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公告:漢文大藏經網站已停止更新,請前往下列大藏經網站查閱經文

一般電腦和需要較多功能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cbetaonline

手機、平板與專注閱讀的使用者,建議瀏覽 deerpark

 

T47n1996_001 明覺禪師語錄 第1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47 冊 » No.1996 » 第 1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No. 1996

明覺禪師語錄卷第一

住蘇州洞庭翠峯禪寺語

[0669a18] 師在萬壽。開堂日白槌了。師云。宗乘一唱三藏絕詮。祖令當行十方坐斷。其有達士不避死生。貶上眉毛出眾相見。問人天普集佇聽雷音。學人上來。乞師垂示。師云。十萬八千不是遠。進云。恁麼則大眾霑恩也。師云。後五日看。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分明記取。進云。恁麼則昔日智門今朝和尚。師云。有甚麼交涉。問如何是和尚為人一句。師云。量才補職。學云。謝師方便。師云。自領出去。師乃云。一問一答。總未有事在。直饒乾坤大地草木叢林。盡為衲僧。異口同聲各置百千問難。也不消長老。彈指一下。並乃高低普應前後無差。曠祖佛之妙靈。廓天人之幽迹。如是則何假覺城東際。五眾咸居古佛廟前。此時參畢。

[0669b04] 師在杭州靈隱。受疏了。眾請陞座。時有僧問。寶座先登於此日。請師一句震雷音。師云。徒勞側耳。進云。恁麼則一音普遍於沙界。大眾無不盡咸聞。師云。忽有人問。爾作麼生舉。僧云。三十年後敢為流芳。師云。賺了也。師乃云。天下絕勝之覺場。靈隱導師之廣座。暫借卑僧陞陟。實愧非材。豈敢於五百員衲子前提唱佛祖抑揚古今衒耀見知恥他先作。假饒說得。天雨四華地分六震。於曹溪路上一點使用不著。何以行脚高士。有把定世界函蓋乾坤底眼。誰敢錯誤絲毫。其知有者必共相悉。

[0669b16] 師在靈隱。諸院尊宿。茶筵日。眾請陞座。僧問。禪侶盡臨於座側。未審師還說也無。師云。寰中天子塞外將軍。進云。恁麼則一震雷音滿大唐也。師云。看取令行。師乃云。上士相見。一言半句如擊石出火。瞥爾便過應非。即言定旨滯句迷源。從上宗乘合作麼生議論。直得三世諸佛不能自宣。六代祖師全提不起。一大藏教詮注不及。所以棒頭取證。喝下承當。意句交馳並同流浪。其有知方作者。相共證明。

[0669b26] 師到蘇州日。僧俗迎在萬壽。眾請上堂。問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和尚從何而得。師云。將謂是衲僧。學云。恁麼則大眾霑恩。學人禮謝也。師云。龍頭蛇尾。問選佛場開。還許學人選也無。師云。切忌點額。學云。恁麼則心空及第歸也。師云。階下漢。師乃云。如天普蓋。似地普擎。有如是自在。具如是威德。誰不承恩。誰不景慕。過去諸聖。於無量劫勤苦受盡。所得祕要法門。今將普示大眾。不用纖毫心力。各請一時驗取。於此薦得。便能永出四流。高步三界。其或不知。剛是諸人諱却師初到院陞座。僧問。杖錫已居於此日。請師一句定乾坤。師云。百雜碎。進云。恁麼則海晏河清去也。師云。非公境界。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龍吟霧起虎嘯風生。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山高海闊。進云。學人不會。師云。緊悄草鞋。師乃云。未來翠峯多人疑著。及乎親到一境蕭然。非同善財入樓閣之門。暫時歛念。莫比維摩掌中世界。別有清規。冀諸人飽足觀光。以資欣慰。

[0669c17] 上堂。問答罷。師乃云。釋迦已滅彌勒未生。正當今日。佛法委在翠峯。放開揑聚總由者裏。放開也七縱八橫。是處填溝塞壑。揑聚也天下老和尚。盡在拄杖頭。不消一劄。

[0669c21] 上堂。僧問。如何是實學底事。師云。針劄不入。進云。乞師方便。師云。水到渠成。問如何是教外別傳一句。師云。看看臘月盡。學云。恁麼則流芳去也。師云。瘂子喫苦瓜。問言迹之興。異途之所由。生不犯鋒鋩。請師道。師云。誰家無白月清風。進云。還當也無。師云。土上加泥漢。師乃云。劍輪飛處日月沈輝。寶杖敲時乾坤失色。眾魔從茲膽裂。千聖由是眼開。其如二聽不圓。震迅雷而莫覺。孤根將敗。霈春雨以非滋。致使凡聖岐分。悟迷派列。奔馳七趣。泊沒四流重。業相纏。無有休日。爾諸禪德。覬善參詳。如人上山。各自努力。

