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31n1597_005 攝大乘論釋 第5卷

CBETA 電子佛典集成 » 大正藏 (T) » 第 31 冊 » No.1597 » 第 5 卷 ▲上一卷 ▼下一卷 前往第

 

攝大乘論釋卷第五

所知相分第三之二

[0343a24] 論曰。復次云何得知。如依他起自性。遍計所執自性顯現而非稱體。由名前覺無稱體相違故。由名有眾多多體相違故。由名不決定雜體相違故。此中有二頌。

 由名前覺無  多名不決定
 成稱體多體  雜體相違故
 法無而可得  無染而有淨
 應知如幻等  亦復似虛空

[0343b03] 釋曰。如依他起自性。遍計所執分。雖顯現可得。而非稱彼體。為顯此義故。說由名前覺無稱體相違故等。若依他起遍計所執同一相者。應不待名於義覺轉。如執有瓶。若離瓶名。於瓶義中無有瓶覺。若此瓶名與彼瓶義。同一相者。瓶覺應轉。以非一相是故不轉。由此名義。若體相稱則成相違。此中安立名為依他起。義為遍計所執。以依他起由名勢力成所遍計故。又於一義有眾多名。若名與義同一相者。義應如名亦有多種。若爾此義應成多體。一義多體則成相違。是故兩性若同一相。則成第二相違過失。又名不決定。以一瞿聲。於九義轉。若執名義同一相者。多義相違應同一體。則成第三相違過失。由執牛等非一相義同一性故。初一伽他重顯此義。於中成者。顯依他起遍計所執非一義成。法無而可得等者。此一伽他以幻等喻開悟弟子。弟子有二相違疑問。云何法無而現可得。云何無染而有清淨。此中兩喻釋此疑問。如幻等者。譬如幻象實無所有而現可得。應知此中義亦如是。雖現可得而非實有。似虛空者。譬如虛空雖非雲等所能染污。性清淨故。而離彼時說名清淨。當知諸法亦復如是。雖實無染。性清淨故。然客障垢得滅離時。說名清淨。

[0343b29] 論曰。復次何故如所顯現實無所有。而依他起自性。非一切一切都無所有。此若無者。圓成實自性亦無所有。此若無者。則一切皆無。若依他起及圓成實自性無有。應成無有染淨過失。既現可得雜染清淨。是故不應一切皆無。此中有頌。

 若無依他起  圓成實亦無
 一切種若無  恒時無染淨

[0343c08] 釋曰。若依他起如所可得不如是有。既爾何不一切一切都無所有。此若無者圓成實性亦應無有。何以故。由有雜染清淨有故。若二俱無則一切種皆無所有。今當顯此。非都無有。有謗雜染清淨過故。雜染清淨既現可得。故此二性俱非不有。若執為無則撥現有。雜染清淨言無所有。

[0343c15] 論曰。諸佛世尊於大乘中說方廣教。彼教中言。云何應知遍計所執自性。應知異門說無所有。云何應知依他起自性。應知譬如幻炎夢像光影谷響水月變化。云何應知圓成實自性。應知宣說四清淨法。何等名為四清淨法。一者自性清淨。謂真如空實際無相勝義法界。二者離垢清淨。謂即此離一切障垢。三者得此道清淨。謂一切菩提分法波羅蜜多等。四者生此境清淨。謂諸大乘妙正法教。由此法教清淨緣故。非遍計所執自性。最淨法界等流性故。非依他起自性。如是四法總攝一切清淨法。盡此中有二頌。

