還曾夢見仰山麼。師云。諸方老宿咸謂。插鍬話奇特。也大似隨邪逐惡。若據雪竇見處。仰山被溈山一問。真得草繩自縛去。死十分。

[0690c03] 舉。玄沙問僧。近離甚處。云瑞巖。沙云。瑞巖有何言句。僧云。長喚主人翁。自云諾醒醒著。他後莫受人瞞。沙云。一等是弄精魂甚奇怪却云。何不且在彼中。僧云。瑞巖遷化也。沙云。如今還喚得應麼。無對。師云。蒼天蒼天。

[0690c09] 舉。雪峯問僧。近離甚處。云覆船。峯云生死海未渡。為什麼覆船。師代云。久嚮雪峯。侍者老漢擬議。拂袖便行。其僧當時無語。歸舉似覆船。船云。何不道渠無生死。僧再至雪峯舉此語。峯云。此不是爾語。云是覆船恁麼道。峯云。我有二十棒。寄與覆船。二十棒老僧自喫。不干闍梨事。師云。能區能別。能殺能活。若也辯得。天下橫行。

[0690c17] 舉。德山圓明示眾云。但有問答。只竪一指頭。寒則普天普地寒。師云。什麼處見俱胝老。熱則普天普地熱。師云。莫錯認定盤星。森羅萬像徹下孤危。大地山河通上嶮絕。甚麼處得一指頭禪。

[0690c22] 舉。僧問南院。從上諸聖什麼處去。院云。不上天堂即入地獄。云和尚作麼生。院云。還知寶應老落處麼。僧擬議。院以拂子驀口打。復喚僧近前云。令合是爾行。又打一拂子。師云。令既自行。且拂子不知來處。雪竇道箇瞎。且要雪上加霜。

[0690c28] 舉。保福問長慶。盤山道。光境俱忘。復是何物。洞山道。光境未忘。復是何物。據二老宿。總未得勦絕。作麼生道得勦絕去慶良久。福云。情知向鬼窟裏作活計。慶云。爾作麼生。福云。兩手扶犁水過膝。師云。俱忘未忘總由我。保福因什麼道未得勦絕。酌然能有幾箇。諸人又作麼生道。免得長慶在鬼窟裏。師云。柳絮隨風自西自東。

[0691a07] 舉。大梅聞鼯鼠鳥聲謂眾云。即此物非他物。汝善護持吾當逝矣。師云。者漢生前莽鹵。死後顢頇。即此物非他物。是何物。還有分付處也無。有般漢不解截斷大梅脚跟。只管道貪程太速。

[0691a12] 舉。雪峯示眾云。望州亭與爾相見了也。烏石嶺與爾相見了也。僧堂前與爾相見了也。保福問鵝湖。僧堂前且致。望州亭烏石嶺什麼處相見。鵝湖驟步歸方丈。保福便入僧堂。師云。二老宿。是即是。只知雪峯放行。不見雪峯把定。忽有箇衲僧出問。未審雪竇作麼生。豈不是別機宜識休咎底漢。還有望州亭烏石嶺相見底衲僧麼。良久云。擔版禪和如麻似粟。

[0691a21] 舉。趙州問大慈。般若以何為體。慈云。般若以何為體。州呵呵大笑。至來日州掃地次。大慈却問。般若以何為體。州放下掃呵呵大笑。師云。前來也笑後來也笑。笑中有刀。大慈還識麼。直饒識得。也未免喪身失命。

[0691a26] 舉。德山一日飯遲。自掌鉢至法堂上。雪峯見云。者老漢鍾未鳴鼓未響。托鉢向什麼處去。德山便回。峯舉似巖頭。頭云。大小德山。不會末後句。山聞舉令侍者喚巖頭至方丈。問爾不肯老僧那。巖頭密啟其意。山至來日上堂。與尋常不同。巖頭到僧堂前。撫掌大笑云。且喜得老漢會末後句。他後天下人不奈何。雖然如此。只得三年。明招代德山云。咄咄。沒處去沒處去。師云。曾聞說箇獨眼龍。元來只有一隻眼。殊不知。德山是箇無齒大蟲。若不是巖頭識破。爭得明日與昨日不同。諸人要會末後句麼。只許老胡知。不許老胡會。

[0691b09] 舉。雪峯一日見獼猴乃云。者獼猴各各背一面古鏡。三聖便問。歷劫無名。何以彰為古鏡。峯云。瑕生也。聖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峯云。老僧住持事煩。師云。好與二十棒。者棒放過也好。免見將錯就錯。