[0670a04] 上堂。僧問。昭昭於心目之間。而相不可覩。晃晃在色塵之內。而理不可分。既於心目之間。為甚麼不覩其相。師云。華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進云。恁麼則雲散家家月。師云。毘婆尸佛早留心。僧方禮拜。師以拄杖打一下云。不得放過。問猿抱子歸青嶂後。鳥華落碧巖前。古人意旨如何。師云。夾山猶在。學云。和尚如何。師云。依稀似曲纔堪聽。又被風吹別調中。僧却問。如何是翠峯境。師云。春至桃華亦滿溪。僧禮拜。師云。山僧今日敗闕。有人點撿得出。許他頂門上一隻眼。便下座。

[0670a15] 上堂。僧問。古人借問田中事。插鍬叉手意如何。師云。人從陳州來。不得許州信。問古人道。有讀書人到來。意旨如何。師云。且在門外立。學云。請師相見。師云。任是顏回亦不通。師乃云。立賓立主剜肉作瘡。舉古舉今拋沙撒土。直下無事。正是無孔鐵槌。別有機關。合入無間地獄。明眼衲子應須自看。

[0670a22] 上堂。僧問。古人一喝不作一喝用。是否。師云是。僧便喝。師便棒。僧無語。師云。謔我。問古人道。有佛法處不得住。無佛法處急走過。意旨如何。師云。氣急殺人。僧擬議。師云。甚麼處去也。問只在目前。為甚麼再三不覩。師云。截耳臥街。僧云恰是。師云。令我攢眉。問黑豆未生芽時如何。師云。餧驢餧馬。進云。生後如何。師云。透水透沙。僧禮拜。師云。一似不齋來。問功巧諸技藝。盡現行此事。如何是此事。師云。諸方牓樣進云。莫便是學人會處也無。師云。有頭無尾漢。師乃云。過去諸如來。斯門已成就。放過一著。現在諸菩薩。今各入圓明。兩重公案。未來修學人。總被翠峯穿却鼻孔。

[0670b07] 上堂云。智者聊聞猛提取。莫待須臾失却頭。問丹霄獨步時如何。師云。脚下踏索。進云。天下橫行去也。師云。徐六擔板問學人乍入叢林。諸事不會。未審師還拯濟也無。師云。蘇州紙貴。進云。和尚豈無方便。師云。腦後拔榍。師云。爐鞴之所固無鈍鐵。良醫之門誰是病夫。向後鼻孔遼天。莫辜負人好。

[0670b14] 上堂云。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便下座。

[0670b16] 上堂。纔有僧出禮拜。師云。大眾。一時記取者僧話頭。便下座。

[0670b18] 上堂。大眾雲集。以拄杖拋下云。棒頭有眼明如日。要識真金火裏看。

[0670b20] 上堂云。從天降下從地湧出。南北東西一棚俊鶻。顧杼停機苦屈苦屈。

[0670b22] 上堂云。古人道。譬如擲劍揮空。莫論及之不及。斯乃空輪絕跡。劍刃非虧。好諸禪德。若能如是。心心無知。即是踞妙峯孤頂。非但善財七日不逢。設使文殊百劫親來。也摸[打-丁+索]不著。

[0670b26] 上堂。有僧出禮拜了方伸問。師云。啼得血流無用處。便下座。

[0670b28] 上堂云。藏峯劍客便請施呈。有僧方出來。師云。什麼處去也。便下座。

[0670c01] 上堂云。語漸也返常合道。且任諸人點頭。論頓也不留朕跡。衲僧又奚為開口。師以拄杖一劃云。上無衝天之計。下無入地之謀。蔡州千箇萬箇。打破只在須臾。

[0670c05] 上堂問答罷乃云。映眼時若千日。萬像不能逃影質。凡夫只是未曾觀。何得自輕而退屈。師拈起拄杖云。把定世界不漏絲髮。還觀得也無。所以雲門大師道。直得乾坤大地無纖毫過患分。只是轉句不見一色。猶為半提。直得如此。更須知有全提時節。諸上座。翠峯若也全提。盡大地人。並須結舌。放一線道。轉見不堪。以拄杖一時趁下。

[0670c13] 上堂。僧問。如何是翠峯境。師云。有眼底見。學云。如何是境中人。師云。貪觀白浪失却手橈。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客來須看。進云。恁麼則學人得見也。師云。三十年後。問如何是第一義。師云。道士倒騎牛。學云。乞師再垂方便。師云。無孔鐵槌。問道遠乎哉。師云。青山夾亂流。學云。恁麼則得聞於未聞去也。師云。千里萬里。師乃云。大眾前共相詶唱。也須是箇漢始得。若未有奔流度刃底眼。不勞拈出。所以道。如大火聚。近著則燎却面門。亦如按太阿寶劍。衝前則喪身失命。師乃頌云。太阿橫按祖堂寒。千里應須息萬端。莫待冷光輕閃爍。復云看看。便下座。

拈古

[0670c27] 舉。米胡問僧。近離甚處。僧云藥山。米云。藥山近日如何。僧云。大似頑石一般。米云。得恁麼鄭重。僧云。也無提撥處。米云。非但藥山。米胡亦恁麼。僧近前顧視而立。米云。看看頑石動也。其僧便出。師拈云。米胡也縱奪可觀。爭奈死而不弔。