 幻等說於生  說無計所執
 若說四清淨  是謂圓成實
 自性與離垢  清淨道所緣
 一切清淨法  皆四相所攝

[0344a03] 釋曰。自性清淨者。謂此自性本來清淨。即是真如自性。實有一切有情平等共相。由有此故說一切法有如來藏。離垢清淨者。即此真如遠離煩惱所知障垢。即由如是清淨真如顯成諸佛。得此道清淨者。謂能得此真如聖道即是清淨。謂念住等菩提分法。及以一切波羅蜜多。生此境清淨者。生此能證菩提分法所緣境界。生此境界即是清淨故名生此境清淨。即契經等十二分教。何以故。若此聖教是遍計所執應成雜染因。若是依他起應成虛妄。最淨法界等流性故非是虛妄。既離二自性故成圓成實。又此四種於大乘中隨說一種。應知是說圓成實性。於中初二無有變異。圓成實故名圓成實。後之二種無有顛倒。圓成實故名圓成實。後伽他中具頌此義。幻等說於生者。謂依他起此中名生。若於是處說一切法。譬如幻事乃至變化。應知此說依他起性。說無計所執者。若於是處說無有色。乃至說無一切諸法。應知此說遍計所執性。

[0344a23] 論曰。復次何緣如經所說。於依他起自性說幻等喻。於依他起自性為除他虛妄疑故。他復云何於依他起自性有虛妄疑。由他於此有如是疑。云何實無有義而成所行境界。為除此疑說幻事喻。云何無義心心法轉。為除此疑說陽炎喻。云何無義有愛非愛受用差別。為除此疑說所夢喻。云何無義淨不淨業愛非愛果差別而生。為除此疑說影像喻。云何無義種種識轉。為除此疑說光影喻。云何無義種種戲論言說而轉。為除此疑說谷嚮喻。云何無義而有實取諸三摩地所行境轉。為除此疑說水月喻。云何無義有諸菩薩無顛倒心。為辦有情諸利樂事故思受生。為除此疑說變化喻。

[0344b09] 釋曰。為此義故於依他起說幻等喻。今當顯示。此中虛妄疑者。謂於虛妄依他起性所有諸疑。為除此疑說幻等喻顯依他起。若實無義云何成境。為治此疑說幻事喻顯依他起。譬如幻象雖無實義而成境界。義亦如是。他復生疑。若無有義即無所緣。諸心心法云何而轉。為除此疑說陽炎喻顯依他起。此中陽焰譬心心法。水喻於義。譬如陽炎有動搖故。雖無有義而生水覺。諸心心法亦復如是。由動搖故。雖無有義而生義覺。是諸愚夫於此復疑。若無有義諸愛非愛受用差別云何可得。為除此疑說所夢喻顯依他起。如於夢中。雖無實義而見種種愛與非愛。受用差別現前可得。此亦如是。於此復疑。淨不淨業義既實無。愛非愛果義云何起。為除此疑說影像喻顯依他起。譬如影像實無有義。即於本質起影像覺。然影像義無別可得。此亦如是。應知雖無愛與非愛真實果義而現可得。於此復疑。若無有義云何得有種種識轉。為除此疑說光影喻顯依他起。如弄影者有其種種光影可得。雖有多種光影可得。而光影義實無所有。識亦如是。無種種義而有種種義現可得。於此復疑。若無有義。無量品類戲論言說云何而轉。為除此疑說谷響喻顯依他起譬如谷響雖無有義而現可得。戲論言說亦復如是。雖無實義而現可得。於此復疑。若無有義。云何世間定心心法有義可得。由說定心能如實知如實見故。為除此疑說水月喻顯依他起。譬如水月。其義實無。由水潤滑澄清性故而現可得。定心亦爾。所緣境義雖實無有。而現可得。水喻其定。以是潤滑澄清性故。於此復疑。若有情義實無所有。云何證真諸菩薩等。作彼利樂覺慧為先。彼彼趣中攝受自體。為除此疑說變化喻顯依他起。譬如變化。實無有義。由化者力一切事成。非變化義而不可得。應知此中亦復如是。所受自體其義雖無。而有能作一切有情利益安樂。所受自體義現可得。

[0344c20] 復有別義世尊意說幻等八喻。今當顯示。此中幻喻為除眼等六種內處。應知顯示眼等六處。譬如幻象。雖實非有而現可得。說陽炎喻為除器世間。由彼大故。於陽炎中實無有水。動搖力故似水可得。說所夢喻為除色等所受用境。顯如所夢。色等實無而能為因起愛非愛受用差別。說影像喻為除身業果。顯善不善身業為緣。而有餘色影像生起。說谷響喻為除語業果。顯語業因感語業果猶如谷響。意業三種。一非等引地。二等引地。三聞種類。說光影喻為除非等引地諸意業果。顯此意業所得諸果猶如光影。說水月喻為除等引地諸意業果。顯等引地諸意業果猶如水月。說變化喻為除聞種類意業聞種類者。即是聞思之所熏習。此即顯示聞種類意差別而轉猶如變化。