[0691b14] 舉。僧問國師。如何是本身盧舍那。云與老僧過淨瓶來。僧將到淨瓶。云却安舊處著。僧復問。如何是本身盧舍那。云古佛過去久矣。雲門大師道。無眹跡。師云。直得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爭得無。還會麼。雲在嶺頭閑不徹。水流下太忙生。

[0691b20] 舉。僧問洞山。時時勤拂拭。莫遣惹塵埃。為什麼不得他衣鉢。山云。直饒道本來無一物。也未合得他衣鉢。且道。什麼人合得。僧下九十六轉語。皆不相契。末後云。設使將來他亦不要。洞山深肯。師云。他既不受是眼。將來底必應是瞎。還見祖師衣鉢麼。若於此入門。便乃兩手分付。非但大庾嶺頭一箇提不起。設使闔國人來。且欵欵將去。

[0691b28] 舉。僧問投子。依稀似半月。髣象若三星。乾坤收不得。師於何處明。子云。道什麼。云想師只有湛水之波。且無滔天之浪。子云。閑言語。師云。投子古佛。不可道不知。若點撿來。直是天地懸隔。纔問。便和聲打。

[0691c04] 舉。洛浦久為臨濟侍者。到夾山問。自遠趨風。乞師一接。山云。目前無闍梨。此間無老僧。浦便喝。山云。住住闍梨。莫草草怱怱。雲月是同溪山各異。截斷天下人舌頭即不無。爭教無舌人解語。浦無對。山便打。師云。者漢可悲可痛。鈍致他臨濟。他既雲月是同。我亦溪山各異。說什麼無舌人不解語。坐具劈口便摵夾山。若是箇知方漢。必然明窓下安排。

[0691c12] 舉。三聖問雪峯。透網金鱗以何為食。峯云。待汝出網來向汝道。聖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話頭也不識。峯云。老僧住持事煩。師云。可惜放過。好與二十棒。者棒一棒也饒不得。直是罕遇作家。

[0691c17] 舉伏牛為馬祖馳書到國師處。國師問。馬祖有何言句示人。牛云。即心是佛。國師云。是什麼語話。良久再問。更有什麼言句。牛云不是心不是物不是物。國師云。猶較些子師代當時便喝。牛却問。和尚此間如何。國師云。三點如流水。曲似刈禾鎌。師云是什麼語話。也好與一拶。見之不取。千載難忘。

[0691c24] 舉。玄沙問鏡清。我不見一法為大過患。爾道不見什麼法。清指露柱云。莫是不見者箇法麼。沙云。浙中清水白米從爾喫。佛法則未在。師云。大小鏡清。被玄沙熱瞞。我當時若見。但只向道。靈山授記也未到如此。

[0691c29] 舉。先報慈問僧。近離甚處。云臥龍。慈云。在彼多少時。云經冬過夏。慈云。龍門無宿客。為什麼在彼許多時。云師子窟中無異獸。慈云。爾試作師子吼看。云若作師子吼即無和尚。慈云。念汝新到。且放三十棒。師云。奇怪諸禪德。若平展則兩不相傷。據令則彼此俱嶮。還點檢得麼。

[0692a07] 舉。船子云。千尺絲綸直下垂。一波纔動萬波隨。夜靜水寒魚不食。滿船空載月明歸。師云。者漢勞而無功。忽若雲門道。一句合頭語。萬劫繫驢橛。又作麼生免此過。良久云。莫謂水寒魚不食。如今釣得滿船歸。

[0692a12] 舉。投子問巨榮禪客。老僧未曾有一言半句挂諸方耳目。何用要見山僧。僧云。到者裏不施三拜。要且不甘。子云。出家兒得恁麼沒碑記。僧繞禪床一匝而出。子云。有眼無耳朵。六月火邊坐。師云。也不得放過。纔轉便與擒住便喝。是誰不甘。若跳得出。不妨是一員衲僧。

[0692a19] 舉。祖師道。六塵不惡還同正覺。拄杖子是塵。有甚麼過。過既無。應合辯主。所以道。糞掃堆上現丈六金身。且拈在一邊。赤肉團上壁立千仞。又放過一著。直饒八面四方。正好連架打。

[0692a24] 舉。古云。眼裏著沙不得。耳裏著水不得。忽若有箇漢。信得及。把得住。不受人瞞。祖佛言教是什麼熱椀鳴聲。便請高掛鉢囊。拗折拄杖。管取一員無事道人。又云。眼裏著得須彌山。耳裏著得大海水。一般漢受人商量祖佛言教。如龍得水似虎靠山。却須挑起鉢囊。橫擔拄杖。亦是一員無事道人。復云。恁麼也不得。不恁麼也不得。然後沒交涉。三員無事道人中。要選一人為師。

明覺禪師語錄卷第三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7 冊 No. 1996 明覺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佛教電腦資訊庫功德會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