[0671a04] 舉。罽賓國王仗劍。詣師子尊者所乃問。師得蘊空否。尊者云。已得。王曰。可施我頭。尊者曰。身非我有。豈況於頭。王遂斬之。白乳高丈餘。王臂自落。師拈云。作家君王天然有在。

[0671a08] 舉。鏡清於僧堂前。自擊鍾子云。玄沙道底玄沙道底。時有僧出來云。玄沙道什麼。鏡清作一圓相。僧云。若不久參。爭知恁麼。清云。還我草鞋錢來。師拈云。洎被打破蔡州。

[0671a12] 舉。寶公云。終日拈香擇火。不知身是道場。玄沙云。終日拈香擇火。不知真箇道場。師拈云。一對無孔鐵槌。

[0671a15] 舉。五通仙人問佛云。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佛召五通仙人。仙人應喏。佛云。那一通爾問我。師云。老胡元不知有那一通。却因邪打正。

[0671a19] 舉。思和尚令石頭送書去讓和尚處云。迴日與子箇鈯斧子住山去。石頭纔到讓和尚處便問。不慕諸聖不重己靈時如何。讓云。子問太高生。何不向下問將來。石頭云。乍可永劫沈淪。不求諸聖解脫。便歸。思和尚問。書達否。石頭云。書亦不達。信亦不通。去日蒙和尚許鈯斧子。便請。思垂下一足。石頭便禮拜。師拈云。石頭洎擔板過却。又云。大小讓師。不解據令。

[0671a28] 舉。長髭到石頭處。頭問。什麼處來。髭云。嶺南來。石頭云。大庾嶺頭一鋪功德。還成就也未。髭云。成就久矣。只欠點眼。石頭云。莫要點眼麼。髭云。便請。石頭垂下一足。髭便禮拜。石頭云。見什麼道理便禮拜。髭云。如紅爐上一點雪。石頭便休。師拈云。無眼功德。有什麼點處。德山和尚到龍潭問。久響龍潭。及乎到來。潭又不見。龍又不現。龍潭云。子親到龍潭。德山便休去。師拈云。將錯就錯。又云。大小德山。

[0671b09] 師一日因事舉。往日有老宿。一夏不為師僧說話。有僧自歎云。我只恁麼空過一夏。不望和尚說佛法。得聞正因兩字也得。老宿聊聞云。闍黎莫[言*斯]速。若論正因。一字也無。恁麼道了扣齒云。適來無端恁麼道。隣壁有老宿聞云。好一釜羹。被兩顆鼠糞污却。師拈云。誰家鍋釜。無一兩顆。

[0671b16] 觀和尚見新到來。觀作麵引次示之。其僧便去。觀晚間問第一座。今日新到在什麼處。第一座云。當時去也。觀云。是即是只得一橛。師拈云。老觀大似失錢遭罪。

[0671b20] 舉。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據坐。外道禮拜云。世尊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入。外道去後。阿難問佛。外道有何所證而言得入。佛云。如世良馬見鞭影而行。師拈云。邪正不分。過猶鞭影。

[0671b25] 傅大士云。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起坐鎮相隨。如身影相似。要識佛去處。只者語聲是。玄沙云。大小傅大士。只認得箇昭昭靈靈。師拈云。玄沙也是打草蛇驚。

[0671b29] 寶公令人傳語思大和尚。何不下山教化眾生。目視雲漢作什麼。思大云。三世諸佛被我一口吞盡。何處更有眾生可度。師拈云。有什麼屎臭氣。

[0671c04] 趙州云。至道無難唯嫌揀擇。纔有語言是揀擇是明白。老僧不在明白裏。是爾作麼生護惜。時有僧問云。既不在明白裏。護惜箇什麼。州云。我亦不知。僧云。和尚既不知。為什麼道不在明白裏。州云。問事即得。師拈云。趙州到退三千。

[0671c10] 南泉眾云。三十年來。牧一頭水牯牛。欲擬東邊放。不免侵他國王水草。欲擬西邊放。不免侵他國王水草。不如隨分納些子。免被官主勞撓。長慶云。爾道南泉前頭為人。後頭為人。雲門云。且道牛內納牛外納。直饒道得納處分明。我更問儞。牛在甚處。師拈云。一時穿却。

[0671c17] 鄧隱峯在襄州破威儀堂。只著襯衣於砧槌邊舉槌云。道得即不打。于時大眾默然。隱峯便打一下。師拈云。果然果然。

[0671c20] 僧問玄沙。大耳三藏第三度為什麼不見國師。玄沙云。爾道前來兩度還見麼。師拈云。敗也敗也。

室中舉古

[0671c24] 舉。睦州問僧。近離甚處。僧云。河北。睦州云。河北有箇趙州和尚。曾到麼。僧云。某甲近離彼中。睦州云。趙州有何言教示徒。僧云。每見新到便問。曾到此間來麼。云曾到。趙州云。喫茶去。忽云不曾到。趙州亦云。喫茶去。睦州云。慚愧。却問僧。趙州意作麼生。僧云。只是一期方便。睦云。苦哉趙州。被爾將一杓屎潑了也。便打。睦州却問沙彌。爾作麼生。沙彌便禮拜。睦州亦打。其僧往沙彌處問。適來和尚打爾作什麼。沙彌云。若不是我。和尚不打某甲。師云。者僧克由叵耐。將一杓屎。潑他二員古佛諸上座。若能辯得。非唯趙睦二州雪屈。亦乃翠峯與天下老宿無過。若道不得。到處潑人卒未了在。