[0345a08] 論曰。世尊依何密意。於梵問經中說。如來不得生死不得涅槃。於依他起自性中。依遍計所執自性及圓成實自性。生死涅槃無差別密意。何以故。即此依他起自性。由遍計所執分成生死。由圓成實分成涅槃故。

[0345a13] 釋曰。如是三種自性相法。所說契經悉皆隨順。今當顯示。世尊依何密意於梵問經中說如來不得生死不得涅槃者。問於依他起自性中依遍計所執自性及圓成實自性生死涅槃無差別密意者。答次當廣釋。依他起自性非定生死。由圓成實分成涅槃故。亦非定涅槃。由遍計所執分成生死故。是故不可定說一性。由此自性若得一分餘分不異。依此意趣。於彼經中說如來不得生死不得涅槃。

[0345a23] 論曰。阿毘達磨大乘經中。薄伽梵說法有三種。一雜染分。二清淨分。三彼二分。依何密意作如是說。於依他起自性中。遍計所執自性是雜染分。圓成實自性是清淨分。即依他起是彼二分。依此密意作如是說。於此義中以何喻顯。以金土藏為喻顯示。譬如世間金土藏中三法可得。一地界二土三金。於地界中土非實有而現可得。金是實有而不可得。火燒鍊時土相不現金相顯現。又此地界土顯現時虛妄顯現。金顯現時真實顯現。是故地界是彼二分。識亦如是。無分別智火未燒時。於此識中所有虛妄遍計所執自性顯現。所有真實圓成實自性不顯現。此識若為無分別智火所燒時。於此識中所有真實圓成實自性顯現。所有虛妄遍計所執自性不顯現。是故此虛妄分別識。依他起自性有彼二分。如金土藏中所有地界。

[0345b11] 釋曰。阿毘達磨大乘經中。由此密意說有三法。一雜染分。謂遍計所執自性是雜染故。二清淨分。謂圓成實自性是清淨故。三彼二分。謂依他起自性通彼二故。為顯此義以金土藏為其譬喻。此中藏者是彼種子。言地界者。是堅硬性。土之與金是所造色。於此喻中三法可得。謂此藏中先時有土相貌顯現。後時金相方乃可得。為顯金相後方可得。說火燒鍊後可得故金真實有。

[0345b20] 論曰。世尊有處說一切法常。有處說一切法無常。有處說一切法非常非無常。依何密意作如是說。謂依他起自性。由圓成實性分是常。由遍計所執性分是無常。由彼二分非常非無常。依此密意作如是說。如常無常無二。如是苦樂無二。淨不淨無二。空不空無二。我無我無二。寂靜不寂靜無二。有自性無自性無二。生不生無二。滅不滅無二。本來寂靜非本來寂靜無二。自性涅槃非自性涅槃無二。生死涅槃無二亦爾。如是等差別一切諸佛密意語言。由三自性應隨決了。如前說常無常等門。此中有多頌。

 如法實不有  如現非一種
 非法非非法  故說無二義
 依一分開顯  或有或非有
 依二分說言  非有非非有
 如顯現非有  是故說為無
 由如是顯現  是故說為有
 自然自體無  自性不堅住
 如執取不有  故許無自性
 由無性故成  後後所依止
 無生滅本寂  自性般涅槃