[0672a09] 舉。僧問長慶。如何是正法眼。慶云。有願不撒沙。保福云。不可更撒也。師云。夫宗師決定以本分相見。不敢撒沙。且那箇是諸人正眼。不受人瞞底漢出來。對眾道看。共相知委。若道不得。翠峯一一與爾點過。開眼也著合眼也著。

[0672a15] 舉。黃檗有六人新到。五人作禮。其中一人提起坐具作一圓相。檗云。我聞有一獵犬甚惡。僧云。尋云羊聲來。檗云。羊無聲到汝尋。僧云。尋羊跡來。檗云。羊無跡到汝尋。僧云。尋羊蹤來。檗云。羊無蹤到汝尋。僧云。恁麼則死羊也。黃檗便休。到來日上堂云。獵犬在甚處。僧便出來。檗云。昨日公案未了。老僧休去。爾作麼生。僧無語。檗云。將謂是本分衲子。元來是義學沙門。以拄杖打出。師云。只如聲響蹤跡既無。獵犬向甚處尋逐。莫是絕聲響蹤跡。見黃檗麼。諸禪德。要明陷虎之機。也須是本分衲子。

[0672a27] 舉。外道問佛。不問有言不問無言。世尊良久。外道云。世尊大慈大悲開我迷雲。令我得入。師云。諸禪德。迷雲既開決定見佛。還許他同參也無。若共相委知。則天下宗師並為外道伴侶。如各非印證。則東土衲僧不如西天外道。

[0672b04] 舉。龍牙和尚問翠微。如何是祖師西來意。翠微云。與我過禪板來。牙取禪板。與翠微。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無祖師意。後又問臨際。如何是祖師西來意。際云。與我過蒲團來。牙取蒲團與臨際。接得便打。牙云。打即任打。要且無祖師意。師云。臨際翠微。只解放不解收。我當時若作龍牙。待伊索蒲團禪板。拈得劈胸便擲。

[0672b12] 舉。椑樹問定山。不落數量。請師道。定山提起數珠云。是落不落。樹云。圓珠三竅人人有請師圓前話。山便打。椑樹便去。定山云。三十年後槌胸大哭去在。椑樹果後開堂示眾道。三十年前。被定山老子瞞我一上。不同小小。師云。定山用即用。爭柰險。椑樹知即知。要且未曾具擇法眼。試請辯看。

[0672b19] 舉。雪峯問投子。一槌便成時如何。投子云。不是性[怤-寸+喿]漢。峯云。不假一槌時如何。投子云。者漆桶。師云。然則一期折挫雪峯。且投子是作家爐韛。我當時若作雪峯。待投子道不是性[怤-寸+喿]漢。只向伊道。鉗槌在我手裏。諸上座。合與投子著得箇什麼語。若能道得。便乃性[怤-寸+喿]生光揚宗眼。若也顢頇。頂上一槌莫言不道。

[0672b26] 舉趙州問僧。曾看法華經麼。僧云看來。州云。衲衣在空閑。假名阿練若。誑惑世間人。爾作麼生會。其僧擬禮拜。州云。爾披衲衣來麼。僧云披來。州云。莫惑我。僧云。如何得不惑去。州云。莫取我語。師云。大小趙州。龍頭蛇尾。諸人若能辯得。便乃識破趙州。如或不明。箇箇高擁衲衣。莫惑翠峯好。

[0672c04] 舉。長髭問僧。甚處來。僧云。九華控石菴。髭云。菴主是什麼人。僧云。馬祖下尊宿。髭云。名什麼。僧云。不委他法號。髭云。他不委爾不委。僧云。尊宿眼在甚處。髭云。若是菴主親來。今日也須喫棒。僧云。賴遇和尚放過某甲。髭云。百年後討箇師僧也難得。師云。是則二俱作家。要且只解收虎尾。不能據虎頭。若使德山令行。並須瓦解。

[0672c12] 舉。保福示眾云。此事如擊石火閃電光。搆得搆不得。未免喪身失命。僧便問。未審搆得底人。還免喪身失命也無。保福云。適來且致。闍黎還搆得麼。僧云。若搆不得。未免大眾笑。保福云。作家作家。僧云。是什麼心行。福云。一杓屎攔面潑不知臭。師云。諸上座。保福有生擒虎兕底爪牙。者僧也不易相敵。雖然如此。要且放過保福一著。只如翠峯與大眾。還許諸方撿責也無。若免不得。平地上死人無數。其中有得活底麼。師拈起拄杖云。來也來也。

[0672c22] 舉。歸宗鋤草次。見一條蛇。以鋤斬之。僧見便問。久響歸宗。元來是箇麁行沙門。宗云。爾麁我麁。後雪峯問德山。古人斬蛇意旨如何。德山便打。雪峯便走。德山召云。布衲。雪峯迴首。德山云。他後悟去。方知老漢徹底老婆心。師云。歸宗只解慎初。不能護末。德山。頗能據令。且未明斬蛇。師召大眾云。看翠峯今日斬三五條以拄杖一時打下。

勘辯

[0673a02] 問僧甚處來。僧云。和尚問誰。師云。我問爾。僧云。何不領話。師云。翠峯今日敗闕。

[0673a04] 寶華侍者來看師。師問。寶華多少眾。侍者云。不勞和尚如此。師云。我好好問。爾勃趒作什麼。侍者云。不得放過。師云。真師子兒。喫茶了。師把住云。適來得恁麼無禮。侍者擬議。被師一掌云。歸去分明。舉似寶華。

[0673a09] 有數人新到至。師云。新到那。僧云是。師云。參堂去。僧便去。師復喚來來。其僧却迴。師云。洞庭難得師僧。與爾一椀茶喫。

[0673a12] 問僧。甚處受業。僧云天章。師云。將得蘭亭記來麼。僧云。爭敢呈似和尚。師云。草本不勞拈出。

[0673a15] 五人新到。師云。洞庭絕頂無行路。不假梯航速道看。僧云。特來禮拜和尚。師云。湛水停舟徒誇運濟。僧無語。師云。過者邊來。其僧齊過。師云。將頭不猛誤累三軍。參堂去。

[0673a19] 問僧。名什麼。云義懷。師云。何不名懷義。僧云。當時致得。師云。誰與汝安著。僧云。某甲受戒來十年也。師云。行脚費却多少草鞋。僧云。和尚莫瞞人好。師云。我也沒量罪過。爾作麼生。僧無語。師云。脫空謾語漢。便打。

[0673a24] 問新到。近離甚處。僧云興教。師云。達磨一宗掃土而盡。僧無語。師云。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復問僧。闍黎名什麼。僧云宗雅。師云。雅即不問。作麼生是宗。僧無對。師云。且限三日。其僧頻來下語。師皆不諾。僧却問。某甲見處只恁麼。和尚作麼生。師云。爾何不問我。僧方擬問。被師連打數下。

[0673b02] 問新到。發足甚處。僧拍掌一下。師云。兩重公案。僧云恰是。師便喝。僧無語。師云。還我一拍來。僧擬議。師云。瞎漢參堂去。

[0673b05] 六人新到。師問。參頭。夫為上將。須是七事隨身。兩刃交鋒作麼生。僧云。久響翠峯有此一著。師云。一著放過。還我草鞋錢來。僧喝。師便棒。僧約住拄杖與師一拍。師云。未到翠峯。與爾二十棒了也。僧無語。師云。且在一邊。却問第二副將。作麼生。僧茫然。師云。一狀領過喫茶了。師把住參頭云。適來公案。者裏即恁麼。堂中作麼生舉。僧擬議。師打一坐具推出。

雪峯和尚塔銘并序

[0673b14] 夫從緣有者。始終而成壞。非從緣得者。歷劫而常堅。堅之則在。壞之則捐。雖然離散未至。何妨預置者哉。所以疊石結室翦木合函。般土積石為龕。諸事已備。頭南脚北。橫山而臥。惟願至時同道者。莫違我意。知心者不易我志。深囑載囑。幸勉勵焉。縱饒他日邪造顯揚。豈如當今正眼密弘。善思之審思之 師註兄弟添十字(云國無二君。又云知麼)同心著一儀(云風行草偃。又云。直與)土主曰松山(云四顧匪絕。又云看)卵塔號難提(云獨露相倚。又云嶮)更有胡家曲(云一西一東。又云。大難)汝等切須知(云自南自北。又云。會也)我唱泥牛吼(云聞莫舉頭。又云。呵呵)汝和木馬嘶(云見應合眼。又云。撫掌)但看五六月(云豈可徒然。又云吁)氷片滿長街(云事非草草。又云苦)薪盡火滅後(云去去誰同。又云。好住)密室爛如泥(云須到如此。又云。努力)受師號。上堂。僧問。皇恩已降。海眾同觀。學人上來願聞舉唱。師云。好音在耳人皆聽。進云。聽後如何。師云。問著元來總不知。僧云。學人到者裏。實謂不知。師云。許爾是箇草賊。復云。禪家流還如戰將。見鬪勇健索不來。即便擒下雖一期之作。爭似借水獻華唱太平歌好。夜雨山草滋。爽籟生古木。閑吟竺仙偈。勝於嚼金玉。蟋蟀啼壞牆。苟免悲局促。道人優曇華。迢迢遠山綠。是知道無不在。誰云間然。故天有道以輕清。地有道以肅靜。谷有道以盈滿。君有道以敷化。故我今上皇帝。金輪統御叡澤霶流。草木禽魚無遠不及。巖野抱疾之士。俄承寵光。此生他生無以云報。賢守司封高扶堯舜。下視龔黃龔千載之雅風。鎖萬那之春色。佇當明詔別振休聲。貳車屯田諸廳朝宰不敢飾辭褒讚。仲尼言云。吾禱久矣。