[0345c13] 釋曰。伽他義中如法實不有如現非一種者。如其次第釋非法非非法因緣。由實不有故非法。由現非一種故非非法。以非法非非法故說無二義。依一分者。謂依一邊。開顯者。說示也。或有或非有者。或是有性或是無性。依二分說言非有非非有者。取依他起具二分性。說為非有及非非有。如顯現非有者。如現所得不如是有。是故說為無者。由此義故說之為無。由如是顯現者。由唯似有相貌顯現。是故說為有者。即由此義說之為有。說一切法無自性意。今當顯示。自然無者。由一切法無離眾緣自然有性。是名一種無自性意。自體無者。由法滅已不復更生故無自性。此復一種無自性意自性不堅住者。由法纔生一剎那後無力能住故無自性。如是諸法無自性理與聲聞共。如執取不有故許無自性者。此無自性不共聲聞。以如愚夫所取。遍計所執自性不如是有。由此意故依大乘理。說一切法皆無自性。由無性故成者。由一切法無自性故。無生滅等皆得成就。所以者何。由無自性故無有生。由無生故亦無有滅。無生滅故本來寂靜。本寂靜故自性涅槃。後後所依止者。是後後因此而得有義。

[0346a08] 論曰。復有四種意趣四種祕密。一切佛言應隨決了。四意趣者。一平等意趣。謂如說言我昔曾於彼時彼分。即名勝觀正等覺者。二別時意趣。謂如說言若誦多寶如來名者。便於無上正等菩提已得決定。又如說言由唯發願便得往生極樂世界。三別義意趣。謂如說言若已逢事爾所殑伽河沙等佛。於大乘法方能解義。四補特伽羅意樂意趣。謂如為一補特伽羅先讚布施後還毀呰。如於布施。如是尸羅及一分修當知亦爾。如是名為四種意趣。四祕密者。一令入祕密。謂聲聞乘中或大乘中。依世俗諦理說有補特伽羅。及有諸法自性差別。二相祕密。謂於是處說諸法相顯三自性三對治祕密。謂於是處說行對治八萬四千四轉變祕密。謂於是處以其別義。諸言諸字即顯別義。如有頌言。

 覺不堅為堅  善住於顛倒
 極煩惱所惱  得最上菩提

[0346a27] 釋曰。意趣祕密有差別者。謂佛世尊先緣此事後為他說。是名意趣。由此決定令入聖教。是名祕密。平等意趣者。謂如有人取相似法說如是言。彼即是我。世尊亦爾。平等法身置在心中。說言我昔曾於彼等。非彼昔時毘鉢尸佛。即是今日釋迦牟尼。依平等義所起意趣作如是說。別時意趣者。謂此意趣令嬾惰者。由彼彼因於彼彼法精勤修習。彼彼善根皆得增長。此中意趣顯誦多寶如來名因。是昇進因。非唯誦名。便於無上正等菩提已得決定。如有說言由一金錢得千金錢。豈於一日意在別時。由一金錢是得千因故作此說。此亦如是。由唯發願便得往生極樂世界。當知亦爾。別義意趣中。於大乘法方能解義者。謂於三種自性義理自證其相。若但解了隨名言義是佛意者。愚夫於此亦應解了。故知此中言解義者。意在證解。要由過去逢事多佛。補特伽羅意樂意趣者。謂如為一先讚布施後還毀呰。此中意者。先多慳悋為讚布施。後樂行施。還復毀呰令修勝行。若無此意。於一施中先讚後毀。則成相違。由有此意讚毀應理。於尸羅等當知亦爾。一分修者。謂世間修。令入祕密者。謂若是處依世俗諦理。說有補特伽羅及一切法自性差別。為令有情入佛聖教。是故說名令入祕密。相祕密者。謂於宣說諸法相中說三自性。對治祕密者。謂於是處宣說有情諸行對治。為欲安立有情煩惱行對治故。轉變祕密者。謂於是處以說餘義。諸言諸字轉顯餘義。於伽他中。覺不堅為堅者。不堅謂定由不剛強馳散難調故名不堅。即於此中起尊重覺。名覺為堅。善住於顛倒者。是於顛倒能顛倒中善安住義。於無常等謂是常等。名為顛倒。於無常等謂無常等。是能顛倒。是於此中善安住義。極煩惱所惱者。精進劬勞名為煩惱。為眾生故長時劬勞精進所惱。如有誦言。處生死久惱。但由於大悲。如是等。得最上菩提者。其義易了。