住明州雪寶禪寺語

[0673c16] 師開堂日。於法座前顧謂大眾云。若論本分相見。不必高陞寶座。乃以手指一劃云。諸人隨山僧手看。無量諸佛國土一時現前。各各子細觀瞻。其或涯際未知。不免拖泥帶水。即便陞座。僧正宣疏了。維那白槌云。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時有僧出來。師乃約住云。如來正法眼藏。委在今日。放行則瓦礫生光。把定則真金失色。權柄在手。殺活臨時。其有作者。相共證據。僧乃問。遠離翠峯祖席。已屆雪竇道場。未審是一是二。師云。馬無千里謾追風。進云。與麼則雲散家家月也。師云。龍頭蛇尾漢。問德山臨濟棒喝已彰。和尚如何接人。師云。放過一著。僧擬議。師便喝。僧云。未審只與麼。別有在。師云。射虎不真徒勞沒羽。問布髮掩泥因底事。全身半偈為誰施。師云。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進云。若然者立雪豈能傳妙旨。三拜伸後始為親。師云。莫亂統。問梵王請佛蓋為群生。學士請師當為何事。師云。相識滿天下。進云。與麼則大眾霑恩也。師云。儞分上作麼生。進云。學士證明。師云。未在有俗士。問十方同聚會。箇箇學無為。此是選佛處。心空及第歸。如何得及第去。師云。徒遭點額。進云。如此則辜負平生也。師云。教休不肯休。問一焚龍鬪萬像咸臻。未審是何境界。師云。金殿草漫漫。進云。向上更有事也無。師云。白雲千里萬里。問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朝宰臨筵如何即是。師云。清風來未休進云。與麼則得遇於師也。師云。一言已出駟馬難追。僧禮拜。師云。放過一著。師又普觀大眾一迴乃云。人天普集。合發明箇什麼事焉。可互分賓主馳騁問答。便當宗乘去。廣大門風威德自在。輝騰今古把定乾坤。千聖只言自知。五乘莫能建立。所以聲前悟旨。猶迷顧鑑之端。言下知宗。尚昧情識之表。諸人要知真實相為。但以上無攀仰下絕己躬。自然常光見前。箇箇壁立千仞。還辯明得也無。未辯辯取。未明明取。既辯明得能截生死流。同踞祖佛位。妙圓超悟正在此時。堪報不報之恩。以助無為之化。

[0674a26] 師在翠峯受疏日。洞庭檀越與明州專使相爭。紜紜不已。師乃陞座普告大眾。不須作鬧事在。況僧家也無固無必。住則孤鶴冷翹松頂。去則片雲忽過人間。應非彼此殊源動靜乖趣。今與諸人評議。念三二年洞庭晦迹。承四遠信心恩顧。棲眾方諧舊轍。藏教復乃新歸。豈可知感頓忘。遽致前邁。誠為不可。而又四明太守星馳介使。輜重俄臨。既已跋涉數州。迢遞千里。投誠苦逼。一至於斯。進退審詳。不能自決。敢問大眾。住翠峯好。往雪竇好。于時眾僧高聲云。往雪竇好。師乃顧謂洞庭諸檀越云。不用為訝。宜各知時。且佛法委自王臣兼住持。亦以緣斷。在彼在此。本無間然。希披疏文。以塞來命。便下座。

[0674b11] 師至晚小參。僧問。四明侯伯遠降公文。未涉程途請師速道。師云劄。進云。鄞江一枝今日猶秀。師云。不許夜行。師乃云。諸仁者。未有長行而不住。未有長住而不行。古之今之各有攸往。且如茲院僻處一隅。若非念報佛恩。無以四來居此。恐山僧進發之後。法席空虛。今命素公開士接續住持。幸冀眾慈同心勸請。師辭翠峯。上堂。僧問。承學士有言。輟翠峯之祖席。登雪竇之道場。如何是不動尊。師云。下坡不走快便難逢。進云。與麼則動若行雲。止猶谷神。師云。爾須緊悄草鞋。師乃云。山僧斯者抑徇彼請。難可稽留。束裝告行。但多攀感況住持久煩勤。舊備認歲寒。希各務道專孜。以副誠祝。其有參隨諸高士。動逾千里俯近百僧。忽齋粥疎遺。船車隘窄。冀相回互。禪悅自貽。則佛國遍遊亦不為遠。何以諸禪德。去來不以象故。無器而不形。動靜不以心故。無感而不應。然則心生於有心。象出於有象。象非我出故。金石流而不燋。形非我生故。日用而不勤。紜紜自彼於我何為。請諸人高掛征帆。不勝珍重。

[0674c03] 師到萬壽。眾請上堂。僧問。七事隨身。便請相見。師云。打退鼓。進云。方始交鋒。已見大敗。師云噓。僧擬議。師便喝。者般漢有什麼死急。問翠峯一箭已射雪竇。雪竇一箭當射何人。師云。不為鼷鼠發機。進云。非但聞名。今日親見。師云。添得一場愁。僧禮拜。師云。若是便休。師乃云。萬壽門下一一作家。蓋是強將之兵也。強然如此。保福有言。擊石火閃電光。搆得搆不得。未免喪身失命。若教據令而行。盡蘇臺一境人。箇箇三頭六臂。到翠峯手裏。也須瓦解氷消。如今放過一著。分付萬壽和尚。

[0674c14] 師到秀州。百萬道者備茶筵請陞堂。僧問。赴請雪竇先至嘉禾。向上宗乘請師舉唱。師云。鳥啼處處皆相似。進云。與麼則得聞於未聞也。師云。不是苦心人不知。僧擬進語。即便喝。僧禮拜。師云。初有問話者出來。問如何是教外別傳一句師云。三生六十劫。進云。學人未會。師云。碧眼胡僧笑點頭。師乃云。山僧此者承鄞江太守之命。俾赴雪竇住持。再至嘉禾。彌增嘉幸。仍承百萬道者曲賜周勤。仰荷之懷無以忘也。兼勞廣命。碩德抑今。舉唱宗乘。況達士相逢。非存目擊。若云言中有響句裏呈機。猶曲為中下之流。向本分衲僧。遠之遠矣。秖如適來僧問教外別傳一句對云三生六十劫。諸人還知落處也無。且鷺池鷲嶺海甸菴園。三百法會之中。甚處有者箇消息。所以道三世諸佛不能自宣。一代時教詮注不及。除非知有。莫能知之。久立眾慈。伏惟珍重。

[0675a03] 師到靈隱。眾請陞座。僧問。遠別翠峯丈室。將屆雪竇道場。如何是不動尊。師云。看風使帆。進云。恁麼則觀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師云。龍頭蛇尾。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點。進云。猶有者箇在。師云。三十年後。進云。與麼則翠峯今日瓦解氷消。師云。有些子。師乃云。莫是與上座相爭。然則論戰也箇箇力在箭鋒相拄。又須是箇特達漢始得。若意根尚滯。直須向前決擇。所以長沙和尚道。百尺竿頭坐底人。雖然得入未為真。百尺竿頭須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僧舉問南泉。百尺竿頭如何進步。泉云。更進一步。僧復問瓦官。官云。百尺竿頭用進作什麼。僧不肯。官便打。師云。大眾。古人機變出在一時。其間別有商量。亦未言著。且如雪竇。今日再入靈隱。也似百尺竿頭。依南泉之言。得進一步。喜與大眾相見。則十方世界一時周匝。便下座。

[0675a20] 師到越州承天寺。眾請陞座。僧問。學人不問西來意。藏身北斗意如何。師云。拈頭作尾漢。進云。請師答話。師云。西天令嚴。問有問有答賓主歷然。無問無答時如何。師云。古路草漫漫。進云。若不上來。焉知與麼。師云利劍不斬死漢。師乃云。作者相見。一拶一捺。撩起便行。若佇思停機。卒摸[打-丁+索]不著。若言問在答處答在問宗。箇箇依草附木。問不在答處答不在問宗。罕見頂上有眼。諸人還薦得也無。薦得薦不得。並是新雪竇之過。且莫鈍致承天和尚。

[0675b02] 越州檀越備茶筵。請師陞座。僧問。檀越殷勤伸三請。乞師方便指迷津。師云。不許夜行投明須到。進云。非但學人。四眾有賴。師云。百千年後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迢迢十萬餘。僧禮拜。師云。拄杖不在。師乃云。諸檀信。山僧暫以經過。邂逅相遇。何沐特隆異待。抑俾敷揚。且如承天和尚。寅暮流慈諸人。況是異聞已絕希冀。何必更煩雪竇。重為發宣。直饒三世聖人六代開士。利生間出。故不敢錯誤諸人絲毫。然雖與麼。放過即不可。良久云。不解作客。勞煩主人。

[0675b13] 師歸寺上堂。有僧問。如何是雪竇正主。師云。何不問雪竇山中人。進云。與麼則把定乾坤去也師云。出門唯恐不先到。當路有誰長待來。問如何是古佛家風。師青。青天白日。進云。還許學人領會也無。師云。不是劍客請莫相過。問如何是第一句。師云。袖裏金槌。僧便喝。師云。朝三千暮八百。問如何是雪竇境。師云。天無四壁。進云。如何是鏡中人。師云。月在中峯。進云。與麼則從苗辯地。因語識人。師云是。僧禮拜。師云。酌海持蠡一場困苦。師乃云。甚生標格。還知也無。諸禪德。祖佛不能宣傳。天地不能覆載。二乘聞之膽裂。十地到此魂驚。其或達士切磋。頗逢決戰一拶一捺。略露風規。句滯則嶽立磨空。源迷則雲橫布野。所以先聖道。一言纔舉千車同轍。該括微塵。猶是化門之說。爾衲僧。合作麼生覬。自知時。便下座。