[0346c08] 論曰。若有欲造大乘法釋。略由三相應造其釋。一者由說緣起。二者由說從緣所生法相。三者由說語義。

[0346c11] 釋曰。由此三相隨其所應。應造一切大乘法釋。

[0346c13] 論曰。此中說緣起者。如說。

 言熏習所生  諸法此從彼
 異熟與轉識  更互為緣生

[0346c16] 釋曰。言熏習所生諸法者。由外分別熏習在阿賴耶識中。以此熏習為因一切法生。即是轉識自性。此從彼者。此分別熏習用彼諸法為因。此即顯示阿賴耶識。與彼轉識更互為因。

[0346c21] 論曰。復次彼轉識相法。有相有見識為自性。又彼以依處為相。遍計所執為相。法性為相。由此顯示三自性相。如說。

 從有相有見  應知彼三相

[0346c25] 復次云何應釋彼相。謂遍計所執相。於依他起相中實無所有。圓成實相於中實有。由此二種。非有及有。非得及得。未見已見。真者同時。謂於依他起自性中。無遍計所執故。有圓成實故。於此轉時。若得彼即不得此。若得此即不得彼。如說。

 依他所執無  成實於中有
 故得及不得  其中二平等

[0347a04] 釋曰。彼轉識相法有相有見識為自性者。謂彼識有相有見以為其體。又即彼相有其三種依處為相者。謂依他起相。由此所說三種自性顯示彼相。於伽他中即顯此義。從有相有見應知彼三相者。如釋顯示。由此二種非有及有非得及得未見已見真者同時者。遍計所執及圓成實名為二種。如是二種。第一非有。第二是有。未見真者。得遍計所執不得圓成實。已見真者。即此剎那得圓成實。不得遍計所執。於伽他中即顯此義。謂依他所執無等平等者。謂一剎那。其中者。謂依他起中。二者。謂未見真者及已見真者。故者是由此因義。謂於依他起中。由遍計所執無故。及由圓成實有故。又諸愚夫顛倒執故如是見轉。若諸聖者由正見故如是見轉。

[0347a20] 論曰。說語義者謂先說初句。後以餘句分別顯示。或由德處。或由義處。

[0347a22] 釋曰。由說語義如所造釋。今當顯示或攝其德或攝其義。

[0347a24] 論曰。由德處者。謂說佛功德最清淨覺。不二現行趣無相法。住於佛住。逮得一切佛平等性。到無障處。不可轉法。所行無礙。其所安立不可思議。遊於三世平等法性。其身流布一切世界。於一切法智無疑滯。於一切行成就大覺。於諸法智無有疑惑。凡所現身不可分別。一切菩薩等所求智。得佛無二住勝彼岸。不相間雜如來解脫妙智究竟。證無中邊佛地平等。極於法界。盡虛空性。窮未來際。最清淨覺者。應知此句。由所餘句分別顯示。如是乃成善說。法性最清淨覺者。謂佛世尊最清淨覺。應知是佛二十一種功德所攝。謂於所知一向無障轉功德。於有無無二相。真如最勝清淨能入功德。無功用佛事不休息住功德。於法身中所依意樂作業無差別功德。修一切障對治功德。降伏一切外道功德。生在世間不為世法所礙功德。安立正法功德。授記功德。於一切世界示現受用變化身功德。斷疑功德。令入種種行功德。當來法生妙智功德。如其勝解示現功德。無量所依調伏有情加行功德。平等法身波羅蜜多成滿功德。隨其勝解示現差別佛土功德。三種佛身方處無分限功德。窮生死際常現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功德。無盡功德等。