[0675c01] 上堂。僧問。承師有言。三更過鐵門。意旨如何。師云。忠言不避截舌。僧禮拜。師云。臨筌方覺取魚難。問千山萬水穿雲去。撥草瞻風事若何。師云。蹋破草鞋。進云。為什麼如此。師云。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問如何是向去底人。師云。伊蘭樹下坐。進云。却來時如何。師云。白日繞須彌。進云。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師云。二頭三手漢。問承師有言。釋迦老子出氣不得。甚處誵訛。師云。君子千里同風。進云。與麼則殃及子孫也。師云。素非鴨類。師乃云。諸禪德。直饒文殊辯說。認螢火為太陽。居士杜詞。指魚目同明月。所以雪竇尋常道。威音王已前無師自悟。是第二句。還我第一句來。若未能把定要津。不免奔馳南北。

[0675c15] 上堂。因僧送拄杖上師。師拈起成頌云。清峻孤根別有靈。勢含山水自分明。提來勝得豐城劍。報盡人間兩不平。復云。大凡以平報不平。是義烈常準以不平報不平。為格外清規。亦猶以智遣惑。頗蓬下士。以智遣智。罕遇作家。要會兩不平麼。諸人也沒量罪過。雪竇也沒量罪過。雪竇過自能檢責。爾者漆桶。不打更待幾時。以拄杖一時趁下。

[0675c23] 冬至上堂。僧問。鼓聲纔罷海眾齊臻。新節一句請師垂示。師云。三日前五日後。進云。與麼則聞於未聞。師云。索短不搆深泉。問文殊仗劍其意如何。師云。八十老僧閑灌頂。進云。學人不會。師云。四溟無浪月輪孤。僧良久。師喝云。甚處去也。僧禮拜。師云。放過一著。師乃云。相逢不拈出。舉意便知有。早是不唧[口*留]漢。更亂蹋步向前。實謂苦屈。諸禪德。看他先覺。未離兜率已降閻浮。未出母胎度人已訖。若言周行七步目顧四方天地之間唯我獨尊。尚有人不放伊過。如今巧說異端。不肯荷負。真可哀愍。所以道。天魔外道是辜恩德漢聲聞一乘是自欺誑人。爾見如此。不平之事便合憤悱驅將去喝將去。隨例道。我不知不會。者般底苦海裏。有什麼出頭時。

[0676a09] 上堂云。形興未質。名起未名。形名既兆。遊氣亂清。師拈起拄杖云。大眾。拄杖子是形名雙舉。還有過也無。有即水裏月。無即形名兆。若也究。得實謂恩大難酬。

[0676a13] 上堂云。未出母胎見成公案。周行七步過犯彌天。更入鹿野苑中。枝蔓上復生枝蔓。乃拈起拄杖云。吽吽。便下座。

[0676a16] 上堂。僧問。如何是觸目菩提。師云。風動塵起鳥飛落毛。進云。乞師再垂方便。師云。洎被打破蔡州。問如何是教外別傳一句。師云好問。進云。還許學人領會也無。師云有頭無漢。師乃云。諸仁者。夫宗師唱道。譬若滄溟上客獨泛蘭舟。月渚烟波隨情放曠。欲拋香餌須待長鯨。縱有纖鱗應無希冀。

[0676a23] 上堂云。一徑直二周遮。衲子辯得。眼裏生華。便下座。

[0676a25] 上堂。僧問。達磨西來單傳心印。諸方為什麼各說異端。師云。誰。進云。爭奈即今何。師云。西天令嚴。進云。與麼則入水見長人。師云。韓信臨朝底問三通鼓罷群賢集。請師拋下御前題。師云。長因送人處。憶得別家時。進云。與麼則退身三步。師云。依舊漁翁把釣竿。問不除妄想不求真底。是什麼人。師云。一宿覺。進云。與麼則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師云。一撥便轉。師乃云。大凡出眾。切磋也須是本分。禪客若未具啐啄同時眼。卒摸[打-丁+索]不著。

[0676b06] 上堂。眾方集定。師云。不用低頭思量難得。便下座。

[0676b08] 上堂云。直釣釣鯤鯨。曲釣釣龜鼈。曲釣若在鯤鯨。理應未可。直釣若在龜鼈。情亦不甘。如今拋釣也。負命者上鉤來。良久云。勞而無功。便下座。

[0676b12] 上堂。眾集定。師起立云。雪竇得與麼長。諸人得與麼短。若人道得齊肩句。許伊把定乾坤便。下座。

[0676b15] 上堂云。久雨不晴。衲僧向甚處曬[日*良]皮草。便下座。

[0676b17] 上堂云。布袋裏盛錐子。不出頭是好手。復云。大眾。雪竇錐頭出也。莫有傍不肯底禪客出來。良久云。諸人既乃縮頭。且聽諸方檢責。

明覺禪師語錄卷第一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47 冊 No. 1996 明覺禪師語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佛教電腦資訊庫功德會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