[0347b20] 釋曰。此中不二現行者。謂二現行此中無有。是故說名不二現行。即是於所知一向無障轉功德。非如聲聞獨覺智亦有障亦無障故。趣無相法者。謂清淨真如名無相法。趣謂趣入。即是於有無無二相真如最勝清淨能入功德。謂此真如非是有相。諸法無性以為相故。亦非無相自相有故。於此無相真如最勝清淨能入。最勝能入故。清淨能入故住於佛住者。謂住佛所住無所住處。即是無功用佛事不休息住功德。謂此住中常作佛事無有休息。逮得一切佛平等性者。即是於法身中所依意樂作業無差別功德。到無障處者。即是修一切障對治功德。謂一切時常修覺慧對治一切障故。不可轉法者。即是降伏一切外道功德。所行無礙者。即是生在世間不為世法所礙功德。謂雖生世間行於世間所行之處。不為利等世間八法所染污故。其所安立不可思議者。即是安立正法功德。由契經等正法無量不可思議。非諸愚夫所能解故。由此故名最清淨覺。此最清淨覺句。於句句中皆遍相應。遊於三世平等法性者。即是授記功德。其身流布一切世界者。即是於一切世界示現受用變化身功德。於一切法智無疑滯者。即是斷疑功德。於一切行成就大覺者。即是令入種種行功德。於諸法智無有疑惑者。即是當來法生妙智功德。謂知當來如是法生如來妙智。凡所現身不可分別者。即是如其勝解示現功德。一切菩薩等所求智者。即是無量所依調伏有情加行功德。謂無量菩薩所依。能作調伏諸有情事。此非諸佛已得自他平等更求此智。唯有諸佛已作如是勝調伏事。得佛無二住勝彼岸者。即是平等法身波羅蜜多成滿功德。謂無二法身名平等法身。即於如是無二法身得善清淨波羅蜜多。不相間雜如來解脫妙智究竟者。謂於無雜如來智中勝解究竟。此中勝解名為解脫。即是隨其勝解示現差別功德。證無中邊佛地平等者。即是三種佛身方處無分限功德。謂佛法身不可分限。爾所方處受用變化。亦不可說爾所世界。極於法界者。謂極清淨法界。是名極於法界。即是窮生死際常現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功德。盡虛空性者。即是無盡功德。謂佛智無盡如虛空故。窮未來際者。即是究竟功德等。言等此佛智究竟窮未來際無有間斷。是故名為最清淨覺。

[0348a09] 論曰。復次由義處者。如說若諸菩薩成就三十二法乃名菩薩。謂於一切有情起利益安樂增上意樂故。令入一切智智故。自知我今何假智故。摧伏慢故。堅牢勝意樂故非假憐愍故。於親非親平等心故。永作善友乃至涅槃為後邊故。應量而語故。含笑先言故。無限大悲故。於所受事無退弱故。無厭倦意故。聞義無厭故。於自作罪深見過故。於他作罪不瞋而誨故。於一切威儀中恒修治菩提心故。不悕異熟而行施故。不依一切有趣受持戒故。於諸有情無有恚礙而行忍故。為欲攝受一切善法勤精進故。捨無色界修靜慮故。方便相應修般若故。由四攝事攝方便故。於持戒破戒善友無二故。以慇重心聽聞正法故。以慇重心住阿練若故。於世雜事不愛樂故。於下劣乘曾不欣樂故。於大乘中深見功德故。遠離惡友故。親近善友故。恒修治四梵住故。常遊戲五神通故。依趣智故。於住正行不住正行諸有情類不棄捨故。言決定故。重諦實故。大菩提心恒為首故。如是諸句。應知皆是初句差別。謂於一切有情。起利益安樂增上意樂。

[0348b03] 此利益安樂增上意樂句。有十六業差別應知。此中十六業者。一展轉加行業。二無顛倒業。三不待他請自然加行業。四不動壞業。五無求染業。此有三句差別應知。謂無染繫故。於恩非恩無愛恚故。於生生中恒隨轉故。六相稱語身業此有二句差別應知。七於樂於苦於無二中平等業八無下劣業。九無退轉業。十攝方便業。十一厭惡所治業。此有二句差別應知。十二無間作意業。十三勝進行業。此有七句差別應知。謂六波羅蜜多正加行故。及四攝事正加行故。十四成滿加行業。此有六句差別應知。謂親近善士故。聽聞正法故。住阿練若故。離惡尋思故。作意功德故。此復有二句差別應知。助伴功德故。此復有二句差別應知。十五成滿業。此有三句差別應知。謂無量清淨故。得大威力故。證得功德故。十六安立彼業。此有四句差別應知。謂御眾功德故。決定無疑教授教誡故。財法攝一故。無雜染心故。如是諸句。應知皆是初句差別。

[0348b23] 釋曰。由義處中。於一切有情起利益安樂增上意樂故者。此句義由十六業餘句顯示。由何等業顯示利益安樂增上意樂。謂展轉加行業者。即是令入一切智智故。謂令諸有情入一切智智。展轉化導。譬如一燈傳然千燈。此即顯示利益安樂增上意樂。如是一切所餘句中。皆應配屬利益安樂增上意樂。無顛倒業者。即是自知我今何假智故。謂或雖有利益安樂增上意樂。仍是顛倒。如有發起利益安樂增上意樂勸飲酒等。若有正智如實自知。方能稱量教導有情。非增上慢。不如實知起饒益心。勸他令作不饒益事。不待他請。自然加行業者。即是摧伏慢故。謂由摧伏憍慢心故。不待勸請自為說法。不動壞業者。即是堅牢勝意樂故。不以有情行邪行故。動壞菩薩利益安樂增上意樂堅固之心。無求染業者。即是非假憐愍故。於親非親平等心故。永作善友乃至涅槃為後邊故。謂後三句釋此三句。非為利養恭敬等因。作諸有情利益安樂。是故說名無求染業利益安樂增上意樂云何可知。謂由相稱語身業者。即是應量而語故。含笑先言故。此二句中。應量而語及先言是語業。含笑是身業。應量語者。唯作法語。言含笑者。舒顏往來作饒益事。於樂於苦於無二中平等業者。即是無限大悲故。無限悲者愍三苦故。於有苦有情愍其苦苦。於有樂有情愍其壞苦。於不苦不樂有情愍其行苦。不苦不樂故名無二。無下劣業者。即是於所受事無退弱故。謂不自輕云我不能當得佛果。如此等類。無退轉業者。即是無厭倦意故。謂勤精進修成佛因。心無厭倦。攝方便業者。即是聞義無厭故。謂由多聞成善巧智饒益有情。厭惡所治業者。即是於自作罪深見過故。於他作罪不瞋而誨故。由此方便乃能如實調伏有情。無間作意業者。即是於一切威儀中。恒修治菩提心故。如是句義如所行清淨契經廣說。勝進行業者。即是不悕異熟而行施故。乃至由四攝事攝方便故。謂即依前利益安樂增上意樂。修此加行。以為增長趣向果因。成滿加行業者。即是於持戒破戒善友無二故。乃至親近善友故。謂後六句釋此八句。若有習近如是加行。速得成滿以慇重心。住阿練若故者。由住此處。離惡尋思世雜事者。謂歌舞等。成滿業者。即是恒修治四梵住故。常遊戲五神通故。依趣智故謂後三句釋此三句。此成滿業所有相狀。大威力者。謂六神通依趣智故者。謂依趣智。不依趣識內智生故。由此內智現見相應安住於法。安立彼業者。即是於住正行等。謂後四句釋此四句。由利益安樂增上意樂故。安立有情利益安樂。御眾功德故者。由於破戒亦不棄捨安立不擯。令出不善令住於善。決定無疑教受教誡故者。由能一向與彼教勅非自說已。

[0349a21] 還復說言我言不善。由是因緣其言威肅。財法攝一故者。由言誠諦以法攝取。衣服等財還如是施。無雜染心故者。由善攝受大菩提心饒益有情。非欲自求為給使故。云何有情由此善故速證無上正等菩提。如此攝受一切有情。

[0349a27] 論曰。如說。

 由最初句故  句別德種類
 由最初句故  句別義差別

[0349b01] 釋曰。此伽他中。即為顯示前所說義。說如是言。

攝大乘論釋卷第五


【經文資訊】大正藏第 31 冊 No. 1597 攝大乘論釋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2016.06,完成日期:2016/06/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藏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資料庫版權宣告


tripitaka | about seo